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童虎

29978浏览    1102参与
神速骑士斯萨索尔克

也是因为上色了,并且画的比较细致

试图模仿冥王篇画风描绘艾卡拉特

也是因为上色了,并且画的比较细致

试图模仿冥王篇画风描绘艾卡拉特

应零

终于拿到手机了。。是最近的摸鱼啦!还有一些童虎老师的谷子 一直都很想戳戳老师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哈 童虎老师真的很帅(童虎老师是我推啦 不要贴脸开大啊)

终于拿到手机了。。是最近的摸鱼啦!还有一些童虎老师的谷子 一直都很想戳戳老师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哈 童虎老师真的很帅(童虎老师是我推啦 不要贴脸开大啊)

球球

【童史】缲返相思不相望

临时积极发挥

异地两百多年的童虎x史昂

原著向,有被预警的渗入

预祝中秋节快乐!

——————————————————

史昂卸下头盔,摘下面具,在白羊宫的门口与挚友告别。

他们的时代落幕了,随着圣战的结束,唯二生存下的两人肩负着培育后代的使命。

童虎身着浅绿色大马褂,头戴一顶草帽,背着天秤座的圣衣箱,如同初见时的模样。

即使再多千言万语,史昂最后还是当上了教皇,而童虎责被派去五老峰监察108魔星。

“你穿着这一身真的有模有样的”,童虎打量着史昂身着黑色教皇袍忍不住称赞。

“你就别调侃我了,童虎”,史昂难为得笑着,“好了,该出发了”。

“真的没有要对我说的吗?要知道,我们以...

临时积极发挥

异地两百多年的童虎x史昂

原著向,有被预警的渗入

预祝中秋节快乐!

——————————————————

史昂卸下头盔,摘下面具,在白羊宫的门口与挚友告别。

他们的时代落幕了,随着圣战的结束,唯二生存下的两人肩负着培育后代的使命。

童虎身着浅绿色大马褂,头戴一顶草帽,背着天秤座的圣衣箱,如同初见时的模样。

即使再多千言万语,史昂最后还是当上了教皇,而童虎责被派去五老峰监察108魔星。

“你穿着这一身真的有模有样的”,童虎打量着史昂身着黑色教皇袍忍不住称赞。

“你就别调侃我了,童虎”,史昂难为得笑着,“好了,该出发了”。

“真的没有要对我说的吗?要知道,我们以后很难再见面了”,童虎问。

“我早已做好准备和你永别了,童虎”,史昂回答,“243年对我们真是太遥远了,即使我用尽自己的小宇宙,都不敢想象能够去到那个时候,所以永别了”。

“你在说什么啊,这可不像你,不过不必担心,小宇宙会将我们连接”,童虎信心满满安慰道。

“我知道”,史昂寻思,“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不能触碰你的肌肤,你也会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以后我们只能互相听到彼此的声音,不知过多少年,我们的声音也会衰弱,然后其中任何一方会死去,那时我们的脑海里会带着对方的形态永远消失在这宇宙中…”

童虎被突如其来的这话虎躯一震,双手抚摸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你还真是越发成熟了…那么,再会吧”,童虎朝史昂眨了眨眼。

“243年后,让我好好嘲笑一下你那年老色衰的脸”,史昂在最后一刻打趣。

见童虎一脸不屑得样子,史昂忍不住笑了出来,最后,童虎还是无奈得招招手,二人便分别了。



一开始史昂是习惯的,想到自己还要在这待243年之余,心中的躁动始终压抑着。

一开始童虎也是欣然的,五老峰的景色如画,安逸在这的人即使过上百年也不会厌倦。


史昂偶尔会与童虎进行小宇宙的交流,一些圣战后圣域的琐碎事件,亦或是自己遇到的一些难题,他都会经常去找童虎交谈。


“童虎…怎么不说话,你还活着的吧”,史昂有好几次找到童虎,他都在打瞌睡。

“这次又有什么事吗,教皇大人”,童虎每次在睡梦中被吵醒,都不满得盘问。

“没什么,只是怕你睡着后,会跳出一只真正的老虎将你吃掉,才及时叫醒你”,史昂戏谑得笑了。

“呵呵…不会的”,尽管被吵醒有一千个不乐意,童虎最后还是被史昂的话逗笑。

“时间过得真快,你过得似乎非常愉悦”。

“一山一水一圣人,很遗憾你不能来五老峰,不然我会带你享受这里的风情雅趣”,童虎得意洋洋。

“哼,可不要忘记当初的使命”,见被调侃,史昂挖苦道。

“明白明白”,童虎挠挠头回答。

两人闲聊,这是他们愿意做的最开心的事情。

“那么,再见史昂”,最后童虎再次进入梦乡。

……


243年间,夜晚满天的星辰是经常出现的东西,史昂自是喜欢的,他很庆幸有如此多的时间来欣赏圣域的星星,他每次都会站在星楼上瞭望广阔无垠的夜空,每次都能很准确得指出相似于童虎的那颗。

