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筋肉松

37335浏览    345参与
缺粮村
就,突然被香到,没有忍住(捂脸...

就,突然被香到,没有忍住(捂脸)

就,突然被香到,没有忍住(捂脸)

樱井莹子

沙雕下就满足了。

日常心疼我的kara宝贝

有筋肉松(´°ω°`)

沙雕下就满足了。

日常心疼我的kara宝贝

有筋肉松(´°ω°`)

天气好热

堆一下究极草图摸鱼

P1筋肉松

P2 问题儿童组

P3 oso哥哥


堆一下究极草图摸鱼

P1筋肉松

P2 问题儿童组

P3 oso哥哥


Euann

p1-3是二季年中集观看感悟无脑剧场 有轻微年中注意

p4-5是筋肉贴贴XD

对不起又要迫害尼桑了 好久没画公式(3年又回坑)总之好开心!

p1-3是二季年中集观看感悟无脑剧场 有轻微年中注意

p4-5是筋肉贴贴XD

对不起又要迫害尼桑了 好久没画公式(3年又回坑)总之好开心!

缺粮村

觉醒吧!我罪恶的血色之瞳!!(大雾)

这俩人光是站一块就好好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想看看带着弟弟犯中二的场景(?)

觉醒吧!我罪恶的血色之瞳!!(大雾)

这俩人光是站一块就好好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想看看带着弟弟犯中二的场景(?)

犬葵
5.2快乐!!!!给筋肉松的贺...

5.2快乐!!!!给筋肉松的贺图💛💙💛💙

有用模板!!所以画风是模板的画风

5.2快乐!!!!给筋肉松的贺图💛💙💛💙

有用模板!!所以画风是模板的画风

十四化牌水彩笔

【松和coc】筋肉松的【※,与被※】(配图)

#依旧是低端涂鸦辣眼预警

按不住我激动的双手于是它自己画好了(?

原文链接献上~:https://apotacxin4869.lofter.com/post/1da3272a_1c8a12937

以及献给这位作者 @没有洁癖 太太超棒!写文超棒!!内容超棒!!!

是第一个房间里空松抓住十四松的手,并对着自己眉心开枪的那一刻

我来拿着小破涂鸦安利各位了呜呜呜TT,请康康这里!!

以及太太请千万加油呀——————

如有不足之处请多指教!

[图片]

#依旧是低端涂鸦辣眼预警

按不住我激动的双手于是它自己画好了(?

原文链接献上~:https://apotacxin4869.lofter.com/post/1da3272a_1c8a12937

以及献给这位作者 @没有洁癖 太太超棒!写文超棒!!内容超棒!!!

是第一个房间里空松抓住十四松的手,并对着自己眉心开枪的那一刻

我来拿着小破涂鸦安利各位了呜呜呜TT,请康康这里!!

以及太太请千万加油呀——————

如有不足之处请多指教!


犬葵

一些🌿图 话说为什么是歪着的?!

一些🌿图 话说为什么是歪着的?!

禾月亮

睡前故事

*筋肉松(亲情向)

*无意义小故事

*莫名失眠的十四松和想要被弟弟依赖的空松


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沉寂在深灰色的天空下,雾气笼住了月牙儿的身姿,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白光。

松野家融进在这片宁静中,慢慢消失了。

只是有些小朋友实在实在太喜欢这样的月亮了,便只是痴迷地凝望着它,试图将它留下。


空松宠溺地揉了揉目光空洞的十四松,略微期待地提议道:“我来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他的嘴巴还是大大的张着,目光重新聚焦回面前的人,不在状态地歪了歪头。

没有听到拒绝声,那就是答应了!空松快步将十四松按回床铺里,一旁的兄弟们平稳的呼吸声传来,空松压低嗓音问道:“我...

