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笑傲江湖

26730浏览    813参与
葵  花  宝  典
小可爱们记得戴口罩呀

小可爱们记得戴口罩呀

小可爱们记得戴口罩呀

喽哥

方证大师爱玩“橡皮泥”

来源:“喽哥”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转载。

[图片]

方证大师何许人也?

他是《笑傲江湖》中少林派的掌门人,佛法精深、面目和祥、武功深不可测,他主政下的少林寺看上去与世无争、浩然正气,是超然于五岳剑派之外的一股“清流”,向来受到了江湖各派的敬重,江湖声望极高。

喽哥对这位得道高僧、武林泰斗观察良久,终于发现方证大师除了佛法和武功,还很喜欢玩“橡皮泥”,并且是个玩这个的高手——

令狐冲身受极重内伤,只有修习少林寺的《易筋经》方可痊愈。《易筋经》是什么?书中介绍:“那《易筋经》神功,乃东土禅宗初祖达摩老祖所创。”属于少林寺的最神圣的典籍之一,修习之后能显著提升内功。令狐冲只要能练会此经,...

来源:“喽哥”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转载。

方证大师何许人也?

他是《笑傲江湖》中少林派的掌门人,佛法精深、面目和祥、武功深不可测,他主政下的少林寺看上去与世无争、浩然正气,是超然于五岳剑派之外的一股“清流”,向来受到了江湖各派的敬重,江湖声望极高。

喽哥对这位得道高僧、武林泰斗观察良久,终于发现方证大师除了佛法和武功,还很喜欢玩“橡皮泥”,并且是个玩这个的高手——

令狐冲身受极重内伤,只有修习少林寺的《易筋经》方可痊愈。《易筋经》是什么?书中介绍:“那《易筋经》神功,乃东土禅宗初祖达摩老祖所创。”属于少林寺的最神圣的典籍之一,修习之后能显著提升内功。令狐冲只要能练会此经,便可以本身内功治疗疾病。而方证大师就是掌管这门神功的负责人。

为了突显《易筋经》的珍贵,更好地保护这部历史文化遗产,少林寺定下一条看上去牢不可破的规矩——“自达摩老祖以来,这《易筋经》只传本寺弟子,不传外人”。方证大师也曾信誓旦旦地强调:“此例不能自老衲手中而破。”

对此,方证大师极力想延揽笼络的令狐冲知难而退:“晚辈无此福缘,不敢妄自干求。”

一边是看上去绝不可突破的底线,一边是方证极想延揽笼络的人才,在两难之间,方证大师开始了一波让人大跌眼镜的“神操作”。

第一步:给规矩留个“口子”,提出“缘法说”。先说“数百年来非其人不传,非有缘不传,纵然是本派出类拔萃的弟子,如无福缘,也不获传授。便如方生师弟,他武功既高,持戒亦复精严,乃是本寺了不起的人物,却未获上代师父传授此经”。明里暗里告诉令狐冲,规矩很严,但也不知不可破,关键看你“有缘无缘”(试求方生大师的心里阴影面积?)。

看到令狐冲不上道,仍要打退堂鼓,便又说到:“佛门广大,只渡有缘。少侠是风老先生的传人,此是一缘;少侠来到我少林寺中,此又是一缘;少侠不习《易筋经》便须丧命,方生师弟习之固为有益,不习亦无所害,这中间的分别又是一缘。”这是明明白白告诉令狐冲,“为交你这个朋友,老子准备把这个规矩破了!”

