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策苍

17.3万浏览    1570参与
余楚一定行
看见灵堂就是军人组死一个的结局...

看见灵堂就是军人组死一个的结局了。


看见灵堂就是军人组死一个的结局了。


余楚一定行

再被屏蔽以后就在也不在这里发东西了。

再被屏蔽以后就在也不在这里发东西了。

君道悟

【策苍】绝境吃沙之那天我在龙门看到了心动一抹紫。又名我爱的毒姐是盾娘。

小段子

为了文章效果可能会有部分内容不贴合游戏实际。诸位看个笑。


   大家好,我是一个天策,一个上马能战下马能帅军爷。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和我的亲友游走在龙门的大漠戈壁之上,马上小斗士的我们人均2w8,就在我们在破碎岩壁上四散游走的时候,我看到戈壁茫茫黄沙上有一抹翻飞的紫,裙摆随着风沙摇曳像蝴蝶一样,身后的跟宠扭曲着身体。就是你了!毒小经!我的心动毒毒,在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在团队打下:前面山坡,毒经一个人。我吹了口哨喊出了我的大老婆,我要带着她一起走向我的爱情。

  我冲了我快要冲了我就要...

小段子

为了文章效果可能会有部分内容不贴合游戏实际。诸位看个笑。


   大家好,我是一个天策,一个上马能战下马能帅军爷。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和我的亲友游走在龙门的大漠戈壁之上,马上小斗士的我们人均2w8,就在我们在破碎岩壁上四散游走的时候,我看到戈壁茫茫黄沙上有一抹翻飞的紫,裙摆随着风沙摇曳像蝴蝶一样,身后的跟宠扭曲着身体。就是你了!毒小经!我的心动毒毒,在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在团队打下:前面山坡,毒经一个人。我吹了口哨喊出了我的大老婆,我要带着她一起走向我的爱情。

  我冲了我快要冲了我就要冲到了,我就要摸到那一抹靓丽的紫了,我看到了那是我们爱情的开始,我甚至想好了我们以后孩子的姓名,然后我看见了一抹比那亮丽紫光更夺目的暖调橘黄一闪而过,我愣住了,其实也不是愣住,而是兄弟我动不了了。然后我看见那靓丽温婉的紫色纱质披风下掏出了那把四十米长的大刀。她右手擎刀左手迟钝,双手张开放了个血怒,长刀无情的砍杀在我的身上,我的血在哗哗的掉,而我心头淌的血比这流得多得千倍万倍。我的队友赶来打断了这场希望的屠杀,我回过神,磕了一颗大药挽救我濒危的血线,然后我骑上马拿起长枪再次义无反顾的冲向那窈窕身影撑起的盾墙,而此时此刻的我只想说:外功职业穿毒盒子真他妈丑!!!!!!!!

  欧,我的毒姐,我的心动毒姐,我未来的孩子娘,我轰轰烈烈的爱情就这样被斩绝绝掩埋在龙门这漠漠黄沙之下。而我记下了她的id。

二良神

其实我有在画画,屯了很多图。。总是忘记发lof。。。好想要画友 催我画画 一起脑洞啊。有没有相关小团体呢。。。我如孤岛一般

其实我有在画画,屯了很多图。。总是忘记发lof。。。好想要画友 催我画画 一起脑洞啊。有没有相关小团体呢。。。我如孤岛一般

众生皆苦

策苍BG-这可是战死沙场组的糖(doge.jpg)

军爷*盾娘


军爷是个妻管严,这事已经传遍全天策府了,军爷跟盾娘的日常相处情况其实也就那样,毕竟狼牙军还在玩命的想攻下长安城,而军爷也是嘴拙的动物,盾娘也不是平常人家的大家闺秀,所以两人相处像极了兄妹或者姐弟。

怎么说呢,经常是这样的。

“喂,今天校练结束以后去镇上买两坛酒…”

“你要喝酒?喝酒对身体不好的…”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_→!”盾娘说着扬起手作势要打军爷,军爷赶紧跑路去买酒。

买回来的酒最后还是军爷自己喝了大半,饭桌上盾娘不怎么执起青樽,偶尔陪他喝几口。

讲真,盾娘太了解军爷了,他虽然喝酒不至成瘾但是也挺爱喝酒的,没事喜欢喝两口。

还有这样。

“狗子,你把我...

