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笛捷尔

12054浏览    338参与
子无瓯
这几天冻得我连手指头都伸不出来...

这几天冻得我连手指头都伸不出来(那你还tm画水瓶)

可他好棒啊!!!!

这几天冻得我连手指头都伸不出来(那你还tm画水瓶)

可他好棒啊!!!!

迪奥达嘉❄️

终于肝完了,
这张草率的画作中包含了一堆刀子,
就看您能不能发现了。👌

终于肝完了,
这张草率的画作中包含了一堆刀子,
就看您能不能发现了。👌

艾希叶纸:)

【圣斗士乙女】考试

这个可能是我快学考了,然鹅,我并没有复习完的怨念


幼儿园文笔


人物ooc


ooc


ooc


不喜欢可以左上角


以下正文——


♒笛捷尔♒


还有三天就考试了,现在你正在不分昼夜的复习,你看了看在一旁监督你的男朋友,莫名想哭。

“呜呜呜笛子,我不想复习了……”

“那考试怎么办?”

“嗯……凉拌呗。”

“好了快点背书吧,你如果今天把陈情表背完了,我就给你一个小礼物。”

“?!!”刚刚还是颓废的你,现在已经准备好去讨伐那些文言文了。

不出水瓶座所料,你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是背过了,还是一字不差的。

“笛子笛子,我要礼物!”你兴奋地爬在笛捷尔胸前,眼里冒着星星。

笛捷尔看你...

这个可能是我快学考了,然鹅,我并没有复习完的怨念


幼儿园文笔


人物ooc


ooc


ooc


不喜欢可以左上角


以下正文——


♒笛捷尔♒


还有三天就考试了,现在你正在不分昼夜的复习,你看了看在一旁监督你的男朋友,莫名想哭。

“呜呜呜笛子,我不想复习了……”

“那考试怎么办?”

“嗯……凉拌呗。”

“好了快点背书吧,你如果今天把陈情表背完了,我就给你一个小礼物。”

“?!!”刚刚还是颓废的你,现在已经准备好去讨伐那些文言文了。

不出水瓶座所料,你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是背过了,还是一字不差的。

“笛子笛子,我要礼物!”你兴奋地爬在笛捷尔胸前,眼里冒着星星。

笛捷尔看你这样,在心里叹了口气,把你公主抱抱起你去了水瓶宫卧室,弄得你心砰砰直跳。

最后,他把你轻轻地放在床上,为你盖好被子。

“接下来是小礼物。”说完,他捂住了你的眼睛,在你额头上轻吻一下,掀开被子躺在你身边,把你往他那边搂了搂。

“快睡吧,我的honey”



🍎卡路迪亚🍎


今天是你第n次彻夜不眠复习考试,你以为自己身体老好了,结果还是没扛住着高强度的熬夜,倒下了。

“喂喂,XXX你怎么了?”你耳边响起那只大蝎子焦急的声音,而你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只是累晕了,没事。”笛捷尔拍拍守在你床边的卡路迪亚。

“她什么时候会醒?”后者问。

“现在,好了我先走了,我要去辅导自家夫人学习。”笛捷尔又摸了摸我的额头,确认没有发烧就离开了。

你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家的大蝎子正在为你盖被子,看到你醒来,与你四目相对,有些害羞。

“XXX,你终于醒了……我好担心你的。”说完,卡路迪亚就扑倒你身上,给你了一个超大的抱抱。

“没事啦,我不是醒了嘛~”你赶忙安慰这只赖在身上的大蝎子。

“下次一定不能这样通宵了!”卡路迪亚直起身子,抓住你的肩膀认真地说,“即便是期末考试也不能这样!”

