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筑梦公馆

21.4万浏览    3185参与
洛茶uG

星星好难画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画风貌似稳定了,能看出来是一个人画的了耶…)

星星好难画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画风貌似稳定了,能看出来是一个人画的了耶…)

伍茶
🥵🥵🥵老婆!!

🥵🥵🥵老婆!!

🥵🥵🥵老婆!!

殷朔

【池馆】四溢

夏池x男馆主

一些垃圾文笔的放送

看见池哥我当场爱上并且决定搞起水仙抛弃了我家老中医和小画家。夺笋呐。

馆主的话暂时称呼为夏迟啦,谐音梗扣钱哈哈。

1.

丁香市里有一座筑梦公馆,虽然名声很响,但是几乎没有人居住,据说公馆经常闹鬼,靠近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踪。

那天是夏季的一天

夏池作为公馆的馆主,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您好,请问这里有人吗?”顶着一头黑色短发的蓝眼少年推开公馆尘封已久的大门,出声问道。不过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似乎门也没有开过一般,大厅里寥寥无几的人都在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黑发少年丝毫不感到奇怪,踏入公馆,一直走到一间房间门口他才停下来。

直到公馆的大厅出......

夏池x男馆主

一些垃圾文笔的放送

看见池哥我当场爱上并且决定搞起水仙抛弃了我家老中医和小画家。夺笋呐。

馆主的话暂时称呼为夏迟啦,谐音梗扣钱哈哈。

1.

丁香市里有一座筑梦公馆,虽然名声很响,但是几乎没有人居住,据说公馆经常闹鬼,靠近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踪。

那天是夏季的一天

夏池作为公馆的馆主,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您好,请问这里有人吗?”顶着一头黑色短发的蓝眼少年推开公馆尘封已久的大门,出声问道。不过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似乎门也没有开过一般,大厅里寥寥无几的人都在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黑发少年丝毫不感到奇怪,踏入公馆,一直走到一间房间门口他才停下来。

直到公馆的大厅出现一条长长的血迹,忙碌中的人们才停下来张望,大部分人惊恐得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小斑鸠,擅闯我的公馆是有代价的”声音从少年的背后传来,他转过头去,望见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唔……你好?你是这里的主人吗?”少年一边笑着一边问道。

夏池可不管对方,想一下子掐住对方的脖子,手却穿过了对方。

碰不到。

“有趣,小斑鸠,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吗?因为公馆有很香的味道所以就被吸引来了,味道是你身上发出来的吧?闻起来很好吃呢……”

“灵源体吗?真是有趣,那为什么我碰不到你呢?”夏池一边问着一边不信邪将少年堵在了墙边。

“因为没吃饱哦,只有吃饱了,才能碰到。你可以让我咬一口吗?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情。”

“很诱人的条件……但是我不需要,滚出我的公馆。”

“我不要,没吃饱,没力气。”

由于碰不到对方,用灵源也无法做到,夏池有些恼怒,但他还是笑着问起对方。“那么小斑鸠叫什么名字呢?”

“夏迟,迟到的迟。”

“哦,真不愧是小斑鸠呢,顶着和我一样的脸,名字也相像,真是怀疑是不是有意而为呢。”

“很像?夏池吗?我还挺喜欢你的作品呢,不过说了那么多,我到底可不可以咬你啊?我真的好饿”

“想咬你可以试试,为什么一定要征求同意呢?”

“因为‘父亲’说,咬好人之前,要征求对方的同意,不然不礼貌的。我觉得,你看起来像个好人呢。不过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只能强制啦。”

说完,少年便扑了上来,奇怪的是,这个时候夏池又碰得到他了。于是他抓住时机,一把将对方按在墙上,掐住了脖子。

“碍于我对你还有点兴趣,就先不杀你了,小斑鸠,别乱动,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失手。”

“咳咳,要死了……”夏迟湛蓝的瞳孔涌现出一丝血色。

夏池只好换抓住他的胳膊“是不是只要抓着你就可以了?小斑鸠?”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一脸不开心。

“我允许你住在公馆里,但是不许咬任何人,食物问题我会帮你解决,至于你能不能咬到我,看你的能耐吧。我很期待那一天呢,小 斑 鸠”

