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简木

6965浏览    29参与
,

看完13号视频之后的脑洞

他们真的好甜,明明同一个人🤭


三木兴高采烈拆开了包装,拿出一块饼干,“简哥简哥你吃吗?”简凑到三木手边叼住饼干含糊的应道“吃。”老郑顿时不满,“你不是说不吃吗?”“我吃的是三木的饼干,又不是吃你的”“那是我给三木”“在三木手里的不就是三木的了吗?”老郑哑然,好像真有点道理,茫然听着他俩争辨的三木突然灵光一闪,“这么说,我手抓着简哥,那简哥就是我的了?!”这样我就可以随便抄简哥的作业,三木窃笑,没发觉其他人异常的沉默。“三木,上课了还吃东西,拿去垃圾桶扔了!”班主任在讲台上怒吼,“哎哎”三木点头称是,把剩下一块饼干塞到简手心,拿着空包装去扔了。“三木对你挺好的...

看完13号视频之后的脑洞

他们真的好甜,明明同一个人🤭


三木兴高采烈拆开了包装,拿出一块饼干,“简哥简哥你吃吗?”简凑到三木手边叼住饼干含糊的应道“吃。”老郑顿时不满,“你不是说不吃吗?”“我吃的是三木的饼干,又不是吃你的”“那是我给三木”“在三木手里的不就是三木的了吗?”老郑哑然,好像真有点道理,茫然听着他俩争辨的三木突然灵光一闪,“这么说,我手抓着简哥,那简哥就是我的了?!”这样我就可以随便抄简哥的作业,三木窃笑,没发觉其他人异常的沉默。“三木,上课了还吃东西,拿去垃圾桶扔了!”班主任在讲台上怒吼,“哎哎”三木点头称是,把剩下一块饼干塞到简手心,拿着空包装去扔了。“三木对你挺好的啊”老郑幽幽道,“嗯”简敷衍应了声,忍不住低头勾起了嘴角

禾呈橙

【简木】心甘情愿

简x三木


我又来写了

还是一发完的he 


尽管近日里的天气都是难得的艳阳天,简的心情却莫名其妙的低落,并且还是一落不起的那种。


尤其是在听到三木和新同学老郑连夜打游戏、三木不抄自己的作业而去抄老郑的作业、三木给自己带的早餐被老郑吃掉后。


这些事情都足以让简一天都不想开口说话。老实说,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这样的心情已经严重影响到自己的做题思路了。简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便开始认真就这...

简x三木


我又来写了

还是一发完的he 

 

 

 

 

 

尽管近日里的天气都是难得的艳阳天,简的心情却莫名其妙的低落,并且还是一落不起的那种。

 

 

尤其是在听到三木和新同学老郑连夜打游戏、三木不抄自己的作业而去抄老郑的作业、三木给自己带的早餐被老郑吃掉后。

 

 

这些事情都足以让简一天都不想开口说话。老实说,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这样的心情已经严重影响到自己的做题思路了。简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便开始认真就这些问题思考起来。

 

 

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作业被人借走吧。还有,本来属于自己的早餐被别人吃了,换作谁都会生气吧。简点点头,感觉差不多想明白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简将作业借给别的同学抄,每天早上自带早餐。当他认为一切都要回归到正轨时,三木和老郑放学后互相搭着肩膀出去打球的背影彻底刺痛了他的眼睛。

 

 

所以,不是作业的问题,也不是早餐的问题。简最后得出了结论:

 

 

是三木和老郑的问题。

 

 

不,就是三木一个人的问题。

 

 

曾经,老郑还没有分到这个班时,三木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因为二人是同桌,每天放学他们都是一起走出校门,再彼此之间互道“明天见”。久而久之,这些行为俨然间也成了一种不知所起的习惯。

 

 

可老郑的出现却打破了这种平衡。

 

 

究竟是什么时候,他俩已经走得这么近了呢?

 

 

简从来不是一个情绪化的、意气用事的人,但这次,他却感到自己的大脑和心都被一种奇怪的情绪所操控。最重要的是,他不但没有想着去挣脱,反而还是顺着这种情绪走,心甘情愿地做着一个被这般情绪所支配的人。

 

 

翌日。老郑一来就回头找三木聊天,简看似随意地瞟了一眼,刷刷几笔就在纸上记下了老郑的名字,再威胁似的冲着老郑扬了扬手里的纸。其实记名字不是简的事情,简也不会把名单交给老师,他只是想吓唬吓唬老郑。

 

 

老郑果然被唬住了,那怨恨的小眼神写足了不满。他指了指三木,说道:“他也讲话了,你怎么不记他的名字?”

 

 

“不是你先起的头?”简一看达到了自己满意的效果,便也不再咄咄逼人,又开始看起了课本。一旁的三木还是老样子,茫然地看着面前因为自己而争吵的二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简的余光略过三木,一下子明白了他的心思。他指了指三木桌上摊开的课本,小声说:“快看书吧,待会儿要考试了。”

 

 

“啊?!”三木吃了一惊,赶紧翻起了空白的课本。简却突然在心里又气又笑,想着,自己怎么会因为这样的人而想着找老郑的茬。要不,下课跟老郑道个歉吧?

