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章宇

13417浏览    217参与
蓝绿藻的梦

恶心

一个激情脑洞产物短打
宇哥水仙 彭浩x于城


  没见过于城特别瞧得起谁,弄死他弟弟的韦布算一个。那天黎凯开枪打中了于城的腿,他坐在地上笑,像极了动物园里那只动弹不得的大象。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找了韦布那么多天最后还是放过了他,兴许是因为他要去满洲里,兴许是因为于城觉得他更像他的弟弟。

  于城按住腿,血还是从指缝间源源不断地往外流,很痛,但是他知道这不致死。他从十几岁就开始出来混,挨过刀挨过棍,挨枪子还是头一回。很多年前的一次他差点就挨了,有人替他挡下,也是打在腿上。子弹嵌得不深,弄出来没多久那人又能活蹦乱跳。

  今天韦布说,...

一个激情脑洞产物短打
宇哥水仙 彭浩x于城







  没见过于城特别瞧得起谁,弄死他弟弟的韦布算一个。那天黎凯开枪打中了于城的腿,他坐在地上笑,像极了动物园里那只动弹不得的大象。

  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找了韦布那么多天最后还是放过了他,兴许是因为他要去满洲里,兴许是因为于城觉得他更像他的弟弟。

  于城按住腿,血还是从指缝间源源不断地往外流,很痛,但是他知道这不致死。他从十几岁就开始出来混,挨过刀挨过棍,挨枪子还是头一回。很多年前的一次他差点就挨了,有人替他挡下,也是打在腿上。子弹嵌得不深,弄出来没多久那人又能活蹦乱跳。

  今天韦布说,还能怎么办呢。说这句话的时候于城恍然间又看到了替他挡枪的人。

  他临走前也是这句话,还能怎么办呢?他是用家乡话说的,他说不好特别标准的普通话。他的家乡在很南的地方,贵州凯里,于城都没往那块地界沾过。他们一个说着带北方口音的标准普通话,一个说着带凯里话,于城像问韦布一样,你想怎么办呢,他就回了这句。一模一样的回答。那时于城就知道自己留不住他,就像不能阻止韦布往满洲里去一样。

  他叫彭浩,亲近的人叫他浩子,更多的人因为他一头醒目的黄毛就叫他黄毛。他话不多,下起手来却有着一股子狠劲儿,不要命般。后来于城才知道他确实都抱着向死的决心出手,因为他不向死就活不了,他不拼命就没命给他。小县城弄不到治病的药,得给人钱从大城市里给他捎。他搏到了于城的眼皮子跟前儿,于城喜欢他,因为他话少,聪明,是这块恶心的地方少有的不恶心的人。他知道很多时候他说话没人能听懂,更没人理解他什么事都往别人身上推的逻辑。黄毛每次就点点头,也不说懂了。于城相信他是懂了。

  不知哪来的杂碎要往县城里卖粉子,于城听了风声,让那群东西滚。他们骂于城,你他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好玩意,装你妈的犊子呢。于城笑着说,你们是他妈几把蛋。两边抄起家伙打起来,就开了一枪,恰好就被黄毛给拦了,响了声见了血,人都散了,条子把那帮杂碎了了。

  从医院回来于城亲自把黄毛背回他住的那个停车库,刚下过雨,地面潮得有了霉味。于城拉了卷闸门,把黄毛放在那块称之为床的地方。有一刻他想留下来。

  他是一个废物的哥哥,从没对他那废物弟弟产生半点哥哥的怜爱,见到他就想一巴掌把那恶心玩意儿打聋。他们长得一点也不像,于帅生得肥胖又猥琐,一双眼睛细长,娘里娘气。也许是这个原因,于城总是喜欢不起来他。

  彭浩不一样。很多人说彭浩的黄头发太亮眼了,以至于总记不得他的脸是什么样。有记得的人说,他和年轻时候的于城特别像。

  伤好了半年,浩子找到他,没钱了,得走了,大城市药多,往大城市去了。钱凑不齐可以抢,怎么着都得活下来。

  在那之后于城看什么都觉得更恶心,整个人被屎淹没掉也没这么恶心。

圈地自萌萝卜酱

【翻译】大象席地而坐影评

是法版dvd小册子里的影评,在微博上发过一次,自己搬运一下


在游离的阴影之中



从一开始,电影整体中的每个组成部分就自我展现了出来,帮助点明了人物之间的陌生,从而让观众可以理解它的存在。这便是人类感情的互动,冲突是最常见的成份。此外,于城,一个可悲的小混混,宣告了他对那只静坐在满洲里的大象还有关于那座边陲小城的寥寥数语的好奇,或许还有些羡慕。那座小城充斥着媚俗,中国人,蒙古人和俄罗斯人都聚集在这里。这样的城市风貌打破了故事中又争端带来的压抑基调,更割裂了胡波想展示的那种单一、阴郁和肮脏的生活。 那只无动于衷的大象吸引了所有的主要男角色。



家庭,邻里,爱情,友情,...

