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竹内凉真

32825浏览    847参与
贵圈真乱
【5600】铃木亮平VS竹内凉...

【5600】铃木亮平VS竹内凉真

【5600】铃木亮平VS竹内凉真

汪汪小犬💚

今晚神奇梦幻联动

是亲的(?)

左刘右竹

我自娱自乐 别太严格哈⌒⌒

今晚神奇梦幻联动

是亲的(?)

左刘右竹

我自娱自乐 别太严格哈⌒⌒

拥袖
我又来了 我大帝一 很有构图感...

我又来了 我大帝一 很有构图感

菅田将暉ANN广播阵容最全的一次

苏打领导力统合力 竹内靠谱体育系 淳淳声音甜美 野村周平老报自己是78 还有JohnnyDepp等 真的闹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间宫比较适中 78沉静

我又来了 我大帝一 很有构图感

菅田将暉ANN广播阵容最全的一次

苏打领导力统合力 竹内靠谱体育系 淳淳声音甜美 野村周平老报自己是78 还有JohnnyDepp等 真的闹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间宫比较适中 78沉静

拥袖
这张可以说超级能打了个个型男!...

这张可以说超级能打了个个型男!!!!!!!!!!!!!!!!!!!!!!!!!!!!!!! 我要唱*世巨星

帝一真的是黄金阵容黄金体验哇!!!!!!!!!!!!!!!!!!

豆瓣都说啥时候我们这里的小生来一张这样的还只是街拍!!!!!!!!!!!!!!

这张可以说超级能打了个个型男!!!!!!!!!!!!!!!!!!!!!!!!!!!!!!! 我要唱*世巨星

帝一真的是黄金阵容黄金体验哇!!!!!!!!!!!!!!!!!!

豆瓣都说啥时候我们这里的小生来一张这样的还只是街拍!!!!!!!!!!!!!!

士多啤梨loey

史上最完美人设—大鹰弹

史上最完美人设—大鹰弹

贵圈真乱
【5497】竹内凉真VS古川雄...

【5497】竹内凉真VS古川雄辉

【5497】竹内凉真VS古川雄辉

jacjacksho

审美狙击

横滨流星

荒木飞羽

神尾枫珠

佐藤胜利

真剑佑

竹内凉真

审美狙击

横滨流星

荒木飞羽

神尾枫珠

佐藤胜利

真剑佑

竹内凉真

rebecca
小钳子剧组真的是感情好😁我的...

小钳子剧组真的是感情好😁我的西皮,结束多拉马一年了还有售后呢☺️

小钳子剧组真的是感情好😁我的西皮,结束多拉马一年了还有售后呢☺️

FrHodes_

一堆在日本宣传时的杂图


如果没记错的话 从去年年底开始皮卡丘剧组前前后后一共去了三次日本


btw 感谢这部电影 让我看到了Justice跟老司机同框 真是活久见🥳


一堆在日本宣传时的杂图


如果没记错的话 从去年年底开始皮卡丘剧组前前后后一共去了三次日本






btw 感谢这部电影 让我看到了Justice跟老司机同框 真是活久见🥳

aweawe

凉真哥哥和我之差一天(上个月的事(我应该比他小个三四年吧

凉真哥哥和我之差一天(上个月的事(我应该比他小个三四年吧

乌龙茶冻

看电影的时候很想告诉我朋友,这个镜头只有几秒钟的人是pm游戏里面的赤爷,他只有十岁就拿了冠军,而且他不使用pm对战的时候会变身假面骑士😂只有我自己懂的梗好芥末啊!

看电影的时候很想告诉我朋友,这个镜头只有几秒钟的人是pm游戏里面的赤爷,他只有十岁就拿了冠军,而且他不使用pm对战的时候会变身假面骑士😂只有我自己懂的梗好芥末啊!

今天你还好吗
一瞬间的竹内凉真,好惊喜,好开...

一瞬间的竹内凉真,好惊喜,好开心

一瞬间的竹内凉真,好惊喜,好开心

siliu

日复一日(下)

1.ABO设定 世良×渡海×高阶

2.文笔渣渣 清水文

3.可能会出世良和渡海的番外(开车)

4.感谢所有给我鼓励的小可爱qwq

        没人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来到东大急诊室的。

        急诊是人世间生离死别最常见的地方。在这里,死亡与生存只有一线之隔,每个人都为了活着拼劲全力。数不清的重伤患者依序徘徊在死亡的门槛前,正视洁白的墙里墙外,等待命运审判自己的人生历程。

    ...

