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童史日常小段子

5911浏览    506参与
某条

清明梦

# 中元节特供

# LC线


史昂做了一个梦。

他知道自己正在梦境中。

因为他梦见马尼戈特——那个已经在前次圣战中轰轰烈烈死去的师兄。

“哦呀,小羊羔已经知道是幻梦一场了。”

马尼戈特脸上挂着招牌痞笑,一开口还是熟悉的欠扁语气。

史昂仰望悬在半空中的虚像,反省最近自己做了什么糟糕的事情,以至于招来这场头疼的灵魂拷问。

“这么久不见,小羊学会控制火爆脾气了,可喜可贺。”马尼戈特满意地点点头,明明是悬浮在空中,还是翘起二郎腿,仿佛坐在什么宝座上。然后他开始了拷问。

“终于扛了过来,感想如何?”

“只要一想到我肩负着把过去和未来连接起来的任务,怎么都要咬牙挺住。”史昂......

# 中元节特供

# LC线


史昂做了一个梦。

他知道自己正在梦境中。

因为他梦见马尼戈特——那个已经在前次圣战中轰轰烈烈死去的师兄。

“哦呀,小羊羔已经知道是幻梦一场了。”

马尼戈特脸上挂着招牌痞笑,一开口还是熟悉的欠扁语气。

史昂仰望悬在半空中的虚像,反省最近自己做了什么糟糕的事情,以至于招来这场头疼的灵魂拷问。

“这么久不见,小羊学会控制火爆脾气了,可喜可贺。”马尼戈特满意地点点头,明明是悬浮在空中,还是翘起二郎腿,仿佛坐在什么宝座上。然后他开始了拷问。

“终于扛了过来,感想如何?”

“只要一想到我肩负着把过去和未来连接起来的任务,怎么都要咬牙挺住。”史昂注视马尼戈特,眼中闪烁坚定的光芒。

“只会说大话可不行哦,小史昂,背着人的时候有没有偷偷哭呢?”

某些记忆片段涌上史昂心头。他从未被当作“教皇”培养,造化弄人临危受命后,凭着一股少年意气,确实说过“船到桥头自然直”这种大话。真正到了实操阶段,才发现千头万绪,根本无从下手,甚至连庞大藏书楼中的档案都无法毫无障碍地阅读,更不用说面对四方送来的文书,该如何调遣圣域本不宽裕的人手这种无解难题。

史昂轻轻摇头:“很遗憾,我没有那个时间。好像有句谚语说,不要为打翻的牛奶哭泣。但前提是牛奶曾经存在过。如果脑袋双手一贫如洗的话,根本没有资格流眼泪。”

马尼戈特冷哼一声:“臭小孩还是一身傲气,唉,自讨苦吃,自讨苦吃。”

史昂微笑:“既然是自己讨来的苦头,就不能怨天尤人,只好拼命找出解决的办法。找着找着,忽然发现原本的问题已经不存在了。或许教皇宝座有什么神奇的法力吧,在上面坐的越久,问题越会迎刃而解。”

马尼戈特耸耸肩,凌厉的眉眼柔和下来:“自信一点,你和教皇宝座很相配。”

史昂露出狡黠的神情:“这种话还是师兄说来更受用。”

“臭小子!敢算计我了啊。”

“承让。不过,竟然真的能得到师兄的认可,该怎么说呢,做梦也想不到啊。”

马尼戈特很快从被史昂抢白的不利境地恢复过来,一边眉毛又高高挑起,老神在在地继续盘问:“小虎怎么样?”

史昂反问:“你不是来关心我的情况吗?为什么问起其他人?”

马尼戈特换了个二郎腿的方向,眼神仿佛要刺穿史昂:“小虎是其他人?”

史昂低头不语,忽然耳边传来童虎的声音,他在喊他的名字。短短两个字,竟是最霸道的咒语。“他很好,我们很好。”说完,史昂如释重负抬起头,一脸轻松与马尼戈特四目相对。

一声轻佻的口哨划破梦境,马尼戈特大笑:“小羊长大了,真的长大了。”笑声渐止,马尼戈特的身影变得明灭不定。

“看来我该走了。”马尼戈特站起身。

史昂向空中伸手,复又放下:“你没有什么要嘱咐我的吗?”

