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籽岷

56725浏览    2259参与
专业污染tag的J

就,瞎画

P2以后会画天使pa

就,瞎画

P2以后会画天使pa

北极Arctic❄️66°34'

“——。”

lof滤镜牛逼。

“——。”

lof滤镜牛逼。

N桔梗(沉迷于麻瓜理科尽力更新中)

最后一幅单独的没画,那什么……(其实就是懒得上色,所以就没画,然后还找不到借口(°ㅂ° ╬))

想了下,到时候还是加点JF/FJ情节吧,不然Flame单着也太难受了

发现板绘的字和手写的差距好大。

现在满脑子就是糖糖糖(能吃的那种,比如曼妥思)钱钱钱(用来买吃的)

一年都莫得零花钱的孩子快馋哭了(º﹃º )

等有钱了买它的个几十包糖当零嘴啃

最后一幅单独的没画,那什么……(其实就是懒得上色,所以就没画,然后还找不到借口(°ㅂ° ╬))

想了下,到时候还是加点JF/FJ情节吧,不然Flame单着也太难受了

发现板绘的字和手写的差距好大。

现在满脑子就是糖糖糖(能吃的那种,比如曼妥思)钱钱钱(用来买吃的)

一年都莫得零花钱的孩子快馋哭了(º﹃º )

等有钱了买它的个几十包糖当零嘴啃

白芷

当白泽岷穿越到摩登市Ⅲ

 考完试了更新一发!这个系列有那么多人催更属实是承蒙大家厚爱。


本篇故事背景:完结季11集,剧情随着白泽岷的到来而发生了改动。

ps:本系列和大荒前传是同一故事背景,配套食用更佳。


    “那…”粉鱼斟酌了一下用词,“石板合体,究竟会…?”


    一旁的茉莉像是听到了什么,猛得抬起了头,嘴角硬生生地扯出了一抹苦笑,使得本就虚弱的身子咳嗽了好几声。从光球中挣脱下来的Abuser听见茉莉略带急促的喘息,连忙蹲下身,将自...

    

 考完试了更新一发!这个系列有那么多人催更属实是承蒙大家厚爱。


本篇故事背景:完结季11集,剧情随着白泽岷的到来而发生了改动。

ps:本系列和大荒前传是同一故事背景,配套食用更佳。






    “那…”粉鱼斟酌了一下用词,“石板合体,究竟会…?”


    一旁的茉莉像是听到了什么,猛得抬起了头,嘴角硬生生地扯出了一抹苦笑,使得本就虚弱的身子咳嗽了好几声。从光球中挣脱下来的Abuser听见茉莉略带急促的喘息,连忙蹲下身,将自己的外衣解下披在她的身上,轻轻的握紧了她冰凉的手。

    这个女人…Abuser眸光一闪,终究是欠她了。


    “…野心的膨胀…魔法的消失…”

   

    或许是体力不支的原因,茉莉说完这句话后,整个身子便瘫软了下来。

    “茉莉!你还好吗?”

    Abuser将他的身子离茉莉更近了些,使得茉莉的肩膀正好依在他的身上,来自另一个人的体重对于他来说是那么的令人安心。带着热气的呼吸打在了Abuser的脸上,这使得他的脸明显地带了些红晕。


    “…只要能够将两块石板合体,就可以建立新的秩序,而这需要,魔法的消失。”


    茉莉闭上眼睛,感受到手心传来的一丝温暖,努力喘了一口气。

    “我还好,安东尼。”茉莉用手抹了抹Abuser嘴角还略带血迹的脸,“只不过,我可能要睡会儿了…”她的目光飘向不远处负手而立的籽岷,嘴角微微轻动,像是要说些什么似的,但很快就低下了头。


    “谢谢…”

    籽岷轻笑一下。


    “那我们岂不是要赶紧阻止Ruler,不然粉鱼不是也会消失?”炎黄刻意掩饰住自己想要看向籽岷的欲望,眼神里渐渐染上担忧的神色。


    粉鱼?籽岷看向了粉鱼手中的魔杖。这么说,在这个世界里魔法是存在的了。可究竟是哪里不对…他的食指轻轻划圈,一阵清风便拂面而来。


    “啊,有风。”粉鱼轻呼一声,随即发现周围的人都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是了。籽岷像是确认了心中所想,粉鱼的魔法,也不来自这个世界。

    “哪里有风啊?”五歌四处环视了一下,眼神刻意在举止言谈都有些古怪的籽岷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转而又面向炎黄。

    “不得不说,炎黄你的脑回路还真是清奇。”炎黄吐了吐舌。


    籽岷猛地抬头,浩瀚的星海中只见贪狼星光芒越演越烈,大有上升之势,荧惑星也有先入为主之趋。他掐指一算,略略思索后轻叹一口气。

    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粉鱼,你帮Tweener挡一下魔法。”

    “炎黄,你看看能不能影响Ruler.”

