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端午

31324浏览    3113参与
思绵不失眠

【经午线】清醒梦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导致这周要更的清醒梦(4)不能和大家如期见面


我保证会在下周之前完成(一定一定


也请喜欢清醒梦的小可爱多多包涵(别骂我


我想想看要不写一篇小剧场?(或者你们有什么想看的?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要抛弃我 •̥́ ˍ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导致这周要更的清醒梦(4)不能和大家如期见面


我保证会在下周之前完成(一定一定


也请喜欢清醒梦的小可爱多多包涵(别骂我


我想想看要不写一篇小剧场?(或者你们有什么想看的?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要抛弃我 •̥́ ˍ •̀

檸檬酸

[经午线]只有我看见你的温柔2

「啪」门阖上的那一瞬间,床上的女孩睁开了眼,端午拍了拍脸颊,有些不可置信,刚刚白经啊!!到底离她多近,她都能闻到他身上的薄荷香,他温热的气息近得都能感受到了。

殷端午冷静,他还在外面!他刚刚是不是问她为什么喜欢他!笨蛋白经!到现在还问这么蠢的问题。


「喂」白经还没开口耳边就炸了起来「哥!你TM在哪!疯了吗!今天是足球复赛你居然没来,教练都炸了,现在还嚷着要把你踢出球队」「今天复赛?不是明天吗?」白经有些茫然,他记得昨天是9号啊,比赛不是11号吗「哥不是吧,你连日期都记错?」白经不耐烦打断他的话「输了吗?」「....没有」「哥?」「草!居然挂掉了」电话的另一头李昌植崩溃得对着其他队友...


「啪」门阖上的那一瞬间,床上的女孩睁开了眼,端午拍了拍脸颊,有些不可置信,刚刚白经啊!!到底离她多近,她都能闻到他身上的薄荷香,他温热的气息近得都能感受到了。

殷端午冷静,他还在外面!他刚刚是不是问她为什么喜欢他!笨蛋白经!到现在还问这么蠢的问题。


「喂」白经还没开口耳边就炸了起来「哥!你TM在哪!疯了吗!今天是足球复赛你居然没来,教练都炸了,现在还嚷着要把你踢出球队」「今天复赛?不是明天吗?」白经有些茫然,他记得昨天是9号啊,比赛不是11号吗「哥不是吧,你连日期都记错?」白经不耐烦打断他的话「输了吗?」「....没有」「哥?」「草!居然挂掉了」电话的另一头李昌植崩溃得对着其他队友大吼。


白经看了看手机屏幕上大大的11号,他非常确定脑中是没有10号的记忆,甚至他都不知道他和端午怎么进到医院的。“碰”病房内传来碰撞的声响,白经想都没想冲了进去,看到的是端午坐在地上对着他傻笑,洁白的膝盖有些发红。


端午看了看白经有些黑了的脸,心虚地说道「我... 想喝水...腿软」呜呜她本来是想偷偷去看病房外白经还在不在,哪知道因为睡了一天,她的脚在接触地面的那一刻,软了!

白经挑了挑眉,望向床头柜上的水杯。端午顺着白经的眼神望了过去...!「我想喝热的!」

白经扫了一眼,「回床上,我去帮你拿热水」

咦!什么情况?白经居然没吼她


端午坐在床上,捧着又凉了的水,心怀忐忑地瞥了一眼坐在床边滑手机的白经,不巧正撞上他看过来的眼神,墨色深沉,端午心头一跳.....耳边又传来手表警告的声音,端午恨不得立马拆了手表冲马桶。

「要叫医生吗?」白经有些担心看着女孩,怎么回事,女孩心跳异常,脸还有越来越远红的趋势。修长的手指附在了女孩的额头

「别...别,我很好!」端午觉得她的心跳快跳到休克了,白经今天很奇怪,不是嫌弃她的病吗?怎么突然变温柔了。


「你今天不是复赛吗!」端午没发现白经在她问出这句话时,身体僵硬了一下。白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擡眸望向端午懒洋洋道「你记得?」

「当然,这是大事欸! 」白经所有赛事都记在她的小册子上

「哦,那我们昨天做了什么?」他装作不在意的滑手机

端午疑惑的看向白经,「我们昨天在医院休息,你不是在吗?」白经怎么了?她听护士说他昨天都在这啊。

「前天呢?」白经擡头,紧盯着端午,不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

端午回想了一下「前天...你说了很过分的话,我心脏病发就昏倒了,接下来我就不记得了」

 端午只见白经的神色紧张,甚至语气有点颤抖地问道「你忘了你问我什么了吗?我抱着你在走廊上跑你记得吗? 」

端午看着这样的白经有些害怕,「你在说什么呀,明明是世美他们叫救护车,送我去医院的啊」

是他疯了,还是他记忆出错,正要解释.....


