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米津玄师

39.9万浏览    6059参与
亥月

【米津玄师】网恋男友是爱豆(1)

这是以前yy的内容

如果以前在某个app感觉看过的请放心

因为我就是那个作者(黑历史)

在那个app的书已经删了

好啦,就说这么多(由于是以前写的文笔稚嫩,后面我会改的)

------------------

我是一名普通的日本留学生,

来日本快4年了,也接近毕业了吧


至于我现在在干啥子嘛?

和一个性格特别害羞的网友聊天

哎,不是,我不是变态啊!

我只是和这个网友网恋


感觉怎么哪不对劲啊?

不要想歪了啊!网恋很正常吧

而且来日本那么长了,总该没有语言障碍吧

所以说嘛,网恋不是很正常嘛

大家都是大人了嘛,正常正常


不过说起来我跟他是怎么认识的

估计...

这是以前yy的内容

如果以前在某个app感觉看过的请放心

因为我就是那个作者(黑历史)

在那个app的书已经删了

好啦,就说这么多(由于是以前写的文笔稚嫩,后面我会改的)

------------------

我是一名普通的日本留学生,

来日本快4年了,也接近毕业了吧


至于我现在在干啥子嘛?

和一个性格特别害羞的网友聊天

哎,不是,我不是变态啊!

我只是和这个网友网恋


感觉怎么哪不对劲啊?

不要想歪了啊!网恋很正常吧

而且来日本那么长了,总该没有语言障碍吧

所以说嘛,网恋不是很正常嘛

大家都是大人了嘛,正常正常


不过说起来我跟他是怎么认识的

估计会有点狗血,

应该是我先主动加他的吧

因为他的说说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文采斐然呐

至于后来吗?呜……莫名其妙就好上了?

不过从他的言语上来看

应该是个挺内向的少年……吧

从性格上来讲,挺可爱的呢,希望现实中的你如网上一样可爱呢


中间也有一段磨合期呢,如果没有的话

那估计……聊了一半就删了?

好吧我以前经常这样干

至于磨合期怎么度过的……emmm

我可以用简单的四字和一个标点符号概括

游戏,聊天


-------------

以前的稚嫩文笔






霍格沃茨图书馆工作室

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

联文·推歌短打

句终出品

———————————

#我在时光里享受温暖,我在流年里忘记花开。

———————————


她有些后悔,就像是被力尽松懈咒击中了。

飘渺的月光洒落地板,银色的月光好似一颗颗钻石不停闪烁着。


“なぜ後悔するのか?”


“噗咚、噗咚”心脏有力地跳动着,她起身走进庭院。伸手掀起挡在眼前的藤蔓与树枝,她似乎闻到了什么、又似乎失去了什么。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嬉しいのに。”


彼岸花蒙络垂危,淡淡的香气需要仔细的探索才能发现。鼻腔充溢着花香,伴随着习习凉风,夏夜蚊虫低语,她小心翼...

联文·推歌短打

句终出品

———————————

#我在时光里享受温暖,我在流年里忘记花开。

———————————



她有些后悔,就像是被力尽松懈咒击中了。

飘渺的月光洒落地板,银色的月光好似一颗颗钻石不停闪烁着。

 

“なぜ後悔するのか?”

 

“噗咚、噗咚”心脏有力地跳动着,她起身走进庭院。伸手掀起挡在眼前的藤蔓与树枝,她似乎闻到了什么、又似乎失去了什么。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嬉しいのに。”

 

彼岸花蒙络垂危,淡淡的香气需要仔细的探索才能发现。鼻腔充溢着花香,伴随着习习凉风,夏夜蚊虫低语,她小心翼翼伸出手,采摘、分离、碾碎、归土…

 

“そして、あなたも私の存在を知らない。”

 

月亮回家了,大地是温暖的。她却不敢抬头仰望暖阳,炽热的光芒洗礼每一片黑暗。

我要做什么呢?我失去了什么呢?明明说好了不要后悔。她一遍一遍地质问自己。

苦苦追寻一个梦幻般的匿地,穿过一片片树林、一条条河流、一块块田野,疲倦使她呼吸急促。喘息声起起伏伏,拂去额头流淌下来的汗水,她靠着桥的扶手缓缓蹲下。

 

“きっとこれだけ缲り返して、お互いに笑うことができる。”

 

淅淅沥沥,雨滴洒落在地面上溅起阵阵涟漪。深呼吸,再次吸气、呼气、吸气、呼气。挣扎与迷惘、逃避与混乱,充斥着她那刻就要沉寂的的心灵。

 

我在时光里享受温暖,我在流年里忘记花开。

 

“どうしてどうしてどうして!!!”

 

雨愈下愈猛,噼里啪啦毫不留情的向溪水砸去。她无奈下打开雨伞,不料被风吹的摇摇摆摆。

 

“何度誓っても何度祈っても惨憺たる夢を見る。”

 

反着打伞很奇怪呢,她闷闷这样想着。不管不顾向前走去,前地朦胧、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也蒙住了她本就迷惘的心。

 

“誰にもいえない秘密があって嘘をついてしまうのだ。”

 

一个朦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越发清晰,他紧紧吸引着女孩的目光。

———因为他的伞也是反着的。

 

“「それでよかったね」と笑えるのがどんなに嬉しいか!”

