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米斯达

0
85.7万浏览    12567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1-25 01:04
阿左

ooc小条漫第十二弹

《好 妈 妈 与 坏 爸 爸》

ooc小条漫第十二弹

《好 妈 妈 与 坏 爸 爸》

可能是个假香槟吧

444的枪要把我画吐血了(吐血)

444的枪要把我画吐血了(吐血)

福可可

jojo乙女★那之后的热情

【jojo乙女】

私设很多,JOJO是荒木的,ooc是我的

撞梗致歉


——是日常,我确信

(彩蛋很精彩的)


一.


  “哦哦~辣妹米斯达~哦~”


  “你在哼什么呢?”米斯达推开门听到你轻声哼唱着歌,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回来啦!没什么,随便唱唱。不过这次任务完成的好快。”你有点惊喜地转身靠着桌子拿起咖啡对他说。


  米斯达摔在沙发上,腰部微微陷落勾起诱人的弧线,他拿起文件撇了撇嘴,


  “这个人不长眼往乔,boss眼里撞,被刺了,不过太弱...

【jojo乙女】

私设很多,JOJO是荒木的,ooc是我的

撞梗致歉


——是日常,我确信

(彩蛋很精彩的)



一.


  “哦哦~辣妹米斯达~哦~”


  “你在哼什么呢?”米斯达推开门听到你轻声哼唱着歌,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回来啦!没什么,随便唱唱。不过这次任务完成的好快。”你有点惊喜地转身靠着桌子拿起咖啡对他说。


  米斯达摔在沙发上,腰部微微陷落勾起诱人的弧线,他拿起文件撇了撇嘴,


  “这个人不长眼往乔,boss眼里撞,被刺了,不过太弱了,很快就解决啦,彭的一下。”


  若有所思地搅拌着咖啡,走到沙发坐到他旁边。


  “喏。”


  “谢谢。”他接过咖啡,喝了一口。


  “好苦·······”他吐了吐舌头抱怨道。


  “黑咖啡,没加糖。本来给茸茸的。”你笑着解释,抽出他的手枪比了姿势,小精灵三号从枪口探出头,看到是你欢喜地飘过来抱住你的手指。


  “首领不是一向喜欢喝巧克力牛奶吗?他最近改口味了?我就出差了几天。”他拿着咖啡又试探性地抿了一口,然后露出扭曲的神态。


  “没啊,但是三天前一个干部突然暴毙了,原因不明,但是他的手下势力暴动了一会。他最近忙着处理这件事两天没睡了,我刚刚看他看文件都快看睡着了,就想着给他泡杯咖啡顶一顶。”你一边摸三号的头一边回答他,三号蹭了蹭你的指腹,亲了你一口。小人小小的,亲上去只感觉微微发痒,像是有一片羽毛轻柔地拂过,亲完又一脸满足地被你摸头。


  本体倒是脸红了,嚷嚷着:“NO.3你干嘛,快回来!”


  “米斯达,我好久没见她了!”小人不满地喊回去,抱着你的手指不放。说来奇怪,在小人里三号的脾气算是最不好的,也是最不听米斯达话的。但是对你倒是分外偏爱,几乎可以说得上是言听必从。


  你抱着三号对米斯达说:“我也好想三号,就不能多待一会吗?”


  “啊,算了,你爱待着就待着吧。”他妥协了,偏过头只露出微红的耳朵。


  得到主人的许可,三号坐在你摊开的手心里,你拿起一块饼干喂他。


  手枪晃动了几分,剩下的小人都飞出来。六号叉腰站在三号面前,指责他一个人吃独食。五号偷偷看了三号一眼,见它和六号吵起来,放心地飘到你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也很想你。“


  你的心都快化了,五号怎么这么可爱!小心翼翼地亲了它一下,五号害羞地捧住脸。六号委屈地撅起嘴巴,抱住你的手指摇了摇略有点不高兴:”你都不想我吗?我可是特地提醒米斯达给你买了特产哦!“


