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米兰达

1515浏览    71参与
虹火

跟洛大师下棋

cp:洛庞

洛因为一些事出了一次远门,米兰达因为有些事要处理还没那么快到,回来之后洛回到枫湖畔第一就是找庞

洛来到了庞的住处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洛:庞,好久不见阿

庞:洛大师?!

庞惊讶没多久就把洛拉进住处里面

庞:洛大师,过来过来,来我的房间里玩!

洛:玩?玩什么?

庞:我们来下棋!输的人就要脱一件衣服

洛:好,没问题!(赢了可以让另一人脱衣服,还是比下棋!)

洛:可是吾还有斗篷衣,可是汝好像只有围巾吧。。。。真的没问题吗?

洛刚刚只用撇眼说话短短时间庞就把自己穿满了一身衣服,棉袄,冬帽。。一大堆衣服包裹着庞还带了一双眼镜

洛:喂!汝穿的这么多,是不是过分了呀!吾就只...

cp:洛庞

洛因为一些事出了一次远门,米兰达因为有些事要处理还没那么快到,回来之后洛回到枫湖畔第一就是找庞

洛来到了庞的住处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洛:庞,好久不见阿

庞:洛大师?!

庞惊讶没多久就把洛拉进住处里面

庞:洛大师,过来过来,来我的房间里玩!

洛:玩?玩什么?

庞:我们来下棋!输的人就要脱一件衣服

洛:好,没问题!(赢了可以让另一人脱衣服,还是比下棋!)

洛:可是吾还有斗篷衣,可是汝好像只有围巾吧。。。。真的没问题吗?

洛刚刚只用撇眼说话短短时间庞就把自己穿满了一身衣服,棉袄,冬帽。。一大堆衣服包裹着庞还带了一双眼镜

洛:喂!汝穿的这么多,是不是过分了呀!吾就只有一件

庞:洛大师,你应该不止会武功,在加上你是大师不认真点的话可能会想第一次一样被您打败了

庞这样认真回答到,同时也洛对这自己的以后的徒弟漏出笑容

洛:好!吾就和你认真打一吧!

庞:谢谢洛大师

洛:下什么棋?

庞:五子棋

这第一场下棋也是最后一次也是漫长的一次,随着时间的流逝,五子棋的位置越来越少了

洛:嗯。。。。

庞:嗯。。。。

就在一瞬间庞把棋放下。

庞:赢了!

洛:唉。。。输了

庞:大师快脱衣服!

庞激动说到

洛:好啦,我脱了

洛把身上的斗篷衣脱了下来,才刚刚脱完转头看见庞爬在桌子上脸上漏出难受的表情

洛:嗯?庞,庞汝怎么了?

洛用手掌摸了摸庞的头

洛:叫你穿这么多衣服,都闷坏了吧。。。。。

就在突然米兰达打开了门

米兰达:庞,我听说师傅在你这里。。。。

米兰达看见了自己的师傅上体裸着把庞脱到只剩红内裤

洛:米兰达,不是..........那个...........

米兰达:非静止画面.jpg

米兰达:对不起,打扰了

米兰达立马关上了门跑走了,也就是那天以后米兰达成长了不少。。。


幕后

洛:额,现在该怎么办呢?

洛看了看旁边的正在睡觉的庞

洛:算了,明天再去向米兰达解释吧

洛把睡觉的庞抱到床上,自己也睡到床上

洛:睡个好梦,我可爱的徒弟

说完洛把身体靠近点,用手搂着庞,也跟着睡着了。

米兰达的洛师傅

第一章《初遇》中

鸽了半个月,主要是单招考试的复习,再加上打斗环节是真的憋脑袋,凑合着看吧,打斗是真的尬。

有不足的地方请指出,谢谢。


  待所有酒客目光聚集时,比试正式开始了。

  狼人先发制人,一双大爪扫向女子,女子见状,下腰躲过,回身就是一踢,狼人虽用手臂抵挡,但还是被这一踢踢退了几步。

  “力气蛮大的嘛”!

