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勘探员

2830浏览    124参与
不会画画的叶猫子
挑战寒假每日一画(不)什么时候...

挑战寒假每日一画(不)什么时候才能抽到他a——

挑战寒假每日一画(不)什么时候才能抽到他a——

阿姨养猪贼辛苦
试试指绘 …… 做完勘探员推演...

试试指绘

……

做完勘探员推演画“恶人”

和他所谓的“迫不得已”

一个普通人

我想这种人生

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试试指绘

……

做完勘探员推演画“恶人”

和他所谓的“迫不得已”

一个普通人

我想这种人生

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neige
看到这三个大宝贝了吗,我爱他们...

看到这三个大宝贝了吗,我爱他们(。 没有cp向噢.
上色方式略微有点不一样是因为后知后觉才想起喷枪这种东西…orz虽然好像本来也不会上色.落泪.

看到这三个大宝贝了吗,我爱他们(。 没有cp向噢.
上色方式略微有点不一样是因为后知后觉才想起喷枪这种东西…orz虽然好像本来也不会上色.落泪.

小躍Yakuo🍄

大勘小冒的午後讀書🕯️📕


上色練習

然後是好久不見的奶爸系列(其實我也是畫完才想起來的(不你

該打新的設定啦

大勘小冒的午後讀書🕯️📕


上色練習

然後是好久不見的奶爸系列(其實我也是畫完才想起來的(不你

該打新的設定啦

某莫不咕x
堆堆以前没发过(大概?)的画&...

堆堆以前没发过(大概?)的画×4✔


月考2那段时间特别喜欢这么画男孩子(还摸了自家oc)

这张也是堆脑洞✔会重置✔

堆堆以前没发过(大概?)的画×4✔


月考2那段时间特别喜欢这么画男孩子(还摸了自家oc)

这张也是堆脑洞✔会重置✔

阿巳妙妙屋
#是可可爱爱的玩偶勘勘~ #抱...

#是可可爱爱的玩偶勘勘~

#抱在怀里会呼呼叫哦!

#我来交党费啦!

#这里阿巳!

#禁止二改描图禁止商用

#是可可爱爱的玩偶勘勘~

#抱在怀里会呼呼叫哦!

#我来交党费啦!

#这里阿巳!

#禁止二改描图禁止商用

白燐_hakurin

勘探员 诺顿·坎贝尔 麦当劳 COS正片

-幸运-那只不过是别人的不幸

这是一套关于诺顿曾经拥有的十种美好人格的片子

想表达的剧情都在排版里了,细心的宝宝们可以仔细看一下!

服/化/道/后:白燐

摄影:红虎

搞蜥勘的姐妹们康康我!!!

勘探员 诺顿·坎贝尔 麦当劳 COS正片

-幸运-那只不过是别人的不幸

这是一套关于诺顿曾经拥有的十种美好人格的片子

想表达的剧情都在排版里了,细心的宝宝们可以仔细看一下!

服/化/道/后:白燐

摄影:红虎

搞蜥勘的姐妹们康康我!!!

贰沢真的不喜欢打游戏.

我的宝藏先生·勘牛[R15]

鸽了这么久

终于又开始写我的阿尤索先生了

这又又又又是一篇无中心极其ooc的文

勘探员·鼹鼠先生×牛仔·铁帽警长

有架空背景,私设如山,

有很尬的R15内容

前方高能预警,请带好避雷针

      孟得亚洛城以东的恩里德是有名的蒸汽工业区·

      四四方方的建筑圈出了一小块浅灰色的天空,天空下是黑白或外表浅棕的厂房.烟囱冒出的呛人气体弥漫在两墙相隔的缝隙之间,还有些许飘在上空,把最后一点清澈的颜色都变成毫无生气.唯一让人...

鸽了这么久

终于又开始写我的阿尤索先生了

这又又又又是一篇无中心极其ooc的文

勘探员·鼹鼠先生×牛仔·铁帽警长

有架空背景,私设如山,

有很尬的R15内容

前方高能预警,请带好避雷针








      孟得亚洛城以东的恩里德是有名的蒸汽工业区·

      四四方方的建筑圈出了一小块浅灰色的天空,天空下是黑白或外表浅棕的厂房.烟囱冒出的呛人气体弥漫在两墙相隔的缝隙之间,还有些许飘在上空,把最后一点清澈的颜色都变成毫无生气.唯一让人感觉有活力的,就是街边,路边轰隆作响的蒸汽机,不知疲倦,没有感情地工作着.时不时冒出一个灰头土脸,浑身都是煤炭留下的痕迹,看起来年纪颇轻的孩子.

