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杰克

17.4万浏览    5123参与
一只飘逸的奈布

第五人格:玫瑰之爱(3)

  当艾玛再一次睁开她绿色的眼睛时,她已经不在刚刚那个地方了,准确的说,艾玛忘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在她的记忆中,仅仅留下来她和她的花园……还有那,,,,“遭了,”艾米莉推开房门,冲了进来,“你还好吧!抱歉,刚刚出了点事,把你给忘了。”“你是?”艾玛对于眼前这个人的一举一动尽是不解,眉毛几乎拧在了一起,才想到了这个问题。

  “我是艾米莉-黛儿,一名医生,”艾米莉笑着说,“你是新来的吧!听说你叫艾玛-伍兹?”“嗯,是的”艾玛轻轻地点了点头,便不在说话了。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艾米莉见艾玛没有走的意思,好奇地问“唉?你不回自己...

  当艾玛再一次睁开她绿色的眼睛时,她已经不在刚刚那个地方了,准确的说,艾玛忘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在她的记忆中,仅仅留下来她和她的花园……还有那,,,,“遭了,”艾米莉推开房门,冲了进来,“你还好吧!抱歉,刚刚出了点事,把你给忘了。”“你是?”艾玛对于眼前这个人的一举一动尽是不解,眉毛几乎拧在了一起,才想到了这个问题。

  “我是艾米莉-黛儿,一名医生,”艾米莉笑着说,“你是新来的吧!听说你叫艾玛-伍兹?”“嗯,是的”艾玛轻轻地点了点头,便不在说话了。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艾米莉见艾玛没有走的意思,好奇地问“唉?你不回自己的房间吗?”“什么房间啊?”“你不知道?来参加游戏的人都有一个房间啊。”“什么游戏啊?”艾玛的眼睛变成了绿色加粗字体一样,脸上写满了懵逼。

  “你,你不知道?”艾米莉也同样是一脸懵,“来这里的人不都是参加游戏的吗?”于是艾玛更懵了……

  “算了,你去餐厅看一下你的房间吧。”艾米莉摇了摇头,仿佛在怀疑自己在做梦。

  艾玛带着她绿色加粗的懵懵的眼神木然地下了床,然后又是木然的一系列动作,走到了餐厅。“这是什么?”艾玛拿起餐桌上的纸条,皱了皱眉,“艾玛-伍兹  1F01?这是我的房间吗?”最终艾玛找遍了一楼,终于找到了房间。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短,因为下一章很长

我好像很久没更了………



3m三米
我又滚过来敷衍了 今天的邦邦也...

我又滚过来敷衍了

今天的邦邦也在努力探索世界呢

因为被一些台词洗脑了

所以画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又滚过来敷衍了

今天的邦邦也在努力探索世界呢

因为被一些台词洗脑了

所以画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沙雕本尊♡.

【杰佣】三天恋爱倒计时(上)

“哦,我们亲爱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度翩翩才高八斗的学生会会长,老夫掐指一算,你已经单身21年了。”

“嗯。”

“……那批新生,真的不考虑一下?”

“滚。”


*生日庆文鸭(*'▽'*)♪

*沙雕向,字数限制分成两篇,(下)已经在主页了哦♡

*学生会会长杰克×憨憨新生奈布

一场直男间的爱恨情仇即将拉开帷幕……


“杰克,关于新生的事就全都交给你啦~”美智子冲杰克莞尔一笑,白皙的手轻撩开遮挡视线的碎发,“智子很信任你哦!”

杰克接过那高达八米的没整理好的资料,以标准的职业假笑将美智子送出门后立马转身变了脸色。

刚刚还一本正经全神贯注盯着电脑的裘克瞟见...

“哦,我们亲爱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度翩翩才高八斗的学生会会长,老夫掐指一算,你已经单身21年了。”

“嗯。”

“……那批新生,真的不考虑一下?”

“滚。”


*生日庆文鸭(*'▽'*)♪

*沙雕向,字数限制分成两篇,(下)已经在主页了哦♡

*学生会会长杰克×憨憨新生奈布

一场直男间的爱恨情仇即将拉开帷幕……



“杰克,关于新生的事就全都交给你啦~”美智子冲杰克莞尔一笑,白皙的手轻撩开遮挡视线的碎发,“智子很信任你哦!”

