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

0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一切恐惧,源于未知—— LOFTER开启第五人格角色故事征集,邀请各位庄园老友们来找回奥尔菲斯的记忆! 『一切的故事都要从温斯顿庄园,这个“恶名昭著”的庄园说起; 20世纪初,一位青年购置了这座无人问津的古老庄园。 之后,不断有可怖的流言指向这个庄园:进入庄园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在庄园内离奇失踪,警方也未找到任何线索……直到一场大火烧毁了庄园; 主角奥尔菲斯作为大火的幸存者之一被警方救助,他失去了所有记忆,甚至忘记了他自己是谁。 七年后,主角奥尔菲斯再次回到了温斯顿庄园,他一点点的找回了当年失去的记忆碎片。 杰克,红蝶,厂长等监管者,园丁,佣兵,幸运儿等求生者———— 他们从何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一切恐惧,源于未知——

LOFTER开启第五人格角色故事征集,邀请各位庄园老友们来找回奥尔菲斯的记忆!

『一切的故事都要从温斯顿庄园,这个“恶名昭著”的庄园说起;

20世纪初,一位青年购置了这座无人问津的古老庄园。

之后,不断有可怖的流言指向这个庄园:进入庄园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在庄园内离奇失踪,警方也未找到任何线索……直到一场大火烧毁了庄园;

主角奥尔菲斯作为大火的幸存者之一被警方救助,他失去了所有记忆,甚至忘记了他自己是谁。

七年后,主角奥尔菲斯再次回到了温斯顿庄园,他一点点的找回了当年失去的记忆碎片。

杰克,红蝶,厂长等监管者,园丁,佣兵,幸运儿等求生者————

他们从何而来?为什么被困在庄园里?是什么让他们变成了这般模样,诡异的笑容背后藏着什么?

当年的温斯顿庄园到底发生了什么?

杰克为何会变为夜晚的杀人鬼?

与异国军官相恋的‘美智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令人恐惧的血红之蝶?

...这些谜底都藏在奥尔菲斯的记忆中。

让我们一起来续写奥尔菲斯的记忆吧!』


LOFTER开启第五人格角色故事征集,邀请各位庄园老友们来找回奥尔菲斯的记忆!

拿起你的笔,展现你的超强脑洞跟创作能量!

与各角色或游戏背景相关的内容都可以作为创作来源,形式不限,图片、文字或者视频的形式皆可;


-参与形式-

续写奥尔菲斯的记忆,并在tag#奥尔菲斯的记忆#下发布文、图片,或视频即视为参与成功;


-评选规则-

奖励评选机制为作品质量与作品人气综合评选;


-活动奖品-

一等奖(2名):800元活动奖金;

二等奖(3名):500元活动奖金;

三等奖(5名):第五人格毛绒玩具;

*我们会选取优秀作品制作成实体回忆录赠送给获奖的小伙伴;


-活动时间-

5月25日-6月7日

-评选时间-

6月8日-6月11日

-开奖时间-

6月12日


-活动要求-

1、以角色(奥尔菲斯,或是他的记忆人格杰克、红蝶、佣兵等)的自身故事、小传为主撰写回忆录

2、作品均为原创,不得抄袭,不得无授权搬运;

3、活动严禁刷票,一经发现,立刻取消获奖资格;

4、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LOFTER;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2.5亿浏览    47.5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30 17:02
麻稚

档案君的约稿,解禁了,禁止二次上传。

档案君的约稿,解禁了,禁止二次上传。

四季纪安

【杰佣】请选择我5

【1】 【2】 【3】 【4】 


01


这本应该是普通的一日,秋日过去,那些门外的树叶子开始凋敝,绿纹将乘着烤得炙热的面包托盘并着粗咸罐一并往房间拿,却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被人袭击了。


对方用着一把缠着粗布的、好似被刻意磨短过的匕首,身姿像是不列颠半岛转瞬即逝的春意那般掠过,在绿纹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浅浅伤口——这当然损害不了怪物分毫,那些流动的祖母绿在瞬间就完成了反击——将对方的肩膀卸下,液体凝结成锋利的刀刃,在上面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托盘和面包一并掉在了地上,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碰撞声。...

