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穿堂惊掠琵琶声

14万浏览    1500参与
世间邢澈—

【孟新堂】浅谈及语录整理

      孟新堂先生,是一个难得让我觉得双标准喜欢的人。


      这个双标准是我自己定的,我一直把对虚构人物的喜欢分成两种,甲种是我想成为这样的人,他大多性格,能力,行事方式都是我努力要做到的;乙种是我敬佩的人,就是我不需要成为这样的人,但我永远对这样的人心怀敬重。


      比如犯心里,刑队就是乙种,林顾问是甲种。


      孟...

      孟新堂先生,是一个难得让我觉得双标准喜欢的人。


      这个双标准是我自己定的,我一直把对虚构人物的喜欢分成两种,甲种是我想成为这样的人,他大多性格,能力,行事方式都是我努力要做到的;乙种是我敬佩的人,就是我不需要成为这样的人,但我永远对这样的人心怀敬重。


      比如犯心里,刑队就是乙种,林顾问是甲种。


      孟工是一个让我极度舒适的角色,他既能铁马冰河,手执长剑,也能两袖清风,与世无争。他有足够的善意,勇气和能力,有谦卑,有风骨,还有浸润着墨香的温柔浪漫。


      他是一个对自己甚至是极度苛责的人,原则性和对自己的道德要求极高。而他身上淡然平静的气质,大概是历经世事沧桑后的初心不改,和岁月沉积的清醒理智。


      责有攸归时,无愧前人志。


      致敬高台树色老师,愿生活安好。




————下面是我很喜欢的一些孟工语录

(只是语录,不包括心理活动和侧面描写。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可能不是那么优美精确,却总能让人从这些语言文字中看出孟工的特点。)



      抱歉,冒昧打扰。


      我的名字是孟新堂,新旧的新,庙堂的堂,若不介意的话,希望和您交个朋友。


      只是听着厉害。


      我只是猜想,或许你曾经辛苦过。


      没有人可以真的做到面面俱到,在这种事情上做出的选择,也从不存在对错之分。只是你选择了理想,就要割舍些温情,这也是理想之伟大的一部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对于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总要找个态度去接受。


      我的荣幸,多谢款待。


      生来平庸,难免失望无力。


      不能让前人的心血白费。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谁离开了,该做的事儿必须要做完。


      01年,曾有一位外国教授邀请前辈到国外去做民用,前辈在拒绝时说了一句话:‘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


      如果一生能找到一个爱人,已经很不容易,我不觉得一定要用‘男女’去限定爱情。


      无论在想什么,我觉得他都不会在后悔做一名医生。


     这样一个人,不会在面临死亡时,去否定自己毕生的倾力奉献,因为他的一切所为,都是理性的。


      人心最难测,有时也最可怖,但是我们不是在为人心活着,也不该活得惧怕人心。


      我不知道我今后会在工作上做到一个什么程度,但像你一样,我不会因为可能的不自由、甚至危险,就不去尽全力。所以,如果我有了一个爱人,我不确定我能有多长的时间陪他,又有多长时间需要他等待我。这是我曾犹豫的原因。


      用我这一腔的爱意,换与你同看一院的四季,可好?


      小心,不要踮脚。


      考虑特殊用户需求,做了一些优化。永久包售后,还包升级。


      不违背法律和道义,不涉及是非,只是个人对于未来的选择而已,有什么对错可言吗?人与人的追求、喜好都不同,涉及人生态度、生活态度等等的问题,并没有什么标准答案。


      只要没有天下大同,一个人背后的国家,就是他四处行走时的底气。


      人性这个东西,放到再大的层面上都是类似的。


      在野心与欲望的世界里,有牵制,才有和平。


      愿喜乐无忧,平安顺遂。


      其实性取向这个东西,本来就不是固定的。的确,因为生理、心理的原因,人爱上异性的概率要大得多,不过这并不能说明同性之间的爱就是异类,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个小概率事件,但即便小概率,也有发生的可能。真的遇到吸引自己的那个,男的女的都好,也都不重要。


      向着朝阳,我走过冬夜寒风。


      承蒙沈先生抬爱。


      你只需要给她看看你有多好,毕竟,这个我描述不来。


      这和年龄无关,跟心有关。


      追求不同,终究会走散。他们喜欢的并不是同样的世界,未来也不可能重合。


      比如没有弱肉强食,又比如无关身份阶级,无关性别的爱。我可以吻你,只要我爱你。


      狮子或鹿,不重要。


      做不成啊……那说明,这不是我能力范畴之内的事情。那我便管不了了。说的矫情一点,洒了我这一捧血,自有后来人接收。我做不成,总有人能做成,我就当个铺垫好了。


      想买束花给你,可路口的花店没开,我又实在想念。

汛~~~@
——Yesterday I s...

