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筑梦公馆陆泽

201浏览    48参与
慕兮Lanmo

  第一次拍视频没什么经验 最后两段手还是抖 大家凑活看吧🌹

  第一次拍视频没什么经验 最后两段手还是抖 大家凑活看吧🌹

慕兮Lanmo

  拍了忘发老福特了哈哈哈哈 微博那边也发了比这图多 可以去那边看看

  拍了忘发老福特了哈哈哈哈 微博那边也发了比这图多 可以去那边看看

总之不会起名

  刚刚因为个人身体原因低血糖犯了(是的,我是真的会低血糖那种人),然后刚好手边有一盒芝麻丸,就想起来公馆序章第二节陆泽给我吃黑芝麻丸😭

  有点次元壁破的感觉😭

  刚刚因为个人身体原因低血糖犯了(是的,我是真的会低血糖那种人),然后刚好手边有一盒芝麻丸,就想起来公馆序章第二节陆泽给我吃黑芝麻丸😭

  有点次元壁破的感觉😭

慕兮Lanmo

  感觉每次房东给陆泽套衣服都很配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套个吸血鬼套装不过分吧

  感觉每次房东给陆泽套衣服都很配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套个吸血鬼套装不过分吧

慕兮Lanmo

  这几天又扒了扒之前官方语擦就试着模仿了一下形式 取景地是我家附近不方便透露 算我给自己画的梦图吧 可代餐 请勿转载

  这几天又扒了扒之前官方语擦就试着模仿了一下形式 取景地是我家附近不方便透露 算我给自己画的梦图吧 可代餐 请勿转载

慕兮Lanmo
  就瞎画了依然是不可商用和自...

  就瞎画了依然是不可商用和自印其余随便

  就瞎画了依然是不可商用和自印其余随便

慕兮Lanmo

  ps:图是我自己procreate扣的 不用找我求图我不会给的 教程网上也有可以自己搜

  ps:图是我自己procreate扣的 不用找我求图我不会给的 教程网上也有可以自己搜

慕兮Lanmo

  虽然很OOC但我还是画了 庆祝一下中奖了 

  不可自印和商用(虽然肯定没人用)剩下请随意

  虽然很OOC但我还是画了 庆祝一下中奖了 

  不可自印和商用(虽然肯定没人用)剩下请随意

慕兮Lanmo
  陆泽(阴暗的爬行)(扭曲)...

  陆泽(阴暗的爬行)(扭曲)(躲到角落)(发出叫声)(扭曲)(阴暗的爬行)(彻底疯狂)

  陆泽(阴暗的爬行)(扭曲)(躲到角落)(发出叫声)(扭曲)(阴暗的爬行)(彻底疯狂)

妈妈说名字太长会有傻子跟着读

陆泽、钟离、陆光、左然、杨戬、霜降……🤤都是我的天使🤤

陆泽、钟离、陆光、左然、杨戬、霜降……🤤都是我的天使🤤

江户川馒头.

「筑梦公馆(女房东乙女)」当他是你军训教官

陆泽/叶星朗/晨风/闵蘅


大学军训pa,假定已交往

ooc,幼稚园文笔预警,第一次写这种多人乙女,不太熟练与占tag致歉QwQ


陆泽


烈阳当空,蝉鸣阵阵。


你和其他同学一起在大太阳下站着军姿,汗水不断从额头沁出又沿着面颊淌下。


已经站了半小时了,你不满地看向你们的军训教官。对方却对你的眼神毫无反应,一边掐着表一边研读一本医学著作。


……好吧,是这老中医干的出来的事。


又不知道站了多久之后,陆泽终于放下了书本,随意地往你这扫了一眼,勾嘴笑了笑吹响了哨子:“全体稍息。今天大家都很不错,值得表扬,辛苦了,去食堂吃饭吧。”


“大量出汗以后要及时补充水分...

陆泽/叶星朗/晨风/闵蘅


大学军训pa,假定已交往

ooc,幼稚园文笔预警,第一次写这种多人乙女,不太熟练与占tag致歉QwQ


陆泽


烈阳当空,蝉鸣阵阵。


你和其他同学一起在大太阳下站着军姿,汗水不断从额头沁出又沿着面颊淌下。


已经站了半小时了,你不满地看向你们的军训教官。对方却对你的眼神毫无反应,一边掐着表一边研读一本医学著作。


……好吧,是这老中医干的出来的事。


又不知道站了多久之后,陆泽终于放下了书本,随意地往你这扫了一眼,勾嘴笑了笑吹响了哨子:“全体稍息。今天大家都很不错,值得表扬,辛苦了,去食堂吃饭吧。”


“大量出汗以后要及时补充水分。”陆泽一把揪住准备往食堂奔跑的你的衣领。“知道啦知道啦,老中医真唠叨。”你拧开矿泉水盖子。“记得一小口一小口喝,不能一下子补充大量水分,小心点别呛着。”陆泽又在一旁叮嘱道。


看你喝完半瓶水之后他终于满意地笑了笑。本想着终于能去食堂吃饭,但是他又一把把你拉住。正当你困惑地回头时,对方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响起:


“敢说我是老中医?晚上……补充额外运动量,更有助于你保持身体健康。”