是法版dvd小册子里的影评,在微博上发过一次,自己搬运一下


在游离的阴影之中




从一开始,电影整体中的每个组成部分就自我展现了出来,帮助点明了人物之间的陌生,从而让观众可以理解它的存在。这便是人类感情的互动,冲突是最常见的成份。此外,于城,一个可悲的小混混,宣告了他对那只静坐在满洲里的大象还有关于那座边陲小城的寥寥数语的好奇,或许还有些羡慕。那座小城充斥着媚俗,中国人,蒙古人和俄罗斯人都聚集在这里。这样的城市风貌打破了故事中又争端带来的压抑基调,更割裂了胡波想展示的那种单一、阴郁和肮脏的生活。 那只无动于衷的大象吸引了所有的主要男角色。




家庭,邻里,爱情,友情,复杂性,黑市场,在此刻都被毫无掩饰地展现。作为电影叙述的主题,人物的关系网一点点地形成,同时也发展出些许浪漫。这些对话和对手戏以一种悖论的方式将敌意和秘密结合在了一起。每个角色互相侮辱,互相威胁,互相伤害,互相追逐,激起火焰,但从不相互原谅。但是他们之间在说些什么呢?角色们比我们更清楚,所以在表达他们的悲伤、诉求还有无关紧要的回答时,他们保持暧昧。在其中他们使用着同样简短的言语共享着同样简明的哲学:世界是一片荒芜的土地,生活这个垃圾桶永远不会自己变好,去别处寻找是无功而返。这些道理并没有宣告电影的道德观,而是确保主人公间拥有默契的回响。他们的争吵有时在昏暗中展开,或是一个逼仄却隐约有光的地方,或是没有光亮的楼梯,又或是商业中心的储物间和隧道。所以不完美的画面,正如同样摇摆不定的对白,创造了一种神秘的相似性,从中任何相悖的事物都无法逃避。交流没有终止,只是暂停,或是因为剪辑的蒙太奇。有时他们的话语毫不迟疑地否认了自身。为什么于城要帮助韦布,而不是为他弟弟报仇?卖假火车票的人知道于城在找韦布,却没人告诉我们经过。剧情在描述因果关系时非常吝啬。拍摄手法中,将人物简略成暗淡的剪影和对暗光从头到尾的使用表达出了相似的清晰度的缺失。




导演过多的对长镜头的使用也遭到了批评,那些长镜头跟随在走动的主角们身后,但是观众不能搞错的是这些长镜头对影片至关重要 。首先,镜头的运动让角色之间可以互相替代,几乎无法分辨。相比于其他拍摄方式,长镜头可以更好得把人物的服饰与晦暗的城市环境结合起来。这些镜头与主角们为寻找那传说中静谧的大象所付出的徒劳的努力形成了对比 。同时它们与隐藏于同僚情义中的有机力量所竞争,那些游离的阴影共享这种情义,却又忽略了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与命中注定的凝聚。正如死亡之舞*的画家在暗示那些尸体的社会性的同时剥夺了每个尸体的个体性,这种舞台展现手法将游荡的主角们缩略成了单一的人。剧情的目的是为了将人物聚集在一起,并最终创造一种归属感。在一次亲密的夜间逃离中,在大巴里的橙色灯光和车头灯里,人们踢起了毽子,此时远处传来了那匹满洲里的大象的鸣叫声。




这样就足够逃离吗?我们能否忽略这些中文名字,陌生如生活中不存在的希望与相互理解一样,去理解这部电影?




