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粽子

34951浏览    2223参与
风疏雨骤
推推粽子,他真好康q

推推粽子,他真好康q

推推粽子,他真好康q

温峦_明远

「龙/彭/鹄/子/开/毕/粽/烤」闹春宵

·评论区狼虎之词,真是试试就逝世。


·少主攻注意


·下一篇出场人物由评论区最高呼声决定(可点已写过人物,可指定使用物品,可要求特殊场景)


【龙井虾仁】


“啊、放…开我……!”


扇柄抽击在食魂被迫撅起的绵软两瓣上,声响沉闷而枯燥,却令人倾耳。


龙井虾仁素来保持的理智被羞耻与恼怒所替代,他胡乱挣扎着,无意间将几盏白玉瓷杯扫向地面。


“放开你?”


你被他逗得嗤笑出生,本该落下的手翻转着...

·评论区狼虎之词,真是试试就逝世。






·少主攻注意






·下一篇出场人物由评论区最高呼声决定(可点已写过人物,可指定使用物品,可要求特殊场景)






【龙井虾仁】





“啊、放…开我……!”







扇柄抽击在食魂被迫撅起的绵软两瓣上,声响沉闷而枯燥,却令人倾耳。






龙井虾仁素来保持的理智被羞耻与恼怒所替代,他胡乱挣扎着,无意间将几盏白玉瓷杯扫向地面。






“放开你?”






你被他逗得嗤笑出生,本该落下的手翻转着,握住扇柄刺入那腔温软。






冰冷死物方一探进便被层层叠叠的皮肉包裹,食髓知味般依附着,不断蠕动。






“我看你喜欢得很。”






扇柄随着手腕动作进退,光滑的面很快被粘腻濡湿,每每带出时便扯出一道白灼。






“啊啊、哈嗯……啊!、唔嗯……”






泪水氤氲在龙井虾仁一双翠绿色眼眸里,就像浸泡一壶雨前新茶。






或许是真的坏掉了,分明是被人摆布着,脊椎尾骨却一阵酥麻,腿脚四肢都连着瘫软。






他浑身颤抖着,低声抽泣。






“哎呀,怎么哭了?”






你的笑意蒙上一层阴暗:“是心疼扇子吗?我这就帮你洗掉。”






少年勾过矮几上茶壶,将那温热尽数倾倒在连接处。






粘腻和茶汤混合在一起,顺着木质地板的缝隙流失。






“为什么还在哭呢?”







【彭祖】






“嗯、这边……让我来……”






样貌阴柔的美人抬起自己还算得上自由的双腿、夹住你的腰,慢慢调整着角度让那件滚热在体内寻找正确位置。






你被温软包裹的快意刺激得头昏脑涨。






陆槐方,或者说是彭祖,正慵懒的躺在单人床上,亲力亲为地教导着少年闺中醍醐术。






他一双斜飞凤眸半垂,薄唇微启,吐出的尽是充满迷乱的低喘。






黑色长发在他身后摇晃着,显得更个人愈发妖异魅惑。






“彭祖……叔叔?”你被他撩拨得心头狂跳,埋在温热里的物件兀自胀大一圈。






“哈啊…喊我槐方、嗯……就好……”






他抚上你的脸颊,痴痴笑了两声。






“……你长得…真像她……”






软糯嗓音就像羽毛扫过心尖,你抬起他的腰,动作又剧烈几分。






“那你更喜欢谁呢?……槐方?”






“哈啊、嗯啊……再往里一点…好舒服……唔……”






陆槐方理所应当的选择了忽略。






“嗤、”你笑着低下头去亲吻那人嘴角。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给我答复的。”






【鹄羹】





食魂小心翼翼的握着拳攀挂在你身上,因为撞击而身形不断向前颠蹭。






“少、少主、哈啊…唔……呜嗯……”






鹄羹的轻哼甜腻又沙哑,听得你下腹一阵火热。






你捧起他颤抖的腰身狠戾进退着,滚热物件戳刺到难以言喻的深度后又猛地退回至只剩半截顶端。






大起大落的欢愉并不是谁都受得了。






鹄羹战栗得更加剧烈,粉色眼眸向上翻,被下垂眼皮遮蔽了一半。






嗓子已经哑到稍微出声就会撕裂般疼痛的地步,他闷哼着,突然向后仰头。






物件刮过褶皱内隐藏的凸起一点,然后凶狠异常的滑进内里。






巨大的快意直击大脑。






鹄羹张着嘴、却什么都喊不出。他握紧成拳的手骤然松开,却是只以指腹按在你的脊背。






你感到微凉沾上小腹,稍微低下头便能看见那小巧物什瘫软的贴在食魂肚腹。






“……喂,别昏过去啊?”







