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简·爱

6358浏览    66参与
?
学校语文组:磕,都给我磕(?)...

学校语文组:磕,都给我磕(?)


学校语文组:磕,都给我磕(?)


有求必应掘掘子
怎么会有简·爱和...

怎么会有简·爱和罗切斯特这么好嗑的cp!!!!

名著里的CP最好磕了

怎么会有简·爱和罗切斯特这么好嗑的cp!!!!

名著里的CP最好磕了

献给弗兰肯斯坦的玫瑰(拒绝转世论)

【简爱同人】竭泽有岸(1)

#简爱和伯莎.梅森的故事,与其说是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不如说是一个女人拉了另一个女人一把。

#更像是把《简爱》和《藻海无边》结合起来的同人

#藻海无边,竭泽有岸。


【chapter1】

我并不是全然的疯癫。

难得的时候,如同漆料般糊在我眼前的那层厚重的、破碎的明灭色块也会偶尔重组拼接,在一阵又一阵涨潮般的冲击感中,最后粘合成一副清晰完整的画面。就像是几经跋涉后,迷途的旅人终于走出了蜿蜒狭隘的山路,在尽头是一切的豁然开朗。

我睁眼最先看见的,是悬挂在低矮房梁上的煤油灯,昏黄晦暗的光线勉强可以照亮这整间位于阁楼上的狭窄屋子。有黑色的污渍在原本干净透明的表层凝固,像是一块旧伤疤...

#简爱和伯莎.梅森的故事,与其说是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不如说是一个女人拉了另一个女人一把。

#更像是把《简爱》和《藻海无边》结合起来的同人

#藻海无边,竭泽有岸。



【chapter1】

我并不是全然的疯癫。

难得的时候,如同漆料般糊在我眼前的那层厚重的、破碎的明灭色块也会偶尔重组拼接,在一阵又一阵涨潮般的冲击感中,最后粘合成一副清晰完整的画面。就像是几经跋涉后,迷途的旅人终于走出了蜿蜒狭隘的山路,在尽头是一切的豁然开朗。

我睁眼最先看见的,是悬挂在低矮房梁上的煤油灯,昏黄晦暗的光线勉强可以照亮这整间位于阁楼上的狭窄屋子。有黑色的污渍在原本干净透明的表层凝固,像是一块旧伤疤上结出的暗沉血痂。我依稀还记得当年它被固定在那里的模样,洁净、透亮,是混沌梦境中的灯塔,照亮我那被沉沉雾霭笼罩的前路。我总觉得那盏灯里锁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她的灵魂在长年累月地低低喘息,有着心脏和脉搏的跳动,会哭,会笑,会呼吸,会衰败。所以至今,风霜和日夜早已经使这盏灯的灵魂颓唐萎靡,苍老得不见原型,连灯火都是熹微的,昏沉灰蒙的。

光亮不全然都是好的,过明或者过暗都足以伤害我的双眼。当在这间属于我的阁楼里,灯火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时,楼下的厅堂可以彻夜地灯火通明。

那客厅、卧室和书房的陈设我已经记不大清了,外面的世界早已在我的脑中蒙尘。

那有着细长绒毛的柔软地毯大概是编织着精美高雅的纹路的,也许并不是僵硬机械的产物,而是诞生于于某双技艺精湛的手掌。即使轰鸣的工厂可以日夜地加工出堆成山的商品,贵族和富人也依旧沉湎于人力所附加的价值和地位……当然并不是所有人的劳动都可以用相同的金钱去衡量。在西印度群岛,与泥土打交道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挣不到几英镑。贫穷和饥饿也曾环伺我身旁。

那银质的烛台也许雕刻着艳丽花卉,刻意把鲜活的春景禁锢在冰冷的器物之上。那惨白的颜色,伪装出来的生机,和褪不去的死气沉沉,总让我毛骨悚然。可被束缚在其上的烛火是温暖的,一边散发着灼热的光亮,一边像是火刑架上的躯体,融化至一滩泥泞。

沙发、桌椅、挂画、装饰的雕塑和摆件……我想起很久很久之前,那结实的木箱里堆成山的数万英镑,就摆放在我的婚纱旁,像是女王头上的王冠、手中的权杖。没了它们,女王便什么也不是。