第二步:变通一下规矩,拿出“内部名额”。看到令狐冲不为所动。老方证便拿出第二套方案——收徒。“少侠若不嫌弃,便归老衲门下,为‘国’字辈弟子,可更名为令狐国冲。”

据说方证生平只收过两名弟子,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事了。若令狐冲肯做关门弟子,就算是内部人士,可以拿到修习《易筋经》的内部名额。不得不说,方证老爷子为了笼络令狐冲还是很有诚意的。没想到,方证低估了令狐冲的傲气,再次被拒。

第三步:把规矩扔到一边,搞“送票上门”。看到令狐冲义无反顾走了,笼络之心不死的方证便跑到恒山上告诉令狐冲,说是令狐冲的太师叔祖风清扬有一篇心法口诀要自己传给令狐冲,最终不知不觉中将《易筋经》传给了他。

看完方证大师这波“神操作”,喽哥一边感慨方证大师和少林寺苦心孤诣、慈悲为怀,一边在感叹——规矩就是这么破的、底线就是这么没的、奔驰车就是这么开进故宫的。

在“谁有权利修炼《易筋经》”这件事上,从一开始,方证就给这个规矩开了一个“口子”,留下了极大的操作空间,所谓的“规矩”,不过是他手中一块任意揉捏的“橡皮泥”而已,想让它什么样子,就把它弄成什么样子。

他说你“有缘”,你就有缘;正门不好进,就给你开员工通道;对于一些惹不起的大主顾,他还可以上门请人来“撒欢儿”。

同样,他说你无缘,你就无缘。师弟方生江湖名气再大、武功修为再高,他说你无缘你就无缘,就是不让你练《易筋经》。这样下来,江湖人士不但不会说他藏私,还会说他大公无私,维护了少林寺的神圣庄严。一个道理,你奥朗德权势再大,说不让你进你就不能进。世人只会大赞故宫有原则、有底线,给力,有节操。反正他又求不着你,不是吗?

呵呵,挺有意思。


(来源:“喽哥”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转载。)



想吃冰麒麟

因为不出门没事干,就画圣姑啦,希望鼠年大家平安健康!少去人多的地方,戴口罩,勤洗手!愿这劫速速远去!

因为不出门没事干,就画圣姑啦,希望鼠年大家平安健康!少去人多的地方,戴口罩,勤洗手!愿这劫速速远去!

伊壁鸠鲁爆珠

看完徐克导的那版《东方不败》后有点能get为什么如于正那样的编剧制作总能化神奇为平庸化平庸为腐朽,虽然于正那版的《笑傲江湖》我当年冲着陈乔恩苟了段时间依旧没看完→_→13年剧版《笑傲江湖》里的东方不败显然是从徐克这版搬的,除了选演员选了陈乔恩扮相气质极其合适外可以说东方不败这个角色身上任何一点魅力闪光之处都没学来。徐克那版的毛病是剧情节奏,在九十多分钟内要讲完四册书的后两册,来讲一个江湖太仓促了,令狐冲的逃亡,东方不败的沉沦,任盈盈深陷泥淖只得走到黑的无奈,而电视剧原本可以弥补这点,但剧版不仅没做到且改编恶俗。于正那版给东方不败加戏成那样显然是奔着这角色人设有噱头去的,然而把东方不败改成女的练...

看完徐克导的那版《东方不败》后有点能get为什么如于正那样的编剧制作总能化神奇为平庸化平庸为腐朽,虽然于正那版的《笑傲江湖》我当年冲着陈乔恩苟了段时间依旧没看完→_→13年剧版《笑傲江湖》里的东方不败显然是从徐克这版搬的,除了选演员选了陈乔恩扮相气质极其合适外可以说东方不败这个角色身上任何一点魅力闪光之处都没学来。徐克那版的毛病是剧情节奏,在九十多分钟内要讲完四册书的后两册,来讲一个江湖太仓促了,令狐冲的逃亡,东方不败的沉沦,任盈盈深陷泥淖只得走到黑的无奈,而电视剧原本可以弥补这点,但剧版不仅没做到且改编恶俗。于正那版给东方不败加戏成那样显然是奔着这角色人设有噱头去的,然而把东方不败改成女的练葵花宝典不用自宫这第一步就败了,不自残对自己不狠毒权欲野心不如恋爱脑的东方不败还有啥意思啊。。

btw个人觉得林青霞演东方不败的时候颜值也不算巅峰,皮肉质感有点下垂,配p1的眉毛有点显老,陈乔恩那样的瘦脸配眉尾上扬的眉毛看上去更锐利。喝酒那镜头里的弯眉太朴实口爱了。 ​

