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竹简

2157浏览    75参与
子居

《战国竹简东周人名用字现象研究 以郭店简、上博简、清华简为范围》

[图片]

https://pan.baidu.com/s/1LBKdEUrp9p-bSj_3SLB6Ag

作 者 :陈美兰著

出版发行 : 艺文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 , 2014.10

ISBN号 :9789575201692

页 数 : 325

原书定价 : 850.00

主题词 : 简版文字-战国时代-研究考订

中图法分类号 : K877.5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古书契 )

参考文献格式 ...


https://pan.baidu.com/s/1LBKdEUrp9p-bSj_3SLB6Ag

作 者 :陈美兰著

出版发行 : 艺文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 , 2014.10

ISBN号 :9789575201692

页 数 : 325

原书定价 : 850.00

主题词 : 简版文字-战国时代-研究考订

中图法分类号 : K877.5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古书契 )

参考文献格式 : 陈美兰著. 战国竹简东周人名用字现象研究 以郭店简、上博简、清华简为范围[M]. 艺文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 2014.10.

目次

引言

第一章 周鲁齐人名用字考

第一节 周王室

第二节 鲁国

第三节 齐国

第二章 晋魏韩赵秦人名用字考

第一节 晋国

第二节 魏国

第三节 韩国

第四节 赵国

第五节 秦国

第三章 楚人名用字考

第一节 春秋时期

第二节 战国时期

第四章 宋卫陈蔡郑人名用字考

第一节 宋国

第二节 卫国

第三节 陈国

第四节 蔡国

第五节 郑国

第五章 吴越息许其他人名用字考

第一节 吴国

第二节 越国

第三节 息国

第四节 许国

第五节 其他

结语

附录

一 战国书籍类竹书东周人名用字简表

二 郭店简、上博简、清华简各篇原注释者姓名对照简表

三 本书所见东周列国世系简表

引用书目

引书简称对照表

人名笔画索引


子居

《竹简学 中国古代思想的探究》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SYkGWzccTQJNsBwAkSXog 
提取码:ckai
作 者 :(日)汤浅邦弘著
出版发行 : 上海:东方出版中心 , 2017.01
ISBN号 :978-7-5473-1066-3
页 数 : 285
丛书名 : 中国文明研究丛书
原书定价 : 55.00
开本 : 23cm
主题词 : 思想史-研究-中国-古代
中图法分类号 : B215 ( 哲学、宗教->中国哲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SYkGWzccTQJNsBwAkSXog 
提取码:ckai
作 者 :(日)汤浅邦弘著
出版发行 : 上海:东方出版中心 , 2017.01
ISBN号 :978-7-5473-1066-3
页 数 : 285
丛书名 : 中国文明研究丛书
原书定价 : 55.00
开本 : 23cm
主题词 : 思想史-研究-中国-古代
中图法分类号 : B215 ( 哲学、宗教->中国哲学->古代哲学 )
内容提要: 本书分为儒家思想与古圣王的传说、王者的记录与教诫-楚王故事研究等三部分,主要包括:战国楚简与儒家思想-“君子”的含义;上博楚简《举治王天下》的古圣王传说;上博楚简与楚王的故事等。
参考文献格式 : (日)汤浅邦弘著. 竹简学 中国古代思想的探究[M]. 上海:东方出版中心, 2017.01.

序文
目录
 第一部分 儒家思想与古圣王的传说
  序章 中国新出土文献研究的历史与发展
  第一章 战国楚简与儒家思想——“君子”的含义
  第二章 上博楚简《颜渊问于孔子》与儒家文献形成史
  第三章 上博楚简《举治王天下》的古圣王传说
  第四章 太姒之梦与文王的训诫——清华简《程寤》
 第二部分 王者的记录与教诲——楚王故事研究
  序章 上博楚简与楚王的故事
  第一章 《庄王既成》的“预言”
  第二章 《申公臣灵王》——灵王的“篡夺"
  第三章 《平王与王子木》——太子之“知”
  第四章 《平王问郑寿》——谏言与预言
  第五章 《昭王毁室》中的父母合葬
  第六章 教诫书《君人者何必安哉》的意义
 第三部分 新出秦简、汉简中体现的思想史
  序章 新发现的秦简、汉简
  第一章 岳麓秦简《占梦书》的结构与思想
  第二章 银雀山汉墓竹简“论政论兵之类”考释
  第三章 兴军之时——关于银雀山汉墓竹简《起师》
  第四章 先秦兵学的发展——以《银雀山汉墓竹简(贰)》为线索
  第五章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老子》的特征
 附录 书评 陈伟等著《楚地出土战国简册(十四种)》
 结语
中文版后记
索引
译者后记

子居

《楚地简帛思想研究 第6辑》


https://pan.baidu.com/s/1cK6pCqkyTw7s06s1FP0U_g
作 者 :丁四新主编
出版发行 : 长沙:岳麓书社 , 2015.12
ISBN号 :978-7-5538-0479-8
页 数 : 412
原书定价 : 38.00
开本 : 21cm
主题词 : 简(考古)-研究-湖北省-K877.94-4-帛书-研究-湖北省
中图法分类号 : K877.9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古书契 ...


https://pan.baidu.com/s/1cK6pCqkyTw7s06s1FP0U_g
作 者 :丁四新主编
出版发行 : 长沙:岳麓书社 , 2015.12
ISBN号 :978-7-5538-0479-8
页 数 : 412
原书定价 : 38.00
开本 : 21cm
主题词 : 简(考古)-研究-湖北省-K877.94-4-帛书-研究-湖北省
中图法分类号 : K877.9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古书契 )
内容提要: 本书为国内外专家学者关于楚地出土简帛的研究论文专辑,之前已经出版四辑,第五辑于2014年在本社出版,此次为第六辑。本文集讨论的主题仍然是围绕楚地出土简帛如马王堆汉墓楚简、郭店楚简等探讨其文字、义理等问题,是该领域最新研究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
参考文献格式 : 丁四新主编. 楚地简帛思想研究 第6辑[M]. 长沙:岳麓书社, 2015.12.


目录
简帛综合
    从出土材料论《周易》卦爻画的性质和来源
    从出土简帛本看早期《老子》篇章的演变及其成型与定型
    试论新出简帛文献的研究方法
楚简与亲亲相隐
    “亲亲相隐”与“隐而任之”
    “隐而任不可”与“亲亲相隐”——由《内礼》引发的思考
    楚北扩的政制危机与遗民治理——地缘学视域下的“亲亲相隐”
清华楚简
    读《殷高宗问于三寿》上半篇一些心得
上博楚简
    “性”“情”论——由新出楚简“性”、“情”二字的形义引发的思考
    读上博馆藏楚简(三)《恒先》札记
    上博楚简《恒先》的“复”观念探析
    楚简中的孔门出处之义——以《君子为礼》《弟子问》为例
马王堆帛书
    帛书《系辞》疑难词句新释十四则
    论马王堆帛书《要》篇“观其德义”的易学内涵
    黄老帛书《道原》篇思想三论——兼论传统中国哲学视野下本体与圣王的融贯
汉简研究
    汉简本《老子》总章数及上下经章数的组织原理和数理法则:一种可能性的研究
    读《肩水金关汉简(贰)》札记二则

七帆律行

买的手账本终于到手啦!

封面是竹子,但是里面是活页纸哦

上面雕刻的字也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呢

(疯狂安利!!)

某宝指路:【竹简文艺复古中国风笔记本古典商务办公礼品定制记事本创意本子】https://m.tb.cn/h.3nWEq1b?sm=70a8a3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inbFblnzfdx¥后到👉淘♂寳♀👈

买的手账本终于到手啦!

封面是竹子,但是里面是活页纸哦

上面雕刻的字也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呢

(疯狂安利!!)

某宝指路:【竹简文艺复古中国风笔记本古典商务办公礼品定制记事本创意本子】https://m.tb.cn/h.3nWEq1b?sm=70a8a3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inbFblnzfdx¥后到👉淘♂寳♀👈

i-ART橙子金

用一生信奉道教的皇帝字体书将佛经写在古朴的竹简上,一种常识,也算是一种混搭

用一生信奉道教的皇帝字体书将佛经写在古朴的竹简上,一种常识,也算是一种混搭

芮雪
新旧变化,历史进程

新旧变化,历史进程

新旧变化,历史进程

子居

《揭秘敝昔遗书与漆人 老官山汉墓医学文物文献初识》


https://pan.baidu.com/s/1nvvH7JV
【作 者】:梁繁荣,王毅,李继明
【出版发行】: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 2016.10
【ISBN号】:7-5364-8479-5
【页 数】:306
【原书定价】:76.00
【中图法分类号】:K878
【参考文献格式】:梁繁荣,王毅,李继明. 揭秘扁鹊遗书与漆人 老官山汉墓医学文物文献初识. 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6.10.

前言
目录
正文
        第一章 老官山汉墓...


https://pan.baidu.com/s/1nvvH7JV
【作 者】:梁繁荣,王毅,李继明
【出版发行】: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 2016.10
【ISBN号】:7-5364-8479-5
【页 数】:306
【原书定价】:76.00
【中图法分类号】:K878
【参考文献格式】:梁繁荣,王毅,李继明. 揭秘扁鹊遗书与漆人 老官山汉墓医学文物文献初识. 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6.10.