这个宅院其中也许就有用我嫁妆中的钱币所换来的物什,也许也能算得我头上的一份功劳。即使我无法触碰到它们,但我也可以勉强被称作一声“主人”。

罗切斯特不想让我触碰到它们,他甚至不想让我接触到任何活生生的事物。他们把我像个废弃的旧物束之高阁,试图在我和外面的世界之间砌起层层高墙。

第一堵墙是封闭了所有窗户的屋子。

木板一块又一块用铁钉固定得严实,像是马丘比丘城墙上契合得严丝合缝的砖块,即使数千年的地质运动都无法使之坍颓倾倒。隔绝了与外界的交流,光线、空气和尘埃被迫在室内停滞,我看见昏黄的灯光下,渺小的微尘在屋内一圈又一圈地徘徊逡巡。它们轻盈而又顽皮,无数次从我的指尖掠过,无法捕捉。可纵使如此敏捷的身躯也无法离开这堵高墙,最后这些尘埃只能晃晃悠悠地从空中掉落,沉寂于某个角落,安静地、永恒地睡在黝黑的地板上。

第二堵墙用鲜活的血肉堆砌。

格雷斯.普尔是一个可怜人。她很少看着我,我却时不时会用怜悯的目光瞥向她。

她是罗切斯特专门从疯人院里找来看管我的仆人。她的大半生都和所谓的疯子们一起度过,现在也不多我一个。格雷斯有着严峻的额头和普通的面容,她额头的纹理深深印刻进了她的皮肤,即使是没有喜怒的平时,她也无法摆脱那一副肃穆冷酷的模样,如同一块坚硬的顽石。

也许过去我们第一次相遇时,她还会偶尔施舍我一些微薄的同情和悲悯,但是所有人都在跟她说,我是一个疯子。一个没有理智,没有思考,如同野兽般暴戾、疯狂、恶劣,如同魔鬼一般的疯子。她也许曾经把我当成一个人来对待过,也许我曾获得过一些作为人的尊重和看护。但是日积月累地,大家仿佛自然而然地就默认了这一个事实——我是一个疯子。所以如今,格雷斯也用对待疯子的方式来对待我,一如她从前在疯人院的工作一般。

没有人再去在意现实究竟如何,他们已经接受了这早已根深蒂固的判断。

她厌弃着我,而我也排斥着她。在这一方狭小闭塞的天地,我们却不得不朝夕相处,像极了一双怨侣,像极了我和罗切斯特。多有趣啊,原本该吞咽下这苦果的是罗切斯特,可他却可以用高价雇佣了她,让她来代替自己承受原本的苦难。

无论是在哪里,这世上总有人要替懒惰的懦夫吃苦。

第三堵墙无声无形。

因为我什么都无法知晓,什么都无法学习。他们瞒着我一切在外面发生的事情,隔绝任何可以刺激到我的脑海、我的思考的东西。他们想让我什么都不知道,只需要安安稳稳地在这角落里,形同走尸。最后也许就能在某个无声无息的一日,无声无息地躺进寒碜落魄的坟墓里。

他们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可我不是。

在这座宅邸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可以察觉,即使格雷斯从不会向我吐露任何字句。但总有东西在改变。气味、声音、语调、光线……还有那些从支离破碎的线索里遗漏的秘密。

阿黛尔,我丈夫名义上的女儿。他不愿意接受她,不愿意承认她,即使她是他情妇的女儿。一如他不愿意承认我一般。我时常觉得好笑,为何他可以用“淫荡”“粗俗”“乖戾”这种词眼来刺痛我,像是扎进了吸血鬼胸膛的白荆木,而他自己却可以逃离得远远的,在欧洲大陆上找寻一具具软玉温香来安放他躁动不已的心脏。

多么风流的贵公子。

他们给阿黛尔找了一位家庭教师,请不要询问我为何知晓,可我就是知道。也许是因为在我的心底还有着那么一丝野心,去努力触摸这个世界。阿黛尔是该有一个家庭教师,即使没了父亲和母亲的爱护,至少她也不应该被剥夺学习的权利。