——Yesterday I saw a lion kiss a deer.

——Yesterday I saw a lion kiss a deer.

今天上高速么

《穿堂惊掠琵琶声》

“想买束花给你

可路口的花店没开

我又实在想念”

这本看完也有段时间了,闲时回想起,仍觉满口余香。高台树色老师的文笔真的太好了,文风安静,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优雅。这些文字鲜活了孟新堂和沈识檐,也震撼了我。

“识檐三十又一

愿平安顺遂

喜乐无忧

                  ——新堂书于圆月十六”

《穿堂惊掠琵琶声》

“想买束花给你

可路口的花店没开

我又实在想念”

这本看完也有段时间了,闲时回想起,仍觉满口余香。高台树色老师的文笔真的太好了,文风安静,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优雅。这些文字鲜活了孟新堂和沈识檐,也震撼了我。

“识檐三十又一

愿平安顺遂

喜乐无忧

                  ——新堂书于圆月十六”

浣西西
依然是《穿堂》。 最近在同时练...

依然是《穿堂》。

最近在同时练两个笔体,然后买了美工笔。(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其实还挺想看看孟新堂的字好看到什么程度的。


最近工作变得特别细碎繁杂,之前的失眠是完全治好了,但是早上起来姿势可能老是不太对天天头疼心悸,偷懒ing。

依然是《穿堂》。

最近在同时练两个笔体,然后买了美工笔。(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其实还挺想看看孟新堂的字好看到什么程度的。



最近工作变得特别细碎繁杂,之前的失眠是完全治好了,但是早上起来姿势可能老是不太对天天头疼心悸,偷懒ing。

ephemeral
堂前檐下 一笑拥吻 有雪落满城...

堂前檐下

一笑拥吻

有雪落满城

有琴穿堂声


泪目,呜呜(┯_┯)

堂前檐下

一笑拥吻

有雪落满城

有琴穿堂声


泪目,呜呜(┯_┯)

Noora的苏打小饼干.

沈识檐心里忽然没由来地一顿,像是漏掉了一拍。


孟新堂看过来的眼神,是他从没见过的专注。眼底似有柔情千万,却是不带旖旎,皆为赞赏。




沈识檐心里忽然没由来地一顿,像是漏掉了一拍。


孟新堂看过来的眼神,是他从没见过的专注。眼底似有柔情千万,却是不带旖旎,皆为赞赏。

世间邢澈—

【孟沈】听雨

像山河表里,像明月光满。


      沈识檐一直很喜欢雨天。


      不论是绵绵细雨还是嘈嘈雷雨,都能让人有种意外的安心。绵绵细雨便在堂前檐下看看花,有风拂过,雨丝微凉。若是嘈嘈雷雨,沈医生则表示,很适合在家睡觉。


      沈识檐记忆中的雨天,是美好而残酷的。


      那天晚上赏花饮酒,他落雨救花,心神微漾。孟新堂问他...

像山河表里,像明月光满。



      沈识檐一直很喜欢雨天。


      不论是绵绵细雨还是嘈嘈雷雨,都能让人有种意外的安心。绵绵细雨便在堂前檐下看看花,有风拂过,雨丝微凉。若是嘈嘈雷雨,沈医生则表示,很适合在家睡觉。


      沈识檐记忆中的雨天,是美好而残酷的。


      那天晚上赏花饮酒,他落雨救花,心神微漾。孟新堂问他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样的,他由着心答了,后来孟新堂给了他完完整整的理想爱情。


      他说自己确实是太理想化了,可孟新堂给他的,比他的理想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天是雨天。


