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章海章

490浏览    13参与
我是海绵宝宝的小领带

一点卡瓦的海绵和章鱼,无差cp

之前在刷bcy的时候突然就被章海俘获了,但是又刷了一会儿LOF后又觉得海章也不错,所以就这样吧

(这是我第一个无差cp以及主角攻我不介意的)

一点卡瓦的海绵和章鱼,无差cp

之前在刷bcy的时候突然就被章海俘获了,但是又刷了一会儿LOF后又觉得海章也不错,所以就这样吧

(这是我第一个无差cp以及主角攻我不介意的)

落

章海 山茶花 pt3

好耶第三章

---------------

  丹尼奥和那个小男孩面对面坐在一张角落的小桌子旁,几乎看不清对方的脸,他们各点了一杯白兰地苏打,精致的玻璃杯装着透明的液体,烘托轻松的氛围。他们漫无目的地聊天,谈论灯光和正在演奏的音乐,两个人脸上都覆着微笑。


  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这个夜晚还算完美。


  有个金发女人坐在吧台前,离他们不远,从他们坐下就一直在往这边瞥。这会终于忍不住,踩着高跟鞋走过来了,发出哒哒的声响。


  “您好,请问这里有人坐吗”她勾着轻笑,低胸的裙子几乎遮不住什么,...

好耶第三章

---------------

  丹尼奥和那个小男孩面对面坐在一张角落的小桌子旁,几乎看不清对方的脸,他们各点了一杯白兰地苏打,精致的玻璃杯装着透明的液体,烘托轻松的氛围。他们漫无目的地聊天,谈论灯光和正在演奏的音乐,两个人脸上都覆着微笑。



  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这个夜晚还算完美。


  有个金发女人坐在吧台前,离他们不远,从他们坐下就一直在往这边瞥。这会终于忍不住,踩着高跟鞋走过来了,发出哒哒的声响。


  “您好,请问这里有人坐吗”她勾着轻笑,低胸的裙子几乎遮不住什么,她指着章鱼哥旁边的一把椅子,娇声娇气地问。她离得很近,扑鼻的脂粉味瞬间席卷过来。


  小男孩有点懵,章鱼哥先礼貌性地开了口“没有人,您可以在这里坐下。”他悄无声息地把自己的椅子往旁边挪了挪,眉头有点皱起。

  那女人轻笑一声“谢谢,两位真是绅士”


  她径直与章鱼哥攀谈,眼神却也时不时扫一下海绵宝宝,睫毛上下颤动。


  “哦,您这么有风度,想必一定是不凡之人吧。”她说

  “没有,只不过来这里坐一会。”他并不想回答


小海绵心里有点五味杂陈,只好盯着台上弹钢琴的老歌手。你能从他那沧桑的脸上看出一丝疲惫。


  那女人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一直在用眼神观察,这种人总是想“狩猎”点什么。她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这张小小的桌子间流转。她突然向海绵宝宝发问“你怎么不说话呀,小伙子”


他很明显被惊到了,眼神中闪过一丝无措“啊?我、我在听歌”

她却笑了,觉得至少这个小男孩可以拿下“小朋友,你太可爱啦”

“啊,谢谢”他不知道说什么,有点脸红



章鱼哥坐不下去了,绅士地拉开椅子“失陪,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海绵宝宝突然被拉走,没有反应过来。那女人皱着眉头。



夜色朦胧,月光给他们的视野镀上银光。


他们漫无目的地走着,海绵宝宝轻声问

“章鱼哥,刚才为什么突然要走了”


“没什么,吧台太闷了”

章鱼哥心里是有些不快的,但是并没有显现出来


夜晚的清风吹散了情绪,将人大脑吹得清醒了点。


夏天日落晚,这会太阳光也才刚刚不见,过去的几个小时月光和日光和谐地共处一片天空。


小男孩脚底下不稳,像只小兔子一样在前面蹦蹦跳跳,在后面的章鱼哥这时就显得更加沉稳。


他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小男孩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看到的人心里也明媚了些。



月光昏暗,宽阔的广场也看不清,今夜似乎起了雾,使人的视野猝然变得狭窄,平日里宽敞的大路像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内里潮湿而昏暗,绵绵无尽头。