杰克接过那高达八米的没整理好的资料,以标准的职业假笑将美智子送出门后立马转身变了脸色。

刚刚还一本正经全神贯注盯着电脑的裘克瞟见美智子走后,双手一撑桌面,坐着办公椅飞到咖啡机旁悠哉游哉地端起杰克刚冲好的拿铁,毫不客气地抿了一口再拍拍那堆乱七八糟的资料,对着自己的好兄弟无情嘲笑。

“秃•学生会会长,果然烂桃花来了挡都挡不住对吧。”

杰克冷冷瞥一眼坐着说话不腰疼的裘克,眼里是说不出的愁苦和鄙夷。

“至少我还有烂桃花,比起你……啧啧。”

说着,杰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门扬长而去,随即是裘克抛出的厚厚一本《撩妹技巧》砸在门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杰克!长的帅了不起啊,显摆个屁!!”

与此同时,罪魁祸首美智子正高高兴兴地牵着伊德海拉的手,提着大包小包快快乐乐地逛街。


为了更好的安排新生入学的事,美智子还专门建了个群,平时有什么信息就发公告,简单又快捷,这是杰克都没想到的。不过既然美智子都已安排妥当,杰克便心安理得地担起群主这个伟大称号,带领2020届新生光荣入校。

学生会会长杰克:亲爱的新生们 请于今天下午3:20到教学楼B集合召开新生见面会 请互相转达 收到请回复 谢谢

奈某臭袜子找不到:谢谢

嘤嘤又被袜子熏晕:谢谢

口罩和袜子一起洗:谢谢

橄榄球不在袜子里:谢谢

……

杰克看到这整齐划一的回复,血压直线升高。

算了,新生他也不是没带过,虽然和年轻人代沟有点大,但也就是点小风小浪,咬咬牙就过去了。

但等到见面会正式开始时,杰克才明白,和这届新生之间隔的不是一条深长的代沟,是一场智商与血压的较量。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杰克希望在去之前能先泡一杯红枣枸杞。


夏天的太阳毒辣辣地晒,小道边的榕树毫不吝啬地洒下一片又一片巨大的树荫,偶尔施舍一点斑斑驳驳的光晕,挡住了那该死的紫外线,却被如夏天般阳光的男孩大大咧咧的步伐残忍撕碎。

在奈布威廉伊索伊莱这群人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迟到半个小时到新生见面会时,一切早已布置妥当,主席台上还有个穿西服的红发学生在滔滔不绝地讲着什么。

“你们是新生吧,”一位学长瞧见东张西望的四人,立马凑上前来指方向,“诺,先去那边登记名字。”

说着他眼珠子又骨碌一转,俯在四人耳旁小声尖叫,“负责登记的学生会会长超帅的啊啊啊啊啊!”

“……谢谢。”奈布尴尬地道了谢,拖着另外三个睡眼朦胧的大男孩朝杰克那边走去。

奈布仔细打量着垂眸登记表格的杰克,不得不说那位学长眼光不错,“呃……是来你这登记吗?”

听到声音,杰克抬起头眯眼看向手足无措的奈布和他身后摇摇欲坠的三人,心想这届新生长得都还不赖。

“嗯,你叫什么?”

“…啊?”盯着杰克的奈布一脸茫然,“我没叫啊……”

坐在杰克旁边的裘克直接一口咖啡喷出来,一滴不剩地溅到奈布的米白色卫衣上。

“对,对不起……”裘克竭力忍住笑,眉眼弯弯地扯下几张纸巾好心为奈布擦衣服,结果越擦越花,最后整件衣服都变了色。

奈布的脸色阴沉下来,这是他省了一个月才买的19.9元天价地摊掉色卫衣。他厉声质问裘克,“一来就针对新生,这就是学生会的态度吗?”

“唉唉?”裘克拿着纸巾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接话时,杰克厌倦地揉了揉眉心。

“爱奇艺永久VIP。”

“成交!”奈布心头一算自己赚到了,立马爽快地一拍桌子,不顾杰克紧紧皱起的眉头,拎着不知所措的三人扬长而去。

看着娇小柔弱的奈布提着三个肌肉猛男离开的背影,裘克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地撞了撞杰克的肩膀。“所以……他们登记名字了吗?”

