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管萤

114.7万浏览    4324参与
憨憨乐
小糖 自己领会 doge

小糖 自己领会 doge

小糖 自己领会 doge

小七saya

关于这两天tag的一点小建议

昨天萤萤批评了在b站直播间和评论区的乱刷cp的ky现象,昨晚包括今天中午我打开 tag第一页几乎都是姐妹们的担忧和生气之类的文字。


我想说

b站ky的人几乎不可能是tag里的姐妹

b站ky的人几乎不可能是tag里的姐妹

b站ky的人几乎不可能是tag里的姐妹


ky的那些人大多数是偶尔看过几次直播连牌子都没有的人,就是觉得管萤关系好,就在评论区直播间抖机灵发一些无脑ky言论,就很像上学时期乱传绯闻的那些同学,时间久了,萤生气很正常。


昨天的五十问,流萤最后特地加上问一些有关自己的问题,还是有那些没牌子的刷,流萤说的其实就是那些没眼力见的人。


大家不必带入圈...

昨天萤萤批评了在b站直播间和评论区的乱刷cp的ky现象,昨晚包括今天中午我打开 tag第一页几乎都是姐妹们的担忧和生气之类的文字。


我想说

b站ky的人几乎不可能是tag里的姐妹

b站ky的人几乎不可能是tag里的姐妹

b站ky的人几乎不可能是tag里的姐妹


ky的那些人大多数是偶尔看过几次直播连牌子都没有的人,就是觉得管萤关系好,就在评论区直播间抖机灵发一些无脑ky言论,就很像上学时期乱传绯闻的那些同学,时间久了,萤生气很正常。


昨天的五十问,流萤最后特地加上问一些有关自己的问题,还是有那些没牌子的刷,流萤说的其实就是那些没眼力见的人。


大家不必带入圈子里可爱的姐妹们,然后产生一些不必要的担忧情绪,看到姐妹们心情不好,大家心情多多少少都会受影响,在一个帖子里留留言就好,没必要一人开一个帖子记录惹。


我觉得tag里99%的姐妹都知道圈地自萌,大家平时都很可爱,也很有才华。所以在这里发一些劝导的话,我觉得意义不大,ky的人大多数不混圈子,不看老福特。

如果在直播间评论区看到ky直接私信举报就好了。



今天的萤萤看到管管鸽了还发信息让他起来打游戏,只不过管管老鸽子人没来害hhh。两个人的感情不会因为憨批受到影响的,大家要做的就是安心磕糖。

这些话不针对具体的人,就是希望大家保持好心情❤️

☕999

发型互换


美图秀秀贴纸好酷啊x

发型互换


美图秀秀贴纸好酷啊x

涯

高亮

占tag致歉,我来开个麦。

昨天直播的事情能够算作一个警告。

其实磕cp完全没有问题,舞到正主面前就有问题了,那种表面没有刻意提及cp向相关,却夹带私货的更离谱。魔人团的兄弟们以前都表示过我们私底下磕cp就行了,不要在直播间和视频还有动态提到。

禁止舞到正主面前,禁止在直播间和视频还有动态提及cp向相关,禁止偷偷摸摸夹带私货。

我希望所有磕主播cp的人都能明白一件事。首先我们要学会圈地自萌,不要舞到正主面前,然后才是学会产粮和磕粮。

占tag致歉,我来开个麦。

昨天直播的事情能够算作一个警告。

其实磕cp完全没有问题,舞到正主面前就有问题了,那种表面没有刻意提及cp向相关,却夹带私货的更离谱。魔人团的兄弟们以前都表示过我们私底下磕cp就行了,不要在直播间和视频还有动态提到。

禁止舞到正主面前,禁止在直播间和视频还有动态提及cp向相关,禁止偷偷摸摸夹带私货。

我希望所有磕主播cp的人都能明白一件事。首先我们要学会圈地自萌,不要舞到正主面前,然后才是学会产粮和磕粮。

合鸟TV濮阳🍼

若非管萤太好磕

谁与nt共粉籍

nt粉们请不要再舞了

圈地自萌他不香吗


(抱歉占tag)

若非管萤太好磕

谁与nt共粉籍

nt粉们请不要再舞了

圈地自萌他不香吗


(抱歉占tag)

涯

[管萤]占有欲

*删改重发

*感谢喜欢,淡圈了,因为忙和不喜欢现在的圈子,希望所有人都能学会圈地自萌,不要舞到正主面前。

金丝雀叼着玫瑰花飞到窗台放下,盘踞在旁边的毒蛇张口露出獠牙——咬住了金丝雀脖颈。

瓦不管经常盯着流萤,无论那人在做些什么事情,瓦不管都会盯着对方,外人瞧他那模样便莫名有种古怪感觉,偏偏流萤好似没察觉那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对瓦不管的态度也跟以前一样,打打闹闹或腻腻歪歪。

偶尔粉丝找流萤索要签名和合照时,他总会笑着配合,瓦不管看他露出笑容便忍不住开口喊他,流萤转头和那人对视,由于心情颇好而温温柔柔地朝瓦不管轻笑出声反问。

“怎么啦?管男。”

这是我的、独属于我的。瓦不管深呼吸迫使...

