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人格牛仔

8422浏览    107参与
甜甜的咸鱼
摸鱼,哄小吸血鬼们睡觉(:3[...

摸鱼,哄小吸血鬼们睡觉(:3[▓▓]

摸鱼,哄小吸血鬼们睡觉(:3[▓▓]

九黎活着就是为了于师爷
啊,是生贺。忘了往这边发了。

啊,是生贺。忘了往这边发了。

啊,是生贺。忘了往这边发了。

贰沢真的不喜欢打游戏.

我的宝藏先生·勘牛[R15]

鸽了这么久

终于又开始写我的阿尤索先生了

这又又又又是一篇无中心极其ooc的文

勘探员·鼹鼠先生×牛仔·铁帽警长

有架空背景,私设如山,

有很尬的R15内容

前方高能预警,请带好避雷针

      孟得亚洛城以东的恩里德是有名的蒸汽工业区·

      四四方方的建筑圈出了一小块浅灰色的天空,天空下是黑白或外表浅棕的厂房.烟囱冒出的呛人气体弥漫在两墙相隔的缝隙之间,还有些许飘在上空,把最后一点清澈的颜色都变成毫无生气.唯一让人...

鸽了这么久

终于又开始写我的阿尤索先生了

这又又又又是一篇无中心极其ooc的文

勘探员·鼹鼠先生×牛仔·铁帽警长

有架空背景,私设如山,

有很尬的R15内容

前方高能预警,请带好避雷针








      孟得亚洛城以东的恩里德是有名的蒸汽工业区·

      四四方方的建筑圈出了一小块浅灰色的天空,天空下是黑白或外表浅棕的厂房.烟囱冒出的呛人气体弥漫在两墙相隔的缝隙之间,还有些许飘在上空,把最后一点清澈的颜色都变成毫无生气.唯一让人感觉有活力的,就是街边,路边轰隆作响的蒸汽机,不知疲倦,没有感情地工作着.时不时冒出一个灰头土脸,浑身都是煤炭留下的痕迹,看起来年纪颇轻的孩子.

      这大概就是恩里德的全部特色.

      死寂,压抑,生机湮灭,人心隔海.

      可这并不能阻拦其他怀有未来希望的人来到这里.恩里德像是神话故事中的美杜莎,妖治迷人,无法直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

      凯文·阿尤索算是其中一个吧.

      他自己也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何会来到这个地方.梦中那个印第安女孩的音容笑貌已经渐渐模糊,政府的赏金早已在这座经济流通飞快的城市中消耗殆尽.

      牛仔不懂机器,也不愿被机器所禁锢.他的热情困在沮丧的躯壳里,顶着警长的头衔,在摩肩擦踵,却寂静如坟的街道边游荡.

      他是活物,亦是死尸.



      半年前恩里德掀起了一阵挖矿热潮.

      经专家检定,在这座城市的下方,藏着许多珍惜矿石数量相当可观的矿洞.淘矿者蜂拥而至.但无休止的采矿会导致土层大面积地塌陷,最严重的,死了上百个人,全是被埋在地底下,活让土灰烟尘给憋死的.好歹说这上面的有良心人,立即颁布了禁止私人采矿队在没有政府许可的情况下采矿的法令.

       偷采偷挖的风气受到了控制.

       安定许久,城里的人大多都对踩在自己脚底下不可估价的矿藏没有任何想法----比起这些要花费大量精力财力才能挖到的东西,靠技术来丰衣足食实在是太划算了.政府也松懈下来,守在矿区的警卫撤掉了不少,只有几个在警局里混得不行,被贬下来的老警员.

       凯文不受待见,自然就被压了下来.

   

   

   

      现在这片区域就他一个人了.

      凯文漫无目的地走着.腰上还缠着他以前最喜欢的套索,绳子末端的一小块金属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牛仔摩挲着粗糙的麻绳,僵硬地叹了口气,却没注意到脚底下的塌陷,就这么连人带套索一起摔了下去.

      疼.

      牛仔意识回笼后第一感觉就是浑身上下如被蒸汽机碾压过的疼痛.手指不住地挠着身下的厚厚灰尘,挣扎着想要起身.这么尝试了半天,没有任何效果,倒是被自己扑腾起的细小颗粒呛个半死.

      "咳咳咳......该死的......到底是哪个缺妈养的浑蛋搞的......"

      凯文实在是有些急了.

      他在恩里德没有亲人朋友,认识他的人屈指可数,说不定他在这里活活闷死都没人发现.

      这个盗矿洞的面积相当可观,墙上不知名的晶体正在闪闪发光,受特殊磁场的影响,这里甚至长出了违反自然规律的植物.其中就有凯文脸颊旁的白色花朵.

      牛仔毫无防备地猛吸一口气------他快要缺氧了.他开始佩服那些偷矿盗矿的人了.大呼大喘间,他丝毫没有发现稀薄的空气中混着一丝丝甜腻的味道.

      他昏过去了.

   

   

   

      "喂!醒醒!"卢基诺不耐烦地用他的后足踹了踹男人的脸.男人的身上飘着极其浓郁的花香,浓得肉眼可见,却又勾人无比,化作缕缕绸丝,如妖艳女子般在男人身边绕来绕去.

      卢基诺不知道坎贝尔是哪根筋搭错了,明明是去采集矿石样本,结果在矿洞里捡到了这么个警局里的人,还不怕死地把他带回来.

