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米茸

108.1万浏览    1996参与
团茶噜
整点小情侣大头贴 《我的男友不...

整点小情侣大头贴

《我的男友不可能是黑道BOSS》

整点小情侣大头贴

《我的男友不可能是黑道BOSS》

直角九十一°
做一口米茸饭,身高差被我画的有...

做一口米茸饭,身高差被我画的有点过分了.jpg

做一口米茸饭,身高差被我画的有点过分了.jpg

米茸SATA直江NC粉Gaara

[米茸米]太陽與向日葵 第四章 如夢似幻

有提及童年性.侵經歷,很短,結果是HE,姑且提一下避雷
此章後半開車,下章繼續開(搓手

於是你們懂得,請移步嗷3,搜標題就有了

有提及童年性.侵經歷,很短,結果是HE,姑且提一下避雷
此章後半開車,下章繼續開(搓手

於是你們懂得,請移步嗷3,搜標題就有了

困得想吃饭
“Sembra la matt...

“Sembra la mattina presto di natale.”

圣诞节快乐🎄🎄🎄

(暴怒。。六次了💢💢💢💢💢大图真的发不出去。。。这截得都不剩啥了)

真想看大图的进我🐧看吧

🐧:82035889

“Sembra la mattina presto di natale.”

圣诞节快乐🎄🎄🎄

(暴怒。。六次了💢💢💢💢💢大图真的发不出去。。。这截得都不剩啥了)

真想看大图的进我🐧看吧

🐧:82035889

米茸SATA直江NC粉Gaara

[米茸米]太陽與向日葵 第三章 幸運女神

(簡介見合集)


米斯達做夢也沒想到,他會在森林裡捉著向日葵的小手,教她玩彈弓。

這不是他第一次教女生射擊——這本來就是米斯達獨有的約會活動之一,只是學生們一般都學不會,而且沒有耐性,平均大概半個小時便會放棄。因此他通常只會隨便比劃一下,示範數次,然後把彈弓塞給學生,趁調整對方的姿勢時揩揩油。

向日葵不是約會對象,因此他小心奕奕地與之保持適當距離,只作最低限度的肢體接觸。

「太陽,怎樣可以瞄準得快一點?」

「落點是怎樣預測的?」

「我知道都是經驗累積的成果,但總有一點竅門的吧。」

「這樣吧。你來拿彈弓,請你擊落那塊灰色的石頭……好,停一下,可以解釋一下拉弓的角度和幅度嗎?」態度...

(簡介見合集)


米斯達做夢也沒想到,他會在森林裡捉著向日葵的小手,教她玩彈弓。

這不是他第一次教女生射擊——這本來就是米斯達獨有的約會活動之一,只是學生們一般都學不會,而且沒有耐性,平均大概半個小時便會放棄。因此他通常只會隨便比劃一下,示範數次,然後把彈弓塞給學生,趁調整對方的姿勢時揩揩油。

向日葵不是約會對象,因此他小心奕奕地與之保持適當距離,只作最低限度的肢體接觸。

「太陽,怎樣可以瞄準得快一點?」

「落點是怎樣預測的?」

「我知道都是經驗累積的成果,但總有一點竅門的吧。」

「這樣吧。你來拿彈弓,請你擊落那塊灰色的石頭……好,停一下,可以解釋一下拉弓的角度和幅度嗎?」態度仍是那麼客氣有禮,話語內容卻把不耐表達無遺。

向日葵是特別的,各方面都很特別——由她拿起彈弓算起,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仍然毫無放棄的意思,認真無比地練習著。這情況下,米斯達要是繼續馬虎下去肯定會被討厭,也不好意思敷衍她,決定多放點心力。


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神射手好哥們形象,決不能毀在此時。


「站在一旁看著學不好的。你要是不介意我觸碰你的話,我可以把你的姿勢調整準確,然後手把手地教你射幾次,這樣比較容易理解。」他站直身子,見對方猶豫不語,又補了一個方案:「或者還是我來示範,你得湊近一點來看瞄準角度和姿勢。」