童虎感到很奇怪,为何每次都可以无误得认出它,史昂说这是个秘密。

实际上,史昂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哪一颗,他只觉得,只是凝视着它们,每次眼中泛起涟漪的时候,都有一颗星星在他泪光中跳动的最为雀跃,它像极了年轻时的童虎,在他的印象中永远是开朗活泼的少年,而自己便是在他旁边的那颗。

事实上,没有人能够接受分离几百年或者一辈子的痛苦,而童虎与史昂自己为了圣域的未来,愣是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情绪,每次都在无形中发泄,自己全然不知——他们想念对方了。



两百年说快也还是过得很快的,转眼间,史昂和童虎已经好几百岁了,他们每次对话都在倾听着对方一年年沙哑的声音,不得不感叹他们当初许下的承诺,现如今已成为了超越自己内心的奇迹。


“童虎…童虎,不要再睡了”,老年的史昂早已褪去年轻时的稚气,唯有作为领导者即使沙哑也铿锵有力的声音。

“哈哈,不好意思,休息一下”,童虎伸着懒腰,揉着眼睛回答,“这一代的黄金圣斗士马上就要降生了,不知道白羊座将会成为怎样的圣斗士呢”。

“我会将他培养成我最心爱的徒弟”,史昂回答。

“哈哈,知道了知道了”童虎笑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要去做一些准备,童虎,你也要做好准备”,说罢史昂便离开了。

“我明白的,再见,史昂”


史昂自从带了孩子后,变得乐观开朗了许多,虽然偶尔也会因为孩子的哭闹而产生烦恼,但是因为这些孩子,与童虎交流的次数也明显少了很多。


“童虎…童虎!”

“怎么了史昂,我还以为你在陪伴那些孩子,把我忘记了”,童虎回答。

“怎么可能…”,史昂有些失落。

“这次是有什么事情吗?”,童虎问。

“你清楚的,那个日子快接近了”,史昂回答,“而且…我感觉我已精疲力竭,恐怕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我知道了”,童虎听到后故意以一种释然的语气回答,“人总会有这么一天,其实我也早已准备好与你告别了”。

“骗人的吧……”史昂一笑,“如果你真的想与我告别,那为何每次最后都会与我说‘再见’呢”。

童虎沉默不语。

……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史昂打断了气氛,“女神马上就要降生了,之后我会选出合适的教皇接班人,孩子们还需要我,我们这次真的没有时间像以前那样了”。

“是么,那再见,史昂”,童虎还是说出来了。

史昂笑着回应,“再见”。


岁月不饶人,一切就如同当初所说的那样,对方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在自己的世界中坠入时间的长河,直到永不复苏,回想起二百多年来,能在同一片星空下长谈都是幸福的。


“童虎,我最近有些不好的预感…如果我有什么不测,穆就拜托你了”,又过了一阵子,史昂在每日的忙碌中告知童虎。

“放心吧,史昂…”,童虎保证,“我们再会”。


没过多久,白羊座的穆真的找到了童虎,说明了联络不到老师的情况,童虎意料之中得接受了事实,并告诉穆不要太过于慌张。


感知到史昂离去后的十三年里,童虎做过无数次同样的梦,梦中自己的身体都会变回18岁,回到那分别243年的某个时间缝隙中,史昂身穿黑色教皇褂,背朝自己,独自站在星楼仰望这无尽的星空,微风吹起他淡绿色的长发,卷起黑色长袍,与之显得更加凄凉。