  你怎么舍得让可爱的小人难过呢,连忙亲了亲它,哄到:”怎么会呢!我可是很想你们的,非常非常的那种!“说着又捏起一颗颗巧克力豆喂给它们,日常端水大师水平的那种。


  总算让所有小人都满意了,飞到你的肩上靠着你吃零食。你好笑地看了仍然背对着你们的米斯达一眼,他转过头跟你对视,无奈地叹了口气。大概是习惯了,每次性感手枪被召唤出来,最后局面都会变成这样。


  ”据说我有伴手礼?“毫不客气地向他伸手,他这次出差去的可是美丽的弗罗伦萨。


  ”当然。我已经送到你家了。“他挑挑眉,轻拍了一下你的手。


  ”哦呼!是啥?“


  ”弗罗伦萨最著名的葡萄红勤酒,还有你想要的包包衣服都送到家里了。“


  ”不愧是你!米斯达,就是清楚我的喜好,嘿嘿。“


  意大利盛产奢侈品,米斯达能给我带回的自然不会便宜,估计又是某个奢侈品牌的高定。不过自从乔鲁诺当上首领,护卫队也都升上干部,这点钱现在对于米斯达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正说到兴头上,门被推开。纳兰珈探出头来,看到米斯达和你,眼睛一亮:”米斯达,你在这!boss叫你过去。“


  ”好,那我先走了。“他收回性感手枪,对你说了一声。


  ”okok,拜拜。“你笑着挥挥手,他走后纳兰珈走进来躺在沙发上。


  正好这个时候烤箱发出”叮——“,你刚刚做的纸杯小蛋糕好了。兴奋地把蛋糕拿出了,闻了闻只有浓浓的奶香味。


  ”纳兰珈快来,尝尝我做的点心。“勾着纳兰珈的脖子,你把他拉到桌子前。


  ”嗯嗯······“


  ”好吃吗?我还是第一次做。“你期待地看着他。


  ”好吃!超好吃!“他咬着纸杯蛋糕,赞不绝口。看他吃的诱人,你也拿起一个咬了一口,绵软的海绵蛋糕配上干脆香酥的坚果,两者味道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再咬一口,香甜的奶油充斥口腔,在舌尖上跳跃。


  ”真的好好吃!不愧是我!“你高兴地眯起了眼睛。


  给你和纳兰珈调了杯奶茶,配着蛋糕享用,真是完美的下午茶。你第一次做,做的不多,都被你和纳兰珈消灭了,幸福地捧着奶茶躺在沙发上。两个人像条咸鱼一样懒洋洋的。


  突然想起材料还剩下很多,你起了心思。把奶茶放下,拉着纳兰珈眨巴着眼睛:”纳兰珈跟我一起做吧!“


  ”哎?哎!哎哎哎!?“他看起来很惊讶,脸瞬间通红,忽闪着眼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太,太快了吧,我还没·····“


  你站起来,拿起一旁的围裙系上,疑惑地看着他:”什么?你在说什么?你不想跟我一起做甜点吗?“


  他看着你的动作,眼里暗了几分,语气有点失落地说:”啊,原来是做甜点啊······“


  “没有,我也一起来吧!但是我没做过蛋糕。”


  “没关系,纳兰珈只要跟着我就会啦!”你翻了一下柜子,找到另外一条新围裙走到纳兰珈面前给他系上。


  “手张开。”


  你没有意识到你离他很近,几乎贴到他的怀里,因为要给他系上打结,手绕到他背后,从后面看好像你抱住了他的腰。纳兰珈脸又红了。


  收回手,你有点惊讶地捏了捏他的腰:“天啊,纳兰迦你的腰也太细了吧!我都可以圈住耶!”说完还给他演示了一遍,张开手臂环住他的腰收紧了几分。


  纳兰迦身子一僵,被你的突然袭击搞得心动不已。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大到他窘红了脸,轻轻推了推你,远离了半步,企图不让你发现心脏跳动的声音。


  "咳,我们,我们快做蛋糕吧!“有些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不过你也没发现,点点头应和他。


  ”先把蛋清蛋黄分离,加入30g细砂糖,然后······“牢记网上学来的教程,你再一点点讲解给他听。


  他确实一点也没接触过这些东西,但听的认真,一步一步跟随着你。


  下午的太阳已经不是特别炙热,发散着光,落入这个房间撒在他的头发上,温暖又耀眼,辉映着纳兰迦紫色的眼眸透出琉璃般的色彩。


  “这边可以用特别的手法,先顺三圈……”


  “哦哦!这样能更好吃吗?”


