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米开来

9109浏览    352参与
kzzzzzzZ
很久之前摸的米扎,翻出来传传(

很久之前摸的米扎,翻出来传传(

很久之前摸的米扎,翻出来传传(

Ouragan飓
米萨版本的安东尼娅,流行的花边...

米萨版本的安东尼娅,流行的花边帽子和羊腿袖,腰身好看又歌声高亢

米萨版本的安东尼娅,流行的花边帽子和羊腿袖,腰身好看又歌声高亢

Ouragan飓
“萨列里?” 他不言语,因为那...

“萨列里?”

他不言语,因为那充满诱惑的,死亡的罂粟。


(二次编辑,感觉因为画幅问题影响观看体验)

“萨列里?”

他不言语,因为那充满诱惑的,死亡的罂粟。




(二次编辑,感觉因为画幅问题影响观看体验)

NRQJICQBX
米开来真是难画(不,是因为我太...

米开来真是难画(不,是因为我太菜了,果断放弃五官

为什么画睡玫瑰但不花玫瑰呢 还是因为我太菜了

米开来真是难画(不,是因为我太菜了,果断放弃五官

为什么画睡玫瑰但不花玫瑰呢 还是因为我太菜了

Ouragan飓

生者在永远无法打破的梦境屏障之上,而逝去的先者被死亡的湖水笼罩

所以他们的掌心永远没法贴近,就像命运弄人摔破的一只杯子


语文课画的,上色很难看但是发(👉👈)

P一是原图,P二是阴间滤镜,P三则是我认为比上色好看很多的草稿

生者在永远无法打破的梦境屏障之上,而逝去的先者被死亡的湖水笼罩

所以他们的掌心永远没法贴近,就像命运弄人摔破的一只杯子





语文课画的,上色很难看但是发(👉👈)

P一是原图,P二是阴间滤镜,P三则是我认为比上色好看很多的草稿

蝠笑

咱法扎的官配杀马特小情侣

(雾)

倒数第二张很像小情侣在do,do着do着接着有人推门进来结果被发现了那样,很开放俩人,所以羞耻不会太过,也会傻笑,仿佛就是有点点不好意思

但其实就是小情侣甜甜的依偎着拍照罢了


记得以前我很多莫康图的但是糟糕的我也一同清内存清没了(大哭)(后悔)

i remember that night i just might regret for the rest my day(一边难过一边唱)

咱法扎的官配杀马特小情侣

(雾)

倒数第二张很像小情侣在do,do着do着接着有人推门进来结果被发现了那样,很开放俩人,所以羞耻不会太过,也会傻笑,仿佛就是有点点不好意思

但其实就是小情侣甜甜的依偎着拍照罢了


记得以前我很多莫康图的但是糟糕的我也一同清内存清没了(大哭)(后悔)

i remember that night i just might regret for the rest my day(一边难过一边唱)

Ouragan飓

是一张下半身画拉垮了的双米,铅笔反光,我干死你

是一张下半身画拉垮了的双米,铅笔反光,我干死你

炽焰

【Mor/班米班无差】你迟到了!

summary:假如……假如……


机械化的时代,冷漠成为每个人的标志,凡事将漠不关心高高挂起,大部分人社交都已懒得应付,仿生人的市场大火,一个可以帮你解决所有家务琐事又不会生气的仿生人成为大家争抢的目标。


此时Mikele正将一个仿生人拿进屋子,这是个不知为何被退还的废品,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当然了,废品不止一个,而它是个幸运的废品。而作为工程师,Mikele有义务将它找出来。


好容易将这个仿生人搬进来,这个仿生人比别的要沉上不少。Mikele扯开了包装,入眼的是一个俊美的外表,但却是残缺的,脸上的肌肤破开,血液干在伤口周围,中间机器纹路露了出来,这样的伤口不止一两处,几...

summary:假如……假如……



机械化的时代,冷漠成为每个人的标志,凡事将漠不关心高高挂起,大部分人社交都已懒得应付,仿生人的市场大火,一个可以帮你解决所有家务琐事又不会生气的仿生人成为大家争抢的目标。


此时Mikele正将一个仿生人拿进屋子,这是个不知为何被退还的废品,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当然了,废品不止一个,而它是个幸运的废品。而作为工程师,Mikele有义务将它找出来。


好容易将这个仿生人搬进来,这个仿生人比别的要沉上不少。Mikele扯开了包装,入眼的是一个俊美的外表,但却是残缺的,脸上的肌肤破开,血液干在伤口周围,中间机器纹路露了出来,这样的伤口不止一两处,几乎遍布全身。


