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粉丝文化

281浏览    18参与
健康教育笔记

《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就》by亨利·詹金斯 译:郑熙青

同人爱好者非常值得一读的作品,对同人文化中许多现象都有深刻见解。摘录一下引言中的章节介绍:第一章概述粉丝复杂的社会和文化身份,挑战传统的刻板印象。第二章指出粉丝接受模式的几个特点,提出文本近距、重读和将电视剧文本转化为对话和八卦来源等几个问题。第三章主要考察粉丝社群的批评和阐释行为,包括原文本的选择、经典化、评价和阐释,以及它们与性别化阅读方式的联系。第四章着重追溯《侠胆雄狮》这部电视剧的接受历史,提出类型期待在粉丝反馈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以及粉丝阐释套路又如何成为粉丝集体行动的基础反对制作人的基础。第五章、第六章和第七章主要检视两种特定的粉丝群体的文化产品——同人写作和同人视频制作,描述了产出...

同人爱好者非常值得一读的作品,对同人文化中许多现象都有深刻见解。摘录一下引言中的章节介绍:第一章概述粉丝复杂的社会和文化身份,挑战传统的刻板印象。第二章指出粉丝接受模式的几个特点,提出文本近距、重读和将电视剧文本转化为对话和八卦来源等几个问题。第三章主要考察粉丝社群的批评和阐释行为,包括原文本的选择、经典化、评价和阐释,以及它们与性别化阅读方式的联系。第四章着重追溯《侠胆雄狮》这部电视剧的接受历史,提出类型期待在粉丝反馈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以及粉丝阐释套路又如何成为粉丝集体行动的基础反对制作人的基础。第五章、第六章和第七章主要检视两种特定的粉丝群体的文化产品——同人写作和同人视频制作,描述了产出的文本、类型传统以及评判它们的美学标准。第八章把粉丝圈视作一种新型的通过消费关系和品味范式结成的“社群”,并分析民间音乐在这一地理和社会上极为分散的群体中创造共同身份的作用。

野孩子

肖战事件的一点思考

举报成风,人民斗人民,互相撕咬,这场景似乎很熟悉。

有同事说,“他们写的那些东西,那能叫文学吗?算不上吧”

不管同人文能否列入“文学”名下,举报都是错误的。

写字的自由,说话的自由,表达的自由,不应该被任何机构禁锢。

我们应该向一群已经失去思考能力的粉丝索要自由吗?

举报封杀思维的钢印,真的只是刻在这些粉丝的脑子里吗?

真正的原因、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我不敢写在这里

哪怕这只是我自己的blog

前几天和一个98年生的弟弟聊天,忽然想到他都没有经历过没有墙的时代。这一代的孩子,从开始上网的年纪起,就面对着厚厚的无形的墙。

我们有幸经历过自由呼吸的年代,如今却也已经习惯于GFW的存...

举报成风,人民斗人民,互相撕咬,这场景似乎很熟悉。

有同事说,“他们写的那些东西,那能叫文学吗?算不上吧”

不管同人文能否列入“文学”名下,举报都是错误的。

写字的自由,说话的自由,表达的自由,不应该被任何机构禁锢。

我们应该向一群已经失去思考能力的粉丝索要自由吗?

举报封杀思维的钢印,真的只是刻在这些粉丝的脑子里吗?

真正的原因、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我不敢写在这里

哪怕这只是我自己的blog

前几天和一个98年生的弟弟聊天,忽然想到他都没有经历过没有墙的时代。这一代的孩子,从开始上网的年纪起,就面对着厚厚的无形的墙。

我们有幸经历过自由呼吸的年代,如今却也已经习惯于GFW的存在。

自由应该向谁索要,我们比谁都清楚。

但我们却无法呐喊。

我们只能铭记。

老斯通

追星族

我记得是八十年代的春晚,当时在一个小品里出现了追星族这个名词。当年看来一定颇为神奇,一个新的社会现象出现了,代表大众文化生活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那时候谁会想到三四十年后的样子呢。


我没有追过星,后来也愈发愈不能明白追星这件事了。我尊重我追星的朋友也觉得她们可爱。她们跟我说,追星带来的巨大快乐,是别的比不了的。

最近的事我和友都站在不同的角度想了一遍,然而一直无法理解一些粉丝的立场。

于是我想着把我对追星活动的理解梳理一下。


造梦

偶像是满足幻想的存在。你给我钱,我维持自己的人设。人设下那不是我,但是你想要看到那些,好你给我钱,我给你梦和快乐。我给你看我的成长。

流量是如此的...

我记得是八十年代的春晚,当时在一个小品里出现了追星族这个名词。当年看来一定颇为神奇,一个新的社会现象出现了,代表大众文化生活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那时候谁会想到三四十年后的样子呢。


我没有追过星,后来也愈发愈不能明白追星这件事了。我尊重我追星的朋友也觉得她们可爱。她们跟我说,追星带来的巨大快乐,是别的比不了的。

最近的事我和友都站在不同的角度想了一遍,然而一直无法理解一些粉丝的立场。

于是我想着把我对追星活动的理解梳理一下。


造梦

偶像是满足幻想的存在。你给我钱,我维持自己的人设。人设下那不是我,但是你想要看到那些,好你给我钱,我给你梦和快乐。我给你看我的成长。

流量是如此的。演员不是如此的。流量需要为粉丝行为买单,而演员有时并不需要,因为演员受益的大部分并不来源于粉丝。

所以你看到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需要对着一群小姑娘卖萌。

我觉得太过虚幻。但也无奈。因为这场交易没有什么不合理的。


粉丝群体

“粉丝群内部好像宗教互助会,大家互相称朋呼友,称兄道弟。可以收获一种归属感。”