      这大概就是恩里德的全部特色.

      死寂,压抑,生机湮灭,人心隔海.

      可这并不能阻拦其他怀有未来希望的人来到这里.恩里德像是神话故事中的美杜莎,妖治迷人,无法直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

      凯文·阿尤索算是其中一个吧.

      他自己也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何会来到这个地方.梦中那个印第安女孩的音容笑貌已经渐渐模糊,政府的赏金早已在这座经济流通飞快的城市中消耗殆尽.

      牛仔不懂机器,也不愿被机器所禁锢.他的热情困在沮丧的躯壳里,顶着警长的头衔,在摩肩擦踵,却寂静如坟的街道边游荡.

      他是活物,亦是死尸.



      半年前恩里德掀起了一阵挖矿热潮.

      经专家检定,在这座城市的下方,藏着许多珍惜矿石数量相当可观的矿洞.淘矿者蜂拥而至.但无休止的采矿会导致土层大面积地塌陷,最严重的,死了上百个人,全是被埋在地底下,活让土灰烟尘给憋死的.好歹说这上面的有良心人,立即颁布了禁止私人采矿队在没有政府许可的情况下采矿的法令.

       偷采偷挖的风气受到了控制.

       安定许久,城里的人大多都对踩在自己脚底下不可估价的矿藏没有任何想法----比起这些要花费大量精力财力才能挖到的东西,靠技术来丰衣足食实在是太划算了.政府也松懈下来,守在矿区的警卫撤掉了不少,只有几个在警局里混得不行,被贬下来的老警员.

       凯文不受待见,自然就被压了下来.

   

   

   

      现在这片区域就他一个人了.

      凯文漫无目的地走着.腰上还缠着他以前最喜欢的套索,绳子末端的一小块金属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牛仔摩挲着粗糙的麻绳,僵硬地叹了口气,却没注意到脚底下的塌陷,就这么连人带套索一起摔了下去.

      疼.

      牛仔意识回笼后第一感觉就是浑身上下如被蒸汽机碾压过的疼痛.手指不住地挠着身下的厚厚灰尘,挣扎着想要起身.这么尝试了半天,没有任何效果,倒是被自己扑腾起的细小颗粒呛个半死.

      "咳咳咳......该死的......到底是哪个缺妈养的浑蛋搞的......"

      凯文实在是有些急了.

      他在恩里德没有亲人朋友,认识他的人屈指可数,说不定他在这里活活闷死都没人发现.

      这个盗矿洞的面积相当可观,墙上不知名的晶体正在闪闪发光,受特殊磁场的影响,这里甚至长出了违反自然规律的植物.其中就有凯文脸颊旁的白色花朵.

      牛仔毫无防备地猛吸一口气------他快要缺氧了.他开始佩服那些偷矿盗矿的人了.大呼大喘间,他丝毫没有发现稀薄的空气中混着一丝丝甜腻的味道.

      他昏过去了.

   

   

   

      "喂!醒醒!"卢基诺不耐烦地用他的后足踹了踹男人的脸.男人的身上飘着极其浓郁的花香,浓得肉眼可见,却又勾人无比,化作缕缕绸丝,如妖艳女子般在男人身边绕来绕去.

      卢基诺不知道坎贝尔是哪根筋搭错了,明明是去采集矿石样本,结果在矿洞里捡到了这么个警局里的人,还不怕死地把他带回来.

      我亲爱的先生啊,我们可是偷矿的,偷矿的!

      "啧.....好痛......不要动我....."

       牛仔睁开眼便是一只爬行动物巨大的脚趾,他嫌弃地扭过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都被包扎过了.他终于爬了起来,惊慌失措地退到墙角.

      一种奇怪的感觉自脚底蔓延到头顶,凯文的双腿打着颤,转而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呦嘿!老子辛辛苦苦地把你抗回来,还给你包.....诶诶诶你这是干嘛!"卢基诺瞥见凯文的动作突然一慌,赶忙把他扶起来.一个伯爵模样的男人敲了敲门,也不等答应,就直接进了房间.

