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箐薛

11772浏览    128参与
鸽王十五♪

礼物。

520的小短打


ooc致歉,原著归墨香


与原作无关。


       “喂,小瞎……呸,阿箐,这个给你,礼物…随手拿来的……不行不行…好傻的感觉。”


         薛洋像个傻子一样地拿一支簪子对着空气正排练着什么,脸上红晕和他本人完全不符的。他手中的簪子似乎是专心挑选过的(?,虽然不是那种金的,是纯木制成的,与晓星尘之前送给阿箐的不太一样,但是簪子的细节十分好看,上头雕刻了一些小花,十分灵动。...


520的小短打


ooc致歉,原著归墨香


与原作无关。




       “喂,小瞎……呸,阿箐,这个给你,礼物…随手拿来的……不行不行…好傻的感觉。”


         薛洋像个傻子一样地拿一支簪子对着空气正排练着什么,脸上红晕和他本人完全不符的。他手中的簪子似乎是专心挑选过的(?,虽然不是那种金的,是纯木制成的,与晓星尘之前送给阿箐的不太一样,但是簪子的细节十分好看,上头雕刻了一些小花,十分灵动。


        “那……那个小瞎子,这个给你,不要问为什么,问也就是给你的……啊啊啊不行不行,干脆直接放她床边就好了!!”


        “嗳,坏东西,在这嘀嘀咕咕干什么呢?”


        “?!!”


       阿箐恰好进屋就看到薛洋在角落自言自语嘟囔着什么,刚开口问他的时候,薛洋似乎没想到阿箐会这么突然的进屋,支支吾吾的开口说:


     “不、不会敲门吗?小瞎子。”


     “诶!!我哪知道你在这里!!坏东西你手里拿着什么呢?”


       “啊…给你的……。”


      “给我?”


       阿箐不怎么肯信的上下打量着薛洋,薛洋似乎被她这么一看有些不自在了,十分快速的将簪子放在阿箐手里后跑了出去。阿箐显然有些茫然地看了下手中的簪子跟薛洋跑去的方向,握紧簪子追了上去。薛洋跑了一会就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下发现阿箐竟然追了上来了,他刚想跑就听到身后传来的怒吼声。


      “薛洋!!!你给老娘站在那!!!”


       薛洋定定的站在原地,阿箐跑到他跟前时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滴到了地上。薛洋见状轻轻帮她擦了擦汗水,等到阿箐休息好了,抬起头看着薛洋,将手里的簪子递给他。


      “帮我、帮我戴上。”


      “嗯,好。”


     “坏东西,你刚在那里自言自语好蠢噢——”


     “你、你都听到了!!?”


     “当然啦,说的那么大声。”


      “咳咳……那什么,你喜欢这个吗?”


       “唔……你猜?”


       “不猜。”


        “不猜算了。”


       

得意洋洋

【箐薛】意乱情迷

不喜勿入,人物严重崩塌

狗血剧情,慎入!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薛洋一如既往同阿箐吵架,吵来吵去也无非就是关于晓星尘的事。

   薛洋随手从桌上拿了个苹果,拿袖口擦了擦。抽出腰间的匕首,左右两下就削成兔子模样。拿了一块塞住阿箐喋喋不休的嘴,剩下的则是遗弃在一旁的桌子上。

   雪白的果肉在空气中慢慢氧化,变得微微发黄。

   刚被塞了一嘴苹果的阿箐有些恼火,来不及吃下吐在了地上。不禁破口大骂道:"坏东西你干嘛呢。"...


不喜勿入,人物严重崩塌

狗血剧情,慎入!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薛洋一如既往同阿箐吵架,吵来吵去也无非就是关于晓星尘的事。

   薛洋随手从桌上拿了个苹果,拿袖口擦了擦。抽出腰间的匕首,左右两下就削成兔子模样。拿了一块塞住阿箐喋喋不休的嘴,剩下的则是遗弃在一旁的桌子上。

   雪白的果肉在空气中慢慢氧化,变得微微发黄。

   刚被塞了一嘴苹果的阿箐有些恼火,来不及吃下吐在了地上。不禁破口大骂道:"坏东西你干嘛呢。"

   薛洋看着阿箐恼羞成怒的样子,不禁心情不好"小瞎子你话太多了,让你闭嘴,不懂?"

   "坏东西你…你…小心我去告诉道长你欺负我!"

   "你敢!"

   "我怎么就不敢了,我还让道长多给一颗糖,你!没!有!"

   "哈哈哈哈哈。"阿箐还没得意多久,身体就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面红耳热。

    薛洋看着阿箐的脸越来越红,喘息越来越重。薛洋心头疑惑,有些不解,却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在阿箐红得滴血的耳朵旁,调笑着说:"小瞎子你是不是分化了?"