闪闪w迷妹😶

我喜欢的武侠就是那种真刀实枪、拳拳到肉的感觉,衣着细致有加却又看着朴素






特别喜欢李亚鹏版的笑傲江湖的服化、取景






又比如像绣春刀里面的武打招式,炫与真实并存,东厂公公的流星锤,原来流星锤真的如流星一般,是一个如此精致干练的武器,再有就是丁白缨旋头杀真的非常爱了,干净利落






红尘一路



沧桑一树



生死一幕



爱恨一步...

我喜欢的武侠就是那种真刀实枪、拳拳到肉的感觉,衣着细致有加却又看着朴素
















特别喜欢李亚鹏版的笑傲江湖的服化、取景
















又比如像绣春刀里面的武打招式,炫与真实并存,东厂公公的流星锤,原来流星锤真的如流星一般,是一个如此精致干练的武器,再有就是丁白缨旋头杀真的非常爱了,干净利落
















红尘一路








沧桑一树








生死一幕








爱恨一步
















我的武侠梦

瞌睡瓜

而后少年 to 肖战


提灯追过多少月亮 钟声又响过多少遍

和哪尾青鱼听过禅 笛声落在哪朵梅边

吵吵闹闹日月流变 转身后散入了时间

只隔着沧海望向你 那双眼


寒岁将尽,愿前路光明坦荡;

心怀炙热,愿诸事顺遂无羁绊;

岁月倏忽,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少年。


歌曲传送门——

网易云/QQ音乐/酷狗音乐/猫耳FM  均已上传


b站视频已经上传啦~ 看到投稿时间你们会想要投个币的嘿嘿~伴奏也已同步至各平台啦,欢迎大家翻唱。 


-Staff-...

而后少年 to 肖战


提灯追过多少月亮 钟声又响过多少遍

和哪尾青鱼听过禅 笛声落在哪朵梅边

吵吵闹闹日月流变 转身后散入了时间

只隔着沧海望向你 那双眼

 

寒岁将尽,愿前路光明坦荡;

心怀炙热,愿诸事顺遂无羁绊;

岁月倏忽,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少年。

 

歌曲传送门——

网易云/QQ音乐/酷狗音乐/猫耳FM  均已上传


b站视频已经上传啦~ 看到投稿时间你们会想要投个币的嘿嘿~伴奏也已同步至各平台啦,欢迎大家翻唱。 


-Staff-

作词|苏恪

作曲|莲琊

编曲|舒易

演唱|小荣童鞋

策划|瞌睡瓜

后期|树影叶魅

题字|越千糖

美工|顾唯西

PV |无上老祖的陈情

出品|潮声组


注:

开放翻唱及不侵犯他人权益下的非商业视频bgm使用。

不开放二次填词/填曲。

禁止未经允许的商业用途。

使用时务必注明主创。 http://t.cn/AisnmN0O[/cp]

蓼花橘柚云养龙

东方不败观察日记

我叫杨莲亭,现在是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的守院侍卫,在此之前,我只是一个低阶的教众,废了三年时间,花了积攒几年的全副身家,我爬到了现在的位置。

说起来我第一次正式拜见东方不败是在他的后花园,那是我在他院中守卫的第三个月,我怀里揣着替他侍女从山下带来的胭脂发膏,自花园小径匆匆而过,谁料行到莲花池旁,迎面就撞上了正在赏莲的教主,那时他登临教主之位已有两年,积威甚重,再加之喜怒无常,近半年来身边的小厮侍女割韭菜一样,一茬接一茬的换,我想我那时是极紧张的,所以在他面前手忙脚乱跪下请安的时候,袖子里放着的胭脂盒子才会不慎滚落出来,看见的裂纹。我俯身跪拜以头叩地。额前就是他绣着妖异花纹的短靴。我尽量镇...


