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第三者

5549浏览    213参与
头号话家

遭千万人唾弃的第三者也配得到真爱?

做人小三这几年,于妙贞像活在水里的鱼,一旦浮出水面便会缺氧窒息,直到碰到陆屿。

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值得被爱。


1

做陈永民情妇的这几年,于妙贞一直觉得自己像是一条用鳃呼吸的鱼,陈永民这片海污浊混沌,但是于妙贞始终不能探出头来跃到岸边,她需要沉浸在里面呼吸,一旦浮出水面,就会缺氧窒息。

他是她的大学国文老师,虽已年近四十,但仍风度翩翩,再有斐然的文采加持,着实迷住了于妙贞。22岁的她心甘情愿做起了这个男人的情妇。

陈永民的老婆伍玲仅有高中文凭,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工厂女工,后来嫁了陈永民,陈家觉得工人身份不体面,走动关系给她安排去了办公室做文员,婚后倒是生了儿子,但可惜有...

做人小三这几年,于妙贞像活在水里的鱼,一旦浮出水面便会缺氧窒息,直到碰到陆屿。

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值得被爱。


1

做陈永民情妇的这几年,于妙贞一直觉得自己像是一条用鳃呼吸的鱼,陈永民这片海污浊混沌,但是于妙贞始终不能探出头来跃到岸边,她需要沉浸在里面呼吸,一旦浮出水面,就会缺氧窒息。

他是她的大学国文老师,虽已年近四十,但仍风度翩翩,再有斐然的文采加持,着实迷住了于妙贞。22岁的她心甘情愿做起了这个男人的情妇。

陈永民的老婆伍玲仅有高中文凭,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工厂女工,后来嫁了陈永民,陈家觉得工人身份不体面,走动关系给她安排去了办公室做文员,婚后倒是生了儿子,但可惜有自闭症。

所以于妙贞打心眼里是瞧不上这位原配的,她跟自己实在没什么可比性,能嫁给陈永民也只不过因她父亲是陈家故交,死前托孤罢了。

于妙贞一直在等陈永民离婚,妙龄貌美的女大学生跟粗俗鄙陋的糟糠之妻,这个选择应该不是很难做。

2

但她等来的是陈永民通知她,他们全家要移民加拿大了。

于妙贞气愤的面容扭曲,全然不见往日那温婉的模样,她质问陈永民为何现在才告诉她,这决定应该不是三日五日可以做出来的。

陈永民无奈的摆摆手,原来这主意是伍玲想的,两年前她心血来潮跟陈永民说要出国,国外的医疗条件好,这样对儿子的自闭症有帮助。加之她对他和于妙贞那档子事也有耳闻,希望距离可以断了他们之间的纠葛。

陈永民对此表示不屑,他随口说道:“你若能考过雅思我们便去。”不曾想这话被伍玲听到心里去了,她开始疯狂的学起英语来,家里到处都贴满了英文单词;也不买衣服和化妆品了,全拿去报了英语班。

陈永民自然是不相信才高中毕业的妻子能折腾出什么水花的,所以当成绩单真的摆在他眼前时,他整个人可谓呆若木鸡。

3

陈永民一家出发时于妙贞也去了机场,她不敢上前,只是躲在不远处偷偷窥探这一家人。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伍玲本人,这个女人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不是她以为的那种不修边幅的妇女模样,而是打扮得体,眼神中满是坚定。他们的儿子也被养育的很好,虽然仔细看说话和动作还是有些迟缓,但乍一看已与正常少年无异,很难发现是位星宝。

如果争夺陈永民是一场战役,那于妙贞并不是胜券在握,她第一次萌生出挫败感。更为强烈的是对陈永民的不舍,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刻骨铭心爱过的男人,想到大概自此两人再也不能相见,于妙贞忍不住泪如雨下。

她曾嫌这片海不够净澈,如今海水退潮,她即将被拍在岸上,翻腾而去的浪花全然不顾她可能无法呼吸。

泪眼朦胧中她看到陈永民向她走了过来,他有些不自然的拍了拍于妙贞的胳膊,用让人听不出感情的声音对她说:“伍玲看到你了,她让我来跟你道别。”

“贞贞,忘了我吧。”

于妙贞绝望的闭上了眼,未发一言。此时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她终于明白自己哪有什么胜算,伍玲大概根本没有视她为对手,只把她当作不懂自爱的烂婊子而已,而刚才这一幕,只是对她的施舍。

4

陈永民走后,于妙贞活得像具行尸走肉,思念、羞耻、不甘各种负面的情绪混合在一起,搅得她日夜难安。不过这日子只持续了大概半年多,陈永民竟又回来了。

此时的两人依偎在于妙贞的床上,初见的兴奋已渐渐褪去,于妙贞开始盘问起陈永民为何回来,陈永民用手心的老茧摩挲着于妙贞的肩膀,心虚地说道:“伍玲她...跟一老外跑了。”原来他们出国之前是假离婚的状态,为了拿到绿卡,伍玲跟一个加拿大人协议结婚了。

