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筱潇

140浏览    11参与
Mob

邂逅

[图片]

陆沉和朋友到达A市边郊某座山里的休闲度假村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她最近心情并不好,工作的压力再加上感情的……她转头看一眼身边正在和副驾上的朋友讲话的女友,又把目光移回窗外一直后退的风景上。她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不算是对生活的不满,只是觉得有一点不开心。笑不出来。

盘山路环绕着往山上去,他们离地面越来越远。

“到了!”朋友欢呼一声,下车打开后备箱拿出随行物品,“我们先去拿房间。”他和陆沉招呼一声,然后挎着男友亲亲密密地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向前面的建筑物走去。

陆沉下车不禁皱了一下眉头,环顾四周,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庄园,只是看起来好像宽敞一些。足球场一样大的花园,零星种着几棵树...


陆沉和朋友到达A市边郊某座山里的休闲度假村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她最近心情并不好,工作的压力再加上感情的……她转头看一眼身边正在和副驾上的朋友讲话的女友,又把目光移回窗外一直后退的风景上。她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不算是对生活的不满,只是觉得有一点不开心。笑不出来。

盘山路环绕着往山上去,他们离地面越来越远。

“到了!”朋友欢呼一声,下车打开后备箱拿出随行物品,“我们先去拿房间。”他和陆沉招呼一声,然后挎着男友亲亲密密地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向前面的建筑物走去。

陆沉下车不禁皱了一下眉头,环顾四周,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庄园,只是看起来好像宽敞一些。足球场一样大的花园,零星种着几棵树,树上挂了牌子说明身份,但她也没什么心思去深究每一棵树的名字到底是什么。不足两米宽的小溪绕着庄园,偶尔搭一座看起来就粗制滥造的木桥,充满人工的痕迹。纵深不远处大概就是客房,农家人自己盖出的二层楼看起来很有些古色古香的味道,青瓦白墙,檐角尖尖向上翘起割破了天空。

女友抱过来挂在她身上,声音甜腻腻的:“沉,我们也去吧。”

“好。”她揉一下怀里的小脑袋,轻笑了一下。

她的女友很漂亮,怎么认识的倒也不记得了,只是像年轻人恋爱的样子,认识、心动、谈笑、交往,没有什么不对、倒也没有什么新意。

只是两个人就像相互奔赴的直线,越来越近,然后在相交时擦出光热的火花,再越走越远。很美好,但好像是某种不可抗拒的规律。每个人都想将那些光热的瞬间留得更长久一些,但是焰火总会熄灭。

她摇摇头决定不去再想,抓住可以抓住的就好了。比如工作,比如未来。

房间没有什么特别的,说不上宽敞也说不上逼仄,普普通通的红木色装修配着白色的大床倒也挺清爽。

朋友大喇喇和她讲话:“这个地方我找了很久,看点评说菜品很好吃而且附近风景很美。是不是很安逸?”他对着陆晨挤着眼睛笑,随后看一眼时间,夸张地惊叫起来:“天啊,四点一刻了,我要去准备晚上的BBQ了。”

说罢挎在身边的男人身上,百转千回地喊了一声:“honey,我们快去。”

“我也去!”女友匆匆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也快点来哦。”

“嗯。”

几个人风风火火出了门不知道跑去哪里,房间瞬间安静下来。陆沉把自己扔在床上,觉得自己在陷落,但很舒服。房间在二楼,有很大的落地窗,夕阳挂在窗外,一片橙红将世界染得万般温柔。

“出去看看吧。”她翻身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向外走去。

他们住的这一幢楼好像暂时只有他们两个房间入住,剩下的房间都空着。楼后绕着进门就看见的那条小溪,跨过木桥后面是缓缓的山坡,慢慢伸入有些人工痕迹的树林,她一边走一边想:过去看看吧。

山坡纵深而去,不远不陡,走到尽头是极好的观景点。只是……中间竖着一个木雕,怎么看怎么奇怪。树皮的纹理包裹着被雕成人类下半身形状的样子,双腿倒立脚趾指向天空。“呵。”她不禁笑出声了,有点好玩。

