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第五人格佣兵

94795浏览    3893参与
千白是只鸽子精

新衣服

大概是两人还没确定关系之前的事情 

嘴上说着吵却没有摘下来的猫猫和没必要但就是想满足自己奇怪xp的屑伯爵✓

新衣服

大概是两人还没确定关系之前的事情 

嘴上说着吵却没有摘下来的猫猫和没必要但就是想满足自己奇怪xp的屑伯爵✓

牛顿第二定律的牛二
被限流了我再发一下,因为自己觉...

被限流了我再发一下,因为自己觉得挺满意的……

被限流了我再发一下,因为自己觉得挺满意的……

孤寡青蛙

(奈布x你)夫人观察日记

预警:

·是一点奇奇怪怪的ntr   

   男佣/保镖x公爵夫人

·奇奇怪怪的一见钟情

·奇奇怪怪的设定以及文笔渣渣,自割腿肉,随便看看

·感到不适及时逃生,比心(角色是网易的,ooc是我的)


“他是个懦夫、胆小鬼、骗子,在失去之后,只会寻找和索求另一个存在暂作慰藉。”


       英国,伦敦。...


预警:

·是一点奇奇怪怪的ntr   

   男佣/保镖x公爵夫人

·奇奇怪怪的一见钟情

·奇奇怪怪的设定以及文笔渣渣,自割腿肉,随便看看

·感到不适及时逃生,比心(角色是网易的,ooc是我的)


“他是个懦夫、胆小鬼、骗子,在失去之后,只会寻找和索求另一个存在暂作慰藉。”


       英国,伦敦。


       这里的天气一如既往的烂。从轮船甲板下来的奈布一只脚刚踏上了伦敦的地界,就给一场来得猝不及防的雨浇了个透。毫无预兆。奈布抹了把脸抬头看了眼天,一片乌云盘踞。


       他在心里想到,也许比三年前要更烂些。至少三年前这里的雨没有直接给他劈头盖脸地来上一场。


       这大概算得上是故地重游。奈布停下视线扫过周围,看着没提前备好伞用来应对英国这天气的人群四散逃开,纷纷躲入了街道边的屋檐下或是店内避雨。虽然他对这样意外的天气早有预料,但他认为携带那样一柄长得占地的雨伞是一件麻烦事。毕竟他连自己的衣服都不愿意多带上几件。身上穿着的兜帽外套衣角破碎,随身携带的布包瘪瘪的一小团,但凡谁来都能一眼瞧出来,这是个衣兜比脸干净、连一枚铜币都掏不出来的穷光蛋。奈布颇有些自嘲意味的想着。

       前雇佣兵先生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很有自信,他不会因为淋一场雨就垮掉的。虽然有这样的自信,但湿冷的雨水并不是一种让人愉快的东西。转身躲进了码头遮盖货物的篷布下,奈布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把湿透的外套脱下拧干后搭在右肩上,他并不打算离开码头。刀锋一样冷的目光望向远处阴暗潮湿的街道,静默地等待着索恩斯公爵府来接他的马车。

       如果可以的话,奈布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要来到英国。“真是鬼天气,和那些英国佬一样招人烦。”

       但是两个月前他在廓尔喀收到了一封来自英国的信件,和夹在信件之中的两张船票。一张去英国,一张到廓尔喀。来自英国的索恩斯公爵雇佣他保护索恩斯公爵夫人。奈布知道这位索恩斯公爵,三年前就是女皇面前的红人,把控着曼切斯特的交易,手里大把的钞票和成堆的黄金。除了情人众多生活风流这点事,就是这位公爵不顾家族的阻拦娶了一位貌美的亚裔妻子,这件事儿在当时可是好长时间的饭后谈资。直到他作为廓尔喀雇佣兵优秀代表到伦敦授勋,这事儿依然会被人谈起。

       保护夫人……外面养着一串儿情人的人,花大价钱请他去保护他的夫人。真是可笑的虚伪。虽然三年前的糟糕经历让奈布对英国没有好感,但他不会和钱过不去。信件之中那位公爵开出的可是说是天价的高昂佣金让目前很是贫穷的他无法拒绝。