“嘱咐?”马尼戈特歪头想了想,“喝酒去吧,你值得。”


“史昂……”

再次听到童虎的呼唤,史昂幽幽转醒。

童虎拿着一手拿着平板,一手提着酒坛,颇有些责怪的意思:“说好等我一起,怎么捧着个平板就睡着了。”

史昂歉然一笑:“真是抱歉啊,不知不觉就做了个梦。”

童虎诧异于恋人意外的坦白,顿时消了气:“什么梦?有我吗?”

史昂抢过童虎手中的酒,拍开封泥,仰头灌了一大口:“喝酒,我们慢慢聊。”

某条

五谷不分的老师竟然说得出竹笋和春笋的区别,穆不禁大为震撼。

“老师的知识结构真是深不可测啊。”

史昂闻言冷冷瞥了一眼童虎:“因为有人约我爬山…”

穆立刻放下手中的笋子专心听八卦。

童虎则心虚地左顾右盼。

“有人约我爬山,”史昂继续说道,“第一次比谁先到山顶,然后打了一架。第二次比谁挖的笋多,后来全程教我怎么挖笋。”

童虎扶额苦笑:“陈年旧事还说它做什么。”

穆一脸认真:“新鲜的油焖春笋一定好吃。”

史昂气极反笑:“童虎,下次爬山你记得带上穆。”



穆:我们周末爬山去?

沙加:好。

穆:上山后做点什么呢?

沙加:找个幽静的地方打坐。

穆:…



五谷不分的老师竟然说得出竹笋和春笋的区别,穆不禁大为震撼。

“老师的知识结构真是深不可测啊。”

史昂闻言冷冷瞥了一眼童虎:“因为有人约我爬山…”

穆立刻放下手中的笋子专心听八卦。

童虎则心虚地左顾右盼。

“有人约我爬山,”史昂继续说道,“第一次比谁先到山顶,然后打了一架。第二次比谁挖的笋多,后来全程教我怎么挖笋。”

童虎扶额苦笑:“陈年旧事还说它做什么。”

穆一脸认真:“新鲜的油焖春笋一定好吃。”

史昂气极反笑:“童虎,下次爬山你记得带上穆。”



穆:我们周末爬山去?

沙加:好。

穆:上山后做点什么呢?

沙加:找个幽静的地方打坐。

穆:…



某条

昂:啧,月亮真碍眼。

虎:我把它打下来?

昂:别给我惹麻烦,圣战才消停没几天。

虎:哦。明天把窗帘洗好装上。

昂:别提窗帘。

虎:哈哈哈,还小心眼起来。打翻酒杯不丢人,我又不会笑话你。

昂:混蛋!还不是因为你忽然发疯。

虎:哦。我错了。

昂:……哼。

虎:对了,我有个好办法。

虎:这样是不是就能把月亮挡住了?

昂:?!

昂:从我身上下来!∈∑*#&…



昂:啧,月亮真碍眼。

虎:我把它打下来?

昂:别给我惹麻烦,圣战才消停没几天。

虎:哦。明天把窗帘洗好装上。

昂:别提窗帘。

虎:哈哈哈,还小心眼起来。打翻酒杯不丢人,我又不会笑话你。

昂:混蛋!还不是因为你忽然发疯。

虎:哦。我错了。

昂:……哼。

虎:对了,我有个好办法。

虎:这样是不是就能把月亮挡住了?

昂:?!

昂:从我身上下来!∈∑*#&…


某条

# 甜得离谱


五老峰有一片桃林,桃子成熟,童虎叫上孩子们一起去摘桃。

人多力量大,没多久就采下几篮新鲜飘香的桃子,而关于软桃还是硬桃的讨论也不可避免被提了出来。

童虎和穆都站硬桃派,“一口下去嘎嘣脆,又过瘾又爽口。”

沙加抱着穆摘的一篮桃子很是无所谓:“穆给我什么就吃什么。”

贵鬼早就懂得“都要”真髓,一手硬桃一手软桃:“我觉得都很好吃呢!”

史昂难得显出犹疑之色,穆提议道:“老师如果一时不能决定的话,不妨两种都尝试一下。”反正剩下的童虎前辈会负责解决,不用担心浪费问题。穆在心里如此补充。

史昂依旧眉头紧锁,童虎嘿嘿一笑把教皇大人卖了个干净:“他啊,难得好一口软桃,......

# 甜得离谱


五老峰有一片桃林,桃子成熟,童虎叫上孩子们一起去摘桃。

人多力量大,没多久就采下几篮新鲜飘香的桃子,而关于软桃还是硬桃的讨论也不可避免被提了出来。

童虎和穆都站硬桃派,“一口下去嘎嘣脆,又过瘾又爽口。”

沙加抱着穆摘的一篮桃子很是无所谓:“穆给我什么就吃什么。”

贵鬼早就懂得“都要”真髓,一手硬桃一手软桃:“我觉得都很好吃呢!”