前言
目录
正文
        第一章 老官山汉墓的发掘
                第一节 发掘经过及墓葬形制
                第二节 出土文物概述
                第三节 出土医学文物情况
                第四节 墓葬时代的考证
        第二章 老官山汉墓出土针灸漆人
                第一节 漆人的经脉研究
                第二节 漆人的腧穴研究
                第三节 漆人的学术价值
        第三章 老官山汉墓出土医简概况
                第一节 医简的成书情况
                第二节 医简的种类和定名
                第三节 医简的学术源流
                第四节 医简的学术价值
        第四章 三种诊法书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原简图片
                        敝昔诊法
                        诊治论
                        逆顺五色脉藏验精神
                第一节 《敝昔诊法》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第二节 《诊治论》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第三节 《逆顺五色脉藏验精神》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第五章 《六十病方》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原简照片
                        六十病方
                一、《六十病方》医简概况
                二、《六十病方》的内容与特色
                三、《六十病方》的价值和意义
        第六章 《诸病》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原简照片
                        诸病一
                        诸病二
                第一节 《诸病》病症名的分类整理
                第二节 《诸病》内容概况
                第三节 《诸病》的学术特色
                第四节 《诸病》的学术价值
        第七章 三种经脉针灸书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原简照片
                        十二脉
                        别脉
                        刺数
                第一节 《十二脉(附相脉之过)》《别脉》的内容和价值
                第二节 《刺数》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第八章 《医马书》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
                一、《医马书》竹简的出土时间和地点
                二、《医马书》及其竹简的产生年代
                三、《医马书》竹简暨简文用字情况
                四、《医马书》的内容和特色
                五、《医马书》的价值与意义
        第九章 医简的文字和符号研究
                一、老官山医简文字概述
                二、老官山医简文字及其价值
                三、老官山医简文字字形特点
                四、老官山医简“符号”研究
附录
        老官山医简字选

子居

《出土文献 第五辑》


https://pan.baidu.com/s/1jILxcFW
【作 者】:李学勤主编
【出版发行】:上海:中西书局 , 2014.10
【ISBN号】:978-7-5475-0715-5
【页 数】:284
【原书定价】:68.00
【主题词】:古文献学-中国-文集
【中图法分类号】:G256.1-53
【内容提要】:本书共收录论文25篇,主要包括甲骨、金文、战国简与战国文字、秦简与秦文字以及汉简五部分的内容,其中有新材料的公布、古文字的考释、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的比较,还有综合的历史地理内容的考察等。内容丰富,可供相关学者参考。
【参考文献格式】:李学勤主编. 出土文...


https://pan.baidu.com/s/1jILxcFW
【作 者】:李学勤主编
【出版发行】:上海:中西书局 , 2014.10
【ISBN号】:978-7-5475-0715-5
【页 数】:284
【原书定价】:68.00
【主题词】:古文献学-中国-文集
【中图法分类号】:G256.1-53
【内容提要】:本书共收录论文25篇,主要包括甲骨、金文、战国简与战国文字、秦简与秦文字以及汉简五部分的内容,其中有新材料的公布、古文字的考释、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的比较,还有综合的历史地理内容的考察等。内容丰富,可供相关学者参考。
【参考文献格式】:李学勤主编. 出土文献 第5辑. 上海:中西书局, 2014.10.

目录
再谈甲骨文中的“囚”
谈谈所谓“射女”器铭
楚大师辥慎编钟与楚大师邓子辥慎编铸补释
淅川和尚岭“镇墓兽座”铭文小考
郭佗壶铭文及相关问题研究
金文丛考(一)
洛阳地区出土汉镜零札三则
战国文字资料中的“同地异名”与“同名异地”现象考察
试论战国楚国的“县大夫”为爵
连敖小考——楚职官变迁之一例
上博九《灵王遂申》释读与研究
从《尹至》篇“播”字的讨论谈文义对文字考释的重要性
清华简《楚居》丽季段考释
从清华简《筮法》看《说卦》中《连山》、《归藏》的遗说
清华简《厚父》“周书”说
“京”、“亭”、“亳”献疑
释“华”及相关诸字
说“隼”兼及相关字
论楚竹书与《荀子》思想的互摄——以古史人物活动事迹为切入点
云梦睡虎地秦人简牍与李信、王翦南灭荆楚的地理进程
睡虎地秦简《日书》“渡衖”新解
秦文字释读札记(四则)
西陵县与“东故徼”
肩水金关汉简“元始六年(居摄元年)历日”复原

Rae
半夜看小仙女吃东西看饿了😔...

半夜看小仙女吃东西看饿了😔

也是实力宠😏

半夜看小仙女吃东西看饿了😔

也是实力宠😏

子居

《简帛 第十辑》

http://pan.baidu.com/s/1dEudefR
【作 者】: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主办
【出版发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 2015.06
【ISBN号】:978-7-5325-7631-9
【页 数】:296
【原书定价】:68.00
【主题词】:帛书-研究-中国-文集-简(考古)
【中图法分类号】:K877.94-53;K877.54-53
【内容提要】:《简帛》是由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主办的专业学术集刊,自2006年创刊,每年出版一辑,至2014年已出版九辑。2013年,《简帛》被收録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资料库(CSSCI)2014-2015年来源集...



http://pan.baidu.com/s/1dEudefR
【作 者】: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主办
【出版发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 2015.06
【ISBN号】:978-7-5325-7631-9
【页 数】:296
【原书定价】:68.00
【主题词】:帛书-研究-中国-文集-简(考古)
【中图法分类号】:K877.94-53;K877.54-53
【内容提要】:《简帛》是由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主办的专业学术集刊,自2006年创刊,每年出版一辑,至2014年已出版九辑。2013年,《简帛》被收録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资料库(CSSCI)2014-2015年来源集刊。自2015年起,集刊改为每年出版两辑。围绕相关的三个层面:(一)以简帛资料为主的古文字研究,(二)以简帛为主的先秦至汉晋出土文献整理与研究,(三)以简帛资料为主要着眼点的先秦至汉晋史研究,发表资...
【参考文献格式】: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主办. 简帛 第10辑.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5.06.

目次
西周金文札记二则
新见战国兵器地名“亦”、“䧂”考
谈曾侯乙墓竹简的“扃”
释上博简《容成氏》的“敃终”
上博楚简有关孔子师徒的对话与故事
儒家忧与静矛盾的分析
谈谈清华简《傅说之命》和传世文献相互对照的几个“若”字句
清华简《算表》首简简序及收卷形式小议
楚人“夜祷”补说
秦汉简牍《叶书》刍议
秦简札记三题
岳麓书院藏秦简《为吏治官及黔首》的几个训释问题
岳麓秦简《数》中“耤”字用法试析
《岳麓书院藏秦简(叁)》释文注释商补
迁陵县档案中秦法的证据——初步的研究
里耶简牍所见秦迁陵县乡里考
里耶秦简的交通资料与县社会
新见里耶秦简牍资料选校(一)
新见里耶秦简牍资料选校(二)
武汉大学简帛研究中心藏衣物数试释
读张家山汉简《奏谳书》字词札记
银雀山汉简[贰]校读六记
银雀山汉简“缴张”新解
《银雀山汉墓竹简[贰]定心固气》补释一则
汉长安城未央宫骨签释文订补——以人物系联方式为中心
出土文献与《苍颉篇》研究
2014年战国出土文献研究概述
附录1:中国简帛学国际论坛2014(武汉大学第二届海外学术周)与会学者名录
附录2:中国简帛学国际论坛2014(武汉大学第二届海外学术周)日程
作者信息
后记

子居

子居:北大简《雨书》解析

北大简《雨书》解析

子居


http://xianqin.byethost10.com/2016/01/08/315

中国先秦史网站 2016年1月8日


北大简《雨书》一篇,收于《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1]中,编撰人陈苏镇先生于《北大汉简中的〈雨书〉》[2]一文曾有相关介绍与讨论,其中提到“《雨》篇是用二十八宿纪日的,每月自朔日起,依二十八宿顺序排列,每日一宿。朔日无论有雨无雨,皆记其日及宿。他日有雨则记,无雨不记。……学界普遍承认,《日书》用二十八宿纪日应无问题,因而称之为‘二十八宿纪(记、配)日法’。《雨》篇则为这一看法提供了更为完整、确凿的证据。关...

北大简《雨书》解析

子居

 

http://xianqin.byethost10.com/2016/01/08/315

中国先秦史网站 2016年1月8日

 

北大简《雨书》一篇,收于《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1]中,编撰人陈苏镇先生于《北大汉简中的〈雨书〉》[2]一文曾有相关介绍与讨论,其中提到“《雨》篇是用二十八宿纪日的,每月自朔日起,依二十八宿顺序排列,每日一宿。朔日无论有雨无雨,皆记其日及宿。他日有雨则记,无雨不记。……学界普遍承认,《日书》用二十八宿纪日应无问题,因而称之为‘二十八宿纪(记、配)日法’。《雨》篇则为这一看法提供了更为完整、确凿的证据。关于二十八宿纪日法,学界的看法仍存在分歧。有学者认为,二十八宿纪日法是周而复始、从不间断的……也有学者认为,二十八宿纪日法只能在日序纪日法的基础上使用,由于月份有大小之别,或为30天,或为29天,二十八宿纪日法无法与日序纪日法换算,《日书》等文献只得将各月的朔日分别固定于某一宿上。《雨》篇为探讨这一问题也提供了新的信息。”此点确实非常关键,准确地说,包括《雨书》在内的《日书》性文献所用二十八宿纪日法,并非一定是从不间断的,因为二十八宿循环十三次只有三百六十四日,所以二十八宿纪日法与回归年必然有1.2422日的日差,因此在不考虑闰日的情况下,若二十八宿中每个星宿皆只对应一日,每年最后必然有一日是不属于二十八宿中任何一宿。换言之,若要排满回归年的365天,则最后的危宿就要对应两日。这一点,与南宋以来的二十八宿连续注历不同。关于二十八宿纪日法的研究,刘乐贤先生《睡虎地秦简〈日书二十八宿纪日法补证》[3]一文中有详细介绍,可参看。