   阿箐的表情十分怪异,她有点害怕自己分化成坤泽。具她所知,虽然坏东西没说过他是坤泽,中庸还是乾元,但是看坏东西那副样子,怎么也不应该是坤泽。

   空气里冒出了一股甜丝丝的气息,好像之前坏东西给她的糖一样。不自觉地看了一眼薛洋,薛洋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不正常。

   过了好一会儿,空气里出现了另外一种味道,是清新的薄荷味。阿箐也分化完毕了,而那甜丝丝的味道却越来越浓。这小破屋子平时也就她,坏东西,道长三个人,而道长走了,这里就她和坏东西在这里。所以,那股甜丝丝的味道……

      心里有了一个结论,但还是想要验证一下是否和心里想的一样。阿箐放大了自己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朝薛洋走过走。

      越走越近,那股味道也越来越浓烈,空气里弥漫甜腻腻的气息与清新的薄荷味。

      阿箐把薛洋推倒在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薛洋一下子清醒起来。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阿箐,薛洋恼羞成怒的把阿箐推开,破口大骂道:"小瞎子你发什么疯!"

   听见薛洋恼羞成怒的声音,阿箐没说话,只是加大了自己身上信息素的释放,看着颤抖的身躯,不禁露出了一抹奇怪的微笑🌝    

鸽王十五♪

打闹。(2)

ooc归我,人物归墨香

文笔不好,与原著剧情不符


       接上文。


              阿箐终于是烦了,用力拍走薛洋的手,起身重新拿起地上的竹竿就走出去外面散心。一路上,阿箐从没发现身后有人一直跟着她。


        “坏东西,你以为老娘好欺负是吧!每天除了拿我糖就是唬...

ooc归我,人物归墨香

文笔不好,与原著剧情不符



       接上文。


              阿箐终于是烦了,用力拍走薛洋的手,起身重新拿起地上的竹竿就走出去外面散心。一路上,阿箐从没发现身后有人一直跟着她。


        “坏东西,你以为老娘好欺负是吧!每天除了拿我糖就是唬我,那么大个人还欺负我,哼!不知羞!哼!”


        走到一棵树下,阿箐一边破口大骂着,一边用力拿着手中竹竿不断朝着树干打去,打得树上的叶子哗哗的掉下来,有几片虚弱地躺在阿箐头上。站在不远处的人看着只得忍住不笑出声,不让阿箐发现他从阿箐出门就一直跟在他身后。


        欺负你好玩啊…哈哈哈

    

         薛洋心想,看见一旁在地上慢慢挪动的毛毛虫,看了眼阿箐又看了看毛毛虫。心中又有什么歪主意,嘴角不禁上扬。拿着一根小树枝把毛毛虫挑起来,放轻脚步,慢慢靠近还在打树的阿箐,轻轻把毛毛虫放到阿箐肩膀上后,快速跑回去了。


       “呼——舒服多了。”


     阿箐轻擦额头上的汗珠,长呼一口气。也不知道刚才薛洋放在她肩膀上的东西,一蹦一跳的回去了。

    

      “哟?小瞎子回来了?”


      “你才是小瞎子!你全家都是小瞎子!”


       “嘿呀~小瞎子,你肩膀上怎么有东西在动啊?”


         薛洋明知故问的说着,阿箐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指尖传来奇怪的触感,扭头一看,心中一惊忍不住大声叫着:


        “啊啊啊——!!毛毛虫!!坏东西,是你搞的鬼吧!”


      “没啊哈哈哈哈哈、你头上还有好多树叶呢。”


      薛洋笑着指着阿箐头上那几片树叶说着,也不帮阿箐弄走肩膀上的虫子,一个劲儿的在那里笑着,虎牙都露了出来(?)。阿箐拍掉头上的树叶和肩膀上的毛毛虫后,眼泪在阿箐眼眶打转但是却流不出来,阿箐粗略地擦掉眼泪。


      “哼!你等着!我要去告诉道长去!”


      “嗳嗳!错了错了,小瞎…好阿箐,别去告诉道长好不好……”

   

       “老娘告诉你——晚了!哼!”


     阿箐气着大步朝着屋后走,晓星尘正在做饭,听见脚步声便停下手中的动作,只听着阿箐在一旁抱怨,无奈的笑了笑,说:


       “你们两个啊——我该怎么说才好啊。”


        “道长,他老是欺负我……”


         “嗳!道长你可别听她说啊,我可没有……”


         “坏东西你闭嘴!你明明就一直欺负我!”


