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童年

49847浏览    13295参与
KRIS

天真无邪

方知童年美妙

天真无邪

方知童年美妙

华柒

洋娃娃

手中的洋娃娃精致

  却不是现在的我所欢喜的

  但曾经

  它是我的珍宝

     是我的唯一

  不过无论是最初得到她的时间

  还是昔日成长的欢笑

  亦或是曾经欢声笑语的片段

  我已全然忘记

  只隐约记得

  那时还年轻的母亲笑着说

  ――你呀,长不大的小娃娃

  年幼的我只不过是撇了撇嘴

  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但如果真的长不大,那该多好

  

  世界的万物都离不开时间的催化

  女孩一点点长大

  变得成熟,变得稳重

  却失了最初的童真

  她不再是那个只会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

  她不再是那...

手中的洋娃娃精致

  却不是现在的我所欢喜的

  但曾经

  它是我的珍宝

     是我的唯一

  不过无论是最初得到她的时间

  还是昔日成长的欢笑

  亦或是曾经欢声笑语的片段

  我已全然忘记

  只隐约记得

  那时还年轻的母亲笑着说

  ――你呀,长不大的小娃娃

  年幼的我只不过是撇了撇嘴

  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但如果真的长不大,那该多好

  

  世界的万物都离不开时间的催化

  女孩一点点长大

  变得成熟,变得稳重

  却失了最初的童真

  她不再是那个只会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

  她不再是那个只会在伤心时默默啜泣的小女孩

  她不再是那个什么事情都和洋娃娃述说的小女孩

  她变了

  她变得内敛

  变得……世故

  她依旧是笑着的

  不过这笑几分真,几分假

  怕是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洋娃娃沉默的看着这一切

  明明知晓那个呵护她

  把她当做唯一的小女孩

  不会回来了

  却依旧固执的等待着

  等待着……

  是不可置信

  是理所应当

  洋娃娃被抛弃了

  她被放在黑暗的箱子里封锁

  ――伴着小女孩无忧的笑

         与稚嫩纯真的幻梦

  时间是永久

  

  而如今

  女孩再度拾起她

  与记忆中的不一样

  她落满了尘埃

  遮住了她原本的样子

  

  

  女孩沉默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

  曾经的初心

  早已忘怀

  是什么时候开始

  曾经的天真

  早已消逝

  

  女孩白皙修长的手指

  轻轻抚摸过洋娃娃的脸颊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感觉

  却不再是她

  刹那间

  洋娃娃黯淡的瞳眸

  恢复了昔日的光亮

  是怀念吗

  

  我的伤

  你的哀

  此刻交织

  好似朦胧间

  在远方

  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小女孩

  抱着一个精致干净的洋娃娃

  蹦蹦跳跳的向我们走来

  我和你静默伫立

  小女孩似乎知晓

  有人在看着她

  有人在怀念着她

  她笑了

  我亦是

  一个无忧

  一个哀伤

  

  她不曾停留

  也不曾回望

  就这样的

  就这样的

  ――与我擦肩而过

  就这样的

  远了……远了……

浙江小伟
天真可爱的童年

天真可爱的童年


天真可爱的童年


回忆小馆长

“你会不会半夜突然醒来,发现亏欠我好多好多。”

“你会不会半夜突然醒来,发现亏欠我好多好多。”

果子落、、

瓶子的故事(2)

    前篇首页找


    1.

    你们一定想不到,小女孩和她的妈妈大吵了一架


    女孩的生日快到了,可是父母没有钱去买这个玩偶


    一天傍晚散步的时候,小女孩望着橱窗里的布娃娃


    “咚咚咚”


    小蓝跳到小女孩前面...


    前篇首页找


    1.

    你们一定想不到,小女孩和她的妈妈大吵了一架


    女孩的生日快到了,可是父母没有钱去买这个玩偶


    一天傍晚散步的时候,小女孩望着橱窗里的布娃娃


    “咚咚咚”


    小蓝跳到小女孩前面


    “你可以用我肚子里面的硬币!”


    “真的吗!”女孩高兴的举起瓶子小蓝


    吻了吻瓶口“小蓝,谢谢你”


    “当然能”小蓝说,小蓝第一次为它的硬币感到骄傲


    女孩快活的抱起小蓝,想把硬币从小蓝身体里弄出来——可是怎么都倒不出来

 


    小蓝盯着路边的石头


    “反正我是一个魔法瓶子”小蓝嘀咕着


     小蓝挣脱开小女孩的手,朝着一块石头撞去


    “哗啦啦—”没等女孩叫出声

  


    小蓝把自己撞的粉碎,一大片金色的硬币掉落出来。明晃晃的


    小女孩没有去捡硬币


    女孩看着那些硬币哭了出来,她想瓶子小蓝完蛋了


    瓶子小蓝也觉得自己完蛋了


    但实际上没有,它是一个被施过魔法的瓶子。


    蓝晶晶的玻璃瓶很快又飘起来,自己组成了瓶子小蓝。


    “我又活了!”瓶子小蓝叫到


    小女孩抱起小蓝,高兴的笑


    2.

    “妈妈!小蓝呢!”小女孩从屋内飞奔出来。


    “小蓝?那个蓝色的瓶子,那个瓶子脏兮兮的,我扔了”妈妈继续洗碗


    小女孩跑到楼下,在垃圾堆里翻找着


    “不就是个瓶子吗?你要的话再给你买”


    小女孩被妈妈拽进屋里


   女孩躺在床上,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


    “它不会有事的…它可是一个被施了魔法的瓶子啊……”


    小女孩进入了梦乡


    她梦到了瓶子小蓝



    3.

    第二天,小女孩看到窗台上有一个蓝色的、亮晶晶的瓶子


    “小蓝!”小女孩高兴的叫道


    小蓝立在那里,一直没有动


    小女孩也发现了异样


    小蓝身上的魔法消失了。


    它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蓝色玻璃瓶子


    小女孩把它的身体里装上水,插上一束薰衣草

     


    它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但是它觉得它自己很幸福

  

    如果它还能说话“我真是最幸福的瓶子”瓶子小蓝一定会这么说。


    4.

    后来,小女孩一直搬家、到处流转


    她考上了外地的大学


    瓶子小蓝依旧在她的窗台上


    时间长了—瓶子小蓝身体里脏兮兮的,像是长了一层水草


    薰衣草也褪去了蓝紫色


    我在等她回来,小蓝如此想


    后来她的母亲将小蓝身体里臭掉的水倒了


    干巴的薰衣草也被随意扔在了花园


    母亲把它放在抽屉里了好久


    它在抽屉里躺了多久呢?没人会数这个时间,直到小蓝身上积上一层厚厚的灰,小蓝的身体才被照射上一束阳光


    一个女人从抽屉里拿出这个瓶子


    “这个是什么时候买的,妈妈,为什么不把它扔掉呢,它已经过时了”


    她早就过了对小蓝敞开心扉的年龄


    瓶子小蓝早就不是她阐述苦恼欢乐的对象了。


    她忘记了瓶子小蓝,她觉得那只不过是儿时的幻想

  

    一个瓶子怎么可能有魔法呢?


