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0.9万浏览    1647参与
一条Snake
粤:#阴险 (笑醒) *【车】...

粤:#阴险

(笑醒)


*【车】在粤语里有“开车载……”的意思

粤:#阴险

(笑醒)



*【车】在粤语里有“开车载……”的意思

川娃娃渔骨

辣椒和凉茶(后续)


可是凉茶真的很苦可恶

辣椒和凉茶(后续)


可是凉茶真的很苦可恶

桂贵贵
(关于一个文手不想写文然后画画...

(关于一个文手不想写文然后画画这件事)

是自家桂粤穿工作制服分享小秘密的图呢

画的太烂抱歉,手我已经放弃了

害,学校布置了的作文,关于滇闽这两省的设可能要晚点

 自家的桂粤设在这里 

小声叭叭:文画都有涉及一点,可以ask,欢迎哦(卑微)不过更的可能会很慢。


(关于一个文手不想写文然后画画这件事)

是自家桂粤穿工作制服分享小秘密的图呢

画的太烂抱歉,手我已经放弃了

害,学校布置了的作文,关于滇闽这两省的设可能要晚点

 自家的桂粤设在这里 

小声叭叭:文画都有涉及一点,可以ask,欢迎哦(卑微)不过更的可能会很慢。


由木石

搞了下伪动画风的粤,背景是以前拍的老家(当时只是想拍云来着)

画完发现好像也不是很动画风(草)

搞了下伪动画风的粤,背景是以前拍的老家(当时只是想拍云来着)

画完发现好像也不是很动画风(草)

川玥玥玥玥(期末备考版)

迷雾[粤闽](下)

迷雾[粤闽](上) 

ooc预警

文笔屑预警

主闽第一人称视角

三更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确实没想到会有人背刺我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侯已经来不及了


“嚓——”剑出鞘,人应倒

“谢谢!”我快速的道谢,转头继续抬腿踢人

我瞥一眼他,他似乎是跟在我身后

刀光剑影之间,又有两个人应声而倒

他在替我扫除我视野盲区的障碍…


诶?他的步伐很像我

可是我并没有见过此人,他的身形与我任何一位好友都不像

夜色朦胧,我借着一道月色隐约看见

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清澈不失温度


结束这番拳打脚踢后,我扯住他的衣摆

“等下,你叫什么名字...

迷雾[粤闽](上) 

ooc预警

文笔屑预警

主闽第一人称视角

三更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确实没想到会有人背刺我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侯已经来不及了


“嚓——”剑出鞘,人应倒

“谢谢!”我快速的道谢,转头继续抬腿踢人

我瞥一眼他,他似乎是跟在我身后

刀光剑影之间,又有两个人应声而倒

他在替我扫除我视野盲区的障碍…


诶?他的步伐很像我

可是我并没有见过此人,他的身形与我任何一位好友都不像

夜色朦胧,我借着一道月色隐约看见

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清澈不失温度


结束这番拳打脚踢后,我扯住他的衣摆

“等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诶呀你以后便知道啦”

他说完如风般掠去

徒留我一人愣在原地


他如迷雾一般,让我捉摸不透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烂尾啦

应该还会有回到现实的后续什么的👉👈


作者不想写作业

【俄家篇6】蟑螂

俄家的早晨可谓是死气沉沉。原因很简单,修想在床上再躺一会被苏给拽下来很不爽,苏被修烦得生无可恋,沙俄本来就一张冰块脸,而且一看到修脸色就更加不好了。但奇怪的是一向很爱聊天的俄这次却默不作声,看上去好像有事瞒着他们。但苏并没有去问俄,毕竟孩子长大了,多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嘛,再说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俄走了之后屋内还是一片寂静,而修好不容易安静一次苏当然要尽快做完家务,要不然过一会修肯定又会生幺蛾子。结果没过一会儿就如同苏想的一样,又出幺蛾子了。“苏维埃!那边有老鼠!!”“啥?”苏才刚转过身来就被修抱住,不但动不了还被铁链弄的腿动弹不得。苏没有办法,只能用手扶住自己身上的修无奈的问着:“我打...