      诺顿·坎贝尔,在合法矿区和非法偷矿组织都颇有名气的勘探员,人称鼹鼠先生.





      诺顿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镜.精致的花边领上沾了不少颗粒细腻的尘土------卢基诺一看便知,诺顿这是刚从某个矿洞里回来了.

      "嘿伙计,你快把你捡回来的小东西带走吧,我看他现在貌似不太好."

      牛仔的脸上泛着发情似的潮红,右手紧紧抓着卢基诺的尾巴不放.卢基诺虽说是个半变异体,但尾巴确是全身最大的弱点.他吃痛地喊了一声,马上把倒在自己怀里的男人扔到诺顿的床上,转身就走.关门时不忘叮嘱一句.

      "你可注意点,可不能把这小东西放跑了,不该留的东西就不要留."

      诺顿笑了笑,笑得阴沉.他情不自禁地抚摸上男人的脸颊.

      我是什么时候遇到他的呢?

      五年前?好像不是,七年前我可是被他亲手送进监狱的啊.好像也不是.

       诺顿摘下男人灰色的牛仔帽,替他吹了吹帽檐上的灰尘.忍住呛人的花香味,拿起毛巾轻柔地擦拭他的脸.

       凯文的反应很大.

      就跟以前诺顿主动献殷勤,要帮凯文擦脸一样.

      牛仔几乎是一瞬间弹坐起来,又一瞬间瘫坐下去.他抓住了诺顿给他擦脸的手,像是情侣间的撒娇,像是奶猫的嘤嘤细语,他蹭着诺顿带粗茧的手,难耐地哼了一句:

      "别动......我难受......"

      诺顿这么多年没见过这场面,气血一下子全涌到脑门上了.他攥紧拳头,生怕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事实上,他已经做了.

      古板的灰色下藏着的,是令人上瘾的罂粟.凯文全身都染上了情欲带来的酡红,吐吸中还有一点点奇特的花香,但是这奇特香味的泛滥地带,还属凯文的脖颈间.诺顿像吸毒上瘾的瘾君子,埋在男人的颈间陶醉地吸了一口,又重重地呼出一口二氧化碳,眼中是贪恋,是满足.

       男人晕晕乎乎地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能感受到有人在对自己的敏感部位上下其手.他把手搭在对方的肩上,费了好大力才掀开沉重的眼皮.

       啊......完了......看不清是谁......

       牛仔这么想着,没成想,对方下一秒就凑上前吻了他.好嘛,这下看得清了,牛仔先生却大脑当机,愣了好一会儿,身上的男人已经进入到他的内里,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他惊喘出声.

      "你你你......嗯......你给我停下来.....唔嗯......哼.......你这是袭......袭警!"

       诺顿温柔地将牛仔的辫子捋到一旁,身下的动作也随即粗鲁了起来.牛仔受不住,生理泪水不经大脑同意就淌了下来,眼眶红红的一圈.诺顿心疼地停下身下的动作,忍着欲火,捧起男人的脸,用粗砺的拇指拭去他眼角的泪,再烙下一个深情吻.

       这个动作像是一个高压电闸,凯文推开了诺顿,颤颤巍巍地躲开诺顿欲要伸过来拦住他的手.

     "诺......顿......你这是在干什么!"

      诺顿被男人小媳妇似的语气逗笑了,不顾男人的反抗,径直将男人搂在怀里,用自己的脸去磨蹭男人有些扎人的头发.

      "警长先生,我真的好想你啊."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鼹鼠先生并非能人之辈.他也有失手的时候.他在一次引爆炸弹,试图获取仅有一层土阻隔的珍惜矿石的活动中,被逮了个正着.可能是被爆炸的能量波震坏了脑子,抓捕中既没有反抗,也没有想歪点子逃跑,只是一直盯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警长,对着他纤细到有些骨感的腰身咽口水.

      没人知道诺顿在得知凯文是自己的看管人时是怎样的高兴.

      没有人知道诺顿在警长先生疲惫不堪,偷偷打盹时,轻轻印上的那个吻是多么的温柔.