*删改重发

*感谢喜欢,淡圈了,因为忙和不喜欢现在的圈子,希望所有人都能学会圈地自萌,不要舞到正主面前。

金丝雀叼着玫瑰花飞到窗台放下,盘踞在旁边的毒蛇张口露出獠牙——咬住了金丝雀脖颈。

瓦不管经常盯着流萤,无论那人在做些什么事情,瓦不管都会盯着对方,外人瞧他那模样便莫名有种古怪感觉,偏偏流萤好似没察觉那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对瓦不管的态度也跟以前一样,打打闹闹或腻腻歪歪。

偶尔粉丝找流萤索要签名和合照时,他总会笑着配合,瓦不管看他露出笑容便忍不住开口喊他,流萤转头和那人对视,由于心情颇好而温温柔柔地朝瓦不管轻笑出声反问。

“怎么啦?管男。”

这是我的、独属于我的。瓦不管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静,咧嘴笑着摆手告诉他没什么,只是随口喊喊而已,流萤虽然有些疑惑,却还是回过头去和粉丝闲聊几句,顺便给她们签名合影。

瓦不管看着他那样子,想起前段时间流萤说的话——你收敛收敛你的占有欲。好吧…他想着自己或许确实该收敛一些了,反正不论怎么样,流萤都是他的。

阿奈绝不鸽
占tap致歉,管萤圈前年暑假刚...

占tap致歉,管萤圈前年暑假刚入,lof记的文章大部分都是直播里的,看着圈子越来越大,我很开心,但圈越大事越多,总有些人磕着cp舞到正主面前(这件事已经不止一两回了),吃cp不要正主面前这是最基本的要求,管萤本来就是冷门cp,这样一弄大家谁都不好受,还有那些顶着管萤名字的人,跑到正主面前送礼物?你这是故意想让正主尴尬吗?你觉得让主播读出来自己很开心?我吐了,主播不喜欢还非要在弹幕里刷,故意抹黑,带节奏,真的是够ex的了,圈地自萌,四个字记在心里,我不想再看到他俩因为cp粉的事情发生些事情拜托,我只想他们两个能当朋友一直这样下去

占tap致歉,管萤圈前年暑假刚入,lof记的文章大部分都是直播里的,看着圈子越来越大,我很开心,但圈越大事越多,总有些人磕着cp舞到正主面前(这件事已经不止一两回了),吃cp不要正主面前这是最基本的要求,管萤本来就是冷门cp,这样一弄大家谁都不好受,还有那些顶着管萤名字的人,跑到正主面前送礼物?你这是故意想让正主尴尬吗?你觉得让主播读出来自己很开心?我吐了,主播不喜欢还非要在弹幕里刷,故意抹黑,带节奏,真的是够ex的了,圈地自萌,四个字记在心里,我不想再看到他俩因为cp粉的事情发生些事情拜托,我只想他们两个能当朋友一直这样下去

憨憨乐

emmm

今晚看管男直播

在播自己的鬼畜笑声视频吧 看到最后有小彩蛋 

其实不是搞cp的 也是管男的怪叫

可是管男大概因为搞cp有阴影了吧 直接跳过去不看 小声说了一句这一定是搞cp的(希望我没听错)

可见这事情 是真的有点严重了 😭

今晚看管男直播

在播自己的鬼畜笑声视频吧 看到最后有小彩蛋 

其实不是搞cp的 也是管男的怪叫

可是管男大概因为搞cp有阴影了吧 直接跳过去不看 小声说了一句这一定是搞cp的(希望我没听错)

可见这事情 是真的有点严重了 😭

REOL

新人请圈地自萌

如题,请所有进坑的小伙伴圈地自萌。

直播间也说过了,我觉得,你也不想被自己喜欢的主播禁言吧。

你喜欢cp可以,别去刷,主播不喜欢。

如果你在直播间刷还要跑到tag下面偏要搞事,搞那种没意义的无脑事情,不好意思,我们先骂为敬。

圈地自萌已经非常快乐,我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好偏要去刷,疯狂试探主播底线?

tag的太太的文满足不了你?那你不配进我们圈

如题,请理智刷粉,我磕管萤有一年了,是纯cp粉,但是我知道底线,就算有糖也是自己激动疯狂到呜呜呜爷青结从没在直播间刷过,刷很快乐?看他们吵架就很快乐?让主播讨厌cp粉也很快乐?要抹黑就请抹黑你自己吧。

如题,请所有进坑的小伙伴圈地自萌。

直播间也说过了,我觉得,你也不想被自己喜欢的主播禁言吧。

你喜欢cp可以,别去刷,主播不喜欢。

如果你在直播间刷还要跑到tag下面偏要搞事,搞那种没意义的无脑事情,不好意思,我们先骂为敬。

圈地自萌已经非常快乐,我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好偏要去刷,疯狂试探主播底线?

