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突发奇想

812浏览    453参与
橘子的日常叨叨
無機糖

“早晚要被这可恶的虚荣心杀死”

“早晚要被这可恶的虚荣心杀死”

EY

夏日、海风、橘子汽水。

夏日、海风、橘子汽水。

JX溪沉

突发奇想的胡说八道

我妈今天买回来了一个针灸的人偶……

我就忽然有了个想法:

如果把《安娜贝尔》或者《死寂》里的人偶换成针灸用的,是不是就不怕看恐怖片了呢? ​​​

我妈今天买回来了一个针灸的人偶……

我就忽然有了个想法:

如果把《安娜贝尔》或者《死寂》里的人偶换成针灸用的,是不是就不怕看恐怖片了呢? ​​​

太阳大盗

细细算来,李成一已经认识杨培荣四年半了。

不算很长,但足够李成一确定心意——他喜欢杨培荣。

说来可笑,能认识杨培荣还是因为叶子涵。初一同班同学叶子涵沉默寡言,莫名其妙熟起来后,话才多了一点,只有提到这个来自别班的发小才难掩笑意多说几句。

那位发小放学了会来等叶子涵。他们班有时会拖课,他就从后门探出头,去闹一闹叶子涵,但很乖,叶子涵看过去一下就收回去了,好像刚刚的不是他一样。安静下来后又会跑走趴在窗台那,圆溜溜的眼睛大睁着,看他们这个教室——其实和他教室没差很多。

有时候他会和李成一眼神撞上,这样他就会调皮地眨眨眼再转移到别处去,天生一副乖巧样。

好不容易被老师放过,窗台上瞬间没了杨培...

细细算来,李成一已经认识杨培荣四年半了。

不算很长,但足够李成一确定心意——他喜欢杨培荣。

说来可笑,能认识杨培荣还是因为叶子涵。初一同班同学叶子涵沉默寡言,莫名其妙熟起来后,话才多了一点,只有提到这个来自别班的发小才难掩笑意多说几句。

那位发小放学了会来等叶子涵。他们班有时会拖课,他就从后门探出头,去闹一闹叶子涵,但很乖,叶子涵看过去一下就收回去了,好像刚刚的不是他一样。安静下来后又会跑走趴在窗台那,圆溜溜的眼睛大睁着,看他们这个教室——其实和他教室没差很多。

有时候他会和李成一眼神撞上,这样他就会调皮地眨眨眼再转移到别处去,天生一副乖巧样。

好不容易被老师放过,窗台上瞬间没了杨培荣的影子,早和叶子涵聊着天了。一般都是杨培荣在讲,叶子涵静静的听,脸上是平常见不到的笑容,嘴角快要咧到耳根。

只不过杨培荣家与叶子涵家方向相反,每每到了红绿灯那儿才挥手说拜拜。有时候叶子涵是家长来接,杨培荣就在门口和他道别,家长十分自然的让他多穿点别冻着,一切都那么自然,透露着不寻常的熟稔。

李成一站在远处静静的观看这一切,心里是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想他或许并不是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能只是不敢承认。

那承认什么呢?

李成一不敢往下想了。

连遇见都难免心虚,反复在心里解释自己只是无意识正巧而已,仅此而已,也不知解释的意义是什么。

-

在不算炎热的夏天留下了很好的记忆时,开学了。

杨培荣、叶子涵和他被分到了一个班,也因为顺路的原因,他和杨培荣外加一个高原就每天一起回家。

李成一不知那是不是高兴,骑着车和高原聊几句的同时,光明正大的看旁边奋力蹬自行车的人,有时候杨培荣落得远了,他就和高原停在路旁等他。

只不过他家住得太近了,学校出来第二个红绿灯附近。不长的一段路,剩下的路只有高原和杨培荣。

他曾无数次在梦里拉长那段路,长得好似没有尽头,一路上什么话都不说,只要旁边是他就好。只是醒来后的中午,李成一到了他家小区,在小区口停下,看着那两个背影,心里叹了口气。

