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笑问喵

1158浏览    175参与
笑问喵

随笔

红叶深深深几许

柳叶梢头

莲叶无重数

久醉日寒三月暮

盼君归兮

绿袖青衫薄

燕嘴红啼新泥塑

还得留春住

红叶深深深几许

柳叶梢头

莲叶无重数

久醉日寒三月暮

盼君归兮

绿袖青衫薄

燕嘴红啼新泥塑

还得留春住

笑问喵

海洋囚徒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孤岛

每座孤岛都被海洋环绕

每颗星星都与银河相交

我们会滑过海面

每阵风会成为一根洁白之羽

每滴水会变成一颗跳跃之心


我们会在孤岛上独自生活

建立坚固的城墙

防御海底同样寂寞的幽灵

种上满岛的玫瑰

任由它爬满这光秃的草地

成为荆棘

把最后的夕阳打捞起织成衣裳

藏在城堡最深的房间里

黑与暗便消失了

它们沉醉在黄昏的

已经逝去的画卷里


这时我们透明的心

会听见一种声音

它象海豚的高歌

又似海妖的低语

跟我走吧!去那深渊般的海底


我的力量有海上风暴那么强

我的智慧有海底珊瑚那么多

每个海浪的泡沫都有我的士兵

每只长嘴的鱼...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孤岛

每座孤岛都被海洋环绕

每颗星星都与银河相交

我们会滑过海面

每阵风会成为一根洁白之羽

每滴水会变成一颗跳跃之心


我们会在孤岛上独自生活

建立坚固的城墙

防御海底同样寂寞的幽灵

种上满岛的玫瑰

任由它爬满这光秃的草地

成为荆棘

把最后的夕阳打捞起织成衣裳

藏在城堡最深的房间里

黑与暗便消失了

它们沉醉在黄昏的

已经逝去的画卷里


这时我们透明的心

会听见一种声音

它象海豚的高歌

又似海妖的低语

跟我走吧!去那深渊般的海底


我的力量有海上风暴那么强

我的智慧有海底珊瑚那么多

每个海浪的泡沫都有我的士兵

每只长嘴的鱼儿都会给我传信

你的岛屿只是一个美丽的监狱

生在这里难道还要死在这里


我们是谁啊

我们都是海洋的囚徒

背叛了深渊的意志

自认是浪漫的子民


笑问喵

随笔

以前我以为花开尽了是浪漫,而现在浪漫花开尽了

以前我以为花开尽了是浪漫,而现在浪漫花开尽了

笑问喵

散热面积

最近天气转凉,我和朋友走在街上,一阵风凉吹来。

我对我朋友说:“天气真冷啊!我这身脂肪怎么不抵用呢?”

我朋友淡定的回了一句:“可能是你散热面积比较大吧?”

o(# ̄▽ ̄)==O)) ̄0 ̄")o 


最近天气转凉,我和朋友走在街上,一阵风凉吹来。

我对我朋友说:“天气真冷啊!我这身脂肪怎么不抵用呢?”

我朋友淡定的回了一句:“可能是你散热面积比较大吧?”

o(# ̄▽ ̄)==O)) ̄0 ̄")o 


笑问喵

小小的足迹

这里有一块小小的地

方寸的距离

没有难忘的方向

转瞬间消散在天河里

那里印着脚印

足迹在石头灰上

攀爬其上的藻绿悬挂着

发芽的羽

有记忆消失在了冷冷的水里


不明就里的蟋蟀还唱着歌

毫无意义的在夜里回荡

野地里还有迷路的野蜂

团团转的在杂草里找着花蜜

世界那么宁静

眩晕的眼睛在断桥上失足掉落


河水冲段了远古的遗迹

谁又会去嘲笑老去

细泥里也沾满了水渍

水垢会磨掉烧水的炉

烈火却将杂质泯灭了

在水里人会看到什么

一滴泪还是一个倒影

是湖面的蜻蜓

还是天边杂糅的星


会说再见吗

沙石沉默不语

这一方天地

最后只是淹没的

遗地

何必再...