“……”杰克猛地摔笔,躺在靠椅上感慨人生不易。

“唉奈布,我们登记名字了吗?”昏昏欲睡的威廉终于能独立行走,他整理好自己的球服,搓了搓困倦的双眼。

“……靠,你妹的怎么不早说!”奈布整张脸都挎了下来。等到他走到离学生会会长两百米多的地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混账事。

开学第一天,我好像惹了学生会会长。


回寝室午睡时,奈布打开手机一看就发现自己成了爱奇艺VIP会员。虽然不知道那个会长是怎么知道自己帐号的,但总之自己终于能够去朋友圈显摆一下了。

截屏发完朋友圈后,奈布无意间看到一条两分钟前的朋友圈。

“七岁那年,我抓住了一只蝉,就以为能抓住整个夏天。”

配图是一只细致白皙的手轻轻捏着一只黑黢黢的昆虫。

显微镜男孩奈布凭着敏锐的洞察力察觉到这只“蝉”的不对劲,不屑一顾地在这条朋友圈下评论。

奈某臭袜子找不到:这他妈明明是蟑螂。

学生会会长杰克回复 奈某臭袜子找不到:。。。

奈布瞟了一眼无言以对的楼主发的那三个充满人间温情的句号,大笑着关掉了手机。

“哈哈哈哈这个什么杰克,真的是找不到事干……等等,杰克…什么杰克?”

在奈布大脑高速旋转确定自己从来没有个叫杰克的好友后,手忙脚乱地打开了手机。

学生会会长杰克。

靠老子什么时候加的他啊啊啊啊啊啊!

奈布将手机一甩,脸捂在抱枕里,瘦小的身躯扑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一下没躺稳从上铺掉下来与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啊啊啊啊以后大学四年还怎么过!

算了,为了以后幸福美满的大学生活,老子还是去给那个辣鸡会长道个歉吧,听他的小迷妹说这人有仇必报……

奈布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发呆,想起待会儿要低声下气地冲杰克鞠躬,不禁流下了不学无术的泪水。

其实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奈布只要熬一年就好,杰克已经大四了。

真正崩溃的是在学生会办公室刷朋友圈的杰克。

间歇性昏厥。

好兄弟裘克二话不说就给杰克进行人工呼吸,抢救无效后抱着他直奔医务室,引得路上女生尖叫连连。


“艾米丽医生,杰克他怎么样了?”平时大大咧咧但关键时刻绝不掉链子的裘克一脸担忧地看着从医务室出来的艾米丽。

“已经醒了,进去看看他吧。”艾米丽把关上的门又打开,和裘克进了医务室。

杰克脸色苍白,惨兮兮地看向进来的二人,早已没了平日里的冷漠和高傲。

“杰克啊,我说你年纪轻轻的当什么学生会会长,你看你,又被气死了吧。”艾米丽无奈地抚额,替这位进医务室第132次的学生捏了把汗。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进医务室。”


要想知道杰克的行踪是不可能的,亲自登门拜访才是王道。为了知道该死的学生会会长的门牌号,奈布跑断腿来到了杰克的教室。

软萌单纯又可爱的小学弟奈布刚一踏进教室就引起了各位变态学姐的注意,趴在地上坐在桌上躺在椅子上的一大堆女人都像潮水般向奈布涌来。

“小学弟来我们班,是有什么事吗?”跑得最快的学姐笑眯眯地揉了揉奈布柔软的栗发。

“去去去,”长相清纯的女孩不屑地推开第一个开口的学姐,转身又冲奈布笑脸相迎,“学弟,你哪个系的鸭?”