原本说好移民的事彻底办妥了,两人就复婚,可没想到真到那一天,陈永民却被驱逐了。伍玲说自己不爱陈永民了,他依旧是孩子的父亲,但不再是她的爱人。

被算计了的陈永民只得灰头土脸的回了国,国内的房子因为出国已变卖,回国的他也是无家可归,他只得又找到于妙贞,希望她看在两人的情分上,能收留他。

5

这么看的话,陈永民最终还是选择了于妙贞,但于妙贞却觉得一阵阵的反胃,陈永民已没了以前的光环,如今在她眼里,他不过是被伍玲丢弃的旧物。更何况,经过了这大半年的分别,她似乎已经开始学会不在水里呼吸,虽然仍时常憋闷难耐,但也开始有了顺畅的时候。

于妙贞没有再继续跟陈永民纠缠下去,最后的情分便是把自租的房子留给了他。而她自己则找了实习工作,搬去了公司的宿舍。

新公司里都是年轻人,氛围融洽。渐渐地于妙贞不太能感受到跟陈永民在一起的那几年时常有的阻塞感,好像有光照进来一般,世界也变得透亮。

甚至还有个一起来的实习生开始暗戳戳的追求她。他叫陆屿,跟于妙贞同龄。

6

陆屿一直没有挑明过对于妙贞的想法,但从他“时不时就买多的三明治”、“刚好不爱喝的咖啡”、“碰巧一起下班还顺路”的借口里,于曼贞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好感。

她在心里打量起这个男孩,长相算的上英俊,性格也不错,跟她也同龄,于妙贞觉得自己的确需要跟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多接触了。只是,他能接受自己的那段过往吗?

于妙贞心里是有些犯难的,她没自信陆屿会对她的不堪历史可以全盘接收,但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阻止他的示好,总不能不顾脸面的自曝吧。

局面很快就到了不得不破的境地,周四这天陆屿给于妙贞发信息,想约她周五晚上去“小巴黎”餐厅吃饭,那是当地有名的法式餐厅,消费不低而且是告白、求婚的网红圣地。

于妙贞猜他多半是要跟自己表白,想明白的那一秒,于妙贞也做了一个决定——对陆屿和盘托出,如果他不介意,她也发誓改头换面,同他好好相处;他若介意,那于妙贞再也不动歪心思了,当个未入寺的蓄发尼姑得了,不再想情情爱爱的那些事,就当是对自己破坏别人家庭的惩戒。

7

只是还没等到于妙贞“自首”,便有人先行“告发”了她。下班的时候于妙贞看到和她一起来实习的同校女生郑琳琳拉着陆屿进了消防通道的楼梯间,好奇心驱使,于妙贞做了一回窃听者。

郑琳琳心急的不行,门未关拢就开始说话:“陆屿,你要跟于妙贞表白?”语气里满是不信和酸气,”嘿嘿,你怎么知道的。“陆屿似乎未察觉郑琳琳异样的语气,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你知道嘛!她之前做过我们学校老师的小三!最后搞得人家妻离子散,她倒全身而退了,你就算看不到我!也不能和这种品行有问题的女人在一起吧!”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再说话,于妙贞看不到陆屿的脸,但是她能想象到那上面一定有震惊和鄙夷。原来郑琳琳是求爱不成来揭发她了,也好,省的她自己不知道要从何开口,于妙贞讽刺的笑了笑,没有再偷听下去的欲望。

8

正当于妙贞准备离开的时候,陆屿开口了:“琳琳,我不知道妙贞过去是怎样的,如果她对我有意,我相信她会自己说明白的,即使她真的犯过错,只要她认识到了改正了,那她依旧有被爱的资格,最后我想说的是,无论如何,你不该背着妙贞跟我说这些的。”

趁陆屿出来前,于妙贞赶紧逃跑了。第二天她装作不曾撞见那场“检举”,照常赴了约。

她以为陆屿会提到郑琳琳跟他说的话,然后像一位神父那样,充满圣光的对她说:“虽然你犯了错,但只要你有悔改之心,耶稣依然会保佑你,阿门。”

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像进行一场普通的告白那样,递给她一束玫瑰,略有些羞涩的说:“妙贞,我喜欢你很久了,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么。”

“我之前做过小三。”这是于妙贞给他的回答。

9

虽然早已知道,但陆屿还是有些吃惊,大概他没想到于妙贞会如此坦白。

“我做过自己老师的小三,那会儿我觉得他老婆配不上他,是一心想等他们离婚然后我取而代之的。但后来发现,是他配不上人家,也就我这种烂人能看得上他,我们属于一个粪坑里的两坨屎。最后他被扫地出门了,我也...看明白了吧,他对我也不是爱,只是外面的一支彩旗跟收容所。”

一向文艺精致的于妙贞此刻却说着粗俗无比的话,但似乎没有更好的词汇去诠释那段曾经。

“我...我直接说了吧陆屿,我对你也是挺有好感的,但我知道我之前做那些破事挺让人难以接受的,我不希望你稀里糊涂的接盘了。我现在挺后悔的,但我没法把它从我的人生里抹掉,它是我一生的烙印。所以,如果你不介意,我也一定会认真和你在一起;如果你介意,我可以当今天没发生过。”

“所以你是答应我的告白了?”