  “这样做出来会更细腻松软。”


  “啊!纳兰迦!要先过筛啦!”


  “什么!等等,好的!”


  虽然有点手忙脚乱,不过两个新手好歹还是完成了任务,把蛋糕安全送进了烤箱。


  “好了,最后一步,烤45分钟就好了!”豪气地关上烤箱的门,你跟纳兰迦骄傲地击了个掌,又弄得满脸面粉。


  “哈哈哈哈哈……”笑着对视了一眼,心满意足地去清理自己了。


  在等待的时间里,你和纳兰迦又坐回沙发。刚聊了一会,他的电话就响起来。


  “好的。”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纳兰迦的脸色罕见严肃起来。


  “组织有点事,我先走啦!”他挂断电话跟你说。


  “好的,路上小心哦。”


  “嗯嗯!”走出房门他又回头喊了一句,“我很快回来!蛋糕要记得留一份给我!”


  “没问题!”你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


  纳兰迦走后,房间清净下来。这个房间是大家的休息区,有沙发小厨房床铺和餐桌,有时候大家开完会就会到这里喝喝茶吃吃点心聊聊天。


  乔鲁诺刚当上新老板没多久,大家作为干部同时也是心腹要辅佐他左右,而热情是意大利第一黑帮,人员众多业务涉及广泛,很多事情压在大家头上。为了缓解大家的压力,你提议在会议室旁边开一个房间专门用来放松。当然是你们专用的,其他人不得允许不让进入。


  慢慢的,这个房间堆满了大家的东西,纳兰迦的抱枕,阿帕基的茶杯,特里休的首饰,布加拉提养的向日葵,米斯达的莫妮卡签名照,福葛的书籍还有乔鲁诺的瓢虫徽章。


  至于你的东西更是摆放得到处都是,旅游买的纪念品,阿帕基送的八音盒,亲手做的绵羊玩偶,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说是你的第二个家也不足为过。


  甚至还有几个衣柜是放置你们有时候特殊情况需要更换的衣物。你和特里休的放在一起,其他几个臭男人的放在一起。


  抬头望着墙壁上挂的照片,是你们的全员照。


  “像全家福……”你不禁微笑起来。


  记忆恍惚了一下,你又想起那九天的旅程。你的替身能力特殊,救下了布加拉提,纳兰迦和阿帕基,还在岸边把福葛拖下水一起叛变。因为你联合了暗杀队,叛变小队实力大增,最后的结果皆大欢喜,你们成功打败了迪亚波罗,实现了全员存活。


  你摩挲着杯子,抿了抿唇。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应该说乔鲁诺他们在你那个世界只是一个纸片人,一个漫画里的角色。


  也许是看了漫画后强烈的心愿希望他们不要死亡,所以某一天你突然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虽然对他们有一腔热血,但你前世到底是个普通人,对黑帮对这个世界都有种疏离感和不真实。但在往后的相处里,你更了解他们,透彻到生活里的点点滴滴,才充实了他们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类。


  与其说你拯救了他们,不如说是互相救赎。


  陷入思绪的你没有发现门被打开,有个人走了进来。


  “你果然在这。嗯?发呆呢?怎么不理我。”布加拉提伸出手在你眼前挥了挥。


  你回过神就发现布加拉提抱着文件站在你面前,微微弯腰深蓝色的眼睛近在咫尺。


  “布布!你怎么在这?”


  “我去会议室拿资料路过这。”


  “唔,好吧。要不要吃点点心?”最近大家都很忙,你也是刚忙完一阵来这偷闲。


  “不用了,你吃吧。”他好像不着急离开,把文件放桌上就挨着你坐下来。


  “刚刚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你放松地靠在沙发上,听他问轻笑了一声,“我就是突然想起那几天。”


  没有指明,但他立马就意会了。拿起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是的,没有你我们估计也走不到今天。”


  “没有没有,是你们的精神值得。哎呀,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要向前看啦。”你害羞地摆摆手。


  布加拉提弯了弯眼眸,语气有点意外:“你倒是难得说出这种话。”顿了下,又装作不经意地开口。


  “再过几天就是我父亲的祭日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祭拜?”这话实在有些暧昧,他没有邀请其他人独独对你说,两个人一起去看望父亲,还是一男一女,这里面的心思几乎昭然若揭。


  可你是个心大的,错过了他隐隐的心意,一口答应下来:“好呀!叔叔喜欢什么东西,我带一点过去?”