         晓星尘无奈的边听着他们拌嘴,边继续手上的动作。而薛洋和阿箐两人从后厨转移阵地,回到前厅继续拌嘴,一个气得鼓着腮帮子,脸都红彤彤的,一个脸上笑容丝毫不减,看着眼前气得满脸通红的女孩子。直到晓星尘端着饭菜从后厨出来,他们两个人才停下来吃饭。在吃饭的时候阿箐边吃着饭边使劲戳着,快把碗给戳穿了,嘴里嘟囔着:


         “坏东西!老娘一筷子戳死你戳死你戳死你!!”


          “嗳,小瞎子,嘟囔什么呢?”


           “要你管!”


         


        


        


      

鸽王十五♪

打闹。(1)

ooc归我,人物归墨香。

文笔不好,轻点喷。

与原作剧情相反


   前言:


       说实在的,我没什么把握写下去。但是好喜欢薛洋和阿箐两个打闹吧,想写很久了。人物会随着文章看情况加。文笔不太好,别计较。tag什么的我也头一回弄,挂错了烦请告知,在这先说句谢谢。

  好了,正文开始。


     ——————————...


ooc归我,人物归墨香。

文笔不好,轻点喷。

与原作剧情相反



   前言:


       说实在的,我没什么把握写下去。但是好喜欢薛洋和阿箐两个打闹吧,想写很久了。人物会随着文章看情况加。文笔不太好,别计较。tag什么的我也头一回弄,挂错了烦请告知,在这先说句谢谢。

  好了,正文开始。

    

     ——————————


         


         “坏东西!!你是不是又偷拿我的糖吃!你自己不是有吗!!”

 

         清晨,本来十分安静的义城突然被这一声叫骂声给唤醒,这声音的主人手拿竹竿,鼓着腮帮子瞪着正坐在桌子上的一脸坏笑的看着她的男子。原因无他,就因为坐在桌上的男子起床偷拿别人的糖。别人不是谁,就是阿箐。而偷拿糖的男子呢。自然是薛洋喽。


       “就拿你一颗糖而已~你怎么就这么小气?我把我的给你好了。”


      薛洋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一颗糖,不由阿箐说什么就直接丢过去。好巧不巧,正中阿箐的额头,阿箐吃痛地捂住额头,举起竹竿就想打他,但总被薛洋躲开了,多次都打不到薛洋的阿箐气得直接破口大骂了起来,也不管道长买菜回来便听到阿箐正大声骂人。


     “怎么了,阿箐?”


       阿箐听到后,瞬间委屈得,丢下竹竿就跑到道长跟前抱住他哭,没错,哭了。边哭还不忘告状,可怜兮兮的说着:


      “道长…呜呜呜,坏东西、又、又拿我的糖吃,刚刚……刚刚还不知道拿什么东西扔过来砸到我额头了呜呜呜……”


     “好了好了,阿箐乖,明日多给你一颗吧,不哭不哭。”


     “……”


      晓星尘听着阿箐一边哭一边说着,柔声安慰着阿箐。 而薛洋似乎不想做什么解释,就只是静静听着她在那里和道长告状,似乎看惯了这场面也无动于衷了。自顾自的走去捡起地上的糖,把表面的脏东西弄干净后,很快的把手中的糖塞到阿箐嘴里,阿箐看着他这一动作后,心中十分气愤,但又不能让道长知道她看得见只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坏东西,你哪来的糖?”


         “你猜啊~”

       

          “你!……哼,老娘不猜,你爱说不说。”


        阿箐离开晓星尘的怀抱直接回自己的床上坐着,腮帮子依旧是鼓鼓的,似乎还在生气。薛洋见状,走过去一个劲的揉着阿箐,无论阿箐怎么躲怎么闪,就是逃不出薛洋的虎爪(??我写了什么?),阿箐也只好任他揉,不敢再躲。


       没想到小瞎子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墨水

扭曲的四角恋

——

『不是他抛弃了你,而是他根本没要过你』

——

不是他们孽,而是他们根本没有缘

——

薛洋躺在晓星尘怀中“晓星尘,别抛弃我,好吗?”

晓星尘抬手,揉了揉人的头,“阿洋莫开玩笑了,我怎会抛弃你呢。”

薛洋抬眸,略带稚气的说到,“道长不许骗我哦。”

晓星尘勾了勾嘴角,“不骗。”

暗处,一位白瞳少女,紧紧盯着黑衣少年,面上平淡如镜,而眼底却闪过一丝失落,快到根本抓不住。

——

“道长,坏东西去哪了?”阿箐靠在门边,望向晓星尘

“出去买菜了,阿箐想找阿洋玩吗?”晓星尘戏谑道

阿箐脸上闪过一抹暇红,“道,道长莫要耍我了,我先去找坏东西了。”

少女慢慢的向外走去

晓星尘望...

——

『不是他抛弃了你,而是他根本没要过你』

——

不是他们孽,而是他们根本没有缘

——

薛洋躺在晓星尘怀中“晓星尘,别抛弃我,好吗?”