那位家庭教师来了。

我躲在宅院阴暗的一角窥探,是这幢冠冕堂皇的华丽庄园里不可告人的鬼魂。我看见她,看见她穿过庭院,她的衣角拂过修建得整齐的草坪,看她的袖口撞上灌木丛顽皮伸出的枝条。她的衣着整洁得体,她的面容干净姣好,她的身后仿佛带来了一整个世界。

海水汹涌,在一瞬间把我吞没。

我仿佛回到了牙买加的海岸,月色在天幕下泠泠起伏。

而我像是匍匐在粗粝沙滩上的一只奄奄一息的贝类,早就遗落了自己坚硬的外壳。可当我看见不远处那微澜的水波时,我就知道,即使沙石尖锐的棱角无数次划破我的肌肤,我也要回到那片海域之中。

我并不是全然的疯癫。至少曾经,我也一如她一般体面、端庄、得体。

【chapter 1 完】


第一堵墙,是走过的路。

第二堵墙,是身边的人。

第三堵墙,是至死,都没有人可以剥夺你学习的权利。

余几
译本里那么生硬的称呼,在罗切斯...

译本里那么生硬的称呼,在罗切斯特和简身上却能感觉到恰好好处。


磕死我了!!!

译本里那么生硬的称呼,在罗切斯特和简身上却能感觉到恰好好处。


磕死我了!!!

一条咸鱼想翻身

【书摘】简·爱

夏洛蒂·勃朗特

【书摘】简·爱

夏洛蒂·勃朗特

是砜年

试图用学校作业混更www)


tag不知道打什么好就把想到的都打上惹

字轻点喷(´;ω;`)想要小红心

试图用学校作业混更www)


tag不知道打什么好就把想到的都打上惹

字轻点喷(´;ω;`)想要小红心

宪懿

【罗切斯特×简爱】早安,罗切斯特夫人

ooc设定//勿上升简·爱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比结局更he的he!//


早上七点一刻的露水打湿了灌木丛新生的嫩叶,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桑菲尔德庄园仍时不时有几阵凛风光顾。


八年前那棵被雷电劈中的七叶树还矗立在那里,即使它被雷电劈中后又被大火烧了一次。但它的周围已经被其他花木包围了,那些花木在七叶树旁肆意生长,简爱和罗切斯特都没说过要挪走那棵七叶树,相反,罗切斯特还在七叶树旁种下了一片简爱喜欢的花花草草。


“这棵树是我对你的第一次求爱的见证,以及无数次爱的证人”简爱提着浇花的水壶,心里淡淡地想着罗切斯特对她说过的话。


凛风打在七叶树旁月桂树新开的花上,一小片星...

ooc设定//勿上升简·爱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比结局更he的he!//


早上七点一刻的露水打湿了灌木丛新生的嫩叶,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桑菲尔德庄园仍时不时有几阵凛风光顾。


八年前那棵被雷电劈中的七叶树还矗立在那里,即使它被雷电劈中后又被大火烧了一次。但它的周围已经被其他花木包围了,那些花木在七叶树旁肆意生长,简爱和罗切斯特都没说过要挪走那棵七叶树,相反,罗切斯特还在七叶树旁种下了一片简爱喜欢的花花草草。


“这棵树是我对你的第一次求爱的见证,以及无数次爱的证人”简爱提着浇花的水壶,心里淡淡地想着罗切斯特对她说过的话。


凛风打在七叶树旁月桂树新开的花上,一小片星星点点在风中摇摇晃晃。这确实稀奇,今年的月桂树竟然在春天开花了。


简爱弯着腰给月桂树浇水,树上的知更鸟唧唧喳喳的鸣个不停,月亮刚刚落下帷幕,太阳也刚刚进入幕场,仿佛一切都刚刚好。树上的知更鸟从花枝上跳落下来,稳稳当当的落在了简爱身旁,轻轻的啄着简爱的皮鞋。


“这个古怪的小家伙,别闹。”简爱放下水壶,蹲下来拍拍知更鸟,转而却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简爱回头一看,像是罗切斯特的声音。


简爱歪头想了想,然后悄悄地走到了七叶树后面,她想给罗切斯特来个措手不及,来个初春的惊喜。


只见罗切斯特穿着睡衣,像月桂树走去。他也在为月桂树的开花而惊叹吗?简爱在心里想。她躲在七叶树后,手轻轻地摩挲的七叶树那焦了的树干,就是从这开始的——那是她掉进温暖的地狱的开始。主啊,保佑我,给予我福音吧!简爱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


