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8531浏览    54936参与
小号不比唢呐差

p1是家乡君!感谢大海给我灵感

p2是涵设的粤

p1是家乡君!感谢大海给我灵感

p2是涵设的粤

和川

扩列(占tag道歉)

有喜欢粤拟或粤家城拟的大佬愿意扩个列吗

企鹅号:3475792169

有喜欢粤拟或粤家城拟的大佬愿意扩个列吗

企鹅号:3475792169

氵令木婴
占tag抱歉 奸商组同好来加群...

占tag抱歉

奸商组同好来加群哇!!!

大家一起产粮吃粮(?)

占tag抱歉

奸商组同好来加群哇!!!

大家一起产粮吃粮(?)

mokisa夏蒂

再摸几个粤

总的来说,印象中灵子太太的粤=和老王一样的棕色瞳孔(番外幼童)+棕色头发(华侨和外贸较多)+肤色较深(地域原因)但后来吸阿芙蓉变成惨白(蜡黄?)+狐狸一般的笑(贴吧序言菊对粤的看法)+小时候有满身的纹身(贴吧序言)+伶牙俐齿(“他那三寸不烂金舌能把死人说活过去”)

内在:会煲汤(番外给沪煲过)会做菜+会多国语言(文章里提到可以与阿尔、英sir、葡/萄/牙/、神/圣/罗/马对话)+背上有一条疤(火烧十三行)+“全王家活的最清醒的人”+奸商+好胜心(广东的大企业都是恶性竞争出来的)+科技创新点满

再摸几个粤

总的来说,印象中灵子太太的粤=和老王一样的棕色瞳孔(番外幼童)+棕色头发(华侨和外贸较多)+肤色较深(地域原因)但后来吸阿芙蓉变成惨白(蜡黄?)+狐狸一般的笑(贴吧序言菊对粤的看法)+小时候有满身的纹身(贴吧序言)+伶牙俐齿(“他那三寸不烂金舌能把死人说活过去”)

内在:会煲汤(番外给沪煲过)会做菜+会多国语言(文章里提到可以与阿尔、英sir、葡/萄/牙/、神/圣/罗/马对话)+背上有一条疤(火烧十三行)+“全王家活的最清醒的人”+奸商+好胜心(广东的大企业都是恶性竞争出来的)+科技创新点满

氵令木婴
闽:硬了,拳头硬了 我真的好喜...

闽:硬了,拳头硬了

我真的好喜欢画沙雕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扩列的看这边!!! 


闽:硬了,拳头硬了

我真的好喜欢画沙雕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扩列的看这边!!! 


◆洛策

中华幼儿园

又名:论中华家最年长的几位是怎么拐来的【不是

大量私设ooc预警

欢乐迫害老王【什


那么问题来了

在这里面谁是最惨的?

中华幼儿园

又名:论中华家最年长的几位是怎么拐来的【不是

大量私设ooc预警

欢乐迫害老王【什


那么问题来了

在这里面谁是最惨的?

mokisa夏蒂

重温灵子太太的文,边看边捏,放几只印象中的沪粤(有性转!!)

p1👈粤 👉沪  p2~3 沪 粤 

p4 沪


太太当初在贴吧上写沪粤在民国时的互动太香了,老粤坐沪的大腿+还叫王沪“哥哥”?+把阿红送到王沪家他却没有不配合……香啊

重温灵子太太的文,边看边捏,放几只印象中的沪粤(有性转!!)

p1👈粤 👉沪  p2~3 沪 粤 

p4 沪


太太当初在贴吧上写沪粤在民国时的互动太香了,老粤坐沪的大腿+还叫王沪“哥哥”?+把阿红送到王沪家他却没有不配合……香啊

锦瑟灬荥阳

并不知道是黑发好看还是蓝发好看。

但都有他们的意义。


黑发:中国人的自然发色

蓝发:天空的颜色


所以我也决定不起来。


请问大家觉得如何?


配色方案:

服装:参考省花木棉花和香港省花紫荆花配色

衣服纹路为木棉花。

发色:中国人的自然发色

瞳色:由于广东省靠南海所以用水蓝(眼睛不好别打我)配色,希望天更蓝,水更清。

耳坠:广东省属于中国,所以用中国结来做耳坠

呆毛:广东省有条著名的外流河——珠江,所以呆毛代表的是珠江。

并不知道是黑发好看还是蓝发好看。

但都有他们的意义。


黑发:中国人的自然发色

蓝发:天空的颜色


所以我也决定不起来。






请问大家觉得如何?


配色方案:

服装:参考省花木棉花和香港省花紫荆花配色

衣服纹路为木棉花。

发色:中国人的自然发色

瞳色:由于广东省靠南海所以用水蓝(眼睛不好别打我)配色,希望天更蓝,水更清。

耳坠:广东省属于中国,所以用中国结来做耳坠

呆毛:广东省有条著名的外流河——珠江,所以呆毛代表的是珠江。

半隻妖喵

【粵中心】離經叛道「四二」

#貼吧舊物,黑歷史重修

#非歷史專業,盡量嚴謹,考究黨慎入

#有aph王耀設定

#虎門銷煙+葡萄牙開啟講壇


「殷盛,求你幫我。」


王粵扶著炕沿挪動身體,屈下膝蓋,幾乎要給王閩跪下。


王贛按住他,王閩也推住他的肩將他穩在炕上,問:「你要什麼?」


王粵道:「首先,我想同你借一個人。」


「何人?」


「林元撫。」


王粵所求,在這火燒眉毛的關頭,後來又得皇帝首肯,王閩斷然不會不願。


再後來,穗城的天空中炸開九響禮炮迎接這位力諫禁煙的臣子。


這個表情嚴肅,身材肥胖,留著長髯的湖廣總督恭恭敬敬地拜在南旭腳下,嘴裡道:「微臣拜見南旭殿下,願殿下常...

#貼吧舊物,黑歷史重修

#非歷史專業,盡量嚴謹,考究黨慎入

#有aph王耀設定

#虎門銷煙+葡萄牙開啟講壇



「殷盛,求你幫我。」


王粵扶著炕沿挪動身體,屈下膝蓋,幾乎要給王閩跪下。


王贛按住他,王閩也推住他的肩將他穩在炕上,問:「你要什麼?」


王粵道:「首先,我想同你借一個人。」


「何人?」


「林元撫。」


王粵所求,在這火燒眉毛的關頭,後來又得皇帝首肯,王閩斷然不會不願。


再後來,穗城的天空中炸開九響禮炮迎接這位力諫禁煙的臣子。


這個表情嚴肅,身材肥胖,留著長髯的湖廣總督恭恭敬敬地拜在南旭腳下,嘴裡道:「微臣拜見南旭殿下,願殿下常樂無極。」


王粵不認為這個時候「常樂無極」會是他接下來的日子,但他還是應了下來,並彎腰扶起這位欽差大臣。


王閩也來到粵地,他那頗似舊病多年的蠟黃臉色在看到王粵後閃過幾分神采飛揚的光。他趨步上前,未及抱拳便被王粵握住一手。


「多謝你來。」王粵誠懇地道。


王閩一愣,點了點他的腦袋道:「你倒是跟我客氣起來。」


王粵安靜地抱以一個微笑,兩人攜手走一處。


欽差大臣一到,便命各路鴉片煙商三日內自覺交出所有鴉片並簽切結書,聲明以後不販鴉片,保證:「嗣後來船永不敢夾帶鴉片,如有帶來,一經查出,貨盡沒官,人即正法,情甘服罪。」祇是並沒有多少煙商照辦,大部份的煙商,包括官府差役 、胥吏查辦,皆無所動。


見著搜查鴉片的下屬們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再看看明顯是敷衍了事交出的少數鴉片,這可不單是輕視了欽差大臣的面子,更是叫二位殿下沒臉。王閩面上不顯,心中憋了一口氣,左右盤算,問王粵一句:「此地書院還開麼?」


王粵不知為何有此一問,只道:「還開著,怎麼了?」


王閩揚起嘴角,拍了拍王粵的背:「走吧南旭,去書院,我有法子。」


王粵眯起雙眼,有點疑惑但並未開口詢問,只帶著王閩往自家的三大書院:粵秀書院,越華書院,羊城書院。


王閩的主意簡單明了,卻又十分精妙,他看中讀書人的一身傲骨,也擊中了學子們一酬凌雲志的雄心——他讓王粵召粵秀書院、越華書院、羊城書院三大書院六百四十五學子入貢院「考試」。這次名為考試,實為問卷調查,試題四道,分別為:鴉片集散地及經營者姓名;鴉片零售商;過去禁煙弊端,以及學子自薦的禁絕之法。


經此一役,禁煙的欽差大臣便掌握了所有煙商、貪官污吏之名單。


王粵對王閩的妙計讚不絕口,回神看了看名單,大手一揮,下令:「傳本尊命令:遷出十三洋行內華夏族人,即刻起,派遣軍隊封鎖十三行與港口,斷水絕糧,切斷通信,一隻蒼蠅也不得飛出。」


海岸被封鎖,十三洋行被圍困,盛極一時港口貿易一時中斷,內外商家皆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大不列顛的義律爵士乍聽此消息忙不迭從澳島奔入穗城,致信質問林元撫是否準備與列國開戰,見王粵更是七情上面,以兩國友誼為開頭,以兩地化身交好為骨架,又以港口洋行人心為總結,說出一派「莫傷和氣,和氣生財」的道理。