陈苏镇先生于《北大汉简中的〈雨书〉》中言“二十八宿纪日是否周而复始、从不间断?以往未见直接证据。《日书乙种·天阎》篇有‘二月东壁廿八日’、‘七月七星廿八日’、‘八月轸廿八日’字样,未见二十九、三十、三十一日及其星宿的记载。《日书乙种》还有一段文字,记录了一些特定日期的行事吉凶。这些日期是:‘正月,营室……东臂(壁)……(二月)奎…… 娄……三月,胃……卯(昴)…… 四月,毕……此(觜)巂……参……五月,东井……舆鬼……六月,酉(柳)……七星……七月,张……翼……轸……八月,角……亢……九月,氐……方(房)……十月,心……尾……箕……(十一月)斗……牵牛……十二月,婺女……虚……【危】’。这里二十八宿依次排列,自正月至十二月,每月只记两或三宿。有学者解释说:一月两宿者指当月朔日和三十日,一月三宿者指当月朔日和三十、三十一日。我们还可提出另一种解释,即这些星宿都是每月月初和月末可能重复出现的,具体说来,四、七、十、十二月出现的是月初朔、二、三日和月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日之宿,其余各月出现的是月初朔、二日和月末二十九、三十日之宿。这样一来,这段文字所说的便是一年中所有月末月初四五日间的行事吉凶。这段文字为何只记录这些特定日期而不及其他?目前尚不清楚。但从形式上看,二十八宿纪日法的确像是周而复始、从不间断的。关于这一点,《雨》篇提供了新的证据:‘五月,东井,小雨。【3190】……二旬九日,东井,雨。【2251】八月朔,角,大雨。【3905】……二旬九日,角,风且雨。【5115】’这条材料告诉我们,五月朔日和二十九日之宿皆为‘东井’,八月朔日和二十九日之宿皆为‘角’,其他各月朔日和二十九日之宿当亦相同。然则二十八宿纪日系周而复始,可以肯定无疑了。”与陈苏镇先生所举的例子类似,《礼记·月令》、马王堆帛书《五星占》、《史记·天官书》、《淮南子·天文训》、《开元占经》卷二十三引《春秋纬》和《甘氏星经》等都不难见到这样二十八宿与十二月或十二岁、十二次对应的内容,笔者在《北大简〈荆决〉解析》[4]中已分析了其中部分内容相互间的差异,这里值得指出的则是,十二次中各个次所包含的星宿差别,决定了二十八宿纪日法中哪个月是三十一日,即十二次中包含两个星宿的即对应于三十日的节气月,十二次中包含三个星宿的即对应于三十一日的节气月。由此不难知道,《日书》的十二次划分与《史记》等书皆有区别。

早在1946年,钱宝琮先生已于《论二十八宿之来历》中论及:“二十八宿,或二十八舍,为观察月之行度而建立,殆无疑义。《吕氏春秋·圆道》篇云‘月躔二十八宿,轸与角属,圆道也’,可为明证。月行于天约二十七日又三分日之一而周,约计日旅一星,经二十七日余而复抵原星,故取二十八为宿舍之数。《春秋》经,鲁庄公三年冬‘公次于滑’,《左传》云:‘凡师一宿为舍,再宿为信,过信为次。’孔颖达疏云:‘舍者,军行一日而舍息也。’月平均每日约行一星之程,故称二十八星为二十八宿或二十八舍,过二宿或三宿则称一次也。”所说甚是,《太白阴经·火攻具》即言:“假如正月雨水,一日夜半,月在营室八度;至后二日夜半,行十三度少强,即至东壁五度;至后三日夜半,行十三度少强,即至奎九度。顺行二十八宿,每日夜行十三度少强,二十八日一周天,其晦、朔二日月不见,他皆仿此。”因此取恒星月的近似周期二十八宿来纪日,在天文观测不够便捷、精密的先秦时期,短期内不失为一种较为方便易行的推步法,而推步法中较简便易于掌握的内容,又经常会转为人们认识天人关系的理论依据,并人为扩大使用范围,进一步转化为《日书》类的择日依据,从而成为人们日常行为的指导性因素,估计这就是《日书》类文献中经常可以见到二十八宿纪日法的缘故。

古人以月躔占风雨的观念,起源甚早,在《尚书·洪范》中即有“庶民惟星,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月之从星,则以风雨。”孔传:“箕星好风,毕星好雨。”《诗经·小雅·渐渐之石》:“月离于毕,俾滂沱矣。”《孙子兵法·火攻》:“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可见以月躔占风雨的观念在春秋战国时期已非常流行,《雨书》以雨占为主,风占内容甚少,因此《孙子兵法》所说内容在《雨书》中看不出有多少相对应的部分,而“毕星好雨”在《雨书》中则确实有相当的反映。

关于简序调整,据各简行文及简背划痕,简11内容应属正月,位置在简3之前,与简2之间尚缺失一简,简10与简12当相邻。

 

雨书(宽式释补)

 

·正月朔营室,雨。不雨,春肃。三日奎,雨。不雨,电乃重作,春乃多寒,夏有雹。七日毕,小雨。九日参,小雨。十日东井,雨。不雨,倍僪见,国有舌妖。旬三日七星,小雨。旬七日角,雨。不雨,至七日乃风,春有雪。……不雨,乃风,蛰虫冬行,□至……

·二月朔奎,雨。不雨,七月雨霜。五日毕,雨。不雨,乃肃,至五月有雹。六日觜巂,小雨。八日东井,雨。不雨,国有令。旬一日七星,大风。旬四日轸,雨。旬五日,雨。不雨,蛰虫静,羊牛迟,民有饥事。旬七日氐,雹,蛰虫发声尽出,风雨。不雨,麻不为。旬九日心,大风。二旬二日斗,雨。不雨,至奎乃风,雨土,唯疾恙、天妖并行。二旬六日危,小雨。………

·三月朔胃。三日毕,雨。不雨,是谓加光,日月死,民旅行。四日觜巂,小雨。七日舆鬼,雨。不雨,国擘。旬二日轸,……

·四月朔毕,雨,以奋……不雨,乃风。旬一日角,雨。不雨,民疾,有令。旬四日房,大雨。旬五日心,小雨。旬七日箕,小雨。旬八日斗,雨。不雨,有大丧。二旬一日虚,小雨。二旬五日奎,雨,是谓大康,唯岁之祥,岁乃逆暑。不暑,冬雨水。二旬七日胃,大雨。

·五月朔东井,小雨。七日轸,雨。八日角,雨。旬一日房,大雨。旬五日斗,雨。不雨,七日有雹。旬七日婺女,大雨。二旬营室,雨。二旬二日奎,雨,以奋草木,草木节,岁乃大熟。二旬六日毕,雨,暑。二旬七日觜巂,雨。二旬九日东井,雨。

·六月朔柳,雨。五日轸,风。六日角,雨大澍,暑大至,水气大来,水乃壮,岁潦。旬一日尾,大雨。旬三日斗,雨,凉风作。七日衰,草木心,民毋疾。风,草木有殃。旬五日婺女,雨。二旬奎,雨,以逆大暑,河乃溢,不溢,山崩地动。二旬……

·七月朔张。四日角,雨,溽暑,七日至。暑不至,是谓兄未,春有雪,泽水涸,有急令。旬箕,小雨。旬一日斗,小雨。旬二日牵牛,厉风雨,辟暑。暑不辟,冬乃雨水。旬四日虚,小雨。旬八日奎,淫雨作,以奋葭莠。飞雕子,不飞,民乃……

·八月朔角,大雨。三日氐,雨。八日斗,小雨,以逆征鸟。鸟不到,乃失时。旬五日奎,雨,寒乃始作,风。旬九日毕,雨不雨,冬雹。二旬七日翼,风。二旬九日角,风且雨。

·九月朔氐,雨,以出芒华,下霜。四日尾,雨。六日斗,雨。不雨,莫杀,民有行。九日虚,小雨。旬二日东壁,大雨。旬三日奎,寒小壮,不至,蛰虫冬行。旬七日毕,小雨。二旬六日轸,大雨。

·十月朔心,四日斗,雨。不雨,乃不寒。七日虚,雨雪。旬一日奎,雨,山有见雪。旬三日胃,风雨皆作。雨不至,……虎狼。旬八日东井,雨。二旬五日角,雨。

·十一月朔斗,雨。八日奎,寒乃壮。旬胃,小雨。旬二日毕,小雨。二旬六日心,大雨雪……

·十二月朔婺女。二日虚,雨雪。九日昴,小雨雪。旬三日东井,雨。二旬七日斗,风雨皆作。

 

·轸、角得辰、巳,东壁、奎得戌、亥,为子母,子母相得,为大阴,为雨,生虫。十月多雪,四月雨;十一月多雪,五月多雨;十二月多雪,六月多雨。雪少,其月旱。……

 

·子以雨,二日不晴,乃四日而晴;丑以雨,二日不晴,乃四日而晴;寅以雨,一日晴;卯以雨,三日不晴,乃五日,五日不晴,乃旬晴;辰以雨,一日不晴,乃三日而晴;巳以雨,一日而晴;午以雨,一日晴;未以雨,一日晴,不晴,三日晴;申以雨,三日晴,不晴,乃旬晴;酉以雨,一日晴。戌以雨,四日不晴,乃八日而晴。亥以雨,二日不晴,乃五日晴。

 

·癸亥甲子,雨必六日。伺戊子、后戊午,雨,兵起。

日入时,有云如群羊,雨巳至。日出,东方有云,且赤黄,三日必雨。

 

候风雨:子风辰雨,丑风寅雨,寅风巳雨,卯风午雨,辰风戌雨,巳风午雨,午风即雨,未风酉雨,申风子雨,酉风亥雨,戌风寅雨,亥风卯雨。

……

子尽以此雨则巳雨。子日雨,毋雨,十二日雨。

 

候:甲乙雨,丙丁霁,不乃庚辛。丙丁雨,戊己霁,不乃壬癸为溓。戊己雨,庚辛霁,不乃甲乙为溓。庚辛雨,壬癸霁,不乃丙丁为溓。壬癸雨,戊己霁。

 

甲子,子霁。寅卯,雨,不甚,必见日。

 

子,鸡鸣雨,多,食时少,寅霁。鸡鸣雨,多,食时少,寅霁。寅平旦雨,多,食时少,卯霁。卯,平旦雨,多,食时少,巳霁,见日。辰,雨,毋早暮,皆少,巳霁。巳,雨,毋早暮,多,而夕霁。午,雨,毋早暮,多,遮日。未,雨,毋早暮,多,戌霁。申,雨,毋早暮,少,遮日也。酉,雨,毋早暮,多,戌霁。戌,雨,毋早暮,多,遮日。亥,雨,毋早暮,多……

 

·雷

春始雷东北,东北方岁为上,将恶之。春始雷西前,西前方岁为下,中郎恶之。春始雷东前,东前方岁中中,将军恶之。春始雷西北,西北方岁中中,□□恶之。□□□□□□□□雷□北,□□□□,雷东前,□□□□;雷□北,陈食必毁;雷西前,或为或不为。始雷东方,青种吉。雷前方,赤种吉。雷西方,白种吉。雷北方,黑种吉。雷中央,黄种吉。

 

【释文解析】

·正月朔营室,雨。不雨,春肃。三日奎,雨。不雨,电,乃种(重)作,春乃多寒,夏有覆(雹)。七日毕,小雨。九日参,小雨。十日东井,雨。不雨,倍矞见,国有舌夭。旬三日七星,小雨。旬七日角,雨。不雨,至七日乃风,春有雪。……不雨,乃风,蛰虫冬行,□至……