「咖嚓— 」


该死,又是这个声音


「白经呀,你什么时候载我去兜风」

刺鼻的香水冲击着他的神经,手又再次不受控制拉着一个的女人,女人顺着他的手坐到了他腿上,一瞬间,白经是真的想剁了这女人。当初为了让端午死心,他借由身边的莺莺燕燕想让端午远离自己,但那些碰触只可能让她们碰触手臂以下,这个女人明显越界,他暴躁的想把这女人丢出去,可是身体却该死的不受控。


“ 扣扣扣”皮鞋的声音由远而近


「白经!为什么骗我」女孩清亮的大眼染上怒火,没等他开口,他身旁的女生,一个箭步重重地推开端午,端午踉跄了一下,好在世美在旁边拉住她,否则她又跌倒了


「殷端午,你够了吧,白经是你的吗,你生病要白经照顾你,为了你错过复赛,现在还要他陪你看电影,有这么欺负人的吗?家里有钱了不起啊?你家没钱请保母吗」


世美气得肝疼,md现在连小猫小狗都能欺负她们家端午了吗,她把端午往身后一拉,沉着脸说道「金爱日,我告诉你,有钱就是了不起,别忘了你妈的连锁店还要在我家的百货上市,你也不看看端午身后有谁,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端午很委屈,眼泪不受控的涌出来,她从来没有利用过身分要求白经,这场电影是她精心策划的告白,怕临时约白经不方便,所以她早在上个礼拜就约他了,是他亲口答应的。旁人说什么她不在意,她倔将的看着男孩,她 只想听他解释,她看向白经,男孩清冷的脸早就深深印在脑海,她默默在心里祈求“求你了,白经,说什么都好”


白经看着女孩悲伤的眼神,他知道他这次彻底伤了女孩,可悲催的是他ㄧ睁眼就是三天后,他连这三天怎么过得都不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拒绝女孩,却是第一次这么心痛,就像有无数根针戳在心上,他就像设定好的答覆机,只能回答「我忘了」,也许他就是不配拥有关心他的人,他的人生就该是黑暗没有阳光,是不是全世界都想摧毀他身边仅有的阳光,他就该活在阴暗的地方。

漆黑的夜里,他眸中竟比夜色更晦涩。


女孩笑了,笑得没心没肺,就好像她刚刚听到了人生中最好笑的笑话。

是了他是白经啊,他可以不在乎任何事 — 包括她,他想忘就忘,他记得是她的荣幸,是他给她的体面。


「咖擦—」


白经迅速甩开女人的手,很好他记得这无脑的女人叫金爱日。「滚」金爱日不可置信看着他,「听不懂人话?」金爱日狠狠瞪了一眼端午,扭着腰枝离开


白经牵起女孩的手,现在是五月,但女孩的手很冰,手掌上的凉意莫名让他冷静下来。


端午愤怒甩开他的手,杏眼怒瞪着他,他想做什么,继续羞辱她吗,眼泪又不争气流了下来,她讨厌现在的自己,只见白经弯下身来,指了指她膝盖上的瘀青,「怎么来的?」「关你什么事」


白经再一次执着地问了一遍,端午更生气了,ㄧ把将他推倒,转身就要走,男孩拉住了她,「记得我复赛那天陪你吗?」端午气笑了,他怎么还有脸提「当然记得,你说你是有多厌恶我,我醒了之后你马上就离开,一刻都没停留」


果然,她的记忆又消失了,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那离他太远,但他知道端午对他而言很重要,她不可以离开他,因为他的世界只有她了,女孩一直在哭,眼泪流得满脸都是,他想起小时候,只要抱抱她,她的心情就会再度变好


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白经轻轻一扯,将端午牢牢的锁在怀里,掌心下那截腰肢很软,和他自己的不同,软得不像话,那么细,显得孱弱又可怜。

「殷端午,对不起,原谅我好吗?」但只见端午哭得比刚刚更凶了,端午狠狠的咬在白经的左肩,耳边传来少年抽气的声音,少年掌心滚烫,一言不发将端午搂得更紧, 直到嘴里传来了一点血腥味,她才惊觉,她咬狠了,默默松口,窝进少年的胸膛。


少年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殷端午,明天我们再去看一次电影吧」端午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呵呵他居然真的以为她准备的只是一场电影,「 不想」 女孩闷闷地说道,「殷端午,为什么你只记得我对你不好?」「你什么时候对我好了?」端午猛地抬起头,撞进了如深潭般墨黑的双眼里,端午此时觉得现在白经特像世美家那只大狼犬,世美每次冷落它,它的眼神就像这样委屈....等等...委屈!端午觉得有些惊悚,白经居然会用委屈的眼神看她!她突然觉得有些眼晕,到底谁委屈谁,索性不想理他,又再次把头埋进去。
  








檸檬酸

[经午线]只有我看见你的温柔 1

治愈向

渣文笔😭第一次写文,大家多多包涵

— — — —

「殷端午」白经看着端午蹦蹦跳跳的朝他走来。

他最近这一个月每天晚上都在做梦,梦里永远有她,可是梦断断续续的,隐约中他只记得,梦里的端午不一样了,总是说着奇怪的话,什么stage•shadow 什么觉醒。


昨天晚上的梦就更奇怪了,梦里端午还是如公主一般,穿着纯白无瑕的洋装,高兴得对他说他们终于订婚了,下一秒女孩换了个面孔,无奈的说着她真讨厌这种场景。


他记得他说有什么讨厌的,你不是喜欢我吗。


女孩只是缓缓抬起头,不再是充满爱慕的眼神,而是他从没看过的厭恶嘲讽一字一句说道...