【子推燕】





宽大羽翼舒展着,就连翅尖都在不住颤动。






你将神明按在身下,犬齿划过滚动喉结。






子推燕被快意刺激得哽咽,软软糯糯的闷哼像猫儿的梦话,一下一下、划过少年心尖。






“嗤、”你被收拢温软吮得几乎关门失守,眼角都染上点点殷红。






他寻着声响抬起头,金黄色眼眸氤氲一层模糊泪光,眼角眉睫都是湿润的,泪痕尚未干透。






不要这么看着我,湿润而可怜的眼神永远是嗜血疯狂的药引。






你压着他的腿将其撑得大开,以便于物件可滑进内里。






顶端破开层层皮肉,不时碾压过隐隐凸起的粒点。






“啊啊、哈啊啊——”






子推燕猛地挺起胸膛,舌尖从张开口腔中探出,身前清秀物件也颤抖着,溢出淡青黏白。






你突然伸手掐住他的脖颈。






“哈啊、呜……!”






大口喘息被迫停下,喉结在掌心滑动。






肺部因为渴望氧气而变得疼痛,缺氧的眩晕感让子推燕不自觉的挣扎起来。






那满眶泪水大颗滚落,“啪”的打在枕套上。






“体会到了吗?消亡的感觉。”







【开水白菜】





手无缚鸡之力的国文老师在某种意义上,确实很柔弱。






你将他的双手压在头顶,身下动作凌厉又狠戾,皮肉碰撞的沉闷响动伴随着隐隐约约的水声。






开水白菜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呼吸急促粗重,像是打铁时的风箱。






少年的物件比想象中更可怖,此时将他从来不给予使用的器官撑得大开,每一道褶皱都被扯得光滑。






粘液不可抑制的流淌下来。






“哈…白老师,您感觉如何呢?”






“……、”开水白菜做不出冷笑的举动,“……真是太棒了。”






他讲话一向如此,可惜在这种时候并不会得到充分理解。






“是吗?”






皮肉“啪”的碰撞在一起,开水白菜被顶得向前滑蹭。






“那我就给你更多、更多吧……”







【樱桃毕罗】






殷红色的酒液涂抹在皮肤上,纵使度数不高,却也引起一阵火烧火燎的刺痛。






樱桃毕罗皱起一双秀气眉眼,在液体流到身后温软前都在竭力维持着不凡气度。






可惜那般痛楚却不在他能忍受的范围之内。






“哈、啊…哈啊啊——”






温软蠕动着揽进更多葡萄酒液,随即便被刺激得抽搐似的开合收拢,迅速肿起、染上一层红粉。






“哎呀,原来这处也如此喜爱饮酒么?”






你嬉笑着,让樱桃毕罗一阵战栗。






细长壶嘴急急刺入那酥软的温热,你旋转着酒瓶,让沾有醇香的瓶口抵在凸起一点上。






食魂经受不住玩乐,柔弱身躯瞬间便达到顶峰,他甜腻的轻哼着,喷洒出大股黏糊。






“只是靠着后面就……”






似乎是不敢相信,樱桃毕罗惊恐地瞪大一双宝石般的美丽眼眸。






酒混杂着粘液溢出,被你口中探出一点红粉尽数舔舐了去。






“太甜了。”






【粽子】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食魂挥袖作楚舞,素色轻纱遮不住漫身绮丽春光,隐约可见透明的粘腻沿着他腿弯溢下。






你心头一跳,奏错鼓点。






“灵连蜷兮、哈啊…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宗梓嗓音微颤,时不时停顿嘤咛一声,手脚也伸展得僵硬别扭,全没有往日宴会里半分华美。






现代的小玩意儿总能在这些古老食魂身上得到出乎意料的效果。






椭圆形物件跳动着,随着远程遥控器的拨动,愈发剧烈。






“哈啊、啊!…謇将儋兮……寿宫…啊!……”






低哑轻哼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少年的理智,你终是一皱眉眼,扯着那飞扬衣袖将食魂拽入怀中。






“够了,你这是云中君还是昏君?”






那分泌过多的粘腻已经将他的轻纱后摆浸湿,黏黏糊糊的粘在白酥腿间。






“啊啊……嗯、少主……”






宗梓伸手勾住你的脖颈,难耐地扭动着腰身,一下一下蹭过你那抬起滚热。






“啧、”你眼神阴暗,粗暴的将机械器件扯出,抬腰抵上那片温软。






“混账。”






【烤乳猪】






“乖孩子,别动。”






你将烤乳猪的腿撑起、搭在自己肩上。






物什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他被掰开的两瓣绵软正抵在你的小腹。






“啊……全部都进去了呢。”






被温软和粘液包裹的感觉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是完全无法抵制的诱惑。






你抬起腰身进退,皮肉碰撞发出沉闷的响声,粘液被击打得四处飞溅。






“呃啊……嗯啊、哈…少……主、呜!……”






烤乳猪将床单攥得皱起,缠绕着绷带的手只露出发白指尖。






他一双金眸氤氲出微光,眉尾下垂,怎么看都是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模样。






“饶了我、啊!…饶……嗯哈……”






“饶了你?也不是不可以。”






你被他断断续续的语言逗得开怀,抬手便覆上那被撑得凸起的小腹。






“不过前提是,你得怀上我的孩子。”






商场返利:






【番外·猜猜我是谁】






易牙:男少主在干什么呢?嗯?在干什么呢?