高高挂起的月亮不愿将月光洒进这肮脏的一隅之地,怕弄脏了自己霓裳衣裙摆的一缕薄纱。


他忽然惊醒,才发现自己走进了这样一条道路,如同森林中小兔子猛然发现脚下正是猎人的捕兽夹。


他回头望向章鱼哥,靠谱的成年人依旧淡定,安慰似的朝他笑了笑。

他心里放松些,回过头去,两人的距离慢慢缩小,他光裸的胳膊肘触到那人的衣角,他终于放下心来。


章鱼哥也感觉到这微妙的变化,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发旋,笑得像一轮乳酪色的月亮。

————————————————

我的废话时间

我本人觉得山茶花这个故事感觉很ooc,我在想填完这个坑就不写这种和原作跨度太大的了。

这个故事有几章我也没定好,这个故事写的我不太舒服,个人感觉也没有把我想表达的全部表达出来。

不知道各位希望这个故事happy ending还是bad ending

这个合集以后尽量周更😉

哈哈

有没有同感这段互动特别可爱的,🧽好女友哦

有没有同感这段互动特别可爱的,🧽好女友哦

xandu芮菈

海绵宝宝给章鱼哥制造快乐回忆那一集。随便截一些可爱互动

最后章鱼哥对着一群海绵宝宝雕塑发泄的时候,海绵宝宝一脸崇拜地说了句“he is so handsome!”

海绵宝宝给章鱼哥制造快乐回忆那一集。随便截一些可爱互动

最后章鱼哥对着一群海绵宝宝雕塑发泄的时候,海绵宝宝一脸崇拜地说了句“he is so handsome!”

左临

是机械螃蟹那集 

你!章鱼哥!你讨厌他为什么要抱着他还头碰头!

是机械螃蟹那集 

你!章鱼哥!你讨厌他为什么要抱着他还头碰头!

冻梨是煞笔(不定更,慎关)

女设注意|•'-'•)و✧海绵宝宝,为什么,这么,可!爱!!!!!


女设注意|•'-'•)و✧海绵宝宝,为什么,这么,可!爱!!!!!


善于咕人猫抱枕

失败者的选择

是这样的,我就一破画画的(画的很烂的那种)

头一次写同人文文笔不好请轻喷

轻微到不能再轻微的一点点威章和章海章无差。如果极度洁癖建议避雷(但是真的只是提了一句)(那你为什么还要打tag啊你个屑人)

标题我瞎取的,我真不会取标题可恶

好了开始看文章吧不瞎扯了

---------------------------------------

    丹尼尔来到了离比奇堡不远处的悬崖边,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小镇。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宁静之地,他可以安静的回忆或者思考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然后做出选择。

   “碌碌无为的失败者。...

是这样的,我就一破画画的(画的很烂的那种)

头一次写同人文文笔不好请轻喷

轻微到不能再轻微的一点点威章和章海章无差。如果极度洁癖建议避雷(但是真的只是提了一句)(那你为什么还要打tag啊你个屑人)

标题我瞎取的,我真不会取标题可恶

好了开始看文章吧不瞎扯了

---------------------------------------

    丹尼尔来到了离比奇堡不远处的悬崖边,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小镇。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宁静之地,他可以安静的回忆或者思考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然后做出选择。

   “碌碌无为的失败者。”

    这是丹尼尔听到最多对他的评价。但他似乎也不关心这些。对于他来说,失败伴随着他整个可悲的生命。

     从小开始,对未来抱有巨大的希望,不断的幻想未来的自己在艺术方面拥有巨大造诣。然后成长,被迫学会面对残酷的现实和社会。想着暂且放下梦想填饱肚子,不知不觉在一家油腻腻的餐馆里浪费了青春的大好年华。为数不多的假期时间,还要被两个心智不成熟的邻居骚扰……他已经习惯了这可悲的一切,开始变得麻木不仁。

    既然怎么都无法向前走动,还不如让自己在原地过的更舒服一些。

    丹尼尔几乎是消极的对待他的人生。

    顾客的投诉一个接着一个,老板的警告一遍又一遍。他完全不在乎这些,毕竟整个人生都已经够悲惨的了,没有什么能比现在还要惨。

    但是他终究还是对生活抱有一丝希望。哪怕命运一次又一次的打压着他,和他开烂到爆炸的玩笑。他无法放弃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人生。

