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等待

5953浏览    3433参与
love百香果🌈

你好,再见

前天受人推荐,去看了@冷纯 大大的《今夜,没有极光》,很戳,很好看,很虐.

但是我太迟钝了,发现大大退出lofter已经六天了.

无论是在lofter还是博肖圈,我都是个萌新.

我没有能力劝回来一个人,大大退圈我也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地评论.

也许大大不会回圈了吧,但是我会一直等,等@冷纯 ,等一个2026.

(很乱,大家就当随便看看吧)

前天受人推荐,去看了@冷纯 大大的《今夜,没有极光》,很戳,很好看,很虐.

但是我太迟钝了,发现大大退出lofter已经六天了.

无论是在lofter还是博肖圈,我都是个萌新.

我没有能力劝回来一个人,大大退圈我也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地评论.

也许大大不会回圈了吧,但是我会一直等,等@冷纯 ,等一个2026.

(很乱,大家就当随便看看吧)

淡云阁主

从来不被世俗所喜欢

不愿意活得像个木偶

整天被世间俗事烦扰


都说金钱至上才是主导

不知道原来爱情才让人疯掉

让夏天冬天颠倒

最好我们一直向前奔跑

将所有烦恼一起扔掉


直到黎明的初晓

我们再次看到初雪的来到


从来不被世俗所喜欢

不愿意活得像个木偶

整天被世间俗事烦扰


都说金钱至上才是主导

不知道原来爱情才让人疯掉

让夏天冬天颠倒

最好我们一直向前奔跑

将所有烦恼一起扔掉


直到黎明的初晓

我们再次看到初雪的来到




淡云阁主

你的身影穿过我的生生世世
我的世界经过你的生生死死
可是彼此永远像那镜花水月
没有温度冰凉如此似幻似真
却无法放弃这样的如梦执着
追寻三生三世痴妄如此难解
毋须誓言饰演彼此命运主导
只愿今朝擦肩而过遇见是你 

你的身影穿过我的生生世世
我的世界经过你的生生死死
可是彼此永远像那镜花水月
没有温度冰凉如此似幻似真
却无法放弃这样的如梦执着
追寻三生三世痴妄如此难解
毋须誓言饰演彼此命运主导
只愿今朝擦肩而过遇见是你 

HARE6
《你不来,我不走》等风等雨等月...

《你不来,我不走》等风等雨等月亮,只为等你,小树已长成参天大树了,你在哪里?

《你不来,我不走》等风等雨等月亮,只为等你,小树已长成参天大树了,你在哪里?

淡云阁主

伴卿一世怎相离

君应知我两世情

移山未改痴情意

小楼西畔观清影

岁月不知光阴去

盏灯孤留心毅然

断文残句怎能解


伴卿一世怎相离

君应知我两世情

移山未改痴情意

小楼西畔观清影

岁月不知光阴去

盏灯孤留心毅然

断文残句怎能解


别再等了

【目标】一口气做50个俯卧撑

  • 2020-1-17    目标设立

  • 2020-1-28    20个俯卧撑

  • 2020-2-18    25个俯卧撑


  • 2020-1-17    目标设立

  • 2020-1-28    20个俯卧撑

  • 2020-2-18    25个俯卧撑


淡云阁主

红尘如此烦扰

只想独自奔逃

去到天涯海角

觅到知音就好

人生多么无奈

只愿一人静享

倚坐楼阁阑珊

身边有你就好

笛响,琴合,云缥缈

此生已然静好


红尘如此烦扰

只想独自奔逃

去到天涯海角

觅到知音就好

人生多么无奈

只愿一人静享

倚坐楼阁阑珊

身边有你就好

笛响,琴合,云缥缈

此生已然静好

淡云阁主

你是江湖一把刀

我是江湖剑一挑

自从你我天命遇

知己相伴正邪立

他人笑我太痴狂

正派嘲你很荒唐

只有你我心明知

携手天涯方明志

从此江湖无刀剑

云烟深处琴与箫

你是江湖一把刀

我是江湖剑一挑

自从你我天命遇

知己相伴正邪立

他人笑我太痴狂

正派嘲你很荒唐

只有你我心明知

携手天涯方明志

从此江湖无刀剑

云烟深处琴与箫

暮十九

花店

花店【番外】

“你什么时候回来?”墨多多垂眸,他想那个毒舌了。自从上次唐晓翼进了密密尔温泉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唐晓翼了。

“再见了,保重。”

真的…能再见么?已经……已经七年了啊…今年他十七岁。

【不太清楚墨多多具体几岁,根据私设今年17岁然后又按照自我年龄推算,得墨多多四年级10岁(虚岁哦)】

墨多多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闭目养神,他什么也不想做,他只想唐晓翼回来。

“嘿,发什么呆?”身旁坐下一名少女,是尧婷婷,她偏过头去盯着墨多多,好像一眼就看穿了他在想什么,“又在想唐晓翼?他……”

“别说了啊,我都记得呢,记得非常清楚。他…七年没回来了。”墨多多睁开了眼睛说着,眸子中满是担忧。...