这里有一块小小的地

方寸的距离

没有难忘的方向

转瞬间消散在天河里

那里印着脚印

足迹在石头灰上

攀爬其上的藻绿悬挂着

发芽的羽

有记忆消失在了冷冷的水里


不明就里的蟋蟀还唱着歌

毫无意义的在夜里回荡

野地里还有迷路的野蜂

团团转的在杂草里找着花蜜

世界那么宁静

眩晕的眼睛在断桥上失足掉落


河水冲段了远古的遗迹

谁又会去嘲笑老去

细泥里也沾满了水渍

水垢会磨掉烧水的炉

烈火却将杂质泯灭了

在水里人会看到什么

一滴泪还是一个倒影

是湖面的蜻蜓

还是天边杂糅的星


会说再见吗

沙石沉默不语

这一方天地

最后只是淹没的

遗地

何必再写一句

对空空如也的天空

万千叮咛

笑问喵

随笔

闲听风吹雨,

睡末闻钟音。

一年三百客,

刻刻不留声。

闲听风吹雨,

睡末闻钟音。

一年三百客,

刻刻不留声。

笑问喵

随笔

萤火虫

散落满天的模样

蟋蟀指挥着夕阳

按着旋律唱

我们还是年轻模样

把苹果挂在弯弯的树上

再看天

有了落日和星光

风在气泡里盘旋

像梦一样

有着起点和困倦

也盼望着盼望着

光与阴的缠绵

在雨后的黄昏下

昳丽容颜


萤火虫

散落满天的模样

蟋蟀指挥着夕阳

按着旋律唱

我们还是年轻模样

把苹果挂在弯弯的树上

再看天

有了落日和星光

风在气泡里盘旋

像梦一样

有着起点和困倦

也盼望着盼望着

光与阴的缠绵

在雨后的黄昏下

昳丽容颜


笑问喵

无题

来着地狱的火焰

在命运的夹缝里

寻找光明

有人问它:

“你看见光了吗?”

它说:

“一个都没有”


来着地狱的火焰

在命运的夹缝里

寻找光明

有人问它:

“你看见光了吗?”

它说:

“一个都没有”


笑问喵

一句话恐怖故事

  今天给爱熬夜的伙伴们讲一个故事.

   为了能不熬夜小伙伴们试过多少方法.

   今天作者告诉你一个作者觉得的最有效的方法.

   希望大家喜欢.🙃

   大学宿舍我住的是六人寝,今天是我第一次熬夜。12点过了,我放下手机,觉得自己该睡觉了,所以我下床上了个厕所,从厕所中出来,我一抬头,突然发现,咦?怎么今天除了我之外的6个人都没睡?

  今天给爱熬夜的伙伴们讲一个故事.

   为了能不熬夜小伙伴们试过多少方法.

   今天作者告诉你一个作者觉得的最有效的方法.

   希望大家喜欢.🙃

   大学宿舍我住的是六人寝,今天是我第一次熬夜。12点过了,我放下手机,觉得自己该睡觉了,所以我下床上了个厕所,从厕所中出来,我一抬头,突然发现,咦?怎么今天除了我之外的6个人都没睡?