      后来他敬爱的长辈去世,他在医院楼梯间安安静静的消化悲伤。那天他靠着孟新堂,脸上滑落的清泪和外面纷飞的雨丝都是寒意彻骨。


      那天也是雨天。


      也历天灾也遇人祸,看遍世间冷暖。寒夜跌跌撞撞,方见得前路朝阳。

      

      北京连着下了两天雨,先是瓢泼大雨,始料不及,而后又是绵绵细雨,浇灌着日日夜夜。空气都变的潮湿起来,一点点浸润人的内心,把人都变得温柔万分。


      沈识檐一到雨天就没什么精神,他拿着几张报纸,坐在靠窗的摇椅上剪报。剪了几刀觉得累,就顺势靠在摇椅上,把手枕在脑后,望着不断有雨丝滑落的窗棂出神。


      孟新堂手臂上挂着薄外套走过来时,硬是从平时兢兢业业的沈医生身上看出了一丝猫般的慵懒。


      慵懒其实倒没什么,它和疲劳,脆弱一样是人之常情。可沈识檐却总是不愿意在人前流露一丝一毫,他是最坚韧顽强,也是最有情有义,他比任何人都承担得起。


      或许沈识檐自己都从未察觉出,他时常会在孟新堂面前流露出一点与平常都不一样的神态来,孟新堂觉得惊喜,每一面都甚是喜欢,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爱上沈识檐。


      沈识檐感觉到轻柔温暖的布料在自己身上落下,熟悉温柔的手掌在肩头一触即分。他扭头,对孟新堂绽出一个温软的笑,才发现身上是孟新堂的外套。


      孟新堂的声音低沉温和,胜过世间所有的丝竹管弦,“下雨天凉,怎么也不记得穿件外套?”


      沈识檐拢了拢身上带着孟新堂气息的外套,不无狡黠的眨眨眼,“这不是有你嘛。”


      孟新堂有些无奈的握了握他微凉的手,工程师的手指像山河表里,像明月光满,像世间一切美好。


      中午的时候,雨小了许多。


      孟新堂做饭的时候,说让沈识檐去休息一会儿,等他做完饭出来,却没在屋里找着沈识檐,他往门厅走了几步,抬眼看见沈识檐在院子里摆弄花枝。


      “识檐。”


      枝蔓在斜风细雨中摇摇晃晃,让人想起柔软的晚霞,泛黄的书页,想起一切一切温暖有意义的东西。


      沈识檐应了一声,“等我一下。”


      沈识檐搬出的花都是枝繁叶茂的,细雨冲刷着宽大的叶片,空气中都弥漫着清新的草木香气。


      孟新堂陪他整理了一会儿花草,觉得这雨下得真是让人暗生缱绻,心旷神怡。


      “进去吧,一会儿菜就凉了。”


      “好。”


      人间烟火气不浓不淡,隔世情怀也是恰到好处。


      一场处于人间的物外盛况,便是堂前檐下的一世风景。



——————

清心寡欲,与世无争。

Yuri ᵕ̈
高台树色老师的文字真的好温柔。

高台树色老师的文字真的好温柔。

高台树色老师的文字真的好温柔。

无名氏
先听了剧,这两个人真的好温柔。...

先听了剧,这两个人真的好温柔。等考试周过去,再细细去看文吧。

这几天写了太多的字,指尖很疼,所以就一次成啦,有的字写的丑丑的唉。

先听了剧,这两个人真的好温柔。等考试周过去,再细细去看文吧。

这几天写了太多的字,指尖很疼,所以就一次成啦,有的字写的丑丑的唉。

浣西西
昨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又从中间看...

昨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又从中间看了一遍《穿堂惊掠琵琶声》。

我真是太喜欢这两个说情话都跟写诗一样的老男人了。某种意义上,这两个人都文艺死了。

细水长流的爱情不少人写,这篇是真的特别美好,温柔又动人。

我总觉得说孟新堂差点闹出个终身不娶来,估计攒下来的情话全都烟花一样绽放在沈识檐院子上空了。

结尾的时候那一句“呀,回来了啊”平淡到好像我们每个人都会对家人,对恋人,对朋友说,但相对的我们也总是会忽略掉身边最平常珍贵的东西,去想着海誓山盟,去想着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表白和重逢,其实最终都敌不过这么一句家常极了的话语。

“我在等你,平平淡淡,安安静静,一辈子就这样淡然顺遂,一如你我的起爱情。”...