也挺好。这种幸福感虽然不那么直接但是毕竟也是快乐。


判断

我觉得粉丝对于偶像人设无端的信任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一般而言,我难以信任一个我无法接触到的人。除非某些原因我接受了信任虚幻的代价。比如我知道自己需要一个信念。

或许对某些粉丝是,我知道我这样做会收获快乐,我知道判断和幻灭使我痛苦,所以我不如沉浸其中。单边的思考令我轻松愉快。


我不追星,但对粉丝文化很感兴趣。我一直试图了解为什么会存在粉丝,为什么会存在流量。我一直试图用宗教类比但觉得好像也略有不妥。


本质都是资本与利益的群像。我记得我之前看一篇文章,说中国前几年对于演员的要求是自上而下的,现在变成了自下而上。从协会选拔演员给观众看,到超级女声的选秀节目开始,粉丝文化的降临,资本逐利,最后我们走向了一个民众参与度极高,偶像需要cater for粉丝的年代。那么偶像依赖粉丝,资本可以薅的羊毛在粉丝处。


参与能收获快乐是好的,确认自己的观点立场之后坚持下去,全力投入一件事,一定能给人带来很稳定和愉快的心态。全力投入和淋漓的姿态,是很浪漫的事儿。

但是停下来偶尔思考一下也是好的。停下来看看自己走的是什么样的路也是好的。停下来看一下自己在做什么也是好的。停下来看看是否行为是否与某些人利益一致也是好的。因为为热爱献身的人们,有的时候也会陷入头脑发热的英雄主义的陷阱里。

对,英雄主义真的是个古古怪怪的加成。有时孕育伟大的小人物,有时孕育阿Q精神,有时候就是引人自戳双目闭耳塞听了。

“该向谁愤怒,其实你们难道不心知肚明吗”



CAI

  说两句那个“女化”罪名。。。

“耽美同人不会只依靠将传统男性和女性的角色分配在两个男性角色身上讲故事。。。相反的,耽美同人走向现有模式之外,将男性女性社会特征的部分内容融合起来成为令人满意的整体。。。。。”——《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

  虽不尽然,但拆解、脱离社会性别限制,正是同人文学的高明处之一。它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营造出一个超越两性限制的视角空间,例如通过对同人文学的分析,会发现传统模式文学中“男性之间伟大的友谊通常比刻板化的浪漫爱情更动人,逻辑上更完整”,将男性角色“女化”,置于传统文学甚至史实中通常为女性准备的位置(例如ABO...

  说两句那个“女化”罪名。。。

“耽美同人不会只依靠将传统男性和女性的角色分配在两个男性角色身上讲故事。。。相反的,耽美同人走向现有模式之外,将男性女性社会特征的部分内容融合起来成为令人满意的整体。。。。。”——《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

  虽不尽然,但拆解、脱离社会性别限制,正是同人文学的高明处之一。它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营造出一个超越两性限制的视角空间,例如通过对同人文学的分析,会发现传统模式文学中“男性之间伟大的友谊通常比刻板化的浪漫爱情更动人,逻辑上更完整”,将男性角色“女化”,置于传统文学甚至史实中通常为女性准备的位置(例如ABO),其冲击力非常让人意外。。。。。我乐意将这种拆解、质疑、演绎,称为“女性凝视”。

将“女化”当做罪名,根深蒂固的仇女文化和阳****物崇拜意味都快溢出来了。。。。。

CAI

#理论高度的同人#

这本书真的解释了我所有的疑问😂😂


#理论高度的同人#

这本书真的解释了我所有的疑问😂😂



CAI

嘛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安利这本书!30年前的ABO/脆皮鸭/OOC

🤣🤣🤣🤣🤣🤣🤣🤣


嘛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安利这本书!30年前的ABO/脆皮鸭/OOC

🤣🤣🤣🤣🤣🤣🤣🤣


竹东

第一章(1)鄙视链

#中国音乐剧粉丝研究汇报# 


(一直都在微博上发,也发在这里吧)


这篇论文的理论有五个部分。先介绍第一部分:艺术文化鄙视链知多少(大雾!)。


Bourdieu的文化资本理论和品味的阶级区隔大家都很熟悉了:一个人的资本分为经济资本(钱)、社会资本(人脉?)和文化资本(通过教育和人际交往get到的知识和品味etc)。这三个资本是互动的。而因为每个人资本的量都不同,所以品味也不同。简单粗暴地说,西方社会中,那种不受社会和时尚影响的、纯净化的艺术才是高雅艺术,也会具有一定的合法性地位。那些大众文化则被看做是低级和粗俗的。


Bourdieu之后,Peterson的提出了...