梦中的史昂发现了童虎的到来,都会质问童虎为何会出现在这,他应该去观察魔星的,童虎说自己也不知道。

后来不知怎么的,两人便遇到了108魔星的突然降临,史昂每次都会因为保护童虎而死去,童虎也无数次在梦中懊悔与哭泣,他想痛恨为什么没有一直陪伴在史昂身边,但是他不会恨,因为他有比这更重要的职责,这令他很无奈,因为两人是圣斗士而相遇,最后又因为是圣斗士而分别,自始至终,都是在人生中反复巡演的一个过程。

终于有一次,史昂带着重伤的身躯,枕在童虎跪坐着的膝盖上,抬手擦拭着童虎的眼泪,笑着告诉对方:“请不要悲伤,我只是你意念的一部分,无论跨越多少个轮回,我们都会再次重逢”。

童虎攥着史昂的手,笑着答应下来,并发誓会一直等待对方。

“再会”

……

不辞痴绝驻黄昏(qq空间版)

【童史童】《旧歌处》

*莫忘使君歌笑处,垂柳下,矮槐前

*接问君何事,酱大蒜全责@圣域知名管道工 

———开始———

这昆仑蓬莱的仙姑道爷们也时常无趣得紧,隔上百十年便要叫小辈们出来彼此折腾一番。打个什么道法比试的旗号,实则是长辈们有仇的相互阴阳怪气,有旧的一起花天酒地,再叫小辈们有仇的报仇,有旧的叙旧。

史昂向来不愿随他们瞎折腾,他那爱闹能扯的小师兄也不愿,门派上下,便只有他们那任劳任怨的小师妹撑得起门面。赛奇时常满山头抓捕他们,而白礼的态度是——只要史昂不是去找庐山那散修小子,万事皆可商量。

史昂嘴上自然乖巧称是,背地里怎么来大家都心知肚明。

于是此次道法大会,史昂便被白礼赶鸭子上架......

*莫忘使君歌笑处,垂柳下,矮槐前

*接问君何事,酱大蒜全责@圣域知名管道工 

———开始———

这昆仑蓬莱的仙姑道爷们也时常无趣得紧,隔上百十年便要叫小辈们出来彼此折腾一番。打个什么道法比试的旗号,实则是长辈们有仇的相互阴阳怪气,有旧的一起花天酒地,再叫小辈们有仇的报仇,有旧的叙旧。

史昂向来不愿随他们瞎折腾,他那爱闹能扯的小师兄也不愿,门派上下,便只有他们那任劳任怨的小师妹撑得起门面。赛奇时常满山头抓捕他们,而白礼的态度是——只要史昂不是去找庐山那散修小子,万事皆可商量。

史昂嘴上自然乖巧称是,背地里怎么来大家都心知肚明。

于是此次道法大会,史昂便被白礼赶鸭子上架了。

千里传音、鱼雁传书、物灵化影……百般术法都试遍了,史昂还是没想到可行的脱身之法,并且还找不着童虎。

他幼时也被拉去过这类场合,无非是和同龄人比划两下,然后听听长辈们那些客套废话——无聊透顶。

去了赶紧夺魁便是,还能顺道一游终南,只要不辱没了关门弟子的名声,便可早早去庐山与童虎碰头。

他们还约了去金陵看诗会呢!

 

只有那帮生活枯燥无味的名门弟子爱来这种场合露脸,其实也不过是个讨长辈欢心的路子罢了。那些个史昂能叫得上名字的这派大师姐、那派小师叔也都彼此相熟,今年你折桂,明日他夺魁,实在无趣。而史昂最爱便是那些名家子弟的八卦:谁抢了谁的机缘,谁骗了谁的师妹,新仇旧怨,往往在这方圆流水道台上一并算了。可惜今日童虎不在,连可以分享品评的人都没有。

“史昂师兄,请。”

对面的别派师弟与他抱拳相敬,史昂纵是有诸多不情愿,也客客气气地回了礼,比剑于胸前。

与这小道友切磋自是费不了多少功夫,他们体面收场,各回各派。史昂问看台上的白礼讨了凉茶一杯,舒舒服服地坐在琅玕树下打盹。这会儿仙果未熟,否则也是样消乏解暑的圣品。

不过尚有山脚的绿蚁新醅可以一尝。

“雪云仙宗史昂,对阵,蒿湖道人。”

什么玩意?