    “好。”粉鱼/炎黄异口同声。大难当前,他们顾不上太多,身为侦探社的一份子,他们必须承担起这份责任,去迎接这份关乎千家万户命运的挑战。


    人类的崛起…


    籽岷一愣神,像是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人类也是凭着他们自身微弱的力量,奇迹般的打败了巫、妖两大部落,成为中原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他很久没有这般愣过神了。籽岷看向侦探社众人,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去过多的插手本属于他们的故事呢?

  

    粉鱼轻挥手中魔杖,嘴里念叨着一串晦涩难懂的语言,竟然连籽岷也一时没有听出来是什么。紧接着Ruler的身边便立马出现了巨大的屏障。粉鱼大喝一声,一个蓝色的光球就直直朝着Ruler飞去。

    “可以啊粉鱼,魔法又精进了。”橙子有些惊讶的拍了拍粉鱼的肩膀。饶她是一个不懂魔法的正常人,此时也能感觉到粉鱼这股力量的强大。

   粉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像是灵光一现般冒出了那些符文-她只是隐约记得,自己曾在图书馆见过这些古老的文字,当时她还奇怪于自己能够认得每个字符的意思。

    好像,是什么古人鱼国的文字来着…

     忽然,她的脑袋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画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一座在火焰里升腾的宫殿。

    她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籽岷心念一动,一股大风便叫嚣着向所有人呼啸而来。炎黄撑起了手臂来挡风,而Ruler则是打了一个响指,一道黄色的光屏便出现在她的头上。


    “你们这些小鬼…”Ruler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转眼间她手中的法杖变大,弹回了粉鱼的光球。

    这风竟然还带着能量的气息,看起来不太像是这些小鬼能弄出来的。Ruler没有细想,她轻挥法杖,惊讶于这禁制还不是那么好破。她眸光一暗,咬破了自己的一根手指,暗红色的血液滴在了自己的法杖上,法杖忽的变大,直直地穿破了面前的屏障。她的眼神中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看了粉鱼一眼,便向着Tweener飞去。


    “竟然…破了。”粉鱼有些懊恼,看来还是自己的魔法不够强大。


  “喂,可别小看我啊!”橙子露出诡魅一笑,快速向前方跑去,忽然,一根50米长的钢筋从她的双臂上突兀出现!正当众人目瞪口呆之时,在一旁炎黄向橙子比了一个手势,橙子点了点头,炎黄便以极快的速度飞奔,双脚轻轻点地,一跃而起,落在了钢筋上。


      “去吧!”


    橙子大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一甩,炎黄就像离枪的子弹一样飞了过去!

    “天马流星拳!”炎黄心随意动,随着巨大的初速度,所有的力量汇集在他的手上,一股剧烈的红光照耀着每个人的眼睛,接着,便是爆炸的声音!Ruler受到炎黄的重击,当然跟不上Tweener的速度,整个人如同受惊之鸟掉了下来!

    “不!”

    

    这些家伙。籽岷眼帘微垂。或许,这里没有他什么事呢。他双手轻动,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本该越来越大的大风竟神奇般得停了下来。

    

    Ruler眼睁睁地看着Tweener离石板越来越近,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她所有的努力,难道要全部随着石板的消失而灰飞烟灭了吗?


    “看来,Ruler的计划应该不会成功了。”五歌正说着,天空中忽然闪过一道剧烈的白光,石板合二为一了!

    “怎么会!”粉鱼尖叫了一声,突然,她注意到炎黄还在上面!她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法杖,却发现法杖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灵气,变成了一块死木!

    “哈哈哈哈,看来天意如此啊。”Ruler大笑几声,发现自己的身下还有一个讨厌的家伙。

    “喂,玩够了吧?”她说着,猛地一踹,炎黄就以极大的加速度坠落。这么高的天空,炎黄摔下去绝对是粉身碎骨!