戳了戳他的胸肌,Mikele感叹了一下,“你应该是被当成沙袋了吧,真可怜啊。”


“嗡——沙沙——”回答他的是一系列电子音,但足以证明这个机器人尚且还有电,能够回答他的问题,只不过发声系统似乎有些问题。


“哦等等,让我先帮你处理一下发声系统。”Mikele抓起旁边的工具,准备将它拆开,当他的螺丝刀将机器人的脑袋与身体拆卸开来,仅有主数据线联通的时候,他才好好地审视这个机器人。


头发很长,但有些杂乱,应该是因为他的主人并没有很好地对待他。脸长得颇为俊俏,不知道应该夸厂商还是该骂这个恶趣味的主人非要在自己的出气筒上放一个漂亮脸蛋。肌肉也很不错,紧实,摸上去触感居然还有些软,什么时候他们厂家的技术先进到这种地步了?


如此想着,Mikele很快完成了发声系统的修理,这块要求的技术并不高。


“咳咳,功能测试。”Mikele把螺丝刀扔回桌面,一屁股坐在了桌面上和这个俊朗的仿生人面面相觑。


“启动成功,环境检索完毕,请下达指令。”仿生人立刻答话,似乎并没有因为外表受损而功能停转。


“机能检索,然后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外表为何破损。”Mikele说着,顺手把他的头安了回去——他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毕竟坐在桌子上刚好能与那颗头平视。


“目前仍能正常运转,名字为Laurent Ban,外表破损原因不明,无记录。”这个叫Laurent的仿生人快速回答道,


“无记录?被清除了?”Mikele跳下桌子,在地上走来走去,忽然又意识到不对劲,又返回来看他,“目前?按理来说你的系统支撑不起这样的答案,你的系统怎么了?”而对方的答案也很简单。


“腹部检索不正常。”


Mikele皱着眉再次抄起螺丝刀,将Laurent的腹腔打开,但里面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活生生的肉体,仍在轻微收缩的肠道无不体现着一个事实——这是个活生生的人。


“你……”Mikele张了张口,没能说出什么。


“啊,想起来了,我还算是个人。”罪魁祸首毫不在意,笑着捅了捅那肠道,此刻那东西还在抽动,Mikele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打开的表皮安了回去。


“说说吧。”Mikele严肃地拉来椅子,等待着对方的开口。“你这副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这点我没有骗你,我不记得了。”Laurent抬起了手,饶有兴致地研究起自己的身体,现在似乎是他人类的部分在接管。“若你真要问,我也只记得片段,但说了于现在的情况也没什么用处就是了。”


“无论如何我总得知道!”Mikele抓了抓头发,有些崩溃地大喊,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在从业这么多年还会遇到一个被退回的活人。


“那好吧,但我真的只记得片段,比如我是自愿去的,最后被取走部分器官制造为仿生人。”Laurent站了起来,走来走去体会着现在的身体,“不可否认,现在的身体我很喜欢,所以应该是为了自己。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Mikele一时间被冲击得有些反应不过来,“你等等,所以现在你是人还是机器?”


“嗯…一半一半?”Laurent不介意地耸耸肩,“有没有衣服?”


“呃…有。”Mikele经他提醒才发现自己一直和一个裸奔的似人非人物体聊天,吓得他直接把自己外套脱下来扔过去,直径跑去工作室里拿备用衣服,即使对面的人似乎完全不介意。


“谢谢。”在Mikele匆忙返回后,Laurent微笑着回答,“那我走了?”


“不行,我还没确定真人变成仿生人有没有什么后果,万一你马上就要死了呢?”


“啊,我想我不介意。”


“那你至少告诉我,你既然已经拥有了一副健全的身体,又为什么要变成仿生人?”