昨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又从中间看了一遍《穿堂惊掠琵琶声》。

我真是太喜欢这两个说情话都跟写诗一样的老男人了。某种意义上,这两个人都文艺死了。

细水长流的爱情不少人写,这篇是真的特别美好,温柔又动人。

我总觉得说孟新堂差点闹出个终身不娶来,估计攒下来的情话全都烟花一样绽放在沈识檐院子上空了。

结尾的时候那一句“呀,回来了啊”平淡到好像我们每个人都会对家人,对恋人,对朋友说,但相对的我们也总是会忽略掉身边最平常珍贵的东西,去想着海誓山盟,去想着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表白和重逢,其实最终都敌不过这么一句家常极了的话语。

“我在等你,平平淡淡,安安静静,一辈子就这样淡然顺遂,一如你我的起爱情。”

看过这么多小说,上一次让我觉得羡慕的爱情是年少时读的《傲慢与偏见》,曾经好几年我都盼着自己的生活里也能出现个达西先生。后来慢慢长大,已经很少能有文艺作品中的爱情打动到我让我产生出羡慕这个情绪。我会觉得美好,会觉得主角很般配,会想要祝福,但孟新堂和沈识檐是真真正正地让我羡慕极了。

大概正好就是我所盼望的,只存在于想象中的爱情的样子。现实生活中能工作充实,生活文艺,又能刚好找到另外一个理解并支持自己的人在一起,难度太大,甚至可以说不现实了。

小说就是可以把很多东西都美化成我们最想要的样子。

很何况,这俩人的性格我是真的喜欢。不作妖不极端不羸弱也不特别,就是很普通的,有种暖暖的邻家感。

算是应了作者那句话:一个人有多重的才华,骨子里就会刻上多大重量的谦卑。

对了,这本书三观也是非常的正。

所以说,如果生活里也有很多这样的人就好了。或者说,能遇见就好了。

很多东西大概只能在小说里反复品味了。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世界上能有多一点,更多一点像他们这般的爱人。就像前几天我在B站上看的视频一样,相濡以沫几十年,爱意表达出来就是“你要保重身体”“不要抽烟”“不要多想”这样平淡无奇的话语。

少年时谁没暗恋过帅气的学长,注意过优秀的同学,可是长大成人才觉得,能够找到一个懂自己,让自己能够完全放开本性的爱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单身历史极长的博主如是说。

世间邢澈—

【孟沈】海棠染眉梢

莫思身外长近君前,此刻与有荣焉。

——《相逢恰如曾相识》



      五月人间,花月雨风都是恰然安好。


      好不容易两人都休息,傍晚时分沈识檐拉着孟新堂到院子里,孟新堂由着他,含笑看着沈识檐一边弯腰单手折花,另一只手还勾着他不放开。孟新堂微微弯腰,方便他牵着。


      沈识檐单手折了一枝海棠下来,然后站起身,把花别在孟新堂耳朵上,用镜腿压好。他的手指触到他耳廓,柔软细腻的触感令两人...

莫思身外长近君前,此刻与有荣焉。

——《相逢恰如曾相识》



      五月人间,花月雨风都是恰然安好。


      好不容易两人都休息,傍晚时分沈识檐拉着孟新堂到院子里,孟新堂由着他,含笑看着沈识檐一边弯腰单手折花,另一只手还勾着他不放开。孟新堂微微弯腰,方便他牵着。


      沈识檐单手折了一枝海棠下来,然后站起身,把花别在孟新堂耳朵上,用镜腿压好。他的手指触到他耳廓,柔软细腻的触感令两人同时一怔,继而又是对视而笑。


      在两人的笑声和眸色中,这朵别好的海棠花就盛开在孟新堂耳上,朝着沈识檐的方向绽放。


      “嗯?”孟新堂低沉的声音尾音轻轻上挑,不自觉抬手摸了摸柔软而馥郁的花瓣。


      “诶诶……别动别动。”沈识檐笑着把他的手扒拉下来,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调出相机,对准了孟新堂的脸。