  “哈哈,过奖了”女子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着。

  “我这可不是在夸奖你!”说罢,狼人便猛突到女子面前,但印入眼帘的却是女子摆好架势的一脚,狼人反应不及,被踢中腹部,瞬间飞出去十米远...

鸽了半个月,主要是单招考试的复习,再加上打斗环节是真的憋脑袋,凑合着看吧,打斗是真的尬。

有不足的地方请指出,谢谢。


  待所有酒客目光聚集时,比试正式开始了。

  狼人先发制人,一双大爪扫向女子,女子见状,下腰躲过,回身就是一踢,狼人虽用手臂抵挡,但还是被这一踢踢退了几步。

  “力气蛮大的嘛”!

  “哈哈,过奖了”女子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着。

  “我这可不是在夸奖你!”说罢,狼人便猛突到女子面前,但印入眼帘的却是女子摆好架势的一脚,狼人反应不及,被踢中腹部,瞬间飞出去十米远。

  看客见状,纷纷惊叹起来,丝毫不敢小瞧这眼前的人类女子。

  “啊,对不起,我太紧张了,没控制好力度,你没事吧?”女子向前走去。

  正当女子靠近之时,两道寒光闪出,女子反应及时,侧身闪躲,回头一看,那狼人已经站了起来,左手擦拭着嘴角的鲜血,右手锋利的爪子已经亮出。

  “人类!之前只是想给你个教训,但现在,我要你的命!”狼人恶狠狠地对着女子说道。

  女子察觉出不对劲,连忙后跳拉开距离,双脚刚一着地,便又是两道寒光闪出,女子反应过来,下腰躲过,待回身之时,狼人已经出现在女子面前,一记重拳打中女子腹部,女子吃痛,捂着腹部躺在地上,狼人面带笑意,对着女子腹部又是用力一脚,女子连忙用双手抵挡,但还是被踹飞几米,躺在地上的女子见狼人一步步逼近,忍着腹部的疼痛勉强站起来,此时一双大爪向女子抓来,女子虽躲过,但由于之前的受创,脸上还是被划出两道淡红的血痕。

  “这样下去不行,我得速战速决。”女子心中想着。突然,一段回忆从脑海中浮现:

  “米兰达,刚刚那招看清楚了吗”?

  “嗯,妈妈,我看清楚了,但有什么用呢?”雉幼的女声冒出。

  “米兰达,这招叫做千钧坠,是柔术中过肩摔的一种,但威力却是普通过肩摔的十倍,善用此招,便可扭转局势。”温柔的声音渐渐消失,留下的只有一名顿悟的女子。

  狼人见女子愣在原地,伸出右爪便杀向女子的咽喉,女子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哼!不挣扎了吗!也好,那我就送你下地狱吧!”

  “既然你已经动了杀意!那我也没用必要手下留情了!”说罢,女子快速转身躲过这致命的一爪,同时抓紧肩上攻击落空的大爪————“千钧坠!喝呀!”

  ——————砰!

  一声巨响之后,就只见那狼人已经倒在女子面前,晕过去了。

  寂静了几秒,随后众兽人为女子发出喝彩与掌声。

  “嗯”洛微微一笑,“梅玉,你不是催吾快点找个徒弟吗。”

  “嗯,怎么了,额,你不会看上这个人类了吧。”

  “这姑娘挺有趣的,她又刚好要拜吾为师,何乐而不为呢?”