“好玩吧。”

不远的地方有女人的声音传来。陆沉抬头看,才发现在不远地方最高的坡度那里坐了一个女人。一身工装盘腿坐在地上,长发松垮垮挽在脑后,夕阳给她的侧影染了一层细密的毛边,看不清楚脸。她侧身对陆沉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

“是你做的吗?”陆沉走到她身边站立,想了想自己的裤子会弄脏所以还是不坐在地上了。她低头看眼前的女人。

女人似乎三十来岁,瘦瘦的,说不上好看但是也并不难看,一张脸面对夕阳被上了色,睫毛和头发都泛出金色来。

“嗯,被掩埋的巨人。”她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一边的毯子。“看夕阳吗?你来得巧,现在是一天最美的时候。”

陆沉不再推辞,也学她盘腿而坐。静静看着。

远处,太阳已经被山峦吞没了半边,他们眼前是百丈丛林,郁郁葱葱的深绿色带着些黄色的颓败被太阳镀上了金。细风吹过,树梢整齐地向一边弯过去,发出沙沙的响声。再望远一些,在靠近山脚的地方,树林好像被挖出了一个洞,里面白色的房子冒出烟来,转眼又会被风吹散。很安静。

“你说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陆沉忽然问。

女人两手撑在背后,身体倾斜向后靠去,“人生没有意义啊。”

“可能是我需要一个意义。”陆沉低头,心里的重担压在喉咙,浑身哪里都觉得重。

“那就给他一个意义。”女人低笑一声,闭了眼睛:“于我而言,人生的意义在看花、看树、看海、看夕阳,看花开花败,看人来人往。”

“那你自身呢?”陆沉好像有些不理解。

“我想做局外人啊,只是看着就觉得很美好了。像时间旅行者,是不是很有意思?”女人睁眼看夕阳,“不要给自己设限,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你想做的,就是意义。有人活在聚光灯下,有人流浪在灯塔,不能说灯塔的光没有聚光灯的暖,也不能说聚光灯的意义就比灯塔的薄。这些都是有人在追寻的光。所以,如果确定了,就去追吧。”

陆沉忽然想抽支烟。我都懂,我只是不快乐。

“我们常常观看别人的人生。有时候比我们多一些,有时候好像又少一些。”女人直起身来,拍拍手上的土。“所以我们常常不快乐。”

“所以自由才可贵。”陆沉看夕阳落下,天色渐渐转成一片铅灰,眼前的树林也像是起了阴翳,渐渐透出一股子寒气来。

“是啊,自由很可贵,无论是身体的自由、还是心灵的自由。不要逼自己,偶尔休息一下也可以。毕竟人只能活一世啊。”

“你也住这里吗?”

女人看一眼不远处,转头对她微微一笑:“嗯,不过该走了。”

陆沉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什么都没有。奇怪的女人。电话响起,女友催促的声音传过来:“你怎么还没有过来啊?”

“嗯,马上来。”

“快点哦。”

“好。”

女人对她笑笑,随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今天的夕阳很美,有人一起分享很开心。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陆沉坐在地上看她起身,忽然想起来:“你雕的那个人是有什么含义吗?”

女人停下脚步,看一眼那座所谓的“被掩埋的巨人”。

“世间众人总是被什么困住的。有人被困住了脚、有人被蒙上了眼睛、有人被埋进土里觉得窒息、有人觉得压力到达喉咙马上就要死去,能在世间自由行走的人并不多。他……”女人伸手拍了拍那双朝着天空的腿,“他有自由的双脚,但是却看不到。我警示自己不可以这样,我警示自己不要被桎梏、不要被俗世拖住。”

女人沉吟几秒,轻巧踮起脚尖向前跨了一步:“所以我带冬青看山,带玫瑰看海,带有棱角的温柔看世界。”她说完回头对陆沉挥了挥手,“希望你开心,小朋友。”

“你对所有人都这样说吗?”