这种比试少有散修来凑热闹。史昂踏剑行至看台旁,远远望了那蒿湖道人一眼——披着一席厚重的蓑衣,头顶箬笠一张,根本看不清脸,更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想吃藜蒿炒肉了。史昂砸吧砸吧嘴。

回头他要去鄱湖,钓几尾鱼,再打几只鸟,吹吹湖风,品一口清茶,岂不美哉。

银剑如虹,悬落萦云高台之上。史昂轻跃而下,环珮微吷,好一副仙人气派。

那不愿透露名氏的散修道人只握一根竹竿,甚至是道有些年头的竹竿,一看便知是江南人家常用的晾衣干竹。

奈何有人不知啊——修真之人耳聪目明,史昂甚至听见台上看客窃窃私语,揣测那莫不是什么不世出的法宝灵器,返璞归真,又或是什么仙木神竹之躯,必非凡物。

听得史昂险些以为是自己花了眼,莫非错将仙木神纹当了竹上衣绳勒痕?

他们相互致意,史昂先起一剑,剑势卷琅玕落叶聚旋,作一道别有风致的障眼法,藏掩他身形。

可他并不愿乘此之便,反而一剑荡开杂叶,如雷劈下。若那竹竿并非什么神物,恐怕得在这一剑下断落两截,从此再也不好挂衣服了。

“哗——”

这如雷如电的一剑之势却并未落到实处,被一帘水雾格挡在外。那蒿湖道人横竿于剑锋前,一面水墙将他们二人相隔,虽未切实相触,史昂却觉无法再进半分。

好厉害的散修。他收势退开,旋锋再试,竟只与那竹竿争了个势均力敌。

蒿湖道人紧握竿把,首尾一转。道台旁自山泉中引来的一环清流被牵引而起,在道人身侧舞成一条长龙,须长爪利,好不威风。

史昂凝雾成云,踏云而上,手中银剑与水龙相撞。

雾气乍散,笼着台上朦胧一片,叫人无法探清。

看台上的白礼拍桌而起,茶水都洒了半杯,怒而骂道:“这臭小子!”

剑光破水雾,史昂御剑而上,抖了抖沾湿的衣袂袖角,冲着白礼喊道:“回来给你带云雾茶!”

他身侧懒坐箬笠里的,不是旁人,正是扛着竹竿的童虎。

流水归壑,落叶飘散,青鸟远白云,不遗片羽。

“你一出手我就知道是你了!”史昂窝进童虎的箬笠里,从乾坤袋中摸出两枚仙果来,“喏,还没熟,回头放放在吃。”

“有饭同吃,真是我好兄弟啊!”童虎嬉皮笑脸地收起果子,重重拍了拍史昂的肩膀。

史昂尖叫道:“谁是你的好兄弟!问过我师父了吗!”

童虎哈哈一笑,“这回你师父怎么不追上来?”

史昂想了想,“或许是我答应给他带茶了——记得给我捡两饼好的,否则老头可不会轻饶了我。”

童虎满口答应。

晴空万里,日头正盛,童虎裹着蓑衣,史昂盖着箬笠,慢悠悠晃在山间小道上。

与水穷云起的终南仙山别后,他们算着日子,一路南下赶赴金陵诗会。

仙家闲则闲矣,雅致倒不及尘间凡人们。那些王公贵胄琢磨出的花样讲究折腾,而文人们的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

不过他们来这诗会也不为品味文墨——这是金陵的盛会,食楼茶摊也都热闹得很,吃比较重要。

买上半斤小酒,将上回西泷带来的香料也搬出。他们租了渔家采菱女的一只小船,泊船青鉴中。

那扛了史昂一剑的竹竿被童虎削成了鱼竿,废料做了竹签,用来串鱼烤火。仙法在身,自不必担心船被点着,而史昂那把名家封炉之作的神兵削起鱼鳞来也是利索非常。

史昂打了个饱嗝,又又拿上一条刚烤好的鲤鱼。

“东街有间铺子卖桂花年糕,”童虎端着酒碗,与史昂两端相倾,“嗯……闻着香,得尝尝。”

船不紧不慢地漂,鱼线也在湖上一摇一晃,钩上的饵大概是已被吃没了,一只鱼都没上来。

史昂等不及,抽剑拨进水中,随意搅动两下,戳起一尾垂死挣扎的鱼,“啊呀,红烧怎么样!”