  看过漫画你知道布加拉提的身世,对他更是添了几分怜爱疼惜。再说,布加拉提对你很照顾,光凭这个你也该去拜访拜访布父。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有点失落,不过他也知道不该急于一时,笑了笑说:“没关系,只要是你带的父亲都会喜欢的。”


  你转过头看着他温柔的视线忍不住心软,他太温和了,搞得你心脏某角都仿佛塌陷了一块。


  你不禁伸手抱住他,想给点安慰。他愣了一下,笑着回抱你,把头轻轻靠在你耳边,嗅到了清新的沐浴露的香气混合着你的气息令人心安。


  他在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这样让他怎么舍得放手……


  抱了一会你就想松开,但他抱得紧你微微动了一下他没有松开的意思。你想起他父亲觉得他现在可能很伤心就放弃了,算了,再抱一会吧。


  太阳已经慢慢西移,房间里只有浅淡的呼吸声和烤箱的嗡嗡声。抱着抱着,你有点困倦了,身子软下来更贴近他。


  布加拉提仿佛才意识到,耳尖通红,扶住你的肩膀松开了这个怀抱,不自在地咳了一声。


  “我先去送资料,咳,谢谢你。”说完就急急忙忙地拿起文件站起来。


  “啊,好,那你先去忙吧。”你打了个哈欠,朝他挥手。


  他走到门口,又叮嘱了你一句,“不要忘了哦。”


  “嗯嗯嗯,不会忘的,拜拜。”门被关上,你伸了个懒腰,拿起纳兰迦的抱枕靠在沙发上准备眯一会。


  困顿的脑筋转了一下,大家今天怎么一个接一个的来?


  意识模模糊糊地睡了一会,突然被惊醒,抬起头发现身上盖了一件毛毯。捏着毛毯的一角,眼神四处转了转。


  阿帕基端着茶杯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翘起二郎腿,看到你醒了把一个盒子丢给你。


  你慌张地接住,是一个很精致的红丝绒盒子。


  “这啥?”


  “打开看看。”


  你狐疑地打开,一条闪闪发亮的项链摆放在眼前,说不出来的雍容华贵,以你浅薄的见识看,上面镶嵌的钻石估计是真的。


  银色的细链,中央的钻石切割面平滑整齐,拿起来钻石细碎的光闪烁差点刺到你的眼睛。


  “哎呦,我的天,好漂亮!”


  “你从哪搞来的?”


  “笨蛋,肯定是买的啊。”


  你挑起项链的一边,微有些冰凉,小心翼翼地盖上。挪了下屁股到他身边,把盒子往他手里塞。


  阿帕基挑了下眉,看向你没收,你直视回去:“看完了。”不知道他买来送给谁,还特地给你看,虽然是很贵,刚才翻了一下盒子看到了logo是宝格丽,但同是干部你也不是买不起。


  他放下杯子,曲起漂亮的手指轻敲了下你的额头,拿起盒子对你说:“说你是笨蛋还不承认,这是给你的。”


  “啊!啊?为啥?我生日还没到呢,还是说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你摸了摸下巴回想今天是啥日子,说到礼物,阿帕基反而是护卫队里最喜欢送你东西的人。感觉他每次出去都能给你带礼物回来,有时候是首饰有时候是甜点,各种东西都有。


  一开始你还不好意思,后面越来越多就已经麻木了,当然你也经常送他礼物。跟特里休出去逛街的时候,看到什么东西觉得很适合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他打开首饰盒,垂下眼眉摆弄着项链:“你不会真忘了吧?”