tag的太太的文满足不了你?那你不配进我们圈

如题,请理智刷粉,我磕管萤有一年了,是纯cp粉,但是我知道底线,就算有糖也是自己激动疯狂到呜呜呜爷青结从没在直播间刷过,刷很快乐?看他们吵架就很快乐?让主播讨厌cp粉也很快乐?要抹黑就请抹黑你自己吧。

Sierra

一些想说的话

管萤是休赛期里我爬的墙头,每天看两位双排游戏非常欢乐,也很幸运能在lofter这个tag下遇到很多喜欢他们的人。虽然看管萤的时间不长,但其实看到了挺多次在主播脸前说cp的情况了。


我觉得吧,喜欢他们应该不希望他们去厌恶你,管萤是真人cp,所以cp粉确实有很多要注意的地方。例如我看到的,管管古早视频里的新评论直接提管萤(大家应该知道管管经常看B站信息提醒之类的吧),B站账户名直接带管萤然后到直播间发言/送礼物,例如鸽鸽今天提到的,评论区很多cp向的问题,以后直播间提cp会直接禁言。


鸽鸽今天直播间说cp粉问题的片段我录屏了单独发在个人主页,没有打任何tag,想了解的伙伴可以看一下。我...

管萤是休赛期里我爬的墙头,每天看两位双排游戏非常欢乐,也很幸运能在lofter这个tag下遇到很多喜欢他们的人。虽然看管萤的时间不长,但其实看到了挺多次在主播脸前说cp的情况了。


我觉得吧,喜欢他们应该不希望他们去厌恶你,管萤是真人cp,所以cp粉确实有很多要注意的地方。例如我看到的,管管古早视频里的新评论直接提管萤(大家应该知道管管经常看B站信息提醒之类的吧),B站账户名直接带管萤然后到直播间发言/送礼物,例如鸽鸽今天提到的,评论区很多cp向的问题,以后直播间提cp会直接禁言。


鸽鸽今天直播间说cp粉问题的片段我录屏了单独发在个人主页,没有打任何tag,想了解的伙伴可以看一下。我觉得这不叫单纯的“刀”,而是你喜欢他们,应该去了解他们的底线在哪,这和日常交朋友是一样的,也是我觉得粉丝该做到的。


希望他们一直一直一直很好,不管是他们的友谊还是直播事业的发展


(如果我的语气像说教,我很抱歉,这不是我的本意…有任何不妥请指出。

管萤白月光

写第一条关于管萤的居然要打占tag致歉

5.25晚,算是刀了

哇我算是管萤cp的半个新粉(就是去年开始就在看两人直播但前段时间才慢慢入坑cp),众所周知前几个月管萤疯狂发糖,但是这几天我在两个人的直播间反复横跳发现两位都有在刻意避嫌了T_T,管管战术性闭麦不接萤萤的撒娇,也在直播的时候直说两个人不是连体婴儿所以不固定双排,流萤也直接删掉一些50问下一些cp问题。直到今天晚上两个人终于直接不双排了,流萤晚排时间去打冬日计划,管管和其他人双排了

虽然很扎心,但是姐妹们这段时间就先收敛收敛哇相信过了这段时间两个人又会上演“正主比文甜”的片段 万万不可因为粉丝乱舞伤害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啊::>_<::

5.25晚,算是刀了

哇我算是管萤cp的半个新粉(就是去年开始就在看两人直播但前段时间才慢慢入坑cp),众所周知前几个月管萤疯狂发糖,但是这几天我在两个人的直播间反复横跳发现两位都有在刻意避嫌了T_T,管管战术性闭麦不接萤萤的撒娇,也在直播的时候直说两个人不是连体婴儿所以不固定双排,流萤也直接删掉一些50问下一些cp问题。直到今天晚上两个人终于直接不双排了,流萤晚排时间去打冬日计划,管管和其他人双排了

虽然很扎心,但是姐妹们这段时间就先收敛收敛哇相信过了这段时间两个人又会上演“正主比文甜”的片段 万万不可因为粉丝乱舞伤害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啊::>_<::

憨憨乐

妈妈哭了

刚刚管男也说不要在正主面前舞cp了

刚刚有人问 管萤是每天固定双排的吗

管男就说 不一定 我们不是连体婴儿👶🏻

这虽然是刀 但是 那些zzcp粉能不能不要这样了

要是他们两个因为这个避嫌不双排了

我祝tmsl😡

刚刚管男也说不要在正主面前舞cp了

刚刚有人问 管萤是每天固定双排的吗

管男就说 不一定 我们不是连体婴儿👶🏻

这虽然是刀 但是 那些zzcp粉能不能不要这样了

要是他们两个因为这个避嫌不双排了

我祝tmsl😡

ccccc.