    “炎黄!”橙子大叫了一声,她伸手试着去接住他,可没想到炎黄只是擦她的指尖轻轻划过,犹如坠落的流星般一瞬而逝。

    “炎黄他…”粉鱼此时瘫坐在地上,她只能看着炎黄慢慢下坠,下坠。

    上帝啊,谁来救救他。


    “他没事。”籽岷看似平淡无奇的话语却激起了千层浪,众人多么希望籽岷不是在安慰他们。

    粉鱼绝望地闭上眼睛,不敢去想象炎黄成为一滩肉泥的画面。

    五歌倒是没有像众人一样那么悲伤,而是一言不发地趴在栏杆上,看着炎黄的坠落。忽然,她亲眼看见一个巨大的的降落伞从他身后的背包中展开,像一朵花一样绽放…


    “哎我给你们说刚才真是神了,我都以为我会摔死了,谁知道我的身后的背包中竟然莫名出现了一个降落伞,我就这么着陆了……”


    随着炎黄的声音越来越近,众人提着的心也都放了下来。不一会,炎黄便从楼梯上来,带着一副劫后余生的欣喜表情。

    “我们都差点以为你要死了呢,热血笨蛋。”五歌松了一口气,余光看向了正在抬头仰望天空的籽岷。


    他是在,观星么?

    可是那降落伞…五歌摇了摇头,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只差一点点,五歌就能离那答案更近一些。


    “没事就好。”籽岷轻轻吐出四个字,转而低下头,面向合二为一的石板。


    根据星象,必有大事发生。

    粉鱼的魔法消失了,可他白泽的没有。

    籽岷负手,露出一抹微笑。

    

    “你们谁都阻止不了我,看吧,我就要成功了!”Ruler眼中露出强烈的欲望,仿佛像是要圆了她毕生的心愿。

    众人随着声音望去,原来发着白光的石板竟附着上了大片大片的黑气。籽岷眉头一皱,这种气息,他只有在凶兽的身上见过。

    黑气越聚越多,直到整个月亮都被这黑气覆盖。天空阴沉的看不见一丝光芒,整个城市的上空都笼罩着死一般的寂静。籽岷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他倒是无所谓,可这些黑气,是死气,凡人吸入不仅会影响自身的健康,甚至会影响运势。他故意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趁他人不备时心念一动,泽羽灵琴便召唤而来。

    “起!”他清喝一声,紧接着便是一阵弹奏。可奇妙的是,这琴竟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随之而来的,则是凡人无法觉知到的能量波。

    每个人都能清晰地看见,石板上的黑气明显地少了很多,原来被掩盖住的月亮也透出了一丝丝光明。


    可以了。籽岷轻拍上衣,尽管并没有沾染上几丝灰尘。他还要去顺藤摸瓜,找到这气的来源。

    “怎么会!”Ruler惊叫一声,她环视一圈,“是谁在捣鬼?”

    她发现的只是和她一样惊奇的众人和…没有任何表情的籽岷。

    籽岷似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向前踏了几步,而灵琴早已被收了起来。


    “此气乃为煞气,有改人之运势,吸收能量之效。想必,能使用这气的,不是寻常之物吧?”

 “你!”Ruler似是被戳中了要害一样,可她很快又恢复那幅笑容,心虚一般地面向了Tweener。Tweener正被困在Ruler的结界中动弹不得。


    “好妹妹,这么多年,我终于还是赢了你。”

    “呵。”Tweener将脸扭到别处,“你处心积虑的想要建立什么新秩序,只是为了要赢我?”

    “是,也不是。”Ruler耸了耸肩,“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只是想让魔法消失。”

    “可笑。”Tweener用手指轻轻敲了敲看似不存在的结界上,“只不过是你们神谕想把魔法控制在自己手上的借口罢了。尤其是你,市长,你的野心早晚会毁了你!”

    “哈哈哈哈,那又怎样。”Ruler飞到Tweener的面前,不屑的用法杖点了点结界,“石板已经合体,谁也阻止不了了。”


    “Tweener,看石板!”


    籽岷大喝一声,Twnner顺势向石板望去,石板上的黑气凝结越来越重,紧接着闪着红色的光。

    “怎么会这样?”Ruler有些慌张。

    像是为了回应Ruler似的,一阵大雨说来就来,偌大的雨点拥抱着这片天空下的每一个生灵。心细的五歌发现,滴落在地上的雨滴竟将水泥地上腐蚀了一个个小坑,冒出了几丝白烟!


