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笃你

263浏览    3参与
鸡爪Susan

被两个男人轮流宠是什么感觉?(下)诺你&娜你

花了心血写的文章。第三次重发,实在抱歉多次出现在大家眼前。

ooc  bg   温润李诺 热烈罗娜

第一人称视角 双男主

——————————————————————————

请看这里 

——————————————————————————

许多次被屏蔽又解屏再次被屏蔽真的很累。

明明人工客服姐姐亲自审核了我的文章没有问题给我解屏成功,结果再次被屏蔽。

上次两个外链重发后热度好不容易到了80又在我眼皮子低下被屏蔽。

前提是没正统车戏描写。

和我联系过的姐妹都知道我有多着急多生气多慌张。

这篇不...

花了心血写的文章。第三次重发,实在抱歉多次出现在大家眼前。

ooc  bg   温润李诺 热烈罗娜

第一人称视角 双男主

——————————————————————————

请看这里 

——————————————————————————

许多次被屏蔽又解屏再次被屏蔽真的很累。

明明人工客服姐姐亲自审核了我的文章没有问题给我解屏成功,结果再次被屏蔽。

上次两个外链重发后热度好不容易到了80又在我眼皮子低下被屏蔽。

前提是没正统车戏描写。

和我联系过的姐妹都知道我有多着急多生气多慌张。

这篇不发出来,是我对等待结尾的读者的不负责任,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再次发出来。

很多小伙伴肯定已经看过这篇文了。我也不会奢求大家再去点心点推荐了。

只希望自己没有被针对。

真心感谢所有愿意再次给我奉献热度的朋友。

我也很难受。


鸡爪Susan

被两个男人轮流宠是什么感觉?(中)娜你&诺你

 温润迷人李诺&多情敏感罗娜   双男主

 bg  第一人称视角  快5k


    罗渽民喜欢让人流泪,仿佛这样才能感受到对方同样的爱。李帝努却不舍得看到一丁点泪花,因为他爱的人不应该流泪。


 人设基本和我心里现实中的两个人很贴合了。

 希望你们能喜欢。

———————


  罗渽民和李帝努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是实打实的竹马,小学初中甚至高中基本都在一个学校,甚至高中还坐了三年同桌,本以为大...

 温润迷人李诺&多情敏感罗娜   双男主

 bg  第一人称视角  快5k


    罗渽民喜欢让人流泪,仿佛这样才能感受到对方同样的爱。李帝努却不舍得看到一丁点泪花,因为他爱的人不应该流泪。


 人设基本和我心里现实中的两个人很贴合了。

 希望你们能喜欢。

———————



  罗渽民和李帝努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是实打实的竹马,小学初中甚至高中基本都在一个学校,甚至高中还坐了三年同桌,本以为大学以后两个人就分开,却没想到两所大学离得很近,彼此时常见面,依然都是对方最亲密的好友。两个人不仅身高一样,体重差不多,一起健身,同样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还都被老天爷赐予了一张人神共愤的俊美容颜,有着狭长似羽翼的睫毛。这样的“孽缘”甚至延伸到喜欢上了同一个女生。

 

    两家父母对此也表示极其震惊,看着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玩的两个孩子,偶尔还会开玩笑般说他们俩上辈子肯定是被抱错的一对儿双胞胎,这辈子要把上辈子的缘分全都补回来。

 

    虽说两个人的共同点的确很多,但熟悉了会知道,两个人的性格是很不同的。罗渽民喜闹,李帝努喜静。罗渽民对外永远是那朵最娇艳美丽的玫瑰,热烈而自信,多情又潇洒,就像他惹眼的粉色头发,一眼就让人记住目光再也离不开他,吸引无数蜂蝶前仆后继。用李帝努的话说就是“恃美行凶”。他同样很聪明,有着超高的情商并且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顺利地进军模特行业。他每出一场秀或拍个杂志的封面,接个品牌的代言,都能获得不菲的收入。罗渽民是众人瞻仰的存在,他天生属于镁光灯下,眼神里永远掺了蜜,总是慷慨肆意地挥洒他的爱意。可是这样一个仿佛爱神转世的人其实私底下真心的笑容罕见,比一般人想象得更加需要更多更多的爱来浇灌,没什么安全感,心思深沉内向且有些敏感,偶尔还很腹黑。

 