“锅啊,没有锅。”

“上回那个秘境里不是捞出来个残鼎?上它该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在被融作仙料之前——”童虎自乾坤袋中抬出那方仙人遗府中寻来的仙器残鼎,压得船吃水更深几分,“它死得其所。”

于是他们往鼎里倒了油盐水,点火做红烧鱼。

烤鱼和红烧鱼,清蒸烟熏其实也可以有。

史昂再上了半碗酒,若是再有一碟花生就更好了。

凉风习习,童虎将竿架在肩头,慨然道:“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啊!”

史昂点踏舟头,不忘再咬上一口烤鱼。凉风起漪澜,送轻舟近柳岸。江南依依缠绵的垂柳枝梢扰水面颤颤,被史昂捋在手中,似情丝般柔绵。

一截柳枝被折下,史昂拽过童虎的手,将柳条圈围在他腕上。

“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诗会的画舫送乐音而来,歌女细细的吴侬软语穿帘而出。风揭罗幕,画舫上文人公子们把酒言笑,一位诗兴大发,望着史昂道:“澜波时如鉴,美人描春颜。古笔眉作峰,山雾羞似切。魅柳拨微涟,矮槐青老街。轻舟倚柳岸,公子何折别?”

史昂别过脸去,而童虎大笑道:“公子何折别呀?”

那柳枝依依偎在童虎腕间,青翠欲滴。

“怎么柳枝就偏要别离?”史昂甩了他的手,坐回船舱中,“我就只觉它好看。”

童虎摸摸那柳环,笑道:“我也觉得好。”

“你做梦吗?”史昂忽然这么问。

“道途中人,不生心魔不见梦,倒也是憾事一桩。”童虎摇摇头,“自我筑基来,就再不做梦了。”

“那什么姑射仙子、巫山神女,”史昂在摇摇晃晃的小舟中抬眼望他,“你从未见过吗?”

童虎将史昂草草编就的柳环紧了紧,胡乱摸了一把史昂的头发。

“我有知音伴万里,”他举起了还剩个底的酒碗,一干而尽,“何必梦巫山?”

画舫已过,吴音亦远。

史昂流彩莹莹的眼忽地动了,他一把夺去剩下半袋玉酒壶——这是早些年史昂偶得的一块昆山精玉,制之成棺可保尸身千年不腐,是求者无数的仙宝。于是乎他们取来做了这只酒壶,哪怕奔袭千里,壶里酒液亦不会变味。

他垂睫而饮,颇有些心猿意马,以至于水滴沾在唇角,被舌尖敛去。

“晓得了。”史昂将还剩最后一口的酒壶丢回童虎怀中,“谁知道你梦谁呢。”

小舟荡进藕花深处,重重花叶叫人迷了眼。史昂拨开一枝斜荷,却被一朵花苞怼至眼前——是他那不解风情的知音递来,那花苞甚至蹭在了史昂脸颊上。

史昂张口一咬,嚼下一片花瓣,“不怎么好吃。”

童虎郁闷地摸摸花骨朵,“你是羊吗?”

这朵残了,他便再折一枝。花苞在他手中缓缓舒展,竟略了时节,无惮地盛放。

“你赠我柳枝一环,我便还你荷花一朵。”

童虎笑吟吟将花塞给史昂,“可不能再吃啦!”

荷花间还残留童虎的灵流,史昂垂眼应下,轻拨动娇柔的花瓣。

春波澹澹,垂柳招拂,轻舟远泊入花间。

东街的桂花年糕还会在那里等着他们。

end.

星澜()
  画成这个样子,我这个天秤座...

  画成这个样子,我这个天秤座的中国人绝对忍不了!!!改了!黄金魂你还我稳如老狗(?)的童虎大帅哥!

  好久没更新了怕你们看这个系列的人以为我真死了

  画成这个样子,我这个天秤座的中国人绝对忍不了!!!改了!黄金魂你还我稳如老狗(?)的童虎大帅哥!

  好久没更新了怕你们看这个系列的人以为我真死了

新晋居民_3083090
摸了!吃咸蛋黄青团的青年童虎—...

摸了!吃咸蛋黄青团的青年童虎——

摸了!吃咸蛋黄青团的青年童虎——

星澜()
  童虎和史昂,背景是两百年前...