“知道啦,亲亲卡路~”你扳过他的脸蹭了蹭。

“哼╯^╰,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某蝎子高傲的说。

“那……卡路陪我睡会觉呢?”你笑眯眯的看着他。

“那本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卡路迪亚看你躺平后掀起被子,躺在你的身边,把你抱在怀里,被子落下后,在你额上蹭蹭。

“睡吧,我的宝贝。”



🐑穆🐑


你和穆都是中国人,当你面临考试的时候,他很理解你抓狂且暴躁的情绪,但是,他不能替你考试,只能默默地安抚你,为你做一些好吃的,调节你的情绪。

每天晚上都陪你熬到凌晨,与你相拥而眠,早上提前起来为你做早饭,久而久之,你和穆的体重都掉了一大截。

“穆穆,你最近是不是瘦了?”你一边吃着早饭,一边打量自己的男朋友。

“XXX最近也瘦了哦。”穆微笑着用纸巾擦掉你嘴角沾着的面包渣。

“……”你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还有2天就考试了吧?加油呀!”穆见你不说话,就伸手摸了摸你的头。

“……好……”在男友的温柔下,脸红的你半天才挤出一个好字。




穆先生的温柔我写不出万分之一!


希望大家喜欢!


有什么建议请一定评论,只要是评论我一定会回的!


谢谢观看。


见到LY爬墙请产粮拦住

笛捷尔
卡妙。
摸鱼。
p3是私设纯血种的笛捷尔公爵。

笛捷尔
卡妙。
摸鱼。
p3是私设纯血种的笛捷尔公爵。

柏莲薇

圣斗士~密斯特瑞王朝·三公主抉择【审判开始】

卡路迪亚知道自己的恋人兼挚友是个嘴硬心软的混蛋,对不适的耐受力更是高。所以当他发现笛捷尔脸色有异,就直接拉住他免得前任阿奎里亚公爵一个趔趄嘴啃泥。


“我带你回旅店。”


然后前任安达里士伯爵就收获了笛捷尔坚定的否决眼神。


“我们要找到撒加·杰米尼。“


“啥时候不能找?”卡路迪亚扶住笛捷尔,一边用凶狠的眼神吓退了在一边逡巡准备捡漏的小贼。“虽说今天是比武审判,人多又方便浑水摸鱼——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说的是实话——但要找杰米尼啥时候不行?“


“何况你现在这样,多半是因为卡妙又动用他的能力了。不需要找瑟拉菲娜确认一下吗?“


笛捷尔摇头“联络瑟拉菲娜不难...

卡路迪亚知道自己的恋人兼挚友是个嘴硬心软的混蛋,对不适的耐受力更是高。所以当他发现笛捷尔脸色有异,就直接拉住他免得前任阿奎里亚公爵一个趔趄嘴啃泥。


“我带你回旅店。”


然后前任安达里士伯爵就收获了笛捷尔坚定的否决眼神。


“我们要找到撒加·杰米尼。“


“啥时候不能找?”卡路迪亚扶住笛捷尔,一边用凶狠的眼神吓退了在一边逡巡准备捡漏的小贼。“虽说今天是比武审判,人多又方便浑水摸鱼——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说的是实话——但要找杰米尼啥时候不行?“


“何况你现在这样,多半是因为卡妙又动用他的能力了。不需要找瑟拉菲娜确认一下吗?“


笛捷尔摇头“联络瑟拉菲娜不难,但要找一个艾俄罗斯·森图阿不在杰米尼身边的时机却很难。“


他们为了掩人耳目特意将原本特色鲜明的头发染成棕色:今日是关于莎欧莉公主指控潘多拉公主刺杀国王的比武审判。莎欧莉的代理骑士就是她的未婚夫艾俄罗斯·森图阿,鉴于比武审判要求至死方休,骑士都是自荐上阵。帝国元帅的行为实在是给吟游诗人提供绝佳素材。