「你該早點提出來的。」向日葵一手把彈弓搶過,擺好姿勢:「來吧。你要是毛手毛腳,小心我踢你。」

「甚麼嘛,你要是非禮我的話我也不會對你客氣的。」射手右手捂住裸露的胸部,左手護住胯下,逗得向日葵大笑。他順勢握上學生的手,又輕輕按著她的肩膊試探;對方明顯僵硬了一瞬,隨即放鬆下來,也沒有投訴或起腳攻擊,他便心無旁騖地將學生的身體當成模型,這兒推一把那兒扭一下,一切觸碰皆是點到為止。「不喜歡的話可以隨時叫停,沒關係。」調整完畢後,他稍微躬身貼近向日葵身側,左手扣上持弓的小手,右手抓住纖細的手指拉動彈弓,俐落地發出一彈,隨即放開對方,站到一旁。

向日葵的鬢角帶著甜甜的紅石榴的香氣。指骨又細又長,手掌軟軟的,稍微用力就可以把整隻手握進手裡。

米斯達第一次厭棄手上被槍枝磨出來的老繭,後悔沒有將它削薄一些。如果現在把他眼睛矇上,讓他摸刺蝟和貓咪也沒有大區別;對溫度的敏感度也不高。

向日葵跑去把目標石子重新放回靶上,回到太陽身邊,見他默默注視自己雙手一臉落寞,便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卻看不出甚麼異樣,故問:「怎麼了?」「沒甚麼,覺得這手厚繭真礙事。」「怎麼會?長了繭子的話打球揍人玩彈弓就不會那麼容易受傷了,多好。而且很爺們,我倒是挺想要的。」説罷將彈弓塞進他手裡:「再來一次。這次一邊調整一邊解釋調整的原因吧。」「你要揍誰?放著我來就好。」太陽沒有放棄任何一個獻殷勤的機會,更可況那是他擅長的領域。向日葵發覺自己失言,眼珠轉了一圈,笑裡帶點狡詰:「這是秘密。」

射擊訓練重新開始後,沒有了距離限制令學習效率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竅門除了實戰演練外是無法領會的,米斯達雖然不擅於表達邏輯,但觀察及分析力還是一流的,只要引導得當,讓他逐點說明的話甚至稱得上是個好導師。隨著被一下一下修正動作和指出錯誤,聰敏的喬魯諾很快就抓住重點並不斷推進,加上本人的資質不錯,半天下來,已能擊中十五米內的靜止物。米斯達一旦專注起來,天塌下來也影響不了他,加上喬魯諾本來就沒有刻意模仿女性的舉止,兩人手裡一只小彈弓研究得津津有味,竟將對方是異性這回事忘得一乾二淨。後來不知道是誰從哪兒撿來一塊木頭,然後有人掏出一把刀,開始削了起來,一邊削一邊聊起女孩子的事,內容大概是漂亮可愛手感好,但是去浪的話還是跟男孩子玩得盡興之類的,有來有回,誰也沒有覺得不對勁。最後,向日葵用度身訂造的彈弓發彈,五發五中,擊落了十米外的小石頭。

「嘖嘖嘖,真不錯!」神射手使勁拍打向日葵後肩,砰砰兩聲,力度之大差點把後者推倒在地。麻花辮的系帶徐徐滑落,金髮突如煙花一下綻放璀璨無比,隨即慢慢散落肩上。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做甚麼?

當初自告奮勇要幫人揍人,言猶在耳,現在反倒是把人家給揍了。

對了,還像個死直男般對人家說女孩子只適合暖床。

對方可是個如花似玉的好女孩啊。

米斯達簡直想一槍斃了自己。

「太陽,今天我好高興。謝謝你的教導。」向日葵毫不在意,撿回系帶隨意束了一條馬尾,笑向神射手道謝:「你今天晚上有事嗎?要不來我家吃牛排?」

傻小子慶幸剛才手邊沒槍,不然死掉了就不能跟仙女一起吃牛排了。

 

***

 

喬魯諾認為所有關係都是建基於利益之上,並不存在純粹的奉獻。

無論是友情、親情和愛情,都不是無私的。

他覺得人生在世各有目的無可厚非,人類群居正是為了互相利用各取所需,是正常不過的生物習性;但是將某些牽絆較重的關係定性為人類獨有的美德,並歌頌其偉大的做法,他無法認同。愛是從特定的人或物身上持續獲得快樂,因為親近某些人、做某些事而感到喜悅,為了一直保持這種喜悅而親近某些人、做某些事,與因為飢餓而進食沒有區別——求生本能說不上有多偉大。