易牙:去吓他一跳吧!






易牙:(蒙住男少主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男少主:哦西八,是谁呢?






男少主:(摸)没有手套的话,原来是鹄羹啊。






易牙:开玩笑的话,就把你的作案工具掰断哦。






男少主:当然是开玩笑的啦。






易牙:那么现在猜猜吧。






男少主:……。






易牙:呀,你失智了吗。






男少主:哦,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最近吊悬崖太累了吧。






易牙:那么现在回答吧。






男少主:问题是啥来着?






易牙:还能是什么,我是谁?






男少主: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易牙:看你这小哈皮机灵的样子。






男少主: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我感觉眼珠子要被抠下来了。






易牙:亲爱的是谁?






男少主:这都是什么十连全良一样的话?亲爱的还能是谁啊?






易牙:给我说名字。






男少主:余年在线直播——






易牙:没有那种东西!






易牙:别耍花招了你这个小兔崽子。






男少主:你是在怀疑我对吧?






易牙:说个名字有这么难吗?






男少主:这不是名字的问题,这是我们俩信赖的问题。






易牙:什么啊,那就打赌吧。我赌我被你打折的手臂你不知道我是谁,你要赌什么?






男少主: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易牙: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们两个人总要没一个。






男少主:数到三咱俩一起说出对方拥有的御品食魂……






易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能想到那个了吗?可怜的家伙。






易牙:不要再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男少主:三……






易牙:二。






男少主:……。






易牙:祈祷nia?






男少主:走之前,让我再说一句。






易牙:说。






男少主:声音变粗犷了啊。






男少主:女少主。






易牙:(闭眼)……。






“咔嚓。”



























不考虑搞点恨的吗?

请贡献出你们的想法(?)


摘星
粽子老师z1-z3课程其他送2...

粽子老师z1-z3课程
其他送
25r打包

粽子老师z1-z3课程
其他送
25r打包

猫口三三123
非常喜欢的小细节

非常喜欢的小细节

非常喜欢的小细节

风疏雨骤

是随手摸的粽子!!!!他实在是,太好看了,我爱他,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顺便有无安卓qq一区的姐妹加我『风疏雨骤』和我协会『总裁会所』,虽然名字很傻逼而且只有两个人,但你来了就是vvip,一起来佛系快乐看男人『?』

是随手摸的粽子!!!!他实在是,太好看了,我爱他,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顺便有无安卓qq一区的姐妹加我『风疏雨骤』和我协会『总裁会所』,虽然名字很傻逼而且只有两个人,但你来了就是vvip,一起来佛系快乐看男人『?』

是一久啊

是今天的尚良品食魂心动小瓶子!!2p是修改后的珍品食魂小瓶子哈!


是今天的尚良品食魂心动小瓶子!!2p是修改后的珍品食魂小瓶子哈!


斯托泷夫斯基
“香包佩在身上可以辟邪驱瘟,我...

“香包佩在身上可以辟邪驱瘟,我也给你备了一个。”

小时候是妈咪长大后是老婆。(咦

“香包佩在身上可以辟邪驱瘟,我也给你备了一个。”

小时候是妈咪长大后是老婆。(咦

温峦_明远

「松/粽/锅/芋/倩/介/苏/辛」闹春宵

·原来你们的口味……和我一样啊!!!


·少主攻注意


·下一篇出场人物仍为评论区最高呼声决定(可点已写人物/物品,可指定play)


【松鼠鳜鱼】


“真没想到啊……学会行刺了?”


你嗤笑着将松鼠鳜鱼的腰身向下按,滚热物什被温软包了个囫囵,舒畅得紧。


“哈嗯、”他惊呼一声,岔开双腿霎时变得僵硬酸麻。


“在下本就…是刺客、啊……在下只是……想保护少主安危……”


松鼠鳜鱼感觉并不好,被反复...

·原来你们的口味……和我一样啊!!!






·少主攻注意






·下一篇出场人物仍为评论区最高呼声决定(可点已写人物/物品,可指定play)






【松鼠鳜鱼】






“真没想到啊……学会行刺了?”