    罗渽民刚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更是每天都离不开我,推掉了许多工作,一心一意看我练琴,陪我去乐团排练,在结束时递上早早就准备好的果汁和甜点,甚至还自费买了飞机票跟着我们团跑了两次海外巡演,那段日子几乎是二十四小时都黏在我身边,我如何劝也劝不动,劝他的话都被他如雨一般的亲吻堵得死死地,或是在我劝之后的深夜里爱得我哭着求饶,让我流着泪一次又一次地对着他说“我爱你”才心满意足地饶了我。乐团里年轻一点的小姐妹们都羡慕极了,调笑我男朋友爱我爱到快跟我成连体婴儿了。最后还是李帝努看不下去,特意找他谈了话,他才满脸不情愿地回归了自己正常的生活。

 

    他说:“好不容易从李帝努手里抢到一半你的关怀和喜爱,实在是太害怕失去了。”

 

    后来某天我问李帝努那次到底说了什么罗渽民才肯回去,李帝努想了想,鼻息里发出愉悦的轻哼,“我只是跟他说,虞迅更喜欢像我这样独立成熟会照顾好他的男人,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先跟我在一起,你这样做只会给她徒增麻烦。”李帝努说得风轻云淡,显然早就摸清了自己竹马的个性,我却听得心头一热,心脏被烫得软软的,当晚就又和罗渽民滚在了一起。

 

——

    我低头看罗渽民明艳的脸上一脸憧憬,黑色瞳仁却夹杂着几分小心时,无奈地主动吻了吻他的嘴角,手指像摸小动物一样爱抚地摸了摸他的下巴。在我离开时,枕在我腿上的他睁开那双美丽的眼睛,蝴蝶翼般的睫毛闪了闪,向我绽放了一个耀眼醉人的笑容,才满足地乖乖起身。

 

    一边的李帝努早就习惯了这样,笑而不语又同样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杯中的桃汁一饮而尽,冷白色脖颈上性感的喉结一滚一滚。

——

    如果罗渽民是一把热烈发光的火焰,李帝努应当是一泉温柔平静的水。

 

    他对外人往往是绅士的温柔的,但接近才发现他身上会有一股淡淡的疏离感,很难跟人迅速亲近起来,更何况他右眼角下还有一颗泪痣,面无表情时显得整个人禁欲又冷漠。李帝努不笑的时候是冷冷清清的模样,配上他连欧洲人都少有的立体却精致的五官,第一眼看会觉得难以接近。然而他笑起来却大相径庭,开心时五官可爱地皱在一起,两眼弯成两个月牙儿,嘴角也跟着上扬,凌厉的眉峰都平添了几分亲近可爱。当然,这样的李帝努旁人很少看到,在外人眼里,李帝努的笑是温柔可亲的,然而真真正正开心愉悦时笑的李帝努却像个大型奶团子,可爱极了。当然,看到这副模样的特权除了父母们以外只有我和罗渽民两人享有。李帝努和罗渽民还有不同的是他智商超高,年级轻轻就把金融学的博士学位一口气拿下,我和罗渽民看着像蚯蚓一样弯弯曲曲的红绿线条在他几根修长骨感的手指间就变成了大把大把金钱。由于身份特殊,李帝努任性地连他爸的公司都很少去,往往在家里就轻轻松松办完了工作,整个人用罗渽民的话说就是:“young and rich.”

    李帝努遇见我其实要比罗渽民早一些,然而如今这般,他表面上却仍然不争不抢,也不似罗渽民一样满口都是爱。他的爱很金贵,是沉默的,不出口的,是化在他的一举一动中的。他不舍得让我流泪,在床上时尽管他很想要,可每当我叫疼的时候他也会默默停下,温柔地安慰我,给我擦干眼角的泪花。李帝努是典型金牛男,顾家又稳重,总是贴心地默默为我打点好了一切,跑累了,玩累了,一回头,就是他温暖的怀抱。他曾跟我说过,我开心,他就开心。

 

——

    我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心情愉悦地翻着手机。自从上次出国巡演后,好久没有休息了,好不容易有时间三个人在一起,当然要出去好好放松一下。定了三张电影票,听说这部电影最近刚上映,才两天票房就破亿了。乐团里的小姐妹告诉我,男主角是刚刚拿了奖正大火的影帝李泰容,这次的电影里,他饰演了一个热爱舞蹈的富家男孩。电影讲的是男孩儿追求跟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桀骜女孩儿的故事,故事中的两个人深爱却挣扎于现实,少年一腔热血,为梦想,为爱情付出了一切。虽然结局最终两个没有走到一起,但两人惊人的演技和颜值配上这部电影文艺爱情的题材,着实赢得了业界一致的好评。