“只是刚好碰到你。”女人转身下山,边走边伸长了左手臂挥了挥,她没有回头。

黑暗从丛林升起,很快就吞没掉女人细瘦的背影。

陆沉叹了口气,也起身准备回去。她没看到在零落的木屑里埋了一枝边角微微泛黄的冬青。


Mob

夕阳

[图片]

胡芳和陈东到达攻略指南上海滩边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标注的最佳观赏时间。

胡芳一边沿着环海公路的边沿快步走,一边低头在硕大的提包中翻找着合适的镜头,一头齐耳短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陈东在后面慢吞吞地跟着,时不时看一眼手机,抱怨说:“信号好差……都说啦,来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胡芳总算找到了合适的镜头,长舒一口气卡扣在胸前背着的佳能相机上,终于空出的手将乱飞的头发捋了一把。转头笑着拉陈东的胳膊:“快点啦,正是恰好的时间。你看天空多美啊……”

沿海公路带缓缓的坡度向前延伸,然后在左手山壁的拐角处慢慢不见,越过两车道的公路,短桩对面就是一望无垠的大海。太阳已经半落,本来作为宣传点的橙红...


胡芳和陈东到达攻略指南上海滩边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标注的最佳观赏时间。

胡芳一边沿着环海公路的边沿快步走,一边低头在硕大的提包中翻找着合适的镜头,一头齐耳短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陈东在后面慢吞吞地跟着,时不时看一眼手机,抱怨说:“信号好差……都说啦,来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胡芳总算找到了合适的镜头,长舒一口气卡扣在胸前背着的佳能相机上,终于空出的手将乱飞的头发捋了一把。转头笑着拉陈东的胳膊:“快点啦,正是恰好的时间。你看天空多美啊……”

沿海公路带缓缓的坡度向前延伸,然后在左手山壁的拐角处慢慢不见,越过两车道的公路,短桩对面就是一望无垠的大海。太阳已经半落,本来作为宣传点的橙红的火烧云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渐渐冷下来的紫红铺满天际,随着慢慢接近即将落下的太阳,再渐渐渗出一丝暖红色来。月亮已经现了身,和太阳遥遥相对挂在冷下来的天空中央,白惨惨的不带颜色,像凉透的微笑。今日是下弦月。

“你看,多美啊。粉红色的天空诶。”胡芳扯着满脸不情愿的陈东过了马路,走上海滩。

海滩上的人并不多。虽说是有着美丽夕阳的新兴热门景点,但由于车程长、落日时间短,所以愿意搭车两小时来看夕阳的游客并不多。两小时的装扮和两小时的车程,说不定还没等模特找好光线摆好姿势呢,太阳就下山了。所以,一般人还是更愿意去更加热门和好看的网红景点进行打卡。

可是,胡芳不是一般人。她喜欢大海,也喜欢夕阳。因为……陈东曾说最喜欢的就是海上的夕阳了。所以,她在他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被许诺了百地百场未来的夕阳。而这里是他们在一起3年后的第22场夕阳。

但可能,夕阳就是某种最美丽的不详。沉落的暖阳,和爱情一样。

太阳半落,已经渐渐看不出曾经的暖色来,冷掉的紫色透出一股子寒意带着跟随天空冷掉的大海缓慢吞吃太阳。远远的地方城市亮起暖黄的灯光,绕着海湾像是祭祷的烛火,只不过比起真正的烛光显得要更加坚定一些。不闪不避,像是盯死了大海,守护着人类今夜那时光有限的快乐。

天空伴着海浪打出降调的涨潮声,搭配远处偶尔传来的低音船鸣,像是虚无偶尔给出的箴言等人破解。

胡芳被这份宏大感动了。

她扯着陈东慢慢走上专门为游客拍照搭建的短小栈桥,在栈桥中央举起相机,想拍下当前的美景,可又忽然觉得轻浮。

海浪打得栈桥微微颤动,她有一点害怕,不禁后退了一步想挨着陈东。陈东正发着微信,胳膊被胡芳的背碰到不禁啧了一声。

“干嘛。”