 

无视依旧猛烈攻击的雨点、不顾溅在身上的泥点。

“向前冲”她这样告诉自己。

“向前冲”他心下一颤。

 

“どうしてどうしてどうして!!!”

 

就像无数情节里一样,拥抱总能化解一切困难。太阳不再吝啬于给予温暖,雨水像是累了似的慢慢停止洗礼大地。

两人的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边闪闪发光,在暖阳下折射光芒。

逆光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一种光芒从他们内心散发着。也许你看不到体会不到,但你闻到了吗?仔细一点,那是淡淡的彼岸花香围绕着他们。

 

“奇跡であふれて足りないや…”

 

你是在…女孩温柔的声线夹杂着不易察觉的丝丝颤抖。是啊,男孩略微低沉的声音轻轻笑了。

 

不多时,伴着缓缓消失的余晖,少男少女的声线叠加在一起,融进了试探于释然。

 

“あたしの名前を呼んでくれた…

あなたの名前を呼んでいいかな?”

 

////////梦千梦恒

 

null

 

宇智波哈小埋

这首歌好听死了,强行推荐太好听了,我来给你们安利一下

这首歌好听死了,强行推荐太好听了,我来给你们安利一下

请不要在意
阿八生日前没画完的,不想画了今...

阿八生日前没画完的,不想画了今天太累了,休息去了

阿八生日前没画完的,不想画了今天太累了,休息去了

Monsent
摸鱼令我快乐无边 英明米完善中...

摸鱼令我快乐无边


英明米完善中——


(但是画完了可能就一年后了吧

摸鱼令我快乐无边


英明米完善中——


(但是画完了可能就一年后了吧

徊笙.

🍩合札就推一下八爷的《Donut Hole》🍩

🍩屑板写摸索ing,字体是点尖uncial🍩

🍩其实是在阿B上看到手书才知道甜甜圈这首歌的_(:_」∠)_但真的好听,GUMI版本也很棒!🍩

🍩卑微圈一下组织:@归野官号 @『肆书』  🍩

 (悄悄说一下我拼错了,是donut😢)


🍩合札就推一下八爷的《Donut Hole》🍩

🍩屑板写摸索ing,字体是点尖uncial🍩

🍩其实是在阿B上看到手书才知道甜甜圈这首歌的_(:_」∠)_但真的好听,GUMI版本也很棒!🍩

🍩卑微圈一下组织:@归野官号 @『肆书』  🍩

 (悄悄说一下我拼错了,是donut😢)


一二三五没有四·Hdub

[提拉米苏]家具的话--沙发

ooc预警

无脑预警

渣文笔预警

短小预警

现在走还来得及

好吧


开始


大家好,如你所见,卧是一张沙发。


卧是单人沙发

卧是单人沙发

卧是单人沙发


然而,这个人,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他把卧差点压死。


不要问卧他是谁……卧绝对不会承认有这么过分的主人的。绝对不会……


本来就天天没事就躺卧怀里,喝酒也在卧怀里,拍照也在卧怀里,有的时候拿着他的吉他小弟还是躺卧怀里。就这么乖乖巧巧躺着不行吗?


是家里的酒不能满足你了还是外面的酒都比较香呢,你跑外面去喝个酩酊大醉?

自己喝醉了就自己走回来嘛,你的酒量卧也不是不清楚。你还好...

ooc预警

无脑预警

渣文笔预警

短小预警

现在走还来得及

好吧







开始



大家好,如你所见,卧是一张沙发。


卧是单人沙发

卧是单人沙发

卧是单人沙发


然而,这个人,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他把卧差点压死。


不要问卧他是谁……卧绝对不会承认有这么过分的主人的。绝对不会……


本来就天天没事就躺卧怀里,喝酒也在卧怀里,拍照也在卧怀里,有的时候拿着他的吉他小弟还是躺卧怀里。就这么乖乖巧巧躺着不行吗?


是家里的酒不能满足你了还是外面的酒都比较香呢,你跑外面去喝个酩酊大醉?

自己喝醉了就自己走回来嘛,你的酒量卧也不是不清楚。你还好意思让人家一纤细男孩子送你回来。


哈?


不要妄想狡辩,卧看见你支在地上的脚了。其实你清醒的不得了对不对……


呵,男人。


人把你送回来就送回来,你乖乖躺卧怀里卧也不是不能原谅你。但是,你不但不喝人家精心熬的醒酒汤,你还把人家扯怀里哈?


扯怀里就算了,不过吃一点狗粮。不过你好意思看着那滚烫滚烫的醒酒汤直接烫卧身上?


有一说一,卧佩服你的不怕烫。明明都溅脸上了还那么不动声色。


卧觉得卧不能这么坐以待毙。而且卧的一根弹簧已经被你们两个人压到极限了。


所以,卧小小的使了个坏。

嘿嘿。


眼看着两人的温度差不多了,卧轻轻一翻。


看——卧保护了一个男孩不受卧主人的迫害!


为英勇的单人沙发鼓掌👏🏻👏🏻👏🏻👏🏻


某地毯:滚!


但是好像那个男生也不太高兴的样子……


哎呀不管了,身为一张沙发,卧已经做了卧应该做的。


卧的使命完成了。


就是现在让卧报废也没问题。


……


等等,你……你要干嘛?