史昂难得显出犹疑之色,穆提议道:“老师如果一时不能决定的话,不妨两种都尝试一下。”反正剩下的童虎前辈会负责解决,不用担心浪费问题。穆在心里如此补充。

史昂依旧眉头紧锁,童虎嘿嘿一笑把教皇大人卖了个干净:“他啊,难得好一口软桃,但又讨厌汁水留得满嘴满手的狼狈样子,干脆就不吃。”

听起来离了个大谱,但细想的确是老师的风格。穆想了想,提出可行性方案:“或许可以试着用念动力把皮剥掉,手上就不会沾到汁水了。”

史昂当即否定:“一口咬下去,免不了满嘴甜汁。”

看到穆犯了难,童虎帮忙解围:“小穆别操心这种事情了,他饿不死。”说完收获预料之中的一记白眼。

穆不再深究,带上沙加、贵鬼和两篮桃子瞬移而去,留下史昂和童虎大眼瞪小眼。

“你吃不吃啊?”童虎抛起一只吹弹可破的软桃,仿佛下一次接触汁水就要飞溅而出。

史昂一脸为难:“话都被你说光了,我到底应该怎么吃呢?”

果然软软的桃子剥起来就是会有汁水流出来,一大口下去别说嘴唇,脸颊上都甜甜腻腻。

坐在石凳上的史昂仰头,收到一个桃子味的亲吻。



某条

# 前辈组的一些花前月下


作为指导者,童虎或许比史昂有更高段位。例证就是仅用半个上午时间,穆和贵鬼就把一套从未接触过的形意拳打得有模有样。

童虎特地喊来宅在书房里的史昂,半自豪半显摆地展示教学成果。史昂在授业这方面比童虎落拓,指导时从来只传授大概,剩下留给弟子参悟,故而穆小时候进益虽慢,一旦想通关节,突破只在须臾。若是以往,史昂十有八九要揶揄一番童虎一板一眼的风格,但现在,他相信穆有足够的辨别能力,已经同样成为师长的他,未必二者不可得兼。

一瞬间心念已百转千回,史昂理清思绪后露出由衷的赞誉:“穆,你要多谢前辈的提点。”

穆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汗水,用力点头道:“是,老师。”......

# 前辈组的一些花前月下


作为指导者,童虎或许比史昂有更高段位。例证就是仅用半个上午时间,穆和贵鬼就把一套从未接触过的形意拳打得有模有样。

童虎特地喊来宅在书房里的史昂,半自豪半显摆地展示教学成果。史昂在授业这方面比童虎落拓,指导时从来只传授大概,剩下留给弟子参悟,故而穆小时候进益虽慢,一旦想通关节,突破只在须臾。若是以往,史昂十有八九要揶揄一番童虎一板一眼的风格,但现在,他相信穆有足够的辨别能力,已经同样成为师长的他,未必二者不可得兼。

一瞬间心念已百转千回,史昂理清思绪后露出由衷的赞誉:“穆,你要多谢前辈的提点。”

穆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汗水,用力点头道:“是,老师。”

童虎得意大笑:“穆和贵鬼的道谢我都已经收到,你这个做老师的有没有什么表示?”

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穆拉着贵鬼回屋吃冷饮,也让二位尊长可以畅所欲言。

穆和贵鬼的身影消失在庭院后,史昂抬眸,似笑非笑盯着童虎:“说吧,你想怎么样?”

童虎目光灼灼:“你敢不敢答应?”

史昂报以沉默,童虎读出里面的好奇与期待。于是他接着说:“晚上我们去庐山,你一定要穿法袍。”

史昂若有所思地点头:“我倒好奇你葫芦里卖什么药了。”


当晚,史昂穿着法袍,和童虎一起瞬移到五老峰。

月明星稀,松风阵阵。

童虎把史昂带到一处石桥上,转头叮嘱:“你站在这里不要动。”

史昂目送童虎跑下桥,现在不远处的山路上,因为是背光,脸上的神情不甚分明。忽然,他看到天秤准战士摆出百龙霸的起势,招式发出,却只有一股劲风而威力全无。这招百龙霸只够吹动史昂的长发,灌满法袍的广袖。

下一秒童虎一跃闪现在史昂面前,伸手将恋人散乱的头发抚平。

“现在可以说明了吗?”史昂眯起眼睛,催促道。

童虎脸上是藏不住的满足和喜欢:“你不猜一猜?”