异香四溢,可是夏迟却无法咬到对方,多少有些不快。为了保命只能听话了,明明可以走掉,但是放着这么好的食物不要还真是可惜,下次再找机会吧。

“夏池,饿”夏迟可怜兮兮的看着对方。

“走,我带你去狩 猎”夏池提起对方就往外面跑“自己找吃的,记得回来,不许跑”

“嗯嗯,在吃掉你之前应该不会跑路。”

“那可能你这辈子都别跑路了”


双方的第一印象

关于夏池:一个很讨厌但是似乎很好吃的家伙

关于夏迟:是有趣的小斑鸠,但是总想着咬人


2.

夏迟带着一身血回到了公馆,这个时候的他已经能被看见了,还好是夜晚几乎所有人都睡了,或者回卧室了,今天也没有人点夜宵什么的。只要让夏池处理掉不就好了?

“不要满身是血得回来,小斑鸠,我讨厌有人弄脏我的公馆,空气里全是铁锈味,难闻死了。”

“知道了,我可以去睡觉了吗?狩猎好累。”

“你还真是吃了睡睡了吃”

“哼,有本事你让我咬一口”

“我房间就在前面,自己去洗澡睡觉。”

“听见了!”哼,还不是不想让我咬。

不知道为什么夏迟也不走就赖在公馆,前提是夏池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一些关于“溯”的。

然后小斑鸠被放养了,池哥只需要抽空带人遛遛弯什么的,你甚至能看见小斑鸠仗着自己有张馆主脸和房客打打闹闹。有亿点点不爽。

……

“夏小池!你干嘛呢你?”夏迟嫌弃得看着某个拉着自己往回走的人,只是和老中医交流一下病情而已(被打)何必呢。

“小斑鸠,胆子大了?怎么叫我的?嗯?不要天天用我的脸和别人卿卿我我!”

“那他妈也是我的脸好吗?”

“我改变主意了,不想等到你吃我的那天了”

“?谢谢我也觉得不会有那天的”

“……我决定先吃了你”

“卧槽我没什么好吃的,我真的我没有肉的,肉质和草一样的真的,你别啊池哥。”

说着说着夏池一个不注意小斑鸠就变回透明体了。

但是变回来之后又非常的饿,闻到萦绕在夏池身边的异香,他又移不动脚步,只能跟着夏池走。

直到被逼回对方的房间,夏池终于开口了。

“咬我手指,快点”对方用了不容拒绝的命令语气,夏迟还有点懵,不是说不让我咬吗?

“不是吃我吗?”

“你不变回来我怎么吃?”

“哦,那我要做饱死鬼!”

夏迟试图用自己尖锐的牙齿咬破对方的手指尖。

香气随着鲜血一起流入嘴中,慢慢的,夏迟又变回来了。被夏池压在紧迫的空间里,他轻舔对方的手指尖,将血珠悉数吞人肚中,两人的呼吸都交织在一起。

尝到了甜头的夏迟开始蠢蠢欲动,却被一把按住,不能汲取更多。

“吃完了?接下来是我的晚餐了,小斑鸠”

脖颈被犬齿狠狠地撕咬开,露出血色的牙印非常瞩目。


生 命 大 和 谐


第二天的小斑鸠不省人事,虽然说是咬到了夏小池,但是自己也被咬得一样多甚至还要多,感觉吃了又全部吐出来了,虽然是饱腹的状态,但是不得不说真的很痛。并且一时半会变不回透明体了毕竟吃的太饱了。

要是早知道吃夏池这么麻烦,他就应该早点跑路了。但是有了储备粮(男朋友)也姑且算是件好事吧。

拖更人来交个党费。

安乐斯

筑梦公馆玩后感

本人表达能力不是很强,就是纯粹的玩了三个月。

我个人感觉非常不错的游戏,但是最好少充一点点钱,因为这个破游戏他的奖励越来越抠门,尤其是你去充钱吧,他还给你了你一些不好的东西,就比如这一次晨风生日,我都快抽到保底了,好吗?那个概率简直仿佛再说我是大非酋一样,你确定你那个2%没有问题?stm我抽的晨风的卡池给我来了个霸总,咋地霸总爱我?问题就是霸总的身高也不是很霸总呀!(狗头,233333333333)

卡面精美度是不错的,还有挂机系统能不能上限提高一点,八个小时一睁眼一闭眼就满了,而且还过了好久,这不浪费我的资源吗?

