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简隋英

415.1万浏览    27916参与
落叶醉归.

『李简』玫瑰夜安眠(预告)

✓李简中长篇if线 HE!HE!HE!


✓设李简同届,煎包比李玉大七个月


✓算是弥补烧饼中的遗憾的脑洞


✓本文若有不当言论,不属作者三观


✓感谢大家支持,望喜欢


——————————————————————


SB同学A:“你们知道吗?那个简隋英没有妈妈”


SB同学B:“没人教的孩子,‘真可怜’”


SB同学C:“不会他妈妈就是被害死的吧!”



SB同学N:“李玉,你说呢?”


在教室后门阴暗处的简隋英深了眼眸,真准备一拳挥出去


这时,李玉开口“你们怎么这么会造谣?你们要是没了妈会怎样?伤害别人有意思吗?无聊”...


✓李简中长篇if线 HE!HE!HE!


✓设李简同届,煎包比李玉大七个月


✓算是弥补烧饼中的遗憾的脑洞


✓本文若有不当言论,不属作者三观


✓感谢大家支持,望喜欢


——————————————————————


SB同学A:“你们知道吗?那个简隋英没有妈妈”


SB同学B:“没人教的孩子,‘真可怜’”


SB同学C:“不会他妈妈就是被害死的吧!”



SB同学N:“李玉,你说呢?”


在教室后门阴暗处的简隋英深了眼眸,真准备一拳挥出去


这时,李玉开口“你们怎么这么会造谣?你们要是没了妈会怎样?伤害别人有意思吗?无聊”


李玉冷冷说完,甩起书包就走


SB同学们:“班长生气了,完了完了…”


李玉真是不明白这群人怎么一个个和烧饼一样,有这“口才”多用在语文上吧


简隋英听见愣了愣,放下拳头,心里有些异样的情绪,是甜的


第一次有人这样关心自己啊


李玉从后门出来,看到门后猫猫祟祟的简隋英,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隋英同学,不用理会他们,你要加油哦”


简隋英呆愣地点点头


“明天见”


李玉对着简隋英笑


“明…明天见”


——————————————————


浅浅预告一下从小护妻的玉玉子



勤攻简穴

前期的简哥  真的是个大骚包啊啊啊!

前期的简哥  真的是个大骚包啊啊啊!

虎仔vvv

《尤物》19

*all简

*有修罗场

*如有OOC致歉

*算是平行时空,与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时间线也请不要太计较

*纯写来开心的,不喜欢请不要看,不要没事找事

*几乎所有188攻都会出现(不会全部都有),也有小林子,反双简的人请注意避雷,谢谢

*发不出来的章节会发在微博。

(请多多评论呀宝宝们~❤️)


*all简

*有修罗场

*如有OOC致歉

*算是平行时空,与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时间线也请不要太计较

*纯写来开心的,不喜欢请不要看,不要没事找事

*几乎所有188攻都会出现(不会全部都有),也有小林子,反双简的人请注意避雷,谢谢

*发不出来的章节会发在微博。

(请多多评论呀宝宝们~❤️)


shan崽、

[李简] 怎么能看到未来——穿越.

ooc抱歉(业余写手)


————————————


李玉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习惯性的转头找衣服,这不转头还好,一转头吓一跳。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身边躺着一个男人,那男人正是简隋英,而且这个地方明显不是他家。


李玉是去过简隋英家一次的,他记得简隋英家里的布局,虽然整体上有点改动,但这个房子的主人不是简隋英还能是谁?


他懵了一会儿,压着心里的怒火尝试叫醒身边的简隋英。


李玉掀开盖在简隋英身上的毛毯,愤怒的情绪瞬间被熄灭了,简隋英身上全是牙印和吻痕,他手腕上的红色手印特别显眼,这些痕迹告诉李玉他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这怎么看都像是他上了简隋英啊,但这...

ooc抱歉(业余写手)



————————————




李玉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习惯性的转头找衣服,这不转头还好,一转头吓一跳。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身边躺着一个男人,那男人正是简隋英,而且这个地方明显不是他家。


李玉是去过简隋英家一次的,他记得简隋英家里的布局,虽然整体上有点改动,但这个房子的主人不是简隋英还能是谁?