  “我承认这姑娘刚才的比试是很精彩,但之前比她还要强的人你都没看上,这个时候却,再说了,你是狼族,是联邦的大师,收个人类做徒弟,有些不妥吧。”

  “是吾收徒弟还是他们收徒弟啊,吾的徒弟不该吾自己选吗”,洛对着梅玉一本正经的说道。

  “反正我说不过你,但既然是你的决定,那我也不过多干涉了。”

  “嗯,那就有劳盟主大人替吾把她带上来了”。

  “你怎么不自己去?是谁刚刚说的(故意降低声调)是吾收徒弟还是他们收徒弟啊,自己下去领去。”梅玉拿起酒碗喝酒。

  “你看,要是吾下去被认出来,必然会引起酒楼的骚动,吾可不想到时候一一说明,再说了,今年的交换生不是你在管理的吗。”

  “不去不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梅玉瞥了洛一眼,继续喝着酒。

  “梅玉!”洛站起来,对着梅玉愤怒的说道,“这是你逼吾的!”

  梅玉只是面带笑意的看着洛。

  “明天吾在给你带一坛酒来。”

  “就等你这句话呢,成交。”

  “唉,果然又是这样。”洛看着笑嘻嘻的梅玉道。

 未完待续.......

感谢您能看完这篇小学生文章,打斗场面是真的水,预计明天或者后天更下。

美剧头条菌

【米兰达的大龄儿童生活指南】
每天做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真的很累,米兰达快乐指南教你找回纯真童心。
做自己,最快乐,such fun!!!

【米兰达的大龄儿童生活指南】
每天做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真的很累,米兰达快乐指南教你找回纯真童心。
做自己,最快乐,such fun!!!

米兰达的洛师傅

第一章《初遇》上

第一次写长篇文,不定时更新

文渣水平,望见谅,有不足的地方请指出,谢谢

梅玉的设定是女喵兽人

『东方联邦一酒馆二楼包间内』

  “喂,洛,徒弟的事你还没想好吗?”声音的主人将头上的斗笠摘下,看向一旁的狼兽人。

  洛放下手中的酒碗,“别一直催吾啊”。

  “都快一个月了,我能不催你吗?”梅玉愤愤的说道。

  “吾一直找不到中意的弟子啊,盟主大人~”

  梅玉一脸无奈“你又拿我开玩笑。”

  “哈哈”洛递给梅玉一碗酒,后者一饮而尽。...


第一次写长篇文,不定时更新

文渣水平,望见谅,有不足的地方请指出,谢谢

梅玉的设定是女喵兽人

『东方联邦一酒馆二楼包间内』

  “喂,洛,徒弟的事你还没想好吗?”声音的主人将头上的斗笠摘下,看向一旁的狼兽人。

  洛放下手中的酒碗,“别一直催吾啊”。

  “都快一个月了,我能不催你吗?”梅玉愤愤的说道。

  “吾一直找不到中意的弟子啊,盟主大人~”

  梅玉一脸无奈“你又拿我开玩笑。”

  “哈哈”洛递给梅玉一碗酒,后者一饮而尽。

  “这酒跟你酿的比,真是差太多了。”

  “还不是因为你们盟会莫名其妙的在邦内张贴吾招徒弟的告示,弄的满城皆知,大半夜就有一群人登门拜师,扰了吾的清静,不能到吾府上畅饮美酒。”

  “噗~”梅玉看着眼前不断‘诉苦’的洛,不禁笑出了声。

  “可惜吾府上的美酒了,过几天吾给你送一坛过来吧”。

  “嗯”

  酒馆门上的风铃轻轻响动,一位人类女子的出现吸引了酒馆里所有人的注意,当然也包括楼上的二位。

  “你好,请问有人知道洛大师的府邸该往哪走吗”?

  酒馆内一片寂静,正当人类女子尴尬之余,酒馆的主人探出头问道:“这位姑娘,不知你找大师有什么事?”

  “呃,我是这次太阳王国的交换生,来东方联邦是找洛大师拜师学艺的”。

  “那我看你是没戏了,找他拜师的几乎都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但到现在都没人通过考试,你还是换一个人选吧”。一旁的酒客默默的说道。

  “是啊,听那些拜师的人说,大师是让一同参加考试的人进行比武,但无论是谁输赢都没通过考试”。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通过呢”?