#中国音乐剧粉丝研究汇报# 


(一直都在微博上发,也发在这里吧)


这篇论文的理论有五个部分。先介绍第一部分:艺术文化鄙视链知多少(大雾!)。


Bourdieu的文化资本理论和品味的阶级区隔大家都很熟悉了:一个人的资本分为经济资本(钱)、社会资本(人脉?)和文化资本(通过教育和人际交往get到的知识和品味etc)。这三个资本是互动的。而因为每个人资本的量都不同,所以品味也不同。简单粗暴地说,西方社会中,那种不受社会和时尚影响的、纯净化的艺术才是高雅艺术,也会具有一定的合法性地位。那些大众文化则被看做是低级和粗俗的。


Bourdieu之后,Peterson的提出了他的新发现。什么阶级看什么艺术这个情况有了新变化。亦或者,这个说法本来就是疑似一个伪命题。因为他发现拥有更多文化资本的人往往是品味广泛的人,我们身边既看芭蕾又看动漫、既读哲学又看小黄文的人也多了去了。另外就是,即使只说看剧,英美德法日等等都在看的也是很正常的情况。文化杂食者才是文化资本的证明。如果一个人的品味趋向于单一,那才叫low。


好吧,那就算open mind是高贵的新表现吧。但是也有很多不同的open法。Ollivier总结了四种:1.积极主动寻求探索各种未知文化来达到智识挑战,同时也追求娱乐享受的(好像很多字幕组小伙伴比较像这一种);2. 来者不拒,觉得什么都可以吃一点,但是挑战的难度都不太高(广大吃瓜群众?);3. 非常积极地掺乎各种文化活动,尝试具体形式(比如说对这种人来说去剧院因为是个具体活动所以就会更有意思。这波人应该也比较喜欢旅游);4.只能说自己也没啥痛恨讨厌的,但是具体喜欢啥说不出来,就每天随便看看。以上几类人都挺open的,大概都不会觉得我喜欢啥所以我特别高贵,但是其实open的程度等级和投入的心力都不一样。Whiteley也有注意到第四点和前面的不同,不仅仅是个人,社会也是如此。社会文化多元的表面之下,未必都是一样的根源。强多元文化的社会对参差多态会有一种渴望,但是弱多元文化就是你舞你的,我不干涉,但是我也不care。


Daenekindt和Roose认为,品味的区隔的高贵鄙视链、广博鄙视链、open程度鄙视链,都已经过时了。现在时兴的是方式鄙视链。简而言之,你看法扎我也看,你看德扎我也看,你看了100部剧,我也看了这么多,但是咱俩心里欣赏这些剧的方式不同,人们在心里肯定在暗搓搓区分这种方式的。拿身边的事情举例的话,我们也能经常看到欣赏剧和欣赏明星的讨论。


Bourdieu提出文化区隔理论是在上世界80年代,而Daenekindt和Roose的论文发表时间是2017年。后来者基本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了新的体认。而今,关于鄙视链的研究仍然不会停止。人类真是一会儿有意思一会儿无聊的生物啊!


(第一章第一节·完)


BTW,大家觉得,鄙视链什么的,真的是有必要的吗?

落糖

粉丝文化的伪文献综述

整理一下有关的专著、论文、采访和微信文稿。

有的看过有的只是mark

慢慢补充, 我自己也是边看边记录

专著

《转型时代的娱乐狂欢:超女粉丝与大众文化消费》杨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2年

《粉丝文化读本》陶东风,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

《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亨利·詹金斯(Henry Jenkins)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

△只看过最后一本,从七八十年底的粉丝参与式行为研究,很多东西在现在看也没有过时,对耽美同人的研究也给了我很多启发。


与爱国主义

刘海龙:《像爱护爱豆一样爱...

整理一下有关的专著、论文、采访和微信文稿。

有的看过有的只是mark

慢慢补充, 我自己也是边看边记录

专著

《转型时代的娱乐狂欢:超女粉丝与大众文化消费》杨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2年

《粉丝文化读本》陶东风,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

《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亨利·詹金斯(Henry Jenkins)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

△只看过最后一本,从七八十年底的粉丝参与式行为研究,很多东西在现在看也没有过时,对耽美同人的研究也给了我很多启发。


与爱国主义

刘海龙:《像爱护爱豆一样爱国: 新媒体与“粉丝民族主义”的诞生》.《现代传播》.2017 年第 4 期

杨国斌:《英雄的民族主义粉丝》.《国际新闻界》.2016年第11期

刘国强:《作为互动仪式的网络空间集体行动》.《国际新闻界》.2016年第11期

罗以澄 赵平喜:“爆吧”集体行动中公民参与表达的实现及其规制——以“69圣战”事件为例[J].现代传播. 2012年第12期

王洪喆 李思闽 吴靖:从“迷妹”到“小粉红”:新媒介商业文化坏境下的国族身份生产和动员机制研究[J].国际新闻界.2016.11

△这些是我写某门结课论文时用的,用仪式观讨论了帝吧出征。


 界面|张之琪 《从漫威十周年看粉丝与民族主义:“国家面前无偶像”是...》

「林品:但这也同时意味着,这一套非常成熟的行为模式和组织方式也很容易被收编,被转化成对于政治理念、政治实体的维护。

林西:从“国家面前无偶像”到“祖国才是大本命”,这就是一种收编。」

△这里可以延伸,将粉圈这一套想象成政治圈能获得更多人理解,粉圈有话语权的差距,类似政治话语的差距。

「界面文化:有人说粉丝追星的动机是出于一种权力欲,因为有了粉丝的身份之后,他们就可以以群体的名义实现个人无法实现的权力欲。怎么理解这种说法?

林西:我觉得这种说法不是特别准确,应该说是粉圈逻辑和粉丝组织把部分粉丝内心里隐藏的权力欲召唤出来了。他们本来是一个个松散的个体,没有力量正面和任何人对抗,不管是明星的经纪公司还是有话语权的媒体人。但是一个巨大的集体和共同的价值观会令他们产生一种“我的不满和诉求都能得到回应解决”的感觉或者说是错觉。

界面文化:他们介入的直接影响是?