王粵被這外邦人舌燦蓮花說了一通,神情淡然,只說了一句:「我這裡有一句話,反請爵士帶回給柯克蘭國士。」


爵士愣了愣,態度恭敬地問:「殿下需要我傳一句什麼話?」


「便同他說:我也是為了我自己的利益。」王粵嘴角似牽起一絲笑,若有若無。


「殿下——」爵士聽出了王粵執意要逼交鴉片的意思,忙道:「殿下,十三洋行是您的心血,您何苦呢?我們殿下一定也不會想要您去封鎖這麼一個港口,那樣會對內外造成多大的影響......」


他還未說完,王粵便抬手止住,語氣四平八穩道:「這一切已經定了,你無需多言,也莫多管我地之事,好好向你家殿下復命去吧。」


爵士心中驀地升騰起一股強烈的不安感,他還想多說兩句,卻已經被宮中侍者禮貌而冷酷地請了出去。


他咬牙咬得牙根疼,他如何能就放任此等事情發生?真要叫所有英商交出所有鴉片,這個損失給誰擔著都是個缺口。


可是林則徐手腕強硬,對於鴉片問題毫不退讓,更是對鴉片商嚇以死罪,若要活命出十三洋行必須交出鴉片以換命。義律爵士無奈,這個欽差大臣似乎也當他威脅的「英船已入港隨時反抗」的話是耳旁風。


他舉目四望,孤立無援,唯今緩兵之計,唯有勸十三洋行內的英商,告知他們英女王會賠償他們的損失,眼下是交出鴉片保命要緊。他亦向林則徐呈交了《義律遵諭呈單繳煙二萬零二百八十三箱稟》,著令英商交出所有鴉片。


而此舉,恰巧將原本的內外商業衝突,變相扭成了兩國之間的衝突。


這次收繳的物事人具,共計:拘捕吸毒者、煙販一千六百人,收缴煙膏四十六萬一千五百二十六両、煙槍四萬二千七百四十一杆、煙鍋二百一十二口、一萬九千一百八十七箱又二千一百十九袋鴉片。


修長的手指從收繳的煙槍堆裡握住一根復刻牡丹花的煙槍,王粵的指尖微微顫抖著,心道這是多華麗的東西:牡丹花用紅漆染作底色,用白油彩描的紋路,花蕊鑲著光滑的紅白瑪瑙;再摸摸槍身,形狀奇巧,長度合適,材質優良,手感甚好。


便是這漂亮得跟罌粟一樣的東西,也可惡得如罌粟一般;便是這華麗的東西,化身作吞噬全國上下的鬼神。


1839年六月三日,虎門搭起了一座禮台,前面掛著一面黃綾長幡,上書「欽差大臣奉旨查辦廣東海口事務大臣節制水陸各營總督部堂林」,粵地各高級官員全部出席,公開銷煙。史稱虎門銷煙。


虎門銷煙池邊,王粵與王閩看著士兵一個一個過去,拿起撬棍撬開一箱鴉片,徒手掀翻木箱,箱內黑乎乎的煙膏一股腦地傾進池內,似乎帶著十足的怨氣,煙膏砸進池子裡濺起不小的水花,隨後滋啦滋啦地溶開,升起一陣白煙。


士兵們開了頭,官民紛紛開箱硝煙,場面上一時民憤高漲,萬人唾棄著將鴉片傾倒進硝煙池,仿佛是在消滅一場窮凶極惡的噩夢。


膏體在水中分解蒸發,形狀不堪但人看著卻有莫名的快感。


王粵與王閩在池邊抱袖而立,身邊悲憤的群眾雙手如輪,一刻不停歇地倒進煙膏,攪拌,再倒進煙膏,再攪拌。茫茫白煙攻入口鼻,王粵竟是被生生嗆出眼淚,淚水盈滿眼眶卻絲毫不落下半滴。


王閩向王粵低了低肩頭,目不斜視地看著那銷煙池,輕聲道:「當時在帝都時,我就注意到,你何時眼下生了一顆紅痣?」


王粵聞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瞼,指尖觸到那顆針眼大的紅痣,苦笑道:「我也不知,似乎是十三洋行初期就有了。」


「我看它顏色愈發深了,」王閩說著,轉過頭認真地看了一眼,點點頭,道:「幾乎是你衣上的棗色。」


王粵聳了聳肩,仍看著那沖天滾滾的銷煙池,道:「它橫豎不痛不癢的,我也沒有多在意它。」


「你不應該無視它,」王閩道:「任何出現在你我身上的東西都不是無緣無故——」他忽然卡住話頭,他見著一個小廝抱著一隻長長的木匣子向他們跑來,站定在他們的三步開外處,氣喘吁吁地向二位殿下行禮。


王粵點了點頭,抬手叫他把東西呈上來,打開了木匣子。


「這是......」王閩探個頭,只見木匣子裡放著一桿紫檀象牙煙槍,一盞火油燈,三兩盒景泰藍圓蓋煙膏盒,幾隻黃銅煙勺。


「這東西——」王粵拿起那桿煙槍,給王閩揚了揚,解釋道:「這是我的罪證。」


他說罷,兩手合力,生生將那桿煙槍折斷,又命小廝將煙膏等丟入銷煙池去。


王閩眼睜睜看著他徒手折斷了那桿煙槍,瞳孔微顫,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王粵,有些著急地道:「你莫不會又綁了那什麼苦修帶在身上?」


王粵像是一時沒反應過來他說什麼,愣了愣才道:「還穿著。」他見王閩倒吸一口氣,正要開口訓斥,他馬上添了一句:「我仍需這疼痛提著一點精神,今日林元撫大人來了,我也覺得好了不少,因此綁的不比那日緊。」


「你以後幹這種事對自己留情些,」王閩恨鐵不成鋼般瞪了王粵一眼,「你我身體髮膚有任何變化都不會是無緣無故的,就像你眼下的紅痣一般,你不該將其視若無睹。你——」恰時又有一大箱煙膏傾倒,王閩不由自主往那頭瞥了眼,望向銷煙池,目光轉瞬間銳利,口中的話也頓住了。


王粵沒等到王閩下句,疑惑地看了一眼王閩後順著後者的目光望過去,透過滾滾濃煙,他瞥見似乎有一戴著大寬沿帽,身穿歐式服侍的男子身影轉身離去,帽下的一束從肩頭滑落的金色捲髮落進王粵的視線中。


他只覺那生了紅痣的右眼忽地一疼,似有一柄鋒利匕首滑過眼球,眼睛霎時疼出了眼淚,他幾乎立時閉了閉眼。


再睜開眼睛,銷煙池另一頭早已沒有了那個身影。


王粵不由得輕輕側過頭,掩飾過眼見疼出的淚水。


「南旭,」王閩忽地開口道:「你同那外夷說了此事麼?」


「說了。」王粵側著身子稍稍背對他,按了按右眼,覺得疼痛下去了些才裝作不經意地轉回身來。


「他如何反應?」王閩追問道。


王粵沉吟片刻,道:「他說:是真心心悅我,又是真心算計我。」


王閩冷笑一聲,道:「這事不是人能幹的事,這話也不是人能說的話。」


王粵失笑,笑得咳嗽了兩聲:「他與我們,也都的確不是人。」


王閩微愣,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羞憤般抬手捏住王粵臉頰往兩邊一扯:「就你嘴巧!就你嘴利!就你嘴上抹了荔枝蜜!那麼能說道天橋底下講古就沒見過有你?」


王粵拍了拍臉頰,笑了笑附和道:「說的也是,我得空去天橋底下佔個攤位,你記得來給我捧場。」


「胡鬧。」王閩罵了一句。


虎門銷煙斷絕了英商鴉片貿易之路,英商無路可去,雖有義律爵士的擔保,但也不請願放手這麼些年在這方港口所累積的基礎,遂大批英商船隻聚集停泊在王港的香埗頭一帶海面上,不願離去。這期間英商船的幾名水手上岸酗酒,也不知是誰跟誰挑起來了事,水手們與香埗頭村名起了衝突,引發鬥毆。此次鬥毆中一個名為林維嘉的村民傷重不治。


義律爵士得知此事後神速趕到出事現場,以銀錢換人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掩蓋了林維嘉的死因。林則徐得知此事直覺有蹊蹺,經查辦後,鬥毆的真相浮出水面。林則徐要求義律爵士交出真兇,而爵士引領事裁判權為由,同意賠償死者家屬,但拒絕交出真兇,言明兇手並不受清廷律法管轄,應由大不列顛的律法來制裁他。史稱林維嘉案。


因虎門銷煙各路英商並未前往,也不曾聲明從此杜絕鴉片貿易,更是以從此斷絕中英貿易相要挾,這義律爵士又曾在銷煙之前對朝廷官員多有阻滯,林元撫對他印象不佳,經由此事,亦是認為這大不列顛對華夏極度不敬,遂以這案子為出發點,全面禁止了與英商的貿易,更進一步驅逐英人出境,停止供應英人食物,撤其買辦和佣工;若是發現英人上岸,即刻就地正法。


英商無法,被逼的只能寄宿在海船上。


葡萄牙於澳島作壁上觀,鴉片生意他下決心不弄,但這事上,兩邊他都不幫,只管把手臂抱起來,把二郎腿翹起來,看戲看得那叫一個心無旁騖。


他甚至能在王粵到來時衝這個老朋友一眨眼睛,道:「你瞧你當初開的那朵情花現在多燦爛。」


說的話很揶揄,語氣更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氣人,偏偏面上莫名無辜,叫人扇不下那一巴掌。