1.ABO设定 世良×渡海×高阶

2.文笔渣渣 清水文

3.可能会出世良和渡海的番外(开车)

4.感谢所有给我鼓励的小可爱qwq






        没人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来到东大急诊室的。

        急诊是人世间生离死别最常见的地方。在这里,死亡与生存只有一线之隔,每个人都为了活着拼劲全力。数不清的重伤患者依序徘徊在死亡的门槛前,正视洁白的墙里墙外,等待命运审判自己的人生历程。

     “滴-滴-滴”刺耳的警报声划破本就阴冷的空气,纤细的神经经露出即将崩溃之态。

       “现在开始广播,仅离医院三公里处的昭和区鶴舞町12番出现居民楼爆炸,请所有目前手上没有接治患者的专业医疗人士,包括全体研修医,火速前往急诊区进行紧急救助。”

        “再播报一次......”

        “什么?”来不及涌上诧异的情绪,刚刚还在休闲区讪皮讪脸,嬉笑怒骂的医生们瞬间放下手里的东西飞奔到现场,诺大的急诊室瞬间变得熙熙攘攘。

        “前方出现居民楼爆炸,所有急诊创伤室注意 按照救援队为患者携带的手腕颜色标记进行区分,以重要程度排序!请大家记住,这是展示东大担当的时候,务必要团结一心奋斗到底!”

        喊完,东大院长的嗓子终于摧枯拉巧,咳唾成珠的猛烈起来,气管撕裂出悲鸣音。身边的教授们争相贴心的送上手里准备已久的矿泉水。

        注意!请注意!五辆救援车辆已先期抵达!

       “你好,我是藤原医生,什么特征?”

       “42岁女性,送院路上失去知觉,器官受损,呼吸困难,血压89/60,心跳过缓,已接近于最低体征。”

       “好的,我们来接手!”藤原双手接过急救床向前推去:

       “准备好插管推车还有C号颈部固定器!”

       左转从这里进入2号创伤室!无关人员请立即出去!

       “肺侧呼吸音明显减弱,糟了是张力性气胸,给我最大针头!”

        “好的医生”花房护士长有条不紊的传递着手上的器械。

         “不行,在这么下去,等CT...CT来不及了”藤野鼻尖不断冒出细密的汗珠。

        “请迅速给我一台移动超声波检测仪!”

        冰冷的仪器终于放到了苍白透明的皮肤上,一条条绿色的血管凸显的尤其明显。在树叶纹路下流淌着的血液,也是生命的逝去的速度。

       “糟了,心包积气伴随心影增大,心脏右上方明显积血太多,需要立即进行心包膜术!快呼叫高阶副教授!”

        “给我一单位肾上腺素!”藤野控制住惶恐不安的预感,看着白色的注射针刺入静脉,液体倏的流泄不见。

        “哔..哔...医生,患者发生心源性休克!”监测仪发出刺耳的声音,上面的心型符号留下连绵不断的微小波纹。

       “该死,都给我让开。电除颤!充电至200焦。”

       “1.2.3 离手!”

       “无反应”

       “转大至300焦  离手!”

        藤野的心跳好似鼓点般吵闹冲出耳膜,举目所见都是刺眼的白色。

         “人工,人工复苏,不要停止输氧!”藤野从刚刚就觉得自己身处在另一个维度,撕心力竭的不知道在呼喊谁或是其他的些什么。整个世界仿佛涂上了厚重的马赛克,也许这里是虚拟世界吧他想。

        分不清脸上到底是是汗水还是夺眶而出的生理盐水。滋滋作响的检测仪还在嘲笑着他的无能。弥漫着的刺鼻的消毒水味,无端的侵蚀着每一个神经。

         花房看着逐渐陷入无助的藤原,双唇紧抿,不知所措。他必须亲自接手生命的重量,这是对医生最残忍的成长仪式。

        “够了,我们已经...失去她了。”高阶从门侧的阴影里走了进来。

        其实在收到呼叫机的瞬间他就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只是他看到病人的时候已经知道无力挽回了。