叶星朗


房东看起来很累啊((o´・_・)っ……


叶星朗看着你们绕着操场跑完第5圈时不禁感慨了一下。


“哔——”他吹哨停下大部队跑步的动作。


“大家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


“星星最好了!(◍•ᴗ•◍)✧*”你欢快地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趁没人看见小声地在对方耳边道。


他耳朵尖突然红了,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颈。


“看在你很累的份上,就让你们休息一会儿拉!(。・ω・。)ノ♡”趁着四下无人他轻轻在你脸颊烙下一吻,随后脸涨得更红。



晨风


虽说是在站军姿,可对方一头飘逸的粉色长发再搭配上文邹邹的带链条金框眼镜和帅气精致的脸型还是吸引了不少女生的注意力。


你们为什么都盯着他看啊这明明是我的男朋友QAQ!你心里哀嚎着,时不时向对方散发一些怨气表达自己的不满。


“我可没有什么好看的哦,专心一点比较好。”注意到你的视线,晨风温柔地向那些女生笑了笑,随后专注又温柔地盯着你看。那些女生们脸一片红,连忙端正了军姿。


怎么样,这样她们就不会一直盯着我看了,馆主大人可满意了吗?


对方含着笑意的眼神中明晃晃地表达着这样的意思。


你跟着其他的女生脸一起慢慢荡起一片红晕。



闵蘅


“老师,你累了吗?”紫色头发的青年坐在你身旁。


“还行吧。”你摇摇头接过对方递来的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随后你思及他刚刚的称呼,突然愣了愣。


“闵蘅这里不是公馆啦不用喊我老师!再说你一个军训教官喊我老师是怎么回事嘛……”你声音因为不好意思一点一点轻了下去。


闵蘅乖乖地点了点头,很贴心地转移话题聊起他最近连载的漫画,还说下次会用漫游爱丽丝的能力带你去看看。


阳光轻阖,微风和煦。


常栀_cheki

【筑梦公馆泽馆】欺骗失忆陆泽是他的娘子

  关于你骗失忆陆泽你是他的娘子

【1-8】主线剧情改编

ooc是我的,爽是大家的

ooc预警预警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做出这种事陆泽没有把你大卸八块与你老死不相往来而是对你芳心暗许 简直是奇迹了


你能感受到陆泽跟在你的后面也出了公馆

直到走到凉亭,你转过身面对他,他正带着不明的眼神笑着打量你

你觉得他这幅样子有些渗人


“房东,没有想解释的么?”

薄唇轻启,你听不出他是什么情绪


你的确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难道说自己乘人之危,在他失忆时骗他你们关系匪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关于你骗失忆陆泽你是他的娘子

【1-8】主线剧情改编

ooc是我的,爽是大家的

ooc预警预警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做出这种事陆泽没有把你大卸八块与你老死不相往来而是对你芳心暗许 简直是奇迹了

 

 

你能感受到陆泽跟在你的后面也出了公馆

直到走到凉亭,你转过身面对他,他正带着不明的眼神笑着打量你

你觉得他这幅样子有些渗人

 

“房东,没有想解释的么?”

薄唇轻启,你听不出他是什么情绪

 

你的确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难道说自己乘人之危,在他失忆时骗他你们关系匪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可惜你无法把想睡他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不装了,摊牌了,你故意的

 

你抬头对他露出了你明媚的笑颜,

“一场梦而已,我不怎么记得了。”

 

你好像看见他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觉得自己真是不要脸

 

于是你又发散了思维,回忆了当时……

 

 

 

他是你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二个人,而他似乎又对你很了解

 

一副冷淡的模样,又隐约让你感到很有趣

你很喜欢这样的男人

 

 

在那个好像现实的梦境中,你看着这位失忆的中医,脑海里正在这么想

而且——

 

穿越到界中界,又为何不能放肆一把?

 

 

所以你在与租客们一起找到失忆的老中医的那一刻便已做好了计划

 

你让其他租客回到集市,引开叶星朗

 

好戏开始了 

 

 

 

“陆公子……”你看向端坐着研究药方的他缓缓开口,“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吗?”

 

“抱歉,姑娘。眼熟,但陆某实是无法忆起。”

 

不愧是你看上的男人,这温润如玉的俊颜与声音,哦!真是太完美了

 

收敛起有些放肆的笑容,你继续演绎起来:

 

“陆泽,你怎么可以忘记我呢,呜呜呜呜呜。”

 

你这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样子可真能唬到人,

 

“大婚之日,你不见了踪影,曾经你我二人多少恩爱,青梅竹马,但你……”

 

“我寻你许久,你可知我的苦!那三日我都闭门不出,未进一丝盐粮,我曾为你付出许多,你也对我许下海誓山盟,可你为何忽然消失,还认不出你的娘子来!”

 

“陆哥哥……”

都编到这了,你也改口,几珠清泪从你脸颊流下,你凑上前去,泪落在桌面。

 

“你也受苦了,你看,都瘦了”

你凑上前,手正要抚上他的面庞,却顿在空中,

 

你忽的收回手去擦拭你的眼泪,香气盈袖,萦绕在他鼻尖。你眼尾泛红,轻轻唤了他一声:

“夫君……”

 

 

真是一块当演员的好料子,你觉得你这把稳了,甚至把自己都打动到了

 

你低下头,隐藏不住眼中的得意~

 

 

“若姑娘所言为实,那陆某……”

 

 

唉?