……


诶诶诶,有话好说,把剪刀放下!



汤木尘克
(是指绘) 就算虚张声势 也无...

(是指绘)

就算虚张声势   

也无所谓吧   

再一次再一次前行吧   

我们的声音   

很久以前就被听到

                 ——【loser】

看他在舞台上的样子,就好像他是自己的神明。

(ps:是之前的贺图

(是指绘)

就算虚张声势   

也无所谓吧   

再一次再一次前行吧   

我们的声音   

很久以前就被听到

                 ——【loser】

看他在舞台上的样子,就好像他是自己的神明。

(ps:是之前的贺图

mouse

笑一笑吧(37)

不久后,汽车抵达了家。桃沢搀扶着醉酒的米津上了楼。

昏昏沉沉的米津被桃沢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

米津感觉自己的大脑里面十分混乱,好像有好多个人在吵架,不过他也听不清说的什么,也没想去听。

桃沢把米津扶正,自己则端端正正地坐在米津对面。

“虽然这个时候应该让你休息,不过我还是要说给你听。”

米津迷迷糊糊地靠仅剩的一点清醒支撑着,皱眉眯着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却不能如愿。

——

“我要开始说了,可以吗?”

没等米津回答桃沢就开始自顾自地说话。

“很抱歉我总是伤害你,我……我应该是一个很差劲的人吧。我从小离开家人,被关在四周都是白墙的房间里,一般看不见人,所以在情感方面没有成长好。...

不久后,汽车抵达了家。桃沢搀扶着醉酒的米津上了楼。

昏昏沉沉的米津被桃沢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

米津感觉自己的大脑里面十分混乱,好像有好多个人在吵架,不过他也听不清说的什么,也没想去听。

桃沢把米津扶正,自己则端端正正地坐在米津对面。

“虽然这个时候应该让你休息,不过我还是要说给你听。”

米津迷迷糊糊地靠仅剩的一点清醒支撑着,皱眉眯着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却不能如愿。

——

“我要开始说了,可以吗?”

没等米津回答桃沢就开始自顾自地说话。

“很抱歉我总是伤害你,我……我应该是一个很差劲的人吧。我从小离开家人,被关在四周都是白墙的房间里,一般看不见人,所以在情感方面没有成长好。遇见你之前我从没有真心露出笑容过。”

“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我随意伤害别人的借口。所以,可不可以帮我,让我的感情变得比之前稍微、稍微充沛一点点?”

桃沢身体微微前倾,期待着米津的答复。

“嘛嘛,我在和一个喝醉的人聊什么呢,去弄个醒酒汤吧。”

她站起身,去冰箱里拿蜂蜜。

“你在说什么啊。”

刚刚关上冰箱门,米津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吓得桃沢差点没拿稳。米津的影子投在冰箱门上,酒气扑鼻,莫名让桃沢感到一种压抑感。

米津将桃沢困在冰箱和自己之间,撑着门让她没有逃走的余地。

桃沢小心地转过身,看见米津因酒精的摄入而略微发红的脸,下意识地想要向后退。退了一步,就撞在了冰箱门上。

米津又往前了一步,桃沢吓得抖了一下,蜂蜜罐子拿到了一边。

“啊……那个……我马上去做醒酒汤,有、有事吗?”

米津低头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空出一只手把桃沢手里的蜂蜜罐放到旁边桌子上,接着手指缠上了桃沢的发尾,略微湿润的唇顺着她的鼻尖吻到了唇部,攻势一下子变猛了,舌撬开她微张的牙关探入禁地,摄取着女孩的气息。

桃沢感觉有些喘不上气,用手轻轻推了推米津,发现根本推不动,索性垂下手任由他亲吻自己。

等到米津终于离开桃沢时,她几乎有些站不稳,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米津的一只手还撑在门上,另一只手把桃沢的头抬了起来,舔了舔嘴唇。

但紧接着,他把头埋到了桃沢的颈窝,哀求似的小声说:“别去找别人了,好吗……”

桃沢感觉到肩膀的布料湿了一块,充满歉意地拍了拍米津的背,算是默认。

得到了答复的米津心情变得好了一些。

桃沢吻了吻他略微凌乱的发梢,紧紧地抱住了他。

米津嘴角轻轻挑起,接着在桃沢的颈部舔了一下。

桃沢的身体像过电一样,酥酥麻麻,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呼吸变得急促。

米津在原来的位置轻咬一口,然后留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印记。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感到不知名的恐惧。

米津的吻一路向下,停在了桃沢的锁骨上,轻轻地啃噬着。

桃沢的腿忽然软了一下,险些坐在地上,米津就把她抱住怀里。两人的头发交织在一起,黑色混着白色。

“唔……米津桑……”

米津空出一只手,绕到背后拉开了拉链,裙子松松垮垮地搭在桃沢的身上。

桃沢扶着米津,眼神变得有些迷离。

“那就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吧,怎么样。”

Tragedy.

光(3)

带着库存来了……

×文笔崩渣预警

×乙女向预警

×原创女主×米津

×可能ooc预警

×bug可能超多预警


那就,开始——


        “抱歉打扰了——”一个声音划破宁静,是店员送酒来了。

  “可以问一下,你们店长叫什么名字吗?”菅田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叫小鸟游悠。差不多是甩手掌柜了,所以我们习惯认为店长是她妹妹小鸟游诗织。”店员笑了笑,转身走了。

  很少见的姓氏啊。米...