    小蓝的身上出现一道裂痕


    “母亲你看,它哪都没有碰,就烂了,早该扔了”


    “啪”


    小蓝身上又出现了一道裂痕


    5.

    “于是我被丢进了垃圾桶”一个蓝色的瓶子站在那里,仿佛一个说书人


    一只鞋子提问“女孩最后想起你了吗”


    瓶子小蓝一阵沉默


    “她不需要我了,她长大了”


    底下一阵唏嘘声


    破碎后的小蓝被巫婆回收,变回了换来的魔法瓶子小蓝


    “笔帽,来讲讲你的经历啊”


    一个盒子张开了嘴


    “我....没啥好讲的”笔帽磕磕巴巴的说


    “我找到它了”

    

—本篇完—

下篇预告《笔帽的故事》(1)

我不会说这个是因为我小的时候因为用完笔不盖盖子丢了n个笔帽

从来没有完整的笔,因为我的笔帽全丢了

因为这件事被我妈说过好几次(理直气壮)

于是我开始使用按动笔和自动铅笔

挺遗憾的,我的那些盖盖笔的笔帽全丢了

我希望我的笔帽能找到我的笔(我在吃p)

    

    

衍汕

3.

周日一早林树就拿着身份证上了公安局。

户主林柏融的下一页是他,其他亲属的林树。

林树有点遗憾户口上的出生日不是他的生日,林柏融给他上户口的那天就是户口本上的4月1日。他听带大他的阿姨说他是年底生的,他一直挺想知道是哪一天。

不过……有了身份证,接下来的一切都好办多了。下周偷偷把银行卡办上,给自己买一个智能手机,微信支付宝安排上,棒极了。

林树在家没机会接触过这些,在酒吧打工时见多了,倒也摸索出来了。

林树叹了一口气,按照户口本的算法,用不了多久他就满18了,突然有种时刻会被扫地出门的危机感。

得抓紧赚钱了,他心想,想想林柏融和林青渔,内心燃起一股子悲壮。

生活也太难了。

当你觉...

周日一早林树就拿着身份证上了公安局。

户主林柏融的下一页是他,其他亲属的林树。

林树有点遗憾户口上的出生日不是他的生日,林柏融给他上户口的那天就是户口本上的4月1日。他听带大他的阿姨说他是年底生的,他一直挺想知道是哪一天。

不过……有了身份证,接下来的一切都好办多了。下周偷偷把银行卡办上,给自己买一个智能手机,微信支付宝安排上,棒极了。

林树在家没机会接触过这些,在酒吧打工时见多了,倒也摸索出来了。

林树叹了一口气,按照户口本的算法,用不了多久他就满18了,突然有种时刻会被扫地出门的危机感。

得抓紧赚钱了,他心想,想想林柏融和林青渔,内心燃起一股子悲壮。

生活也太难了。

当你觉得生活很难的时候,不要担心,还有更难的等着你呢。

比如现在。

林青渔在市一中入了学,和他同级。

林树头皮发麻,算算年纪,他估计大了他得八九个月的林青渔得去上高三,不至于和他一块儿上高二。

户口本里他跟林青渔倒是只差一个多月。

算不明白了。林树叹气。

好在他是在竞赛班,专门为着冲刺奥赛的,高一时听说竞赛班周末要上课,一两个月才能有个周末,寒暑假还要上课,林树舔着脸就报名了,硬是考了进去。好在林柏融没当回事,由着他去了。

学业上的事情,林柏融从不管他,林树自己也不敢惹事,不给林柏融惹火找茬打他。

林青渔去了重点班,避一避也不是不可以的。

但愿吧。

生活不易,林树叹气。

他真的挺害怕办走读这件事露馅。

林青渔没想那么多,他没有多想为难这个便宜弟弟,看心情来。

林青渔林柏融要怎么搞他,林树懒得想了。到了学校就逼着自己把这些事一股脑抛开,认真学习。

还得好好赚钱。

不过也不可能不想的。

中午下课的时候,林树卯着劲儿往饭堂走,一眼就瞅见林青渔出校门。他停下脚步看了看,用自己5.2的视力看到林柏融等在车子旁边。

“切,这么大个人了午休还搞接送,娇气劲儿。”他嘀咕着,抬脚就往饭堂走。

真好。他心想。




——分割线——

卡拍了……

执勤累得整个人脑子都转不过来了。

88,上夜班去啦。



茶米菓子🍡

謎の小段子|ω・`)✨

是給霧音音的生賀✨✨!!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本來是小段子然後碼著碼著便有點長⋯⋯

是if線普通上班族與他的妻子關於出門kiss的日常✨

好像是第一次產if線其實我只是想碼一下出門kiss而已🧐

已經不是小段子的長度,格式也有點奇怪,可是⋯⋯

霧音你不會介意的對吧( ˘•ω•˘ )✨✨

請開始食用🍯✨


🧡💙


蓮音:路上小心呢,今天的星座運勢布箂德是五顆星!!(微笑著把公事包遞到對方的手上)回來的時候可以順路替我買一盒牛奶嗎?下班的時間剛好有折扣呢!


布箂德:嗯,好的,蓮音在家也要注意安全。(彎起眼眸點點頭,下意識伸手輕...

是給霧音音的生賀✨✨!!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本來是小段子然後碼著碼著便有點長⋯⋯

是if線普通上班族與他的妻子關於出門kiss的日常✨

好像是第一次產if線其實我只是想碼一下出門kiss而已🧐

已經不是小段子的長度,格式也有點奇怪,可是⋯⋯

霧音你不會介意的對吧( ˘•ω•˘ )✨✨

請開始食用🍯✨


🧡💙


蓮音:路上小心呢,今天的星座運勢布箂德是五顆星!!(微笑著把公事包遞到對方的手上)回來的時候可以順路替我買一盒牛奶嗎?下班的時間剛好有折扣呢!


布箂德:嗯,好的,蓮音在家也要注意安全。(彎起眼眸點點頭,下意識伸手輕撫少女的腦袋,長長的秀髮被梳理得順滑貼服)你今天的髪型也很可愛呢。


(打扮被對方細心注意到讓少女不由得泛起滿足的笑容,新婚期間送丈夫出門的時刻從幻想變成現實,似乎有點沉浸在這種溫馨浪漫的氛圍,少女比平常更有幹勁地合上掌心,輕輕側放在臉頰旁,說出一直想要親身感受的情節)


蓮音:那我們要不要再來確認一次呢— — ♪ 錢包放好了嗎?


布箂德:(把手探進褲袋確認後點點頭)嗯,放好了。


蓮音:手機呢?


布箂德:在這裡。(輕拍外套上的左邊口袋)


蓮音:那鎖匙呢?