晓星尘抬手,揉了揉人的头,“阿洋莫开玩笑了,我怎会抛弃你呢。”

薛洋抬眸,略带稚气的说到,“道长不许骗我哦。”

晓星尘勾了勾嘴角,“不骗。”

暗处,一位白瞳少女,紧紧盯着黑衣少年,面上平淡如镜,而眼底却闪过一丝失落,快到根本抓不住。

——

“道长,坏东西去哪了?”阿箐靠在门边,望向晓星尘

“出去买菜了,阿箐想找阿洋玩吗?”晓星尘戏谑道

阿箐脸上闪过一抹暇红,“道,道长莫要耍我了,我先去找坏东西了。”

少女慢慢的向外走去

晓星尘望着少女离去的方向,脸上的笑意开始逐渐淡没

——

“少侠,饶命啊!”

“啊!谁来救救我!”

凄声一片

黑衣少年手握降灾,毫不留情

门外的少女步子一顿,从门缝望向其中,门里惨不忍睹,而她面上的冷漠却丝毫不差

——

待少年离去,少女进入门内,将未死透的人又补上了几竿道,“这些人,该死。”

随后手上的动作又顿了一下,“坏东西做事,也不做干净点……”

——

“道长,我回来了。”薛洋一脚将门踢开

“阿箐呢?她说她去找你了。”晓星尘望向薛洋,语气中满是溺宠

薛洋心中一慌,“小瞎子?没看见。”

薛洋扑向晓星尘怀中

晓星尘在人身上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

“子琛?”

“星尘,你可知在你身边的,是薛洋。”

晓星尘身子颤了颤

“不知。”

宋岚一顿,紧紧的拥住晓星尘

“星尘,苦了你了。”

“道”

薛洋刚起床就从门缝中看见晓星尘背对门,被宋岚紧紧的抱着,他心中一疼,跑向后门

侍他离去,宋岚抬眸,看向薛洋刚刚站的地方,眼中既有失落,又有悲伤

——

薛洋一个人跪在河边,“他为什么抛弃我,他说过不会抛弃我的!”他痛彻心扉的大吼,眼前渐渐模糊,一滳透明的液体从他脸上滑过

薛洋哭了,自七岁后,这是他第一次哭

“坏东西别哭,你还有我。”阿箐从背后将薛洋抱住

薛洋身形一顿,“小,小瞎子……”

“我在。”

——


“坏东西,不是他抛弃了你,而是他根本没要过你”


——


END.

墨水

穿越之亲妈粉力宠洋3

谋人表示不想更文,快要挂了。

月考没考好,被我妈骂的狗血淋头。

明明进了前十已经很好了的。(小声逼逼)

还有既使洋被救了,我也绝不会写洋因为这些而变善良。

必竟我从头到尾喜欢的都是那个十恶不赦的薛洋。

如果他变了,那他便不是薛洋了,他有的也只是薛洋这代号罢了。

正文↓

雪用钱买了座别宛,没有佣人,因为他怕薛洋怕生

而洋刚来这的时候什么都不敢碰,话也不说,怕雪嫌他烦。

不过后来他和雪到是很好相处(主要是太顺着洋了) 雪打算教洋鬼道,必竟剧情是要走的。

不过雪不知道少了阿箐的草木篇要怎么接下去。

但那也是后一部分的事,以后在说。

洋学鬼道一点就通,雪干脆就让他...

谋人表示不想更文,快要挂了。

月考没考好,被我妈骂的狗血淋头。

明明进了前十已经很好了的。(小声逼逼)

还有既使洋被救了,我也绝不会写洋因为这些而变善良。

必竟我从头到尾喜欢的都是那个十恶不赦的薛洋。

如果他变了,那他便不是薛洋了,他有的也只是薛洋这代号罢了。

正文↓

雪用钱买了座别宛,没有佣人,因为他怕薛洋怕生

而洋刚来这的时候什么都不敢碰,话也不说,怕雪嫌他烦。

不过后来他和雪到是很好相处(主要是太顺着洋了) 雪打算教洋鬼道,必竟剧情是要走的。

不过雪不知道少了阿箐的草木篇要怎么接下去。

但那也是后一部分的事,以后在说。




洋学鬼道一点就通,雪干脆就让他自学好了,必竟自己还要花时间去找降灾。



降灾这次与原来出现的地点,时间不一,竟是在乱葬岗那找到的。


"洋,看,这叫降灾"
"降,灾?"
"嗯"
"想要吗~"
"想,想要"
"那亲一个~"雪用食指尖碰了碰自己的右脸。 "嗯,好,好吧"洋红着脸, 蜻蜓点水的用嘴唇碰了一下雪的睑,拿着降灾转身就跑。
雪看着洋的背影,微笑渐渐淡了下来。