带着库存来了……

×文笔崩渣预警

×乙女向预警

×原创女主×米津

×可能ooc预警

×bug可能超多预警






那就,开始——







        “抱歉打扰了——”一个声音划破宁静,是店员送酒来了。

  “可以问一下,你们店长叫什么名字吗?”菅田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叫小鸟游悠。差不多是甩手掌柜了,所以我们习惯认为店长是她妹妹小鸟游诗织。”店员笑了笑,转身走了。

  很少见的姓氏啊。米津如此想着。

  酒已经上完了,两人没有再关注其他,而是回归了往日一样的聊天喝酒。深夜,米津才打了车回家,一头醉倒在床上……

  


  小鸟游悠简直想掐死自己。

  她现在躺在床上,两眼放空,明明钟表已经指向了凌晨两点,她还是睡不着。

  因为下午睡多了。

  “我发誓,我下午再晒着太阳不小心睡着而且一睡就三四个小时我就是猪。”她这么碎叨着。

  悠强行把脸埋到被子里,克制自己的一切心理活动,打算什么也不想,圈些困意。

  忘了过了多久,她终于睡着了。

  她做了很长的梦。

  梦中的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校园,穿着校服,挎着澪的胳膊,走入了音乐教室,里面有位少年,在弹吉他。

  澪坐在了窗边,只是一动不动的微笑着望着自己,而自己望向了少年。

  梦里没有声音,她感觉脑袋混混僵僵的,只是静静看着少年低着头,拨弄琴弦。

  下午的阳光透过树影,斑驳洒入室内,尽管没有声音与感觉,但她还是感觉到了惬意与温暖。

  少年的曲子好像终于弹完了,猛的抬起了头。

  刘海遮住了眼睛,他忽然笑了起来。

  她才发现,这不是少年,这是米津玄师。

  

  如同被强制按下关机的电视,梦在这里戛然而止了。

  只剩悠再次睁开了眼睛,面对一片天花板。

  她歪歪头,看到窗帘透出了阳光,隐约看着时钟指示着八点半,她摇摇晃晃的下了床。

  梦到澪已经是这个月第六次了,梦到米津已经是这个月第五次了……她一边刷牙,一边再次在心里记了一笔。

  她每次晚睡都会做梦,睡眠很浅。虽然已经习惯如此,但再次梦到米津还是让其心情颇好——像约定一样,能见到他……

  温水打在脸上,她赶走困意与迷糊,穿好衣服走下了楼……

  “早上好!”她笑着推开门,诗织不出所料的坐在吧台前——尽管是周末,她还是习惯很早起床。

  “早。”诗织浅浅的露出一抹微笑——她只在悠面前笑过。

  诗织手里抱着跟她一样的娃娃,正在整理衣服,旁边放着外出箱。

  “是要出门摆拍啦?”悠微笑着问,今天是难得的周末,她也想带着诗织出去玩玩了。

  “嗯,感觉你会带我出去玩。”诗织把娃娃放到了箱子里。

  “唉——真是心有灵犀。”悠感叹道,也走入了吧台,把自己的那个娃娃抱下,放入了箱子。

  简单确认了地点,两人便出门坐上了电车……

  六月,天气还没有那么炎热,两人去了海边,现在人还不多,很适合拍照。

  碧蓝的海面微微涌动着,在阳光下闪烁几点光芒,金黄的沙滩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贝壳、海螺,不时有几只小小的螃蟹匆忙跑过,潮湿的海风打在脸上……

  悠喜欢大海,但不喜欢必会出现在海边的沙滩……好像是儿时留下的厌恶,现在也没有消除。

  两人在海边拍照聊天,待了一上午,中午便在海边的餐馆吃午饭,打算下午去其他地方……

  


  米津十点多才堪堪起了床,他脑袋昏昏沉沉的,宿醉使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

  “Tragedy.……吗。”他喃喃道,随即下床洗漱,拿起手机,在网站上输入了“Tragedy.”。

  ……

  他花了一中午时间了解了她。

  Tragedy.的歌全是自己包揽词曲的,今年刚出道,人气中等,但曲子很有特点,很有潜力。

  仔细思考再三,米津决定了自己的合作伙伴……

  


  “诗——织——”悠把头搭在诗织肩膀上轻轻蹭着,眯着眼睛,拉长声音模模糊糊的说着。

  “困了我们就回家睡。”诗织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了,知道悠又要晒着太阳睡着。

  “但等到家我就不困了……”

  诗织叹了口气:“那你睡半个小时。多一分不行。”

  “好……”悠把头抬起,趴在了桌上——

  “夢ならば(如果这是梦的话),どれほどよかつたでしょう(那该有多好)……”

  身边手机的铃响直接给悠震了个精神。

  “哎西——!”悠简直要烦死了。

  “如果这是哪个广告推销我就问候他全家。”悠没好气的撇着嘴拿起手机,赫然看到了屏幕上老板的署名。

  “中午好啊中田先生!”不气不气咱不气,咱生不起那气。

  “小鸟游,这里有个歌曲合作邀请,你要同意吗?”中田先生今天说话莫名其妙的好气。

  “啊?跟谁啊?”悠其实不反感合作,但风格不合适她也不能硬同意啊。

  “米津玄师。”

  “???????先生您口误了吗?”悠觉得自己真是离疯不远了,都幻听了。

  “没有,就是米津玄师。”

  “yonezu kenshi……???”