    “退后!”五歌大喊一声,紧接着所有人都往后迈了一步,躲在了屋檐下。

    “怎么了?天气预报可没说今天要下雨啊。”炎黄望着外面的大雨,顺手将刚才摘的一朵鲜花伸入雨中,可没想到这花竟很快便像枯死的灌木一样痛苦地扭曲着,最后成为一坨焦炭,发出难闻的气味。

    炎黄倒吸一口凉气,倘若不是五歌眼疾手快,恐怕他们就得留几个伤疤了。

    “可恶,魔法还是使用不了。”粉鱼有些沮丧的挥动着自己的双手,没有魔法的她对于这些局面无能为力。

    “快看!”橙子指向Ruler她们,这场大雨仿佛也让她们瞬间失去了魔法,她们和刚才的炎黄一般直直坠落。


    籽岷叹了一口气,扭过身去。


    “炎黄,救人。”


    “这两个人飞这么远,有点难办啊。”他看了一眼籽岷。想起他迅速恢复的手伤和背包里莫名多出的降落伞,他突然感觉到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他愿意相信籽岷。

    语毕,他猛地跳起。脚下竟是像生了风一般轻盈。他左右手分别拉着一个人,在空中凭着风势二次起跳,将二人安全送到侦探社一行人所站的屋檐下。


    说来奇怪,这酸雨竟没伤他分毫。


    “安全着陆。”炎黄纵身一跃,自己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谢谢你们…”Ruler低下头,双手紧紧环绕着。

    “喂,你怎么样啊?”橙子关心地问了炎黄一句,这家伙什么时候练的轻功?

    “我,我好的很呢。”炎黄自信地拍了拍胸脯,“我可是炎黄。”


    “怎么回事,难道我成功了,魔法消失了?”Ruler坐在地上,若有所思地说着。

    “不可能的。”籽岷看了下外面的大雨,慢慢踱步着:“你说要建立新的秩序,需要魔法消失,且先不论这新秩序的真假,你觉得光靠这石板的合二为一就能让魔法消失了么?”


    籽岷轻笑,他的法术可没消失。


    “但现在大家都用不了魔法了不是么?”


    “这是你自作自受!茉莉为什么会为你这样的人服务?”Abuser嘲讽地看了Ruler一眼,揉了揉尚在昏迷中茉莉的手心。

    “好了安东尼,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我看蝶影未必对你没有感情。”金融家拦住了愤怒中的Abuser。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会对Ruler的手下起了爱慕之心。

    “如果今天是我拿到了这个石板,我希望魔法复兴,难道所有人就会瞬间拥有魔法吗?”坐在Ruler旁边的Tweener苦笑了一下,喘了一口气。

    “魔法不会无故消失,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五歌有节奏地用脚敲打着地面,“究竟是什么呢…”

    “可锡利蒙和我说,只要两块石板合体,就应该可以的啊。”Ruler努力回忆着之前发生的过往,难道是锡利蒙骗了她?

    “那就继续等下去看看呗。”橙子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饼干,嚼了一口说到:“刚才籽岷让Tweener看石板,是有什么发现吗?”

    籽岷微微颔首,但却没有想要说下去的意思。

    “对了Tweener,你也想拿到两块石板,是有什么说法吗?”炎黄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觉得些奇怪,我是在圣光的法典里看到的,说只要两块石板合二为一就能建立新的秩序…”

    “可没有提到石板合并后将会发生什么,新的秩序又要如何建立。”籽岷不紧不慢地插了一句,这让Tweener愣了一下。

    “是的。我总感觉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引导着我们,让我们把石板合体。”

    “那是因为-”籽岷的语调微微上扬了一下,但还是那样的淡然,仿佛与他无关似的。

    “只有石板的能量才能唤醒他。各位,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他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他要来这个时空历劫的原因。

    一是,为了改变本不完美的结局。

    二是,他要会一会一位老朋友。


    籽岷的嘴角微微勾起,像是预知道什么了一样猛地转向身后。映入眼帘的,是锡利蒙一行人有些错愕的眼神。他故意没有去看屋檐上一个有些奇怪的身影。




    “籽岷,你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呢。”Joker目睹了刚才的一切,还有,那把灵琴。


    “你可真是充满秘密的一个人啊,我很期待你后面的表演。”


    Joker不知道的是,籽岷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微微点头。








想要大家的评论和建议(比心)








罗yehoi8uwq3

十分偷工减料的ooc动图,p2是后续。

十分偷工减料的ooc动图,p2是后续。

老r18了
画了一个像素籽岷,下一个画妹子...

画了一个像素籽岷,下一个画妹子团

Ps.我好菜

画了一个像素籽岷,下一个画妹子团

Ps.我好菜

空巢老冥,在线养老

一个夭折的脑洞,老早之前画的了,想想还是发吧(背景看得出是个门就行,害就是不会画,我个背景废就不好好画了)

一个夭折的脑洞,老早之前画的了,想想还是发吧(背景看得出是个门就行,害就是不会画,我个背景废就不好好画了)

光源体

无妨「古风点梗」

是 @魏钧琼 小可爱的古风点梗!       