我们都知道,“逃离到另一个地方是无用的。”糟糕的城市符合庸俗的居民。置身之中的人仅仅是逃离着中的一员,有些戏剧化,甚至是视死如归。移动的镜头配合着王金的视线在养老院里来回,其中的栏杆锋利如犁,缓缓地移动,暴露了这个装置的可怖,就像一种可悲的麻痹。这些无尽的路途也证明了与家的背道而驰。韦布说,“去看看吧!” 这种离开在车站和楼梯间里一次次上演,定格在了与现实环境脱离的瞬间。这也是放弃的具象化表达,而且老爷爷已经指出了放弃的必要性。影片的最后人们在车灯的围绕里踢着毽子,将一种细微的割裂感轻巧得展现了出来。但除了这层含义外,最后的镜头还表达了别的吗?没有迹象表明它象征了新生活,但是它暗示了关于群体感的意识和一丝互相帮助的意味。踢键子的人中有一个小女孩,但是没有女人,这样的性别分配让情节更加贴近现实,也体现了对真实性的注意。情节中的多种事件与这样的写实电影相符,同样也织造了它们的关系网:分裂,致命冲突,狗的故事,电信敲诈,手机盗窃,谎言与背叛,自杀,枪击。但是正如事情的起因一样,这些琐碎而又暴力的事件的结果在缓慢甚至拖沓的节奏中冲淡了自身,从戏剧化的张力中被剔除。剧情发生在一天之中,但是这一天的时间没有清晰的分割线,没有日程,甚至连小城也没有肉眼可见的规划。在单调的时间和地点中,对时空感的削弱强调了主角们的厌恶,但这种厌恶感不能被简化为主角们的观点的相交。电影对于“难以捉摸”这一意象的刻画显而易见,比如当大雨和迷雾将道路封锁在了一片灰黑之中时,一个计划出人意料地成型了。比起对于普罗大众的生活的全景描绘,这更像一幅关于存在的虚浮的形而上学的画。养老院、医院和车站都同样的苍白无力,警           察从未出现过。这些不成气候的小混混,疯狂的蠢货或是迷茫的少年,注定孤独死去的老人,这些“屁都不是”的人,都是社会系统缺失的受害者。但他们同样也是一种人性的化身,这种人性否定自身,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将它从被诞生的悲剧中解救出来。肯定的是有些必要的东西还是存活了下来。他们努力保持忠诚:有人为了荣誉杀人,有人忠于爱情,有人捍卫自由。但是这些或好或坏的举动是注定没有结果的,就像逃避就是一种放弃一样。韦布在工业废墟留下的泥泞前绝望的吼叫暴露了少年的无能为力。在铁轨交错的天台他的命运将会遇见未知的转折,那里他的无能也赤裸裸地被剥开:火车取消了,他的同行者要离开,他在一旁站着。但是就像王金一样,他还有选择离开的权利,尽管他说他对那匹在满洲里的大象无所谓,只要出发,只要离开了就好。






*死亡之舞:中世纪晚期逐渐流行起的关于死亡的普遍性的意象。主旨是不管人在世上的地位如何,死亡之舞将所有人都连结在了一起。

一杯咖啡解百忧

《无名之辈》

这部片子真正地诠释一句话:一千个观众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这部片子,有人看到了爱情,有人看到了幽默,有人看到温情......

而我看到了: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每踏出一步,都要慎重又慎重,不可轻忽。


这部片子真正地诠释一句话:一千个观众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这部片子,有人看到了爱情,有人看到了幽默,有人看到温情......

而我看到了: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每踏出一步,都要慎重又慎重,不可轻忽。




青厌君

【七宗罪拟人群像】我是人间惆怅客

这次风格跟以前有点不同,海报就能看出来吧。就害挺有意思,挺过瘾。

【选角如下】傲慢——廖凡,嫉妒——倪妮,暴怒——章宇,懒惰——黄渤,贪婪——葛优,暴食——林雪,色欲——汤唯

【七宗罪拟人群像】我是人间惆怅客

这次风格跟以前有点不同,海报就能看出来吧。就害挺有意思,挺过瘾。

【选角如下】傲慢——廖凡,嫉妒——倪妮,暴怒——章宇,懒惰——黄渤,贪婪——葛优,暴食——林雪,色欲——汤唯

贵圈真乱
【4809】章宇VS坂本龙一

【4809】章宇VS坂本龙一

【4809】章宇VS坂本龙一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117」尴尬到只能快进——《巧巧》

就这质量还去柏林电影节参展?别丢人了。除了章宇还算有些表演,电影其他方面一无是处。导演不会以为时不时拍几场所谓暴露的性爱戏作品就上档次了吧?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2019·vol.117」尴尬到只能快进——《巧巧》

