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第五人格小说家

21201浏览    873参与
落难小土狗

鸟奥〈偷看〉

  不知道为什么发的车打死通过不了,我还屑没微博,遂恼,发糖()

  

  门关上了,脚步声渐渐变淡,直至消失。

奥尔菲斯小心的打开锁,推开虚掩的门,轻声去到另一个房间。

  真相就在他脸前,信纸被翻阅,在指腹间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个个线索于脑海中编织,形成完整的历史。“艾玛·伍兹     菲欧娜·吉尔曼     克利切·皮尔森……”神秘的庄园,性格迥异的“求生者”,不知不觉出现在你身后的“屠夫”。恐怖,确实应该这么形容。他们是一......

  不知道为什么发的车打死通过不了,我还屑没微博,遂恼,发糖()

  

  门关上了,脚步声渐渐变淡,直至消失。

奥尔菲斯小心的打开锁,推开虚掩的门,轻声去到另一个房间。

  真相就在他脸前,信纸被翻阅,在指腹间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个个线索于脑海中编织,形成完整的历史。“艾玛·伍兹     菲欧娜·吉尔曼     克利切·皮尔森……”神秘的庄园,性格迥异的“求生者”,不知不觉出现在你身后的“屠夫”。恐怖,确实应该这么形容。他们是一群疯子?还是怪物。

  时间在信笺上流淌。

  客厅暖黄色的灯光使奥尔菲斯打颤,窗外是嘈杂的人声,冷风吹的他一阵阵心悸。收好信纸确定没有留下痕迹,余光瞟到身后的紫色,转过身就被搂在怀里。“下午好,我的小渡鸦”对方沙哑的声音说。黄昏的光线暗下来,“噩梦”摘下烫金的鸟喙面具,没轻没重的蹭着奥尔菲斯的脖颈“偷看完了,就做个交易吧,用你。”

  

全设定在回礼( ̀⌄ ́)

  

甲鸟

诺顿叫奥尔菲斯来医院,然后给了他的鼻子一拳

来一点1k5的无差无脑小段子震撼

 ————————————————————————

  奥尔菲斯和诺顿不仅是高中同学,还是高中同桌。一个上流社会的少爷和一个矿工家庭的穷小子几乎从一开始就看不对眼。奥尔菲斯看不惯总会明里暗里讨好他人以到达自己目的的坎贝尔,对这种心机不屑一顾;诺顿看不惯每天只顾埋头写作对他人不闻不问的奥尔菲斯,对此种倨傲嗤之以鼻。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心高气盛,掩饰不好厌恶,总少不了摩擦。奥尔菲斯和诺顿就这样摩擦了两年,两年一直都是同桌。


  有一次奥尔菲斯下午放学要去参加临时的社团活动,所以接不了爱丽丝,虽然他平时就老爱皱眉头,但这次看起来气压格外的低。换作通常诺顿也懒得...

来一点1k5的无差无脑小段子震撼

 ————————————————————————

  奥尔菲斯和诺顿不仅是高中同学,还是高中同桌。一个上流社会的少爷和一个矿工家庭的穷小子几乎从一开始就看不对眼。奥尔菲斯看不惯总会明里暗里讨好他人以到达自己目的的坎贝尔,对这种心机不屑一顾;诺顿看不惯每天只顾埋头写作对他人不闻不问的奥尔菲斯,对此种倨傲嗤之以鼻。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心高气盛,掩饰不好厌恶,总少不了摩擦。奥尔菲斯和诺顿就这样摩擦了两年,两年一直都是同桌。


  有一次奥尔菲斯下午放学要去参加临时的社团活动,所以接不了爱丽丝,虽然他平时就老爱皱眉头,但这次看起来气压格外的低。换作通常诺顿也懒得这时候搭理他,免得被迁怒。但今天他却转过头来问,这是怎么啦,你的脸竟然比平常还臭。奥尔菲斯回瞪回去,我今天下午有事接不了我妹妹,要不然你帮我去?诺顿说好啊,你给我五英镑我帮你去,我下午没有社团活动。五英镑?说真的坎贝尔,你去抢说不定还会容易些……你就说给不给吧,我知道你不差钱。