俄家的早晨可谓是死气沉沉。原因很简单,修想在床上再躺一会被苏给拽下来很不爽,苏被修烦得生无可恋,沙俄本来就一张冰块脸,而且一看到修脸色就更加不好了。但奇怪的是一向很爱聊天的俄这次却默不作声,看上去好像有事瞒着他们。但苏并没有去问俄,毕竟孩子长大了,多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嘛,再说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俄走了之后屋内还是一片寂静,而修好不容易安静一次苏当然要尽快做完家务,要不然过一会修肯定又会生幺蛾子。结果没过一会儿就如同苏想的一样,又出幺蛾子了。“苏维埃!那边有老鼠!!”“啥?”苏才刚转过身来就被修抱住,不但动不了还被铁链弄的腿动弹不得。苏没有办法,只能用手扶住自己身上的修无奈的问着:“我打扫的这么干净怎么可能会有老鼠,就算有我也肯定会知道啊,你就不要乱说了快下来,勒到我了。”“不!真的有老鼠!长得还特别奇怪!”修的脸从苏的围巾上抬出,脸上的惊慌和认真让苏有了点相信的成分。修还转过头往不远处空地上的“黑色物体”一边指一边说:“就在那!”


苏顺着修指的方向看过去,结果还真是吓一跳,什么老鼠这明明是瓷家南方的蟑螂!苏也有点怕了,因为以前他到瓷家做客时正好看见一只蟑螂,而且这蟑螂一下子就飞到自己脸上,苏也因此被瓷家那几个省扔的拖鞋砸到。这给苏带来的阴影可不是一般的小,而现在在俄家竟然又看到了瓷家的蟑螂,甚至比当初飞到苏脸上的还大。苏慌了,他已经能看到那蟑螂的翅膀在动。他拿着扫把,想起了浙用扫把拍蟑螂的场景。没办法,只能这样了。而就在苏将扫把丢出去时,蟑螂那边却又出现了“啪”的一声。修看了过去,只见沙俄轻松的用杯子将蟑螂盖在地上。“喂,你们…”沙俄看着面前身上抱着个修的苏表示很不解,你俩不是有仇吗?咋还抱在一起了?可还没等沙俄问出来…苏丢出的扫把已经打到他脸上了。此时的沙俄到“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而苏看着被自己丢的扫把打晕了的沙俄也是一脸不解,不是老头子你不是上楼了吗你啥时候下来的。而在苏和修走到沙俄旁边时,正好看到头部出血的沙俄在地上写了几个“血字”:“你这个不孝子……”说实话,要不是苏叫修来帮忙把沙俄抬起来修真的会笑死。苏则是去俄房间拿药和绷带时,看到了俄桌子上有一个装了水和面包屑的盒子。苏算是明白了,俄就是去瓷那边要了一只蟑螂养着玩!别问苏怎么猜到的,只因为俄从小就有抓虫来玩的习惯。“难怪他昨晚和今天早上表现的那么奇怪,我就说桌子上的黑面包被谁拿了,没想到被俄拿去喂蟑螂了。”苏拿着药和俄桌子上的盒子走了出去,当务之急还是要把沙俄治好,要不然他两眼都得瞎。


而到了中午,俄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家,他已经忍不住要看自己的 “大列巴一号”了(俄给那只蟑螂取的名字)。结果当俄打开家门走进去时,他已经感受到里面的气氛有多阴森了。苏,修,沙俄都坐在沙发上,苏为了不让修去动沙俄就抓住了他的铁链让他的手没法动,而沙俄就是头上被缠了绷带就连手臂上也弄了(被修弄的)。三个意识体中间的桌子上有两个盒子,一个里面是俄的“大列巴一号”,另一个是俄用来装“大列巴一号”的盒子。而在俄看到桌子上自己的“大列巴一号”和三个意识体看着他的眼神时,他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妙,被发现了。


“那,那个……”“要么放生要么还给瓷,自己选吧。”苏将装着蟑螂的盒子往俄那边推了推,意思很明显,有我没他有他没我。俄虽然知道没有办法,但还是想再挣扎一下。“再养几天嘛,一天也行。”“半秒都不行。”苏的态度十分坚决,俄明白,苏是不会同意的。而且看着沙俄身上的伤俄也有点愧疚,因为他已经猜到那是因为自己的“大列巴一号”受的伤。而沙俄看着可怜巴巴的俄也挺想帮他说几句的,毕竟自己并没有因为俄带了蟑螂而生气,再说那可是自己的孙子。可在苏看向他的眼神中沙俄还是没有说出口,这眼神已经表明了苏的态度了。另一边平时最爱的挑事的修却并没有说话,不是苏把他嘴堵住了,而是因为修本来就怕那么大一只蟑螂。