占tag致歉

圈地自萌,再说一遍,圈地自萌。

鸽鸽很讨厌在他直播间刷cp,之前也说过,希望大家磕cp的时候带点脑子,尤其是有牌子的粉丝,舞到正主面前真的睿智。

占tag致歉

圈地自萌,再说一遍,圈地自萌。

鸽鸽很讨厌在他直播间刷cp,之前也说过,希望大家磕cp的时候带点脑子,尤其是有牌子的粉丝,舞到正主面前真的睿智。

羸弱也是你父

糖(2ed

 没人发这个吗? 第一局,鸽鸽祭司,管男应该是闭麦了,鸽子秀邦邦,然后cue瓦不管:诶呦瓦不管怎么不夸夸我呢~这种撒娇的语气aaawsl

 没人发这个吗? 第一局,鸽鸽祭司,管男应该是闭麦了,鸽子秀邦邦,然后cue瓦不管:诶呦瓦不管怎么不夸夸我呢~这种撒娇的语气aaawsl

栗色

【管萤】写作诗

*心理医生管x抑郁作家萤

*有私设

医患pa,有轻生注意避雷!


“想把你写作诗,写下来的东西,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流萤说。


流萤躺在医院床上。

他还没睁眼就是一股熟悉的味儿,消毒水还是什么。即使流萤来过许多次,他却从来没有想要了解医院的意思。

接着就是有些闷热的白色床铺,他是单人病房吗……很安静。

颈处隐隐作痛。


为什么?流萤想了想,他好像昨天把自己吊在房子的天花板上了。

踢翻了椅子,一瞬间几近窒息。

这样就好了,流萤想。遗书在桌子上,给不看好自己的父母,给他的编辑也是挚友的老白。

再没其他人。

这样就好了。


可他现在在医院,是老白吗。...

*心理医生管x抑郁作家萤

*有私设

医患pa,有轻生注意避雷!



“想把你写作诗,写下来的东西,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流萤说。


流萤躺在医院床上。

他还没睁眼就是一股熟悉的味儿,消毒水还是什么。即使流萤来过许多次,他却从来没有想要了解医院的意思。

接着就是有些闷热的白色床铺,他是单人病房吗……很安静。

颈处隐隐作痛。


为什么?流萤想了想,他好像昨天把自己吊在房子的天花板上了。

踢翻了椅子,一瞬间几近窒息。

这样就好了,流萤想。遗书在桌子上,给不看好自己的父母,给他的编辑也是挚友的老白。

再没其他人。

这样就好了。


可他现在在医院,是老白吗。

都说了不要再管他了。一想到自己总是不能对得起别人的期望,他的心就痛。

流萤并不认为自己是多么优秀的人,为了报答老白对他的关心,他前一阵子常常熬夜写作。能买出销量,他也能够在老白面前抬得起头来,一直以来老白对他的照顾,他也能稍微心安地接受。

但一切怎会如他的愿。

抑郁症状卷土重来,他每天靠着药吊着命,看看账本上支出的药物费用,他一次次在深夜里哭。

房子隔音不太好,流萤也没换房子的能力,每每凌晨,他坐在床上垂着头,也不感觉有什么酸痛,他就静静的流着泪,眨巴几下眼睛,那珠子般的晶莹就顺着面部滚落下来。

流萤感觉自己愧疚……愧对所有人。


父母不把他这个大儿子放在心上,流萤能从他们眼睛里看出来。是对其无能的唾弃。

流萤就这么长大,直到有一次受了工作的委屈猛的拿起笔向手臂刺去的时候,他意识到不对劲。

去医院检查,轻度抑郁。

流萤不太相信,并没放在心上。不过之后公司里同事经常在他背后指指点点,没过几天,流萤被辞退了。

流萤倒也受够上司的气,呆在家开始写作。一开始没什么人气,老白带了他后稍稍有些起色,不过至今,也没太大变化。

多少烦心事堆积在一起,找不到个发泄口。能向谁倾诉呢,没有啊,没有他能对话的人。

于是现在,他变成了这样。

如果当初轻度症状的时候早点重视,现在会不会……算了吧,做什么白日梦。


流萤眯了一会,听到有人敲门,他开口想要回应,却发现口干到发不出声来。

随后推开了门——老白。他手上提着的大概是粥。

“流萤,看来我是开导不了你了。”老白伸手薅薅弟弟的头,流萤又要忍不住呜咽出声,他拖累老白了。

“所以我想着请心理医生来试试,流萤。”老白冲他笑笑,把袋子里的粥拿出来,将勺子递给流萤,“别放弃啊。”

随后老白回头叫了声谁的名字,流萤就看到一个挺阳光帅气的小伙进来了。

“我是瓦不管。”

那人说。


“这样啊。”

瓦不管撑着脑袋,他刚听完流萤讲述自己的病情。

“所以……”

“包在我身上。”瓦不管朝流萤眨眨眼,“要配合我治疗哦。”

流萤觉得这个医生活泼的过分。


流萤因为被救的早,没什么大事,很快出了院。瓦不管以治疗为理由搬进了流萤家,流萤一开始不愿意,但也忍不住想自己独处的话可能又会出现自杀的事,便答应了。


“小帅哥我没有客房哦。”

“我睡沙发也行呢萤萤。”瓦不管睁大眼睛看他,流萤于是在碧蓝的眸中看到自己,狼狈不堪。

他害怕的转身,瓦不管马上又挥着手走到流萤面前,半蹲着看他:

“不舒服吗萤萤?”