整理者注:“‘肃’,缩也。《礼记·月令》:‘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草木皆肃。’郑玄注:‘肃谓枝叶缩栗。’”[5]《雨书》的朔日,只是借用朔望月的月首为朔来指称每月初一日,因为二十八宿纪日法是用的节月(节气月),因此每月初一日与天象中的日月合朔无关。《黄帝龙首经》即言:“正月一日宿在室,二日在壁,三日在奎,四日在娄,以次逆行,空月尽日,月宿在壁,二月一日月宿在奎,至月尽日,月宿在娄,三月一日宿在胃,四月一日在毕,五月一日在井,六月一日在柳,七月一日在张,八月一日在角,九月一日在氐,十月一日在心,十一月一日在斗,十二月一日在女。”

《淮南子·天文训》称“天一元始,正月建寅,日月俱入营室五度。”所用为颛顼历,因此可知,《雨书》同样最初是以颛顼历的历元为始。

《雨书》中重视斗日不雨,并且对“不雨”等不应时情况的重视程度由今存部分而言,在《雨书》中是依斗、奎、角、毕、井次递减弱的。其中,斗为北方七宿之首,属水;奎为西方七宿之首,属金;角为东方七宿之首,属木;井为南方七宿之首,属火。故不难知道,除一直被视为雨征的毕宿外,其余四宿在《雨书》中是按五行观念依据和水的关系远近判定其重要性的。西、北属阴,东、南为阳。北方斗宿本即属水,因此最为重要;西方奎宿为金生水,故重要性次之;东方角宿为水生木,因此重要性递减;南方井宿为水克火,故在四宿中重要性最低。

与整理者所举《月令》内容相似,《管子·幼官》有“春行冬政,肃。”《文子·下德》有“春肃秋荣,冬雷夏霜,皆贼气之所生也。”立春为春季之始,估计《雨书》的作者以此推论立春不雨则春季少雨,春季少雨自然会导致草木皆肃,所以说“不雨,春肃”。

整理者注:“‘覆’字,本篇凡五见,皆与当‘雨’而‘不雨’有关,似可训为‘败’。《左传》闵公元年冬‘覆昏乱’,杜预注:‘覆,败也。’”[6]笔者则以为,“覆”当读为“雹”。《开元占经》卷一百一引《考异邮》曰:“阴阳专精,凝合生雹。雹之言,合也。”董仲舒曰:“雹者,阴气胁阳也。”京房曰:“凡雹过,大人君恶闻其过也,抑贤不与共位,小人取利,布币私施,所爱人专施不普,当雨不雨,天反下雹。”

《史记·天官书》:“奎曰封豕,为沟渎。”《五行大义》卷三:“豕,水畜。”《开元占经》卷六十二引《甘氏》曰:“奎星动,有沟渎之事。”又引《荆州占》曰:“奎中星明者,水大出。”因此奎宿主水,在《雨书》中属于特别重视是否不雨的星宿。“电,乃种作”当读为“电乃重作”。在先秦两汉时人的观念中,雷电当始发于二月,如《逸周书·时训》:“春分之日,玄鸟至,又五日,雷乃发声,又五日,始电。”《礼记·月令》:“仲春之月……日夜分,雷乃发声,始电。”初春不雨,为阴阳不和之象[7],所以有“电乃重作,春乃多寒,夏则雹。”《开元占经》卷一百二引《庄子》曰:“阴气伏于黄泉,阳气上通于天,阴阳交争,故为电。”又引京房曰:“电生火,有所击,极阴生阳之象。”

整理者注:“‘倍矞’,马王堆帛书《日月风雨云气占》甲、乙篇皆作‘倍谲’,《吕氏春秋·明理》作‘倍僪’,高诱注:‘倍僪……日旁之危气也。在两旁反出为倍,在上反出为僪。’”[8]该词又作“背譎”、“背穴”,如《淮南子·览冥训》:“君臣乖心,则背谲见于天。”《汉书·天文志》:“凡天文在图籍昭昭可知者,经星常宿中外官凡百一十八名,积数七百八十三星,皆有州国官宫物类之象。其伏见蚤晚,邪正存亡,虚实阔狭,及五星所行,合散犯守,陵历斗食,彗孛飞流,日月薄食,晕适背穴,抱珥虹蜺,迅雷风袄,怪云变气:此皆阴阳之精,其本在地,而上发于天者也。”《雨书》重视毕宿日雨或不雨,这一观念渊源可追溯到《诗经·小雅·渐渐之石》:“月离于毕,俾滂沱矣。”只是在《诗经》中尚属观察实际天象,而《雨书》中已只是以二十八宿记日了。《史记·天官书》:“东井,为水事。”《索隐》引《元命包》云:“东井八星,主水衡也。”《开元占经》卷六十三引《黄帝占》曰:“东井,天府法令也,天谗也。……东井主水……井中六星,主水衡,其星明,大水横流。”又引《孝经章句》曰:“东井为天渠。”所以井宿日雨或不雨,在《雨书》中是次于毕宿日被重视的。

整理者注:“‘舌夭’,其意不明,既是‘不雨’的结果,当与阳气过盛有关。《汉书·五行志》:‘言之不从,是谓不艾,厥咎僭,厥罚恒阳,厥极忧。时则有诗妖……时则有口舌之痫。’‘诗妖’指‘怨谤之气发于歌謡’。‘口舌之痫’指人‘多病口喉效’。‘舌夭’或与之有关。”[9]笔者以为,《雨书》中似是以春夏秋“不雨”为阴气盛,冬季“不雨”才是阳气盛。舌夭,当即口舌之妖,《三国志·魏书·管辂传》裴松之注引《管辂别传》:“兑为口舌,口舌之妖,动于灵石。”东井为天谗,前文言“倍矞见”,为君臣、上下离心相背之象,因此是“国有舌夭”。

正月十六日节气为雨水,角宿日为雨水后一日,从角宿日起数七日至箕宿日,箕星好风,因此有“至七日乃风”。《雨书》中,角宿日是仅次于斗宿日和奎宿日被重视的日期,因此该日“雨”或“不雨”,同样经常会被着重提及。按《雨书》作者的观念,入春当雨,因此不雨的日期在该月中越靠后,则阴气越盛,春寒越严重,由朔日时不雨的“春肃”,至三日时不雨的“春多寒”,至十七日时不雨的“至七日乃风,春有雪”,不难看出越往后出现不雨则预示者春季会越冷。

在正月内容的最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三枚简。”[10]整理者认为简2与简3之间缺三枚简,而按笔者前文所言,简11当调整至简3之前,简2与简11之间应该仅缺一枚简。

 

·二月朔奎,雨。不雨,七月雨霜。五日毕,雨。不雨,乃肃,至五月有覆(雹)。六日訾(觜)巂,小雨。八日东井,雨。不雨,国有令。旬一日七星,大风。旬四日轸,雨。旬五日,雨。不雨,蛰虫青(静),羊牛迟,民有几(饥)事。旬七日氐,覆(雹),蛰虫发声尽出,风雨。不雨,麻不为。旬九日心,大风。二旬二日斗,雨。不雨,至奎乃风,雨土。唯疾恙、天夭竝(并)行。二旬六日危,小………

二月一日为奎宿日,此日不雨预示着“七月雨霜”,霜降当在九月,因此“七月雨霜”即为秋早寒。

《开元占经》卷六十三引《黄帝占》曰:“东井,天府法令也。”故“八日东井……不雨”为“国有令”。

“旬五日”句下,整理者注:“‘五曰’下脱‘角’字。”[11]《开元占经》卷六十引《春秋纬》曰:“角二星,天关也,其间天门也,其内天庭也。”因此如前文所言,《雨书》对于角宿日雨或不雨也非常重视。《开元占经》卷六十引《黄帝占》曰:“视两角星明,王道大治;其星微小不明,王道失政,辅臣不言。”因此角宿日不雨,为失时政之象。

  整理者注:“‘青’,读为‘惊’。青,清母耕部,惊,见母耕部,音近可通。《礼记·月令》:‘孟春之月……蛰虫始振。’孔颖达疏:‘谓之惊蛰者,蛰虫惊而走出。’”[12]笔者则以为,“青”当读为“静”,二月初一日为惊蛰,《礼记·月令》:“仲春之月……日夜分,雷乃发声,始电,蛰虫咸动,启户始出。”因此十五日不雨,即为惊蛰失时,蛰虫当出不出,即“蛰虫静”。《观象玩占》卷四十二:“二月……十七、十八日,当雨不雨,虫冬不蛰。”所说与此类似。

  整理者注:“‘羊牛迟’,《银雀山汉墓竹简(贰)》《五令》篇有‘马牛迟’、‘羊□迟’字样。‘迟’通‘夷’。《匡谬正俗》卷八:‘迟,即夷也。古者迟、夷通用。’‘夷’又为‘痍’之假借,训为伤。《易·明夷》郑玄注:‘夷,伤也。’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大部》:‘凡注家云『夷,伤也』者,谓夷即痍之假借也。’”[13]这里的牛羊伤当也是指的受春寒影响。《开元占经》卷六十引石氏曰:“角,一名天田。”角宿日不雨则有田获不足之征,因此“民有饥事”,同样是受春寒影响。《礼记·月令》:“仲春之月……行冬令,则阳气不胜,麦乃不熟,民多相掠。”可以参看。

整理者注:“‘麻不为’,《易纬通卦验》:‘小寒……未当至而至,多病身热,来年麻不为。’马王堆帛书《天文气象杂占》:‘厉彗,有小兵,黍麻为。’为,有长成、成熟之意。《史记·天官书》‘戎菽为’,《集解》引孟康曰:‘为,成也。’《淮南子·本经》‘君臣不和,五谷不为’,高诱注:‘不为,不成也。’”[14]先秦两汉时期,百姓普遍衣麻,《盐铁论·散不足》:“古者,庶人耋老而后衣丝,其余则麻枲而已,故命曰布衣。”春寒则会而导致种植大麻失时,《氾胜之书》:“种枲:春冻解,耕治其土。春草生,布粪田,复耕,平摩之。种枲太早,则刚坚、厚皮、多节;晚则皮不坚。宁失于早,不失于晚。获麻之法,穗勃如灰,拔之。夏至后二十日沤枲,枲和如丝。”可见春寒必然会导致影响,而不雨,则是春寒的气候特征。“旬七日氐”即春分的次日,至二月中,春寒的影响明显要重于一月。前面“民有饥事”已是民无食,这里“麻不为”则更是民无衣了。