10

这回轮到于妙贞吃惊了,陆屿的回答是她意料之外的,她愣愣的啊了一声,不知如何作答。

“如果我说介意的话,你会不会从此就封心锁爱了?”陆屿认真中又带点戏谑。

“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你是教会我用肺呼吸的人,之前我总觉得我像是掉进一片海洋里,而偏偏我又是一只鱼,想出水就会没命。察觉到你对我有意思而我也对你颇有好感的时候,我的确是有种好像得救了的感觉。最多就是我再沉回海底而已。”此刻的于妙贞真诚不已,字字句句皆是内心真实的想法。

听罢陆屿笑笑,伸出手轻轻覆上于妙贞的手,温柔的说道“因为我叫陆屿啊,别在水里泡着了,上我的岸。”

作者:门锁已打开

标题:《上岸》




福麟瑞嘉剪辑
突然出现了第三者,小白陷入了艰难的抉择
突然出现了第三者,小白陷入了艰难的抉择
白衣少年映剪辑
薄荷之夏:童夕南一即将修成正果,却因第三者感情再破裂
薄荷之夏:童夕南一即将修成正果,却因第三者感情再破裂
艾纳剪辑
本该幸福的一天,却因第三者出现变得晦暗
本该幸福的一天,却因第三者出现变得晦暗
何必
决斗场突然闯入第三者?是BUG还是“外挂”
决斗场突然闯入第三者?是BUG还是“外挂”
别再期待了
【出品】成为第三者都想要等你的认可
【出品】成为第三者都想要等你的认可
刺猬说剧
康熙05:康熙与心上人冷战,不料第三者杀出 两人冷战横刀夺爱
康熙05:康熙与心上人冷战,不料第三者杀出 两人冷战横刀夺爱
暖木条荚蒾影视
夫妻俩爆发矛盾,却让第三者趁虚而入
夫妻俩爆发矛盾,却让第三者趁虚而入
西中剪辑
第三者登堂入室正妻却没有丝毫反应,实在窝囊
第三者登堂入室正妻却没有丝毫反应,实在窝囊
文文视界
狗子思念朋友,5天不吃不喝,最后被第三者的温柔破防了
狗子思念朋友,5天不吃不喝,最后被第三者的温柔破防了
0zdpjMb7Km
双胞胎互换身份,智斗美女第三者,经典喜剧《天生一对》
双胞胎互换身份,智斗美女第三者,经典喜剧《天生一对》
头号话家

没想到,我爸出轨了我婆婆

我婆婆,和我亲爸好上了。

最后,我爸和我妈离婚了,我和我老公也离婚了。一个婆婆搅黄两家人。

但你猜,我和我妈是怎么治她的?

1

“哐啷”

郑絮爸爸郑广明把大门狠狠一甩,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郑絮妈妈田梅赶紧上前给邱健让座倒茶以缓解难堪的气氛。

郑絮含着泪垂下了头,邱健面不改色落座,对着田梅道谢。

郑絮和邱健是恋人,也是同事,两人都在市工商局上班,不同的是郑絮是爸爸找人安排的,邱健则是自己考进去的。

邱健是凤凰男,老家在镇上,家里一穷二白。但他确实很争气,没有任何后台背景的他凭着笔试第一,面试第二的好成绩硬是考进了热门的市局。

郑絮是城市乖乖女,小学中学甚至...

我婆婆,和我亲爸好上了。

最后,我爸和我妈离婚了,我和我老公也离婚了。一个婆婆搅黄两家人。

但你猜,我和我妈是怎么治她的?

1

“哐啷”

郑絮爸爸郑广明把大门狠狠一甩,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郑絮妈妈田梅赶紧上前给邱健让座倒茶以缓解难堪的气氛。

郑絮含着泪垂下了头,邱健面不改色落座,对着田梅道谢。

郑絮和邱健是恋人,也是同事,两人都在市工商局上班,不同的是郑絮是爸爸找人安排的,邱健则是自己考进去的。

邱健是凤凰男,老家在镇上,家里一穷二白。但他确实很争气,没有任何后台背景的他凭着笔试第一,面试第二的好成绩硬是考进了热门的市局。

郑絮是城市乖乖女,小学中学甚至大学都是按照父母规划好的路线来走的,工作更是父亲早早就找好了关系,一毕业就入了职。

两个人的人生截然不同。

郑絮自小到大从没违背过父母的任何意见,除了找男朋友这事上。

大四时,郑广明介绍了自己老同学的儿子给郑絮,男方叫李涛,比郑絮大两岁,在市公安局工作,父母都是公务员,房子车子家里老早就备好了。

两家算是门当户对,双方父母都极为满意。

李涛对郑絮很满意,可郑絮对李涛却没什么太大感觉,李涛个头不高,长相普通,性格也比较内向,约会时两人经常无言冷场。

如果不是邱健出现,可能郑絮最终也会听从家里的安排就这样按部就班的和李涛结婚生子。

但邱建出现了。

一米八五的身高,挺拔的身材,线条分明的脸庞硬朗而英俊,来局里报道那天穿着洁白的衬衣,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领导带着他到办公室做介绍的时候,郑絮当场就心跳加速了。