事实上要不是女性不能加封骑士,卡路迪亚毫不怀疑莎欧莉公主会亲自动手。


至于潘多拉公主的代理骑士,委实是一位诱人的强大对手。卡路迪亚兴奋地把那个名字在舌头上滚了几圈,就像在品尝糖果。


拉达曼提斯·伊戈尔,塔玛斯的黑鹰。


距离他们收到阿释密达的讯息已经过去了三天,而在得知撒加·杰米尼在研究预言之歌后,两个人几乎是不眠不休地往王都赶路。


因为那场诡异的大火,史昂·阿利斯宰相重伤,不得不回吉美露休养。宰相的离开导致琪涅亚失去了在王都的眼睛。


如果运气好,他们或许可以和撒加杰米尼结盟。琪涅亚除了生命,什么筹码什么条件都不缺。


“好吧,”卡路迪亚最后选择退让,“现在就让我们想想怎么混进去吧。”用贵族的通道显然行不通,他们现在可是对外宣称失踪的一对儿。那只有从像集市一样的泥泞路挤进去。这么想他把笛捷尔推到前面“我在后面盯着,这样有扒手也可以抓住他们。”


“若是真有,可别下手太狠了。”


“哈,要不要提前为他们祈祷?”


“注意前面,人开始拥挤了——”



撒加在高高的席位上就座。这个位置是他不惜砸了大把金币才抢到的,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见两位势同水火的公主:潘多拉公主虽然是被指控的一方,但从她那身一尘不染的紫色天鹅绒裙子来看,她最近的日子还算舒坦。暗夜公主坐在朴素无华的椅子上,左手无名指上的紫色戒指流转着让撒加莫名的危险气息,被指控的公主气定神闲。而莎欧莉公主白裙金饰,神色凝重地坐在垫了几个丝绒垫子的高靠背椅上,一道华美的薄纱从她椅子上垂下,似乎是用来遮阳的。


艾俄罗斯身着银色重甲,那是家传的宝物,上刻有庇佑的魔文。


撒加从侍者盘上接过一杯果酒,看着修普诺斯大主教站起身来。他伸出一只手示意,这让喧闹的现场得以短暂回归平静。


“现在让我们宣布……“


潘多拉点点唇,扬声道“这不公平,护佑魔文可以抵挡大多数攻击。”

  撒加猛地一握,酒杯发出了危险的吱吱声。他看着艾俄洛斯兴趣盎然地挑了挑眉毛,叮叮当当将盔甲卸了下来。撒加仿佛天崩地裂的表情止于艾俄洛斯盔甲下袒露出锁子甲。虽然看似不起眼却泛着浅金色的质地,一眼就知道是精灵的手艺,坚不可摧程度不比森图阿家的盔甲弱。元帅副官低低笑着乐出声来。

那锁子甲朴实无华没有任何装饰,显然不是森图阿家的又一个宝贝。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隐藏在薄纱帘幕后的莎欧莉。艾欧里亚侍立在后,正努力悄悄地伸长脖子看清场中的情况。似乎是莎欧莉和他说了什么,年轻骑士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这时的潘多拉公主面色终于凝重下来。莎欧莉公主唰地将扇子打开,她从旁边侍者的盘中执起一杯酒遥遥一敬,浅色酒液在阳光下微微反光,与此同时象征审判开始的号角声在撒加耳边炸响。


-脱氧核糖核酸-

【LC】无名蓝

笛捷尔x德弗特洛斯的友情向

xjb写,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自从德弗特洛斯成为新任双子座圣斗士后,笛捷尔便很少在圣域看到他了。雅典娜也曾想召见他,但最终没能成事,一是教皇仍然对这位手刃了兄长的年轻战士抱着一丝疑心两份警惕,二是德弗特洛斯在叛变事件发生一周后,便只身去了卡农岛,那里远离斗争中心,但仍然笼罩阴云与噩梦。

笛捷尔送来消息的时候,远远看到他还在给自己包扎伤口,那个沉甸甸的黄金圣衣箱子就像什么无用的杂物一般,被随意放置在洞穴里,上面蒙了厚厚一层火山灰。

没有由来的,笛捷尔叹息了一声。声音是那么轻,那么冷,比西伯利亚的冻气还要冰寒,伴着他指尖冒出点点晶莹冰花,落了一地。德弗特洛...