笑问喵

临摹作品( ¨̮ )+一点原创( ˙˘˙ ),希望大家喜欢

临摹作品( ¨̮ )+一点原创( ˙˘˙ ),希望大家喜欢

笑问喵

其实并不太懂

其实并不太懂

简单或复杂的道理

有时简单会变成一种过错

需要一个复杂的解释

有时复杂会变成一种解释

好像笨得再简单不过

一颗种子为什么发芽

不让根在空气叶在泥里

但也没问题吧

万古如一而已


其实并不太懂

浅显或深刻的问题

有时浅显会变成一种幽默

让人不那么沉默

有时深刻会变成一种洒脱

让人不那么懦弱

深夜里灵魂又走了一个

而我恰好在梦里

苦苦追寻

一脚泥泞


其实并不太懂

好想藏进阴影

悄悄在叶子下

晒着不灼热的阳光

掌心的冰结成晶

在无人的时候融化


其实并不太懂

简单或复杂的道理

有时简单会变成一种过错

需要一个复杂的解释

有时复杂会变成一种解释

好像笨得再简单不过

一颗种子为什么发芽

不让根在空气叶在泥里

但也没问题吧

万古如一而已


其实并不太懂

浅显或深刻的问题

有时浅显会变成一种幽默

让人不那么沉默

有时深刻会变成一种洒脱

让人不那么懦弱

深夜里灵魂又走了一个

而我恰好在梦里

苦苦追寻

一脚泥泞


其实并不太懂

好想藏进阴影

悄悄在叶子下

晒着不灼热的阳光

掌心的冰结成晶

在无人的时候融化



笑问喵

无穷

无穷的喜悦加上无穷的悲伤等于无穷的惊讶

朝霞的薄纱写着无穷的童话

流落一地无瑕不分真假

无穷的世间无穷的进行着无穷的对话

无穷挂在树梢

留一个无穷的怀念


无穷的喜悦加上无穷的悲伤等于无穷的惊讶

无穷的黑夜也挡不住无穷的光呀

如果无穷的朝霞可以用来涂画

请为夜晚织一条彩巾作为童话的背景

如果无穷的世间可以用来装裱图画

请定格在最动人心弦的时刻

这样

孤寂的躯壳会找回宝藏

疯癫的骑士会骑上战马

落日的湖边会有诗人的木屋

瘸腿猫会远离黄鼠狼和秤砣

匆匆的旅人会顿悟镜中倒影

漫漫的路途会穿越千年古迹


我会等着花瓣向回飞行

挣扎在喧闹里学着叹息

风将水上...

无穷的喜悦加上无穷的悲伤等于无穷的惊讶

朝霞的薄纱写着无穷的童话

流落一地无瑕不分真假

无穷的世间无穷的进行着无穷的对话

无穷挂在树梢

留一个无穷的怀念


无穷的喜悦加上无穷的悲伤等于无穷的惊讶

无穷的黑夜也挡不住无穷的光呀

如果无穷的朝霞可以用来涂画

请为夜晚织一条彩巾作为童话的背景

如果无穷的世间可以用来装裱图画

请定格在最动人心弦的时刻

这样

孤寂的躯壳会找回宝藏

疯癫的骑士会骑上战马

落日的湖边会有诗人的木屋

瘸腿猫会远离黄鼠狼和秤砣

匆匆的旅人会顿悟镜中倒影

漫漫的路途会穿越千年古迹


我会等着花瓣向回飞行

挣扎在喧闹里学着叹息

风将水上的痕迹吹走

留下一条长长的身影

为这无穷的可能性

等一个天明

看朝霞雨雾风心

总好过千帆过尽

懒酒对月明




笑问喵

不钓鱼之乐

嘘!细线会静静的听

有流水的声音

于这一线下是另一个世界

视线会重叠

波纹会冷却

静静的等这一线的月

生机冷却

破开这与水相邀的血


与一线下阴阳不同

探讨着清冷的一切

远离气泡的表面

深深的探究湖底的雪

游离的微尘轻轻颤动

再回首不见

落下一悬牵扯不清的丝线


将冷暖相连

等候的时间太久

但不会久到忘记为何遇见


嘘!细线会静静的听

有流水的声音

于这一线下是另一个世界

视线会重叠

波纹会冷却

静静的等这一线的月

生机冷却

破开这与水相邀的血


与一线下阴阳不同

探讨着清冷的一切

远离气泡的表面

深深的探究湖底的雪

游离的微尘轻轻颤动

再回首不见

落下一悬牵扯不清的丝线


将冷暖相连

等候的时间太久

但不会久到忘记为何遇见


笑问喵

声音

  太阳低垂的挂在天边,红澄澄的在轻薄的浮云后面,天渐暗了。

  一些树的树枝上还零星的挂着几片枯黄的树叶,溜溜转转的风一吹便打着旋儿落了下来,还有一些四季不落叶的树还照常的绿着,阴影里传来鸟兽梳羽衔毛的声音。这儿只是一个小小的山坡,水泥和黄土夹杂着铺在地面上,路像蛇一般蠕动颤抖着从山坡上下来,水泥浇就的梯子一层一叠的向山下铺展开,在杂草与树枝的遮掩下忽隐忽现。远处隐约传来机器在工地上隆隆作响的声音,忽远忽近。

  又过了一会儿,太阳只剩半个挂在山头了,机器乒乒乓乓的敲打声也终于停了,草丛里那些细细小小的声音大了些。...


  太阳低垂的挂在天边,红澄澄的在轻薄的浮云后面,天渐暗了。

  一些树的树枝上还零星的挂着几片枯黄的树叶,溜溜转转的风一吹便打着旋儿落了下来,还有一些四季不落叶的树还照常的绿着,阴影里传来鸟兽梳羽衔毛的声音。这儿只是一个小小的山坡,水泥和黄土夹杂着铺在地面上,路像蛇一般蠕动颤抖着从山坡上下来,水泥浇就的梯子一层一叠的向山下铺展开,在杂草与树枝的遮掩下忽隐忽现。远处隐约传来机器在工地上隆隆作响的声音,忽远忽近。