整理者注:“‘天夭’指祅(妖)星。马王堆帛书《五星占》:‘太白先其时出,为月食;后其时出,为天夭及槥(彗)星。’《史记·天官书》:‘太白……出蚤为月食,晚为天夭及彗星。’《汉书·天文志》略同,唯‘天夭’作‘天祅’。师古注引晋灼曰:‘祅星,彗孛之属也。’”[15]“疾恙”,整理者则读为“禨祥”,估计整理者因为以“天夭”为妖星,因此认为前面的“疾恙”当读为“禨祥”,笔者则以为,“疾恙”即疾病。“至奎乃风”则是由北方七宿之首进至西方七宿之首。《开元占经》卷三引《墨子》曰:“商纣不德,十日雨土于毫。天雨土,君失封。”又引《易飞候》曰:“天雨土,是大凶,民人负子东西莫居其乡。”故“雨土”为失政之象。《开元占经》卷六十一引甘氏曰:“将有天下之事,占于南斗也。”又引郗萌曰:“南斗星明,五谷大熟,其臣得势而亲近,治道和平,风雨顺时;斗星不明,五谷不收,移徙位直其臣逐,风雨不节天下病。”因此斗宿日不雨,有“疾恙、天夭并行”。

在二月内容的最后,整理者注:“此处应缺一枚简。”[16]笔者以为,“小”字后当可补“雨”字。

 

【·三】月朔胃。三日毕,雨。不雨,是胃(谓)加光,日月死,民旅行。四日訾(觜)巂,小雨。七日舆鬼,雨。不雨,国薜(擘)。旬二日轸,……

整理者注:“‘日月死’,指某种天象。《灵台秘苑》卷七‘日凶变’条曰:‘日出三竿,亭口无光,日月病。’又曰:‘日未入,亭无光,日月死。’具体含义不详。”[17]《灵台秘苑》卷七:“日变异状:日出三竿,亭口无光,日月病;又曰,黄色无光占,侯王病。日未入亭无光,日月死;朔日色紫,为丧,为侯王死。”将前后文相比较不难看出,“日月”是与“侯王”相对的,因此,笔者认为“日月”当是指国君和其妻,《开元占经》卷六十二引郗萌曰:“毕星动摇,有谗臣。毕一星亡,为丧,一曰为兵。毕中星出,国内乱,一曰国无主。”其中的“为丧”和“国无主”或即可与《雨书》此处的“日月死”对应。

整理者注:“‘旅’下一字残存右半,作‘亍’,应为‘行’字。”[18]结合前文的“日月死”,则“民旅行”似是指民众流离失所。

整理者注:“‘薜’,读如‘檗’,义为破裂。《周礼·考工·瓶人》:‘凡陶瓶之事,髻垦薜暴不入市。’郑玄注:‘薜,破裂也。’”[19]据《方言笺疏》卷六:“《众经音义》卷九引《广雅》:‘擘,分也,音补革反。’《玉篇》同。高诱注《淮南·要略训》云:‘擘,分也。’《内则》云:‘涂皆干,擘之。’《考工记》:‘旊人,髻垦薛暴。’郑注:‘薛,破裂也。’《丧大记》:‘绞一幅为三不辟。’《正义》云:‘古字假借,读辟为擘。”故“国薜”即“国擘”,为邦国分裂之意。不难看出,由一月时“不雨”到二月“不雨”再到三月“不雨”,其严重程度是逐级递增的,“不雨”自“春肃”至“国薜”,当皆旨在凸显春雨的重要性。

在三月内容之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及内容推测,此处应缺两至三枚简。”[20]而由简6所记自“三月朔胃”已至“旬二日轸”判断,当以只缺两枚简的可能性为大。

 

·四月朔毕,雨,以奋……不雨,乃风。旬一日角,雨。不雨,民疾,有令。旬四日房,大雨。旬五日心,小雨。旬七日箕,小雨。旬八日斗,雨。不雨,有大丧。二旬一日虚,小雨。二旬五日奎,雨,是胃(谓)大康,唯岁之恙(祥),岁乃达〈逆〉暑。不暑,冬雨水。二旬七日胃,大雨。

“以奋”后,整理者注:“此简下残,末尾一字残存上半部,参第一二简‘以奋草木’、第一六简‘以奋葭莠’之文,应为‘奋’字。”[21]四月十一日角宿日,不雨则夏寒,民困,国有刑令。《开元占经》卷六十引《黄帝占》曰:“视两角星明,王道大治;其星微小不明,王道失政,辅臣不言。……角星明而润泽,朝臣有次第;两角微小而不明,天下有兵,德令不行。”可参看。十八日斗宿日不雨“有大丧”,当即国丧,《周礼·天官·宰夫》:“大丧小丧,掌小官之戒令,帅执事而治之。”郑注:“大丧,王、后、世子之丧也。”《开元占经》卷六十一引《圣洽符》曰:“南斗者,天子之庙,主纪天子寿命之期。”又引甘氏曰:“南斗,天子寿命之期也。”二十五日奎宿日“逆暑”,与《逸周书·时训》:“立夏之日,蝼蝈鸣,又五日,蚯蚓出,又五日,王瓜生。小满之日,苦菜秀,又五日,靡草死,又五日,小暑至。”的“又五日,小暑至”正合。《雨书》中奎宿日雨,皆为应时吉象。此处的“二旬五日奎,雨,是谓大康,唯岁之恙祥”和下文的“二旬二日奎,雨,以奋草木,草木节,岁乃大熟”皆可证。若夏当暑不暑,则冬当寒不寒,因此四月奎宿日不雨,则有“不暑,冬雨水”。

明代万民英《星学大成》卷三十:“正月朔起室,二月奎,三月胃,四月觜,五月鬼,六月星,七月翼,八月亢,九月房,十月尾,十一月斗,十二月虚。”自四月起,除“十一月斗”外,星宿日皆后错一日,与《雨书》不同,或是别有所本。

 

·五月〖朔〗东井,小雨。七日轸,雨。八日角,雨。旬一日房,大雨。旬五日斗,雨。不雨,七日有覆(雹)。旬七日婺女,大雨。二旬营室,雨。二旬二日奎,雨,以奋草木,草木节,岁乃大孰(熟)。二旬六日毕,雨,暑。二旬七日訾(觜)巂,雨。二旬九日东井,雨。

整理者注:“‘月’下脱‘朔’字。”[22]五月初一为芒种,“旬五日斗”为夏至前一日,《礼记·月令》:“仲夏行冬令,则雹冻伤谷。”《管子·幼官》:“夏……行冬政,落,重则雨雹。”与“不雨,七日有雹”相应。五月二十二日奎宿日,养长草木,草木条干茁壮成节,是植物生长状态良好的表现,因此说“岁乃大熟”。五月记雨多达十一个星宿日,为十二个月中最多的,这与夏至前后多雨是相应的,长江中下游的梅雨季节就是始于这个时候。

 

·六月〖朔〗柳,雨。五日轸,风。六日角,雨大,暑大至,大〈天〉气大来,水乃壮,岁潦。旬一日尾,大雨。旬三日斗,雨,辌风作,七日衰,草木心,民毋疾。风,草木有央(殃)。旬五日婺女,雨。二旬奎,雨,以逆大暑,河乃洫(溢),不洫(溢),山傰(崩)地动。二……

整理者注:“‘月’下脱‘朔’字。”[23]这个情况与上月同,六月初一为小暑,六月十六日为大暑。《尚书大传》卷四:“久矣,天之无烈风澍雨。”郑玄注:“暴雨也。”六月六日为角宿日,“雨大澍”是阳气大盛,且日近大暑,所以有“暑大至”。

  整理者注:“‘大气’,‘大’疑为‘天’之讹。《礼记·月令》孟春:‘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24]笔者则以为,古代言“天气”,往往是说上、下,或是升、降,似未见称往、来之例,因此这里的“大气”或当是“水气”之误。《素问·至真要大论》:“清气大来,燥之胜也。……热气大来,火之胜也。……寒气大来,水之胜也。……湿气大来,土之胜也。……风气大来,木之胜也。”可以类观。

整理者注:“‘潦’,同‘涝’。《玉篇·水部》:‘潦,亦作涝。’《广韵·号韵》:‘涝,淹也,或作潦。’”[25]《礼记·月令》:“季夏之月……水潦盛昌,神农将持功,举大事则有天殃。”《左传·襄公十年》:“诸侯之师久于逼阳,荀偃、士匄请于荀罃曰:‘水潦将降,惧不能归,请班师。’……五月庚寅,荀偃、士匄帅卒攻逼阳,亲受矢石。甲午,灭之。”可见古人以六月水潦为常。

整理者注:“‘辌’,同‘凉’。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辌,‘《史记》只作凉’。《礼记·月令》:孟秋之月,‘凉风至’。”[26]此处当对应《礼记·月令》:“季夏之月……温风始至,蟋蟀居壁,鹰乃学习,腐草为萤。”证以《吕氏春秋·季夏纪》:“凉风始至,蟋蟀居宇,鹰乃学习,腐草化为蚈。”《淮南子·时则训》:“凉风始至,蟋蟀居奥,鹰乃学习,腐草化为蚈。”是《月令》的“温风”当为“凉风”。《史记·律书》:“凉风居西南维,……六月也,律中林钟。”同样以凉风始于六月。六月十三日斗宿日后七日为奎宿日,因此“七日衰”就是指以斗宿为始的北方七宿所值日。

整理者注:“‘草木心’,‘心’疑读‘浸’。心,心母侵部,浸,精母侵部,音近可通。《淮南子·原道训》:‘润于草木,浸于金石。’《文选·张衡东京赋》:‘泽浸昆虫。’薛综注:‘浸,润也。’”[27]笔者则以为,“心”当读为“蔘”,《鹖冠子·道端》:“白蔘明起,气荣相宰。”陆佃解:“蔘,垂貌也。”

在六月内容之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两枚简。”[28]笔者则以为,以简背划痕和六月简文判断,此处当是只缺一枚简,且现在简文最后的“二”字后当可补“旬”字。