他第一次对这个家的位置伸出了一点不满,仅一点。

李成一发现,每天放学不管早上晚上杨培荣都要等一会儿才走,他留意了一下,发现杨培荣在关注叶子涵走了没——叶子涵运动会伤了腿,十分擅长的跑步不一定可以拾起来了,每天是拄着拐杖家长接送。

有几次杨培荣去帮叶子涵拿书包,很自然的样子,叶子涵母亲对他的态度也明显不太一样,李成一依旧只站在那儿看着,转头过马路。

他能干嘛呢,只能故作兄弟样打趣儿杨培荣一句“别等了走了”。

高原有点儿傻,什么都没感觉出来,在他说完那句话后还问了一句“哟,等谁呀?”,讲完又没影了。而李成一看着杨培荣不自然的四处飘动的眼神,借着微弱的灯光发现杨培荣耳根的微红。

问你等谁,你耳朵红个什么劲儿?

李成一突然有点烦躁和不耐烦,留下一句走了就出了校门,可还是等着杨培荣推着自行车和高原一起出来。

-

后来上了高中,他们三个又一个学校,高原在另一个班。李成一的成绩在初中还好,到了高中卧虎藏龙,李成一勉强挤进年段前50。

于是他不得不把精力放学习上,少了许多关注在杨培荣身上,只有放学时一起回家才会多说点几句。

他们三个还是一起走。有次杨培荣心情不好这一点神经大条如高原的瞧出来了,一个劲儿的问怎么了,杨培荣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们一眼,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刚准备开口,李成一家就到了。

三个人愣了一下,李成一笑起来:“没事,明天再说也行,先走了,拜拜。”

说完,骑着车进了小区,在拐角处停下抚了抚一直跳动的眼皮,却没去抚紧皱的眉心。

第二天一早,李成一刚要去找杨培荣,叶子涵就走过来了,细心如他,明显感觉到杨培荣的别扭,只不过没别扭几下就被拉走了。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李成一拦下了来窜班的好奇的高原,自己却控制不住地跟了上去,他们进了一间教室,闲置的,来的人也少。

里面的声音随着墙体的过滤模糊不清,李成一站在门外没有动,片刻后转身,没有留恋的大步离去。

多年后回想起来,那天是他最接近真相的一天。

只是他不愿接受。

因为他并不是没看到过两人对对方的态度以及熟稔程度,再加之一些在对方面前迅速消失的禁忌。

他依旧记得体育课时他他俩二话不说选了对方时的样子,都心照不宣的低下头,颧骨升天。

李成一回到教室等啊等,直到上课他们才回来,杨培荣的状态和心情肉眼可见的变好。

解铃还须系铃人。李成一苦笑了一下。如果不是那位解铃人,这个结就永远解不开。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可李成一眼皮跳个不停。

暴风雨前的平静。

-

李成一没想过暴风雨来得这么早。但可能也仅仅只是对于他一个人的暴风雨。

高二上期末,李成一被杨培荣鬼鬼祟祟拉到了角落,睁着圆眼,凑他十分近,李成一甚至觉得自己可以看到男孩儿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肉鼓鼓的脸颊随着嘴巴一起动作。

明明是可爱的样子,但说出的字句令人发寒。

“我和叶子涵在一起了。”

寒风本就刺骨,十二月加冷空气,手脚冰的不像话,只这一句,足以让他彻底坠入冰窖。

他僵在那里,一句话没说,杨培荣误会了他的反应,挠了挠头,解释道,“我知道你一定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毕竟两个男的是嘛……但我还是忍不住告诉你,毕竟你是我朋友嘛,终归是不一样的。唉,你怎么没反应啊,这个时候你不会告诉我你恐同吧?!”

杨培荣还在那叽叽喳喳的讲话,李成一迟钝的想,自己应该怎样回应呢?