王粵看了他半晌,忍了又忍,正要說話,卻被葡萄牙打斷,道:「殿下你也來的正好,正巧,義律爵士想派人和談,你來這裡,他們連翻譯都省了。」


「和談?」王粵不明所以般:「有甚好談?當初說斷絕貿易的是他們。」


「殿下誒,現在誰不饞你們這塊地方?」葡萄牙看著他也像看不懂事的愣頭青般搖搖頭,「東方王朝唯一的窗口,接萬國貿易的港口,誰會想放棄?更何況是放棄自己一手打拼了幾十年下來的商業基礎。」


一語點醒夢中人,王粵忙問:「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簡單。」葡萄牙抬起一根手指搖了搖,「親愛的,你生來不是個要四處征戰尋找資源的命,你們也似乎生來就對外族的土地沒有太多的興趣,因此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我不知道什麼?」王粵心急地問。


葡萄牙說:「你不知道『殖民』是怎麼一回事,你也不知道我們這些慣於長年累月佔領他人土地,自詡救世主來教化他人的國家是如何考慮的。」


他還沒說到重點,可是王粵覺得自己十指指尖已然冰涼。


葡萄葉喝了口茶潤了潤喉,繼續道:「王粵啊,看在你我認識這麼多年的份上,我私下跟你說一句實話:這亞瑟柯克蘭,他若是跟你撕破了臉,他可不會揮揮手像個紳士一般禮貌地向你道別,你可別忘了,他也同我一般靠佔領他人土地活到如今地步。再者,他的東印度公司如今最大的財源就是與你的鴉片貿易,你說過一句話的,你還記得麼?」


王粵眼前似有一陣眩暈,他勉強站穩在原地,臉色慘白如紙,似乎連呼吸都有幾分困難。


他說過一句話的——


他說過的: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


如今亞瑟被逼急了會如何做?


王粵忽地不敢想下去。


「為何跟我說這些?」王粵問葡萄牙。


這個風姿綽約不改當年的土地化身嘴角揚起幾分笑意,道:「王粵,南旭,你不知道你自己和你背後的……家族,對於我們來說是多大的一個寶藏。我們自小就被誘惑——那個遙遠的東方國度是個神造的天堂,遍地黃金,牛乳成河……可是當寶藏不願意自己揭開神秘面紗讓我們看到和得到我們想要的,我們該是多麼不忿和不服。」


「如今我告訴你這些,也不過是看在這麼些年相識的情分上。也許更有可能的,是我想看這個東方上國會不會淪落到跟那些殖民地一樣的結局。」


葡萄牙說著,還歎了很長的一口氣——


「以前挖礦採寶,我們有棗子斧頭;如今,也許我們要謝謝你們造出來的黑火藥,或許,我們也可以試試看,看爆破了山頭後,寶藏會不會為我們後退一步。」



氵令木婴
奸 商 组 实 惨 最近的境外...

奸 商 组 实 惨

最近的境外输入实在是太难了,福建之前明明都清零了的说,闽家孩子暴风哭泣qwq


话说有没有小可爱来提问箱找我点图啊,俺没有梗画了,热烈欢迎点图!!!

顺便有没有想扩列的~想扩列的话走这条w 


奸 商 组 实 惨

最近的境外输入实在是太难了,福建之前明明都清零了的说,闽家孩子暴风哭泣qwq


话说有没有小可爱来提问箱找我点图啊,俺没有梗画了,热烈欢迎点图!!!

顺便有没有想扩列的~想扩列的话走这条w 


和川

对广州的第一印象·深圳篇(广州见打系列 )

*人设是我自己的


我:鹏鹏你好,你好鹏鹏


鹏鹏:干嘛……


我:王者我都快玩不下去了,别老坑我钱行不?


鹏鹏:……


我:哦对不起,这段剪掉,拿错剧本了,再来一次。


我:咳咳,鹏鹏,你能说说你对老穗的第一印象吗?


鹏鹏:嗯,好吧。(内心:看在你充了那么多钱的份上)我跟我哥第一次见面是深圳特区成立的那天。他过来跟我说我以后就是他弟弟了。当时我就想,诶我应该叫这个人姐姐还是哥哥,听声音我应该是叫他哥哥,而且他蛮高的。后来我才发现他并不算很高,是我太小而已,现在我都比他高...

*人设是我自己的



我:鹏鹏你好,你好鹏鹏

 

鹏鹏:干嘛……

 

我:王者我都快玩不下去了,别老坑我钱行不?

 

鹏鹏:……

 

我:哦对不起,这段剪掉,拿错剧本了,再来一次。

 

 

我:咳咳,鹏鹏,你能说说你对老穗的第一印象吗?

 

鹏鹏:嗯,好吧。(内心:看在你充了那么多钱的份上)我跟我哥第一次见面是深圳特区成立的那天。他过来跟我说我以后就是他弟弟了。当时我就想,诶我应该叫这个人姐姐还是哥哥,听声音我应该是叫他哥哥,而且他蛮高的。后来我才发现他并不算很高,是我太小而已,现在我都比他高。

 

我:鹏鹏,你跑题了。

 

鹏鹏:咳咳,言归正转。我接下来说的不要给我哥看行不?✧٩(ˊωˋ*)و✧(小声bb)

 

我:好吧。(⌒o⌒)(内心:怎么可能捏,世界那么大,那么多看热闹不嫌事大,早晚你哥会看到)

 

鹏鹏:后来我又想,这个人有小辫子,腰还好细哦(小蛮腰),还是叫姐姐吧。于是我对我哥的第一印象就是“她”是我姐姐,是一个长得高,留着小辫子腰细的漂亮女生,这里我自动把声音忽略了,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我叫 了“她”一声姐姐之后,“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去了,然后黑着脸,挂着强迫的微笑对我说:“细蚊仔,我系你大佬,你应该嗌我做大佬或者阿哥。”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被他那恐怖的表情吓哭。

 

我:哦哦哦~鹏鹏鹏鹏,老穗的腰你摸过吗?好摸吗?(小声bb)

 

鹏鹏:虽然你的关注点好像错了,但是我哥的腰是真的好摸!他的腰真的好细,摸起来手感超级好!O(≧▽≦)O 小时候睡觉的时候我喜欢搂着他的腰,他随便我搂随便我抱,我占他便宜他都不会管我,只是当我在撒娇,因为那时候我还是小孩,但是现在长大了就不同了。(╥﹏╥)(也是小声bb)

 

我:槽,我也想摸!

 

鹏鹏:滚,你休想!

 

我:嘤嘤嘤。不过鹏鹏,既然老穗腰那么细,你有没有想过给他*套女装?

 

鹏鹏:虽然你的想法很危险,但是我举双手双脚同意!

 

我:哎嘿嘿~

 

鹏鹏:我早就想看我哥穿女装了,我悄悄地给我哥买了一件女仆装藏了起来,找到机会了,我一定要他穿!

 

我:!!!Σ(ŎдŎ|||)ノノ

 

鹏鹏:怎么了?好像被吓到一样。

 

老穗:呀,女仆装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鹏鹏:哎,我怎么好像听到我哥的声音了,一定是太想他了出现幻听了。

 

我:你你你你,你后面!

 

鹏鹏:是阿莞!


老穗:嗯?


鹏鹏:是港港!

 

老穗:别挣扎了。

 

鹏鹏:是火星人,水星人,木星人!

 

老穗:(将鹏的头扭过来)呀,我还有好多账没跟你算呢,谢谢你的提醒,原来你小时候占了我那么多便宜啊。

 

鹏鹏:哥哥哥,我错了我错了。请把菜刀放下,我亲爱的哥哥。

 

老穗:呵呵。

 

咳咳,现场过于血腥暴力,少儿不宜

今天粤家依旧那么核平~


————————————————————

*存个女装梗,等火星解放后我抽时间写的

*这是一个系列,以后还会有粤家的每一个人对老穗的印象,以及老穗对其他20个兄弟姐妹的印象。

氵令木婴

粤闽预警!!

算是奸商组的修罗场吧…?

浙表示他现在后悔死了哈哈哈哈哈

粤闽预警!!

算是奸商组的修罗场吧…?

浙表示他现在后悔死了哈哈哈哈哈

半隻妖喵

【粵中心】離經叛道「四一」

#貼吧舊物,黑歷史重修

#非歷史專業,盡量嚴謹,考究黨慎入

#有aph王耀設定

#開明殿同甘共苦名場面


「你後悔了?」亞瑟壓下鼻間酸楚,問道。


碧堂內的氣氛是前所未有的凝滯,素來如膠似漆的恩愛兩人兩相對抗,在他們小別重逢後,各自為營,站到了反目成仇的邊緣。


王粵錯開目光,並不回答這個問題。


心頭鈍痛,喉嚨也痛,似乎張嘴就能吐出一口血般,眼前也似起霧般模糊起來,他站著定了定神,緩緩吐息,逼退了眼中的淚水——他還有事沒問完。


「你用鴉片走私來達到你想要的收益,除了錢,你還想要別的什麼?」


鴉翅般的睫顫了顫,亞瑟低下眼,「你覺得我還想要別的什麼?」...