笛捷尔x德弗特洛斯的友情向

xjb写,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自从德弗特洛斯成为新任双子座圣斗士后,笛捷尔便很少在圣域看到他了。雅典娜也曾想召见他,但最终没能成事,一是教皇仍然对这位手刃了兄长的年轻战士抱着一丝疑心两份警惕,二是德弗特洛斯在叛变事件发生一周后,便只身去了卡农岛,那里远离斗争中心,但仍然笼罩阴云与噩梦。

笛捷尔送来消息的时候,远远看到他还在给自己包扎伤口,那个沉甸甸的黄金圣衣箱子就像什么无用的杂物一般,被随意放置在洞穴里,上面蒙了厚厚一层火山灰。

没有由来的,笛捷尔叹息了一声。声音是那么轻,那么冷,比西伯利亚的冻气还要冰寒,伴着他指尖冒出点点晶莹冰花,落了一地。德弗特洛斯被骤然下降的温度唤起来,他只稍稍侧脸,勉强地冲水瓶座圣斗士颔首示意。

“来了?”

“洞窟里有点热。”年轻的智者拉着披风,让它垫在身下,不至于使身上灿烂的黄金圣衣沾染尘埃。“我稍微调节了温度,希望你不要介意。”

双子座的暗星嗤笑了一声,即使笛捷尔知道他的内心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凶恶可怕,但还是难以在这种时候保持一贯的平和。“根据星象推算,圣战还有两年左右就要开始了。”

洞穴里一时间静极了,只有德弗特洛斯撕扯绷带时发出轻微的哧哧声,夹杂着时不时的低沉轰鸣,那是火山喷发之前压抑着的岩浆发出的咆哮,像是受伤的兽躲在巢穴中,喉间滚动着的咕噜声。

笛捷尔又坐了一会儿,耐心地等待着德弗特洛斯包扎好,换上衣服。一瞬间他分不清对方血红的瞳是因为生来所带的不祥征兆,还是因为映出了卡农岛地下时刻准备吞噬生命的岩浆。

“随便你们。”德弗特洛斯说道。“我不会穿那件圣衣的。”

“我们需要一个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笛捷尔仍然坐在那块岩石上。“无论你接受与否,比起阿斯普洛斯你更适合这个称号。双子座圣衣选择了你。”

他知道这句话语对于一个仰望着兄长数十年的人来说是多么残酷,但笛捷尔别无选择。德弗特洛斯脸上那种强装出来的平静像卡农岛的火山一样突然就喷发了,他一拳揍在石头上,碎屑飞溅,砸到圣衣箱,擦出流星一般微弱的火花。

“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死了!!!”他冲着笛捷尔怒吼,但更像是悲鸣。“我杀了他!!!”

“所以你该穿上它。”笛捷尔平静地面对他的怒气。“不去战斗,不去保护,就不能赎罪。”

他的话和冰花逸散在灼烧的空气里。水瓶座踩着厚厚的火山灰踏出了卡农岛,坐到回航船只上的时候,他突然想不起阿斯普洛斯的头发是什么颜色了——或许是海蓝,混一点点入夜时天空的深蓝,和德弗特洛斯的发色相仿,但更加深邃,深邃到遮掩了所有野望,盖住了罪恶。

 

“其实你说得挺有道理。”回去之后他把事情和卡路迪亚大概说了说,天蝎座咬着个苹果拍拍笛捷尔的肩膀。“但我建议留点时间给他——唔,那谁,德芙?”

“德弗特洛斯。”水瓶座不动声色地侧了身子,让卡路迪亚的手掌落了个空。“教皇的意思是,圣战在即,是时候开始准备——”

“老头子就是麻烦。”才正经了不到一分钟的天蝎座啧了一声,把吃得只剩下芯的苹果核准确丢入垃圾桶里,“听我说,德弗特洛斯这家伙虽然我没见过,但听你的说法,他可不是什么软不拉几的娘们儿吧?”

