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第五全员

311浏览    7参与
脆皮儿核桃

除夕贺文

/弱鸡的除夕贺文来了(瑟瑟发抖)

/看了各位太太们的贺文感觉自己这个真的拿不出手啊——

/新的一年,一定会努力提高文笔的!!我会一点一点进步!!!

/后期剧情开始逐渐敷衍

/还是第五,有CP,详见tag 

/另外,武汉加油!!! 

       听谢必安和范无咎说,今天是中国的春节。 

      虽然庄园里大多数人不太了解中国的农历纪年法,但他们对于陪兄弟二人过春节这件事表示十分赞同,并且给所有人放了一星期的假。 ...

/弱鸡的除夕贺文来了(瑟瑟发抖)

/看了各位太太们的贺文感觉自己这个真的拿不出手啊——

/新的一年,一定会努力提高文笔的!!我会一点一点进步!!!

/后期剧情开始逐渐敷衍

/还是第五,有CP,详见tag 

/另外,武汉加油!!! 

       听谢必安和范无咎说,今天是中国的春节。 

      虽然庄园里大多数人不太了解中国的农历纪年法,但他们对于陪兄弟二人过春节这件事表示十分赞同,并且给所有人放了一星期的假。 

       “虽然在来到庄园之前没接触过中国人,但感觉很有趣的样子啊~”园丁艾玛小姐眨眨眼睛,“春节要送大家什么花呢?我的天使,快帮我想想。” 

       “艾玛,别闹。”医生艾米丽笑着拿开艾玛环在她腰上的手,顺便转头在自家小可爱唇上偷了个香,于是艾玛成功忘记了春节要送什么花的问题,去他的送花老娘我的花只给我的天使(x)。 

       “需要准备酒会吗?”正帮助宿伞兄弟在各位求生者以及监管者门上贴对联的调酒师黛米小姐问道。 

       “那就麻烦黛米小姐了。”谢必安一如既往的温和儒雅,范无咎看了看自家兄长,悄声对黛米说:“不用准备那么隆重,毕竟是中国的春节,还是要由我们兄弟二人来准备,况且......这也就只是兄长他对从前日子的一些念想罢了......” 

        “无咎,背着我说什么呢?”谢必安幽幽地从背后拍了拍范无咎的肩膀。 

       “卧槽兄长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得如此无礼。” 

       “...是是是,您老可快点去贴对联吧。” 

       黛米看着眼前一对兄弟的打情骂俏日常打闹,只是笑了笑,便悄悄离开了。 

       此时庄园路边的邮差维克多举着一块牌子:“春节特惠——免费送出祝福信件”,而杂技演员麦克则第一时间跑过去塞给他一封信件,信封上写着—— 

       “致亲爱的维克多·葛兰兹先生,一定要在今天的最后一秒打开它噢~” 

       于是激动的维克多十分开心地扔下牌子跑回了宿舍。 

       他的送信犬威克坐在地上,小小的眼睛里充满大大的疑惑:我tmd?维克多你是不是行了??竟然敢把我自己丢在这???有了老婆就不要我了是不是????说好的搭档呢?????说好的并肩作战呢?????? 

       胡子先生慢悠悠地走过来,伸出爪子拍了拍威克的头:老弟,习惯就好,你不知道杰克和奈布·萨贝达那两个杀千刀的是怎么在我面前秀的。 

       威克顿时眼泪汪汪。 

       说起杰克,此时他正在花园里和奈布约会(核桃:其实我觉得这不像约会你知道吗。杰克: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奈布,今天是中国的春节呢,你...” 

       “不行不行不行今晚不行!!!!”此时奈布十分的慌。 

       “噗,没事的,你不想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呀,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这么不了解我吗,甜心?”杰克搂着奈布的手紧了紧,生怕奈布跑掉一般。 

      “嗯...知道了...”这时反倒是奈布脸红了,自己这一天天都在想些什么?! 