“hmm…因为追求卓越的自己?”Laurent在成功看到Mikele迷惑的表情后大笑起来,“当然不是!你真的以为有人会这么做?好吧可能有,但我只是因为,我生病了,绝症,没得治了,变成仿生人可以让我多活一些日子,我还有事情没做完。”


“这世界上还有事情可以让人不惜变成仿生人?”Mikele好奇地坐到他旁边,等待着他透露更多的消息。


“当然有,为什么没有。”Laurent抬起手臂,上面有一条手链,被刻在了皮肉里,下面还坠着一个捕梦网,和两根羽毛,似乎在纪念着什么。


“这是一个姑娘给我的,她现在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好吧,她是我的仿生人朋友,一个友人送给我的实验品。”他说着又笑起来,轻锤了两下那手链,“她是个失败的实验品…太失败了,只成功地存在了几个月。”


“她说过,想看最早的日出,想看最晚的夕阳,想看最美的海,想看最蓝的天,想看最美的雪,想看最高的山……想看我活到白发。”Laurent轻轻瞌上眼睛,似乎在将痛苦的回忆吞下,“我还没带她看海,还没带她看雪,还没带她看山。我知道我活不到白发,但我想带着她……带着这手链,尽可能地见证最多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帮你。”Mikele笑起来,跳下桌子,拿起笔找来纸快速写下几句话随后扔在桌子上,拉起Laurent抓起车钥匙,直奔向门外。


车钥匙插入口中,引擎发出轰鸣,Mikele兴冲冲地坐在驾驶座,对副驾驶的Laurent发出提问:“我们先去哪!”


“原来你不知道去哪啊,瞧你那么冲动,我还以为已经定了?”顶着对方委屈的目光,Laurent定下了目的地:顺着塞纳河,开到海边,去看大西洋。



因为Mikele总是喜欢一大早就开始工作,所以他们一出发赶上的就是正午的大太阳,以及一个没多久就已经饥肠辘辘的Mikele。


“真的不用找个地方吃饭么?”Laurent有些担忧地看着已经饿得快不行了的Mikele,后者的肚子已经叫了不止一两次了,“你就当陪我,我饿了。”


“好!好!!”Mikele本想拒绝,但对方给了台阶,他又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忙不迭驶下高速,找了个路边的小馆子,叫什么家庭什么馆子——Mikele实在是太饿了没看清——准备吃些东西。


等到鸡肉饭呈了上来,Mikele已经盯着那个盘子疯狂流口水了,几乎是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整份,而对面的Laurent仅仅是扒拉了半份,并且把剩下的也递给了Mikele,当然后者非常高兴地接受并吃完了。


“告诉我,你还剩多久。”Mikele吃饱后擦了擦嘴,脸色严肃起来,认真地询问道。


“我记不清了,也不重要。”Laurent笑眯眯地回答,拉着他站起身,往车里走去,“你有那时间不如想想积食了怎么办。”


“什么啊,我才不会!呸呸呸!”Mikele被轻而易举地差过话题,但这次被强行推倒了副驾驶座,“你无证驾驶!”


Laurent在他脑袋上轻拍了一下,“我怎么会没有证,只不过没带而已,能查到我的。倒是你,老老实实坐着,困了就睡会,反正你也不认路。”


“我只是不记不去的地方!”Mikele抗议地大叫着,但还是老老实实坐着了。



Laurent驾车很稳,这是Mikele在座位上五分钟睡着后得出的结论。开玩笑!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真的困了。


于是等Mikele醒了之后,他缓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而轻轻转头后,身旁的台阶下,已经是沙滩了,远处传来阵阵海浪声,海鸥时不时飞过,叫声不算很唯美,但配上这大海,倒也合适。而对方就站在车旁,靠着车前盖,静静地看着大海,神色有些忧伤,但配上他的脸,柔和而温暖。


Mikele打开车门,惊醒了陷入沉思的Laurent,后者立刻带上微笑,“你醒了?我以为你还要用上一阵子。”


“那得夸你车技太好了,我根本都没意识到在坐车就睡着了。”Mikele哼哼几声,便要拉着Laurent下海玩。


“你忘啦,我是仿生人,不能沾水。”Laurent轻笑道,巧妙地挣开了他的手。


Mikele本想反驳他的公司的仿生人材料都防水,但想起Laurent是个被制作成仿生人的人,刚想出口的话还是咽了下去,“好吧,那我就陪你好咯。”


“不用了,海已经看过了,咱们走吧,找个地方住下,明天一早,咱们去南边看山。”Laurent拍拍Mikele的肩膀,示意他上车。


就这样,二人向着旅馆开去,这次Mikele没有睡着,一直在努力帮助Laurent找去旅馆的路,有了他的帮助,Laurent可谓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地方。


“这不是我的错!是地图印得不好!”Mikele再次说,这已经是他说的第不知道多少遍了,但Laurent也愿意回答他,“当然,我们的工程师先生是大忙人,没出过远门也正常,不认地图也不能怪你。”这每次都把Mikele哄得很好。



“入住,两人。”Laurent递上去Mikele的身份证,“两间房。”


“啊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有规定的,一个身份证一间房。”前台小姐抱歉地笑了笑,递回去身份证,Laurent愣了一下,刚想抬手接过去便被Mikele抢先一步,将那身份证推了回去。


“那就一间房吧。”Mikele拍了拍Laurent的肩,笑了笑,“咱俩都是大男人,能有什么事情。”


Laurent听到这话露出些许玩味的笑容,冲着前台小姐压低声线补充了一句:“大床房,嗯?”