      孟新堂微微一挑眉,看清沈识檐眼底的快活与期待的神色,竟是没有拒绝,还不自觉的摆正了脑袋,唇角溢出浅笑,配合拍照。


      沈识檐开了全景,照片中,孟新堂背后是一片花海,藤蔓,摇椅,都是恰到好处的温柔浪漫。他穿着白色的衬衣,很显质感。目光中显而易见的智慧与温和并没有因为镜片的阻隔而锐减魅力,他唇角漾开笑意,耳畔一朵淡粉色的海棠似乎与他的装束并不相符,却又与他的神色相得益彰。


      或许这就是孟新堂的魅力,他温柔入骨,并没有很凌厉,显得极其包容。


      他既能手执长剑对抗四海八荒,又能平静温和接纳世界人间。


      照片中的最大的亮点是孟新堂右手向前伸着,握着摄影师的左手,那人无名指根处的戒指意味绵长。


      孟新堂笑,中肯客观的评价道:“沈先生拍的不错。”


      沈识檐从容:“是孟先生好看。”


      他们上午就计划好了傍晚去巷子里随便看看花,沈识檐收起手机,说句“走吧”。两人走出院子,沈识檐回身锁好门,孟新堂摸了一下耳侧的花,竟有些不舍得摘掉。


      “孟先生?”沈识檐冲他挑了挑眉,然后变戏法般,他指间多出一朵海棠,很自然的别到自己耳朵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两人都是不落俗套的人,耳上折花,半分都没有扭捏僵硬的感觉,反而戴出了古典公子潇洒风趣的感觉。


      两人漫无目的,走走停停。路过那间熟悉的院子,却早已物是人非,那个喜欢吊嗓子,会唱戏会酿酒的老头儿,永远不会再从那扇门里走出来了。


      沈识檐突然有点惆怅,他侧身面向紧闭的大门,抬头只能看到院内的大树枝繁叶茂,伸出墙院,年年岁岁,不知人间事,不受人间苦。


      孟新堂轻轻捏了捏他的指尖,温声道:“就像年年草木,人生于天地之间,也应是来如自如。”


      “是啊。”沈识檐勉强笑了笑,回握住他,“只是,还会有点怀念吧。”


      来如流水兮逝如风,我们活着,不过是为了探寻那点意义。


      樱花粉,梨花白。爱人在侧,春风和煦。


      巷子里宁静又不缺烟火气,沈识檐时不时很自然的跟一些熟人打招呼,也有好心的老太太真心的夸一句“这俩小伙子可真俊”,沈识檐就笑着回句“谢谢”,转头看向孟新堂的眸里莫名多了点虚荣。


      莫思身外长近君前,此刻与有荣焉。


      一想到我余生漫长,可以和你一起喝酒弹琴赏花,一起看遍世间日落月生,一起走过人间冷暖,生同眠,死同穴,就觉得真是我的荣幸。


      孟新堂笑着握紧他,就像早已知道了他未宣之于口的浓烈爱意。


      也是我的荣幸。


      听闻弦声梦黄粱是我的荣幸,深情换满庭芳是我的荣幸。


      和你一起,有诗有酒,有花有远方。


杜若汩边
我又拿kd来蹭热度了 感谢美丽...

我又拿kd来蹭热度了

感谢美丽底图!(不知道来源)

我又拿kd来蹭热度了

感谢美丽底图!(不知道来源)

仰山雪来

“英雄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不该被辜负,不该这样离开”

我哭的好大声 

他们都不该是这样的结局啊

“英雄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不该被辜负,不该这样离开”

我哭的好大声 

他们都不该是这样的结局啊

Sandalwoodcandy

一组单子预览重发

非常感谢单主给我瞎发挥的机会!

不可以存

一组单子预览重发

非常感谢单主给我瞎发挥的机会!

不可以存

Noora的苏打小饼干.