#貼吧舊物,黑歷史重修

#非歷史專業,盡量嚴謹,考究黨慎入

#有aph王耀設定

#開明殿同甘共苦名場面



「你後悔了?」亞瑟壓下鼻間酸楚,問道。


碧堂內的氣氛是前所未有的凝滯,素來如膠似漆的恩愛兩人兩相對抗,在他們小別重逢後,各自為營,站到了反目成仇的邊緣。


王粵錯開目光,並不回答這個問題。


心頭鈍痛,喉嚨也痛,似乎張嘴就能吐出一口血般,眼前也似起霧般模糊起來,他站著定了定神,緩緩吐息,逼退了眼中的淚水——他還有事沒問完。


「你用鴉片走私來達到你想要的收益,除了錢,你還想要別的什麼?」


鴉翅般的睫顫了顫,亞瑟低下眼,「你覺得我還想要別的什麼?」


「我覺得?」王粵忽地冷笑,道:「胡夏米,或者我該叫他的真名:High Hamilton Lindsay? 你認識他麼,親愛的?」


亞瑟忽地抬頭,碧眸對上褐眸,他被看得有一瞬間的心驚膽戰——自己這個情人,手段遠比他想象得厲害。


「你認識他?」他反問道。


「有幸認識。」王粵道,牙關咬緊了「有幸」二字:「你的東印度公司派了他作為間諜,多次讓他測繪我國東南沿海各口岸的地形,搜集我國軍事情報,並將這些資料作為作戰方案呈回貴國,準備用來日後對付我們。」


「我對付你們?」亞瑟仿佛聽到了一個笑話,「我請求你們皇帝多開幾個關口,他以天朝之恩莫要胡攪蠻纏來拒絕我。我國子民為了關口一事,多方調查,記錄資料,以求屆時再要求加開關口有足夠的說法。你卻說我這麼做是用來對付你們?」


王粵皺著眉頭看他,神情冷漠,看得他遍體生寒。


「我聽懂了你的意思,」王粵冷聲道:「你是在說我國子民自命不凡,冥頑不靈,不懂變通,食古不化,孤芳自賞?」


「是啊!」亞瑟點頭,似被說到了傷心處,連聲音也哽咽了幾分:「我以為你會和他們不一樣。」


他苦笑連連,失望至極般搖了搖頭,「你明明那麼與眾不同,你鮮活得就像初春林間自由自在的鳥兒,那些其他的東土化身——你跟他們完全不一樣……我不明白為何你今日是這麼個反應?」


「我和他們有什麼不一樣?」王粵立時反問。


「生於斯,長於斯,我根基在此處,我如何與他們不一樣?」


王粵笑了兩聲,旋即斂了神色,那本笑得溫和的臉一瞬冰冷:「我和他們並無不同。」


「另外,」在亞瑟插上話前,王粵厲聲道,「我們即便自命不凡,孤芳自賞,我們也從未動過害人之心!而你們是足夠開明,開明到非要旁人遵循你們的理念發展,把手無寸鐵的印第安人的土地據為己有。」


南旭的話如尖刀利刃,巧嘴一張勝千軍萬馬,殺人誅心不過如此。


亞瑟被戳中痛點,不再說話,但他看著王粵,眼底的失望與無言一覽無遺。


話不投機半句多。


從前有多無話不談也無用,到了如棧道峽口的緊要地步,最易看出二人最基本的觀念融洽與否。而往往這時候,心冷心寒也不過一念之差。


要認識到一個曾經自己奉為靈魂伴侶的人實際與自己的心地大相庭徑,那簡直是一場殘忍的活體解剖。


如南旭自評:蠢鈍如豬,無藥可救。


與亞瑟之間的攤牌比他想象中要和平安靜得多,王粵為自己的自制力而自豪,他佩服自己這一日下來的言行舉止,乃至於到請走亞瑟的時候,他都是體面自若的。


而待那金髮碧眼的化身步履蹣跚地離開碧堂後,他力勁松懈,如被抽走渾身骨頭般頹然坐下,通紅的眼眶迅速漫上了淚水。他佝僂著身體,淚珠滾出眼眶,撲簌簌地,濕了滿臉,也濕了膝上袖子,喉頭的梗痛發作得更厲害,他深吸一口氣,那鈍痛非但壓不下去,反倒化作一口黑血吐出。


黑血落在他棗紅色的袖子上,與淚濕的位置堪堪重疊,竟然也似毫無痕跡。


他看著那方痕跡,滿眼淚水,卻咧嘴,咳嗽著笑了起來,像個瘋子。


多麼可笑,這一切多麼可笑!


都說愛情是盲目的,他卻是前所未有的清醒,甚至於現如今即便心如刀絞,他也不生半點後悔挽留之意。


而且,鴉片之毒舉國蔓延,他實在沒有資格去替全國子民、華夏國運說一句冠冕堂皇的原諒。


有錯便要去認,如今帝都在遇事敢言的鴻臚寺卿黃德成的進言下也知曉了福壽膏之禍害綿延,時任湖廣總督一職的林元撫率先動作,於鄂地緝得煙膏煙土一萬餘兩,琦善亦在天津衛緝得鴉片煙膏十三萬兩,數量之多,令人瞠目結舌,道光皇帝亦收到不少皇家子弟吸食煙膏的報告,深知鴉片之毒已深,便下定了決心禁煙。而在往發源地粵都問責之前,王粵便自動自覺地出現在了帝都。


他乖順得前所未有,遞上告罪書,悉脫簪珥,跪伏在昆侖宮外磕頭請罪。


罪責有三:不識人心,輕信異族為一;尸位素餐,龜玉毀櫝為二;牽連手足,禍及全家為三。


王耀瞅著王粵自己羅列的罪名,面無表情,揉了揉額角,喚太監把那跪在昆侖宮外的南旭帶進來。


開明殿內,王秦、王豫、王京坐一側,王閩、王浙、王贛坐另一側。王粵走進來,目不斜視,在兩列座當中對王耀以大禮拜下。


「罪臣參見陛下。」


神帝垂眸,眸光如冰,冷冷地看著跪伏在地上不願抬頭的弟弟,道:「本座看你的告罪書,想來你已知自己有何等過錯。如今本座罰你,你可有不服?」


王耀的嗓音冰冷低沉,板板正正,如判案閻羅,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


王粵俯首答:「罪臣不敢有異議。」


「甚好。」王耀點頭,喚人從慎刑司帶來兩副竹夾子。


王贛見王耀要來兩副竹夾子,心下暗道不妙。王閩心中略微躊躇,還是選擇起身求情:「陛下,一副竹夾子已能斷人指骨,南旭如何能受得住兩副?」


王豫打量王耀的臉色,亦道:「陛下,走私煙品的源頭乃是十三行通貨,對於鴉片,南旭瞭解得比我等都要多。禁煙一事還需聽聽他的建議:畢竟他是罪魁禍首。若是刑罰過重,他神志不清,我們又當如何問起?」


王豫話音未落,王秦在旁立時接上:「可總不能就如此寬恕了他。」


王豫被堵了正著,正回頭剜了王秦一眼,後者神態自若,面不改色。


雖然現如今當家的不再是王秦,但他的姿態仍能無時無刻提醒著各位:最初的華夏是他第一個打下來的,他永遠是王者,永遠立於高山寒處。


王秦手側的王京抬頭看了看哥哥,目光裡是不解也是贊同。


底下弟弟們三言兩語的辯論,王耀不為所動,只道:「本座以為,唯有疼痛才能記得住教訓,而唯有劇痛才能將教訓記得刻骨銘心。」


兩副竹夾子很快被送了上來,王耀看了一眼那幾乎成黑色般的竹夾,歎了口氣,他伸手拿起其中一副夾子,對著來到的慎刑司的人道:「給本座和南旭套上刑具。」


什麼?!


慎刑司的人嚇得俱是一抖,以為自己聽錯了神帝的命令,不敢下手,可王耀卻催促了起來。


王閩和王京愕愣在一旁,王秦與王豫對視一眼,各自有各自的判斷,王贛與王浙面面相覷,不知所措。而王粵直起身,看著王耀的舉動,眉間若蹙,不明就裡。


片刻怔愣後,王京忽地站起來,直道:「陛下萬金之軀,豈敢毀傷?此次國難非陛下之過,如何能叫陛下為這罪人的過錯受罰?」


王耀嘆了口氣,伸出十指好讓慎刑司的人把夾子套在他的手指上,然後抬頭正撞上王粵的目光。


「本座無過?」


王耀平靜地掃了一眼各位弟弟,最後目光落在了王粵身上,沉聲道,「本座為爾等陛下,亦為爾等長兄。長兄如父,因此:養不教,父之過。」


這話中的意味已經足夠明白,王秦與王豫深知這不必再勸,神色坦然了不少,而餘下的心中總有幾分戚戚。


王耀看向王粵——他這個好弟弟,過往給他惹的麻煩夠多的。他卻從未陪過他受罰:他一直是高高在上的陛下,是麒麟欽點的東土化身,是弟弟們口中冷漠無情的長兄。


「南旭,此次你鑄成大錯,本座賜你夾指之刑,此外——」他抬起已然架好夾子的雙手,白玉般的十指被黑青色的竹板隔開,凡人見此都不會捨得動刑。


「大哥與你一同受罰。」


聽此,王粵愣了一瞬,他被王耀看得低下頭去,看了看自己同樣戴上刑具的雙手,不知想了什麼,低低地苦笑了一聲。


王粵明白王耀賜他夾指之刑的用意——十指痛歸心,無論是表示兄長們的痛心還是讓自己恨錯難返的感覺更加強烈,王耀都能用自己的方式達到目的。


一聲令下,行刑的人手腳麻利,用力一拉緊夾子,王粵抵不過痛,慘叫出聲,撕心裂肺,王耀更是咬緊了唇,霎時額上冷汗淋淋,青筋爆起。


行刑過後,兩人的十指都環上了一圈青紫,隱隱還有血色顯現。


王耀半倚在禪椅中,臉色慘白,兩手微顫,十指僵硬著張開。王秦與王豫上前為他除去刑具,餵茶擦汗,看長兄那一雙漢白玉般的指上環著一圈猙獰的青紫,點點的猩紅好似赤煉蛇的鱗片一樣布在那一圈青紫之上,觸目驚心。