治愈向

渣文笔😭第一次写文,大家多多包涵

— — — —

「殷端午」白经看着端午蹦蹦跳跳的朝他走来。

他最近这一个月每天晚上都在做梦,梦里永远有她,可是梦断断续续的,隐约中他只记得,梦里的端午不一样了,总是说着奇怪的话,什么stage•shadow 什么觉醒。


昨天晚上的梦就更奇怪了,梦里端午还是如公主一般,穿着纯白无瑕的洋装,高兴得对他说他们终于订婚了,下一秒女孩换了个面孔,无奈的说着她真讨厌这种场景。


他记得他说有什么讨厌的,你不是喜欢我吗。


女孩只是缓缓抬起头,不再是充满爱慕的眼神,而是他从没看过的厭恶嘲讽一字一句说道

「我说过,喜欢你只是设定而已」瞬间他惊醒了,心中漫上一种难言的苦涩愧疚和后悔。白經茫然摸着胸口,为什么这种情绪这么强烈,端午,会离开他吗.....

第一次他对这答案不确定了,确定的是,这晚,他失眠了....


「白经啊,怎么了吗」女孩的眼神一如往常,深情温柔的看着他,好像她眼里再也看不见其他人。端午看着白经,第一次在他眼里看到了别的情绪,不再是厌烦,而是她看不懂的眼神,端午在心里默默的回想最近的举动,大概应该她没惹他吧....


「殷端午你昨天又去医院了?」白經淡淡地問道


端午娇羞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呀」原来白经在意她呀,女孩苍白的脸上浮起了嫣红,他猝不及防对上她清透的目光,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


「真噁心」白经皱了皱眉,这不是他想说的话,还没来得及思考,他却听到的自己再次说道


「你不觉得用心脏病来博取别人的关怀很噁心吗」


女孩脸上刚浮起的嫣红全数退去,取而代之是近乎透明的白,似乎下一瞬间,她就会如烟般消失,耳边传来刺耳的哔哔声


“不是这样的”白经正想开口解释,却发现嘴巴发不出任何声音,好像这身体不是他的一样,眼睁睁看女孩抓着胸口,痛得弯下腰,明明痛的不是他,可是他却也觉得胸口很闷,快爆掉了一样,他就像个机器人,被引导转身离开,他的视线里没有了她,她在他的背后,明明转身就能碰到她了,他却不能控制。


白经被引导着向着那看不见尽头的走廊走下去,他知道他离女孩越来越远了,但耳边却听见女孩软软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哭嗓,细小零碎的在耳边响起

“我可不可以不要喜欢你”


白经只觉得头很痛,好像有很多事情他应该记住的,但他却忘了,昨晚那道不明说不清的心痛,又再次席卷而来,努力想拿回身体的掌控权,腿都僵直了,他的脚却还一步步往前走


「咖擦—」白经愣住了,他确定他在梦中听过这个声音


身体在那一刻得到了解放,却因为过度僵直,白经狼狈得往前一扑,迅速向后寻找端午的身影,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只有女孩躺在那,这一幕狠狠砸在他心中,莫名和记忆中妈妈躺在病床上重叠了。


「殷端午,你给我醒来」白经抱起端午朝着记忆中的保健室拔腿狂奔,他记得前面右转就是保健室了,可是为什么他右转看到的又是一个长廊,不可能,白经很确信这条路是通向保健室的,这条路他走了至少百遍了,他慌乱的又跑了几个长廊,还是没看见保健室,好像这里是没有出口的迷宫,怀中的女孩难过的哼了几声


「殷端午醒来!醒来我就答应你任何事」


 好吵,端午只觉得有一个人一直在她耳边大吼,真的很吵,白经的话就够难受了,心脏还不正常的跳,现在还不让她睡一下,端午此时真的很想一掌拍死这个人,努力撑开眼皮


恩?白经?他不是走了吗,端午勉强的看着白经,这是白经吗?端午傻眼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白经


「端午,看着我,还难受吗?」端午看着眼前着急的男孩,白经现在很狼狈,额前全是汗,连说话都是喘的,她的小脑袋瞬间卡壳了,这真的是白经吗?


白经看着眼前发愣的女孩有些恼,愤怒大吼“你是白痴吗,知道自己有病还没有随时带着药,疯了吗,智商呢?」


呵..这口气才正常啊,女孩赌气闭上眼,她现在是病人,要休息,不想说话


白经收紧抱住端午的手,靠着墙缓缓坐下,刚刚的他怎么了


端午疑惑着问他「白经,你在害怕吗?」女孩靠在他胸口低低的说道


害怕?他在紧张她?不可能!全世界都知道端午喜欢白经,也知道白经讨厌端午。他相信刚刚只要是人,都会这样做,对,他没在紧张她,他只是怕有人死在他眼前。


端午轻轻的把头靠在白经的胸口,多久了,多久没看见这样的白经?