       这里面有些猫腻,但奈布决定无视。风险和机遇总是相伴的,况且,他喜欢那种刀尖行走的刺激。赌博也是一种极致的刺激。就像他那位冒险家朋友说的,试试总不会有坏处。如果这位公爵是说真的,那么他们之间大概能合作得愉快;如果他欺骗他,那么这位公爵先生会为他的谎言和戏弄付出代价。

       “踏踏——奈布·萨贝达先生,萨贝达先生——”一辆马车从街道深处出现,坐在车外的车夫勒住缰绳停下来呼喊着奈布的名字。奈布惊人的眼力看见了马车车门处的徽印,和寄给他的信件上落的徽记一样。繁复的荆棘枝条环绕着舒展的玫瑰,圈住每一丝空隙,刻在马车门扉,落在信纸扉页,标识着高贵的贵族的身份。雨下大起来了,一滴滴一串串的砸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在这里。”奈布把外套穿上,拎上自己的行李走到马车旁边。车夫打量着这一身破烂的男人。这就是公爵大人雇佣的男佣吗,能照顾好夫人吗……看着不像能照顾人的样子。马车夫神色莫名地觑了他一眼,嫌弃地招招手让人赶紧上车。奈布懒得搭理这个马车夫莫名其妙的情绪,冷着脸上了车。马车夫接到人就驾车往公爵府走。马车里只有奈布一个人,安静得过头,马车外只是雨珠打落的声音和马蹄铁踏过地面的声音混在一起,嘈杂得让奈布心烦。这些声音会让他想到一个又一个的雨夜。

       “公爵夫人,她是怎么样的人?”在嘈杂得雨声里,奈布提高声音向外面的车夫问道。既然索恩斯公爵要他保护那位夫人,那么提前多知道一些事情总是好的。

       “夫人是很好的人,你不用担心。她就像是玫瑰一样美丽,没有人能不爱她。”夫人啊,车夫想起那位怀抱玫瑰的夫人……静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了这个问题。最后一句似乎是车夫呢喃着说出的,低到几乎要被雨声掩盖。奈布过人的耳力捕获了这句低语。这个车夫对公爵夫人有些不应该有的心思啊。他闭上眼睛,觉得有些好笑。肖想公爵的妻子……窗外的雨声渐小,英国的天气总是变化多端,就像女人的心一样,让人捉摸不定。在抵达索恩斯公爵府之时,雨已经止住了。大门是公爵和夫人以及同阶级的客人们出入的地方,作为佣仆是不能使用这条路的。车夫领着奈布拐入公爵府的小门,再由管家带着奈布去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后带着他去面见索恩斯公爵。

       “日安,公爵先生。”奈布向坐在书桌之后的男人问好,顺势观察一下这位索恩斯公爵。索恩斯公爵三十出头的年纪,浑身英国贵族精致的绅士装扮和昂贵的宝石无不显露出他的富贵,最出众的是那一双像绿宝石的深邃眼眸。

        大概很多女人会喜欢这款。

       “日安,萨贝达先生。想必您已经通过信件知道我们的交易。我需要你保护好我的妻子,为了确保能够时刻保护她,在交易期间你的身份是她的贴身男佣。关于佣金,一半现付,一半完成之后再付。”索恩斯说完后静静地看着奈布,祖母绿的深眸像一潭寒渊,冰冷刺骨的目光直直刺向奈布,片刻后又将眸间情绪掩去。

       “男佣?不能是其他的?”奈布感觉索恩斯在说贴身男佣这几个字时很奇怪,那种白种人带着蔑视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当然,他也不想给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当男佣,还是贴身的那种。索恩斯面对奈布的讨价还价并没有动摇,只是保持着笑意看着眼前这位前雇佣兵,顺便向奈布抛了一枚金币。奈布接住,雨已经停了,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窗照亮那一抹亮金。金币啊,奈布思考这比交易。

        片刻之后,他给出答复。

       “……行吧,但得加钱。”