他懵了一会儿,压着心里的怒火尝试叫醒身边的简隋英。


李玉掀开盖在简隋英身上的毛毯,愤怒的情绪瞬间被熄灭了,简隋英身上全是牙印和吻痕,他手腕上的红色手印特别显眼,这些痕迹告诉李玉他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这怎么看都像是他上了简隋英啊,但这也不太可能。


李玉活了十九年,刚刚高考完的超纯小处男,怎么可能兽性大发把简隋英折腾成这样?这一身红色痕迹是自己弄的?


李玉想相信这个事实,但他不敢相信。


简隋英似乎感觉到了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李玉已经准备好了被简隋英骂,他一脸"我错了"的表情看着简隋英。


简隋英完全没注意到李玉有什么不同,他扯过毛毯踹了李玉一脚:"去做饭。"


李玉手忙脚乱的套上衣服跑出了卧室,他的心脏几乎要从胸口里跳出来,李玉大口喘着气,他记得昨天晚上他和简隋林喝醉了,自己给简隋英打了电话,怎么一觉醒来就在简隋英家里了?而且简隋林还不见了。


李玉走到客厅,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他想冷静冷静,他把简隋林哥哥睡了,虽然他不记得那些事情,但这就是事实,而且他还不想对简隋英负责,像个负心汉一样想一走了之。


李玉还是过不了心里那关,他想去做饭,刚抬头就看到了桌子上那张照片。


上面的自己笑的跟个二愣子似的,一手抱着简隋英的腰,另一只手举着奖杯,简隋英脸上带笑任自己搂住他。


这他妈怎么回事?!


李玉打开手机想给简隋林打电话却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密码,而且手机锁屏上显示的年份也不对,锁屏壁纸也是简隋英的自拍。


李玉脑海里闪过一个危险的想法,不过他马上把那个想法抛在脑后了,毕竟太玄乎了,他也不敢相信。


简隋英刚刚醒了一会儿,现在也睡不着了,他撑着身子坐起来:"小李子,来给我揉腰。"


"……哦!来了。"


李玉心不在焉的给简隋英按摩,有几下还把简隋英按疼了,他急忙把手抽回来,简隋英转头看着李玉:"你今天怎么了?按个摩都按不好了?"


简隋英撇了撇嘴,让李玉去做饭了。


李玉感觉自己现在和简隋英的关系……不太一般,不是一般的不一般,李玉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突然懂了什么,他被逼相信了自己的那个想法。


他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未来,和简隋英结!婚!了!


荒唐,太荒唐了。


简隋英不会是逼婚吧?或者自己是迫不得已才碰他的?再或者……他上了简隋英后感觉愧疚所以就给他当媳妇了?


这些想法一一否定后,李玉得出一个结论,他们一定是自愿结婚,因为李玉相信自己打死也不可能和自己不喜欢甚至讨厌的人过一辈子。


看他俩现在的状态,应该已经见过家长了,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李玉一个人可以解决的,他想找个机会告诉简隋英。


"简哥,吃饭吧。"


"哦。"


简隋英感觉今天的李玉很奇怪,以前的李玉肯定会抱着他腻歪一大会儿才抱着他坐到餐桌前的,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这样的李玉就像是来借宿的普通朋友,没有一点恋人的味道。


简隋英坐到李玉身边看着李玉,李玉却一个眼神都不给他,这可把简大少气着了,他直接把李玉手里的筷子拿走放在了桌子上,自己跨坐在李玉身上拽着李玉的衣领和他接吻。


李玉睁大眼睛看着简隋英,手在身侧举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对啊,这小李子……接吻技术怎么突然这么烂了?以前那个能把自己脸亲红的李玉呢?


李玉推开了简隋英,擦了下自己的唇瓣。


"李老二,你活腻歪了?"


"简哥,我不是李玉。"


"你不是李玉是谁?你他妈瞎说什么呢?"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李玉。"


"哦?那你是那个世界的?M78星云?"




——————————



(ㅇㅅㅇ❀)

贞子不忘挖井人

小段子之麻辣烫

上午

简小玉:李爸!我想吃麻辣烫!

李    玉:吃什么吃,我看你像麻辣烫!

下午

李玉:呜呜呜呜X﹏X,简哥我长得像麻辣烫,我要吃麻辣烫

上午

简小玉:李爸!我想吃麻辣烫!