      我亲爱的先生啊,我们可是偷矿的,偷矿的!

      "啧.....好痛......不要动我....."

       牛仔睁开眼便是一只爬行动物巨大的脚趾,他嫌弃地扭过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都被包扎过了.他终于爬了起来,惊慌失措地退到墙角.

      一种奇怪的感觉自脚底蔓延到头顶,凯文的双腿打着颤,转而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呦嘿!老子辛辛苦苦地把你抗回来,还给你包.....诶诶诶你这是干嘛!"卢基诺瞥见凯文的动作突然一慌,赶忙把他扶起来.一个伯爵模样的男人敲了敲门,也不等答应,就直接进了房间.

      诺顿·坎贝尔,在合法矿区和非法偷矿组织都颇有名气的勘探员,人称鼹鼠先生.





      诺顿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镜.精致的花边领上沾了不少颗粒细腻的尘土------卢基诺一看便知,诺顿这是刚从某个矿洞里回来了.

      "嘿伙计,你快把你捡回来的小东西带走吧,我看他现在貌似不太好."

      牛仔的脸上泛着发情似的潮红,右手紧紧抓着卢基诺的尾巴不放.卢基诺虽说是个半变异体,但尾巴确是全身最大的弱点.他吃痛地喊了一声,马上把倒在自己怀里的男人扔到诺顿的床上,转身就走.关门时不忘叮嘱一句.

      "你可注意点,可不能把这小东西放跑了,不该留的东西就不要留."

      诺顿笑了笑,笑得阴沉.他情不自禁地抚摸上男人的脸颊.

      我是什么时候遇到他的呢?

      五年前?好像不是,七年前我可是被他亲手送进监狱的啊.好像也不是.

       诺顿摘下男人灰色的牛仔帽,替他吹了吹帽檐上的灰尘.忍住呛人的花香味,拿起毛巾轻柔地擦拭他的脸.

       凯文的反应很大.

      就跟以前诺顿主动献殷勤,要帮凯文擦脸一样.

      牛仔几乎是一瞬间弹坐起来,又一瞬间瘫坐下去.他抓住了诺顿给他擦脸的手,像是情侣间的撒娇,像是奶猫的嘤嘤细语,他蹭着诺顿带粗茧的手,难耐地哼了一句:

      "别动......我难受......"

      诺顿这么多年没见过这场面,气血一下子全涌到脑门上了.他攥紧拳头,生怕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事实上,他已经做了.

      古板的灰色下藏着的,是令人上瘾的罂粟.凯文全身都染上了情欲带来的酡红,吐吸中还有一点点奇特的花香,但是这奇特香味的泛滥地带,还属凯文的脖颈间.诺顿像吸毒上瘾的瘾君子,埋在男人的颈间陶醉地吸了一口,又重重地呼出一口二氧化碳,眼中是贪恋,是满足.

       男人晕晕乎乎地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能感受到有人在对自己的敏感部位上下其手.他把手搭在对方的肩上,费了好大力才掀开沉重的眼皮.

       啊......完了......看不清是谁......

       牛仔这么想着,没成想,对方下一秒就凑上前吻了他.好嘛,这下看得清了,牛仔先生却大脑当机,愣了好一会儿,身上的男人已经进入到他的内里,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他惊喘出声.

      "你你你......嗯......你给我停下来.....唔嗯......哼.......你这是袭......袭警!"

       诺顿温柔地将牛仔的辫子捋到一旁,身下的动作也随即粗鲁了起来.牛仔受不住,生理泪水不经大脑同意就淌了下来,眼眶红红的一圈.诺顿心疼地停下身下的动作,忍着欲火,捧起男人的脸,用粗砺的拇指拭去他眼角的泪,再烙下一个深情吻.

       这个动作像是一个高压电闸,凯文推开了诺顿,颤颤巍巍地躲开诺顿欲要伸过来拦住他的手.

     "诺......顿......你这是在干什么!"

      诺顿被男人小媳妇似的语气逗笑了,不顾男人的反抗,径直将男人搂在怀里,用自己的脸去磨蹭男人有些扎人的头发.

      "警长先生,我真的好想你啊."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鼹鼠先生并非能人之辈.他也有失手的时候.他在一次引爆炸弹,试图获取仅有一层土阻隔的珍惜矿石的活动中,被逮了个正着.可能是被爆炸的能量波震坏了脑子,抓捕中既没有反抗,也没有想歪点子逃跑,只是一直盯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警长,对着他纤细到有些骨感的腰身咽口水.

      没人知道诺顿在得知凯文是自己的看管人时是怎样的高兴.

      没有人知道诺顿在警长先生疲惫不堪,偷偷打盹时,轻轻印上的那个吻是多么的温柔.

      没人知道牛仔先生原本只有麻木表情的脸上何时开始泛起的羞红.

      没人知道牛仔先生被吻时是怎样的一幅情景.

       鼹鼠有敏锐的嗅觉,它能准确无比地找到它想要的东西,它会将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私藏起来,将它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



      诺顿在某一天发现,他的警长先生不见了.他从牢房的铁质栏杆中伸出手来,揪住一样路过的狱监,问警长的去向.

      凯文·阿尤索?就是那个不受待见的牛仔,他啊,已经被贬到矿区那了!

      虽然诺顿很想给那张欠揍的脸一拳,但他还是忍住了.

      没人知道诺顿捡到男人时的欣喜若狂.