忽然,她觉得有人在身后拍了自己一下。简爱一转身,看见了罗切斯特沉稳而幸福的脸。简爱心中疑惑,罗切斯特仿佛看出了她的心声:“树前的水壶出卖了你,我的小守护神。”


太阳稍稍升高了些。


简爱感觉好像有一片阳光打在了她脸上,“komorebi,我亲爱的简。”罗切斯特看着她的脸开口。


太阳好像完全被挂起来了。罗切斯特微笑着拉起简爱的手,弯下腰吻了一下:“早安,罗切斯特夫人。”


停留在原地的路标

“我跟你说,我非走不可!”我有点发火了似的反驳说,“你以为我会留下来,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吗?你以为我是个机器人?——是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能受得了别人把我仅有的一小口面包从我嘴里抢走,把仅有的一滴活命水从我的杯子里泼掉吗?你以为,就因为我贫穷,低微,不美,矮小,我就既没有灵魂,也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跟你一样有灵魂,——也完全一样有一颗心!要是上帝曾赋予我一点美貌、大量财富的话,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我现在不是凭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凭着血肉之躯跟你讲话,——这是我的心灵在跟你的心灵说话,就仿佛我们都已经离开了人世,两人一同站立在上帝的跟前,彼此平等,——...

“我跟你说,我非走不可!”我有点发火了似的反驳说,“你以为我会留下来,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吗?你以为我是个机器人?——是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能受得了别人把我仅有的一小口面包从我嘴里抢走,把仅有的一滴活命水从我的杯子里泼掉吗?你以为,就因为我贫穷,低微,不美,矮小,我就既没有灵魂,也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跟你一样有灵魂,——也完全一样有一颗心!要是上帝曾赋予我一点美貌、大量财富的话,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我现在不是凭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凭着血肉之躯跟你讲话,——这是我的心灵在跟你的心灵说话,就仿佛我们都已经离开了人世,两人一同站立在上帝的跟前,彼此平等,——就像我们本来就是的那样!”


再一次看,仍能获得巨大的力量

后天下小猫

簡愛代餐詩歌

《炉火和雪花》

舒丹丹

我喜欢炉火旁

我们轻柔而漫长的交谈

你说出的每个词语

都带着温度和弯曲的弧线

火光捕捉着你的脸

我清楚地记得

你的表情像是身陷梦中

或一种深沉的幻觉

冬天已经过去,

雪花依然不期而至

仿佛为了完成一种

未竟的确认:

在自我的融化中

有些东西得以显现

我不忍告诉你

我更早地明了命运的难处

在秩序和内心之中

无论摧毁或重建

都有无可指责的理由

现在,炉火的余温

还足以烤熟一只红薯

香气里我们拨弄着火石

但并不是为了吃它


把简爱代入这首诗是不自觉的

总会想象出某个漫天风雪的夜晚,他们坐在炉火旁。炉火的声音和简爱手中书...

《炉火和雪花》

舒丹丹

我喜欢炉火旁

我们轻柔而漫长的交谈

你说出的每个词语

都带着温度和弯曲的弧线

火光捕捉着你的脸

我清楚地记得

你的表情像是身陷梦中

或一种深沉的幻觉

冬天已经过去,

雪花依然不期而至

仿佛为了完成一种

未竟的确认:

在自我的融化中

有些东西得以显现

我不忍告诉你

我更早地明了命运的难处

在秩序和内心之中

无论摧毁或重建

都有无可指责的理由

现在,炉火的余温

还足以烤熟一只红薯

香气里我们拨弄着火石

但并不是为了吃它



把简爱代入这首诗是不自觉的

总会想象出某个漫天风雪的夜晚,他们坐在炉火旁。炉火的声音和简爱手中书页翻动的声音被暖乎乎地烤在一起,她轻声朗读着书中的内容,也偶尔与坐在对面微笑着听她轻柔念书声的罗切斯特,用灵魂,去交谈某个情节,某个段落,或者某种思想。

雪依然在下,可是只要他们对视

“观念、言语,甚至像‘你我’这样的语句,都变得毫无意义可言。”


一个一

伯莎·梅森的日记

阴谋论小文,一个小脑洞,ooc归我。

…………………………………………………………………………


我叫伯莎·梅森,是罗切斯特的妻子。


罗切斯特终于走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


我在阁楼角落扒着我昨天吃剩的残渣。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我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她是谁?她是谁?