王粵則渾身脫力,刑具一除,他便直直倒在地上,一條胳膊撞在地面上,勉強替他撐著上身,汗珠滑過他的下顎滴落在地上。


他以這麼一種奇怪詭異的姿勢撐在地上,氣喘吁吁,片刻後才慢慢挪動回下跪的姿勢,他伏低著上身,似被抽了脊梁骨般。


「陛下,」王贛眉頭緊鎖地看著那倒在地上微顫的身影,提醒道:「還是商議禁煙之行要緊啊。」


王耀深吸了幾口氣,慢慢緩過痛來,令道:「立時傳機關大臣覲見,務必將全國從鴉片煙裏揪出來。」


說話間,王耀的雙手仍顫抖不已,他的雙眼始終看著勉強端正回姿勢的弟弟,眼底看不到關懷,看不到心疼,他只是靜靜地看著,似乎是頭次看這位親弟弟。


王豫識人心思洞若觀火,他揣度著王耀的意思,對王贛王閩王浙等道:「你們快把南旭扶起來,堂堂天朝殿下,趴地上成何體統?」


王贛離得近些,向前一步一手便攙著王粵的胳膊把人給饞了起來,可後者兩腿無力,似被打斷了雙腿般站都站不住,只能往他身上靠。


「你這是——」王贛剛想問就一個夾指之刑如何叫你疼得這般了,卻感受到鞋底似乎踩到了滑膩之物,他一眼看下去,只見自己的布鞋下赫然踩著一小灘鮮血,鮮紅在鋪墁玉磚的地板上十分醒目。


「你!」王贛呼吸一滯,他驚愕地看向王粵,後者卻拼力捏了捏他的手,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聲張。


王贛壓下心頭不安,收斂了表情,湊到王粵耳邊悄聲問:「怎麼還出血了?」


「說來話長。」指節的劇痛叫王粵眼前發白,他一副不願多說的樣子,忍著痛緩緩鬆開王贛的手,借位拿腳把那小灘血跡掩進自己的衣襬內。


王贛不多問,只好攙著他一條手臂,盡量將人扶著站穩。


待禁煙之法商定完畢,時候也不早了,不可能一日內定所有事,王耀便令所有人都各自回宮歇息,末了沒頭沒腦地叫住王粵問了一句:「此事你斷定是那英格蘭化身起的頭?」


王粵回身稟道:「罪臣所言句句屬實,不敢欺瞞。」


王耀又問:「你與他可曾當面對質?」


王粵老實回答:「有過當面對質,亦有臥底情報,此事皆是他起的頭,錯不了。」


王耀意味不明地笑哼一聲:「他就沒有旁的解釋或由頭?」


「沒有,」王粵想起那日對質,目光空洞了一瞬,悽然一笑,「他說他乃是真心心悅罪臣,而不巧,也是真心算計罪臣。」


王耀聞言臉色不好看,似天布黑雲般,他乾笑兩聲,將這弟弟揮退下去。


開明殿內一下安靜了許多,清開了人,視野中也多了些東西。玉磚地上不甚顯眼的猩紅血跡抓住了目光,王耀瞳孔驟縮,他兀地想起身,卻不知哪來的自制力叫他還是穩穩地坐在了原處。御醫早候在一旁,待殿下們走了後即刻上前為他的十指包扎。


「你這是什麼情況?」


王粵撩起衣袍,素白的長褲上已沾上了斑點紅色,奴才幫他將褲腿捲起,露出綁在大腿上的金屬帶,那帶子綁的緊,勒得大腿皮肉都皺了起來,帶上的彎勾倒刺扎進肉裡,一片血腥。


王贛驚呼一聲,忙喚道:「快請太醫來!」他看著那帶子,有些無從下手:「這你能解開麼?」


「能,」王粵僵著手指點了點金屬帶上開扣的皮帶,啞聲道:「請兄長輕一些。」


王贛微顫著手將那皮帶鬆開,小心翼翼地拉起,倒刺勾著血肉,每拉起一分便會將血洞勾破,越來越多的血流順著腿滑下,漸漸又紅了那锃亮的金屬帶子,紅血白肉,分外刺眼。


王粵顯然痛極,僵硬的五指不得收攏,只得死死摁在炕上的小桌桌面上。


王閩在旁心急如焚,但也只能小聲喚著一句又一句的「輕點」,而王浙不忍卒視,早背過身去閉上了雙眼。


好不容易將這折磨人的帶子解下,王贛只覺自己手心沁汗,後頸也似漫上一片汗膩,「你這是幹什麼啊?這又是個什麼東西?」


沒了那帶子,白花花的大腿上赫然橫陳著一環血肉模糊的傷洞,慘不忍睹,王粵緩過幾口氣,緩緩地道:「這是苦修帶。我向教堂借的......他們說用這個修行,更能離神近點。這個就不必敷藥了,待會還得戴回去。」


「你還想離神近點?要不要我把麒麟給你叫過來?你難道不知道疼?」王閩紅著雙眼呵斥道。


「不過我借來,是因為鴉片之毒叫我終日沉睡,神志不清,我找不到再有效的法子讓我清醒,我也不想帶著渾身鴉片味來見你們,到頭來,找到的也唯有這個法子。」王粵的聲音沙啞,仿佛是咳了一天一夜般,他笑笑,慘白的臉上竟有了連日來第一份喜色:「疼也是疼,可我們的長兄陛下說得對,唯有疼痛才記得住教訓......而唯有劇痛,才能將教訓記得刻骨銘心。」


此話甫出,語驚四座。


王閩似找不到自己的聲音般愣了半晌,正要說話,卻見王粵轉過頭來看著他,眸光炯炯,似涵漫天星辰,而光中又似暗淬了頂級的誅心之毒。


王粵說,氣若游絲卻言之鑿鑿:「殷盛,求你幫我。」




時光Zeit

省拟『自述』粤视角

①是,我更新了

②不喜勿喷⚠初一文笔

③下一篇写谁评论区见

④可能会肝久一点

@炜君子 点的

⑥废话哔哔完了,go!


――――――――――――――――――――――――

沐浴过阳光后的大海洗去我的旧伤,高楼大厦中越过皎洁的月光。曾经那炮火轰鸣的年代为我粘上污垢,烟云弥漫中爆出一颗火花。


  即使隔着触手可及的距离,可他们与我依旧隔了一道隔阂。


  “没有关系……”


  “因为他们与我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①是,我更新了

②不喜勿喷⚠初一文笔

③下一篇写谁评论区见

④可能会肝久一点

@炜君子 点的

⑥废话哔哔完了,go!







――――――――――――――――――――――――

沐浴过阳光后的大海洗去我的旧伤,高楼大厦中越过皎洁的月光。曾经那炮火轰鸣的年代为我粘上污垢,烟云弥漫中爆出一颗火花。





  即使隔着触手可及的距离,可他们与我依旧隔了一道隔阂。





  “没有关系……”




  “因为他们与我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他们迟早要回到我的身边。




  倒计时前,我心中涌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像是悲伤,也像是自豪。





  1997年,1999年,是我最重要的两年。






  




――――――――――――――――――――







“我们尊重他的选择。”







“我们不会干涉。”






  黑色重新染上了他。街头喧闹的声音回荡于耳目。






  不愿再回到那个噩梦,也不愿血与光闪耀在这片土地上。







  我知道。他们并不想这样,他们的心,依旧与我连在一起。






――――――――――――――――――

  我曾浴血奋战,我也曾落魄。

  我曾辉煌腾达,也曾盛名于此。




  在海边眺望,在高楼中穿梭,在记录经济的折线统计图上起舞,在阳光下为未来努力,忘却曾经,粤语,人口,经济,粤剧,都是我的特点。





  清凉海风吹拂我的短发,大海的宽阔让我忘却自己的存在,踏于金沙之上。冰冷大楼中,有我的心血与汗水,让我腾飞于世界的每个角落。金黄阳光,褪去黑夜,迎来曙光。曾经的伤痛一去不复返,我们值得为未来而奋斗!






  

  我,如期归来,我,在世界腾飞。





  我,是粤。

――――――――――――――――――――――――

半隻妖喵

【粵中心】離經叛道「四十」

#貼吧舊物,黑歷史重修

#非歷史專業,盡量嚴謹,考究黨慎入

#有aph王耀設定

#英粵決裂現場


他最近的身體似乎開始不好。


眼皮下的眼珠微動,王粵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外頭微黯的天光,又慢慢合上,摟著蓋在身上的薄毯,翻了個身又沉沉睡去。


奴才們低頭撩簾進來,見王粵仍窩在卷草紋藤心羅漢床上睡著,手邊的不知哪國的書被翻得折起了幾頁紙,西番蓮小桌上放著的火油燈連苗頭都黯淡了不少。奴才們滅了火油燈,把放著長桿的象牙紫檀煙槍和煙盒金籤等的小桌挪開,換上了一桌吃食。


「殿下......」奴才輕輕搖了搖王粵的肩頭,輕聲喚道:「殿下,您睡了快一天了,這不吃東西不成啊。」


昏...