“没有。”流萤小声说,“我去改稿了。”

“别做那种让你有压力的事啦。”瓦不管站起身来,“试试别的放松下心情。看电影怎么样?”

“不怎么样。”流萤别过头。

“去吧萤萤,爆米花,还有——”瓦不管想了想,“奶茶?”

他看到了流萤眼里的光。

“提议不错。”

流萤轻咳两声,奶茶确实是让他很喜欢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


居然是恋爱题材的,瓦不管居然不告诉他。

电影挺烂的,流萤想。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配角,自导自演,像个小丑般只为博一人一笑呢。


影院的管理还没等放完就赶着他们走了,大概是要忙下一场。

可是两场之间还有一段时间,会做什么。

电影慢慢地转换着一个又一个的场景,最后的最后,结局竟是所有人获得幸福。


流萤发现自己记忆力越来越差了。

以前的记忆,也是模糊到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感觉,自己像是终于要被世界放弃掉了,从肉体上,也从心理上。

完完全全不记得世界给自己的所有美好,不再背负着沉重的责任,然后离去。虽然很混蛋,但这应该是他所向往的。

虽责任未尽,可是不记得了啊,不记得世间种种纠纷。



可是,可是即使是这样,也想要保留一些珍贵的东西。


记住几个固定粉丝的暖心话语;记住买包子的大妈每次多送他一个让他吃好点;记住自家布偶让他撸……温暖的时光,怎么能忘记呢。老白那么相信他,还有瓦不管。

认识了几个月,他们玩的挺好。

流萤看向在厨房里忙的瓦不管,觉得自己如果就这样忘了瓦不管,蛮对不起他的。

于是流萤在瓦不管把最后一道菜端出来并要坐下吃饭的时候,站起来大声说:

“我要开始写诗了!”又想到声音这么大一会儿邻居来找事就放低声音,“写诗,把你们写下来,我就不会忘记了。”

瓦不管当然也知道流萤记忆变差这事,他十分有兴趣:

“我们?也有我吗?”

“是哦是哦。

是有你的哦。”

瓦不管那一刻觉得流萤身边冒出了星星。


说来容易,做的时候就无从下手了。

流萤感觉他没灵感,写不出优美的语言。

他和瓦不管说了,瓦不管也不太能帮上他,毕竟他只是一个医生。


“要不,去看海吧。”瓦不管好久才这么说,“看海,萤萤,你应该会有灵感的。海是自由的地方呢。”

“自由吗?我要追寻的自由——”流萤微微侧头,瓦不管和他对上视线来。

流萤瞬间笃定,这是他所追寻的自由。


他们所在的城市临三亚不远,很快就出发了。老白倒也不急流萤写他的短篇小说,给流萤放了个小长假。


没多久到了。

瓦不管旅游很在行,找了个旅馆暂住了下来。

放下行李便乘车去了鹿回头,流萤兴致缺缺,他想自己可能有点恐高——虽然没多高。


瓦不管又带流萤去大东海。流萤一手被瓦不管拉着,一手拿着奶茶。没想要游泳,他们只是穿着单衣漫步在沙滩上。

来的不是时候,人并不多。

“萤萤,我早听说三亚的大东海沙白滩平想来看看了!”瓦不管像个孩子一样大步走着。

“小帅哥,合着你是为了自己想看才来的啊?”

瓦不管哼着小曲,似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又紧紧地握着流萤,他不回答身后的人。有风吹过来,流萤些许稍长的发在眼睛上蹭啊蹭。他没头没尾地来了句:

“话说这沙也没多白啊……”

瓦不管听到后突然自个儿蹲下来刨着沙。流萤奇怪,也跟着他蹲下来。

“萤萤,看。”瓦不管手里是一把细沙,顺着他的手缝流下来,折射着微显橙黄的阳光,闪出细碎的白色。

“……是挺白的啊。”流萤在惊叹。

瓦不管站起来弯腰看他,歪歪头道:

“萤萤,你要知道,即使是多微小的事物,也会闪出光来啊。”


几天后他们回去了,因为流萤。

流萤突发的病情恶化,瓦不管提早察觉到了这一点。

果然在回去后不久流萤突发情绪低落,他做出保护自己的姿势浑身颤抖,想要说的话如鲠在喉,他感觉自己像失足跌落在河里,很深的河,有暗流的河,就要被冲散了意识。想要上岸,却不愿挣扎,就这样结束吧。


有人叫他,那个人是谁?好像很熟悉,他们是什么关系?