        索恩斯公爵府有一座花园,通往公爵夫人的住处,其中栽种着许多花种。那是索恩斯公爵为他的夫人精心打造的秘园。绿枝攀满雪白的木质围栏,爬上拱门缠着铁制灯架,在枝头和半空绽开杏黄的花朵。各色各样的花在园中争奇斗艳,但唯有玫瑰能占据唯一的苗圃中随风摇曳。你卧室里的小阳台往外看去,玫瑰正是盛放。又到了玫瑰花盛开的时间了啊……又是一年。你来到公爵府已经五年,和公爵先生过了两年蜜里调油的日子……逐渐适应伦敦的生活之后,不知为何,后来和索恩斯渐渐貌合神离了。

        这公爵府里,只有这一片玫瑰开得一如昨日。

        “索娅,去折一束玫瑰来。”你半倚在桌上吩咐着侍女,神色萎靡,看着像没睡好。

        “夫人,府里的园丁今早已经送来了花园里最新鲜的玫瑰。我照去年那样往花瓶里装了些水,把花摆在起居室的桌上了。”索亚站侍在你身后一步的位置,垂下头恭敬地答着。每年到了玫瑰开的时间,你每天都会让人剪一束玫瑰摆放在桌上,索娅今年已经提前做好了。

        “索娅,去折一束玫瑰。”你转头看了自己的侍女一眼,看见她不解的神情。见她还没动,叹口气后又说道。“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索娅。”听见这句话索娅才慌忙地往楼下去。索娅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她十二岁进了公爵府就跟着你,今年也不过十五岁的年纪。她年纪太小心性不定,跟在你身边的时间又不算长。讨你欢心是好事,但听你吩咐也一样重要。

         你看一眼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那位新的男佣先生应该已经到了。想到先前摆在你桌上的资料,你转头看向窗外的玫瑰,长长地叹气,眉眼间全是沉郁。希望不是个难搞的家伙。这两年来,你的丈夫——索恩斯公爵,一直试图为你挑选贴身男仆。要知道,会挑选贴身男佣的夫人,一般都是霜居或者和丈夫各玩各的贵族夫人。

          贴身男佣不过是情夫的明面名头罢了。

         你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虽然没有逃过爱情变质的定律,但你并不愿意如你的丈夫一样沉湎于一时的欢愉。

         索娅抱着一束玫瑰推门进来,将修完枝剃了刺的玫瑰交到你怀里后,轻声道。“夫人,那位萨贝达先生到了,要带他来见您吗?”索娅说完抬头看向你,一双碧绿的眼眸在灯下看着很是可爱。“你已经带他去了起居室吧,我随后见他。”索娅这个小鬼头,偶尔的自作主张也是不错的。你的意思是要独自去见这位男佣,索娅闻言会意便离开卧室去准备点心。你放下玫瑰对镜理了理鬓发衣角,才又抱着那束玫瑰就下了楼。总归这里不缺花瓶,多摆上几个也不碍事。


         被管家带着前往公爵夫人住所的奈布几乎快给这偌大的公爵府给绕晕了。管家停在一个花园面前,“走过这个花园就能到夫人的住处了。”,说完就转身离开,放奈布一个人留在了花园门口。

        “萨贝达先生?我带你去见夫人。”一位侍女提着裙摆确认了一会儿,转身带着奈布继续向里走。一路上幽暗的花香浮动在奈布鼻间,好香……奈布忍不住揉揉鼻头。跟着侍女穿过花园,来到一栋精致的房屋之前。侍女在带他来到这里后就离开了,奈布刚准备敲门,一位穿着粉色长裙的侍女就打开了门。奈布看见这个小姑娘愣了一会儿,他往后退开一步,让出了位置。

       “我是奈布·萨贝达。”

       “哦,萨贝达先生,您好,我是索娅。请您进屋稍等片刻,我摘完玫瑰马上会告诉夫人的。”索娅带着奈布进入起居室,又转身急匆匆地离开,不一会儿就抱着一束玫瑰回来向楼上走。“先生,我马上就告诉夫人,请稍等。”奈布看着人离开又回来,沉默住。