“你看天空嘛,好美啊。”

陈东嗯了一声举起手机,恰好拍下太阳将落,余光微燃的场景。

“回去吗?”陈东低头一边发朋友圈,一边问胡芳。

“现在就回去吗?”胡芳微微愕然,“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呢。”

“明天早上5点多还要起床赶飞机。”陈东一边发微信一边往海边走,“都是你,要来这么远的地方,真的很累。”

胡芳抬头看陈东头也不回的身影,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她有点不认识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他兴高采烈地带她去新找到的海滩边拍夕阳慢慢到她带着他去找夕阳,从他开心地用最美的十分钟不厌其烦地为她拍照逐渐到所有的攻略和行李都成了她的责任。

太阳沉落,天空慢慢冷下去。刚才还带着微弱暖意的风好像转眼就成了带着寒气的钝器,一下下拉扯胡芳的头发和身体。

什么都没有变,只是时间带来的规律,日升的暖和日落的寒总是自然交替。这是规则,坚不可破。美丽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的必然逝去。相机留不住夕阳,就像所有人都留不住爱情。

陈东走回岸边发朋友圈:今天的夕阳也很美。配图是刚刚拍到的夕阳照片。

有朋友马上发来微信:“和胡芳一起吗?”

陈东回他,带着有些怨气的漫不经心:“别提了,烦死了。”

夕阳在他身后燃尽堕入深海慢等明日升起,潮水渐渐涨起,海浪声压过所有声音只管自己单调地来去。

陈东没有回头,所以他没有看到他身后的胡芳走向了另外一边。

所有余烬,皆为不详。


oem
这就是枫原万叶?好涩啊

这就是枫原万叶?好涩啊

这就是枫原万叶?好涩啊

oem
有公钟提及 累死了 填个这

有公钟提及

累死了 填个这

有公钟提及

累死了 填个这

oem

一天之内 同一个池 单抽

这真的河里吗

泥岩我爱你)

一天之内 同一个池 单抽

这真的河里吗

泥岩我爱你)

oem

最近的魚。

自己 老婆的老婆 老婆 和女兒。

最近的魚。

自己 老婆的老婆 老婆 和女兒。

oem
摸了是可爱花花我鸡叫摸了就不会...

摸了是可爱花花我鸡叫摸了就不会死对吧对吧花京院

摸了是可爱花花我鸡叫摸了就不会死对吧对吧花京院

oem

豁,筱潇看到认识的人痛苦却不安慰

他真的放弃他的梦想了

豁,筱潇看到认识的人痛苦却不安慰

他真的放弃他的梦想了

oem

新年快乐

@ଘ歆鲲

致全世界最好的歆鲲。

新年快乐,鲲鲲。还有迟来的生日快乐。

以下是筱潇的没带脑子很傻很傻很长流水账发言,可能降智,确定要阅读的话就往下划。

是记录2020之前的筱鲲和我,很细,所以很长,看的话就有耐心地看完,谢谢。(虽然是无脑回忆文字)

没有任何描写,没有任何正确语序。

你知道的不知道的筱潇,都在这里了。


我们从大概17年二月份左右在百度认识,具体时间我记不太清了(就这还说有诚意)

所以到现在已经……三年了。竟然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开始是因为我随便乱刷刷到文姬的号,然后我开始围观这场闹剧。翻到你的主页看到你画的小人(指用小人概括你的经历)之后瞬间...

