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穿堂惊掠琵琶声

53.7万浏览    3278参与
犹是我

而我真的很抱歉

没能真的对你

一见倾心               

                 ——《穿堂惊掠琵琶声》

而我真的很抱歉

没能真的对你

一见倾心               

                 ——《穿堂惊掠琵琶声》

苏泽洋(评论不回复)
想买束花给你,可路口的花店没开

想买束花给你,可路口的花店没开

想买束花给你,可路口的花店没开

斯李岚

/向着朝阳,我走过冬夜寒风/


神仙底图❤️@是与 

/向着朝阳,我走过冬夜寒风/




神仙底图❤️@是与 

祁卿 .

新书到了,看过了是正的,仔细看还闪光,真的每次开箱都有一点小期待,就怕是买到假的

新书到了,看过了是正的,仔细看还闪光,真的每次开箱都有一点小期待,就怕是买到假的

Hᴏᴘᴇ⁶⁶⁶.

生来平庸,难免失望无力

                                   —— 孟新堂

生来平庸,难免失望无力

                                   —— 孟新堂

祈生.

【穿堂/孟沈】求剑

#刻舟求剑的识檐

“但即使如此,我依然祈求河神施予怜爱,余留锈迹斑驳的剑上三两枝暗香,在永恒之外。”


      水色氤氲开张狂热烈的夏意,濯去了旧夜里最后一声凄恻蝉鸣。天边飘着雨,但并不大。雨丝缠绵温柔,跃入卧室一侧的窗,隐没于斑斓星火。

      “识檐,下雨了,卧室关窗户了么?”孟新堂手中捧着一盏茶,推开卧室的门,于无意间撞破了无声中肆意滋长的绵绵思念。

      天色已然昏黑,卧室中并没有打开......

#刻舟求剑的识檐

“但即使如此,我依然祈求河神施予怜爱,余留锈迹斑驳的剑上三两枝暗香,在永恒之外。”


      水色氤氲开张狂热烈的夏意,濯去了旧夜里最后一声凄恻蝉鸣。天边飘着雨,但并不大。雨丝缠绵温柔,跃入卧室一侧的窗,隐没于斑斓星火。

      “识檐,下雨了,卧室关窗户了么?”孟新堂手中捧着一盏茶,推开卧室的门,于无意间撞破了无声中肆意滋长的绵绵思念。

      天色已然昏黑,卧室中并没有打开主灯。只有床头一盏台灯亮着,散发着柔和迷离的微光。沈识檐倚着床头半坐着,一半身影没入黑暗,另一半在灯光里显得那样落寞。指尖燃着的是一支烟,另一只手捏着一张泛黄苍脆的纸。丝丝缕缕的雾气萦绕腾升,最终在他眼睫处消失殆尽,只剩一对如水的眸子如泣如诉。

      时间似乎万般眷恋沈识檐,孟新堂这样想着。再多的云翳也无法遮掩他的澄澈,一切风霜浸没过的沧桑在与他碰触后都瞬间分崩离析,逶迤成世事深处最为惊艳的光阴岁月。

     惊艳到茶堂里一场风花雪月后,他就再也移不开双眼。

      孟新堂放下茶杯,和沈识檐凑到一起,小心翼翼地将头靠在他耳边,低沉悦耳的声音糅合了清浅的笑意:“在看什么?”

      沈识檐扬了扬手中的纸,弯眸笑了笑,没有说话。烟灰随他的动作从指缝间落下,尚未燃尽的火星于黑暗中乍起光亮,又很快熄灭。

      那是一张陈年的病历单,墨色依旧,纸面却已微黄。昏黄而古老的灯光投在上面,散发着久远深沉的滋味。纸上大多是医生独特的手写体与专有名词,满打满算孟新堂也不过识得患者一栏里“沈识檐”三个字。

      “以前的病历?旧伤复发了吗?”他伸手揽过沈识檐的肩,轻轻揉捏着那块于2008年烙上血印的肌肉。

      那是一场向着朝阳的朝圣,是战损的英雄归于平淡后的悲歌。

      “想什么呢,”沈识檐歪头靠了一下他的脑袋,有些好笑道:“是很重要的东西。”

      “比我还重要么?”他眨眨眼,贴着爱人的唇角印下一吻。

      沈识檐侧过脸,依然笑着,但闪烁的眸光中委顿着大起大落后的悲哀:“生者的芬芳大多抵不过逝者的余香。”

      孟新堂心中一悸,几乎是瞬间便懂了他话中的悲凉:“这是你小的时候......爸爸开的病历单。”

      在那一刻他仿佛透过沈识檐略带伤感的双眼,看到了那个午后草木葳蕤,假托生病名义坐到问诊室的孩提,看向自己许久未见的父亲时眼中藏也藏不住的思念;看到了北斗灿繁的夜晚,书桌前伏案的少年望向灯火尽暗的长街,对加班未归的父亲溢于言表的牵挂;看到了急诊室外人声泣,医闹受害者家属万念俱灰的沉痛。