#貼吧舊物,黑歷史重修

#非歷史專業,盡量嚴謹,考究黨慎入

#有aph王耀設定

#英粵決裂現場


他最近的身體似乎開始不好。


眼皮下的眼珠微動,王粵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外頭微黯的天光,又慢慢合上,摟著蓋在身上的薄毯,翻了個身又沉沉睡去。


奴才們低頭撩簾進來,見王粵仍窩在卷草紋藤心羅漢床上睡著,手邊的不知哪國的書被翻得折起了幾頁紙,西番蓮小桌上放著的火油燈連苗頭都黯淡了不少。奴才們滅了火油燈,把放著長桿的象牙紫檀煙槍和煙盒金籤等的小桌挪開,換上了一桌吃食。


「殿下......」奴才輕輕搖了搖王粵的肩頭,輕聲喚道:「殿下,您睡了快一天了,這不吃東西不成啊。」


昏睡中的南地化身不但沒有任何醒來的兆頭,反而一兜薄毯蓋住腦袋,愈發踡起手腳,往軟枕裡陷進去。


奴才不敢再依著他睡,到頭來睡出了毛病他們可擔待不起,他們鍥而不捨地拍著殿下的肩頭,呼喚著殿下,但是聲音太過輕柔,動作過分溫和,致使殿下本來還有點反應,到後頭都完全不給反應。


奴才們一籌莫展,亞瑟適時走過來,叫他們散了,他會服侍點下用餐。


他將王粵扶起來,昏睡之人的脖子綿軟無力,沉沉地靠在他的頸窩裡,髮旋飛起的幾絲碎髮撩得他下巴發癢。


王粵兩眼拉開一條縫,腦袋往亞瑟的頸側蹭了蹭,鼻間輕聲哼歎,發出似午睡後的小狐狸般的一聲呼嚕。


「起來吃點東西吧,你這都快睡一天了。」亞瑟說著,拿過一碗雪耳甜湯,舀了一勺遞到王粵嘴邊。


雪耳黃白,紅棗甜軟,釉碗粉青,色澤相映得趣,看著清爽開胃。王粵看了一眼,仍是精神萎靡,張唇歎了口氣,嗯了一聲,由得亞瑟餵進他一勺甜湯。


湯水滑下喉嚨,他眉間忽然蹙起,抬手拍了拍胸口,似要嘔吐。


「怎麼了?」亞瑟順了順他的背,關切地問,「覺得不舒服?」


王粵捂著胸口搖了搖頭,眉頭緊鎖,半晌才斷斷續續道:「喝一口有點想吐......我不想吃。」


「沒事,再來一口。」亞瑟溫聲勸著,又餵了他一口。


王粵抿著嘴,像受刑一般又嚥下了一勺湯。剛嚥下去,亞瑟又送了一勺上來,抵著他下唇不由分說地送了進去,他沒來得及瞪亞瑟一眼,又見此人送了一勺上來。


亞瑟好說歹說,軟硬兼施地勸著,這才叫王粵進了半碗銀耳湯,餘下的是說什麼都撬不開他的嘴了。


亞瑟便讓王粵靠在他身上,手邊換了一盞綿綢的三生湯。王粵筋疲力盡般,連眼皮都懶得抬,直接扭開臉。


「你怎麼像個孩子一樣啊?」亞瑟失笑,捏著她的臉頰肉將頭轉回來,遞上了三生湯茶,哄道:「乖,多吃一口這個。」


「......」王粵閉著眼,眉間幾乎能掐死烏蠅,他懶懶地抬手,推開那碗三生湯,「不喝,我難受,喝不下了。」


「乖乖——」亞瑟又拿出那幅哄孩子的語氣,「再吃一點,不然你就皮包骨了,到時候跟個骷髏架似的一蹦一蹦多難看。」


「你嫌棄我,就讓我多睡一會吧。」王粵仍舊懶懶的,後半句提不起勁,呼吸又平緩了下來,似乎隨時又進入沉睡。


亞瑟看著他的睡顏,內心幾番掙扎,還是將湯碗放下,托著他的脖頸後腦將他放平了,讓他睡得舒服一些,又替他掖了掖薄毯兩角。


亞瑟出來時,當著奴才們憂心如焚的神色,道:「他用了一些銀耳湯,熱著飯菜再等一等吧。」


他儼然似這碧堂的主人,奴才不敢有違,點頭哈腰佈置開來。


外頭的太陽已經落了下來,廳堂點起了燈。亞瑟走進兩人的書房內坐下,奴僕盡忠職守,已經為他點亮了桌前的油燈。他坐了下來,拿下一張白紙,羽毛筆點上墨水,略帶斟酌,他寫下了收信人的名號:


「尊敬的女王陛下」


他寫道:


「鴉片帶來的副作用已經在土地化身的身上造成了嚴重影響——」


奴才們不懂異邦文字,左右為他添茶送水的,他也沒有刻意隱瞞,他將信件迅速寫好,折疊整齊,裝入信封中,封口處壓上封蠟——用的是他指上的一枚指環紋章壓印,信封纏繞上了細小麻繩,由他自己帶著送下碧堂,交到一位英格蘭水手手上。


再晚些,王粵醒來,只用了一些清粥,挖出煙膏點上,半倚在羅漢床的軟枕上,修長的手指托著象牙鑲銀的長桿煙槍,灰白色的煙霧從他的一雙白唇間吐出,他眼神迷離著,烏髮披散,衣衫半披,好一副閒散模樣。


亞瑟坐到他身邊,為他披上一件外衣:「可精神一點?」


「差不多……」王粵說話間又吸了口煙,他看向亞瑟,煙霧似為他的雙眸添上水意:「你是不是明天便走?」


「是的,美洲那邊還有些事要一同商議。」亞瑟道,抬手為將王粵眼前的一縷長髮勾到耳畔,並在他的額頭落下一吻,「不過都是小事情。」


王粵垂著眸子,乳白色的象牙煙嘴抵在下唇上,一副無悲無喜的困頓樣子:「你要的茶葉和瓷器我給你準備好了,我近來身體不爽利,沒有親力親為。你若怕底下人弄鬼,明天你早點去驗一驗貨。」


「我知道。」亞瑟點點頭,握住王粵冰涼的手指,道:「你還是養好身子要緊,明天也不必早起送我了。多睡一會,解解困。」


王粵吐出一口煙,似是沒有反應過來般沉吟了片刻,而後主動埋入亞瑟的懷抱中。


粵地化身緊緊環抱住大不列顛化身的腰身,眸光混沌,卻清晰萬分地道:


「我等你回來。」


亞瑟撫過他的背,背上突起的骨頭硌手,碧眸中神光略黯,抬手將這瘦骨嶙峋之人緊緊擁住。


大清早亞瑟起來的時候輕手輕腳,並沒有吵醒沉睡的王粵。王粵放任自己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又是奴才們將他推醒,求他用點吃食。


他倒不似往日撒嬌矯情,一叫便慢慢爬了起來,淨面漱口,又窩到羅漢榻上,由著奴才們捧著稀粥燉湯一口一口地餵他。


他今日胃口也不好,喝了半碗湯,吃下了幾口燉的稀爛的雞肉便又吃不下。用餐過後,外頭進來一僕從,直身向他跪拜,手上呈上一張紙:


「殿下,奴才已將昨夜國士閣下的信件內容重現。請殿下過目。」


王粵撐起身體,勉強掙開了似乎已經快要合上的眼睛,「你沒有被發現吧?」


「殿下請放心,奴才不識那英國文字,不過是記憶力好,能順著他書寫那紋路再畫出來,因此國士閣下對奴才並不設防,奴才也未被發現。」


王粵點點頭,拿過那張紙來看。


這奴才的記憶不錯,手藝也是厲害,竟能在不懂該文字的前提下將那信複製了個七八成。


「尊敬的女王陛下——」


王粵慢慢看下來,遠不如以前一般一目十行。他精神頭不好,似乎有人正在揉著他的腦子,催他快快入睡,他必須擰著自己腰上的一塊肉來保持清醒,指甲三番兩次在肉上刮出紅痕也在所不惜。


信件不長,他卻看了許久,末了看著信紙末尾僕從照記憶描畫的火漆印,久久不能回神。


「派出去的人可得了消息了?」他驀然發問。


僕從畢恭畢敬道:「殿下您忘了?您叫他們待英商船隻走後再來匯報的,彼時正是忙碌時候,恐怕要晚些才來。」


王粵點了點頭,無聲地揮退那人。


待夜幕起,真相便會大白。


他終究還是偏心了——南旭周身驀地起了一陣寒戰:他明明已經得了這人與母國女王的信件,卻還是執著於等晚上探子回報的訊息。他既是迫切想得到這些消息,也有些許怯懦。


他怕自己猜的準,也怕自己猜的不準。


若是準,他少不得痛徹心扉,而若是不準——這舉國上下皆禁福壽膏,罌粟田也找不到幾畝,那些源源不斷流入的福壽膏難道是憑空而來,天降大罰不成?