但郑絮知道自己相貌平平,邱健这样的男神级别,根本不可能会喜欢她。

邱健和郑絮交集不多,两人在单位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后来有一次邱健路过郑絮科室时,正听到郑絮对桌的张姐对郑絮说:

“小絮啊,你爸啥时候有空,我们两口子请他吃饭,谢谢他帮忙。”

郑絮红着一张脸摆手:

“不用不用,我爸说都是小事,不用那么客气。”

张姐极度热情中带着谄媚:

“对你爸说是小事,对我们可是大事,饭不吃也行,我备了点礼物你一定带回去啊。”

邱健站在门外全程听完这二人的对话,而后若有所思的走了。

这以后,邱健开始有意无意打听郑絮的事情,并一直寻机接近郑絮。

很快,他就有了和郑絮接触的机会。

那天局里接到通知,市委有大领导要来视察工作,领导安排邱健负责接待室的布置。

邱健立刻想到去找郑絮帮忙,他带着一杯奶茶,落落大方的求助:

“郑絮,我刚来没多久,不知道接待市委领导要怎么安排比较好,你能帮我一下么?”

邱健那天穿了一件蓝色衬衣,一条剪裁得当的西裤,简洁利索的装扮让邱健显得愈加英俊帅气。

郑絮脸色绯红,都不敢抬头看邱健,她慌忙起身点头:

“可以,没问题。”

邱健把奶茶递给她,对着她调皮一笑:

“奶茶先给你,等忙完再请你吃饭。”

郑絮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她手足无措地表示不用客气。

邱健却不由分说把奶茶塞进了她手里。

布置接待室时,郑絮慢条斯理告诉邱健,不用太麻烦,只要会议室打扫得干净整洁,再泡一杯绿茶就行。

邱健睁大眼睛有些不解问她为什么要准备绿茶?

郑絮嘴角一弯,浅笑着说:

“这次来的领导比较喜欢绿茶。”

邱健看着郑絮,似有所悟,没有继续追问。

两人很快布置好了会议室,邱健第一时间回办公室去看接待文件,上面市委领导名字赫然三个大字:

郑广明。

郑絮,郑广明。

邱健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次之后,邱健展开了对郑絮的进攻。

邱健家境虽然很差,但凭借出色的外表和拔尖的成绩,他大学也是谈过好几个女朋友的,看着郑絮飞红的脸颊和羞涩的笑,他知道,这个女孩他搞的定。

果然,没多久,郑絮就沦陷在他的温柔攻势中,和李涛提出了分手。

李涛很吃惊,不明白为什么郑絮突然提出分手?

郑絮支支吾吾表示,自己有了喜欢的人了。

李涛沉默了很久,但到底也没有难为她,只是回家告知了父母,

李涛爸爸联系了郑广明,两位老同学相识多年,级别又差不多,李爸也不好意思话说得太重,只委婉表示希望郑广明能够劝劝女儿。

郑广明回家后先是耐心询问了女儿的情况,待听到对方是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时,当场大发雷霆,表示坚决不会同意。

不想郑絮这次却铁了心要跟邱健在一起,不管爸爸发多大的脾气,她丝毫都不肯退让。

田梅是大学老师,性格温柔,夹在强势的老公和犯倔的女儿中间左右为难。

这事僵持了下来。

郑絮因为和家里怄气心情不好,每天在单位都无精打采的,邱健将爱人抱在怀里安慰她:

“你不要着急,我们慢慢相处,你爸爸终会发现我对你是真心的,会认可我的。”

郑絮眼泪吧嗒吧嗒掉:

“他才不在乎真心不真心呢,他只在乎两家是否门当户对,在乎对方是否有钱有势。”

邱健一手替她擦泪,一手拍着她后背,温柔至极:

“你爸是为你好,我确实太穷了,除了一颗真心,什么也给不了你。”

郑絮一头扎进邱健怀里:

“我们俩都有工作,穷点怕什么,总是能慢慢过好的。”

邱健嘴角噙着笑,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说:

“小絮,说实话,本来我还有些犹豫要不要放手给你幸福的。但如今有你这话,我同你保证,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你爸爸不认识我,所以可能对我有些成见,不如我们回家当面和你爸爸聊聊,也许他会有所改观。”

郑絮很感动邱健对自己的心意,又担心二人见面会出现难堪的场面。

她对自己爸爸的脾气太了解,郑广明在家一向是说一不二,只怕碰面他会让邱健下不来台。

邱健一脸大义凛然:

“你放心,不管你爸爸说什么,我都听着不会争辩,只要他肯让我们在一起,哪怕让我下跪也是可以的。”

这种话,竟然也能把单纯的郑絮感动得一塌糊涂。

郑絮还是低估了她爸,她带邱健回家时,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针锋相对,因为郑广明当场摔门走了,压根没正眼看邱健一眼。

邱健却很淡定,全程脸上挂着笑,热络的和田梅问好,帮她洗菜,甚至还小露了一手厨艺。

田梅虽然没给他难堪,但整个过程也表现的客套而疏远,显然对邱健也不是那么满意的。

邱健是个聪明人,他见郑絮父母双双都无从下手,果断选择直接拿下郑絮。

郑絮怀孕了。

田梅又急又气,直骂女儿糊涂,这座不大的小城里未婚先孕是要遭人诟病的,何况郑广明还算有身份的人。

郑絮却理直气壮地对着父母说:

“我就是要嫁给邱健,你们如果不同意,我也只能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了。”

郑广明夫妇急得一晚上没睡,第二天一早,夫妻俩带着女儿去买了套房子。

一百八十平的大平层,总价三百多万,郑广明选择一次性付清。

郑絮感动的直掉泪:

“爸妈,你们钱留着养老用吧,房子不用全付,贷款我和邱健慢慢还就是了。”

郑广明看着傻乎乎的女儿直叹气:

“房款我和你妈特意全付的,这样房子就是你的婚前财产,如果贷款了,你们俩结婚后共同还贷,这房子的权属以后就说不清楚了。”

郑絮一脸懵:

“反正也是买给我和邱健的,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田梅环着女儿肩头轻声嘱咐她:

“爸妈只有你一个女儿,自然是希望你过得幸福。小邱眼下是买不起房子的,所以我和爸爸帮你买一套,你们暂时住着。这房子是你的婚前财产,和小邱无关,日后,等你们小夫妻有了钱,再买一套你们夫妻共有的房产就是。”

郑絮迷迷瞪瞪点着头,她搞不清那些关系,但眼下父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这就是最高兴的事。

2

她兴高采烈去找邱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邱健听到房子只有郑絮一个人的名字,脸当场变得有些黑。

但郑絮完全没看到他脸色,兀自叽叽喳喳说着自己想要的礼服款式。

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了,仪式很简单,甚至有些冷清,只请了双方的亲戚,郑絮父母的同事朋友都没请。

郑广明说他职位敏感,不合适请客,田梅则解释说他们学校里老师之间没有这种人情往来。

但邱健心里明白,这是郑絮父母瞧不起自己,不愿意把自己带进他们的社交圈子。

郑絮是结婚当天才见到的公婆,公公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崭新的黑裤子白衬衣,黝黑的皮肤粗糙干裂,一看就是常年劳作的。

出乎意料的是婆婆王红,样貌同邱健十分相像,个子高挑,身材窈窕,细皮嫩肉,长眉大眼,穿一件紫红色长裙,黑色小高跟鞋,虽然有些土里土气,但并不显老,甚至还颇有几分风韵。

王红很健谈,拉着田梅说个不停:

“小絮妈妈,我们邱健好福气啊,娶到这么懂事乖巧的媳妇,你放心啊,以后我拿小絮当亲女儿待的。”

田梅客气的说着谢谢。

王红一摆手:

“我们以后是一家人了,不要客气,你们上班都忙,以后就我和他爸爸来照顾他们,你们放心好了。”

这话有些不对劲,莫非,这老两口准备住下来?田梅赶紧说:

“他们年轻人结婚了应该自立,怎么能麻烦老人照顾?不知亲家准备时候回去?让小邱和小絮去送你们。”

王红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沉:

“小絮妈妈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儿子好不容易上班赚钱了,肯定得养我和他爸啊,我们不走了,就和他们一起住。”

田梅大学毕业后就在学校教书,一辈子没出过校门,人际关系简单,本身性子又有些软,她心里门清郑絮这婆婆不是省油的灯,但嘴上却说不出难听的话,只是尬笑着说小两口刚新婚,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空间。

王红冷笑一声:

“家里那么大的房子,我们又不和他们小两口住一个屋,怎么就没空间了?亲家母这是想赶我们走不成?”

田梅噎住,郑广明远远看见妻子脸色不对,知道妻子性格绵软,唯恐她被人欺负了去,他赶紧匆忙走了过来。

走到近前正好听到王红这一番言论。

郑广明轻哼一声,毫不客气直言:

“那房子虽大,却是我和郑絮妈妈出钱买的,你们去住怕是有些不大合适。”

这话实在有些不给人颜面,王红却一点没有不好意思:

“房子不是你们买给他们结婚的么?我儿子媳妇的房子,我有啥不能住的?”

饶是郑广明见多识广,这般不要脸的亲家,也是让他开了眼界。

婚礼后,邱健父母果然不走了,直接住进了郑絮和邱健的新房。

王红虽是小镇妇人,却被邱健爸爸养得很娇惯,她十指不沾阳春水,丁点家务不做。

邱健爸爸还算勤快,但他家电不会用,连煤气灶都点不着,卫生习惯也不好,经常上厕所不冲水。

就这样,大着肚子的郑絮不但没有人照顾她,反而还要她多照顾两个大人。

郑絮在家也是小公主一个,哪里能吃这个苦?

伺候了两天,郑絮就哭着跑回娘家了。

田梅听后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她本想留闺女住在家里,可又不甘心自己买的房子拱手让给邱家人住。

一气之下田梅索性带着家里的阿姨搬进了郑絮新家。

郑广明原本不同意的,但拗不过田梅,又不舍得闺女受苦,只能跟着老婆一起住到了郑絮新家。

一百八十平虽然不小,可两家人七个大人一起住,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王红看得明白,自己这媳妇被儿子拿捏的是死死的,见田梅非要来挤着住,王红心里不爽,就不时拿话揶揄田梅几句:

“我说亲家母,我们那姑娘结婚了,可就是别人家的人了,你们这是住我们老邱家呢,你们也有头有脸的人,咋好意思呢?”