 

    “泰容哥的电影吗?”罗渽民两只大手在我的胳膊上柔柔地抚摸,把乳白色的防晒霜涂抹均匀,又抚上我的脖颈去蹭乳霜。他微凉的指尖触碰到我敏感的肌肤弄得我痒痒的,缩了缩脖子听他继续说,“我上月拍杂志的时候和他见过面,他还邀请我去电影首映会呢。”涂完防晒霜,他又在我的口红架上翻来翻去,挑出一只拧开,示意我微微张开嘴。

 

    “那你怎么没去?”李帝努蹲在我面前,大手抬起我的小腿帮我穿着鞋子。从我的视角,可以看到他那头白金色的短发和优越的鼻梁线条,他低垂着眼眸,乖顺得像只温柔的大金毛。

 

    罗渽民也垂着眼眸,鸦翅般睫毛下那双眼睛像是被蛊惑住了一样紧紧盯着我刚刚被他涂好的红唇,认真又深情,好像陷进去了一样,这是他的小习惯。他听到李帝努问他,仿佛才找回了自己,视线从我的嘴唇慢慢向上,灵动多情的双眸死死地抓住我,要了命一样让人心动,“因为那天要送我们宝贝去机场啊。”他看我躲闪的目光和羞红的脸颊只觉得有趣,一笑,隐隐约约露出了自己的可爱兔牙。

 

    啊啊···尽管在一起快一年了,罗渽民永远都让我心动不已。我轻轻抿了抿嘴唇,把口红弄均匀,唇上淡淡的柠檬草味道和罗渽民最近常用的那款香水味儿如出一辙。

 

    “所以今天我们一起去看吧!”我勾了勾他的小手指,上调的尾音昭示了我的好心情。

 

    “迅迅今天要背这个包包哦!”罗渽民把他给我买的浅粉色毛茸茸的小兔包挂在我的肩上,“娜娜最喜欢兔子了,这只兔子很像我吧?”

 

    我像个洋娃娃一样,终于被这两个男人摆弄好了。有时候真的害怕没了他们,自己成了废人。

 

    李帝努为我穿好鞋子便起身,细心地擦完手后摸了摸我的头。他对着镜子整了整他的衣服,又从门口的小衣柜里拿出自己春天才穿的那件浅蓝色牛仔外套搭在手臂上,月牙眼里流淌着宠溺,“手机就拜托你了!”说完就拉开拉链把手机放进了我腰间的小兔子里。

 

    最后,当然是三个手机全进了小兔子的肚子里,连带着家钥匙把小兔子撑得圆圆鼓鼓的,幸好包包里面有夹层,要不然还不知道三个手机互相磨成什么样子呢。

 

——

    到了影院取完票离放映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我们三个又去了旁边常常光顾的咖啡店。我把两个引得无数人频频回头的大帅哥安置在咖啡店最角落那桌的椅子上,回头瞥了几眼还在偷偷往这边看的小女生,无奈地双手叉腰,“你们俩在这儿乖乖等着我,喝的还是老样子吧?”两个人点点头表示没有异议,罗渽民还挑了挑眉梢把脸自觉地转向李帝努面前,阻挡几道有意无意的视线。

 

    我随意掏出一个手机刷脸解锁,看到屏幕壁纸是我抱着小提琴冲着镜头淡淡地笑才意识到这个是李帝努的手机。拿好饮料,回头朝小角落去找那两个人。走近几步,发现那小圆桌边围了两个看上去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女生,正弯腰正我的两个男人说着什么。

 

    我眉头突地一跳,提着饮料疾步朝那里走去,轻飘飘的裙摆在空中划出了好看的弧度。

 

    “真的不可以交换联系方式吗?”长头发的女生一脸可惜地看着罗渽民,罗渽民看到我走来后马上起身,有力的手臂迅速把我揽进怀里,抱歉地笑着说:“实在对不起,女朋友在这里呢。”然后从我怀里拿出自己的那杯冰美式。

 

    另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儿瞬间就满带着希望小心翼翼地把目光投向在一边冷若冰雕面无表情却依然帅得人心动的李帝努。

 

   刚刚忘了说,金牛男不仅沉稳顾家,占有欲也是最强的。尽管李帝努看上去不似罗渽民那样黏人但其实他的占有欲比罗渽民还要强。

 

    他也跟着起身,一双眼紧紧勾住我,线条好看的长臂从我怀里拿出他的那份饮料,“抱歉,我的手机早就在她手里了。”然后毫不在意两个女生错愕的目光直接搂上我的肩膀,和罗渽民商量好了一样默契地一同把我揽出了咖啡店。

