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童岚

5370浏览    29参与
北辰羽沫
〖童岚〗 丸:美人~美人~为什...

〖童岚〗

丸:美人~美人~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叫你美人啊

岚:??


岚岚真的是美人。

〖童岚〗

丸:美人~美人~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叫你美人啊

岚:??




岚岚真的是美人。

北辰羽沫
〖童岚〗初遇 几百年了我终于交...

〖童岚〗初遇

几百年了我终于交学费了

〖童岚〗初遇

几百年了我终于交学费了

明月鏡歌✨

p1看tamaON先生的画有感而发(?)

p2是逢魔之主

p1看tamaON先生的画有感而发(?)

p2是逢魔之主

tamaON
※血 山風が怪我してボロボロな...

※血 山風が怪我してボロボロなの見てかわいいって思いそう丸

※血 山風が怪我してボロボロなの見てかわいいって思いそう丸

芋头鱼脑
党费。。bug懒得修

党费。。bug懒得修

党费。。bug懒得修

mocchimochi2020
⛓「君からなんて珍しいね」 ?...

⛓「君からなんて珍しいね」

🦔💋

⛓「君からなんて珍しいね」

🦔💋

芋头鱼脑
很久以前画的童岚,稍微发一下,...

很久以前画的童岚,稍微发一下,就不打单人tag了

很久以前画的童岚,稍微发一下,就不打单人tag了

语落

【童岚】此情非爱,一时心动

鬼神不谈情与爱。


_

鬼童丸杀了一个小妖怪,而小妖怪死去的前一刻还在笑着问他话。

鬼童丸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回答那个小妖怪,只是在杀死他后痴愣愣地杵在那儿,然后蹲下来挖出了那个自诩为“爱”的小妖怪的心脏。

他一口一口吃下去,并不觉得味道会因为小妖怪口中的爱而特别。

什么是爱?鬼神不谈喜欢,也不懂爱。

他是从炼狱里爬出的修罗恶鬼,少时曾短暂拥有一颗会跳动的心脏,那是他作为人活下去的理由。

可他格格不入,渴望杀戮的快感。

他会去压抑,而他最信任敬爱的老师,却一直不相信他。

被背叛的感觉油然而生,又或许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走在同一条路上。所有关切不过是虚伪的做戏,冷眼旁观着少年妖怪的...

鬼神不谈情与爱。


_

鬼童丸杀了一个小妖怪,而小妖怪死去的前一刻还在笑着问他话。

鬼童丸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回答那个小妖怪,只是在杀死他后痴愣愣地杵在那儿,然后蹲下来挖出了那个自诩为“爱”的小妖怪的心脏。

他一口一口吃下去,并不觉得味道会因为小妖怪口中的爱而特别。

什么是爱?鬼神不谈喜欢,也不懂爱。

他是从炼狱里爬出的修罗恶鬼,少时曾短暂拥有一颗会跳动的心脏,那是他作为人活下去的理由。

可他格格不入,渴望杀戮的快感。

他会去压抑,而他最信任敬爱的老师,却一直不相信他。

被背叛的感觉油然而生,又或许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走在同一条路上。所有关切不过是虚伪的做戏,冷眼旁观着少年妖怪的堕落。因为在他们眼里,修罗鬼本就是堕落的、肮脏的存在。

既然如此,这世间还有什么好值得去喜欢去爱的呢?

不正经的神明翻了个白眼,而后把距离拉的远远的,毫无形象的直接坐下,用两只手撑着地,两只脚还在那摇啊摇的,没一点身为神明的自知。

“这世间有什么不值得去爱的呢?带着仇恨活下去,没有目的,只是单纯享受血腥给你的刺激,杀戮给你的快感,你难道不累吗?”

鬼童丸做出一个凶恶的表情,呲着牙吓唬她。却又有些好奇地歪着头问她:“为什么会累?难道恨不比爱来得简单,去得容易?”