最為人稱道不求回報的母愛,也不過是母親為求心靈安穩而對子女作出的關心,倘若子女不關心她,她仍然會感到悲傷失望。即使她聲稱不介意,這種負面情感的產生證明她並不希望她的愛是無償的付出。

喬魯諾的母親不愛他,在他看來只是一個理智的選擇。她不需要透過關心兒子得到心靈寄託,兒子不過是一個負累,也不一定會愛自己,放棄他是及時止損的良策。喬魯諾理解他的母親,對他造成的心靈影響無法逆轉,追究生兒育女的責任也沒有意義。小時候受苦是自己的的命不好,往後的人生仍希望能得到愛。


儘管他覺得這個想法很無聊,但他不能否認自己渴望被愛,也希望能付出愛——感受那種從沒體驗過,讓人失去理智的情感。


喬魯諾覺得這位自稱太陽的神射手的行為很有趣。

這人顯然想跟自己交往,卻一直保持著距離,即使他允許肌膚接觸也沒有得寸進尺,保持紳士風度;最後犯蠢揍人也挺令人意外。神射手赤裸上身,右手操控方向盤,左臂擱在窗框,手指隨音樂彈動節拍,慢慢駛回向日葵的莊園。車裡播放著卡式磁帶,醇厚的女聲唱著耳熟能詳的歌謠。射手輕快地擺動那頭又圓又可愛的捲髮,到了激昂的副歌部分,更放聲高歌起來,聲線開朗豪爽又帶點性感。


I'm on the top of the world lookin' down on creation

And the only explanation I can find

Is the love that I've found, ever since you've been around

Your love's put me at the top of the world


向日葵側身挨在座位上,看著射手硬朗的下顎線和耳後的小捲毛,胸中升起一股從未體驗過的感覺。

一種令人依戀的溫暖,伴隨著害怕失去那股溫暖的恐懼。

射手扭頭看她,笑容如太陽般耀眼。

她脫口問道:「你快樂嗎?」

「快樂。這天也許是這輩子最快樂的一天。」

「為甚麼?」

There is only one wish on my mind

When this day is through I hope that I will find

That tomorrow will be, just the same for you and me

All I need will be mine if you are here


「因為有你。」老土的答案令向日葵笑出聲,射手臉紅,白了她一眼。

「你可別笑。要是我明天,不,今天就死了的話,今天就是我過的最快樂的一天。」他雙手捏緊方向盤,板著臉續道:「跟天使一般的姑娘盡情地玩一天彈弓,完了還能吃牛排,不可能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只是這樣?不用別的?

喬魯諾吞下多餘的疑問,幻想自己跟漂亮的女生去郊遊、捉兔子、種花,與她討論種植的竅門,一起救回瀕死的小動物。她的頭髮是巧克力色的大波浪,眼睛是美味的巧克力球,皮膚是幼滑的奶油。她會牽著喬魯諾的手,對他笑,朝他發怒,然後和好。

不知道這樣的女生難找不,回去得努力一下。


回到莊園時,喬魯諾仍沉醉在構建理想女友的幻想中,不經意瞧向倒後鏡,一個金髮美女正對他蠢蠢地傻笑。「在想啥?」射手關掉卡式機,朝鄰座投以好奇的目光。向日葵有點臉紅,搖了搖頭:「對了,我家裡有洗衣機,把你的衣服都洗一下吧。」說完便跳了下車,攬下車尾的髒衣籃,小步跑向側門。米斯達趁著這點空檔,把中午吃剩的麵包純熟地分了六等分,讓小手槍們先吃晚餐。就在小手槍吵鬧搶食之際,背後傳來一聲驚叫,米斯達回頭一望,腎上腺素飆升,手槍也來不及翻出來,直接拿了手邊的大彈弓便衝了出去。


莊園側閘前,一個黑衣人壓住了向日葵,女孩激烈地扭動身體,四肢亂揮亂踢不讓對方摀住她的口鼻。成年男性的力氣跟女性相差非常大,就算當喬魯諾是男生時也不一定能抵抗成年人,現在更不用說了。她一邊掙扎一邊把對方的飾物變成毒蠍子,但是蠍子太小了,甫長成便給抖到地上;她靈機一觸,故意靠向蠍子的位置引導對方攻擊。此時,耳邊傳來重物撞擊的聲音,黑衣人的頭突然歪向一邊,並停下了動作;不等女孩反應過來,射手已衝到他們身邊把黑衣人撞開。黑衣人太陽穴有個圓形的凹陷,卻仍沒昏倒,像醉漢般四肢不協調地頑強抵抗,在來人身上抓出幾道口子。射手皮粗肉厚渾然不覺,騎在他身上,往其臉上重重一拳,才失去意識。「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射手半蹲在兩人之間,張開手臂護住他的女孩,見她目光呆滯便不等她答應,自行迅速查看了一遍。「沒……沒有……」女孩跪坐在地,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