  又过了一会儿,太阳只剩半个挂在山头了,机器乒乒乓乓的敲打声也终于停了,草丛里那些细细小小的声音大了些。

  忽然,有阵急促的脚步声自稀疏的树林后传来,那是高跟鞋与地面砰然的撞击声,宁静的山林瞬间嘈杂了。

  脚步声越来越急,衣裙在风中猎猎作响,咯嗒咯嗒的,是高跟鞋下水泥梯子的声音。草丛里不知名的动物在飞快的逃离路的附近,杂草地里起起伏伏的枯枝与半露出的树根,在沸腾的树林下渐渐静了下来,太阳光的温度渐渐散了。天空上依稀出现了几颗早星和一枚小小的月牙。天空空落落的寂静,但山林里热闹极了。

  脚步声是从那栋高高的建筑那儿传来的,那似乎是一栋大型的酒店?旅客温馨之家,不是吗?

  太阳落山了,脚步声也渐渐远了。一只鸟儿在一棵树的树梢上扇动着翅膀,然后悄悄地往旁移了几步,去了另一棵树上……

笑问喵

真相

捡一片透明的叶子

映在银河上

诗意、花吟,是谁在悄声低语

这几万年来有几息

似有人听懂了这声音

落在了纸上

昙花一语


敲一节空空的树干

瘙痒了脚底深埋的根系

曲终、人尽,喧哗才刚刚褪去

这几万年来有几息

似有人听到了这声音

蚯蚓穿过了蘑菇根

蜉蝣停在了古树根


望一次树上的阳光

细烁着闪耀着太阳的繁星

总在黄昏晓时默默隐去

于曲盘错绕的树干间无声温柔

比夜的星更加自由而明亮润泽

散在我们脚下

洒在我们头顶


唱一出永不落幕的戏

这是真实的谎言

请不要为我的失言发笑

用生命去祈祷奇迹

请用余生铭记

谎言比真相更让人着迷

而我们不能等待...

捡一片透明的叶子

映在银河上

诗意、花吟,是谁在悄声低语

这几万年来有几息

似有人听懂了这声音

落在了纸上

昙花一语


敲一节空空的树干

瘙痒了脚底深埋的根系

曲终、人尽,喧哗才刚刚褪去

这几万年来有几息

似有人听到了这声音

蚯蚓穿过了蘑菇根

蜉蝣停在了古树根


望一次树上的阳光

细烁着闪耀着太阳的繁星

总在黄昏晓时默默隐去

于曲盘错绕的树干间无声温柔

比夜的星更加自由而明亮润泽

散在我们脚下

洒在我们头顶


唱一出永不落幕的戏

这是真实的谎言

请不要为我的失言发笑

用生命去祈祷奇迹

请用余生铭记

谎言比真相更让人着迷

而我们不能等待谜底

笑问喵

随笔

I can do those. 

so. I can do these. 

I can do those. 

so. I can do these. 