你嗤笑着将松鼠鳜鱼的腰身向下按,滚热物什被温软包了个囫囵,舒畅得紧。






“哈嗯、”他惊呼一声,岔开双腿霎时变得僵硬酸麻。






“在下本就…是刺客、啊……在下只是……想保护少主安危……”






松鼠鳜鱼感觉并不好,被反复摩擦以至于变得滚烫的器官部位徒然升腾起莫名其妙的渴求,本就单调的语言也崩溃到无法流畅表达。






始作俑者正眯着眼眸蹂躏他那勉强算得上是柔软圆润的两瓣,手指有意无意地蹭过连接处,引得大开关门一阵阵战栗。






“所以,”你手上力度加大几分,“这就是你从我屋顶上摔下来的原因?”






一席话让松鼠鳜鱼无法反驳,他有些尴尬无措的扭过头,却被误以为是害羞。






“抱歉…唔、”






“我也没怪你,”你微乎其微的挑挑嘴角。






“只是你好巧不巧,正好摔到了我的床上。”






“所以现在,乖孩子……自己动一动?”






【粽子】






青白衣衫被冰冷湖水浸得湿透,腕间红绳被把玩着,最后捆在自己那无人理会的物什上。






宗梓觉得大脑一阵阵发白。






你将他按在岸边沙地上,齿尖噬咬着那后颈,身下狠戾举动一刻也不肯停息。






撞得他身形向前颠蹭。






“啊啊、哈嗯……啊!唔咕…呜……”






滚热与湖水一同被灌进肚腹,就像在经历一次粗暴的洗胃,强烈的呕吐感冲击喉头,可除却大量分泌的唾液、什么都吐不出。






弱肉强食是生物本能,你被他脆弱无助的模样刺激得凶性大发,低吼着一次次晃动腰身。






皮肉碰撞将湖水打得四处飞溅。






“呜、呜嗯……不要了…不要了……哈啊!……”






你冷眼,挪动着物什去刮蹭那微微凸起的一点。






“不要?你可问过我答不答应?”







【锅包肉】






隐秘之处被人狠狠撞开,绕是向来沉稳的空桑管家也不禁皱起眉眼痛呼出声。






你低头啃咬他不停上下滚动的喉结,并不等对方适应就大幅度摇摆起腰身。






锅包肉仰起头,内里被抽击的疼痛里繁衍出一丝丝深入骨髓的快意。






他的唇齿微张,从中探出一点粉红。唾液顺着嘴角流下,滴落进雪白内衫。






“啊、哈啊、啊啊……唔嗯……”






轻哼闷吟随着你的动作断断续续地传出,染上沙哑后显得诱惑魅人。






也不知碰上哪一点,锅包肉不顾体内搅着一杵滚热,突然便挺身暴起,指甲深深陷入你脊背上的皮肤,因为乱晃而抓挠出数道血痕。






疼痛让你额上大筋猛跳,物件被箍得眼前都发黑。






齿尖碾压的力度骤然加重,锅包肉脖颈上被撕裂的皮肤迅速也渗出血来。






有一还一。






你掰开那两瓣紧实,狠狠的一记抬腰。






锅包肉一双金黄色眼眸早已经留不住满眶泪水,那些犹如月光的明亮大滴落下。






坠在他的发间,像是宇宙中的一粒星辰。






【太极芋泥】






你有时候觉得策士的扇子和本人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尤其是当他被扇柄戳刺得哭泣时,这般想法尤其让人感到肯定。






“哈、啊、哈嗯……”






扇柄细长而笔直,破开层层叠叠的堆积皮肉后很容易便戳刺到内里。






透明的粘液顺着缝隙流出,滴在你的手上。






“哎呀,”你嗤笑着揉捏他高高撅起的绵软两瓣,“这便让你感到兴奋了吗?”






太极芋泥有些迷茫地咬紧枕套,泪水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咸涩的味道融入洁白布料里,让他愈发迷惑。






握着扇柄的手忽然猛烈摇晃起来,一次次蹭过那凸起一点、又滑进温热的里层。






“哼呜、呜…啊啊——”






那紧紧抵在床铺上的小巧物件抖动几下,顷刻爆发出两股清淡黏白。






策士大张着嘴尖叫起来,柔软嗓音染上欢愉特有的低沉沙哑。






你拍了拍他颤抖的腰身,双眸眯起,因为笑意而弯曲。






“看来你也不一定什么都能算得准。”






“要不然,就不会把羽扇带来了。”






【倩菇嬷】






食魇的体格纤细,腰肢尤其柔韧。






你将他的腿抬至肩膀,滚热物件又得以深入几分。






“哈啊~嗯、你真是…很厉害呢……唔、”






