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窛施

237浏览    5参与
寇施

第一乐章

窛施/文


熹玥在武汉读书。她学的美术。


今年刚入十二月便收到她寄来的元旦贺岁礼物,本是稀奇,却见她送来一幅画——“岁朝清供”。


“岁朝清供”我是知道的,这是中国画家很爱画的画题。明清以后画这个题目的尤其多。后来世纪更替消沉了一阵子,近几年才重得“复兴”。画里画的、实际生活里供的,无非就几样:天竹果、腊梅花、水仙。有时为了填补空白,画里再加两个香橼,图个吉利。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空对坐,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熹玥的“岁朝清供”倒是有意思:一宅大院,两个孩童。一个在门前树下伸手折腊梅,另一个更矮一些的不知哪里得的腊梅,转身...

窛施/文

 

熹玥在武汉读书。她学的美术。

 

今年刚入十二月便收到她寄来的元旦贺岁礼物,本是稀奇,却见她送来一幅画——“岁朝清供”。

 

“岁朝清供”我是知道的,这是中国画家很爱画的画题。明清以后画这个题目的尤其多。后来世纪更替消沉了一阵子,近几年才重得“复兴”。画里画的、实际生活里供的,无非就几样:天竹果、腊梅花、水仙。有时为了填补空白,画里再加两个香橼,图个吉利。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空对坐,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熹玥的“岁朝清供”倒是有意思:一宅大院,两个孩童。一个在门前树下伸手折腊梅,另一个更矮一些的不知哪里得的腊梅,转身正要往雪覆的朱门缝里插。熹玥在画边提字:

“孩童冬日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

 

我不禁失笑,我曾给她讲过汪曾祺先生在《人间草木》里写到的“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却不承想被她盗来“偷梁换柱”提成了文人画。好在她的画工是极好的,不然定是逃不过我一番奚落。

 

纵然这份早到的元旦贺礼深得我意,却尤使我哭笑不得:没见过提前一个月送礼的,更没见过元旦送春节贺礼的。我合理怀疑她是想将元旦春节的礼物合了份儿送我,便在电话里揶揄。却听她也笑着,暖洋洋的:

“因为元旦是春节的第一乐章啊!”

我想,她若是此刻在我身旁,我定能撞进那双笑得弯弯的杏眼,探一探那熟悉的小酒窝。

 

学业繁忙,俗事杂多,每至年关熹玥才可随父母回一趟武威。她大老远跑来挽着我的手央我给她讲讲这一年来家乡有趣的人和事,几日不知疲倦。有一年我跟她讲了两日便觉无聊,她便闹着要回去,无奈,我只好败下来。说来可笑,这倒养成了我写随笔的习惯。

 

那天一大早我将画送去装裱,意外的发现后园的腊梅花开的正好——这是武汉见不到的稀罕物。我想了想,选摘几支全是骨朵的腊梅,把骨朵都剥下来,用极细的铜丝把这些骨朵穿成簪鬓的花。我在这些腊梅珠子花当中嵌入几粒天竹果——红黄相映,真是好看!

 

我得想个办法在元旦前将这些漂亮的小东西完完整整的寄给她。毕竟她说的没错:

 

元旦,是春节的第一乐章!

 

2021.12.19


寇施

祁连山中学

文/窛施


山,过了一重山,又是一重山。没有葳蕤森然,也没有蔚然成林,都是清一色的黄土。可在青空与低矮的翠草间,也不索然无味,倒也不乏看点。


今天是来听莫言先生讲座的,是我第一次来这里----张义镇。


车不知行了多久,我有些疲乏,可依然会被这西北特有的盛景所吸引。车窗外的世界正是应上叶梦得那句“付与孤光千里,不遣微云点缀,为我洗长空”,豁达而大气。车进了镇子,就有了人烟。女人们将亮色头巾围在头上,各忙着手底下的活,或烧水、或生火。偶尔碰到些孩童,总会盯着我们的车----目不转睛。这时我总会笑着回应,不管他们是否看见车厢里的我。


车到十一中门口停下,我们都迫不及待地下来。一...