  今日无奖竞猜:炎黄本来是想说哪个词呢?

  

  000.娈升巷


  对于三皇子的那封宴会邀请函,炎黄丝毫提不起一点兴趣,他虽不如那些带兵征战多年的老将军,却也不见得和那些个世家贵族公子一样见了战场便躲着,他始终是个将军。


  “大帅,离三皇子的宴会开席只有半个时辰了,兄弟们都在营外整装待发了,就等着大帅您一声令下……”


  “都到齐了?”谁又能想到,这位被叫做大帅的青年在几年前却还只是个普通的平民。...


是 @魏钧琼 小可爱的古风点梗!       


  今日无奖竞猜:炎黄本来是想说哪个词呢?

  

  000.娈升巷


  对于三皇子的那封宴会邀请函,炎黄丝毫提不起一点兴趣,他虽不如那些带兵征战多年的老将军,却也不见得和那些个世家贵族公子一样见了战场便躲着,他始终是个将军。


  “大帅,离三皇子的宴会开席只有半个时辰了,兄弟们都在营外整装待发了,就等着大帅您一声令下……”


  “都到齐了?”谁又能想到,这位被叫做大帅的青年在几年前却还只是个普通的平民。

         


  —娈升巷—


  “谁叫你们欺负他的?谁动的手?站出来!”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约莫十三四岁的男孩,他一身干净朴素的布衣却是与身后那男孩的一身泥水形成了显明对比,可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人一向爱整洁,今日却是一身泥水地站在外面看着手中的一枚玉佩发呆。炎黄看着他仍隐隐发红的眼眶,一时气不打一处来,拉起人就向着娈升巷跑。


  一个花脸少年在一片寂静中站了出来,看年龄,却是比炎黄好要大上几岁。“老大!他偷了我们的东西,我们只是想要回来,便上前与他好言相劝,谁知那小子他根本不领情,还,还拿着我们的东西不放!”一旁的小伙子们听了也跟着附和起来。


  “是啊老大!我们只是给他点教训而已!”“亏我还看他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啧啧啧...”“老大!”“……”


  炎黄听着这些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只是握住了身后人冰凉的手。


  “瞎嚷嚷什么!刚才谁说的给他点教训?!谁说的他是小偷?”炎黄皱着眉头的样子倒是透露出几分怒气来,周围再次落入一片寂静。


  他从容地拿出一直捏在手心的玉佩,“你们可给我好好看清楚了,这是你们的东西?!”


  众人上前查看时心里都像是吊起了一块大石头,那玉佩上俨然是一个大大的“炎”字!


  “这……”


  “老大!这…这不可能啊?我们从泥潭里顺手捞出来的怎么会是老大的随身玉佩?”是先前站出来的那个花脸小子。


  “怎么?偷了我的东西就是偷了,还想不承认?”炎黄左手随意的甩着那枚玉佩,一旁的众人却觉得那枚玉佩周围似乎因为甩的速度过快而发出阵阵风声。


  这娈升巷是整个小城里最脏最乱的地方,与它臭名远扬的名声不同,这里于穷人而言,近乎是天堂一样的地方。炎黄是这里的孩子头儿,大伙都对他的实力心服口服,每个人都叫他大哥,尽管他的年纪比一半以上的人都要小。


  “小弟们不敢!望大哥原谅!小弟们基本都不识字,当时也是突然起了玩瘾,竟没发现那是大哥的东西!大哥要杀要剐,小弟们不说一句怨言。”语闭,炎黄面前跪下去黑压压一团。


  “唉?!你们这是作甚,都给我起来!男儿岂能随随便便向他人下跪!”炎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却仍是握住那人不放。


  “大哥…请大哥责罚!”小伙子们并没有立刻站起来,反而把头往下埋得更深了。籽岷没见过这种场面,只是微微颤抖着双手想要离开这里。


  “我不计较你们拿我的东西,事出有因,也可以理解你们,但千万不要再有下次!否则……”小伙子们一听这话,纷纷站起来向炎黄这边靠过来。


  “谢谢大哥!”


  “你我兄弟之间,不言谢。只是你们今天确实欺负了他,大丈夫敢做敢当,你们该道歉的道歉,该怎么做的怎么做。”炎黄捏了捏那人的手心,把他拉到自己身前来。


  “大哥...”