  “看来小姑娘还是不死心啊,不如和我比试比试,我来让姑娘看清实力的悬殊。”酒馆角落里的狼兽人不屑的说道。

  人类女子想了想,然后接受了挑战。

  “自大的人类,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狼兽人心里是这样想的

  “献丑了,请赐教!”女子摆出准备就绪的武姿

  “哼”

。。。。。。。。。。。

(打斗内容下节更,请容我想想)(感谢你能阅读完这篇小学生文笔)

  

  

虹火

猜猜我是谁

名场面梗文 含有ooc cp:洛x庞(洛庞贴贴!)

[图片]

名场面梗文 含有ooc cp:洛x庞(洛庞贴贴!)

ohhhheyc

《米兰达》英剧

开局五分钟笑到头掉哈哈哈哈哈哈哈

“What have you done today to make you feel proud”疯狂洗脑

(不过是have you还是have I我非常疑惑)

《米兰达》英剧

开局五分钟笑到头掉哈哈哈哈哈哈哈

“What have you done today to make you feel proud”疯狂洗脑

(不过是have you还是have I我非常疑惑)

正在空中飞的猪ing...
我也想捏捏😭 (彩铅好难用...

我也想捏捏😭

(彩铅好难用 我果然是个上色渣🌚)

(有半临摹成分😂)

我也想捏捏😭

(彩铅好难用 我果然是个上色渣🌚)

(有半临摹成分😂)

正二品诰命惠芸夫人

【剥米+thramsay无差】北境人在北京(现代AU小短篇一发完)

前提:

⭕️冷了,一时兴起回来考古,胡乱写的OOC小暖(其实也不怎么暖)文,写了完全是为了娱乐自己😊

大概就是讲,渣男剥知道米兰达怀孕了以后逃到北京来找外教鱿鱼……

因为最近被鱼旦拉到了国产圈,所以画风有变,有白白白白白化剥皮,慎重食用🙏……

—————————————

  拉姆斯•波顿飞到北京来干嘛呀?

  反正不是来搞破坏的。

  他倒是想。

  可是这个国家遍地都是监控,北京又是这个国家的首都,他没这个胆。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席恩•葛雷乔伊在琼恩•雪诺警官的帮助下终...

前提:

⭕️冷了,一时兴起回来考古,胡乱写的OOC小暖(其实也不怎么暖)文,写了完全是为了娱乐自己😊

大概就是讲,渣男剥知道米兰达怀孕了以后逃到北京来找外教鱿鱼……

因为最近被鱼旦拉到了国产圈,所以画风有变,有白白白白白化剥皮,慎重食用🙏……

—————————————

  拉姆斯•波顿飞到北京来干嘛呀?

  反正不是来搞破坏的。

  他倒是想。

  可是这个国家遍地都是监控,北京又是这个国家的首都,他没这个胆。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席恩•葛雷乔伊在琼恩•雪诺警官的帮助下终于和他分手以后会选择逃到这里。

  虽然席恩一分手把他拉黑了,但是他还是想方设法的得到了席恩的消息——席恩来了北京,会说中文了,北京的一所小学里当外教,孩子们都很喜欢他,他今年还当了班主任。

  其实中国孩子很可怜,从小就一直在上培训班,拉姆斯觉得他们都是无聊的人,可是席恩也很无聊,无聊的人喜欢无聊的人,很正常,所以他一点都不在意。

  但是,当拉姆斯看到席恩在推特上发出来的那些中国孩子用歪歪扭扭的英文字母拼凑出来的教师节贺卡,他们一个班一起快快乐乐过圣诞的照片,席恩批改作业时发现的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中式英语”的错误的时候——拉姆斯每次都觉得很不舒服,心里难受极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的班主任以前是我的一条狗。

  拉姆斯这么想,然后恨不得拿着小皮鞭找到那所小学去,在全校面前抽死那个混蛋“臭佬”,让他叫他主人。

  这样,分手三年之后,拉姆斯买了张机票,打算去北京。

  可拉姆斯自己知道这是假的。

  他在骗自己。

  他是不会去小学用皮鞭抽席恩的,他不是傻子,他知道其实小学生最不好对付,他也知道中国人多力量大,他有自知之明的。

  再说,三年了,感情会淡的。

  但是拉姆斯•波顿飞来北京到底是要干嘛呀?