 

 

考试随着老师进门的脚步而开始。试卷一发下来,简就打算专心做题,不再考虑一些不相干的事情。可是,人的余光所能企及的范围,总是由不得自己掌控。老郑又开始回头找三木要答案。

 

 

老郑也是敢啊,找三木这个傻瓜要答案,不是跟没写差不多吗。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老郑又在找三木。

 

 

“咳咳。”简详作庄严地咳了两声,立马吸引了老师的注意力。老师的视线在他们那块不停扫荡,老郑只得迅速把头转回去,临时还瞪了简一眼。

 

 

考试嘛,本来就该诚信。自己是班长,当然有职责监督同学们了。简点点头。这时,他听见后排有同学们在小声地对答案。他想了想,最终还是继续埋头写题。

 

 

自己的考试时间都不够用了,哪来时间管其他同学。下课就提醒他们一下吧。嗯。

 

 

过了一会儿,三木的卷发脑袋趁老师不注意凑了过来。简注意到了,便挑眉示意,意思是问三木想做什么。三木指了指自己的试卷,做了一个耸肩的姿势。简立即了然于心,三木又遇到了不会写的题。简把自己的卷子拿过去一点,以便三木能够看到自己的答案。

 

 

要诚信考试啊。那就,下不为例。简默默地在心里说。

 

 

放学的铃声敲响,同学们都纷纷收起了书包。简慢慢地把书收进抽屉,想着,自己是不是对老郑太不友好了?要不下次...

 

 

“简哥,今天我就不和你一起走了,我和老郑约了,今天放学去打游戏!”

 

 

下次个毛线球。

 

 

“三木。”简缓缓开口,“你很喜欢老郑吗。”

 

 

“喜欢也谈不上吧,”三木边收拾书包边回答道,“就觉得,跟他在一起玩挺开心的。”

 

 

“是吗...”简忽然想看一看窗外明媚的夕阳。橘红色的流光洒在桌面上,还挺美的,只是美的有些落寂吧。自己那些可笑情绪啊,也是时候该收一收了。三木开心不就行了吗。

 

 

“简哥?”

 

 

三木的声音打断了简的思绪。

 

 

“简哥,你是不是最近不开心啊。”果然。简想着,自己这几天表现得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就连思维要比别人慢一拍的三木都发现了自己的异常。

 

 

“没有,你想多了。”简报以三木一个微笑,站起身,拎起了书包,“明天见。”

 

 

走出校门,夕阳依旧灿烂。简沿着一条笔直的路快步走着,却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简哥,简哥!你等等我...”三木气喘吁吁地追上了简。

 

 

简不免有些诧异地停下了脚步,轻轻拍了拍三木的背,问:“你怎么来了?”

 

 

“我还是觉得你心情不好,就想来...来看看你怎么回事...”三木还没顺过气来。但一连串的话,简却听得明明白白。

 

 

“你...不和老郑打游戏去了?”简按耐住一种难以名状的心情,继续向前走着,试探地问道。

 

 

“害,不去了。”三木摆摆手,也跟上简,“我没这个心情。”

 

 

“奥...这样。”简说,“你明天帮我跟老郑道个歉吧。”

 

 

“为什么?”带着不解,三木一本正经地回答简,“就因为你今天没让他问我答案?那完全没必要。你这是为他好,他问我答案的话,说不定啊,考得更低!哈哈哈...”

 

 

清风徐徐,抚去了二人迎面沾染的灰尘,也抚去了简心中那无名的情绪。即使自己心甘情愿地做那情绪的奴隶,到现在这个时候,也该释怀了。一旁的三木还在絮絮叨叨:“这次考试啊我肯定是高分,还是要谢谢简哥你啊!还有最近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早餐店,我明天再带给你吧,还有...”

 

 

如果说简心里的那种情绪刚刚被抚去了大半,那么现在,那样的情绪已经一点不剩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发的笑。此时的夕阳洒下的橘光,还是那样美,却不再落寂。

 

 

是啊。在这样的时刻,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身旁还伴随着那傻傻的三木...简啊简,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

 

 

想到这里,简回头望向身后那个试图跟上自己脚步的卷发少年,轻松地说:“走慢一点吧,三木。”

 

 

反正,前方的路和那往后的日子啊,都还长着呢。

 

 



END

 

禾呈橙

【简木】向日葵里有什么

简x三木


一发完的he √

渣文笔来交党费

灵感来源于最后的歌词


    美术课上。


    “同学们,今天我们的绘画主题是花。”美术老师一边分发画纸一边说道,“大家自己画喜欢的花,画完可以交上来,我来批分。”


    “诶,简哥,你打算画什么花?”三木拿到从前面传来的画纸,分了一张给坐在自己身旁的简。...


简x三木

 

一发完的he √

渣文笔来交党费

灵感来源于最后的歌词

 


 

    美术课上。

 


    “同学们,今天我们的绘画主题是花。”美术老师一边分发画纸一边说道,“大家自己画喜欢的花,画完可以交上来,我来批分。”

 

 

    “诶,简哥,你打算画什么花?”三木拿到从前面传来的画纸,分了一张给坐在自己身旁的简。

 

 

    “我没有喜欢的花。”简撑着头思考了半晌,最后缓缓吐出这样一句。

 

 

    “那好吧。”三木听罢便拿起笔,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简班长平时在学习上可谓所向披靡,但一面对铺在眼前的画纸,便一下子没了辙。他咬着笔,最终还是选择侧过头看同桌三木到底在画什么。三木这个家伙,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可现在画画的模样倒是十分认真。

 

 

    啊,有点欣慰呢。简不禁勾勾嘴角,凑过去以便能看清楚三木的画纸:“你在画什么花啊?”