她记得小学她最喜欢跟在白经身后,白经总是不耐烦,但她知道,每次他都在她家门口等她一起上学;她心脏不好,走路不能太急,她知道他会放慢脚步,等她;她每天都要吃好多药,她怕苦,他会哄她说咒语给她听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呢?国中吧,从白经爸爸开始讨好她,从他爸希望他们在一起吧,从那开始白经像变了个人


「殷端午你以为你是谁?」白经恨恨地说道


咖嚓—

该死,又是这个声音。


熟悉的消毒水味,不用睁开眼,他都能知道这是哪

可是不对,他刚刚不是还在学校吗 ?对了,端午呢?

猛地睁开眼,白色的病床上,女孩安详的躺在那,金黄色的阳光洒在病床上,一切是这么正常,可是他却觉得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咖”白经顺着开门声转头,看到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殷武英,殷端午的爸爸。殷武英向他点点头,示意他到外面。


「伯父」白经接过殷武英给他的咖啡

「白经啊」殷武英看向医院的窗外,「很累吗」殷武英淡淡地问道,那口气就好像在问今天天气如何,但白经的汗毛瞬间就立起了。如果说他爸爸是毒蛇,那殷端午的爸爸绝对是老狐狸,而且还是千年成精的那种,他爸在殷武英面前绝对是被玩死的那种,更何况是他


殷武英笑了笑「别紧张,呀,年轻人就是善变呀,还记得小时候你对端午也很好,但似乎现在不一样了,是吗?」


白经皱了皱眉头,他该诚实回答吗?那他会不会马上被掐死


殷武英看着白经,眼神不复刚刚的慈祥,而是锐利“白经,我很不喜欢你,甚至恨不得让你直接消失,但端午喜欢,我就会依着她,我只想告诉你,人都有底线,别仗着端午喜欢你就欺负她,总有天你会后悔”


白经嘲讽地扯了扯嘴角「后悔?后悔有天不是白女婿了吗?」


殷武英只是静静看着他,没有因为刚刚无礼的话而生气,他叹了口气,喝完杯子里最后的咖啡「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是遇见端午的妈妈,然后有了端午」殷武英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皱折「有些人辜负了会后悔一辈子」


回到病床旁,白经看着熟睡的端午,果然很笨,醒着的时候看着就觉得傻了,睡着了的样子,看着更傻了

「殷端午,你说你到底喜欢我什么?」白经俯身看着端午白净的脸,近得都可以数着端午睫毛有几根「你说你怎么敢喜欢我呢?」轻抚过端午的脸颊,跟记忆中一样啊。


大家都以为白经讨厌端午,但没有人知道,只有在端午身旁,他才能感受到安心,可是这一个月下来他发现,他的情绪总在特定的时候,没有原因的暴躁起来,尤其是在端午身边。

耳边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怕吵醒端午,他快步走出病房。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在他转身那一刹那,端午的睫毛颤抖了几下


 









思绵不失眠

【经午线】清醒梦(2)

他喜欢她的,但总是对她恶语相向

他害怕失去她,害怕她和母亲一样离开他

因为没有人教他,喜欢是什么样的


房间里传来父子的争执声


“呀,小子,让你和她处好关系,这样殷会长才会给我们投资啊,反正她的病也活不了多久。你明天和我去殷会长家吃饭,好好表现,让她成为你真正的未婚妻。”


白经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眼里只有利益的父亲。话脱口而出“父亲,在影子里想说的也只有这个吗?在您的眼里我就只是利益的工具。算了,说什么也不会记住的……”


白经捡起衣物,转身往家门的方向走去,最后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看着他的父亲,问道“噢,对了,您还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吗?”...



他喜欢她的,但总是对她恶语相向

他害怕失去她,害怕她和母亲一样离开他

因为没有人教他,喜欢是什么样的








房间里传来父子的争执声


“呀,小子,让你和她处好关系,这样殷会长才会给我们投资啊,反正她的病也活不了多久。你明天和我去殷会长家吃饭,好好表现,让她成为你真正的未婚妻。”


白经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眼里只有利益的父亲。话脱口而出“父亲,在影子里想说的也只有这个吗?在您的眼里我就只是利益的工具。算了,说什么也不会记住的……”


白经捡起衣物,转身往家门的方向走去,最后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看着他的父亲,问道“噢,对了,您还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他母亲的祭日,他怀着最后的一丝期待望向父亲。


“当然是我和你爸爸的结婚纪念日”那个占据了他母亲位置的女人,贴在男人的身旁,嘲讽着开口。


没有人记住他母亲,如同没有人记住他一样

他和母亲一样,都被遗忘在这个世界的角落,无人问津,向死而生


他看着玻璃窗里笑得和蔼的母亲“为什么让我一次次的经历这种痛苦?您是,殷端午也是。每次殷端午躺在病床上,我害怕她就和您一样抛弃我离开了。”


他想到了那天对着他吐槽的殷端午,苦笑“这个世界,无论是场景还是影子,有人能记住我吗?”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热量,腰前多了一双抱住他的双手。白经刚要回头看,便听到了殷端午软软糯糯的声线。


“白经,我记得的。我一直都记得的。我们小时候你陪我的时候,你带我去医院的时候……虽然现在有关你的记忆都不那么美好,你总是嫌弃我,远离我。但每一个有关你的画面我都记得。所以,不要伤心。拥有真实自我的白经可以去改变的。”