笑问喵

孤河

记忆里总有一条河

河边空无一人

绿草地白石板

仿佛时间都沉淀在那里


没有人靠近过那条河

河里总是空无一物

时间就这样流淌在里面

淌过河的人走了

走到河心的孤岛

留下来的人却一直过不去

仿佛被时光留在那里


没有人看见过这条河

河面总是一成不变的波浪

没有船过去也没有船回去

时间就这样雀跃在里面

沉入河的人走了

睁着眼看着岸上的人

岸上的人却一直下不去

仿佛被时光留在这里


总会有人告诉我

他们喜欢听风的秘密

可风却总带不来什么

却带走了太多东西


就让那条河一直在那里吧

反正永远不会有人找到

一直孤独

总好过永远孤独

记忆里总有一条河

河边空无一人

绿草地白石板

仿佛时间都沉淀在那里


没有人靠近过那条河

河里总是空无一物

时间就这样流淌在里面

淌过河的人走了

走到河心的孤岛

留下来的人却一直过不去

仿佛被时光留在那里


没有人看见过这条河

河面总是一成不变的波浪

没有船过去也没有船回去

时间就这样雀跃在里面

沉入河的人走了

睁着眼看着岸上的人

岸上的人却一直下不去

仿佛被时光留在这里


总会有人告诉我

他们喜欢听风的秘密

可风却总带不来什么

却带走了太多东西


就让那条河一直在那里吧

反正永远不会有人找到

一直孤独

总好过永远孤独

笑问喵

两条河

黑暗深处

有一条

从远方沙地里流来的河水

曲折的蜿蜒在这片沙地上

月光细细的轻柔的来到这里

清澈的水底下有睡着了的鱼

那些发着光的石头

遮在芦苇下面

枯黄的、青葱的、短簇的水草

长在石头下面

在水的深处、草的隐藏下

不时蹿过一些身影

落在地上的羽毛被悠悠的吹起


星河

可比沙地上的这条河

热闹多了

在夜空近处似有几颗星

但在那更深处

还有数万亿数不清的星

那么明亮

闪着光没入了黑色的水里

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沙地上的河还是冷冷清清的

有一个不知为何而来的孩子

从浅浅的石滩上浅浅的河水里路过

草丛里悉悉索索响了一阵

一颗两颗三颗……

地上...

黑暗深处

有一条

从远方沙地里流来的河水

曲折的蜿蜒在这片沙地上

月光细细的轻柔的来到这里

清澈的水底下有睡着了的鱼

那些发着光的石头

遮在芦苇下面

枯黄的、青葱的、短簇的水草

长在石头下面

在水的深处、草的隐藏下

不时蹿过一些身影

落在地上的羽毛被悠悠的吹起


星河

可比沙地上的这条河

热闹多了

在夜空近处似有几颗星

但在那更深处

还有数万亿数不清的星

那么明亮

闪着光没入了黑色的水里

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沙地上的河还是冷冷清清的

有一个不知为何而来的孩子

从浅浅的石滩上浅浅的河水里路过

草丛里悉悉索索响了一阵

一颗两颗三颗……

地上的星星渐渐的亮了

一闪一闪的


风呼呼的吹着

萤火虫上上下下的飞

热闹了

孩子停了下来

渐渐的风静了

月光也模糊了

孩子不得不走了


一切都安静下来

萤火虫闪着光

渐渐的少了

似乎也没入了黑色的河水里




笑问喵

看不见的他 【第六章】

    2***年8月21日 星期一  小雨

    当时,我从警局里出来,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故事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犯人被绳之以法,亚伦要为他的鲁莽负责,而我,是这件事中一个无辜的人,一个始终在阴影之外的人,一个可怜的受害者……但亚伦在之后与我的对话中,却有些奇怪,他似乎话中有话……这是我第一次模糊的意识到他的存在。故事的真相似乎并非如此。而现在的我知道了过去的自己在这件事中其实并不无辜,我的原罪是:愚蠢。...


    2***年8月21日 星期一  小雨

    当时,我从警局里出来,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故事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犯人被绳之以法,亚伦要为他的鲁莽负责,而我,是这件事中一个无辜的人,一个始终在阴影之外的人,一个可怜的受害者……但亚伦在之后与我的对话中,却有些奇怪,他似乎话中有话……这是我第一次模糊的意识到他的存在。故事的真相似乎并非如此。而现在的我知道了过去的自己在这件事中其实并不无辜,我的原罪是:愚蠢。

                    节选自艾布纳的《日记》

    亚伦将艾布纳送出警局,他最近都要在这边协助调查,案子没结束之前,他根本无法离开。

    艾布纳问亚伦:“你是怎么知道阿道夫杀人的?还知道在什么地方?这是你特意约我出来的原因吗?”

    亚伦无奈的回了个苦笑说:“阿道夫第二次出现在你家门口的时候,我当时偷偷跟着他,却没想到被他发现了,他当时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对,但我一口咬定自己是路过的,他也没有怀疑,我在那个时候看见他从你那里拿走了什么东西。之后......嘿嘿!你也知道,我电脑玩的不错。”亚伦苦中作乐的说:

    “我听你说得到那两张机票后,觉得不对劲,再加上我那几天都看到阿道夫在公园里乱逛,你走了之后我就黑了公园里的监控,我可两天两夜都没睡觉的盯着!星期天那天,我看到阿道夫跟贝拉进公园之后就一直利用监控跟着他们,但是监控有个盲区就是湖边那一块。我等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劲,我当时就跑出去了,还给你打了一个电话,约你出来,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阿道夫怎么丧心病狂,我就把我们见面的地点定在了湖边。”

    “你怎么不告诉我!”艾布纳没想到亚伦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敢随便报地址。

    亚伦举起双手发誓,说他真不是故意的。

    艾布纳按住自己心脏,碰心脏跳动的声音才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他居然曾经跟死亡靠的怎么近!他好想现在就暴打亚伦一顿,要不是他们现在站在警局门口的话。

    “我跑过去的时候才知道阿道夫居然杀了贝拉!我当时就躲在他们背后,不敢出声,也不敢报警,只能等阿道夫拖着贝拉的尸首向湖心亭走过去的时候,才敢悄悄给你打了那个让你报警的电话......”亚伦现在说起都有些忍不住发抖,他到达那里的时候,看见贝拉倒在血泊中,那身鲜亮的绿衣裙在那时更加闪烁的刺目,他摸了摸自己一头绿油油的头发,感觉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他当时就打定主意,就算光头也不能让他的身上有一点跟绿色有关的东西!