缘结神摇了摇头:“不是这个理呀。”

“也是,”缘结神的笑容有些讽刺,“在漫长的岁月中,神明不会再贪恋凡尘,妖鬼也会感到孤独。情与爱不过是一种寄托罢了,凡人看得上,又嗤之以鼻,何况鬼神?”

“……”鬼童丸难得收敛他恶劣的性格,盘着腿坐下问她,“那你为何要帮他们结缘?”

“因为啊,我不想让任何一条红线的颜色变得黯淡,我想看见大家幸福开心的样子。”

“呐,鬼童丸,”缘结神站起来背对着他伸了个懒腰,她对着阳光在笑,语气惬意轻松,“我真的很好奇你的红线会牵着谁。”

神明摆摆手,同鬼童丸告别了。

鬼童丸笑眯眯的目送着缘结神离开,心下却毫不犹豫的吐槽着缘结神的话:什么红线,什么牵着谁,要说真有的话,那也是红线缠缠绕绕牵着我自己。

可鬼童丸还是低头看着颈上系着的红绳,若有所思。

遇见山风是个意外。

那次刚结束一场厮杀,鬼童丸被几个小妖阴了一把,身上受了点小伤。想继续狩猎路过七角山时恰遇见刚帮助山下村民解决了几个作恶的妖怪的山风,森林之王轻轻皱了下眉头,打量着鬼童丸身上的伤口,鬼童丸也不觉得被冒犯,盛着笑意看着打量自己的山风,手上却握紧了锁链。

“你……”

“嗯?”鬼童丸的笑有些带着些纯良的危险,盯着山风,装作不解的问,却随时有可能用手上的锁链终结面前这清清秀秀的妖怪的命。

山风眉头舒缓下来,扶了扶兽皮,遮住自己因不善表达关心而有些羞赧泛红的脸。他低着头,颇有些不自在:“你可是没有地方留宿?”

好像被误会了些什么。鬼童丸羞涩一笑,却是答道:“麻烦你了。”

他手上锁链分明握的更紧了。

山风抬起头想说不麻烦,看了眼鬼童丸却是把头埋得更低,闷闷地道:“那你随我来吧。”

这世上竟真有美貌如此的妖!若是女妖倒也不必如此惊叹,可这男妖却生的比那些堪称作绝色的女妖更要精致有灵气!

山风忽然间有些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了,跟在他身后的妖,不会是只魅妖吧……

山风摇了摇头,用手捂了下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自己是怎么了,可真是奇怪。

鬼童丸跟着山风来到一处山洞,山洞里倒也是干燥,角落里铺好了干草,石壁上还有几柄未点燃的火把。

山风匆匆要走,而鬼童丸叫住了他。

“你都不问我来历的?”

此时夕阳残照,山风感受到了微暖的风。山风的声音有些小,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而鬼童丸只能看见山风的背影,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你是那只魅妖吗?”

许是觉得说的不够清楚,他补充的声音有些大,像那些鼓足勇气要摊牌的人,因为太过害羞,以至于表决心意时用力过猛,尾音还有些颤抖:“你是不是那个京都里迷惑无数人和妖的魅妖!”

“噗嗤。”鬼童丸笑出了声,眼角还有点湿润,他拿着锁链的手松了些,抹了抹眼角。

“不是哦,但你那么说,算是在夸赞我的皮囊不错吗?”

皮囊?山风觉得这个说法有些奇怪,却没有问他为什么这样说。

他很不好意思的道歉,想要立刻消失在鬼童丸的眼前。鬼童丸拉住了他,“你介意给我讲些你的故事吗?”

山风本想拒绝,却因为错把鬼童丸当作魅妖而尴尬。

若是就这样拒绝了请求,他也会尴尬吧。山风心想,最后答应了鬼童丸。

山风觉得自己的故事听起来应该是索然无味的,何况身边还坐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妖怪。

山风一紧张,说话便有些结巴。

太难堪了吧。山风欲哭无泪。

“诶?”鬼童丸听完山风的故事后发出了疑惑的一声,“那你就一直一个妖?”