  “啊!你到底同不同意?!”行吧,中田先生的耐心也就这点了。

  “同,同意……”悠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喃喃的回答着。

  “明天下午三点,东京xx栋xx号。”忙音传来。

  


  悠的手机“啪”的在桌上来了个狗啃泥。

        “诗织啊……”

  “啊?”

  “掐我,使劲的那种。”

  “你没在做梦。”

  “哦……啊……”

  “你手机摔了。”

  “屏没碎就行。”

  “屏碎了。”

  “……”

        随便吧。


  此时的悠早已陷入了头脑风暴:

  米津玄师啊米津玄师啊他怎么知道我的哦我的上帝啊你这老头子真会开玩笑我是什么不知名歌手啊会妨碍到米津玄师的吧我怎么还同意了我怎么面对他啊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上帝啊我该夸你把我爱的人送到我身边还是掐你把那么神仙的他送到我身边呢啊啊啊虽然还是有点高兴但明天穿什么衣服啊说什么话啊天好麻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诗织的视角,悠说完这些,就两眼放空,愣了十分钟,嘴里还一直碎叨着“yonezu kenshi。”

  “你说,米津先生怎么知道我的呢?”悠终于回了神。激动与不安在她心中回荡,她做梦也没想到米津玄师会这么邀请她。

  “谁知道。公司破天荒肯给你做宣传了吧。”诗织没有说昨天晚上的事。

  “但我一不知名歌手怎么会被他邀请?”悠又趴到了桌上,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你本来就就很棒啊。”

  “怎么可能……啊算了,不说这个,总之想想明天该说什么吧……”悠强行截断了话题。

  “嗯。”

  ……

  刚过了半分钟不到,悠就突然抬了头,把下巴搭在了胳膊上:“突然不想想了……好像没有什么好说的,或者说以我那情商也想不出来。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


  诗织:……?


  “要继续睡一会儿吗?”

  “不困了。回家吧。”

        悠为米津的邀请感到高兴的同时,也被不知名的紧张、恐惧与不知所措围绕,这种心情很矛盾,好像……好像她根本不应该与米津合作——他是神明,他们两个简直是天壤之别,自己不可能胜任这份合作的吧?


        她甚至不想同意这个邀请了。她现在有点烦躁,一刻不想多待了,只想回到那个熟悉,令她有安全感,平静的家。

  她起身整理身边静静坐着的娃娃,放入娃箱。躺在箱子里的“她”平静的看着自己,脸上温柔的笑意在这时却显出僵硬。

  “好。”诗织知道悠现在心烦意乱,没有多说话。

  两人就此回了酒吧。






(Tragedy.の无用bb:淦!以为写了好多结果才这么点???(怀疑人生)难受喔……)

(完了完了我库存要发完了……)





感谢阅读(●'◡'●)ノ❤

汤木尘克

米的这场演唱会真的好绝!!(p2原图)

这绝对是我最喜欢的一场!!!!

米的这场演唱会真的好绝!!(p2原图)

这绝对是我最喜欢的一场!!!!

我是菜鸡

摸乖崽和大帅哥!!

摸乖崽和大帅哥!!

詞楒

老师下次网课让我表演才艺啊啊啊

我打算唱个米米的歌宣传一下最好的米米

所以说是唱loser还是lemon还是打上花火还是红辣椒到现在都没有抉择😶

占tag致歉 我就是想瞎叭叭两句

老师下次网课让我表演才艺啊啊啊

我打算唱个米米的歌宣传一下最好的米米

所以说是唱loser还是lemon还是打上花火还是红辣椒到现在都没有抉择😶

占tag致歉 我就是想瞎叭叭两句

Monsent

他们的全部爱情(十四)

沉稳天真米米不请自来

二人录音共度快乐时光

“被菅田将晖引导”选手权冠军花落谁家?

阿言的故事小屋,没有营业状态今晚却非要开业

(顺便下次更新应该会放在六天以后,阿言太想摸鱼了)

以下正文↓↓↓


米津的信息素好像鬼魅一样缠绕上自己,苦涩的的橙花香气混上自己的信息素交织出新的味道。菅田将晖眯了眯眼,脑子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确实这个味道和那天晚上的那个人太像了,可仔细一想就算这件事情真的如此,自己也不能现在就把自己的猜测扔到台面上。

录音室里没有窗户,现在两个人唯一能寄予希望的就是这间屋子里的中央空调能快点把这味道抽出去。米津晃晃脑袋,好像这样就能把对方信息素给自己带来的影响甩掉...

沉稳天真米米不请自来

二人录音共度快乐时光

“被菅田将晖引导”选手权冠军花落谁家?