流萤不记得了,可笑,他可是连自己都要忘记了啊。

如果强迫自己记起来,就头痛。


“萤萤,萤萤……”

那个人往他嘴里塞了什么,流萤想要反抗吐出来,却渐渐四肢麻木。


“我能理解你……”

那个人伸手抱住他,流萤很突然。


“所以,把你的悲伤,都发泄在我身上吧,如果能让你顺心一些……”

环住他的手更紧了,流萤感到了温暖。


“流萤,你在我眼里,早就已经闪着光了啊。”

流萤抬起头,他感到自己的心跳。


流萤挣脱那人的怀抱,向厨房跑去。他拿起水果刀,高高举起——

有人夺过,扔在一旁。


“我喜欢你。”流萤小声说,“我会连累你的——”

“我不能存在,我耽误所有人……”

流萤知道,知道他是瓦不管啊。


很喜欢你是真的。

怕连累你是真的。


想要死掉是假的。


“流萤,喜欢的表达方式,是有很多种的,像你这种为对方贡献一切的喜欢,我是不会接受的哦。”

“写作诗的喜欢,敢把自己想法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喜欢。”

瓦不管和他前额相抵。

“我知道,这才是你啊。”


流萤抬起头,他背对窗户,却看到星星。

从瓦不管的眼睛。

羡鱼丶

【管萤】Secret lover Ⅱ

【管萤】Secretlover(一) 


        瓦不管轻轻“嘘”了一声,温柔地解下身上的外套,盖在流萤身上,流萤有些受宠若惊。


        正巧这时,gay吧里放起了《Gimme×Gimme》 这首歌。


         气氛有些暧昧。...


【管萤】Secretlover(一) 


        瓦不管轻轻“嘘”了一声,温柔地解下身上的外套,盖在流萤身上,流萤有些受宠若惊。


        正巧这时,gay吧里放起了《Gimme×Gimme》 这首歌。


         气氛有些暧昧。


     “流萤同学,我们换个地方交谈一下?”


     “好的...瓦不管教授...”




       瓦不管与流萤走在街上,秋天的天气很是凉爽,可流萤此时身上的衣物太过单薄,自然觉得清冷,流萤拢紧了身上瓦不管的外套。


        “冷么?”


        瓦不管自然地牵起流萤的手,放在嘴边哈了哈气,再将流萤的手裹进掌心,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中。


        两人默契地没有说话。


        瓦不管牵着流萤走进了一家酒店,开了房,准备和流萤好好交谈自己的想法。


        ......


       “流萤同学。”


       “瓦不管教授...”


        两人顿了顿。


       “你先说。”


       “您先说吧。”


        瓦不管靠在桌旁,翘首以待着流萤的发言。


        流萤拘谨地坐在床上,清了清嗓,说明了自己做这份兼职工作的目的。


         “嗯,也就是说流萤同学家现在很缺钱喽?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瓦不管向流萤靠近,将流萤按倒在床上,流萤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剧烈挣扎着,瓦不管揉了揉流萤的头发,安抚着流萤,紧接着俯在流萤耳边轻声说道。


         “你成为我的Secret lover ,当然,我也不会不给你报酬,金钱作为报酬,如何?”


           “Secret lover ...?秘密恋人?教授...我是男孩子啊。”


           “原来流萤同学...是直的么?至于流萤同学是男孩子的问题,你在那种地方看到我,还觉得我的性取向...是正常的么?”


            流萤有些沉默,权衡了家庭与自己的利益,最终选择了家庭利益。


          “瓦不管教授...您刚刚说的报酬是真的么?条件只是要我成为您的...秘密恋人?”


          “嗯哼。”


          “我...我答应您...”


          “萤萤...我可以这么称呼流萤同学么?Sec-ret lover 契约,开始生效了哦~”


          “好...好的。”


           瓦不管从包中取出印有Secret lover 拓印的印章,褪下流萤的衣物后,在其颈脖靠下的位置印上印章......





          翌日下午最后一节课——心理学专业课。


          “同学们,昨晚我依据你们的入学成绩,选出了学习委员——流萤同学,站起来让同学们认识一下。”


            瓦不管有些玩味地看着流萤,按下了手中的按钮,期待着流萤的表情。

          

          “同...同学们好,我...我是流萤。”


           流萤只觉得埋在身体里的东西开始剧烈地跳动着,激烈地刺激着自己,让自己的腰有些瘫软,但为了不让人看出端倪,只好用手强撑着自己的身体。


          “流萤同学的脸有些红呢,是不舒服么?”


          “嗯...教授,我...我有一些感冒...”


          “坐下吧,不舒服记得跟我说。”


          “好...好的。”


              ......


          “今天我们学习人格心理学之人格分类,以及各自的特点,相信各位都有预习,这样吧,还是得委屈一下流萤同学,作为学习委员来回答第一个问题,说出八大人格中其中之一的人格全名及其性格特点,不许翻书哦。”


          “内...内向感觉型,远离外部的客...客观世界的人,沉浸...在自己的...主观感觉之中。他们往往...往往不看...哈...咳咳...重事物本身,却关注着...事物的效果...还有...唔姆...咳...自身深刻的主观感觉。”


          流萤能清晰的感受到身下的快感,想要发出喘息声,可他告诉自己,这是在课堂上,于是死死地用指甲抠着自己的手心,用咳嗽声掩盖过喘息声。


         “流萤同学回答的很好,请坐,我们继续分析其他其中人格以及它们各自的特点......”


             ......


         “叮铃铃...”