    丹尼尔不断的练习自己的音乐,不断创作自己新的艺术品。哪怕被世人讨厌被众人唾弃也不肯放弃。他既无法把全部精力投入工作,也无法把全部精力投身艺术。他没法消极的彻底,又不能充满希望。他活的特别累,但是他别无他法。

   “伟大的成功人士。”

    这是对丹尼尔的死对头最多的评价。

    自高中开始,这个趾高气扬的家伙无论是什么都高处自己一头。哪怕他们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好时光。但是对于现在的丹尼尔来说,弗克森就是想要遮挡他最后一片阳光的乌云。不仅要让他的生活暗无天日,还要给他一个闪电劈得他再也站不起来。

    丹尼尔从不主动找弗克森说话,他知道到最后自己一定会被他们用语言攻击的遍体鳞伤。他为数不多的在高中毕业后主动去看了一次弗克森的表演。可笑的是,这个富的流油的家伙只需要在舞台上站着,轻轻的微笑一下,台下就会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喝彩,舞台上多出来一束又一束的鲜花。和演出两个小时连唱带跳还被台下观众砸了一身鸡蛋的自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哪怕两个人的音乐水平都差不多。但是台上的毕竟是大名鼎鼎的章鱼威廉·弗克森,不是那个可悲的失败者丹尼尔。

    自那次以后,他就再也没主动见过弗克森了。

  “黄色的傻瓜方块。”

    这是对丹尼斯的邻居最多的评价。

    丹尼尔认为这个评价准确无误。这个傻子明明已经三十多岁,但是幼稚的像个三岁小孩。整天和他那个旗鼓相当的朋友来捉弄丹尼尔,或是有心,或是无意。

     他真的很烦,经常不是大哭就是大笑。但是丹尼尔还是会为他担心,因为这个笨手笨脚的家伙经常出岔子,然后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丹尼尔是一个有分寸的成年人,再讨厌那个小方块,该帮人家的还是要帮,毕竟人家也没有恶意。

    丹尼尔其实有时也会羡慕这个可怜的傻瓜,他似乎拥有无限活力和想象力,对生活对工作充满了幼稚的希望,整天无忧无虑。有好朋友陪自己鬼混,还有人帮他擦屁股,收拾他烂摊子。因为不懂,所以不会在乎别人的嘲笑别人的眼光。但是他终究还是不能成为他 也不想成为他。

    但是甚至是这个傻子都比自己更加成功。

    丹尼尔疑惑又想辱骂生活的不公,但是他现在什么都做不到。

     丹尼尔回想到自己身边的所谓朋友,或者熟人。“有钱多金的餐馆老板”“哺乳动物的科学家”“无忧无虑的傻星星”……他们不是比他成功,就是活的比他舒服……或者活的又成功又舒服。唯独他,活的又累又失败,一事无成,最终沦落为他人口中的笑柄。

    丹尼尔看着远处被落日光辉吞没的比奇堡。他思考过人生的意义,但是最后他发现都是徒劳无功。也许人生最根本都意义就是没有意义。

    他出神的盯着那边熟悉的城市,脑中飘过自己初来乍到时满腔热忱的样子,又想起来自己今天早上又一次被别人叫失败者时的狼狈模样。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向着悬崖边边慢慢的走过去。

   高处的水流似乎比下面的更急一些,它们“吹拂”着丹尼尔的衣襟。“如果消失……”丹尼尔向着悬崖下端看去“如果我在某一天突然消失,我会被人遗忘还是会成为新的梵高。”

     丹尼尔产生了一种可怕的冲动,他想跳下去。也许自己真的能被后人称赞,成为艺术的顶流……而且现在的人生乏味又劳累……这里跳下去,头着地的话必死无疑……

    但是他还是选择阻止自己这么做,也许真的是那最后一丝的希望拯救了他,也有可能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怕死的胆小鬼。既然来人间游走一趟,就好歹把这人生走完,哪怕它现在已经烂的不能再烂。

    丹尼尔发现自己的头发又长得太长了,蓝绿色的头发顶端又长出了相当长的一段金色头发。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让他懒得打理自己是头发,他决定回家把头发剪短一些,再把长出来的那部分头发染色。明天他还会继续着重复的工作,继续他无趣的人生。但是,也许就像大众赋予剪头的意义一样,他也许会在明天开始新的人生,虽然概率小之又小。