 

喬魯諾自出生以來一直被欺負,性格卻一點也不畏縮。本著有仇必報的宗旨,明著打不過就玩陰的;要不是那黑幫成員及時拉他一把,變成第二個Dio只是時間問題。十多年來目擊無數次暴力毆鬥,並身陷其中,跟陌生人糾纏片刻沒甚麼大不了的;真正令他茫然的其實是射手的行動。

 

從來沒有人以肉身擋在他面前保護他。

從來沒有人在意他安好與否。

即使擊倒了黑衣人,對方可能只是裝昏,附近或有同黨,射手的舉措風險很大;混江湖的他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這一點。

擅長射擊的他為甚麼不保持距離?他大可以朝目標多發兩彈才接近對方,沒有賣身肉搏的必要。

 

「怎麼沒有?這不是擦傷了麼?媽的,看我怎樣修理那狗娘養的。」射手踢了黑衣人一腳洩忿,嗝啦一聲又斷了根肋骨。捲起向日葵破爛的衣袖,除了發現一道小擦傷,還有幾道發白的舊傷疤。他皺起眉頭,看了看莊園的大房子,然後堅定地望向眼前人:「不用怕,咱先搞定這傢伙,然後再處理其他的。別擔心,跟著我就行,不會再有人傷害你。」伸手想摸她的頭頂,突然眼前一黑,暈倒在地。喬魯諾看到他身上發黑的抓痕,心下一沉,馬上喚出黃金體驗長出藤蔓綁住黑衣人,在他身上找解毒劑──只翻出數瓶不明液體,她不敢打開,更不敢用。眼見射手呼吸不順,嘴唇發紫,便放棄找解藥,咬咬牙把最近構想的解毒方案實行出來。

黃金體驗將抓痕上染毒的血液變成大量小蜘蛛,然後提取血清再注入射手體內。

 

如果他死了就是我害的,然而我生存在這世上並無太大意義。

不,人類也好,蟲子也罷,存在價值僅是地球生物鏈上的一粒微塵。

生死循環的意義是甚麼,宇宙運行的意義又是為何。

 

烏黑濃密的長睫毛慢慢睜開,黑曜石般的眼瞳添上光彩。

米斯達環顧四周,被五花大綁的黑衣人痛苦地呻吟,地上散落各種瓶子和錢包;胸口又痛又癢,低頭一看,馬上罵了一句粗話。「剛才發生了甚麼事?為啥我覺得有點暈……」喬魯諾見狀偷偷從背後給他加了一劑蜘蛛血清。「那人指甲有毒,你被他抓了中毒暈倒,我幫你注射了血清,沒事了。」太陽摸了摸向日葵的頭頂表示嘉許,隨即爬起來朝黑衣人一輪亂踢。「慢著!這醜八怪不就是費洛懸紅活捉的變態殺人魔嗎?費洛的女兒被他整得可慘了!」那張懸紅告示的金額特別高,高得能買下那不勒斯市中心的高級公寓,因此印象特別深刻。射手和向日葵戴上園丁手套小心翼翼地將那人塞進麻袋,搬到小貨車上,然後翻出車上的懸紅告示再比對一次,確認無誤便起行去領錢。費洛是一名富商,宅邸距離不遠,由向日葵駕車,射手在車斗持槍看管殺人魔,一路順利無阻。到達後費洛親自出來迎接,麻袋揭開的一瞬,他的眼睛能噴出火來。「替我向布魯諾問好。」他望了望頭髮凌亂兼掛彩的二人,丟下一句話便離開大廳;管家隨後送出一張本票,太陽將它塞給向日葵,朝她咧嘴笑。「拿著別丟了,我們明天去銀行兌現,一人一半。」

 