史昂摇头:“我怎么可能明白疯癫的想法?”

童虎拉着史昂坐到石桥上,含笑开口道:“读诗的时候读到一句‘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自此之后总想着,如果是你,站在这座石桥上,会是怎样的风景。”

意外的浪漫啊。史昂这样想着,随后问道:“是怎样的风景。”

童虎未语先笑:“没有一丝诗中落寞聊赖,更比想象中绝美出尘。”

月光照亮史昂的脸,和唇边骄矜的笑意:“有挚友相伴,为什么要寂寞呢?”


*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一句出自南唐冯延巳《蝶恋花》

某条

# 小虎小昂时期


小虎鼓起勇气约小昂一起去爬山。小昂想了想点头同意,然后问在哪里碰头。

没有演练过这样的问答,小虎当场大脑罢工,憋了半天说“我们山顶见”。

想象中的手拉手浪漫登山活生生以攀登竞赛告终。

两个人几乎同时登顶,累得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根本没力气再说什么甜蜜的话。

# 小虎小昂时期


小虎鼓起勇气约小昂一起去爬山。小昂想了想点头同意,然后问在哪里碰头。

没有演练过这样的问答,小虎当场大脑罢工,憋了半天说“我们山顶见”。

想象中的手拉手浪漫登山活生生以攀登竞赛告终。

两个人几乎同时登顶,累得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根本没力气再说什么甜蜜的话。

某条

# 七夕特供迫害文学

师匠们的乐趣之一就是八卦弟子的黑料。

竹叶青满上,熏香点起来,童虎眉毛一挑,以标准的“你知道吗”开头,把紫龙的家底又抖出些来作为下酒小菜。

“你知道吗?七夕乞巧,春丽才把一根针穿好,紫龙已经嗖嗖嗖把剩下的几根针都串在一根线上,小丫头当场就委屈哭了。”

“傻小子的常规操作。”史昂做出自认为的中肯评价,然后对童虎说:“这叫有其师必有其徒。”

童虎大喊冤枉:“我怎么可能这么莽撞?”

史昂意味深长地指了指自己左侧第二根肋骨:“差点把这里打断的是谁啊?”

童虎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别想把理说清了:“我当时也躺了三天才下地。”

说完两人双双陷入沉默,不约而同想起年少时的一场对战。前后脚领悟第七...


师匠们的乐趣之一就是八卦弟子的黑料。

竹叶青满上,熏香点起来,童虎眉毛一挑,以标准的“你知道吗”开头,把紫龙的家底又抖出些来作为下酒小菜。

“你知道吗?七夕乞巧,春丽才把一根针穿好,紫龙已经嗖嗖嗖把剩下的几根针都串在一根线上,小丫头当场就委屈哭了。”

“傻小子的常规操作。”史昂做出自认为的中肯评价,然后对童虎说:“这叫有其师必有其徒。”

童虎大喊冤枉:“我怎么可能这么莽撞?”

史昂意味深长地指了指自己左侧第二根肋骨:“差点把这里打断的是谁啊?”

童虎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别想把理说清了:“我当时也躺了三天才下地。”

说完两人双双陷入沉默,不约而同想起年少时的一场对战。前后脚领悟第七感的少年心气爆棚,谁都不肯先停手,结果就是原本说好的点到为止变成刺刀见红。

“所以啊,”史昂端起酒杯跟童虎四目相对:“对着干这一点天龙座青出于蓝。”

童虎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教皇大人是说和 ‘媳 妇’ 对着干吗?”

“滚蛋!”随着飞出的酒杯,史昂和童虎再度打得难解难分,但和年少时两败俱伤不同,这一次,童虎已经深谙以退为进。

“月色这么好,不要辜负啊,我的教皇大人。”

某条

史昂大概是收到最多花样七夕礼物的人

远在庐山的童虎两百多年未有一次缺勤

新烧的酒杯、得意的字画、两三行满是爱意的诗句

山里最美的花、树上最甜的果、刚学会的点心、湖底捡到的玛瑙


童虎收到的回礼极为单一:酒

已经开瓶,并且喝掉一杯的酒


“还有心思折腾这些,封印想来无虞。”