  最后奥尔菲斯给了诺顿五美元,由他去小学门口把他妹妹领到家门,路不算远,而且爱丽丝其实自己认得路,只是他不太放心。他中午给爱丽丝打了电话说今天由他同学来接她,爱丽丝表示知道了。他知道诺顿对钱倒是很诚恳,所以并不担心他的服务态度,他回家时爱丽丝蹦蹦跳跳地告诉他,那个黑头发的大哥哥给她买了冰激凌,花了五英镑。果不其然第二天坎贝尔又找他要了十英镑。


  奥尔菲斯的文学社团总会有些临时活动,在他抽不开身时就会拜托诺顿去接爱丽丝,并给他五到十五英镑不等的报酬。即使有了这层金钱交易,他们的关系依然没有怎么改善,一直吵到了高中毕业,毕业典礼结束后诺顿对他说真后悔没有给他的鼻子来上一拳,以后没有这个机会了。


  高中毕业过去已经许多年,那天晚上奥尔菲斯突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电话里是诺顿熟悉的声音,他说自己快要死了,希望奥尔菲斯来看看他,给出了医院地址和他的病房号。奥尔菲斯说等等,你从哪要到我的电话号码的?高中毕业后我早换了。诺顿说这不重要,就问你来不来吧。奥尔菲斯说谁信你啊!诺顿说你等等,随后短信传来了一张病房里的照片,附带右下角诺顿正在打吊针的手。奥尔菲斯有点信了,但还是觉得莫名其妙,这时周末来哥哥家寄宿的爱丽丝跑过来问怎么了,奥尔菲斯本来想告诉她没什么事就是推销电话,但诺顿先发制人,爱丽丝听着她认识的诺顿哥哥病重,于心不忍非要去看他。奥尔菲斯一向纵容妹妹,也只能第二天带了个小果篮去了诺顿电话里说的那家医院,心里想着要是敢耍他和辜负爱丽丝的一片好心就走着瞧吧。


  许久未见的诺顿真躺在病床上,看起来面色苍白,瘦了不少。病房里满是消毒水味,让奥尔非斯不太好受。他看着这样的诺顿有点于心不忍,虽然他们的过去算不上好,但是非起码在生死之前都是浮云。爱丽丝一看见诺顿哥哥这样眼泪就往下掉,诺顿摸了摸她的脑袋,告诉她先出去好不好,他有事和她的奥菲哥哥说。爱丽丝点了点头,听话地出去了。


  奥尔菲斯狐疑地盯着他,我们的关系可没好到有要死前单独说的遗言吧?诺顿摇了摇脑袋,举起消瘦的手腕说,你过来就知道了,近一点,再近一点……对。奥尔菲斯想着要是他说什么其实我暗恋了你高中两年即使他是病号也给他一拳,但等到他来到坎贝尔身边时却被迎头一击——那打在鼻子上的一拳力气可真够大的,他眼镜都歪掉了。


  奥尔菲斯赶紧后退,怒骂你神经吧,诺顿摇了摇头说我只是在了结我高中时的心愿,你还记得我毕业典礼上说了什么吗,不给你一拳我下地狱都不会心甘情愿。奥尔菲斯一边揉着鼻子一边骂活该下地狱啊你。诺顿哼了一声,我看你也要下地狱。奥尔菲斯反驳,怎么可能,有你的地方我绝对不去。


  奥尔菲斯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在病房里吵起来,他把果篮恶狠狠地放在诺顿的床头柜上说便宜你了,然后气冲冲地带着爱丽丝回家,也不管诺顿是不是真要死了。后来他得知诺顿得到根本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只是因为阑尾炎要住院割个阑尾。奥尔菲斯开始有点后悔,怎么没有在病房里就给他的鼻子也来上一拳。


  

朔风秋半渡鸦惊

完美人偶

  (下文的视角为噩梦,沉浸式第一视角观看无距离活体分shi奥尔菲斯)

  

  抓痕从墙上生长至地面,最终延伸并停留在一扇木门前。昏暗的灯光下,灰色的尖刀发出迷蒙的光芒,排列整齐的药剂瓶刻着诡谲的符号。

  沾着药剂的染布块覆盖上鼻子和嘴,取下架子上预先准备好的药剂瓶,开始一瓶瓶向布块上浇去。被浸湿的布块散发出刺鼻的气味,黏在鼻子和嘴上无法呼吸。渐渐窒息的痛苦使之前的挣扎变得逐渐无助。

  从铁盒里取出几根铁钉,两根在脚踝的关节与筋的交错处定下去固定好,再则将双手交叠由一根铁钉直接贯穿内层却未伤及里骨。盖着布只能听见其呜咽声。

  等缓神后,在肩部先用右手的钢笔划了一条细长的口,再...