 

 

    “啊喂!不许偷看啊!”没想到一看到简凑过来的脑袋,三木像被电击一样打了个激灵,一下子遮住了画纸。

 

 

    见到此番情景,简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不就是一幅画吗?”“至少等我画好了你再看吧。”三木不满地撇撇嘴。“Fine.”简叹了口气,略微无奈地摇着头。

 

 

    时钟的嘀嗒声时刻在提醒着同学们时间的流逝。三木不时地仰头看看钟,同时加快了运笔。简越来越好奇三木究竟在画什么了。

 

 

    “还有五分钟下课,画好的同学拿上来给我批分,没画好的同学下节课再画。”老师开始催促。三木画好了,却犹豫地望了望老师,又瞅了瞅自己的画。

 

 

    “去啊,不是画好了吗。”简还等着看三木到底画了什么呢。

 

  

    “可是....”三木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握紧了拳头,宛若下了极大的决心般,“好!”

 

 

    离开座位的举止像个勇士一样的三木没几分钟就回来了,还是黑着脸回来的。“早知道就不上去了。”三木咕囔着,一脸委屈地将手中的画纸拍在桌子上,“给你看吧。”

 

 

    简拿起三木的画,仔细端详起来。老师给三木批了个D。是最低分。也难怪三木抱着这样的情绪了,辛辛苦苦画完的作品却只得到这样一个分数。不过简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来三木画的是什么。他在想,到底要不要问三木这是什么呢?如果问的话,三木会更难过吧...

 

 

   “这是向日葵。”仿若察觉出了简的纠结,三木及时地说,“刚刚老师也问我这是个啥。”

 

 

    “啊,是向日葵啊。”简在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扶了一下镜框,“的确,有一丝抽象呢。”

 

 

    “不爱看就给我。”三木没好气地将画从简的手里抢了过来,“本来我是打算送给你的。可没想到画的这么糟糕。太丢人了。”

 

 

    送给我的?简诧异地皱着眉,整理着思绪。所以之前看他画的时候反应那么强烈,是不想我猜到他在画什么吧。不过即使我看到了,也不会猜出来的。

 


    “那个,简哥。”三木突然带着试探的语气问道,“你知道,向日葵是什么意思吗?”

 

 

    “嗯?”简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重新审视那幅画,虽然很“抽象”,每一笔的线条也很笨拙,但却无处不透露着作画者的认真。况且三木在决定画花前没有一丝迟疑,应该是...早就有此准备了?

 

 

     饱读诗书的简又怎么会不明白向日葵的寓意呢。

 

 

    “我不知道。”简决定逗逗三木。

 

 

    “不知道啊,那就好!”三木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正准备将画塞进书包里,简制止了他:“你不是说送我吗?怎么装自己的包里?”

 

 

    “你不是不要吗?”三木挠挠头。“谁说我不要?”“你不是说画得抽象吗?”

 

 

    “抽象归抽象,但...喜欢还是挺喜欢的。”简不由分说地夺过三木手里的画,拿起来冲还有些懵的他摇一摇,“这个就归我了。”

 

 

    三木憨憨地笑了起来,又开始挠后脑勺:“那简哥,下次我画一张好一点的送你。”

 

 

    “嗯哼。”简转过头去,继续做着自己的事。三木也开始哼起了自编的小曲儿,虽然难听,但可以听出来,他很开心。

 

 

    向日葵的意思,是我想的那样吧。简重新撑着头,用余光注视着三木。听着三木那不成曲调的歌,简的心中也翻滚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向日葵代表着,沉默的爱。

 

 

    你我之间,谁又不是呢。

 

 


    又是一节美术课,继续上一节课的课题。这次的简面对那洁白的画纸,没有踌躇,而是紧握手中的笔,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勾勒。

 

 

    “哟,姓简的,你之前不是没有喜欢的花吗?”新来的小郑看到万年不画画的简也开始动笔,便打趣着。“现在不一样了。”简回应道。小郑“戚”了一声:“所以,你在画什么花?”

 


    “向日葵。”“为什么是向日葵?” “因为喜欢。”

 

 

    简没有停止运笔。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上节课三木的那幅抽象画。尽管画得十分难以辨别,自己回到家还是将画小心翼翼地贴在了桌面上。

 

 

    就像三木,尽管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自己不还是挺喜欢的吗。

 

 

    想到这里,简笑了,这次不止是勾勾嘴角,而是笑得很灿烂,像清晨的阳光,像清澈的河水。

 

 

 

END

 

 


“向日葵里的秘密,原来相爱是种默契。”

 

 



 

 


 



 

 

 

 

 


 


仙柏北

木与舸

抖音简木cp向

可能有点ooc 



   ‘吱-吱’夏季来临,蝉的声音争相响起,夹着闷湿的风吹到人们身上,这个夏天却有些人开启了新的征程。


“哎我,这大学校就是不一样啊”男孩哑然道

带着一身朝气好奇的向校门走近。


  “哎,你好大爷,我是新转来的,你知道高二3班怎么走

不?哎好嘞谢谢啊”男孩四处张望,就那么2栋教学楼,硬

是让他都走了一遍才找到自己的班级

   “累死我了,终于到了,这墙皮都掉我身上了”男孩郁闷

嘟囔着。推开门,一打眼看见了个与他人气质无法相容的

男生。“哎我...