他就这样被殷端午抱着,久久不说话。殷端午抱得更紧了些。她不管白经接下来会不会挥开她的手。此时此刻,她只想告诉他


她不会离开他,她不会再让他经历痛苦

这个世界有人爱他,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殷端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也知道今天的白经会害怕被这个世界再次抛弃,她希望给他一份慰藉,让他不要再患得患失。


“殷端午,作家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设定值呢很痛苦……为什么要拥有自我,为什么,为什么?”白经摇头,一遍遍的问着自己。


“白经,转过来,看着我好吗?”殷端午拽着白经,让他面对着自己。


清澈的眼眶仿佛蕴含着巨大的力量,白经逐渐找回了理智,在她面前这个样子真的是失望啊“殷端午,你过来干什么,来看我笑话吗?我明天去你家吃饭,你很开心吗?”话说出口便想要反悔,他不想这样子的,她抱过来的那一刻确实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稻草,他不应该这样子的,白经懊悔地抓了抓头发。


他用冷漠和嚣张掩盖所有情绪,他甚至用暴力解决一切。

只有这样,那些人才不会离他而去,是他先离开他们的。


他没有被全世界抛弃,所以他抛弃了全世界。


殷端午看着面前即使眼眶发红依然在嘲讽她的白经,压下想要同他理论一番的心思,这么多年都被他骂过来了,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而已。最重要的是,她喜欢他,所以他的一切他都可以包容。


“白经呀,你听好了。我喜欢你,天天被你责骂的我即使在拥有了自我后也逃脱不了喜欢你的设定值。我记得每个场景的你,还有你总留给我的背影。白经你……真的很棒。A3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进的,斯力高喜欢你的女生真的很多很多……”说到这时端午皱了皱眉头,喜欢白经的女生那么多,她要怎么追他啊“白经呀,这个世界不是只剩下你一个人的。我喜欢你,我会保护你的,虽然听着不可置信。我会一直在你身旁的,不会离开。”


端午说完这些话脸色悄然红晕,她来这里不是为了表白的啊!脑子一热就说出去了。白经他不会想杀了我吧。


她鼓起勇气抬头,看到白经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露出不耐烦。只是看着她怔怔说道“殷端午,我……知道了。我知道……殷端午记得白经的一切。”他说这句话时脸上是罕见的温柔,殷端午盯着他的脸庞就这样沦陷下去。


谁说白经不温柔的啊,温柔起来简直要人命啊!端午这样想。


那天下午,他们伴着太阳的霞光坐着聊了很久。


没有悲伤,只有回忆和未来的期许。

没有离别,只有跃上枝头的欢喜。


少女的发香和温婉的嗓音一下下敲打着白经的心房,埋在心间,萌芽慢慢生长。


殷端午,你说你记得所有的我。我又何尝不是呢?我记得每一瞬间的你,欢笑、悲伤、疑惑、勇敢……还有刚刚对我表白心意的你。


我都记得,每一刻因我存在的你。


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分不清是迷茫还是清醒。


只此片刻,足矣。

思绵不失眠

【经午线】清醒梦(1)

殷端午,作家那所谓的设定值让我很讨厌

为什么母亲会离我而去,为什么我独自一人

无论是家里还是A3,我都是被忽略的那个

为什么我总是让身边的人伤心,包括你

可是

端午,我为什么会喜欢你

我又庆幸作家的设定值,让你成为我的未婚妻


又是那个奇怪的声音。


白经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时间在毫无声息的流逝,突然出现在某一个地方,除了他所有人都不记得上一秒发生的事情,得到的永远都是同一个答案“呀,白经,你是因为殷端午才产生幻觉的吧。”


殷端午,那个总是追在他后面喊他“白经呀”,怀着一片丹心暗恋他十年的殷会长的女儿。


一提到那个名字白经就觉得头疼,若非是父...


殷端午,作家那所谓的设定值让我很讨厌

为什么母亲会离我而去,为什么我独自一人

无论是家里还是A3,我都是被忽略的那个

为什么我总是让身边的人伤心,包括你

可是

端午,我为什么会喜欢你

我又庆幸作家的设定值,让你成为我的未婚妻






又是那个奇怪的声音。


白经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时间在毫无声息的流逝,突然出现在某一个地方,除了他所有人都不记得上一秒发生的事情,得到的永远都是同一个答案“呀,白经,你是因为殷端午才产生幻觉的吧。”


殷端午,那个总是追在他后面喊他“白经呀”,怀着一片丹心暗恋他十年的殷会长的女儿。


一提到那个名字白经就觉得头疼,若非是父亲逼他和殷端午好好相处,他真的想彻底远离她,和她说清楚。


直到,他发现了那本漫画书……


“唰”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又是什么场景。


身后传来高跟鞋哒哒的声音,白经转过头去,发现殷端午正朝着自己跑来。又来了,白经想。


“白经呀,那个……我听说学校旁新开了家电影院,放学你要不要……和我去看电影啊?”少女低着头,轻轻浅浅的声音传进白经的耳朵里。“呀,殷端午,我为什么要和你去看电影?”他不耐烦道“殷端午,你以为你是我的未婚妻就可以随便对我提要求了吗?还是仗着你那颗生了病的心脏?所以我才会那么烦你啊,离我远一点。”


白经看着端午发红的眼眶和微微颤抖的指尖,意识到自己好像话说重了,她比任何人都讨厌那颗心脏。可是他无力改变,这是场景,他只能像一个被操控的玩偶演绎这一切。


结束了,他看着自己可以活动的双手。白经抬头看见面前泣不立声的殷端午,突发奇想的想要安慰她。


刚上前一步,便听到殷端午自言自语道“白经,真的是每次都这个样子,作家能不能换个套路,这该死的设定值。”说完理都不理他就走了。


设定值?场景?殷端午也和我一样?拥有了自我?