他眯着眼睛,目光飘在远处的砖檐屋瓦上。



他眯着眼睛,目光飘在远处的砖檐屋瓦上。

桃花熹熹

“你只需要借我一只手。”

没有人比沈识檐更懂得浪漫。

一把琵琶,一支鲜花;

一院四季,一双璧人。

“我可以吻你,只要我爱你。”

“你只需要借我一只手。”

没有人比沈识檐更懂得浪漫。

一把琵琶,一支鲜花;

一院四季,一双璧人。

“我可以吻你,只要我爱你。”

江上归舟

拍了个视频

果然拍视频都是盯着手机的……

真就闭眼瞎写呗,爬了


@霜磡手写组官号 


拍了个视频

果然拍视频都是盯着手机的……

真就闭眼瞎写呗,爬了


@霜磡手写组官号 


汛~~~@

穿堂有声版书评

这是我们学校志愿活动,念给视障人士听的,过了评审让我很惊喜。

自己写的书评自己念出来了,感觉蛮奇妙的,文稿之前发过了。

感谢你的聆听😘

点击指路喜马拉雅 

[图片]


这是我们学校志愿活动,念给视障人士听的,过了评审让我很惊喜。

自己写的书评自己念出来了,感觉蛮奇妙的,文稿之前发过了。

感谢你的聆听😘

点击指路喜马拉雅 


江即墨

海棠花未眠

自己写的小番外——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三年,沈识檐迎来了自己的33岁生日。


夏末秋初,天气慢慢转凉,院子里的秋海棠开的艳丽,木芙蓉,白玉簪,迷迭香,秋菊,月季也都竞相绽放,整个小院里色彩斑斓,丝毫不逊色于春天的姹紫嫣红,空气中也弥漫着浓浓的花香。


秋天一直都是迷人的季节。


孟新堂清晨起来,先给海棠,月季剪枝浇水,又将院子洒扫了一遍,之后他拿出笔墨和宣纸写了一幅字,轻轻的放在沈识檐的枕边,便出门去了。


今天是沈识檐33岁的生日,去年他生日的时候孟新堂还在基地,没有陪在他的身边,只是托孟新初送来一罐远方的沙土,孟新堂心中十分的愧疚,今年这个生...

自己写的小番外——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三年,沈识檐迎来了自己的33岁生日。


夏末秋初,天气慢慢转凉,院子里的秋海棠开的艳丽,木芙蓉,白玉簪,迷迭香,秋菊,月季也都竞相绽放,整个小院里色彩斑斓,丝毫不逊色于春天的姹紫嫣红,空气中也弥漫着浓浓的花香。

 

秋天一直都是迷人的季节。

 

孟新堂清晨起来,先给海棠,月季剪枝浇水,又将院子洒扫了一遍,之后他拿出笔墨和宣纸写了一幅字,轻轻的放在沈识檐的枕边,便出门去了。

 

今天是沈识檐33岁的生日,去年他生日的时候孟新堂还在基地,没有陪在他的身边,只是托孟新初送来一罐远方的沙土,孟新堂心中十分的愧疚,今年这个生日他打算给沈识檐一个惊喜。

 

他驾车来到孟新初家,按了好几声门铃,才听到拖沓的脚步声,门开了,孟新初一手抱着宝宝,一手打着哈欠:“哥,你几点起的啊?现在才8点哎,今天还是周末,你都不睡懒觉的吗?” 

 

孟新堂将宝宝接到自己的手中抱好,进门的时候抬手敲了敲孟新初的脑袋:“你抱着孩子能不能小心一点,从前就马马虎虎的,现在当了妈妈了还是这么神经大条。”

 

说完便看到孟新初对自己做了一个鬼脸,当妈妈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孟新堂宠溺又无奈的的摇了摇头。

 

“妹夫还没起么?”

 

“没呢,他昨晚应酬到凌晨才回来,还睡着呢。”

 

  孟新初领着孟新堂往阳台走,没走两步便听到了一阵喵喵喵的叫声,抬头就看到了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在地上爬来爬去。

 

“这小家伙太能叫了,昨晚睡前给它喂了羊奶,结果到半夜又饿了,开始喵喵喵的叫,我又起来喂了一遍奶。”孟新初一边说一边将浑身橘色的小猫咪抱起来,“哥,我真的服了你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去年生日送了我男神一罐沙子,今年又打算送一只小流浪猫,你这样下去,我真害怕我男神把你甩了。”

 

孟新堂笑道:“送礼物最重要的是心意,而不是看它的价值,识檐一定会喜欢这个小家伙的。”

 

“行吧,行吧,搞不懂你们这些老男人在想什么…….”孟新初小声的嘟囔着。

 

孟新堂将宝宝放回孟新初的怀里,接过小橘猫,小家伙到他的手里还不老实,一直想往外面跑,毛茸茸的一团在手心里攒动着,孟新堂的心也跟着融化了,他想,识檐一定会更加喜欢的。

 

“新初,这几天辛苦你了,为了给识檐一个惊喜,我只能把它放在你这里。理解一下老男人的浪漫吧。”孟新堂说完自己也笑了。

 

“理解理解,浪漫万岁哈!”