军爷*盾娘



军爷是个妻管严,这事已经传遍全天策府了,军爷跟盾娘的日常相处情况其实也就那样,毕竟狼牙军还在玩命的想攻下长安城,而军爷也是嘴拙的动物,盾娘也不是平常人家的大家闺秀,所以两人相处像极了兄妹或者姐弟。

怎么说呢,经常是这样的。

“喂,今天校练结束以后去镇上买两坛酒…”

“你要喝酒?喝酒对身体不好的…”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_→!”盾娘说着扬起手作势要打军爷,军爷赶紧跑路去买酒。

买回来的酒最后还是军爷自己喝了大半,饭桌上盾娘不怎么执起青樽,偶尔陪他喝几口。

讲真,盾娘太了解军爷了,他虽然喝酒不至成瘾但是也挺爱喝酒的,没事喜欢喝两口。

还有这样。

“狗子,你把我的那套旧玄甲放哪了!?”

“嗯…好像扔在床底下了?”

“你特么再说一遍?老子那套甲是燕忆眉统领送的!你特么快给老子找出来!”

“知道了知道了,别生气……”

军爷在不大的房子里四处搜寻。

当军爷翻开锅盖的时候盾娘表示她要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焚寂煞气了。(手动再见)

“谁特么会把玄甲放锅里啊!”盾娘话音刚落,军爷就把锅里的玄甲给拽出来了,幸好那口锅还没用过,这归功于盾娘和军爷都不会做饭。

“你特么敢把老子的甲放锅里!你今天晚上别上床睡觉了!”

“呜,媳妇儿……我错了……”

盾娘感觉自己面前趴着一只蛋花哭的土黄色小狗,两只前爪扒拉着盾娘的朔雪玄甲。

于是盾娘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提起盾就把军爷怼一边去了,并恶狠狠的告诫军爷,今天晚上不用上床睡觉了。

当夜晚上军爷一直含情脉脉(眼泪汪汪)的看着盾娘,军爷养的小狼在门口低低的哀嚎,盾娘于是就心软了。

“上床睡觉!下不为例!”

然后军爷颤颤巍巍的上了床,小心翼翼的去揽盾娘的腰,生怕盾娘一脚给他踹床底下去。

话说再说的污一点,盾娘跟军爷的嘿♂嘿嘿的问题,反正不管怎么样最后总是以军爷鼻青脸肿结束的。

太过火会被踢下床,太轻会被踢下床,就算火候力度都正好也还是会被踢下床!(╯‵□′)╯︵┻━┻

其实原因很简单,苍云女将的朔雪甲是抹胸的!(手动再见)军爷总是觉得盾娘的雪白的脖子很好看,一直对盾娘的脖子心怀不轨,每次都会比较着重亲吻盾娘的脖子,所以每次都会被盾娘踢下床。(微笑)

然后之前还闹过一个笑话,第一次嘿嘿嘿的盾娘不是很明白脖子上的痕迹怎么回事,但是征战沙场多年,脖子上的痕迹又不痛不痒就没在意,正准备去校场练兵的时候碰见了来天策当军医的秀姐,于是秀姐拉着盾娘的手就进了营帐。

“哎呀,你也不知道害臊。”

“啊?我怎么了?”

“肯定是将军跟你…那什么了…”

盾娘分分钟脸红“你怎么会知道!?”

“你看你这脖子,都不知道抹点粉遮一下。”

盾娘红着脸让秀秀给抹了点粉遮了下就匆匆去找军爷。

“狗子你给我滚过来!”

“诶,老婆,咋啦?”

“你胆子大了是吧!?敢耍我?!”

“冤枉啊!我没有啊!”

“你今天早上说了什么?!”

“我说什么了?QAQ”

军爷明白盾娘说的是今早自己装傻问她她脖子上的痕迹是怎么来的的事,但是看盾娘现在的样子,他现在是说什么也不敢承认!

“装傻是吧!?今天晚上别上床睡觉了!”

莫九辞

是策苍和苍策!双将军组真的好吃死了QAQ
p1策苍:李驰x崔宁
p2苍策:燕阙x莫九辞
p3苍策:燕池x李逸行(出自《无疾》)

是策苍和苍策!双将军组真的好吃死了QAQ
p1策苍:李驰x崔宁
p2苍策:燕阙x莫九辞
p3苍策:燕池x李逸行(出自《无疾》)

洛炀
bg向,突然想到的,不知道什么...

bg向,突然想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完善

bg向,突然想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完善

二良神

哎,草图爽一爽,好久没有勾过线了

哎,草图爽一爽,好久没有勾过线了

云_(:з」∠)_
快乐糊草稿(◍ ´...