他没有追上去告诉殷端午,他和她一样讨厌这所谓的设定值。白经不想再靠近她,也不想和她说话。


不过,她刚刚没事吧?



Bernie-Z

想不出要画什么,画了个粽子。  

想不出要画什么,画了个粽子。  

沈先生不会养猫

偶然发现的一天

截修10P

Part 1


这应该是我近期最后一次做整部剧的截修

因为截图实在太累了……

也是我最不满意的一套 唉


-TBC-

偶然发现的一天

截修10P

Part 1


这应该是我近期最后一次做整部剧的截修

因为截图实在太累了……

也是我最不满意的一套 唉


-TBC-

浅眠玉湘竹

【哈鲁×端午】【番外】番外3——全家最矮殷端午

  虽然哈鲁一再反对端午继续生孩子,但是与孩子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端午如愿以偿地又有了宝宝,成功地用上了“双生”“三生”的名字。

  孩子们渐渐长大了,端午牵着一串孩子出去购物,顺便散心,回来的时候却有点小郁闷。


  哈鲁敏锐地发现了她的小情绪,再三追问,端午都不肯说。到了晚上,孩子们都睡了,哈鲁对老婆又卖萌又色诱,才哄得老婆说出真相:“现在连最小的孩子都比我高了,呜呜……买东西时我够不到最高的架子,还是老三给我拿下来的,太丢人了……”

  哈鲁这才明白为什么老婆这么反常:“以后我陪你去买东西,我帮你拿高处的东西。”他温柔地哄着怀里的小女人:“都怪我,没有陪着你。”

  端午心情好...

  虽然哈鲁一再反对端午继续生孩子,但是与孩子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端午如愿以偿地又有了宝宝,成功地用上了“双生”“三生”的名字。

  孩子们渐渐长大了,端午牵着一串孩子出去购物,顺便散心,回来的时候却有点小郁闷。


  哈鲁敏锐地发现了她的小情绪,再三追问,端午都不肯说。到了晚上,孩子们都睡了,哈鲁对老婆又卖萌又色诱,才哄得老婆说出真相:“现在连最小的孩子都比我高了,呜呜……买东西时我够不到最高的架子,还是老三给我拿下来的,太丢人了……”

  哈鲁这才明白为什么老婆这么反常:“以后我陪你去买东西,我帮你拿高处的东西。”他温柔地哄着怀里的小女人:“都怪我,没有陪着你。”

  端午心情好多了,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任性了:“我是不是太无理取闹了?孩子们长得比我高,我应该开心才对呀!”

  哈鲁正色:“这个要怪我,我不该长这么高的。”

  端午感慨:“万幸啊,孩子们的身高都继承了你的优点。要是像我这么矮就惨了。现在我是全家最矮的了,呜呜……”


  哈鲁摇头:“不会啊,殷端午是全家最可爱的。不,你是全世界最可爱的。”

  端午定定地看着老公,一头扎进他怀里:“哈鲁啊,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让我心动啊?每时每刻都在心动,一把年纪还发花痴……”

  哈鲁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发:“因为你,我的心脏才开始跳动的啊。所以我一直在心动。”

  端午莫名想掉眼泪,急忙掩饰:“我以前没这么脆弱的!我可是誓死和无良作者抗争的元气少女!都是你,把我宠成这样的!”

  哈鲁:“我没有宠着你啊。”不管过了多少年,他始终这样温柔:“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

  全家最可爱的殷端午非常感动,然后给自己点了个赞:“有这么无条件宠着我的老公,我的三观还能如此之正,真是太不容易了!”




〓〓〓〓〓〓〓〓〓〓〓〓〓〓〓〓〓〓〓〓〓〓〓〓〓〓

【很喜欢原剧前几集,哈鲁、端午与作者抗争,想要改变命运。端午是最可爱的元气少女!可惜后几集编剧的逻辑混乱,挖坑不填,导致两位主角的 戏份都变成了苦情戏。我喜欢哈鲁1.0,所以我写的人物形象,是按照前几集的人物性格写的。不过文笔有限,实在写不好,请多多见谅。】

Black老阳新.

那年端午,九龙山上,我一生的启明。

那年端午,九龙山上,我一生的启明。

白鹿·藏鯨
向印尼學生介紹我們的端午節和龍...