你突然有点虚了

这个小聪明蛋子

看来,只能上杀手锏了!!!!

 

 

“夫…陆哥哥,可是不愿信?也是,你向来谨慎。”你又抬头,眼中泛起别样的情愫

 

“那夫君便试试真假罢……”

 

你朝他身边走去

 

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轻解罗裳,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半遮半掩。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口如含朱丹,与你一双含露目相配,摄人心魄。

 

你藏进他怀中,他自不能坐怀不乱,一双金眸神色不明

 

你朝他笑笑,似是默许……

 

XXXXXXXX@#/?!#@%XXXXXXX

 

 

果然,不管故事情节多狗血,结局在来个酱酱酿酿就是胜利

 

你爽了,相比于现实中的虚假,你终于感受到了他的真实一面

 

然而,绝对不是“温润如玉”!!!!

 

(此时,回来的叶星朗在门口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在你们酱酱酿酿之后,你没有直接让陆泽重生

 

你感受着身后人的温暖怀抱,与他对你颈脖的温润吐息,淡淡药香萦绕在鼻尖,他蹭了蹭你的头发,又紧了紧环绕着你的手臂

 

“丫头,让你受苦了”他声音各外低沉

 

在他怀里的你:酱紫的陆泽嘿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之后的旅途,他理所当然的跟上了你们,对你的态度明显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他走在你的身侧为你遮挡烈阳,每当你转头望向他,都能看见他的笑颜

 

有时你找寻不见他的身影,蓦然回首,却见他拈着一株花在你身后

 

阳光描绘出他的轮廓,秀美的花映衬着他少有的真诚笑容,他独有的气息环绕着你,时间仿佛静止,浪漫至极

 

你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很不真实

 

但你好像真的心动了

 

(叶星朗看着你们眯眯眼睛好像懂了些什么)

 

你不知道其他租客怎么看,因为除了叶星朗的八卦目光太过强烈让你感受十分明显,你的注意力完全在陆泽身上

 

直到最后你们发现了出口,你不敢跳

“这样你才不会受伤么……丫头,抱紧我”你听见陆泽在你耳边低语道

 

你紧紧地抱住了他

其实不是你不敢跳,而是你知道跳下去之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陆泽了

 

失去意识前,你这样想到

……

 

 

 

 

回忆结束,你看着他这一副似笑非笑的臭脸,觉得还是那个世界里的他好

 

“我记得。”他忽然凑近,又低头露出一贯虚假的笑容

 

“记得什么?况且,我们老中医不会也信‘梦’这种东西吧”你向后退了两步,摇晃起脑袋

 

但眼前的他气压低的有些可怕,面上的笑容仿佛都快龟裂

 

你:酱紫的陆泽,不要不要不要,可怕可怕可怕

 

“嗯…那个吧…也许是你的潜意识渴望呢。谁叫你这么快就信了……”

 

嘿,你怂了,但倒打一耙,你的脸还不合时宜的红了起来

 

“做梦这件事对我来说本就不可思议。”他顿了一顿,“况且,遗忘和**对于我来说都是难得的体验。”

 

你看见他的眸子暗了暗,片刻又抬眼盯着你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罢了,回屋了,你小心着凉。”

 

你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虽然是梦境……但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

 

可你又能怎么办呢,你只想穿越回去暴揍色欲上头的自己

但如果今天就这样了,你以后又该怎么面对他呢

 

算了……勇一把!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

你准备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

 

“陆泽!”你小跑上去挡在他身前,深吸一口气说道:

“对于梦境里的事我真的很抱歉,其实我不是那种人,那个那个……我不想就这么……让你失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补偿你吗”

 

你后悔了,这是什么鬼发言

你真的要原地暴毙了,但你没有放弃

 

你抬头可怜巴巴的望着陆泽

“嗯。”你好像听见他应了一声,然后绕过了你大步步入公馆

 

(各位咪!给点鼓励立刻码(≖‿≖)✧)

 

 

 

青檐雨
  陆泽,真的,好涩啊

  陆泽,真的,好涩啊

  陆泽,真的,好涩啊

胡胡胡

这游戏什么时候才能更新,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这游戏什么时候才能更新,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青梅子酿

【筑梦公馆|七夕】陆泽×我 今夜我爱你

最后七夕文给大家

也不算七夕文吧

就是之前写的小甜饼七夕发

有群像

大家不要介意

退坑啦~

  

  

  

  

  

我在凳子上被陆泽吹着头发的时候在思考一个问题。


用一个四字成语概括一下到目前为止的情况。


“因祸得福”

头脑里立刻冒出这个词。


啧啧啧


我摇了摇头

—————还是有待商榷的。


时间往回推。


因为最近天气极热,就和下火一样,大家表示不想动弹。但是刚好赶上休息日大家不加班,就想一起小小团建一下。


“不如…晚上来个小party也不错!”顶着一头金毛的叶星朗很有活力的提议。


“这个主意...