【1】 【2】 【3】 【4】 


01

 

这本应该是普通的一日,秋日过去,那些门外的树叶子开始凋敝,绿纹将乘着烤得炙热的面包托盘并着粗咸罐一并往房间拿,却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被人袭击了。

 

对方用着一把缠着粗布的、好似被刻意磨短过的匕首,身姿像是不列颠半岛转瞬即逝的春意那般掠过,在绿纹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浅浅伤口——这当然损害不了怪物分毫,那些流动的祖母绿在瞬间就完成了反击——将对方的肩膀卸下,液体凝结成锋利的刀刃,在上面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托盘和面包一并掉在了地上,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碰撞声。那袭击者似乎没有恋战的意思,在银盘落地的瞬间就消失离开了。

 

绿纹有些兴致乏乏,他看了一眼地上掉落的面包,转身径直走了——倘若说起来,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忘记了从何时起,他总有将食物带回房间放着的嗜好,他坐在窗前,泡上一壶红茶,静静看着那些散发着暖意的食物;但当那些食物变得冰冷时,他又会觉得怅然若失,将那些东西统统扫近垃圾桶中——这次也不例外,可他的计划被打乱了。

 

也许我该去查查打乱我的计划、有胆子在游戏外来攻击我的人是谁。

 

绿纹想着。

 

毕竟袭击者小先生那双红色的眼眸,也挺好看的。

 

02

 

匿踪绿没有走远,或者说,他压根儿就没有走。

 

他只是后退了两步,将自己往垂下的幕帘后的阴影里一躲,绿纹就直接忽视他他走掉了。

 

“这样也好。”匿踪绿想,“这样他就看不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了。”

 

他的右边肩膀被卸掉,上面的伤口往外渗着血,他不得不将皱着眉将匕首挪到左手上握着,咬牙一瘸一拐地往自己的房间里挪。

 

他关上房间门之后熟练地翻开药箱,找出绷带缠在被卸下的手臂上,嘴里咬着绷带的一边,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胳膊,头和手一起向上用力,一声闷哼之后,他总算是一身冷汗地将自己脱臼的手臂接了上去。

 

门被扣响,然后吱呀一声打开,夜莺小姐手里托着一瓶墨色的汁水,站在门外。

 

匿踪绿没有回头,他从药箱里翻出针线,将针刺入了伤口旁的肌肤里,白色的线被鲜血染红,被扯断的线头垂在他的手臂边,血一直在往下流,在他脚边汇聚成了淅淅沥沥的一小滩。

 

“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来了,不过这东西对来说可你没什么好处。”

 

翼身的女人将手里的瓶子放到桌上。

 

“阻止伤口愈合的药,你已经一身伤口了。要这个去做什么?”

 

屋子里半晌没人回答,夜莺小姐本以为自己不会得到答案,她转身离去,房门锁道滑动发出些许细微的嘎吱声。

 

“这是我的生日礼物”。她听到匿踪绿轻声说。

 

是的,这深可见骨的伤口是一份生日礼物,匿踪绿决定给自己过个生日,其实他原本也没这个想法的,只不过前几日,他偶然看到有人在祝福其他佣兵生日快乐,然后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他们……匿踪绿之前也没过过生日,小时候父母没有为他的出生庆贺,长大后在战场上他时常睡在流弹碎片纷飞的掩体里,不知今夕是何。

 

他所有的运气似乎都用在了活着邂逅自己命中注定的伴侣上,以至于在每年应该受到祝福的日子里,他没有蛋糕,没有烛光,也没有礼物;顶多在绿纹离开的片刻,他偷偷溜进绿纹的寝室,小心地把脸埋在被子里,大口呼吸他的味道。

 

今年他太想要一份礼物了,但是因为交易,如非必要,没人能看得见他,所以他刻意将自己的军刀磨短,撇开雇佣兵的身份,在走廊上袭击了绿纹,毫无反抗地任由绿纹在他身上留下伤口,然后转身离开。

 

这份不会愈合的伤口就是他的礼物。

 

那些墨色的药水被匿踪绿从肩头浇下,和伤口接触时疼得他整个人都在发抖,那些药水和伤口接触时细胞发出咝咝啦啦的抗议声,匿踪绿皱着眉头没去管,他看着那些药水和地下的血液混合,变成了一滩难看的颜色。

 

“丑死了。”他自暴自弃地说,拿起绷带大致在已经不再流血的伤口上裹了两圈儿,将桌上摆着的,自己早先用积分兑换来的蛋糕拆了封,在黑暗中点燃了蜡烛,望着飘荡在黑暗中的火光,他轻声给自己哼了一首“生日快乐”,吹灭了蜡烛。

 

他在切下来的一小角蛋糕上咬了一口,然后将几乎完整的蛋糕扔进了垃圾桶。

 

03

 

匿踪绿坐在窗边,看着远处青色的枝丫和明媚的太阳,他没吃午饭,已经在这温柔的蓝黄色调的下午发了许久的呆。

 