      看着怀中人慢慢红起来的脸颊,杰克没忍住欺负他的冲动,他俯下身,在奈布耳边轻轻说出一句话—— 

      “如果甜心想...我也不会拒绝噢。” 

      “我我我我我没有!!!”奈布彻底炸毛了。 

      “真可爱。”杰克从来都控制不住和奈布在一起时自己上扬着的嘴角,这次也不例外。 

      再来看看我们的摄影师约瑟夫先生与入殓师伊索先生。 

      “黛米小姐说今天晚上会有酒会呢,伊索打算去吗?”大型狼犬一样的约瑟夫慵懒地坐在柔软的扶手椅上,向刚进门的伊索伸出手,示意他到自己怀里来。 

      伊索乖乖过去坐下,摘下了自己的口罩,顺便用头顶蹭了蹭约瑟夫的下颚。 

      “嗯...感觉会很有趣...先生去吗?”伊索看向约瑟夫那双清澈的蓝眸,它们望向他的眼神总是充斥着爱意,他很喜欢约瑟夫的眼睛。 

       “伊索去的话,我就陪着。”约瑟夫低下头亲了亲伊索白净的脖子,说出他的打算。 

       “先...先生,请...请...请不要这样!”伊索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像个熟透的苹果。 

       约瑟夫将脸埋在伊索发间,闷闷地笑出声。 

       “好,不这样...” 

       虽说被之前的小插曲打断了思路,但艾玛还是记得要送大家花这件事的。 

       “呐呐,天使,送大家一人一支玫瑰吧?毕竟庄园里除了玫瑰就没什么别的花了。”艾玛在花园里走了一圈,发现庄园里只有玫瑰。 

       “都可以的,只要心意到了就好。” 

       此时的黑白两兄弟正和黛米小姐以及其他没有对象闲来无事的人正在庄园宴会厅里布置着酒会需要的东西。 

       “其实今夜是除夕,明天才是真正意义上新一年的第一天。”准备完成后,谢必安笑盈盈地为大家讲解着中国文化,“不过除夕夜要守岁,通俗来讲就是通宵。”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不知何时,谢必安面前已经整整齐齐坐了一排。 

        “是的...不过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等等罗比你的头怎么又掉了?”范无咎突然出现。 

        “什么?!罗比的头?!在哪在哪在哪?快去帮他找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没有头的爱哭鬼正乖巧地坐在一边。 

         爱哭鬼:???我头又掉了? 

         一行人手忙脚乱地找到罗比的头之后,时间也到了酒会可以入场的时候了。 

        黛米小姐早已调制出了足够的多夫林酒,为了一些需要特殊照顾的先生小姐们,她还特地掏出自己酿制的低度数果酒,还从庄园主那订购了一些水果榨了果汁。 

         “装饰得很不错啊。”最先到达的是红夫人。 

         “过奖过奖,都是些本国的传统装饰而已。”谢必安将她迎进来,微微笑着,“桌上有些吃食,请随意。” 

          “哎哎哎,杰克,这真不错啊。” 

          “真的很漂亮...” 

          “哇啊——维克多快看那里!” 

          “慢一些,艾玛,别被撞到。” 

          “啊啊啊好饿——” 

          “海伦娜,小心些,我带着你吧?” 

         “啊啊啊为什么我不能喝到黛米的多夫林啊——” 

         “吾主,中国的传统装饰真的很不错呢。” 

        窗外放起了烟花,所有人都许下了自己新一年的心愿,以及自己对所爱之人的祝福。

         “大家,春节快乐!!!” 

         

    


卖报的小傻瓜不傻

【第五全员】荒岛救援19

第十九章


   被留在原地的艾玛、克利切、艾米丽和依然昏迷不醒的威廉一直等到深夜也没等到奈布他们回来。

    克利切已经把周围都找遍了,能吃的果子屈指可数,周围的食物变得贫瘠,就算克利切再怎么节省,也没法掏出更多的果实递给艾玛。

   在被杀死之前,饥饿成了他们最大的敌人。

   艾玛的肚子咕咕叫,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却只能看着篝火发呆。

    已经是深夜,大家围着篝火入睡,艾玛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肚子一直发出抗议的声音,听得她心烦。忽然克利切站了起来,往一旁的丛林里走去。...