就这质量还去柏林电影节参展?别丢人了。除了章宇还算有些表演,电影其他方面一无是处。导演不会以为时不时拍几场所谓暴露的性爱戏作品就上档次了吧?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灼曈

超有性张力的男明星(个人汇总,排名不分先后,我都可以😊):

王千源  屈楚萧 章宇 张若昀 李现 李鸿其 余文乐 金宇彬 崔胜铉(TOP)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卷福)

超有性张力的男明星(个人汇总,排名不分先后,我都可以😊):

王千源  屈楚萧 章宇 张若昀 李现 李鸿其 余文乐 金宇彬 崔胜铉(TOP)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卷福)


你的船老师
算是我比较认真写得一个影评叭。...

算是我比较认真写得一个影评叭。

泪点低很痛苦。

算是我比较认真写得一个影评叭。

泪点低很痛苦。

只有健身是怎么也提不起兴趣
“为啥要有桥?” “因为路走到...

“为啥要有桥?”

“因为路走到头了。”

“为啥要有桥?”

“因为路走到头了。”

牛奶煮芋圆儿

分享一点早期的章宇老师。

分享一点早期的章宇老师。

御风少年张二狗

美好时光

※Tips:章宇/周铨(饱儿)父子向。纯粹写出来自己爽一哈(其实也没有特别爽)。

章宇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前一晚喝了很多很多的酒,这一天虽然睡了很多很多的觉,神智仍是浑浊的。他阖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静候手机响累了能自己去喝口水稍作休息。但手机没有这个自觉,在他枕畔不知疲倦地唱个不停。这让他有些无奈,只能勉强地睁眼,一只手循着震动胡乱地摸索,同时暗暗做好了不管对方是谁都要嗔他一句“讨厌”的准备。

比手机屏幕更早填满章宇视线的是周铨圆润的脸庞。周铨察觉到他的动静,锁了手机屏,迎过来关切地道:“父亲,你醒啦。”

章宇嗯了一声算作回答。他终于摸到了自己的手机,用雾蒙蒙的眼睛辨认了半天,才看...

※Tips:章宇/周铨(饱儿)父子向。纯粹写出来自己爽一哈(其实也没有特别爽)。

章宇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前一晚喝了很多很多的酒,这一天虽然睡了很多很多的觉,神智仍是浑浊的。他阖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静候手机响累了能自己去喝口水稍作休息。但手机没有这个自觉,在他枕畔不知疲倦地唱个不停。这让他有些无奈,只能勉强地睁眼,一只手循着震动胡乱地摸索,同时暗暗做好了不管对方是谁都要嗔他一句“讨厌”的准备。

比手机屏幕更早填满章宇视线的是周铨圆润的脸庞。周铨察觉到他的动静,锁了手机屏,迎过来关切地道:“父亲,你醒啦。”

章宇嗯了一声算作回答。他终于摸到了自己的手机,用雾蒙蒙的眼睛辨认了半天,才看出下午的一百多个未接来电都来自于经纪人。他握着手机正纳闷,不料手机猝不及防地颤栗起来,险些结结实实地摔在他脸上。

经纪人的暴躁通过电波隔着手机屏幕完整地传送过来:“你终于醒了哎我操,还有心思睡觉呢,啊?让你少喝少喝,不听劝是不是?这回酒后散德行让媒体拍了个正着,还踮脚索吻,你怀春少女啊?你就是要出柜也他妈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吧,我啥也不知道活活让人盘问了一下午!”

章宇听得懵懵懂懂。他不知道断片后发生了什么,但没关系,酒后的故事和事故都应该随着酒精的挥发而消散。他盘算自己应该不至于大日雪人或者当街艳舞,所以并没有把经纪人的抱怨放在心上,咳了一下,轻声道:“讨厌。”

话音一落,他明显地感觉到周铨的瞳孔发生了剧烈的震颤。他摸不着头脑地望一眼周铨,后者敏捷地把脸埋在手机后,躲避了他的目光。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Gay尬。

章宇躺在床上刷了半天微博,总算了解了事件的前因后果,连连哀叹。期间周铨给他泡了杯茶,还多倒了一杯水,俨然思想品德书里孝敬父母关心亲人的五讲四美三热爱标兵。但章宇疑心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父亲,”周铨拉过椅子,在章宇床边正襟危坐,一脸严肃,“我想跟你谈一谈。”

章宇头疼欲睡,不想和周铨进行一场又骚又哲的亲子互动,于是端起了严父的架子,“不谈不谈,回你屋去,你赖在我房间干什么?”