           瓦不管挑了挑眉。


        “同学们可以先走了,流萤同学...留下。”



(本章未完待续,

    走链接发cece哦,不过ce内容有些长,所以可能今晚发不了啦。)


           


            


            


           

          


             


             


        


            


          


         


         


    


        




         


       


      

音冰

“流萤,我感觉瓦不管很喜欢你哦”

“别瞎说,瓦不管那么优秀那么帅,那么多萌妹送巧克力和情书给他,我哪里入的了他的眼啊”

“别放弃嘛流萤,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的,说不定可以成呢?”

“...好吧,我试试”

流萤加了瓦不管的微信后,一直没有和他联系,就这么让这个好友躺在自己的微信通讯录里。正好流萤的地理老师布置了一项调查作业,流萤在手机里用问卷星编辑好了问卷,发了出去。

“已填”

“谢谢”

“不客气”

流萤看着手机里的短短几个字的聊天记录。刚点击返回键想要退出去的时候,瓦不管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真巧,咱俩是一个城市的呢”

流萤的嘴角弯了起来。

没想到我和他这么有缘

“真巧”...

“流萤,我感觉瓦不管很喜欢你哦”

“别瞎说,瓦不管那么优秀那么帅,那么多萌妹送巧克力和情书给他,我哪里入的了他的眼啊”

“别放弃嘛流萤,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的,说不定可以成呢?”

“...好吧,我试试”

流萤加了瓦不管的微信后,一直没有和他联系,就这么让这个好友躺在自己的微信通讯录里。正好流萤的地理老师布置了一项调查作业,流萤在手机里用问卷星编辑好了问卷,发了出去。

“已填”

“谢谢”

“不客气”

流萤看着手机里的短短几个字的聊天记录。刚点击返回键想要退出去的时候,瓦不管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真巧,咱俩是一个城市的呢”

流萤的嘴角弯了起来。

没想到我和他这么有缘

“真巧”

求评论

要是有人喜欢我会接着写的QWQ

羡鱼丶

【管萤】Secret lover Ⅰ

师生pa,HE预定,人设ooc警告

教授(金主)管x学生(gay吧服务生)萤设定



       “初次见面,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你们心理学专业的教授兼班主任,瓦不管。”


          讲台上的男人身着制服,戴着一副金框基佬眼镜,眼镜下一双桃花眼微眯,他微微勾唇,向台下的学生们略微倾身,引得学生们一阵私语。...


师生pa,HE预定,人设ooc警告

教授(金主)管x学生(gay吧服务生)萤设定



       “初次见面,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你们心理学专业的教授兼班主任,瓦不管。”


          讲台上的男人身着制服,戴着一副金框基佬眼镜,眼镜下一双桃花眼微眯,他微微勾唇,向台下的学生们略微倾身,引得学生们一阵私语。


         【哇哇哇这就是全院最帅的瓦不管老师嘛!!!】


         【我可以我可以!!!】


         【瓦不管老师请嫁给我吧!】


           瓦不管将食指抵在唇上,示意大家安静。


         “现在我们开始点名......”


         “哈...哈......对不起...老师,我...我迟到了。”


           一阵奶奶呼呼,又带有小跑过后喘气声的声音飘进了瓦不管的耳中,瓦不管仔细打量着来者。


           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金色头发的红眸少年,因运动而凌乱的头发微微翘起,有些俏皮又带有些孩子气的男孩子,看起来有些内向,此时红眸少年正愧疚、害怕地盯着自己。


           有意思。


        “这位同学先找位置坐下吧,下次记得别再迟到了,我们开始点名。”


          红眸少年急急忙忙地跑到第三排侧边位置坐下,将背包塞入抽屉,背包上的铃铛挂件与桌子碰撞发出了清脆响声,一脸不安地盯着瓦不管。


          “向婉兮...婉兮琬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好名字。”


           【谢谢老师的夸赞。】


           “流萤...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嗯,很美的名字。”


           “到...”


            红眸少年有些别扭地起身应道。


           “原来是这位同学啊,很好,请坐。”


             ......


           瓦不管合上花名册,将手支撑在讲台上。


           “再次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心理学专业的教授兼班主任,瓦不管,能考进这所大学的学生都是精英,同学们...不会让我操心的吧?”


           瓦不管轻笑着,将食指勾起放在唇边,


           【不——会——】


           “好,希望我们在这段时间里,能够好好相处。新教材都已经发下去了,相信大家都已经领到了,预习人格心理学中八种分类以及特点,明天上课随机提问,下课。”


             【老师再见——】


              


           “终于放学啦!”


        流萤拽起背包就飞奔出门,在街上一路小跑,朝自己的打工地进发。


         因家庭原因,流萤不得不去寻找一份兼职工作。正巧流萤的一个“朋友”得知,便推荐流萤去gay吧工作,理由是来钱快,而且只用做招待客人的工作。


          如小白兔般天真的流萤相信了“朋友”的话。


          今天是自己第一次去gay吧做兼职,希望能够顺利,流萤却不知,这是堕入深渊的开始。


            .......