山风有些不明所以,困倦让他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嗯。”

“那你是住这里?”

“嗯。”

鬼童丸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那你之前把我领到这里后自己要走?”

山风红了脸,感觉活着的这几百年妖生,再没有比这更尴尬的时候了。哪怕是之前帮山下的村民驱除邪祟替待嫁的女子穿上白无垢还被村民围着称赞是绝色都不会比现下更尴尬。

“因为还要巡查森林……”虽然离开的原因确实有这个,但山风实在太心虚了,火把的光也照不到兽皮下少年妖怪红透了的脸庞。

“那你就打算巡查森林后在外头歇着?”鬼童丸感觉有些好笑。

山风安静了半天才开口:“……真的很抱歉。”

“你同我道歉做什么?”鬼童丸问。

山风也愣了,“那……睡觉吗?”山风站起来想熄去火把。

“嗯。”

他们睡得不算太远,山风没和鬼童丸睡在干草上,他在鬼童丸睡着后把兽皮轻轻盖在鬼童丸身上。

他感受不到来自鬼童丸的妖力。要么是鬼童丸妖力太弱小,要么是他伪装的太好。可他这样做有什么必要吗?何况他还受了些伤,看起来倒像是在逃命。

逃命。山风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想到旁边不远处还有个妖怪睡着,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太好笑了吧。山风想着想着就睡去了,完全没想到今天他的情绪较之以往有些过多。而他身旁的妖怪悄悄睁开了一只眼偷瞄他,裹紧了身上的兽皮,贪恋其上的温度似的,许久才松开手。

第二日山风醒来时天才蒙蒙亮,而鬼童丸坐在洞口看着外面。

兽皮被盖在了山风自己身上。

这太奇怪了,自己何时睡得这样熟了?山风心下思索,沉默着把兽皮戴好。

他朝洞口走去,鬼童丸回头看他,迷迷糊糊的向他说早好。山风回以一个点头,但又感觉对客人不太礼貌,想了想也还是说了声早好。

他手上拿着佩刀,经过鬼童丸身边时停住了,他道:“我要去巡逻了。这附近虽没什么危险,但你还是小心些。”

鬼童丸含混的回应他,俨然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而在山风离开时,鬼童丸打了个哈欠,眼底没有半分睡意,清醒到可怕。

是该小心些。鬼童丸提醒自己,狩猎时可不能被他撞到。

可他叫什么名字来着?鬼童丸狩猎时被强烈的日光晃了眼,难得分心的回想着七角山上有哪些妖怪。

前不久堕妖的风神一目连,小巧可爱却吃人的小松丸,单纯无害的小鹿男……

他记得的,这七角山的守护者叫山风。

不过这森林之主并不认识自己。鬼童丸心下一边庆幸,却又一边不满。出手便愈发狠戾。

血污沾上了他的衣服。

鬼童丸有些头疼的看着血污,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片刻后还是往森林里走去。

他一步一步朝山洞的方向走去,可那里空荡荡的,风吹着鬼童丸的衣摆。

还没回来么。鬼童丸垂下眸,就这样杵在那儿,看上去一副可怜模样。

山风回来时见到的就是呆呆站着的鬼童丸,他颈上的红绳随风摆动,神情落寞,见到山风时眼睛却亮了。

山风缓了缓担忧的情绪,却是注意到鬼童丸身上的血污,“你……没事吧?这是怎么一回事?”

鬼童丸有些吞吞吐吐的,“本来是想去摘些果子的,没想到遇上了个麻烦家伙……那家伙妖力倒是不比我强多少,却是玩阴招伤了我。”

“伤可严重?”