  (下文的视角为噩梦,沉浸式第一视角观看无距离活体分shi奥尔菲斯)

  

  抓痕从墙上生长至地面,最终延伸并停留在一扇木门前。昏暗的灯光下,灰色的尖刀发出迷蒙的光芒,排列整齐的药剂瓶刻着诡谲的符号。

  沾着药剂的染布块覆盖上鼻子和嘴,取下架子上预先准备好的药剂瓶,开始一瓶瓶向布块上浇去。被浸湿的布块散发出刺鼻的气味,黏在鼻子和嘴上无法呼吸。渐渐窒息的痛苦使之前的挣扎变得逐渐无助。

  从铁盒里取出几根铁钉,两根在脚踝的关节与筋的交错处定下去固定好,再则将双手交叠由一根铁钉直接贯穿内层却未伤及里骨。盖着布只能听见其呜咽声。

  等缓神后,在肩部先用右手的钢笔划了一条细长的口,再沿口子的路线用力割刺进内里使口子变宽。这样可以使撒上盐的面积覆盖更广。

  神色痛苦,四肢抽搐。

  用尖刀砍向肩部关节使骨头断裂更易脱落。软骨相连处是粉中带白的。在眼前故意晃了晃,关节上的软骨组织摇摇欲坠。

  发出尖叫。闭上眼不愿去看,额头开始冒汗,眉毛拧成了个大疙瘩。

  吻上手,将流到手上的血液舔进嘴里细细品味。纯白的西服上红透了一大片很是美得刺眼。被砍下左肩的袖子露出织的丝线。轻抚上双腿,双腿也颤抖的厉害。钢笔头从上到下刺着腿部,单薄的西裤传来又痛又麻的冰冷触感。

  语气也在因害怕而颤抖,眼神里充满对未知的恐惧和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感到绝望,同时夹杂了一丝愤怒。身体开始因失血而变冷,血液源源不断流出滴在地面上积成一摊。

  划开大腿,沿腿的纹路直径砍下去。高声大叫着,眼泪从那双棕色的眼里流出来,单片眼镜上覆盖一层水雾,银色的小链子染上红色。

  取出骨头,割下附在皮肤层里的肉喂给等待已久的渡鸦。将骨头上粘着的凝结血块和淡白的血脂用尖刀刮去。粉红的一大摊肉混着黑红色淡白色的零星物质。

  钢笔捅进心脏,在心脏旁边的粗大血管周围转个圈隔断与其相连的通道,挖出让其强制着去看那颗红色跳跃的心脏。

  瞪大了眼。嘴蠕动着想说些什么,眼神失焦开始涣散。身体仅存的温度正如那即将消散的生命一样,似乎一捏就碎。

  吻上心脏。心脏上错综交杂着的青色红色血管仍然坚持最后的跳动,那红色的心肌还在有节奏的一吸一收可终究也是徒劳。心跳声逐渐微弱至听不见。热度也在散去,将心脏就这样吃进肚中。

  是劲肉的紧致咀嚼感和血腥的享受。

  接着掏空身体内部,拔出其他内脏,喂给并未吃饱的那些渡鸦。小心地剔除肋骨。将所有冲刷刮除干净后按原来的身体部位摆好并洗干净表皮,直到表皮里的油脂层完全消失。

  抱来棉花。将棉花和骨头一并装进表皮,用铁钉固定关节,丝线固定骨头和棉花使他们不会分散在身体内部发生错乱。表皮外也缝了一些丝线一直延伸至头顶,用两个双十字将其固定好。

  最后缝合好各个部位。

  一个完美的人偶诞生了。

  ——————————————

  “您好,我是'奥尔菲斯',是一名小说家。”