“恕我直言,我的知识领域里,还没有一种雌性生物像德弗特洛斯那么——失礼了。”

卡路迪亚嘎嘎笑了起来,“对嘛,那你还担心什么。”

他不知为何,突然兴高采烈地勾住笛捷尔的脖子,水瓶座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一把扒住肩膀,怎么甩都甩不掉。

“话说,你带我去见见他呗!!!我还没见过他呢,他长什么样啊?有本少帅吗?抗揍吗,我的蝎子毒针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如果有机会的话。”

笛捷尔推了把鼻梁上的眼镜,回答的同时心想卡路迪亚的发色也是蓝,但是明晃晃的蓝,阳光下海面的颜色,或许德弗特洛斯的头发也是这种颜色:他和新双子座的见面次数太少,一次在黑夜的斗兽场里,一次在灰暗的雨天,一次在阴沉沉的洞穴。

“所以请你尽可能活到见他的那天,为了这个梦想拜托你不要再跑出去作死。”

“啊啊啊——知道了,好烦——”

 

圣战开始之后卡路迪亚实现了他的梦想:虽然只是一部分。他们出发前往海皇殿之前,德弗特洛斯竟然出现在了送行队伍中,不过是远远地站着。笛捷尔一眼就认出了他那头介于午夜蓝和深海蓝之间的长发,并向他挥了挥手。

卡路迪亚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想给对方屁股上来一针,但被希绪弗斯一个眼神钉在了原地。笛捷尔在获得许可后走了过去,笑着和他打招呼。

“我们要去布鲁格勒德。”他说。“去拿奥利哈尔钢。如果顺利,下周就可以回来。卡路迪亚已经念叨着说要和你打一场了。在那家伙自己作死挂菜之前,你就满足他的愿望吧。”

德弗特洛斯咧嘴一笑,用力地往水瓶座背上来了一下——然后就被冰之环冻住了手臂,定在空中不能动弹,只好暂时作罢。

“可以。”他不甘地试图晃晃手,发现这样只会被冻得更结实,于是彻底放弃了。

 

随后,水瓶座和天蝎座消失在传送阵的金光里,前往无垠的雪白的大地。

 

德弗特洛斯一共逗留了五天,在第五天傍晚尤尼提带着破破烂烂的身体、奥利哈尔钢和一枚艳红灼热的指甲来到了雅典娜面前。德弗特洛斯负责将他送出去,沉默地把这位失去了姐妹和挚友的年轻人带到了圣域山下。

“德弗特洛斯?”他站在台阶上望着山下点点灯光时,听到了女孩子温柔的声音。“你在难过吗?”

“不。”他语气没什么起伏,表情也看不出什么波动。

“——我很抱歉。”

他的头发看上去蓝得更加晃眼了。萨莎的泣音只响了几下,便重新回归了宁静。

“就算只是为了回应这份心情,我也绝对不会停下脚步。”女孩子说道。“希望你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双子座的德弗特洛斯。”

德弗特洛斯没有回答她,兀自转身,沿着无人知晓的小径下了圣山。月色真美丽啊,如冰凉的雪一样铺在地上,擦洗得他的披风更加洁白纯净,仿佛身上的圣衣从未被血与灰尘沾染过一般。他一个瞬移便回到了卡农岛,月光终于将海面全部映亮了,德弗特洛斯一拳捶在了地上,岛屿震动着,发出一声哀鸣。

 


-END-


笛企鹅
苹果树米罗生贺牛顿可能也有个这...

苹果树
米罗生贺
牛顿可能也有个这样的朋友XD

上次画完卡路玩纸飞机才发现当天卡路生日,这次画完卡路摘苹果才知道正好米罗生日,米罗这词有苹果之意,所以勉强作为米罗生贺吧_(:з」∠)_

苹果树
米罗生贺
牛顿可能也有个这样的朋友XD

上次画完卡路玩纸飞机才发现当天卡路生日,这次画完卡路摘苹果才知道正好米罗生日,米罗这词有苹果之意,所以勉强作为米罗生贺吧_(:з」∠)_

见到LY爬墙请产粮拦住

“冰元素。”

茨密希的冰属魔法力族长。
笛捷尔公爵太cool了吧。

“冰元素。”