他想去见见绿纹,哪怕只是说一句话都好。

 

在那天以后,他在屋子里养伤……快要一周了,他的身体太差,新伤口匆匆忙忙地出现,然后又快速愈合,难免会和衣服上的毛料、或是绷带长在一起,他没办法,只能自己背对着镜子,用刀尖挑出那些脏东西,再让伤口慢慢长好,他看着自己尚在颤抖的指尖,自嘲地笑了笑,看来这赛季的殿堂也注定与他无缘。

 

他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新赛季排位已经开始,如果他现在去的话,说不定还能在低阶场上遇见绿纹。

 

匿踪绿不再犹豫,将床脚搭着的外套穿好,拉低帽檐,沉默地去到了排位的等待大厅。

 

空气中有山地玫瑰的味道,匿踪绿知道自己赌对了,他隐晦地盯着垂下的猩红色帘布,眼底藏着掩饰得很好的期待。

 

游戏地点是圣心医院,五台密码机已破译完成,小门被打开,这局到现在为止只剩下她和另一个队友,是谁来着……好像也是个佣兵吧。坐在椅子上的薇拉看着象征着监管者的红光越离越远,有人扯了扯开了束缚着她的荆棘,往她怀里塞了两个护腕,叮嘱了她一句“快走”,然后和她擦肩而过,去和监管者周旋了起来。

 

“我记得你。”绿纹心情颇好地踏碎了一块儿板子。“你是那天在走廊里攻击我的人?我似乎没有见过你,你是谁?”

 

匿踪绿先是惊吓的转错了点,然后在他说出后半句话时低笑了起来。

 

“您好,我是匿踪绿。”

 

他在翻越窗户的时候因为后背突如其来的剧痛抖了抖,被追赶着紧随而至的绿纹直接打了一个恐惧震慑,他重重摔在地上,因为疼痛好半晌都没能爬起来。

 

“你的身体似乎出了些问题?”绿纹走到他身后,询问道,“我带你去找医生?”

 

“不用了,先生。”他勉强撑起身子,吐了一口嘴里的泥沙,狼狈地说道:“医生帮不了我,将我挂到椅子上吧。”

 

他手臂上的伤口被翠绿色的液体戳了戳,他轻轻嘶了一声看过去,发现绿纹正在旁边半蹲着看他。

 

弥落的暖色落在这一片残垣断壁边上,温柔得像是莫奈油画中的蓝黄色,上面的晨露被反射出一片片晶莹的暖光,匿踪绿看到绿纹笑了起来,然后下一秒,他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游戏结束,监管者投降,他回来了。

 

外面传来咔嚓咔嚓的挠门声,匿踪走过去,将门打开——

 

是一只亚历山大,带着绘着墨绿色枝叶的可爱项圈,下面挂着一个小巧的牛皮小包,两只前爪趴在左侧那扇门上,啪嗒啪嗒锲而不舍地挠着,看到门打开,这只可爱的猫优雅地朝他走来,先是谨慎地闻了闻他的气味,然后整个身子压低,贴着他的脚边蹭来蹭去。

 

匿踪绿犹豫了一下——他房间里还有丢到垃圾桶里的,血腥味儿未散的绷带;还有随处乱丢的酒瓶和被他不慎摔碎的玻璃,他平时不在意这些,左右可能会被伤到的就只有他自己,但现在不一样,这只可爱的、柔软的猫不适合去触碰那些。

 

于是他将那只猫咪抱在怀里,轻声对它说,“你是从哪里来的?快回去找你的主人吧,屋子里很乱,会弄伤你,快回去吧。”

 

亚历山大舒适地在他的怀里翻了个身,露出自己白乎乎的肚皮给匿踪绿,舔了舔他的手指,白色的小爪子拨弄自己胸前挂着的皮革包,示意他去打开看看。

 

匿踪绿打开那小包,里面是一封羊皮纸信件,还泛着玫瑰的香气,边缘是烫金的卷草纹;他展开纸张,发现里面用弯弯绕绕的花体和矜持的措辞组成了一页邀请。

 

——绿纹邀请他在下午时去他的房间里喝茶。

 

04

 

匿踪绿郑重其事地换了身衣服,将遮蔽房间的窗帘拉开,阳光照射进来,地下玻璃碎屑锐利的边缘反射出白光,像是将过去流逝的时间尽数收集,让他们于这一刻闪闪发亮。

 

“欢迎你,匿踪绿小先生。”绿纹在他敲门后很快打开了房间的门,“随便坐,也许你会喜欢大吉岭红茶?”