倩菇嬷亲吻着你衣服上配饰的金色流苏,本就妖治的眉眼渲染上一层红潮,更显妩媚。






他抬手抚上少年胸膛,颇有技巧的按压那衣衫下一点突兀。





这家伙,比灯影牛肉还要变本加厉。






你揪着那紫色长发迫使他抬起头,却被误解意思。






“你要亲我吗?~”倩菇嬷凭借着腰腹力量接近你,却被躲闪开。






“……、”莫名其妙的便处于被动状态。






食魇嗤笑着空出一只手来,攀挂在你的脊背。






“放心……我不会对你下毒的~”





【介寿腰果】






金秋愿林的守护者大约怎么也想不到,你那具清秀皮囊下,藏着一份狼子野心。






“哈啊啊、咕嗯…唔……呜啊……”






精灵般的耳被你含在口中细细舔舐啃咬,皮下毛细血管断裂无数——也就是耳尖发红。






你将介寿腰果压在树下,每一次的拍击都能让金色叶片飞落。






他不过是一位守护者,入不了世,对于人类之间的欢乐连皮毛都不可能参透。






他只觉得那处模仿人类拟态出却从来不使用的部位传来撕裂般疼痛、以及,奇妙的快意。






“哈、介寿腰果……”少年舔了舔唇角。






下一刻,物什突然取出。介寿腰果打了个战,竟感到有些空虚。






你向后退开些距离,屈身俯在他腰间,张开唇口便往那细嫩皮肉啃咬。






介寿腰果不受控的颤抖着,身前小巧物什落出一道淡色银丝——溅在你的唇角。






“……、”在他惊骇的眼神里,你将其舔舐干净。






“果然是第一次啊,守护者大人。”






【苏安】





木质门板被撞得发出“嘎吱”声响。






“哈…不愧是酸味使大人,真是让我好生受用……”






你扣着苏安的指缝,将他按在门旁摆布玩乐。






滚热将他那紧闭关门撑得大开,每一丝缝隙都被填满。






就像从内到外融化掉了。苏安想。






“嗯、哈啊……唔……”






低沉沙哑的嗓音再也调配不出他的吊儿郎当。






“有人在吗?”






甘玲珑的声音忽然响起,一时间苏安几乎将自己的舌头咬掉。






他用少有的慌张姿态拽着你的衣袖,你到也会意。






“啊,有人哦,进来吧。”






会的恶意罢了。







【辛懿】






辣味使素来不喜与人接触,哪怕同是五味使,也要相隔开几米的距离。






此时,他被你锁在臂弯,被迫承担着凡俗的快乐。






“啊啊、哈……咿啊——”






少年的滚热犹如铁杵一般,捣得他不断战栗轻哼。






从未被使用过的器官被粗暴的撑得大开,撕裂般痛楚让这个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儿感到眼前阵阵发黑。






直到你的唇缓慢又坚定的印在他的眼角,他才回过神来。






“你给我、给我…哈啊!滚……开……!”






辛懿弓曲起腿挣扎着,却被你顺势一拉扯——物什被完全吞没。






似乎内脏都被搅碎。辛懿干呕着,泪水夺眶而出。






你被他的痛苦难耐逗得欢乐,于是俯身凑近那发红耳尖。






“你好辣啊。”














下一篇内定(这一篇写不下)角色:龙井虾仁


写倩菇嬷的时候一直笑得莫名其妙,事后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他和一品锅是一个配音(赵岭老师)


你 好 骚 啊




十晰√
想要宗老师做的艾草香包🌿

想要宗老师做的艾草香包🌿

想要宗老师做的艾草香包🌿

斯托泷夫斯基

食物语的一些摸鱼,乙女向但我喜欢女攻。()


食物语的一些摸鱼,乙女向但我喜欢女攻。()


张灵洛是个废柴少年

来骗你们给良尚突破了,福公四花正在攒,目前三花U ̄ー ̄U

来骗你们给良尚突破了,福公四花正在攒,目前三花U ̄ー ̄U

茗记心
终于填完了555 佛跳墙你什么...

终于填完了555

佛跳墙你什么时候来啊啊啊啊!_(´ཀ`」 ∠)_

终于填完了555

佛跳墙你什么时候来啊啊啊啊!_(´ཀ`」 ∠)_

淩洁♤
只是觉得头发散下来的宗老师很美...

只是觉得头发散下来的宗老师很美

于是就摸了(。í _ ì。)

只是觉得头发散下来的宗老师很美

于是就摸了(。í _ ì。)

浮白载笔

【黑遍全空桑】那些往事不堪回首

•摸个沙雕段子吐槽

•亲身经历的血泪史

随机设tag


1.

当敌方轰炸其他人时

我:啊啊大佬们手下留情小的知错了别别——!!

当敌方轰太极芋泥时

我:轰吧轰吧干得漂亮,我要看他战损!!!(误


2.

少主:每次进家园

少主:把那群活蹦乱跳的崽崽安置好

少主:图片[佛跳墙太白鸭安静睡觉,松鼠和花花乖巧地排排坐吃果果]

少主:然后我去了趟厨房回来,

少主:看到了群魔乱舞的一幕。

少主:图片[白琊下床碰跶,松鼠不见了,佛跳墙和花花双人跳恰恰(??]