鬼童丸把左手往身后藏了藏,装作没事的样子,声音却是有些心虚似的:“没什么大碍。”

山风却皱着眉头把他身后的左手拽到前面,翻开衣袖,眉峰不平:“你先回去歇着,我到附近找些草药给你敷。”

鬼童丸乖乖应下,坐在洞口守着山风回来。

“那你要忍着些痛。”山风这样对他讲。

“嗯。”

山风给他上药时微微抬头就能看见鬼童丸的侧脸。

他的睫毛有些翘,长长的还挺好看。山风无由的想,再次感慨鬼童丸的美貌。

鬼童丸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像是在极力忍着疼痛。山风的脸突然红了,他还是低下头看着鬼童丸的伤口,过了半天才问:“很疼吗?”

“有些痒。”

“忍一忍,”山风收拾好那些草药渣,“过会儿就好了。”

“过会儿是多久?”

“可能是几个时辰,可能是好几天,但肯定不会超过一个月。”

鬼童丸眨了眨他漂亮的眼睛,盯着他手上涂抹了药物的伤口半晌,又把目光转到山风身上,“你叫山风?”

山风忽然间又不好意思了,“嗯。”他答道。

“你怎么知道的?”他又才反应过来。

“七角山的守护者是个叫山风的强大妖怪,”鬼童丸笑得傻乎乎的,挠了挠他的脑袋,头发翘了起来,“我是听那些村民闲谈时知道的。你名字还真好听。”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山风的脸染上绯云的色彩,他这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身旁这个美貌妖怪的名字。

“那……你叫我小童?”鬼童丸试探性的说。

“小童?小童……”山风念了好几遍他的名字,一字一顿的有些可爱。

鬼童丸有些失笑,于是山风侧过头问他怎么了。鬼童丸不回答,看着空中流云舒舒卷卷,空灵鸟啼从不远处传来。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鬼童丸难得如此惬意。

“呐,山风。”

就在山风看着天渐渐黯下去想去寻些食物时,鬼童丸又开口了。

“嗯?”

“我可能要住得久些了。”

“嗯,”山风回答他,转头时却发现鬼童丸已经睡着了,但他还是轻轻补充道,“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吧,我不介意。”但你也会厌倦这山林枯燥无味的生活的。

山风站起来,抱起鬼童丸往洞内走,脚步有些跄踉。他把鬼童丸轻轻放在干草上,坐在旁边守着。鬼童丸翻了个身,却是在呢喃些什么。

山风听不太清,低下头凑近了些。

“老师……”

鬼童丸好像做了个噩梦,一直在唤着“老师”,冷汗涔涔。

山风没有办法,于是躺在他身旁,拥着他,替他擦去额角的汗,抚平紧皱的眉,一下两下的轻轻拍着他的背,笨拙的安慰他,“没关系了,都过去了……”

他不知道在鬼童丸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对鬼童丸又多了几分同情和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在自己的安慰声中入了眠,身旁的妖怪好像又梦见了什么,但只是呢喃了两句“别走”就安静了下来。

于是山风醒来时看见自己和鬼童丸昨晚是相拥而眠时有些尴尬,在他小心翼翼要离开鬼童丸怀中时,鬼童丸却眨了眨眼,用一只手揉了揉,有些含糊地道了声早啊,便抱着山风不放手继续睡了,丝毫没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这样的日子过了挺长一段时间的,长到山风不能习惯没有鬼童丸。

可鬼童丸还是离开了,没有道别,也没有留下那么一句话一个字,他只是悄悄离开了。

起先山风还不太能适应,他有些想念那个看起来有些腼腆迷糊的小童了。

他想念鬼童丸没睡醒时含糊的早安,想念夕阳下不再孤独的影子,想念点燃火光后谈起的趣事。他在想念那晚相拥而眠,竟是在眷恋小童怀中的温度。

可那个小童是个喜怒无常的恶鬼。

京都来的阴阳师这么告诉山风,他们在捕杀一个从鬼域出来作恶多端的修罗鬼,还把修罗鬼的样貌与他细细描述了一番,希望山风能留意些。

那阴阳师走远后,山风一向无甚表情的脸更苍白几分,艰难的发出一声呜咽。

怎么可能啊。他想。

“怎么不可能?”