我叫杨莲亭,现在是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的守院侍卫,在此之前,我只是一个低阶的教众,废了三年时间,花了积攒几年的全副身家,我爬到了现在的位置。

说起来我第一次正式拜见东方不败是在他的后花园,那是我在他院中守卫的第三个月,我怀里揣着替他侍女从山下带来的胭脂发膏,自花园小径匆匆而过,谁料行到莲花池旁,迎面就撞上了正在赏莲的教主,那时他登临教主之位已有两年,积威甚重,再加之喜怒无常,近半年来身边的小厮侍女割韭菜一样,一茬接一茬的换,我想我那时是极紧张的,所以在他面前手忙脚乱跪下请安的时候,袖子里放着的胭脂盒子才会不慎滚落出来,看见的裂纹。我俯身跪拜以头叩地。额前就是他绣着妖异花纹的短靴。我尽量镇定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我说:“属下杨莲亭,惊扰教主。请教主恕罪”

我跪伏在地上。额迹有冷汗滴落,鼻下下是散落的玫瑰胭脂味儿。明明清香扑鼻。却刺得我一阵阵头昏脑涨,我请罪之后教主并没有出声,也没我把我一掌拍死。去见他以前割过的那些韭菜,而是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他说:“杨…莲亭?,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带着胭脂?”“属,属下是带给别人的。”我脸一红,想到自己为了能够更上一层。去用小恩小惠接近他身边的侍女。他却会错了意,看着我的红脸,像是若有所思,半晌,他的声音响起。有些低又有些尖锐,他说“你起来罢”我谢了他的恩典,爬起来站在一旁,微微低头以示尊敬,结果就变成了盯着教主的衣袍下摆,锈红色的衣摆绣着和短靴上一样的图案。也是那妖异卷曲的花形,我仔细辨认了下,有点……像牡丹?!一朵被人采颉把玩后,枯败的牡丹。他叫我起身之后便未曾在搭理我。只转身静静地看着荷塘,那里花开正盛,香风阵阵。只是他周身阴郁的气氛和那太过宽大的暗色袍服,总叫我心里觉得不大自在。我就顶着这份不自在陪他在池塘边站了半个时辰,直到他一撩袖子,在我的跪送声中离开了池塘边。我才站起来跺跺我有些麻了的双腿。一步一步挪回了我的住所。

距离那次与教主偶遇已过了半月,我的生活没有因此有丝毫变化,只除了教主又一掌拍死的一个侍女。并且下令日后身边再不许有侍女伺候。教主这次盛怒之下打死的。就是要我带胭脂的那个侍女。“碎了的胭脂盒子到底不吉利”短短十几天而已。那个害羞笑着要擦胭脂增颜色的女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我身上涌起一股寒意,为人奴仆,命如草芥,可还是要往上爬。越是这样越要往上爬,爬到足够高。 爬到别人不敢再轻言要自己性命的高度,而如今,日月神教处于最高处的——东方不败。

我孝敬了老管事两个月的月钱。对他说我想去做伺候教主的小厮。其实那些银钱对他来说着实不算什么,只是有人上赶着来。到底省了他些口舌。再者做教主的小厮实实在不是一个好差事。所以在他给我安排了替教主端茶倒水的差事时,那有些怜悯又有些鄙夷的眼神,我记得清清楚楚,大约他觉得我只是个为了出头不顾性命也要往上爬的钻营之人罢了。