回程時,太陽的正義之心再次燃燒,認定了向日葵被家暴,後者費了一番唇舌解釋他才放棄砸掉大宅的念頭,並邀請他進入莊園開晚餐燒烤會。

「這種事,當事人不主動求救,誰都幫不了他。受害者的心理後遺症都很嚴重,以為已經放下了的,一受到刺激就會想歪,覺得是自己的錯,自殘自殺不在少數。」太陽洗了澡,跟向日葵一起把洗好的衣服晾在繩子上,衣服隨風揚起,散發洗衣精的芳香。「他們必須離開加害者,然後正視這段過去,再肯定自己的價值。知易行難,我也知道。」「像我這種幾歲大的時候被父親虐打,母親又不聞不問的,想求救也沒有法子啊。」喬魯諾最討厭這種不切實際如專業社工般的口吻,忍不住開口質疑。

射手停下手上動作,站到他的女孩面前,雙手按住她的肩膊,看進那綠瞳中的深海。

「過去了的事補救不了,別人的事我管不著。你現在有我,我會盡一切方法幫助你。帶你走,聽你訴苦,為你揍人,甚至殺人。」

夏夜晚風裡,少年的眼裡充滿與年齡不乎的沈著和決心,將承諾逐字刻在女孩的心坎中。


「為甚麼?」

喬魯諾呆了半晌,才吐出這三個字。

 

「我想你已經猜到了,我是黑幫。殺過人坐過牢,進去幾天就被現在的老大保了出來,只能幹不見得光的活。」

大概是腎上腺素的影響仍未消退,胸中突然湧出表明身份的勇氣。

「我怕死,怕沒有意義的死。然而我活著也沒有太大意義。若果是為了救你而死,我心甘情願。因為你擁有我所沒有的未來。」

烏黑的虹膜映照夕陽的餘暉,彷彿在燃燒對生命的熱愛。

「因為有你,我們才能抓到懸賞犯。也因為有你,我才沒有給他毒死。」

只求在女孩心中留下一個美好印象,成為她的回憶,並永遠記得他。

僅此而已。

「向日葵,你是我的幸運女神。」

 

這人怎麼這麼傻。

說人家傻的,多半自己也是傻的。

身為一顆塵,思考宇宙起源的意義是多餘的。

活在當下,似乎就是正確答案。


折音音音音
柠檬树 罗勒叶 迷迭香 夏日海...

柠檬树 罗勒叶 迷迭香

夏日海岸 热情阳光

······🔫✖️🐞

偷跑一点小教父与他的枪手的故事♪

柠檬树 罗勒叶 迷迭香

夏日海岸 热情阳光

······🔫✖️🐞

偷跑一点小教父与他的枪手的故事♪

困得想吃饭

对枪

(哎呦我真服了怎么老是莫名其妙就没了💢)

对枪

(哎呦我真服了怎么老是莫名其妙就没了💢)

松枝鶴

激情一个鱼的摸。属于是黑白复健

构图动作参考了照片。

改天再细化(不知道有没有改天)

激情一个鱼的摸。属于是黑白复健

构图动作参考了照片。

改天再细化(不知道有没有改天)

咬耳沉默

寄居

cp涉及:茸米茸,米莓米,DIO茸


  城市比较靠边的地方,与他刚转过一圈的市中心相比堪称荒凉,走上楼梯的时候耳朵边上全是几百米开外推旧楼的轰鸣。他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三十平方米的拥挤空间以及四张年轻的面孔。现在就连郊区房租都贵得可以,他们五个人扣扣索索分摊开才租了这一间,两室一厅,抱了几床毯子进去,成了三人寝。


  那张张脸上都有一段俗套催泪的故事,他把包向角落里一甩,五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搭起话来。大哥把T恤领子扯到胸口说今天太热,旁边的高个子说楼下的狗太闹腾,已闹了一下午。不知是谁问了句今天卖出去几份,得到剩下几人的一致哀叹和一阵难以克服的沉默。


  他笑骂道:...

cp涉及:茸米茸,米莓米,DIO茸





  城市比较靠边的地方,与他刚转过一圈的市中心相比堪称荒凉,走上楼梯的时候耳朵边上全是几百米开外推旧楼的轰鸣。他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三十平方米的拥挤空间以及四张年轻的面孔。现在就连郊区房租都贵得可以,他们五个人扣扣索索分摊开才租了这一间,两室一厅,抱了几床毯子进去,成了三人寝。


  那张张脸上都有一段俗套催泪的故事,他把包向角落里一甩,五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搭起话来。大哥把T恤领子扯到胸口说今天太热,旁边的高个子说楼下的狗太闹腾,已闹了一下午。不知是谁问了句今天卖出去几份,得到剩下几人的一致哀叹和一阵难以克服的沉默。