  “怎么?道歉还要我教?”

  “不是,大哥。我们该叫他啥啊?”

        “你们一个二个的...都看不懂吗?!叫哥仨嗷~”炎黄口中的那个词还没说出来硬是被那人掐的力度给改了声调。“咳咳,叫三哥吧。”


  “三哥!”也不知道是谁起了头,一声又一声的三哥在人群中传开。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射到那人脸庞上,那张精致的同瓷娃娃一样的脸上倒是久违地起了点喜气。


  两人方才还紧握着的手不直在何时松开,手心里仍残留着对方的温度。


  


  —北大营大帅帐内—


  “将军,弟兄们倒是都到齐了。可还有一人没到……”炎黄倒是没想到,这平日里性情直爽的业枫也会有支支吾吾的时候。


  “不妨直说。”炎黄拿起手中的配剑,走出帐外。


  “诺。还有皇上从东营调来的那名副帅仍未到。“业枫一手执剑,连忙走向前跟上炎黄。


  “副帅……那就不等了,叫兄弟们准备出发。”东营么,呵,常年和我北营作对的下场也不见得有多好。


  “大帅?我们都走了,那副帅该…?”业枫有些惊讶于炎黄对这皇上钦定的副帅的态度,原本脱口而出的话到现在却越发犹豫不决了。


  两人就这么走向大营外,业枫本以为炎黄这便是摆明他的态度了,心里不疑有他,便也只是如往常一般默默守在大帅旁边。

  

…………

  


  “留下两个人给他们指路。”


  “诺。”


  TBC.

  关于点梗有关的话:其实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就有想过要开一个古风坑,但奈何要查的资料实在有些多,写文要理清楚的东西也很多,还有各种埋伏笔之类的小细节,我原意是打算暑假开坑的,不过点梗的时候刚好碰见小可爱点了就写了!


求给点有关文名的建议吖!

这周末双更了!!!快夸我快夸我


  附:娈字意为“美好”。

  


光源体

远方

前言:自那以后,我再没见过籽岷。


正文:

亲爱的籽岷:


我不知道你去了哪儿,也许是去了很远的远方,又也许是回到了你的故乡?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真正的故乡在哪儿呢。


既然是你出生的地方,那一定是个美好的地方吧。

也许会是在一片大草原上的小村落,也许是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岛上,又或许,是在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之上?

但不管是在天涯,还是海角,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你现在会在哪儿呢?你还是孤身一人吗?你在哪里有没有被欺负?有没有被人以不善的眼神看过?你在哪儿能吃饱吗?

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最近校长又不知道去哪儿了,也没留下任何线索。呐,似乎就和那次一模一样...

前言:自那以后,我再没见过籽岷。


正文:

亲爱的籽岷:


我不知道你去了哪儿,也许是去了很远的远方,又也许是回到了你的故乡?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真正的故乡在哪儿呢。


既然是你出生的地方,那一定是个美好的地方吧。

也许会是在一片大草原上的小村落,也许是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岛上,又或许,是在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之上?

但不管是在天涯,还是海角,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你现在会在哪儿呢?你还是孤身一人吗?你在哪里有没有被欺负?有没有被人以不善的眼神看过?你在哪儿能吃饱吗?

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最近校长又不知道去哪儿了,也没留下任何线索。呐,似乎就和那次一模一样,可不一样的是,你不在了。

我想你了。

回来好吗?

方块学园里的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呢,我也在等你回来呐。


我和侦探社的其他伙伴都曾出来找你,可我们都没能找到。

橙子说你的故乡是在东方的一个小岛上,可当我们到达东方那片海域时,我们才想起,在你走后没多久,那片海域上的小岛都陆陆续续地遭受了海啸和台风的袭击,说来奇怪,虽然没有一个人因此受难,可大家都搬到了大陆上来。他们都知道你,知道你这个救了世界的大英雄,可没有人知道你真正住在哪里。


你知道吗?我向他们问及你的时候他们的眼神里都是敬仰,他们把你看作传奇一样的人物,他们把你看得和创世神一样。当然,我也是。


你是否和曾经的我一样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故乡呢?你是否和曾经的我一样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独自默默承受呢?

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有了你,你也有了我,有了大家,我们大家始终等着你回来。

回来了好吗?