茨密希的冰属魔法力族长。
笛捷尔公爵太cool了吧。

断了气

【圣斗士LC/蝎瓶】高斯模糊

  对于卡路迪亚来说,水瓶宫的大书房一直是他的梦魇。那里藏着全圣域最丰富的知识,高耸的石柱间即是一整片书墙,就这样一直不停的接连下去,啪啪啪啪啪啪,一直不停的,直到石柱在墙末打住了,才终于停止那过分恐怖的延续。


  那里有一种被包围感,没有人能看得清书柜后方的泥灰色是否正每年以缓速剥落一些屑屑,或者掺杂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裹着粉末一同坠落,无声无息地。


  他没有理由的讨厌那个地方。窒息、压迫、恐惧……随手抽出一本书来,密密麻麻的文字如同符咒紧箍着脑袋,他曾经想过如果这些书本都洒落摊开,绵密的字句是否会把人淹死──当然,书只是书而已,它不是海,不会有人拉长了脖子只为争取一口吐息的...

  对于卡路迪亚来说,水瓶宫的大书房一直是他的梦魇。那里藏着全圣域最丰富的知识,高耸的石柱间即是一整片书墙,就这样一直不停的接连下去,啪啪啪啪啪啪,一直不停的,直到石柱在墙末打住了,才终于停止那过分恐怖的延续。


  那里有一种被包围感,没有人能看得清书柜后方的泥灰色是否正每年以缓速剥落一些屑屑,或者掺杂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裹着粉末一同坠落,无声无息地。


  他没有理由的讨厌那个地方。窒息、压迫、恐惧……随手抽出一本书来,密密麻麻的文字如同符咒紧箍着脑袋,他曾经想过如果这些书本都洒落摊开,绵密的字句是否会把人淹死──当然,书只是书而已,它不是海,不会有人拉长了脖子只为争取一口吐息的机会,但卡路迪亚还是觉得他的鼻子被什么给堵住了。看不见的东西。浓烈的霉味悬浮在空气中任何一角,在拿出书本翻开书页举动间被传播开来,像病毒开始侵蚀,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再也闻不到其他味道。


  书房里只有一扇窗,在清晨日升和夕阳落下时晕开的柔黄或澄橘会如极光般洒落,依附在透明的玻璃上,飘渺得宛若纱帘。


  此时若随意闯进,总是会见到那个男人正闭着眼在思索,或是祈祷。不过他通常是在沉默的进行阅读,草色长发会顺着铠甲部分滑落躺至胸前,一手轻抵着下颚,低垂的眼眸在字里行间内载浮载沉,划过一行又一行,有听不见的水流过,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不过那些泛着小舟在书海中获得些许新知的喜悦,总是被保护得很恰当,并且适时的在与他对辩时通过镜片逆光来达到某种程度上的警告。


  不是凶狠的,也不是锐利的。


  卡路迪亚怀疑那只是一种保护色,愚蠢得就像鸵鸟行为般可笑,他还是看得见,并且用最挑衅的眼神去勾搭他埋在心底的脆弱,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加剧。


  “这可不是纸上谈兵的战争哦!你确定你了解战争的意思吗?我不认为那些见鬼的理论会有什么实际效用,要不要我发十五针你用书本挡挡看?”


  卡路迪亚甚至挂上恶意的笑容,亮出鲜红的指尖,在那一整排深不见底的书廊尽头对准了唯一一团光亮,一个男人。


  笛捷尔向来从容得把生死至于自身之外,如果有数百种理论可以印证一件事,那么他只需要一种理论就可以证实卡路迪亚的毒针不会对他攻击并非空口无凭。


  其实不全然能这么说。卡路迪亚从前至今就曾无数次幻想过毒针折磨那强健的体魄,看最后一点冷静在湿冷的汗水中随着唇角鲜血滚落,一滴、两滴、三滴,汇集成渠,即使倒下了也不要紧,因为他不会呐喊,只会把那种痛苦连同数倍加以回报在他身上,也让他尝到那种椎心刺骨的绝望。