前台小姐立刻恍然大悟一般,坚定地点了点头,毅然递上了一张房卡。


而直到Mikele打开房门后一脸震惊地愣了半天,laurent才在他身后放声大笑。



傍晚,Laurent考虑再三,点了食物进房间。东西很简单,到了海边必点的海鲜饭,以及一瓶Mikele坚持要的红酒。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当然得有红酒和蜡烛,更何况我们的房间还是大床房呢!”Mikele骄傲的说着,用房间里的打火机点燃了蜡烛,摇曳的火苗颤抖着照亮了整个房间。


“都听你的。”Laurent笑了起来,将酒倒入了二人的杯子,但自己这边只有一口。


“你应该多喝点!”Mikele叫嚷着,给Laurent又多倒了些,而后者只是微笑着与他碰杯并一饮而尽了。


第二天,不出意外地,二人都起晚了,他们醒来的姿势倒还算正常,如果排除掉Mikele完全缩在Laurent怀里这件事的话。


“我们迟到了…会影响到你的计划吗?”Mikele有些忐忑地问道,不太敢看Laurent的眼睛。


“啊,不会的。”Laurent笑着回答,然后又猛然间凑近,揉了揉Mikele的眼角,“你明明本来就很好看,为什么要画那么重的眼影?”


Mikele一时间顿住了,长得好看?他不这么觉得,自己的脸算不上好看,充其量是个一般,不拿眼影盖上,他总觉得自己的缺点被无限放大了。


而Laurent对此的回答:“你已经足够好看了,那些眼影如果是你的盾牌,那么我建议你将它一点点地卸下来,至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卸下来吧,我只觉得它把你的美貌挡住了。”


“哪有!”


但Mikele在出发前还是卸掉了。



车一路向南,他们开过平原,开过树林,远处连绵的山逐渐浮现眼前。


“真漂亮。”Laurent轻声感叹道,一转头,Mikele又一次睡着了。没有吵醒他,Laurent继续开着车,手链上坠着的羽毛在轻轻摇晃。



山脚下,Laurent叫醒了Mikele,虽然此刻正是下午,但由于正处淡季,又不是什么出名的地方,这里人并没有很多,走上山的路很通畅,毫无阻碍。


唯一的问题似乎是,Laurent变得更加疲惫了,他走的速度在不断变慢。


起初Mikele并没注意到,但是到后来,十几个台阶他需要花上五分钟才能上去,哪怕是再迟钝的人也该发现不对劲了。


“Laurent?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很累。”Mikele担忧地走过去扶住他,紧盯着他的脸,试图寻找什么导致他变成这样的蛛丝马迹。


“我没事,真的。”Laurent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此刻他们已经处于顶峰了,他朝着山下望去,一望无际的平原和树林,远处若隐若现的城市,似乎还有些湖泊。


“活了这么多年,我居然才看见。”Laurent轻声笑道,朝着山下挥舞着那只嵌着手链的手臂。


“下山吧,天已经黑了。”Laurent被风吹得轻轻颤抖了一下。


“要不休息一晚再下吧,反正我是不介意在山顶睡觉的。”Mikele眯着眼睛坐在地上休息,Laurent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他的想法。


晚上,二人蜷缩在山顶的一颗大树下,互道晚安后睡着了。



“早啊!快起来啦!”Mikele伸了个懒腰,推了推Laurent,而后者似乎比昨天疲惫了很多,休息似乎在他身上不起作用一样。


“你没事吧?”Mikele显然也被他吓了一跳,“我是不是不该提议在山顶上睡觉的?你看起来糟透了!”