向印尼學生介紹我們的端午節和龍舟文化!(///▽///)

印尼這裡很難買到好用的白板筆,洗澡也沒有熱水,不過食物很便宜呦~


冷冷冷冷冷冷冷冷⋯-白鹿

第五十天任務完成。-藏鯨

向印尼學生介紹我們的端午節和龍舟文化!(///▽///)

印尼這裡很難買到好用的白板筆,洗澡也沒有熱水,不過食物很便宜呦~


冷冷冷冷冷冷冷冷⋯-白鹿

第五十天任務完成。-藏鯨

麻辣兔头

我正在跑向你

我始终觉得我忘记了些什么,似乎是最近才开始察觉,问了身边所有的人,他们茫然的样子让我觉得是我本身出现了问题。


最近总是做梦,梦里有个人,一直比我矮上一截,总是屁颠屁颠的追在我身后,却又只是在追。


都说梦见的人是看不清脸的​,确实,她,我也看不清。但是她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香味,顺着梦里看不见的风,飘到我面前,萦绕在我的身边,熟悉又好闻。


梦里她总是在我身后絮絮叨叨,说着我们小时候的事,我不信她,我都没见过她,我怎么会信她。她说我以前是她的未婚夫,怎么可能,我那个坏脾气的父亲从没和我说过这个。她说她有心脏病,所以我总是嫌她麻烦,讨厌她,说我对她很暴躁,总是惹她哭。可是怎么会,明明...

我始终觉得我忘记了些什么,似乎是最近才开始察觉,问了身边所有的人,他们茫然的样子让我觉得是我本身出现了问题。


最近总是做梦,梦里有个人,一直比我矮上一截,总是屁颠屁颠的追在我身后,却又只是在追。


都说梦见的人是看不清脸的​,确实,她,我也看不清。但是她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香味,顺着梦里看不见的风,飘到我面前,萦绕在我的身边,熟悉又好闻。


梦里她总是在我身后絮絮叨叨,说着我们小时候的事,我不信她,我都没见过她,我怎么会信她。她说我以前是她的未婚夫,怎么可能,我那个坏脾气的父亲从没和我说过这个。她说她有心脏病,所以我总是嫌她麻烦,讨厌她,说我对她很暴躁,总是惹她哭。可是怎么会,明明是梦里的她总是不听我讲话,总是趁我没反应过来就消失不见,抓都抓不住,所以我不信她。


有一天在梦里她和我说她要走了,她说作者发现她了,她要跑去下一个世界了。


小骗子,明明就是又一次丢下我了,和上次一样丢下我了,和父亲一样有了新的家庭就忘了我这个没有用的人。


我不想承认我认出她了,可是她身上的香味在我身边绕了十几年了,又怎么会认不出来。你看,她都把我的鼻子训练成狗鼻子了,主人身上的味道怎么会忘得掉。


之前她和那个突然出现的高个子男人逃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这个世界里我熟悉的人慢慢的都走光了,不再吵吵闹闹,叽叽喳喳,安静得不像人待的地方。


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殷端午这个人真的比我还混蛋。什么下一个世界,又开始撒谎找借口,等我来抓到你,我一定要在你的小脑袋瓜上敲一敲。


要等我,殷端午,我现在正在跑向你。

priwin
【午择天】换个bgm,玻璃渣分...

【午择天】换个bgm,玻璃渣分分钟变糖块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678324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38A9C34766669B78BBD3F2E6FAD73C97ADE&ts=1574584689270

【午择天】换个bgm,玻璃渣分分钟变糖块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678324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38A9C34766669B78BBD3F2E6FAD73C97ADE&ts=1574584689270

priwin

【请告诉我你也爱我】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64505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38A9C34766669B78BBD3F2E6FAD73C97ADE&ts=1573730690185
BGM:young selfish——Paul Kim
这个歌还是挺搭白经人设的

【请告诉我你也爱我】
b站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64505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38A9C34766669B78BBD3F2E6FAD73C97ADE&ts=1573730690185
BGM:young selfish——Paul Kim
这个歌还是挺搭白经人设的

叮当少女冲冲冲

暴风哭泣啊,昨晚的哈鲁和白经都好让人心疼啊!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还在作家的描述下,端午根本没有觉醒的感觉。

在下集的预告中,白经质问哈鲁:“你所谓的改变命运,是真的在改变还是在按着作家的意思发展?!你有想过吗?!”
哈鲁说:“即使一直按着作家的意思走下去 我也要坚持到最后!


好了好了all端午我能接受,行吗?

暴风哭泣啊,昨晚的哈鲁和白经都好让人心疼啊!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还在作家的描述下,端午根本没有觉醒的感觉。

在下集的预告中,白经质问哈鲁:“你所谓的改变命运,是真的在改变还是在按着作家的意思发展?!你有想过吗?!”
哈鲁说:“即使一直按着作家的意思走下去 我也要坚持到最后!


好了好了all端午我能接受,行吗?

峰峰何不同风起

【哈鲁端午】两个人的恋爱小甜饼

恋爱小甜饼一(关于一起吃蛋糕)

一大早就看到申世美咋咋唬唬的向端午跑了过来。

“端午呀!我今天带了小蛋糕!超超超级好吃呢!分给你一块!”