  然后两把燃烧的火焰一同熄灭。


  笛捷尔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他粗略的把书页翻过一遍,然后阖上了书本,将它拿在手里起身,他离开了靶眼范围,披风在身体离开椅子的同时扫过椅面,这个空间里的紧张感也随之消散。


  卡路迪亚抱起手臂靠着一个柱子眯眼看他,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笛捷尔的整个脸已经融入怀抱与书柜间的黑暗中,那不能称为绝对的漆黑,至少卡路迪亚还能清楚发现他眨眼频率莫约三到五秒一次,更细微的话,像是究竟有没有皱眉,他就只能猜测。


  一种很明确的朦胧──所以说他厌恶这个书房,厌恶在千万本确定的理论中只有他一个人彷徨无措被留在那里,那个水瓶座的男人可以隔着眼镜用任何一种眼神打量他,伙同这些知识在心里用千百句以上鄙夷的嘲讽来解读他。


  “不要小看这些书,至少它还知道许多你不知道的事。”


  他不喜欢打没有胜算的仗,步伐却仍然把他带到死寂的战场。


  “你该不会迟钝得连拳头都不会挥了吧?我们睿智的水瓶座圣斗士笛捷尔。”


  “不过我想这些书对于不认识字的人来说大概就是毒药……你说是吗?”


  “我想吃饭和啃书你大概会选择后者吧,哈哈!”


  彼此之间的对话在搭不上轨的边缘若即若离,卡路迪亚兴奋得舔了舔嘴唇,到这时他才真正了解自己,总是孤独的强迫挤进不适合自己的地方,总是手无寸铁的想要以小搏大,总是试图爬到顶端用惧怕去嘲笑那些半途而废的家伙……


  可是笛捷尔呢?他模糊得像一场真实的梦境,锈色的水瓶宫、锈色的圣衣、锈色的脸孔、锈色的窗口,他抬手凝视指尖,痛得无法思考,有什么东西落到地面,很刺目的颜色,他尖锐的针锋正在褪色,脆弱得再也没有办法给予致命一击。


  所以说他连带的对这个男人感到不爽,就连这里的阳光也是……那叫什么呢?他在脑海里搜索半天,勉强能匹配的词汇就是地底日光了吧?过着像土拨鼠一样的生活。


  “说穿了你只是害怕有人在转眼间超越自己──对吧?”


  “你的废话很多。”


  卡路迪亚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他耸耸肩,走上前粗鲁摘去挂在笛捷尔脸上的眼镜,这次他看清楚了,从未有过的清楚,比左胸被暴露在敌人面前还要危险的致命点,就蕴藏在那双眼瞳里。


  真实、信仰、意志、执着……


  胜负已分。


  “卡路迪亚!”


  他再也无法站在原地而是跨着大步想追上前方打算离去的男人,还有被他劫走的物品。


  “你已经输了,笛捷尔。今天之内你没有资格向我提出任何要求。”


  卡路迪亚摆了摆手,把眼镜戴上,忽然四周模糊了起来,他踩在一条随时会摔得粉身碎骨的钢索上,但这样总好过清醒,好过认清自己没有办法对他出手的事实。被水瓶座贤者摸透的定律。


  梦境背后,那些发霉的忧虑使他忘记自己是谁。


----------------------------------------END-----------------------------------------



  其实那里面什么都没有。露草色卷发和狂妄的笑脸以半弯曲弧度倒映着,贫乏得可怜。


江雪千和

圣斗士x你 冥王神话lc 关于 睡觉习惯 ooc崩盘预警

马尼戈特

  明明都已经是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了,有些方面却还和小孩子一样。

  打个比方吧,半夜睡觉还老踢被子,本来应该被宠的你还得常常为他操心。

  (有时候他还会把你连人带被子一起踢下床.jpg)

  卡路迪亚

  嗯……和蝎子睡觉前有时会比赛恰苹果。

  谁先吃完谁就在上面。

  (当然不论谁输谁赢主导权都在卡路迪亚手上.jpg)

  雅柏菲卡

  因担心有毒体质会伤到你,所以他选择尽量靠边的位置就寝。(你一直都很担心他会不会滚下床)每当看到他躺在床沿的时候,你都会大大方方地搂住他...