花店【番外】

“你什么时候回来?”墨多多垂眸,他想那个毒舌了。自从上次唐晓翼进了密密尔温泉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唐晓翼了。

“再见了,保重。”

真的…能再见么?已经……已经七年了啊…今年他十七岁。

【不太清楚墨多多具体几岁,根据私设今年17岁然后又按照自我年龄推算,得墨多多四年级10岁(虚岁哦)】

墨多多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闭目养神,他什么也不想做,他只想唐晓翼回来。

“嘿,发什么呆?”身旁坐下一名少女,是尧婷婷,她偏过头去盯着墨多多,好像一眼就看穿了他在想什么,“又在想唐晓翼?他……”

“别说了啊,我都记得呢,记得非常清楚。他…七年没回来了。”墨多多睁开了眼睛说着,眸子中满是担忧。

“别想了,他大概不能回来了。还有那只可爱的狼王……”尧婷婷说着,墨多多苦涩的笑了笑,他站起身来离开了。

.

墨多多正细心的给花浇着水,七年以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了种花。

“铃铃铃”,有客人来了。墨多多眼睛都没抬一下,他轻轻的说着:“花都在那边,喜欢什么自己挑。”墨多多指了一个方向,头却从未抬过。

来人没有说话,那人只是挑了一大束花递给了墨多多,墨多多依旧没有抬头:“稍等。”

“好。”那人回答,墨多多身子一僵,他愣愣的抬头,对上少年那双清澈的眸子。

“怎么了先生?”少年笑着看着墨多多,刹那间,墨多多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少年依旧笑着,他张开双臂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墨多多的眼眶瞬间红了,他扑进少年的怀抱,泪水浸湿了少年肩头的布料。

“唐晓翼……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墨多多这七年来所有的委屈全都化成了一句话。

“你是不是喜欢我?”唐晓翼将松开了墨多多,他笑着看着墨多多。

少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的脸红透了:“谁,谁喜欢你了!我,我就是,就是担心你!”

唇上传来冰凉的触感,唐晓翼的俊脸瞬间放大。还是和当初他跳入密密尔温泉的皮肤一模一样,少年没有一点变老的迹象,他的皮肤依旧很光滑。

良久,唐晓翼才放开他。少年温柔的揉了揉墨多多的头发:“你的心思我都清楚。”

被人拆穿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墨多多撇了撇嘴:“以后再也不许离开我了,好不好?”

“好,永远陪着你,好不好?”

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上期限,那么我希望是永远。

——唐晓翼♥墨多多

——END——

影若诗声

此情可待,海如天色

茶凉不过是一瞬间

你经过时

它还是温热的

雨落不过是一整晚

别离的灯下

却再不见相望的身影

远方的山排列成斑斓的钢琴旋律

踏着你走过的路

我便望见了山那边不曾拥有过的颜色

原来你没有骗过我

与天相接的

终不是我目之所及的

海不过如此

海啸风浪都是一种绽放

有一种最浪漫的舞姿

名为死亡之舞

又一种最永恒的传说

叫做生死契阔

当风浪平息后

眼中不厌其烦的

不过是潮起潮落

每一位踏过海平面的孤独患者

都喜欢一种融入其中的伤感

一次次认为生命终将化为尘埃

当踏入这片海才发觉

原来浪花才是这世界唯一的留白

转动的时钟

轻轻拨散天边的阴霾

如果相遇如...