快乐糊草稿(◍ ´꒳` ◍)

快乐糊草稿(◍ ´꒳` ◍)

曲陌阳

余本

特训记录还有余本嗷!拯救拯救毕业党QAQ

想要的可以私戳我!

特训记录还有余本嗷!拯救拯救毕业党QAQ

想要的可以私戳我!

FiaRos

【苍策苍】圣诞雪(阿鬼)

圣诞贺文,前文接上


【阿鬼】


“阿鬼,你们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说话的是刚刚进门的李纵,他大清早便被委托出门去集市上购置饺子宴必须的馅料和饺子皮,届时天寒地冻,雪花纷飞,此时连人带马都满头满脸的雪渣,在口鼻吐出的热气处和水汽凝结在了一起。


“回来啦纵哥?外头结冰了吧?”


“嗯,有些难行。”李纵下了马,接过燕轻骑递来的热毛巾抹了下脸,转头看见了院子中央的大树。


“我听说你们今年打算过个不一样的节日?”


“是啊。”燕轻骑说,“圣诞节,冰雪节,爱叫啥都行。帮主说要弄得好看点,让搬棵树回来装饰装饰,正好柳绝……”


见他犹豫了一下,李纵低笑道:“你们又...

圣诞贺文,前文接上









【阿鬼】


“阿鬼,你们干什么呢这么热闹?”


说话的是刚刚进门的李纵,他大清早便被委托出门去集市上购置饺子宴必须的馅料和饺子皮,届时天寒地冻,雪花纷飞,此时连人带马都满头满脸的雪渣,在口鼻吐出的热气处和水汽凝结在了一起。


“回来啦纵哥?外头结冰了吧?”


“嗯,有些难行。”李纵下了马,接过燕轻骑递来的热毛巾抹了下脸,转头看见了院子中央的大树。


“我听说你们今年打算过个不一样的节日?”


“是啊。”燕轻骑说,“圣诞节,冰雪节,爱叫啥都行。帮主说要弄得好看点,让搬棵树回来装饰装饰,正好柳绝……”


见他犹豫了一下,李纵低笑道:“你们又在欺负他了?”


“害。”燕轻骑耸耸肩,“免费劳动力不要白不要。”


他们一起把货物卸了下来,然后燕轻骑牵起了李纵的爱马,那良驹认得燕轻骑,简单厮磨后顺从地跟着二人走向后山的马场。


“好长时间不像现在这样了,阿鬼。”李纵走着,突然说。


“什么意思?”苍云闷着脑袋斜眼看他,“你是说我调任去激流坞之后,还是我们在太原分开后。”


李纵沉默了一会,开口道:“都有吧。”


“印象中,你以前没有这么高,总是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那会军饷又一直发不下来,大伙儿都快把军营里的老鼠吃光了。”


燕轻骑笑了:“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我好像后来没长高吧?我今天带的白毛毛高,你看岔了。”


“是嘛?”李纵饶有兴致地歪头端详他,“你以前可讨厌我叫你阿鬼了。”


“这不是他们告诉我阿鬼是说我是个又脏又瘦的小鬼嘛纵哥。”燕轻骑笑嘻嘻地看着天策,“我那会脾气可大了,最不想在您老人家面前拂了面子,你叫我阿鬼,那怎么行?那我可不得好好修理修理那些乱说话的兔崽子?”


李纵叹了口气,道:“是啊,你这小子,得亏没入天策府,不然杨宁将军有你好看的。”


“呵呵。”燕轻骑盯着他,“你叹气的时候不是想说这个吧?”


李纵愣了一下,旋即无奈笑道:“你小子……我叹气时在想,原来曾经蛮牛一样横冲直撞的阿鬼,也会变得这般圆通啊。你以前,可从不这般和我笑着说话。”


燕轻骑神情复杂地看着他:“你不喜欢?”