奈布被学姐们过于热情的举动吓得不轻,缓过神后万分疑惑地看向那个清纯女孩。

“我是美术系的,但我不是鸭。”

“。。。”

女孩神情复杂地缓缓走回自己的位置,但其他学姐仍是兴致不减,一个接着一个问奈布的手机号QQ号微信号。

“呃,那个……”奈布实在是招架不住学姐们极其恐怖的摸头杀和捧脸杀,大声表明自己来的目的,“我来是想问一下,学姐们知不知道杰克的寝室门牌号……”

这个教室突然安静下来,空气在奈布话语未落时凝固,气氛降到冰点。

“啊啊啊啊这个可爱的男孩纸问杰克的门牌号啊啊啊啊!!!”下一秒,女生们顿时炸成一锅,每个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直男奈布当然不懂这姨母笑中蕴藏的奥秘。

“304,”终于有一位戴眼镜的女孩正经地回答了奈布的问题,但她接下来的话立刻让奈布好感全无,“但会长已经有裘克了,你去也只能被扣上一个小三的帽子。”

“???”奈布错愕地被那位学姐撵出了教室。三秒钟后他才意识到,

原来杰克是个gay,

而且已经有基友了。

自己还是别去道歉了,免得裘克误会。

另一边吹着空调的杰克打了个喷嚏,吸着鼻子把温度升到了25度。


心灵受到严重打击的杰克在裘克的威胁下,连拖带拉地被裘克拽到KTV参加一场表面风光无限品学兼优的学霸探讨会,实则是爱搞黄色的一群人庆祝B校学生会会长约瑟夫光荣脱单。

“老约,说好的谁先脱单谁是狗啊,自罚一杯!”

白发的英俊少年一边微笑着冲一堆单身损友举杯敬酒,一边贴心地将戴口罩的小恋人护在身后,紧紧握住他的手。

“杰克,你来啦。”听见门打开“吱呀”的声响,约瑟夫微笑着招呼杰克过来坐下,“介绍一下,我的小恋人,伊索。”

“是我们学校的那批新生吧,”杰克瞥了一眼在角落羞羞答答的伊索,慵懒地陷进华丽的沙发里,“我见过他,是那个把我气晕那小子的朋友。”

“我艹,老约你可以啊,开学第一天就拐到个新生!”裘克显然没把重点放在杰克咬牙切齿地强调“那小子的朋友”上。

伊索的脸染上了红晕,他满怀愧疚地冲杰克道歉,“呃……奈布他是有些鲁莽,给您添麻烦了,抱歉啊。”

杰克挥了挥手,表示不在乎。

气氛霎时变得有些微妙。

这种时候怎么少得了尬聊小王子裘克。

“哦,我们亲爱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度翩翩才高八斗的学生会会长,老夫掐指一算,你已经单身21年了。”

“嗯。”

“……那批新生,真的不考虑一下?”

“滚。”

气氛更为微妙,飘浮的酒精味中隐约夹杂着几丝尴尬。

不,我尬聊小王子从不认输。

“哦聚会什么的不都是要玩游戏嘛!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好不好!”裘克一脸鸡冻,变戏法似的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沓牌来。

“可以。”约瑟夫笑了笑,身旁的卡尔害羞地点点头,依次坐着的卢基诺和哈斯塔也没有意见。

看到众人将目光投向自己时,杰克不耐烦地点头示意,丝毫没注意到裘克报复意味颇深的贼笑。

总之也不知道怎么van的,转来转去杰克就莫名其妙地遭了殃。当学生会会长终于意识到这场游戏彻头彻尾输的都是他时,裘克已经乖巧地询问他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杰克淡淡地说,举起一杯伏特加不紧不慢地品尝起来。

“给你新加的那个小学弟发一句‘我稀饭你’!”裘克奸笑着,一副“我就知道你要选这个”的模样,痞里痞气地翘起二郎腿来。

“……大冒险。”杰克无奈地抚额,早知道裘克想坑他,他就不该玩这种弱智游戏的。

“不改了?”

“不改了。”

“好!”裘克突然士气高涨地起身叉腰,杰克有种不详的预感,“和你真心话的对象谈恋爱三天!”

杰克猛地呛了一口伏特加,手撑着墙壁干呕起来。

“不…咳,”酒精烧得杰克的喉咙火燎火燎地疼,度数极高的白酒刺得他落下几滴生理性泪水,“不行……”

“噗嗤,”约瑟夫不禁笑出声来,惹得伊索看呆了老半天,“要是杰克答应和那小子谈恋爱,我就把B校的上课铃声换成好汉歌。”

“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裘克拍拍杰克弓起的背,俯在他耳旁轻轻开口,“咱可不能让约瑟夫太过嚣张啊,你是A校的人,加油。”

杰克欲哭无泪地闭上了眼。神tm国民男神好兄弟,就是个变着戏法坑自己的栽包。

身后的裘克悄声无息地抽出杰克的手机,给奈布发了句“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无论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今年你是肯定能脱单的了。

哦天呐,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种为了兄弟操碎心的帅气男孩。


深夜微博冲浪的奈布看到杰克给自己发的信息,那声音就差没把寝室楼喊垮。

“啊啊啊啊啊啊啊!”