六月十六日虚宿日为大暑,因此六月二十日奎宿日的雨可以认为是“以逆大暑”,《逸周书·时训》:“大暑之日,腐草为蠲,又五日,土润溽暑,又五日,大雨时行。”《雨书》作者以六月河溢为常,与《国语》观念相近。《国语·周语上》:“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伯阳父曰:‘周将亡矣!夫天地之气,不失其序;若过其序,民乱之也。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烝,于是有地震。今三川实震,是阳失其所而镇阴也。阳失而在阴,川源必塞;源塞,国必亡。夫水土演而民用也。水土无所演,民乏财用,不亡何待?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周德若二代之季矣,其川源又塞,塞必竭。夫国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征也。川竭,山必崩。若国亡不过十年,数之纪也。夫天之所弃,不过其纪。’是岁也,三川竭,岐山崩。十一年,幽王乃灭,周乃东迁。”河溢则不塞,不塞则不竭,反之则有“不溢,山崩地动”。

 

·七月朔张。四日角,雨,辱(溽)暑,七日至。暑不至,是〓兄未,春有雪,泽水固(涸),有急令。旬箕,小雨。旬一日斗,小雨。旬二日牵牛,厉风雨,辟暑。暑不辟,冬乃雨水。旬六〈四〉日虚,小雨。旬八日奎,淫雨作,以奋葭莠。非雕子,不非,民乃……

“是〓”,整理者读为“是是”,注言:“‘是是’,前者为代词,后者为判断动词。这种用法又见于睡虎地秦简《日书》甲种《诘》篇及马王堆帛书《天文气象杂占》等。”[29]所说不确,劳晓森先生《读〈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札记》指出:“‘是〓’整理者读为‘是是’。 按杨锡全先生通过对简帛文献中相同或类似文句的比较研究,指出‘是〓’即‘是谓’之省写。此处的‘是〓’亦当读为‘是谓’。”[30]七月节气为立秋、处暑。溽即湿,《说文·水部》:“溽,湿,暑也。从水辱声。”《文选·郭璞〈江赋〉》:“林无不溽,岸无不津。”李善注引《广雅》:“溽,湿也。”《素问·气交变大论》:“中央生湿,湿生土,其德溽蒸。”王冰注:“溽,湿也。”七月四日角宿日,仍在三伏之内,一般为末伏,因此当有持续的暑热和降雨。角宿日后数七日为北方七宿之首的斗宿日,故“七日至”即是指东方七宿所值的七日。这几天如果暑气不至,则预示着寒气盛,因此可以推测“春有雪”。《逸周书·时训》:“秋分之日,雷始收声,又五日,蛰虫培户,又五日,水始涸。”可见“水始涸”本当在八月,若阴胜阳,则有早寒,故七月就出现“泽水涸”。阴为刑,所以是“有急令”。

《医心方》引《堪舆经》[31]曰:“正月朔一日营室,二月朔一日奎,三月朔一日胃,四月朔一日毕,五月朔一日井,六月朔一日柳,七月朔一日翼,八月朔一日角,九月朔一日氐,十月朔一日心,十一月朔一日斗,十二月朔一日女。”[32]以七月朔日为翼,与《雨书》不同。

整理者注:“‘辟’,训为‘除’。《小尔雅·广言》:‘辟,除也。’”[33]七月十二日牛宿日,这个时间点与出伏的时间大致接近,因此为“辟暑”。若“暑不辟”则是阳气过盛,温度过高,所以可推测冬不寒,不寒不足以形成雪,故有“冬乃雨水”。

  整理者注:“依二十八宿顺序,七月旬四日为虚,旬六日为营室,此处‘六’当为‘四’之误。”[34]虚宿日于春季未见记雨,夏记小雨一,秋记小雨二,冬记雨雪二,而且一次不雨之征也没有记录。若假设春季三月的虚宿日也记有小雨,那么这就会体现出一种相当整齐的规律,似乎表明虚宿日也是有特定代表意义的。

整理者注:“‘非’,通飞,‘雕’,同鵰。‘雕子’,即雏鹰。”[35]所说不确。雕为鸟纲隼形目鹰科雕属的总称,鹰为鸟纲隼形目鹰科鹰属的总称。古代虽然分类没有现在动物学那么严格,但大体上二者是能够区别的,这一点由二者往往并称但从不互注即可以判断。《山海经·南次二经》:“鹿吴之山……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郭璞注:“雕,似鹰而大尾长翅。”宋代蔡卞《毛诗名物解》卷八:“鵰,状似鹰而大,黑色,俗呼皂鵰,一名鷻。”可见古代普遍认为雕比鹰大。因此,无论是按古代称谓还是现代动物学分类,说“雕子”就是“雏鹰”都是不准确的。七月十八日奎宿日,《大戴礼记·夏小正》:“七月,秀雚苇……时有霖雨。”与这里的“淫雨作,以奋葭莠。”正相吻合。

  在七月内容之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两枚简。”[36]笔者则以为,此处仅缺一枚简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八月朔角,大雨。三日氐,雨。八日斗,小雨,以逆正鸟。鸟不到,乃失时。旬五日奎,雨,寒乃始作,风。旬九日毕,雨。不雨,冬覆(雹)。二旬七日翼,风。二旬九日角,风且雨。

整理者注:“‘正’,鸟名。《仪礼·大射》郑玄注:‘齐鲁之间名题肩为正。正、鹄,皆鸟之捷黠者。’”[37] ee先生在《〈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小识》帖一楼指出:“‘正鸟’应读为‘征鸟’,即征行之鸟,今所谓候鸟。”[38]所说是,《吕氏春秋·季冬纪》:“征鸟厉疾。”高诱注:“征,犹飞也。”陈奇猷《校释》:“高以征鸟为飞鸟,郑注《月令》谓‘征鸟,题肩也。齐人谓之击征,或名曰鹰,仲春化为鸠。’,疑皆未得。征当读‘出征’之征,征鸟即指雁言。”郑玄以征鸟为鹰,但鹰属多数皆为留鸟,基本不存在“以逆征鸟,鸟不到,乃失时”的情况,因此征鸟当理解为候鸟。《逸周书·时训》“白露之日,鸿雁来。又五日,玄鸟归,又五日,群鸟养羞。”八月的节气即白露、秋分,可见征鸟确是指以鸿雁为代表的候鸟。

八月十五日奎宿日,即秋分前一日,因为已迫近秋分,所以是“寒乃始作”。八月十九日毕宿日,不雨则为寒气盛,因此预计冬季会更冷,雪凝为雹,故有“冬雹”。

 

·九月〖朔氐〗,雨,以出芒华,下霜。四日尾,雨。六日斗,雨。不雨,莫杀,民有行。九日虚,小雨。旬二日东辟(壁),大雨。旬三日奎,寒小壮。不至,蛰虫()冬行。旬七日毕,小雨。二旬六日轸,大雨。

整理者注:“此简下残,拼接后知应缺‘朔氐’二字。”[39]九月节气为寒露、霜降,《礼记·月令》:“季秋之月……霜始降。”所以有“下霜”。芒,即芒草,禾本科芒属植物,这里所说的当是紫芒,据《中国植物志》:“紫芒……花果期8-10月,产于吉林、河北、山东、陕西、江西等省。”[40]与《雨书》相合。

九月六日斗宿日,“不雨,莫杀”,整理者者读“莫杀”为“暮杀”,误。杀,指霜杀草木。《文选·颜延年〈祭屈原文〉》:“温风怠时,飞霜急节。”李善注:“温风长物,飞霜杀物也。” 《集韵·漾韵》:“霜,霣霜杀物也。”九月当降霜杀草木,不雨则不时,因此有“莫杀”,《春秋·僖三十三年》:“陨霜不杀草,李梅实。”杜注:“无传。书时失也。周十一月,今九月,霜当微而重,重而不能杀草,所以为灾。”即是其例。

九月十三日奎宿日,在节气霜降之前三日,因此有“寒小壮”,《逸周书·时训》:“霜降之日,豺乃祭兽,又五日,草木黄落,又五日,蛰虫咸俯。”《礼记·月令》:“季秋之月……草木黄落,乃伐薪为炭,蛰虫咸俯在内。”若寒气不至,则是阳气过盛,虫不冬蛰,所以会有“蛰虫冬行”。《礼记·月令》:“(仲秋之月)行夏令,则其国乃旱,蛰虫不藏。……(孟冬之月)行夏令,则国多暴风,方冬不寒,蛰虫复出。”与《雨书》在月份上略有差别,但意思是大致一样的。

 

·十月心,四日斗,雨。不雨,乃不寒。七日虚,雨雪。旬一日奎,雨,山有见雪。旬三日胃,风雨皆作。雨不至,……虎狼。旬七〈八〉日东井,雨。二旬五日角,雨。

  整理者注:“‘月’下脱‘朔’字。”[41]十月节气为立冬、小雪。十月四日斗宿日,入冬当寒,不雨则不时,因此有“不雨,乃不寒”。十月七日虚宿日“雨雪”,说明此时气温偶尔会降至零度以下。由之后又数次雨可见,该月平均气温仍然是在零度以上的。

  整理者注:“‘见’,读作‘䨘’。《尔雅·释天》郭璞注:‘䨘,水雪杂下者。’”[42]笔者以为,“见”不必读为“䨘”,“山有见雪”本就可通,《大戴礼记·夏小正》:“囿有见韭……时有见稊……囿有见杏。”即是其句例,“山有见雪”当是指山上会见到不消融的雪。

  整理者注:“‘七’,当作‘八’。依二十八宿顺序,十月旬七日为‘参’,旬八日为‘东井’。”[43]该简上端残,约缺十五个字左右,依《雨书》之例,所缺部分似是“□□□□。旬五日毕,雨。不雨,□□□□”。

 

·十一月〖朔〗斗,雨。八日奎,寒乃壮。旬胃,小雨。旬二日毕,小雨。二旬六日心,大雨雪

整理者注:“‘月’下脱‘朔’字。”[44]十一月初一斗宿日,节气为大雪,此时还能经常下雨,说明《雨书》作者所处地区此时低空气温尚能经常在零度以上,而且湿度仍然比较大。十月十六鬼宿日为冬至,十月二十六日心宿日“大雨雪”,说明大约相当于阳历一月一日时该地区低空气温才降至零度以下,这样大致上就可以排除黄河以北、秦岭以西、长江以南、江淮下游的大部分区域。故《雨书》作者所处地区大致在中原偏南地区。《礼记·月令》:“仲冬之月……冰益壮,地始坼。”虽然描述内容与《雨书》接近,但明显气候更为寒冷。