  他笑骂道:不许揭短戳痛。然而自己心里却不是滋味。


  年纪最小的把头一抬,破罐子破摔地说:咱们不如去干黑社会吧,我拳脚特别硬,小时候没上学光打架了,说不定比现在挣得多呢。他闻言笑了两声,站起来和比他小两岁的小孩扭打在一起,不久把小孩制服在地,气喘吁吁地说:就这还硬?你还是挣点钱好好上学读书去吧,小样儿。


  米斯达,你歇歇吧。学历最高的那个高材生苦闷地开口。你不嫌热啊?


  我怎么不嫌热,我热死了!他脱口而出。


  真的,衣服早黏在背上了,然而热也无法,这个小屋连墙皮都摇摇欲坠,空调就更不可能是好的,一来他们开不起;二来一打开,外机轰鸣作响不说,那塑料管子开始在角落滴滴答答地滴水,打湿了福葛留存的他当年看的那一堆五花八门的书。


  什么时候才有头啊。又不知是谁小声说了句,大家又沉默下来了。几十秒后大哥拉了灯,说睡吧。他们于是各自回了各自的屋。


  他快速地脱下外衣钻进毯子,感觉自己的衣服有点发酸,但是没劲起来洗了,头刚沾枕头就直接昏睡起来。


  


  


  第二天他下楼的时候看见楼下的门半开着,里面窜出一只小泰迪,尾巴左右摇晃着甚是有活力,没等他觉得可爱,就跑到楼梯中间冲着他凶狠地“汪汪”起来,他挑眉,怎么护主成这样,况且他就那么像坏人吗?谁想到这小狗拦在中间叫个没完,他本来还觉得可爱,现在只剩下烦躁。而后他突然灵光乍现似的意识到:这就是阿帕基昨天说的那个在楼下叫了一下午的狗吧?


  他刚要没礼貌地用脚把狗拨开,门微微又推开四十五度左右,里面出来那个漂亮的小伙子。他收回了脚,不由自主地盯着小伙子看。


  他每次见都几乎一下子被那一头金发给闪瞎了眼。那瘦长条的小伙子弯腰呵斥泰迪,不一会儿抬起了脸,一双碧绿碧绿的眼亮晶晶的,又给他看得瞠目结舌。小伙子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礼貌地朝楼梯上的他道歉:


  “抱歉,这狗刚来这儿,有点儿不适应。”


  “啊,没事没事,”他的局促只持续了一秒就换成了热诚的微笑,“是别人送来的吗?”


  “是的,送来的人不喜欢狗,以后就打算交给我养了。我尽量让它不要叫,可它不听我的。”金发小伙子笑着拍拍还在吠叫的泰迪,“我打算它以后再乱叫我就揍它。”


  “这么暴力啊。”他失笑。


  “哪有?谁叫它太不乖了。”小伙子无奈地耸了耸肩,眨了眨那双蓝宝石似的眼睛,“送它来的人的话,它就很听。我真是拿它没办法。”


  这金发碧眼的小伙子是他们的房东,第一眼就能看出来家教良好,正经人家出身的高材生,他没问小伙子做什么工作,不过必定是他没法想象的好事儿。这样的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经常住在这种地方,大概一个礼拜能见到四五回。他朝门里瞥了一眼,分明和他们那个小破屋是同一户型,然而装潢得很考究,与破旧开裂的外墙仿佛是两个世界。并且在各种地方摆满了绿色植物,开花的不开花的都有,彰显着主人的爱好。


  “你喜欢养花?”他鲁莽地问,一下子暴露了自己刚刚偷窥人家的房子。但小伙子倒是没怎么在意:“喜欢。草,花,又沉默又有生命力,很难得不是吗?”


  乔鲁诺在这栋楼里就像垃圾堆里开出的一朵花,在米斯达眼里耀眼美丽至极。泰迪还在叫,没关系,他一点都不嫌烦了,这狗叫象征着他的福音。他久违地感觉热血上脸,头脑发烫,然而依旧是要抓耳挠腮地背着包出去王婆卖瓜。


  “你们也不容易,”小伙子金色的辫子在脑后一跳一跳的,“祝你今天顺利。”


  “啊,谢谢,”他爽朗地笑起来,觉得空气清凉起来,“祝我顺利!”