        医院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知白守黑,运黑布白,构成了独特的艺术审美体系。在这里的,所有的财富、地位、权势似乎都变得微不足道。所有的关于希望的名词都来自于嗞嗞作响的仪器,生命就随着它的移动—延续或停止。

        或许对他太残忍了,今天是藤原正式成为医生的第一个月,讽刺的是他要在绝望里沼泽里滋生所谓的希望。高阶想

         “藤野医生,请你宣告死亡时间并通知病人家属。”

          藤野最终还是像决堤的海浪淹没了自己放声的痛哭。

        生,这个字的含义太过于脆弱。也许她还有孩子,还想陪伴家庭快乐的度过一生;或者她今天只是给年迈的父母挑选蔬菜,打算回去做一份可口的便当。这个世界上所有与她有联系的人都要被噩耗打破规则,重新洗牌。

        可是医生真的不是神。

        即使是多次经历过生离死别场面的花房和高阶,也只能叹口气继续向前。

        “如果他还在的话就不会有去世的人了吧,那位神的话。”

       “嘛真的很难过吗...即使是高阶医生也没有办法吧。与其浪费时间装腔作势,不如现在去锻炼一下自己。

        抽抽噎噎的声音终于在话语结束的时候停止了。清脆的声音在这片凝重的氛围里格格不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寻找声音的来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件狭小的急诊室挤进来一个小粉嫩团子。个子才刚刚到人的大腿处,可爱灵动的大眼睛无辜又纯真,丝毫都不像说刚刚那番话的...小孩子?

        是的小孩子,还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女孩子。约莫才五六岁,明眸皓齿,唇红齿白。白皙柔嫩的脸颊上挂着像透明的三角形果冻的小鼻子。忽略脸上和衣服上粘上的各种黑色的巧克力屑以及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留下的干涸的印迹以外,毫不怀疑的是一个小天使的模样。

       带着微微的惊愕,高阶快速的上下打量了女孩。又转头带着疑问的意味撇了一眼身边的护士,后者则是完全茫然不知的神情。

       “不好意思呢”高阶蹲下来平视女孩的眼睛“这里不能随便进的哦,你是迷路了吗?”

       女孩毫不惧怕的对视回应“你是高阶医生吧?”

        “是的”  微微点头。

         “我在找你哟”这下高阶眉头下意识的拧成一个川字,自己从来不记得接治过这名患者。还没等高阶吐露出一下个问句,女孩就打断了他探寻的语气:

         “我要去心脏外科室找我爸爸。”

          诧异于女孩准确的语言表达能力,连医院科室名词都可以准确无误的讲出来。不,从刚刚的表现甚至更早之前就是,分明表露出对医学的初步认知。高阶心下一顿,这真的是个小孩子吗?

         “小朋友可以先告诉我名字吗”高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友善亲近。

         得到的却是一个斩钉截铁的否定句。

         “不可以哦,爸爸说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你看,你不是知道我是高阶医生了吗”

          “可是我不认识你”

           ......

         孩子都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世界,所以你永远都不会懂小孩子的逻辑。高阶觉得在纠缠下去自己也会变成幼稚的孩童,按了按“突 突”的太阳穴,起身转头向花房使了一个眼色,让她马上通知医院保卫处以及发送信息给所有的外科医生。自己则询问女孩要不要和自己走。

        这次是一个明确的肯定句。

        高阶伸出来自己觉得还算温暖的手,女孩则是嫌弃的看了看。

          ......

      好吧,高阶尴尬的讪讪收回。“这边请”

       一路上小女孩倒还算安静,时不时会问问高阶医院的情况。不得不说,这种看似漫不经心却认真巡视的神情颇像董事长莅临指导。让高阶心里七上八下的沉思,从未听说那位心脏科室的医生有过这个年纪的小女孩.....看这种镇定自若的气质难道是佐伯副院长的外甥女?可是听说是个男孩子啊....年龄好像也对不上。还是这个孩子说错了其实是别的科室?感觉这种表达能力也不像会说错的样子.....算了算了,还是再等等孩子父母寻找吧。

       就在刚刚走到办公室的时候,高阶口袋里的传呼机“哔”了起来。

       “不好意思高阶副教授,凉子和您在一起吗”发消息的人是世良雅志。

         “凉子是?”