还有就是出行,咱们能不能做一个只要你触发了这个剧情然后会有个剧情目录只要......

本人表达能力不是很强,就是纯粹的玩了三个月。

我个人感觉非常不错的游戏,但是最好少充一点点钱,因为这个破游戏他的奖励越来越抠门,尤其是你去充钱吧,他还给你了你一些不好的东西,就比如这一次晨风生日,我都快抽到保底了,好吗?那个概率简直仿佛再说我是大非酋一样,你确定你那个2%没有问题?stm我抽的晨风的卡池给我来了个霸总,咋地霸总爱我?问题就是霸总的身高也不是很霸总呀!(狗头,233333333333)

卡面精美度是不错的,还有挂机系统能不能上限提高一点,八个小时一睁眼一闭眼就满了,而且还过了好久,这不浪费我的资源吗?

还有就是出行,咱们能不能做一个只要你触发了这个剧情然后会有个剧情目录只要你想看这个剧情,你点一下就能看剧情,而不是非要搁那靠运气。

当然我在这个游戏里也就充了400我感觉还好,但是我不怎么觉得奖励很好。

还有咱能不能把夏池做出来?能做出来的话,我真是谢谢你,毕竟他的颜值太戳我了。然后我不确定公管以后会不会推出新的攻略角色,但我感觉应该不会了。

还有就是咱能不能开出个聊天系统,我加了好友跟没加有什么区别吗?我不理解

没想到第一个被我吐槽的游戏居然是公馆,还有官方,你确定角色攻略下来吗?我感觉我们与他们没有HE,但我希望最好还是有的,因为我真的很想看就是能跟他们走到最后的那种剧情。还有咱剧情能不能快一点?你活动出的挺多,我也没见你主线退出点儿剧情呀。

然后呢我真的非常希望公馆越做越好,因为我挺喜欢这个游戏的,乙女游戏,我基本上玩的都非常少, 所以只能很希望你能做好一点。

(长指甲打字真的好累,我建议想入坑的目前还是观望观望)

鸠晏或jy2#

【筑梦公馆乙女】女装套餐

《关于房东一定要她的影帝房客女装那些事》

《房东和她的冤种房客》

是我是我!我活啦!

陆泽/晨风/晨翼/袁天一/叶星朗/闵蘅×你

ooc有,女装元素有,雷者勿入

————————————————

【陆泽】

你看这个老中医就是逊啦!

抽我四馆血还没有补偿,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你拿出自己前不久下单的齐胸汉服,暗暗想到——什么?尺码?这是均码!你怎么可能知道老中医的尺码,对吧……你应该不知道吧?对吧?:D

假发必然不可少啦,诶嘿嘿嘿

你在陆泽最闲的一天,到了陆泽房间

“老中医!陆神医!陆狐……陆泽!”

“……你以后再乱叫我就不理你了。”陆泽打开了门,“有什么事......

《关于房东一定要她的影帝房客女装那些事》

《房东和她的冤种房客》

是我是我!我活啦!

陆泽/晨风/晨翼/袁天一/叶星朗/闵蘅×你

ooc有,女装元素有,雷者勿入

————————————————

【陆泽】

你看这个老中医就是逊啦!

抽我四馆血还没有补偿,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你拿出自己前不久下单的齐胸汉服,暗暗想到——什么?尺码?这是均码!你怎么可能知道老中医的尺码,对吧……你应该不知道吧?对吧?:D

假发必然不可少啦,诶嘿嘿嘿

你在陆泽最闲的一天,到了陆泽房间

“老中医!陆神医!陆狐……陆泽!”

“……你以后再乱叫我就不理你了。”陆泽打开了门,“有什么事吗?”

“你!抽!了!我!四!管!血!”你笑眯眯的看着陆泽,“所以!你要补偿我!”