文/窛施


山,过了一重山,又是一重山。没有葳蕤森然,也没有蔚然成林,都是清一色的黄土。可在青空与低矮的翠草间,也不索然无味,倒也不乏看点。


今天是来听莫言先生讲座的,是我第一次来这里----张义镇。


车不知行了多久,我有些疲乏,可依然会被这西北特有的盛景所吸引。车窗外的世界正是应上叶梦得那句“付与孤光千里,不遣微云点缀,为我洗长空”,豁达而大气。车进了镇子,就有了人烟。女人们将亮色头巾围在头上,各忙着手底下的活,或烧水、或生火。偶尔碰到些孩童,总会盯着我们的车----目不转睛。这时我总会笑着回应,不管他们是否看见车厢里的我。


车到十一中门口停下,我们都迫不及待地下来。一瞬间空气的清甜将我包裹,地上有些昨日雨后的小水洼,不同于简单的“空山新雨后”,这里有黄土的味道----是家乡。


引路的老师带我们走进校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颗参天国槐,它抖了抖初秋的阳光,光便顺着它层层叠叠的枝叶滑下来,落在我脚边干净的水泥地上。


上午十点的好风光让整个若大的校园多了些梦幻的色彩,使那白砌的少年宫在碧里青空里更加耸然;使那雀跃的光斑漏出绿色的茂密更加灵动欢愉;使那早行的大雁在浅浅的云海里落下剪影;使那书声朗朗给这还顾的大山增添希望。


这里,是国家重点扶贫地带,不同于想像中的破败贫苦,这里是希望的小镇。


许是这简单的清新太容易让人沉溺其中,所以那土黄的山总在教学楼的空隙里冒出头。可这并不显突兀,反倒给这娇柔秋色立了脊梁,成了特有的奇异壮丽----它是这片净土最忠诚的守门人。


学校是绿油油的,再往上是土黄的山,山的上面是一望无垠的祁连积雪,在长空中闪烁。好一所“祁连山中学”!


午饭是在学校食堂吃的,我们几个城里的学生和领导们一起去了二楼,吃的是最朴实而具有特色的臊子面。十一中的老师很热情,笑着招呼我们,像是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我们也应着鞠躬回礼。餐后,今日的旅程到此结束,我们上了大巴车返程。


这里是山区----绮丽的山区,雄伟的山区。我是多么爱这片纯净的圣土啊,它能给我无限的想象。可孩子们羞赧澄澈的目光与洗得有些掉色的校服深深刺痛着我----我必须走出大山,走出这里,然后带着他们奔向好生活。这是我的使命,是和“祁连山中学”惊鸿一瞥的约定。因为她是张义,是凉州,是家乡----她只能是最好。


山,过了一重山,又是一重山。我迷迷糊糊地阖上眼,再睁眼时就回到了高楼鳞次栉比的城市。

 


寇施

凉州初雪。

(鸠摩罗什寺、雷台汉墓、文庙)

凉州初雪。

(鸠摩罗什寺、雷台汉墓、文庙)

寇施

英雄

-----观《长津湖》有感


什么是英雄?是满腔热血精忠报国的岳飞?是大火二十三日烧光祸害中国的鸦片的林则徐?还是迎战“非典”,请命“新冠”的钟南山?


华夏大地从古至今涌现的英雄不少,一部分人的事迹记录在了课本上书籍里。《长津湖》里毛岸英一句轻描淡写的“上了战场就是英雄”引得我心头一颤。穿插在电影里就是围绕“英雄”二字来谱写的。谁是英雄?上过战场的都是英雄。试问这部电影里谁是主角?长津湖战役中的每个人都是主角。


历史定格在长津湖畔,定格在71年前,定格在那个最寒冷的冬天。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身着单薄棉衣,在接近零下40度的恶劣天气下,与美国海军陆战队最精锐的陆军一师展开了一场...

-----观《长津湖》有感


什么是英雄?是满腔热血精忠报国的岳飞?是大火二十三日烧光祸害中国的鸦片的林则徐?还是迎战“非典”,请命“新冠”的钟南山?


华夏大地从古至今涌现的英雄不少,一部分人的事迹记录在了课本上书籍里。《长津湖》里毛岸英一句轻描淡写的“上了战场就是英雄”引得我心头一颤。穿插在电影里就是围绕“英雄”二字来谱写的。谁是英雄?上过战场的都是英雄。试问这部电影里谁是主角?长津湖战役中的每个人都是主角。