   “但是任何一丝希望都是有意义的”

   抱着这样想法的丹尼尔看了一眼被黑暗吞噬的比奇堡,远处残余着最后一丝的微光。

    他回家了,和他之前在悬崖边思考后的选择一样。

落

章海章 墨汁

短打

ooc

同居后的沙雕甜饼

———————

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整个屋子亮堂堂的,窗边的一盆小盆栽镀上金边


章鱼哥走进来,叫醒赖在床上的小海绵。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这样做了。


没错,周末对于工作狂海绵宝宝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它可以让这个小海绵体验一下睡懒觉的美好滋味。


他依旧带着猫猫的粉色眼罩,打个哈欠坐起来,又迷迷糊糊地倒下去,被章鱼哥又拎起来,他又嘟嘟囔囔去抱他


他黏黏糊糊地把年长自己几岁的爱人又拉进被窝,要他陪自己再躺一会。他胳膊和腿都粘在章鱼哥身上,蜷着身子,用棕色卷毛的蓬松头发去蹭章鱼哥的胸膛,迷迷糊糊地撒娇


他现在的样子比章...

短打

ooc

同居后的沙雕甜饼

———————

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整个屋子亮堂堂的,窗边的一盆小盆栽镀上金边



章鱼哥走进来,叫醒赖在床上的小海绵。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这样做了。



没错,周末对于工作狂海绵宝宝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它可以让这个小海绵体验一下睡懒觉的美好滋味。



他依旧带着猫猫的粉色眼罩,打个哈欠坐起来,又迷迷糊糊地倒下去,被章鱼哥又拎起来,他又嘟嘟囔囔去抱他


他黏黏糊糊地把年长自己几岁的爱人又拉进被窝,要他陪自己再躺一会。他胳膊和腿都粘在章鱼哥身上,蜷着身子,用棕色卷毛的蓬松头发去蹭章鱼哥的胸膛,迷迷糊糊地撒娇


他现在的样子比章鱼哥更像章鱼


“饭已经好了,再不吃就凉了”


“我困嘛,不要起床”



他又闭着眼去亲章鱼哥的脸颊,蜻蜓点水似的轻吻,泛起涟漪。吴侬暖语地要章鱼哥亲亲自己。满足之后美美地把床边戴睡帽的熊揽进怀里,用胳膊箍住它,接着续上自己香甜的梦



不知道睡到几点,太阳都爬上头顶了,他才起床洗漱。


他像个人形挂件一样粘在男友身上,不久从卫生间出来,微凉的水和清冽的薄荷味牙膏让他清醒一点,又元气满满地问章鱼哥今天早上吃什么



“今天的话,是面条哦”



“耶”他挺开心,乖乖地坐在桌边等着微波炉里的东西热好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随着有点刺耳的几声响起,章鱼哥伸手拉开微波炉的门,热气腾腾地冒出来,等热气散去后,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等等…这是什么啊!

他看着那一盘乌黑色的面条发愣



“章…章鱼哥?”

“怎么了?”


“这这这这是什么?”

“嗯?墨汁面啊”

“?”



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餐桌对面的人,想不通他是怎么平淡地跟自己说出这种话来的

不是…你到底对面条做了什么啊!



“哎呀是外送啦”

他点点头,大受震撼



太不人道了。不对,太不鱼道了。



最后他这么想着,怎么,用来做墨汁面的章鱼就不是鱼吗!


不过挺好吃的就是了

————————————

对不起!性转百合向的那篇我明天或者后天就发

顺便说一下,这个世界观就是可以认为是进化了的鱼就是“人”,但是没进化的就还是鱼,就跟人和猴的关系是一样的

有专门为做墨汁面养殖的章鱼啊鱿鱼啊之类的


至于墨汁对于章鱼来说是什么就各位自己去想了

落

章海

性转百合向注意避雷 


先发发人设


校园pa,温婉邻家御姐范学霸章姐姐x可可爱爱天真无邪萝莉海绵

就读于蟹堡王高中👌

私设章鱼姐姐(?比海绵宝宝大一岁,同校不同班


好老的梗说实话


这个我过几天就更正文,不过还妹想好标题要叫什么救救我


等我!