  童虎和史昂,背景是两百年前史昂童虎的最后一张照片

  童虎和史昂,背景是两百年前史昂童虎的最后一张照片

岁岁因何折绿柳

【童史穆】镜中人

*想写散篇了,其实应该是童史,但是穆的戏份过多,所以会往大三角的方向偏移(

*原著向改编

————————————————————

老师说要把圣衣修复术的资料拿来。


穆在史昂的办公桌前扒拉。教皇的桌面总是井井有条,书籍全部立在一侧,公文摞在另一侧。左手边放着青花瓷的茶杯和烛灯,右手边则是笔墨。可是这办公桌太长了,从房间一头一直延申到另一头。穆的指尖顺着一道道书脊划过,褪了色的、封着口的、翻出毛边的、字体镶了金的……都不是。穆在那一堆新新旧旧的书中抽出一本藏文写的薄册子,就是它了!先前还以为会很厚呢。


穆倾着身子,一手按住其他书籍,一只手慢慢把册子往外抽。册子的纸张泛黄发脆,在...

*想写散篇了,其实应该是童史,但是穆的戏份过多,所以会往大三角的方向偏移(

*原著向改编

————————————————————

老师说要把圣衣修复术的资料拿来。


穆在史昂的办公桌前扒拉。教皇的桌面总是井井有条,书籍全部立在一侧,公文摞在另一侧。左手边放着青花瓷的茶杯和烛灯,右手边则是笔墨。可是这办公桌太长了,从房间一头一直延申到另一头。穆的指尖顺着一道道书脊划过,褪了色的、封着口的、翻出毛边的、字体镶了金的……都不是。穆在那一堆新新旧旧的书中抽出一本藏文写的薄册子,就是它了!先前还以为会很厚呢。


穆倾着身子,一手按住其他书籍,一只手慢慢把册子往外抽。册子的纸张泛黄发脆,在一堆厚书中间压得及其平整。最后一个角要抽出来时,只听“啪”的一声——桌上本是靠着书籍的一枚圆镜一头扑倒了。


穆倒吸了一口气。这镜子只有一拳大,却极为精致。镜框是沉香木的雕花,是个老古董了。希望镜面没有摔碎,镜子周围的雕花也不要磕坏,穆心中默念。


穆快步移到镜子那头,正准备伸手去扶,凑上去时才看见,镜子的背面嵌着一张照片。


照片微微泛黄,不过依然清晰。照片里的人用一双熟悉的绯色双眸看着他。这是老师年轻时的样子!穆从未想到古老的镜框里竟嵌着这样一副生机勃勃的面庞。原来老师的头发是春天一样的碧色,点眉是浅浅的紫色,一双绯色眼睛摄人心魄。那双眼睛穿过老旧的时光直直地望向镜框外的穆,穆不得不承认史昂年轻时也算个大美人。那时的老师好像好年轻好年轻,没有现在的威严,也没有岁月沉淀后的温柔,不过一如既往地优雅。眼尾上挑,笑得春风得意,有种少年的桀骜。老师那时,也许跟现在的撒加还有艾俄洛斯哥哥差不多大吧。没想到身为教皇的老师偶尔也会怀念旧时光。


穆看得晃了神,才想起来老师还在训练场等他。他小心地把那枚圆镜扶正,重新靠放在书籍旁。还好,镜面没有破损,雕花也都完好。


穆拿起那本册子轻手轻脚地合上门,做了亏心事似的——若是有守卫巡逻,保不准会认为这册子是他偷的。


门合上前,穆又往镜子的方向瞟了最后一眼,镜面反射着案台上的烛光有些晃眼。


从那以后,穆每次收到史昂命令去教皇厅的书房拿东西时都会偷偷翻开那枚圆镜,看一看镜子背后年轻的老师。


老师是怎么一步步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呢?老师年轻时该有多厉害?老师为什么这样笑呢?我老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穆每次翻开它都会有新的疑问,这些想法没头没脑,而穆试图从镜子背后寻找答案。


穆还试图从老师如今的面庞中寻找照片里那个人的影子。如今的教皇和年少的史昂有一种穆也说不清的一脉相承的气质——不然穆也不会一眼认出二者是同一个人。可是具体说来,却又像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比如,穆从未见过老师的脸上现出照片里那样的笑容。