“那我去放生……”“不许放在家门口或者家附近。”“……那我还是还给瓷吧。”俄不舍得将盒子拿起,眼中甚至泛了泪光,感情真的连苏都看不下去了。“那我去瓷家了。”“等等。”俄才刚转身就又被无奈的苏叫住。“先把饭吃完再还给瓷,要不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此话一出,俄高兴的叫了一句好后就匆忙把“大列巴一号” 带回房间。一旁的修则是以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苏。

“你在跟我开玩笑?”

“看什么看,瓷家那么远当然要吃完饭再去了,凉了怎么办。”

“呵,口是心非。”

“也不看看是谁遗传的。”

而另一边,被还回来蟑螂的瓷是真的生无可恋了。这只蟑螂可是自己与浙他们抓了多久才抓到的,因为看俄十分想要瓷也就送给俄了。可没想到才第二天俄就把蟑螂还回来了,理由还是苏不让他养。瓷有点无语,但苏好歹也是自己以前的老师,瓷也怪不了他。但看着浙他们手上的拖鞋扫把,瓷已经隐隐感到不安了… 

浙:老大你快把那小强放下!到时候会爬你衣服里的!

瓷:他在盒子里怎么会爬出来。 

粤:他已经爬出来了…

瓷:?!

浙:愣着干嘛?捉小强啊!

赣:等等,他飞哪了?

闽:他爬我衣服里了!!

粤:让我来,这事我擅长。

瓷:粤你注意点…

浙:咱要不走吧…

赣:可他飞你头上了… 

浙:?!

赣:捉!


作者的话:果然还是写日常爽啊,刚刚考完试心很累,希望是个好成绩……  

     




    

川玥玥玥玥(期末备考版)

迷雾[粤闽](上)

这一篇是粤闽篇

开坑不填(被暴打

设定是三十四个省意识体被送去参加“游戏”

很拉就是了

大家不要吝啬自己的评论啊

主粤视角

go~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焯,丢你老母啊这什么狗地方”粤一脸懵逼的站起来

眼前黑沉一片,压迫感强的他要吐血

“请玩家选择需要通过的关卡”突然跳出来的屏幕吓了粤一跳

“通过的关卡?嘶……我有选择恐惧症诶”

面前的屏幕也被他搞无语了

“已为您自动选好”

粤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他被丢在了地面上

“这么狠,嘶…痛死了”粤揉了揉腰站起来

他打量着周围

等等,woc这不是他和闽第一次相遇的殿堂吗?...

这一篇是粤闽篇

开坑不填(被暴打

设定是三十四个省意识体被送去参加“游戏”

很拉就是了

大家不要吝啬自己的评论啊

主粤视角

go~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焯,丢你老母啊这什么狗地方”粤一脸懵逼的站起来

眼前黑沉一片,压迫感强的他要吐血

“请玩家选择需要通过的关卡”突然跳出来的屏幕吓了粤一跳

“通过的关卡?嘶……我有选择恐惧症诶”

面前的屏幕也被他搞无语了

“已为您自动选好”

粤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他被丢在了地面上

“这么狠,嘶…痛死了”粤揉了揉腰站起来

他打量着周围

等等,woc这不是他和闽第一次相遇的殿堂吗?!

那个欠揍的屏幕又跳出来了

“此关卡与主世界相通,请玩家选择任务”

“等等,选择任务,woc今晚闽要被人刺杀?!”

粤惊呆了

屏幕也有些不耐烦了:“请玩家选择任务”

“那就这个‘保护’吧”

粤按下屏幕上的“确定”键




闽不是不知道今天有人来

但他实在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勇

三十几个纵使他有十八般武艺也打不过啊啊啊

闽:“听我说谢谢你~”


看!是的,这个反派的带头人开始发动攻击啦!!!

看!我们闽哥一拳一个人没了!

看!woc这位兄嘚你很狗啊竟然背后袭击!!!

看!我们闽哥反手一“啪”那个狗嘚就没了



粤:“喂喂喂,你个大屏幕哪去了,你瞅瞅他,像是需要被保护的样子吗?”