性转百合向注意避雷 



先发发人设


校园pa,温婉邻家御姐范学霸章姐姐x可可爱爱天真无邪萝莉海绵

就读于蟹堡王高中👌

私设章鱼姐姐(?比海绵宝宝大一岁,同校不同班


好老的梗说实话


这个我过几天就更正文,不过还妹想好标题要叫什么救救我


等我!

和平鸡2362-

【章海章】西部

/菜鸡文笔

/无聊 废话


  当Squid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车已经慢慢熄火停在了路边。荒无人烟的海底沙漠,戈壁黄昏,太阳马上就落山了,他咒骂着摔上车门。



  他一次次重复着发动汽车,借力推车的动作,一点点将车挪到公路一边,而后缓缓支起一顶浅棕色的帐篷。Squid知道他本应该烧火的,至少燃一些木柴,但他实在太累了。天早变得黑漆漆,远方是望不到尽头的远方,他几乎是一躺下就阂上了眼眸沉沉睡去。



  穿越沙漠的第五个夜晚颓然倒下了。大漠上空呼啸着喷薄的风几乎把帐篷掀翻,颠簸着送来洞黑的萧瑟和永恒的孤独。Squid在梦中坠入湖泊,他甚至快要触到水了,但他又被梦境的引...

/菜鸡文笔

/无聊 废话


  当Squid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车已经慢慢熄火停在了路边。荒无人烟的海底沙漠,戈壁黄昏,太阳马上就落山了,他咒骂着摔上车门。




  他一次次重复着发动汽车,借力推车的动作,一点点将车挪到公路一边,而后缓缓支起一顶浅棕色的帐篷。Squid知道他本应该烧火的,至少燃一些木柴,但他实在太累了。天早变得黑漆漆,远方是望不到尽头的远方,他几乎是一躺下就阂上了眼眸沉沉睡去。




  穿越沙漠的第五个夜晚颓然倒下了。大漠上空呼啸着喷薄的风几乎把帐篷掀翻,颠簸着送来洞黑的萧瑟和永恒的孤独。Squid在梦中坠入湖泊,他甚至快要触到水了,但他又被梦境的引力拽回岸边,眼前又是仙人掌和头骨的海洋。




  长风不断盘问着他和车一起抛锚了的梦,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骨子里灵魂长什么样,究竟还有没有挂念着故人,在这里寻求什么,还有爱吗。




  Squid快要被梦里的沙漠填埋掉了,像一座孤岛,没有一丝热带水果的香甜。他挣扎着脱离一个梦,又跌入下一个梦。




  梦魇紧紧拥抱着他,像抓着在死亡的沙漠中的唯一一棵稻草。Squid在梦与梦的交换间曾得到过一秒清醒,那时他想,完蛋了,我还爱他。




  




  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




  Squid张开眼睛,没有光透进帐篷,所见之处仍是昏暗缱绻。他一点也不想睡了,撑起瘦削的身子起身,一摸下颌早长了胡茬。




  外头居然还是夜空。他口干舌燥,烦闷地从皮夹克的口袋翻出一小瓶白兰地——总之现在也没办法开车。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停留多久,他戴上帽子坐在了公路边,坐在了他脏兮兮又破旧的衣服里面,朝无限延伸的来时公路举起一个无奈的拇指。




  当下正是最适合天马行空的时间。思想没了束缚,他便开始胡思乱想,像坐在宇宙背面。他想公路那边会不会骑来一辆超大的改装摩托车,亮锃锃在月光下发出好听的轰鸣声,好像交响乐。摩托车上面坐的会不会是身形矮小瘦弱的男孩,配大头盔和长风衣明显格格不入。




  他以为戴上了大墨镜就可以谁都不认得了么?