 

“是的,先生。”他打量着这熟悉的房间,局促不安地补充,“我很喜欢,感谢您的邀请。”

 

“您大可不用这么紧张。”绿纹用眼角余光看到他站在原地,出声安抚,“请坐下吧,您这样可没了游戏中果决勇敢的样子。”

 

“……我很抱歉。”

 

“因为什么?”

 

匿踪绿垂下眸,低声回答,“我没能变成您喜欢的样子。”

 

“您不许要为这个感到抱歉。”绿纹站到他身后,用手臂轻轻裹挟着他的肩膀,将他往垂坠着一层纱帘的窗边小几那里引,“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您完全没必要抱着这样的念头,生命不是为了其他人而存在的。”

 

“就算是为了自己的灵魂伴侣也是?”

 

“同样。”绿纹拿着茶壶,将匿踪绿身前的茶杯倒满,匿踪绿盯着那些红色的、里面仿佛流动着日光的茶,自嘲地嘴角上勾,露出一个难看的笑。

 

“说实话,这有些难,先生。他就是我绚烂理想的本身。”

 

“您大可以和我讲讲。”

 

匿踪绿张了张口,刚鼓起勇气想要和他讲述一些自己过去的事,后背突如其来的疼痛就让他吐出口的第一个字带上了颤音。

 

“你受伤了?”绿纹问,他站起来,走到匿踪绿身侧,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稍作安抚,然后下一秒,那些流体切割开匿踪绿后背的衣服。

 

新的伤口暴露出来,伴随匿踪绿急促的呼吸快速愈合,仅仅留下一条浅浅的伤痕——然后新的伤口又突兀地出现在那道红痕上。

 

“这是怎么回事?”绿纹将燕尾服搭在匿踪绿背上。

 

“是因为一个……约定。”

 

“伤害你的约定?”

 

“不,这是一个…只有我记得的约定。”



恭喜绿纹贺喜绿纹,失忆之后他终于坦诚了不少,下周五更,评论区这次会有人奶对吗?提示,前文有线索

空条呱太郎

是有个人性格代入的开黑日常

@光倾树影掉坑里了 @静如想冲六阶 @萝拉鸽 


虽然我上一把下饭了

但是如果杰克来拜访

这一把我还是秒选奈布

老铁们我做的对吗?

(当然最好还是队友同意的情况下哈哈哈)


最近都没画画,主要是因为打游戏去了

每天都在坑队友和下饭的路上

激情点播一首 

演员——薛之谦


是有个人性格代入的开黑日常

@光倾树影掉坑里了 @静如想冲六阶 @萝拉鸽 


虽然我上一把下饭了

但是如果杰克来拜访

这一把我还是秒选奈布

老铁们我做的对吗?

(当然最好还是队友同意的情况下哈哈哈)


最近都没画画,主要是因为打游戏去了

每天都在坑队友和下饭的路上

激情点播一首 

演员——薛之谦



水熊虫鸽鸽

◤Words◢

佣兵团(×)合唱团(✓)

是根据一首同名歌改的,只是很想看阿奈们之间日常但又别有深意的小互动

再说了来自阿奈们不同音域的和声不酥吗!

原声:https://mengyanxiaoemo.lofter.com/post/1f23a8e8_1c97e1f52

建议边听边食用

◤Words◢

佣兵团(×)合唱团(✓)

是根据一首同名歌改的,只是很想看阿奈们之间日常但又别有深意的小互动

再说了来自阿奈们不同音域的和声不酥吗!

原声:https://mengyanxiaoemo.lofter.com/post/1f23a8e8_1c97e1f52

建议边听边食用

萝卜不配苹果笔

妄想症。

罗夏x催眠 不是很正常的短漫。

P2给@果子油油油浮子 这篇文 的图

搞不懂为什么屏我

妄想症。

罗夏x催眠 不是很正常的短漫。

P2给@果子油油油浮子 这篇文 的图

搞不懂为什么屏我

總之我是一條魚

「安靜的吵架。」


安靜的人生氣起來很可怕。


這裡沒有反攝香的意思,所有CP都值得被尊重。

只是剛好想畫這個梗,又剛好看到這個問題符合劇情,就畫出來了。

望尊重,請別對號入座。

「安靜的吵架。」


安靜的人生氣起來很可怕。


這裡沒有反攝香的意思,所有CP都值得被尊重。

只是剛好想畫這個梗,又剛好看到這個問題符合劇情,就畫出來了。

望尊重,請別對號入座。

停尸人渣上色乐

【流量党慎点,已经是极力压缩过的图了】

第六张才是最终版本。

想画万寿菊、尸体和诺顿,但是各种意义没处理好吧。


不想画了。

【流量党慎点,已经是极力压缩过的图了】

第六张才是最终版本。

想画万寿菊、尸体和诺顿,但是各种意义没处理好吧。


不想画了。

是御葉――

双约R·伯谎

真tm像做梦一样


我以为我能写出温温柔柔你侬我侬结果写着写着还是写偏了淦


这绝对不是伯爵小天使!!!