“好啊?怎么补偿?”

他怎么答应得那么干脆?不会有阴谋吧?

“你怎么答应得那么干脆?你不会想阴我吧?”你一脸疑惑的看着陆泽。

“没有,毕竟抽了你四管血也是我理亏对吧?所以,你想要什么补偿?”

你拿出了藏着身后的汉服和假发,“我亲爱的陆泽,请你穿着这个陪我去逛街,可以吗?”

“……”陆泽沉默了,陆泽选择把东西拿走摔门而去。

你:????????什么人啊?刚刚答应就跑了,呵,陆泽。

但是他把东西拿走了诶,你选择在门外等等——不久之后,你被惊艳到了。

出来的陆泽带着假发,穿着齐胸的汉服,脸上画着淡妆,虽然但是,细细品味还是可以看出是男生的——“不过,你为什么会化妆啊?”

“不是要陪你去逛街吗?画些淡妆好显得我配得上你?是跟视频学的。”陆泽带着标志性笑容看着你。

你:人生的大起大落从现在开始

在街上,你俩的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到底是谁社死啊?带着女装大佬逛街,陆泽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了!

你在一旁脸发烧,陆泽突然往你耳边吹气,似乎在提醒你什么,然后别人看你的表情越来越怪

你:我要抱着公馆逃出地球,夏池都救不了我!



【晨风】

可是他真的很有女装的潜质诶,虽然迫害溯的太子爷可能会被打。

你掏出了刚刚买的女仆装,含泪敲了敲晨风的房门。

在房门打开的一刻,你把女仆装藏到背后,气势汹汹的对晨风说:“为报我肋骨之仇!今天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晨风愣住了,还是温柔的点点头,对你说:“是我的错,对不起,房东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你满意的把女仆装从背后拿了出来,对他说:“好!那么换上吧!顺便扎个双马尾!”

晨风:只能说是房东给我的惊喜不断……

被迫营业ing

大猫猫苦着脸接过了女仆装,过了一会,你看见面前的晨风,陷入沉思

“风啊,你去当女生好不好?”

太绝了,晨风不当美女就是浪费!穿上女仆装的样子太可爱了!

“房东你怎么看起来快要晕了?”

“我觉得你要是叫我主人我可能真的会晕”

“……那,主人?”

你:晨风你是怎么做到脸不红,心不跳,一脸平静且不用练习的叫我主人的?!

你——喷鼻血死亡,某中医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晨翼(独立个体)】

这位更是重量级,

你怎么可能放跑那个偷了你初吻的肋骨战神呢?你十分生气,所以买一套旗袍给他不过分吧?

“小翼(笑)”你带着致命的微笑看着晨翼,“你还记得你掏我肋骨的事情吗?”

“记得又怎么样?”晨翼面露不屑,看着你。

“那么总要给点补偿吧?掏肋骨可是很痛的。”你微笑的看着他。

“啧,你想怎么样?”

“把这件衣服穿上吧!”你带着邪恶微笑掏出那件旗袍,“穿上吧,真·肋骨战神。”

晨翼有些嫌恶的看着你,接过那件旗袍,转身去换衣服了。

你:眼嫌体正直

但是在晨翼出来的那一刻,你被惊到了——“焯(字正腔圆),辣妹!”

别说晨翼这个气质还是很适合当军阀太太的,你决定下次吃土买披肩给他。



【袁天一】

袁组不适合女装,建议直接性转

对不起袁组,我爱你但是我做不到

等我想到了一定



【叶星朗】

星星一定非常适合女装的……屁啊这个189的身高,御姐都不一定这么高!

你看着手中的白色长裙,陷入沉思——我要创死你个毁神星卧底!

你十分平淡的敲了敲叶星朗的门,在他开门的一刻对他说:“星星,我需要你满足我一个愿望(流泪猫猫头)”

“啊?”叶星朗呆滞了,“房东你说。”

“请把这件衣服穿上!不然……”

“好……好吧”叶星朗在你的眼神下妥协了——啊,其实你想说不然我就跪下来求你……

过了几分钟,叶星朗出来了——这是最大码的了(落泪),好好的长裙变成了紧身短裙,现在囧的是你了——根本不敢往下看,怕翻车。



【闵蘅】

这个小画家,很适合洛丽塔!