"洋,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





短小的一批,灵感全无,实在码不出来,,,

俺太弱了

当各受闹分手【多cp】

本作者作业没写完,为我烧香吧

1.追仪
蓝景仪:思追,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
蓝思追一脸懵逼:景仪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说要分手?
蓝景仪:……那蓝老头似乎不让我们谈恋爱……
蓝思追:叔父?他一个单身懂什么?
蓝景仪:……有道理……
蓝气人:劳资……都听到了……
思追/景仪:……
被罚抄家规的俩人……

2.晓薛
薛洋小声bb:……我不敢……
我:啊哈,没事
薛洋:……道长……
晓星尘:阿洋怎么了?
薛洋:……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我:【扶额】算了你们看着办【溜】
薛洋:……道长我们分手吧……
晓星尘:好好的为什么分手?
晓星尘内心:媳妇儿是不是要跟别人跑了……
薛洋:……分不分
晓星尘:可能吗?
薛洋:……【懵逼】我刚才干嘛了……...

本作者作业没写完,为我烧香吧

1.追仪
蓝景仪:思追,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
蓝思追一脸懵逼:景仪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说要分手?
蓝景仪:……那蓝老头似乎不让我们谈恋爱……
蓝思追:叔父?他一个单身懂什么?
蓝景仪:……有道理……
蓝气人:劳资……都听到了……
思追/景仪:……
被罚抄家规的俩人……

2.晓薛
薛洋小声bb:……我不敢……
我:啊哈,没事
薛洋:……道长……
晓星尘:阿洋怎么了?
薛洋:……我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我:【扶额】算了你们看着办【溜】
薛洋:……道长我们分手吧……
晓星尘:好好的为什么分手?
晓星尘内心:媳妇儿是不是要跟别人跑了……
薛洋:……分不分
晓星尘:可能吗?
薛洋:……【懵逼】我刚才干嘛了……
我:你脱口而出要分手啊哈哈哈哈
薛洋:……死了……
晓星尘把薛洋推到床上,压上去:阿洋,你刚才说什么?
薛洋:啊?我说什么了【装傻】
晓星尘:可是我都听到了
我:啊哈,我不在
薛洋:救我!
啊哈哈哈,和谐和谐

3.晓宋
我:不要问我这是什么鬼……
宋岚:……星尘……
晓星尘:子琛,有事吗?
宋岚:……作者帮我说……
我:啊哈?好吧,是这样的:子琛要和你分手……
宋岚点头。
我:溜了白白。
子琛/星尘:……
晓星尘:子琛你不爱我了……
宋岚:……不是……
晓星尘:那就不要分手【拖着宋岚往卧室里走】
宋岚:……星尘我错了……
我:啊哈哈哈,宋洁癖自求多福
宋岚:……这是个假作者?……
我:不我是真的
啊哈哈哈,宋洁癖,呸,宋岚腰啊,哈哈哈哈

4.箐薛
薛洋:小瞎子,我们分手吧
阿箐:为什么?
薛洋:你觉得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娇小瘦弱的女生压在身下是什么感受?【强颜欢笑】
阿箐:哈,是你自己受,为什么说我?
薛洋:……老子受?!劳资是攻!大男人怎么可能是受!?
阿箐:你是个典型的例子
薛洋:我艹!
阿箐:艹谁?
薛洋:你!
阿箐:……你等着……
啊哈哈,不要腰的薛洋

5.涉薛
薛洋:苏涉我们分手
苏涉:为什么?
薛洋:我不喜欢你
苏涉:你喜欢谁,我去砍了他
薛洋:……反正不是你
苏涉:哦?是吗?
薛洋内心:为什么觉得腰凉凉的
薛洋:嗯,是
苏涉二话不说把薛洋拖进卧室
第二天,某位穿增高垫的矮子表示:我家成美不在了一天……

6.忘涉
苏涉:我也不敢
我:我帮你说
苏涉:……
我:含光君,苏涉要和你分手!
苏涉:靠……
蓝忘机:……
我:含光君问你是真的吗
苏涉点点头
含光君:……
我:懂懂懂,告辞
苏涉:什么意思?
我:含光君,下手轻点
蓝忘机:嗯
苏涉一脸懵逼地被上了

7.瑶薛
薛洋:小矮子,我们分手吧
金光瑶:成美怎么了?【微笑地盯着薛洋】
薛洋:【下意识扶住腰】我们……分手
金光瑶:成美……是不是没要够?
薛洋:不不不,不是……就是因为太……
我在旁边全程看戏
薛洋:……作者帮我……
我不理薛洋:敛芳尊,方便我在旁边看吗?
金光瑶摇头
我:唉,好吧,我溜了,你们继续
薛洋:诶,给我回来!小矮子,我错了,我不敢了,饶了我吧……停停停!痛!
作死成功的洋洋