周铨仿佛被侮辱一般提高了音量:“照顾你呀!日妈我衣不解带目不转睛地关注你照顾你,怕你溺死在自己的呕吐物里,你一点都不领情吗!”

章宇沉默片刻,冷漠地回复:“我听见你游戏的BGM了。”

周铨的情绪波动短暂地停顿了一秒,旋即更加炽热地复燃:“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啦!完啦!父子之间哪还有亲情了!我要单方面跟你断绝父子关系!管我叫父亲!我叫了你这么多声父亲,你叫一声还给我!”

章宇被周铨的独角戏震撼得头疼,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周铨将手机怼到章宇眼前,幽怨地问:“父亲我就问你一句话,我还是不是你唯一的小饱儿贝了?”

屏幕上正是无限循环的踮脚索吻Gif。章宇怅然,心想我不过喝了回酒,怎么就从LGBT片演变成家庭伦理剧了呢。但饱儿还是要安慰的,毕竟谁的儿子谁自己疼。

当然,打动饱儿总比被饱儿打要好得多。

于是他强打着精神,忍着各种方面的不适,和颜悦色地道:“当然是。你看我认识这么多人,就只把你一个人当亲生的儿子。”

他瞟了一眼屏幕,很快地补充道:“你不要觉得我是在给你找后妈,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在给你捡弟弟呢?但是,但是,他们都不如你,有你,父亲我连李豆包都可以不要,这难道不够父爱如山吗?”

周铨被说动了,黝黑的脸上浮现出绯红色的受宠若惊。为了回报父亲的一腔深情,他连忙问“父亲您饿不饿要不要下缸面给您吃”,甚至主动要求洗碗,欢天喜地地钻进了厨房。

章宇在心里反省了自己不是个合格的父亲的事实,懊悔和愧疚的情绪包围了他。也许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几秒钟以后,他决定在周铨的面煮好之前再睡一觉。

所以他彻底无视了周铨“父亲你微博分享的这首歌专辑封面为什么是一捧红玫瑰”的质问,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Erfire

#无名之辈[电影]# 


小人物也有梦想,无名之辈也想在偌大时代中有一身容留之处。可将“无”变“有”的路途太过遥远与艰辛,看似只需跨过一座桥,可这座长长长长长长的桥在出生之日起就成了横亘在理想与现实间的阻隔,而后活过的每一天都在将这座桥的长度无限拉长,即使你追逐着它奔跑至眼前,可光是踏上桥,往往就耗尽了全力。


什么是命运?就是决定着人,也被人决定的用来解释一切相遇与发生的名词。小小的变故可能成为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灭顶般的打击,愚蠢的错误可能让人邂逅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温暖……如同马依依的发型,一面柔顺乖巧地服于头皮,一面张扬着脏辫露出森森白头皮——生活本就一体两面,在错对交错中...

#无名之辈[电影]# 


小人物也有梦想,无名之辈也想在偌大时代中有一身容留之处。可将“无”变“有”的路途太过遥远与艰辛,看似只需跨过一座桥,可这座长长长长长长的桥在出生之日起就成了横亘在理想与现实间的阻隔,而后活过的每一天都在将这座桥的长度无限拉长,即使你追逐着它奔跑至眼前,可光是踏上桥,往往就耗尽了全力。


什么是命运?就是决定着人,也被人决定的用来解释一切相遇与发生的名词。小小的变故可能成为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灭顶般的打击,愚蠢的错误可能让人邂逅一段短暂而美好的温暖……如同马依依的发型,一面柔顺乖巧地服于头皮,一面张扬着脏辫露出森森白头皮——生活本就一体两面,在错对交错中进行着并不满意却让人无法放弃的故事。


所有一切的起因是为何?是想让“无名”变“有名”,是想在生活中堂堂正正活一点尊严。有些人眼里不费吹灰之力的拥有,对有些人而言却是放弃尊严才能争取的东西,而争取本身,却恰恰是为了维护尊严。在这场本就矛盾的挣扎中,他们笨拙地思考,笨拙地行动,笨拙地做梦。当以为生活为自己绽放了烟花,却不知刹那灿烂之后是被现实踩在脚下的酸楚。更心酸的是,这一切甚至都无法怨得他人。


小人物向上爬,究竟有多难?

人若想跨越阶层,又要多艰辛?