山风抬起头就看见了鬼童丸。

修罗鬼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那么现在,你要去告诉那些阴阳师吗?”

山风想摇头,他不知该如何是好,可他一向以大局为重,认为恶是要被铲除的,借阴阳师的手也好,用自己的双刀也好,只要能维护好人与妖之间脆弱的平衡,只要能保护那些善良的妖怪。

可偏偏他眼前是鬼童丸。

鬼童丸在笑,又好像要哭了,他想像之前那个夜晚一样笨拙的安慰那个小童,他伸出手,又收了回来。

他把兽皮拉下了些,阴影中看不清神色,可他声音分明在颤抖:“停手吧,好吗?”

“停手?”鬼童丸问他,又在问自己,眼眶中一下蓄满了泪。

“你可知人类最是恶毒,阴阳师最是阴险”鬼童丸的声音阴恻恻的,“你要我停手?对一帮无故中伤我的乌合之众?”

“可那些妖怪何其无辜!”

“那你杀死的那些狼妖呢?”

“他们是祸端,他们害死了我师父。”

鬼童丸大笑起来,“祸端?这世间哪来什么祸端?不过都是弱肉强食罢了!”

他疯魔般挥舞起锁链,山风无奈支刀抵挡。

鬼童丸脸上尽是疯狂,执念被扭曲,是杀戮的欲望与快感。可他最后失声痛哭,“对不起”说了一声又一声。

他抱起山风,向山下走去。

你说神能救你吗?他问山风,可他怀中的妖怪却不回答。

不能的。鬼童丸知道的,谁都无能为力。

鬼童丸想起自己离开七角山那天,他在山上遇见了缘结神。

缘结神问他,“你看起来很高兴,红线亮了不少,看来是遇见缘定者了。是谁啊?”

是谁?鬼童丸想到了那个傻乎乎的森林之王,看不出自己的伪装,还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好。可怎么也把自己赔进去了?

于是鬼童丸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走出了森林。

鬼神不该谈什么喜欢与爱,哪怕命运红线相连,都不该心动,因为一个心动,就是把命作赔。修罗鬼更是如此了。

鬼童丸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当年在鬼域听过的传闻也不算少,一个为情所困的鬼族首领,一个为爱而不愿再战的鬼族战士,护不得妻儿,自己也死在那战场。

“算了。”鬼童丸埋了山风的尸体。

“我不曾喜欢和爱过谁,我只是一时心动罢了。”他回答道。







_只想知道剧情,没动力玩了

明月鏡歌✨

「結局本当に好きになれるかも」


是童岚 梗来自p2 俺好菜画不出想要的感觉嘤了

「結局本当に好きになれるかも」


是童岚 梗来自p2 俺好菜画不出想要的感觉嘤了

是何小宅鸭!
扛起冷门大旗!为童风的粮献一份...

扛起冷门大旗!为童风的粮献一份力!!干了!奥利给!

扛起冷门大旗!为童风的粮献一份力!!干了!奥利给!

语落

【童岚】锁妖

*看了太太的画,感觉他们也挺配的

*题目与内容没太大关系

*游戏背景,内容有参考山风【传记五】


_

鬼童丸从血色深海的梦中醒来。

午后阳光透过层叠枝叶间的缝隙洒下,暖了少年妖怪冰冷嗜血的眸。

可惜阳光暖不了鬼童丸身旁冰冷的尸体,血块也不能被融化散发腥甜的气息,而空气中也只是飘着隐约的结块的血气。

“真是无趣。”鬼童丸起身伸了个懒腰,踢了踢尸体,而尸体只是被踢到了旁边一点,不会叫骂也不会动,还真是无趣得很。

他于是拖着锁链漫无目的的要去别处狩猎。

兴许身后那三只小鬼的腿太短,走着走着就变成了鬼童丸拖着他们走,而小鬼还在那儿哼哼唧唧的叫苦,聒噪得生厌。鬼童丸皱了眉头,猛地...

