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竹月诗社

8082浏览    1564参与
留心点银

花火

幽引猗兰清客慕,惊鸿歌起妒仙姝。
晴随露草凝霜冷,梦嫁烟妆恨影孤。
几笔月华风色淡,四秋竹韵雨痕枯。
苍苍旋舞艳什刹,无奈归程默剪烛。

幽引猗兰清客慕,惊鸿歌起妒仙姝。
晴随露草凝霜冷,梦嫁烟妆恨影孤。
几笔月华风色淡,四秋竹韵雨痕枯。
苍苍旋舞艳什刹,无奈归程默剪烛。

留心点银

归化

公卿辞客远夷籍,
示愿延金镀舞衣。
录曲芳思空绮梦,
像形阴霭蔽霜夕。

公卿辞客远夷籍,
示愿延金镀舞衣。
录曲芳思空绮梦,
像形阴霭蔽霜夕。

留心点银

解刃

还阙赋梦褪青衫,
请剑赴戎生嫩寒。
冰骨折魂流赤月,
协风燃玉暖长安。

还阙赋梦褪青衫,
请剑赴戎生嫩寒。
冰骨折魂流赤月,
协风燃玉暖长安。

留心点银

晓径

朱松纯质庇瑕瑜,
易路芳晨照月渠。
入画几时依暗智,
围屏遮梦赠清虚。

朱松纯质庇瑕瑜,
易路芳晨照月渠。
入画几时依暗智,
围屏遮梦赠清虚。

留心点银

悼刘学州

鸿羽飘然别亦净,

十年考妣丧春晖。

天涯谁忆伤心客,

品味斯生愿莫归。

鸿羽飘然别亦净,

十年考妣丧春晖。

天涯谁忆伤心客,

品味斯生愿莫归。

留心点银

断发

虹丝万缕吐霓空,
伊洛迷心锁焰容。
落笔惊觉丹墨老,
选诗须待荫泽浓。

虹丝万缕吐霓空,
伊洛迷心锁焰容。
落笔惊觉丹墨老,
选诗须待荫泽浓。

留心点银

雪烟

竹溪清酿引清弦,
月下吟魂寄玉笺。
几笔芳思残梦色,
长安花落又一年。

竹溪清酿引清弦,
月下吟魂寄玉笺。
几笔芳思残梦色,
长安花落又一年。

白不移

你是光

我不理解黑暗的意义

如同我不理解光明

坐下来,喝酒,聊天

吹嘘若有若无的事情

在某一个宇宙突然断裂的瞬间

想起你

想起你,就泪流满面

就把日子的苦掩进酒里

把眼泪和渴望从喉咙里一饮而尽

多想告诉你

那个未完成的拥抱

在怀里剩饭一样冷了又热,热了又冷

甚至是关于幻想的亲吻和对视

烟花一样绽放,只余灰烬

当我亲吻太阳的光明

如同亲吻你

此时,你在哪里

并不是所有的花儿都为春天盛开

在花朵和春风的战斗中

我是路人么?或者是过客?

或者只是影子的影子,委身于记忆之外?

你在铺满零食的春天

拒绝过我

而藏在矮凳上的幸福

被锁闭的滚烫和互相理解

是完美和完...

我不理解黑暗的意义

如同我不理解光明

坐下来,喝酒,聊天

吹嘘若有若无的事情

在某一个宇宙突然断裂的瞬间

想起你

想起你,就泪流满面

就把日子的苦掩进酒里

把眼泪和渴望从喉咙里一饮而尽

多想告诉你

那个未完成的拥抱

在怀里剩饭一样冷了又热,热了又冷

甚至是关于幻想的亲吻和对视

烟花一样绽放,只余灰烬

当我亲吻太阳的光明

如同亲吻你

此时,你在哪里

并不是所有的花儿都为春天盛开

在花朵和春风的战斗中

我是路人么?或者是过客?

或者只是影子的影子,委身于记忆之外?