历史定格在长津湖畔,定格在71年前,定格在那个最寒冷的冬天。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身着单薄棉衣,在接近零下40度的恶劣天气下,与美国海军陆战队最精锐的陆军一师展开了一场长达70天的战斗。长期沐浴在和平阳光下的我们,恐怕很难想象抗美援朝战争交战的双方力量是怎样的悬殊!正如电影里,我们无法想象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的武器装备与美军差距之大:美军约2.5万人,在作战时还增加了大批炮兵、装甲兵、工程兵等,平时作战有70余架飞机,最多时150架飞机的空中支援;而我军是紧急入朝,从温暖的华东地区进入冰天雪地的盖马草原,战地是2000米以上的的大山区,一无村庄二无粮食,有时好不容易煮熟的土豆送到阵地上很快就会冻成冰块,没有热水只能吃冰雪。“吃了三个地蛋打一次冲锋”,在部队是普遍现象,然而这些英雄始终保持高昂的战争意志,爬冰卧雪,克服重重困难,打败了美军王牌部队陆军第一师和步兵第七师,创造了以弱胜强、以劣胜优的战争奇迹。

    

这就是英雄!是我泱泱大国中华儿女的英雄!

  

  电影院里静坐的三个小时,银幕上的画面时时拨动我的心弦,使我泣不成声。他们是胜利的缔造者,是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渴望和平、热爱自由的平凡人。可也正是因为他们怀揣“保家卫国”这一梦想,“最可爱的人”才有了坚定的意志与顽强的力量,以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不怕牺牲,不畏强敌,以血肉之躯谱写了抗美援朝的壮丽篇章。

   

 英雄,往往需要悲壮的历史才可涌现;历史,往往需要经过岁月的风雨才能看得更清楚。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2周年的重要时刻,电影《长津湖》上映可谓恰逢其时,意义重大。100年前,中华民族呈现在世界面前的是一派残败凋零的景象;72年前,第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中华民族任人宰割,饱受欺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今天,神州大地自信自强,充满韧劲,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中华民族正以不可阻挡的步伐迈向伟大复兴。

   

 可是和平年代,就不需要英雄了吗?非也。有道是:“英雄者,国之干;庶民者,国之本。”峰火不起,时事不再,和平之日,仍需英雄。可这世上本无英雄 ,不过是无数平凡人发出点点光辉,然后这些萤萤光辉汇成璀璨星河。


“未来属于青年,希望寄予青年”。我为青年者,只有保持“越是艰难越向前”的英雄气概,发扬“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奋斗精神,真抓实干,埋头苦干,攻坚克难,开拓创新,才能达到时代要求的标准,才能把握未来发展的主动权。


勿忘历史,面向英雄;牢记使命,奔赴征程!

 


寇施

读苏词手记

窛施/文


常与元论文义,谈及苏词,他总感悟颇深。邀我共读,今予以小论。(画蚓涂鸦,插科打诨罢了)


从余秋雨先生的《苏东坡突围》到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读苏子,词与人生皆二分——豪放与婉约。他是理性与感性的交织,却绝不矛盾;他在入世与出世间徘徊,但从不畏葸不前。与开元不同,在他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融合中,我偏爱佛家那一部分。


世事不公,使他“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历尽沧桑,无奈“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于茫茫人海中踽踽独行,辗转人间,“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嫉妒、构陷、排斥、怀疑这些世俗扭曲的污...

窛施/文


常与元论文义,谈及苏词,他总感悟颇深。邀我共读,今予以小论。(画蚓涂鸦,插科打诨罢了)


从余秋雨先生的《苏东坡突围》到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读苏子,词与人生皆二分——豪放与婉约。他是理性与感性的交织,却绝不矛盾;他在入世与出世间徘徊,但从不畏葸不前。与开元不同,在他儒家、道家、佛家的思想融合中,我偏爱佛家那一部分。


世事不公,使他“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历尽沧桑,无奈“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于茫茫人海中踽踽独行,辗转人间,“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嫉妒、构陷、排斥、怀疑这些世俗扭曲的污泥将他桎梏,我曾愤愤鸣不平:平生素有烟霞志,奈何不是水云身!


可在这肮脏的污泥中,他笑:“家贫何以娱客,但知抹月批风。”他会“一点浩然正气,千里快哉风”,知“婉转深沉皆浮云,人间有味是清欢”,不在意“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只道“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这是岁月沉淀的馈赠,赐予他神祇般的佛家禅宗。便有《观潮》一诗:

庐山烟雨浙江潮,未至千般恨不消。

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

超越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回归山水,万物的本真就与世俗脱离开来了。


于是终于明白,苏轼的禅意使他在理想与现实中平和过度,坦然对人生,从容对世界。故而彻悟:平生素有烟霞志,何怕不是水云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