阿言的故事小屋,没有营业状态今晚却非要开业

(顺便下次更新应该会放在六天以后,阿言太想摸鱼了)

以下正文↓↓↓


米津的信息素好像鬼魅一样缠绕上自己,苦涩的的橙花香气混上自己的信息素交织出新的味道。菅田将晖眯了眯眼,脑子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确实这个味道和那天晚上的那个人太像了,可仔细一想就算这件事情真的如此,自己也不能现在就把自己的猜测扔到台面上。

录音室里没有窗户,现在两个人唯一能寄予希望的就是这间屋子里的中央空调能快点把这味道抽出去。米津晃晃脑袋,好像这样就能把对方信息素给自己带来的影响甩掉一样。菅田将晖看着这一幕,心中只觉得真是对不住米津。

“米津先生,抱歉……”

“没事,”米津的声音很清楚,眼神也很坚定,“要试试两个人的和声吗?”

“和声?”

“嗯,是的,”腺体上的酸麻感已经过去,米津怀着点侥幸心理希望对方没有发现自己的秘密,“虽然之前给您的谱子上没有写,我私下还是想了一下的。”

“欸?”

“嗯,其实不是很难,然后刚刚听了您唱的时候我也有点别的想法,刚刚好录完前奏的和声之后我再写一下。”

两个人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身体隔开了点距离。空气中双方的信息素都消退了下去,但是它们带来的影响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减退的。但是菅田将晖发现米津这方面显得竟不是很在意,一边的纸上涂涂画画写了不少。这样平和的态度弄得他这会儿倒是拘谨了,看着对方的眼神也偷偷摸摸的。

 “就和之前B段有点像,”米津抬起头头,表情严肃了起来,“感觉上就是去思念曾经但是又不太一样,是怎么说……想要带着互相有点矛盾的感情去表达的那种感觉。”

 “那就是那种您之前谈过的那种没什么实际意义但是很重要的那些东西吧。”

“是的是的,就是那种感觉。”

 “啊原来如此,”菅田曲起手指放到鼻底,睁大了眼睛很认真地看着一边的米津玄师,“是这种感觉啊。”

“大概就是这样——”

 “嗯……”

其实菅田将晖也不太懂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因为米津一次也没有向他解释。自己也只能仅仅依靠自己的猜测去寻找。米津歪着头看了看菅田将晖,大概是看出了他的不安,很温和地笑了笑。

“一起来唱一下最后那段好了,”他笑容有点羞涩,“就从「どれだけ無様に傷つこうとも、終わらない毎日に花束を」一直到最后好了。”

米津漂亮的手停在空中,看着菅田将晖的眼神很真挚。

“可以由您开始吗?”

“欸?”菅田将晖睁大了眼睛,“由我?”

“嗯,”米津伸手揉了揉鼻子,脸上的笑容未经改变,“您的声音真的是很好,所以还请您开头。”

“哪里哪里……”

“真的,”他的声音里含混着笑,“从您开始唱的时候我就觉得,‘啊明明是我的歌却要被你压制了’。”

菅田将晖听着米津玄师一边轻声地笑,一边和自己很真诚的自己解释,没来由地觉得这个人有点说不出的可爱。

“啊,抱歉。”

“不不不没关系的,”米津不好意思地伸手理了下后边的头发,“这样很好啊。”

他伸手向身边的菅田将晖示意。

“一起吧?”

“好。”

菅田将晖点点头,抓准节奏和对方一起站起来走到麦克的前面。他还没见过米津玄师唱歌的样子,脑子里能想象出来的场景也是模糊的一片。他模模糊糊地觉得米津玄师唱起歌来的感觉应该是简简单单地站在麦克风的前面,又或者是和他现在完全不同风格的放肆和张扬。

但是事情发生的比菅田将晖想象的要更加简单,米津在对方的谱纸上用铅笔标注了他要唱的部分,还很贴心地在重音字的下面画了下划线。他很普通地站在麦克前面,头发因为耳机压下来遮住了亮闪闪的眼睛。

“可以了和我示意就行了哦,”在调音室里坐着的录音师第一次开口,好像对刚才的事件毫无觉察,“我这次会让您二位都能互相听到声音。”

菅田将晖看向米津玄师,对方的脸也朝向自己。菅田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是凭借着自己的直觉他觉得那大概是和之前一样的过于热情的眼神。

“那我开始了。”

菅田将晖点点头,微微鞠了一躬。耳机里传来信号,菅田在脑内数着节奏,在自己该进入的那一拍把自己的声音唱了出来。第一次面对着米津唱这首歌,他有说不出的紧张,生怕哪一点做的有点瑕疵让对方不满意。

米津伸手拨了一下额前的头发,把自己的左眼露出来。在感受到菅田将晖向自己投来了同样的视线之后,冲着他笑了笑,并且用口型说了“很好哦”这样的话。菅田自然是很清楚地看到了,嘴边不自觉就扬起了笑容。

带着这样的笑菅田将晖很自然地唱完了最后自己那一句,然后假装低头拿着自己面前那张纸看,实际上是偷偷地用余光去看对面的米津玄师。

「今更悲しいと叫ぶには、あまりに全てが遅すぎたかな…」

米津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菅田将晖的余光告诉他现在对方的注意力全在歌曲上。于是他趁此机会抬起头,几乎是贪婪地观察着对方。米津唱起歌来的时候和平常表现出的气质又不一样了,一种只有成熟之后才能拥有的特有矜持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使他身上体现出的本就特别的美更加纯粹。