我想你了。


我爱你。


                                                                                                                      你的,炎黄


一封又一封写满密密麻麻的信被少年写下又撕去,在这盛夏的傍晚里,沙沙的写字声时断时续,中间参杂着些许的哽咽声,还有大滴大滴的泪珠掉到信纸上的声音。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亮了,炎黄趴在桌子上睁开了眼,写了一晚上的信,满是血丝的眼在还没关的台灯的照耀下反而显得更明亮了起来。


炎黄慢慢地抬起了头,他看着还握着笔的手,他什么都不想了,他什么都不怕了,他什么都不看了。


他只要他的籽岷。


打开窗子,任清晨还带着些许凉气的风拂上满是泪痕的脸。

他捏着一张信纸,伸向窗外,随风而去。


籽岷:


我爱你。



他看向远方,他看向信纸飘去的方向,也许在那远方就是籽岷的家吧。

薄薄的信纸在空中越飘越远,远到我看不到的地方。

可那不重要,因为他一直在我的心中,不曾离去。


end.

这不是个完美结局,甚至不是个happy end,可我觉得这已经是目前为止于我而言最好的结局了。

具体的文章背景一会儿放评论里。

冰糖

炎岷

一天早上,籽岷慢慢醒来

籽:“唔,我在哪?”

炎:“你在我家。”

籽:“唉,我……我为什么在你家?”

炎:“你昨晚喝醉了,我就把你接到我家来了。”

籽:“是这样吗?嘶,腰好疼。”

炎:“怎么了吗?”


籽:“没什么,我先去卫生间了。”


卫生间里


籽:“唉,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红印子,炎黄,你过来。”

炎:“怎么了吗?。”

籽:“我脖子上为什么这么多红色的印子。”

炎:“不知道唉,可能是蚊子咬的吧。”

籽:嗯……可能吧,我先走了。”

炎:“嗯,我送你。”


籽岷走后炎黄便把“作案工具”和an quan tao扔掉了


一天早上,籽岷慢慢醒来

籽:“唔,我在哪?”

炎:“你在我家。”

籽:“唉,我……我为什么在你家?”

炎:“你昨晚喝醉了,我就把你接到我家来了。”

籽:“是这样吗?嘶,腰好疼。”

炎:“怎么了吗?”



籽:“没什么,我先去卫生间了。”


卫生间里



籽:“唉,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红印子,炎黄,你过来。”

炎:“怎么了吗?。”

籽:“我脖子上为什么这么多红色的印子。”

炎:“不知道唉,可能是蚊子咬的吧。”

籽:嗯……可能吧,我先走了。”

炎:“嗯,我送你。”


籽岷走后炎黄便把“作案工具”和an quan tao扔掉了


罗yehoi8uwq3

【角】

白泽是按照op开头的剪影画的,没有按照山海经描述的那样画。

依旧是没头没尾的小日常。

画p2的时候一直在听御茶会议,莫名其妙的被自己刀到了。

【角】

白泽是按照op开头的剪影画的,没有按照山海经描述的那样画。

依旧是没头没尾的小日常。

画p2的时候一直在听御茶会议,莫名其妙的被自己刀到了。

穆笑

方块人物志:籽岷:卷入纷争的智者(2):重组侦探社

     那个自称夏猫的人在嘟囔完那些奇怪的东西后就矫健的从窗户溜走了,而籽岷也在带四人逛完社团后去找方校长询问了一下夏猫和侦探社的情况,而校长告诉他的东西让他大跌眼镜。

     原来侦探社最初是方块学园五位善良的孩子组建的社团,他们致力于解决大陆上的任何为解决事件和都市传说校园传说,就连四大国的贵族们都请过他们帮忙处理案子,就算遇到罪犯的袭击,五位孩子也有着强大的自卫能力,每次都能把罪犯捉拿归案,一段时间后他们甚至成为了方块大陆上知名的侦探。...


     那个自称夏猫的人在嘟囔完那些奇怪的东西后就矫健的从窗户溜走了,而籽岷也在带四人逛完社团后去找方校长询问了一下夏猫和侦探社的情况,而校长告诉他的东西让他大跌眼镜。

     原来侦探社最初是方块学园五位善良的孩子组建的社团,他们致力于解决大陆上的任何为解决事件和都市传说校园传说,就连四大国的贵族们都请过他们帮忙处理案子,就算遇到罪犯的袭击,五位孩子也有着强大的自卫能力,每次都能把罪犯捉拿归案,一段时间后他们甚至成为了方块大陆上知名的侦探。