布箂德:(從玄關旁的櫃子上拿起一串鎖匙,空中響起了清脆的金屬響聲)沒有問題的,時間也差不⋯⋯


(話音未落,轉過身準備踏出門口的一剎那,西裝下擺忽然被少女伸手拉緊,讓少年頓時停住腳步,回過頭去,從他的角度只能瞧見少女深深低下來的腦袋,隱約看見莫名地浸得通紅的臉蛋,下一秒,小聲的話語輕輕地劃破了少年的疑惑,低垂的碧眸隨之緩緩抬起,努力忍住襲上心頭的羞澀感覺,鼓起勇氣望進少年寶紅色的雙瞳)


蓮音:那、那⋯⋯還有,最重要的那個呢?


(不用指明也能馬上意會的說話讓少年恍然大悟地點點頭,笑意不由自主地從臉龐蔓延,少年站在玄關,柔力地把他的妻子圈到懷中,在緊貼的距離下只要稍微低頭,雙唇便能輕易地觸碰那片只屬於她的柔軟。落下簡單的啄吻後,少女的笑容經已像是被陽光照耀的寶石一樣閃閃發亮,讓他一刻也不捨得移開目光)


布箂德:感覺⋯⋯有點不想上班了。


蓮音:不可以的!突然請假會給別人添麻煩呢⋯⋯(雙手搭在少年的胸襟,抬起頭來)


布箂德:(垂下眼眸,指尖溫柔地把少女臉旁的髪絲撥到耳後,自然地說起回家前的任務)還會沒法帶特價的牛奶回來。


蓮音:對呢,還有牛奶。(輕笑著瞇起眼眸,身軀似乎還不願意離開丈夫的擁抱般緊緊靠近)


(似乎意猶未盡地再一次低下頭輕輕親吻妻子的嘴角,分針的推行催促著他們拉開距離,兩人即使抱得再緊也不得不鬆開懷抱。凝望著妻子穿著淺藍色圍裙的可愛模樣,為什麼身邊的同事在新婚後總會變得更有動力起來,少年似乎已經可以充分理解了。)


布箂德:我出門了,家裡便拜托蓮音你了。


蓮音:嗯!今天的晚飯是特製的美食,我會用心研究的,請好好期待吧 ♪ 


(目送著挺拔的背影踏出家門,被完美實現了的浪漫場面讓少女忍不住高興得握緊雙手、在原地輕飄飄地轉了個圈後便轉過身邁出輕快的腳步,即使他不在身邊,嘴邊仍然離不開喜歡的人一直細細地感嘆著)


蓮音:啊~ 今天的布箂德也很帥氣呢,果然那套西裝的顏色跟想像一樣和他很合襯,明天要推薦那一套好呢— — ♪



💖

「即使不用看星座運勢也能知道,我們的契合度一直也是100%呢。」



💜❤️


法音:(好不容易替對方繫了一個不算歪歪扭扭的領帶,完成後帶著鬆一口氣的感覺用力地拍了一拍少年的肩膀,像是向站在賽道上的選手打氣一樣握緊拳頭)路上小心喲希爾杜,今天的工作也要好好加油!!!


(肩膀的力度讓他從少女剛才繫領帶時認真又笨拙的表情中回過神來,抬手稍稍調整了領帶的形狀,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她會這麼堅持要替自己繫領帶,可是能夠看到那麼可愛的模樣,少年確實是想不到任何一個拒絕的理由。)


希爾杜:知道了。(伸手自然地幫少女梳理頭上被睡翹的髮絲,穿好皮鞋後便再一次面向她,不厭其煩地開口提醒)房間那個櫃子等我回來搬吧,你別勉強自己。


法音:⋯⋯我再努力一下絕對可以搬得動的!!!(少女略感不甘心地緊皺眉頭。這種事情明明交給她便可以了!)


希爾杜:笨蛋。(沒好氣地輕皺眉心,禁不住伸手輕力地捏了一下少女微微鼓起的柔軟臉頰,語氣淡然卻不容置辯)等我回來搬。


法音:⋯⋯⋯知道了啦。(感到洩氣地眨眨眼睛,默默垂下眉毛)


(站在玄關凝望著少年準備出門的身影,赤色的目光隨著腦海冒出的思緒不由自主地在他的嘴唇上遊離,在思考要怎麼樣才能把想法自然地說出口前,嘴邊經已不確定地發出了一兩聲音節,雙臂被少女習慣性地放在身後,一直在少年的臉龐上停留的眸子不知道正想著什麼)


法音:那、那個⋯⋯⋯


希爾杜:(視線從手腕上的手錶緩緩移到站在面前的妻子身上)嗯?


(少年確認時間的舉動讓少女的想法不由得又退後了一步,她連忙伸手摸摸後腦,隨後發出的笑聲似乎過於生硬,像是要掩飾一切不自然般奇怪地又一次說出鼓勵的話,只是這一次雙手沒有被握成拳頭,仍然緊緊地握在身後)


法音:沒、沒什麼!突然忘了想說什麼呢哈哈哈哈⋯⋯那就⋯⋯嗯!工作加油喲!


(察見少女的動靜少年隨之沉默了一會兒,肯定了少女真的不會把未完的話說下去後,下一秒鐘便俯前身軀,不容分說地伸出掌心輕輕拉起少女放在背後的手,順勢把她扯到懷中。少女茫然地踉蹌幾步,一下子跌進了他的懷抱,抬起眼眸便對上無法抵抗的視線)


希爾杜:(少年的掌心柔力地覆上了少女的臉頰,姆指隱約觸碰柔嫩的唇邊)在想這個?


法音:⋯⋯⋯為、為什麼希爾杜會知道?(害羞得趕緊低下頭來閃躲著少年的目光,不斷靠後的身體在少年雙臂的捆綁下完全無法逃離。即使不用照鏡子,單憑臉頰傳來的熱度也能大概估計實際上有多紅)


希爾杜:因為你一直在看著。


(少女大概不會注意到,這種只有少年才知曉的小細節。她會不由得定睛看著想吃的甜品,會不禁凝望著想要觸摸的小猫,誠實的視線總是能展露出少女埋藏的心思。從剛才開始,赤紅的雙眸便一直在少年的嘴唇徘徊,隨著動搖的心情微微變換著瞳孔的焦點,卻一直沒有把視線移開。即使不習慣主動靠近也沒有關係,她只要站在原地,允許他的接近便足夠了。)


希爾杜:想要親吻的時候,閉上眼睛便可以了。


(少年低沉的聲線溫柔地響在少女的耳畔,彷彿聽見了指令般身體不由自主地順從那個沒有說出口的想法。纖長的睫毛隨著緊閉的眼眸隱約顫動著,垂眸凝望眼前等待親吻落下的漂亮臉孔,粉嫩的色彩透露著她緊張的心情。戴上婚戒後便能夠確定這幅畫面只有他才能看見,這讓少年不禁鬆了一口氣。他可無法想像還有除他以外的人能擁有這一幕。少年緩緩低下頭靠近少女的香軟,得到親吻後的她自然地流露出悅目的笑容,是他最喜歡的表情。)


希爾杜:(再一次伸出手輕捏妻子紅紅的臉頰,想不到摸起來的確有點燙)我出門了,午休的時候找你吧。


法音:好、好的⋯⋯!!別忘了便當喲!(急忙把大得有點過份的便當盒塞進少年的懷中)


(踏出家門遙望少年越走越遠的身影,雙手用力地貼向依然滾燙的臉蛋,少年的話語適時地流進她的意識,少女從來都不知道她的眼神流動原來是如此不加掩飾⋯⋯我真的有一直在看著嗎⋯⋯如果是真的話⋯⋯隨著推進的想法臉蛋的熱度不斷地遞昇)


法音:這不是超糟糕嗎⋯⋯!!!