林西:巩固了粉圈里那部分本来持民族主义立场的人的坚定信念,让他们觉得,哪怕是追星这件事,也可以跟着团团走。」


粉丝经济/网络粉丝社群/流量

赵皓阳的微博 


知著网 “稳稳当当”的饭圈与“跌跌撞撞”的吴亦凡


界面|潘文捷 《杨玲谈“偶像的养成”:为什么理智是好的,情感就是不好的呢?》

△这篇是我最近最认可的采访,一上来就说“和没有粉丝经历的人谈粉丝文化几乎就是与夏虫语冰”是非常认同。整体非常舒服、清晰,有一点深度,可能因为杨玲确实自己也是粉丝,“...研究者一定要是社群内部的人。长期地沉浸在社群文化里面,才会有比较细致的观察。粉丝文化也是,圈内人写的和圈外人写的东西一看就能看出来。”

「粉丝在他们认为“美好”的人身上寄托了对一个更完美、更自由的乌托邦的向往。说到底,明星和偶像只是一个中介物,他们让粉丝从尘世进入到另外一个超越性的彼岸世界。粉丝最终想获得的是快感、是认同、是归属感。」

「粉丝给偶像立人设的过程,就是试图从分裂的形象里解读出一个完整的人的过程。而追星的女孩常常被称作“显微镜女孩”,能够通过细节,去解读偶像的个性。」

「粉丝和消费主义之间是存在共谋的。粉丝就是过度的消费者,但消费并不一定就是坏事.」

「男性和女性的物化是不同的。我的一名男学生说,男性对女明星的物化和性冲动有关,女性对小鲜肉的喜爱则更多是精神层面的。我们谈论物化,关注的其实是一种结果。男性对女性进行物化和贬低,带来了大量的性侵犯等行为。而女性对男明星的物化带来可怕的后果了吗?女性粉丝对男明星的物化,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愉悦。这也体现在同人创作上面。」


界面 《粉丝族群质变:从亚文化圈子到构成产业链的枢纽》

「粉丝与偶像组成族群,活动不再以偶像为中心,而基于喜好联合协作,将社会化网络的赋能转化为实在的权益」

「不断从明星及商业机构手中争取文化及经济的主导权」


全媒派|《讲真,现在的粉丝追星比广告公关公司还专业》

△讲述鹿晗的粉丝群体组织,一般性描述。

知著网 |《范丞丞“睡后收入480万”扎了谁的心?》

知著网 |《蔡徐坤粉丝事件 | 病态饭圈文化催生的网络闹剧》

 徐晓眉:对偶像养成真人秀产业模式的思考——以韩综《PRODUCE 101》为例,《今传媒》2017年·第8期

繁花似锦之下,偶像产业的N个真伪命题 |三声·新青年

几篇关于经纪公司、平台的深度报道


性别

知著网|《中国人为什么不待见中国女团?》


枪稿 |《表面Girl power,实际癌气十足》

△讲创造101 ,mark一段

“这个节目最吊诡的地方在于,场外的男性观众数量远低于女性观众,而决定场内女选手生死的,却又是代表着男性消费目光的男性评审。而节目组本身,一方面想要讨好女粉,另一方面又仍然透露着浓浓的直男癌气息。”

“急于展现老道、权威的姿态,重复老一辈艺人对女性的控制欲和刻板印象,可谓男偶像转型中常常会陷入的雷区。”


 界面|张之琪《“供养”偶像:是女性地位的崛起 还是对父权意识的复制?》

「所以这套“流量逻辑”给了粉丝不用花钱但也可以表忠心、做贡献的渠道。」

「事实上,粉丝组织看似粘性很高,其实非常松散,平时也不可能经常聚在一起。偶像拍戏、休息的时候,粉丝只能靠“撕”来维持这个团体的活跃度,这也是粉丝为什么总在“撕X”的原因之一。没有敌人,一个松散的共同体很快就瓦解了,因此,“撕X”和“固粉”(巩固粉丝)是一体两面的事情。」

△有关父权的内容没有吸引到我,反而关于撕X给我了新启发哈哈。


话语权/与官方

知著网|《官媒实力回怼粉丝,力挺PGone究竟错在哪?》

粉丝文化语境下的话语权研究 [J].杨寄荣,宋玉静,2013年

△落在主导意识形态,找到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话语位置

知著网|「官宣」刷屏,饭圈黑话究竟有何魔力?

一片胖叶

[授翻] 第四道墙的崩塌:为什么粉丝圈子不应再躲躲藏藏

http://www.dailydot.com/opinion/crumbling-fourth-while-fandom-shouldnt-hide/

作者:Aja Romano (初稿于2013.1.8 修改于2014.11.24) 

译者:一片胖叶 (2015.8.17)  已授权

*原文特殊概念/事件下自带链接 感兴趣的话可以到原网页中查看


正文:


"如今这第四道墙就好像柏林墙一样,倒塌与否只是时间问题。" —网友[iaddedarainbow]


在戏剧表演中, ...

http://www.dailydot.com/opinion/crumbling-fourth-while-fandom-shouldnt-hide/

作者:Aja Romano (初稿于2013.1.8 修改于2014.11.24) 

译者:一片胖叶 (2015.8.17)  已授权

*原文特殊概念/事件下自带链接 感兴趣的话可以到原网页中查看


正文:


"如今这第四道墙就好像柏林墙一样,倒塌与否只是时间问题。" —网友[iaddedarainbow]


在戏剧表演中, "第四道墙" 这个术语是指那道把角色和观众隔离开来的看不见的墙。而在这无拘无束,恣意生长,创意无限的粉丝世界中,第四道墙指代的是把粉丝和外部世界隔离开来的隐形屏障。我们把它视作安全保障:一道把我们疯狂的、开创性的据点保护起来的壁垒——直到它不再能发挥作用。