“不。”李纵说,“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花时间重新认识你。是我之前错的太多。”


二人一马在马场停下了脚步,这里本来有齐膝高的积雪,早上被习惯早起的燕轻骑铲掉,现在冰水凝结的草皮表面落着薄薄的一层新雪,踩上去会传来柔软但紧实的触感。


“好啦纵哥,让皇竹草在这好好歇息吧。我今早铲雪的时候发现了几处被雪埋了的草籽,让她自个儿琢磨去吧。”


他们在这片新雪上拥抱了一下,那种久别重逢的故友的拥抱。


“圣诞快乐阿鬼,”李纵说,“你知道我永远不会因为你是个捡来的小鬼叫你阿鬼。”


“当然了纵哥。”


燕轻骑咧开嘴,露出今早第一个开怀的笑容。


“走,大伙儿还在等着我们包饺子呢。”


“嗯。”


李纵应着,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燕轻骑走出两步,见他发呆,伸手在他眼前挥舞两下无果,摇头笑骂着走了。


那个笑容绽放的瞬间李纵恍惚地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十五年前的那个大雪初霁的白昼,那个瘦弱但坚定的孩子像他跑来,浑身连泥带血都是伤,脸上却带着他所见过的最灿烂的无邪笑容。


那时的他刚刚从鬼门关回来,这笑容像斩断那最后紧绷的弦的利剑,深深刺痛了他浸满了血污的双眼。


就像雪后的光线,没有污垢,却又无比刺眼。


那时候他想,这一定是从血海里爬出来的厉鬼吧。


他怔怔地任那鬼抱住他,把他从头到脚摸了一遍,心底好像有个什么他看不见的东西一点一点地碎掉了。


“阿鬼。”

换个名字换个心情

【策苍】儿子们的日记(五)

#我和策子的故事小番外系列。正文不发。

#单纯讲故事给自己听。


秦兜兜的日记·3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这么小的胆子,居然有一天会和四匹狼同处一室。

真的是震惊我爹。

虽然男人不是我以为的坏人了,但是他带来的狼可不能保证。看起来就凶巴巴的,还想趴在爹爹的脚边。那里明明只有我能待着。

下巴搭在爹爹的鞋上托起来可舒服了,等弟弟长大了,可以让它也去试试。

噫……好像有什么不对,是不是跑题了。


爹爹把我们放在椅子上了。软软的垫子一点也不凉。我推推弟弟让它去舔爹爹手,又抬头看看爹爹有什么反应。

爹爹被男人从后面抱住了。他还亲了爹爹耳...

#我和策子的故事小番外系列。正文不发。

#单纯讲故事给自己听。


秦兜兜的日记·3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这么小的胆子,居然有一天会和四匹狼同处一室。

真的是震惊我爹。

虽然男人不是我以为的坏人了,但是他带来的狼可不能保证。看起来就凶巴巴的,还想趴在爹爹的脚边。那里明明只有我能待着。

下巴搭在爹爹的鞋上托起来可舒服了,等弟弟长大了,可以让它也去试试。

噫……好像有什么不对,是不是跑题了。

 

爹爹把我们放在椅子上了。软软的垫子一点也不凉。我推推弟弟让它去舔爹爹手,又抬头看看爹爹有什么反应。

爹爹被男人从后面抱住了。他还亲了爹爹耳垂,说爹爹身上味道好闻。

……我以狮格发誓,爹爹肯定脸红了。

爹爹你为什么不推!开!他!

 

作为一个未成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东西。

虽然我还小,不太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但是我毕竟是在雁门关的军营里长大,偶尔出去转转也是能看到点东西的。

比如上次在前卫那边,有个叔叔就是这么抱着另一个叔叔又亲又摸,然后被推开又揍了一拳。

接下来爹爹是不是也该推开男人和他打起来?他为什么还不动手?

想不通。好难。

 

男人在扯爹爹的扣子,爹爹今天穿的是驰冥,他很喜欢这件甲衣,说拆卸很简单。

男人好像也这么觉得,我看他脱的好快,就我想想事情的功夫爹爹的肩膀就露出来了。

爹爹按住了男人往里面摸的手。爹,你按的这么轻是按不住的,你信不信他还要继续摸。

我听见爹爹的声音了。有点颤抖,哼哼唧唧的,怎么听着和我被撸得太舒服了发出的声音差不多?

弟弟也仰着头在看,它问我爹爹在做什么。我对着弟弟嘘了一声,告诉它爹爹在和男人打架。

其实我是瞎说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怎么可能告诉弟弟,我要保持住在弟弟心里高大的形象。

……哇哦。

爹爹的胸甲也没了。

 

我在犹豫是不是要捂住弟弟的眼睛不能让他看了。因为我知道对于爹爹来说,衣服这种东西是用来遮羞的,而且战甲也是衣服的一种。

衣服都没了,这个发展有点不太对?