💗

「在分別的時候如果看到我繫的領帶,會不會稍微有點想起我呢。」



💜🧡


布箂德:早上好。(拉開椅子,眼睛禁不住望向旁邊的桌上那一個大小有點罕見的便當)今天的便當一如既往地很巨型呢。


希爾杜:(順著對方的視線也瞄了便當一眼,不知道應該放在那裡才能不惹人注目,冰箱也沒有足夠的空間,似乎經已放棄抵抗般被少年乾脆地放在桌面)⋯⋯已經跟她說了不用做那麼多了。


布箂德:(笑笑望向說著抱怨的話嘴角卻不其然滲著笑意的伙伴)但你每天還是會努力吃光呢。


希爾杜:⋯⋯昨天的文件放在你桌上了。(別過臉讓目光回到屏幕上直接地終止了這次的對話,雙指在鍵盤上專注地飛快敲打著)


(敲擊鍵盤的聲音聽起來單一又乏味,在工作的兩位表情平實且認真,只是如果有著可以探測人腦的機器,大概便能發現到在他們的外表底下、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擔憂⋯⋯)


希爾杜:(那個笨蛋應該不會真的去搬那個櫃子吧⋯⋯)


布箂德:(蓮音她會不會像上一次那樣弄得全身都是麵粉呢⋯⋯)


(好像在看不到少女的身影後,她在腦海裡的存在便更加深刻。特別是那一張親吻過後的動人笑容。輕輕拉住他的衣角,紅著臉望向自己的眼睛。被他緊緊地擁在懷中,安靜等待親吻的臉孔。兩位面對著不同的工作,不會洩漏的想法卻在沉默之中不約而合 — — )


怎麼辦⋯⋯


好想快點回家。



❤️💙


法音:糟糕了糟糕了!!(從房間跑出來)


蓮音:怎麼辦怎麼辦!!(從廚房跑出來)


(匆匆跑出客廳的兩人同一時間拿起手機,撥通了姐妹的號碼後,經已按捺不住的慌張心情讓她們朝電話的另一頭大聲地呼救— — )


法音:蓮音!!有沒有什麼神奇的工具可以把破爛的東西黏起來呢!!例如說是⋯⋯可以用來把櫃子的把手黏回去之類的⋯⋯


蓮音:法音!!如果整個廚房都是麵粉的話要怎麼辦才好呢!!不對,已經開始飄出客廳了⋯⋯⋯咳、咳咳!!!


(崩潰地握著手機的她們下意識抬起眼眸望向牆上的時鐘,距離丈夫下班的時間還有不足四小時⋯⋯此時的她們已經無助得不約而同地在內心吶喊著— — )


拜托了⋯⋯!!


只是今天⋯⋯


請不要太早回來吧!!

果子落、、

瓶子的故事(1)

     1 .

    一个普通的瓶子是不会走路、不会说话,更不会思考问题


    除非它被巫婆施了魔法


    它真的是一个被施了魔法的瓶子


    它是一个晶蓝剔透的瓶子,我们暂且叫它小蓝


    小蓝走路的样子很好笑,就像一只企鹅喝了酒—歪歪扭扭...


     1 .

    一个普通的瓶子是不会走路、不会说话,更不会思考问题


    除非它被巫婆施了魔法


    它真的是一个被施了魔法的瓶子


    它是一个晶蓝剔透的瓶子,我们暂且叫它小蓝

 

    小蓝走路的样子很好笑,就像一只企鹅喝了酒—歪歪扭扭

   

    瓶底啪嗒、啪嗒的敲打着地面,晶莹的玻璃在地面上敲打出很好听的声音

   

    “咚咚咚”


    “咚咚咚”


    瓶子小蓝就这样咚咚的往前走


    小蓝停下了,瓶颈上挂着一个用黑色圆珠笔写的牌子

    “给我一枚硬币,你会得到好运”

 

    人人都会喜欢一个会走路、有思想的瓶子。


    “给我一枚硬币,我会给你带来好运!我一枚硬币,我会给你带来好运!”


    一路上,只要口袋里有硬币的人,都会停下来从小蓝嘴里塞进去一枚硬币


    人人都希望被一个施了魔法的瓶子祝福,毕竟会说话会思考、还会咚咚走路的瓶子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

    

    谁不想得到魔法的好运呢?


    可是它根本不会给别人带来好运


    “咚咚!”“咚咚!”


    小蓝走路的声音更沉重了


    “给我一枚硬币,我会给你带来好运”


    小蓝身体里的硬币越来越多,把整个蓝色的瓶子照的金闪闪的

  

    “哗啦”“哗啦”


    这是小蓝身体里硬币的声音


    “轰隆,轰隆”一直有滚滚的雷声,从天空深处隐隐传来


    “哦不!要下雨了”小蓝开始担心


    “雨水会进入我的身体里!我的硬币!”

   

    “咚咚咚!咚咚咚”


    “哗啦啦!哗啦啦”


    瓶底敲击地的声音变急促了,瓶内的硬币声音更响了


     2.

      小蓝站在一个巴掌大的蜀葵花叶子下


    “嘿!蓝色瓶子!”


    “谁?谁在说话!”


    小蓝抬头,看到一个像喇叭一样—从花瓣到花心—从紫红渐变成淡粉色的喇叭


   “喇叭?”小蓝口无遮拦的脱口而出


    “嘿!蓝色瓶子!说话注意点!我是一朵花!不是喇叭!”


    紫色小花盯着小蓝身体里的瓶子


    “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呢?你又用不到”


    总有一天能用到,小蓝嘀咕


    紫色小花盯着小蓝瓶颈的牌子,念了出来“给我一枚硬币,我会给你带来好运”


    “哦!天呐”紫色的小花用遮住小蓝头上的叶子拍了一下脑门—也许是花瓣


    “你根本不会给人带来祝福!你是个乞丐!不!是个骗子”


    小蓝第一次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


    它根本不会给别人带来好运


    天空深处的雷声渐渐消失了,但是太阳依旧没出来,天空依旧灰朦朦的

    3.

    “给我一枚硬币,我会给你带来好运”


    小蓝机械的说着这句话

    它也想说点别的—但它实在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它肚子里的硬币越来越多

    我变得越来越重了。小蓝想


    我变得越来越空了。小蓝也在想

    “我不会给人带来好运!”小蓝喊出来。然后摇一摇脖子,把那个用圆珠笔写着的“给我一枚硬币,我会给你带来好运”的牌子摔掉在地


    还小孩子脾气的晚上压了两下


    那个牌子变得脏兮兮的



    4.