        奈布抽空打量起这间起居室来。黄金打造宝石镶嵌的精巧座钟,红木橱窗中展示的硕大牙雕、精美瓷器以及其他的昂贵玩意儿,脚下柔软铺满整个起居室的羊毛地毯……比索恩斯公爵的书房还要奢靡。有些摆件看起来甚至很新,很难理解……公爵和他的夫人之间的真实感情状况……“嗒,嗒”楼上的脚步声打断了奈布的思考,他抬头一看。一位穿着翠绿长裙的娇小身影出现在视线中,裙摆荡出优美的弧度,雪白繁复的蕾丝也荡出一道柔软的弧。玫瑰的香气似乎又萦绕在鼻间。柔和的五官,黑发盘起部分簪着一枝白色铃兰,殷红的唇和她怀间的玫瑰一样娇艳动人。

        玫瑰很美。

        奈布觉得他的视线几乎被那雪色间的那一抹赤色吸引。前雇佣兵先生也会被美捕获。你一手怀抱玫瑰,一手提起外裙,迈着轻巧的步伐下楼。感觉到一阵视线,你下意识的停住脚步侧头向下望去。一双温和深邃的浅褐色眼眸望向另一双碧色眼眸,目光相接,你弯唇浅浅一笑。你矜持地向这位先生颌首示意,奈布弯腰向你行礼。他抽出桌上花瓶里的一枝玫瑰,将玫瑰高举向你,眼里惊艳和趣意漫然。

       “送给您,我的夫人。”前雇佣兵毫无掩饰的欣赏目光直白的展露出来。


       “萨贝达先生,请称呼我为公爵夫人。”

       “好的,夫人。”

  

        把那个烦人的前雇佣兵现贴身男佣的奈布·萨贝达先生打发走后,你看着孤零零插在花瓶里的玫瑰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个家伙的难搞,是另一方面的。





赖東东
头一次涂色,等俺在好好学习一下...

头一次涂色,等俺在好好学习一下

\\\\٩( 'ω' )و ////

头一次涂色,等俺在好好学习一下

\\\\٩( 'ω' )و ////

小橘子QAQ

惊!某庄园内竟发生这种事!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惊!某庄园内竟发生这种事!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EternalNight_BY

被说玩的拉了所以狠狠画了他俩!

​以及两个我的top🤤

被说玩的拉了所以狠狠画了他俩!

​以及两个我的top🤤

珩子芮

《忘爱综合症》


最后我改成了奈布的离世也没能唤起杰克的记忆。


杰克和奈布曾是一对普通的情侣,直到杰克患上忘爱综合症。而奈布身体的旧伤让自己越来越憔悴,直到死前,他也不知道杰克为什么会排斥自己,他只当是杰克不爱了。而杰克莫名的悲伤,却永远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这个本来能画成中篇的长度的,但是本人实在是太懒了,所以故事的基本内容还是要靠打字哈哈哈哈哈哈哈 💦💦💦💦

《忘爱综合症》


最后我改成了奈布的离世也没能唤起杰克的记忆。


杰克和奈布曾是一对普通的情侣,直到杰克患上忘爱综合症。而奈布身体的旧伤让自己越来越憔悴,直到死前,他也不知道杰克为什么会排斥自己,他只当是杰克不爱了。而杰克莫名的悲伤,却永远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这个本来能画成中篇的长度的,但是本人实在是太懒了,所以故事的基本内容还是要靠打字哈哈哈哈哈哈哈 💦💦💦💦

彩 虹 马 粒 芬

那就浅浅的临摹一下🥺🥺

我可真是心灵手巧。🤧

那就浅浅的临摹一下🥺🥺

我可真是心灵手巧。🤧

爱萧逸生一世

搞了GIF,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动

(QQ可以,微信不行,这里也试试)

是被淦过程(不完全,时间挺长的,八分钟呢(ㅇㅅㅇ)

搞了GIF,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动

(QQ可以,微信不行,这里也试试)

是被淦过程(不完全,时间挺长的,八分钟呢(ㅇㅅㅇ)

彩 虹 马 粒 芬

不要低估兵哥的素质🥺🥺


”你投,不投也行”

“我不救人!”

不要低估兵哥的素质🥺🥺


”你投,不投也行”

“我不救人!”