8.羡澄
江澄:魏无羡,我们分手
魏无羡:为什么……QAQ媳妇儿~【可怜巴巴】
江澄:死给,师兄弟谈什么恋爱。
魏无羡抓住江澄的手:媳妇儿~你不要我了吗~呜呜呜……
远处:汪汪汪!
这是仙子
魏无羡马上挂在江澄身上:澄澄!!有有……有狗啊啊啊啊啊!!
从远处跑过来一条狗,江澄一看,是仙子,后面还跟着金凌。
金凌:仙子你给我回来!!你吓到舅妈了!!
江澄一听,耳朵红了。
魏无羡瞧见了,打趣道:哟,澄澄,你还是喜欢我的~
江澄:……滚!!
金凌抱着仙子跑回家,路上听到了自己舅舅的滚字,想:唉,舅妈为什么要作死呢……上不了床咯,还是我家宁宁好
然而……
江澄:魏无羡!你给我滚下去!
魏无羡:我不,有本事你反攻啊
江澄:你你你……滚!
啊哈,不要问我什么情况

9.凌宁
金凌把仙子抱回家,看见温宁坐在地上。
温宁被我逼的,才说要和金凌分手,正在想找个什么理由。
金凌:宁宁~你在干嘛啊?
温宁吓了一跳:金……金公子……我们分手吧……
金凌:为什么啊……宁宁你不要我了……【装可怜】你是不是嫌弃我……
温宁:不……不是的……我……刚才……刚才有个小姑娘……让我……我……
金凌马上懂了:我知道了,宁宁,你先等一会
…………分界线…………
我:呜呜呜……痛……
当然痛,拿紫电打的……我要死了,死了怎么码字……

10.温善
金光善:温若寒,我们分手
温若寒:怎么?
金光善:我没有龙阳之好
温若寒:那你和我分了之后去哪?
金光善笑了笑:青楼
温若寒:【强颜欢笑】去干嘛?
金光善:还能干嘛?去玩呗。
温若寒:……
金光善内心:……怎么办……我的天,为什么我要说分手……死了死了……又不能去青楼了
啊哈,黄鳝腰断了

11.曦澄
江澄:蓝曦臣我们分手吧
蓝曦臣:为什么?
江澄:……总感觉你在我身边……雅正都没了……
蓝曦臣:怕叔父让我抄家规?别忘了我是宗主。
江澄: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正是因为你是蓝宗主,我也是江家家主,怕我们在一起耽误了正事。
我:江宗主理由太六……
蓝曦臣:作者闭嘴
我:……
江澄:分不分?
蓝曦臣:去床上说
江澄:为什么?
蓝曦臣拖走了江澄
我:江宗主小心啊
传来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12.柳澄
江澄:柳清歌,我们……
江澄突然沉默
柳清歌:?
江澄:……为什么不敢说……
柳清歌:是不是欲求不满?
江澄:不是,我……
柳清歌:我们晚上大概十次,怎么会呢?
江澄脸羞得通红:柳……柳清歌!你你你……!死给!!
我:柳清歌加油
江澄:……柳清歌!
柳清歌继续说:如果是欲求不满的话,那阿澄你体力也太好了吧,如果我在下,我都受不了,只可惜我在上……
江澄:柳!清!歌!
柳清歌:哟,不提分手了?
江澄:……你怎么知道……
柳清歌:猜的,走,再去运动运动
江澄:救我!!
我:小心昂,不怪我

13.薛宋
我:这tm怎么写……
宋岚:我们分手
薛洋:嗯?为什么?
宋岚:没有为什么
薛洋:你是不是和江澄一样欲求不满啊?【笑眯眯】
宋岚:……不是……
薛洋:走吧
宋岚:???
薛洋:我们也去运动运动
宋岚刚要拒绝,却被薛洋扛到了卧室。
我:啧啧啧,老宋加油挣脱
薛洋:不要祝福他了
我:薛洋加油,把老宋搞得下不了床!
宋岚:【复杂】
薛洋:听作者的【笑】
宋岚:作者我要杀了你
我:不可能啊哈哈哈
宋洁癖没腰了

14.箐宋
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激不刺激?
宋岚:……
宋岚:阿箐我们分手
阿箐:为什么
宋岚低下头
阿箐抬起头
箐/岚:……
阿箐:哦~懂了,宋道长觉得被一个比你矮两个半头的小女孩反压被上不好意思是吧~
宋岚:正是此意
阿箐:可是你不可能在上,我也不可能让你和我分手的。
我:溜了溜了,宋洁癖,啊呸,老宋自求多福
宋岚:……
宋洁癖又不要腰了