我端着漱口的香汤和漱盂走进去的时候。教主刚刚用完午饭。我快速的扫了一眼餐桌之上丰盛的饭食。大多数都动也未动过。只有两道略微为清淡的小菜。有夹动过的痕迹。我迅速记下了那两个小菜后恭敬的奉上了漱口香汤小巧的漱盂,却不知哪里惹了教主的不悦,一声略显低沉的哼字刚一出口,不待他抬手出掌,我便已机警地跪下请罪。“教主恕罪”我的请罪声在安静的屋子响得有些突兀,估计教主也这样觉得。“杨莲亭?!”我看见他袖中的手动了动已经抬起。却又慢慢放下。“是属下”答着话时我微微抬起了头。教主的目光在我的脸上停了一瞬。然后慢慢的说到“这漱盂的颜色不好,换了罢”我手捧着托盘看似镇定的慢慢走出众人的视线,被屋外的冷风一吹,才觉得后背冰凉,大概是冷汗打湿了里衣罢。

真理——今年少咕

【新笑傲手游】长恨此身非我有

★游戏挺好玩但粮好少,自顾自写一点东西好了。

★为义父打call,个人是恒山,所以视角是恒山。。还没走过其他门派的剧情呢。

★没有个名字实在太奇怪了,于是把我皇帝成长计划的女鹅名字拿出来用用,希望不要介意啊。

-

1


那还是个少女。


娇嗔喜怒不加掩饰,意气风发前途无量,一身功夫日益精进,而且进步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林平之装作在人群中没有看见她,说实话,他为自己惶恐之下居然连她的名字连与她结拜的事情都不敢说而后知后觉的羞愧,此刻到大街上闲逛确实是有一点想要找她说个明白的意思,但见着人,那什么林家少爷的风姿,华山弟子的淡然色一个也抓不出来应急,反而显得自己局促的有些难堪。...

★游戏挺好玩但粮好少,自顾自写一点东西好了。

★为义父打call,个人是恒山,所以视角是恒山。。还没走过其他门派的剧情呢。

★没有个名字实在太奇怪了,于是把我皇帝成长计划的女鹅名字拿出来用用,希望不要介意啊。

-

1


那还是个少女。


娇嗔喜怒不加掩饰,意气风发前途无量,一身功夫日益精进,而且进步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林平之装作在人群中没有看见她,说实话,他为自己惶恐之下居然连她的名字连与她结拜的事情都不敢说而后知后觉的羞愧,此刻到大街上闲逛确实是有一点想要找她说个明白的意思,但见着人,那什么林家少爷的风姿,华山弟子的淡然色一个也抓不出来应急,反而显得自己局促的有些难堪。


恍惚间,他好像看见那人还被青城派那伙鼠辈追着狼狈却依然固执的带自己逃亡,但不过分别数日,却已经换了套干练的衣服,一伞一剑耍的畅意,敢在自己爷爷地盘上向王元霸冷着脸叫板。


时光匆匆,星辰移位,昨夜之风,逝不可追。


但少女在人潮汹涌的洛阳街头硬生生顿了顿脚,半个身子都条件反射的想要扳到另一方向,却倒霉催的猝不及防和林平之对上眼,尴尬的气氛顿时蔓延,似乎没有办法,似乎顺理成章,俩人客客气气虚虚假假推了番客套,却在少女打算掉头走的最后一刻引燃了导火线。


“许久不见外公?心下惶恐?”少女蹙起一双柳叶眉,但语气却连半点装出来的和善也没有了。


“恕我直言,在下虽然无父无母孑然一身,但若是在亲人面前还要如此惶恐害怕退缩,恕罪,我是万万体会不到的。”


那人把恒山轻功学的精明,几乎一个呼吸间,便已经踏莲上云霄,撑伞远行,旁人连个衣角都没摸到。


“我轻功好?”林平之依稀记得少女,曲非烟和他坐在火堆前,跳跃的火光映的那双看起来有些寡淡的浅灰眼眸更具神采。少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小声说道:“还不是怕我一姐姐追着逮给练出来的……逃跑也挺方便……”


但林平之思绪转回,只有岳灵珊略微有些担心的望着他,还算是柔声细语的关心了几句。


“我并不恼你与岳灵珊亲近,我恼的……”林平之回忆起刚刚少女说话的一瞬间好像终于有了恒山派的一点影子,悲天悯人。


“是你忘了江湖,忘身于江湖。”