茉丽冰

想到了一个佣兵和囚徒的友情向刀子

设定奈布是狱警,卢卡是即将被死刑的刑犯 

奈布和卢卡经常接触 ,卢卡是所有犯人中表现最好的 ,于是奈布经常和他聊天 一来二去 两人熟识了 ,奈布还经常带着一些酒菜来看望他 。

慢慢的 两人变成了好友 ,奈布后来知道卢卡是被冤枉的 ,于是想尽办法的卢卡申冤。

然而对方有权有势根本无济于事越是申诉对方却反倒想把行刑的时间提前,奈布实在没有了办法 寻思着陪着卢卡度过命的最后时光 。后来终于到了这一天 为了让卢卡走的不太痛苦 ,奈布决定亲自行刑。但是没有......


设定奈布是狱警,卢卡是即将被死刑的刑犯 

奈布和卢卡经常接触 ,卢卡是所有犯人中表现最好的 ,于是奈布经常和他聊天 一来二去 两人熟识了 ,奈布还经常带着一些酒菜来看望他 。

慢慢的 两人变成了好友 ,奈布后来知道卢卡是被冤枉的 ,于是想尽办法的卢卡申冤。

然而对方有权有势根本无济于事越是申诉对方却反倒想把行刑的时间提前,奈布实在没有了办法 寻思着陪着卢卡度过命的最后时光 。后来终于到了这一天 为了让卢卡走的不太痛苦 ,奈布决定亲自行刑。但是没有想到那次的电刑竟然没电死卢卡 ,反倒是只是电晕了过去 等要火化的时候 卢卡突然醒了 ,奈布掏出了手枪 对着卢卡的心脏直接来了一枪 ,将其一枪毙命 。然后合上了他的眼睛 ,说了一句 睡吧 ,这吃人的人间不是你该来的 。然后将其推入炼尸炉火化 ,埋在了一处山林间。然后拿出了平时和卢卡一起喝酒的酒壶,一个放在卢卡的墓碑上 一个拿起来轻轻碰了一下 ,说了一句希望有来生的时候 我不再是行刑者 ,你也不是死刑犯 ,那个时候我们就能做好兄弟了 。喝着喝着有点儿喝醉了 直接倒在卢卡的坟墓上睡着了 。然后梦见了自己和卢卡一起吃饭喝酒的日子 ,酒喝完了 菜吃光了 ,卢卡就说了一句我已经是逝去之人了 以后不能再这样陪你吃菜 喝酒了 ,但是我会在天上看着你 ,我该走了

说完这句话以后 卢卡的身影渐渐模糊了 ,奈布含着泪醒来 发现自己的泪水早已打湿了墓碑 ,于是拿起了卢卡常用的酒壶将那壶酒倒向了卢卡的墓土。

♠️⚜️¤神奇張心玥¤⚜️♥️

【生日&纪念日介绍】


7月将有三位角色迎来他们的特殊日!


分别是:

(7月4日)魔术师—瑟维·勒·罗伊

(7月10日)“囚徒”—卢卡·巴尔萨

(7月23日)佣兵—奈布·萨贝达


不要忘记哦!标注日期!

当天大家一起隆重地庆祝一下吧~


お誕生日&記念日をご紹介!

7月に特別な日を迎えるのはこちらの3人なの!

お間違えないように

日付のチエツクは忘れずに!当日はみんなで一緒に

盛大にお祝いしましうなの厅

【生日&纪念日介绍】


7月将有三位角色迎来他们的特殊日!


分别是:

(7月4日)魔术师—瑟维·勒·罗伊

(7月10日)“囚徒”—卢卡·巴尔萨

(7月23日)佣兵—奈布·萨贝达


不要忘记哦!标注日期!

当天大家一起隆重地庆祝一下吧~





お誕生日&記念日をご紹介!

7月に特別な日を迎えるのはこちらの3人なの!

お間違えないように

日付のチエツクは忘れずに!当日はみんなで一緒に

盛大にお祝いしましうなの厅

奈布N

可是真的很好笑啊,心血来潮


(有人发现了什么吗?🤐)

可是真的很好笑啊,心血来潮


(有人发现了什么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