“没有的事。”李成一打断他,扬起和平常无异的贱兮兮的笑容,拍了他一下,“我刚就是太惊讶了,我就说你俩有鬼吧,记得请我吃饭。”

“行,杨哥请你吃校外煎饼,就你经常吃的那一家。”杨培荣松了一口气,又笑嘻嘻起来。

“对了,高原知道吗?”

李成一反应过来,看向杨培荣,杨培荣无所谓:“告诉他叶柄就知道了,叶柄知道了,全校就都知道了,算了。”

行,李成一了然,和杨培荣回了班级。看见叶子涵时,杨培荣还眨了眨眼,比了个OK的手势就跑去叶子涵那了。李成一站在原地和叶子涵对视了一下,叶子涵眼神里稍微有一点的敌意,被他看的一清二楚。李成一看着叶子涵,很慢的眨了下眼,走回自己的座位。

李成一也是聪明人,他懂叶子涵的用意是什么,估计这一次让杨培荣亲自告诉他,就是要断了他这份念想。

叶子涵应该也懂他的意思。

你也不用担心了,我从始至终都没参加过这场游戏,何来放弃,遑论胜利。

-

“我与他已经认识10年了。”

24岁的李成一西装革履,站在高中的礼堂讲台上,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本就是分享经验,李成一干脆就和底下那些学生讲自己的经历。

“我和他其实,在他眼里,我只是个很好的朋友。”

真正讲出来的时候,李成一发现有点干巴巴的。

“那个时候我成绩还不错,年段上有名次,也挺靠前,也没怎么复习,就是背了点书。后来到了高中,发现成绩有点掉,才稍微开始注意成绩,但也有点浑浑噩噩的。到了高二,他神秘的把我拉到角落,说他和他现在的男朋友在一起了,当时心都凉了哈哈,我才刚确定没多久,可惜了。不过老实说,我还一直以为没人发现,结果回去时和她男朋友对视时,我看到了里面的敌意。当然后来我就想干脆心无旁骛的学习,所以现在就站在了这里。”

底下哄堂大笑,李成一压了压手,笑着继续说:“当然,讲这些不是让你们早恋的,不然李主任要揍我了。只不过有个喜欢的人也挺好的,只要他的作用是激励你成为更好的人,那当然最好了。好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那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再次抬起头时,李成一好像在观众席的众多学生中看见了他们三个。李成一愣了一瞬,恍惚了一下,才礼貌转身下台。

晚上躺在床上刷微信,看见叶子涵发了个朋友圈,上面是两个人的两张合影。一张穿的是当年高中的校服,人也是高中模样的人;另一张是初中的,上面的杨培荣是他初次遇见的模样,一双圆眼充斥着对世界的好奇样,脸颊还有未消下去的婴儿肥,肉鼓鼓的,因为笑着显得更明显。而坐在他旁边的,是叶子涵,意气风发的模样。

手指停留了一瞬,保存了两张照片。又突然对手机没了兴趣,只好放下,翻了个身准备睡觉。

半梦半醒了好一会儿才真正进入梦乡。梦里是高中的小角落,眼前是鼓着肉脸颊的圆眼少年,笑意盈盈,对他说,

“我喜欢你。”

梦多美好。


-FIN-


这个是乱写的,就是因为李成一在无意间“得罪”我了,于是乱写……并不嗑,同学罢辽

西西璃酱

我快被作业逼疯了(但我还要想大纲)

但还是要想,

大纲


想写现代竹马pa


还想来一个古风原著向pa


但是吧

我还有点不敢动笔


毕竟

文笔不行


就闲聊可以


好了,接下来理理大纲


         咳虐的?

不可能,我跟你讲,我这人,泪腺发达,当初看这个没哭过去,唉:-(


        原著向(多了abo设定,ooc当然算我的!!!),温氏,温氏不乱,除了温晁这个,个,还有王灵娇这个 ,个...