第十九章


   被留在原地的艾玛、克利切、艾米丽和依然昏迷不醒的威廉一直等到深夜也没等到奈布他们回来。

    克利切已经把周围都找遍了,能吃的果子屈指可数,周围的食物变得贫瘠,就算克利切再怎么节省,也没法掏出更多的果实递给艾玛。

   在被杀死之前,饥饿成了他们最大的敌人。

   艾玛的肚子咕咕叫,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却只能看着篝火发呆。

    已经是深夜,大家围着篝火入睡,艾玛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肚子一直发出抗议的声音,听得她心烦。忽然克利切站了起来,往一旁的丛林里走去。

    艾玛以为他是要去小便,就没有多问。

    克利切跑进丛林,确认周围的草木足以遮蔽他的行动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

    那是他之前在医院里偷来的刀,刀刃已经钝了,但勉强还能使用。

    他手握刀柄,抬起头望着明月,做了个深呼吸,好似在犹豫着做些什么重大决定,终于,他挽起裤脚到膝盖,摸了摸自己左边的小腿。

    嗯,还有点肉。

    他咽了口唾沫,持刀的手颤抖得厉害。

    “不能让伍兹小姐饿肚子!”

    他这么想着,刀刃渐渐靠近自己的小腿。

    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一咬牙一跺脚,手起正要刀落,突然草丛中一阵骚动,他立马警惕的停下动作望向骚动的草丛,只见一只野兔跳了出来,呆呆的看着克利切,克利切眼里立马闪出光辉——可以吃兔肉了!

     野兔还未发现他,于是便低下头来吃草。

     克利切放下刀,放轻了动作,蹑手蹑脚的朝野兔靠近,突然,他猛的一扑,没注意到野兔是停在大树底下的,一头撞树上,疼得他“嗷”的一声惨叫,右手下意识的捂住被撞到的头,左手紧紧抓住野兔的耳朵。

     他坐起身,看着手里的野兔,摸着自个儿的脑袋,嘟囔抱怨起来。他这一大动静,把艾玛给吓着了,一脸惊魂未定的望着草丛:“皮尔森先生……你在做什么呢?”

     “啊!”克利切浑身打了个激灵,连忙爬起身跑出草丛,拎起手中的野兔,嘿嘿的笑道:“吃肉吗?我给你烤!”

     艾玛先是一愣,再是颔首轻笑:“劳皮尔森先生费心了。”

     晚上的篝火,烟雾冉冉升起,倒是给要来找他们的人一个很好的定位。

     克利切用一根木棍穿过兔子,放在篝火上烤,艾玛盘腿坐在他的身边,轻轻微笑着,一会儿看看兔肉,一会儿看看克利切,她忽然问:“皮尔森先生,那天你为什么这么拼了命的救我?”

     “我……”克利切欲言又止,飘忽的眼神不自觉瞥向坐在对面的艾米丽。

     他很想心无旁骛的对身旁人说,我喜欢你,人生中的第一次心动给了你。

     可他只能捏紧手中的木棍,把想说的话全都咽回腹中,顿时感觉自己被卑微笼罩。门不当户不对,表白只能表示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己是不留遗憾了,却让旁人看了笑话……

     “皮尔森先生?”

     “啊,我……”

     “好香……”

     “诶?!”

     一直昏迷的威廉突然发出了声响,这可把所有人都给吓到了。艾玛试探性的又唤了一声:“威廉?”

      “嗯……”

     得到回应后,艾玛惊喜得站起身,双眼冒着金光:“艾米丽,他醒了吗?!”

      艾米丽也很意外,她仔细的检查一番后,点点头,道:“醒了,有意识了!”

      “太好了!”艾玛兴奋的跑到威廉身边跪下,“威廉,威廉?”

      艾米丽忽觉不对,连忙给艾玛比了个“嘘”,艾玛一静下来,才发现附近传来不寻常的声音。

     不是篝火燃烧的啪啪声,也不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而是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锯齿划过地面的声音,和沙哑嗓音的哼唱。

      艾米丽猛的反应过来:“是之前的那个小丑!快,快躲起来!”

      “咦嘻嘻嘻嘻,躲哪啊~”小丑根本不给他们多余的时间,笑面瘆人,姿态更怕人。

      “你、你想干嘛?!”艾米丽想要站起身,奈何双腿又在发软。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不过,这个叫克利切·皮尔森的,要跟我走一趟~”听小丑的语气,根本不容拒绝,再加上他手上拿着电锯,众人手无寸铁,根本无法抵抗眼前的大个子!