最后七夕文给大家

也不算七夕文吧

就是之前写的小甜饼七夕发

有群像

大家不要介意

退坑啦~

  

  

  

  

  

我在凳子上被陆泽吹着头发的时候在思考一个问题。


用一个四字成语概括一下到目前为止的情况。


“因祸得福”

头脑里立刻冒出这个词。


啧啧啧



我摇了摇头

—————还是有待商榷的。





时间往回推。




因为最近天气极热,就和下火一样,大家表示不想动弹。但是刚好赶上休息日大家不加班,就想一起小小团建一下。


“不如…晚上来个小party也不错!”顶着一头金毛的叶星朗很有活力的提议。


“这个主意不错,可以类似于开茶话会”艾佳附和道。


“如果晚一点点,我兼职能回,可以和你们一起玩”晨风也点点头赞成。


扫了一下其他三人,表示都可以挺好的。





我挑眉看了看陆泽示意道


你不用改论文?


陆泽抿抿嘴


玩一玩可以的。



——————


“喂喂喂!白开”叶星朗不满,“不要一言不发还眉来眼去啊!”


“这是什么怪话?”我皱眉。


“就是…再这样下去,嗯哼我们吃狗粮就要吃饱啦”艾佳轻轻拍了一下叶星朗示意不要这样。


“啊啊不要乱说啊”我挥手拒绝狡辩。


陆泽倒是在一旁好整以暇看着我却不帮我解释。


我冲他眨了眨眼睛,之后又眨了眨。


陆泽才假装会意转移话题

“那么大家就开始准备吧,很期待晚上团聚”


“这话一般不应该是房东说吗?”闵蘅举手一言惊醒。



“所以你们还是一边眉来眼去一边狼狈为奸啊!”

星星喊到,然后就被拽走了。


——————


大家很默契的留下我和陆泽。

当事人眯眯眼笑得像只狐狸。



“我今天不写论文,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陆泽看着我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我的头。


“不要碰我!”我反抗。


陆泽点了点头,像是同意了我说的。




“所以我们到底要…?”他支起手臂戳戳我


“想给大家做一些,晚上可以一起分享的,特别的东西”我鼓了鼓脸表示过于苦恼,也许是炎热的脑子根本就转不动。



天气炎热大脑宕机。




我和陆泽还一起坐在公馆的阴凉处的沉默。

突然,一个冰凉的的玻璃质感的东西轻轻地贴了贴我的脸。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面前摆了一个用玻璃杯子装的茉莉花茶,见我回神陆泽又把杯子向我这边推了推。



我自然而然的毫不客气喝了起来。



——————





“你倒是不客气”陆泽揶揄道。


“你也不是外人啊~”我眯着眼睛学着他之前笑得模样。



确实不错,清凉解暑。


之后我就盯着杯子里面的茉莉花发呆。


陆医生在旁边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来看热闹。


“好喝吗?”


“嗯嗯…”我无意识的回答了。


“很好喝,很清凉,夏天喝很不错…”

我继续说着。



“嘭”


陆泽看着我嗖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扶了一下桌子。


“你这丫头,怎么天天风风火火的”



我大度的挥了挥手

“这是小事,我有办法啦~

我们可以在晚上的party上给大家调一杯,清凉解暑的饮品,这样子了,又简单操作性也很强”

听完之后,空气中剩的只有静默,我眨了眨眼睛,盯着面前人任何一处,也许可以反映出他观点的表情。


陆泽用食指点着下巴一下一下好像真的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感觉确实不错”


“好耶!”我兴奋的抱了抱陆泽,“要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了!”


“很好,很有精神”陆泽笑到。


………



说干就干—



一个小时后…



“铛铛铛当~”我把一杯饮料放在桌子上,还配了一点点小饼干。


“尝尝?”我向陆泽示意。


陆泽毫不犹豫的结果就着吸管喝了一口,我一直盯着他的表情很平和,就像他平常一样。


以为他会调侃我两句,然后接着喝的。



“就不怕我在里面下了毒吗?”我吐了吐舌头。


“那我也心甘情愿”陆泽格外坦诚。



本来想将他一军,结果给自己闹了一个大红脸,我立马转移话题。


“味道呢”


“我觉得味道不错,葡萄汁加上西柚片里面还放了一点点绿茶和茉莉花茶,新奇的搭配和上去也不会过甜,也很解暑”


“你很有天赋”陆泽补了一句。


我美滋滋的叉腰,就他的吸管喝了一口,十路口冰冰凉凉酸酸甜甜又有水果的清香和茶的淡雅。


“诶,那个…”陆泽看见我已经把吸管放入口中,也没说什么。


我看着他耳朵一点一点变红,又报复性的吸了两口。


陆泽移开视线,不和我对视。

—————



当然,一切如同研发饮料顺理成章就好了。



那我打算继续和陆泽皮两句的时候,一只猫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飞快地窜上桌子,叼起饼干就跑了。


“诶诶?”我和陆泽一愣。


“回来回来!那个你不能吃!”我喊着


陆泽身体先于意识就已经跑了出去,我也随即跟上,然后我就随机抄小路跟上了那只猫,那只猫跑的很快,疏忽一瞬间就没了影。


我们两个人来回搜寻像做贼一般,放轻了脚步声,怕惊扰的小生灵。


最后,泳池旁倒是找到了。


我看到那只猫迈着优雅却焦急的步子在泳池旁边,悄悄地走过去,想着一个俯冲,可以把这个小东西寄拿归案。猫咪突然警觉,一回头发现了我。



“喵!”