  其实来找席恩只是个幌子,真实的原因是,他都不敢说——

  真实的原因是,米兰达,他的女朋友,怀孕了,他的。

  当米兰达一脸傻笑着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褪色了。

  天哪!上帝啊!宇宙大爆炸!这不可能!

  他吓坏了,脑子烧掉了,甚至都还没有给米兰达一巴掌,也没有给她留一句话,就买了那张机票,然后,逃走了,逃到北京,他走出了机场。

  烦!

  拉姆斯不敢想。

  他当时怎么就这么傻,没有直接告诉米兰达去把孩子打掉。其实他一听到这个消息,脑子里就这个念头就在他的脑子里闪现了,但是就是一闪而过……

  烦!

  拉姆斯打了的,一路指手画脚的终于来到了宾馆,入住了,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了好久的呆。

  那么,去找席恩?

  神经病,找他干嘛呀——席恩现在是一群全世界最会考试的学生的班主任了,而他,他是什么。

  卢斯•波顿被他留在了北境,他把这英国北部叫做北境,他只有这么想来给他一点心理安慰——卢斯•波顿从来没有正眼瞧他这个私生子一眼,甚至是在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多米尼克死掉以后,就像是他的亲生母亲那样。

  其实如果他愿意低头去和卢斯缓和关系的话,他可以在他的企业里找到一份稳定而且收入还不错的工作,可是他就是喜欢赌气——或者说,他就是喜欢自毁。

  酗酒,泡吧,打群架,偷卖不该卖的东西,生活随便,白天睡觉,晚上蝇营狗苟,即使有男女朋友也会去找各种各样的人玩s/m,他一直活在社会的灰色地带里。他现在完全靠打零工过日子,以前还会带着几个人去收保护费混日子,可是后来因为攸伦那老流氓的打击,他不能再这么做。

  以前的席恩和他很配,一个是波顿家的叛逆私生子,一个是史塔克家的叛逆养子……可是现在……

  他的狗竟然翻身了!

  他还站在原地。

  可是来了北京却不去看席恩,他总觉得说不过去。

  越想越烦!

  他选择把这一切暂时放下,现在北京城里逛一逛。

  其实北京真的很好看,要古典有古典,要现代有现代,地方又大气,人民又友好,而且生活很方便,拉姆斯发现北京人好多都不带钱,都直接用手机就可以付钱了,很神奇。

  但是有一点很烦,就是——

  中国到处都是中国人。

  废话!

  就像英国到处都是英国人,非洲到处都是非洲人,精神病院里到处都是精神病人一样,中国当然到处都是中国人。

  拉姆斯知道,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好几次这句话。

  哪里都是人,他在长城被挤成了人饼,然后又在故宫被挤成了人干,到全聚德去吃了半只烤鸭回了血,然后在天台再一次被挤扁。

  想想中国人还是很可怕的。

  “中国人怎么这么多人啊?席恩怎么会喜欢到这种地方来混日子啊?”

  拉姆斯站着天安门前看着毛爷爷发问。

  毛爷爷红光满面,看着光明的方向表示自己并不想理他。

  “席恩是不是有毛病啊?”

  毛爷爷仿佛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后面一天上午拉姆斯去了颐和园,一去真是气死人——他最期待的所谓智慧海竟然不是海,是一座佛寺,明明不是海为什么叫“智慧海”,拉姆斯不能理解。下午他去听了场京剧,很没礼貌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感觉有点丢脸。晚上又去逛夜市,他看到了一家人,也是像他一样的西方人,一男一女一个小孩。

  烦!

  那个时候,拉姆斯•波顿觉得自己无论如何还是得去看一看席恩•葛雷乔伊的,把留在英国的一切忘光,毕竟他过去还是他的“主人”的。

  说干就干!