虽然开车开的挺爽,,

翻了就叫我――

wink短小车车食用愉快――

真tm像做梦一样


我以为我能写出温温柔柔你侬我侬结果写着写着还是写偏了淦


这绝对不是伯爵小天使!!!


虽然开车开的挺爽,,

翻了就叫我――

wink短小车车食用愉快――

搬运工芒果

🌂🕹お人形つくってあげた(大致翻译:我做了一个洋娃娃)

授权转载自twitter:

aks@aks20_1609_06
https://mobile.twitter.com/aks20_1609_06

请勿存图,请勿二转,尊重每一位为爱发电的老师❤️

🌂🕹お人形つくってあげた(大致翻译:我做了一个洋娃娃)

授权转载自twitter:

aks@aks20_1609_06
https://mobile.twitter.com/aks20_1609_06

请勿存图,请勿二转,尊重每一位为爱发电的老师❤️

时生
写真家とヴァイオリニスト🎻...

写真家とヴァイオリニスト🎻


新ハンターきましたね!

お題箱より【第五人格の新ハンターとジョゼフで演奏するのを午後の紅茶と共に楽しむ】という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のリクエストを頂いたので、この機会に描いてみました!


素敵なリクエストを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原Twitter:Jaune Larmes(@ JauneLarmes)

URL:https://twitter.com/JauneLarmes/status/1261700034975813632?s=19 

‼️转载仅供欣赏,授权需询问原作者


把评论清了一下,这个劳斯应该没有cp向

写真家とヴァイオリニスト🎻


新ハンターきましたね!

お題箱より【第五人格の新ハンターとジョゼフで演奏するのを午後の紅茶と共に楽しむ】という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のリクエストを頂いたので、この機会に描いてみました!


素敵なリクエストを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原Twitter:Jaune Larmes(@ JauneLarmes)

URL:https://twitter.com/JauneLarmes/status/1261700034975813632?s=19 

‼️转载仅供欣赏,授权需询问原作者


把评论清了一下,这个劳斯应该没有cp向

提线木偶♡

兔卡的继续更新。

打错字。p1是"我可以拒绝"

..太困了没仔细看。

不打草稿我画的好草图呜呜X﹏X。

兔卡的继续更新。

打错字。p1是"我可以拒绝"

..太困了没仔细看。

不打草稿我画的好草图呜呜X﹏X。

时生
お題サンキュです!迷ったけどポ...

お題サンキュです!迷ったけどポッポちゃん撫でてるクラークです 

原Twitter:エーテル(@ ei_ teru)

URL:https://twitter.com/ei_teru/status/1261654232790208513?s=19 

‼️转载仅供欣赏,授权需询问原作者

お題サンキュです!迷ったけどポッポちゃん撫でてるクラークです 

原Twitter:エーテル(@ ei_ teru)

URL:https://twitter.com/ei_teru/status/1261654232790208513?s=19 

‼️转载仅供欣赏,授权需询问原作者

蛋蛋学长⁢

【杰佣】直男主播雇佣兵恋情曝光

双主播pa

是合集前篇《开膛手的圈套》续

Bug出没,游戏知识和技巧部分架空。

借鉴和说明在文末


薄雾笼罩整座城市,皎白月光也驱不散它。一个携雾的月夜。


落地窗透进的光把室内照得微亮。

奈布·萨贝达捧着玻璃杯返回,见到的是这样一幕。

弹幕疯狂刷动的荧屏前,他的恋人满意地打量着某组数据。

不难发现,贡献榜首粉嫩的兔子头被挤下来,替换成了渗血红玫瑰。

“你还真是...”有够幼稚的。

杰克一双红眸笑起来弯弯的,奈布把到嘴边的字眼咽了回去。

知名业余主播开膛手,颜值极高,声控宝藏。

此时只着宽松浴袍,隐约可见蒸腾水汽绕在略显苍白的皮肤上,黑发如绸,...