抖音简木cp向

可能有点ooc 



   ‘吱-吱’夏季来临,蝉的声音争相响起,夹着闷湿的风吹到人们身上,这个夏天却有些人开启了新的征程。


“哎我,这大学校就是不一样啊”男孩哑然道

带着一身朝气好奇的向校门走近。


  “哎,你好大爷,我是新转来的,你知道高二3班怎么走

不?哎好嘞谢谢啊”男孩四处张望,就那么2栋教学楼,硬

是让他都走了一遍才找到自己的班级

   “累死我了,终于到了,这墙皮都掉我身上了”男孩郁闷

嘟囔着。推开门,一打眼看见了个与他人气质无法相容的

男生。“哎我去…这大学校的人都这么帅啊…”男孩看愣了

。回过神,已经不自觉的走到那人身旁。

    

      

     看着那人戴着眼镜的帅脸抬起来看向自己,男孩身子

不由得一硬,想起妈妈和自己说来新学校要和别人好好相

处,机械似的“你…你好,我叫三木,我是个男生,183,

头发是自来卷,不是烫的…”


      简舸刚做完一套题,抬眼看见个没见过的男生现在自

己面前,憨实的脸透着红像个复读机一样做些自我介绍,

心里不得有点好笑‘老班说今天来个转校生,就这位吧,有

点意思’ 简舸抿着嘴微微一笑。

    三木磕磕巴巴的说完,看到眼前的男孩对着自己笑,有

点不好意思 ‘我的亲娘咦~他对我笑了怎么办要不要和他做

朋友,不太好吧,刚见面就做朋友会显得我很肤浅’还没等

三木的木头脑袋想明白,简舸站了起来对他说“你好三木

我叫简舸,班长。在你转校期间我是你的同桌,希望好好

相处。”“简‘哥’?唉?你叫简哥啊,啊那我就叫你简哥了

。”“……是简舸不是简哥。”



“简哥?”


“简舸…”


“简哥”


“简舸!……算了我为什么要和你犟这个”

     三木眼睛一直没离开那个略带苦恼的男孩,“啧,我同桌长的真带劲。”“嗯?三木什么?”


    三木一个愣神竟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啊!没有!什么

事都没得有!”简舸心里好笑:这小傻子这么大声真以为

我没听见。


     “行了快坐下吧,马上上课了,下节课是语文。” “哦好嘞。哎简哥,你学习好不?”


    简舸拿书的手一顿,眼角微眯‘这人当着班长面,想干嘛这小子。’   “哼,你猜猜。”


    三木看着男生微眯狭长的眼睛,突然觉得浑身一冷,这个话题就被两人自动略过了。


   “来来来,今天咱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咱们请新同学给咱们做个自我介绍。鼓掌!”

“啪pa啪”

三木‘这不挺受欢迎的吗’:“咳,大家好~我叫三木,我…”


物理课

“来来来,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让我们带着力学的知识欢迎新同学!鼓掌”

“…我…我叫三…木”


历史课

“同学们把书翻到安史之乱,我们继续讲。”

   

   三木耳朵动了动,确定没听到自己的名字。天知道他有多累“哎哎哎!简哥!这个老师不叫我自我介绍了!”碍于老师在前面讲课,三木小声的和简舸说。


    简舸放下笔,转头看扒拉他的笨蛋同桌,头上的一小撮翘起来了。

心里好笑起了坏心眼:“老师”

“哎,啥子事吗班长”

“今天来了个新同学。”

  

   三木还没沾沾自喜听简舸的话一愣。‘靠!简舸,!’

    “啊,来来来,欢迎新同学!”

    “!臭简哥!”

    简舸一想到自己这么幼稚,没忍住笑出声。

   ‘三…木…三木吗?接下来的一年可能要有趣了’

简舸背靠椅凳,在无人能看到的角度笑了…



Ἀνδρομέδα

Dopamine and phenylethylamine(简木)

鸽了一个月的文终于出炉了

欢迎大佬指导~

我来交党费?

文笔炒鸡渣且通篇鬼扯🌚

来都来了,三连不交代一波吗?!

首次用石墨码文,可能格式有问题,请谅解~

私设成年并表白成功

(双老师设定)


BGM:

1.分享于翔北/薛明媛的单曲《多巴胺》: http://music.163.com/song/1393415080/?userid=1582153634 (来自@网易云音乐)

2.分享Uniko-J的单曲《PEA-苯基乙胺》: http://music.163.com/song/1445334124...

鸽了一个月的文终于出炉了

欢迎大佬指导~

我来交党费?

文笔炒鸡渣且通篇鬼扯🌚

来都来了,三连不交代一波吗?!

首次用石墨码文,可能格式有问题,请谅解~

私设成年并表白成功

(双老师设定)

 

 

 

BGM:

1.分享于翔北/薛明媛的单曲《多巴胺》: http://music.163.com/song/1393415080/?userid=1582153634 (来自@网易云音乐)

2.分享Uniko-J的单曲《PEA-苯基乙胺》: http://music.163.com/song/1445334124/?userid=1582153634 (来自@网易云音乐)

 

 

 

聒噪的蝉鸣像往常一样不间断地响起,窗外的枝丫几近疯狂的生长着,斑驳的树影映在玻璃窗上,显得格外具有活力。

 

 

 

“简老师,实在不好意思啊,”家长殷勤的笑脸在炎热的夏天十分突兀,简一凡不可察觉的皱了下眉,随机勾起唇角。

 

“没关系,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难免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谈恋爱都是小事,您回去好好跟他说说吧。”

 

那个家长愣了愣,死死盯住年轻老师的俊脸,像是要在他脸上烧出一个洞。

 

“您还有事吗?”

“哦哦哦,没事了,简老师真是一表人才啊!我家姑娘遇见您真是有福气。”

“您说笑了,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师而已,都是我应该做的。”

 

 

 

 

实验中学的绿化做的不错,从教室窗户望出去,花花绿绿的一大片植物。

简一凡摩挲着办公桌上日渐繁茂的绿萝,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

 

“喂?”对面传来轻快的声音,伴随着呼呼的风声和机械自带的电流声。

 

“在干嘛?”身着绿色卫衣的男生仿佛心情不错,连带声音都染上一抹笑意。

 

 

“上课啊,马上就体测了,我可不想再被别的老师嘲讽。”

“我们班?”