努力未必全都有用,但却无人敢放弃努力,在没有方向的碌碌忙作中,我们究竟做了些什么?又有多少是真正有意义?这个问题,很多人想知道答案,但恐怕到闭眼之日都无解。
江之汜

无名之辈番外:《彩虹尽头》胡广生X马嘉旗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半年,马嘉旗慢慢接受了自己已经是个废人的事实,脾气也变得越发急躁起来。


陈妈早就走了,看护?来来去去可不少看护,但来多少,被她气走多少。


其实她们从来没有做错什么,只是马嘉旗啊,看到她们费力的把自己拖进浴室擦擦洗洗,就生气。


看她们把自己整个人像物什一样的翻来翻去地穿衣服,也生气。


以及每天数不清的,让马嘉旗觉得万分羞耻的排泄的污秽物。


还有、还有……


她瞬间变成了一个不足月的孩子,甚至还不如。


孩子不知道何为尊严,不明白人活着的意义,可是马嘉旗知道。


她只觉得痛苦,毫无人身自由和尊严的人生啊,快点摆脱吧。



张护工今...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半年,马嘉旗慢慢接受了自己已经是个废人的事实,脾气也变得越发急躁起来。


陈妈早就走了,看护?来来去去可不少看护,但来多少,被她气走多少。


其实她们从来没有做错什么,只是马嘉旗啊,看到她们费力的把自己拖进浴室擦擦洗洗,就生气。


看她们把自己整个人像物什一样的翻来翻去地穿衣服,也生气。


以及每天数不清的,让马嘉旗觉得万分羞耻的排泄的污秽物。


还有、还有……


她瞬间变成了一个不足月的孩子,甚至还不如。


孩子不知道何为尊严,不明白人活着的意义,可是马嘉旗知道。


她只觉得痛苦,毫无人身自由和尊严的人生啊,快点摆脱吧。




张护工今天起了个大早。


她没有急于收拾东西去照顾病人,而是先给自己家人做了个早饭,把孩子送去上学才不紧不慢的往马嘉旗家里走。


应该没啥事吧,昨天特地给她换了个尿不湿,都收拾妥当了才走的。


张护工这样想着,打开了马嘉旗家里的大门。


她不由自主的拧着了鼻子。


一股子排泄物混合着的腥臭味。


又来了。


果然,一迈进卧室,张护工就看到马嘉旗的床上,摊着一滩黄黑色的排泄物。


唉。张护工一边叹着气,一边开始去找抹布,着手收拾着。


马嘉旗早已经醒了,她撇了一眼张护工皱着眉头的样子,然后就开始望向另一个角落,心里安静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一切收拾妥当后,马嘉旗坐在椅子上,张护工去给她做饭了。


她有点想枫叶红,有点想秋叶黄,想着隔壁小孩最爱吃的千层糕,想着人满为患的昌平道。


马嘉旗想得正入神,发现自己的轮椅动了起来,张护工把她推到餐桌前,盛了一碗小米红薯粥,舀了一勺递到马嘉旗嘴边。


烫,烫的马嘉旗舌头痛:“烫死了,你干啥呀?”


张护工愣愣的看着马嘉旗突如其来的脾气,低头一边吹着勺子里的小米粥,一边嘟囔了一句:“事儿真多。”


马嘉旗顿时炸了:“你嫌事多你来干啥?你就搁家待着,坐吃等死呗。”


“你……你咋说话呢!”张护工被气得七窍生烟,粥也不吹了,把碗往桌上一搁了,“一大清早没事找事我看你是不饿,别吃了。”


马嘉旗不说话,冷眼看着张护工收拾饭菜。张护工更是看都不看一眼马嘉旗,心里嘀咕着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接了这个活,钱再多也挣不下啊。


“废人一个。”


说罢,张护工甩门就出去了。哐的一声,墙皮怕是都要掉下来了。


又走一个,马嘉旗冷笑,笑容却是凄苦的。

砸泥🍵
为《无名之辈》画的海报 你叫胡...

为《无名之辈》画的海报

你叫胡广生

我叫马嘉旗

你要哩尊严

我熟悉

为《无名之辈》画的海报

你叫胡广生

我叫马嘉旗

你要哩尊严

我熟悉

冬日泡泡机

小毛总的爱情故事(二)

        我最喜欢的事情是蹲在天桥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桥下的车来车往,然后回忆我的庸俗的爱情。

        天桥上我有个老相识,他是个卖二手书的,缺了两颗门牙,可是却难以令人置信的有学问,你要问我他是怎么个有学问?哦,他看过很多书,他卖的二手书,他都看过,看过那么多书,可不是很有学问嘛。

        我不是说我在回忆我的爱情嘛,我的爱情故事特别有意思,我一直想讲给老缺听...