*看了太太的画,感觉他们也挺配的

*题目与内容没太大关系

*游戏背景,内容有参考山风【传记五】



_

鬼童丸从血色深海的梦中醒来。

午后阳光透过层叠枝叶间的缝隙洒下,暖了少年妖怪冰冷嗜血的眸。

可惜阳光暖不了鬼童丸身旁冰冷的尸体,血块也不能被融化散发腥甜的气息,而空气中也只是飘着隐约的结块的血气。

“真是无趣。”鬼童丸起身伸了个懒腰,踢了踢尸体,而尸体只是被踢到了旁边一点,不会叫骂也不会动,还真是无趣得很。

他于是拖着锁链漫无目的的要去别处狩猎。

兴许身后那三只小鬼的腿太短,走着走着就变成了鬼童丸拖着他们走,而小鬼还在那儿哼哼唧唧的叫苦,聒噪得生厌。鬼童丸皱了眉头,猛地一拽锁链,回头瞪了眼他们,这才继续向前走。

三只小鬼被鬼童丸瞪了才安静下来,许是怕喜怒无常的主人立马杀了他们抛尸荒野,忙加紧脚步跟上了鬼童丸。

还未走太远,鬼童丸就嗅到了空气中飘着的血气,是新鲜的妖血,其间含着强大的妖气。虽然夹杂着血块这种并不能让他提起兴趣的气味,鬼童丸还是下意识舔了舔唇,血液中好杀戮的因子蠢蠢欲动。

“两个大妖,还真是令人期待……”鬼童丸稍微敛了自己因血腥气味而难自控的妖气,顺着瘴气往源头走去。

小鬼们听着鬼童丸的话却是一哆嗦,顿时又怪叫了两声表示抗拒,但还是迈开了步子跟在他身后。

血液的腥甜气味越来越重,还能隐隐约约听见刀剑破空的清越剑鸣声。

看身形能大概辨出那是一个戴着兽盔的少年妖怪和一个以嗜血提升妖力的大妖在厮杀。

鬼童丸站在树后观看他们的战斗,近处还有一堆血肉未被撕啃彻底的尸体,白骨在其间露出,沾着暗红的血迹。

那个落了下风的少年妖怪似乎长得挺清秀的。鬼童丸不能清晰看见他的的五官,但少年妖怪袒露在外的肌肤十分白皙,持剑用力时紧绷的薄薄的肌肉意外好看,而渗着血的伤口为他添了几分妖冶的美感。

十分适合做成人偶的妖怪。鬼童丸勾起嘴角,弯了眉眼,在心里给山风下了定义。

帮他一下吧。

鬼童丸从树后走出,身后的小鬼发出“咿呀”的怪叫声。注意到修罗恶鬼的到来,血色眼睛的妖怪拉开与少年妖怪的距离,警惕的问道:“怎么,鬼童丸大人要来抢我的猎物?”

鬼童丸用目光仔细描过了少年妖怪扭头打量他时从兽盔下露出的清秀面庞,悠悠开口:“不是哦,本来是想单纯凑个热闹,然后帮一帮这个小妖怪。不过说是猎物的话,感觉也不错呢。”

山风感觉自己被冒犯到了,冷着脸说道:“不是小妖怪。”

鬼童丸调笑道:“不是小妖怪,那你要我怎么唤你?”