      没人知道牛仔先生原本只有麻木表情的脸上何时开始泛起的羞红.

      没人知道牛仔先生被吻时是怎样的一幅情景.

       鼹鼠有敏锐的嗅觉,它能准确无比地找到它想要的东西,它会将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私藏起来,将它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



      诺顿在某一天发现,他的警长先生不见了.他从牢房的铁质栏杆中伸出手来,揪住一样路过的狱监,问警长的去向.

      凯文·阿尤索?就是那个不受待见的牛仔,他啊,已经被贬到矿区那了!

      虽然诺顿很想给那张欠揍的脸一拳,但他还是忍住了.

      没人知道诺顿捡到男人时的欣喜若狂.

     他的老伙计, 卢基诺,一个半蜥蜴半人的基因博士,骂骂咧咧地把男人抗回家,   他一边安慰着卢基诺,一边伸手摸了摸男人的头发.

      卢基诺翻了一个真诚的白眼.

      他还是知道他俩的那点破事的.

      他不做人了!



      凯文还是挣脱开了诺顿双臂的禁锢,差点摔下了床.他貌似听到了绷带裂开的声音.

      诺顿调笑着将男人抱回床上,吻了吻他的下巴.

      "警长先生有没有想我啊?"

      

      浓得令人恶心的香味仍在两人间氤氲缭绕.
      情欲的颜色仍在两人的眼中辗转流淌.

      那朵花其实真的不漂亮,但它的气味却能使人上瘾.如同我面前的警长先生.

      他是我的人间宝藏.
      我想把他藏起来.

   

   

   

   

    

白燐_hakurin
#cos预告# 黑化部分的其中...

#cos预告# 黑化部分的其中一张图

勘探员:诺顿·坎贝尔   美团麦当劳联动

🎄先祝大家圣诞快乐🎄

希望所有的不幸都是别人的不幸(?)


服化道全是我自己

摄影感谢红虎大佬 

昨天晚上开始下载的图,下到现在还没下完

bug没修完的,先无视海报吧,然后手机调色

放大分别单独看左右半张脸. 有奇效


有没有搞蜥勘的美女康康我啊!!!

占tag致歉!我想搞蜥勘的cos啊!没得搭档!

#cos预告# 黑化部分的其中一张图

勘探员:诺顿·坎贝尔   美团麦当劳联动

🎄先祝大家圣诞快乐🎄

希望所有的不幸都是别人的不幸(?)


服化道全是我自己

摄影感谢红虎大佬 

昨天晚上开始下载的图,下到现在还没下完

bug没修完的,先无视海报吧,然后手机调色

放大分别单独看左右半张脸. 有奇效


有没有搞蜥勘的美女康康我啊!!!

占tag致歉!我想搞蜥勘的cos啊!没得搭档!

小躍Yakuo🍄
給 @非的干不過歐的 小非的生...

@非的干不過歐的 小非的生日賀圖!!!!
鼴鼠先生是今日的人生贏家!!!(鼴鼠:只有今天嗎!???)

吃勘冒一生幸福🙏🙏🙏🙏🙏

@非的干不過歐的 小非的生日賀圖!!!!
鼴鼠先生是今日的人生贏家!!!(鼴鼠:只有今天嗎!???)

吃勘冒一生幸福🙏🙏🙏🙏🙏

小躍Yakuo🍄

勘冒喔

P1 流浪吸血鬼諾頓x人類庫特
「哇!你是吸血鬼嗎?你的牙齒好長好帥喔!!」

P2 鼴鼠先生x愛麗絲
「嘿,你挺可愛的嘛」「要不要來我的巢穴喝杯茶?」

我吃爆鼴鼠x愛麗絲

勘冒喔

P1 流浪吸血鬼諾頓x人類庫特
「哇!你是吸血鬼嗎?你的牙齒好長好帥喔!!」

P2 鼴鼠先生x愛麗絲
「嘿,你挺可愛的嘛」「要不要來我的巢穴喝杯茶?」

我吃爆鼴鼠x愛麗絲

梦梦金银花

画同人用了5小时Q版只用了30分钟……综上所述,事实证明,Q版比同人简单

画同人用了5小时Q版只用了30分钟……综上所述,事实证明,Q版比同人简单

一语通
我可能是全世界最后一个注意到诺...