男人的手把爹爹的战裙撩起来了。爹爹的裤子好像比平时绷得更紧了些,他是往里面塞东西了吗,这么绷着勒不勒,男人怎么还不帮爹爹松一点。

我看的有点着急。他们俩到底在做什么。

裙甲挡住男人的手了,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爹爹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他让男人别摸了。

我心里痒痒,真的太好奇了。到底在摸什么啊!兜兜也想看。

男人咬着爹爹的脖子印了好多红痕,一颗一颗的,有点像小红果。看着好饿。

也不知道爹爹会不会注意到我,就伸着脖子去看,还小声嗷了一句。

爹爹好像被我吓到了。

我听到爹爹突然叫出声,身体发颤靠着男人,他扣在男人手腕上的指节抓得特别紧。

我描述不出来爹爹那个表情是什么样的,但是……好像不是很难受。

男人压着嗓子喊了一句雪影。我被他的狼一口叼起来了。另一匹狼把弟弟也叼了起来。

……它要带我们去哪儿??它要把我们吃了吗?

爹爹!!!杀狮子了啊!

瑾瑜散人

〖国破山河在〗[3]

如今国泰民安,年时好,也无灾无难,府里伙食也好,我吃饱以后个头更是蹭蹭的往上长,没几个月身板就赶上同龄人厚实,个头还高胡队长些。


有一日我们队出去巡逻,却在路上碰到了神策营,三言两语间两拨人起了冲突,不知怎么就动了手。

那日原本我们人少于对面,怕是要挨揍,哪想当是时我可能是有仙人上身相助,竟然以一敌几拼着一身吃饱了没处使的蛮力将对方通通放倒。

虽然回去后我们皆受了惩戒挨了几板子,但行刑的战友板子打的活像给我掸灰,还没针扎一下疼。

挨完板子我还去练了一下午的骑射又给爱驹挖了半筐马草,晚饭还吃掉五个馍,浑然是屁事儿没有。


且李承恩统领听说这码事后,表面上沉痛的同圣人谢罪,之后有一...

如今国泰民安,年时好,也无灾无难,府里伙食也好,我吃饱以后个头更是蹭蹭的往上长,没几个月身板就赶上同龄人厚实,个头还高胡队长些。


有一日我们队出去巡逻,却在路上碰到了神策营,三言两语间两拨人起了冲突,不知怎么就动了手。

那日原本我们人少于对面,怕是要挨揍,哪想当是时我可能是有仙人上身相助,竟然以一敌几拼着一身吃饱了没处使的蛮力将对方通通放倒。

虽然回去后我们皆受了惩戒挨了几板子,但行刑的战友板子打的活像给我掸灰,还没针扎一下疼。

挨完板子我还去练了一下午的骑射又给爱驹挖了半筐马草,晚饭还吃掉五个馍,浑然是屁事儿没有。


且李承恩统领听说这码事后,表面上沉痛的同圣人谢罪,之后有一日突然领着一群人巡营还专门点我的名字来瞧我,夸我个子结实为人踏实一看就是好小伙,日后定是个将军的料子。

李统领还问了我的家世,我便如实都说了。听完以后李统领也感慨了几句,然后赐我李姓和一杆长枪,说日后我就叫李敢了,他就是我的亲长,叫我遇事不用怕,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

李统领带着乌泱泱一大群人走后,我仍在莫名其妙。为何李统领还要专门叮嘱我不用怕?我看起来像是很怕的样子?还是我身患绝症时日无多了?

我是这么想的,也这么问了出来。

胡队长他们感叹了几句傻人有傻福,便同我讲,巡营那日上头下来人追查此事,当时跟在李统领身后那个三角眼吊梢眉就是,李统领赐我姓氏又专门讲那几句话,来表明对我的拳拳爱护之意,大意就是这孩子我罩着,这才把我保下来的。


过些时日,上面又下了命令,说转过年就要将我调到冷将军的天杀营,听胡队长他们讲,那是天策府最精锐的部队,伙食更好,拿的军饷也多,若我真去了,就和他们不一样啦。“真是运气好”,身旁许多人艳羡的感叹道。