“屎拉裤子里了?”裘克搓着眼坐起身来,拍拍顶上尖叫的奈布。

“威廉大宝贝你快康啊啊啊我就知道他要报复我完了我活不下去了啊啊啊啊啊……”奈布精准无误地将手机甩到威廉脸上,捂着脸疯狂痴叫。

威廉眯着眼看完消息,刚想和奈布双人对叫时,“叮”地一声来了新消息。

“学生会会长杰克:刚才发错了,明天来天台。”

威廉抽搐着嘴角,又将手机甩给奈布。

“发错了?”奈布总算清醒了一点点,“那应该是给裘克发的……”

“等等……”威廉像突然意识到什么,蹭地爬上奈布的床位对着他盘腿而坐,“他约你去天台,怕不是想制造一场自杀案!”

“什么?!”奈布猛地跳起来,撞到天花板捂住自己的脑袋,一脸震惊地看着对面的威廉,“他为什么要这样!”

威廉从上铺爬下来,戴上最近刚买的无度数金丝眼镜,一把将奈布扯下来,开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展开一张白纸。

“你看,他发出的消息已经不能撤回,作为已有家室的男人,再出来勾搭其他男孩就是出轨,如果被外人知道,出门在外必定会被指指点点,更何况是学生会会长,他一定是想把你推下天台,再清理现场假装是你自杀!”

说着,威廉眼神一暗,蓦然将手电筒的灯招到对面的天台上,“只有尸体,才能永远守住秘密!”

奈布着实一惊,威廉缜密的推断令他惊慌失措——如果那个学生会会长真是这么想,自己就只有命丧黄泉了。

“威廉,救救孩子!”奈布死死抓住威廉的衣角,仿佛是溺水之人拼命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威廉看着抽噎的奈布,那澄澈的蓝眸里带着三分恳求三分惊恐三分无助和一丝悲哀,心里最柔软的那处似乎被扎了一下。

他坚定地拍了拍奈布颤抖着的肩膀。

“放心,爸爸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第二天,天台。

和威廉在同一个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商议了整个晚上的奈布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看见了站在天台上沐浴阳光的学生会会长的背影。

奈布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举起手的一霎那却忘了怎么打招呼。

艹,明明都想好了的……

最终是杰克回头看见举着手一脸尴尬的奈布,率先开了口。

“站在那不动干嘛,过来。”

奈布浑身发抖,紧张地闭上眼,大步伐地跨到杰克面前,颇有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感觉。

对面寝室的威廉已经眯着眼用不知哪来的弹弓瞄准了杰克的脑袋。只要杰克敢动他的宝贝儿子一下,他就算被处分也要让这个辣鸡会长付出代价。

“学弟,”杰克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只是他第一次有求于人,“前几天和朋友玩游戏输了,要我和你谈三天恋爱,可以么?”

“!!!”奈布掏了掏耳朵,确定自己没听错后吓得一个趔趄从天台摔下去。

杰克瞳孔蓦然放大,好在眼疾手快将奈布拉了回来。

在对面专心瞄准的威廉可不管什么前因后果,看见杰克拽着奈布,逮住弹弓的手一松,石头便以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向杰克的脑袋飞去。

砰。

奈布亲眼看着杰克高大的身影在自己面前倒下。

“杰克!!!”


“学生会会长,这已经是你第133次进医务室了。”艾米丽冷笑着加大手里的力度,痛得杰克倒抽一口冷气,“真香了啊。”

杰克默默无言地扭头看向罪魁祸首,裘克正揪住威廉的衣襟咆哮。

“可以啊你,拿弹弓打人,你当杰克是只小bird?打还没打死,你什么技术啊!”