@ଘ歆鲲

致全世界最好的歆鲲。

新年快乐,鲲鲲。还有迟来的生日快乐。

以下是筱潇的没带脑子很傻很傻很长流水账发言,可能降智,确定要阅读的话就往下划。

是记录2020之前的筱鲲和我,很细,所以很长,看的话就有耐心地看完,谢谢。(虽然是无脑回忆文字)

没有任何描写,没有任何正确语序。

你知道的不知道的筱潇,都在这里了。



我们从大概17年二月份左右在百度认识,具体时间我记不太清了(就这还说有诚意)

所以到现在已经……三年了。竟然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开始是因为我随便乱刷刷到文姬的号,然后我开始围观这场闹剧。翻到你的主页看到你画的小人(指用小人概括你的经历)之后瞬间泪目,觉得这个人很伤心的样子,我好想安慰安慰她,虽然她永远也不可能给我回复啦。就点进“发消息”,说了几句在当时的我看来非常正能量(……?)的句子,虽然现在再看已经尴尬到裂开了。

那时候心里就莫名其妙希望和你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交朋友啊。

我承认我非常爱管闲事。请原谅。

本来你会回复我是在当时的我看来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对退圈的概念是此生此世都不会再回来了,但是它发生了,我很惊讶。

我和你聊了几个晚上之后看到你说希望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亮亮这样的可爱的话(自认为),看了看我自己的头像和ID之后莫名有点开心。

说到这里突然想到刚看到你的ID的时候因为百度没有更新所以看到的是“若雪Yue”,大小写应该没错。吧。(没错我就是想让你们注意到我还记得大小写)

身为一个半夜睡不着爬起来抄出师表的亮吹虽然我也觉得把自己当作游戏里的人物这样挺傻的但是我就这么做了。

啊啦,接下来就是提议然后顺――利地成为了cp。

从来都混不大好的我在看到你艾特我的时候原地升天炸成烟花。

题外话我那个“我家子龙在哪里”的ID是那时候的我对cp这个词的概念的最初认知。很傻吧。

把你的动态截图再截图,抱着手机开心地跟所有人炫耀。

此处@水沫·无影但是你也可能不记得了,哈哈。

这就是为什么筱鲲最初叫做亮鲲

在讨论谁是攻这个问题的时候――不,没有讨论,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了随口一问的。因为你说你攻不起来,我就承担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然后向你询问怎么改名之后迅速更新百度迅速把ID改成“我家鲲鲲在哪里”。

水沫啊我突然想到当时在写乔忆。

过了一段时间,在我刚刚切换到现在用的这个手机的时候,我们通过第五加了qq,说起来我这个号第一个第五ID叫做陌倾流,一看就是现代小女生(?)的标准取名方式。

然后就是那个时候我荒废了多久的qq终于迎来了我的第一篇空间。这个我哥知道,因为他看到是第五第一个评论的hhhhh

哦哦,这个时候鲲鲲说她百度号登不上了,我就每天点开她的对话框给她发一句“等鲲”,持续了大概有半个月吧,然后我们才加的qq。

我入第五坑的时候玫瑰手杖上架,随即我因为用艾玛被jio克抱了几次而原地炸裂,兴奋地每次都截图还都要发空间。

过了一段时间我拉水沫下了qq和第五。

正文开始

皇上他们的事情就不说了。

新百他们的事情也不说了。说起来我16年的年竟然是跟新百颜清玲那群触漫的人一起过的,现在还留着她qq,我真棒

然后就是趁着每天能玩会游戏拉着水沫和鲲鲲疯狂组队连麦打游戏,前两天看了记录我打一千七百多把跟鲲鲲组队了五百多把。惊悚。

和鲲鲲讨论用什么情头的时候我正在用老家的恶心的网络。

然后的然后,接触网络多了,我渐渐开始步入“不知道怎么说的时期”,(大概。黑化期?)天天“啊我好烦”“我想去死”“我好自卑”,现在稍有好转但是仍然选择性发病。(这可能就是所谓无病呻吟吧,某些小学生专属,比如我)

这段时间水沫换了好几个cp。hhhh

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裘克(莫得ID,我一直都是这么叫的),因为我们几个在群里聊得嗨他插不上话然后退群了,鲲鲲当时说她讨厌玻璃心所以自认为玻璃心的我从来不在群里发表沙雕“负能”言论。

啊,鲲鲲,可能是因为你说你不喜欢一切的无病呻吟吧,所以你逃过了我很长很长的一段负能量bb。

总的来说我对即将要发给你的话仔细斟酌是因为害怕被讨厌。(义勇?