 

    所以,我的腰就被罗渽民有力的手臂缠住,肩膀上又搭着李帝努的手臂,三个人亲密无间地走进了电影院。尽管看我们的人的确很多,可是这两个人就是不为所动,霸道又幼稚地在公共场合宣示主权。我只看到许多女生向我投来或酸涩或诧异的目光,本来是不好意思的,但是不知道是谁给了我勇气,可能被两个帅哥一起宠就会上天吧?我也不低着头,大大方方的任由这两个男人搂着,直到腰上那只手不老实地滑到我的屁股上时,我才如被电击了一般红了脸整个人迅速往李帝努怀里蜷缩,去甩掉屁股上那只手。

 

    “罗渽民!!!”我小声地喊了他的名字,娇里娇气的,自己都感觉没什么威慑力,“这是公共场合!!!”

 

    得到的只是他愉悦的狡黠一笑。李帝努也在我耳边轻笑,心情极佳地看我整个人在他怀里红着脸对罗渽民娇嗔,那只手把我搂得更紧。

 

——

    电影院的冷气在大夏天里开得很足很足,似是为了要吹走过多人拥挤在一个场馆里带来的热气。电影刚播放一会儿,我就感到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冷的很不舒服,不自觉地向座椅里缩了缩试图减少点凉意。

 

   忽的感到有东西披在我肩上,我抬头,是李帝努一边笑一边贴心的给我披他走前特意从衣柜里拿出来的牛仔外套。我穿上了他的外套,舒舒服服地隔绝了冷气。被他宽大衣服上微微散发的味道包围着感觉就像是被他抱在怀里一样。心跟着化成了一滩,告诉我这绝对比罗渽民早上给我的那个吻还要甜。李帝努就像是做了最普通的事一样,总是用行动默默地告诉我他爱我,他会呵护我,他会把他的一整颗心和一腔柔情通通交到我的手心。

 

   我看他,是他认真盯着荧幕的眼睛,电影的画面在他深邃的眸中倒映着,可惜现在电影里的情节对于我已经不重要了。我情不自禁地向李帝努靠近,偷偷在他的侧颈亲了一口,想以这种方式表达我的感谢。他感觉到后就低头借着荧幕的光,在黑暗里看我的神情,宠爱地点了点我的鼻子并压低了声音悄悄说——

    “宝贝儿不要淘气,乖乖看电影,恩?”热热的鼻息呼在我耳旁,他磁性低哑的声线让我不得不躲开,乖乖坐好。

 

    放映到一半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手被另一只微凉触感的手摸上,然后被轻轻牵起放在那人嘴边亲昵地亲吻着。软软潮湿的嘴唇明明亲在了手背,却像吻在了心里一样。我转过头,刚好陷进罗渽民在黑暗里依然晶亮带着光泽的双眸中,电影正放到高潮部分,男女主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在雨中吻得难舍难分,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荧幕,生怕错过电影里最唯美的一刻。罗渽民偷偷环视了一圈周围众人,见没人注意到这边,就半个身子往我脸前凑,一边笑一边亲上了我的嘴唇。我热着脸没有躲,悄悄闭了眼,在他的温柔灵巧的舌下黏糊糊地跟着回应。直到满口都是淡淡的咖啡香气时,他才松开我,轻轻啄了一口我变得水润的唇,鼻尖顶着鼻尖悄悄用气音调戏:“果然柠檬味道的迅最好吃了,明明电影院就是应该偷偷接吻的地方嘛。”他有点醋意地撒娇,语气里却有点自责,“下次我也会给你带外套的。”

 

   我摸了摸他的粉毛,“渽民,你不用自责的,我已经感受到你在用你的方式在爱我了,我很开心。”

 

    罗渽民太敏感了,所有的幼稚都来自于他内心中的不安因素。不过没关系,我会用行动给他一个安稳的港湾…………


————————————————————————————

   这篇耗费了我很多心血,我尽我所能去描绘在我心中最贴近他们现实性格的人设了。

   文章用了太多描写,怕你们不喜欢……

    实验文学,欢迎入股,请用评论和点心推荐等方式告诉我效果。

   看热度决定有没有下篇,因为真的很费脑细胞…

   谢谢,希望你们喜欢。

   记得关注,看更多新鲜新颖的内容

   鞠躬

    

鸡爪Susan

被两个男人轮流宠是什么感觉?诺你&娜你

 双男主 温润李帝努&撒娇精罗娜

 实验“文学”

 ooc

 bg 第一人称

 内容极其不合常理

——————


     迷迷糊糊中感到脸上湿答答的,带着薄荷味儿的雨滴轻盈又潮湿地拍打在我脸,让我不得不从睡梦中挣扎出来。喉咙里发出不耐的哼哼声,我强忍着困意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是一头扎眼的白金色头发,我心里叹息一口,懒懒地抬起轻飘飘的胳膊,软绵绵地用手去...