  “额,嗯,嗯……”


  “后天的任务。”


  他这样一说,你瞬间想起来了。黑帮虽然大多是生意和帮派火拼的往来,但是为了在白道上走得更宽,必要的社交也是不可避免的。前两天有一个政府官员为了庆祝他儿子生辰特地邀请'热情'参加宴会。


  不过这个官员职位不算特别大,没必要乔鲁诺亲自出席。恰好这个人手上有点组织需要的东西,乔鲁诺就派阿帕基代替他出席,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还需要一个女伴。


  你想起那个时候你在打瞌睡,听到宴会就想到美食头脑一热就毛遂自荐。然后大家神秘莫测的眼神纷纷投来,阿帕基倒是爽快,赶在乔鲁诺开口前答应了。


  “好歹是代表组织,没有点东西压场面,到时候人家怎么看我们。”他拿起项链,朝你凑近几分,挽起你披着的长发帮你戴上项链。


  意识到他在做什么,你没有动,愤愤不满地小声反驳:“哼,说得好像我很拿不出手一样。”


  比起冰凉的项链,他的手指反而更冷一点,时不时与脖颈的触碰激起你的微微颤抖。


  “低头。”低沉磁性的声音入耳,你乖巧地低下头,才发现眼前就是他的锁骨。白皙分明,明晃晃地诱惑着你,不自觉地咽了口水。


  耳后传来“咔吧”的一声,不知道为何你晃动了一下没坐稳,身子不由自主往前扑。温热的唇印上精致的锁骨,轻触即离。


  刚想解释,他按着你的肩膀把你扶起来,看向挂在脖子上的项链点点头:“还不错。”


  他好像没注意到,念头在脑中浮现,你也就懒得解释了。低头看自己,刚好你今天穿的是比较低领的衣服,闪亮的项链映衬着你的肌肤更雪白了。


  有点惊喜,真的还挺好看的。你摸了摸项链,不禁感叹阿帕基的审美一直在线,给你挑的首饰都很适合你。


  你微扬起头颅,把脆弱的脖子暴露在他视线下,骄傲地夸赞自己:“这叫钻石配美人,锦上添花,哼哼。”


  他的眼神暗了一瞬,又笑着看了你一眼,起身:“就你会说。我去拿配套的衣服,晚上试试看全身效果。”


  “快去快去!”有点期待的你催着他去拿,被他捏了下脸蛋。


  他转身离去,在你看不到的角度里轻轻摸了下锁骨,正是被你亲到的那块,嘴角上扬。


  房间里又剩下你一个人,你找到乔鲁诺的镜子,照来照去,觉得这条项链越看越满意。


  捧着小脸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哎呀,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呀?”


  “吼吼,当然是你啦!我亲爱的……”换了个粗狂的语调回答自己。


  对着镜子搔首弄姿的时候,门口传来响声,有人进来了。


  福葛抱着书走进来,一抬头就看到你扭着腰对镜子眨巴眼睛,毫不留情地笑出声:“你在干嘛?噗!”


  看到是福葛,原本还有点社死的你平静下来,面无表情地抓起一个抱枕朝他丢过去。


  他抓住抱枕扔回沙发,把书放回柜子,才走过来揽住你的腰。突然看到你脖子上的项链,瞧了几眼确定地说:“阿帕基送的?”


  “你怎么知道?”


  他把下巴抵在你头上,另外一只手穿过来环住你的腰,叹了一口气。那天你举手说当阿帕基女伴的时候,大家的脸色可不太好看。虽然知道你可能是为了吃的,但是这是第一次你以他们中某个人的女朋友身份出现,他可是全程按捺着脾气没忍住爆发。看到项链就明白了,最近能有理由送你项链的只有阿帕基。


  这个姿势对你来说很熟悉,每次他忍不住烦躁想要爆发的时候,就会这样抱住你,平缓他的情绪。


  因为超高的智商导致压力过大性情暴躁,总会冲动做出一些事。漫画里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战胜自己的恐惧,在岸边没有跟随布加拉提成了你的一大遗憾,穿越过来后他是你第一个遇见的人。初见他,才意识到他不过十六岁。为自己而活有什么错呢?