        我最喜欢的事情是蹲在天桥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桥下的车来车往,然后回忆我的庸俗的爱情。

        天桥上我有个老相识,他是个卖二手书的,缺了两颗门牙,可是却难以令人置信的有学问,你要问我他是怎么个有学问?哦,他看过很多书,他卖的二手书,他都看过,看过那么多书,可不是很有学问嘛。

        我不是说我在回忆我的爱情嘛,我的爱情故事特别有意思,我一直想讲给老缺听,可是我在他摊上买了三十七本书,我觉得我们已经很熟了,可是我每次抽着烟,眼神迷茫的望着远处的虚无时,我问他,你要听我的故事吗?他都说:“滚。”

        我觉得很受伤,我以为以我们的感情,他会想要听我的故事的,毕竟我看起来很有故事的样子。

        我有件很后悔的事情,就是我把我的头发剃了,剃成了寸头,我想念我像稻草一样的长发。如果它还在,配合天桥的风吹起来应该很好看。我觉得很配我的潇洒又沧桑的故事。

        老缺对我笑了一下,那个笑一点都不温暖,因为他只勾起了一半嘴角,用他的三角眼睥睨了我一眼,嘴唇没有合上,我思考了一会,他应该是在鄙视我。

        我每次经过,老缺都会招呼我,这次有好货,我一度把他引为知己,因为茫茫人海中,你一眼就看见了我,后来,我才发现,买书的傻逼只有我一个。

       算了算,我已经陪着老缺待了好多天了,甚至好多次,我比老缺还要早到的多,我似乎很热衷于这种像是上班打卡一般的上班族生活。老缺对我这个想法依旧用温暖的笑容睥睨我。

        在我打卡从秋天打到冬天,老缺说,天冷了,他不来了,我觉得心里有点酸涩,我问老缺,是要结束了是吗,那好吧,就此别过吧。老缺理都没理我就走了。我觉得我有点委屈。

        第二天,我等了老半天才想起老缺不来了,我觉得有种失恋的感觉。

        当我蹲在天桥上在寒风中瑟缩着抽着这根好不容易点燃的烟的时候,忽然感觉有只手在摸我的头,我抬起头一看,耳边尽是风呼呼的声音,一瞬间,天地间好像只有那阵呼呼的声音,整个世界灰雾迷茫,好像黄色预警的大雾一样,只能看见眼前的人,手里头的烟没有吸,自顾自的燃着,一大截烟灰砸到我的手指上,没什么感觉,有点痒痒的,也有点痛,心里头也是。我看了看那根快要燃尽的烟,我在想我要把它灭掉,大雾依旧没有散去,我总觉得我低下头做灭烟这件事的时间,大雾会散去,眼前人会消失。一瞬间我好像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又笑了,耳边好像不止风的呼啸声,我好像听到了车子嗖嗖的声音,行人堆积起的嘈杂的声音,以及她说,傻逼,烟快要烧到手了。然后她就把我的烟拿走了。

        我抬起手,摸了摸头,她摸得触感似乎还在那里,麻麻地,一路麻到尾椎骨。

        我觉得我一点都不潇洒,在我的幻想里,我应该是站在天桥上,风吹起我的头发,就像电视剧里的大侠一样,我点着烟,看着她,说过得好吗,她哭着对我说没有你,我怎么能过得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我蹲着,她站着,抬头看她,连她的脸都看不清。她又伸手了,摸了摸我的脑袋,说,蛮好摸得。哎我有点骄傲是怎么回事。

       她说你怎么不卖书了,小毛寸。

        老子觉得有点不乐意了,我他妈是买二手书的文化人好吗,哪里成了卖书的了。我觉得我要霸气一点。我蹭的一下站起来,但是差点没站稳,因为我他妈腿蹲麻了,老缺没来,我没有小塑料凳坐。

        我站起来,看见了她的脸,清晰又好看,明明白白在我眼前。我忽然有点想哭,鼻子有点发酸。她还是那么干净,干净都像是喝白开水活着的。

        我朝她咧嘴笑,眼泪却跟着下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