  声音空洞。

  

  

  

  

  

圣代沙龙不改脸模就不改名

怎么没有人买怪鸟,噩梦怪鸟超好看的好吧,还有往昔,我从没看见过这么好看的皮肤,建议天天返厂小说家的往昔

怎么没有人买怪鸟,噩梦怪鸟超好看的好吧,还有往昔,我从没看见过这么好看的皮肤,建议天天返厂小说家的往昔

一〇一肆䪽

  玩的梗 并不磕回说/说回 有哪里不对的欢迎指出 没画小女孩所以不打标签了

  玩的梗 并不磕回说/说回 有哪里不对的欢迎指出 没画小女孩所以不打标签了

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为了你我打了一整天的排位,结果我就差六个人就能拿到牌子了!!!!!!!

  (蠕动)(扭曲)(尖叫)(滑行)(一拳打死大象)(发疯)(吞食)(吸食)(啃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为了你我打了一整天的排位,结果我就差六个人就能拿到牌子了!!!!!!!

  (蠕动)(扭曲)(尖叫)(滑行)(一拳打死大象)(发疯)(吞食)(吸食)(啃食)

ひだり

奥菲像个王子一样在迪士尼城堡下面闪闪发光啊😭😭😭好喜欢,谷子都好上镜

奥菲像个王子一样在迪士尼城堡下面闪闪发光啊😭😭😭好喜欢,谷子都好上镜

璃.

鸟奥/『礼物』

没得发了找个最早的短打发一下。

没有任何剧情非常非常短。

至于为什么胜利者是雕刻家,是我和朋友研究剧情得出的结果。(当然也只是一种设定)

喜欢就好。谢谢。

——————————————


随着本组的唯一胜利者伽拉泰亚的离开,第零组实验至此落幕。


奥尔菲斯站在大门前,对着出口若有所思。


破空的传送声出现在耳边,他看到那个人形怪物正单膝跪地在自己面前,向他伸出一只手。


掌心里静静躺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那么现在,亲爱的奥尔菲斯先生,你可以接受我的礼物了吗?”对方的声音带着一点近乎卑微的乞求,更多的则是渴望。


“…当然。”小说家尽力避开......

没得发了找个最早的短打发一下。

没有任何剧情非常非常短。

至于为什么胜利者是雕刻家,是我和朋友研究剧情得出的结果。(当然也只是一种设定)

喜欢就好。谢谢。

——————————————


随着本组的唯一胜利者伽拉泰亚的离开,第零组实验至此落幕。



奥尔菲斯站在大门前,对着出口若有所思。



破空的传送声出现在耳边,他看到那个人形怪物正单膝跪地在自己面前,向他伸出一只手。



掌心里静静躺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那么现在,亲爱的奥尔菲斯先生,你可以接受我的礼物了吗?”对方的声音带着一点近乎卑微的乞求,更多的则是渴望。



“…当然。”小说家尽力避开对方炽热的目光,看向了噩梦手中被轻轻打开的盒子。



一枚晶莹剔透的红宝石戒指静静地躺在中间。



噩梦贴心地将它戴到了对方的无名指上,等待着奥尔菲斯落在他面具上的一个轻吻。

一〇一肆䪽
  不会画画 试一下 身体动作...

  不会画画 试一下 身体动作有参考玩偶 因为没有参考图 所以服饰可能会画错 请各位谅解

  不会画画 试一下 身体动作有参考玩偶 因为没有参考图 所以服饰可能会画错 请各位谅解

齐介(热衷熬夜版)
诺顿:奥尔菲斯你是不是人啊 奥...

诺顿:奥尔菲斯你是不是人啊

奥菲:我食

诺顿 寄

  

最近精神状态不好  整点阴间cp吃吃

诺顿:奥尔菲斯你是不是人啊

奥菲:我食

诺顿 寄

  

最近精神状态不好  整点阴间cp吃吃

阿魂.

识别好几次都是美女椰,看来我滴老婆就是个美男子~

识别好几次都是美女椰,看来我滴老婆就是个美男子~

;)

dbq虽然就只有说说但私心说曲。。

以及就是我想不出标题了tt

dbq虽然就只有说说但私心说曲。。

以及就是我想不出标题了t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