  他把自己仅存的热心与希望寄在花蕊中,花是否知道他却无需在乎。



   


  


  他的生意做的不太好。他用五人共用的一台小笔记本蹭着楼上的WIFI,在不胜数的平台上发布自己的信息,白天出去推销自己的设计,期望至少能混一个还算体面的工作。然而他的声嘶力竭往往如同石沉大海, 他既痛恨被别人瞧不起的感觉,又迫于想过好日子,而偶尔感到感伤。


  米斯达此人称不上颓废,然而也没什么高涨的热情。比起四处奔波、负担了房租大头的大哥,他相信命运的安排,时运不济也是命该如此,就算一天下来白跑了,他也能想办法搞点来路不明的小钱来,尽管这让他很不爽。大哥不是年纪最大的,但所有人都信赖他,才叫他大哥。大哥也爱着他,爱着高个子,爱着小孩,爱着高材生,为了他们他什么工作都做过了,只是城市对于努力的人似乎太不友好。


  蝉都不太叫了,看样子秋天要来了。高个子嘟囔了两句梦话,翻身继续四个小时的睡眠。他从高个子床边闻见一股茶酸味,高个子爱喝茶,大概也对茶很有研究,然而这爱好挺费钱,故也只喝最便宜的茶碎子。


  他躺下来,听见这句梦话,不由自主地又想到楼下那小伙子,某个部位有点异动:这鬼日子!……管他呢,我的春天反正是来了。


  



  

  


  最年轻的那小孩在地铁上推销产品的时候被醉汉打了,不轻。小孩捂着头拼命地踢打,不管什么防卫过当之类的后果、也没考虑什么被录视频发到网上,然而男人往往醉了如有神助,平时越窝囊醉了劲儿越大,他仍然没打得过那个醉醺醺的成年人。好在地铁上最后还是有人出了手把人拉住,那时候纳兰迦已经满脸是血了,不知道一口牙是不是还完好。录视频的人也怜悯他,把视频交出去举证,那个醉汉以寻衅滋事罪名被警告了一通,酒醒了,在警察局给小孩不住地道歉,还塞给小孩好几张钱,要他去医院。


  纳兰迦愤怒地把钱扔回去:我不要,我要他进局子!


  警察无奈地耸了耸肩:可这构不成刑事犯罪啊,他没法进局子,顶多就是罚款。


  我……他……小孩气急哽住,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他恨自己没上过学不懂什么『型式案件』,恨得两手攥紧,又因为手上的拉伤而疼得龇牙咧嘴。那他喝醉酒还打了人,就这么算了?


  哪就算了,人家不是赔偿你了吗?再者说了他都给你道歉了,你还倔什么呀。把这钱拿着去医院看看伤吧。笔录的女警好脾气地说。


  纳兰迦紧紧抓着那几张面额不小的纸币,心里极其不平。可他没工作,这几张钱比他半个月加起来挣的都多。


  他抬起眼瞅了对面那个此刻看起来小心翼翼的男人,咕哝了几句,把钱揣进兜里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像个随海水摇摆的水母;但他并没打算去医院。虽然他的头现在还晕晕乎乎的,手臂上的青一块紫一块还在疼。


  醉鬼给的补偿金够交他们一个月房租还有余,他要用这钱给大哥买点好东西。


  他知道大哥每天为了自己和他们几个的生活天天身心俱疲,估计也小两个月没吃上过正经肉了。要给大哥买点好吃的,不管什么,总之他能想到的都想买回去。


  除了吃的,还要挑一身新衣服。他知道大哥讲究,即使现在也是精致得很,每次出门之前都要把头发梳得特别齐,夹上两个金色的卡子在头上……


  光是想到大哥的表情,他就嘿嘿地笑出了声,抓紧了手里那几张花花绿绿的纸片。


  于是他就这么走上了街。


  米斯达得知小孩上街时在热得融化的柏油路上与车亲吻而当场丧命时,不顾一切地飞奔到现场,警察叫认尸体的时候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点头当了小孩家属,办了手续流程从警察手里接过小孩身上的东西:一个背包,几个零散小包装产品,还有一卷儿明显被攥折过的钱。警察说才见过小孩,被人揍了来报案,可能头脑还不清醒才叫车撞了。