“……”

奈布正愧疚地望着整个脑袋都被扎满绷带的杰克。

早知道就不信那个没脑子的逼货,这下好了,不答应人家都不行了。

“那个,对不起……”奈布低下头,紧张兮兮地扯着自己的衣角,时不时抬起头悄悄瞧一眼杰克有没有生气。

还……怪可爱的。

想着,杰克的语气竟也温柔了许多,他甚至揉了揉奈布柔软的栗发。

“没关系,所以……可以么?”

奈布简直想把威廉的脑袋当球踢,好在杰克不和传说那样记仇,如今他也只能答应。

“嗯……那你不要处分威廉好嘛?”奈布的声音如蚊子般小。话说……裘克是知道这件事的吧,他在旁边都没说什么,应该是同意的。

“可以,”杰克点点头,扭头冲威廉莞尔一笑,“我不会处分他的。”

“谢谢!”奈布如释重负地咧出一个笑容,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都露了出来,嘴角绽开两个甜甜的酒窝,笑得灿烂如正午阳光。

听学姐们说这杰克还是个富二代,这几天得好好敲他一杠。

杰克皮笑肉不笑地和奈布握了握手。

三天恋爱倒计时,开始。




麒麟望月
假装是个杰医???(&acut...

假装是个杰医???(´・̥̥̥̥ω・̥̥̥̥`) 迎风泪流

假装是个杰医???(´・̥̥̥̥ω・̥̥̥̥`) 迎风泪流

柳竹轩✨

五金大佬杰:奈布你怎么长猫耳了?【还挺可爱】

佣:劳资终于要有金皮了


五金大佬杰:奈布你怎么长猫耳了?【还挺可爱】

佣:劳资终于要有金皮了


做人要像苏打小饼干一样干干脆脆
🌥2020☄0122⭐️艾林...

🌥2020☄0122⭐️艾林的点图 @败Der艾林   

向日葵x雨中曲 葵园共舞


“仙女克丽泰爱上了太阳神阿波罗。她每一天都仰望天空,只为了看着阿波罗驾着日车划过天空。久而久之,她转成了一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永久向着太阳,面向着阿波罗,向他诉说她不变的爱慕。”

我是一朵生长在黑暗中的向日葵,你是亿万星辰也无法比拟的太阳。

你是我唯一的信仰。


背景是网图


🌥2020☄0122⭐️艾林的点图 @败Der艾林   

向日葵x雨中曲 葵园共舞

       

“仙女克丽泰爱上了太阳神阿波罗。她每一天都仰望天空,只为了看着阿波罗驾着日车划过天空。久而久之,她转成了一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永久向着太阳,面向着阿波罗,向他诉说她不变的爱慕。”

我是一朵生长在黑暗中的向日葵,你是亿万星辰也无法比拟的太阳。

你是我唯一的信仰。


背景是网图





野忌
速摸了,私心杰裘,有私设。

速摸了,私心杰裘,有私设。

速摸了,私心杰裘,有私设。

一语通
(有气无力地)画完撒花…… 自...

(有气无力地)画完撒花……

自从改名之后还是第一次在画上签名嘞

别问杰克为啥要拿笔戳他眼睛,我一点都不想解释我的角色理解,那太费劲了:-)

(有气无力地)画完撒花……

自从改名之后还是第一次在画上签名嘞

别问杰克为啥要拿笔戳他眼睛,我一点都不想解释我的角色理解,那太费劲了:-)

做人要像苏打小饼干一样干干脆脆
🌥2020☄0122⭐️ 雨...

🌥2020☄0122⭐️


雨天


试试人外杰

蜡笔糊背景+油画滤镜✔️

🌥2020☄0122⭐️


雨天


试试人外杰

蜡笔糊背景+油画滤镜✔️

麒麟望月

今天遇到的都是佛系杰克耶。我好爱。(⑉• •⑉)‥♡

今天遇到的都是佛系杰克耶。我好爱。(⑉• •⑉)‥♡

野忌

“呐,看镜头哦。”

“呜哇,去死伪绅士!”

庄园主(其实就是我鹅鹅鹅)要求屠皇合照~

裘:咋会遇到他了妈呀,心跳的好快。@A@

“呐,看镜头哦。”

“呜哇,去死伪绅士!”