      克利切咽了口唾沫:“如果我不走呢?”

      “不走?”小丑突然高举电锯并拉响电锯,吓得艾米丽脸煞白,艾玛不敢做声,只听小丑疯了的狂笑,“我就杀了所有人啊哈哈哈哈——”

      克利切一听,冷汗直流,他僵硬的转头看向艾玛,艾玛也被吓得脸煞白。

      这时克利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艾玛害怕。

      于是他连忙说道:“好、好!我跟你走,你别、别伤害他们!”

       艾玛一听,立马转头看他,想要劝阻却连话都说不利索:“皮、皮尔森先、先生,不、不要……”

       小丑才不管他们的意愿,拎着克利切就往医院上去。艾玛整个人都傻了,说不出话,呼吸急促,全身颤抖,她靠在艾米丽背后,心中忐忑不安。

      “不、不、不行,我要找他……我要去找他!”艾玛说罢,吃力的站起身,沿着小丑离去的路线踉跄的追去。

     艾米丽也慌张,忽然想起药箱里有镇静剂,于是连忙翻找出来给自己打上一针。

     终于冷静下来后,她忽然觉得后背发凉:死掉的人也需要镇静剂吗?药箱在小丑的房间里找到的!

    艾玛的双腿发软,却还是努力的迈大步追赶,她扶着枯树,一路向山上去。

     她的心里极度不安,就像预见克利切这一去将不再回。

     她的脑海里忽然翻腾起好多回忆,她询问他为何拼了命的对她好,每一次的喜极而泣都让人记忆犹新,新到此刻让她忍不住落泪。

     你说你喜欢山川,喜欢河流,喜欢星空,喜欢所有美好的东西,却从没说过“我喜欢你”。

     今夜的圣心医院格外的阴森,也格外的寂静。可突然一阵拉锯声划破了死寂,也划破了艾玛的心脏。

    艾玛连忙使劲跑进医院,才进医院大门就看见仓皇逃跑的克利切被小丑狠狠锯了一锯,艾玛一吓,下一秒撕心裂肺的喊出声:“皮尔森先生!!”

     这一声,把克利切叫回了头,回眸便见心上人的脸,他又不自觉咧嘴笑起,接着他竟与小丑擦肩而过,往回跑去!

      “伍、伍兹小姐!”

      小丑猛的一个回身锯,只听克利切一声惨叫,被打飞到艾玛跟前。

      他站不起来了,背后哗哗的鲜血直流。

      “皮、皮尔森先生!”艾玛哭出声,立马跪下身,克利切吃力的用双手撑起自己,跪在了艾玛面前,他伸出颤抖的双手,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握紧眼前人的手,颤颤巍巍的告诉她:“伍、伍兹小姐……快……快跑……”

      艾玛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的哭,一个劲的摇头。

     “伍兹……小姐……”

     艾玛忽然将眼前人抱紧,把脸埋进人的肩窝里痛哭:“我不……走……我不……你不是说过,说过要跟我一起去游历世界……去、去看所有美景吗……你不可以……不可以说话不算数……的……”

     “伍、伍兹小……姐……”

     我喜欢你,不,我对你的感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喜欢,我爱你,我深爱着你,想把你占为己有,想让你开心,想让你平安,想让你余生都没有烦恼。

      “克利切……爱你……”

      艾玛意外的睁大了眼,心脏如骤停了一般。

      “克利切……不敢说……觉得……配不上伍兹……小姐……克利切什……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给不了你,但是……但是我也……”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外吐血,红了艾玛的衣袖,浸了艾玛的心,“我也有在努力……想对你好……这个……给你……”

       克利切从兜里拿出那块漂亮的石头,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刻上了字。他塞进艾玛的手里,附在她的耳畔,用最后的一丝气息,告诉她:“克利切的第一次心动……给了你……往后……都是你的……”

    


残瑾(已退,图不可搬运)

【时光】归途.一

    夕阳漫不经心的踱过山岗,橘黄色的幕布点缀着浮云,枯萎的叶子燃尽了最后一丝美丽,凋零到地上,腐朽枯烂化作泥土的养料,天气不知不觉中已经转凉了。


   早晚温差挺大,随着季节的推移更是显而易见,明明还未至暮色,天上却瞥见了月亮的影子,似是闭月羞花的少女,还未敢在人流喧闹之时显身。


    凉风习习,凌乱了少年墨一般的发丝,身材不强壮却结实,黑色T恤衫松松垮垮搭在身上,露出轮廓明显的锁骨,单肩挎包,一只脚倚在校门口的墙上,不时应付着三三两两走来搭讪的女生。


   ...