叔叔哥哥们拍我肩膀又拍我后背,活像是我要嫁出去一样。

而我叼着卤羊蹄子一脸的懵懂无知,能有什么不一样呢。

但又有些期待。

那时候,我将将十五岁。


瑾瑜散人

《国破山河在》[2]

<开元二十九年>


入府以后,府里统一安排学堂教我们识字,我被分到了天枪营,杨将军还给我重新起了名叫王敢,他说他看我个头高,且还在长,握着枪往操练场一站仿若一根儿勇敢的竹竿儿,况且总叫我王狗蛋还是不雅,还是得有个自己的大名。

杨宁将军大力拍了拍我的左肩:“这样就算你战死,墓碑上刻的也是王敢之墓,总比王狗蛋之墓好听。”说罢他自己突然笑了一会儿,然后走了。

我们在场的众人却都打了个寒颤:好冷啊。但还是配合的跟着哈哈哈几声。

不过大约是因为杨将军容貌俊秀且枪法如神,否则若是朱军师讲这种冷笑话,大家都不会这么给面子吧。

由此可见长得好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胡队长私下里偷偷...

<开元二十九年>


入府以后,府里统一安排学堂教我们识字,我被分到了天枪营,杨将军还给我重新起了名叫王敢,他说他看我个头高,且还在长,握着枪往操练场一站仿若一根儿勇敢的竹竿儿,况且总叫我王狗蛋还是不雅,还是得有个自己的大名。

杨宁将军大力拍了拍我的左肩:“这样就算你战死,墓碑上刻的也是王敢之墓,总比王狗蛋之墓好听。”说罢他自己突然笑了一会儿,然后走了。

我们在场的众人却都打了个寒颤:好冷啊。但还是配合的跟着哈哈哈几声。

不过大约是因为杨将军容貌俊秀且枪法如神,否则若是朱军师讲这种冷笑话,大家都不会这么给面子吧。

由此可见长得好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胡队长私下里偷偷同我咬耳朵:“你体谅体谅杨将军,他这人性子冷,平日里话都不多说呢,难得讲个冷笑话。到现在李将军曹将军他们都不相信杨将军会讲笑话呢。”言罢,队长还大力的拍了拍我的右肩:“能得杨将军亲自赐名是你的福分,知足吧!”

我只能捂着臂膀闷闷的点点头,转身扛起枪又去训练。只是一下午总也心不在焉,念着自己的新名字“王敢”,散队又忍不住跑去找府里的识字先生教我怎么写这两个字。


也是我年小口拙又不机敏,入府没些时日就被同队这群叔叔哥哥们套出了真实岁数。

他们变着法问出我的家境,便知晓我当兵的原因,感慨唏嘘了几句,打那之后帮着我隐瞒了上头,平日里还多照拂我一些,譬如打饭时多给我些,盯着我不许我多喝酒,于武术枪法上也多指点我些,连我的衣服他们也拿回家叫家里的婆娘们帮忙缝补,是真真的把我当他们自己的子弟看待了。

就连军医段姨也听说了我的事,不由得多看顾我几分,得空还给我讲她也有个同我年岁差不多大的侄儿,偏偏于万花谷的医术上没什么天赋,小小年纪便去了苍云堡。她侄儿同我一样年幼,且都是年幼便失了双亲十分可怜,因而她看到我便似看到她侄儿一般。

我觉得杨将军他们其实也是知晓的,只是怜我无亲无长,便默认了胡队长他们对我的照顾与偏心。


军中无战事,大家每日训练后也都悠闲自在,有时候吃饱了饭,大家便在青骓牧场上围成一圈,听胡队长给我们讲些小道传闻和过去的事。

譬如他其实是长安人,早些年像我这么大时一心保国,便千里迢迢从长安来了洛阳,入了天策府。

他入府那时候马匹还不是府里统一分发,而是自己从青骓牧场抓,抓不到就跟在别人后头吃屁(后来其他前辈师兄弟们告诉我是假的,胡队长唬我TAT)。

倘若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抓到赤兔马,这马了不得,吃的少跑得快,骑上赤兔,可以开山一打五开虎一打七,真真是价值千金!