耳机里传来的声音里含有的东西和自己表达的不一样,菅田将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仔细地辨析着,米津特有的微微沙哑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里面夹带的情感饱满有力,不加阻碍直接流进了自己的心里。大概是刚刚长时间试唱同一首歌的缘故,菅田现在自认对这首歌的理解还算到位,可就在米津唱到「もう一度初めから歩けるなら、すれ違うように君に会いたい」这一句的时候,就像一束白光在心里猛然炸开,菅田将晖猛然间理解了他之前和自己说的那些自己未尝弄明白的无意义事物的一些东西。

原来如此,果然这些东西会让人着迷啊。

菅田将晖在发现之后这一点,心中对米津的好奇开始成倍数地增长。出于演员的自觉,他喜欢身上饱含复杂性的人。于是米津现在在外在上表现的也好,在创作上表现的也好,都足够让自己有兴趣去深究一番。

最后一段是两个人的合唱,结果在场的时候双方完全没有商量过,却都在这一时刻很默契地分出了精力去听对方的演唱。这一遍进行完之后,米津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白皙修长的手伸上去洒脱地把耳机扒拉下来。

“您刚才这遍的声音真的很棒啊。”

米津笑着,看着菅田将晖的眼神不自觉地躲躲闪闪,颧骨上那一片皮肤泛着淡淡的粉色。

“啊您过誉了……”

“是真的很好。”

米津好脾气地笑着,眼睛眨巴眨巴,很羞涩地看着他。菅田被这个表情感染到了,原本很容易找到的轻易就能和任何人放开的工作状态莫名其妙地拿不出来,整个人都有点拘谨。

从今天见面开始,菅田就对对方对自己的情感或者看法很好奇。不管怎么看米津对待自己的方式都过于暧昧,两个人明明才是第二次见面,但是这种暧昧的感觉却不是一朝一日就能形成的。并且之前他也莫名其妙地坚持找自己合作,想到这一点的菅田将晖不由得就更想对他对自己的感情刨根问底。

于是怀着这种的好奇感,他竭力从米津对自己的影响中解脱出来,找到一点自己在各种番组中积累下来的经验造就的艺人状态,开始在追求自己想要的答案的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那个不好意思,”菅田将晖在对方偷偷打量自己的时候开口,“虽然是第二次见面提这件事太过突兀,但是您能允许我能叫您米津君吗?”

“欸?”

米津瞪大了眼睛,手刚想拿上去揉鼻子尖,就在菅田这句话行进到重点的时候停住了。

“现在吗?”

“嗯,”菅田将晖知道现在自己要摆上什么表情,眼睛很专注地看着他,脸上带着很开朗的笑容,“可以吗?”

“可……可以——”

对方的声音最开始莫名地颤抖,后面又拖了一点长音。

“欸?”这回轮到菅田将晖惊讶了,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震惊的笑,“米津君不问我为什么吗?”

米津手上捏着薄薄的那张纸,亮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嘛,这么说的话,”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依旧是有点羞涩的,但是和少女的羞涩又很不一样,“我觉得如果是菅田桑的话,怎样都无所谓的。”

“嗯这样啊,”菅田托着自己的下巴——既然要找出答案,不好好演戏的话是不行的,“我都叫您米津君了,那这么说的话——”

他故意拖了长音,显出亲昵的端倪。既然米津对自己表现出有意无意的暧昧,自己不去突破这一点是不行的。一方矜持,自然要有另一方主动起来才能互补。

“啊,”米津受宠若惊,眼睛直勾勾地看了他半天才说出后半句话来,“我叫您菅田君也可以吗?”

这个场景已经在米津玄师的脑内用各种场景排演了无数遍,他也一直期盼着这一刻的到来。虽然如此,却依旧有一种隐秘的想法时不时地在自己的心中若隐若现,因为他觉得自己表现出来的东西是很难能让其他人感受到同感的,所以大概也很难让其他人快速地和自己变成比较亲近的状态。

可是菅田将晖在这方面表现出的态度和自己之前接触的其他人都不一样。

“可以啊,”对方手上拿着矿泉水,小口小口地喝,“其实您能愿意叫我菅田君才是让我很意外啊。”

米津看着对方,脸上残存着温存的笑。米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想早点等来这一刻,从自己开始觉得非菅田将晖不可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在期盼着,而这一秒这件事终于成为了现实。胸口处炸开一点酸痛,带着一点连着手指都颤抖的麻。

两个人之间因为米津没有回话而再次沉默下来。出乎米津意料的,菅田将晖对这种沉默表现得颇为熟稔,他本来以为菅田将晖是更喜欢喧闹的那种人。

最后是里面调音室的录音师打破了沉默。

“抱歉打扰您二位,时间快到了……”

“欸今天不是一整天都是录音吗?”

“其实今天本来还是想录下MV的,”米津看着录音师,然后点了点头,“是之前中野和我提的,然后我也不太好拒绝……”

“这样啊,”菅田低下头想了想,“能录完吗?”

 “嗯,刚刚在里面不是听了几遍吗,我个人觉得今天是能录完的,”米津的视线直直地看向前面,声音低了下去,完全就是在自言自语,“真是好声音啊……”

“仅仅是声音好吗?”