我可能是全世界最后一个注意到诺顿的起舞动作的人,不过我觉得这个起舞挺适合他的(就算是沉默寡言)
而且你看诺顿他开心得仿佛捡到了钱。

我可能是全世界最后一个注意到诺顿的起舞动作的人,不过我觉得这个起舞挺适合他的(就算是沉默寡言)
而且你看诺顿他开心得仿佛捡到了钱。

余白

陪伴 诺顿X你

日常向◎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


夜深了,你却还没睡着。


躺在身边的人呼吸浅缓,平静。


只在你面前放下了戒备,


那位勘探员很少信任别人,


你知道他做过什么。


他也为那事受了伤,在脸上留下了烧伤的痕迹。


他从来不算是好人。


可是你却把心交给了他。


-


似乎察觉到你的未眠,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xx……”


传来沙哑的嗓音使你清醒不少。


“还不睡?”


-


他把手搭在你的软发上揉了揉,


他总是能撩拨你的心弦,


后来便是无尽的心动,


便是无法自拔。


你想...

日常向◎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


夜深了,你却还没睡着。


躺在身边的人呼吸浅缓,平静。


只在你面前放下了戒备,


那位勘探员很少信任别人,


你知道他做过什么。


他也为那事受了伤,在脸上留下了烧伤的痕迹。


他从来不算是好人。


可是你却把心交给了他。


-


似乎察觉到你的未眠,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xx……”


传来沙哑的嗓音使你清醒不少。


“还不睡?”


-


他把手搭在你的软发上揉了揉,


他总是能撩拨你的心弦,


后来便是无尽的心动,


便是无法自拔。


你想,若是他要诱惑你下地狱,


是极易的。


你会愿意的,因为那双可以摄人心魄的眸子,


因为他能带给你的感觉。


-


你无法救赎他,只能一同坠入深渊。


-


不知不觉的睡着,是他给你盖上的薄被。


是他在你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


是他躺在你的身边。


是他身上的柠檬香。


是他,


一切的心动,


都只来源于他。


-


“早上好,xx。”


“想吃什么?”


依旧是他。


或许这种相依为命的陪伴,是你和他互相的救赎。


——


晚安好梦,望你的身边也有爱你的人。


弗弗

欧蒂莉丝收容所

―1―

――――――――――――――――――――

〔No.26号实验室发生爆炸,化学有毒气体正在向城市蔓延。请幸存者们迅速避难,再次重复 请幸存者们迅速避难 迅速―避难 …〕  

    收音机里传来了滋滋的声音

   “可恶!”威廉气愤的大叫“这破东西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威廉,你冷静一下。或许是这里的信号不好呢?”伊莱安抚着他受惊的鸟,轻声的说。

   “小声点,你想把那群家伙给引来么?”

正在放哨的奈布提醒道。一旁的诺顿和卡尔点了点头。

 ...

―1―

――――――――――――――――――――

〔No.26号实验室发生爆炸,化学有毒气体正在向城市蔓延。请幸存者们迅速避难,再次重复 请幸存者们迅速避难 迅速―避难 …〕  

    收音机里传来了滋滋的声音

   “可恶!”威廉气愤的大叫“这破东西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威廉,你冷静一下。或许是这里的信号不好呢?”伊莱安抚着他受惊的鸟,轻声的说。

   “小声点,你想把那群家伙给引来么?”

正在放哨的奈布提醒道。一旁的诺顿和卡尔点了点头。

   “可是!”“嘘!安静!”威廉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奈布突然打断了他。房间里的五个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窗外传来了尖叫声

“天哪,这些都是什么怪物啊?!别!别过来啊啊!!”

  奈布将头从窗子后面探了出来,“一、二、三、四个…啧,不太好救啊…”诺顿顺着奈布的视线望去,四个似人非人的奇怪物种正向一个身穿白挂的男性缓缓移动。那个人很显然没有什么战斗力,他瘫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大叫救命。

  “前辈…你不会要…救人?”诺顿摇了摇头,“这太危险了!前辈你不能…!”诺顿只看到一个身影从窗口翻出去。

  “!糟了!”诺顿惊呼

  “撒贝达前辈!”伊索大叫道

  “喂!那边的怪物!来追我啊!”奈布大喊着,“老朋友”他从腰间抽出自己久不曾用的军刀“久等了”

   当威廉他们跑出来时,就只看到那四个可怜的家伙脑袋和脖子分了家以及溅了一身黑色血的奈布。

   “这群家伙有多久没洗澡了…咦―”他甩了甩自己的军刀。“你们认识这些人吗?”