又譬如杨将军喜欢吃饼,虽然江湖上心仪杨将军的女侠那么多,但杨将军一个都瞧不上,他只关心后厨今日的饼画好没,又是什么馅儿的。

再譬如前些年的“大光明寺事件”,胡队长总是吹完自己又夸杨将军和李统领,又说那明教有多难对付,这群西域人竟然会隐身,只能不停战八方把他们群出来。

还有什么长安那边分好多好多坊与市,有穿薄纱的胡姬于闹市中起舞。又听说扬州有座忆盈楼,楼中有七秀十三钗,更甭论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每次谈论到这些,他们总要逗我几句:阿敢啊,日后一定要找个温婉贤淑的婆姨,可不能跟我们似的,啧,黄脸婆,凶残,太凶残!

然后他们就被段姨挨个踢一脚还骂一顿,女人果然十分凶残,我日后一定要找个温婉可亲的!


瑾瑜散人

《国破山河在》[1]

<永泰元年>


纯阳终年落雪,每当我推窗向外看,华山负雪,白玉天成,皑皑宛若乱云揉碎。

我选择皈依道教而不是佛门,就是因为这里有雪。

虽然同雁门关的雪不一样,但想到余生终日有雪相伴,就好像有她一直陪着我。


这样也好。


<开元二十八年>


洛阳。

现下里真是个好年景,圣人治国有道,百姓富足,连街上的乞儿都少了许多。

但只是少了许多,并不是没有。


我叫狗蛋,没有大名,街上伙伴都喊我狗子或者二狗。

我也没有父母,自出生起便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从不同我讲父母的事情,她也不认字,只道贱名好养活,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我只晓得我姓王,奶奶...

<永泰元年>


纯阳终年落雪,每当我推窗向外看,华山负雪,白玉天成,皑皑宛若乱云揉碎。

我选择皈依道教而不是佛门,就是因为这里有雪。

虽然同雁门关的雪不一样,但想到余生终日有雪相伴,就好像有她一直陪着我。


这样也好。




<开元二十八年>


洛阳。

现下里真是个好年景,圣人治国有道,百姓富足,连街上的乞儿都少了许多。

但只是少了许多,并不是没有。


我叫狗蛋,没有大名,街上伙伴都喊我狗子或者二狗。

我也没有父母,自出生起便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从不同我讲父母的事情,她也不认字,只道贱名好养活,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我只晓得我姓王,奶奶给我起了个名叫王狗蛋。印象里奶奶总是抖着嗓子在家门喊我:“狗蛋,回来吃饭了。”我便嘻嘻哈哈的同伙伴们道再见,然后回家吃饭。

奶奶靠接些针线活过日,家中院子里种了些小菜,虽然不富裕,倒也没饿着我,偶尔还能尝点肉腥。

打我有记忆起,我便过着这样的日子。


有一天我同往日一样跑出去玩儿,玩儿到日落,却也没听到奶奶喊我回家。

我饿了,自己跑回家,看见奶奶靠着桌子睡着了,上前唤奶奶,奶奶也不理我,我便跑去邻居家叫张婶子来。张婶子嘟嘟囔囔的同我来,唠唠叨叨的讲我大了该懂得为奶奶分事了,不能每天都疯玩儿傻淘。说话间,她也叫了奶奶几声,奶奶也不应。

张婶儿便禁了声。她青白着脸哆嗦着嘴唇去拍奶奶肩膀。

只碰了一下奶奶,奶奶便倒下了。

奶奶死了。


仵作查后道奶奶是年老自然寿终,街坊邻居左帮右扶的将奶奶下葬,又一同商议了一下,凑了点钱,由张叔带着我去上私塾。

只是我没有读书的天分,读过几天书后便怎么也坐不下了,回家以后又不晓得怎么活,只能每日沿街乞讨玩耍,帮人做点杂活,晚上便回家,到底东家吃口饭西家补下衣,在邻里们的帮扶下,我居然也长到了十四岁上。

男儿十四岁已能成家,听说有些富贵人家的郎君,十四岁便已娶亲立业。我虽不聪敏,但这些年在街头做活也算长些见识,便趁着天策府招兵时虚报了几岁打算入府。

审查的陈参军瞧我可怜便多问了几句,之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便稀里糊涂也顺利的通过检查,与一起入府的伙伴在凌烟阁前宣了誓,成为了大唐的东都狼。


我就此挥别街坊邻里的叔婶们,当时只道是寻常别过,却没想过再见到这些邻里,竟是几十年后。


苗家小哥儿

#策苍#随手的小段子

李靳x燕子殊


(一)

李靳从扬州一路敢来已有几日,刚出太原,险些被那山头残留的白茫劝退,却也很快回了心神,山腰处的雪已经开始消融,心下有事他也不得不加快速度去往雁门关,穿山显然是捷径。

    只可惜他的运气一向不佳,刚入了山便开始飘雪,还未来得及生出退意那突如其来的大雪堵住了他的回头路。在一片苍白中迷失了方向。

    或许他也是运气好的,与他征战多年的老伙计引着他寻到了一个山洞。洞口被杂草同掩盖,散发着些许恶臭,内里入了深处却还有着人类生活的痕迹。

    李靳用堆积一旁的干...