双主播pa

是合集前篇《开膛手的圈套》续

Bug出没,游戏知识和技巧部分架空。

借鉴和说明在文末




薄雾笼罩整座城市,皎白月光也驱不散它。一个携雾的月夜。


落地窗透进的光把室内照得微亮。

奈布·萨贝达捧着玻璃杯返回,见到的是这样一幕。

弹幕疯狂刷动的荧屏前,他的恋人满意地打量着某组数据。

不难发现,贡献榜首粉嫩的兔子头被挤下来,替换成了渗血红玫瑰。

“你还真是...”有够幼稚的。

杰克一双红眸笑起来弯弯的,奈布把到嘴边的字眼咽了回去。

知名业余主播开膛手,颜值极高,声控宝藏。

此时只着宽松浴袍,隐约可见蒸腾水汽绕在略显苍白的皮肤上,黑发如绸,发梢滴落的水珠沿流畅颈部线条匿入锁骨。

这个角度正瞥见前襟里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

奈布下意识咽唾沫。

他不是馋杰克身子。

他是馋这人手里那盘香甜诱人的奶油草莓!


“nai..qui两个水友甜蜜三排。”

【佣兵在七东西嘛?有点可爱怎么肥事?】

【抽我!!请大力抽我!Is me!!】

【请用单身十年兑换抽奖机会】

【为什么不是甜蜜双排!?据我经验绝对妻管严!】

奈布含着杰克喂来的草莓,是的,他被收买了,不然决不可能乖乖坐在这人腿间,任由温热呼吸洒在颈间。

杰克微凉的唇瓣就贴在颈侧,奈布似乎是被蹭得痒了,一只蓝眸眯成小汪清澈泉水,缩了缩脖子,又不想感受隔着薄薄布料传递来的炽热。

颇为不适地摆动腰肢向前挪动一小段....

【前面的,要不是佣兵坐在我怀里给,我就信了!?】

【姐妹们,但凡有一粒花生米】

【请务必康康我的蛤蟆皮】

【都散了吧,佣兵他晚上爱踢被子...】

【桃饱会员聚餐???】

【蟠 桃 盛 宴】

【最近上火,我来滋醒你们???】

【等等,这抽的水友ID...隔壁威廉大宝贝?】

【bushiAlice  ,不是爱丽丝,我去串门!】

【柠檬树下你和我】

【大力踹门!!隔壁来的!】

“咱就手滑点进来的,跳哪?”耳机里很快传来威廉的声音。

“顺便手滑发了条弹幕?三号你呢,方便开麦吗?”奈布点开地图,标点。

不说话的队友交流和配合会比较困难,三号人物角色是着紧身皮衣小短裙的白人女性。

【据我多年网恋经验,三号是小姐姐!】

“可以的,啊啊啊..我有点激动!”阳光透彻的男声。

【我可我可】

【网恋大佬翻车现场...】

【阳光健气迷弟╳高冷主播】

【已脑补10万字网文】

【仿佛记得佣兵是声控!!】

【我反对!杰佣女孩决不认输!!】

【感觉有苗头啊,我刚进来就看见贡献榜...】

【开膛手女友粉已哭晕在厕所】

【难道你们忘了那条动态?就佣兵喝醉照那条】

【将近一年前的了吧,还拿出来挑事?不懂圈地自萌?】

【话说开膛手几周没上直播了....】

弹幕向愈发诡异,奈布眼疾手快清屏,甚至闭了三号的喇叭,但危险始终快他一步。

杰克埋头在奈布颈窝,犬齿轻轻划擦光滑皮肤,惹得人小声吸气。

“待会再做,怎么玩儿我都奉陪...”趁着打药的空余,奈布偏头,也不管是鼻子是嘴,冲杰克脸上猛嘬两口,目光却还粘在血条上。

“那么,后悔已经没有用了,小先生。”

奈布当然没能看见某人得逞后勾起的嘴角。

屏幕中游戏角色刚完成击杀,急救包补状态后转移窗口架枪开镜。

他判断得没错,对面楼里有人。

可惜没能直接击倒,竟还被突如其来的一狙打掉大半血,三级头报废。

这局是单排,看样子是“非法组队”。

【主播菜得一批,还打个瘠薄??】

【上面的,你行你上?房管小姐姐出来禁言啦!】

【对面这俩套路可以的啊。】

【我弱弱地问,为什么今天没开摄!像!头!】

【佣兵哥哥喜欢什么颜色的蛤蟆皮?】

奈布紧盯小地图上的脚步,翻窗而下,没有丝毫犹豫在空中射击未反应过来的两人。

稳,准,狠,他不擅长狙击,但刚枪就没怕过。

【Naibusa以AKM淘汰philofarn117】

【Naibusa以AKM淘汰felix7s】

地面上冒出两个飘绿烟的盒子。

【完全不按套路守楼梯,我学废了!】

【AK没后座力吗?我枪口能飞天上去...】

【这波什么神仙压枪!?太稳啦啊啊!!】

【没开无后座挂我直播吃键盘。】

“别啊,键盘又做错了什么。等我平移压枪扫车。”

话音刚落,有什么微凉的柔软触上脸颊,网瘾少年萨贝达专心扑在游戏上,后知后觉自家恋人递上了一个吻。

愤然拍开衣摆下挲摩腰侧作怪的大手。

“你们情况怎么样?”