少主: Excuse me ?现在凌晨 3:00 ...

•摸个沙雕段子吐槽

•亲身经历的血泪史

随机设tag



1.

当敌方轰炸其他人时

我:啊啊大佬们手下留情小的知错了别别——!!

当敌方轰太极芋泥时

我:轰吧轰吧干得漂亮,我要看他战损!!!(误





2.

少主:每次进家园

少主:把那群活蹦乱跳的崽崽安置好

少主:图片[佛跳墙太白鸭安静睡觉,松鼠和花花乖巧地排排坐吃果果]

少主:然后我去了趟厨房回来,

少主:看到了群魔乱舞的一幕。

少主:图片[白琊下床碰跶,松鼠不见了,佛跳墙和花花双人跳恰恰(??]

少主: Excuse me ?现在凌晨 3:00 你们是不准备睡觉了吗宝贝们?!


(半夜三更看到深夜扰民的他们,胸中一阵郁结)





3.

最近你发现空桑餐厅菜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菜单里出现了奇怪的新型菜系

正常点的例如咸的西湖醋鱼,辣的清方火锅,勉强可以接受。

还有一些鹤立鸡群的存在:

咸的徐州蜜三刀,辣的小鸡酥和冰糖葫芦??

此时,菜单上又缓缓冒出一行字,深深震撼了你的心灵:

咸甜的酸辣土豆丝



4.

堪称人生百味




5.

你吓的脚一溜,滑进了厨房,一转头看见一脸深沉皱眉忧伤的粽子

得,给逮了个正着

罪魁祸首仍不自知, Q版大眼睛扑棱扑棱

宗同学,你可知你做了什么谋财害命的罪行

什么叫咸甜酸辣土豆丝?!说,辣的冰糖湘莲是不是被你迫害的!



你真心希望客人生命力能再强一些

(我觉得有必要菜品药物捆绑售卖)




6.

我寻思着扬州怎么比御还难抽

清芯寡玉

无御凝噎















咸鱼绝赞护肝中

食物语X青龙会 联动!

食物语乙女向  赶个晚班车

时间线:第八章后

BGM:《青龙永夜》  纯歌词版看这里

如你所见 这是一个不重新编辑估计没人知道的情人节贺文

准备好了?请往下翻  




【今夕复何夕 竟夕起相思】  



三鲜脱骨鱼

江天空一色 年年望相似 


世界上存在永恒吗?

日出日落,繁星翠月,这些总不会消失的,所以它们是永恒的。

人呢?为什么总这样多变?

不,你错了。戴着黑色兜帽的人轻笑出声。

人心龌龊卑劣,这也是永恒的,无论光明有多么刺眼,它都总...

食物语乙女向  赶个晚班车

时间线:第八章后

BGM:《青龙永夜》  纯歌词版看这里

如你所见 这是一个不重新编辑估计没人知道的情人节贺文

准备好了?请往下翻  




【今夕复何夕 竟夕起相思】  



三鲜脱骨鱼

江天空一色 年年望相似 


世界上存在永恒吗?

日出日落,繁星翠月,这些总不会消失的,所以它们是永恒的。

人呢?为什么总这样多变?

不,你错了。戴着黑色兜帽的人轻笑出声。

人心龌龊卑劣,这也是永恒的,无论光明有多么刺眼,它都总是存在的。可是重要的人,却无法像这样永恒下去,大概是因为,太美好的东西,都会凋落。

他摩挲着偷来的那张照片,从此这星河变幻,再无人与他彻夜观之。

明明都是些看惯的风景,他嗤笑,转身消失。

可如果是与你一道,千千万万遍都无妨。  



吉利虾

愿得一人心 古今皆如此 


你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真爱吗?

是的,你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真爱。请你接下这个绣球吧,来年春天,我们便举行婚礼。

一场浪漫的,盛大的婚礼,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所有物。

蝴蝶发饰,碧蓝眼睛,浑身上下都是吉利虾喜欢的模样。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不正天生一对吗,少主?

他隔着冰棺,与他的爱人十指相扣。   



太白鸭

举杯邀明月 同笑万古痴 


酒滴落在松土之上,醉倒一片芳草,月弯上挂着的那个人,他也醉了吗?