 双男主 温润李帝努&撒娇精罗娜

 实验“文学”

 ooc

 bg 第一人称

 内容极其不合常理

——————



     迷迷糊糊中感到脸上湿答答的,带着薄荷味儿的雨滴轻盈又潮湿地拍打在我脸,让我不得不从睡梦中挣扎出来。喉咙里发出不耐的哼哼声,我强忍着困意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是一头扎眼的白金色头发,我心里叹息一口,懒懒地抬起轻飘飘的胳膊,软绵绵地用手去推眼前男人的俊脸,直到他肉红的薄唇不舍地离开了我的脸颊。 

  

      今天是李帝努把我亲醒的。 

       

      “啊……jeno,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李帝努两只手臂撑在我身体两侧,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低头看着我,融化了他本该冰冷硬朗的五官,高挺的鼻梁上还残留着几滴洗脸后没擦干的水珠。 

  

     “今天要一起出去哦,快点起床!”李帝努不由分说地从被子里把刚刚睡醒浑身无力的我掏出来,在我一片怨言中大臂一挥却极其轻柔地抱起我,一只手臂紧紧搂着我的腰身,另外一只手臂的大手拖住我的小屁股。 

     温热的触感隔着薄薄的短裤透进接触的地方,脸蛋倏地跟着小屁股一起热热的。 

     我带着羞意地环住他的脖子,两条光裸的双腿顺势环住他精壮的腰身,头一低,把脸亲昵地靠在他的颈窝,闭上眼睛尽情嗅他身上清清爽爽的味道。 

     耳边传来男人带着无奈的轻笑,我感到李帝努高挺鼻梁下的鼻尖蹭到了我的脖颈,痒痒的把水珠留了上去,整个人被他温暖地怀着移动。 

—— 

     轻轻把我放到衣帽间的椅子上,李帝努走到一边打开我的柜子,在里面翻翻找找。纤长睫毛下那双深邃的眼里带着认真,表情竟然跟他工作时如出一辙。他修长的手指拿着衣服,模样像极了看过的动漫中大小姐家的执事一样,不过不同的是,大小姐家的执事可不会亲自帮主人换衣服。 

  

    我扭过身,将脱了睡衣后雪白的后背露在他眼前,肩上挂着刚刚穿的内衣带。那双温热的大手就自觉地开始帮我扣内衣扣,温热指尖偶尔触碰到我的皮肤,我痒得一边笑一边缩,肩后的蝴蝶骨随着动作凸起。 

     “乖,别动。”低醇温柔的男音响起,我感到他柔软的唇瓣贴了贴我的脖颈,然后就开始给我套裙子,“太瘦了······”李帝努一边皱眉一边把我的长发从裙子后掏出,然后顺手下滑拍了拍我的屁股,“快去洗漱,早餐都快做好了。” 

    我起身,欣赏着穿衣镜里高大男人身边穿着紫色碎花裙的高挑女孩儿,“哪里瘦了?明明是刚刚好。”满意地转了个圈儿,眼瞧着镜中男人的月牙笑眼随着裙子转起的花边再次出现,他嘴角勾起,默默看着镜子中的我,不言一语,因为好心情都写在了脸上。 

—— 

  

   “渽民呐,快点过来帮我梳头发!”清清爽爽洗漱完毕,我笨手笨脚地摆动一头丝绸般的中长发,拿着梳子和皮筋绑了两次都扎不成一个像样的发型,只能求助早早起床并且准备完三人份早餐的罗渽民。 

  

    没等两分钟,人就闻风而至,“怎么又穿李帝努给你买的裙子?什么时候穿我给你买的啊······”罗渽民一见到我就故意掐细了嗓子埋怨,人却乖乖地走到我身后,“Jeno太狡猾了,以后我要叫你起床,让他准去备早餐。”粉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轻轻飘起又缓缓落下。 

  