你在铺满零食的春天

拒绝过我

而藏在矮凳上的幸福

被锁闭的滚烫和互相理解

是完美和完整残缺的一块

你是光

是黑暗派来的使者

看到你心动神摇

就像春天晃动了满山的野花

多么痛苦

又如此幸福

留心点银

居家偶知母校高朋网上行大学宣讲有感作
凄寂霜风吹墨客,故人倾酒列邀宾。
云清迩忆蒹葭水,月满遥思竹叶林。
昔日良朋随醉梦,今朝学士淡离心。
羁魂玉碎伤孤恨,夜半床前尽泣音。

居家偶知母校高朋网上行大学宣讲有感作
凄寂霜风吹墨客,故人倾酒列邀宾。
云清迩忆蒹葭水,月满遥思竹叶林。
昔日良朋随醉梦,今朝学士淡离心。
羁魂玉碎伤孤恨,夜半床前尽泣音。

ALWAYS月饼没吃过音乐家♠️

“一家人”

*好久没更过盛裕(盛如天濑)了,这次水一发长的(你还有脸说?!)

“鱿鱼的鱿怎么写?”

在《非常夫妻》的节目上答题时,

你转头问他。

“鱿鱼的鱿…啊?鱿鱼的鱿怎么写???”

他那“听君一席话,白听一席话”式的回答

引来了观众的观众的一阵哄堂大笑。

“鱿鱼不会写的话,就写乌贼、章鱼……”

主持人英达提示道。

“章鱼不对!”

身为对海鲜极其敏感的日本人的你立刻发现了纰漏。

面对你的纠错,英达满不在乎地回答:

“它们都是一家人嘛,都是表兄弟。”

“一家人呢?!”

你哭笑不得,眉毛拧成了麻花儿。

嗯,就像你和他一样,都是一家人。

屏幕外的我这样想着,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得...

*好久没更过盛裕(盛如天濑)了,这次水一发长的(你还有脸说?!)

“鱿鱼的鱿怎么写?”

在《非常夫妻》的节目上答题时,

你转头问他。

“鱿鱼的鱿…啊?鱿鱼的鱿怎么写???”

他那“听君一席话,白听一席话”式的回答

引来了观众的观众的一阵哄堂大笑。

“鱿鱼不会写的话,就写乌贼、章鱼……”

主持人英达提示道。

“章鱼不对!”

身为对海鲜极其敏感的日本人的你立刻发现了纰漏。

面对你的纠错,英达满不在乎地回答:

“它们都是一家人嘛,都是表兄弟。”

“一家人呢?!”