“人多。”威廉此时血条只剩30%。

“佣兵哥哥救我啊啊啊!!”

奈布突然后悔把三号麦打开了。

【Naibusa以AKM击倒candyss】正想补掉毫不费力击倒的敌人,只见对方扔下手里的M416。

“??”

“小哥哥,我...我把枪给你,我很菜的...可以不补我嘛?”

怯生生的甜美女声纯净透彻,足以让保护欲灌顶,弹幕一片沸腾。

【日,主播什么狗屎运?小姐姐网恋吗?】

【我可我可!!!】

【这种我一拳可以捶死十个....】

【楞着干嘛,给小姐姐丢个急救包!准能拿下!】

【不!妈妈不允许你这么做!!】

【完了完了,佣兵枪都放下了....】

“不行,我只对GROZA感兴趣。”

奈布一边说着,用拳头消耗掉对方最后的血量。

“现在我们物资少,尽量不要浪费子弹。”

“卧槽!你真他女良的是个人才啊?这么好的小姐姐不要,还不让给我?”威廉的骂骂咧咧震耳欲聋。

【哈哈哈哈奇怪的直男增加了】

【听到小姐姐叹气了~】

【对直男没有任何抵抗力...】

【主播老直男了,关注了】

【兄弟萌把“直男”打在公屏上!!】

“她血量也撑不到你过来。”

刚说完,身后的恋人像撒娇的大型犬似的贴上脸蹭蹭,还低低地笑了一声。

喉结震动发出来的声音激得奈布半边身子一阵酥麻,做前戏的错觉....


场上只剩8人,安全区缩到极小范围。

归功于某人,他难得苟一回,整局摸毒边,击杀数只是平时的半数。

【我关注的真是刚枪主播?】

【你们不懂,人至苟则无敌】

“佣兵佣兵!来我这,给你康个好康的!”属于三号麦的标志闪了闪。

“什..什么?”他才想起被冷落的水友,半信半疑地朝图标奔过去。

【给我也康康?】

【给你康个好康的大宝贝】

【自动变色,此处应有哲学符号】

事实证明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小迷弟的热情。

手里的满配AKM突然它就不香了,三号水友脚边的空投武器GROZA仿佛在闪闪发光。

“怎么样!?是不是感兴趣了!”

奈布只小心翼翼瞥了眼沉下脸的杰克,对上微眯的狭长红眸。

闭麦,深呼吸。

“今晚三次。”

今朝有枪今朝用,才不管这个憋了几周的家伙会折腾自己多久....

“为什么我没有如此明智的水友,是我不配吗?cao!草里有老阴比!!”

赶来的威廉在震耳欲聋的骂声中倒下,爬行。

【Bngee22以SCAR-L击倒bushiAlice 】

对方也负了伤,奈布准备莽上去打开瞄准镜,操作行云流水,根本无暇顾及趁虚而入的双手。

杰克自然清楚小恋人每一处敏感///点,手指在紧绷的小腹上慢条斯理地划着圈。

最勾人的还是曲线完美的腰窝,他尤其喜欢不可言喻时握住这片细腻,摆动迎合起来更是要将人榨干。

只轻轻拿捏便可得到悦耳的回应。

“唔嗯....”

手一抖,枪口升天。

【劳资石更了!!】

【疑车有据,幻肢一硬,双手打字以示清白】

【请阿伟们遵守公共秩序,排队去世】

【阿伟火葬场生意火爆】

【射射主播,我朋友说他谢了!(神志不清)】

【随着身体一阵颤抖,这声呻///吟已变得索然无味....】

【在ghs?!珍惜直播间】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从裤裆里流了出来....】

【Bngee22以SCAR-L淘汰bushiAlice 】

“我giao!就这?就这?没事吧兄弟,我以为我还能抢救!”