啊哈,作业没写完还在这里码字,我有点奇葩
不喜勿喷

俺太弱了

当薛洋变小了

啊哈,拿到手机的我很兴奋。
120,我要120,看完了谁帮我。
我在某个群里被传染了,他们一直在笑……我也疯了……啊哈,我应该去神经病院……
……突然觉得我废话好多……

1.晓薛
床上,一大一小坐着,大眼瞪小眼。
许久,晓星尘迟疑了一下:阿……阿洋?
薛洋:道长你怎么这么高……
晓星尘:……是你变小了还是我高了你心里没点数吗……
薛洋:哈?
薛洋表示:我好懵逼是什么情况……
晓星尘看着薛洋一脸懵逼的坐在床上,表面毫无波澜。
晓星尘:……
晓星尘内心:啊啊啊啊啊!阿洋好可爱啊啊啊啊!救护车在哪啊啊啊啊啊!!
我:喂?120吗?这里有人失血过多,还是上次那个人,嗯对,一样的地址。
我:啊哈,你们继续,我不当电灯泡【溜了溜了...

啊哈,拿到手机的我很兴奋。
120,我要120,看完了谁帮我。
我在某个群里被传染了,他们一直在笑……我也疯了……啊哈,我应该去神经病院……
……突然觉得我废话好多……

1.晓薛
床上,一大一小坐着,大眼瞪小眼。
许久,晓星尘迟疑了一下:阿……阿洋?
薛洋:道长你怎么这么高……
晓星尘:……是你变小了还是我高了你心里没点数吗……
薛洋:哈?
薛洋表示:我好懵逼是什么情况……
晓星尘看着薛洋一脸懵逼的坐在床上,表面毫无波澜。
晓星尘:……
晓星尘内心:啊啊啊啊啊!阿洋好可爱啊啊啊啊!救护车在哪啊啊啊啊啊!!
我:喂?120吗?这里有人失血过多,还是上次那个人,嗯对,一样的地址。
我:啊哈,你们继续,我不当电灯泡【溜了溜了】
薛洋:道长你怎么了,为什么流鼻血了?
晓星尘:……阿洋我没事……我没事……
啊哈,晓薛依旧美好。

2.瑶薛
薛洋:……
金光瑶:……
敛芳尊起床发现了身边的小团子,仔细一看竟然是他家成美……薛洋醒后俩人沉默不语。
薛洋:小矮子,你是不是穿了增高垫?
金光瑶:……你看看现在谁更矮?
薛洋:……我%@/#β
金光瑶:小~矮~子~
薛洋拿起降灾:死矮子说谁呢?!
金光瑶:死矮子说你呢
薛洋:……哈哈哈哈
金光瑶:……艹,我忍
金光瑶内心:要不是看你小,我tm现在早就……
薛洋内心:哈哈哈哈哈哈死矮子,不能肏我了吧哈哈哈哈。
嗯,今天的瑶薛依旧“和谐”

3.羡薛
魏无羡早上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薛洋的小团子。
魏无羡内心:哎我去,这不会是小流氓的私生子吧,小流氓呢?
我:魏无羡,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他是薛洋啊傻逼。
魏无羡:……
薛洋醒了:我靠?!魏不要脸?!你你你……?!
魏无羡伸出手揪薛洋的脸。
魏无羡:小流氓你手感好好啊哈哈哈哈哈
薛洋:……滚!!
魏无羡继续揪。
薛洋:魏,不,要,脸!你还揪上瘾了是吧!!
哈哈哈哈,羡薛依旧……依旧……啥来着……
我:找不到形容词,略过。

4.宋薛
宋岚:……
薛洋:……
宋岚:……
薛洋:……
几个回合后
薛洋:我艹臭冰块,你不是不能长了吗,为什么这么高????
宋岚:你变小了
薛洋:……哦那好吧,臭冰块我的糖呢?
宋岚:……叫老公
薛洋:啊哈?老婆你在做梦??
宋岚:……糖……
薛洋:……老公~我错了~
宋岚:……糖在客厅
薛洋开心地跑到客厅吃糖
宋岚笑了……笑了……艾玛我去!宋洁癖笑了!!
宋岚:……滚
啊哈哈哈,还是这对和谐,宋洁癖哈哈哈哈

5.箐薛
阿箐:哎我草???薛洋你这个……变小了还比我高?!
薛洋:【骄傲】啊哈哈哈哈
阿箐:只比我高几厘米而已,得意个毛,别忘了谁把谁上了。
薛洋:……哎我靠,小瞎子,找死吗!?
阿箐:我不是瞎子,还有,你本来就是个受。
薛洋:啊哈,可能不?!今天晚上试试,老子才是攻,你个受,我怎么可能被女的上了?!
阿箐:一切皆有可能,今天晚上看看谁能笑吧。
晚上:
薛洋:诶诶诶,小瞎子我错了!!作者救我啊啊啊!
我:……哈?叫我干嘛?我又救不了你,活该
话说回来,阿箐因为薛洋变小了,薛洋力气也变小了,轻松多了