     他的老伙计, 卢基诺,一个半蜥蜴半人的基因博士,骂骂咧咧地把男人抗回家,   他一边安慰着卢基诺,一边伸手摸了摸男人的头发.

      卢基诺翻了一个真诚的白眼.

      他还是知道他俩的那点破事的.

      他不做人了!



      凯文还是挣脱开了诺顿双臂的禁锢,差点摔下了床.他貌似听到了绷带裂开的声音.

      诺顿调笑着将男人抱回床上,吻了吻他的下巴.

      "警长先生有没有想我啊?"

      

      浓得令人恶心的香味仍在两人间氤氲缭绕.
      情欲的颜色仍在两人的眼中辗转流淌.

      那朵花其实真的不漂亮,但它的气味却能使人上瘾.如同我面前的警长先生.

      他是我的人间宝藏.
      我想把他藏起来.

   

   

   

   

    

加斯顿什么时候嫁给幻月呢

生日穿新衣♪


赶末班车x


祝我最好的阿尤索先生生日快乐呀呀呀


最近想搞阿尤索家条漫xxxxx我尽量不鸽呜呜x

生日穿新衣♪


赶末班车x


祝我最好的阿尤索先生生日快乐呀呀呀


最近想搞阿尤索家条漫xxxxx我尽量不鸽呜呜x

加斯顿什么时候嫁给幻月呢

占牛冒tag致歉,我打算搞牛冒手术

这两张是摸着爽的和手书没关系(?

占牛冒tag致歉,我打算搞牛冒手术

这两张是摸着爽的和手书没关系(?

小豚鼠

上一次是画了之后抽到了,这次是抽到了之后画了

上一次是画了之后抽到了,这次是抽到了之后画了

爱凯文的姜叶ouo

许愿许愿一定要抽到啊。
想要牛仔的逆刃之鞭和教鞭qwq
有谁认识两色大大?12.30他要来南昌了!!!qwq(偶要去!)

许愿许愿一定要抽到啊。
想要牛仔的逆刃之鞭和教鞭qwq
有谁认识两色大大?12.30他要来南昌了!!!qwq(偶要去!)

白糖兔大奶
三人小剧场 克利切:“瑟维,让...

三人小剧场


克利切:“瑟维,让我们这位来自美利坚合众国的朋友见识一下欧洲的神奇力量。”


瑟维(冷漠脸):“……”


(纸牌刚刚飘起)


凯文:(满眼星星):“WOW!


克利切:(笑成杰克)


凯文真是个大可爱

梅林是我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克利切是真的皮


我爱他们



三人小剧场


克利切:“瑟维,让我们这位来自美利坚合众国的朋友见识一下欧洲的神奇力量。”


瑟维(冷漠脸):“……”


(纸牌刚刚飘起)


凯文:(满眼星星):“WOW!


克利切:(笑成杰克)


凯文真是个大可爱

梅林是我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克利切是真的皮


我爱他们



白糖兔大奶
WOW 不知不觉60个粉了(^...

WOW

不知不觉60个粉了(^ ^)

谢谢大家的喜欢🙏🏿

不如我们来个点梗吧(´・ω・`)

取一个

有谁要来(⊙v⊙)

(占tag致歉)

WOW

不知不觉60个粉了(^ ^)

谢谢大家的喜欢🙏🏿

不如我们来个点梗吧(´・ω・`)

取一个

有谁要来(⊙v⊙)

(占tag致歉)

白糖兔大奶
比起数学, 我果然更爱凯文(&...

比起数学,

我果然更爱凯文(´・ω・`)

(我到底有多少种画风?)

比起数学,

我果然更爱凯文(´・ω・`)

(我到底有多少种画风?)

霉雨不配甩鞭

某庄园四人组的故事(6)

                             玛尔塔舍监大人

      大家好,这里是霉雨桑。我好像咕咕咕了一周是吧……咳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标题的话是因为玛尔塔会对同伴作息问题进行说教让我想到了超炮的舍监。当然,不会雷同的。毕竟玛尔塔的武力比不过徒手干翻一个部队的人的喔。现在开始正文!

  ---------------玛尔塔.贝坦菲尔-------------------...


                             玛尔塔舍监大人

      大家好,这里是霉雨桑。我好像咕咕咕了一周是吧……咳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标题的话是因为玛尔塔会对同伴作息问题进行说教让我想到了超炮的舍监。当然,不会雷同的。毕竟玛尔塔的武力比不过徒手干翻一个部队的人的喔。现在开始正文!

  ---------------玛尔塔.贝坦菲尔-------------------

  这里是玛尔塔.贝坦菲尔。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三十分。情况非常令人好奇。

特蕾西.列兹尼克在很久很久以前突然带着凯文.阿尤索,当然,还有儿子出去了。薇拉.奈尔在更久之前大概就已经出发了。结果呢,晚上十一点半竟然还没有准备睡觉!这个绝对绝对不行!我等她们都快困死了啊啊啊啊啊!