         “啊...就是穿那个蓝色上衣的小女孩”

         “是的,现在在我的办公室"

      

         “好的,真的是麻烦您了。我现在在急诊会诊,还要拜托教授帮忙照看一下凉子。”

            消息终止。

        不愧是王牌的世良医生呢,这么快就找到孩子的父母了。转眼看看窝在沙发上小女孩,手上还拿着刚刚问高阶讨要过来的手机。

         “那里是天使,真是个小恶魔,恶魔。”高阶心里终于“呼”了一口气,右手下意识的扣了扣桌面,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父母呢。他想。

        “咚咚咚”门口传来有节奏的三声。

        小女孩依旧悠闲的看着手机,丝毫不好奇门口会不会是急切想要找到她的父母。

        “请进”

         “砰”的一声门把手被推开,是世良医生。正大口喘着气,头发前段已经被渗出的汗液打湿,脸上也因短时间的急速奔跑染上了一丝绯红。

       侧身向着小女孩一把从沙发上抱下来。

       “真的是凉子为什么要乱跑呢,人这么多会冲散你的。如果我找不到你怎么办?医院里鱼龙混杂万一被陌生人带走呢?出门的时候不是发过誓要紧跟父亲的步伐了吗?说的那些话就不算数了吗...”

        高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世良这么惊慌失措的神情,又带着不容置喙的态度。根本没有其他人可以插话的时机,侈侈不休责怪的话语像机关枪一样无休止,砸在小女孩的脸上。还不知道世良医生原来也有唇枪舌剑、咄咄逼人的一面。

 

      “好了好了,到底凉子也没有走丢”高阶不得不站起身来好生出面阻拦世良的怒气。

       世良的疾言厉色不得已暂时收起,没好气的看了一样世良进来就已经低头认错的凉子。他想,认错的时候倒是玲珑乖巧,像极了她父亲。

        “不好意思添给您麻烦了教授”世良深深的距离一躬。

       啊没事的,高阶摆了摆手。“不过凉子小姐的父母来了吗?”

     “诶?”世良起身瞠目结舌与高阶四目相对。

       “へっぽこ野郎!”世良就是我爸爸啊!凉子在旁边不屑一顾的的说到,戴上了一种“怀疑你是傻子”的神情。

 

      “えっと....はあ?”高阶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吧,要不然怎么会发生怎么荒唐万分的事情呢。再说了世良医生别说结婚了,众所周知他连伴侣都没有,怎么会平白无故多出来一个孩子?

       “那个,凉子小姐真的是我的亲生女儿。”世良医生谈起伴侣不好意思羞涩的挠了挠头。忸怩不安道:虽然是很不好的意思我还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告知医院啦.....但是法律上确实是已经承认了的。”像小鹿般清澈的目光与高阶四目相对,仿佛刚刚凌厉的世良只是错觉,又回到平日里温文乖顺的医生。

      空气静止了片刻“所以说世良医生你不仅已经有了伴侣未婚先孕还有了....孩子。”高阶的左手在空中划了两圈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他刚刚接受到的大量信息。即使脑细胞高速运转也没能从震惊的情绪里跳脱出来,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都难以置信。

.......

      “呦,高阶副教授?”带着玩味和嘲讽的嗤笑从门口不知名的黑暗处传来。对方一字一句的念出办公室门口的挂名,“心脏外科室果然换地方了,差一点就找不到了”

      陌生又熟悉的语调在心脏上划出一道疼痛的颤栗。一种名叫麻痹的毒素瞬间游走在身体的各个器官,随着血液的输送无孔不侵。

       “渡海医生”高阶怔怔的喃喃道

      “好久不见”视线紧盯着黑暗中走出来的人。和七年前一样的不修边幅,随意套上的宽大的T恤,走路发出邋遢声音的人字拖。面容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丧失应有的模子,眸子依旧像黑曜石闪烁着亮光。充斥着冷漠,戏谑。两颗瞳仁像锐刺审视人的灵魂。