      但是有一天,侦探社收到一封奇怪的信件,要求他们帮忙调查一起奇怪的凶杀案,五个人像平常一样的前往,但是过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回学校,不安的方校长急忙集结了老师们前去调查,结果发现这起凶杀案居然和已经失踪多年的毁灭紫罗兰教会有关,不安在校长心里滋生,他疯狂的调查着这件案子,最终,他和老师们在方块瀑布下发现了失去意识的夏猫,其他四人不见踪影,而夏猫醒后也疯疯癫癫的神志不清起来,虽然平常还勉强可以交流,但一旦提到那次凶杀案的调查和方块侦探社他就会变得神经兮兮起来,完全说不清楚那天发生了什么,其他四个人去了那里,最后方块学园只能把方块侦探社闭社,把失踪四人的名字上报给了失踪人口处理中心,并要求夏猫不准再接近侦探社遗址,但是只要方块学园一开学大量新生涌入,夏猫总会堵在侦探社门口拉着新人恳求重建侦探社,这种症状持续了数年。

籽岷的得知这些突然起了兴趣,他请求方校长重开侦探社,他从小就有着做侦探的梦想,可惜最后因为家里原因被迫选修了“摄影摄像”的专业。一开始方校长死活不愿意,他不愿再让侦探社发生当年的惨剧,但是籽岷称不会调查那起凶杀案,他只是想单纯的“开个社团”而已,方校长在思考后决定答应,但是也根据规矩给予了籽岷两项挑战:必须集齐五个人,然后解决至少三起案件,小到寻找失物大到处理怪谈,总之完成三起委托,侦探社便会重启,只是侦探社关闭后里面大量文献和记录都被智巫塔和战巫塔的疯子法师略走(以后会写四大巫师塔的设定的),只能从校园中获取情报了。

籽岷首先决定找齐除自己的其他四个伙伴,而他一脑子就想到了炎黄五歌橙子和粉鱼,他趁着饭点赶去食堂寻找他们,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也担心他们会不会拒绝自己的心意。

但是籽岷的开局意外的顺畅,在食堂里大口啃着牛排的炎黄完全不带犹豫的答应了他,用他的话讲:反正学校里没什么事情,加入侦探社说不定哪天还会得到自己身份的线索,干脆帮助籽岷好了。而籽岷也很高兴,他见识过炎黄的身手,说不定未来遇到什么危险比如对付穷凶极恶的歹徒,炎黄会派上大用场。

而籽岷却在其他人那里碰了壁,橙子本来是答应的,但是知道炎黄也加入后疯狂表示了拒绝,似乎是新生大会时炎黄不知道犯什么混居然跟踪她,她说什么也不要和炎黄在一个社团。而粉鱼的理由居然是她更想找一个女孩子多点的社团,她不习惯和男孩子交流。而五歌则更夸张,她居然以忙着“为复兴猫人族努力学习”而不肯顾及其他事物,这让籽岷急得头都差点飞出九霄之外,但是三个人却都表示:如果籽岷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他们。

于是籽岷决定从第二项任务开始出手,处理完三件委托,但是不管怎么打听似乎方块学园就像一座完全没有任何秘密的澡堂子,什么校园传说或者搜寻失物的事情都没有,籽岷顿时感觉心衰力竭,这个时候还是炎黄想到了个办法,他邀请籽岷在周末前往方学镇的“史莱姆之家”,找找那里有什么委托。于是在周末,炎黄带着籽岷,籽岷带着因为没事可干决定凑热闹的橙子五歌粉鱼前往看史莱姆之家,而当时史莱姆之家的赏金面板上只有一份适合侦探的工作:“为一位贵族寻找失踪的猫人族”

不知遥✔︎不知道✘(自闭停更QWQ)

晚上就要画晚上的景色(?)应该是伪番😂对不起我实在太垃圾了,字幕也就随便糊了一个,找不到那个字体🌚

晚上就要画晚上的景色(?)应该是伪番😂对不起我实在太垃圾了,字幕也就随便糊了一个,找不到那个字体🌚

罗yehoi8uwq3
【过去】 新调的笔刷好难用。试...

【过去】

新调的笔刷好难用。试图画出第一季的偶尔出现的插画风格。

【模模糊糊的】

【过去】

新调的笔刷好难用。试图画出第一季的偶尔出现的插画风格。

【模模糊糊的】

罗yehoi8uwq3
是私设岷,陪人画的练习,稍微加...

是私设岷,陪人画的练习,稍微加了一点阴影。哦豁面纹忘画了。

是私设岷,陪人画的练习,稍微加了一点阴影。哦豁面纹忘画了。

19℃

p1岷叔:D

p2🐟🐠

除了右上角是方学岷以外其他都是三次岷xD

p1岷叔:D

p2🐟🐠

除了右上角是方学岷以外其他都是三次岷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