      此去经年,相顾绵绵无绝期。

      他的识檐,没有家了。

      孟新堂突然想拥住眼前的人,就像拥住一只再也无法南飞的北雁。他会用一切爱来愈合飞雁流离失所的创伤,交换经历过阴郁的某某某重见天光。

      爱是人类除却宗教外唯一的救赎。

      而现在,这只雁却生生剥离了自己翅上的痂,将鲜血淋漓的伤口毫无遮掩地展示在他面前:“刻舟求剑罢了。”

      是啊,刻舟求剑,刻的是当下,求得的却只剩下往昔。但即使如此,我依然祈求河神施予怜爱,余留锈迹斑驳的剑上三两枝暗香,在永恒之外。

      二人都笑了,他们的话题从不避及死亡。

      “那确实是我比不上,”孟新堂终于还是把人搂了过来,将下巴搭在他的肩上,轻笑着向颈窝里吹气,惹得怀里的人不住轻颤。

      燃着火光的烟灰随着二人的动作又漏了些下来,落在灯火暗处。

      “别动别动,一会儿火星子把屋子点了。”沈识檐笑着躲他,低下头寻他作乱的唇。

      二人炽热的呼吸纠缠,连温度也在攀升。待一吻终了,唇齿相离,沈识檐才扣紧了他的手,闷声笑道:“谁说你比不上。”

      孟新堂微怔,但随即笑着去掐指他的脸,挑着眉打趣到:“好啊沈医生,这么不想让我活着啊,那我走了也要把你带去才好。”

      “好好好,”沈识檐被他突如其来的别扭弄得哭笑不得,无奈地去捉他的手:“作为我的爱人,你当然和我的家人一样重要。”

      孟新堂这才收了手,唇在怀中人柔软的发顶上碰了两碰,目光温柔依旧,恰如天边荡漾的水色:“不用刻舟求剑。”

      “嗯?”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无论岁月冗长,人间有多么苍凉。

云中鹤
算是近期比较满意的大字了(大字...

算是近期比较满意的大字了(大字好难啊🤧)

底图@是与 

笔刷 wb·枝山·

算是近期比较满意的大字了(大字好难啊🤧)

底图@是与 

笔刷 wb·枝山·

阿尘呀
嗷!!!太奈斯了!!!

嗷!!!太奈斯了!!!

嗷!!!太奈斯了!!!

羨鶴归。
半壶春大众剧组语擦 新建大众剧...

半壶春"大众剧组语擦

新建大众剧组向语擦,无需审戏直接进。开放剧组包括但不限于原耽/盗笔/全职/aph/hp/诡秘/斗罗。每皮重三,先到先得。

号外高亮:今晚破一百能看北垣上神帮剑宗diy,走过路过不来看看吗?


#许愿墙

1.宣玑许愿肖征

2.云骇许愿花信和木叽男团

3.司南许愿周戎

4.林静恒许愿陆必行

5.江停许愿淮家男团

6.赵云澜许愿沈巍和特调处全员

7.顾青裴许愿八百个原炀

8.楚慈许愿提灯全员

9.朗乔许愿肖海洋

10.韩萧许愿一个老攻


直通车:939705807

半壶春"大众剧组语擦

新建大众剧组向语擦,无需审戏直接进。开放剧组包括但不限于原耽/盗笔/全职/aph/hp/诡秘/斗罗。每皮重三,先到先得。

号外高亮:今晚破一百能看北垣上神帮剑宗diy,走过路过不来看看吗?


#许愿墙

1.宣玑许愿肖征

2.云骇许愿花信和木叽男团

3.司南许愿周戎

4.林静恒许愿陆必行

5.江停许愿淮家男团

6.赵云澜许愿沈巍和特调处全员

7.顾青裴许愿八百个原炀

8.楚慈许愿提灯全员

9.朗乔许愿肖海洋

10.韩萧许愿一个老攻


直通车:939705807

ling
真的好好看,特别是海报!(有的...

真的好好看,特别是海报!(有的没挂出来)

真的好好看,特别是海报!(有的没挂出来)

年芳二十八
“想买束花给你 ,可路口的花店...

“想买束花给你 ,可路口的花店没开,我又实在想念。”

“想买束花给你 ,可路口的花店没开,我又实在想念。”

葵瓜子.
“一生能找到一位爱人已经很不容...

“一生能找到一位爱人已经很不容易,我并不觉得,一定要用男女来加以限定。”

“一生能找到一位爱人已经很不容易,我并不觉得,一定要用男女来加以限定。”

雁字回时

月夜

初夏的夜晚,虽偶有蝉鸣,却衬托的小巷愈发的寂静,不过,此刻这寂静却被一阵脚步声和轮子的摩擦声给打破了。原来,是孟新堂裹挟着一身的风尘,回到了这阔别已久的小巷。也许是因为心中的思念即将决堤,他平时那么稳重的一个人,这会儿竟像是要提起行李箱飞奔。来到房子前的小院时,他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顿,一把将行李箱提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了钥匙缓缓地打开了大门。这是栋老房子了,隔音效果不太好,自己刚才走的那么急,脚步声和行李箱轮子摩擦地板的声音一定很大,而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他猜想沈识檐应该睡下了,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惊扰了屋中人的清梦。...