我扒着阁楼的缝隙往下看,是一个女孩,是阿黛尔的家庭教师。


不要,不要,不能再有女孩来这里了,不能,不能。她的眼睛真漂亮。澄澈又干净。不能……不能让这样的女孩毁在那个恶魔手里!不可以!


我发出怪笑声,想要吓走她。被他们用仆人搪塞了过去。


快离开!快...

阴谋论小文,一个小脑洞,ooc归我。

…………………………………………………………………………


我叫伯莎·梅森,是罗切斯特的妻子。


罗切斯特终于走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


我在阁楼角落扒着我昨天吃剩的残渣。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我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她是谁?她是谁?


我扒着阁楼的缝隙往下看,是一个女孩,是阿黛尔的家庭教师。


不要,不要,不能再有女孩来这里了,不能,不能。她的眼睛真漂亮。澄澈又干净。不能……不能让这样的女孩毁在那个恶魔手里!不可以!


我发出怪笑声,想要吓走她。被他们用仆人搪塞了过去。


快离开!快离开!怎么……不离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快走快走快走,罗切斯特要回来了!!!


还是没来得及。


毁了。


不不不,还有救!一切还有救!


舞会?什么舞会?我才不会在乎。不过罗切斯特没锁住阁楼的门。


现在就去杀了他,去杀了他。


弟弟?弟弟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你,


是你把我送到这里,


为了那肮脏的钱。


我要杀了你。


杀了你。


可惜。可惜。被他发现了。


我又被关回去了。


不知那个女孩看见,会不会就此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呢?


她没有。她为什么没有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应该离开吗?


他们要结婚了。婚礼前一天他又来到了阁楼。


他问我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


不干什么。


他走了,胳膊上还带着被叉子划出的血。


我弄坏了门锁。嘻嘻。


必须阻止他们结婚,必须阻止。


我撕碎了那个女孩的婚纱面罩。那个女孩醒了。


她发现我了。


她好像很害怕我。


她害怕我。


我捂住脸。


我跑了


弟弟也来了。


求求你了弟弟千万要阻止他们求求你了。


我真的求求你了。


弟弟答应了。


太好了。


那女孩有救了。


一群人打开了门。刺眼的阳光照得我想吐。看着他那假惺惺的怜悯,我真想立刻抓破他的脸。


那个姑娘眼中有了厌恶。对!没错,姑娘,快走吧,千万千万不要回来。


我成功了。他又打开了阁楼的门。


他看起来愤怒极了。


好极了。


我拿着叉子戳瞎了他的眼睛。


我看他倒下了。


好极了。


我放火烧了这个罪恶的地方。


我站在最高的地方往下跳。


我看到了父母,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她们在向我招手。


我感觉自己的脸颊潮湿了。


太好了。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IvesEvans

命中注定要你忍受的事,你尽说受不了,那是软弱和愚蠢的。


——《简·爱》

命中注定要你忍受的事,你尽说受不了,那是软弱和愚蠢的。



——《简·爱》

IvesEvans

最能克服仇恨的并不是暴力,最能医治创伤的也不是报复。


——《简·爱》

最能克服仇恨的并不是暴力,最能医治创伤的也不是报复。



——《简·爱》

玥闻之

早上四点醒过来,结果一点也睡不着,做了好几个噩梦,就打开灯看书

学校要求看的,《简·爱》

看完一半就开始代了,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合斯哈啊喂!

罗切斯特和简·爱的爱情真的……

差二十岁!!!斯哈的年龄差也是二十!!!都是年上!!!

震惊一百年,然后这俩的主仆关系(毕竟简·爱是家庭教师)

好香好香//深吸一口气

然后还有结婚前一天晚上罗切斯特突然改变对象,就这个以婚逼婚

可以送我去见梅林了//斯哈我见的逼婚多了去了

让我升天

大早上的抱着被子鬼哭狼嚎,我妈都过来问我干什么笑那么开心

后面发刀子啊,有亿点点心痛

还是这句话,到底为什么斯...