史昂收到庐山的礼物时总这么说

童虎则一边体会酒中余味

一边期待重逢的日子



史昂大概是收到最多花样七夕礼物的人

远在庐山的童虎两百多年未有一次缺勤

新烧的酒杯、得意的字画、两三行满是爱意的诗句

山里最美的花、树上最甜的果、刚学会的点心、湖底捡到的玛瑙


童虎收到的回礼极为单一:酒

已经开瓶,并且喝掉一杯的酒


“还有心思折腾这些,封印想来无虞。”

史昂收到庐山的礼物时总这么说

童虎则一边体会酒中余味

一边期待重逢的日子



某条

# 迫害文学


贵鬼:今天童虎前辈教我读《短歌行》。

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确实很符合前辈的气质。

贵鬼:童虎前辈说他最喜欢“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句。

沙加:老…教皇还有个别名叫“杜康”?

穆:你可快闭嘴吧!


后来穆和贵鬼一人站一边给沙加解读《短歌行》。第二天穆收到沙加在街角花店订的一小束尤加利,卡片上写“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细叶尤加利轻盈灵动 be like:

[图片]



# 迫害文学


贵鬼:今天童虎前辈教我读《短歌行》。

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确实很符合前辈的气质。

贵鬼:童虎前辈说他最喜欢“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句。

沙加:老…教皇还有个别名叫“杜康”?

穆:你可快闭嘴吧!


后来穆和贵鬼一人站一边给沙加解读《短歌行》。第二天穆收到沙加在街角花店订的一小束尤加利,卡片上写“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细叶尤加利轻盈灵动 be like:


某条

一只足球破空而来,童虎一把史昂护在身后,另一只手稳稳接住来球。

追过来的少年连连道歉,童虎爽朗一笑把篮球掷还,调侃一句“力气还不小”缓解尴尬。

目送足球少年远去后童虎才露出歉然:

“好像做了多余的事,没弄错的话,你的水晶墙好像布好又收回了吧。”

史昂拉平被童虎弄皱的衣服:

“不仅如此,还要稳住身形不被你撂倒。”

童虎干笑两声:“一时激动,下次一定注意控制力度。”

史昂好笑道:“还有下次?”

童虎正色:“义不容辞。”



一只足球破空而来,童虎一把史昂护在身后,另一只手稳稳接住来球。

追过来的少年连连道歉,童虎爽朗一笑把篮球掷还,调侃一句“力气还不小”缓解尴尬。

目送足球少年远去后童虎才露出歉然:

“好像做了多余的事,没弄错的话,你的水晶墙好像布好又收回了吧。”

史昂拉平被童虎弄皱的衣服:

“不仅如此,还要稳住身形不被你撂倒。”

童虎干笑两声:“一时激动,下次一定注意控制力度。”

史昂好笑道:“还有下次?”

童虎正色:“义不容辞。”


某条

# 注意闪避


厨房里。

史昂捧着pad看新闻,另一边童虎剥着毛豆。

“什么时候能吃饭呢?”

教皇大人抬眸,和童虎四目相对,口气淡淡。

童虎有些讶异:

“今天什么日子,你竟然开始催饭?别急,等剥完毛豆就下锅和六月黄一起炒了。”

史昂叹了口气:“可你把剥好的豆子都扔了…”

童虎惊得啊了一声,低头只见满满一碗豆荚里只有几颗零星的毛豆,剥完的大把豆子散都在桌面上。

“你…你看见了怎么不早说?”

史昂状似无辜:“我以为你又有什么新花样。”

童虎一边念叨真是的什么人啊,一边麻利地收拾好豆子,在水斗底下冲洗。

“新花样也不是没有,”冲干净豆子后童虎忽然眼神一闪,“晚......


# 注意闪避


厨房里。

史昂捧着pad看新闻,另一边童虎剥着毛豆。

“什么时候能吃饭呢?”

教皇大人抬眸,和童虎四目相对,口气淡淡。

童虎有些讶异:

“今天什么日子,你竟然开始催饭?别急,等剥完毛豆就下锅和六月黄一起炒了。”

史昂叹了口气:“可你把剥好的豆子都扔了…”

童虎惊得啊了一声,低头只见满满一碗豆荚里只有几颗零星的毛豆,剥完的大把豆子散都在桌面上。

“你…你看见了怎么不早说?”