*筋肉松(亲情向)

*无意义小故事

*莫名失眠的十四松和想要被弟弟依赖的空松

 

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沉寂在深灰色的天空下,雾气笼住了月牙儿的身姿,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白光。

松野家融进在这片宁静中,慢慢消失了。

只是有些小朋友实在实在太喜欢这样的月亮了,便只是痴迷地凝望着它,试图将它留下。

 

空松宠溺地揉了揉目光空洞的十四松,略微期待地提议道:“我来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他的嘴巴还是大大的张着,目光重新聚焦回面前的人,不在状态地歪了歪头。

没有听到拒绝声,那就是答应了!空松快步将十四松按回床铺里,一旁的兄弟们平稳的呼吸声传来,空松压低嗓音问道:“我的小十四松,你想听什么呢?青蛙王子的故事?还是白雪公主的童话?又或是你哥哥我的传奇史诗?”

十四松眨巴眨巴眼睛,大声宣布道:“月亮!我想要月亮的故事!”

他一把捂住十四松的嘴,说:“嘘——声音轻一点哦,如果吵醒了我们熟睡中的brother,他们就睡不着了。”而且还会把我们两收拾一顿,以缓解自己被吵醒的怒气。空松悄悄补充道。

十四松似乎也预想到了那个场面,乖乖地躺进被窝,等待着空松的睡前故事。

 

空松本想拿出自己的吉他,为亲爱的弟弟来一场狂热的freestyle,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危险的念头。他有些纠结地朝着窗外看去,乌云遮着月牙的脸,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角儿。

他想了想,盘腿坐在十四松的床头,清了清嗓子开始即兴创作:

 

很久很久以前啊,有一个小小的国家,里面有一个美丽骄傲的公主。

“月亮呢?十四松想看月亮!”十四松忍不住插嘴道。

好吧,这是个建立在月亮上的国度,王国里的每一位最大的公主,都要被献祭给神,以祈求国家风调雨顺,直到下一任国王的大女儿满了十六岁,悲剧不断地重复着。

十四松不满地皱了皱眉,空松让他别急,专心当个听众。

那个小公主是二女儿,她有一个即将满十六岁的姐姐——那个姐姐对她好的不得了了,同时也是她最喜欢的人。这个小公主可生气啦,她不希望自己最喜欢的人死去,于是请求着年老的国王能不能放过她的姐姐。

‘不行,唯独这件事不能有你任性!’国王生气地拒绝了小公主的念头,并叫人对她严加看管,不准她阻止姐姐的生日到来。

大公主听闻这个消息,忙赶过来看望闷闷不乐的小公主,她爽朗地笑着,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轻柔地抚摸着小公主柔软的长发,没事的、自己完全没有什么不满。大公主如此说道。

“不要让姐姐去献祭!”十四松克制地低声抱怨道。

别急呀,十四松——但顽固的小公主怎么会就这么放弃呢?于是她在大公主生日即将到来的那天,偷偷溜出了自己的房间,躲开了侍卫们的监管。她悄声来到姐姐的房间,大公主正背对着她,痴痴地望着远方的星空。小公主学着话本里的主角样子,打晕了大公主,她小心地将自己最喜欢的姐姐抱到了床上,为她挽好了被子。夜空中的光照进来,小公主却没有发现姐姐的脸上有几道泪痕。

祭祀的日子便这么来了,整个首都的人都来观看这场意义重大的典礼。假扮成大公主的小公主穿着拖在地上的长裙,一扭一拐地用姐姐的高跟鞋走着路,道路两边是臣民。他们直勾勾地盯着中央的小公主,眼底没有一丝感激或愧疚,几个远处的阿姨大声议论着这位“大公主”的长相不好、旁边则有人附和着爆料到“大公主”的品行不端正。

‘快走呀,你怎么不走了!’近处的年轻男人叫道,旁边的侍卫半推半拉地抓着小公主的手往前走。小公主便顺从地跟着他来到了祭典中心——一座高塔。

十四松不满地抓紧了被子,悄悄乞求道:“别让小公主死了,空松哥哥,别让小公主死了。”

.......当然了,我的小十四松!继续听吧,会是个好结局的。

接下去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侍卫说道。小公主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向塔的最高处缓缓走去。高跟鞋在小公主娇嫩的后脚跟上磨出了血痕,宽大的裙子时常将其绊倒,小公主一步步地向上走着,直到塔顶。