 

  大概一周前,孟新堂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见了这个小可怜。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孟新堂路过超市时突然想起家里的陈醋用完了,于是停下车,想去超市买一些,刚走了两步,就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喵叫声,循着声音走过去,便看到了一只浑身湿透的小猫咪。

 

它只有孟新堂一个手掌那么大,应该在大雨中淋了很久了,浑身都在颤抖,看到孟新堂靠近,它便颤巍巍的爬到孟新堂的脚边,深蓝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孟新堂,一声声喵喵的叫声,像一根羽毛一样撩拨着孟新堂的心窝,他突然觉得,不用再纠结送什么礼物给沈识檐了,就将这个小小的生命送给他吧,将这个刚刚诞生在地球上不久,却被全世界抛弃,一无所有的生命送给沈识檐,他和他一起,养一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小猫咪。

 

他从孟新初那里接到小猫咪,又去超市里买了一些识檐爱吃的菜,路过郑熹微的花店时他进去买了十一只百合,郑熹微知道今天是沈识檐的生日,笑着说不记账,算自己送的礼物,孟新堂没有拒绝她的好意,“我替识檐谢谢你。”

 

“不要谢我,我应该谢谢你,每天都来我店里买一只花,已经有一年了吧?我该多谢你照顾我的生意呢。”

 

孟新堂从外地回来之后,便效仿沈识檐的父亲,每天都从花店买一只花送给沈识檐,第一天他拿着一枝白色的风铃花递到沈识檐的面前。

 

“识檐,听熹微说,白色风铃花的花语是温柔的爱,以后每天我都送你一枝花,就像你父亲那样,风雨无阻。”


沈识檐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昨晚有些贪杯,大抵是喝醉了才会迷迷糊糊的睡到现在。他起身时便看到了孟新堂放在枕边的宣纸,一年一幅字的约定。 

 

宣纸上写的是苏轼的《定风波》 :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落款:识檐三十又三,吾爱之更甚,惟愿常伴吾身,爱之,敬之,光阴荏苒,吾爱亘古绵长。新堂书于圆月十五。

 

沈识檐大笑,这也太肉麻了吧!手指却在宣纸上来回的摸索,眼里溢出无尽的情意。他起身去寻找那位浪漫的大诗人,却遍寻不见。

 

  “今天可是生日啊,不在家陪我么?难道是工作上有什么急事?……看来这个生日又凶多吉少了……”

 

沈识檐无奈的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给孟新堂发了一个微信。

 

  “去哪里了?今天还回来么?”

 

  他洗漱完便躺在院中的摇椅上看书,收音机里放的是梅葆玖老师的《梨花颂》,孟新堂最近迷上了听京剧,连带着沈识檐也跟着一起沉迷。清丽明亮的曲调从收音机里缓缓地飘出:“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

 

“此生只为一人去”

 

孟新堂推开门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一句唱词,这也是整出戏里他最爱的一句,一生一世一双人,连想想都觉得是一种奢侈的幸福,但此时他的“此生一人”正躺在摇椅上睡觉呢!