屏幕:“嗨,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哇”



粤目光一瞥,瞥见闽背后有个人偷偷摸摸跑过去准备捅闽

粤:“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啊”










川玥玥玥玥(期末备考版)

爱人错过[粤闽]

那什么,参加竞赛的一个混更

凑合着看吧

300字短打

OOC

粤第一人称视角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他的眼神清明,清明到足以抵御往各种污秽

他的眼里会有我吗

我小心翼翼的把这个问题藏了几百年


他似乎无欲无求

我总是好奇

那日我迎海风,默念

他的心里会有我吗

没人回答,海风静静的吹,似乎告诉了我什么

等等吧,总会有答案


我看着他动作规整,一笔一划的给我示范

“累了?累了就休息吧”

他悠闲的躺在长椅上,手拿一杯正山小种

“闽哥?”

“诶?怎么”

“没,就随便叫叫”

“真是的…还随便叫……”闽无奈的笑笑


“闽哥!我走...

那什么,参加竞赛的一个混更

凑合着看吧

300字短打

OOC

粤第一人称视角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他的眼神清明,清明到足以抵御往各种污秽

他的眼里会有我吗

我小心翼翼的把这个问题藏了几百年


他似乎无欲无求

我总是好奇

那日我迎海风,默念

他的心里会有我吗

没人回答,海风静静的吹,似乎告诉了我什么

等等吧,总会有答案


我看着他动作规整,一笔一划的给我示范

“累了?累了就休息吧”

他悠闲的躺在长椅上,手拿一杯正山小种

“闽哥?”

“诶?怎么”

“没,就随便叫叫”

“真是的…还随便叫……”闽无奈的笑笑


“闽哥!我走了!”我挥了挥手,看着闽的身影消失在山林深处

会再见的吧,我想



“我们是不是错过了很多回?”我笑着问闽,发梳轻轻梳上他的头发

“是啊,我都记不清了”

“我替你记着”





11
粤爹听我说谢谢你 我第一次画手...

粤爹听我说谢谢你

我第一次画手那么成功

不要老是大升温大降温啊,,


粤爹听我说谢谢你

我第一次画手那么成功

不要老是大升温大降温啊,,


稻香迟融枫
粤哥 有借鉴 家乡君对不起!...

粤哥

有借鉴

家乡君对不起!

可我是真的画不好😥

粤哥

有借鉴

家乡君对不起!

可我是真的画不好😥

四叶草的回忆🍀

总感觉上色了就毁了(இдஇ; )

总感觉上色了就毁了(இдஇ; )

Lemon Feather

命运的选择

  命运的远择

  CP粤闽,除了粤闽都是CB向

  人类救世主粤X亡灵救世主闽

  亡灵战世界观

  可能有大量的角色死亡

  包括一、二季的剧情,有原著的角色

  沙雕的写多了,想试试正经的

  因为这篇文章是粤闽文所以打了TAG,但故事进展还没到主线,如果有不适提醒我会删TAG

—————————————————————

  粤利落地砍下了一个僵尸的脑袋,闪到墙壁后面躲过了骷髅射出的箭,等骷髅...

  命运的远择

  CP粤闽,除了粤闽都是CB向

  人类救世主粤X亡灵救世主闽

  亡灵战世界观

  可能有大量的角色死亡

  包括一、二季的剧情,有原著的角色

  沙雕的写多了,想试试正经的

  因为这篇文章是粤闽文所以打了TAG,但故事进展还没到主线,如果有不适提醒我会删TAG

—————————————————————

  粤利落地砍下了一个僵尸的脑袋,闪到墙壁后面躲过了骷髅射出的箭,等骷髅靠近后向它扔出了一瓶亡灵专爆弹,骷髅顿时飞灰烟灭。

  粤仔细地搜索着这里的箱子,不过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

  他皱了皱眉,这样他就不能得到应有的补己了。

  他用通讯器和送他来的飞行员桂报告了这一情况,桂让他小心一点,这次的任务很重要,拯救他的战友——鄂。

   情报长史密斯告诉他,鄂被关在这所被亡灵强占的人类公寓里,必须尽快救他,像他们这种精英雇佣/兵已经很少了,而亡灵却像打不完似的一直增加,所以只要有机会能救一个是一个。

  不过,亡灵们会把A级雇佣/兵鄂关在这样一个守卫并不森严的地方吗?