        人的意识从来就不是一个整体,它随着大脑储存记忆的地方,分割细小的碎片。在你痛苦时将大脑团团围住,割裂一切。就算向着不同的方向涌散,这些棱镜的碎片仿佛嵌入身体的血肉之中,如影随形,摆脱不得。可是现在,思念终于找到了方向,无数棱镜的镜面铺天盖地压来,仿佛进入了万花筒的世界,光怪陆离,不断延伸,万般星海最终汇聚成一个光点,勾勒出他的样子。

      “お父さん!”小女孩惊喜的转向身后,雀跃的扑到渡海怀里。

       最熟悉的单词拆解成一个一个音阶之后变得分外陌生。

   

        医院为了照顾患者每个人都佩戴了信息屏蔽仪,高阶理所应当的以为恶魔是alpha;忽略了不小心看到休息室床上交织的酮体,忽略了世良私下聚会时两人的情愫的结合,忽略了七年前渡海的对所有人都刻薄唯独对世良的一腔温柔。太可笑了,高阶左手支撑着自己站立以防瘫坐在椅子上,垂下头右手插入发梢紧紧揪着头皮,试图用手指将脑中的记忆弹劾出去。

         他听到世良在责怪渡海带着凉子出门买了甜食,小孩子的牙齿是很敏感的,最关键的是居然连女儿都能走丢;他听到渡海在诡辩没关系,只是经常卖菜的“八百屋”也遭受了爆炸的波及,所以才带凉子来医院的。他看到渡海牵着凉子的手,父女俩都愤愤不平的对世良的话语进行反驳。

     

        渡海原来一直离他这么近。

        生活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给你一个猛烈的打击,当头一喝。它由日复一日的琐碎小事堆砌而成的。当结实牢固的信念垂直坍塌,轰然倒下,一阵惶恐。空气变得稀薄,凝结成雾气,四肢因为巨大的恐惧而僵硬。当高阶再次抬头惶然地望着渡海时,那些明亮着汇聚成银河的星子令他晕眩。

            “邪魔”渡海说。

   

siliu

日复一日(上)

1.世良×渡海×微高阶 ABO

2.文笔渣渣 没有小可爱看的话下一篇可能就留给自己啦

3.对日本医疗体系不是很熟悉 部分借用《实习医生格蕾》

4.哔 您购买的清水文已上线 食用愉快

        七年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所有的思念怀念的名词都在时间线里慢慢变得单薄。忽闪忽灭的情绪都湮灭在星海里,慢慢勾勒出那个人坚毅的身影。

       ...

1.世良×渡海×微高阶 ABO

2.文笔渣渣 没有小可爱看的话下一篇可能就留给自己啦

3.对日本医疗体系不是很熟悉 部分借用《实习医生格蕾》

4.哔 您购买的清水文已上线 食用愉快






        七年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所有的思念怀念的名词都在时间线里慢慢变得单薄。忽闪忽灭的情绪都湮灭在星海里,慢慢勾勒出那个人坚毅的身影。

        你看,人的心脏是最神奇的地方。它可以坚硬到支撑一个人身体的运作,在逼近临界点的时候释放超越极限的能量;它又软弱到包容世间景象,蟠天际地,唯有那个绵延苦痛的伤口等待外科医生的救赎。

        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东大那天的风和往常一样吹的温柔,几乎要把春的亲吻送到每个人的脸颊上。簌簌的樱花瓣掉落渐渐模糊了深处的记忆,与风相伴把那个熟悉的背影,吹成一阵漩状波纹。那个人像稀松平常的下午扬长而去,汽车的轰鸣声和杂尘都和那个人一样,很快消融在空气里,钻入人群中不复存在。

       “世良医生也渐渐放下了呀,时间果然是最割宰时间的利器呢。”

        高阶权太在观察室,透过两块透明的玻璃忘着下面手术室里镇定自若世良医生想。七年的时间里无疑打磨出了一位冷静出色的外科医生。

         渡海征司郎这个恶魔的名字,成了所有人禁忌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噤声,选择性的遗忘原来神的存在。好像变成了东大的“都市传说”一样,偶尔会有研修医之间休闲时打趣道:“不努力就会有地狱的撒旦问你要1000万哦”,从内心到身上一阵恶心的颤栗。