但还是要想,

大纲



想写现代竹马pa


还想来一个古风原著向pa


但是吧

我还有点不敢动笔


毕竟

文笔不行


就闲聊可以


好了,接下来理理大纲


         咳虐的?

不可能,我跟你讲,我这人,泪腺发达,当初看这个没哭过去,唉:-(


        原著向(多了abo设定,ooc当然算我的!!!),温氏,温氏不乱,除了温晁这个,个,还有王灵娇这个 ,个,除他俩外,都,就表乱了,乱的话,多,多不好,那我就忍不住小刀🔪了


          还是那年,云深求学,还是那个,皮羡(虽然a里a气,但是就感觉像个o的‘当然,是在二哥哥,好叭,包括神助攻蓝大眼里)

         主线大致酱



云深初见-蓝二一见钟情💘💘💘


云深斗殴-孔雀追妻路漫漫


云深求学结束-师姐的汤(引发的双杰大战


云梦江氏-夜猎走起


彩衣镇-天子笑分你一坛


姑苏蓝氏-醉酒羡?不可能(毕竟没人知道他是醉是醒)




百家清谈大会-抹额你不保咯(忘记你不要假装生气,会失去羡羡的



百家清谈大会-气走一个二哥哥然后得到一个羡羡?


夜猎忘羡-这百年王八


夜猎忘羡-师妹你怎么才来


云深自古出情种-双壁拱猪记


云深-叔父晕了!!!


云梦-莲花坞又又又要嫁人了


岐山温氏-阿苑再度被种+去姑苏


姑苏蓝氏-看!兔子🐰


百家-听闻姑苏白菜了不得(家家养的猪几乎都栽进去了


结局!-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要不要来个番外òᆺó-魏某把叔父胡子剪了之类的)



       应该就酱~


emm,这只是大致,应该是个短篇,长的话,要结合实际情况,有可能会写到开学,开学就要有好多事,但是我感觉影响不了写文,因为这个需要看心情来决定长短,还应该是百分百难产,还容易,断掉
                                               



                                                                    ——by西西璃酱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记得

          我在


           晚安💤

西西璃酱

还是脑洞洞🕳️

emm


就是突然有点小想法


但是没啥思路


我真是,羡慕死那些大大和太太们了


能文能武,文笔一流,画风一流


我,我好像抱住大佬们的大腿


我有时候会想,什么叫喜欢

讲真的,十几岁的喜欢

不是简不简单,而是很假,假的不得了

很少会有真的

emm,我讲这个干嘛,

咳咳,严肃,开始咱的脑洞🕳️


你说,(开启我正经无比的脑洞假如当初捡到羡羡的,不是江叔叔,而是汪叽会怎么样


没有温氏会怎么样?


假如,假如温氏和四大家族一样的话,又会怎么样?


假如,假如,魏长泽和藏色还在,皮皮羡会不会更皮


假如汪叽早一点发现自...

emm


就是突然有点小想法


但是没啥思路


我真是,羡慕死那些大大和太太们了


能文能武,文笔一流,画风一流


我,我好像抱住大佬们的大腿




我有时候会想,什么叫喜欢

讲真的,十几岁的喜欢

不是简不简单,而是很假,假的不得了

很少会有真的

emm,我讲这个干嘛,

咳咳,严肃,开始咱的脑洞🕳️





你说,(开启我正经无比的脑洞假如当初捡到羡羡的,不是江叔叔,而是汪叽会怎么样


没有温氏会怎么样?


假如,假如温氏和四大家族一样的话,又会怎么样?


假如,假如,魏长泽和藏色还在,皮皮羡会不会更皮


假如汪叽早一点发现自己对皮羡的情愫又会怎么样


如果,羡羡对汪叽的情愫也是很快发觉到,又会怎么样?


我在想,皮羡生气了,汪叽会怎么哄?


汪叽生气了,皮羡又会怎么哄?