    与李帝努不同带着些许凉意的纤细漂亮手指滑进黑褐色的发丝中,滑过我的头皮,带来一股小小的战栗。镜子中倒影的是他蝴蝶长睫下蕴着潋滟水波的黑色眼瞳,毫不掩饰地散着热烈的爱意,他早就预料到了我会从镜子中看他,为我梳头发时竟不低头,桃花眼中带着笑看着镜中的我,故意等待我和他对上眼。果不其然,当我意外抬眼撞进他满目令人晕眩的爱意时,罗渽民抿嘴笑了,他散发着像露水染过的红艳玫瑰般鲜活的神态。 

  

    那双手仿佛已经做过无数次这样的动作了,灵巧地处理好了我无论如何也盘不上的碎发,温温柔柔地不带一丝牵扯到头皮的疼痛,一个漂漂亮亮的小丸子就乖巧地立在了我的脑顶后。 

  

    “哇!渽民你太棒了!上辈子你该不会是个长发美女吧?怎么这么会梳头发?”我惊喜地把头转来转去看罗渽民给我梳的丸子头,动作在镜子里看上去傻乎乎的像个找不到洞的小兔子。上次给我梳马尾辫已经让我稍稍诧异了一下,没想到他梳丸子头更加擅长。 

    罗渽民得意地捏了捏我的耳朵,撒娇一样黏糊糊地说:“娜娜上辈子是不是长发美女不知道,不过娜娜可是专门偷偷看过很多视频,才能给我们迅迅梳得这么漂亮的。” 

    罗渽民本来是男低音,正常说话是带着磁性听得人心里痒痒的,但自从和我在一起后就经常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自觉把音色弄得嗲嗲的撒娇音了。 

  

—— 

    由于我和罗渽民都不喜欢喝牛奶,所以早餐经常是喝桃子汁,今天也不例外。 

  

     “罗渽民,你已经够甜了,还喝这么甜的吗?”我蹙着眉坐在中间,看左手边的罗渽民往自己杯子里狂加砂糖。罗渽民听闻后不以为然地笑着喝了一口,咂咂嘴巴,一脸坏笑地在我的注视下亲上我的嘴唇,自然地交换了一个桃子气味的甜蜜湿吻。 

    “这样你就可以尝到更甜的娜娜了。”罗渽民带着灿烂的美丽笑颜,全然不顾我右手边沉稳安静用早餐的李帝努 ,自然地说出让人腻歪得起鸡皮疙瘩的话。 

    我无语地脸红转头,正巧看到李帝努满脸都是无奈的笑看完了我们的全过程,“快吃饭吧,不吃就要凉了。”他不似罗渽民那样喜欢吃醋,总是温温柔柔地接受一切我和罗渽民黏黏腻腻的行为,平静又贴心地提醒。 

  

    顿时觉得自己有点罪恶感。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罗渽民显然不仅会哭,还会哭得好看惹人爱,让人禁不住把糖厂开到他家,然而身为罗渽民竹马的李帝努,不仅不会哭,还会淡然地看着自己的竹马捧着糖罐在他脸前炫耀,只有仔细辨析,才能发现原来他毫不在意的眼下是沉甸甸的眷恋。 

  

   真是让人喜欢得心软。 

 

   “帝努。”我轻轻叫李帝努的名字,他听到后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扭头看我,笑眼疑惑地微微睁大,正准备认真地听我发话,刚讨得了好处的罗渽民也好奇地跟着转头看我要说什么话。 

  

    我微微起身努力伸长了脖子,在李帝努还没意识到我究竟要做什么时凑近他,主动在他粉红薄唇的嘴角亲了一口,发出“啵”的一声,然后红着脸害羞地看他惊喜愉悦的笑脸。 

     冷白色的皮肤透着粉红,像古希腊完美而冷峻的雕像被淘气的小孩儿用蜡笔画上了可爱的粉色脸蛋儿,李帝努毫不掩饰的嘴角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啊啊啊啊啊!我也要迅迅主动bobo我!!!Jeno太狡猾了!!!我也要我也要!”罗渽民看到这副场景瞬间就吵了起来,疯狂地把自己的漂亮脸蛋往我面前凑,跟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粉色的脑袋直接躺在我的大腿上不起来了,一双溢满了桃花的大眼睛对我一眨一眨发电,无赖一样嘟起嘴巴。 

  

 —————————————

鸡爪bb:

    实验文学我自己定义的可以看此合集简介

    想着可能是你们喜欢的题材写的

    后续看这篇实验品成果

    希望你们喜欢

    此篇不代表本人全部真实文风 

    欢迎关注,看更多惊喜奇怪的实验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