菅田将晖的声音里透着失落,说话说的也黏黏糊糊的。

“啊啊我没有那个意思,”米津听到这句话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真的都很好,刚刚我还在里面和录音师说这首歌能和你合作真是太好了。”

“啊说到这点,”菅田将晖小步挪到米津的旁边,“我还没有正经感谢米津君呢。”

“啊您不用很正式,”米津不好意思地笑了,“最开始本来也是很自私地写给自己的歌。”

“可后来您也来找我了啊,当时可是好多人都和我说您一直都想找我合作。”

“那倒是,”米津挠挠头,“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好像是这首歌自己就变成了必须要你来唱的感觉了。”

“啊,”菅田微微扬着头看着比自己高了快半个头的米津,“可就算是这样还是非常感谢。”

米津着看着菅田闪亮亮的眼睛,不由得抿着嘴笑了。就算说上多少次,米津也不会感到厌烦,菅田将晖的眼睛里总是有着某种不一样的神采,就像他的声音一样能很直接地冲击到自己的情感一样,不管看上多少次都能带给自己冲击。

“您真的不必感谢,您能来和我一起已经很好了。”

“嗯。”

两个人之前的沉默又持续了一会,最后竟然是米津抢先打破了沉默。

“开始吗?”

“嗯!”菅田将晖的声音很明朗,里面饱含着朝气,“开始吧。”

之后的录音很顺利,和声收录完之后米津又听了之前菅田录的后半,出来和他说了几句。

“这两句我感觉要重新录一下,”米津很真诚地看着菅田,“感觉情感还可以传达到更多。”

菅田将晖很快就发现在工作上米津甚至比自己还要精益求精,几句话录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最后入了米津的法眼,啊不是是法耳。

“今天这样就可以了吗?”

菅田将晖一手撑着腰,看着一边依旧拿着谱子看的米津玄师问道。

“嗯,可以了,之后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会给您电话的。”

“所以刚刚那位录音师说的今天要录MV,还是由中野先生来?”

“嗯是,”米津眼睛从纸张的边缘看过来,“好像还有他一个朋友想一起。”

“可是时间挺紧的。”

米津听出了他声音中的一些不寻常的感觉,脑子飞速转了转。

“其实也可以找日子以后再说。”

“不用了,”菅田将晖的嘴角扬起很灿烂的笑容,他身上之前体现出疲惫感一下子消失了,整个人明朗到几乎要放出真实的光彩来,“我们来做吧?”

“欸?”

“来吧,”菅田将晖睁大了眼睛,很真诚地看着发愣的米津玄师,“既然米津君写了这么优秀的一首歌,那么我们就要为它配上最优秀的MV。”

“一起吧?”

菅田将晖不待对方回话就迈着轻快的步子过来,满不在乎地伸手揽过对方的手臂。

“欸?”

米津有着强大计算能力的大脑现在已经被对方的话弄得过热宕机,完全不知道该对对方的动作和语言作何反应。他只是微微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菅田将晖,一幅震惊的表情。

“来吧,”菅田将晖动了动揽着米津玄师的那条胳膊,“怎么说您写了这么好的歌给我,我总要有什么回礼啊。”

“听说这附近有家不错的中华料理店,一起去吧,我请。”

“啊,好,好啊。”

如果日本有“被菅田将晖引领大赛”的话,米津玄师一定会是蝉联冠军的那一个吧。


苏弃之

[图片]
是第一张板绘。之前一直画黑白手绘从来没耍过这么多颜色太开心了...!所以颜色它冲眼就先让我给它冲着吧。

因为太兴奋了没能认真多看几个教程,魔法棒这类的工具完全用不了,已经不知道重复勾线多少次了(闭目)。所以画到后来太累了就没能提高完成度去抠一些细节问题,就还很粗糙。

然后然后这是给米津玄师的dount hole的印象绘,但是最后成品就,不是很高质量所以很愧疚。

以后会努力进步的。


是第一张板绘。之前一直画黑白手绘从来没耍过这么多颜色太开心了...!所以颜色它冲眼就先让我给它冲着吧。

因为太兴奋了没能认真多看几个教程,魔法棒这类的工具完全用不了,已经不知道重复勾线多少次了(闭目)。所以画到后来太累了就没能提高完成度去抠一些细节问题,就还很粗糙。

然后然后这是给米津玄师的dount hole的印象绘,但是最后成品就,不是很高质量所以很愧疚。

以后会努力进步的。

小米粉二号

好久没更了_(:3」∠❀)_  感觉自己废了,小米津毛茸茸超可爱,结果指绘的时候又觉得不毛茸茸了(我画画像蔡徐坤)……

好久没更了_(:3」∠❀)_  感觉自己废了,小米津毛茸茸超可爱,结果指绘的时候又觉得不毛茸茸了(我画画像蔡徐坤)……

樱白花木
抱歉没画鼻子!重新发一下 呃呃...

抱歉没画鼻子!重新发一下

呃呃啊啊啊!!!!!不但没画鼻子还忘记背景没涂了!!!

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wwwww(要枯惹)

抱歉没画鼻子!重新发一下

呃呃啊啊啊!!!!!不但没画鼻子还忘记背景没涂了!!!

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wwwww(要枯惹)

向礼

刚刚安利了《非自然死亡》,再听一遍lemon,嘤嘤嘤。

刚刚安利了《非自然死亡》,再听一遍lemon,嘤嘤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