庄园主(其实就是我鹅鹅鹅)要求屠皇合照~

裘:咋会遇到他了妈呀,心跳的好快。@A@

做人要像苏打小饼干一样干干脆脆

🌥2020☄0120⭐️意识流乱画慎点


有时间再认真重画吧orz我太屑了(qwq)

另一面的兜帽是随便乱加的 ooc属于我

有可能会作为长期连载…?那我就画红白单色的了orz


大概是另一面夜闯图书馆禁区打算研究电疗,一不小心拆了盒塔罗牌放出个黑杰克(?

另一面是【月亮】


🌥2020☄0120⭐️意识流乱画慎点


有时间再认真重画吧orz我太屑了(qwq)

另一面的兜帽是随便乱加的 ooc属于我

有可能会作为长期连载…?那我就画红白单色的了orz


大概是另一面夜闯图书馆禁区打算研究电疗,一不小心拆了盒塔罗牌放出个黑杰克(?

另一面是【月亮】


麒麟望月

好少人知道赎命这个皮肤,一个才上线三小时的蓝皮,超爱她与糕点师配。(⑉• •⑉)‥♡

好少人知道赎命这个皮肤,一个才上线三小时的蓝皮,超爱她与糕点师配。(⑉• •⑉)‥♡

梨落山青

在我小的时候,发现了母亲的秘密

换句话来说

我发现了她的肮脏

我喜欢画画,这能让我平静

好孩子睡着了,现在是坏孩子

这是我应有的样子

最肮脏的,不是那些基层的人

而是那些白日在舞台灯光下

搔首弄姿的人

他们丑恶的嘴脸

只为了钱而欢喜,悲伤

……恶心

“女士,愿意陪我吗?”

那恶心的女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是她这辈子做的第二件错事

第一件,是做着恶心的职业

指刃轻松剖开她的身体

一颗颗完美的内脏暴露在空气中

“这下好多了”

留下一封血书

再次与雾气融为一体

“来抓我啊”

“反正也抓不到”

“小姐可否与我在雾中共舞?”...


在我小的时候,发现了母亲的秘密

换句话来说

我发现了她的肮脏

我喜欢画画,这能让我平静

好孩子睡着了,现在是坏孩子

这是我应有的样子

最肮脏的,不是那些基层的人

而是那些白日在舞台灯光下

搔首弄姿的人

他们丑恶的嘴脸

只为了钱而欢喜,悲伤

……恶心

“女士,愿意陪我吗?”

那恶心的女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是她这辈子做的第二件错事

第一件,是做着恶心的职业

指刃轻松剖开她的身体

一颗颗完美的内脏暴露在空气中

“这下好多了”

留下一封血书

再次与雾气融为一体

“来抓我啊”

“反正也抓不到”

“小姐可否与我在雾中共舞?”








杰克自戏????????我 搬 我自己。

陈祁·萌奇
连发致歉,灵感来源于智学网网课...

连发致歉,灵感来源于智学网网课

*奈奈老师是杰克取的,奈布不会改名

连发致歉,灵感来源于智学网网课

*奈奈老师是杰克取的,奈布不会改名

陈祁·萌奇
想起来还有老福特就全屯过来

想起来还有老福特就全屯过来

想起来还有老福特就全屯过来

凤立梧桐

【杰佣】欧利蒂斯学院二三事

*本文基本是腐cp注意避雷

*友情客串@星座水瓶

*正文开始

42L凤立梧桐(楼主)

那学生会有哪些人?

43L星座水瓶

这个我来科普吧,学生会是个大组织,像军校的奈布学长、玛尔塔学姐,气象部的伊莱学长、菲欧娜学姐,金融部的薇拉学姐可是幅会长,哦,对了还有机械部的特羸西,她可是唯一一个高三的学生会成员
44L凤立梧桐(楼主)

哦哦,那我之前报名好像看到南边有个温室一样的地方,那是干什么的?

45L元宵

啊,那个是园艺部

46L凤立梧桐(楼主)

学校里还有园艺部?

47L元宵

对啊,不然欧利蒂斯学院为什么叫学院?北边那个想教堂一样的地方还是特殊学校(残疾人学校)呢

48L...

*本文基本是腐cp注意避雷

*友情客串@星座水瓶

*正文开始

42L凤立梧桐(楼主)

那学生会有哪些人?