初夏的夜晚,虽偶有蝉鸣,却衬托的小巷愈发的寂静,不过,此刻这寂静却被一阵脚步声和轮子的摩擦声给打破了。原来,是孟新堂裹挟着一身的风尘,回到了这阔别已久的小巷。也许是因为心中的思念即将决堤,他平时那么稳重的一个人,这会儿竟像是要提起行李箱飞奔。来到房子前的小院时,他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顿,一把将行李箱提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了钥匙缓缓地打开了大门。这是栋老房子了,隔音效果不太好,自己刚才走的那么急,脚步声和行李箱轮子摩擦地板的声音一定很大,而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他猜想沈识檐应该睡下了,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惊扰了屋中人的清梦。

       当医生很辛苦,孟新堂是很明白这一点的,他前些天故意没告诉沈识檐他要回来的消息,本想着在他睡前就回来,给他一个惊喜,可是飞机延误了。算了,这个惊喜明天再给也不迟,把闹钟定的早一点,明天还能给他做个早饭,孟新堂心想。

      正当他搬着行李箱准备去客房睡的时候,忽然,他听见沈识檐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呜咽声,他心下大惊,连忙推开房门,却发现沈识檐正半靠在床上看电影,还看得津津有味。沈识檐一抬头就看见了推门而入一脸复杂的孟新堂。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你之前不是说要养生吗?”

“和同事调休了,难得的休假,让我放松一会儿吧,至于养生嘛,”沈识檐扬了扬放在床头柜上的茶壶,“枸杞菊花茶要来一杯吗?”

      “你……”孟新堂简直又气又好笑,不过,重逢的喜悦马上掩盖了其他情绪,他来到床边,定定的看着沈识檐。或许是为了营造看电影的气氛,沈识檐关了灯,不过他没拉窗帘,一束银白的月光就这样溜进了屋子里,调皮的在沈识檐的金丝镜框上打了个圈。他伸手抚摸那缕银白,不过那月光很快又从他手里溜走了。

       沈识檐见他那么认真地看着自己,还以为他要吻自己呢,麻溜的将他俩的眼镜都摘了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孟新堂见他这样子,不由好笑,心中也升起了几丝逗弄恶趣味,故意不去吻他。沈识檐见那吻迟迟不落下,茫然地睁开了眼。

       “你闭眼干嘛?我只是想抚摸这月光。”孟新堂慢条斯理地说。见孟新堂说的那么认真,沈识檐差点就信了,他有些羞恼地转过脸去,不去看孟新堂了。

        “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孟新堂扭过他的脸,吻上了他的唇,两人一起享受着重逢的美好,徒留月光洒下一地的银白。

        的确,他们两个并不总是在初夏重逢,但是,在孟新堂的心中,每一次的重逢,都像这初夏的月夜一般美好,在他心里落下散不去的银白。

陶令
只有板子没有笔 就铅笔凑活看吧...

只有板子没有笔

就铅笔凑活看吧


只有板子没有笔

就铅笔凑活看吧


流响

底图来自@月光溺于深海· 老师

520,写了两张。

不知道明天有没有空,所以今天发了

底图来自@月光溺于深海· 老师

520,写了两张。

不知道明天有没有空,所以今天发了

圆圈

家书

【沈识檐×孟新堂】


模拟实验很成功,六月就能回去了,闲暇之余,孟新堂填了首词寄给了沈识檐。


识檐吾爱,展信舒颜。


一剪梅

五月擦矛亮甲鍪,欲试封候,模试封侯。

蒿间鸠鸟慕鹏游,欲上层楼,还上层楼。

举目青山情窈悠,一缕风流,一缕烟流。

心潮似水意无休,今日歌柔,明日歌遒。


笔锋微转,凌厉的字体柔和下来。


识檐,我很快就能回来了


实验期间寄出去的信件都要经过查验,所以并没有太多热烈露骨的话。


沈识檐轻轻婆娑着孟新堂的笔迹。

那字迹遒劲有力,硬朗端正,仿若能写出风的形状。


字如其人,脊梁坚毅。


沈识檐闭上眼睛甚至...

【沈识檐×孟新堂】



模拟实验很成功,六月就能回去了,闲暇之余,孟新堂填了首词寄给了沈识檐。


识檐吾爱,展信舒颜。



一剪梅

五月擦矛亮甲鍪,欲试封候,模试封侯。

蒿间鸠鸟慕鹏游,欲上层楼,还上层楼。

举目青山情窈悠,一缕风流,一缕烟流。

心潮似水意无休,今日歌柔,明日歌遒。


笔锋微转,凌厉的字体柔和下来。


识檐,我很快就能回来了


实验期间寄出去的信件都要经过查验,所以并没有太多热烈露骨的话。


沈识檐轻轻婆娑着孟新堂的笔迹。

那字迹遒劲有力,硬朗端正,仿若能写出风的形状。


字如其人,脊梁坚毅。


沈识檐闭上眼睛甚至能想象出孟新堂握笔低眉那一瞬。


俊朗眉目舒展。

淡色薄唇微抿。

骨感手腕轻翻。


饱含万千思念,落笔如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