史昂状似无辜:“我以为你又有什么新花样。”

童虎一边念叨真是的什么人啊,一边麻利地收拾好豆子,在水斗底下冲洗。

“新花样也不是没有,”冲干净豆子后童虎忽然眼神一闪,“晚上让你见识下。”

史昂笑得意味不明:“千万别是大话。”


某条

史昂用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童虎:

“都说坐在副驾的人特别爱对司机指手画脚,我看你挺安静啊。”

童虎握紧车顶拉手:“我想活下去。”



史昂用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童虎:

“都说坐在副驾的人特别爱对司机指手画脚,我看你挺安静啊。”

童虎握紧车顶拉手:“我想活下去。”

某条

# LC里虎爷好像也是文学小青年


童虎:我想到一句诗,想不想听听。

史昂:?

童虎(清嗓子):温柔是你目光的方向。

史昂(移开视线):……

童虎(emo):喂喂喂!扭头什么意思?我,不温柔?

史昂(垂眸浅笑):温柔是昨晚?是前晚?还是哪一晚?

童虎(靠近):是当下。

# LC里虎爷好像也是文学小青年


童虎:我想到一句诗,想不想听听。

史昂:?

童虎(清嗓子):温柔是你目光的方向。

史昂(移开视线):……

童虎(emo):喂喂喂!扭头什么意思?我,不温柔?

史昂(垂眸浅笑):温柔是昨晚?是前晚?还是哪一晚?

童虎(靠近):是当下。

某条

# 一些脑洞


*

一个词形容虎爷在【船】上的状态:

生龙活虎

*

虎爷不相信修圣衣这么大工程统共就两三件工具

昂殿扫了眼铺满一地的天秤座圣衣:

差生文具多

*

关于对孩子的态度

虎:我觉得还是要多夸

昂:我夸了呀

虎:你夸穆什么了

昂:什么样的老师才能教出这么优秀的孩子啊

# 一些脑洞


*

一个词形容虎爷在【船】上的状态:

生龙活虎

*

虎爷不相信修圣衣这么大工程统共就两三件工具

昂殿扫了眼铺满一地的天秤座圣衣:

差生文具多

*

关于对孩子的态度

虎:我觉得还是要多夸

昂:我夸了呀

虎:你夸穆什么了

昂:什么样的老师才能教出这么优秀的孩子啊

某条

# 小虎小昂时期

# LC线


童虎还是小虎的时候又勇又怂。

先说怂。他喜欢史昂,第一眼就喜欢的不行,恨不得十二个时辰跟在小白羊后面,什么也不干,看着那人漂漂亮亮就好。但他不敢表白。怂到专门给小昂买的点心送去的时候只敢说“多买了就给你吃吧”,还特地加个“吧”,显示自己不过是不想浪费才顺便这么做。

但小虎也很勇。跟小昂对练的时候用尽吃奶的力气不把人打趴下绝不停手——小昂小时候为修理圣衣分神,拳脚功夫一度落在后面。

要面子的小昂当场绝不挂相,忍着浑身疼痛站起来先跟小虎握手,客客气气道谢,说今天也受教了。然后只有在不靠谱的师兄马尼戈特面前才稍稍放肆,鼓起腮帮子抱怨“童虎那个家伙...

# 小虎小昂时期

# LC线


童虎还是小虎的时候又勇又怂。

先说怂。他喜欢史昂,第一眼就喜欢的不行,恨不得十二个时辰跟在小白羊后面,什么也不干,看着那人漂漂亮亮就好。但他不敢表白。怂到专门给小昂买的点心送去的时候只敢说“多买了就给你吃吧”,还特地加个“吧”,显示自己不过是不想浪费才顺便这么做。

但小虎也很勇。跟小昂对练的时候用尽吃奶的力气不把人打趴下绝不停手——小昂小时候为修理圣衣分神,拳脚功夫一度落在后面。

要面子的小昂当场绝不挂相,忍着浑身疼痛站起来先跟小虎握手,客客气气道谢,说今天也受教了。然后只有在不靠谱的师兄马尼戈特面前才稍稍放肆,鼓起腮帮子抱怨“童虎那个家伙就是针对我”。

看破一切的马尼戈特和小虎一起出任务时语重心长告诫年轻人,“总下手这么重会被讨厌的。对,我说的就是史昂。连那两个老头子都舍不得对他说重话,你每次把人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算怎么回事?”