    小蓝独自走在街上


    “哗啦,哗啦”“咚咚咚”

    “我不喜欢这个声音!”


    小蓝尖叫道


    这个时候,有一个小女孩从它旁边经过


   小女孩穿着一条蓝色的连衣裙

 

    哦,她也是蓝色的,小蓝想


    它喜欢上了这个小女孩。


    “我想我喜欢上她了”小蓝发出咚咚的声音,跟在小女孩的后面


    “我现在一点都不空了!”小蓝高兴的跟在小女孩后面


    小女孩很快就发现了它


    “你会走路?”女孩很惊讶的问“你还会说话”


    “我是小蓝”小蓝高兴的蹦了起来,但是被硬币的重量又拉了回去


    “看来你对你身体里的硬币很头疼”小女孩捧起了蓝色的小蓝


    “你是谁家的瓶子?”小女孩低头问小蓝


    “我不是谁家的瓶子,我可以当你的瓶子子吗!”小蓝笑起来了


    “真的吗”小女孩惊喜的问


    “我们回家吧!”


    小女孩把小蓝高兴的举在头顶,“我们以后是最好的朋友!”


    小女孩把小蓝带回了家,它觉得它很幸福


    小女孩每天都会和小蓝一起玩,一起读书,一起散步


    小蓝很喜欢自己咚咚的声音,小蓝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空了


    它觉得它很幸福


—本篇完—

⚠️还没有完结,会继续写小蓝与小女孩。

    此篇纪念我童年的时光,以及被我摔掉的通明玻璃花瓶

如果真的有魔法,我希望修复它

     记童年

   


    

    


    

王祖甜甜甜

黄圣依 红苹果乐园 江玲达 修图9p
超好看的校花。

黄圣依 红苹果乐园 江玲达 修图9p
超好看的校花。

永远的奥特曼

爱迪奥特曼的中国人间体——王维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是王维的决定稿,包括了正、背、综合图、爱迪的合影以及佩饰、单马尾和风衣的特写。以下是爱迪和王维的详细介绍和角色设计评论。


爱迪奥特曼


身高:微型-50米

体重:0-44000吨

出生地:M78星云光之国

生日:1980年4月2日

年龄:8000岁

飞行速度:9马赫

行走速度:1700Km/h

水中速度:630节

跳跃力:700米

臂力:10万吨以上

变身道具:电光棒

本作人间体:王维

招牌技能:沙库修姆光线

简介:王维使用电光棒变身而成的奥特战士。是光之国调查负能量的战士...










这是王维的决定稿,包括了正、背、综合图、爱迪的合影以及佩饰、单马尾和风衣的特写。以下是爱迪和王维的详细介绍和角色设计评论。


爱迪奥特曼

 

身高:微型-50米

体重:0-44000吨

出生地:M78星云光之国

生日:1980年4月2日

年龄:8000岁

飞行速度:9马赫

行走速度:1700Km/h

水中速度:630节

跳跃力:700米

臂力:10万吨以上

变身道具:电光棒

本作人间体:王维

招牌技能:沙库修姆光线

简介:王维使用电光棒变身而成的奥特战士。是光之国调查负能量的战士,作为奥特兄弟的候补被派往地球,经过努力,终于得到了认可成为了奥特兄弟的一员。战斗方式以类似蹦床的跳跃和杂技般的空翻、飞踢以及丰富多彩的光线技为特征。也是昭和奥特曼中唯一一个没有战败记录的奥特曼,被粉丝们夸赞为“全能王”。 此外,原作中很少使用的反击型沙库修姆光线(反撃サクシウム光線),故事中会多次使用。

 

王维(王維,片假名:オウイ,罗马音:OuI)

 

身高:170cm

体重:55kg

三围:B81/W54/H86

年龄:17

生日:3月9日

星座:双鱼座

血型:O型

人称:第一人称“私”、第二人称“あなた”、复数“私逹”“あなた逹”

身份:爱迪奥特曼的中国人间体

口头禅:

全世界の人々に、私は愛と勇気を与えるわ!

对于全世界的人们,我要给予爱和勇气!

简介:温柔善良,人也很美丽。坚定着能与怪兽和宇宙人共存的信念,但亚波人出现后她也不纠结,和同伴们一起战斗。同时也是雷姆利亚酒吧的调酒师,所以对酒也很了解。此外她和周肯一样,作战时作为候补留在基地,并分析敌人的情报,第一时间提供给在前线的队友们。


设定理念:

设计参考了机动战士高达SEED里的角色——拉克丝·克莱茵。灵感来源于歌词“教会我们爱和勇气”,由此以爱为起点,衍生出“美丽”、“漂亮”来突出她的气质。由于爱迪是没有败绩的战士,所以在王维身上可以看到很多佩饰,而且大多都很炫目,这也是突出她和别人不一样的特征,即追求完美的精神。人设和爱迪一样都是候补成员,只有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才出动。她也能灵活使用变身道具电光棒的能力,比如防御、识破对手、指引路线等。和其他人不同,她的格斗术主要是以柔克刚的柔术,即避免对方的攻击力量,并转化为制服敌人的降服术,和爱迪灵活的战斗方式相对应。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爱迪是没有格斗音效的,取而代之的是他做出战斗动作的效果音,比如握拳、劈砍、跳跃等动作时,一瞬间发出的声效。毕竟用没加工处理过的长谷川初范的声音会很尴尬,陶梦囡是因为冷酷型所以沿用七爷的音效没有任何违和感。而王维就不同了。
生仔敷衍怪

勇者第三章

第三章


  蝉声绕耳,日复一日,有许多天过去了,空闲时到后院的桃林练功,吹笛,很是悠闲,偶尔在回来的路上还会遇到骑着水牛返回的牧童。林荫小道凉风习习,阳光透过叶子洒落到地上散落满天星光。 

  有时她会想这种生活会持续多久,心中总觉得有什么放不下。 

  


  一个绵绵小雨的午后,因细雨将大地打湿,蓝兔只好闲暇地坐在檐下绣花。穆姨轻脚走到蓝兔旁边正坐侧目看着蓝兔,抬手将她耳间的碎发撩到耳后,像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那般慈爱。 


  “孩子,在绣什么呢,我瞧瞧。” 


  蓝兔转眸微微羞...

第三章

 

  蝉声绕耳,日复一日,有许多天过去了,空闲时到后院的桃林练功,吹笛,很是悠闲,偶尔在回来的路上还会遇到骑着水牛返回的牧童。林荫小道凉风习习,阳光透过叶子洒落到地上散落满天星光。 

  有时她会想这种生活会持续多久,心中总觉得有什么放不下。 

  

 

  一个绵绵小雨的午后,因细雨将大地打湿,蓝兔只好闲暇地坐在檐下绣花。穆姨轻脚走到蓝兔旁边正坐侧目看着蓝兔,抬手将她耳间的碎发撩到耳后,像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那般慈爱。 

 

  “孩子,在绣什么呢,我瞧瞧。” 

 

  蓝兔转眸微微羞涩的笑道:“我也不知道...随便绣绣而已。” 

 

  “嗯,绣的不错啊,这是谁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感觉很熟悉,我或许...认识。” 

  她垂眸手轻轻抚着那上面的人 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

 

  上面是一个少年的身影,橘红的发,宛如大漠的落日,利落的系在一起,一衫白衣与景中的桃林成鲜明对比,格外显眼。 

   

  那是一种带着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纯净,使人移不看眼目,又似深潭,让人捉摸不透,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似笑非笑的的面,不似浮夸弟子的轻浮,给人一种温文尔雅君子的儒雅,但又有几分英气,在脑海中很模糊, 但好熟悉。 

  

  ‘他是谁...’ 