大概是什么事情变了,穆想。可不是嘛,变的事情太多了。老师可是经历过一次圣战的人。还有好多事情穆不明白,不过,他还有很长的时间来想。


那时的穆根本没有想到,老师会这么早离开。


他知道教皇的面具不会再在他面前揭开,那背后也不再是老师慈祥威严的面庞了。他要离开这里。


穆将随身行李收入包内,准备趁着夜色离开。前脚刚踏出白羊宫大门,他又想起那枚圆镜。


穆放下包裹,顺着十二宫爬上了教皇厅。烛光昏暗,走廊长得可怕。


他深吸一口气,抬手叩响了书房的门。


书房内一切陈设照旧。烛火不安地跳动,笔在他推门时呛了一滴墨水。墨迹还没干,那人慌忙用手指去拂。墨汁沾上指尖,好像漆黑的血。


穆看着案台后冰冷冷的面具眼眶一酸,“老师,你答应我的,能用念动力躲过一次修罗的圣剑就把那枚镜子送我。今天早上我办到了,您知道的。”说出这句话时,穆心里竟还有几分期待,可那人只是轻松地摆了摆手。


“我当是什么事呢!好孩子,你拿去吧。”


没有计谋得逞的窃喜,只是心里空落落的。连这都能骗过他,看来,老师是真的回不来了。尽管这是穆早就得出的结论,可如今又加了一条证据,似乎老师离他又远了一些。穆将那枚圆镜握在掌心,出了教皇厅疯了似的往山下狂奔。


这是穆第一次策划说谎。他并没有像之前设想的那样愧疚,相反,他觉得如果不拿走这枚镜子,自己一定会后悔。


他将那枚圆镜紧紧握在掌心,就好像拥有了年轻时的史昂,拥有了和史昂年轻时一样的坚定决绝。


他先去了一趟五老峰,童虎老师拄着拐杖出来迎他。那只拐杖的顶端有一个精致的羊头,有两只盘起的大羊角,威风凛凛。


“孩子,在看什么呐。”老人拍了拍穆的小脑袋,“这羊头,和史昂的气质很像吧?”


听了这话,从教皇厅就开始憋的眼泪一下全涌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打颤,哭到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抽搐。


童虎牵着他晃悠悠地进屋,倒了杯热茶,见穆全身暖和了,才开口说话。


“哎……我虽不在圣域,看不见具体发生了什么,也大概感觉到 ,这世上只剩我孤身一人了。”


伤感归伤感,日子还要继续。穆必须回嘉米尔潜心修炼,等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修炼之余,穆常从口袋里摸出这枚圆镜。镜子的背面是老师的笑脸,镜子里映着自己的面容。穆一天天长大,史昂却还是照片里的那副样子。这枚镜子几乎成了史昂留下的,唯一可以承载穆念想的东西。不知从何时起,在穆的记忆里,史昂年轻时的样子比垂垂老矣的样貌更加清晰。


那张照片也越来越黄,穆想把它拿出来,过塑后再装回去。他可不想老师年轻时的样貌也变得模糊不清。


穆用念力小心将照片拆下,发现史昂的照片背后竟贴着另一个人的照片。


那人咧着嘴笑,棕色短发棕色眼睛,身着中式长卦,头戴草帽。这是童虎老师!同样青春朝气,不过看起来比年轻的史昂更好相处。


穆又想起老人的羊头拐,不是虎头,也不是龙头。


两张照片就这样背对着背,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史昂在接过教皇之位后便将这枚照片嵌入镜后,自己的那张朝外,随着时间泛黄模糊;而童虎的那张连同思念的情谊则被永远封入镜内,一直崭新如初。


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史昂从不让镜子的背面朝上。也许每次看向那枚镜子时,都是在与镜子背后的童虎对视。


九方森罗_shinra

想塞的画面太多太多了但是这首歌又很短结果因为还要考虑歌词的适配性有很多画面都塞不进去了对不起!!!!

勉强把冥十二几个比较经典的场景塞了orz

(有一点点的沙穆童史cp倾向)


马上就去剪《我用什么把你留住》.jpg

想塞的画面太多太多了但是这首歌又很短结果因为还要考虑歌词的适配性有很多画面都塞不进去了对不起!!!!

勉强把冥十二几个比较经典的场景塞了orz

(有一点点的沙穆童史cp倾向)


马上就去剪《我用什么把你留住》.jpg

奇奇怪怪侽娚

  画了17个小时,终于画完了!

全部cb向,拿玄学算的,听说迪斯和阿布小时候可能会有争执

依旧不给小孩子组cp

  画了17个小时,终于画完了!

全部cb向,拿玄学算的,听说迪斯和阿布小时候可能会有争执

依旧不给小孩子组c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