小虎把被马尼戈特揉乱的头发抚平,无比严肃地开口:“如果以后我不能保护他,至少他也有能力自保。”

“哈哈哈哈哈哈——”马尼戈特前俯后仰笑得几乎直不起腰,等终于笑停了,对小虎比出大拇指:“小子,有你的。不省心的小师弟就交给你了。”

童虎将目光投向圣域的方向:“这种事情不用你说。”

“啧,那你倒是表白啊。”

马尼戈特成功把小虎噎得说不出话。

某条

# OOC


春丽在票圈晒买到的头饰福袋。

蕾丝雪纺绸缎,各种大蝴蝶结童虎看花了眼。

要来链接后天秤座光速下单,等快递时候恨不得直接到发货地自取。


开箱童虎才明白“福袋”的精髓:他得到一盒子五彩缤纷的电话线发圈。

正当他纠结要如何处理这一堆和华丽沾不上边的塑料工业产品时,史昂路过,在发圈堆里随手勾起一根浅紫色电话线。

“热死了,正想找个什么东西把头发扎起来。”

史昂边说边用发圈把长发在脑后扎成一个蓬松的底丸子,电话线圈恰好固定住又厚又密的卷发。

如果是这家伙的话,晾衣绳也能扎出国色天香来吧。

童虎愣愣地盯着史昂的新造型,默默飘过上述盲目之感慨。

“你买这个干什么?......

# OOC



春丽在票圈晒买到的头饰福袋。

蕾丝雪纺绸缎,各种大蝴蝶结童虎看花了眼。

要来链接后天秤座光速下单,等快递时候恨不得直接到发货地自取。


开箱童虎才明白“福袋”的精髓:他得到一盒子五彩缤纷的电话线发圈。

正当他纠结要如何处理这一堆和华丽沾不上边的塑料工业产品时,史昂路过,在发圈堆里随手勾起一根浅紫色电话线。

“热死了,正想找个什么东西把头发扎起来。”

史昂边说边用发圈把长发在脑后扎成一个蓬松的底丸子,电话线圈恰好固定住又厚又密的卷发。

如果是这家伙的话,晾衣绳也能扎出国色天香来吧。

童虎愣愣地盯着史昂的新造型,默默飘过上述盲目之感慨。

“你买这个干什么?”清爽下来的史昂这才感到一丝不对劲。

“卖家发错了,我正准备退货。”童虎张口就来,他可不想承认春丽买福袋是绝美蝴蝶结set,到自己这边就是电话线圈全家桶。

史昂歪头想了想,拎出盒子里那层薄薄的塑料包装袋,把剩下的电话线圈倒在玄关柜子上的竹编托盘里。“算啦,这点东西还不够快递费,也不是不能用,就留着吧。”

不得不说,史昂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妙手。原本快递纸板箱里平平无奇甚至还有些廉价的发圈,参差散落在托盘里后瞬间上了好几个档次,塑料糖果色被竹子特有的温润中和,竟凭白多了几分甜美悦目。

“你说什么就什么。”童虎忍不住开始想象这些发圈会为他解锁几个史昂的新造型。


某条

# 注意闪避


# OOC


大别野里童虎最不喜欢的一间房间应该是史昂的工作间了。

只要一踏进去,他就知道自己和恋人被分割为两个结界。

倒不是说总有圣衣要修理,但为了维持手感和兴趣双方面考量,史昂总能找到一些需要修复的珍稀宝物,有时是王侯佩剑,有时是盛放眼泪的水晶瓶,有时是装着圣遗物的宝匣。

从开始修复到工作完成,史昂不说一句话,童虎坐在靠墙的沙发上,几乎能看到他周身流动的气息正为残破的珍宝注入新的生命。

确实赏心悦目,但自己被冷落也是不争的事实。

终于,在枯坐成庐山望夫石之前,童虎鼓起勇气,轻手轻脚走到史昂身边,把垂到恋人眼睛前的碎发捋干净。

史昂手上的动作有极......

# 注意闪避


# OOC


大别野里童虎最不喜欢的一间房间应该是史昂的工作间了。

只要一踏进去,他就知道自己和恋人被分割为两个结界。

倒不是说总有圣衣要修理,但为了维持手感和兴趣双方面考量,史昂总能找到一些需要修复的珍稀宝物,有时是王侯佩剑,有时是盛放眼泪的水晶瓶,有时是装着圣遗物的宝匣。

从开始修复到工作完成,史昂不说一句话,童虎坐在靠墙的沙发上,几乎能看到他周身流动的气息正为残破的珍宝注入新的生命。

确实赏心悦目,但自己被冷落也是不争的事实。

终于,在枯坐成庐山望夫石之前,童虎鼓起勇气,轻手轻脚走到史昂身边,把垂到恋人眼睛前的碎发捋干净。

史昂手上的动作有极为短暂地停滞,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为蓝宝石找到最合适的镶嵌位置。

如果这样没问题的话,不得寸进尺一点就太说不过去了。


童虎嘴角微微扬起,搬来一把椅子,干脆坐到史昂身边。

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最后童虎的[大(&(&腿]已经紧=8贴着史昂的大腿。

啊,似乎那里有了^^反&*应。身边的人是不是也一样呢?