即使已经有了四十年的稳定产出,许多概念,诸如同人小说、同人绘画、同人配对,连同除此之外粉丝们/我们对非原创角色所做的事情,仍然令许多人感到震惊和羞耻。第四道墙把我们隔离起来,使我们免受他人的严苛评判,有时还避免了对现实生活造成的间接后果。混合了如《搏击俱乐部》里的沉默条约(饭圈规则第一条:不要讨论饭圈)和“不问不说”级别 [Don't ask don't tell, 指美国军营对待同性恋者的模糊政策,即在默许未出柜的同性恋者服役的同时不允许公开的同性恋者入伍;该政策于2011年被废除 —译注] 的刻意忽视,这道不可穿透的高墙在我们的想象中把粉丝群体和其他所有人隔离开来了。


然而它并没有。一点也没有。


***


现在有个普遍的阴影,即认为同人小说要么是十八禁的、抄袭来的,要么也是粗俗或诡异的。很多粉丝并不以自己的粉丝活动为荣。我们担心以同人写手或画手的身份公开"出柜"可能导致被公司开除、被社区或宗教团体逐出、被禁网、或看到友谊的终结。这不是肥皂剧;以上每一件事我都在认识的人身上看到过。公开承认自己是同人作者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我这么说是因为上面这张列表里的很多事情我都有第一手经历。


于是大多数粉丝使用假名(笔名),采取其它的预防措施来避免让粉丝行为和他们的现实身份产生瓜葛。但这并不能平息内心对于圈外评价的恐惧和厌恶。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很多粉丝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就是和媒体,或者和原著(剧)作者——或者基本上除了粉丝之外的几乎所有人——走得越来越近。我们创造了一个安全舒适的天堂,在这里我们以为不会因为自己的产出而受评断。


四个月前,我被很礼貌但也很坚决地拒绝进入Vividcon [一同人MV展 —译注]。"这不是因为你太迷妹了, " 其中一个展会组织者告诉我, "而是因为我们不希望有媒体在场。" 他们完全有权保持怀疑。媒体对于粉丝群体的恶劣刻画是有案可查的。从2002年到2012年,大多数有关饭圈的文章都一样致郁:媒体发现了我们,聚焦在一个耸人听闻的点上,然后就关注那一点——常常以一种幸灾乐祸甚至狂欢作乐的语气——然后对其他的一切都置之不顾。大家普遍觉得当媒体赶到的时候,我们最好躲到第四道墙后面不要出声。这其中的逻辑就是,如果他们看不到我们,就无法伤到我们。但是他们已经能看到了,也已经伤害了我们。


粉丝和他们热爱的作品创作者/看门人[又称官方爸爸(TPTB),是"那个力量The Power That Be"的缩写]之间的积极互动则更加不那么美好。比如有一次,William Shatner [电视剧星际迷航中Kirk的扮演者 —译注] 让我们都过自己的日子去(get a life). 或者还有一次Gene Roddenberry [星际迷航制片人 —译注] 向粉丝解释说Kirk和Spock [均为星际迷航角色,该配对是欧美同人的始祖 —译注] 完全不是爱人关系,也并不是说这种关系是错误的。或者还有一次一个粉丝让菲尔普斯兄弟不得不公开澄清了双胞胎乱伦的传言。还有Diana Gabaldon曾说同人写手等于白人奴隶(没错,她真的这么说过) 。这种情况由来已久,可以一直追溯到1813年简·奥斯汀告诉她的侄女(后者明显想要和她角色扮演成Darcy的姐姐Georgiana)你不能这么做因为你根本不知道Georgiana会怎么写。


简而言之,粉丝和原著作者之间的关系始终胶着。


***


甚至在我编辑这篇有关第四道墙的文章的同时,我也一头撞上了它。我写完了一篇有关某个群体的文章后,那个粉丝群体的成员被这种媒体入侵他们网上世界的行为吓坏了。他们锁上了之前公开的同人小说,这样哪怕我的文章使得媒体界其它同行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他们也还是“安全”的。我目睹了出离愤怒的粉丝们表现出的恐慌和忧虑,也倾听了他们的声音。我选择没有发表那篇文章。我仍然不确定作为记者这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但作为粉丝,我知道这是对的选择,因为我自己也太清楚可能的后果是什么样的。


讽刺的是,就在我的文章风波之后没几天,那个饭圈的主角之一发现了一篇关于他的同人起源作。很多粉丝马上删光了评论,藏起了作品,但这并不能改变外部世界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创作这个事实。


这个事件昭示了这第四道墙对于粉丝群体的重要性,也说明我们必须停止幻想第四道墙还能保护我们了。


我绝对不是在提议大家都应该开始用真名发表触手肉文*咳咳* 且我尤其支持用安全的、永远不会和现实身份相连的化名创作同人作品的权利。自由地创作而不用担心被评判或引发现实生活后果是粉丝圈子中很大很重要的一部分,应当永远被保护。第四道墙之所以存在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它使我们感觉能安全舒适地写我们所想,明白我们的上司、亲戚、朋友、学生、或学生的父母不会上网一谷歌我们的名字就能找到我们写的所有超人/卢瑟男男生子文。


我的意思是,是否能有那么一天,当有人"出柜" 宣布自己是同人写手的时候,圈外人的反应是:"喔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而不是伴随着惊恐甚至现实的负面行为。如果有那么一天,那么很多事情应当开始改变,就从我们这些粉丝改变对自己创造性产出的态度开始。