他没有什么可以报复的(汗),可是就是想看!

你带着刚买的洛丽塔找到了闵蘅——“闵蘅啊……我的好学生——请问可以满足我的一个愿望吗?”

闵蘅突然满脸惊慌的看着你,仿佛你会提出什么离谱的要求来——穿女装确实有些离谱。

“老师……您说……”

“个人愿望!闵蘅,请务必把这件洛丽塔穿上!”

“?!”闵蘅想要摇头拒绝,但是看着你那种:如果你不同意我马上从楼上跳下去。的表情,被迫同意了。

过了半个小时,你思考着:这小子不会跑路了吧?

突然眼前的门被打开,闵蘅脸红红的看着你:“老……老师……”

你:喷鼻血

“好看的好看的!”除去下半身确实好看,可惜了你那181的身高,闵蘅

但是他裙子那里怎么感觉有点凸起?(思考——),一定是裙撑的问题!


————————————————

对不起袁组我真的做不到

啊
你俩是在度蜜月吗。 妈妈给儿子...

你俩是在度蜜月吗。

妈妈给儿子喝酒也不太对吧。

而且能错拿星星的已经开过的饮料瓶,说明这俩人一定经常喝对方的饮料(x


你俩是在度蜜月吗。

妈妈给儿子喝酒也不太对吧。

而且能错拿星星的已经开过的饮料瓶,说明这俩人一定经常喝对方的饮料(x


Tartagluc

磕魔怔了……

缤纷水果真的很好看😍

突破做情头了

磕魔怔了……

缤纷水果真的很好看😍

突破做情头了

sos:(
是海星体的小风~ 可能大概也许...

是海星体的小风~

可能大概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会开团(浅梦一个有经验的娃妈开我的稿)

虽然是生日贺图但晚了四天,问就是在考试(x_x;)

是海星体的小风~

可能大概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会开团(浅梦一个有经验的娃妈开我的稿)

虽然是生日贺图但晚了四天,问就是在考试(x_x;)

格林Green

今天也要和艾姐一起出游✨👀

今天也要和艾姐一起出游✨👀

殷朔

【闵馆】入戏

闵蘅x男馆主

垃圾文笔注意,交个党费

“闵蘅今天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你盯着匆匆忙忙出来开门的小画家问道。

“是,是这样的,因为又没有新素材了,所以想请老师陪我去取材料,可以吗……”闵蘅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可以啦~闵蘅想要什么样的素材呢?”你随手拉上门,倚靠在门边上问道。

“老师……我,我最近……就是,在,在画一些…情侣,有点卡壳了…所以可以……对,对不起,没有冒犯的意思,不答应也可以的,就是……”

“想让我陪你出演情侣吗?可以啊”你笑着看着闵蘅发红的耳根。

“真的吗!”

“嗯嗯”

“那,老师,开门看看”

“欸?”不会吧,不会又是……

拉开房门,果然没有看到长长的......

闵蘅x男馆主

垃圾文笔注意,交个党费

“闵蘅今天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你盯着匆匆忙忙出来开门的小画家问道。

“是,是这样的,因为又没有新素材了,所以想请老师陪我去取材料,可以吗……”闵蘅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可以啦~闵蘅想要什么样的素材呢?”你随手拉上门,倚靠在门边上问道。

“老师……我,我最近……就是,在,在画一些…情侣,有点卡壳了…所以可以……对,对不起,没有冒犯的意思,不答应也可以的,就是……”

“想让我陪你出演情侣吗?可以啊”你笑着看着闵蘅发红的耳根。

“真的吗!”

“嗯嗯”

“那,老师,开门看看”

“欸?”不会吧,不会又是……

拉开房门,果然没有看到长长的走廊,而是一片开满玫瑰的花园。

“因,因为出门的话怕老师会尴尬,所以就擅自用了漫游爱丽丝,抱歉……不过,欢迎再次回来,老师”

衣服也变成礼服了,“闵蘅,出门的话,不需要这么隆重的礼服吧?”