        世良雅志是在渡海医生走的三年后正式取得医师资格证的,成为整个同届里最快成为医生的人。拿到资格证的那天,一大半东大的心脏外科室的人都来庆祝,甚至不乏有很多其他诊室患者都用明朗的笑容鼓励这个年轻人。可以说那天是心脏外科室久违的热闹的一天。人群里喧喧嚷嚷的祝福声都送给了世良,佐伯教授和高阶医生看着世良的目光更不由自主的带上了,颇有“汝家男儿初长大”的慈祥和爱感。

        于是就能看到明明是个alpha 的世良医生还像研修医一样的手足无措,窘迫到耳尖都染上了粉红,高大的身躯有点蜷缩,还是努力的抬起眼睛,挤出一个因为紧张都变得微微有点扭曲的笑容。依旧用真诚单纯的的语句向每一个祝贺的人说着谢谢。

        “真是值得庆祝”高阶想。

         “如果那个人看到一定会很欣慰吧”内心滋生出名叫思念的藤蔓爬满了每一条血管,占据了大脑所有的神经元。

        “如果能追逐恶魔的背影就好了”

        不止是高阶,世良在渡海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驻扎在了休息室,晚上也索性不回研修医的公寓了。做一碗能让人食指大动的鸡蛋拌饭成了世良每日的必修课。想抓住那个人的仅剩的烟草味道,不论在哪里。世良无意识的习惯了这种千篇一律的动作。也许思念遍布的地方才是心脏最温暖的舒适区。

        从60秒40个平结,到一秒一个60个的平结,到最后一分钟100个。世良不断打破自己的记录,随着墙上的痕迹增多,正一步一步向着渡海医生的目标走去。说来也奇怪,很多时候人的骨骼肌肉常常可以开发到不可思议的极限,只有“你以为的临界点”。有时候连猫里也忍不了世良没日没夜的不休止练习。

       “研修医如果你再这么吵我就把你扔出东大的门。”

        猫田凶狠地瞪了世良一眼,带着一贯的不屑和藐视。

       “对,对不起”世良憋红了脸,举足无措的深深鞠了一躬。

        大概是年轻人心态过于好,世良不经意的就会忘掉猫田护士的夺命警告。以至于到后面猫田只能翻个白眼继续翻个身睡觉了。

        就像这样疯子一样的练习,啃下那些晦涩难懂半人高的医术论文,深夜还能看到科室深处的休息室举着闲人勿扰的牌子。连佐伯也不得不承认,那个青涩的总是闯祸,跟在渡海身后唯唯诺诺,身形蜷缩的大高个变成了日本心室医学新的希望。年轻人果然要比他们老一辈有朝气多了。

    
        后来呢?

        这位新兴燃起的力量不孚众望成为了东大坚固的中坚力量。面对病人耐心宽容,认真聆听;面对教授勤学好问,面面俱到;明明是个成熟的医生面对生人却总是带着温暖些许阳光的孩子气的笑容。经常被医院里的长年住院老人打趣道:

        "世良医生的笑容真是比东大的樱花盛开的也好看呦"

         每每这时世良医生就会窘涩的不自然的到处看看,黑亮清透眸子里带着明显不过的慌乱,努力的应对着笑资。最后总要身后的花房护士长帮忙打趣解围或是被其他研修医不由分说的岔开话题。

        "世良医生好歹是医生了吧,真的是"

         世良雅至,alpha医生的典范 omega患者的希望。

         揶揄的话一时间风靡东大,不谋而合成为东大的标语。生生达到了不见其人,却闻其名的境界。这位年轻优秀,帅气体贴的心脏外科医生,却对自己私生活却闭口不谈。不论是对年长博学的教授,还是贴心照顾的患者,甚至是同期要好的并肩战斗的同事,谈到世良医生私下的生活都是稀里糊涂,一头雾水。

        

          直到有个小孩子的出现。

rebecca
嗷嗷嗷!!!超甜的二竹竹二售后...

嗷嗷嗷!!!超甜的二竹竹二售后!

嗷嗷嗷!!!超甜的二竹竹二售后!

睿咖喱

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老司机越来越壮了😂

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老司机越来越壮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