2

君歌收到禅渊先生的信时,令狐冲已经与任盈盈在竹林中唱和好几天了,这几日,她跟着竹翁,圣姑,令狐冲好是过了段逍遥日子,大醉一场不知东方既白的日子几乎是常态,酒量还被令狐冲给提了上来,对方快意大笑,说这下去酒楼你好歹能与我和半个痛快了。


君歌脸上红晕不退,眯着双醉意朦胧的眼睛数了数眼前几个令狐冲与竹翁,见对方又给自己满上一杯,才想起此人先前与田伯光决斗酒楼时双方还不认识,令狐冲似乎还嫌弃了她和曲非烟两丫头片子?记忆混乱,她一会儿站在洛阳最大的酒肆前,一会儿又到了福威镖局里,又是曲非烟在自己坟头招呼她小呆子还不快帮我再摘几多花来转眼女孩又满脸惨白的倒在她怀里,断断续续的问:


“小呆子……你有没有把花给小少爷采来……”


最后,她站在影宗大殿中央,看着一个小女孩笨拙又坚持的闯过一个个冰阵火关练习极端情况下搜集情报,只有一把匕首或者身无寸铁的和翅膀张开有她那么长的蝙蝠搏斗,磕磕绊绊总不能免,委屈极了躲在角落里,余光却瞥见熟悉的身影不动声色的在她身边放了一瓶金疮药。


“义父……”君歌喃喃道,对面有些微醺的令狐冲有点听不真切,反问了一句什么,立马把君歌神游的思绪拉回了竹林。


“无妨,”君楼有些不适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声音有些闷,她垂着头,一时间不敢抬头看令狐冲神采飞扬的样子---若是让这些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不过是一个任务的谎言,又能如何收场?


那在福州冒死相救是谎。

那在华山挺身而出是谎。

那在洛阳百般维护是谎。

就连说要请你去最好的酒楼喝个酩酊大醉也是个谎。


这都是任务,君楼的眸子一瞬间闪过一些别的情绪,悲伤与决绝坚定难以置信的融洽相处,好像刹那间看透了自己的命运。


“除了他的认可,我还在追求什么呢?”


3

任盈盈弹琴的手顿了顿,但立刻若无其事的续上了乐声,丝毫察觉不到圣姑奏曲出了差子。

只是幻象阵已破,某位戴着面具的不速之客远远的注视着这里,旁边戴斗笠着红衣劲装的女子恭敬的低头立在他身后,良久,他才似乎有些头疼的自言自语:


“这令狐冲,就非得喝酒?”


-完-


好久没写一篇完整的短小的文啦!别问,问就是想粮想疯了,今天也是义父粉头,和等级没上去又想看剧情的自己。

戚北望

东方不败同人:暮色残阳(挖坑)

一个不知道啥时候能填起来的坑。

叶栾苍(原创人物)×东方

开坑只为改写结局,还有写出一个心里的东方教主。

目前搞了三个片段放上来权当记录。

———————————————————

1.   叶栾苍远远的看过去,那人正在描眉,本就高挑凌利的眉毛在略微修正之后,反倒削减了几分原来的锐意,带上些微属于女子的温柔小意来,在唇上又染了些朱砂,是以扮作女子妆,可就这样,也足以让叶栾苍失神。东方不败作这样打扮,他虽是个男子,但瞧不出半分怪异,就好像阴柔和刚烈能在他身上融合的恰到好处。
      东方不败只需一抬首,...