如果我们对自己的作品表现得羞耻,那凭什么指望别人泰然自若呢?根本上讲,这些作品都我们是在公共空间创造出的产物。公众就是我们创造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完全应该更自然地对待他们。


作为一个长期迷妹,我见过所有可能的对于同人小说的反应——从 "酷,有啥推荐吗?" 到困惑再到嘲笑。我个人最爱的反应是:"你做的是魔鬼的工作。" 不变的共同点是,粉丝群体被严重误解了,甚至那些理应熟悉他们的人也不例外。


2010年,在第一届年度Book Blogger Con展会上,主讲人Maureen Johnson问满屋子的出版商,代理人和公关,其中有多少人知道 "饭圈(fandom)" 是什么。不到一半的人举起了手。我惊呆了;出版界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到同人作者正在他们背后做什么?饭圈中屡见不鲜且众所周知的趋势“抹去序列号”——即拿来一篇同人文,把角色名换成原创角色名,再发表——竟然对出版界来说如此陌生?


难怪五十度灰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五十度灰是暮光之城(Twilight)的同人衍生,属于上述类型 —译注]


***


五十度灰改变了我们所知的有关出版和饭圈的一切。它把“眨眨眼-你懂得”的饭圈模式带入了媒体界,让饭圈几乎成为庸俗而非惊人的代名词。它把粉丝和同人作品拉到了聚光灯下。在2012年之前,试图正式发表你的同人小说注定带来诉讼案;到了2012年,很多人,包括出版商们,似乎突然开始把它看作成功的捷径。有五十度灰的地方必有关于同人小说的讨论。在四千万本售出之后,你尽可攥紧拳头抗议,但事实是饭圈已经成为主流。


而且还不只是五十度灰。还有小马宝莉的男粉(Bronies), 少狼(Teen Wolf), 1D(One Direction), Homestuck网络漫画, 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这是饭圈与外部世界的互动急剧变化的一年。他们在暮光之城的首映会上和电影粉丝一起露营,对1D的粉丝进行采访,把一大堆媒体记者派往漫展。官方爸爸在做决定的时候脑子里考虑到粉丝群体变得常见了。复联(Avengers)的饭圈太大以至于它能影响漫威整体的政策决定。去年,废柴联盟(Community)的制片方征求了一个粉丝的授权,因为他们要借鉴这个粉丝做的该剧的同人MV。粉丝群体是网络文化的一个积极组成部分,也是娱乐行业的重要考虑对象。


然而第四道墙这个谎言还在持续。


事实上,我完全理解,甚至可能比其他人更早意识到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一个美好的谎言,试图把我们自己保护起来,免受诸如Rob Bricken这种混蛋的不断侵扰。很多批评饭圈的人是男性,他们讥讽女性主导的饭圈只有小黄文,而没有真正理解饭圈是一个社区的概念。这些批评者也肯定没有意识到同人小说,作为一种再创作作品,是可以融入文化传统的:从维吉尔的荷马史诗同人<埃涅阿斯纪>,到弥尔顿的圣经同人<失乐园>。


***


粉丝们依靠第四道墙来最小化外界审视所带来的伤害。但是我在饭圈的亲身经历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尤其在网络上,如果我们的行为是公开的,那么我们无法阻止路人向圈子里张望,看到我们在做什么,然后做出他们自己的判断。假装有高墙的保护只会让我们更加脆弱。


在一些国家,比如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如果你跨国偷渡或者被发现携带某些同人绘画或小说——哪怕只是虚构的小说——都同样会被逮捕。即使在美国,以及大部分的欧亚国家,尽管粉丝群体日趋主流,也必须懂一些版权法,以及它们的“合理使用”条款 [fair use clause, 即在某些情况下不经过原作者的允许也可以有限制地使用其部分材料 —译注] 能怎样保护我们的权利,免受诸如Viacom诉Youtube事件的影响。


九年前我自己也成了俎上之肉。那时我丢了一份在当地报社的工作,只因为编辑发现我写同人文。"这太诡异了, " 他对我说,"我不认为你应该继续为我们工作。" 很少有人因为饭圈而“职业性”受损,但是这种事确实会发生,而且还发生在我身上了。如今过了九年,我的经历令人哭笑不得。在2003年,我因为混圈而失业;而在11和12年,我又因混圈而受雇。


时过境迁。


自那次失业之后,我决心公开地代表饭圈。这个决定在很多方面看来都很值得。我越是平和地谈起饭圈,越是认为它很棒,我所到之处收到的积极反馈也就越来越多。


我们中的许多人成长于混合文化环境中,这类文化中的人们普遍认为粉丝创作不过是传承千年的故事新说的翻版。对于这些人来说,饭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又一件我们能在互联网上做的事情而已。我们需要像他们一样谈论饭圈,接受它所激发的创意无限、精彩绝伦的“奇葩”事物:有些可怕,有些可爱,有些可敬。


***


当我们躲藏在第四道墙后面时,我们内化了粉丝行为带来的羞耻感,这种羞耻感让我们不认为粉丝群体的存在也是一种传统,一种文化。我们不去了解这个群体的历史发展。我们不去了解我们曾怎样抵御Gabaldon或Robin Hobb的长篇大论。也不去了解那些由粉丝发起的,能帮助我们了解自己,克服这种羞耻的活动,比如再创作组织(OTW), 一个粉丝自营的非盈利机构,旨在在媒体上代表粉丝群体以及在涉及限制性版权的法律案件中为粉丝方辩护。[AO3即这个组织的一个分支 —译注]