早上四点醒过来,结果一点也睡不着,做了好几个噩梦,就打开灯看书

学校要求看的,《简·爱》

看完一半就开始代了,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合斯哈啊喂!

罗切斯特和简·爱的爱情真的……

差二十岁!!!斯哈的年龄差也是二十!!!都是年上!!!

震惊一百年,然后这俩的主仆关系(毕竟简·爱是家庭教师)

好香好香//深吸一口气

然后还有结婚前一天晚上罗切斯特突然改变对象,就这个以婚逼婚

可以送我去见梅林了//斯哈我见的逼婚多了去了

让我升天

大早上的抱着被子鬼哭狼嚎,我妈都过来问我干什么笑那么开心

后面发刀子啊,有亿点点心痛

还是这句话,到底为什么斯哈这么好代啊!!!

简·爱几乎要冻死的时候我还觉得罗切斯特会找到她,失望了

但是斯哈好香,罗切斯特*简·爱也好香

虽然说以简·爱的性格,这对cp我想都不用想

(╯▽╰ )好香~~

//没有看完,轻点pia

凌荷婉言

今天看了简爱之后一点想法

罗切斯特其实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给自己建造了一个承载痛苦回忆的囚笼——桑菲尔德。

疯癫的妻子,是家庭包办婚姻的旧伤痕;阿黛尔,是对于曾经的风流的一种诡异的忏悔,某种歉疚的责任感。

他一直都在试图说服自己……我没有错……我别无选择……

但是他又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这件事与他善恶观的相悖,造成了他心中的一种撕裂,他尽力地装得若无其事,去发展新的恋情,在喧嚣浮华之中寻找所谓的爱,一种迷失,一种逃避。

简爱知道了罗切斯特的疯妻,要离开桑菲尔德,她临走之前,罗切斯特的一番自我辩解我印象很深刻。

“那是我父母强迫的……”

“我已经尽了我的最大责任……”

他依旧在...

今天看了简爱之后一点想法

罗切斯特其实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给自己建造了一个承载痛苦回忆的囚笼——桑菲尔德。

疯癫的妻子,是家庭包办婚姻的旧伤痕;阿黛尔,是对于曾经的风流的一种诡异的忏悔,某种歉疚的责任感。

他一直都在试图说服自己……我没有错……我别无选择……

但是他又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这件事与他善恶观的相悖,造成了他心中的一种撕裂,他尽力地装得若无其事,去发展新的恋情,在喧嚣浮华之中寻找所谓的爱,一种迷失,一种逃避。

简爱知道了罗切斯特的疯妻,要离开桑菲尔德,她临走之前,罗切斯特的一番自我辩解我印象很深刻。

“那是我父母强迫的……”

“我已经尽了我的最大责任……”

他依旧在试图安慰自己,好缓解自己一颗负罪的心。尽管当时他的眼睛紧紧跟随着简爱的一颦一笑,但那番话却已经是完完全全说给自己听的了。

不亦月之
初春画的图暮春才发出来,但即使...

初春画的图暮春才发出来,但即使是暮春天依旧很冷。

初春画的图暮春才发出来,但即使是暮春天依旧很冷。

最强瞌睡王

晚安

*简爱短文

第一人称

*我懒死了我不想打字请看图

[图片]

*简爱短文

第一人称

*我懒死了我不想打字请看图

七海的风
摸了简爱,就是中小学必读名著的...

摸了简爱,就是中小学必读名著的那个简爱,台词都没咋变的那种(这合集逐渐怪起来了

刚和狗男人分别(不是)就开始操心哥的婚事,简·爱,我的好助攻

圣约翰惊讶不已.jpg

摸了简爱,就是中小学必读名著的那个简爱,台词都没咋变的那种(这合集逐渐怪起来了

刚和狗男人分别(不是)就开始操心哥的婚事,简·爱,我的好助攻

圣约翰惊讶不已.jpg

刿尘

玫瑰星云

正反粒子不期然相遇,碰撞在混沌的宇宙中,湮灭成光子,而幸存下来的,创造了瑰丽的星空,也创造了沾染泥土的玫瑰。——题记 


       “我卑微,但并不卑贱。”

        这也许是简·爱前半生的信条和写照,甚至在她富有了以后,应该还是如此。

        贫苦卑微、其貌不扬的简·爱的童年可以说得上是悲惨的,父母相继...