          “你就是被别人推荐来的流萤吧?嗯...模样不错。”


           店长在流萤身边绕了一圈,视线从脸,到腰、再到臀部,最后到腿部,紧接着,店长从身后取出一套崭新的制服,和善地看着流萤。


          “记住要穿上里面所有的东西哦,流萤先生...以及,一些小道具。”


           店长的脸突然在流萤面前放大,流萤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撞到沙发正要向后倒去。


           “要小心一点,到时客人对你做什么可都要乖乖顺从哦,去吧。”


          店长揽住流萤的腰,由于惯性,流萤向店长怀中倒去,店长用手指卷起流萤的一缕头发,放在鼻间贪婪的闻了闻,之后将流萤放开,流萤便慌张地跑开了。


          “那个店长是变态嘛...算了...只要有钱可以赚到,我忍了...”


          流萤小声嘀咕着,有些不安地咽了咽口水,边看着手中的制服边缓缓走进更衣间。


          ......


          流萤将制服展开。


            一件类似于女仆装的上衣,面料轻薄,仿佛只需沾上一两滴水便可看见衣物下的那具肉体。


            诶?没有裤子么?


           流萤翻来覆去地在一堆衣物中寻找着裤子,可最终,只从中掉出一条黑色的半膝袜、蕾丝丁字裤、兔耳、以及...兔尾形肛塞。


           流萤顿时觉得三观有些破裂,确信自己是误上贼船了,便准备找机会溜走,可不想,自己扒门的那刻,看见门口守着两个健壮的保安。


           流萤眼一闭,心一狠,还是换上了这套制服。换好后,流萤前后打量着自己,兔耳未将额前的碎发拢起,红眸两旁早已飞上了红霞,往下,女仆装上衣前长后短,胸口处系有一个小巧的蝴蝶结。


           转身,身后由腰带系成的蝴蝶结松松垮垮的落在腰与臀部之间,飘带不听话地落在臀上,往下是一朵白色兔尾。


            流萤将头转向身后,有些好奇又有些羞耻地盯着兔尾看,并细细的感受它在自己体内的感觉。


            好...好奇怪啊......


           流萤有些不自觉地蹭了蹭大腿,兔尾埋入体内的那部分也随之动起,流萤禁不住嘤咛了一声。


          “让我来看看流萤先生换好制服了没呢?需要我的帮助吗?”


            店长在门外询问道,实际只是在催促自己赶紧出去。


           “嗯...换好了...”


            流萤吐了口气后,按下门把,对着店长尴尬地笑了笑。


           “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去吧,好好为客人们服务吧。”


           店长笑眯眯地将手放在流萤头上轻抚着,将托盘递给流萤,示意他好好工作。


            “好...好的...”


           流萤将托盘抱在怀里,匆忙向大厅走去。


             ......


            一个身上纹身的男人对流萤吹着口哨,并对流萤招手,示意流萤过来。


            “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


            “你说我想要什么呢?小兔子?”


             男人拉过流萤,将流萤搂在怀里,用手轻佻地挑起流萤的下巴,逼迫流萤看着自己。


             男人口腔中的酒味喷洒在流萤脸上,流萤只觉得一阵恶寒,急忙推开了男人。


            “先生...您喝醉了。”


             男人从椅子上起身,居高临下地很不友善地看着流萤。


            “啪。”


             流萤被扇得跌坐在地上,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甚至有些肿痛。流萤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男人。


          “来这里的服务生不都做好了被人爱抚的准备么?别以为自己是什么好货色,装什么清高?跟老子来这套欲情故纵?”


           “你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淫荡。”


            男人蹲下身,将手伸到流萤的臀部,触碰到兔尾。流萤只觉得腰有些软,生理泪水不受控制地流出,眼睛就像小兔子似的,红红的,在男人眼中,流萤就如同一只小兔子等待着自己的爱抚。


          “呵...当众打人这位先生您可真有理呢,服务生,不也是人么?”


           流萤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有些激动地向声源看去。


           来者站在阴影之处,倚靠在墙上,看不清相貌,但流萤只觉得,这个人是自己的救星。


          “你谁啊?敢管老子的私事?你还要不要命了?”


           来者清了清嗓,不慌不忙地缓步走来,流萤也在那一瞬看清了来者的相貌,正是自己所学专业——心理学专业的教授瓦不管,流萤有些惊讶,但更多的却是羞耻。


           “凭我比你强哦。”


           瓦不管上前狠狠地扭着男人的手腕,使男人痛得跪在地上,男人见技不如人,只好求饶,瓦不管将手松开,故装无辜地将手背在身后。


          “啐,算你走运。”


           男人吐了口口水,瓦不管一个眼神杀过去,男人连忙闭声,只好灰溜溜地逃了。


            围观的人见主角走了,也便散了。


          瓦不管回身,向看起来有些狼狈的流萤俯身并伸出手,流萤借力起身,看着瓦不管的一双蓝眸,深深陷了进去。


          “流萤同学。”


           瓦不管有些玩味地看着流萤。


        “瓦不管老师...”




(未完待续.)


           


   


   

            











          


       


          


          





         


         


         


         


           


           


            


      


             


           


       


            


            


           


           


       


  


          


         


         


           


          


          


           


         


         





不明宅腐体

发张大头证明自己还在坑里


(画风逐渐正零化)

发张大头证明自己还在坑里


(画风逐渐正零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