她冷漠地注视着下方的人群,这些人真的值得那么多个公主献上生命吗?每一个公主,不都是像她一样的,从没受过打击的女孩吗。她们又到底为什么心甘情愿为此世献上生命呢?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小公主感受到几丝凉意,一个庞大的影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向她的脖子伸出了双手。

小公主顽皮地笑了笑,低声咒骂了一句从街上听来的粗口,随即将脚伸出地面,一跃而下。

十四松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突然停下来的空松,张了张嘴又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空松直视着十四松的眼睛,这里面大概有控诉吧、还有些许的期盼与绝望。

——但是,就在此时,十四松哦,醒后发现祭典开始的姐姐感到了。她有些狼狈,不过还是稳稳当当地接住了纵身一跃的小公主。一阵风吹过,小公主惊讶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让她又惊又喜,可她又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姐姐!你怎么来了?你不应该出门的。’

‘你已经很勇敢了,你是我见过最好最好的妹妹。接下来还是交给姐姐我吧。’她说道。

上头的神明可不想看什么姊妹情深的戏码,嗖地一下冲了下来,十分生气的样子。

‘你们竟敢欺骗我,我要、我要把你们整个国家都毁了!’他的声音震耳欲聋。

“把这个神打倒!用球棒把他打倒外太空去吧,完美的本垒打!”十四松按耐不住地大吼道。

啊?竟然要球棒吗,哈哈哈哈真是可爱的要求呢brother!完全没问题哦!——小公主掏了一根球棒递给自己的姐姐,大公主擦了擦脸上的汗,蹲好马步,突然出击。那个嚣张气焰的神便被打得烟消云散了。

‘啊哈哈哈哈,真是无敌prefect的本垒打呢!’姐姐说道。

妹妹接过了球棒,指着一众被吓傻的围观者说:‘不想像刚才那神一样的,就乖乖听我们的话!’

很久很久以后,这两个姐妹便成了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她们分别管理左王国和右王国,拒绝封建迷信、大力发展科技创新,最终使得这个在月亮上的小国家占领整个月球。

十四松、十四松?啊,睡着了嘛。

这两个姐妹只有在月圆时才能相聚——那天也恰巧是大公主的生日,王国里的每个人都过着充实幸福的生活,她们便这样一直一直生活下去........而那个弯弯的月牙,大概是小公主统治的区域吧,而现在的小公主,又在透过星光想着谁呢?

 

空松看着安安稳稳睡着的兄弟们,站在窗前呆呆地仰望着那轮弯月。

此时,乌云大抵是已经消去了的吧。


没有洁癖

【松和coc】筋肉松的【※,与被※】

伪跑团桌风,不懂跑团的人也完全ok看

血腥预警,死亡预警

可以当亲情向看

看到上面的死亡预警提示一下是he

ooc不可避,十四松好难

都ok的话开始


陌生的味道。


陌生的触感。


松野十四松忽然从睡梦中惊坐了起来。


自己处在一个奇怪的房间。白色的墙白色的门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桌椅,身边唯一带着颜色的是一抹熟悉的蓝。


“空松哥哥早上好本垒打——”(斗殴→17,空松hp-1)


剧烈的冲击力迫得松野空松发出一声痛呼,揉揉皱起的眉头,打个哈欠看向不知为何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弟弟。


“早上好十四松……先从我身上下来吧?这里是哪?”


“完—...

伪跑团桌风,不懂跑团的人也完全ok看

血腥预警,死亡预警

可以当亲情向看

看到上面的死亡预警提示一下是he

ooc不可避,十四松好难

都ok的话开始






陌生的味道。


陌生的触感。


松野十四松忽然从睡梦中惊坐了起来。


自己处在一个奇怪的房间。白色的墙白色的门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桌椅,身边唯一带着颜色的是一抹熟悉的蓝。


“空松哥哥早上好本垒打——”(斗殴→17,空松hp-1)


剧烈的冲击力迫得松野空松发出一声痛呼,揉揉皱起的眉头,打个哈欠看向不知为何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弟弟。


“早上好十四松……先从我身上下来吧?这里是哪?”