随即从泳池的跳板上一下子就跳到了对面。


我由于蓄力太强,刹车不及时,华丽丽的就掉到了水池子里,一股透心凉就慢上了我的嘴,鼻子和头顶。掉到水池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腕骨疼了一下。


“唔唔,咕噜噜…”是我发出的声音。


有什么迷糊的,沉在水里面,四肢无意识的开始乱动。远处的呼喊声仿佛一声高过一声,但好像还是就离我很远。



是陆泽吗?



然后声音越来越清晰,从隔着水的变成了直直的冲进我的耳膜。


“房东,房东!你还好吗”陆泽把我从水里抱起来,拖着我的手腕让我搭在他肩膀上。


陆泽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感觉到手腕清晰的疼了一下,轻轻的发出来一声闷哼。也让我的感官更加清晰了,才明白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姿势。


他乌黑蓬松的头发被水弄得湿漉漉的,有几根一绺一绺贴在了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多了些不羁的感觉。跳的时候,他把那个大地色系褂子扔在一旁,现在我的胳膊抱着的地方接着他的衬衫,感受到通过水传导的温度黏黏腻腻,热热乎乎。而衬衫经过水之后,变得有些透明,贴在肉色的肌肤上,锁骨处向下看到,胸膛的肌肉上,若隐若现——其实陆泽还是很结实的。


搂着我的怀抱是温热的,潮湿的,腻呼呼,坚实又紧绷的,不容易淡淡的的草木的气息仿佛在水的冲刷下更浓了。


嗯…




“还好吗,呛到没有?”陆泽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畔,带着水湿漉漉的声音。


“没…没事”我咳了两声,将鼻子里面的水弄出去。


陆泽会意般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就在水池里面走着,将我抱上岸之后,撑着台子自己又上来,暂时就留在我一个人在台子上,而我瑟瑟发抖。


刚要说些什么,一件带着青草的香气和温热体温的衣服就被了上来。


我看向陆泽,他的领口有些弄开了,光在他的头发上,水珠粒粒可见,正好是逆光,我眯了眯眼睛看向他。


然后他悄悄蹲下身,没有过多的问,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看一看哪里受了伤而,又把我披在肩上的衣服紧了紧,然后让我用手捏住领口,随即抱起我就向公馆走去。


他把我放在屋里面的凳子上,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换好衣服,我也回屋,一会就来”陆泽短暂的说道。


临走的时候我看见了他有些绯红的耳垂。





我左右看了看,随即站了起来,还行,脚没受伤。我将他的衣服和我脱下来的衣服直接放洗衣机,最后进了浴室冲洗自己。


“呼”我用温热的水浇过我的头也掩盖了我脸颊有些发热的异样。

“还挺好看的”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可是为什么闭上眼睛,脑子里面还是止不住去想刚才的画面啊!



我,又冲了冲,把自己洗干净,觉得自己心里面已经没有胡思乱想之后出来了。


电话似乎已经想很久了,但是在我刚刚要接的时候就被挂断了。


——————

“好了吗,好了我来找你”

一个小时前。


“我也好了~”


我看着手机屏幕笑笑。




一会儿就起了门外的敲门声。我赶忙跑去开门。

陆泽上下打量着,将目光放进了我有些微红的脸颊,有些尴尬笑裂了的嘴角以及湿漉漉的头发。


陆泽抬腿进来,与此同时,我闻到了非常浓重的姜的味道,从我的鼻腔进入到我的肺,好像整个人都要温暖起来。


“喝了,虽然外面很热,也怕着凉”


我用左手接下来,另一只手手掌轻轻地碰了碰壁来缓解热量。


陆泽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感觉到他在盯着我的脚和步子,看到我安安全全的坐下之后,才跟着在半臂距离外落座。


“手,给我”陆泽短短的要求着。


“诶?”我发出意味。


我倒是惊异于于陆泽的敏锐,的确右手手腕骨从刚刚落水的一瞬间就一直隐隐约约的疼,直到刚刚浴室洗的时候也有些胀痛。


我乖乖伸了过去。


“你用左手别别扭扭的接东西的样子很明显”陆泽声音闷闷的,算是回答我还没有出口的疑问。


他轻轻地摸摸我的小臂,摸索着向前,直到腕骨出我轻轻的发出声音抗议。


“这里?”陆泽稍稍加重了些力气。

“痛痛痛!”我嚎道。



感觉到陆泽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好看眉蹙起来。

又细细检查两遍,两根手指不轻不重的捏了某个位置。

我不禁沉浸在其中,陆泽的手很好看,修长骨节分明,水葱一般,有些微凉的指尖和温温柔柔的指腹交叠着,不停的在我手腕上碰撞,像是完美的谢幕。


随后,陆泽拿出来一张薄薄的膏药,贴在我的手腕上,有很浓重的药味,两个手指轻轻地将背面的铁丝下,然后很认真,很工整的贴在我的手腕上,之后按了按。做完这一切,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如果实在疼得厉害,就来找我,我屋里面有缓解疼痛的喷剂”陆泽不放心的嘱咐到。


我顺便就用那只刚刚贴完的,离他很近的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眉心,然后把它抚平。