而且哪怕了解了自己的历史和法律权益,继续避免和外界的交流也只会助长有害的负面刻板印象。就像其他的亚文化一样,如果我们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那么一味地畏缩不前,表现得好像我们在做什么违心甚至违法的事一样是不会带来好结果的。


我热忱地相信,如果我们想让饭圈在媒体上以正面形象出现,我们自己就得以正面姿态现身。把头埋在沙子里,并妄想在所有其他饭圈都被发现的同时,自己的饭圈却能逃过一劫,这是根本是掩耳盗铃、鸵鸟心态。这个群体发展到如今的地步,隐匿在第四道墙幻想之中的粉丝们是最容易被误解、误读、乃至误伤的。反之,如果向前一步,大声说出饭圈有多棒呢?这会让人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粉丝和粉丝群体。饭圈和创作者的互动越趋于常态化,双方感到的威胁就越小,我们也就能更无忧、更安全地爱我们所爱。


我在圈内常常被指责试图把饭圈强行拉到聚光灯下——说得好像一个人就能做到似的。事实上我从未和媒体或官方爸爸在这个方面有过互动。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唤醒大家,告诉大家媒体已经抵达。

可能是因为我自己有过太多次“第四道墙碎裂”的经历了,我对于如今饭圈这种依旧蜷缩在这道墙之下,忧惧着主流大众发现自己的姿态意见强烈。旁友们,认真的吗?他们早就知道了。


第四道墙早已崩塌。作为粉丝群体的一份子,我们是时候该转而建立桥梁了。


绘图: Jason Reed

*这篇文章最初附有一张调整过的柏林墙照片。有些读者认为该图有侮辱性,我们为此真诚地道歉。我们已经更换了这张照片。


译后感:

1. 原文的fandom被我翻成了粉丝群体/饭圈,在译文中有交替使用。实际上我把握不好要怎么翻这个概念,"饭圈" 太口语,"粉丝群体"又不准确。原作者在另一篇文章中定义了fandom: "Fandom" refers to communities of active fans. Activity means you're not just passively receiving media. (Fandom指由活跃积极的粉丝组成的社群。积极意味着你不只是被动地接受媒体信息。)

2016.5.28更新:发现了一个更好的译名:粉都。经三本的子博粉都杂谈提醒以及汜江解释,粉都一词最初见于台版《文本盗猎者》,郑熙青的大陆版也延续了这一译名。


2. 我有个要命的毛病…一边翻一边读orz 结果翻到后面发现作者所说的和我所想的、观察到的还是有不少出入。原作者虽然自诩迷妹,但是似乎还是站在媒体的角度看待问题?就我观察到的饭圈生态而言,大部分迷妹(呃这么说可能不准确)不愿意打破这第四道墙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害怕自己受到伤害侵扰或三次元危机,而是怕原作(canon/TPTB)受伤。

RPS躲在墙后是怕会给真人带来困扰(甚至是骚扰);非RPS向的slash躲在墙后是因为怕会干扰正剧的走向,误导官方爸爸,以至于最终影响其他正常向观众的观影体验(这不是夸张,请参考神夏301...)。个人而言,我尊重canon也尊重fandom, 我觉得后者有自己的意义和价值,但是二者还是离得越远越好。Canon不必自降身价或者哗众取宠(卖腐)来迎合fandom,要相信有诚意、有质量的作品自然会吸引粉丝群体;反之fandom也不需要妄自菲薄或者过度解读。有一点我很同意原作者,那就是我们应当开始正视自己的身份和所作所为了。


3. 欢迎批评/指正/讨论!


一起产品经理吧
互联网七字诀就是“专注、极致、...

互联网七字诀就是“专注、极致、口碑和快”。


下文是雷军对于这互联网七字诀的解读(来自网络):


【专注】

比如现在像很多微博站每天没有很多更新,但是文章质量好很多,在少就是多的时代里面,我们是信息过多,怎么样把东西做得精致,有价值,才是问题关键。

我们整个时代都在谈苹果,都在谈乔布斯,大家有没有想过其实苹果这家公司到今天为止都只出过5款手机而已。我们深圳的三个厂一天就能出100款,出一款难在什么地方呢?当我自己做手机的时候真的觉得大道至简,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传播,越难做。当大家把一本书从薄读厚,再从厚读薄,就能明白简单的东西是最具力量的。


【极致】...

互联网七字诀就是“专注、极致、口碑和快”。


下文是雷军对于这互联网七字诀的解读(来自网络):


【专注】

比如现在像很多微博站每天没有很多更新,但是文章质量好很多,在少就是多的时代里面,我们是信息过多,怎么样把东西做得精致,有价值,才是问题关键。

我们整个时代都在谈苹果,都在谈乔布斯,大家有没有想过其实苹果这家公司到今天为止都只出过5款手机而已。我们深圳的三个厂一天就能出100款,出一款难在什么地方呢?当我自己做手机的时候真的觉得大道至简,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传播,越难做。当大家把一本书从薄读厚,再从厚读薄,就能明白简单的东西是最具力量的。


【极致】

极致就是做到你能做的最好,极致就是做到别人达不到的高度。

大家经常“恭维”我,说小米山寨了iPhone,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好的东西是不可能被抄袭的。每次想山寨iPhone的时候,我看到人家那个图标做得那么极致,就想我们能做到吗?不行。我只希望通过每天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努力,能离偶像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技术上的极致需要时间、天赋,服务上的极致就看是否用心了。

在这里举个例子我们小米的例子。我们刚开始卖手机的时候,税务局只给了我们四本发票,完全不够用,后来才补上了。我们的部门怎么办呢?第一用特别快递寄发票,在每张发票里面放了一张温情脉脉的贺卡,写的是“让你久等了,亲对不起”,特别画了一个很可爱的米兔,我们在每个信封里面还附了一张手机贴膜。当用户收到时感动坏了,从来没有一个公司这么做过。我们可改善的空间真的多得一塌糊涂,只要我们稍微用一点点心就能打动消费者。


【口碑】

我经常问大家一个问题,去过海底捞吗?海底捞就真的比五星级餐馆好吗?为什么咱们比起会议中心就没口碑,这个海底捞就有口碑呢?其实,口碑的的本质是超越用户的希望值。海底捞在一个很破的地方,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它超越了我们所有的期望值,我们就觉得好。当我们去五星级餐馆的时候我们期望值很高,怎么可能超越呢?