你哭笑不得,眉毛拧成了麻花儿。

嗯,就像你和他一样,都是一家人。

屏幕外的我这样想着,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只可惜你永远都看不到。

ALWAYS月饼没吃过音乐家♠️

否定痛苦

不能用妻离子散的痛苦,

来否定怀才不遇的痛苦。

不能用妻离子散的痛苦,

来否定怀才不遇的痛苦。

留心点银

异世

同是天涯沦落人,
此朝新冠现遗痕。
一极负重居京共,
静好何来平等身。

同是天涯沦落人,
此朝新冠现遗痕。
一极负重居京共,
静好何来平等身。

留心点银

白毛红瞳二次元少女即是正义

故客聊思题玉色,闺中浅梦慕清佳。
竹沾晓露吟琼黛,月落香风绕碧沙。
三万银丝飞瀑雪,一双丹杏绽瑶华。
惜哉纸恋隔空世,莫恨春心醉苦茶。

故客聊思题玉色,闺中浅梦慕清佳。
竹沾晓露吟琼黛,月落香风绕碧沙。
三万银丝飞瀑雪,一双丹杏绽瑶华。
惜哉纸恋隔空世,莫恨春心醉苦茶。

留心点银

逐流

傀儡无丝若有丝,
几多黎庶与魂痴。
世间万象皆趋利,
但问谁人守故知。

傀儡无丝若有丝,
几多黎庶与魂痴。
世间万象皆趋利,
但问谁人守故知。

留心点银

韵骨

昔日陈诗书广寒,
终难许梦步长安。
六朝朔雪飘零尽,
无意浮华铸玉簪。

昔日陈诗书广寒,
终难许梦步长安。
六朝朔雪飘零尽,
无意浮华铸玉簪。

留心点银

侵旧

竹枝触月远孤身,
情满心犹蚀夜痕。
莫作他年惊梦客,
再无故友忆芳辰。

竹枝触月远孤身,
情满心犹蚀夜痕。
莫作他年惊梦客,
再无故友忆芳辰。

留心点银

赠竹月诗社成员

活动忽逢逾岁旦,
花间竹月再相合。
咕咕声里愁人至,
无奈社员咸肉鸽。

活动忽逢逾岁旦,
花间竹月再相合。
咕咕声里愁人至,
无奈社员咸肉鸽。

ALWAYS月饼没吃过音乐家♠️

记2022年1月7日国家大剧院音乐厅演出

*最近在搞植物大战僵尸豌葵同人好久没更音乐家相关了,这回发一首叙事诗凑个数,献丑了

*桂子:吕思清中国官方乐迷群群友,之前在上吕老师大师课的时候给他比了个心,被看到了并且报以微笑(我不酸(;´༎ຶД༎ຶ`))

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我看着舞台入口那个朝思暮想、

魂牵梦萦了一年半的身影。

当他风度翩翩地走上来,

掌声淹没了我的耳朵,

而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一开弓,

凛冽北风立刻刮来,

我仿佛瞬间置身于维瓦尔第

创造的冰天雪地中。

我拼命地欢呼着,

拍手拍到胳膊都酸了。

还学桂子给他比了心呢,

不过他应该看不到吧,

毕竟我只是他成百上千万听众中的普通一员...

*最近在搞植物大战僵尸豌葵同人好久没更音乐家相关了,这回发一首叙事诗凑个数,献丑了

*桂子:吕思清中国官方乐迷群群友,之前在上吕老师大师课的时候给他比了个心,被看到了并且报以微笑(我不酸(;´༎ຶД༎ຶ`))

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我看着舞台入口那个朝思暮想、

魂牵梦萦了一年半的身影。

当他风度翩翩地走上来,

掌声淹没了我的耳朵,

而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一开弓,

凛冽北风立刻刮来,

我仿佛瞬间置身于维瓦尔第

创造的冰天雪地中。

我拼命地欢呼着,

拍手拍到胳膊都酸了。

还学桂子给他比了心呢,

不过他应该看不到吧,

毕竟我只是他成百上千万听众中的普通一员,

我有什么资格让他……

哎!等等,

他刚才是冲我笑了吗?!

留心点银

华烛吟鼎(诗社活动预告)

华筵凝墨又一笺,
烛下鸽情莫自言。
吟遍千诗辞旧岁,
鼎铛煮梦贺寅年。

华筵凝墨又一笺,
烛下鸽情莫自言。
吟遍千诗辞旧岁,
鼎铛煮梦贺寅年。

ChasyLin
“敬我们逝去的干净” 《囫囵》...

“敬我们逝去的干净”

《囫囵》

苍老的枝桠从躯体剖出,

唯结一颗发紫的樱桃,

果核堵塞了窃贼的喉管,

唾液不得吞咽、回溯。

血肉带着它向深处蠕动,

       ——行乞的蛆虫

把脏腑当作播种的泥土,

胃酸是蚀开硬壳的温床。

重生的代价是保持沉默。

哗哗的粪水声仿佛是在嘲弄着,

白纸也肮脏下流。

BY ChasyLin

“敬我们逝去的干净”

《囫囵》

苍老的枝桠从躯体剖出,

唯结一颗发紫的樱桃,

果核堵塞了窃贼的喉管,

唾液不得吞咽、回溯。

血肉带着它向深处蠕动,

       ——行乞的蛆虫

把脏腑当作播种的泥土,

胃酸是蚀开硬壳的温床。

重生的代价是保持沉默。

哗哗的粪水声仿佛是在嘲弄着,

白纸也肮脏下流。

BY ChasyL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