“是的,亲爱的简老师。”

“噗,”嗤笑声从嗓子眼儿里迸发出来,“我去找你。”

“好的,亲爱的简老师~”

 

 

简一凡拿起外套,迫不及待的跑向操场。

周围的蝉似乎看穿了他绯红色的小心思,知了知了地叫的更欢了。

 

 

“女生800,男生1000,合格标准已经强调了很多遍了,这里就不作过多解释。”

 

“预备——”

 

哨声穿越空中厚厚的炎热气息,精准无误传到男老师的耳朵里。

简一凡长腿一迈,逆着光跑到三木身边,和道上气喘吁吁的学生形成鲜明的对比。

 

“跑的挺快的啊,”三木嬉皮笑脸嘲讽着男朋友,“体能不错,不愧是我男朋友!”

 

“我体能好不好,你应该最清楚啊~”

 

“艹!你注意点影响行吗!公然开车很爽吗?!”

“啧,你别拿这种眼神看我,我怕我把持不住。”

 

三木似乎找到了挑逗自己男朋友的方式,罪恶的小手摸摸这儿,捅捅那儿,看见学生放着光的眼睛也毫不避讳,甚至更加放肆。

 

 

“简老师给我们唱个歌吧!”小胖一号起哄到。

“三木老师也来个情歌对唱!”小胖二号不嫌事大的凑着热闹。

 

简一凡终究是年轻人,内心想要秀恩爱的欲望总是削减不了,大手一挥,调出音乐想要一展歌喉。

 

“也没什么好唱的,就挑一首我比较喜欢的吧。”

 

音乐伴着孩子们的欢呼声萦绕空中。

 

 

“故事开始琢磨不清

你变得很扑朔迷离

蔓延嘴巴到眼睛

像是拥有某种魔力

无时不刻散发神秘

每寸皮肤到纹理

你在我心里下了场骤雨

氤氲出了未知的剧情

窥见玫瑰亲吻了夜莺

遍体鳞伤 也愿意

空气开始弥漫你的气息

大脑到心脏都被你占据

你的眼神和唇语还有呼吸

make me fallin

make me fallin

wooo”

 

 

清冷的声线用来唱情歌是绝妙的选择,本就足以蛊惑人心的嗓子再加上深情的眼神,三木差的忍不住想亲亲面前的人儿。

“多巴胺先生,”简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飘到了旁边,故意在耳边吹着气说,“该你了。”

 

“你故意的?”

“是又怎么样?给男朋友唱歌这要求很过分吗?”

“不过分,简大爷。”三木臭着脸抓过手机,三下五除二调出了一首情歌。

“PEA,”少年拍了一下简一凡的胳膊,“听好了,就一遍。”

 

 

 

“想见你却找不到原因

你早就住进我的心里

对我散发着迷人魅力

缺少不了的万分之一

OH BABY BABY

我只想见你见你

我快要不能自已

脑海都被你占据

就看着你的face

弹奏着我的base

为了爱举起杯

有你在只想醉

想把你藏进梦里

把你烦恼都抛进风里

把阳光全部给你

用影子也偷偷吻你”

 

 

 

简一凡看呆了眼,他的少年眼里的光,心里的梦,嘴角勾起的弧度,似乎一点也没变,像是一位接地气的天使,充斥着人间烟火的味道……

 

 

 

 

蝉鸣附和着歌声停止,夕阳的余晖撒在两人脸上,孩子们嬉笑着走出校门,柳树和白杨仍然悄无声息的抽出枝条。

 

三木推开逐渐凑近的人脸,“我前几天看到一句话。”

“什么?”

 

 

 

“少年与爱永不老去,即使披荆斩棘,丢失怒马鲜花”

GAOSIYUAN-A

你们真的没人嗑一下李燃X三木嘛🙊

ps:我这个星期有期末考试😭😭😭卑微大学生这星期可能没法再更新了😭😭😭下个星期要准时的来看简一凡和三木哦~

你们真的没人嗑一下李燃X三木嘛🙊

ps:我这个星期有期末考试😭😭😭卑微大学生这星期可能没法再更新了😭😭😭下个星期要准时的来看简一凡和三木哦~

GAOSIYUAN-A

感谢大家的支持啦🙊🙊🙊

明天和简木见面吧🤗🤗🤗

图片源自抖音:ZILA斤斤子 侵删哦~😊

感谢大家的支持啦🙊🙊🙊

明天和简木见面吧🤗🤗🤗

图片源自抖音:ZILA斤斤子 侵删哦~😊

GAOSIYUAN-A

那个.....我是想着在11点给你们发的.....但是我看了个电影忘记了....各位醒来一定要看哦....午夜精灵跟大家说声晚安🙊

那个.....我是想着在11点给你们发的.....但是我看了个电影忘记了....各位醒来一定要看哦....午夜精灵跟大家说声晚安🙊

一只xixī:)

今天又是被简哥微笑迷住的一天:)

今天又是被简哥微笑迷住的一天:)

一只xixī:)
当你在别人面前议论朋友… 今天...