  虽然这样说,但是那天你依旧动用替身强行把他拉下水,你还记得那个场面。浑身湿漉漉的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站在船上,随即愤怒地颤抖着身子,好像马上就要爆发。千钧一发间,你抱住了他。


  “福葛······”


  这之后就没有了,他虽然不满但还是乖乖待在船上。不得不说,紫烟的杀伤力真的大,打老板的时候他功不可没。


  慢慢的,这样反而成了他发泄情绪的方式,嗯,就是有点废你。


  你熟练地拍拍他的背,放任他抱住你。当时是情况特殊你没多想,后来他抱住你你也会忍不住脸红,不过次数多了就无所谓了,感觉自己像一个充电宝。


  “谁惹你了?”


  “组织里的财务都是蠢货,一个个连账都算不清!还有那个谁·······”


 以前也没发现福葛原来是个话痨啊,你放空思绪听他抱怨。说实话,站着被他抱住有点累,你扯了扯他的领带。


 “嗯?”


  “累,去沙发上。”


  像连体婴儿一样,他也不准备放开你,跟着你亦步亦趋地坐到沙发上。屁股一接触柔软的沙发垫,你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一点点捏着他的手臂发呆。


  ”······所以说,特莉休被那样的人看上······“


  等等,你听到几个关键词,连忙打断他,转过头看着他:“你刚刚说什么,我休妹怎么了?!”


  “特莉休最近被一个男的缠上了。”


  听到这你就不能忍了,我休妹也是谁想泡就泡的吗?翻了个身面对福葛,让他详细说说情况。本来他就搂着你的腰,你这一翻身更是整个人都钻进了他的怀里,温香软玉在怀,福葛可没什么心思说八卦。


  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但那个男人没办好他吩咐的事情才让福葛知道了他的近况。


  简单地把他知道的情况告诉你,你眯起眼睛筹划着晚上好好问特莉休本人,如果她不是自愿的,哼,那个男人就完蛋了!


  福葛扯了扯你的脸,把你的思绪拉回来,低头对你说:“明天海岸那有烟火大会,你要不要去看看?”作为组织里掌管财务大权的人,福葛的消息总是最通畅的,这次烟火大会’热情‘也有参一手。


  “去去去!”你激动地喊,好久没看到烟花了,正好趁这个时候去耍一下。


  被忽视了很久的烤箱发出声音,试图引起你的注意。你才想起来你和纳兰珈一起做的蛋糕好了,拍拍福葛的手臂,指挥他去拿出来。


  “你怎么突然做起蛋糕了?”他戴上手套把烤盘端出来,蛋糕一个个蓬松着散发着迷人的香味。你走过去拿起一个咬了一口,嗯,很完美,边缘有一点点烤焦了,不过不影响口感。福葛接过你手中的蛋糕,就着你咬下的痕迹吃了一口蛋糕。


  “怎么样?这可是纳兰珈做的哦!当然是我这个大厨教导有方。”你骄傲地摸了一下鼻子,等他夸奖。


  “挺好吃的。”连挑剔的福葛都点头了,这次蛋糕可谓是大成功。他又咬了一口,电话突然响起来。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福葛的眉眼凌厉起来,“我要去处理一点事情。”


  “去吧去吧,最近组织事情好多。”


  “快过年了,要把堆积的事务处理掉,有事打电话给我。”他快步走到门口,回头望了你一眼,你歪头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好的,路上小心。”


  福葛走了之后,你看着纸杯蛋糕,准备找个盒子把它们装起来。在柜子里翻来覆去找,想要一个饭盒。


  “过几天抽点时间把这里整理一下好了。”看着乱七八糟的橱柜,你想。


  把蛋糕整齐地装好,你看了眼时间,差不多要离开了,待会还要开会。


  刚提起盒子,门就被打开。


  “boss,你怎么在这?”你有点诧异居然是乔鲁诺。时间过得很快,乔鲁诺继承了乔家195的基因,最近抽条般地长高,一米七的你现在要微微仰头看他。


 “两个人的时候就叫我名字吧。”他对于称呼挺执着的,你在外人面前一向称他为boss,但是私底下总叫他茸茸。这会儿是因为有点惊讶没改口过来。


  “某人说要给我泡咖啡,泡着泡着就不见了。”他微笑着看向你,你突然心虚起来。完蛋,跟他们聊着聊着忘记这件事了。


  讪笑了两声,你放下盒子,谄媚地抱住他的手臂:“对不起茸茸。”心虚地眨巴着大眼睛,你惯用这招。他果然拿你没辙,捏了捏你的耳垂作为惩罚,就指着盒子问:"这是什么?”