  Squid想起从前他摇滚的年纪。那时他也爱重金属飙车,而那个男孩乖乖地跟着他,戴上头盔收获摩托车后座,紧紧抓着Squid的皮衣,还要把自己的两手也扣在一起。在风中Squid能感受到他微微的颤抖,腿软头晕,嘴唇微白说不出话。




  Squid曾以为这样就能带给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有问题”的安全感。




  穿越国境隧道时男孩欢呼了一声,狠狠在Squid肩上亲了一口。Squid泰然自若地穿过灯光连成一片的隧道,穿过沉重的缓慢的车流,先一步看到了不一样的天空。




  后视镜里Bob在咧开嘴笑得很开心。




  




  而现在,整个沙漠只有仙人掌林在无声地汲取着不被注意到的少量水分。他困倦地歪在车旁,抱着臂眯起眼睛。




  那辆摩托车就是在这时进入了他空空荡荡的视线。




  不知道多久没见过会动的东西了,Squid腾得一下站起身,又不自觉地往前走了两步。摩托车看起来熟悉的形状让他的心砰砰直跳,直到风吹到他眼前,他才意识到,他的心悸不是多余。




  眼前这个穿着长风衣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海市蜃楼般的Bob。




  Squid丝毫没有感到惊讶。他理一理自己的头发,满不在乎地转身走回帐篷,还以为这是又一个梦。可Bob这次没有让他失望地睡醒,Bob喊,我带你走吧。




  咚。咚。咚。




  Squid慢慢转过身子,看Bob倒笑得灿烂。他揉揉眼睛,噢,是真的。




  “你怎么......”Squid话没说完,不知道怎么接了。Bob也没计较,笑嘻嘻地停了车帮他收拾东西,只剩一条章鱼尴尬地站在一边。




  Bob缓缓开口:“我来找你——蟹堡王最近真的太忙了,我们俩顾不过来。”他说的“我们”指他和Pearl,她被临时抓来收银,反正Squid离开的时候,她和Bob还相处得非常愉快。




  是的,非常愉快。肯定比和他一起工作更愉快。Squid想摊开手耸耸肩,他自己脾气不好又不爱表达,一开始还害得Bob自己在员工休息室偷偷抹眼泪。




  “那我不要回去了。”Squid上前拎着Bob细细的手腕抖一抖,叫他不经意松开Squid的行囊,“让我帮Miss Pearl工作?——你没在开玩笑吧。我现在可不缺钱花,比起龟缩在那个油烟厨房,不如我自己在这儿待着。”




  Bob看着他置身事外的眼神,又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来。Squid正在肆意欣赏自己高傲的产物——Bob的表情,就听到他带着哭腔说:“你可以不回去工作的......我就是......担心......”




  担心什么?担心谁?




  




  无论如何Squid还是背着包坐上了小海绵的后座。Bob把车骑得飞快,似乎是想一脚油门下去,就飞奔到了比奇堡。Squid觉得无聊,隔着头盔对Bob喊:“你就不怕我回去继续欺负你?”




  Bob更高声地回答:“我怕你不回去——连欺负我都做不到。”




  Squid马上安静了下来。他想起Bob无意中对他的告白:“我就愿意受你欺负——谁让我离不了这东西。”




  那时Squid梗着脖子红着脸:“什么东西?”




  Bob盯紧了他的眼睛。他慢慢回答道:“你。”




  




  Squid从前最爱抱他,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搂在怀里,娇俏又灵动,这简直就是魔法,软乎乎地加快他的心跳。他又想起无数次被打断的创作,Squid伏在桌前刚写下一个高音谱号,Bob就走过来蹭在他颊边,既不摸也不碰,但就是扰得Squid不敢呼吸,浑身发痒,立刻大脑当机,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Bob还要偏一偏头,很可爱地晃晃脑袋:“怎么不写了?嗯?”




  于是优秀作曲家Squid只得长腿一蹬,放弃抵抗。




  那是Squid最少女的一段日子了。他的情绪从没这样细腻过,甚至连笛声都变得绵软悠长,像腼腆的晚风,拉拢在咕嘟咕嘟冒着泡儿的深海。他甚至会在梦中期盼一场童话般的婚礼,两套帅气的西服,和笑容满面帅到发光的Bob。




  他说:“Squidy,差不多到时间了。”




  




  他们几乎马不停蹄地走了一天,但前方还是路途遥遥。Bob停了车,拿掉头盔后把短发重新抖索利落,跺了跺脚又看了看天。天黑了,有星星,星星在沙漠里特别好看。




  “下来吧。”Bob随意兜着圈儿,“我们吃点东西然后睡觉。”




  Squid轻轻取下头盔。




  他问Bob,我们为什么要分开。




  星星不多也不亮,但在此时就是像满天的钻石。风躁动得可怖,Bob再不像从前叽叽喳喳没完没了,他只是安静地扭头:“忘了。”