当你在别人面前议论朋友…

今天又是简班长调戏三木的一天:)

当你在别人面前议论朋友…

今天又是简班长调戏三木的一天:)

GAOSIYUAN-A

我来了 我带着第8章走来了 各位久等了了

我来了 我带着第8章走来了 各位久等了了

一只xixī:)

模了简哥与三木…哇真的好甜

抖音cp一人分饰两角 一个人演出cp感

emm…我好像把简哥画乖了( ・᷄ὢ・᷅ )

模了简哥与三木…哇真的好甜

抖音cp一人分饰两角 一个人演出cp感

emm…我好像把简哥画乖了( ・᷄ὢ・᷅ )

仙柏北

???!这呢少的吗?!我可以了,我开始🐎字了!

???!这呢少的吗?!我可以了,我开始🐎字了!

江书言

【简木】没有题目,甜就对了

2k+,未完待续,内含很长的简木双向暗恋小故事和婚后恋爱后甜蜜日常。


真的很烂,欢迎批评指正。


1.

简呢,名副其实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没让家长操心,英俊且办事利落,就差把高岭之花四个字写脸上了。


唯独情路坎坷,也不算坎坷,帅气又学习好,怎么会没人追?收过的情书和礼物叠起来和奖杯证书一样高。隔壁的小妹妹表过白,没成功,就在想什么样的人能将这个300米之外都能感受到冷气得大哥哥拿下。


不过简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顺其自然罢了。他关心的大概也只有数学物理题怎么解、英语单词怎么背之类的,枯燥无味,普通学生该关心的问题。


他的人生,好像是灰色调的。被甜蜜的皮鞭抽打、被汹...

2k+,未完待续,内含很长的简木双向暗恋小故事和婚后恋爱后甜蜜日常。


真的很烂,欢迎批评指正。


1.

简呢,名副其实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没让家长操心,英俊且办事利落,就差把高岭之花四个字写脸上了。


唯独情路坎坷,也不算坎坷,帅气又学习好,怎么会没人追?收过的情书和礼物叠起来和奖杯证书一样高。隔壁的小妹妹表过白,没成功,就在想什么样的人能将这个300米之外都能感受到冷气得大哥哥拿下。


不过简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顺其自然罢了。他关心的大概也只有数学物理题怎么解、英语单词怎么背之类的,枯燥无味,普通学生该关心的问题。


他的人生,好像是灰色调的。被甜蜜的皮鞭抽打、被汹涌的呐喊包围,没法停歇。


三木改变了他。


三木转来那天,他在笔记本上写,deskmate能不能等于soulmate?其实对于三木,在开始简是有点失望的。他以为soulmate该是跟他有同样理想抱负的校园诗人、答辩能手,而不是眼前这个大大咧咧、活泼好动的男孩。


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抱负是什么,他也忘了,这个年纪的男孩,都这样。


当然,仅仅半个月,简就明白自己错了。


正是这个男孩用阳光把他黑暗的罅隙填满,用他都想不到的方式消除隔膜,一步步向他走近,课间是耳边都是他上蹿下跳的声音,互宠互怼就成了日常。


他好像很久都没体验过这种明朗欢快的生活了。


简是理性的,他条理清晰办事果断,是好干部。可他也是感性的,他有很多失眠的夜,因为三木。他想,如果以后没有三木,自己以后会不会还要回归那样阴郁的生活?他想喜欢的界限和定义。他好想牵三木的手,好想一直在一起。


这是心动吧?简想,是肯定回答。


告白选在星期三下午放学,三木去篮球社团,其实在平常,简等他一起走的。于是同学们总会看到一个坐在篮球场角落勤奋学习的身影,背包里还有矿泉水。冰的,总在三木渴的要死的时候适时出现。


“今天我不等你了,有点事。”


三木听到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三秒过后才抬起头看他,然后做出一个在简看来有点欠揍的笑:“简哥,又被哪个小学妹约了?”简翻了个白眼,回手赛给他一个信封,丢下句“打完球再看”就落荒而逃。


对,落荒而逃。至少在简和三木两人看来,都是。


简用了最俗也是最符合少年人的表白方式,写情书。这封情书写到大概23点,比他所有的作文用词都要斟酌。


情书内容,保密。不过是简和三木两人再看一遍都觉得起鸡皮疙瘩的肉麻程度,不过文笔还是不错的,三木甚至有想过要不要拿去投稿。


当然,三木收到的时候,也很惊讶。


起初以为是简哥良心发现(明明人家一直对你很好啊喂)给他写的笔记和做题技巧,拆开后才傻了眼。


这是……情书吧?


帅气阳光的三木肯定也不缺人追,不过他向来是把情书瞟一眼就扔到垃圾桶里的。三木的喉结微微动了下,他感觉到汗水滴了下来,赶忙收起来了情书。


三木当然也喜欢简,第一次意识到是在运动会。


简班长自告奋勇作八百米替补,三木听了还沾沾自喜,“简哥,我给你加油呗?”简在做作业,头也没抬“还没确定呢。”


结果简替补的那位同学,就真的没来。


三木突然开始担心他简哥的小身板,是高大,但缺少体育训练,真的行吗?


简不出意外的晕倒了。


三木知道,是低血糖。他是第一个冲上去的,喂了一颗自己好久都没舍得吃的牛奶糖。


他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简哥嘴唇好软,好想亲。


再笨的人也知道,是喜欢,心砰砰的跳,不用手去碰都能感受的到。


双向暗恋,谁都没想到。


结果当然是在一起了,开始了别人看来黏黏糊糊甜甜蜜蜜(?)的日常。


2.

某天,三木屁颠屁颠跑去小卖部买了两根棒棒糖,橘子味和葡萄味。


他拆了葡萄味含进嘴里,突然拍拍简的肩膀,然后蓦地吻了一下他。


“简哥,猜猜什么味?”