李靳x燕子殊


(一)



   李靳从扬州一路敢来已有几日,刚出太原,险些被那山头残留的白茫劝退,却也很快回了心神,山腰处的雪已经开始消融,心下有事他也不得不加快速度去往雁门关,穿山显然是捷径。

    只可惜他的运气一向不佳,刚入了山便开始飘雪,还未来得及生出退意那突如其来的大雪堵住了他的回头路。在一片苍白中迷失了方向。

    或许他也是运气好的,与他征战多年的老伙计引着他寻到了一个山洞。洞口被杂草同掩盖,散发着些许恶臭,内里入了深处却还有着人类生活的痕迹。

    李靳用堆积一旁的干柴引了火,卸了银甲内里的衣物已经被雪润湿,又是被冷气冻的发硬,此时暖和起来反而更是湿冷。不过有了火光,也多是放松了下来,耐不住寂寞的人再一次开始对着老伙计交谈起来。

     “这个天,真是说下雪就下雪,也不知道师兄接不到我会不会派人出来找我,要不这一个地方,我可别冻死了。”

    正打算烘干自己的李靳突然听到背后沉重的脚步,铁皮相互摩擦产生的沉闷是他最为熟悉的声音,山洞的通道只有一条,李靳向后退了两步握紧长枪,安抚着身旁有些不安的马匹,心里暗骂自己与生俱来的霉运。


(二)

    燕子殊觉得自己很幸运,至少在大雪封山的季节,他一个人凭借着出门带着的干粮和草药活了下来。身上的伤口早已经结痂,寻猎物也正好碰到外出觅食饿到没力气的孤狼。

   一切都算是顺利,直到他看到正在山洞里浪费干柴的陌生人。一杆长枪和立在一旁的银甲昭示着来人的身份,燕子殊撇了一眼好似没看到这人一般将狼扔到一旁,盘腿坐在角落用陌刀熟练的刮皮褪骨。

   “在下李靳,入山恰逢大雪,逃命至此,私自用了前辈的东西,改日必将奉还。”

    燕子殊听着耳背传来的声音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面上被溅上的血未来得及抹去,眼下的乌青与那双腮杂乱的胡子,二十三岁的他,此时的确称得上被叫一声前辈。

    “前辈?不知你要如何称呼,我看你这一身衣物应是那雁门关的苍云军,又如何流落至此,莫非也同我一般……”

     许未与人交际的燕子殊此时听着耳背一句句问话,只觉得太阳穴一阵突突跳动,终是忍不住,用那久未使用的嗓子凸出二字。

      “聒噪。”


(三)


    十八岁的李靳最近有了烦恼,向来被师姐妹称赞嘴甜话唠开心果的他,认识了一个不愿意听他讲话的前辈。

   他忘不了那天在山洞里初次看到前辈的那一眼,玄甲覆盖着白雪,表面刻着刀剑砍过的深痕,与已经干涸的血迹。

   那射来的目光让本已经有些暖和的身体再次坠入冰库,却也只是一瞬间,又化为毫不在乎的空洞。

    也是那种改变,让李靳对于这个一看就是有故事的前辈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外面的雪虽然停了,却不是出山的好时机,索性他跟在前辈屁股后面忙前忙后,每每听到那沙哑中略带愤怒的“够了。”方才又乖巧回到马匹旁边寻找依偎。

    然而,最近的他也发现了前辈的小秘密,在那山洞旁有一个雪堆,每到风和日丽的日子,前辈都会坐在雪堆旁休息,那时候的他才仿佛活人一样,双眸中有了些许色彩。

     是悲伤,亦或是眷恋。

     李靳思考过很多次,这个雪堆下隐藏了什么,他想去问,可每次前辈发现他的存在都会回归那木讷模样,久而久之,李靳学会了偷窥。

     今天十八岁的李靳还在思考,怎么在这二人一马的环境中,讨好前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