“哦!真的看起来超好吃呢!这是红丝绒蛋糕吗?”端午双眼发光的看着面前的小蛋糕。

“是呢!我特意带来和你分享!够义气吧!”申世美挺胸抬头在线求表扬。

“谢谢你!世美啊!”端午激动的拿起小蛋糕。

就在申世美以为端午下一步要把蛋糕拿起来吃的时候,只见端午左手托着蛋糕,右手拿着叉子,坐在了哈鲁的位置前面:“哈鲁啊!一起吃吧!世美带来分享给我们的小蛋糕,看起来很精致很好吃呢!”

然后就看到端午用叉子叉了一块蛋糕往哈鲁嘴里送,而哈鲁也超级配合的张开嘴巴去接...

恋爱小甜饼一(关于一起吃蛋糕)

一大早就看到申世美咋咋唬唬的向端午跑了过来。

“端午呀!我今天带了小蛋糕!超超超级好吃呢!分给你一块!”

“哦!真的看起来超好吃呢!这是红丝绒蛋糕吗?”端午双眼发光的看着面前的小蛋糕。

“是呢!我特意带来和你分享!够义气吧!”申世美挺胸抬头在线求表扬。

“谢谢你!世美啊!”端午激动的拿起小蛋糕。

就在申世美以为端午下一步要把蛋糕拿起来吃的时候,只见端午左手托着蛋糕,右手拿着叉子,坐在了哈鲁的位置前面:“哈鲁啊!一起吃吧!世美带来分享给我们的小蛋糕,看起来很精致很好吃呢!”

然后就看到端午用叉子叉了一块蛋糕往哈鲁嘴里送,而哈鲁也超级配合的张开嘴巴去接蛋糕。

“天呐,我的朋友出轨了,他们在干什么,我的天啊。”申世美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端午甜滋滋的看着哈鲁吃下自己喂的那口蛋糕,然后插了一口蛋糕往自己嘴里送。

“要死了我是看见了什么,我有罪,我的朋友出轨了。”申世美晕了过去。

“哈鲁~啊~”




恋爱小甜饼二(关于牵手)

端午抚摸着那张两个人的合照,虽然哈鲁再次出现在了合照中,但是每次想起那个位置的哈鲁消失过,端午就心里发慌。

“端午,你还留着这张合照?”哈鲁坐在端午身边,静静地看着端午的脸蛋。

“内,这是我们唯一的合照。我一定会一直带在身边。”端午抚摸着照片。

“不如我们去照相吧?”哈鲁说道。

“什么?”端午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知道大头照吗?”哈鲁一本正经的问道,仿佛下一秒就要给端午普及关于大头照的知识。

“我们要去拍吗?”端午突然兴奋了起来,“什么时候?”

“就现在。”哈鲁回答。

端午一把抓住了哈鲁的手,“好啊,我们现在就走,反正我们逃课。他们也不会记得的。”

哈鲁看着端午,笑着起身。

两个人刚走了没几步,端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一下松开了哈鲁的手。

哈鲁反抓住了端午的手,“走吧。”

“嗯!”端午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抓着哈鲁的手蹦蹦跳跳的往照相的地方走去。





恋爱小甜饼三(关于合照)

拍大头照的地方是一间小屋子,掀开帘子就能看到拍照的机器,机器是自己就可以操作的。

哈鲁左看看右看看,上点点下点点。“这个怎么操作?”最后只能眨巴着大眼睛望向端午。

端午憋着笑,“我来操作吧。”

“不行,你得教我。”哈鲁说道,“以后我们还要拍很多大头照,不能每一次都你来操作。”

端午一下子红了脸,“你是说我们要拍很多次吗。”

“当然,你来操作吧,我看着学。”哈鲁点了点头。

“好。”端午的手开始放在屏幕上进行操作,“你看点这个按钮,再点这个,这里还能选背景和可爱的图案。快过来!可以拍啦!”

哈鲁手忙脚乱得想要摆好pose,结果机器咔擦一下拍了一张,两个人都糊的说不出话来。

“你站低一些,都看不见你的脸了。”

“你过来一些,人都出镜了。”

“啊呀你笑一笑呀!”

“对!这个表情很帅!!”

...

端午不停的指挥着....

最后两个人心满意足的拿着一大堆照片出了屋子。

“很好玩,我们下一次再来。”哈鲁看着手里的照片,看着照片上笑的非常灿烂的端午。

“好。”












广西民族大学子非鱼汉服社

这是一个迟到很久很久的视频,国庆都过完了才发端午哈哈哈哈←_←

时间:己亥年端午节

地点:老南宁 · 三街两巷历史文化街区

封面摄影:小敏

封面出镜:阿嫖

视频摄影:白塔

视频出镜:青幻、墨漪、绿绮、叶七、阿嫖、阿璃、之乐、阿菁


这是一个迟到很久很久的视频,国庆都过完了才发端午哈哈哈哈←_←

时间:己亥年端午节

地点:老南宁 · 三街两巷历史文化街区

封面摄影:小敏

封面出镜:阿嫖

视频摄影:白塔

视频出镜:青幻、墨漪、绿绮、叶七、阿嫖、阿璃、之乐、阿菁


Asolon

失踪人口突然出现!!!
发发自己最近在看的登西~~

失踪人口突然出现!!!
发发自己最近在看的登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