李    玉:吃什么吃,我看你像麻辣烫!

下午

李玉:呜呜呜呜X﹏X,简哥我长得像麻辣烫,我要吃麻辣烫

李简妹叔洛温原顾KDL
这样的煎包好想rua啊啊啊 光...

这样的煎包好想rua啊啊啊

光溜溜的 嘿嘿嘿

这样的煎包好想rua啊啊啊

光溜溜的 嘿嘿嘿

千韶M

我用什么把你留住

主霍简(霍乔and简隋英)


  “有话赶紧说,我还有事,没时间在这里耗着。”

  天台上是两个穿着校服的男生,一个穿着规整,神情冷淡,一看就是个学霸。另一个,校服外套大敞,个性张扬,脸上笑容肆意。

  “霍乔我还挺喜欢你的,跟我交往吧!”简隋英看着霍乔,眼前的人身形修长,面容俊美,不管是哪一方面都很优秀,完全是他喜欢的款。

  简隋英觉得自身条件也是不错的,他不觉得霍乔会拒绝,毕竟向老子怎么优秀的男人,他没理由拒绝才是。

  “我……”霍乔看着简隋英期待的眼神轻轻的开了口。

  “好,难道你今天起我们就是……”简隋英表示很兴奋,他和霍乔终于能成了,不成想话还没说完,就被...

主霍简(霍乔and简隋英)




  “有话赶紧说,我还有事,没时间在这里耗着。”

  天台上是两个穿着校服的男生,一个穿着规整,神情冷淡,一看就是个学霸。另一个,校服外套大敞,个性张扬,脸上笑容肆意。

  “霍乔我还挺喜欢你的,跟我交往吧!”简隋英看着霍乔,眼前的人身形修长,面容俊美,不管是哪一方面都很优秀,完全是他喜欢的款。

  简隋英觉得自身条件也是不错的,他不觉得霍乔会拒绝,毕竟向老子怎么优秀的男人,他没理由拒绝才是。

  “我……”霍乔看着简隋英期待的眼神轻轻的开了口。

  “好,难道你今天起我们就是……”简隋英表示很兴奋,他和霍乔终于能成了,不成想话还没说完,就被霍乔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拒绝。”

  “啊?什么?你再给老子说一遍。”简隋英懵逼了,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啊。霍乔刚说了什么?拒绝?老子这是被拒绝了?

  霍乔盯着简隋英的眼睛很认真的又说了一遍,“我说,我拒绝。现在没事了吧,那我先走了。”

  眼看霍乔转身就要离开,简隋英立刻上前一步抓住了霍乔的手腕,“你站住,把话说清楚。”

  “我说的很清楚了,我拒绝,不行想跟你交往,听明白了吗?”霍乔挣脱简隋英的手,眼神冰冷。

  “我说你到底看不上我什么!”简隋英被霍乔这态度直接搞得火气也上来了。

  霍乔不想跟简隋英在这儿耗着,真的是浪费时间,“你有什么值得我看上的?除了长的好还有哪点?还是说你那张扬跋扈的性格?”

  他简隋英什么时候受过这气,要是不收拾这小子,老子就跟他姓!简隋英直接上去揪住霍乔的衣领“你有种再说一遍,你tm说谁呢,啊?”

  “放手!简隋英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儿闹!”霍乔紧紧的抓住简隋英的手,发力硬撤了下来。

  “我就c了,你tm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怎么着啊!”

  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一时冲动直接上去干架了,一顿你来我往的操作后,两人身上都挂了彩。只听见一声巨响,天台的门被一脚踹开,“卧槽,英子你tm表白表的和人打起来了?这是什么表白方式啊?”

  邵群进来都懵逼了,这tm什么情况?简隋英不是喜欢霍乔吗?他不是应该来表白的吗?怎么还跟要表白的人打起来?这tm帮谁啊?一个他发小,一个是要好的哥们。

  邵群见事情发展成这样也不能坐视不管,赶紧上前把两人分开,“你俩差不多行了啊,干嘛呀这动手动脚的,有事不能好好说?还有,英子你不是来表白的吗?”

  霍乔睨了眼简隋英,“邵群你告诉他,我  拒 绝  !”