  为什么我总是看不清你的样子呢 

 

  “孩子...孩子?”  

   

   “ 蓝儿。”

 

  “啊?嗯,怎么了” 

 

  “你才是,没怎么样吧,吓我一跳,有哪里不舒服吗?” 

 

  “啊——没事...我...在想一会儿要不再练会儿功。” 

 

  “是吗,这样啊,看来我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嗯...” 

   

   

   

  雨渐渐小了,滴答滴答的,不一会儿天就放晴了,阳光撒到了院里,像一幅金色丝绸铺满了整个大地。

 

  “啊,过得真快啊,说实在以前都没时间好好看看你啊。蓝儿” 

  “嗯?”蓝兔微微点头,而后又不解 。

 

  说着女子站起,转身向内屋走去,蓝兔看着她的背影思索着。 

  穆姨...她...在说什么? 

   

  一会儿,她又回来了,手中拿着某样东西。 

   “蓝儿啊,来姨给你个东西,是你的了,省的别人再惦记。”说着便塞到蓝兔手中。 

 

  “嗯?” 

   

  蓝兔望着她,望着手中的东西,是一个檀木深沉的小盒子,宝蓝色的菱形宝石镶嵌其上,纹理细致入微,不带一丝瑕疵。

 

  “蓝儿啊,你觉得我像坏人吗。” 

 

  蓝兔望着穆姨摇着头:“您很温柔。” 

   

 “温柔吗?哈哈...感觉有点不搭边啊。”穆姨目光伸向远方,仿佛在铺开记忆中悠远的画卷。 

  

  “那一个人目无尊长,弑师灭门,杀人无数的人——蓝儿觉得她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恶人,罪犯,凶手,还是歹徒呢?” 

   

  “或许...是一个可怜人呢。” 

 

  “她有什么苦衷吧。”蓝兔望着穆姨微微想了一下回答道。

     

  “可怜人啊...”可怜...她这种人不需要被可怜。

   

  穆姨微微皱着眉头,双眼在一瞬间泛红了,她微微扬起脸,看着天空,像是在思索着,亦或者在流泪。  

   

  “我想和蓝儿说说小时候的事,可以吗”穆姨垂眸望着蓝兔扯出一抹微笑。 

   

  “......嗯?”


  “其实,蓝儿第一次就发现了吧,我见过你,是在你小时候,我和你娘是旧识,我初识那丫头的时候,她似乎...是逃婚出来的,后来索性就不回去了,我们四个里你娘是最早出嫁的,她呀 喜欢一个人逞强了,她那张嘴叫人又爱又恨,撒娇起来嘴特别甜,但却没有人能说的过她。最后也是败在那张嘴上...有苦难言,这个小匣子是她在我走前给我的,给你了蓝儿。” 

 

  “穆姨...和娘亲认识...”蓝兔听到紧紧抓住女子衣袖,仿佛戳中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嗯,我与你娘亲虽然没有血缘,但你娘亲交给我,我就想着去找你,我见你时,你还小,或许不记得了,不过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吧。” 

 

  “以前你左一个大姨,右一个大姨叫我,嘴可甜了,我啊,喜欢的不得了。现在也越来越漂亮了。不过这些年你受苦了吧,瞧着瘦的...” 

  “.....”蓝兔望着她,没有说话 ,看着蓝兔一脸的茫然又似乎很受伤,不禁心疼起来 

 

  “蓝儿啊,别想过多,珍惜现下。来,将这个吃下去,它会有助于你恢复功力的。” 

 

  蓝兔望着穆姨手中的一粒丹药,缓缓拿起,含在嘴中,咽了下去。这丹药意外的清甜,入口即化。

 

  顿时,仿佛身体里充满了力量,此时穆姨挥掌使用内功,蓝兔的身体闪着淡蓝色光芒,继而从蓝兔体内幻化出一个玉佩。

 

  “这个玉佩你雪姨和娘亲那一辈所持有的,姨把它交给你了,可要好好保管啊。” 

 

  “嗯。” 

  蓝兔又紧了紧手心点头道. 

 

  _“蓝儿。”穆姨又拿出一个稍短的骨笛,轻轻放在蓝兔的另一个手心中. 

 

  “来,吹吹看。” 

 

  “嗯。”蓝兔望着手中短小精悍的骨笛,应该是娘亲给我的。 

 

  拿起轻轻含在口中手指在笛上轻快滑动,悠扬的笛声倾泻而出,婉转动听,煞是好听。周围仿佛都安静下来了,静静地聆听着。 

 

  “咕咕-——” 

   

  一声鸟鸣,打破了这份宁静,却不让人觉得心烦,蓝兔远远望着那只小鸽子,不禁朝它伸手而那鸽子乖巧地朝蓝兔飞去,轻轻地落在她手上,似乎一点也不怕生。 

 

  “小六....”蓝兔呢喃着,小鸽子似乎认同地拍打着翅膀在空中绕圈。 

 

  “蓝儿,把玉佩拿给我一下。” 

 

  “您要用它做什么?”蓝兔将手心中的玉佩交给了穆姨,不解的问道。 

 

  “蓝儿,莫急。” 

   

  说着拿着玉佩站起来,将手放在嘴中吹哨,似乎在呼唤那鸽子,鸽子轻轻落下。 

  穆姨拿出玉佩,玉佩此时散发淡淡的青光,催动内力,玉佩浮起来,而鸽子身上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随着白色光芒越积越多最后形成一个耀眼的白色光圈,并且白色的光圈向外扩散,并旋转,形成一个漩涡光圈,并射出一个耀眼的光柱,直插云霄,云雾也似乎被光柱驱散了。 

  而后,那鸽子变作了一只宝蓝色的凰鸟,淡蓝色的羽毛随风飘下,动作缓慢优雅,纤纤细尾,像拖地长裙,缓缓落下,蓝兔站起,走向它,它也微微低下头,示意蓝兔,蓝兔望着它的动作,抚摸着它的头,轻轻将它抱住 。


 

  “看样子你们应该从小一起长大的吧。” 

 

  蓝兔看着她身边已经变回去的小鸽子,朝它伸出手来接下衔在鸽子嘴中的玉佩,挂在颈上,用手磨蹭一下紧紧地握住。

 

  随后那小鸽儿朝蓝兔叫唤几声飞走,蓝兔不舍地望着它飞远了。

 