渐渐我有点开始窝里横了,现在已经不是有点了,此处再次手动艾特水沫,她深有体会。

时间快走嘀嗒嘀――(没错我想不出什么了)

说实话,我的上一个生日过的很开心也很忐忑。因为鲲鲲送了我一个紫皮(诶嘿),然而贫穷的我――这个时候有人(指水沫和@柒)该反驳了:你平常花钱那么豪放现在说贫穷?行吧我只能说作为一小学生家长真的太严了,别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该想什么想什么吧。

除了丑陋的贺图什么都拿不出的我。

上个新年我是在海南的平顶山过的,阿妈给我充了svip,现在快到期了。不过真快,又要过新年了。那个时候我还在跟我哥还有云鹤大佬打第五。

(怎么越到后面越草了呢)

(因为五点了啊)

然后到了当下,你又过生日啦,可这次我连贺图都没能拿出来,真可怜啊,我。

感情迟早会变淡的,这事早就发生过了。何况我们的感情本就不深。筱鲲不愧是清流啊哈哈。我这个攻的名号也早就掉线了啊。

像水沫啊你身边的新同学们啊都有比你好的了,他们都有qq而我没有,这是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总觉得既然作为“cp”,就要第一时间在你的动态下面留言评论什么的,然而我一条都没有做到。

我比你小很多也是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我也试着和你们玩一样的游戏,我也想和你们再次,像第五人格一样,一起,再次一起。

因为你不嗑bl,所以我在刷lofter的时候从来不会推bl。除了某些时候我真的觉得惊艳。

奈何内存这个问题。(。)

我曾试图抛开这些问题,但是失败了。

(逐渐语无伦次)

行吧,我没什么可说的啦,或许是想说的暂时想不出了吧。这条长长的文字我肯定也会改很多次,没事了就请浪费一点时间来看一下吧,谢谢(鞠躬

或许比我大很多的你看完这些话之后(肯定)会觉得我好笑,或许会不屑吧,或许根本就没看(闭嘴)

我是自作多情的,自卑的,想要成为一个温柔的人的筱潇。就像我向往的温柔,能让我哭的那样(这也是我吹我家前辈的原因)当然,想让我哭很简单,几句简单的文字就好啦。

现在,五点了。我也逐渐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就是脑子一热,随便写的东西罢了,占用了你的时间,非常抱歉。

鲲鲲,认识这么久,我因为所谓自卑从来没有说出口的……今天借着神志不清说了,我爱你。

不敢保证永远吧,可能我在你心里已经变淡了,也可能我们从来只是普通朋友,但就借着“cp”的名号,我说了。

……

祝全世界最好的歆鲲,

新年快乐。














oem

祝蒲荷生日快乐!

 @蒲荷今天生日呀 

蒲荷荷生日快乐哦!

说起来蒲荷竟然和我一样是射手女孩啊:D

我我我不知道说什么

可能想说的都已经说过了叭


所以 总之

谢谢蒲荷能够听我唠叨!

谢谢蒲荷陪我一起语C!

祝蒲荷文写的越来越好!

祝蒲荷游戏打的越来越顺!

喜欢的CP天天发糖!

从今天开始又是新的一岁啦蒲荷

要重新开始哦!

每天都要开心哦!!

( ̄▽ ̄)


祝  世界上最好的蒲荷湫莉


筱潇  2019年12月19日


 @蒲荷今天生日呀 

蒲荷荷生日快乐哦!

说起来蒲荷竟然和我一样是射手女孩啊:D

我我我不知道说什么

可能想说的都已经说过了叭


所以 总之

谢谢蒲荷能够听我唠叨!

谢谢蒲荷陪我一起语C!

祝蒲荷文写的越来越好!

祝蒲荷游戏打的越来越顺!

喜欢的CP天天发糖!

从今天开始又是新的一岁啦蒲荷

要重新开始哦!

每天都要开心哦!!

( ̄▽ ̄)


祝  世界上最好的蒲荷湫莉


筱潇  2019年12月19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