一个不知道啥时候能填起来的坑。

叶栾苍(原创人物)×东方

开坑只为改写结局,还有写出一个心里的东方教主。

目前搞了三个片段放上来权当记录。

———————————————————

1.   叶栾苍远远的看过去,那人正在描眉,本就高挑凌利的眉毛在略微修正之后,反倒削减了几分原来的锐意,带上些微属于女子的温柔小意来,在唇上又染了些朱砂,是以扮作女子妆,可就这样,也足以让叶栾苍失神。东方不败作这样打扮,他虽是个男子,但瞧不出半分怪异,就好像阴柔和刚烈能在他身上融合的恰到好处。
      东方不败只需一抬首,眼神就可以落在叶栾苍所在的院墙下,叶栾苍的纯黑和他的赤红,如同在不同的空间里交相辉映着,向来少言的男子故作咳嗽,单手攥拳,掩住有些不自然上扬的唇角,仿佛这样就可以掩饰住他心里那些许的羞赧,他目光有些闪烁:“很好看。”
      发出这句微不可查的赞叹后,心如鼓擂的人赶紧背过身去,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看起来像极了偷吃到糖丸的半大孩子。
      可事实是,以东方不败的内力,除非他是在心里道出这句话,不然,哪怕是传音入密,东方不败都万万没有听不见的道理,但余光也窥见了叶栾苍的窘态,并未再打趣这个如意料之中一样面皮薄的冷情剑客,只是嘴角的三分弧度已然暴露无疑——这个一向被传言喜怒不定的人,现在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2.     叶栾苍惯着黑色,并不是因喜好而定,而是在长久的练习与活动中,黑色是最为耐脏的颜色,倒也不是他不讲究,而是出门在外,人难免没那么娇气了些,时间久了,倒也成了习惯,可是此时的叶栾苍,手里有剑。
      不拿剑的叶栾苍站在黑夜中,就仿佛和冬日冷凝的黑夜融为一体,连呼吸都被隐去,但他一旦拿起出鞘的利剑来——不,不说出鞘与否,叶栾苍只要拿剑,甚至只是拿起一条铁皮,摆出执剑的姿态来,寒芒乍现,剑意四起。

3.   黑木崖上,那一身黑衣的剑客,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手中执剑,还是那把朴素到无一点饰物的玄铁长剑,剑鞘早已不见踪影,剑执于身前,身后是万丈深渊,夕阳余晖之下,他与身边之人并肩而立,那人,正是一身红衣的东方不败。他并未把东方不败护于身后,正如他对东方,从未以保护者的姿态出现过。
      冷情冷心的人,真当动心起来,就如同冰川迸裂,直地掀起一阵滔天巨浪,如叶栾苍,亦如东方。
      东方不败,强大无匹,叶栾苍更是剑术超绝,难逢敌手。是了,这样的两个人,何谈哪个是哪个的保护者。他们都是九天翱翔的雄鹰,而不是出巢的幼崽,如今即使穷途末路,也是并肩执手。

litalex

英文笑傲江湖同人

A Thousand Autumns by litalex - 笑傲江湖 - 金庸 | The Smiling Proud Wanderer - Jin Yong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42406

A Thousand Autumns by litalex - 笑傲江湖 - 金庸 | The Smiling Proud Wanderer - Jin Yong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42406

星期六影库

笑傲江湖

[图片]
《笑傲江湖》作为金庸集大成作之一,跌宕起伏、波谲云诡的剧情一直是武侠迷的心头好,改编的数版电视剧也一直受到观众热议。新版《笑傲江湖》拍摄从严冬到酷暑,整个剧组一直紧锣密鼓地拍摄,对经典打磨程度可见一斑,对于这股“钻”劲儿,导演金琛表示:“想要更多年轻人重温金庸先生的经典。”   此次金琛指导的新版《笑傲江湖》精心雕琢,从剧情到场景均下功夫研磨。不仅打斗场面拒绝特效,均是精心设计的实打实拍,整个电视剧一直以电影的规格严格要求;剧情也保证绝不“狗血”,在保证情感线的推进下,更多地加入了权谋争夺戏份。   新版《笑傲江湖》将全面年轻化,主演均为年轻演员,力图展现年轻人的“...