简愣了一下,随即耳根红了起来,“葡萄。”他的视线落在他另一只手里的棒棒糖,突然抢过来拆开包装含进嘴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简:成语用错了大哥)再次吻上了三木。


“现在,你吃的是混合味道了。”




3.

三木最近有点生气。


原因就是简最近忙于学生会选举和挑选,没时间陪他。当然不止这一点,三木又不是三岁小孩,不一定非要别人来陪。关键是,三木无偿为他跑腿还不领情,依旧雷打不动的让他带早饭。


我为你跑来跑去这么久,不该给我点奖励吗?!啊??!数学答案亲亲抱抱举高高都不行吗!!!


“三木,这个表帮我送一下。”


“不送。”


简头也没抬继续写着下一个数据表,“数学作业给你抄。”


“我三木……不为五斗米而折腰!”


“物理。”


“我……”


“化学。”


“懂了哥,送哪。”


三木接过他手中的表格,简终于抬头,笑吟吟的:“诶?我面前这位君子不是不为五斗米折腰吗?”


“这……你是十五斗,没办法。”


“赶紧去吧大哥,一会晚了年级主任要批评我的。”三木刚起身要走,却又被简叫了回来。“等一下。”


“怎么了?”


简微微起身,吻了一下他的耳垂。


三木瞬间脸红到爆炸冲出教室一口气跑到年级主任室,差点忘记敲门,机械的送了进去,几乎同手同脚的走了出来。


他亲我了?亲我了?在学校?


OK,fine,冷战计划失败。


4.

话说,数学周考如期而至。

“简哥,给我看一下嘛,就一下!”


简哥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然后不动声色的将卷子往旁边放了放。


只是细心的数学课代表收卷子时发现,怎么班长的草稿纸上写的都是三木的名字啊?



最后一点话:

个人原因,下个周末再写吧~(其实是懒)

最后:即使我的笔下故事写完了,三木和简哥的故事也不会结束!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已经想好怎么写be了,哈哈。

所以祝他们矢志不渝长厢厮守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白头到老不离不弃百年好合携手同行形影不离如影随形寸步不离天长地久


不归

【简木】五月少年

抖音cp    简哥vs三木


又名:简班长和三木小娇妻的甜美日常


私设简哥名字为简铭


01


"简哥!简哥简哥简哥!"简铭"啪"地把手里的圆规摔在卷子上,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向他狂奔而来的少年,尽量保持着面容平静:"干嘛?""英语卷子!快快快!课代表说就差我了!再不交还得抄十遍,我上周的还没抄完!"三木单肩背着书包,重重地坐到简铭旁边,气都喘不匀,便开始挤眉弄眼地向简铭要英语作业。


简铭看着他着急的样子 ,有心逗他,便说不给,然后...

抖音cp    简哥vs三木


又名:简班长和三木小娇妻的甜美日常


私设简哥名字为简铭


01


"简哥!简哥简哥简哥!"简铭"啪"地把手里的圆规摔在卷子上,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向他狂奔而来的少年,尽量保持着面容平静:"干嘛?""英语卷子!快快快!课代表说就差我了!再不交还得抄十遍,我上周的还没抄完!"三木单肩背着书包,重重地坐到简铭旁边,气都喘不匀,便开始挤眉弄眼地向简铭要英语作业。




简铭看着他着急的样子 ,有心逗他,便说不给,然后平静地拿起圆规继续他的平面几何。三木傻了,一时间演技上头,扯着简铭的校服袖子不撒手,毛茸茸的脑袋在上面蹭啊蹭,嘴里含含糊糊地发出夸张而凄惨的哀求:"简哥啊!救命啊!简哥你这么帅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简铭闻着三木头上淡淡的洗发水香气,忍不住勾着嘴角笑了起来。三木听见简铭在偷笑,委屈地仰着脸盯着简铭,瘪着嘴哑着嗓子喊他:"简哥……"




简铭最招架不住这样子的三木,本就有心放他一马的简班长立刻从厚厚的文件夹里抽出了一张工工整整的英语卷子丢给他,然后就用左手支着头,微微转过身去不理三木。"谢谢简哥!"三木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还不忘在嘴里碎碎念:"我就知道简哥最好,简哥最帅,简哥全天下最善良,我三木,一定是上辈子造了功德才能遇上亲爱的简哥……"




简铭计算公式的手突然一顿。




他回过身去看三木专心致志的侧脸,刚好初夏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教室,把少年低垂的眉眼映得清亮明朗。简铭心里一动,不由得笑了起来。




傻子,我简铭能遇到你,才是这辈子最美好的幸运。




"简哥!我给你带了早饭!我记得你提了一嘴你爱吃东街的煎饼果子,我特意从宿舍溜出去坐公交车给你买来的!"




"值日?你别忙了,你这一周的值日我都帮你做了,你安心准备竞赛就得了。哦对了,得了奖学金记得请我吃饭!"




"简哥,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记得晚上回宿舍偷偷打开!不要太感谢我呦!"




"简哥!""简哥?""简哥……"




"谢谢简哥我抄完了!简哥你怎么这副表情?你在干嘛?"三木终于松了口气,将左手边的卷子恭恭敬敬地双手奉还,却不小心撞见了简铭盯着自己发呆的目光。"啊?哦没什么。咳咳,你去替我擦个黑板然后抄一下课表。""得嘞!"简铭看见三木笑着冲自己眨眨眼睛,心里瞬间流淌起一阵热烈的欣喜。




只要他快乐,要抄作业就抄吧。他突然想起那个段子,说是班主任指着班里倒数第一的女孩,责问她再不努力学习,以后怎么养活自己?这时排名第一的男孩子站了起来说,我的老婆,我可以养。




简铭抬头看着没心没肺地擦着黑板的三木,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若真的把这件事说给三木听,估计也不会被当真吧。或许只是得到一句打趣:"简哥你要养我吗?诶算了算了,还是等我三木挣了大钱,再来报答简哥这三年来的恩情吧!"