6.凌薛【这个没人看吧】
薛洋仰起头看金凌。
平常……是金凌抬头看自己,现在是自己抬头看金凌……
金凌:哈哈哈哈好矮啊
薛洋微笑地看着金凌:信不信我今天晚上让你下不了床
金凌:哈哈哈,当然不信,别忘了以前是谁把谁艹哭了还下不了床
薛洋:我艹你妈的,金凌你个混蛋,为什么你比我小比我矮却是攻……
金凌:因为我有攻的气质,还有,你说艹我妈?
江厌离:……什么鬼?
金子轩:……金凌把薛洋上了!!
薛洋:……啊哈????我什么都没说……
金凌:好的爹
薛洋:我艹!
这对也挺“和谐”

7.散薛
……这对太和谐……突然不想写……
抱山:阿洋你好可爱啊!叫声老公听听?
薛洋:……唔,老公~
抱山:阿洋乖~
抱山:救我……鼻血止不住……
门下弟子立马拖着抱山散人去找医生止血。
医生:这鼻血……是恋爱的味道……

啊哈,多了三对,应该没事吧

五十度藏青

【整理】《北平纪事》txt

魔道半退坑,清理一下LOFTER上的同人文,整合成txt留着,不然一直占着空间不舒服。

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更下去,主要是我更文太慢了,热度硬生生被我耗到了只剩十几,也没什么脑洞了,更起来很痛苦,还有就是贴吧上的那个号登不上了,也懒得再开贴。

谢谢在我更文这段期间一直不离不弃的小伙伴们,你们的点赞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后会有期。

——千里

https://pan.baidu.com/s/1gQDOm4gStn1Fy92IHceiWg

提取密码:88et

魔道半退坑,清理一下LOFTER上的同人文,整合成txt留着,不然一直占着空间不舒服。

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更下去,主要是我更文太慢了,热度硬生生被我耗到了只剩十几,也没什么脑洞了,更起来很痛苦,还有就是贴吧上的那个号登不上了,也懒得再开贴。

谢谢在我更文这段期间一直不离不弃的小伙伴们,你们的点赞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后会有期。

——千里

https://pan.baidu.com/s/1gQDOm4gStn1Fy92IHceiWg

提取密码:88et

江浪

论一个(怪力)天乾如何有效阻止她的地坤随地掀摊。图二双道长路过,图三是我脑补

@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的箐A薛O梗可以说是非常好吃了!有没有朋友入股这对的!北极真的有点冷🤭

论一个(怪力)天乾如何有效阻止她的地坤随地掀摊。图二双道长路过,图三是我脑补

@挖坑熟练工跪求填土良心工 的箐A薛O梗可以说是非常好吃了!有没有朋友入股这对的!北极真的有点冷🤭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端午贺文 点梗汇总

晓薛    x6+4

1.#Kitay-苏格#
粽子洋//瞬间拐到盗墓千年古尸???

2.#雨笙#
冰山闷骚攻✘反派话痨攻

双鬼道x7

3.#美丽的神话#
双鬼道然后随便和谁三角四角都可以

4. #苏墨良#一个不要脸一个臭流氓/黑切白/
想看洋洋打游戏的途中突然wifi一个电话打来。然后洋洋不得不挂机陪wifi电话粥。内心把wifi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通。而这一切,都是wifi故意的哈哈哈。洋洋表面“行行行,哈哈哈,好好好”内心“魏无羡!!!我日你大爷的!!!再挂机老子特么要被举报了!!!平常话咋没那么多!!!”

澄薛x1

5.#傅...

端午贺文 点梗汇总

晓薛    x6+4

1.#Kitay-苏格#
粽子洋//瞬间拐到盗墓千年古尸???

2.#雨笙#
冰山闷骚攻✘反派话痨攻

双鬼道x7

3.#美丽的神话#
双鬼道然后随便和谁三角四角都可以

4. #苏墨良#一个不要脸一个臭流氓/黑切白/
想看洋洋打游戏的途中突然wifi一个电话打来。然后洋洋不得不挂机陪wifi电话粥。内心把wifi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通。而这一切,都是wifi故意的哈哈哈。洋洋表面“行行行,哈哈哈,好好好”内心“魏无羡!!!我日你大爷的!!!再挂机老子特么要被举报了!!!平常话咋没那么多!!!”

澄薛x1

5.#傅萱晴#
一次朋友聚会两人看对了眼,羡羡被澄澄抛弃,傲娇总裁的麻辣情人

以下没有点梗...
只能有灵感就上了

宋薛    x3+5 〔难为人妻〕
瑶薛    x8

晓宋薛x2

箐薛    x2
all薛    x1
宋晓薛x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