  简隋英直接翻了个白眼,呵呵搞这套是吧,“小群砸,你告诉某人,爷不稀罕!”

  “邵群你告诉他,最好如此。”

  “小群砸你告诉某人,老子说到做到!”

  “邵群……”

  “小群砸……”

  邵群无了个大语,满头黑线,这俩人幼不幼稚?我真是脑子被门挤了才非得上来看看,“你俩玩儿呢?”

  邵群看着两人非常的头大,而简隋英和霍乔互相把头扭过去不看对方,“行了行了,你俩别闹了啊,走去我家玩游戏去。”

  然而把他俩待会家的邵群非常后悔,他恨不得穿回去扇自己一巴掌,为什么脑抽要把他俩带回来。

  “小群砸,你告诉某人,别吃我兵线!”

  “邵群你告诉他,你又吃不到,我就替你吃了。”

  “你俩有完没完,有话自己说!别老叫我。”

  在旁边玩着积木的赵锦辛、俞风城和白新羽都很疑惑,为什么简哥和霍哥(舅舅)不直接告诉对方,要传给邵哥?

  “我知道了,他们在玩传声筒。”白新羽兴奋的说道。

  赵锦辛听后很不满意,“哦,他们怎么不带咱们玩,咱们也会玩!”

  白新羽和俞风城纷纷表示同意,随后三人直接跑过去要求要加入。

  “哥哥,我也要玩,我也要玩。”白新羽直接首当其冲,跑到简隋英面前晃着手臂。

  俞风城和赵锦辛也不甘示弱,跑到自家表哥和舅舅身边吵着要玩,“哥哥/舅舅,我们也要加入,玩游戏!”

  “去去去,一边儿玩去,小孩子家家玩什么游戏,这个不适合你,一边玩儿积木去啊。”

  “锦辛啊,这玩意儿你又不会,让哥来啊。”

  “风城别闹,一边儿玩去啊,别打扰舅舅。”

  三人表示很委屈,默默的退到一旁,“为什么不带我们,走我们自己玩。”

  屏幕上貂蝉因为太浪,被赵云对面抓住机会,想要单杀,简隋英赶紧交二技能撤退,不成想赵云也位移追了过来,“卧槽,我要没了。”

  邵群看了眼简隋英的位置,“打龙呢,太远了,救不了你了。”

  “往后撤别回头,我接你。”只见我方马超一套连招带走了对面赵云。

  卧槽,怎么回事?霍乔救了他,他竟然还觉得那么一瞬间霍乔很帅?他一定是疯了,但是毕竟霍乔救了他是真的,他也不好矫情,“谢...谢了。”

  霍乔看了眼简隋英,淡淡的开口,“别送人头。”说完还不自觉的笑了笑。

  “哦。”原来是怕自己送人头。

  但是简隋英和霍乔就这么奇迹般的和好了,两人关系也因此变好了,从前是跟邵群形影不离现在也是,只不过加了一个霍乔,只不过简隋英对霍乔心思仍然不单纯。

  简隋英开始变着法的对霍乔示好,邵群见了都没眼看,他总觉得他就是个明亮的电灯泡。

  简隋英也经常问霍乔要不要与他交往,然而霍乔每次的回答都拒绝,简隋英也仿佛习惯了他的回答,但是他还是会时不时的问霍乔。

  这样的相处模式一直持续到高考完,简隋英和邵群报了同一所学校,他们本来想三个人选择同一个,但是霍乔告诉简隋英和邵群他要去读省外军校。简隋英因此发了好大的脾气,其实他知道霍乔肯定会选择军校,但是他还是有点不习惯。不在同一个学校就代表见面时间会大大减少,而且以后霍乔一定回去部队,就更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到了走的那天,三人最后一次聚了聚。简隋英喝了很多酒,拉着霍乔聊了很多,甚至拉着霍乔的衣领亲了过去,和以前不一样的是,这次霍乔没有闪躲。

  临走时,简隋英拉着霍乔问他:“霍乔,愿不愿意跟我交往?”只要霍乔答应,他愿意利用一切可用时间去找他,不在一个学校也没关系。

  霍乔身形顿了顿,没有很快回答他,他承认他有些犹豫了,“还不行。”