正反粒子不期然相遇,碰撞在混沌的宇宙中,湮灭成光子,而幸存下来的,创造了瑰丽的星空,也创造了沾染泥土的玫瑰。——题记 


       “我卑微,但并不卑贱。”

        这也许是简·爱前半生的信条和写照,甚至在她富有了以后,应该还是如此。

        贫苦卑微、其貌不扬的简·爱的童年可以说得上是悲惨的,父母相继故去,而收养她的舅舅一家,在舅舅故去后,对她恶劣至极,无论她将事情办得有多好,她得到的永远是恶言相向。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简·爱却未被世态磨平菱角,堕落在尘埃之中。她选择了反抗。就算是被关进红房子中吓晕过去,她也没有被打倒,反而更加激发了她不屈奋斗的信念。

        就这样,简·爱带着一身尖刺,冲破了黑暗。又像荆棘丛中的玫瑰一般,她坚韧不屈地熬过了在罗沃德艰难的学生生活,成了学校的老师。然而意志坚定、积极进取的她怎会放弃对自由的渴望?所以,随着坦普尔小姐的离开,简·爱也下定决心奔赴她渴望的新生活。

        就算世俗崇尚“男为尊,女为卑”,自尊自爱、自助自强的她也从不忘初心,以信念为上,不为五斗米折腰。反之亦然,即使旁人待简·爱如何恶劣,她却依然心怀善意,在旁人道歉时,笑着宽恕,就别提对她有恩的好人了。

        简·爱明白内心渴望平等、独立的真正爱情,所以她会在结婚前甜蜜而克制,热情而不逾矩;也会在发现罗切斯特有一个疯妻后,纵使贫穷潦倒,纵使痛彻心扉,纵使罗切斯特如何苦苦挽留,她也会毅然决然地离开。        这个热情又坚毅的女子从不会像林黛玉那样哭哭啼啼,为情所困,诚然,她对罗切斯特的感情完全不亚于林黛玉对贾宝玉,但是,她从不会被任何东西所禁锢双足,她的聪慧与勇敢、执着与炽烈,便是对带她翱翔蓝天的翅膀。

        如此绚丽的灵魂,只要窥见,又有何人不爱?

        罗切斯特便是那窥见之人。

        这个地位显赫的男子虽然性情古怪,独断专行,但是却独立睿智,才华横溢。那完美的男低音,只开唱便令人陶醉,不知觉就沉沦了。

        很少有人知道,那阴郁刻薄的面具下隐藏着罗切斯特强大的自尊心和绵延万里的善意。像是耀眼的星辰,孤单而又寂寞,闪耀在漆黑的夜晚,等待救赎之人的到来。

        因为罗切斯特随心所欲,从不看重身份的差异,从不束缚于俗世之道,他的目光也不会独独浮于虚幻的表象,所以他面对无数美貌又高贵的女子毫不动心,所以他得以看见简·爱那被荆棘淹没的华美瑰瓣,并被深深吸引。

         因为痴情,因为善良,独断专行的他却不会简·爱,强迫她留下来,也会在自己眼瞎后,让简·爱走,只怕蹉跎了她。强忍痛处,只为所爱之人兴奋,真是世间少有的痴情种!

        也正因为此上种种,罗切斯特兜兜转转半生,与他相吸的另一半粒子终于越过宇宙而来。

        “谁说现在是冬天呢?当你站在我身边时,我感到百花齐放,鸟唱蝉鸣。”

        终究还是幸运的。两颗粒子在经历过婚礼中断、痛苦离别、严重火灾等等事件杂糅成的大爆炸后,凭借坚韧与勇敢、执着与爱意,划破浩渺的混浊,在碰撞中结合,携手待白首。

        看着简·爱和罗切斯特,我突然想到了那浩瀚又寂渺的宇宙中的NGC2237号星云。那就像是在天意的微光指引下,满身泥泞的小玫瑰冲出了茫茫的荆棘,收敛起利刺,用瑰瓣的红艳照亮了迷惘的黑暗。

        自此,孤寂无骨,尘世明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