好的,现在她们的行踪情况是....回来了。(小特:那你说个头啊!),列兹尼克的手中还抱着一束.....被包装好的玫瑰花???(其实比起这个,我们贝坦菲尔小姐更关心的的是她们怎么不困)

“那个,你们几个啊……”我将各种情绪压制住说道。

不知是什么原因,凯文刚听到我这声音,吓到往后一跌,险些给肩上的娃娃来个后仰式摔跤。列兹尼克赶紧跑到凯文的身后,然后emmmm去接娃娃??奈尔刚才正在检查香水,结果差点把香水瓶摔了。

我的气场很强大吗?不、不会吧……

“宿管阿姨....欧不,舍监姐,咱能小点声吗?大晚上的对心脏不好”凯文用颤抖的双手锤了锤胸口。

不不,我的声音不大吧……

“我、我也是怕你们听不清嘛……话说我的声音很大吗?”。

“不,不大,你小声说话就是正常音量了。”凯文嘟囔着...话说不要当我听不见啊喂!

“话说你们回来的也太晚了啊喂!我可是在这里等了好久现在快困死了!”

“贝坦菲尔小姐,谢谢你,不过你不用等的,直接去睡就好了。”奈尔赔笑这说道。

“那么各位快去睡吧,现在都好晚了,明天你们不会还要出去吧。”

“那个..玛尔塔不好奇...吗?”列兹尼克突然向我靠近,小声问道。

“好奇啊,话说你们去哪了?”

“既然好奇,那个,明天要和我们一起去吗?QAQ(卖萌中)。”

“我是好奇,那明天晚上......???等等我怎么差点被带偏了,明天你们不会还这么晚回来吧。”

“虽说如此我们是有工作哒!玛尔塔、玛尔塔不是不希望我们晚上熬夜工作嘛,那、那我们白天工作只好晚上去了!QAQ”(持续卖萌中)

“.....好吧,不过为了防你们熬夜我跟你们一起去。”

我.....竟然说不过列兹尼克。

-----------------凯文.阿尤索-----------------------

“凯文,你不要玫瑰fa吗?”

...不不这东西我拿着没有用吧……

“也许你觉得你不需要,不过传说男性叼着玫瑰花会变得很帅呦!”

听她这么一说,好想叼一朵试试(装1 3)。等等你这是在害我!你想让我的嘴被扎破吗?!

“嘛,薇拉也觉得可以给凯文一朵的吧……”,列兹尼克一边说着还一边抽出一朵给奈尔....

奈尔将玫瑰递给我,微笑着说当然可以。

等等,这好像是女孩子送给男性花?!这个.....

奈尔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说话有些结结巴巴:“这个....、”

不过奈尔只语无伦次了一小会,就又微笑着说:“阿尤索先生要小心别刺到手喔。”

我点了点头,说实话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回到房间后,我没有立刻躺下睡。因为......我才不要刚回房间就和玛尔塔说的似的立刻睡呢这样就听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话说,被列兹尼克强制认为是我女朋友的女孩啊....

我对她的感情啊……现在也隔了好久了,自己不清楚对她到底是不是有恋爱那种感觉,不过应该没有吧……

不过,我只知道我对她很感激,也很内疚吧。我们也确实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那个套索我现在还在随身携带,虽然这样损坏的机率大,但我觉得她更希望我用这个套索去帮助别人。

好的现在是我的妄想时间!睡个头起来浪!

“凯文.阿尤索同志.....你还没睡???”

门外传来玛尔塔像尖刀一样锋利的声音....

我错了我马上睡舍监大人。

(希望大家多多留言)

霉雨不配甩鞭

某庄园四人组的故事(4)

                          伤口的治愈方法是?

   “你看你看,你要的实验材料我可是都帮你拿来了喔,调香必要品对吧?快感谢我,不过先说好不许熬夜做实验。”

   “....谢谢....薇拉,不过下次我自己来就好...”

   ”没事啦,姐妹间就该互相帮助嘛,而且你也不愿意听到那些势力鬼说的话吧……”

    ..........

大家好,这里是不正经的...

                          伤口的治愈方法是?

   “你看你看,你要的实验材料我可是都帮你拿来了喔,调香必要品对吧?快感谢我,不过先说好不许熬夜做实验。”

   “....谢谢....薇拉,不过下次我自己来就好...”

   ”没事啦,姐妹间就该互相帮助嘛,而且你也不愿意听到那些势力鬼说的话吧……”

    ..........

大家好,这里是不正经的霉雨桑。不过不过我从上期开始竟然有点正经了!最近看了寒蝉,稍微有点迷恋悬疑了...请大家结合角色推演内容看我的文!在这里感谢 @请你们快点结婚!!! 与我一起讨论人设(我们是朋友)(读者:喵的快进入正题)

空军视角

“也就是说,你平常都不吃早饭的?!这个,绝对,不行!”

我觉得我的音量还好,但凯文和奈尔多次经过多次暗示,我才明白:宁的声音都快把人家耳膜穿破了。


“唉唉?那个、那个早饭.....这种事情,原来是.....”

特雷西.列兹尼克,你究竟经历了些啥?果然、果然天才在某种意义上说都是疯子吗?!QAQ。

“嘛,不过列兹尼克小姐可以吃这份。”

奈尔拿出了一份便当。

“我的话,在诊所中闻到医疗器械的味道觉得恶心,所以自己只是拿出了部分吃。还有,谢谢你们来接我。”

列兹尼克一副期待的表情接过便当,话说你到底是多久没见到盒装早饭了啊……

“不过奈尔很会照顾人呀,上次你来救我,大概是因为觉得开局遛鬼的玛尔塔和一直破译的列兹尼克很幸苦吧。”凯文懒洋洋的说道。


那个.....恩...也、也没有啦,毕竟为了赢嘛。”

Emmmm?是我错觉吗?平常很稳很大方的奈尔现在看起来有点羞怯?