算了,他想要什么,给他就是了。




哪怕一辈子都只能当兄弟,也可以。


02


"累死我了简哥!给我喝口水!"训练结束后大汗淋漓的三木一回到教室就瘫在了椅子上,有气无力地向简铭讨水喝。




简铭搁下手里的书,弯腰从地上的书包里抽出水杯递给他,杯子里的水加了些盐,不凉不热刚好可以入口。三木一口气喝完,身体向后一仰,闭着眼睛发出一声畅快的喟叹。"简哥?你为啥子要带盐水哦?"简铭淡声道:"怕你的水不够喝,提前给你准备的。"他偏过头看着一脸惊讶的三木,笑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三木捣蒜一样地点头,小心地将水杯还给了简铭,然后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盯着看书的简铭,傻傻地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盯着。简铭用余光瞥了他一眼,以为他睡着了,便轻声对坐在窗户位置上的同学吩咐了一句,让他帮忙关下窗户。




吹着风睡觉,很容易头疼的。简铭又瞥了三木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三木却突然开口:"简哥,下周的篮球赛你会去看吧?"简铭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得到了满意答复的三木这才把脱下来的校服上衣胡乱团成一团垫在脑袋下面,侧着头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简铭知道自己方才叫人关窗户的话叫三木听了去,此刻眼睛盯着书,思绪却全然飘远,只剩下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无比清晰。




这是简铭第一次看别人打篮球,体育运动对于他而言是一项多余的负担,他不爱跑步也不爱打篮球,对这些男孩子们痴迷的活动丝毫不感兴趣。他看着场上跑来跑去的运动员们,心里有些烦躁。




那么多人里面为什么没有三木?




"简哥!"简铭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去,是三木穿着球衣,手里提着两瓶冰镇可乐,兴冲冲地朝他跑过来。"你真的来了?天这么热,我还以为你要躲在教室里看书呢!"他将其中的一瓶递给了简铭,自己则拧开另一瓶的盖子,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一半。"那你就在这儿坐着,看我如何carry全场!"三木跑开前,一如往常对简铭眨了眨眼睛。




冰凉的汽水,燥热的夏日,明媚的少年。简铭对着三木跑远的背影点了点头,把冰镇可乐攥在手里,小声地应了一句:"好。"




果然,对着数学题一筹莫展寸步难行的三木,在球场上就像是一只灵活的豹子,轻盈而又凶猛,攻守兼备,周转敏捷,令对面的球队找不到丝毫破绽。比分牌快速地翻动,三木一跃而起又是一个三分,引发台下一阵热烈的欢呼。




简铭没有吵闹,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三木举起手臂同队友兴奋地击掌,雀跃着冲观众席挥着手。他看见,三木始终面向的都是他所在的方向。




那是他的三木,天天跟在他身后,一遍一遍地叫着"简哥"的三木。




欢乐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可能是对面败得太惨而气不过,故意使坏,用力地撞在了正在运球的三木身上。少年跌倒在地,咬着牙环住受伤的腿,无论怎么努力,都没能站起来。




"三木!"简铭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以多么快的速度冲到了三木面前,他都来不及瞪上那个撞上的三木的人一眼,一把将三木从地上拉起来背在身上,一步一步地朝着医务室走过去。




简铭铁青着脸,三木心虚地低头。半晌,简铭坐在了三木旁边,递给他一杯温水,问他:"好些了没有?"三木赶紧点头:"好多了简哥,没什么大事的。"




还好只是拉伤,"一个月不能剧烈运动,反正也快期末考试了,你老老实实在班级里坐着复习吧,不许再出去打球了。"三木耷拉着脑袋:"好。"




"三木,"简铭突然出声,三木抬头,却发现简铭的脸和自己离得极近,他甚至能感受到班长戴着的金丝框眼镜带来的丝丝寒意。




不知为何,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简铭不说话,三木也不躲。简铭的手撑在三木身体两侧,将他整个人都环在了臂弯里。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简铭刚要抽身离去,就感觉到双唇上转瞬即逝的奇妙触感,像是,亲吻。




三木吻了他。




简铭整个人都被冻住了,他呆呆地保持着半仰起头的姿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简哥,往后一个月的作业还有考试,都拜托你了!"




三木对着简铭眨眨眼睛笑了,一如初见时的样子,笑容灿烂。




"简哥,我的往后,都拜托你了。"


03


"简哥,你以后想去哪里上大学呀?"还不等简铭回答,三木又抢答道:"我知道!反正不是北大就是清华,嘿嘿,对不对?"




简铭看了他半天,笑而不语。




"唉,我争取吧,要是能考个在北京的二本就好了,咱们到了大学也还能在一块。"




"好。"




五月初夏的风还带着微凉的雨气,两个少年揣着同样的心意,约定要一直牵着手,共同奔赴属于他们明媚灿烂的未来。

GAOSIYUAN-A

推更

嘻嘻嘻嘻嘻嘻

我的爱豆明天要开演唱会

因为我很开心

就没有继续更三木

你们不会催我吧嘻嘻嘻嘻嘻

周一见吧

大家等等简木📣

嘻嘻嘻嘻嘻嘻

我的爱豆明天要开演唱会

因为我很开心

就没有继续更三木

你们不会催我吧嘻嘻嘻嘻嘻

周一见吧

大家等等简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