 

·十二月朔婺女。二日虚,雨雪。九日卯(昴),小雨雪。旬三日东井,雨。二旬七日斗,风雨皆作。

  十二月初一女宿日,节气为小寒,十二月十六星宿日,节气为大寒。自上月二十六日心宿日至本月九日昴宿日依次由“大雨雪”、“雨雪”、“小雨雪”逐步减弱,说明《雨书》作者所处地区以阳历一月一日左右为最寒冷的时段,此后即逐步回暖,气温经常处于零度以下的时间段大约为十五天到二十天左右。至阳历一月二十日左右,该地的低空气温就回升到了零度以上。《礼记·月令》:“季冬之月……冰方盛,水泽腹坚。”则合于节气小寒、大寒,仍在结冰期之内。这一情况意味着,若以《月令》和二十四节气为基准,那么《雨书》作者所处地区要较之更为温暖湿润。因此,《雨书》作者大概是生活在战国末期至西汉初期,生活区域大约是以南阳为中心,以西安、郑州、襄樊、信阳为大致边界的这一区域范围之内。

 

·轸、角得辰巳,东辟(壁)、奎得戌亥,为子母,子母相得为大阴,为雨,生虫。十月多雪,四月雨。十一月多雪,五月多雨。十二月多雪,六月多雨。雪少,其月旱。……

整理者注:“‘四月雨’,据下文文例当作‘四月多雨’。”[45]高一致先生在《北大汉简〈雨书〉初读》中言:“简25‘轸、角得辰巳’、‘东辟(壁)、奎得戌亥’,轸为二十八宿之东方七宿之一,角为二十八宿之南方七宿之一。轸、角各自对应的地支为巳、辰。东壁亦作壁,为二十八宿之北方七宿之一,奎为二十八宿之西方七宿之一。壁、奎各自对应的地支为亥、戌。简文‘辰巳’或应断读开,后‘戌亥’同。”[46]所说是,《玉照定真经》:“戌亥为天门,为天医;辰巳为地户,为地医。”《赤松子章历》卷四:“戌亥绝阳之乡为天罗,辰巳绝阴之地为地网。”《素问·五运行大论》:“所谓戊巳分者,奎壁角轸,则天地之门户也。”王冰注引《遁甲》:“六戊为天门,六巳为地户。天门在戍亥之间,奎壁之分;地户在辰巳之间,角轸之分。……角属辰,轸属巳。”当都是据式盘为说,角得辰、轸得巳、奎得戌、壁得亥,为“子母相得”。《史记·律书》:“十母,十二子,钟律调自上古。建律运历造日度,可据而度也。”是以天干为母,地支为子。《雨书》中则似是以天干为父,地支为母,二十八宿为子,因此有“轸、角得辰巳,东壁、奎得戌亥,为子母”之说。

“其月旱”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三枚简。”[47]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为冬季,四月、五月、六月为夏季,若该年湿度大,自然冬季多雪、夏季多雨,若该年湿度小,自然冬季少雪、夏季旱。

 

·子以雨,二日不星,乃四日而星。丑以雨,二日不星,乃四日而星。寅以雨,一日星。卯以雨,三日不星,乃五日,五日不星,乃旬星。辰以雨,一日不星,乃三日而星。巳以雨,一日而星。午以雨,一日星。……〖酉以〗雨,一日星。戌以雨,四日不星,乃八日而星。亥以雨,二日不星,乃五日星。

整理者注:“本篇之‘星’,皆读为‘晴’。《春秋繁露·止雨》:‘未至三日,天暒亦止。’卢文弨校语曰:‘暒,与晴同。旧本作星。’”[48]《诗经·鄘风·定之方中》:“星言夙驾,说于桑田。”《经典释文》卷五:“星,《韩诗》云:‘星,晴也。’”清代胡承珙《毛诗后笺》卷四:“姚姬传曰:‘古晴字本作甠,甠亦作星,若星辰字自作曐。……世久以星字当曐辰之曐,此诗偶存古字耳。甫晴而驾,足以为勤矣,若见星而行,乃罪人与奔丧者之事。’……汉初已多用‘晴’,少用‘星’,故《韩诗》以今字明古字,谓‘星’即‘晴’字,非训‘星’为‘晴’。《韩非子·说林下》曰:‘荆伐陈,吴救之,军,间三十里,雨十日夜,星。’此亦古‘晴’字之仅存者。”[49]所引《韩非子·说林下》文,《说苑·指武》作:“楚庄王伐陈,吴救之,雨十日十夜,晴。”可证所说“星”即“晴”字甚确。

  “酉以”之前,整理者注:“此处缺两枚简,内容是‘未’、‘申’两条。北京大学藏秦简《日书》有‘未雨,一日星,不星,三日而星’之文。北大汉简《日书》有‘申雨,三日星,不星,乃十日星’之文。这两条文字可补此处之缺。”[50]整理者分别引用北大秦简《日书》和北大汉简《日书》,似乎说明二者各有残缺,恰能互补。两种《日书》中地支与“雨”字之间都不像《雨书》这样有“以”字,当说明两种《日书》很可能都比《雨书》的成文时间要早。考虑到北大汉简《日书》中也有可以与《荆决》对应的《日·荆》文字,似乎说明北大汉简《日书》是《荆决》、《雨书》等篇的主要来源之一,现在的《荆决》、《雨书》等篇是从《日书》等材料中抄录出来并经过不同版本的校对和抄录者增改的。

  整理者注:“北大秦简《日书》有‘酉雨,一日而星’之文。据此,

‘以’上缺字应为‘酉’。”[51]所谓“一日晴”,即当日晴。“酉以雨,一日而晴”就是说酉日下雨,当天就会晴。

此段之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两枚简。”[52]由于该段内容从子至亥已经很完整,所以可知缺失的两枚简内容当是上部为两句独立的内容,下部为整理者于“候”节注文所言“‘戊己雨……’和‘庚辛雨……’”

 

·癸亥甲子,雨必六日。司(伺)戊子,后戊午,雨,兵起。

“癸亥甲子,雨必六日”当是指癸亥的雨若延续到甲子日未停,则会连下六日的雨。“司”当读“伺”,这里应该是说癸亥、甲子连下六日雨后,若戊子日或戊午日再有雨,则会有兵起之灾。

 

日入时,有云如群羊,雨环(巳)至。

“环”,当读为“巳”,武家璧先生《葛陵楚简历日“癸嬛”应为“癸巳”解》[53]一文已指出葛陵楚简中纪日内容癸、丁、乙后的嬛、睘、還等字当读为“巳”,《雨书》中的“巳”书为“环”,则当说明至少后半部分分上下两栏抄写的内容中,很可能多有源自楚地的占雨内容。

 

日出,东方有云,且赤黄,三日必雨。

元代李克家《戎事类占》卷一:“游气黄白,三日必雨,不则防兵火灾。”所说与此类似,现在民间谚语犹有“日出红云丹,盼雨不过三(天)”[54]“云彩烤火,三日不多(三天内有雨)”[55]

 

候风雨子风辰雨,丑风寅雨,〖寅风〗巳雨,卯风午雨,辰风戌雨,巳风午雨,午风即雨,未风酉雨,申风子雨,酉风亥雨,戌风寅雨,亥风卯雨。……

子尽以此雨则环(巳)雨。子日雨,毋雨,十二日雨。

整理者注:“‘巳雨’上脱‘寅风’二字。”[56]高一致先生在《再读北大汉简〈雨书〉小札》中言:“《开元占经》所载《东方朔占》或可与简31至简33贰栏简文互参。《东方朔占》云:‘子日东风卯日雨,丑日东风辰日雨,寅日东风巳日雨,卯日东风午日雨,辰日东风未日雨,巳日东风申日雨,午日东风即日雨,未日东风申日雨,申日东风子日雨,酉日东风丑日雨,戌日东风寅日雨,亥日东风辰日雨。’上引《东方朔占》除所言为“东风”外,与简31至简33贰栏简文都是以十二支日风占十二支日雨。同时,《东方朔占》中“寅日东风巳日雨”、“卯日东风午日雨”、“午日东风即日雨”、“申日东风子日雨”、“戌日东风寅日雨”能分别与简31至简33贰栏“【寅风】巳雨”、“卯风午雨”、“午风即 雨”、“申风子雨”、“戌风寅雨”对应。虽然二者占风雨的规律不同,但似可据此推知简31至简33贰栏中十二支是纪日的。”[57]所说是,相对而言,《雨书》的风雨对应关系很难看出是基于什么规律,但《东方朔占》雨日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明显是按十二支顺序排列的。

  “亥风卯雨”后,整理者注:“据上栏内容,此处缺两枚简。”[58]因为缺失了两枚简,所以下文中整理者定为小节题目的“候”字也完全可能是接于前两枚简简文而非小节题目。

 

甲乙雨,丙丁霁,不乃庚辛。丙丁雨,戊己霁,不乃壬癸为溓。……壬癸雨,戊己……

  “壬癸为溓”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应缺两枚简。据上下文,其内容应是‘戊己雨……’和‘庚辛雨……’。”[59]“壬癸雨”下似可以补足为“甲乙雨,丙丁霁,不乃庚辛。丙丁雨,戊己霁,不乃壬癸为溓。戊己雨,庚辛霁,不乃甲乙为溓。庚辛雨,壬癸霁,不乃丙丁为溓。壬癸雨,戊己霁。”溓,当训绝、尽。《逸周书·武称》:“爵位不谦,田宅不亏。”清代俞樾《群经平议》卷七:“樾谨按,谦之言絶也。《考工记·轮人》:‘外不廉而内不挫。’郑注曰:‘廉,絶也。’《说文·火部》作‘燫’,曰:‘火煣车网絶也。’引《周礼》曰:‘煣牙外不燫。’葢燫其本字,其义为火煣车网絶,引申之则凡絶者皆谓之燫。今《周礼》作‘廉’乃其叚字,此文作‘谦’亦其叚字也。‘爵位不谦’,言有爵位者不絶其爵位也。《说文·水部》:‘溓,一曰中絶小水也。’是从‘兼’得声之字每有絶义,《孟子》称‘周公兼夷狄’,兼亦絶也,说详《孟子》。”《荀子·解蔽》:“圣人纵其欲,兼其情而制焉者,理矣。”杨倞注:“兼,犹尽也。”