话说,汪叽没有那么冷冰冰的,对羡羡稍稍热情一点点 ,皮羡到手的速度会快多少


现代pa会咋样?嘿嘿嘿😈😈😈



就是辣种可甜可甜的竹马pa

嘿嘿嘿



会咋样

一定超级甜



最好是辣种从小到大的

带感


嗯哼!

重点来初高的

超级带感



但是,我会感觉写着写着就哭唧唧了

毕竟本人呢,再过两年也面临升学考

不是初升高呐!



有共鸣的文

才有感


真的



哦,我叽人设一定完美(除了对皮羡情愫反应迟钝)我羡一定,一定,活泼可爱天真烂漫


舅舅和蓝大大也带感哦


还有大小姐和思追


离轩夫妇更有爱


吼吼吼~


追妻火葬场呦~



我还在想,就是吧,为什么叔父大人,为什么要凭实力单身!过分,叔父,叔父那么,那么,好?还是单着好



我还有不少思路,但是连不在一起,就想出来多少,就记下来多少,要不然真的很难



希望我在过年之后,开学之前(包括见习)



可以开始动笔搞文



嘿嘿嘿,一想想都刺激




就酱,



亲亲抱抱举高高~~~
这是我在黑板上画的一次羡羡,不好看,对,我是搞过板报的人,但我不干了,也就是说,以后我不会在黑板上搞东西了,留个纪念,就酱,啾啾啾啾啾啾



我会努力的,在纸上画好一点,在慢慢的指绘,彩绘的话,算了吧,没有天赋

西西璃酱

突然出来的脑洞

假如ing

(架空的与原文无瓜)

(还是abo辣种!)


羡羡是一只小狐妖,(一想就好带感)二哥哥是一只,是什么好呢?唔

会不会超级带感


大概就是。。。emm

  某天,ing就是云深不知处来了一群来自各个家族的,不听话的崽崽,(莫得错,就包括皮皮羡和江澄澄)


皮皮羡还没有分化(皮羡还是按原剧情那样,被江叔叔带回莲花坞),而澄澄分化成坤泽,(就是思路,思路,还没想好)(怎么说呢?就是大概的,大纲,大纲我还没想好)


(就是一下乱码七糟的思路,到时候还要细捋捋)


皮羡他们,唔,如果是架空,都是妖的话,那就好办了,嗯,那就...

假如ing

(架空的与原文无瓜)

(还是abo辣种!)




羡羡是一只小狐妖,(一想就好带感)二哥哥是一只,是什么好呢?唔

会不会超级带感


大概就是。。。emm

  某天,ing就是云深不知处来了一群来自各个家族的,不听话的崽崽,(莫得错,就包括皮皮羡和江澄澄)



皮皮羡还没有分化(皮羡还是按原剧情那样,被江叔叔带回莲花坞),而澄澄分化成坤泽,(就是思路,思路,还没想好)(怎么说呢?就是大概的,大纲,大纲我还没想好)


(就是一下乱码七糟的思路,到时候还要细捋捋)



皮羡他们,唔,如果是架空,都是妖的话,那就好办了,嗯,那就架空妖修



可爱乖巧(除了皮上天-没那能力之外,几乎什么都ok,当然,不包括过分的事情!)的皮羡在来到云深不知处的第五天,就开始撩那冰清玉洁(看到皮羡就莫明生气)的蓝二大大



然后,然后,emm发现自己喜欢皮羡就告白的蓝二展开攻势?不阔楞



当然是,是,是啥嘞?



当然是开始默默忍住皮羡无限流的,撩。




好叭,我其实还没想好

就是突发奇想而已啦,啦啦啦,啦啦啦~



应该就是皮羡到云深几个月后分化,成一个,个,和澄澄一样的,坤泽



然后,依旧皮,

不小心,嘤,emm,

好叭,有点狗血这

人生第一个雨露期自己忘记带药药,恰巧和澄澄在一起,莫得问题



额,突然发现是一段段的,唉



就酱叭



唔 ,皮羡和蓝二大大应该就是双向暗恋,然后皮羡感情反应迟钝,蓝二大大暗示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害羞〃∀〃

或者蓝二大大不敢相信自己喜欢皮羡然后被自己老奸巨猾,喜欢澄澄不敢追的好哥哥?(神助攻大哥!)的蓝大一番指指点点,茅塞顿开?