  没有声响。




  




  Bob没有推开这个亲吻,只是他伸手拦了一下。这一拦把Squid的热情也拦了下来,没有人继续说话,Squid摸摸脸,干脆坐下来往火堆里添一根小树枝。




  “要不重新试试?”Bob叼着草叶,觉得自己很酷的样子。这在Squid眼里可爱得冒出了泡泡,Squid觉得有些干渴,又忍不住灌了一口白兰地。




  “等到星辰漫天的时候吧。”Squid心不在焉回答,双手向后一撑,慵懒地看天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挡这漆黑一团的天,星子把天戳破几处,漏一点不明显的光进来。




  他慢吞吞地入睡了,和Bob离得很远。




  在心里也离得很远。




  




  Bob急匆匆地把他摇醒。他生不起来气,睡眼惺忪地向帐篷外看了一隅,天角还是黑的。




  “干什么?”Squid低声道。




  Bob将帐篷完全打开,于是Squid看到了——整个夜空的星河。




  真的是银河璀璨。Squid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多的星星,仿佛看到了宇宙的中心,像尘沙一样晕开,绚丽夺目。




  “我爸爸就是在银河下面向妈妈求婚的。”Squid说。其实睡前的随口一提也藏着私心,那明目张胆的心意像从灵魂中溢散出来一样,收不住也捞不回。




  Bob在他唇边呼吸。




  




  “快睡吧,特许你明天晚一点起。”Bob笑着松手,把自己团成一团收在Squid身边,不禁伸出手,用指尖蹭了蹭Squid的脸。




  “晚安。”Squid嗓子半哑不哑。




  分手是Patrick乱七八糟的建议,说什么没有经历过离散的爱情不攻自破。Bob信了,Squid也信了,而经历了离散他们才知道引力原来那么强烈。




  将他们拴在一起,从歌中追寻到画里,从菠萝屋跟随到遥远的西部。




  

和平鸡2362-

【章海章】在这覆盖了命运的夜里

/我对不起这个Week(哭

/很菜很无聊。

/小学生文笔...

/哭得好大声


“我们的心,是长在一起的。”



下雪了,穿着厚厚浴袍的Squid坐在壁炉前的扶手椅中用羽毛笔写一封长信。


他从没这样认真地给别人写信,什么目的都没有。只是为了写些什么,为了在一地幽幽蓝的月光中,任自己的心绪倾泻而下。


炉火飘飘摇摇,时而发出燃烧木柴的噼啪声。他眯着眼睛看跃动的火焰,继续写道:


“我遇见你后的某一个冬夜,也是这样的蓝色光影,也是这样的沉静炉火。”


其实每个烤火的冬夜皆是如此——他悄悄笑着。但在遇到Bob之前,谁会愿意无所事事地看着壁炉发呆呢。


Squid...

/我对不起这个Week(哭

/很菜很无聊。

/小学生文笔...

/哭得好大声


“我们的心,是长在一起的。”




下雪了,穿着厚厚浴袍的Squid坐在壁炉前的扶手椅中用羽毛笔写一封长信。


他从没这样认真地给别人写信,什么目的都没有。只是为了写些什么,为了在一地幽幽蓝的月光中,任自己的心绪倾泻而下。


炉火飘飘摇摇,时而发出燃烧木柴的噼啪声。他眯着眼睛看跃动的火焰,继续写道:


“我遇见你后的某一个冬夜,也是这样的蓝色光影,也是这样的沉静炉火。”


其实每个烤火的冬夜皆是如此——他悄悄笑着。但在遇到Bob之前,谁会愿意无所事事地看着壁炉发呆呢。


Squid几乎无法回忆起Bob到来之前的那些日子,他是如何潦草度过的。那时他每天做些什么?他喜欢什么?他和谁聊天呢?


Squid越来越坚信一件事:Bob与他天生就该是一起的。


“喝点热可可吗?”Bob躺在他的床上慵懒地问,“我去煮一壶?”