“对,对不起,忘记换掉了”闵蘅打了个响指,他们的衣服又变回来平常穿的休闲服“我把这里的时间调到了最慢,在这里待一天的话,出去应该只过了半个小时,来的时候我已经把老师放在椅子上了,不用担心摔倒啦”

“闵蘅——谢谢啦——”你一把抱住了闵蘅,还蹭了蹭。

“不,不用啦。”闵蘅不好意思得把手放在了脖子后面。

“普通情侣的话,约会会去游乐园或者电影院吧?闵蘅画过这些场景吧?那么你想去哪里呢?”

“看老师的”

“唔,那就都去一遍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有了‘男朋友’呢。”

“嗯嗯”闵蘅脸有些发红,带着他的老师去“门”那里,来到了电影院。

“哇,好久不见,人物变得更加生动了呢。”

“没,没有,都是因为老师来了,填补了一些我的漏洞,所以才会那么生动的。”

“说到底不还是因为你吗?走啦走啦,想看什么电影啊?”

“我都可以哦,看老师的”

“一般正常情侣会看什么呢?爱情片吗?咦,好奇怪,要不我们看正常一点的,恐怖片什么的?”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你终于说道。

“恐怖片的话…我好像都看过了……”

“欸,是吗?不过如果你没看过的话,爱丽丝世界也模拟不出来吧?”

“好像…是的”

“那没办法啦,我们还是去游乐园吧”馆主牵起闵蘅的手往前走。

“嗯”

“闵蘅喜欢吃冰淇淋吗?你看前面有买呢,话说这里能吃吧。”

“能是能的,老师想要吗?我去拿”

“好呀,我想要一个海盐口味的”

“嗯,记住了”

馆主坐在长椅上等着闵蘅回来,终于等到对方拿着两个冰淇淋回来了。

“真的有味道呢,闵蘅买的是什么味道的冰淇淋呢?”

“是巧克力味的,老师要尝一口吗?”闵蘅小心翼翼得把冰淇淋递过来。

“嗯,很甜呢”你就着对方的手咬了一口“要尝尝我的吗?”

“可,可以吗?”

“当然啦”说完你就把冰淇淋往闵蘅嘴边递,闵蘅一口咬在自己刚刚吃过的地方。“欸——这算间接性接吻吗?”

“老师……”闵蘅耳根子又红了

“哈哈,开玩笑的啦,你不喜欢就算啦。”

“没有!我很喜欢……(小声)”

“嗯?”

“没事,我说的是老师的冰淇淋也很好吃”真想一直都这样下去。

“闵蘅!快看!有摩天轮呢,要去吗?不过晚上风景会更好吧?”你指着前面的摩天轮又转头看向闵蘅。

蔚蓝的天空染上点点红晕,太阳慢慢的落下去了。

“这样可以吗?老师”闵蘅指着微微下落的太阳问道。

“嗯嗯,真的好美呢,能和你一起看到黄昏,真是开心啊。”

“嗯…”好像一不小心就有点入戏了,真希望他们是真的情侣啊。不对,不可以对老师有这种想法啊!

摇摇头,把脑子里的想法甩了出去,陪着老师一起坐上了摩天轮。

“闵蘅”

“嗯?怎么了”

“如果是情侣的话,亲吻不算过分对吧?”

“啊,是的”

“那就请你亲我吧”

“欸?!”

“不是扮演一天的恋人吗?亲吻的话,很正常吧,不过你不愿意也没关系啊……唔?”

摩天轮上升到最高点,闵蘅一手扣住你的后脑勺,凶狠得亲了上来,如潮水般的吻夺去了你呼吸空气的权利,终于在你快受不了了的时候,闵蘅放开了你。

不得不说,这个小社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进攻性了。

“抱歉…老师,我有点入戏了,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这会儿倒是像一只蔫了吧唧的猫咪,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抱歉。太可爱了。

“噗,哈哈,都说了做一天的恋人,有什么好道歉的?所以现在有灵感了吗?我亲爱的小画家。”自己好像也有点入戏太深了呢,竟然有点开心。

“嗯,老师要走了吗?”