 

甲子子霁,寅卯雨,不甚,必见日。子鸡鸣雨,多,食时少,寅霁。……寅平旦雨,多,食……〖卯〗平旦雨,多,食时少,环(巳)霁,见日。辰雨,毋蚤(早)莫(暮),皆少,巳霁。巳雨,毋蚤(早)莫(暮),多,而夕霁。……申雨,毋蚤(早)莫(暮),少,石(遮)日也。酉雨,毋蚤(早)莫(暮),多,戌霁。……亥雨,毋蚤(早)莫(暮),多。

“寅霁”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一枚简。据上下文,所缺应是‘丑’日的内容。” [60]高一致先生在《北大汉简〈雨书〉初读》中言:“简38‘甲子’之‘子’下有重文符,整理者将‘甲子’单独析出,似视其作自书标题。这种处理似可商。结合简文看,‘甲子’作为六甲之首并不能统辖后面相应十二支的内容。同时,若简文‘甲子’指‘甲子’日,那么后面‘子霁,寅卯雨,不甚,必见日’中‘子’、‘寅’、‘卯’则应是纪时的。‘甲子,子霁,寅卯雨,不甚,必见日’与之后‘子鸡鸣雨,多,食时少,寅霁’等占验雨多少以及何时霁的原理不同,它们应当是书写在一枚简上的两项内容。我们觉得‘甲子’不应提出来,作为标题, 而应该视作简文一部分。‘甲子’作为六甲之首,其意义前面已有引述,古人将甲子日单独作为一则来占验晴雨,似乎也有可能。因此,简38‘甲子,子霁,寅卯雨,不甚,必见日’可与后面十二支内容分离开。”[61]所说是。《开元占经》卷九十二引《东方朔占》曰:“子日雨,立止,不止,寅日止;丑日雨,寅日止,不止,至卯止;寅日雨,即止,不止,卯止;卯日,即止,不止,巳止;辰日雨,巳止;巳日雨,未止,不止,申止;午日雨,立止,不止,至十日阴;未日雨,申止,不止,戌止;申日雨,夕止,见日,不见日,久阴;酉日雨,立止,不止,久阴;戌日雨,立止,不止,久阴;亥日雨,立止,不止,大阴。”与《雨书》这部分内容正可对应。“子鸡鸣雨……寅霁”对应于“子日雨……寅日止”,据此可补足丑、寅部分为“丑鸡鸣雨,多,食时少,寅霁。寅平旦雨,多,食时少,卯霁。”

“多,食……”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简应在此处,所缺字应为‘卯’。”[62]前文已言,“环”当读为“巳”,这里卯日雨的“环(巳)霁”与辰日雨的“巳霁”正可对应,《东方朔占》中也正是“卯日,即止,不止,巳止;辰日雨,巳止。”

  “而夕霁”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有缺简。据上下文,应缺两枚简,其内容是‘午雨……’和‘未雨……’。”[63]午雨和未雨部分按照《东方朔占》的内容或可补为“午雨,毋早暮,多,遮日。未雨,毋早暮,多,戌霁。”

“戌霁”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一枚简。据上下文,其上栏内容是‘戌雨……’。”[64]据《东方朔占》,戌雨部分似可以补为“戌雨,毋早暮,多,遮日。”

 

·雷

春始雷东北,东北方岁为上,将恶之。春始雷西前,西前方岁为下,中良恶之。春始雷东前,东前方岁中中,将军……

……北,陈食必毁,雷西前,或为或不为。始雷东方,青种吉。雷前方,赤种吉。雷西方,白种吉。雷北……

“将军……”后,整理者注:“此处应缺一枚简,内容是‘春始雷西北……’。”[65]高一致先生《再读北大汉简〈雨书〉小札》中言:“简41贰‘西前’、简42贰‘东前’以及简44贰‘前方’中‘前’皆表示南方。将简43至简44贰‘始雷东方,青种吉。雷前方,赤种吉。雷西方,白种吉。雷北’中五行所代表方位、颜色相对应,也可推知‘前方’即南方。针对简44贰未尽文意,整理者指出‘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一枚简。其下栏应有「方,黑种吉」等文字’,是有道理的。其后或还有类似‘雷邦中(或‘地中’),黄种吉’的内容。简43贰‘始雷东方’中‘始雷’应当也是指‘春始雷’。这里通过春日始雷的方位来占五色作物种子的吉凶,‘吉’或谓适合当年种植、收成好之类。《开元占经》引京房曰:‘春始雷东方,东方五谷尽熟,人民蕃殖……雷始南方,岁小旱……始雷西方,五谷不熟,有暴骨其野,马牛大病……雷始北方,海水出,百川皆流滥,五谷不成。’可与简文相参。”[66]除“其后或还有类似‘雷邦中(或‘地中’),黄种吉’的内容”的推测恐不能成立外,所说皆是。“中良恶之”的“中”字,整理者原属上读,读为“西前方岁为下中”。笔者则以为当属下读,“中良”即“中郎”。

周家台秦简《日书》有:“置居金,上公、兵死、阳主岁,岁在中。置居火,筑囚、行、炊主岁,岁为下。〔置居水〕,……主岁。……置居土,田社、木并主岁。……置居木,里社、冢主岁,岁为上。”[67]是以祭祀对象判断年成好坏。《史记·天官书》:“汉魏鲜集腊明正月旦决八风:风从南方来,大旱;西南,小旱;西方,有兵;西北,戎菽为,小雨,趣兵;北方,为中岁;东北,为上岁;东方,大水;东南,民有疾疫,岁恶。”则是以正月早晨风的来向判断当年美恶。古代或又以荧惑所守占岁之美恶,如《开元占经》卷三十一引《孝经纬》曰:“荧惑守箕,多土功事,小旱,雨泽霜露不时,岁为中。”《开元占经》卷三十三引《孝经章句》曰:“荧惑守昴,天下多狱,其政烦,雨泽不时,岁为中。”《开元占经》卷三十三引《孝经章句》曰:“荧惑舍奎,有兵起,其民有自卖于县邑者,岁为下。”《开元占经》卷三十三引《孝经章句》曰:“荧惑守参,兵大杀千里之行,淮主亦惊,牛马多死,雨泽不时,岁为下。”《开元占经》卷三十四引《孝经章句》曰:“荧惑守张,政不平,民多诉讼,黄葭贵,雨泽不时,谷水不通,岁为下。”

“北,陈食必毁”前,整理者注:“此处应缺一枚简,内容是‘雷东前……’、‘雷东北……’、‘雷西北……’等,简末应为‘雷东’或‘雷西’二字,下接第四三简下栏内容。”[68]这里所缺的两简或可补为“春始雷西〓北〓方岁为中,□□恶之。□□□□□□□□雷□北,□□□□,雷东前,□□□□;雷□”

“雷北……”后,整理者注:“据简背划痕,此处缺一枚简。其下栏应有‘方,黑种吉’等文字。”[69]《尔雅翼》卷一:“粱,今之粟类。古不以粟为谷之名,但米之有孚壳者皆称粟。今人以谷之最细而圆者为粟,则梁是其类。《内则》曰:‘饭:黍、稷、稻、粱、白黍、黄粱、稰、穛。’说者曰:‘下言白黍,则上是黄黍;下言黄粱,则上是白粱。’今粱有三种:青粱,壳穂有毛,粒青,米亦微青而细于黄白米也,夏月食之,极为清凉,但以味短色恶,不如黄白粱,故人少种之,亦早熟而收少,作饧清白胜余米。黄粱,穂大毛长,壳米俱麤于白粱而收子少,不耐水旱,食之香味逾于诸粱,人号为竹根黄。白粱,穂亦大,毛多而长,壳麤扁长,不似粟圆,米亦白而大,其香美为黄粱之亚。古天子之饭所以有白粱、黄粱者,明取黄、白二种耳。”《本草纲目》卷二十三:“黍即稷之粘者,稷与黍,一类二种也。稷、黍之苗似粟而低小有毛,结子成枝而殊散,其粒如粟而光滑,三月下种,五六月可收,亦有七八月收者,其色有赤白黄黑数种。”可证高一致先生“五色作物种子”说甚确。

 


[1]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48~8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 《文物》2011年第6期。

[3] 《简帛数术文献探论》第70~84页,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2月。

[4] 中国先秦史网站:http://xianqin.byethost10.com/2015/12/28/309,2015年12月28日。

[5]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正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6]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正月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7] 《开元占经》卷九十二:“雨者,阴阳和而天地气交之所为也。太清之世,十日一雨,雨不破块。”

[8]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正月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9]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正月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0]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正月注〔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1]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二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2]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二月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3]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二月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4]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79页二月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5]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0页二月注〔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6]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0页二月注〔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7]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0页三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8]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0页三月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19]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0页三月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0]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0页三月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1]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0页四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2]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0页五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3]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六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4]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六月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5]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六月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6]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六月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7]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六月注〔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8]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六月注〔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29]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七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30] 复旦两古中心: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625,2015年11月12日。

[31] 原文作《湛余经》,当即《堪舆经》。

[32] 《医心方》第539页,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5年6月。

[33]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七月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34]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七月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35]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七月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36]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七月注〔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37]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八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38] 简帛论坛:http://www.bsm.org.cn/bbs/read.php?tid=3288,2015年11月17日。

[39]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1页九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40] 《中国植物志》第10卷第2分册第9页,北京:科学出版社,1997年3月。

[41]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2页十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42]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2页十月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43]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2页十月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44]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2页十一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45]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2页十二月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46] 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370,2015年11月24日。

[47]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2页十二月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48]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3页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49] 《毛诗后笺》第257-258页,合肥:黄山书社,1999年8月。

[50]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3页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51]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3页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52]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3页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53] 《中原文物》2009年第2期。

[54] 《民谚拾粹》第238页,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83年3月。

[55] 《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 华北卷》第512页,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89年5月。

[56]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4页候风雨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57] 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394,2015年12月11日。

[58]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4页候风雨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59]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4页候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60]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5页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61] 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370,2015年11月24日。

[62]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5页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63]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5页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64]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5页注〔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65]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6页注〔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66] 简帛网: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394,2015年12月11日。

[67] 《关沮秦汉墓简牍》第125页,北京:中华书局,2001年8月。

[68]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6页注〔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69]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 伍》第86页注〔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12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