    夕阳漫不经心的踱过山岗,橘黄色的幕布点缀着浮云,枯萎的叶子燃尽了最后一丝美丽,凋零到地上,腐朽枯烂化作泥土的养料,天气不知不觉中已经转凉了。


   早晚温差挺大,随着季节的推移更是显而易见,明明还未至暮色,天上却瞥见了月亮的影子,似是闭月羞花的少女,还未敢在人流喧闹之时显身。


    凉风习习,凌乱了少年墨一般的发丝,身材不强壮却结实,黑色T恤衫松松垮垮搭在身上,露出轮廓明显的锁骨,单肩挎包,一只脚倚在校门口的墙上,不时应付着三三两两走来搭讪的女生。


    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透过衣间的缝隙刺入到他的肌肤内,原本就不喜欢被打扰,此刻更是无心去听她们腻歪的言语。


    回想起今早唠叨的某只出门还心心念念让他穿上外套或是换一件衬衫,他偏死活不肯答应,还差点和他哥吵一架。原因就是这些衣服穿着太碍事了,可是,他现在后悔了,瑟瑟地在风中发抖,只求老天能让他哥快点忙完那些零零碎碎的杂食然后把他领回家,冻死个人了。


     虽然他体质好,夏天不怕晒,冬天也敢光着膀子下水游泳,不过秋天的季节变化不定,没有夏天的酷热难耐,没有冬天的寒气逼人,却有着二者都没有的特点――阴晴不定。


      冷热交替带来的酸爽感可想而知,堪称世间不费一分钱的一大酷刑,而范无咎却只能双手抱胸,表面装逼耍帅,实际上早就被冻的双手冰凉。


    不知又等了多久,连四肢都快冻的没知觉了,最后一丝光线隐没在云层当中,直至夜幕降临。


    人影散乱,下午还喧闹的校园也几乎没了声音,余下出来的学生形单影只地离开,有些熟人见到范无咎也会打个招呼再走。


     范无咎是个急性子,平常这个时候早就报销自己的话费了,可是今天兄长一遍又一遍地念叨这个会议地重要性,平常当然是由着他的性子来的,他这才没好意思打过去打扰。


      此时已是月渡银墙,远处终于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白色的碎发随着步伐飘飘然垂在耳边,干净的外套带着里面白色的衬衫,向他走来的少年全然一副儒雅公子的模样,与范无咎的性格,着装简直判若两人。


     谢必安挺了挺自己酸痛的脊梁,努力掩饰眼角的倦意,习惯性地抬手揉了揉范无咎的头顶,一脸歉意道:“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摸头杀?谢必安自小就有的癖好,不过从来都只是范无咎的独家专属,范无咎的身高在学校里怎么说也有个前十,而谢必安比他还要高出了一个头――谁让自己是他哥呢,爸妈的优良基因招架不住啊,无咎好些时候都闷闷不乐地问自己,是不是你出生太早了,爸妈都把大多数的基因给你了?所以我才比你矮的?


      谢必安的回答是笑而不语。


      范无咎没有反对谢必安这一举动,哪怕有时候总会想到自己长大了,还被当成小孩子一样对待十分别扭,但是只有谢必安的手,他不反对,而他的头发,也只能让必安来动。


      为什么?


      这要从范无咎刚进谢家时说起。


ps:想看琴键新更往前翻有一话呦,然后今天有事抽空发了时光的第一章第一篇,期中考考的好的话我就回来熬夜大长更,那么,食用愉快!


牡辰
直播产物,对所有人的一个大概印...

直播产物,对所有人的一个大概印象(真的没有认真画不要喷我)

无co,轻微社园就不打cptag了

直播产物,对所有人的一个大概印象(真的没有认真画不要喷我)

无co,轻微社园就不打cptag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