“不过、不过薇拉确实很厉害呦,会把伤痛忘掉,虽然伤口仍然存在,不过有点像麻药。”

“是是,不像玛尔塔,比起奈尔,感觉玛尔塔会找不到男朋友呀……”

凯文老是说这种欠揍的话,还有谁说我没男朋友的,我有.....

........

不,这种事情我一定不会忘记,但是刻意提起让气氛不愉快,也不好吧?当时做错的是我,是我错了。


还是尝试转移话题吧……

凯文似乎也没想到问玩这个问题气氛会这么尬

“那,凯文有没有女朋友呀QwQ”列兹尼克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凯文视角————————————

竟然被反问?!

等等,让我思考一下下....

女朋友的话,她.....呸不对那是女性朋友+恩人!而且我还对于这件事我还要进行

赎罪。

而且


人家当初未成年不是想让我被“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警告吗 ?

“没有,我向上帝发誓,虽然我不信教。”

是的。

(然后各种跳过,实际上是作者想不到写啥了)

———————-傍晚(调香师视角)—————————

终于,也轮到我亲自去收集材料和做研究了(就是要修仙的意思)。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吧

调香材料的话,首先要考虑花园。


(半小时后)

我不是吐槽担当,但是吧,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这花园为什么除了颠茄啥都没有?!

冷静冷静...

也许,会在监管者宿舍那边?

过去取材会有很大风险,在游戏中死亡(升天)还会知道会被送回庄园,但其他时候死亡会发生什么大家都不知道。但做调香实验的话本来就要花时间,要是犹豫的话不知道时间够不够.....

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不行,我已经不能再等了。


我迅速将香水和匕首放入挎包,准备出发。

唉,香水和匕首呀……真是讽刺,当初自己做出那种事的时候就用了它们,现在“解决”的时候还是要它们吗?

我一路小跑,想要快些到达监管者宿舍。我一路低着头,尽量避免环顾四周。

没错,这样就能快些逃过背后的注视,快些转移注意力了,自己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等等,脚步声?不,这不是幻觉,我没有听错!

咱们别这样了好吗?!我知道的,你在之前就一直一直烦我!我不想再再提起那件事了!

​“你不要,在跑了,也别再,向前...”

不行,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遵从它的指示。

现在还在跟着我吗……看来是不打算放弃了,只好这样了。

我拿出挎包中的迷香,进入战斗状态。

转过头来,却发现那是特雷西.列兹尼克。

“薇拉,这么晚了,你打算、去.....哪呀,我...一直跟..啊不,是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打算来跟你打个招呼。不过、这么晚了出来很危险,我们一起回去吧。”

“啊、啊,这样啊,也是,不过....”

“唉?难道说有着急的事?那下次我陪你去吧。刚才、你跑的太快啦!我追不上。”

看来只好等下次了。

幸亏没有把匕首拿出来


霉雨不配甩鞭

某庄园四人组的故事(3)

请结合之前剧情观看

天才与疯子相互为邻

小特视角

好困.....

大家好,这里是尽管半夜1:00还在工作的,也就是辛勤的天才少女特雷西.列兹尼克。

“唔,什么什么?你说熬太晚不好?别担心啦,而且刚刚有的灵感消失掉怎么办?”

好的,我来向大家介绍一下,现在坐在我旁边一脸担心的是我的父亲!也许在你们看来他只是个娃娃吧...虽然现在因为各种愿因不完美,可能反应也比较慢,但是但是!我相信在我的不懈努力下他会更完美的!

上一场游戏本来还期待着能在现场找出一些机关给我些灵感,结果却是一直破译+监管者压迫?!

呵,去死吧监管者

今天薇拉在会庄园的途中突然表情痛苦的倒下了,自己也仿佛是刚刚注...

请结合之前剧情观看

天才与疯子相互为邻

小特视角

好困.....

大家好,这里是尽管半夜1:00还在工作的,也就是辛勤的天才少女特雷西.列兹尼克。

“唔,什么什么?你说熬太晚不好?别担心啦,而且刚刚有的灵感消失掉怎么办?”

好的,我来向大家介绍一下,现在坐在我旁边一脸担心的是我的父亲!也许在你们看来他只是个娃娃吧...虽然现在因为各种愿因不完美,可能反应也比较慢,但是但是!我相信在我的不懈努力下他会更完美的!

上一场游戏本来还期待着能在现场找出一些机关给我些灵感,结果却是一直破译+监管者压迫?!

呵,去死吧监管者

今天薇拉在会庄园的途中突然表情痛苦的倒下了,自己也仿佛是刚刚注意到自己瘆人的伤口一样,最后被玛尔塔和凯文带去治疗了。要是我有像玛尔塔一样的体质,就可以保护薇拉了吧……看来,要多多小心了啊,恩,今天要加班了……在房间里放摄像头不太好,那就在走廊里放一些吧……

然后,今天的工作也要努力鸭!QwQ!


没办法,把这张草图画完吧。我将桌上铺的满满的草稿纸放到一边,开始重新做图...

又画了好久好久,我看到了我住的钟表店,父亲对着我微笑,向我说着今天店内发生的趣事,似乎也对我的新发明感到高兴。我兴奋的问道:“那么,我是你的骄傲吗?”

唉?没回答?