他会怀念从前的时光,月照人心,情寄斯人。

但他只对外人道我只念想那佳酿,世上再无人有这般手艺。

月光坠入冰湖,璨然生花,桂香十里,不及你。 



 莲花血鸭

夜深忽梦少年事 刀剑成冢 落花成诗 


莲华将军鲜少做梦,也不相信轮回。可他看见了那些记忆,不知怎么回事,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他就是看到了,并再三确定那的确是自己。

陌生的情感让人分外别扭,烦躁在心底扎根,扰得无法入眠。

梦中刀光血影,一抹沉香便可让他安心,蓦然回首,却只是路过一家香铺。

我定是不认识她的,这样想着,自我催眠。

可她不惧我。

那又如何呢?不过物是人非,曲终人散。

谁说,他不是恶鬼呢。  




蟹酿橙

此时相望不相闻 愿逐月华 照与君知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可是那些精密的机械,那些统计的数据没有告诉他,胸口处隐隐约约的疼痛是什么。他还来不及细品,那些悲伤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徒留满心间的惆怅。

云散月明,他问身边的机械小兔子,幽冥司那儿,会有月光吗?

他打包了一份独属二人份的月光,却不知该送去哪里。  




锅包肉

我今停杯一问之 离合几许 悲欢几时 


他一如既往的忙碌,即使柜橱里的烧刀子再也无人打碎,他也没有时间去小酌一杯。

只是他的金色瞳孔偶尔也会流露出悲伤与疲惫,意外还没降临的时候,谁曾想过会是这般境遇?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或许是他有些过于严苛了,才会让那个傻瓜用这种方法来逃避他的特训。

如果她回来了,那就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诗礼银杏

此情可待成追忆 愿照与君知 


自责纠缠成梦魇,每日每夜,在他脑中挥之不去。再贤明的圣人书,也无法拯救他的灵魂,他在黑色的漩涡里挣扎,睁眼闭眼,都是那日血色的黄昏。他想放弃了,他能想到补偿的方法,不过是与她去往同一个地方。可是一转念,他的弟子还未等到他一句道歉,他必须撑到那时候才行。

现在正是银杏飘落的时候,他握着手中书卷,轻声念着她最喜欢的诗句。从前的时光总过得慢,他还等着小弟子明了他的心意,然事与愿违。落在竹简上的金黄杏叶,这份思念,这份歉意,能传进那九幽之下,她的心里吗?  




粽子

归去路更短 夜雨照秋池 


他是空桑存在感最低的食魂,其实他总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可除却她,也没人发现过他。

原先是为了缅怀逝去的友人,后来是为了等待这样一个特别的约会。

星光没入黑夜,乌云携带风雨,豆大的雨点打在荷叶上,噼里啪啦的鼓点,亦打在他的心上。

风很凉,他的身上没有多少遮挡,雨打湿了他白发,单薄的愈发显得脆弱不堪。

他没等来那把挡在他身上遮风避雨的油纸伞,但他依然等着。  




灯影牛肉

春风一场梦 寂寞无人识 


飞舞的粉色小人一来一往,幽暗的房间内正演绎着一出旷世绝伦的皮影戏,主角是他,和一个看不清模样的姑娘。

本人懒散的侧卧在榻上,漫不经心的指挥着剧情的发展,粉色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软垫上,多么诱人的妩媚,他确实有不可一世的资本。

可再怎么娇艳,又给谁看呢?遗憾的是他确确实实无数次的在心里肖想少女的身影,日思夜想了无结果。他从不是这般执拗的人,人生在世难为百来年,深处情花无数枝,何曾有过这般懊恼?

如今独守空阁,越看越像个笑话,明明自己与她并无甚关系,只是想爬一次她的床罢了。     





【特别篇】东璧龙珠

一生负气成今日 潦潦剑影 茫茫人世 


光与暗交织成花,隐藏在层层富丽堂皇之中,完美的无懈可击。知情者沉默着,无知者狂欢着,这个世界并不缺乏荒谬,它包罗万象,唯独无法容忍真相。

大唐最出色的名捕仍回忆着那些声音,杂音混乱萦绕耳边,那个大唐早已覆灭,他早就忘了那些声音的主人是什么人物,只是偶尔,他还会梦见那间黑暗的,冰冷的牢狱。

东璧龙珠穿着大唐朝廷编制的武官服,将原本就身材高大的他衬得更加英气逼人,他的眼睛在黑夜里发光,他的剑斩碎恶意编织的渔网,无论是什么都锁不住他敏锐的嗅觉,无论罪恶在哪里萌芽,他都会将其扼杀,镣铐晃动的金属舞曲,是恶人们最深处的梦魇。

他守护了他的长安,却没看懂这繁华背后的真实。

他曾喜欢过繁华一世的长安城,直至他被拽入阴谋的漩涡;他对长安城的每一处都了如指掌,如今却在心口裂开了一条缝。不是何处都有正义,阴影无处不在,不是每一次都有求救的机会,换句话说,即使邪恶真的存在又怎么样呢?