  简隋英仿佛已经猜到了是这样的答案,只是放开了霍乔的手,勉强笑了笑了,“知道了。”

  从那以后两人就不怎么见面了,进了部队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霍乔想到这儿很后悔,他恨不得穿越回过去,告诉简隋英他愿意。可惜现在说这些,什么都晚了。

  他最近一次和简隋英联系,是简隋英给他打电话说白新羽会进部队,托他侄子照顾照顾。这么多年了,他和简隋英之间好像什么都变了,他从简隋英的语气里,再也听不出高中时的那种感觉了,字句间充满了客气。

  霍乔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这样不是自己所希望的吗?不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吗?为什么最后走出不来的是他自己。

  霍乔第一次在部队见到白新羽的时候,还挺怀念的,怀念以前,怀念以前的人。

  他和白新羽聊了很多,字里行间都是打探简隋英的消息,聊简隋英这些年做了什么,身边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在听到他哥在追一个叫李玉的小子的时候,手里的酒杯直接碎在了地上。

  是啊,简隋英不会一直等他,更何况自己从来没有在这方面给过简隋英好脸色。他突然很想回京城,想去看看简隋英,想增加自己的存在感,想告诉他,他愿意。可是他知道,自己没可能了。

  白新羽退伍一段时间后,俞风城也跟着回去了。说真的,他挺羡慕他侄子的,可以在能挽回的时候清楚自己的心。

  再次知道简隋英的消息,是白新羽来看部队的时候,白新羽说他这次来是有任务的。霍乔笑着问是什么,但是当白新羽拿出来的时候,他高兴不起来了。

  那是一份请帖,简隋英要结婚了,跟那个叫李玉的男人。霍乔努力的想扯出一个微笑,但是他根本笑不出来,他彻底没机会了。

  简隋英的婚礼他去了,这是他时隔多年第一次见到简隋英,比高中的时候成熟许多,也更加有魅力了。他穿着一身的白色西装,西装外套的口袋里还插了束玫瑰,很适合他。

  简隋英似乎也注意到了他,跟他笑了笑。他也举起酒杯跟简隋英示意,算是打了个招呼。

  邵群也注意到了霍乔,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与霍乔碰了个杯,“兄弟,好久不见。”

  霍乔抿了抿嘴,笑着说道:“好久不见。”

  “嘿,你说说这英子,好好的京城猛一却为爱做零,这李玉也算有点本事。他俩还挺配,是不是?”

  “嗯。”霍乔心里微微泛着苦涩,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

  简隋英那边宣誓完毕后,两人走下了台。朝着邵群和霍乔的方向过来,“小群子、霍乔。”

  随后向李玉介绍道:“你邵哥你也认识了,就不介绍了。旁边这位呢是霍乔,你叫他霍哥就好,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

  听到霍乔的名字,李玉起了小心思,他记得之前听说简哥之前追过霍乔。想到这儿,不由自主的离简隋英又近了几分,并伸手简隋英环住了腰。

  李玉的小动作被霍乔看在眼里,他知道,这是在宣誓主权,看来对他和简隋英之间的事有所了解。

  “新婚快乐,英子。”

  “新婚快乐,隋英。”

  邵群和霍乔送上祝福,随后霍乔对着李玉笑了笑,“好好照顾隋英。”

  “不劳烦霍哥费心,我会的。”李玉看着霍乔的眼神充满了警惕。

  霍乔想,如果过去哪怕一次答应过简隋英,他是不是现在就不会觉得遗憾。

  可惜,没有如果。

喜欢月亮

【李简】网课社死现场

话接上回,李简解决完网课问题以后,继续甜甜蜜蜜不可描述的小情侣生活。


简隋英一直不能理解,两人在一起那么久,为什么在那方面就没有倦怠期。一起干事情是他们两解决任何问题的方法,比如吵架了,一起干事情。累了,一起干事情。没啥事那更要干事情。


用一种动物来形容李玉的话,简隋英一定会咬牙切齿的说他像泰迪。


这个时候李玉就会眼巴巴地看着他,虽然他不说什么,但他的眼睛里摆明了写着“隋英你骗人,你明明也很舒服,有好几次还是你邀请我一起工作的”。


简隋英狠的牙痒痒,疫情在家没什么事情,两人也懒得做什么运动,他又不忍心拒绝眼里带泪的心肝宝贝......