咚咚咚....

“特雷西.列兹尼克?”

唉唉?玛尔塔?我的周围又变回了庄园房间的书桌。

等等竟然在桌子上睡着了?!可恶可恶工作还没完成啊啊啊啊!

“话说这么晚起可不行,虽说今天不进行游戏吧,昨天几点睡的?”

恩...现在几点?原来9:30起床算晚吗…

“嘛,不过也别在意这位说的吧,这位大姐早上五点就起了,还把我吵醒了。话说宁真的是女孩子吗?”

凯文带着慵懒的声音说道。

“什么鬼,总觉得你在看不起我,还有昨天游戏后和我打赌的是你吧!”

“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亚子!”

“雨女无瓜”

恩....可惜我以前总是呆在实验室里不太擅长和别人交流呢……呜呜,我也想和大家关系好!

我会加油的喔,我,也会,保护好,大家,一定,会的..

“好的!今天我们三个一起去接奈尔!顺便一起娱乐一下!”玛尔塔一脸严肃+自信+元气的说道。

等等,也就是说,我也可以和大家交流啦?QwQ

“好...好的!”我兴奋的答应到。

“好的,我来帮一下你们吧……”凯文压低帽檐说道。

“...那你带路吧”玛尔塔一脸平淡。

“我忘了怎么走了QAQ”

.....

霉雨不配甩鞭

某庄园四人组的故事(2)我要面子的啊!

霉雨b站号为霉羽Q霉落雨

大家好,这里还是不正经的霉雨。好的话不多说让我们欢迎我们的解说员克洛伊小姐姐(调香师)

我不紧不慢的带上香水,理了理头发。去了游戏的准备大厅。“不用担心的,又不会真的死掉。”我轻声安慰自己的。而且,如果成功的话,那个令人生厌的家伙就可以彻底....

我正想着,一个带着皮帽的、穿着更像印第安人的男性出现在我的视线。

我微笑着,柔声说道:“您好,阿尤索先生。”,恩恩,表现的大方一点。

“呀,奈尔小姐啊,不过话说奈尔小姐很镇定唉。”

“恩...还是有些紧张的。”我回应到。其实吧,我是,表面上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匹。

“那个...”,列兹尼克小姐指着我的身后,我下...

霉雨b站号为霉羽Q霉落雨

大家好,这里还是不正经的霉雨。好的话不多说让我们欢迎我们的解说员克洛伊小姐姐(调香师)

我不紧不慢的带上香水,理了理头发。去了游戏的准备大厅。“不用担心的,又不会真的死掉。”我轻声安慰自己的。而且,如果成功的话,那个令人生厌的家伙就可以彻底....

我正想着,一个带着皮帽的、穿着更像印第安人的男性出现在我的视线。

我微笑着,柔声说道:“您好,阿尤索先生。”,恩恩,表现的大方一点。

“呀,奈尔小姐啊,不过话说奈尔小姐很镇定唉。”

“恩...还是有些紧张的。”我回应到。其实吧,我是,表面上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匹。

“那个...”,列兹尼克小姐指着我的身后,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背后似乎站着一个人,现在是午夜,那么后面这个脸上微微放光的是....

“呀!”我确实被吓到了,猛的向前迈了几步,后来仔细一看emmm!竟然是个金属娃娃,我又回头看了看列兹尼克小姐,她的眼睛看向别处,嘴角微微上扬,一只手拿着一个遥控器。

好吧我明白了,没关系。贝坦菲尔小姐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我的天!儿子也来了?”

列兹尼克小姐:“?????”

(略略略.....)

这局游戏的所在地是叫红教堂来着……我天你确定这不是白教堂???对不起失态了。(庄园主:QAQ)

我走到密码机那,开始破译,小特(这里为了方便就直接说名字吧)发信号说:“专心破译!”是的,是得专心点,就我这记性,不专心...

啪!不专心的话,就会炸机,算了接着破译....

........

刚才我是怎么破译的来着?

作者:好的现在欢迎凯文来解说

监管者是那个伦敦著名开膛手啊,我去原来他没死?(杰克:雾刃警告)

其实他没在追我,但是是怎么知道的呢?...其实他在追玛尔塔,我想在附近跟着以防出现意外,不过没想到这姑娘还挺厉害的除了开局没想到还有雾刃这种远程攻击中了一刀外之后大概跟他周旋了有一会了,很好这样下去应该可以再撑好长时间....

当当......(玛尔塔被雾刃打倒)

.......

对不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杰克将玛尔塔拴在气球上,我见状拿出套索。

现在,我正扛着玛尔塔,和杰克绕圈圈。

玛尔塔一脸迷茫:“???我是谁我在哪?”

凯文:“放心即使追上了你也不会有事的。”

我觉得这里绝对不会有事,你看,隔着一面墙....

大家好,我是凯文,我慌得一匹,如果你好奇我为什么到地,雾刃了解一下,这玩意能穿墙?!幸亏我替玛尔塔挡伤害了

然后,玛尔塔对着翻窗进来的杰克开了一枪后自己跑了。

调香师视角

和小特一起修机时,大老远就看到玛尔塔跑来了,玛尔塔明显受伤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跑来,小特跑过去为她治疗。玛尔塔着急的说:“得去救凯文。”

我看了看失神的一边辛苦修机一边摇控儿子修机的小特,又看了看一直在周旋的玛尔塔,说到:“我去吧。”

该派上用场了呢。我深呼吸一口气,躲过远程攻击,径直向杰克跑去,我拿出了我的一瓶香水..