43L星座水瓶

这个我来科普吧,学生会是个大组织,像军校的奈布学长、玛尔塔学姐,气象部的伊莱学长、菲欧娜学姐,金融部的薇拉学姐可是幅会长,哦,对了还有机械部的特羸西,她可是唯一一个高三的学生会成员
44L凤立梧桐(楼主)

哦哦,那我之前报名好像看到南边有个温室一样的地方,那是干什么的?

45L元宵

啊,那个是园艺部

46L凤立梧桐(楼主)

学校里还有园艺部?

47L元宵

对啊,不然欧利蒂斯学院为什么叫学院?北边那个想教堂一样的地方还是特殊学校(残疾人学校)呢

48L卧泰南

其实一开始也是没有园艺部的,是后来里奥校长的女儿找回来后校长才办的

49L凤立梧桐(楼主)

找回来?

50L卧泰南

是啊,里奥校长的女儿以前被人贩子骗走了,校长夫人也因此郁郁而终,还是后来那家孤儿院的医生良心发现揭露了那家黑心孤儿院里奥校长才找到了自己的亲女儿,也就是现在园艺部的负责人艾玛学姐,因为艾玛学姐喜欢花,里奥校长就创办了园艺部,但艾玛学姐的年龄已经20多了,不能再作为学员留在学校了,所以里奥校长让她当了园艺部的负责人,不过我们还是喜欢叫她学姐

51L凤立梧桐(楼主)

祝天下所有人贩子全死全家

52L小小

附议

53L凤立梧桐(楼主)

不过最后那个医生怎么样了?

54L卧泰南

据说,我是说据说哦,传闻之所以那个医生会良心发现是因为她喜欢艾玛学姐,艾玛学姐好像也喜欢她,因为又算是艾玛学姐的救命恩人,所以里奥校长让她做了校医。

55L凤立梧桐(楼主)

真的啊??!

56L花开盛折直需折

楼主别听他们瞎说,艾米丽她本来就是我们学校毕业的所以爸爸才会让她当校医,不过我喜欢她倒是真的,别瞎说坏了人家名声

57L凤立梧桐(楼主)

哦哦

58L花开盛折直需折

不过如果你要磕杰佣的话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姐妹了

59L杰佣一生推,推完生一堆

学姐也磕杰佣??!

60L花开盛折直需折

当然,我可是杰佣头子(⁎⁍̴̛ᴗ⁍̴̛⁎)
61L凤立梧桐(楼主)

所以杰佣这对cp到底是怎么来的?

62L花开盛折直需折

因为上次运动会,奈布他听天使说好像是赛前热身运动没做完全,刚开始就跑了个50米冲刺,然后腿部肌肉拉伤了,当时我在帮天使忙,看到杰克公主抱奈布我真的是惊呆了!

63L杰佣一生推,推完生一堆

对对,我原本是杰克学长的迷妹的,看到杰克学长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把奈布学长抱起来了我是真的被吓到了,然后莫名就觉得他们配一脸啊

64L杰佣一生推,推完生一堆

等等我有图

65L杰佣一生推,推完生一堆

[查看图片]

66L凤立梧桐(楼主)

woc这是真的配一脸

67L雾隐

.............

68L雾隐

我都说多少次了我和奈布·萨贝达是真的清清白白

69L雾隐

别带坏新入学的学妹们

70L雾隐

还有你艾玛,最近很闲?要不要我给你找点事做?

71L花开盛折直需折

不...不..不需要!谢谢!我去看花了先下了,拜拜👋

——————————————————————

放下手机,杰克只觉得很头疼,原本他只是在巡逻,看看有没有趁着运动会逃学的人,路过比赛场地,停那看了一场,结果那个小个子的男生刚跑到终点突然就倒了,出于同学情谊他立刻就打横抱抱到了医务室。

原本他也没多想,同学之间互相帮个忙又不是个大事,艾米丽看过了也就是普通的因为热身没做好引起的肌肉拉伤。

结果他完全低估了腐女们的恐怖和速度,第二天他就成了校园网的热搜榜第一,杰佣这个tag也突然出现,并以雨后春笋一般快速发扬光大,几天后,他就成了学校的大红人。

不过,像是老天故意的一样,这个学期他和他的绯闻对象分到了一个班。

不过还好对方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挺感谢他之前送他去医务室的。

哎,难搞哦




这可不只是篇论坛文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