“郑絮她妈啊,你们放着自个好好屋子不住,见天在这,就是防着我们呗?”

开始田梅顾忌郑絮怀孕,不想女儿为难,很少回嘴,后来被说的多了,心里实在气不过也学着郑广明那样驳她:

“房子是我们买的,凭什么我们不能住?”

“这是我们的房子,怎么就成你们老邱家的了?”

这话出来,两个人自然少不了一顿乱吼和撕扯。

亲妈和婆婆起冲突,郑絮左右为难,急得直哭,邱健却总是冷冷看着,从不帮忙劝说。

邱健本指望娶了郑絮能仕途通达,房车两得,不想房车都没份不说,就连求岳父帮忙提拔一下,都被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说什么年轻人要靠自己,完全不给他任何帮助。

他知道,郑广明这是防着他呢。

邱健性格随了母亲非常急功近利,投机取巧,娶相貌平平的郑絮的目的一个没达到,他渐渐就失去了耐心,对丈母娘自然也就怠慢了,甚至他看着自己蛮横泼辣的亲妈和丈母娘对骂时心里还窃喜,觉得亲妈给自己出了一口闷气。

如果说这些口舌之争还只是小矛盾,那么郑絮生下女儿后,双方矛盾变得尖锐起来。

王红一看是女儿,当场就在产房甩脸色,嘴里骂骂咧咧:

“头胎咋是个丫头呢?都说头胎最聪明咧,这咋不是个大孙子,啧啧,晦气。”

邱健看着虚弱的妻子和气哼哼的亲妈,选择了立在一旁做木头人,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事也没做。

田梅一看这样,出院时想直接把女儿接回家坐月子,郑广明脸一沉对着妻子说:

“就回婚房,我们买的房子,不能便宜他们。”

为了不让妻女受欺负,郑广明开始有意识的推掉一些应酬,下班后准时回家逗弄外孙女。

王红因为郑絮生了个女儿,在家里一直阴阳怪气,甩甩打打,郑广明担心郑絮坐月子心情不好,一直忍着。

一直到那天王红又开始说什么没儿子就是断了香火,这话触动了自己也没有儿子的郑广明,郑广明彻底光火,命令让邱健父母立马滚蛋。

王红大哭着撒泼,怎么也不肯走,郑广明恶狠狠威胁她:

“别逼我对你儿子前途下手。”

王红这时才意识到眼前这个人,除了是自己儿媳妇的爸之外,还是一位大领导,一手掌握着自己儿子的前程。

她擦干泪,默不作声回了屋。

第二天一早,邱健爸就走了。

王红没走,她在儿媳妇面前表演了一出声泪俱下的忏悔戏。

邱健虽然没帮母亲说话,但看着妻子的目光满是哀求,郑絮心一软就同意了婆婆留下来。

这次留下来后,王红一反常态,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不但人变得勤快了,对郑絮特别好,每天还笑嘻嘻夸郑絮妈有气质,各种拍郑絮妈妈马屁。

对此,郑广明是不屑一顾的,田梅却有些甩不脱。

田梅脸皮薄,虽然心里讨厌王红,但对方如此热情,她实在不好意思当面驳人家面子。

两个妈面上变得越来越好,家里一派温馨和谐,郑絮长出一口气,觉得日子终于舒心了。

王红抛弃了以往她爱的大红大绿,学着田梅买了一堆黑白灰的衣服,她本来就不丑,身材又高挑,慢慢地也有了几分气质。

王红一直努力向着田梅靠拢,两个人身材本就差不多,王红又刻意学习田梅,搞的两人经常穿得像双胞胎是的。

郑广明甚至有两次看背后还认错了老婆。

王红还在小区门口办了美容卡。

这天她做完脸刚出美容院的门,就看到郑广明正从车里出来,王红眼珠一转,主动迎了上去。

郑广明扫了一眼差点没认出来她来:

刚做完的脸白白嫩嫩,穿一件合体的米色长裙,头发烫成浅浅的大波浪,乍一看,还以为是哪家的贵妇。

“郑絮爸爸,你下班了?”

郑广明很烦这个亲家母,没搭理她,径直往小区走去。

王红不气馁跟了上去:

“小絮爸爸,你看我这脸做的怎么样?”