  粤看着渐渐消失的亡灵尸/体,决定加强警惕。这栋公寓有七层,他现在已经到了第二层,如果有危险那么就在下面。

  粤把那层砂土用随身携带的铁锹给挖开了,深吸一口气,跳下了去。落地的一瞬间,粤立刻摆出了战争姿态。

  没有人过来,粤只听到那个与周围环境不搭的奇怪的小房间有轻微的呼吸声。

  粤一鼓作气冲了进去,被关在房间里的正是鄂!

  他立刻去拆关着鄂的铁栏杆。

  "粤快跑,这是一个圈套,快跑!”鄂被突然冲进来的粤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疯狂提醒被喜悦冲昏头脑的粤。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粤的头脑开始发晕,双腿发软,药/效扩散十分起速,还没等他跑到门口,就已经昏迷了。

  通讯器中传来了桂断断续续但十分焦急的声音:“粤………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呼叫总部…该死.……信号怎么断——”

  醒来时,他正躺在一个地/牢的床上,他的武器已经被搜走了。不过,他藏在身体上的铁锹并没被发现,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粤打开床边的柜子,翻出了几袋面包,粤小心地收好了,毕食物对于人类来说十分重要,尤其是逃跑中的人类。

  他在这个牢房没有其它收获后,用铁锹挖开了隔壁房的墙壁,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拿的物资。

  就这样他扫荡了几间牢房,找到了一把木剑作武器。

  在出这排牢房时,他遇到了把守的僵/尸。

  “我虽然并不想战斗,但……粤瞟了一眼他走来的僵尸,“有时战斗是不可避免的!”他拿着木剑开始与僵/尸战斗。

  虽然他实力强大,但一对五并且在武器并不称手的情况下,他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了伤。

  "时间紧迫,没时间治疗了。必须找到鄂快点带他出去,外面有守卫,但亡灵的视力不太好,我可以贴着墙走,避免战斗。”

  他就这样走到了另一排牢/房。不过令他惊讶的是,这排牢房关了很多人他甚至在里面看到了几个认识的人,“新?蒙?陇……还有青和秦,你们怎么在这里?”

  他们是已经被列入“失踪”名册的几个人,粤立马打开牢门放他们出来,但这五位并没有动。

  “出不去的。”秦看向外边“鄂在里面,你去……看看他吧。”提到时,粤似乎看到了他眼里的泪水,和另外几个人背过身去,不再回答粤的问题。

  粤立刻向里面跑去,在一个打开的牢房里找到了鄂。

  他被锁在房间的角落里,周围被用奇怪的栏杆围了起来,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箱子。

  “鄂!找到你了,你别乱动我想想怎么救你!”

  粤开始在周围寻找可以使用的道具。

  “粤,等一下!”鄂轻轻地叫住了粤。

  “鄂,怎么了……你看起来状态不大好!"

  粤十分惊恐地发现鄂是毫无力气地靠在牢房的墙上,而鄂接下来说的话,给了粤当头一棒。

  “杀了我,那箱里面有手/枪和子/弹。”

  “你疯了?”粤十分震惊地看着鄂,“不管你受了什么伤,我们都有先进的医疗设备可以治好你身上的伤的,放弃希望才是死亡啊!”这家伙平时乐观活泼得令人头疼,为什么在这种时刻说这种丧气话啊,粤在心里骂着鄂。

  “不,粤,你冷静下来,听我说完,这十分重要,关系到人类的命运。粤,听我说!"

  看到粤想打断他,鄂用了稍微大一点的声音提醒他。

  “他们研究了一种药水可以把人类变成亡灵。”

  “什么!!那他们不是就可以无限制地制造亡灵了?”粤没有想到亡灵为了胜利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没错,”鄂苦笑着说“他们那么多的亡灵,单凭的自然生/育很难做到,用这种方式虽然变/态但十分有效,”他冷哼了一声,表达对亡灵做法的蔑视,“他们正在不断研发改进这种药水,而我是他们最后一个实验品。”

  “你被他们灌了这种药水?”粤敏锐地抓住了这个令他胸口压了块石头的重点。

  "嗯,我已经开始变成亡灵了”他抖开了袖子,已经变成骷髅一样的手指露了出来,使粤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真难受啊.………”鄂自言自语道。