“过完这一天吧,接下来,我的时间都归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哦~”

闵蘅却把你搂在了怀里。

“老师,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忍不住想要把这种关系延伸到12小时以外的”

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你看不清他现在是怎样的表情,但是又能听出他的声音里略带哭腔。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把这份关系延伸到12小时之外啊。”

岚墨.

图2左上1不是游戏角色是猫耳FM的掌心恋人(第二弹)

我xq可能是嘴毒  心思缜密  黑切黑?忠犬属性就一个星河…………还有年下因为日乙本身购买问题[买过主线只是因为不能截屏]所以星川翡翠我就没有放上

图2左上1不是游戏角色是猫耳FM的掌心恋人(第二弹)

我xq可能是嘴毒  心思缜密  黑切黑?忠犬属性就一个星河…………还有年下因为日乙本身购买问题[买过主线只是因为不能截屏]所以星川翡翠我就没有放上

苏瓷俄请来场甜甜的恋爱
升到50级就满了? 两天了每天...

升到50级就满了?


两天了每天闲聊经验值也没见得长的。


成就又写着还有55级的提升空间(盲猜60级满),怎么回事🤔

升到50级就满了?


两天了每天闲聊经验值也没见得长的。


成就又写着还有55级的提升空间(盲猜60级满),怎么回事🤔

枫落天池

【袁天一&陆泽】双SSR逸事—体验健身

在我以为剧情只是这俩单纯一起锻炼的时候,袁组一句“那你也不能突然把额头贴上来啊!”给我炸清醒了😯

“医生亲自给患者试体温,这很正常”

这哪正常了?哪家医院医患测体温额头对额头的啊??你们这整得好像什么医生病人的qq游戏似的🤔


“通常办卡的人每个月都会来几次呢?”

“健身房的数据显示,大家一般办好卡就结束了锻炼计划。”

💢谢谢有被点到💢

【袁天一&陆泽】双SSR逸事—体验健身

在我以为剧情只是这俩单纯一起锻炼的时候,袁组一句“那你也不能突然把额头贴上来啊!”给我炸清醒了😯

“医生亲自给患者试体温,这很正常”

这哪正常了?哪家医院医患测体温额头对额头的啊??你们这整得好像什么医生病人的qq游戏似的🤔


“通常办卡的人每个月都会来几次呢?”

“健身房的数据显示,大家一般办好卡就结束了锻炼计划。”

💢谢谢有被点到💢

明年新年一定画!

笑死我了。吃发福了的闵蘅宝贝🤣🤣🤣表情是私心

笑死我了。吃发福了的闵蘅宝贝🤣🤣🤣表情是私心

专业沉船一百年

谎(下)

也许是困意使然,我早早的睡下了,不再去想他。抛下吧,去到梦境中,一切都会在明天得到解决。

“白开呀,你怎么这么好!我可太喜欢你了。”“我女朋友啊,他头发短短的,个子高高的。他对所有事情都挺无所谓的,我倒是不怎么喜欢这点。明明脸长的柔和温润,却总是嘴上不饶人,但接触多了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豆腐心脏,没什么坏的。我很喜欢黏着他。我很喜欢他。”

怎么连梦里都是他,明明是想睡个好觉的。说什么女朋友,就这么喜欢逗我玩吗?我竟然还迎合着说什么,“和你很搭啊。”“一定是她先沦陷于你。”真是会给自己找不愉快,什么很搭,什么一定是他先沦陷,这是谎话。是的这是谎话

我睡的并不安稳,却又不想睁开眼面对难堪...