茶凉不过是一瞬间

你经过时

它还是温热的

雨落不过是一整晚

别离的灯下

却再不见相望的身影

远方的山排列成斑斓的钢琴旋律

踏着你走过的路

我便望见了山那边不曾拥有过的颜色

原来你没有骗过我

与天相接的

终不是我目之所及的

海不过如此

海啸风浪都是一种绽放

有一种最浪漫的舞姿

名为死亡之舞

又一种最永恒的传说

叫做生死契阔

当风浪平息后

眼中不厌其烦的

不过是潮起潮落

每一位踏过海平面的孤独患者

都喜欢一种融入其中的伤感

一次次认为生命终将化为尘埃

当踏入这片海才发觉

原来浪花才是这世界唯一的留白

转动的时钟

轻轻拨散天边的阴霾

如果相遇如花开

也许这薄雾中的清晨

总会在记忆中此情可待

蔚蓝天边的那片海

轻诉着浪花里的故事

浪花里的故事

源于泪光中明月下的对白










汪叽💚

新的一年我会遇见一个人 

他注重细节 

对我温柔 

教我理智 

特别宠我 

重要的是他会一点一点修补我曾经破碎的少女心 

总之岁月漫长 

然而值得等待❤​​

新的一年我会遇见一个人 

他注重细节 

对我温柔 

教我理智 

特别宠我 

重要的是他会一点一点修补我曾经破碎的少女心 

总之岁月漫长 

然而值得等待❤​​

影若诗声

那憧憬是来自时间还是梦境

有些地方陪你走过时

却不觉荒凉

有些风景随时光变得枯黄

每每提起

却总能浮现崭新的梦境

再见你时

我便记得

那是你最温柔的模样

就像是电台插播的一段钢琴

熟悉的旋律

总会让自己走不出旋律后的心跳声

时间总会让人憧憬

却又总是让人舍不得去按暂停

于是

彼此的余生

便一边拥有着,一边失去着

梦境跨越不了现实

梦中爱的至深

醒后却痛的彻底

也许唯一能保留的

也只有爱过的心跳吧

我爱的那个你

终究还是跨越不了梦境

梦境中的你

终究还是被现实搁置

时间

彼此在憧憬什么呢

烟熏淡了霓虹灯的喧嚣

灯安静了转角旁的轮廓

有时发觉一位陌生人似曾相识

像...

有些地方陪你走过时

却不觉荒凉

有些风景随时光变得枯黄

每每提起

却总能浮现崭新的梦境

再见你时

我便记得

那是你最温柔的模样

就像是电台插播的一段钢琴

熟悉的旋律

总会让自己走不出旋律后的心跳声

时间总会让人憧憬

却又总是让人舍不得去按暂停

于是

彼此的余生

便一边拥有着,一边失去着

梦境跨越不了现实

梦中爱的至深

醒后却痛的彻底

也许唯一能保留的

也只有爱过的心跳吧

我爱的那个你

终究还是跨越不了梦境

梦境中的你

终究还是被现实搁置

时间

彼此在憧憬什么呢

烟熏淡了霓虹灯的喧嚣

灯安静了转角旁的轮廓

有时发觉一位陌生人似曾相识

像是梦见过的那个人

而此时时钟刻薄的秒针才提醒我

再也想不起那个人的模样了

当我想要追寻被剥落的记忆碎片时

才发觉我似乎从未出现在你的记忆中

但是我曾踏过的每一寸记忆

为什么都染满了你的颜色呢?

也许我应该摁下暂停键

至少梦中少了些许欢笑

醒来时便少了几次空白的心跳









panpan

等待其实不可怕

因为它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过程


可怕的是

有一件事把你的希望值调高后

又一下子打破你的希望

这才让人难过


希望你们永远不要有这样的感受

等待其实不可怕

因为它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过程


可怕的是

有一件事把你的希望值调高后

又一下子打破你的希望

这才让人难过


希望你们永远不要有这样的感受

尹佚

我要开学!

我要开学!

   要开学!

      开学!

         学!

要被逼疯啦!

   被逼疯啦!

      逼疯啦!

         疯啦!


我要开学!

   要开学!

      开学!

         学!

要被逼疯啦!

   被逼疯啦!

      逼疯啦!

         疯啦!


墨卿今天听瑜老板的戏了吗

邻家婆婆每年都要用水缸在院中养莲。莲开的时候,我跑去看,只见她盘膝而坐,仰头望天,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只是寂然而坐。碧叶,粉荷,衬着她满头的白发和一脸的落寞。我飞跑的脚步,忽然就停了下来。我害怕那样的冷清。听祖母说,她在等一个人。那人说莲花开的时候来娶她,这一等,就是四十年了

——《莲》

邻家婆婆每年都要用水缸在院中养莲。莲开的时候,我跑去看,只见她盘膝而坐,仰头望天,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只是寂然而坐。碧叶,粉荷,衬着她满头的白发和一脸的落寞。我飞跑的脚步,忽然就停了下来。我害怕那样的冷清。听祖母说,她在等一个人。那人说莲花开的时候来娶她,这一等,就是四十年了

——《莲》

派大星我们一起去滑雪🎿吧~

祭②

他们拍完了应该拍的视频,又一起逛了逛这座城市的某些地方,中途他们几个男孩子嬉笑打闹,说着一些她半懂不懂的词,但她很敏锐地捕捉到了“npy”这个字眼,这让她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很快要下午四点了,他说他还有些事情,就不和他们一起回了。她从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也不会去多问。

她和一群人当中另外一个男孩子一起回了学校。在她眼里,这个男孩子性格比较憨直,有什么话就说,她和他聊起天来还算轻松自在。

一路闲聊,快到宿舍楼下时,她问他,Z有npy吗?