还是,皮羡对蓝二有莫名情愫,暗戳戳,蓝二莫得回应(没反应过来导致皮羡桑心,远离汪叽,各式远离+花式远离汪叽,然后汪叽反应过来去暗戳戳皮羡然后顺顺利利在一起?你澄不可楞酱让皮羡白受委屈,蓝二花式受白眼🙄,花式考验?就顺顺利利的牵起皮羡爪爪?不阔楞,一定要体验金-孔雀-子-死不承认喜欢师姐-轩式,火葬场式追妻追羡(叔父可怜小心脏受到十万点暴击伤害)


但最后皮羡还是忍不住拉起蓝二爪爪,甜甜在一起?(明明是腻歪的不得了



然后,我不叽到了,没什么思路了




唔,想哭,太难了

我爱惨了日更的大大们
这是在寝室拍的一张,不好看请见谅

落

序章

    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风景秀丽,景色宜人,一幅恬静的乡村景象。

    商久有些愣,这里是?村子?

    一个喊声越来越近:“阿久,阿久!”一个孩子的身形逐渐变大,嘴里还在叫着商久。

    “桑叶?你怎么来了?”商久认出了这个孩子,问道“你这会儿不应该还在干活吗?”

    “你是真的能睡啊,这会儿都快到晚上了,就你一个还没回村子呢。”

    “唔,快到晚...

    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风景秀丽,景色宜人,一幅恬静的乡村景象。

    商久有些愣,这里是?村子?

    一个喊声越来越近:“阿久,阿久!”一个孩子的身形逐渐变大,嘴里还在叫着商久。

    “桑叶?你怎么来了?”商久认出了这个孩子,问道“你这会儿不应该还在干活吗?”

    “你是真的能睡啊,这会儿都快到晚上了,就你一个还没回村子呢。”

    “唔,快到晚饭时间了吗?那要赶快回去了。”

    商久和桑叶一前一后,说说笑笑地回了村子。

    “小久回来啦?又跑去村子后面练功了?”村口下棋的大叔看到他们,笑着问了两句。

    商久脸红了下,低声嘟囔了句什么,和桑叶一起留下一声大叔再见就跑过去了。隐隐约约听到一句“这孩子还是...”

    不一会儿,商久和桑叶停在了一间小屋子前,“阿久,我明天可以出去玩,一起去嘛?”“好...”“那明天见。”桑叶又往前跑走了。

    商久看着桑叶的背影,带着笑,在夕阳的映衬下,格外好看。他又愣了一会儿,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事,转身进了屋子。

    “久久回来啦?”一个女声响起,从里屋走出来一个女人,被岁月留下了几道风霜,但满脸的温柔覆盖着,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

    “回来了。”商久的声音有些闷,低着头走向餐桌。

    “没事的,不就是练功的时候睡着了嘛。咱们久久可是村里唯一有天赋成为战士的呢。”女人说着,把晚饭摆在桌子上,拿了两双筷子,在桌旁坐了下来。

    “可是...”商久抬起头,“可是我每次练功的时候都会睡着...”

    商久委屈地和女人说:“是不是我的测试出错了?我明明不能练功。”

    “久久,测试是不会出错的,你现在练不了功不代表你以后也不行,来,多吃点,正长身体呢。”

    “唔...”商久默默的吃着饭,眉心轻微的皱了起来,带着一丝忧愁,带着一丝难懂的意味。

    吃过饭后,商久强烈的要求洗碗并把女人推出了厨房。商久默默刷着碗,眼神有些迷离。

    他今年已经十二岁了,自从十岁那年在测试中展现出练功的天赋后,他就再也没碰过农具,生活中只剩下了村子后面和家里,还有桑叶和母亲。

    商久刷完了碗,简单的洗漱过后,就回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他盯着屋子的一个角落,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一样。但有的只是一团蜘蛛网而已。