  第二天起来拉姆斯就去了席恩在的小学,他一夜没睡,想好了自己要和他说什么,用什么样的威胁手段,怎么躲开中国人,后面怎么使手段到席恩的家里去,然后情感操控——他边走边想,把昨天的计划又想了一遍,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席恩•葛雷乔伊!

  那头金发看过一眼就不会忘,确实是席恩•葛雷乔伊。

  他到的时候正好是中午休息,他透过栏杆,看到席恩正和一个中国女人手腕着手,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走着。那中国女人高高的,有着黑色的长发,气质很好。

  他从来没有见过席恩那么开心,又那么自信,阳光照射在席恩身上,让他整个人都荣光焕发。席恩和那个女人滔滔不绝的讲着话,时不时一起小声笑。有几个小学生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又立刻松开手走远装正经,可孩子们一回头,手又牵起来了。

  这就是席恩?

  席恩变了,他真的变了,三年的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拉姆斯感觉,席恩已经变成了一个中国人,只不过头发是金色,眼睛是蓝色一样,就像是那些在英国的华裔越来越像英国人一样,文化会感染一个人,塑造一个人。

  不用说,他们之间,已经有一堵厚厚的墙了。

  拉姆斯没有说上一句话,就离开了,他知道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除非席恩再回到英国。

  席恩变了,米兰达变了,卢斯变了,琼恩变了,珊莎变了,罗柏变了,所有人都变了,连乔佛里都变了,就只有他——站在原地,没有变,仍然是个巨婴。

  糟糕透顶了!

  可他还能怎么办呢?

  再回去过从前的生活听起来很诱人,但是总感觉现在和过去有些不一样。

  其实还是有其他的路子。

  他可以去创业啊,他在北京看到了很多故乡没有的,这都是商机。

  但创业哪有这么简单啊。

  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迷茫。

  他逃避了,但是属于他的责任永远也不会因为他的逃避而减少。

  拉姆斯想着想着,心里乱极了,一时什么都想不出来,就买了一根糖葫芦,然后去了北海公园。他在永安桥上站了一下午胡思乱想——想象自己是中国皇帝,又想象自己是英国公爵,又想象自己是个在华尔街呼风唤雨的企业家,想象自己是魔鬼,可想来想去,最后发现自己谁都不是,自己是自己,那个混着日子的,平庸的自己。

  那个躲到北京来逃避现实的自己。

  那我又算什么呢?

  现实让拉姆斯很丧气。

  他是个混蛋小变态,在他生活的地方臭名昭著,席恩、琼恩、珊莎、哈拉德,甚至连攸伦都已经和他分道扬镳了,也就米兰达还愿意跟着他——

  米兰达是个胆大的好女孩,也像他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傻子,是她自己自甘堕落跟着他的,然后有了孩子。

  可这是米兰达的错吗?

  这是宝宝的错吗?

  拉姆斯感觉身上靠近左胸的某个器官猛地收缩了一下。

  哦,对哦,我已经当爸爸了。

  拉姆斯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米兰达还在英国等着他,宝宝也在等着他。

  米兰达这会儿肯定眼睛都哭红了,这对孩子不好,这对她也不好。

  米兰达喜欢孩子,米兰达也爱他,他了解她,她一定不会把孩子打掉的。

  米兰达会好好养他的孩子,她会是个好母亲。

  孩子怎么能没有父亲呢?或者有比没有更糟糕?像他自己一样?

  拉姆斯难受极了。

  不,不对,我得回去,我不属于这里。

   属于他的永远属于他,不属于他的这辈子也和他没关系,该享受的应该尽情享受,可是该承担的责任还是得要承担。

  他们会接纳他吗?他们一定会的。

  拉姆斯回到了宾馆,把衣服塞进行李箱。

  决定了。

  就这么决定了,他得飞回去找他们。

  总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再当私生子。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