陆泽看我,碎金般的眼瞳里面有一些闪亮。


“我没事的”我耸了耸肩。


“不要沾水,不要剧烈活动,不要提重物,不要…”陆医生发挥了专业的职业素养开始叮嘱着我。


说到一半,他看着我低头扣着那张膏药的表面。突然不说话了。


我抬起头,是表示困惑,示意他说下去。


“我看着你就好了”陆泽抿抿嘴。


我看着陆泽无奈地盯着我,做出可怜的表情。


“我一定会听话的,但是现在还有一件小事情需要你帮忙”无奈的看了看右手腕骨处,叹了口气。


“帮帮我吧…”



陆泽认命点点头。





随后………



陆泽在厨房面前认命的剥葡萄切西柚片。

我在一旁捂嘴笑,不敢发出声。

说实在的,头一次看见陆泽任劳任怨的吃瘪还是非常开心的。



天气很热,又要洗切片榨汁,还要均匀的摇晃,确实是个不小的工程,饶陆泽这样身清心静的人,额角也是汗珠。我拿出一张纸巾,轻轻地搭在陆泽的额头上给他擦汗。


觉得陆医生不像是在桌前倒,像是在手术台前,我知道他学的是中医。


“陆医生,病人情况如何了?”我假装紧张的问道。


“很好,下一步需要…”陆泽意外的很配合我。


我收起纸巾顺便摸了个葡萄吃甩着我湿漉漉的头发。



陆泽擦净台看着我,本来很静谧美好,风一吹,那些湿着的发丝就糊了一脸。


“吹一吹吧”面前的少年提议到。




我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神游天外。

像是沾了汗水的温玉。


让我觉得我离他好像又近了一点。




陆泽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安稳地坐在椅子上,之后拿来吹风机。先是拿来一柄梳子,轻轻地从我的发尾开始梳,逐渐向上推进时,头发不至于打结,之后,他打开吹风机,隆隆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朵,让我无暇去分辨到底是紧张还是激动。他的手轻柔的捧起我的长发,一点一点的在风口面前左右晃着,隔了一会儿,他又用手轻轻地试了试温度,随即又离得远了些。


“热吗”陆泽轻轻地冲我耳畔说着。

我低下头,摇了摇,使劲压下自己要飞上天际的嘴角,也至于让他看见我烧的通红的脸颊。


我只听得一声轻笑,陆泽什么也没说。


我感觉到发尾不再湿答答的搭在身上的时候,陆泽又将风口向上调了凉风,轻轻的吹着我的头皮,我的手指在我的头皮和头发之间不停的拨弄,微凉的指尖和我的头皮间接的小心的触碰着。


温热的,微凉的交杂在一起,刺激这我的神经。

这时候感觉刚才姜茶的劲儿一定是上来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热?


享受着也让我煎熬着。





“好了”陆泽带着笑意温润的声线传来。



他把吹风机放好,随即绕到我的面前,用指尖轻轻地梳理了一下我的刘海,让它自然的垂落。


“挺好看的”眯眯眼又出现了。



“小陆手艺不错”我开始开始得寸进尺。



陆泽在旁边抱着手臂,看着我等待着我的下文。


“太热了,陆医生帮我梳头发就好了”


我立马接了下一句,因为我受伤的右手冲着陆泽“受伤了,疼死了,现在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我在遵循医嘱”



陆泽盯着我看,沉吟了许久,并没有说话。

在我以为他已经不打算回答我,下一步沉默就是拒绝的时候,陆泽开口了。

“等我一下”


“诶诶?”看着陆泽远去的背影,稍稍有一点点心慌。



过了一会儿,听他远及近的脚步声,他重新出现在我面前。


陆泽拿着一小株花进来。



他将我的头发轻轻地拧着,然后他轻轻地扯着我的发丝,将那小花别了进去。




“你倒是很熟练啊”我揶揄道。


“是蓄谋已久…”陆泽又用指尖陆泽我的发丝,然后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




我登时不知道如何回,甚至有些不知所措,陆泽很合时宜的替我开解。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下楼吧”

—————


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坐在小圆桌旁,日头已经没有那么晒了,在冰块和甜点的交错到显得有些清凉。



“叮铃铃”

我按响了陆泽上次提到的小铃铛。



确实很有气势,很有排面!


端上了几杯饮料,是下午陆泽代替我做苦工的时候弄出来的。


“你的手怎么了?”袁组用眼神示意我右侧手腕上的膏药。


“小问题!大家尝尝我开发的饮料”


“怎么样?”我眨眨眼睛。


“好喝!”叶星朗嚎道。

“确实不错”艾佳也点点头。

“是很好,很平衡的搭配,比甜品店的好很多”晨风也说出自己的感想。

“西柚味道点睛了”

“茉莉花淡淡的清香非常好”

“不是很甜!”