他不信這些虛妄,他信空穴來風,事必有因。


指間的煙槍被他冷落著,煙葫蘆上徐徐飄著縷縷白煙,王粵看著那縷白煙,一動不動,靜靜等煙膏燃盡。


福壽膏原料為罌粟花,而罌粟此花,夏開,單生枝頭,紅紫白三色,豔麗華貴;花早落而結果;有人稱它為英雄花,它係唐王親封的阿芙蓉,是《聖經》中的忘憂草,是古埃及的神花,它被宋大夫賦予「罌粟」一名,花語為希望。


只是不得不承認,有時希望也會變成絕望。


聽完探子匯報,他忽覺一口甜腥衝上喉口,他抿緊了蒼白的嘴唇,將湧上的血腥逼退了回去。


不論知道了什麼,他畢竟是這碧堂的主人,是十三洋行說一不二的主人家,拿出來的樣子不應該失魂落魄。


因此再面對亞瑟時,他撤下了那張悵然若失的頹廢面孔,換上一副平靜至冷漠般的表情。


英商主營的怡和洋行和寶順洋行,一個意喻怡然祥和,一個明意寶貴和順,到頭來是都不怡然祥和,與人也不寶貴和順。


他命人攔了亞瑟的商船,待人來碧堂尋他理論,他將那剛呈上來的貨單揚在亞瑟面前,細瘦的手指點著那份貨單,開口質問,擲地有聲:


「Arthur,你以你的國運起誓,這其中再無旁的東西了嗎?」


亞瑟眼中閃過幾分困惑,他急切地走上前,想要攬住那坐在羅漢床上的人的肩膀:「你在說什麼話?這還能有什麼?」


王粵目光森冷,他定定地看著亞瑟的動作,眉間微蹙,眼底昔日的柔情被掩去。


「站住。」他冷聲喝止。


亞瑟身軀一震,不明就裡,止步在王粵三步開外,沒等他反應過來,南地化身的聲音柔和地傳來:


「那我說的清楚一點,罌粟花成福壽膏,最後會被用來做什麼?」


南旭說的很慢,而語氣溫柔,似是在問一個淺顯的問題。


亞瑟的眼神驚變。


王粵看著他,繼續道:「怡和洋行的William Jardine,寶順洋行的Lancelot Den,他們私下做的可都是福壽膏的生意,你應該可熟悉了吧?」


話說到這地步,雙方都沒有再藏著掖著的必要。繼續狡辯不是不可,但也實在沒必要——亞瑟了解王粵,他若將話說到這份上,那是不必要再有遮掩,即便遮掩過去第一輪,後續也會被他連本帶利地剮掉幾層皮。


如大理石靜心雕琢般的俊臉上一時五彩紛呈,既有被揭穿走私的臉紅,也有被心上人指責的窘迫,亞瑟嘴角抽搐,此時他一點都不想誇這南旭聰明:「短短時日,你倒是摸得很清楚了。」


「不短,你給我留了幾個月的時間。」王粵勉強扯了扯嘴角。


「幾個月的時間......查我?」亞瑟有些艱難地問。


「十三洋行各國都查了。」王粵看著他,喉頭略略梗痛。


「呵,倒是雨露均霑。」亞瑟的嘴角扯起一絲難看的弧度。


「我從來未當那些煙館和福壽膏是平地而起或從天而降。」梗著喉頭的鈍痛,王粵道,「只是我沒想到,最後『桂冠』......落你腦袋上,最終是怡和洋行不怡和,寶順洋行不寶順——名字起的不好,貽笑大方。」


亞瑟不明意味地笑哼一聲:「這個時候真的不想說你聰慧多思。」


「以前常誇的優點到了某個地步也會變成一個令人頭疼的缺點。」王粵眼帶冷色,擱在膝頭上的手微僵,袖下拇指的指甲正劃拉著食指的指側。


他看著仍舊站著的大不列顛化身,悄悄深吸了一口氣,「我還需要你親口回答我一些問題。」


「什麼?」亞瑟垂眸問。


「最初,你知不知這鴉片能叫我神智昏聵?後來,你見我終日沉睡不思飲食,是否——」喉頭的梗痛叫他不得不頓了頓,指甲扎著手指的力道愈發深,「是否後悔過向我傾銷鴉片?」


走之前兩人還是一塊膩歪在一張羅漢床上,渾然一體,現在卻是一個坐著一個站著,相對而視,各自為政。


而現在問出這兩個問題,是南旭允許自己的最後的胡攪蠻纏。


而知道這些問題又有什麼意義?


頂多不過是叫自己不那麼怨恨眼前這個人罷了。


「我希望你誠實回答。」南旭多添了一句:「你已經騙過我,我希望得到至少一句真話。」


金髮碧眼的化身看著他,心疼莫名,但為他此時此刻的冷靜自持而鼓掌,道:「最初提出走私,我就知道可能會發生在你身上的所有副作用。國會衡量過後,受國王令,向中華傾銷鴉片,我既是知道可能會導致的後果,當看到你終日昏睡時也就不驚訝。」


王粵心下一空,他既是知道了所有可能的後果——「倒不曾後悔?」


亞瑟歎了口氣,道:「兩國之間的貿易相差太大。我國子民鐘愛你們的茶葉、瓷器、絲綢,而你們的子民對於我國產品不屑一顧。我國已改用黃金,而你們慣以白银做交易,黃金折算銀兩,金銀一買一賣,更添費用。你應該知道在進賬少於支出的時候是什麼情況。」他下定論道:「這不是一場公平的貿易。」


「從來就沒有絕對公平的貿易。」王粵道,眉眼間的冷笑帶上了難以言喻的痛意,「你這麼說來,似乎還是我的不是?」


「我從沒有這麼說。」亞瑟搖頭。


王粵翻了個白眼,嗤笑道:「有時畫公仔唔使畫出腸。」『有時,話不必說的太清楚明白。』


亞瑟皺起了眉頭,「粵,我們做的都是生意。生意場上算的就是利益,我已因你國子民的固守己見而失去了我的利益,我也不是沒有嘗試過新的商品,可是從不見情況有任何好轉。」


「你說這話,仿佛這利益是你該得的。」王粵冷聲道,「既然你說到了生意場,那麼我不得不說,沙場征戰,各憑本事。你在我這裡憑正道撈不到好處,是你沒有本事找到對的出口商品,還是我足夠奸詐叫你一分錢都賺不到?」


亞瑟微微一怔,他凝視著王粵,後者踩著腳踏從羅漢床邊緩緩站起身來,勉強與他平視。


「你究竟是不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人?」王粵皺著眉,認真地看著亞瑟,定定地看進他的眼睛,目光銳利如刀,削鐵如泥,輕易殺進那雙如綠寶石般的眼睛中。


亞瑟被他的目光看得定在原處,片刻沉默後,他說:「當初見你,我是真歡喜,後來再和你......我也付出過真心。只是算計你,我無法說我違心做著這一切。」


所以喜歡你,是真心的;算計你,也是真心的。


王粵吸了口氣,眼白微紅,自嘲般道:「那麼這顆真心到底值個什麼呢?」


「我到底還是蠢死了。」




和川

画不出来难道还捏不出来吗?

惠♀珠♂茂♂江♂

画不出来难道还捏不出来吗?

惠♀珠♂茂♂江♂

◆洛策

【中华学校】奸商组的寻宝记

#大量私设ooc注意(具体设定请看上篇开头)

(上篇为刚开学的那些日子)


#这里粤闽浙这是互相听说过但没有真正见过(粤闽互相见过几次),然后大学里混熟了就组团去坑钱【什


#上篇202误写成了203,已改正


#都能接受的话就可以食用啦

————————


402的气氛额外尴尬,对于王福闽来说。

一个是只听过传闻但没见过的王浙,一个是小时候见过但说上三两句就能打起来的王广粤,还有一个是听都没听说过的粤的亲戚王海琼。

这样的四个人分到了一个宿舍。

除了尴尬还能再说什么?


幸好床铺离粤挺远的……

闽躺在床上,放弃了融入其他三人的想法,打算看手机度过这一下午。...

#大量私设ooc注意(具体设定请看上篇开头)

(上篇为刚开学的那些日子)


#这里粤闽浙这是互相听说过但没有真正见过(粤闽互相见过几次),然后大学里混熟了就组团去坑钱【什


#上篇202误写成了203,已改正


#都能接受的话就可以食用啦

————————


402的气氛额外尴尬,对于王福闽来说。

一个是只听过传闻但没见过的王浙,一个是小时候见过但说上三两句就能打起来的王广粤,还有一个是听都没听说过的粤的亲戚王海琼。

这样的四个人分到了一个宿舍。

除了尴尬还能再说什么?


幸好床铺离粤挺远的……

闽躺在床上,放弃了融入其他三人的想法,打算看手机度过这一下午。

突然,闽从手机黑屏中看见自己周围有什么东西在发光。闽坐起来掀开枕头,没有,再看看铺底,还是没有。正当闽以为自己眼花时,他看见了身后窗帘棍上的小盒子,上面镶嵌着一颗夜光石头。

抱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的心态,闽伸手勾过来盒子。

“呦呼,还有密码?”

闽晃晃盒子,发出闷响,然后摆弄着盒子上的四位数的电子密码锁,打算试密码。

“闽子,你找到个啥?”粤眼尖,看见了闽手里的盒子。

“一个密码盒,估计是上一届留在这儿的。”闽似乎并不打算给粤看。

“哦哦,是密码盒?!里面会有钱吗?!”浙兴奋地从自己床上跨到闽床上。

“有没有钱不知道,总之先给瓦回去!”闽护着盒子,一只手推着浙。

“真是冷淡呢,看看又不会死,反正你又打不开~”浙甩甩自己的水袖。闽放弃了赶他走,然后两人一起试密码。

“在这里的话,密码是0402吗?”琼坐在电脑桌前抬头看着两人。

“试过了,不是。”闽头也不抬地回到。

一时间的安静,只有输密码和“密码错误”的声音。

“闽子你行不行啊?”粤转了一圈椅子,停下来正对着闽的方向。

“你行你上啊!”仿佛接梗一样,闽边喊边把盒子丢到粤怀里。

“就等你这句话!”粤稳稳接住盒子,拔起一根插头接上密码锁,在电脑上开始打代码。

“OK!开了!”


喵的忘记他会这招了。


闽和浙下床,琼一蹬椅子,滑到了粤旁边。四个人围着盒子坐了下来。

粤从盒子里拿出一个明信片,开始读字。闽从底下拿出一个卷轴,自己窝在一旁看。琼和浙凑到粤旁边。

“相信解开这个密码的人一定是个计算机专业的吧!不错哦!”