“不,我想我没事。”Laurent又笑了起来,艰难地站起身——拒绝了Mikele的帮助——和他一起朝山下走去。


“待会一定得是我来开车,决不能让你来开了,会出事的!”Mikele絮絮叨叨地拉着他向下走,而后者,对他的话回复越来越少了。


直到山脚下,Laurent倒在了Mikele怀里。


Mikele向来是不认识路的,但还好他背下了去医院的路。



“你怎么不告诉我?!”这是Laurent转醒后与Mikele对视良久后,后者红着眼眶问出的话。


“告诉你什么?”Laurent仍是微笑的,“告诉你我只有七天可活,告诉你我哪怕受尽痛苦变成仿生人也只延长了三天时间,告诉你我终究要让她失望了,哪怕刨去白发我也没办法让她看见雪?”说完这话他似乎有些窒息,“我早就知道了,Mikele,我只是不愿承认,仍抱有一丝期待。”


听到这话,Mikele本来准备的无数话语皆变为泡沫,他无法反驳,Laurent说得对,这么短的时间里,做不到的。


“人为什么会有期许……我不该尝试的,拖累你了,抱歉。”Laurent带着歉意冲他笑了笑,而Mikele也做下了一个决定,他不愿让Laurent仍抱有遗憾离去。



第二天,当Laurent逐渐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只能小幅度地动弹了,他的生命力在急剧流逝,如此感觉让他一时间有些心慌,更让他不知所措的是,Mikele并不在他身边。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一番话,许是让对方对他失望了吧,发现一直以来帮助的人开始自暴自弃什么的。


但不允许他胡思乱想,他的手机——Mikele之前在出发前带了两部手机,其中一部给了他——开始嗡嗡作响,是Mikele,他打来了视频通话。


“早上好!我想这个点你应该醒来了,所以就打过来啦!”一接通,Mikele的脸立刻出现在屏幕上,“我在北方,坐了飞机来的!马上就能看到雪了,就在前面,车马上就到啦。我想着你来不了的话,我给你打视频应该也算!”


Mikele的话成功回答了所有Laurent想问的问题,导致后者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憋了半天只说出了一句“辛苦了”。


当然,很快他就不用寻找话题了,因为Mikele已经到地方了,后者飞快地冲出了大巴,一路向着雪山上跑去,白色的哈气在屏幕上不断出现,Laurent本想让他跑慢点,但Mikele根本不听他说话,他再喊就连隔壁病房都要听见了——他怀疑Mikele就是故意的。


很快,Mikele在山顶上站稳了脚步,他把摄像头转过来,兴奋地指着远处,“看!Laurent!雪!好多雪!!”


Laurent惊讶地笑着,抬起手臂将手链举到镜头前,“你看到了吗?是雪。”


随后又有些脱力地放下了手臂,轻声呢喃着,“你看到了吗,是雪。”


又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冲着镜头粲然一笑,“谢谢你,Mikele。”


“咳…不客气!”Mikele把注意力从他的脸上移开,也回了他一个灿烂地微笑。



“呐,Laurent,你想看城市吗?”在Mikele登机前,他看着手机问道。


“嗯?这里不都是城市吗?”Laurent并没反应过来他的问题。


“不,不是那种,我是说,我准备去另一个城市,我要给你看看那里最漂亮的城邦,据说像是画一样!”Mikele乐起来,冲他挥手,“我要挂啦,到地方我再来找你!”


Laurent于是也冲他挥手,虽然他想说,他只希望对方能过来陪陪他。



时间进入倒计时,他仅有最后两天了,Mikele到了那边并没有立刻打来视频,只是告诉他自己不太舒服,约好明天再打来。


在Laurent胡思乱想的时候,Mikele忙着挑选花束。在最后的这天,他准备带上一束鲜花,冲Laurent表白,虽然时间不够且紧促,他仍不打算改变想法,在短暂的几日相处中,他已经发现他喜欢Laurent了,对方是如此的温柔,勇敢,足以触动他的心弦。只有七天的相处时光,太短,但也足够了。



Mikele给他拨去了电话,“嗨!早啊!今天是你的导游Mikele带你游玩这座城市!”


Laurent又笑了,他认真地听着Mikele的讲解,虽然有的地方明显是对方胡诌的,但他也愿意让这种知识充满大脑。


突然间,电话挂断了,五分钟后才再次接起。


“喔…抱歉!刚刚我的老板打来电话啦,他发现我翘班了!”Mikele嘿嘿地乐起来,继续举着手机走。


“你的老板?Florent?”Laurent笑起来,“你怎么跟他说的?”


“我留字条了!告诉他别找我老子要休年假!”Mikele洋洋自得地说着,脚滑差点踩坑里,引来对方一阵爆笑,“别笑了!倒是你怎么知道Florent的?”