忘忧之香么……味道还挺不错....

等等,我在哪?欧对,我得救人,杰克现在好像在调整状态,趁现在吧凯文救下来!

不知怎么凯文惊讶的看着我.算了,翻窗逃吧,

Emmm!翻窗的时候没注意身后被打到了!QAQ

然后,被顺利的绑上椅子

......唉?我是谁我在哪?怎么跑到牛仔肩上了 ?

凯文:“我在这里把你放下来,你一会直接翻窗跑就好。”

我点了点头,翻窗逃跑了。

牛仔视角

我本以为杰克要去追薇拉,没想到他直奔起来

我???

“先生先生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虽说这么说不太好,但正常情况下不该继续去追薇拉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追你QAQ,放心打不死你。”

“我信你个鬼,你个英吉利秃头坏的很!”

......

赛况

牛仔(迷失)  空军(迷失)     机械师(逃脱)   调香师(逃脱)

赛后庄园

特雷西.列兹尼克着急的上前去看望凯文.阿尤索和玛尔塔.贝坦菲尔的情况。

牛仔:“我太难了。”


霉雨不配甩鞭

某庄园四人组的故事

这里是,空军、牛仔、小特、调香组成的庄园四人组!全员友情向_,然后至于为什么把这四人分为一组的话详见推演内容(找相同),好的,本期有我们的空军小姐姐进行解说(掌声)。请不要试图和我的文章讲科学,理由吗,咳咳!咳咳咳咳!霉雨的b站ID为霉羽Q霉落雨

我站在庄园的大门前时,曾几度犹豫这是否是正确的选择。等等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吧!我都进来了有没有!QAQ。不过,有一件事我非常明白,我一定一定要为自己的罪过后悔。这次,绝对、绝对不能再因为自己的任性大意,忘了这把枪呢。

走进去(正常操作不需要解说)。我放下行李,拿起桌上分配房间的那张纸,但我还没来的及将视线停留在我的名字上,大门推开的声音就吸引了我...

这里是,空军、牛仔、小特、调香组成的庄园四人组!全员友情向_,然后至于为什么把这四人分为一组的话详见推演内容(找相同),好的,本期有我们的空军小姐姐进行解说(掌声)。请不要试图和我的文章讲科学,理由吗,咳咳!咳咳咳咳!霉雨的b站ID为霉羽Q霉落雨

我站在庄园的大门前时,曾几度犹豫这是否是正确的选择。等等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吧!我都进来了有没有!QAQ。不过,有一件事我非常明白,我一定一定要为自己的罪过后悔。这次,绝对、绝对不能再因为自己的任性大意,忘了这把枪呢。

走进去(正常操作不需要解说)。我放下行李,拿起桌上分配房间的那张纸,但我还没来的及将视线停留在我的名字上,大门推开的声音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发现新人物:特羸西,不不不,小特别打我!)

只见一个留着浅黄色短发,带着奇怪的护目镜和手套,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女孩,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还背着一个等身大的金属娃娃,费力的用身体推着们。

等等什么情况难道她把家搬来了吗?还有她背上的那个是???还是说我不像女孩子所以不知道但其实女孩子都这样,算了不管了救人要紧啊不要乐于助人,我赶紧上前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我:“辛苦了,我系玛尔塔.贝坦菲尔,你是?”

女孩喘着粗气,笑了笑,双手放在胸前,有些紧张的对我说:“谢谢,我....叫特雷西.列兹尼克。”

看来她有些内向。列兹尼克小姐站起身,我本以为她想要自己坐下,结果她把那个娃娃放到椅子上?!竟然还问那个娃娃累不累,说自己马上就拿电池来。

我???恩恩!看来这绝对是很重要的娃娃!没准我也可以跟......她的儿子相处的很好👌!

列兹尼克小姐离开后(新人物登场),一位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就很讲究的女性缓缓的从一个房间里出来,见到我后温柔的笑了笑,说:“日安,请问该怎么称呼?”

我说:“玛尔塔.贝坦菲尔,你怎么称呼都可以。”

女性:“我是薇拉...”说到这里,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她好像在某一瞬间,眼中原本愉快温和的情感消失了。

我:“?”

女性:“我是薇拉.奈尔,请多指教,我是位调香师,不过我觉得您不要轻易靠近我的房间比较好。”

我:“奈尔小姐这是要去?”

调香:“抱歉,说出来您可能不信但我忘了QAQ”

(.....这又是什么设定)某时某分某秒

话说这小伙是什么情况,他是凯文.阿尤索来着,职业是牛仔,话说这奇怪的装束......对不起直说了像土著人。

凯文:“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站着别动,我来帮你。”

我:“谢谢,暂时不用,话说这样真的不怕别人误会说你好色什么的?”