话接上回,李简解决完网课问题以后,继续甜甜蜜蜜不可描述的小情侣生活。

 

简隋英一直不能理解,两人在一起那么久,为什么在那方面就没有倦怠期。一起干事情是他们两解决任何问题的方法,比如吵架了,一起干事情。累了,一起干事情。没啥事那更要干事情。

 

用一种动物来形容李玉的话,简隋英一定会咬牙切齿的说他像泰迪。

 

这个时候李玉就会眼巴巴地看着他,虽然他不说什么,但他的眼睛里摆明了写着“隋英你骗人,你明明也很舒服,有好几次还是你邀请我一起工作的”。

 

简隋英狠的牙痒痒,疫情在家没什么事情,两人也懒得做什么运动,他又不忍心拒绝眼里带泪的心肝宝贝小玉玉,只好舍身爱美人。

 

有时候干事情太累了,他想让李玉休息一下,可是后者不知疲倦,非常努力,汗顺着他的脸颊落到了简隋英身上,一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你要是再说我就继续努力工作的样子。

 

简隋英气上心头,朦胧的感觉中狠狠咬了李玉一口。而李玉本人也似乎因为这个动作愣了几秒,下一秒却更加卖力,像打了xing fen 剂一样。

 

两人在汗水中沉沦,在家中留下了他们努力的痕迹。

 

第二天,李玉一大早就要上课,所以两人昨晚干脆就在书房干事情,免得第二天简隋英起不来,两人又要在家异地恋。

 

今天的课是李玉的专业课,教授要求开摄像头。李玉瞥了一眼在懒人沙发上睡觉的简隋英,确定无论发生什么意外都不会照到他后开了摄像头。

 

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因为刚起床洗漱的原因头发前稍湿,还在滴水,被李玉不耐烦的往上抹了一把,露出了饱满的额头。

 

他时不时写上几个字,然后眼神不自觉地往简隋英身上飘,见他不好好盖被子,一条腿伸出来,露出了大 腿 根的 牙 印。

 

李玉一瞬间有点心猿意马,下意识想去帮简隋英改好被子,结果屁股刚抬起来一半,他猛然想起来自己还在上课,并且还开了摄像头。

 

教授显然已经注意到他了,李玉成绩优异,长得乖巧,说话很有分寸,很讨他的喜欢。于是他停下长篇大论,笑眯眯地问:“李玉,你要上厕所吗?”

 

李玉笑笑,又安分的坐下说:“有点想上。”

 

教授稀奇道:“我平时看你休息时间也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十次问你要不要上厕所你九次都是拒绝,还有一次是在睡觉。今天起床太早没有时间上吗?”

 

李玉面不改色道:“嗯,起晚了。”

 

教授喝了口茶叶水,“你们年轻人晚上就喜欢熬夜,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熬夜有什么好的?早上起不来,黑眼圈加重......”

 

熬夜干什么?

 

简隋英啊。

 

李玉想起简隋英昨晚恶狠狠地喘着气说李玉,你,你给老子等着!潮红的脸蛋,生理眼泪流了一轮又一轮。

 

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同学们本来就没人听教授的念叨,下意识朝他念叨对象李玉看过去,发现他的脸上竟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同学们纷纷表示震惊,正要拿出手机在给好朋友们分享一下他们的校草,在教授问他晚上熬夜在干什么露出了笑容?!

 

多么曼 妙的一件事情啊。

 

教授终于念叨完,看了眼时间决定休息一下。同学们纷纷闭麦关摄像头,开始和朋友同学分析这件趣事。

 

有表示震惊的,有想要看照片的,有觉得李玉熬夜有可能是打游戏啊你们思想好脏啊的。

 

他们讨论的主人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猜测之中。

 

刚刚李玉和教授说了几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他很有辨析度的声音成功把简隋英从梦境中叫起来。

 

简隋英懵懵的坐起来,还不忘拿被子遮住自己的上 半 身,整个人还处于游离状态。

 

李玉走过去亲了他一口道早安,简隋英虽然脑子是懵的,但还是下意识想要勾住他的脖子回应。

 

动作太 猛,腰部传来一阵酸 痛,简隋英“嘶”了一声,松开了手。

 

李玉熟练地把手伸进被子里给他揉腰,一边顺带好生哄着。

 

简隋英身体上虽然十分受用,但还是阻止不了他对李玉昨晚不爱惜身体熬夜干事情的愤怒,嘴巴上喋喋不休。

 

李玉应着,在他表达今晚我来干事情吧你别忙活了的体谅心情后,亲了一口他的额头,说桌子上有早餐。

 

简隋英假装不知道他扯开话题,拿过衣服就往自己身上套。突然想起来什么,问他:“你下课了?”