“完——全不知道是哪里呢~”看空松醒了十四松乖乖起开让空松坐起“一醒来就在这里了~”


“?”空松感觉自己脑袋上冒出了大大的问号,下意识环视周围。


整个房间里面只有一扇门,在某一面墙上还有一个奇怪的洞,桌上摆放的是一张卡片和……(侦查→23○)


“呐空松哥哥,快看快看是枪哦?Bang——”


十四松走近桌子顺手拿了起来,怎么看都是一把白色的手枪,就算十四松没有接触过枪,也可以确认这是一把带着金属材质,颇有重量的枪。


“嗅嗅……有温泉一样的味道呢~”十四松把枪凑到鼻子下面,有着淡淡的矿物气息,是火药的成分。(侦查→35○)


空松并没有看他,而是看向桌上的那张卡片。


[规则说明]

呀,欢迎来到此地。

接下来呢,你们两人将在这里,进行一个简单的游戏。

包括这个房间在内,一共有五个房间。

当有任一个人死亡3次,就能离开这里回到原来的地方。

每个房间内,一个人失去生命门就会打开。

共失去5次后游戏结束。

注意了,游戏结束的话将永远无法离开这里。

门打开之后的死亡不计入死亡次数内。但此时不能得到存活保证哟。

为确保游戏顺利进行,我准备了一些小道具给你们哦。

那么,请你们尽情地去死吧♪。


空松把卡片翻了过来看背面。


“我呀,最讨厌无聊的事了”

“麻烦你们不要磨蹭快点进行游戏吧~”


真是的,又来了吗。


“空松哥哥——”十四松凑在耳边的声音把空松唤回“你在看什么——”


空松一转头就看到十四松顶着一对猫眼盯着这边。


“没什么,十四松想看也可以看啊,那个枪可以给我看看吗?”


十四松一手将枪递给了空松,一手接过纸片开始认真阅读。


【喀锵】


枪的声音让十四松忍不住看过去,空松同样一脸诧异地看着手上的枪,两颗金灿灿的子弹被倒在空松的手心,相互撞击发出轻微的叮叮声。


然后空松把子弹装了回去,转而去看墙上的洞,十四松也就继续研究起卡片了。


小洞的下面写着“游戏方法”四个字,洞正好足以让人看见里面的内容。


空松小心地把眼睛贴上去。


看到的是,和自己二人相同的房间。


不同的是,在那边站立的椴松握住手枪,向着背对他的轻松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雪白的房间被飞溅的血花染色,空松猛的闭上了眼睛,手上紧紧握住枪。(sc→3◎)


“空松哥哥——”看完了卡片的十四松正在不断转动门把手,咔哒咔哒的声音不断。


“这样的话是出不去的啊十四松”空松走向十四松,笑笑“卡片上面说了要玩游戏才能开门的吧?”


“十四松是想先死还是后死呢?爆头的话应该不会太痛的”空松的语气就像是在讨论分今川烧一样。


“不好选的话,来猜拳怎么样?我会出布哦。”


十四松露出和平时一样大大的笑容看向空松。


“空松哥哥觉得呢?猜拳的话。”


“猜拳吗,那就赢的人……先死?”


空松同样露出平时一样的笑容回应十四松。


“锤——剪——布!”


十四松出的是剪刀。


空松出的是石头。


“啊哈哈,空松哥哥撒谎了呢?”


“毕竟是松野家的一员嘛~”空松完全不脸红“那么就由我先……”


松野家家训,想要的东西靠先下手为强。


趁着空松说话,十四松猛的伸手去抢夺手枪。(格斗:斗殴→35○)


意外的是,空松似乎握得并不紧,手枪转眼到了十四松手上。


“抱歉啦,空松哥哥”十四松咧嘴笑,倒转枪口顶着自己的脑袋扣下扳机。


咔。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和爆响,十四松诧异地又按了两下。


空松双手抱胸看着十四松,眼中是说不出的情绪。


“保险没有打开哦,十四松。”


这么说着,空松伸手覆住十四松手上的枪。


开保险,上膛,在十四松反应过来之前,对着自己的眉心射击。(射击:手枪→自动成功)


没有什么爆炸特效,也没有漫天飞的血浆。


子弹穿透空松的脑袋,在白白的墙壁打出一个小坑。


空松的身体倒在地上,脸上依然带着笑。(sc→自动豁免)