    艾布纳没有再说话,他用力拍了拍亚伦的肩膀,希望他可以好受一点。他不怨亚伦,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没有谁是英雄,他们都只是普通人而已,如果是他呢?他会像亚伦一样跑过去吗?他跟他们虽然还达不到仇人的地步,但至少他当时可能会漠不关心......然后......然后怎么样?被阿道夫的诡计坑进监狱?

    艾布纳突然想起了一些事,他问亚伦:

    “你还记得那天阿道夫穿着什么颜色的西装吗?是蓝色吗?”他想起了梦中的的那个“艾布纳”穿着他从没有见过的西装,穿着淡蓝色的西装的斯文男人冷静的做着残忍的事,他的刀尖划过贝拉雪白的皮肤,神情悠闲的如同在雕琢一件艺术品……不!他不能在想了,不管怎么样,那个“艾布纳”与自己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恩......好像是酒红色的。”亚伦仔细斟酌道。

    “酒红色呀......”艾布纳喃喃道。

    他突然摸出自己的手机,他翻出了他本来准备在和贝拉约会时穿的西装图片,他只选了颜色,亚伦选的款式。

    “咦!这不是我给你选的西装吗?”亚伦伸过头来看。

    “你确定?”艾布纳不信邪。

    “确定啊!”亚伦不解的问“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我想多了。”艾布纳含糊的说。

    他的梦里“艾布纳”就穿着这身西装!如果他没有提前发现阿道夫跟贝拉的奸情,那时他应该正穿着那身西装跟贝拉一起坐在贝克餐厅约会。但……杀了…贝拉的不是他啊!他没有想过杀了谁啊?可是我的梦里为什么……是我呢?一定是梦错了!

    但梦既然错了,他也不用太在意这些了。

    “什么?”亚伦没听清。

    “没什么了!事情反正都过去了!我先回去了!你自己保重!”艾布纳轻松的说。

    ————分割线—————

    艾布纳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经过公园,警察们还在搜索着证物,警戒线外三三两两还围着一些看热闹的人,艾布纳没有从那里经过,他选择了一条稍远的的路,这条路穿过了公园的花圃,他向那边看去:

    那儿有一片花海

    牵牛花爬满了篱

    扶桑花托着微妙的心情

    荷花竟与睡莲并蒂

    鸢尾淡而甜腻

    萓草带走了遗忘的爱

    留下了忧郁的心

    落新妇还痴痴地爱着你

    黑心菊公平而正义

    大丽花火红而热情

    金鸡菊赶上风盈

    松果菊忘记了它的生命

    紫菀说谎它在想念远方的人

    金盏花带来了救济

    绣球花象征永恒的爱情

    但也有背叛和善变的含义(1)

    ————分割线————

    我们知道梦的虚幻,却还是忍不住相信如同他希望这一天顺利的仿佛一个美梦,可现实和未来却从不这样。

    我们应该知道从天而降的,除了馅饼,还有挂着鱼饵的鱼钩。

    ————分割线————

    第二天,艾布纳果然又从梦中醒来,他果然又再次预知了未来,但这个未来只是他自己夸张一点的说法而已,他只是知晓了今天发生的一点儿小事儿罢了。今天没什么新奇的!他想。他看了一眼日历:6月20日,一个美好的星期五!

    从昨天晚上的梦中,他知道了亚伦在昨天的面试中作弊,阿道夫居然是个没谈过恋爱的雏鸡,还有一等奖中奖的号码,最后,还有女神贝拉居然暗恋自己!

    他先打电话给了亚伦,之后又打电话给了阿道夫。在确定他所知的都是真相后,他又珍而重之的拨打了一个未标姓名的号码,电话拨通了,他用自以为最迷人的腔调说:

    “你好,我是艾布纳!”

    电话那头,那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本章完结】

【第一卷完结】

【注释】

(1)原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