他愣了一下,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她慌乱着解释,“因为我刚刚听你们聊天说什么npy,有一点点好奇…哈~”不由得露出了傻傻的憨笑。

虽然...



他们拍完了应该拍的视频,又一起逛了逛这座城市的某些地方,中途他们几个男孩子嬉笑打闹,说着一些她半懂不懂的词,但她很敏锐地捕捉到了“npy”这个字眼,这让她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很快要下午四点了,他说他还有些事情,就不和他们一起回了。她从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也不会去多问。

她和一群人当中另外一个男孩子一起回了学校。在她眼里,这个男孩子性格比较憨直,有什么话就说,她和他聊起天来还算轻松自在。

一路闲聊,快到宿舍楼下时,她问他,Z有npy吗?

他愣了一下,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她慌乱着解释,“因为我刚刚听你们聊天说什么npy,有一点点好奇…哈~”不由得露出了傻傻的憨笑。

虽然知道他心直口快,但做出这个回答时她明显感觉到他略带怀疑的神色,“没有啊,他没有啊。”但在听到这个回答时,她觉得他什么眼神都不重要了,她强压着内心的欢喜,淡淡对他说,“哦~我到啦,拜拜!”

天知道她刷卡进宿舍楼的一瞬间有多兴奋多激动,嘴角多么不可抑制地疯狂上扬。

他没有npy诶他没有npy诶他没有npy诶!!!

回到宿舍后,虽然她冷静了那么一片刻,觉得那个男生以为的npy可能是男生…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就是觉得今天要放手一搏。

心脏怦怦乱跳,指尖落在手机键盘上嗒嗒嗒嗒,好像过了很长时间,她把编辑好的一段话先发给自己,好长啊。真的好长。她反反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字字斟酌,删删减减,还是很长。

没办法,这段时间的喜欢,这样的感觉再删减不得半分了。

“……我喜欢你,Z”

下午五点多,她按下发送键。

她躺在床上,迅速关掉手机,闭眼,深呼吸,一遍又一遍。

其实她超级期待他能马上回复她,可是又超级害怕。马上?马上拒绝她吗?

她觉得过了好久好久,只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声。睁眼,打开手机。

啊,怎么才过去五分钟。

没有绿色的提示灯闪烁。她好像听见自己松了口气。

等待好漫长啊,等待一点儿都不美好。

她觉得他是在忙一些事情,太忙了所以没有注意到消息。可是越往后等,她越觉得,他是看到了的,他可能被吓到了,他在想怎么拒绝她,他在想怎么礼貌又漂亮地拒绝她。她更觉得,是因为自己发的消息内容太多太长了,他只略略瞥了一眼,瞥见了“我喜欢你”,便明白这是一则怎样的消息了。他肯定会先震惊,甚至怀疑是她发错了。可在确定了是自己的名字之后,他明了大致的内容,但并没有立刻看完那长篇大论。他一定是,怀揣着忐忑、好奇、不解的心绪,先忙完自己手头上的事,到最后才看完它的。

可马上她又想:糟糕,那我肯定打扰到他了。

好不安啊。这边的她焦灼不安,她想另一边的他应该也是不安的。

她等啊等,等到晚上11点,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提示。

到这个时候,她好像觉得没有意义了,她分明是在等他的拒绝。可笑。

她打开电脑,播放跨年晚会的直播,她记得那时候朱一龙在钢琴弹唱《男孩》,画面好美啊,她之前没有听过这首歌,只觉得他唱得好深情好动容好认真。



🎋

春--快点儿呗🌱

把所有的物件儿都要尝试一遍,

把所有的娱乐都消遣一番,

把每个景点(home🏠)都打卡一次,

把零食袋清空一遍又一遍,

猛的发现还是2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春天的脚步这次也太慢了🎨
[图片]

把所有的物件儿都要尝试一遍,

把所有的娱乐都消遣一番,

把每个景点(home🏠)都打卡一次,

把零食袋清空一遍又一遍,

猛的发现还是2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春天的脚步这次也太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