  "难道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救你吗?"粤十分艰难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现在,我们没有解药,以前我们不知道他们开发了这种药剂,并没有对此进行研究。”粤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但他还是听到了鄂接下来说出的话,"不过我们有研究解药的设备,但需要原药剂的样本,而越多越好,”

  “所以,你还有救?”粤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多么希望鄂给他肯定的回答。

  但现实往往是残酷,不近人情的。

  “并不,我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药/效发作十分迅速,从正常人变成亡灵只需要一天,我已经注射药剂19个小时左右了,再过5个小时,我就彻彻底底地变成一个没有以前记忆的亡灵与你们作对了,我好怕伤到我的妹妹湘……记得帮我和她告别啊,阿粤。”

  他真得像是濒死的人与自己的亲人告别。

  只是,他永远也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妹妹了,只能永远长眠在这个黑暗阴森的地牢里了。

  粤呆呆地看着与以住风格完全不同的鄂,已经没有心思再找鄂可能可以活下来的方法只是木讷地听着鄂所说的话。

  “这里有个药剂房,你去找到那种药剂。它是种绿色药剂,带回去给赣,让他研究解药。不要再次上演我这种悲剧了。现在,杀了我吧。”

  粤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混沌的思绪顿时清晰了,”不,我不会杀你的,一定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救你的。”

  “粤,你真的听我说话了吗!我等不到了那个时候了,杀了我才是最好的选择,你别那么倔。"

   鄂看着明显听不进去的粤,叹了口气,没想他竟然有一天会劝说别人杀掉自己,真是人生无常哪。

  “阿粤,我不想以后为亡灵作战,我也不想伤害到你们,变成亡灵,对我来说和死去并没有太多实际上的区别。变成亡灵还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麻烦,就此死去提最好的选择,而且,你早点杀掉我,就可以尽快结束我的痛苦。阿粤,朝我开枪吧,算是实现我最后的一个愿望了。”

  “好。”粤听见自己答应了他。

  他麻木地上了膛,用枪指着鄂的脑袋,闭上眼睛,开了枪。

  “记得帮我告诉湘……我永远爱着她,她是个好妹妹…还有.……谢谢你……粤…”

  鄂说完这些话时已经没有了呼吸,身体渐渐消散在空气中,粤沉默地摘下了鄂头上的皮筋,这个东西并没有随着鄂消失。

  粤把皮筋绑在手腕上,这大概是唯一一个可以确确实实地证明有鄂这一个人存在过的物品了。

  粤走回了牢房,看着来自大西北的五人,终于明白了他们的悲伤从何而来。

  "你去看过鄂了吧”青轻轻地询问他。

  “他……死了,"

  粤刚才没有哭,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有种强烈的情感想要大声哭出来,他努力地抑制住了这个情感,但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去。

  “是我们的错,”蒙突然发声。“要不是我们试图逃跑…"新似乎说不下去了,陇补上了他没说完的内容“亡灵们就不会给他注/射药水。”

  一阵沉默。

  

yugeanao.
粤粤的深夜喝茶 没什么,我只是...

粤粤的深夜喝茶

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新学的光影效果怎么样

全员向,除了那两个特别行政区,自己放大找吧

画完这个往后就不怎么更了,去更粤右了,太久没画了,这个随缘

团子大小随便乱画的,不是面积大小,不要误会

就这样吧,写作业去了

粤粤的深夜喝茶

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新学的光影效果怎么样

全员向,除了那两个特别行政区,自己放大找吧

画完这个往后就不怎么更了,去更粤右了,太久没画了,这个随缘

团子大小随便乱画的,不是面积大小,不要误会

就这样吧,写作业去了

人间失格
第一次画这种,希望你们能给我提...

第一次画这种,希望你们能给我提一些那种关于人设的建议,比如说东三省,我对人设确实有点拿捏不住,很容易崩坏。

还有就是打字打的有点小,建议你们放大观看


(我知道我画的烂,不用你们说——针对个别人)

第一次画这种,希望你们能给我提一些那种关于人设的建议,比如说东三省,我对人设确实有点拿捏不住,很容易崩坏。

还有就是打字打的有点小,建议你们放大观看


(我知道我画的烂,不用你们说——针对个别人)

雪yyye

@¿ 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当然要记录下来啦😋😋😋

@¿ 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当然要记录下来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