山风持剑仍是警惕,死盯着那妖怪,认真回答了鬼童丸的问题:“山风。”

鬼童丸笑弯了眉眼,“你站一旁去吧。”

妖怪看着他们的互动哑了半晌。

他知道面前的修罗鬼有着强大到无人能匹敌的实力与摸不准的奇怪的脾性,妖怪间还流传着一个在他手下死去的妖怪都是心甘情愿的传言。

看来这修罗鬼对自己的猎物有兴趣。他有些烦躁的轻声“啧”了一声,看向鬼童丸商量着开口道:“他可以给你,但要放我条生路。”

鬼童丸望向他,只是低头用虚握着的拳掩着唇笑道:“我还以为你是个老辣的主,没想到竟天真得很。”

妖怪一下就被鬼童丸的笑蛊惑了心神,回神时鬼童丸却已经操纵着锁链贯穿了他的胸膛。

那修罗鬼还是笑着看着自己。

妖怪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言。死去的妖怪都受了修罗鬼的蛊惑,修罗鬼那张脸是他的利器,死在这样一个美人手下,哪怕是下十八层地狱受尽冥火焚烤之苦而不得超生,又能有什么怨言?

山风在一旁听着二人对话时就感到了由心底滋生的莫名情绪,在这种情况下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他撇过头不去看那妖怪的死状,自然也不知那妖怪神色安详。

他迈不出去离开的那一步,或许因为修罗鬼的突然出现帮他解决了那个麻烦的妖怪。

山风在感受到鬼童丸解决那个妖怪后向他投来能感受到笑意的目光时才知道那种情绪叫恐惧。他硬着头皮对上那道目光,也为修罗鬼妖异的美貌惊艳了一瞬。

鬼童丸看见山风抬头时舔过食指从锁链上沾来的血液,朝他一笑,缓步走来。

山风突然觉得尴尬而不妙,他微张了嘴急忙道谢,而后转过身匆忙要离开。

而一只手搭在他的右肩,他僵在了原地。

山风听见鬼童丸略带哀怨责备的话,那几个小鬼又开始怪叫了,张牙舞爪的像在提醒些什么,而鬼童丸回头恶狠狠地剜了他们一眼,小怪们便缩在一起不出声了。

“对救命恩人就那么不待见么?这好像不太好吧,”鬼童丸从他身后走到他面前,面上带着盈盈笑意,“你不该要回报我些什么吗?”

山风有些艰难的抬起头对上鬼童丸的眼睛,喉咙因为恐惧而变得干涩。他咽了下口水,问道:“你要如何?”

瘴气还未消散,山风因为长时间的过度紧张而眼前一花,眸子失了焦看不清那修罗鬼的表情。

他紧张得冒了冷汗,使劲眨了眨眼。

薰还在村子那儿等着自己呢!他的恐惧被这种死寂的氛围所放大,尽管那修罗鬼的小怪又开始在嚷嚷了,十分聒噪,而鬼童丸这次并没有阻止他们之间的交谈。

修罗鬼是轻笑了一声。

那一声被放大在山风耳边,由恐惧支配的身体一下就软了,山风却还是努力撑着让自己站稳,装作平静的样子对面前的恶鬼道:“我要离开了,如果没事的话就请让一下。”

他说这句话时原先的恐惧到了极点变成某种对修罗鬼的忌惮已无所谓的冷静,恢复成原来面无表情的沉静样子。

“别呀,”鬼童丸“咯咯”的怪笑了几声,“离开做什么呢?不如陪着我吧。”我会帮你摘下兽盔,做成人偶,把最新鲜的纯粹妖血抹在你脸上,让你绽放彼岸归途路上最绚烂的模样。

这修罗鬼是疯子么。山风想,用力要挣开鬼童丸的禁锢。

“呐,我好歹也救了你一命,那老妖怪也说了把你给我,你要不就把自己当作谢礼给我吧。”

山风听了鬼童丸的话觉得自己的白眼能翻上天了,脸上写满了“不可能、你做梦”这些话。

而这种明摆着的拒绝表情落在鬼童丸眼里却勾起了他更多的兴趣。

还是活着的更有趣。死物虽听话,到底呆滞无味。鬼童丸心想。

那就留他一命吧,用锁链套住他,让他像身后那几个烦人的小鬼一样跟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如果有需要的话,你以后可以随时到七角山找我帮忙。而现在,”山风一顿,扬了扬声音,“我要回村子了。”

“村子?”鬼童丸反问道,“是要去找什么人么?”