  他看着小孩儿扭曲打折的肢体,眼里活想泛酸,但一滴子眼泪都流不出来。


  五张脸变成了四张脸,四张嘴都没说话,另外的六只眼睛跟他一样都没流泪。他偶尔想起那个聒噪的声音无数次感觉眼睛酸了酸,可最后还是疲倦地闭上了干涩的眼。只是晚上照例要聚在一起侃天说地的时候永远不会再有高音调的童声,四个人为他悼念了一个月也就是四个星期,也没法不渐渐习惯了人均多一平方米的生活。后来他又偶然想起,觉得悲哀,但又无话可说。


  那高材生仿佛一夜间沧桑了数十年,小孩活着的时候和他最好,那人被大家默认地负责给小孩收拾遗物。他稍有洁癖,把纳兰迦那张床铺整理得干干净净,就连小孩活着的时候那张床铺或许都没那么干净过。


  高材生办事效率极高,第一天就把纳兰迦的所有东西都整理完了,然而那似乎并不能改变什么,他嘴里反反复复、颠来倒去咕哝着,时而大发雷霆,时而对着他那一堆书发呆。


  米斯达耐心等了一个月之后,福葛终于在酒精的浸泡下搂着米斯达狠狠地哭了。


  他才十七岁!米斯达,他才十七岁,他还和我说过他想上学,他想学得和我一样好啊!福葛即使喝醉了语言逻辑依然很清晰,只是声音在浓烈的哭腔里黏住,像一棵黑暗里长不出叶子的植物。


  米斯达又一次哽住了,他究竟能说什么呢?都只是苟且偷生的人,然而纳兰迦没能继续他在人世的寄居。


  这或者也是好事吧,纳兰迦本来就活得很苦,瘦瘦小小的,连肉都不爱吃。如果哪天自己也出了车祸,也和纳兰迦一样没有可以特别挂念的人,那这样的人生是不是也算没有遗憾呢?他看了看哭到打嗝的福葛,喝了一大口啤酒。




  


  


  他就知道,只剩四个人了,不可能有好事。


  楼下的小伙子照例是笑得很好看,然而他没预料过小伙子凭空冒出个男朋友——可能本来就有,他就一直没往这方面想——男朋友也漂亮得难以形容,两个人的金发颜色居然如出一辙,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让他除了般配想不出其他的词。他早上照例满怀憧憬地下楼时一眼就看见另一个男人把他朝思暮想的人亲昵地搂在怀里,脑中随即有什么被锥子一样的东西狠狠捣碎——先是一个裂口,两秒钟后是满地碎片,很有厚度。


  福葛站在他身后一声不吭,脸上晦涩不明,不知道是什么复杂情感。


  你居然肖想房东,福葛说。


  他木讷转头,不可以吗?喜欢一个人、难道不可以吗?因为我穷,没有工作,就不能喜欢别人?


  不……我没说不行,没说不行……福葛眉头拧成麻花,结结巴巴地说,伸手好像想拍他的肩膀,又缩了回来,脚步快得像逃一样走回了房内。他想说不用逃,他又不会哭,他们连多么大的风浪都经历过了。


  他侧耳听了一会儿隔壁街道吊车和压路机的声音,甩甩头,照样走下楼去继续他不变的日程。


  


  


  


  “那个人吗?那是我爸爸。”小伙子往自己屋里看了一眼。


  “你爸爸?原来是你爸爸!”他脱口而出,惊喜溢于言表,随即咳两声按了回去,“你爸爸长得真年轻,一表人才。”


  “是吗,谢谢。”小伙子笑两声,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他。那只泰迪绕在他脚边,安静地摇着尾巴。


  他有些尴尬,刚要说什么,屋里的男人就喊了句“乔鲁诺”,声音低沉有磁性,他不由得往里看了一眼:那个金色披发的男人身材壮实,坐在被绿色植物密密匝匝包围着的沙发里,翻着一本书没抬头。小伙子转头乖顺地答应了一声,和他说:“不早了,一起吃个饭吧?”


  “那怎么行。”他连连摆手,不是不想,只是钱包扁得像纸。“自己家里做饭,没什么的。你要是不去,就是看不起我的手艺了。”小伙子歪歪头笑着邀请,叫他没法拒绝:“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他上楼打开门,把风尘仆仆的黑背包扔到自己的床角,就迫不及待地又奔出门。福葛皱着眉看他飞出门外,摇摇头随口答了几句高个子的话,就转头看向小小的窗户外面的月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