“不是....我刚才踢到桌子....”奈布慌了,明显底气不足。

【dfegjtd以AKM淘汰Bngee22】

【请务必多踢桌子!!】

【妈妈不信!!】

【后座力挂不攻自破哈哈】

【搞艺术啊?还好三号过来了】

【佣兵含泪舔走了爱丽丝包里的AWM,还行】

“杰克!!”奈布从牙缝里挤出始作俑者的名字,手肘顶开半搭于腰间的手。

“亲爱的,别分心,看屏幕。”

【oldspace以M24击倒dfegjtd】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目测不能吃鸡,毕竟佣兵狙不行】

【这ID出现好多次击杀了..危...】

对方有把握没暴露位置,不打算立刻淘汰爬向掩体的三号。

杰克吻了吻奈布发热的小巧耳垂,手不由分说覆上他的。

“相信我,亲爱的。”

黑色头盔刚出露树干,只是一瞬间,盒子凭空出现。

【Naibusa以AWM淘汰oldspace】

【瞬狙!锁头挂预定!】

【不是,这手法像某全能主播...】

【这狙差那么一星半点就帅过我家开膛手了】

【话说开膛手都几周没上直播了,空虚】

【忍不了,别在这提其他主播ok?】

奈布迷迷糊糊,他感觉到一个熟悉的东西隔着两层薄薄衣料抵在后腰上,屏幕上耀眼的胜利信息彻底闪通了某个念头。

“杰克!!你这家伙算计好了做前戏玩儿我呢!?”

灰蓝色水眸中的怒火灼烧着他委屈巴巴的恋人。

“我只是不想被小先生冷落而已...”杰克把扣住自己下巴的手轻轻打开,在掌心落下细密的吻,他善于为炸毛的猫咪顺毛。

望过来的漂亮红瞳无辜极了,若不是这人每次撑在自己上方说‘亲爱的,再最后一次’时就顶着人畜无害的脸,奈布绝对不忍心抽回手。

杰克搂紧怀里的小火药包,食指慢慢勾起两人之间的被挣掉了的耳机线。

他看见蓝色的瞳孔微微收缩。

“宝贝,你好像没闭麦。”

【艹,我知道今天为什么没有摄像头了...】

【杰克!是那个杰克??!阿伟给爷死!】

【这声宝贝,我腰软了】

【劳资今晚失了两次恋】

【过年了过年了!搞到真的了曰!】

【民政局:劳资不请自来??】

【所以..所以刚才是在做前戏?】

【不是不是,卧cccc以后桃都没份了!!】

“那什么,兄弟...我就不打扰你了啊..哈哈”

【心疼威廉大宝贝三秒,狗粮吃尽】

【不应该心疼三号话唠小迷弟吗?突然就没声了,估计没缓过来】

【请心疼心疼我们女友粉,谢谢】

【有的姐妹还在猛女落泪,而我已经嗑起了杰佣,点我主页,今晚发车,双主播现代pa】


“抱歉,雇佣兵近两天身体不适,无法跟大家见面,晚安,各位。”

“你他mua....唔..”


月藏进迷雾里,光晕依稀可见。

这将是一个只属于他们的,等待早安吻的不眠之夜。


                                                                     end.


渴望了解大神操作,可我战地记者菜鸡技术不允许。

灵感有来自广播剧《小火车》《PUBG》(强推第二个!)

恋情曝光梗元素有参考bcy多篇主播梗文章

上一篇标题改了,因为有小伙伴提醒有撞到(感谢)

伊库尔茨II
Your real name-...

Your real name-

吻的是狗牌

Your real name-

吻的是狗牌

一横

杰佣注意 就很想画闪光现场就画了p1(结果发现镜像反转后有个地方画错了 大家就当没看到好了(狗狗眼


p3是那个在背后画画的梗 p4提问箱回复


周六愉快 昨日被阿lo折磨后的横横爬走了


杰佣注意 就很想画闪光现场就画了p1(结果发现镜像反转后有个地方画错了 大家就当没看到好了(狗狗眼


p3是那个在背后画画的梗 p4提问箱回复


周六愉快 昨日被阿lo折磨后的横横爬走了


言葉の光
甜甜的 半夜发,看的人少,舒服

甜甜的

半夜发,看的人少,舒服

甜甜的

半夜发,看的人少,舒服

喵君Eno

《我的第五太难了》第二季 这里是第九话~

看看心机狗的套路有多深……!
顺便趁人不注意抱走墨墨(/□\*)

依然是周五更新!大神首发!记得来看鸭!

《我的第五太难了》第二季 这里是第九话~

看看心机狗的套路有多深……!
顺便趁人不注意抱走墨墨(/□\*)

依然是周五更新!大神首发!记得来看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