山风打心底的懊恼之前没有直接离开。

危险的感觉,而且薰肯定已经着急了。

他们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

瘴气已经散得差不多了,空气中飘着的血腥气也淡了许,山风身上的伤口在结痂,阳光洒了下来,他却感觉有些冷。

是一个小女孩打破了他们之间僵持的气氛。

妖力稀薄的紫发小妖怪唤着“哥哥”,山风听见时身体紧绷。

鬼童丸感受到了,于是俯身抱住他,贴在他耳边笑着道:“跟我走,不然那个小女孩大概会死的很惨。你应该不想她变成那个妖怪一样吧?”

山风忽然有些疲惫,斟酌半晌才开口,他的声音有些哑,却扯着嗓子对薰说:“薰,你先去京都找晴明大人,我还有些事要同这个哥哥解决。”

薰本就在眯着眼睛远远的打量那个正对着她的妖怪,看见他面上的笑很是纯良无辜,又贴在山风耳边亲切的说话。

是哥哥的朋友么?她想着,答应了山风自己先去京都。

虽然没见过,但应该没关系的吧……不答应的话可能会给哥哥他们添乱。而且那个哥哥看起来是个好妖,或许是哥哥许久前的朋友。

鸮载着薰摇摇晃晃的离开了,洒落了一地橙黄的光,天地万物都镀上了这样温暖的颜色。

“真乖呢。”鬼童丸的手托着山风的脸。

他轻轻在山风眉间落下一吻。

山风感到了漫天盖地朝他扑来的无力感。他轻轻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对你的皮囊很感兴趣,也很喜欢你的灵魂。”

“你的眼珠很适合做成装饰品呢。”

“不过我想把你完整的收藏起来,让你活着成为我的收藏品。”

鬼童丸嘴角是抿不住的笑意,眼里翻涌着疯狂的喜悦。

锁链锁住的小鬼好像能听懂鬼童丸的话,朝山风投去表示同情的目光。

可惜山风看不见小鬼们奇怪的表情。

他像睡着了一样无助的闭上了眼。

鬼童丸把他搂在了怀里。

这锁链又锁住了一个可怜的妖怪。

碰到缘结神时让她帮忙系根红线。鬼童丸又亲了亲山风的耳廓,如是想。






tamaON
おいしかった? 童嵐タグ使わせ...

おいしかった?

童嵐タグ使わせてもらいます!

おいしかった?

童嵐タグ使わせてもらいます!

桉塔鸽

【童岚】梗

占tag抱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喵之日的山风反正我是看到了

我就想到一个梗

我觉得山风应该是一只缅因猫叭(毕竟尾巴很大啊啊啊)

山风因为要戴兽皮,所以耳朵可能会被压得耷拉下来(显得很可爱)

鬼童丸看见了就想摸,山风就不给摸,然后鬼童丸想方设法的去摸,山风也想方设法的躲(?)

虽然这个梗可能有点烂,但我就是想看

[图片]

占tag抱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喵之日的山风反正我是看到了

我就想到一个梗

我觉得山风应该是一只缅因猫叭(毕竟尾巴很大啊啊啊)

山风因为要戴兽皮,所以耳朵可能会被压得耷拉下来(显得很可爱)

鬼童丸看见了就想摸,山风就不给摸,然后鬼童丸想方设法的去摸,山风也想方设法的躲(?)

虽然这个梗可能有点烂,但我就是想看

知更。
被两位宝藏霓虹太太安利到了——...

被两位宝藏霓虹太太安利到了——割腿肉先

被两位宝藏霓虹太太安利到了——割腿肉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