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在小米创业初期强调我们一定要保密,我说这玩意儿大家一看是雷军做的期望值就高,不如“无名氏”做出来,消费者心态平和,更容易惊艳喝彩。


【快】

我坚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有时候,快就是一种力量,你快了以后能掩盖很多问题,企业在快速发展的时候往往风险是最小的,当你速度一慢下来,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

所以,怎么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提速是所有互联网企业最关键的问题。


剥壳v

百度贴吧(tieba)营销服务介绍

贴吧的使命是让志同道合的人相聚。贴吧的组建依靠搜索引擎关键词,不论是大众话题还是小众话题,都能精准地聚集大批同好网友,展示自我风采,结交知音,搭建别具特色的“兴趣主题“互动平台。贴吧目录涵盖社会、地区、生活、教育、娱乐明星、游戏、体育、企业等方方面面,是全球最大的中文交流平台,它为人们提供一个表达和交流思想的自由网络空间,并以此汇集志同道合的网友。

特点分析

一、信息聚合

对于那些基于信息搜索的需求而找到贴吧的人来说,获得某个主题的信息往往是他们的一个基本目标。但搜索引擎目前还难以高质量地满足这方面的需求。贴吧可以使人们从机器的搜索过渡到人工的信息整合中。拥有不同资源的人们,在这里实现信...

贴吧的使命是让志同道合的人相聚。贴吧的组建依靠搜索引擎关键词,不论是大众话题还是小众话题,都能精准地聚集大批同好网友,展示自我风采,结交知音,搭建别具特色的“兴趣主题“互动平台。贴吧目录涵盖社会、地区、生活、教育、娱乐明星、游戏、体育、企业等方方面面,是全球最大的中文交流平台,它为人们提供一个表达和交流思想的自由网络空间,并以此汇集志同道合的网友。

特点分析

一、信息聚合

对于那些基于信息搜索的需求而找到贴吧的人来说,获得某个主题的信息往往是他们的一个基本目标。但搜索引擎目前还难以高质量地满足这方面的需求。贴吧可以使人们从机器的搜索过渡到人工的信息整合中。拥有不同资源的人们,在这里实现信息的分享,而且信息需求与供给关系更明确,这样获得的信息针对性往往更强。贴吧成为对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的一个有益补充。

二、快捷聚集

尽管网上有难以数计的由兴趣爱好者组成的社区,但是,如何找到它们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找到一个有代表性的社区更是困难。百度贴吧最重要的特点就在于,它利用自己在搜索引擎领域的知名度与地位,为各种兴趣爱好者的聚集提供了一个最便捷的方式。只要知道百度,就可以通过关键字找到同道者。而百度的知名度也有助于使某一个关键字的贴吧成为一个具有代表性的贴吧。

三、深度互动

与很多社区不同的是,贴吧创造的社区往往是一个话题非常封闭的社区。某一个明星、某一部影视作品甚至某一个歌曲。虽然理论上这些社区也可以有更开放的讨论主题,但是多数贴吧的成员更愿意围绕一个封闭的主题来展开交流,这就促进了互动的深度的不断挖掘。

四、快速创新

除社区特征外,贴吧更是不断追求卓越和创新,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大力突破。贴合当下网民需求,迅速产生群聊功能等,满足用户快速沟通需求。

五、粉丝文化

百度贴吧的迅速走红,是与“粉丝”及“粉丝文化”的流行紧密相关的。在“粉丝文化”的发展过程中,百度贴吧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品牌价值

一、社区模式

“百度贴吧”是全球最大的主题中文社区,其基于搜索引擎和开放关键词的形态已变成一种通用的互联网产品模式,被中文网站广为学习采纳,产生了大量类似“贴吧”的平台。2009年12月百度宣布获得“贴吧”的商标所有权,“百度贴吧”推动了中文网络产品模式的创新,也是全球独一无二的以兴趣主题聚合的网络社区平台。2003-2013贴吧历经十年积淀,衍生强大的产品、社区力量及优质内容等;同时群聊等新功能将作为下一个十年的开端,领航社区创新发展。

二、核心价值

平凡造就伟大,沟通创造奇迹!这里有能自制钻石、航母、研究平行宇宙的科学怪人;这里有研究多肉植物等的极致生活家。吧友将兴趣爱好演变为一种极致的生活态度。吧友们因兴趣而聚集,在积极的群体社交互动中进一步坚持和发展兴趣,创造生活中的伟大。、吧友在这里互相鼓励和促进,迈向生命的高峰。

同时,贴吧是基于兴趣的群体互动社交平台,移动互联网给贴吧这种既非熟人也非陌生人之间的社交带来全新的机遇,手机贴吧将成为人们基于共同兴趣爱好结识新朋友,并进行线上线下交友互动的最佳选择。贴吧,将继续致力于兴趣群体互动并做到极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