  “回去了啊,蓝儿啊,你只要吹响这笛它会来的,它可以感应到你身上的玉佩,回去吧。”穆姨安慰她说 道。

 

  “嗯,我明白了...穆姨。”蓝兔将骨笛和玉佩收了起“穆姨,能和我说说您和娘亲的事吗,我想知道全部。”蓝兔望着她,满脸期待。 

 

  “嗯,回屋吧...外面冷。”说着,握住蓝兔的手,放在自己双手间,在穆姨手上有一层薄茧,触摸起来让人感觉痒痒的。 

   

  她——是一个的温柔的人。  

  很好很好的人。

  

 

 

   待续 

  

丁香花脆皮鸭

光速第二弹

本来只是想找一张以前的照片

结果一个人抱着本相册快落了一个多小时哈哈哈哈哈哈


嗯所以今天也不会更新咕咕咕咕咕

光速第二弹

本来只是想找一张以前的照片

结果一个人抱着本相册快落了一个多小时哈哈哈哈哈哈


嗯所以今天也不会更新咕咕咕咕咕

丁香花脆皮鸭

丧心病狂地拿自己小时候的照片p表情包p了一个多小时哈哈哈哈哈

对✓这就是今天仍然没有更新的理由

大概会有第二弹

丧心病狂地拿自己小时候的照片p表情包p了一个多小时哈哈哈哈哈

对✓这就是今天仍然没有更新的理由

大概会有第二弹

鱿鱼叔

是这次绿都冬日祭的返图哦,知道是啥角色不?这次漫展好多人没认出来的说,只认出了和我一起的亚梦,唯梦真好吃√

是这次绿都冬日祭的返图哦,知道是啥角色不?这次漫展好多人没认出来的说,只认出了和我一起的亚梦,唯梦真好吃√

弥岚
初一时喜欢的童年女神小花铃

初一时喜欢的童年女神小花铃

初一时喜欢的童年女神小花铃

三碗猫粑粑

【老虎x狐狸】狐假虎威的代价

仍旧是童年邪典and旧文

——


小脑斧第一次跟小狐狸怼上,就因自己的憨憨属性被摆了一道。


小脑斧虽然是个憨憨,但至少也是个老虎,基因摆在那,小动物都怕他,只有小狐狸不怕。

两兽对峙了约莫十秒钟,可能是小狐狸的眼睛太好看了,让小脑斧产生了危机感,也可能只是小脑斧单纯地看不顺眼,小脑斧一爪子朝小狐狸袭去:

“老子新看上的妞!就被你给搅和啦!食我大粪攻击啦!”

小狐狸灵活的跳开,鄙视道:

“言语粗俗,思想龌龊,动作残暴,鸡鸡都还没鼻孔大,就想着这种低俗的事。”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小脑斧听到嘲讽,很愤怒地又挥了一巴掌,刮乱...

仍旧是童年邪典and旧文

——


小脑斧第一次跟小狐狸怼上,就因自己的憨憨属性被摆了一道。



小脑斧虽然是个憨憨,但至少也是个老虎,基因摆在那,小动物都怕他,只有小狐狸不怕。

两兽对峙了约莫十秒钟,可能是小狐狸的眼睛太好看了,让小脑斧产生了危机感,也可能只是小脑斧单纯地看不顺眼,小脑斧一爪子朝小狐狸袭去:

“老子新看上的妞!就被你给搅和啦!食我大粪攻击啦!”

小狐狸灵活的跳开,鄙视道:

“言语粗俗,思想龌龊,动作残暴,鸡鸡都还没鼻孔大,就想着这种低俗的事。”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小脑斧听到嘲讽,很愤怒地又挥了一巴掌,刮乱了小狐狸的尾巴。

小狐狸生气了,他刚刚精心打理了两个小时的尾巴被这么一刮!有一撮毛它分叉了!它分叉了!分叉了!

他高傲地跳到一块足够让小脑斧够不着的石头上,喊道:“蠢货!我可是万兽之王,容不得你放肆!”

“你放屁!真当我没脑子!”

“不信的话就跟我去溜一圈啊!看他们怕不怕我!”

“来就来!他们怕你我就是你弟弟!”



小动物一看是小脑斧来了,都纷纷跑开。

小脑斧挥泪,只好被迫认大哥。开启了他那卑微的小弟生活。



找食物,收拾狐狸窝等一系列事物,成功让小脑斧成了个居家好雄性。

脑斧妈妈看在眼里,刚想开口告诉憨憨儿子真相,却发现小脑斧会主动做家务了,就闭了口。



直到有一天,小脑斧发现小狐狸被自己的手下败将——小独狼踢了一脚,才如梦方醒。

他直接上去给了他一拳,小狐狸看了眼他,直接跑开了。



小脑斧再也没有去狐狸窝照顾小狐狸了,小狐狸也不会生气的问他为什么没来了。

小脑斧再也不是小狐狸的小弟了,他也没有理由去找小狐狸了。

他也找不到小狐狸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小脑斧终于长成了大脑斧,也成功地进化成了老虎。

智商上线的老虎又遇到了狐狸。



自从当年诡计识破后,小狐狸就刻意躲着小脑斧。狐狸害怕的动物很多,小时便因猎人而失去父母,后来有了个憨憨小弟罩着,日子也是美滋滋。

后来小弟一走,他又成了孤家寡狐,好在脑子不错,骗骗乌鸦的日子也挺自在。

初生狐崽不怕虎,可狐崽长大了。当他又跟老虎怼上的时候,他早已没了跟他对视的勇气。

他还欠老虎一个道歉,他会道歉的,也许吧。总有一天会的。

但绝不是这天。


老虎带着自己的小弟到处瞎晃悠,他们刚饱餐了一顿,需要散散步消化一下。

眼尖的老虎一下就认出了站在石块上的狐狸。

身旁的小弟有些按耐不住,他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的晚餐。但老大还没发话,他也不好意思动爪。

老虎看着自己身旁跃跃欲试的小弟,没有阻挠,而是继续看着站在石块上的狐狸。

那是当年那块石头,只是两兽都没有认出来,但是那句话,两兽都没有忘记



“蠢货!我可是万兽之王,容不得你放肆!”



兽生就是一场赌博,至少对于实力不算强的狐狸来说就是如此。

任何一个差错,可能会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站在石块上的宣誓,是他最后一场赌博。生命作为赌注。



好在,他赌赢了。

他也不需要再为生活而赌了。

他的小弟又回来了。

狐狸这次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老虎旁边了。



星月交辉,狐狸睡眼朦胧,扫了扫尾巴,盖在了刚躺下的老虎身上,继续睡去。

这就是家人的感觉吗,

真好。





——————————

老虎:多年来的愿望,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睡大哥了。

三碗猫粑粑

【白雪x皇后】苹果你到底吃不吃

白·龙傲天·雪  该死的女人,你竟然不喜欢我,好特别!女人,我看上你了,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还是该死的旧文,还是该死的有bug,还是该死的懒得改

——————————————

    白雪有个疑惑,她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人都很喜欢自己。除了自己的后妈。

    白雪有着迷人的容貌,丰满的身材。她曾经觉得自己有点肥肥,这个说法得到了皇后的藐视之笑,但周围的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地认为这个想法是无稽之谈。

    我的...