人们都害怕未知的事物,因为它永远潜藏在昏暗的角落,等着机会就扑上来,将人彻底撕裂,可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除了鬼魂,还有人心。

那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看穿的存在。

他明白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曾经坚守的信念渐渐分崩瓦解,那双能够刺破黑夜与阴谋的眼睛,是否也曾在迷茫的漩涡里挣扎?

他闭上了双眼。 



现在,的确有只猎物,等着反扑一口的机会。

空桑少主恶劣的晃晃手,镣铐发出清脆的响声,成功牵动了另一头同样被锁在一起某人的手,他危险的眯起眼,“这是锁链,不是玩具。把我和你的手锁在一起,很好玩吗?

她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是呀,超级有趣的,所以才想跟东璧一起分享,免得你又被别的东西吸引过去了。”

值日表上写着,今天是东璧龙珠负责巡视农场,“看样子你很闲,是想跟我一起去执勤?”

少女笑弯了眉眼,朝他伸出手,“请多关照。” 


“你还记得我上次给你看过的空桑的沙盘吗?”去农场的路上,少主一边走一边寻找话题,“你全记下来了?”

某人冷哼一声,“长安城内的每条管道系统我都记得一清二楚,空桑而已,无足挂齿。”

“你没见过从前的空桑。”少女的声音很平静,可若是细听,这份淡然下面掩饰了多少怆然,“好歹是三界美食圣地,当初最繁盛的时候,可不比长安差。”

她的手悄悄握紧,又佯装无事发生一样松开,她长呼出一口气,压下了心头那些不太好的情绪,至少,不能叫人瞧出来。

东璧龙珠好看的眉皱起,一系列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他的鹰眼,“难道多我一个,就能挽回局面了吗?”

少主蓦地停下脚步,而东璧已经迈了一步出去,两人之间的距离骤然拉开,只剩下锁链联系在一起。他回首望去,阳光在他的脸上撒下一层光辉,明晃晃的让人看不清表情,但少主知道,那锐利的目光,从未消失,两个人都在试探,不过小心翼翼的只有她而已。

“谁知道呢。”她嘲讽的笑了一下,“生活如果有那么多如果,那多半是在做梦。”

她抬起头,直视着面前的太阳,“空桑剧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事实,着急并不能解决问题。”说罢,她闭上眼睛,将光明全都收入眼底。

良久,她睁开眼睛,适应了那刺眼的光,她重新迈开步伐,似是终于放下什么了。


“和我一起守护空桑吧。”她站在他身边,两人终会并肩前行。

东璧龙珠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身旁的人。

“为什么?”她听到他这样问。

“因为,我想要东璧相信我。”少女转过头去,与他对视,“就像我相信东璧一样。”

“空桑是我的家,是所有食魂的归所,这一次,我一定会把它保护好。”

“…这里也是你的家,是你可以栖身的地方。”

“哪怕你将来会离开这里,会前往你心中的理想乡,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东璧龙珠。”

湛蓝色的眼中盛满了温柔,像晴空下的海边吹过的舒适的风,东璧龙珠发现自己的心居然开始动摇了。

“空桑永远欢迎你,也随时等着你回家。”


很突然的,又在意料之中的,她听到一声轻笑。

“你还真敢说啊,没有人说过你胆子很大吗?”东璧龙珠俯身靠近她,“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世界的一角,托付给我这曾浸没在黑暗中的人呢?

她笑了起来。

“因为这也是你的光啊。” 


东璧龙珠一怔,随即也笑了。

这次轮到他伸出手,摊在少主面前,因为被锁链连在一起的关系,少主的手也悬在半空中。

“这是?”她问。

“不是你说,去守护空桑吗?”他挑眉,“不去了?”

“去去去!”少女喜笑颜开,将手搭了上去,两手交缠,彼此都握的很紧。

从追随者,到同行者,从今以后的日子,都有你陪伴,今年,明年,年年。     



 他睁开眼睛,闪耀着黄金色光华的眸子里,装进了一道光亮的身影。    




东方,破晓了。

他的黑夜过去了。 





————————————————————————


情人节快乐!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首先希望你们能原谅我前面放的刀_(:з」∠)_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并不是每一天都是情人节;同样,爱的表达也不止一种。一段感情里面是会经历很多东西的,我想表达的观点是,不是只有甜蜜的糖果才是爱情。

为什么悲剧会牵动人心?当然是因为这也是爱呀。

爱是恋人温暖的手心,是融入日常的柴米油盐,是一起面对生死的坦然。

而且大家都知道少主其实并没有死233

作为补偿,东司马的特别篇是埋在后面的糖。

所以,希望你们喜欢这样一份另类的情人节贺礼。

如果有OOC 或者不太严谨的地方,还望各位多担待呀。



三狗蛋子

把宗老师升到80级了!

把宗老师升到80级了!

念今思下

啊啦,被提起来了【六】


他真是太可爱了!!!

啊啦,被提起来了【六】




他真是太可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