吱呀一声,门开了。


十四松愣愣的看着空松的尸体在眼前消失。(sc→87→1)


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油然而生。


房间里面就好像从来没有松野空松这个人出现过一样。


松野十四松走向墙角,捡起掉落的废弹,上面没有一丝血腥味。


“空松哥哥,不要骗十四松……”


十四松慢慢走到门边,跨进下一个房间。


地上是红丝绒毯,顶上是水晶吊灯,精美的雕花小圆桌上摆放着红茶与蛋糕,散发诱人的香气。


但是十四松一眼看见的是躺在地毯上,像是睡着了一样的空松。


十四松扑过去,猛烈摇晃空松。


“空松哥哥——空松哥哥起床——”


等松野空松清醒,他简直感觉自己要散架了。


但是看着十四松要哭出来的表情,他又没话可说了。


“抱歉,下次不会了。”空松伸手摸了摸十四松的脑袋,露出微笑。


因为我要确定了能复活,才敢让你死啊。


“真的吗?”十四松趴在空松身上嗅来嗅去“说谎的味道——”


“……我只闻到了蛋糕的味道。”


“蛋糕?”十四松爬起来“确实哎,有蛋糕——还是奶油蛋糕——”


“你刚刚进房间没看吗?”空松总算也能爬起来了“话说十四松有没有把枪带过来?”


“进来就看到空松哥哥了——”十四松笑得眉眼弯弯,手上的枪胡乱在空中挥舞,空松慌忙伸手关上保险。


“枪就先留着吧,之后说不定还有用……”


“空松哥哥?”


转开头不去看十四松,空松走向桌边拿起卡片开始读。


[有些累了吗?]

[为你们准备了慰问品的红茶和蛋糕]

[特别是这块蛋糕简直是叫人升天的美味,请务必尝尝]


“很好吃吗?”十四松开了一会门发现打不开,也走过来。


“叫人升天的美味。”空松反复咀嚼了一下文字(灵感→36○)


“好像是说很好吃,但是吃了可能会死,十四松想吃吗?”


“很好吃的东西——空松哥哥不吃吗?”十四松眨眨眼睛,把盘子推向空松。


“十四松”空松把盘子又推回去“之前的规则说了有五个房间的吧?”


“如果有什么出路,一定发生在最后,而在那之前,我们需要轮流死两次,我已经死了一次了,如果这次还是我,意味着之后的死法多难受十四松都没有交换的办法了哦?”


十四松把盘子又推回去,表情忽然无比认真。


“我不知道空松哥哥为什么说起死来那么随意,但是”十四松双眼紧紧盯着空松双眼“我不想只有空松哥哥在辛苦。”


空松笑了。


“那就继续猜拳吧,这次全凭实力,赢的人吃蛋糕。”


“包——剪——锤!”


“特大感谢本垒打!”


十四松端起盘子,一口吞下整块蛋糕。


香甜的奶油和松软的海绵蛋糕在嘴里融化,确实是非常的好吃。十四松这么想着,打算对看着这边的空松露出大大的笑容。


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心跳和呼吸的能力失去了,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眼前先是一片空白,再是一片血红,最后一片漆黑。(sc→54→1)


空松轻轻把倒下的十四松身体摆正,眼睛合上,看着他的尸体消失之后,才捡起枪,走向下一个房间。(sc→45→1)


踏进房门的一瞬间,空松感觉到了违和感。


自己的颈部多出了什么东西,抬手摸的时候发现是项圈一样的物什,(侦查→42○)带着火药的味道。


躺在新房间地毯上的十四松睡姿很乖,倒不如说空松的印象里面十四松睡得很少这么老实。


十四松的颈上也有一个炸药项圈,但是更吸引空松注意的是被项圈遮挡了一半的图案。他伸手微微调整项圈的位置,发现那图案是个红色的X(侦查→27○)


房间的中央是一张孤零零的圆桌,上面放着卡片和小小的遥控器,遥控器上只有两个按钮。


[只要按下按钮就能轻易杀死]

[不觉得比起手枪来要更轻松吗?]

[你觉得呢?]