奈布问

   “罗宾学长…”伊索抱紧了自己的箱子,瑟瑟发抖,威廉闭上了眼睛默默点头。

    他们彼此安慰着,只有奈布走到那个瘫坐的男人面前“受伤了么?”他伸出手。

    那个人盯着他却久久不伸手。

   “哦,我知道了。”他向伊索借了块手帕擦了擦右手“需要我的帮助吗?”他重新伸出右手。

    终于,他伸出了手。

   “你叫什么?”奈布擦着自己的刀问,可对方却一言不发。

   “啧,奈布.撒贝达。你?”

   “杰克”那人慢条斯理的说。

――――――――――――――――――――

我不行了呜呜呜,我这只鸽子。大概是全员向兼杰佣,摄殓,裘前,黄占,蜥勘??

余白

那些让你心动的瞬间(诺顿)

OOC警告,是校园pa(*´◐∀◐`*)


-


【诺顿的场合】


你一直关注着坐在你后座的那个男生,


他的脸上有一片被火烧过的痕迹。


你总是觉得他很阴沉,


平时和他搭话也总是不理你。


总看他玩弄着手中的两个磁铁(其实你特别想借来玩ww


也不见他和别的同学说话。


可你似乎总是忽略了你和他搭话时他红着的耳朵,


和那随便乱飘却不看你的眼睛。


-


有一天上课的时候你睡着了。


有一种温暖的触感在你的头顶拂过,你睁开了眼睛。


“诺顿同学?”


你转头看他,


他只是侧了侧脸,


把刚才放在你头上的手收了...

OOC警告,是校园pa(*´◐∀◐`*)


-


【诺顿的场合】


你一直关注着坐在你后座的那个男生,


他的脸上有一片被火烧过的痕迹。


你总是觉得他很阴沉,


平时和他搭话也总是不理你。


总看他玩弄着手中的两个磁铁(其实你特别想借来玩ww


也不见他和别的同学说话。


可你似乎总是忽略了你和他搭话时他红着的耳朵,


和那随便乱飘却不看你的眼睛。


-


有一天上课的时候你睡着了。


有一种温暖的触感在你的头顶拂过,你睁开了眼睛。


“诺顿同学?”


你转头看他,


他只是侧了侧脸,


把刚才放在你头上的手收了回去。


见他半天没说话,你把头转了回去。


只听见,他闷闷的说了一句。


“别睡了,老师在看你。”你又转过了头看了看他。


因为侧过了脸,他通红的耳朵暴露在你面前。


可爱,这是你第一个想到的形容词。想日(划掉


正当你想入非非(bushi 的时候一支粉笔精准的掉在你头顶。


“啪”


“看什么呢?你和坎贝尔同学聊的挺欢?他比我教的书更有趣?”


是的(划掉


最后你和他被罚站在了教室外面。


后来只知道,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他在你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头发的质感真的很软。”


你只知道,你们现在的距离近到让你的心不能够停止强烈的跳动。


你能闻到他身上的柠檬香。他说话的余温在你脸颊旁边徘徊。


诺顿只是笑了一笑。


说实话,你没见过他笑,从开学到现在。


你和他前后座做了很多年了,从来没见过他笑。


这么一看,其实真的很好看。


就算脸上有那道烧过的痕迹,


但是不影响他给你的心动的感觉。


“扑通——扑通”夏天到了,恋爱的季节又到了。


-


hiahiahia,我就是这么短小粗劣(¦3[▓▓]

我没梗了,要是有人点大概今天还能更。

我好🍋,我也想要甜甜的恋爱。

柠檬香是我瞎掰的,轻点喷

此文是在推演公布前写的,小警察别喷了🌚

那个时候我文笔还稚嫩着的(淦

被封号于是就再发了一次🌚


被政治支配的克里斯

诺顿他一定是天使
笑起来好可爱……

诺顿他一定是天使
笑起来好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