白·龙傲天·雪  该死的女人,你竟然不喜欢我,好特别!女人,我看上你了,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还是该死的旧文,还是该死的有bug,还是该死的懒得改

——————————————

    白雪有个疑惑,她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人都很喜欢自己。除了自己的后妈。

    白雪有着迷人的容貌,丰满的身材。她曾经觉得自己有点肥肥,这个说法得到了皇后的藐视之笑,但周围的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地认为这个想法是无稽之谈。

    我的公主!这明明是婴儿肥。

    听到“婴儿肥”这三个字,白雪不禁嘴角抽了抽,强迫着自己保持着那惹人爱怜的形象。

    因为白雪发现她越是如此,皇后对她的关注就越多。

    白雪曾经在门口偷听过皇后与魔镜谈话。她是真的认为,魔镜很有眼光!

    比起白雪那微胖却显得纯真无比,很容易让人对自己产生好感的美貌不同,皇后如同传说中的潘多拉,那迷惑人心的美貌下藏着的是灾难。明明知道危险,却又令人沉醉。


    虽然本人并不是这样。人民并不爱戴她,尽管她将整个国家治理得整整有条。人民还是喜欢这甜美可人的公主殿下。

    白雪有点怀疑百姓们的大脑。

    他们的脑袋是不是都注水了?


    在全民添狗的情况下,皇后是唯一一个对白雪不好的人,抖M公主觉得,这个女人好与众不同!这个女人竟然该死的甜美!


    有一天,白雪敏锐地察觉到了皇后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又恶化了好几倍。真是不听话的小野猫。

    很快,白雪就收到了与猎人蜀黍一日游的指令。

    白雪赖在床上表示今天不舒服,不想去森林。

    皇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白雪思考再三,还是决定踩下这个陷阱。

    因为她不觉得,猎人会狠心杀害自己。


    不好意思长得好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白雪冷着脸,甚至略微有所嫌弃,但她很理智地没有表现在脸上。

    猎人泪声俱下地blablabla一大堆,白雪简略的概括了下,就是“啊,这么可爱的公主,真的不忍心下手啊!”“我绝对不能那么残忍!”“老巫婆!为什么要对这么可爱的公主下手!”

    听到了“老巫婆”三个字以后,白雪额头青筋暴起。为了保持形象,她连忙离开了这个差点令她失态的地方。

    猎人蜀黍很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白雪走了很久,惊恐地发现自己迷路了。


    很快,就像童话那样,在白雪累的气喘吁吁,撑着竹竿都支撑不住要倒下去的时候,她看见了一个小屋。

    她直冲房间,看到那七张软软的小床没想太多,爆发结束后直接累摊在上面睡了个好觉。


    皇后看到了猎人呈上来的心脏,皱了皱眉。猎人心惊,不会发现了他是骗她的吧。

    皇后摆了摆手,猎人便退了下去。

    那颗心脏被皇后很好的收了起来,心里五味杂陈,不过一想到那个所谓最美丽的孩子不会挡着自己的路后---

    感情终究是战胜了野心。

    她偷偷的抹了把泪,这一切都被魔镜看在眼里。魔镜吐槽到:“不是你找的人杀得她吗?”

    皇后难过的拿手帕擦了擦眼睛:“都说孩子是娘的心头肉,虽说我没有掉块肉,可是养了这么多年,是条狗都有感情了,人心都是肉长的。”

    魔镜被这母女情深感动了,激动道:“不要难过了,她还没死,在七个小矮人的家里。”

    正在擦眼泪的皇后猛的一激动,差点戳到了眼睛:“你tm再说一遍!她还没死!?”

    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皇后,魔镜脑筋有点转不过弯,她眼里的怒意也太强了吧。

    于是,皇后掏出了一个红嫩的苹果,咽了咽口水,发现自己的失态后,咳了一声:“这次我要亲自动手!”

    魔镜:???死了你难过,不死你又很生气,你到底想怎样?


    白雪醒来后,发现自己像猴子一样被七个人围了起来,她为自己的未来捏了把汗,顺便抱住美丽可爱温柔善良多才多艺喜欢唱跳rap篮球的自己。

    小矮人很快就被可怜的白雪的故事给感动了,他们决定让白雪留下来,让她不再受到皇后的伤害。

    瘫了几日的白雪觉得怪不好意思的,白吃白住,于是她开始为矮人们做起了家务。虽然已经捅破了两床被子,摔碎了四个碗。但矮人们还是很喜欢她。


    白雪知晓魔镜的存在,于是她也预料到了皇后的到来。

    但皇后一副老太婆的模样还是让她吃了一惊。

    “小姑凉,谢谢你啊,这个苹果就当谢礼送给你吧。”

    白雪看着那个一半绿一半红的苹果,陷入了沉思。

    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你那苹果一半红一半绿我会看不出来?您的目的也太tm明显了吧。

    “吃了吧,一口也行,你要是建议的话我给你吃一口。”说完皇后就朝红的那半咬了一口,顺便将绿的那半递给了白雪。

    白雪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可她也不想扫心上人的脸。她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她还在沉思。

    她在皇后的眼里真的有这么傻?

    皇后等了片刻,心虚道:“吃啊,你怎么不吃?你嫌弃我?”说着步步逼近白雪。

    谁料,皇后被脚下的石头给绊倒了。皇后尖叫了一声,虽然被白雪英勇地抱住了上半身没有跌倒,可是突然的惊吓让她的魔法失败了。

    皇后的真脸露了出来,并且还瘫在白雪怀里。


    白雪皮肤很白,白雪知道,皇后皮肤也很白,白雪也知道。但看着皇后那令人心慌意乱的脸在黑袍里露出一副吃惊的亚子。

    虽然这么说很下流,但是她bo ki了。

    白雪的脑子短时间瘫痪了,她现在只想亲一下她的心上人。

    看着白雪那张脸慢慢变大,皇后的大脑也死机了,但皇后不愧是皇后,她很快就反应过来。

    “吃屎啦你!”

    皇后毫不留情地将掉到地上的苹果塞到白雪的嘴里。

   白雪惊异地看着皇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皇后也摔了个屁股蹲儿

   皇后满意地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正准备离开之时,又看了一眼她那漂亮的“女儿”。

    皇后沉默了,她决定让白雪离去的体面点。


    于是皇后作死地将白雪搬到了二楼,体力不支的她将白雪的尸体摔倒了床上,同时自己也摔在了地板上。

    皇后表示这个地板好脏,以及自己的两颗牙好像有点松。

    白雪也因为这猛烈撞击,卡在喉咙里的苹果被撞了出来。


    对上皇后那震惊中又带着点委屈的眼神,白雪尴尬地笑了笑:

    “苹果……味道不错。 ”

——————————————

    关于皇后,大家要知道,一般反派都智商普遍偏低并且爱作死(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