剩下几位长租房客的评价也很高。


“那个茉莉花茶的味道很熟悉,像是陆泽的?”叶星朗提出。


“诶?”我偏过头看着陆泽的侧面。


陆泽眨了眨眼。


“可恶啊,这么好的东西我才吓到,以前管陆泽的时候,他根本不给我”


“我看看都拿去干什么?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陆泽怼道。


金毛大狗狗低下了头。


我胡乱打着哈哈。


大家聊聊最近在做的事,顺便还提到了闵蘅的漫画稿,一顿争论也没弄出来个子丑寅某,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思维的碰撞,会给彼此带来更多交流和放松。


日头像一枚煎蛋一样,刚好的贴的天边,然后逐渐下沉,迎来了傍晚。


大家都吃饱喝足之后往椅子上一摊。

真不错,也算是给夏天打成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其实喝到最后调出来的饮品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又续上了叶星朗的果酒。每人都有一瓶在,我也要伸手去拿的时候被陆泽制止住了,他努努嘴示意我的手腕。


我讪讪的收回,心虚的吐了吐舌头。




本来大家都想留下来收拾,但是我都制止了,让他们回房间。


晨风站起来,表示要留下。


陆泽一声不吭,我赶紧打圆场让晨风回去休息。


星星被袁组和闵蘅搀着走了,带来的果酒喝的太多,有些不太清醒了。


“白开衣服好像跟早上穿的不太一样…”


路过我和陆泽身边的时候,这么一句想起我突然浑身像触电一样紧绷。


这是什么ptsd啊,又不是在偷情!


艾佳因为身长的看看我们,没有说把小情侣留下单独相处的话。


我戳了戳身边的陆泽。


他没有动。


我贴近他,盯着他的眼睛。那双总是充满了碎金的眼睛,有一些水汽看着有些迷糊。


他拉过我,我顺势用左手撩开他的发,和他额头相对。


金色的眸子一错不错的盯着我,过了好久。



“怎么了”我轻声问道。

“没什么”陆泽搂住了我的腰不肯放开。


“如果你打算喝醉了接机贴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我顿了顿


“陆泽你没喝醉,但是你完全可以抱我”

我感觉到陆泽正在摩挲我腰的大拇指停顿了一下。


“…”陆泽的盯着我,然后看向我受伤的手腕,瞬间我又恍惚了,刚刚眸子里向我传递的是他交织的清醒和迷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喝醉了。


“抱歉…”


诶诶?


他又搂过我,用另一只手抓住我右边的小臂,然后又刻意往上挪了一寸,显然是避着我受伤的地方。



“疼吗?”


我摇摇头。


陆泽的怀里又紧了紧。

“我在想,如果我提前把你拦下来,你是不是就不会受伤了?”



确实直率。

陆泽闹别扭的时候很少拐弯抹角。


“没有”我埋在他的怀里。


我的心里已经乐开花了,很少见到陆狐狸委委屈屈是样子。



倒是…有点可爱。


我有些坏心思的去勾他手腕的迦南串,却一直不知道说什么。


夏至的夜晚不是很燥热,两个人之间亲密的拥抱却多了些温暖。


“喵~”


好像听到了猫叫,随即有什么东西,轻轻地巴拉我的鞋子。


陆泽比我更快反应向下低头看去。


一只小猫。


很眼熟,好像就是那只。


陆泽蹲下,然后让小猫贴着自己胸前抓着它,两只前肢就滴溜起来。


我看着面前的人动了动嘴角。


“跟她道歉”



??


“你害她受伤了,跟她道歉”陆泽莫名有些执拗。



小猫缩了缩脖子。

陆泽轻轻的晃了晃他。


许久…

“喵…”


小小的一声传来。陆泽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蹲下,轻轻把它放走了。



我在一旁捂嘴,笑得投入。



“回去吧”我捏捏旁边的手。


看到陆泽的脸色终于缓和。




我挎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向公馆走去。

十指相扣再回到公馆的路上,他的十指一直在挠着我的手心。


倒像是…一些字。


我问陆泽是什么?


他说是看着我的秘密。





今晚公馆的花园里面一片安静。


空气寂静,树林沉默。



陆泽勾着我的小指,像是在起誓。


青梅子酿

【筑梦公馆】陆泽×女房东 等效替代

私设ooc都有

大概是

揪头发叛逆少女房东×苦口腹黑撩撩狐陆泽

不太好写

不带第一人称了

自割腿肉的胡写扒写

筑梦公馆你怎么回事你tag都这么凉了两三天都不动一次


“邦”


一个被捏瘪了的啤酒瓶子,被粗暴的扔在地上,随着风吹滚两圈。


清冷的月光洒在地上半截,却被高大的公馆留下了些许阴影,罩住了坐在公园一子上的少女。在黑暗中,只听见了打火机咔哒一下子的声音,随后一阵火苗照亮了少女的脸,烟头忽明忽暗闪烁着红光。

“呼”

少女吐出一口烟圈,随意却惆怅。穿着黑色马丁靴的脚在地上无意识地打着,咯吱咯吱的响。


坐了好一会儿,月光偏转慷慨的给了少女的脸一...