 

李玉摇摇头。

 

这时李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疯狂响起来,他不得不离开简隋英两米去接电话,眼睛还停留在简隋英身上。

 

“兄弟,你看没看班群消息?”对面传来了一个明显带着笑意的声音,是他在学校里的好朋友,还和他和简隋英一起吃过饭。

 

“没有,我消息一直都是免打扰。有事吗?”李玉有点不解他声音中的戏谑。

 

好朋友忍不住笑出来:“不过已经撤回了,但是兄弟,你早晨洗漱的时候有没有照镜子?你今天穿的衣服领子还这么低,不会是故意的吧?”

 

李玉头上冒出三个问号,对上简隋英迷惑的眼神,“啊”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简哥,”李玉眼神略显无辜,“你怎么不告诉我我的脖子上有 吻 痕?”

 

简隋英愣了两秒,然后诧异地问:“你平时不一直这样?除了我还有谁看?”

 

李玉缓慢的眨了两下眼,“今天专业课,要开摄像头。”

 

“我操?”简隋英瞪大了眼睛,“那你昨晚怎么不说?”


“我忘了。”李玉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不过也没关系,教授没看见。”

 

简隋英走过去在电脑面前探了探头,指着上面并没有关摄像头的教授说:“这个秃子就是你教授?”

 

李玉搂住他的腰:“嗯,是他。”

 

简隋英很响亮的亲了李玉一口:“他没看见不就好了,早知道哥给你多弄几个,好让你们同学都离你远点,我们小玉玉长这么带 劲。”

 

李玉笑笑,两人正准备深情一 吻,电话又响起来。

 

李玉看了眼备注,还是刚才的兄弟,正在犹豫接不接,简隋英眼疾手快的接了。

 

“我刚还没说完你就给我挂了!!”兄弟气的直哼哼,“李玉,你没关麦!!”

 

 


我都开始替小情侣尴尬了......

微博同名噢各位

谢谢大家的喜欢!

山山
简哥:我的心肝宝贝儿小玉玉~...

简哥:我的心肝宝贝儿小玉玉~

看玉玉打盹的眼神里都是爱呜呜呜

简哥:我的心肝宝贝儿小玉玉~

看玉玉打盹的眼神里都是爱呜呜呜

幺幺柠

李简末世之恋(十七)完结篇

两人第二天带了些东西去了小宇宿舍,小宇开了门,他还叫不出口爸爸妈妈这两个称呼,只是让两个人进来,没有说什么

简隋英看着小宇,又看了看李玉,觉得气氛好像有点尴尬

李玉“我们给你买了很多东西”

小宇:“你们俩……谁是生我的那个”

简隋英清了清嗓子“我…”

小宇挑眉看着简隋英,他本来以为自己是李玉生的

小宇:“爸爸……爹爹”

简隋英笑着摸了摸小宇的头“诶,爹爹在”

小宇开心的看着两人:“别人都没有爸爸爹爹的,只有我有”

李玉:“你要保守秘密,知道吗,如果……”

小宇:“我知道,如果泄露了,灯塔会洗掉我们的记忆,因为感情是没用的东西,你们是做什么的呀”

“我们是在前线杀变异体的”......