《笑傲江湖》作为金庸集大成作之一,跌宕起伏、波谲云诡的剧情一直是武侠迷的心头好,改编的数版电视剧也一直受到观众热议。新版《笑傲江湖》拍摄从严冬到酷暑,整个剧组一直紧锣密鼓地拍摄,对经典打磨程度可见一斑,对于这股“钻”劲儿,导演金琛表示:“想要更多年轻人重温金庸先生的经典。”   此次金琛指导的新版《笑傲江湖》精心雕琢,从剧情到场景均下功夫研磨。不仅打斗场面拒绝特效,均是精心设计的实打实拍,整个电视剧一直以电影的规格严格要求;剧情也保证绝不“狗血”,在保证情感线的推进下,更多地加入了权谋争夺戏份。   新版《笑傲江湖》将全面年轻化,主演均为年轻演员,力图展现年轻人的“热血青春”,在剧情上则兼顾男性观众偏爱的的打斗权谋与女性观众喜欢的感情发展,剧情紧凑,冲突感强。

在线观看http://www.xingqi6.net/v/5257.html

乍见之欢

求靥生花太太的冲平本!QAQ

包括《西湖深处有苦囚》和《予君一世欢》的合集《今世,来生》,还有《关于江湖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有姑娘准备出本请康康我(ಥ_ಥ)

实在太喜欢了

包括《西湖深处有苦囚》和《予君一世欢》的合集《今世,来生》,还有《关于江湖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有姑娘准备出本请康康我(ಥ_ಥ)

实在太喜欢了


YANXI

求文

求冲平文:老鱼头《一生笑傲》


13年的老文了,遍寻无果,哪位姐妹之前有存txt可以发我一份吗!感激不尽!


(占tag致歉)

求冲平文:老鱼头《一生笑傲》


13年的老文了,遍寻无果,哪位姐妹之前有存txt可以发我一份吗!感激不尽!


(占tag致歉)


Toso屠苏
画不出东方美人的万分之一美

画不出东方美人的万分之一美

画不出东方美人的万分之一美

月亮不吃糖.
和肖师兄一起笑傲江湖🔥

和肖师兄一起笑傲江湖🔥

和肖师兄一起笑傲江湖🔥

苣苳
请岳先生做萌主!请岳先生做萌主...

请岳先生做萌主!请岳先生做萌主!(大雾)
↑一个自娱自乐的随手涂鸦

请岳先生做萌主!请岳先生做萌主!(大雾)
↑一个自娱自乐的随手涂鸦

Misuki_momo

武林萌主(1)

  我轻捏一把檀骨扇,流水似的坠穗轻轻被风吹起,美人在水一方的河畔只有睡莲,武林盟主摇摇头,静如古井的眼眸被芦苇草撞出一丝裂缝样的波澜。


  我向左看了看凹凸大赛嘉德罗斯,向右瞥了瞥少年锦衣卫段云飞,前面喵人族先锋在水雾中摆出各式造型,我闭上眼睛,拱拱手,“三位道友,你们先请。”他们冲出去如离弦之箭,犹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下天湖像一道水沟被光影汽波拍得支离破碎。


  武林盟主在河边被卷起的倾盆大雨泼得精湿,老夫聊发怒冲冠后,深提一口大气,转向一条平坦通畅的路,毫无特殊之处地拉开了擂台赛的帷幕。










  我轻捏一把檀骨扇,流水似的坠穗轻轻被风吹起,美人在水一方的河畔只有睡莲,武林盟主摇摇头,静如古井的眼眸被芦苇草撞出一丝裂缝样的波澜。


  我向左看了看凹凸大赛嘉德罗斯,向右瞥了瞥少年锦衣卫段云飞,前面喵人族先锋在水雾中摆出各式造型,我闭上眼睛,拱拱手,“三位道友,你们先请。”他们冲出去如离弦之箭,犹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下天湖像一道水沟被光影汽波拍得支离破碎。


  武林盟主在河边被卷起的倾盆大雨泼得精湿,老夫聊发怒冲冠后,深提一口大气,转向一条平坦通畅的路,毫无特殊之处地拉开了擂台赛的帷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