也许是困意使然,我早早的睡下了,不再去想他。抛下吧,去到梦境中,一切都会在明天得到解决。

“白开呀,你怎么这么好!我可太喜欢你了。”“我女朋友啊,他头发短短的,个子高高的。他对所有事情都挺无所谓的,我倒是不怎么喜欢这点。明明脸长的柔和温润,却总是嘴上不饶人,但接触多了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豆腐心脏,没什么坏的。我很喜欢黏着他。我很喜欢他。”

怎么连梦里都是他,明明是想睡个好觉的。说什么女朋友,就这么喜欢逗我玩吗?我竟然还迎合着说什么,“和你很搭啊。”“一定是她先沦陷于你。”真是会给自己找不愉快,什么很搭,什么一定是他先沦陷,这是谎话。是的这是谎话

我睡的并不安稳,却又不想睁开眼面对难堪的现实。窗外照入的月光携着风,安抚着我,让我感到一丝的安宁。

好吧,服了。窗外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打扰了我的安宁。不需要睁眼,我也没打算睁眼,我也知道来者的身份。

“白开…不,陆泽。你睡着了吗?”我不想面对的,不想回答的。“好吧。你睡着了啊。”是的,所以你可以走了。脚步声没有远离,反而是更加的贴近了。这人,搞什么啊。“但是例行抽查可不能少哦。”他的呼吸越来越近,我能感受到,我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了。他的手明明常年冰冷,可是当他触碰到我的身体的那一刻,我却不由得体温上升。

“体温在上升啊,心跳和呼吸也正常。”他的手从胸口逐渐上移,最终落在我的脸颊,细长的手指摩挲着我的五官。

我仍不为所动。他揉捏着我的耳垂,恶意的把鼻息让我听得一清二楚,用气声说着“陆医生,是对自己的身体太过自信了吗。还是对我太小看了。睁开眼吧。”这也是最后通牒了,我也不愿再拉扯什么。一把推开扰乱人心的家伙,对上他狡黠的眼,不由得怒气横生。

“你无端打扰我的睡眠,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你刚刚在干什么,我已经拒绝你了吧,你知道的,我不会说谎的。”说着也就不由得硬气起来,调戏我你还有理?让你嘚瑟。

……

我也是昏了头,为什么要坐在床上和一个站着不理智的人讲道理。他听了我的话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出声了,之后猛然擒住我的双手按在床上。因为一开始姿势的问题,我难以反抗,话说这家伙力气这么大吗???

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脸,我心跳出奇的快,实在是没有余地了,我闭上了眼,不愿面对。没有我想象的动作,他只是整个人靠在了我的肩上,一如往常一般黏人。他像是狗狗般,蹭蹭我的脸颊,手却没有这么安分,摸到了我的胸骨偏左侧——那是心脏啊。就这么保持了一会,他又笑了,胸腔震动传到我的身上。“陆泽,你心跳的好快啊。”他这么说到,我无法反驳,也不是很想反驳,所以只是睁开眼扫了他一眼,就当做回应吧。他看我这样,笑的更加开心了。

我看他这么笑着,也打心里觉得高兴,被捉住的手挣了挣示意他松手。他也没犹豫,松手后坐在我的床边,直勾勾地看着我,“你真的不会说谎吗?”“还用问?我们都认识多少年了。”“是啊,多少年了,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应该知道什么?”“知道……你的心脏会在睡着的时候停止跳动?”“废话我当然……”是这样啊,我都忘记了,这人是谁啊,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我的竹马。

原来我的心脏已经在我之前,说出了一切的真相啊。“所以你今晚说的话还作数?”“当然作数了,我从不说谎。”他无奈地看着我,怎么了?难道我说的有什么错吗。“没有。我当然相信你。”他又开始拉近我们的距离,“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先说喜欢你吗?”我才意识到,他没有先说喜欢我,而是说的,“我们在一起吧。”脑海中的话语与他的声音重合。

“我以为我平时的示爱已经够明显了啊,还是说,你是个傻子听不懂人话?”“你才是傻子,哪有人会把朋友调笑的话当真啊!”我脱口而出,没有意识到把自己的真心都吐露给了最不该听到的人。“原来是这样啊……如果我说,我是认真的呢。”我看着他严肃的神色,与平时轻佻的傻样对比,心下有了答案,起了逗弄他的心思。“但是我从不说谎,所以……”“是,你不会说谎,但是,你的心在替你说谎。是吗?你要承认,你是一个违心的人吗?”他像是从不失手的狙击手,精确的找准了我的漏洞,补上了致命一击。


“真的是,你这个白痴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看在你进步了且这么真挚份上……”


“明晚记得不要爬窗了,走正门。”


“还有,今晚月色真美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