    月色渐浓,商久忽然坐起了身子,穿好衣服,偷偷摸摸地下了床。

    吱呀一声,商久的卧室门被打开了,探出一个小脑袋,商久从卧室里面钻了出来,再小心的关上了门,溜出家门。

    夜晚的村子后与白天并无区别,只是更加柔和与寂静。

    商久熟练的摆出一个起手式,很快便打了一套拳法,随后,商久又原地坐下,摆出了莲花式,脸上的表情严肃又认真...

    天亮了,商久还在原地打坐,嘴巴微张,莲花式不知何时变成了钓鱼式。只见上钩的鱼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却敌不过
商久的收杆,被拉了上来。

    “...”商久又睁开了眼睛,看着地上的鱼,又看看不远处的小溪,“这鱼蹦的好远。”商久挠了挠头,拎起小鱼,把它放进了小溪。

    “唔,又睡过去了。”商久低声说着。自从他开始学习内力,就抑制不住地想睡觉,无论什么姿势,入睡只是分分钟的事。

    他站在小溪旁,盯着溪底出神地看着,连耳旁的喊声都没听到。

    “....阿久!阿久!”桑叶的声音把他唤回了现实。

    “怎么了?”商久疑惑地问道。

    “你忘了?今天要去玩啊?”桑叶看着他,“你该不是练功练多了把自己练傻了吧?”

L.G.

今天突发奇想写的,我jio得很好看

在QQ空间里也发了一遍,我这种卑微字体比不上那些大佬(确信

今天突发奇想写的,我jio得很好看

在QQ空间里也发了一遍,我这种卑微字体比不上那些大佬(确信

一只叫木尧子的怪盗
只有孩子们才能看到的幼稚神灵今...

只有孩子们才能看到的幼稚神灵今年也在消级怠工呢。
“真麻烦,送完这家就去睡觉。”
这是他今晚第51820412次这么说了。

只有孩子们才能看到的幼稚神灵今年也在消级怠工呢。
“真麻烦,送完这家就去睡觉。”
这是他今晚第51820412次这么说了。

Sr

突发奇想

最近老刷到凹凸乙女向的帖子

然后洗澡的时候灵感爆发:

为什么没有乙男向呢???

或者甲男向也行啊???

最近老刷到凹凸乙女向的帖子

然后洗澡的时候灵感爆发:

为什么没有乙男向呢???

或者甲男向也行啊???


痴
屏却相思, 近来知道都无益。...

屏却相思,

近来知道都无益。

不成抛掷,

梦里终相觅。


屏却相思,

近来知道都无益。

不成抛掷,

梦里终相觅。


十二今天学习了吗?

驶向远方

仿佛像是一场梦。

当他站在轨道前看着躺在上面的我时,我就知道。

我一定是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很美的梦。

生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乏味的?

也许是刚从监狱出来的那一刻。

也许是亲人合力把我送进去的那一刻。

也许更久。

我不知道,我已经开始记不清事情了。

人生有时就是这么操蛋,你看,火车都在为我哀鸣。

“你在等一辆火车,它会带你去向远方。”

“带我走吧,我太累了。”


“累也不能躺在这里啊。”

他来了,站在我身前,逆着光对我笑。

“快起来吧,火车不会为你一个人停留。”

“我没想让它停。”

“既然它不停,你也不该停。”

我坐起来看着他。

夹克外套,牛仔裤,寸板头。

“喂,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了,而我突然发现,那天下午的阳光怎么这...

仿佛像是一场梦。

当他站在轨道前看着躺在上面的我时,我就知道。

我一定是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很美的梦。

生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乏味的?