Squid没有答话。小朋友撅着嘴没再打扰他,而Squid又偏过头偷偷看他。


“我不再回忆我们从前走过的路,因为我们永远都会记得。当我怀揣不可告人的小心思时,目光也是强盗,风也是卑微的共同记忆。”


他想起无数个Bob的背影,而他从来不敢呼唤他的名字,换得一个诗篇一般的回眸。轻叹一口气,还好他没有错过。


外面的风不断敲着窗子。




“直到你生病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也在痛。”Squid慢条斯理写着,眼眶有些红了。


那段日子Bob生了怪病,连眼睛都睁不开,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呜咽。Squid是很晚才从别人口中知道的,夜晚隔壁传来的无可忍耐的呻吟又让他心痒难搔。他推开Bob家虚掩的门,小孩止住哭声,侧着头以一种奇怪的视角向门口看去。


Squid在门外已经想好了一千种安慰Bob的奇怪理由,比如你的声音太吵了、来看你的人太多了等等。但当他见到缩在被子里满脸泪水和汗水的Bob时,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Bob连忙用被子擦着自己的脸。但眼泪越擦越多,他痛苦地紧闭双眼,攥着被角的手已经发白。


“你看过医生了吗?”


Squid把声音不自觉放得很轻很轻,心是揪着的疼痛。他从来没有见过谁能痛苦成这样,更何况是几乎从不难过的Bob。


越温暖的人,独自承受时就越难受。


Bob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病,浑身都在发痛,头晕眼花,嗓子也讲不出话。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挤压着,像缺损了一半,撕裂般的苦楚。


额前落了一只手。而后是一个一点一点接近、小心翼翼落下的吻。


空气都凝固了,为将这一切永远封存起来。Bob怔着,不一样的情愫瞬间蔓延了全身。他的腰侧忽然轻松了下来,然后是后背,再然后是双肩。


他极轻地伸出手,没费任何力气就揽着Squid倒在了他的身边。Squid撩开他额前汗湿的碎发,望进他月光一样蓝的眼睛里。


Bob总算是睡着了。




Squid回头看看一团被子,他估计也已经睡着了。


于是他又写下:


“我们不仅是爱人,还是解除寂寞的灵魂伴侣。”


Squid为他写过无数支曲子。小朋友总是认认真真地听完,再夸一句真的好听。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一点都不再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他可以敏锐地察觉到每个乐句描绘的场景,甚至给成熟的作曲家提一点小小的建议。


Squid在他面前从不说谎,从不高傲。毕竟处于一个完整的灵魂里,是不存在什么秘密的。Bob其实很有艺术天赋,有的时候比Squid还要聪明。


“在我独自一人的时候,从未想过我破碎的心可以被补全。在将来的某一天。”信写了一半,Squid将笔放下。他想起自己流浪的经历。


一个人,背着琴和乐谱,在海底游荡。他在乐团给人抄谱子,在刺青店为纹身师打下手,在酒馆做驻唱歌手。他的后背纹着一行乐谱,从左肩到右肩。


渴望归宿,也渴望自由。最终他还是被生活熬成普通的成年人,厌倦世界,却又被禁锢在这里。苍白的无力感将他一层层淹没,要窒息都找不到办法。


“命运都被你覆盖了。”他忽然又写了这么一句。




“Squidy?”Bob困倦地招招手,“很晚了,该睡了。”


男人伸手拥抱他。Bob闭上眼睛,咧着嘴朝他笑:“我还想感叹一件事。”


“什么?”Squid躺在他身边,似乎是很累了,没有像往常一样观察Bob长长的睫毛。


Bob已经在炉火橙黄的光中睡着了。 

和平鸡2362-

SquidBob Week

暑期集中产粮时间到!

7.8-7.14SquidBob Week活动,你或许听说过比奇堡爱情?


每日一梗(如图),相应图文当日打活动tag放出


欢迎诸位章海/海章/章海章写手画手老师参与活动!!(鞠躬)


欢迎各位围观深海生物恋爱史及tag内各路神仙太太!!(鞠躬)


感谢 @咣当君 老师倾情贡献脑洞😗



SquidBob Week

暑期集中产粮时间到!

7.8-7.14SquidBob Week活动,你或许听说过比奇堡爱情?


每日一梗(如图),相应图文当日打活动tag放出


欢迎诸位章海/海章/章海章写手画手老师参与活动!!(鞠躬)


欢迎各位围观深海生物恋爱史及tag内各路神仙太太!!(鞠躬)


感谢 @咣当君 老师倾情贡献脑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