郑广明轻哼一声嘲讽她:

“好,做完像十八。”

王红却没听出来,她笑得合不拢嘴:

“你这也太夸张了,哪里像十八?不过我十八生了我们邱健,如今也才四十三,今天美容院那老板娘说我好好养养能看着像三十呢。”

王红喋喋不休,郑广明大踏步想甩开她,王红却脚蹬高跟鞋紧跟不舍。

“哎呦”

结果走得太快,一下崴了脚。

郑广明本不想管她,不想她一声声喊着:

“小絮爸,小絮爸,你来扶扶我啊。”

眼见不断有邻居从身边经过,郑广明觉得丢脸,只能转头回去扶她。

王红身上的香味一阵阵钻进他鼻子里,郑广明下意识抽了抽鼻子,王红用的香水和田梅是一个味道的。

王红和田梅身材差不多,都是高挑纤细型的,但他和田梅结婚生孩子晚,所以田梅整整比王红大了十岁。

郑广明无奈地单手扶着王红的胳膊,王红则毫不客气的顺势整个人都靠了过去,郑广明明显感觉到王红一对丰盈弹性十足紧紧贴着自己的胳膊。

这些年混迹官场,郑广明没少应酬风月事,只不过他一向有自己的原则,二奶不包,小三不玩,逢场作戏倒是来者不拒。

王红虽有几分姿色,但这种粘手的窝边草,他是坚决不会碰的。

郑广明不动声色远离着她一点,王红却紧跟着又靠了过去,嘴里直喊疼,站不稳。

郑絮新房在小区最里面一排,要经过一条弯弯的花园小路,那条小路除了最后一排的住户,没人会经过,此刻正是悄无人迹的时候。

一走进那条小路,王红开始越靠越紧,没两步整个人都软在了郑广明怀里。

两个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很快就一前一后出了小区门,直奔小区不远处的酒店。

酒店大床上,一番酣畅淋漓后,王红靠在郑广明身上恭维他:

“老郑,你可比邱健他爸强多了,那死鬼一直不行,害我煎熬这些年。”

不管职位多高,事业多成功,床上这点事似乎都是男人最看重的,听到王红热情的恭维,郑广明脸上立即浮现出得色来:

“今天单位太忙,不然,呵呵。”

话外之意不言自明,王红立马领悟:

“明儿忙么?我先过来等你。”

郑广明随手给了她一张卡:

“明天去城南的蓝天大酒店开好房等我。”

两人从此三不五时就出去约会。

郑广明从王红身上得到了意外的乐趣。

王红虽是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床笫之间花样繁多还特别放得开,不像田梅一辈子端庄大方惯了,从来都是规规矩矩行事。

田梅一心扑在女儿和外孙女身上,半点没有察觉郑广明的变化。

3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郑絮。

那天郑絮站在门口无意中听到婆婆得意洋洋的对邱健说已经搞定了郑絮她爸,让邱健等着升迁通知就行。

这话说了没两天,郑广明果然把邱健调进了市委,郑絮疑惑的问爸爸为什么,不是说好让邱健自己努力的么?

郑广明面不改色的说,现在他们有孩子了,婚姻稳定了,还是要考虑以后他们小家庭的发展,所以给邱健一个机会。

邱健很激动,表示一定不辜负郑絮爸爸的培养,会好好工作,好好对待郑絮。

这之后没几天,郑絮又听到婆婆躲在厕所里给邱健打电话:

“我和你爸今天去蓝天大酒店,晚点回,你就和郑絮说我找认识的老姐妹吃饭去就行了。”

郑絮以为上次大家闹的不开心公公不好意思来家里,她赶紧掏出手机问邱健:

“公公来了?怎么不来家里呢?”

电话那头的邱健明有点诧异,反问:

“谁说我爸来了?”

郑絮毫无防备:

“我刚经过厕所听到婆婆打电话,说要和爸爸去酒店住,你让公公来家里吧,还可以看看孙女,多好啊。”

邱健楞了一会才说:

“你听错了,我爸没来,她是和老姐妹出去玩。”

郑絮脱口而出:

“不可能啊,我听清楚了。”

邱健借口忙,直接挂了电话,留下郑絮愣在当场。

田梅正巧这个时候握着电话走了过来:

“小絮啊,今天你爸说有事要晚点回,晚上我们就吃简单点吧?”

郑絮一个激灵,猛然想到:

你爸?你爸?

邱健叫自己爸爸,也叫爸。

难道婆婆要去见的不是公公,而是自己的亲爸?

但她很快就甩开了这个念头,怎么可能呢?自己爸爸除了有些严厉外,绝对算个好父亲,他能干顾家,他们一家三口可是人人都羡慕的和睦家庭。

但一旦有了这个念头,郑絮就开始坐立难安,她心狂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想到电话里提及的蓝天大酒店,郑絮再也坐不住,起身把孩子交给妈妈说:

“妈妈,同学约我出去吃饭,我先出去了。”

田梅点头:

“你放心去玩,孩子我会照顾好。”

郑絮打车直奔蓝天大酒店。

她进门后在大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好,手里的报纸举得半高,遮住自己的脸,眼睛紧紧盯着入门处。

没多久,郑絮看到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婆婆一扭一扭走了进来,她熟门熟路去前台处开了房,拿着钥匙就上了楼。

半小时后,郑絮又看到自己的爸爸戴着一副墨镜径直也上了楼。

郑絮有些崩溃,她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这是巧合,她知道,最坏的局面出现了。

她握着报纸的手有些颤抖,浑身一阵阵冒冷汗,眼前一黑,整个人无力歪在了沙发上。

过了好一会,郑絮才慢慢缓了过来,她想上去找到他们,大闹一场,想打电话找妈妈过来,一起痛打这对无耻的狗男女。

但很快,这些法子都被她自己一一否决了。

爸爸位高权重,婆婆泼皮无赖,怎么看,自己母女都是弱势群体,若是贸然打草惊蛇,只怕自己和妈妈除了受伤,什么也不会得到。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起身去对面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慢慢啜饮着。

思前想后,她决定给爸爸最后一个机会,一个回头忏悔的机会。

郑絮掏出手机打给郑广明,铃声响了很久才接,电话那头郑广明有些气喘:

“小絮,什么事啊?”