按钮一个写着松野空松,一个写着松野十四松。


趁着十四松没醒的时候按下按钮,是不是可以让他少受点罪呢?松野空松的脑袋里忽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选择叫醒了十四松。


“包——剪——锤——”


获得了胜利的十四松摆出嫌味那知名的姿势,躺在地上。


在十四松说着“亵——”的时候,空松按下了手上的遥控器。


【喀嚓,呯————】


十四松脖子以上的部分不见了,房间的墙壁上是炸开的血的烟花。


之前的两次死亡都没有出现过的场景,完整的映在了空松强迫自己睁大的双眼中。(sc→37→2)


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松闭上双眼,默数到六,慢慢吐气。


十四松的痕迹已经不存在于这个房间里面了。


空松迈步走向下一个房间。


十四松在地上呼呼大睡,纸片静静的躺在桌上。


房间的角落,放置着大概是叫做断头台的东西。


但是和第一个房间一样,墙上有一个小洞。


乘着十四松还在睡,空松把眼睛贴了上去。


黑暗,黑暗,无尽的黑暗,但是在那之中似乎又有什么声音存在。(聆听→23,sc→自动豁免)


“还不是这里哦~还不是这里哦~”


微微远离小洞,空松叫醒了十四松。


[刚才把你们作为人类代表物的脑袋炸飞了,非常抱歉]

[为了不重蹈覆辙,这次准备了能好好保留下脑袋的道具]

[还剩一个房间了,做好觉悟了吗?]


在念完纸条后,十四松走到距离断头台最远的角落,面壁而立。


在听到我倒下的声音之后,数到十才可以回头。


悉悉索索的解开绳索的声音,粗糙的让刀上升的摩擦声,飞速下降的声音。


锐利的刀刃入肉切断颈骨的声音,扑通倒下的声音,骨碌碌的声音。


为了不数错,十四松不敢堵住耳朵,而是用双手死死捂住紧闭的眼睛。(sc→83→4)


回过头的时候已经没有看见空松了。按照吩咐捡起手枪,十四松走向下一个房间。


这里已经没有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门了。


摇醒了空松,两人一齐走向纸条。


[这是最后的房间。没有下一个了]

[难得是最后的机会,不如试试用自己的手去掐死对方如何?]


十四松看向空松,空松也看向十四松,伸出手作了一个讨要枪的动作。


十四松却没有像之前一样直接交出去。


“空松哥哥,要怎么回去呢?”


失去生命五次会通关,而只有死满三次的人才能回到原来的地方。


空松瞄了一眼身边墙上的洞,下面写着[我的房间]四个字。(侦查→27○)


“十四松不相信我吗?”


十四松盯着空松的眼睛。(心理学→?)


然后,把枪递了过去。


“等会,如果十四松你觉得我的情况不太正常,又没有杀你的行为,就抢过枪自杀吧。”


空松退到小洞旁边,双手握住枪对准十四松,咽了口唾沫。


像是作出了什么巨大的觉悟似的,看向了小洞里面。


乍一看,在对面存在的是和松野家末子有些相似的青年。


“欢迎来到我的房间~”


用撒娇般的语气这么说着,青年变换了姿态。


一瞬间从身体里面迸发出来的蠕动的肉块,像是每一丝一毫都有着自己的意志一样扭曲着移动着,发出能够让人脑袋空白的声音,人类所无法吟诵的语言在回响着,圆锥形的地方大概是头部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地方,脸部由一根修长的触手替代。


然后空松理解了,之前的所有的形容都是苍白无力的,因为祂本就是人类语言无法形容的,人类意识无法明晓的,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不可名状】的本尊。


OUTER GOD的一位,伏行之混沌NYARLATHOTEP。


(san check→100XXX)

(松野空松当前理智值:0)


手指下意识地扣下扳机,松野空松身为人类的理性也就此沉入了深渊。


“有趣,有趣,真有趣呢~”


什么人的声音响起。


“为了重要之人的牺牲,为了自己活命的疯狂”


“说到底那种东西我早就看够了”


“但是,两种都不是的第三条路,还真是没想到呢”


“这就是那个吧,所谓的人类的——”