也许是刚从监狱出来的那一刻。

也许是亲人合力把我送进去的那一刻。

也许更久。

我不知道,我已经开始记不清事情了。

人生有时就是这么操蛋,你看,火车都在为我哀鸣。

“你在等一辆火车,它会带你去向远方。”

“带我走吧,我太累了。”


“累也不能躺在这里啊。”

他来了,站在我身前,逆着光对我笑。

“快起来吧,火车不会为你一个人停留。”

“我没想让它停。”

“既然它不停,你也不该停。”

我坐起来看着他。

夹克外套,牛仔裤,寸板头。

“喂,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了,而我突然发现,那天下午的阳光怎么这么他妈的好。


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


我越来越相信人是有前生的。

肯定是那混蛋上辈子做了些伤天害理的事,这辈子才落得一个不得善终的下场。

今天是我们相识的第十年了。

“今天是阴天啊。”

也是我们结婚的第七年。

“我讨厌阴天。”

同时也是他死去的第三年。

“你在下面过得倒是快活。”

远处的火车又传来低哑的嘶鸣声。

“你说你他妈当时干嘛要拉我出来?”

冬天到了,一切都变寒冷了。


“你在等一辆火车,它会带你去向远方。”

下雪了。

“等你病好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好。

“我们去荷兰,或者英国,或者其他地方,只要你高兴,我们就去。”

你在哪我就去哪。

“如果有一辆火车向你驶来,而作为司机的我说,我会带你逃离这里.....”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愿意。


“今年冬天可真冷啊。”

我横躺在火车轨道上,看着火车即将来到的方向。

“你在等一辆火车,它会带你......去到有他的地方。”


如果你要去往远方。

我将追随而去。

依靠信念的支撑。

迈开冰冷的双脚。

新的冬季已经来临。

顾不上随身负重的单薄。

义无反顾的离开这里。


恍惚中我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天下午。

阳光正好,他逆着光向我走来。

夹克外套,牛仔裤,寸板头。

“你躺在这里干嘛?”

你来了,亲爱的。

“嘶____________嘶嘶____________嘶___________”


“混蛋,我想你了。”



___

半夜听歌有的灵感,歌名《Holland》

“等一辆火车”这句话出自《盗梦空间》


侵删致歉。


具晙会呀

大脑或许一直在耍花招。

大脑或许一直在耍花招。

奶味星河Artemis

其实很多人都说,大学是干嘛的呀

大学就是用来开拓视野,用来社交,用来谈恋爱,用来充实自己

大学不同于高中,哪怕你是在本地上大学,但是当你进入大学校园之后,带给人的变化还是翻天覆地的。

我不赞同大学就是一个教化场,一个钢铁炉这种说法

因为这样缺少了大学所含有的人情味

但是有些人也会说,大学哪来的人情味呢?大家都在为了未来而忙碌,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忙碌,或者还有人在为了儿女情长而忙碌,人情味与之高中比较的确少了很多,但是要是你但踏入了职场,踏入了做科研做学术研究的阶段,你会发现,其实大学里的人情味还是很浓厚的,只是我们的社交恐惧把这些人情味推远了

其实很多人都说,大学是干嘛的呀

大学就是用来开拓视野,用来社交,用来谈恋爱,用来充实自己

大学不同于高中,哪怕你是在本地上大学,但是当你进入大学校园之后,带给人的变化还是翻天覆地的。

我不赞同大学就是一个教化场,一个钢铁炉这种说法

因为这样缺少了大学所含有的人情味

但是有些人也会说,大学哪来的人情味呢?大家都在为了未来而忙碌,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忙碌,或者还有人在为了儿女情长而忙碌,人情味与之高中比较的确少了很多,但是要是你但踏入了职场,踏入了做科研做学术研究的阶段,你会发现,其实大学里的人情味还是很浓厚的,只是我们的社交恐惧把这些人情味推远了

南晨溪
我想看文,写手爸爸们可以安排一...

我想看文,写手爸爸们可以安排一下嘛?啥cp都可以

我想看文,写手爸爸们可以安排一下嘛?啥cp都可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