 

沈识檐听到推门声便醒了,他本来也只是浅眠,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孟新堂已经站在他的身旁,一手捧着白色的百合花束,另一只手拎着白菜,西红柿,鲫鱼…..脸上还噙着淡淡的笑意,这场景太搞笑了,沈识檐从躺椅上站起来,哈哈大笑。

 

“识檐,你笑什么?”孟新堂被沈识檐笑的有些赧然,却又觉得笑起来的沈识檐分外的鲜活明艳。

 

“新堂,你是怎么把浪漫和世俗完美的融合到一起去的?他们在你的身上竟然相得益彰。”沈识檐一边说话一边接下了孟新堂手里的百合,“院里的海棠花开的正好,待会我剪几只和百合一起插到花瓶里,放到卧室的桌子上,今晚咱们可以枕着花香入眠了。”

 

孟新堂将手中的蔬菜放到厨房里,走到沈识檐的身边,说了一声“好。”之后他便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沈识檐。

 

“怎么了?”沈识檐问。

 

孟新堂还是一句话也不说,他握住沈识檐的手,将他的手往自己的风衣口袋里带。孟新堂今天穿了一件秋款的卡其色风衣,大衣的口袋非常大,此时里面装着的是那毛茸茸的小家伙。

 

沈识檐开始还以为孟新堂要拥抱他,没想到手伸到口袋深处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软绵绵的物体,热的,还会动!

 

“这是…..这是猫吗??” 沈识檐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小啊?”院子里偶尔会有流浪猫过来寻食,老顾家以前也养过猫,可是那些都是成年猫,沈识檐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小的猫咪。

 

孟新堂将小家伙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沈识檐的手掌上,“识檐,生日快乐,喜欢吗?”

 

沈识檐当然喜欢,小时候就喜欢老顾家养的那只狸花猫,可惜后来小猫去世了,这么多年来也想过自己养一只,但是他太忙了,总担心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养活一只小猫咪,因此这个想法就一直搁浅了。他看着手掌中软萌可爱的小橘猫,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上周末我在路边捡到的,当时下着大雨,它一个人躲在树荫下避雨,浑身湿淋淋的,冻得瑟瑟发抖,应该是被猫妈妈抛弃了,当时我要是不把它带走,估计它活不过那个雨夜。”

 

“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啊,给它取个名字吧…..就叫它“糖糖”,一颗糖的糖,行吗?”沈识檐带着促狭的笑意看着孟新堂,“以后我们家就有两个堂堂了。”

 

孟新堂笑道:“好,都听你的。”

 

“可是你上周捡到它,怎么今天才带回来?这几天它都在哪里?”

 

孟新堂有些局促的用手刮了一下鼻子:“我想在你生日这天给你一个惊喜,所以就把它放到新初那里了…..我…..是不是太老套了?”

 

沈识檐将小橘猫放到地上,小糖糖刚着陆便在花丛里跑来跑去,玩的不亦乐乎。

 

沈识檐双手搂在孟新堂的腰间,抬起头望着他道:“不老套,孟先生是最浪漫的人,你送的礼物我非常喜欢,我想养猫很多年了,以前觉得自己太忙,害怕养不活,现在有你,我们一起把它养大。”

 

沈识檐说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的看着孟新堂,那双清澈的眼眸里还带着一些刚睡醒的慵懒气息,秋日的午后,温暖的阳光洒落在这间弥漫着花香的小院,也洒落在沈识檐洁白的脸颊上。孟新堂看的有些醉了,眼前的人为什么越长越好看呢?

 

“识檐,那句“人间琢玉郎”送给你果然没错,你可……真好看!”

 

沈识檐听了大笑起来,他抵在孟新堂的肩膀上低语:“新堂,我发现你越来越肉麻了,等你老了,可怎么办啊?”

 

孟新堂将他拥在自己的怀里,在他耳边轻声说:“不肉麻,我说的都是真话。”说完他也被自己逗笑了,两个人搂在一起笑得喘不过气来。

 

  晚上两个人喝了他们亲手酿制的桂花酿,窝在一起看了一部前几年上映的音乐电影——《爱乐之城》,他们在音乐声中热情的亲吻,做爱,然后相拥着沉沉睡去。

 

凌晨的时候,沈识檐觉得口渴,起床喝水,抬头便看见了那瓶自己下午刚插好的红玉海棠,娇艳的红色花朵在夜色中静静的绽放,沈识檐忽然想起了川端康成写在《花未眠》里的一句话:

 

凌晨四点钟

我看见海棠花未眠

总觉得这时你应该在我身边。

 

他转身轻轻的吻住身旁熟睡的孟新堂,低声呢喃道:

 

“你瞧,海棠花虽然未眠,但你在我身边,我比他幸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