阳光投进松野家的窗户,松野十四松醒来了。


紧接着,被十四松起床的动静闹醒,他的五个兄弟也纷纷离开被窝。


这是松野家neet们再普通不过的日常。


只有自己做了那样奇怪的梦吗?十四松偶尔会想。


但是空松哥哥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什么异样,完完全全还是空松哥哥的味道。


就算十四松怎么看,松野空松都还是松野空松。


一周后的某天。


“啊啊~偶尔也想和我们家的五男一起去打小钢珠啊~”


松野小松把松野十四松单独拉出家门。


“这段时间你一直特别关注空松啊,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个人坐在屋顶上的松野空松,看着两个兄弟勾肩搭背离去的背影,和平时一样自弹自唱起他的“六胞胎之歌”来。

kitty影(蠢)

【语c】阿松语c群宣【正常版/十四松版】

正常人版群宣:你好,这里是一个找不到对戏人的绝望自闭群主被迫外交。

群里规矩不算严,入群无审核,改皮目前无要求。各种paro自由开。所以来人啊来人啊来人啊【敲】国际三禁小白不禁,但需要你懂不的地方找问一下。群主是百分百活的!所以来人啊啊啊!!


十四松版:十四松!出动!!拒绝害怕章鱼在场!时刻准备迎接来人打出宇宙级的全垒打!!现在有超级可怕的宇宙墨鱼烧级别小松哥哥在群里,十四松强烈需要支援!!三级危机——十四松出三十枚橡果,请求支援!!!!警报!嘟嘟嘟嘟。如果不来人的话会被可怕的冰冻鱼怪兽冻住群于是死掉的——————!!!


cptag暂用致歉,过后删。

[图片]
[图片]

正常人版群宣:你好,这里是一个找不到对戏人的绝望自闭群主被迫外交。

群里规矩不算严,入群无审核,改皮目前无要求。各种paro自由开。所以来人啊来人啊来人啊【敲】国际三禁小白不禁,但需要你懂不的地方找问一下。群主是百分百活的!所以来人啊啊啊!!



十四松版:十四松!出动!!拒绝害怕章鱼在场!时刻准备迎接来人打出宇宙级的全垒打!!现在有超级可怕的宇宙墨鱼烧级别小松哥哥在群里,十四松强烈需要支援!!三级危机——十四松出三十枚橡果,请求支援!!!!警报!嘟嘟嘟嘟。如果不来人的话会被可怕的冰冻鱼怪兽冻住群于是死掉的——————!!!


cptag暂用致歉,过后删。




十五万亿亿水分子
情人节快乐!!!!!合绘了筋肉...

情人节快乐!!!!!合绘了筋肉天使!!!好香


是和vv@gom1bako23(推特)的合绘、我给她留地方太小了 我有罪!!!!


情人节快乐!!!!!合绘了筋肉天使!!!好香


是和vv@gom1bako23(推特)的合绘、我给她留地方太小了 我有罪!!!!


錄名師
与我家美女的合绘,她的厚涂与我...

与我家美女的合绘,她的厚涂与我的平涂形成强烈对比hhh(希望电脑快点修好不然我一直都用指绘很容易毁画的www)

与我家美女的合绘,她的厚涂与我的平涂形成强烈对比hhh(希望电脑快点修好不然我一直都用指绘很容易毁画的www)

GennKilyou
筋肉日已经过了嘤嘤嘤,我不会拿...

筋肉日已经过了嘤嘤嘤,我不会拿我出门了没时间画为借口的,晚了就是晚了orz


都怪空松说楼下雪很厚,偏要拉着我跟十四松陪他拍照,而且还让我爬地上照相冷死我了,我当时好想打他…还好十四松懂我,不停向空松撒雪接我心头之恨【不,也许十四松只是单纯想玩雪也说不定…

筋肉日已经过了嘤嘤嘤,我不会拿我出门了没时间画为借口的,晚了就是晚了orz


都怪空松说楼下雪很厚,偏要拉着我跟十四松陪他拍照,而且还让我爬地上照相冷死我了,我当时好想打他…还好十四松懂我,不停向空松撒雪接我心头之恨【不,也许十四松只是单纯想玩雪也说不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