马尼戈特

  明明都已经是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了,有些方面却还和小孩子一样。

  打个比方吧,半夜睡觉还老踢被子,本来应该被宠的你还得常常为他操心。

  (有时候他还会把你连人带被子一起踢下床.jpg)

  卡路迪亚

  嗯……和蝎子睡觉前有时会比赛恰苹果。

  谁先吃完谁就在上面。

  (当然不论谁输谁赢主导权都在卡路迪亚手上.jpg)

  雅柏菲卡

  因担心有毒体质会伤到你,所以他选择尽量靠边的位置就寝。(你一直都很担心他会不会滚下床)每当看到他躺在床沿的时候,你都会大大方方地搂住他的腰,嗅着那股玫瑰香气坏笑着偷亲一口美人的侧脸。

  (然后被反压.jpg)

阿释密达

  他通常以冥想的状态休息,所以你可以舒舒服服的占用处女宫的整张大床。

  但有时他也会夜袭做些让你第二天起不了床的动作。

  (什么禁欲系那都是不存在的.jpg)

 

 

  笛捷尔

  笛子喜欢看书,一般休息的都很晚。身为女友的你经常吵着要和他一起。

  但你不太能熬夜,而且一看笛子那些深奥难懂的书就脑壳发懵。

  所以书还未翻几页你就已睡着是最常见的情景。

  温柔的笛子这时就会轻叹口气然后将你抱到床上,仔细地替你盖好被子后轻拥着你,共入眠。

  (我笔下的笛子也是可以正经的.jpg)

  沙雕版笛子。

  看着一头趴在桌子呼呼大睡的你,温柔的笛子轻叹口气,然后——

  钻!石!星!尘!(冻醒

  一脸严肃的笛老师

  “知识点背完了吗你就睡?一本书才翻两页你还好意思睡?担心学考月考过不了到时候可别说你是笛捷尔教出来跟笛捷尔一起看书的女人#@%&$#……”

 

 

 

 

 

 

 

兑兑
做一个GIF的练习,有参考。笛...

做一个GIF的练习,有参考。
笛捷尔私服私设注意,现代家具注意。

做一个GIF的练习,有参考。
笛捷尔私服私设注意,现代家具注意。

绿豆锅巴粉
不知道蝎子吃什么。。先用苹果试...

不知道蝎子吃什么。。先用苹果试试(卡蝎表示很受用)

话说会有金色的蝎子吗!

不知道蝎子吃什么。。先用苹果试试(卡蝎表示很受用)

话说会有金色的蝎子吗!

BlackSaga

【杂感】LC冷CP之一:冰与火CP这么带感为啥没人磕啊?德瓶。
笛捷尔把德弗带到了台面上,笛捷尔纠正了赛奇的错误,是笛捷尔带回了真正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两人共同战斗的章节也挺带感的…
我不是这CP粉,只是看到梗随便有感而发一个,求同存异。不接受拉踩,KY类话题。

【杂感】LC冷CP之一:冰与火CP这么带感为啥没人磕啊?德瓶。
笛捷尔把德弗带到了台面上,笛捷尔纠正了赛奇的错误,是笛捷尔带回了真正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两人共同战斗的章节也挺带感的…
我不是这CP粉,只是看到梗随便有感而发一个,求同存异。不接受拉踩,KY类话题。

兑兑
摸笛捷尔单人坐姿的鱼,试着去画...

摸笛捷尔单人坐姿的鱼,试着去画了冰。
好像我画的笛捷尔怎么都这副表情哈哈,下次试着画得柔和一点。

摸笛捷尔单人坐姿的鱼,试着去画了冰。
好像我画的笛捷尔怎么都这副表情哈哈,下次试着画得柔和一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