“我应该是没告诉你,那仿生人是他送的。”Laurent微笑地看着对方表情管理崩溃。“好了好了,早就没事了。”


“他居然在我前面给你礼物!”Mikele尖叫道。


“这不应该是重点!”Laurent反驳回去。



喔……时间总是不留情的对么?尤其是在欢声笑语中。


Laurent只剩下一天了。


而Mikele,此时装好了他的一大堆玫瑰,可进登机的时候因为防止外来物种入境拒绝了他登机,于是他不得不把那花都扔掉,直到入境才再次买了新的。


一路飞驰到医院,他已经在想着对方的表情与回应了,但不论是如何,他都不会后悔。


当Mikele捧着鲜花冲进病房,一如既往的充满活力,准备将反复咀嚼的话对Laurent说出。可这次,面对的只有一条笔直的心跳线,和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花瓣霎时间掉落在地,泪水与崩溃又沙哑的声音同时迸发,Laurent静静躺在床上,脸上仍带着一抹微笑,他是在期待中逝去的。


Mikele跑到他的床边,抓住他的手,诧异地发现Laurent手里还抓着一封信,颤抖着将它打开,熟悉的字迹跃然纸上。


致  Mikele:

“我从未盼望着自己活到白发,我深知自己时日不多,不能满足她的愿望。其实我一直知道,她是为了让我好好活过最后的日子不留遗憾。我一直做不到,心头总是有一小块空白,难以填补。但是遇到你之后,我发现好像没有什么遗憾了,现在想想,你真了不起,教会了一个仿生人什么是爱。那么,此刻我必须向你道歉,因为我将用这份感情强迫你,代替我好好活着,感受这世界,我不能活到白发了,请你,替我长出白发吧。”

full of love

——Laurent

兔走鹿奔

是一张照片临摹,因为这一张真的太好看啦所以忍不住画了

第一次尝试水彩,太难了/(ㄒoㄒ)/~~

[图片]
[图片]

是一张照片临摹,因为这一张真的太好看啦所以忍不住画了

第一次尝试水彩,太难了/(ㄒoㄒ)/~~




Ouragan飓
这边也发发,米萨老师is lo...

这边也发发,米萨老师is loooooooking u

这边也发发,米萨老师is loooooooking u

❤️Emma🇫🇷

音樂劇好看女演員50名

音樂劇好看女演員50

 萨列里偷刀计划群.official 的各位太太的脑子编辑

1. Pia Douwes

2. Sierra Boggess

3. Meava Meline

4. Melissa Mars

5. Phillipa Soo

6. Renee Elise Goldsberry

7. Claire Perot

8. Lea Salonga

9. Cecilia Cara

10. Noemie Garcia

11. Zaho

12. Camille Lou

13. Maya Hakvoort

14. Jasmine Cephas-Jones...

音樂劇好看女演員50

 萨列里偷刀计划群.official 的各位太太的脑子编辑

1. Pia Douwes

2. Sierra Boggess

3. Meava Meline

4. Melissa Mars

5. Phillipa Soo

6. Renee Elise Goldsberry

7. Claire Perot

8. Lea Salonga

9. Cecilia Cara

10. Noemie Garcia

11. Zaho

12. Camille Lou

13. Maya Hakvoort

14. Jasmine Cephas-Jones

15. Jenn Colella

16. Katie Hall

17. 所有演過Christine的女演員

18. Samantha Barks

19. Wietske Van Tongeren

20. Helene Segara

21. Haylen

22. Julie Fournier

23. Idina Menzel

24. Wenta

25. Sarah Brightman

26. Ruthie Henshall

27. Rebecca Caine

28. Gina Beck

29. Julie Zenatti

30. Hiba Tawaji

31. Florent Mothe(没错)

32. Uwe Kröger(没错)

33. Maike Boerdam

34. Mikelangelo Loconte(没错)

35. John Eyzen(没错)

36. 徐瑶

37. 张会芳

38. Kristin Chenoweth

39. Tamara Fernando

40. Roberta Valentini

41. Anna O'Byrne

42. Susan Rigvava Dumas

43. Cathialine Andria

44. Lisa Antoni

45. Victoria Sio

46. Zendaya

47. Emma Stone

48. Ariana Debose

49. Julie Andrews

50. Peggy Wood











《没错》

Ouragan飓

一些摸鱼()很久很久的东西,P2是好久没画的米萨老师()P3是上课摸鱼随便画的米开来,没有草稿人体乱飞对不起()

一些摸鱼()很久很久的东西,P2是好久没画的米萨老师()P3是上课摸鱼随便画的米开来,没有草稿人体乱飞对不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