两人第二天带了些东西去了小宇宿舍,小宇开了门,他还叫不出口爸爸妈妈这两个称呼,只是让两个人进来,没有说什么

简隋英看着小宇,又看了看李玉,觉得气氛好像有点尴尬

李玉“我们给你买了很多东西”

小宇:“你们俩……谁是生我的那个”

简隋英清了清嗓子“我…”

小宇挑眉看着简隋英,他本来以为自己是李玉生的

小宇:“爸爸……爹爹”

简隋英笑着摸了摸小宇的头“诶,爹爹在”

小宇开心的看着两人:“别人都没有爸爸爹爹的,只有我有”

李玉:“你要保守秘密,知道吗,如果……”

小宇:“我知道,如果泄露了,灯塔会洗掉我们的记忆,因为感情是没用的东西,你们是做什么的呀”

“我们是在前线杀变异体的”

小宇:“哇,好厉害,我也想上前线,多威风啊”

“我倒是希望你别上前线,太危险了”

小宇:“可是你们两个不是好好的嘛”

“我们两个…”简隋英顿了顿,叹了口气,看着李玉

李玉:“我们决定走关系让你以后去后勤部”

小宇:“啊——?!我不要!凭什么,我怎么就不能去前线了,我想要去前线,我想要去”

“不行,当初你爸要去我没拦着结果…”简隋英看了一眼李玉“现在你要去我必须拦着”

李玉毫不避讳“”结果我在战场上死了,你爹好不容易才把我种出来的”

简隋英咬了咬牙看着小宇“我不可能再种一个你,所以你不准去”

小宇看着简隋英和李玉,感觉自己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

在感情是禁忌的末世,出现了一个幸福的一家三口

(完结撒花)

老君

妈,我也想吃一个不糊的

李玉和简隋英被李母要求一个月必须在家待上两周

“简哥,好了吗?妈在催了”

“好了好了”简隋英飞快跑下楼扑进他家小李子的怀抱“走吧”

李玉那他打横抱起来,掐了一下他的屁股“又不穿鞋”

“嘻嘻,小李子最疼哥了”

“真拿你没办法”

车上简隋英检查自己买的礼品有没有少拿“小李子,你说咱是不是买少了?”

“简哥,不少了,再说了咱爸妈也吃不了那么多”

简隋英嘟着嘴嘟囔一句抱着抱枕进入梦乡

“简哥,到了”

简隋英迷迷糊糊的下了车,感受到车外面的冷风一瞬间精神起来了“穿上衣服”

“隋英啊!”李母跑过来拽住简隋英的手把他往屋里带“你看看你,小手冰凉是不是李玉欺负你了?”

“妈没有,妈您做......

李玉和简隋英被李母要求一个月必须在家待上两周

“简哥,好了吗?妈在催了”

“好了好了”简隋英飞快跑下楼扑进他家小李子的怀抱“走吧”

李玉那他打横抱起来,掐了一下他的屁股“又不穿鞋”

“嘻嘻,小李子最疼哥了”

“真拿你没办法”

车上简隋英检查自己买的礼品有没有少拿“小李子,你说咱是不是买少了?”

“简哥,不少了,再说了咱爸妈也吃不了那么多”

简隋英嘟着嘴嘟囔一句抱着抱枕进入梦乡

“简哥,到了”

简隋英迷迷糊糊的下了车,感受到车外面的冷风一瞬间精神起来了“穿上衣服”

“隋英啊!”李母跑过来拽住简隋英的手把他往屋里带“你看看你,小手冰凉是不是李玉欺负你了?”

“妈没有,妈您做了什么好吃的?”

李母拍了一下大腿“你要是不说妈妈都快忘了,妈煲了汤一会儿再给你们煎两个鸡蛋”

“妈煲的汤最好喝了”

“小嘴甜的”

“哟!隋英来了”李澜抖了抖报纸折好放在沙发上

“来陪我玩两局”

“你看看你,隋英每次来都不让人家歇着”

“没事妈,我也挺愿意和爸玩的”

李玉一个人东一趟西一趟总算是把礼品搬了进来又被李母叫去厨房帮忙

“隋英喝汤”

“李玉,给隋英夹煎蛋啊!”

简隋英咬了口煎蛋,味道有点不对“妈,蛋好像煎糊了”

李母放下筷子“怪我,火候大了,我在去重新煎一个这个就不要吃了”

李玉见状也跟着说了一嘴“妈,我也想吃个不糊的”

“你爱吃不吃!”李母吐沐星子全喷在李玉脸上

简隋英吓了一跳手上的汤勺都掉了,李玉见局势对自己不利埋头扒拉着饭碗

“隋英等着妈,妈再去给你煎一个不糊的,这个就别吃了给李玉吧!”

“李玉!”

“简哥这个给我吃吧!你不能吃这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