私设ooc都有

大概是

揪头发叛逆少女房东×苦口腹黑撩撩狐陆泽

不太好写

不带第一人称了

自割腿肉的胡写扒写

筑梦公馆你怎么回事你tag都这么凉了两三天都不动一次



“邦”


一个被捏瘪了的啤酒瓶子,被粗暴的扔在地上,随着风吹滚两圈。


清冷的月光洒在地上半截,却被高大的公馆留下了些许阴影,罩住了坐在公园一子上的少女。在黑暗中,只听见了打火机咔哒一下子的声音,随后一阵火苗照亮了少女的脸,烟头忽明忽暗闪烁着红光。

“呼”

少女吐出一口烟圈,随意却惆怅。穿着黑色马丁靴的脚在地上无意识地打着,咯吱咯吱的响。


坐了好一会儿,月光偏转慷慨的给了少女的脸一个特写,颧骨和嘴角都有着淡淡的伤痕。是深夜月光洒下的清辉,使得吹过的风更加冷,少女搓了搓没有被靴子和短皮裙罩住的腿,企图带来一丝温暖。


当冰凉的手指碰到胳膊上的烫伤之后,又触电般停了下来,把半截烟狠狠地踩着充满了报复,还重重的碾了碾。犹豫了许久,最后又点起一只,红光昏暗,就像是点不亮夜里的火种。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少女听到这温润清冷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下一秒就下意识的躲藏,甚至有了将抽了一半的烟蒂扔进嘴里面让它消失的冲动。


陆泽看见的时候,眼前的少女为正叼着烟,努着嘴唇,试图一寸一寸的把剩下的那一段藏进嘴里。


“我看见了,别藏了”

陆泽站在一步之外的地方递过去一张手纸,少女接过处理了之后又不自然了站在陆泽面前。


默默的看着面前的少女,陆泽又靠近两步将手上搭着的外套披在少女的身上,却遭到了反抗。


“我,…刚抽过,会粘上味道的”少女小臂抵住陆泽的胳膊,拼了命的往外抽身子。


猝不及防的沾在一大片烫伤上,少女不禁呲牙咧嘴,试图将发出一半的呻吟压回去。


“受伤了?”

陆泽伸过手,轻轻的捏住少女的指尖,然后把她往月光下面带,随着月光一寸一寸的照在少女的脸,颧骨和嘴角的伤口清晰可见。


“怎么回事”陆泽胸口起伏一下,然后看着面前的人,两弯好看的眉拧在一起。


“他们偷袭,我以一当十!”少女忽然抬起头,提到打架一件事来了精神,“我用了你教的拳法,很管用!”


少女的眼睛在冷的月光下显得明媚的多,陆泽定定地看着面前人的眼睛确实是闪耀的,不可忽视,直到看了一阵少女的眼睛偏向一侧陆泽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陆泽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女。


“你这丫头,不知道天天要给我惹多少麻烦”


“跟我回去吧”

陆泽听见自己这样说。




陆泽把少女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在灯光的照耀下,少女身上的伤口暴露无遗,像是一只流浪的小猫,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


陆泽冰凉的指尖把她往房间里面带,让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又拍了拍她的肩膀。


少女摇了摇嘴唇,不做声,两只手搅在一起显得格外的拘谨。


直到一阵响动,一双穿着拖鞋的脚重新出现在上面的视野中,少女才抬起头。



里面都是一些瓶瓶罐罐有云南白药烫伤膏,一些创可贴红花油,看着陆泽手里面一大堆东西,少女歪了歪头,勾着勾嘴角,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的一身伤要让陆泽把家底都掏空了?


“忍一下”


陆泽修长的手指沾取了一点药膏轻轻的点涂在伤口周围,又用棉签蘸取了吸取碘酒可以伤口消毒,最后贴上了小小的创口贴。


随后,少女看着面前的陆泽蹲下,打开红花油往手里面倒了点,搓了搓,然后敷在了自己腿上的淤青处,温热的感觉让自己明显的瑟缩了一下。


“疼吗”

少女看着面前的人,并没有说话,面前人蹲着,身上的清新的草药味儿和自己身上的烟味混在一起。


对面的人没有出声,陆泽抬起头看了一眼少女,少女的眸子,里面有着些许的水雾。陆泽垂眸,也不做声。


“陆泽,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差劲啊?我吸烟打架是个叛逆的不良少女…”


陆泽摇了摇头,打断了少女的解释

“我只是希望你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陆泽眯着眼睛

“如果你需要我监督的话,我也很乐意,下次你在吸烟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在你面前,帮你把烟掐了”



“或者…”

陆泽顿了顿,没有往下说。


下一课,少女闭着眼睛,感觉到了嘴唇上贴上了一个软软的触觉,睁开眼睛陆泽金瞳直视着自己。




“下次想吸烟的话,是不是可以用这种方法让你等效替代,如果吸烟能够让你产生快感,那么是不是我的吻可以?”


陆泽又咬了咬少女温软的唇


“或者说,作为被我抓包的惩罚”





青檐雨
这个牵手的动作……这个令人遐想...

这个牵手的动作……这个令人遐想的台词……我真的很难不幻视求婚()


四舍五入我和陆泽结婚了,耶✌🏻

这个牵手的动作……这个令人遐想的台词……我真的很难不幻视求婚()

  

四舍五入我和陆泽结婚了,耶✌🏻

青梅子酿

【筑梦公馆陆泽】 坠入人间

(原标题不是这个唉

就卡我四个字)

昙花篇后续

大概是第四小节

之前昙花篇在这 

陆泽×女房东


(乱瞟)


哦吼是兜风的感觉~


(疯狂暗示)


神秘通道见

(原标题不是这个唉

就卡我四个字)

昙花篇后续

大概是第四小节

之前昙花篇在这 

陆泽×女房东


(乱瞟)


哦吼是兜风的感觉~


(疯狂暗示)




神秘通道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