凯文:“QAQ.。”

(以上为搞笑解说)

空军:“当解说员太难了。”



桂皮叔

自白

当晚霞沉入山间
当晨光晕染我的马鞭
风沙的呼喊
雪花的安眠
像风滚草般蔓延

当烟雾飘向荒原
当雨水打湿我的帽檐
涌动的梦魇
逃亡的孤雁
如野火般蔓延

当泪水模糊我的双眼
当恶行刺穿一切谎言
悔恨与鲜血
又有什么能洗去罪孽

——————————————

押韵好难,用了一些东西象征,应该看得出来

当晚霞沉入山间
当晨光晕染我的马鞭
风沙的呼喊
雪花的安眠
像风滚草般蔓延

当烟雾飘向荒原
当雨水打湿我的帽檐
涌动的梦魇
逃亡的孤雁
如野火般蔓延

当泪水模糊我的双眼
当恶行刺穿一切谎言
悔恨与鲜血
又有什么能洗去罪孽

——————————————

押韵好难,用了一些东西象征,应该看得出来

桂皮叔

今天是快乐桂皮

先知: 虾仁@枯水 

约瑟夫:饭团 @杰约真好吃 

牛仔:桂皮(我!)

今天是快乐桂皮

先知: 虾仁@枯水 

约瑟夫:饭团 @杰约真好吃 

牛仔:桂皮(我!)

桂皮叔

【魔牛】【擦边】伦敦第664天

魔术师x牛仔  凯文西部风情秀演员设定 伪剧情向
是一次口出狂言的开车最后写成的垃圾
——————————
        瑟维站在门口的时候,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他的屋子里传出了呼喊和说话声,虽然含糊不清,但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谁。瑟维叹口气,无奈地把钥匙插进了门锁里。

        凯文怎么又跑到这喝酒,听声音,这回醉的可不轻。

        瑟维一进房间,就被迫接受了...

魔术师x牛仔  凯文西部风情秀演员设定 伪剧情向
是一次口出狂言的开车最后写成的垃圾
——————————
        瑟维站在门口的时候,他感觉有点不对劲。他的屋子里传出了呼喊和说话声,虽然含糊不清,但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谁。瑟维叹口气,无奈地把钥匙插进了门锁里。

        凯文怎么又跑到这喝酒,听声音,这回醉的可不轻。

        瑟维一进房间,就被迫接受了事实:凯文正抱着酒瓶和酒杯在桌子上喝得一塌糊涂,嘴里还兴奋过度地念叨着套什么牛、开枪之类的话。他的帽子扔在一旁,脸上的油彩糊成一团。

        可怜的瑟维觉得叹气已经不能表达自己的痛苦了,他觉得自己需要把凯文扔出去平息头疼。凯文这时抬起头来,一个酒瓶从他的手里滚到罗伊的脚下。

       “噢!老瑟维,你终于回来了…来,我们喝一杯。”

        瑟维脱下自己的外套挂到衣架上,然后把领带、马甲通通脱下放好——他已经做好了被吐一身的准备。谁叫他根本挪不动这个牛仔,想丢出去也做不到。(事实上,他觉得这么做也不太厚道)

       “你明天不用演出吗,凯文?”瑟维坐到凯文的旁边,给自己倒了半杯酒,虽然凯文喝的都是难以下咽的烈酒,但他已经被折磨的可以喝下一点了。

        “明天没有我的场次…嗝,你今天回来的真晚。我都快睡着了。”凯文勉强把眼睛睁开了一些,看见瑟维一脸愁苦地坐在自己身边小口地喝杯子里的酒。

       “你已经喝的够多了…也不知道你怎么做到隔几天醉一次第二天照常演出的。”

        凯文大概没听清瑟维在说什么,就算听见了他也装没听见。他抓起怀里的酒瓶往嘴里灌酒,却被摁住了酒瓶。

        “我真怕你有一天会酒精中毒,别再喝了。”

       “你不明白,瑟维。喝酒能让我回忆起…从前的日子…那些、美好的回忆。”

        凯文不满地扯下瑟维的手,灌完瓶子里剩下的酒,然后往后一仰,摔到了地毯上。

        瑟维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笑,只好把酒喝完,去扶地上的凯文。

        凯文整个人四仰八叉地在地上瘫着,脏辫凌乱地铺在地面,眼周通红,一副没人扶他他可以在地上躺一辈子的样子。瑟维百般无奈,伸手打算把凯文拉起来。

        “凯文,起来。别弄脏我的新地毯…”

        瑟维诧异地听到凯文小声的呜咽,眼泪从他紧闭的双眼流淌到地毯上,模糊了白色油彩,在地毯留下水渍。凯文偏过头,张大嘴无声地流泪。

        …终于肯哭了?

        瑟维扶起凯文,架着他走向浴室。泪水不断地滴在他的衬衣上,到了浴室门口时,凯文终于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话。

        ““我害死她了啊…我害死了……””

        瑟维松开了凯文,凯文摇摇晃晃地捧起水盆里的水,泼到自己的脸上,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捂住了脸。

        瑟维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让凯文痛哭一场,还是安慰凯文,现在的凯文看起来——太需要陪伴了。

        魔术师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矮下身姿,拨开凯文紧紧按在脸上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他可以感受到麦芽酒、龙舌兰和烟叶的气息在唇齿间绽放,醇香如它们的来源。

        如果凯文是伤心过头才让自己这么舒服地吻到了,他也不介意再冒点残废的风险。瑟维顺着嘴唇往下,蹭过毛茸茸的小胡子,舔舐着他的脖颈,他尝到了苦涩的泪水与溅在上面的龙舌兰的味道。

        瑟维环住凯文,滚烫的液体无声地滴落在他的脸颊上。

       “你还是没能放过你自己啊,凯文。”
—————————————————————————
瑟维:还喝吗,我陪你一起哭
凯文:好!!!(掏出十瓶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