是啊我也没想到一试就出来了,为什么402房间盒子的密码会是0202啊。

粤心里默默吐槽,接着念下去:

“打开盒子里的地图,沿着地图找,你们会找到最终的奖励的~

PS:一定要整个宿舍一起找哦!”

为什么一定要整个宿舍一起?

琼思考着,扭向闽那边。

“根据密码锁的密码找到地点后再根据地图前进。”

琼读出地图上的大字。

“走吧,去202。”闽站起来,卷好地图放进上衣口袋,开门就打算走。

“唉?!不用拿装备的吗?”琼很吃惊,想当年爬个树都拿护膝的。

“放心吧,202又不是什么彪悍的——”

“人……”

当看到202六人时,402集体是崩溃的。

为什么这几个放牧的猛汉都凑一起了啊?!

嫌我们南方人太能打了是吗?!!


“闽子?你们……你们四个来这儿干嘛?”

看起来就很好说话的王贵黔开口了。

“我们……”闽思考着怎么把事说的有说服力。

“我们是来帮你们解决问题的!”好孩子琼先抢先回答。

“喂喂你干什么?!”浙怼了怼琼。

“先说点好话不然能让我们进吗?!”琼小声说着,满脸堆笑。

粤倚着门框看着这仨戏精顺便接过王湖鄂给的苹果啃了起来。

“等等,消毒了没?!”粤反应过来。

鄂对他树了个国际通用手势。

“这是学校pa好吗?!”


“解决问题?”

王藏一脸懵逼,然后指了指隔壁铺说:“你们能把青哥叫醒不?”

“……”

四人沉默。

虽然不认识但王青的睡功可是远近闻名举世无双。

“让他睡着吧,折腾他干嘛?”王甘陇从床上下来,把手机举在四人面前。

“你们要是能帮我委——婉地拒绝我表妹的告白,我就同意让你们进宿舍寻宝。”

“你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闽很惊奇。

陇得意地甩了甩自己手中的密码盒。

上面的密码是0402。


“你们都知道了啊——”浙瘫在青的椅子上。

“是啊,所以我们五个商量商量,决定让你们帮我们每人一个忙,就同意让你们找。”王新吃着哈密瓜说。

“道理我都懂但你从哪儿带的瓜?”

“不吃瓜怎么能是合格的吃瓜群众?”


“我看看啊。”粤接过陇的手机,上面是和一个人的聊天记录,对方一看就像个可爱到爆的女孩子。

“你行吗你?”闽靠在新旁边的柜子上,满脸怀疑。

“你可能不知道,我高中人送外号——情圣!”粤迷之自信地看着聊天记录。

“吹吧你,我怎么不知道?”琼也吃了一个鄂给的苹果。

粤吐了吐舌头,打算发消息给这姑娘。

“你的人设不是毒舌嘛,我回复狠一点肯定看不出来换人了。”粤正要点发送,一把被陇拦下了。

然后是在场所有人包括和陇最亲的青(虽然他没醒)和秦(虽然他没在)都没看过的场面。

陇居然露出了那个表情?!

那种欲哭无泪生不如死委屈巴巴可可怜怜的表情?!

藏当场自戳双目。


“她是我大姨的女儿……”陇有点别扭的说着。

“所以?”粤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不能说那么狠……不然她会告状的……”陇委屈地怼手手。

人设崩了。

人设崩了啊大哥!!


“六人宿舍果然大啊~”闽一边感慨一边看着崩溃的粤。

“那个……闽闽闽子啊……”

“鄂你好好说话。”

“大闽子!帮哥个忙!”

“大哥请讲!”闽一副为了好兄弟出生入死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的中二样子。

浙表示我不认识他。

“阿湘最近生我气了,我该怎么哄……”

鄂犹犹豫豫地晃着椅子。

“大哥啊,你要知道,女人呢,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生物。世界三大未解之谜:我是谁我在那儿,以及我女朋友怎么又生气了。”闽把胳膊搭在鄂身上,脸上充满无奈。

“你怎么哄湾湾的?”鄂拍开闽的胳膊。

“给她买手办,买cos服,买板子……”闽一个个掰着指头数。

“就是买她喜欢的东西喽?”鄂试探着问。

闽比了个“正确”的手势。

“那我现在就去。”鄂起身冲向楼下。

“那个……你有什么问题吗?”琼小心翼翼地问一直吃瓜的新。

琼和大家都不太熟只有和粤玩的稍好一点,他感觉自己仿佛被孤立,于是主动出击,尽管……

“没有啊。”新呆萌地说。

尽管对面也是个不会(不想)交朋友的憨憨。

琼揉了揉新的脸作为感谢。

新:???


“陇啊,”粤艰难的开口,“这妹子不错啊,要身材有身材要钱有钱死心塌地死缠烂打我建议你从了人家吧。”

“不要!!”陇突然崩溃,“我宁愿买浙这个奸商的货我也不会从了她的!!”

旁边帮忙贵解决问题的浙缓缓扭过头。

浙:这大概就是躺着也中枪吧。

“你到底为什么不喜欢人家啊?正常人早偷着乐了好吗?!”粤满头雾水,“莫非你是个同性——唔唔唔!!”

陇捂住了粤的嘴。

粤被人怼这件事对闽来说喜闻乐见。


“没钱给滇姐买礼物?”浙支着贵的椅背奸笑道。

贵支支吾吾地点点头。

“好办,有我在,没有卖不出去的东西。你不画国画吗?国画这几年还挺流行,这样,你出货我出钱,利润五五分。”浙十分熟练地分析市场营销。

“五五分不行,”贵对销售一知半解,但知道五五分肯定亏,毕竟浙奸商也是出了名的,“四六,最多四六。”

“那也行。”浙无所谓地甩甩水袖,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之后贵才知道他没说清谁四谁六。


“藏哥真的没有问题吗?”

“除了把青哥叫醒,应该没有了。”

“谢了藏哥!来揉揉脸!”

于是新和藏这俩兄弟今天都被三好青年琼吃了豆腐啊不,占了便宜。


在三人忙碌时闽发现正对门的窗户下的地板是空的。

拿起子撬开居然还有地道。

嗯???这不是二楼吗为什么会有地道?怕不是把一楼支柱给挖空了吧??这是什么神仙学生这么强大???

反正地图指引去这里那甭管三七二十一还是四七二十八都得去了。

粤和浙还在忙,尤其是粤,闽感觉他再在陇旁边待一会儿头发都能被陇揪没了。

于是琼和闽拿着手电筒下去了。

“这就是……地道战吗?!”

“不是。”

闽十分正经地打破了琼的幻想,摊开地图带着琼在这地道里绕了好一会儿。

“唉?闽哥这还不是我们进来的地方吗?”

“鸡/掰!又找错了?!”

“闽哥你拿反了……”

“这字可是正的!”

“我说左右拿反了……”


经过千辛万苦九牛二虎两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一扇门?”闽拍了拍镶在墙上的铁门,放出“当当”的声音,但是门并没有开。

“看来还得找钥匙之类的……”闽收好地图,在周围四处张望。

“闽哥,这里。”琼招呼闽过去,闽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发现地上有个颜色神似地面的按钮。

“按一下?”闽伸手摁下去,没有摁动,倒是闽的手开始疼了。

“我来!”琼恨铁不成钢地一脚踩下去,连带着蹦了几下,终于踩动了按钮,铁门缓缓打开。

琼很兴奋,但他刚一抬腿,铁门立马关上了。

“看来得一直踩着喽~”闽枕着双手看着琼生气地站回按钮上。

铁门终于开到一人宽度,闽挤了进去,琼刚想跑过去,结果门又关上了。

“闽哥?”琼拍拍铁门,“你那儿有按钮吗?”“没有唉——”闽喊了一声,周围回荡着自己的回音,闽吓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这样啊——啊啊啊闽哥我也想去看宝藏嘛!!”琼愤愤不平地敲打着铁门,然后嘟着嘴坐到了地上。

闽也觉得怪对不起琼的,但不知道说什么,就傻傻地站在原地愣着。

“闽哥……”

“加油!”

“我们仨支持你!必须把宝藏带回来哦!”

虽然没看见本人,但闽脑海里好像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开朗阳光有时候还耍小孩子气的人。

“嗯!”


闽再一次绕了好久,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宝箱样子的箱子面前,正当他以为终于找到宝藏时,打开箱子后让他彻底绝望了。

全套五三。


缓过神后闽发现这只是一张纸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没有宝藏也是件好事了呢。

“信?”闽好不容易扣出几乎贴在底下的信封,拆开来读:

“真正的宝藏,是你收获的友谊。”


“噗哈哈哈……这什么玩意嘛哈哈哈”浙笑的前仆后仰,差点摔在贵身上。

“我忙活半天好不容易搞定那妹子就给我个这个?!”粤崩溃地喊到,感觉整个人都憔悴了。陇拍了拍粤的背,安慰说请他吃零食。

“不过倒也是真的,不是吗?”琼满眼期待地看着众人,眼里仿佛有星星一般闪耀。

“我们大家都是朋友了啊!”

几人相互看了看。

一下子全都笑了。

“哎哎哎你们为什么笑的那么渗人啊我还以为我说的不对呢……”

“不不不,小琼你说的非常对啊哈哈哈,来吧大伙!今天陇请客!下饭馆去喽!”

“粤你怎么能坑我!!慢点!等等我啊!你们吃饭不带请客的啊?!”




——开学时的那些日子·end——


PS:那两个盒子是上届402和202留下来让下届学生促进友谊的。

至于是谁,你们可以自己脑补。

和川

捏了粤家GDP的扛把子,粤家最有钱的四个男银。

捏了粤家GDP的扛把子,粤家最有钱的四个男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