郑絮心里绞痛,她忍着泪说:

“爸,我和同学在蓝天大酒店吃饭,刚看到你的车了,你也在附近么?”

郑广明停顿了一会才回话:

“哦,我老战友来了,住这里,我正在房间和他聊天呢。”

郑絮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说:

“爸,我今天没开车,一会蹭你车回去,你完事打电话给我。”

说完,她不给郑广明拒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房间里,王红赤条条的身体扭麻花似的缠在郑广明身上问:

“小絮么?她不会看见我们了吧?”

郑广明皱着眉摇了摇头:

“不能够,咱俩一前一后相差半个多小时呢。”

王红一个翻滚坐在了郑广明的腰上,媚眼如丝的上下摇晃着发嗲:

“如果真被她发现了呢?你准备怎么打发我啊?”

郑广明被王红弄得神魂颠倒,双手在她身上胡乱摸着,口不择言:

“大不了,咱俩一起过,反正女儿女婿外孙女,一个也不少。”

王红“咯咯”笑着:

“你可得说话算数,别到时候扔了我。”

郑广明食髓知味,经过这些日子,他已是离不开王红的伺候,当下斩钉截铁表示,绝不会扔下王红。

郑絮越等心越冷,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钟郑广明才给她电话。

她抬头看着对面,婆婆鬼鬼祟祟换了一件外套先行出了酒店。

没多久,爸爸也慢慢走出了酒店。

郑絮起身,跺跺有些麻木的脚,向着爸爸走去。

郑广明有些诧异:

“你特意等我?”

郑絮一字一顿对着爸爸说:

“我很早就来了。”

郑广明神色有些慌乱,他本以为单纯的郑絮只是无意中看到了他的车而已,但眼前看郑絮的神色,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毕竟是久经沙场,郑广明很快就镇定下来,他对着女儿笑笑:

“爸爸老战友难得来一次,聊的晚了些,让我宝贝女儿久等了,爸爸的不是,想要什么补偿,尽管说。”

郑絮眼泪没绷住,“唰”落了下来:

“爸爸,如果,如果邱健背着我找别的女人,你会怎么办?”

郑广明神色大变:

“那小混蛋出轨了?”

作者:美蔸

标题:《错位爱》

未完结,点击下方【赠礼】,“奶茶”以上即可解锁“隐藏”大结局~

还请喜欢的小仙女多多支持哟!✧ෆ◞◟˃̶̤⌄˂̶̤⋆biubiu~么么么么么~

小话会奉上更多大家喜欢的作品!

动漫子吖
精灵梦叶罗丽第九季:水王子霸气护妻,梦公主要当“第三者”?
精灵梦叶罗丽第九季:水王子霸气护妻,梦公主要当“第三者”?
小柚柚

海鸟跟鱼

我是一片海,海里养你这条鱼,我没了你行,你没了我不行。突然有一天,你看上了一只飞鸟,想跟它到天上看看,它衔着你飞到了天,你看到了世界,你满足了,可你突然觉得窒息,你想让这只飞鸟给你氧气,它给不了,这时你才知道你没了海不行。

你回到了我身边,发誓要好好爱我,可你拿什么爱我?我可以给你水,可你能回报给我什么?你只能在水里吐泡泡。


……

……

……

可我不仅能给你水,还可以一个浪花给你掀到沙滩上。

……

……

……

再一个浪花给你卷回来。

……

然后再一个浪花给你拍到沙滩上。

我是一片海,海里养你这条鱼,我没了你行,你没了我不行。突然有一天,你看上了一只飞鸟,想跟它到天上看看,它衔着你飞到了天,你看到了世界,你满足了,可你突然觉得窒息,你想让这只飞鸟给你氧气,它给不了,这时你才知道你没了海不行。

你回到了我身边,发誓要好好爱我,可你拿什么爱我?我可以给你水,可你能回报给我什么?你只能在水里吐泡泡。


……

……

……

可我不仅能给你水,还可以一个浪花给你掀到沙滩上。

……

……

……

再一个浪花给你卷回来。

……

然后再一个浪花给你拍到沙滩上。

华锅锅漫解
当第三者的女人有错,找第三者的男人更有错
当第三者的女人有错,找第三者的男人更有错
动漫普拉斯
斗罗大陆:玉小刚说不清楚的三角关系,谁才是真正的第三者
斗罗大陆:玉小刚说不清楚的三角关系,谁才是真正的第三者
不喝绿茶的漫娘
刺客伍六七第四季:梅花十三成第三者?白衣女子颜值比江主任还高
刺客伍六七第四季:梅花十三成第三者?白衣女子颜值比江主任还高
叶罗丽动漫屋
精灵梦叶罗丽9季:水王子霸气护妻,梦公主要当“第三者”?
精灵梦叶罗丽9季:水王子霸气护妻,梦公主要当“第三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