  “我和纳兰珈一起做的蛋糕。”


  “嗯······”


  “要尝尝嘛?”你松开他的手臂,想拿一个给他。他按住你,摇摇头,只是又凑近了几分。绿松石色的眼眸渐渐放大,占据了你的心神。


  “明天有空吗?”


  “明天,明天晚上不是有烟火大会吗?我答应福葛一起去了。”


  他顿了下,有点失落的样子,长长的眼睫毛上下扑闪像一只蝴蝶晃悠悠飞进你心里。看着他的脸,你突兀地想起当初乔鲁诺的初设定是女性呢,难怪脸这么精致,在美人众多的护卫队里也算出挑。


  看到他眼底的青黑,有点心疼,年关将至,确实事务繁多,年纪轻轻就压上了重担。想了一下今晚的安排,你拉着他坐到沙发上。


  “既然到这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给你捏捏肩,不许说不好。”让他靠在沙发背上,你半蹲着揉捏他有些僵硬的肩膀。你心疼他,不禁用上了一些力道,全神贯注地按摩希望让他舒服一点。


  乔鲁诺的心神却全都在你手上,柔软温热的手搭着他的肩膀,你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服贴着他,无端激起战栗落入心里。他吐出一口气,反手覆在你的手上。


  “怎么了?”


  “没事了,谢谢你。”


  “哎,可是我才按了一会······“他站起来牵着你的手把你拉起来,等你站稳才扶住你的腰,笑着在你脸上亲了一下。


  ”这样就可以了。“事发突然,你的脸上飞跃起一抹嫣红。


  “这这这·····”


  “是我们的礼仪。”他倒是一本正经地解释,知道你不是意大利人,故意这样忽悠你。被他含笑的眼眸注视着,你脑海都糊成一片没办法思考。


  “走吧,不是还要开会吗?”他牵着你的手没放,趁你呆愣拉着你往外走。


  “布加拉提他们已经在会议室等我们了。”听到这,你也没功夫羞涩,跟上几步与他并肩。


  “····意大利真的有这种礼仪吗?”


  “你猜。”


  你们的话越飘越远,消失在走廊尽头,那里还有你们的小伙伴在等待着。


章鱼烧杀手
帮下属检查一下nienie发育...

帮下属检查一下nienie发育情况🔞(一定要我截到这种程度才过审吗😅)

【全图weibo或twi

帮下属检查一下nienie发育情况🔞(一定要我截到这种程度才过审吗😅)

【全图weibo或twi

一覺醒來到中午了!

唉  无论怎么样也过不了审就把中间一大段截掉了


大概是:俩成年人大半夜回来再客厅do  那个i,搞得正欢,突然被醒来的小飞机发现了,第二天就进行一个思想的教育。

唉  无论怎么样也过不了审就把中间一大段截掉了


大概是:俩成年人大半夜回来再客厅do  那个i,搞得正欢,突然被醒来的小飞机发现了,第二天就进行一个思想的教育。

Guido Mista
可恶啊……完全睡不着嘛,偷偷来...

可恶啊……完全睡不着嘛,偷偷来点夜宵吧,嗯?你也没睡嘛,要不要一起喝点什么,瞧瞧,我发现冰箱里还有半瓶红酒!

oh!太棒了,还有一根可以做下酒菜的香肠!

可恶啊……完全睡不着嘛,偷偷来点夜宵吧,嗯?你也没睡嘛,要不要一起喝点什么,瞧瞧,我发现冰箱里还有半瓶红酒!

oh!太棒了,还有一根可以做下酒菜的香肠!

苺阿雙

♀️繼仗子跟承子後的喬魯諾😊茸米莓的成分,就算是女孩也會是左位的媶👌

♀️繼仗子跟承子後的喬魯諾😊茸米莓的成分,就算是女孩也會是左位的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