那就确认一下好了……

刚刚捋头发的手此刻向更隐秘|||处探索。

确认结果的瞬间童虎从喉咙深处发出一连串沉默的笑声。


最后一次抛光完成,手中华美的佩剑几乎是跌落到工作台上。

“唔……呃……”口申y因为压抑太久显得细碎而干涩,但传进童虎耳中,却犹如九天仙乐。

“这么难耐的话早点停手啊。”童虎揶揄红着脸的恋人。

史昂瞪了童虎一眼,咬牙强撑:“这种程度而已,少自作多情了!你怎么比得上我要做的修复重要。”

“好好好,”童虎熟练给教皇大人顺毛,起身(足夸)坐到暂时失去反抗力气的史昂身上,“我的重要性就拜托您来赋予了。”

某条

# 今日大暑


想要亲亲抱抱,竟被一把推开。

刚刚酣畅淋漓对练完毕的童虎,一脸难以置信又哀怨无比地望着史昂。

“嗳……昨晚怎么说来着?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啊。”

史昂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头也不回往浴室冲。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四十多度!”


# 今日大暑


想要亲亲抱抱,竟被一把推开。

刚刚酣畅淋漓对练完毕的童虎,一脸难以置信又哀怨无比地望着史昂。

“嗳……昨晚怎么说来着?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啊。”

史昂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头也不回往浴室冲。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四十多度!”




某条

# 是酒心甜品(?)


好不容易等到暑气消退,史昂洗完澡换上那件又轻又薄又透的睡袍,而半系不系的衣带简直要把童虎的魂都勾在他腰间若隐若现的旖旎风光上。

被赤裸裸的眼神大约攫取了半分钟,史昂半嗔半怒道:

“发什么呆,侍寝这种事情还要我特地命令你?”

童虎如梦方醒,一把扯掉摇摇欲坠的衣带。于是华美的袍子大敞着,轻飘飘挂在肩头。

“恕属下僭越。”

恭敬的话语和乱暴的行为不会让天秤两端平衡的吧。可惜,童虎接下来没有给史昂把这句辛辣吐槽说出口的机会。



# 是酒心甜品(?)


好不容易等到暑气消退,史昂洗完澡换上那件又轻又薄又透的睡袍,而半系不系的衣带简直要把童虎的魂都勾在他腰间若隐若现的旖旎风光上。

被赤裸裸的眼神大约攫取了半分钟,史昂半嗔半怒道:

“发什么呆,侍寝这种事情还要我特地命令你?”

童虎如梦方醒,一把扯掉摇摇欲坠的衣带。于是华美的袍子大敞着,轻飘飘挂在肩头。

“恕属下僭越。”

恭敬的话语和乱暴的行为不会让天秤两端平衡的吧。可惜,童虎接下来没有给史昂把这句辛辣吐槽说出口的机会。


某条

# 小甜饼


童虎的手机内存里绝大部分都是史昂的各种照片。

“看镜头,笑一笑。”天秤座又把摄像头对准情人。

“无聊!”史昂不为所动。

“来嘛~”童虎调整了一下曝光,此刻他觉得拉低曝光更能凸显镜头中人的优雅氛围。

可惜那人不领情,目光继续在文本中快速扫过,用来说情话再缠绵不过的双唇吐出凉薄的“不看”二字。

只能祭出杀手锏了。

“既然不看,就亲一个吧。”

咔嚓!嗔怒的绯色眼睛确实收藏了。


【inspired by wb吾皇的白茶漫条】

 

# 小甜饼


童虎的手机内存里绝大部分都是史昂的各种照片。

“看镜头,笑一笑。”天秤座又把摄像头对准情人。

“无聊!”史昂不为所动。

“来嘛~”童虎调整了一下曝光,此刻他觉得拉低曝光更能凸显镜头中人的优雅氛围。

可惜那人不领情,目光继续在文本中快速扫过,用来说情话再缠绵不过的双唇吐出凉薄的“不看”二字。

只能祭出杀手锏了。

“既然不看,就亲一个吧。”

咔嚓!嗔怒的绯色眼睛确实收藏了。


【inspired by wb吾皇的白茶漫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