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精灵

33824浏览    3333参与
柚子丸
Tauriel Kili Ho...

Tauriel & Kili

How I wish

Our first kiss

Won't be the last

Tauriel & Kili

How I wish

Our first kiss

Won't be the last

青芒Manso

(3)诛邪

道家谓人有三魂……


——《云笈七签》卷十三


道家谓人有七魄……


——《云笈七签》卷五四


  


  


  “爸爸,还要等多久啊?”艾露尔,把斗篷的帽子摘了下来,漏出两个尖尖的耳朵。教授借的小皮鞋脱在一边,两个白嫩的小脚交替晃着。


  这里是三千酒馆的二楼,南北通透明亮,北面三扇窗,南面四扇窗。但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屋子二楼有着浓浓的雾气一般,看不真切。


  若是放在过去,行家里手过来一看,大抵会嘀咕一句: “三扇朝北安天下,四扇朝南保江山。这屋子主人好大的架子。”


  虽说自“神代”现世后,人类在精灵的帮助下了解了法术的存在。 ...

道家谓人有三魂……


——《云笈七签》卷十三


道家谓人有七魄……


——《云笈七签》卷五四


  


  


  “爸爸,还要等多久啊?”艾露尔,把斗篷的帽子摘了下来,漏出两个尖尖的耳朵。教授借的小皮鞋脱在一边,两个白嫩的小脚交替晃着。


  这里是三千酒馆的二楼,南北通透明亮,北面三扇窗,南面四扇窗。但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屋子二楼有着浓浓的雾气一般,看不真切。


  若是放在过去,行家里手过来一看,大抵会嘀咕一句: “三扇朝北安天下,四扇朝南保江山。这屋子主人好大的架子。”


  虽说自“神代”现世后,人类在精灵的帮助下了解了法术的存在。 可人类毕竟是没有法术天赋的种族,又没有龙种悠长的生命与强大的力量,“落日”开始后,光是活着,人类就已经竭尽全力了,再无心顾及其他。


  这三百多年,人类舍弃了太多东西,也失去了太多东西,这才熬来了现在暂时的安定。当深信不疑的“真实”被无情的打破,这个种族有哪些东西早已经不一样了。


  起码,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


  “艾露尔再等一下哦,还有个叔叔要来。”


  十四早上去绅先生那儿打过招呼后,绅先生就让他来自家酒馆二楼等着了。说是打过招呼,其实也就是交待一些电话里不方便讲的问题,而且是隔着单面玻璃板。毕竟,绅先生办事从不亲自露脸,这是规矩。


  “嗯。”艾露尔敷衍着回答,小脑袋确实好奇的东瞧瞧西看看。


  不过也难怪她如此,毕竟这个屋子实在是违和感过于强烈。


  东边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剑。没错就是剑,这种早就已经被时代淘汰的东西。然而这里却如同兵器博物馆,古剑,细剑,短剑,符剑,木剑,甚至还有不像是人类使用的巨剑。


  西边墙上,则是各式各样的枪械武器,既有传统的热兵器,也有次世代的魔素兵器。


  屋子里则是分区域摆放着诸如符咒古籍,炼金制品,材料药水等不应该一起出现的东西。以及,不知是谁的,好多牌位。


  科技与神迹并存,暴力与和谐共生,死亡与生命相伴。仿佛这个时代的缩影。


  “三千”酒馆,大千世界。


  


  


  “咚咚咚”,有节奏的三声,却是从窗户传来的响动。艾露尔自然是吓了一跳。


  “没事,艾露尔。”十四安抚着少女,“听着,接下来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紧张,也不用惊慌。相信我,好嘛?”


  艾露尔小拳头握得紧紧的,但还是点了点头。


  十四缓步走到窗前,沉声念到,“不解痴人狂妄语!”

  “长霄一死叩天门。”窗外淡淡地回答。“领我家先生之命,前来帮忙。开窗吧,小天师。”


  听到小天师这个称呼,十四愣了一下,明显有些不适应。随即心里又是思绪万千。愣神的功夫,来人却也是不客气,直接推窗而入。


  虽说这是二楼,不过十四倒也毫不惊讶,回过神来赶忙朝来者恭恭敬敬作了一揖。

  “晚辈见过代行人。”

  来人身着一身黑色斗篷,看不清面容,不管什么方向的光都无法照射到他的脸上。个子倒是和艾露尔相差无多,当然这是在忽略了他双脚漂浮在地面上的情况下。


  “好久不见啊,正一道的小鬼。”代行人说,声音缥缈,明显是用手段处理过。“咦?这孩子…”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十四。

  “我知道,是很像,要不然我死也不会再联系你们的。”十四回答。

  “无需客气,先生已经嘱咐过了,直接开始吧。”说着还不忘指了指戴着的耳机。

  “好,那就麻烦您和绅先生了。”

  

  

  十四给艾露尔戴上眼罩、耳塞,让她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不要动。随即拿过一个香炉,拿一根香钉了张符在里面。随即点燃了香,推开窗子,盘腿而坐,嘴里念念有词。

  说来也怪,那柱香的烟气就在这屋里萦绕不散,也不扩散,逐渐形成了一个灰白色的圆球,就凝聚在艾露尔的脑袋上方,没有一缕飘出去的。

  香燃了一半,十四就眉头一皱,睁开了眼。本来以为是魂魄不全,这才摆下的这归魂阵。

  魂魄不可独离,不可冗居,离者失之,冗者病之。可现在艾露尔身上哪里是三魂七魄,分明有四魂八魄。

  十四倒也没有犹豫,拿过短剑就照着自己胳膊来了一下,血涌出来滴到了地板上,他就着血画了起来。

  我以我血问鬼神。

  他要摆问天阵。

  十四转头看向代行人,“劳烦您帮我护法了。”

  “你放心便是。”

  

  

  铜钱总共十七枚,跟初见那天艾露尔攥在手里的一样,把十四围在了中间。每一枚上面都被他特意沾着血摁了一下,香炉在他正前头,上头四根香刚刚点燃,缈缈香烟萦绕而上,室内变得模糊了起来。

  虚无缥缈之间,十四感觉自己的身子有点发沉,耳边居然有听不清晰,时远时近的窃窃私语,手里的短剑也当啷掉落在了地下。

  突然旁边的铜钱陡然全部立起!抖个不停。

  他知道这是正主来了,右臂上伤口流血更甚,滴滴答答地在地上汇聚了起来,那血流没有四散而去,倒是朝着香炉的地方流淌了过去。

  十四突然站起了身子,捂住头,身子摇摇晃晃地就要往前走。刚踏过铜钱的圈子,一个踉跄,扑面倒了下去。

  “造次!”一声暴喝,宛如平地起惊雷,烟雾骤散,香灰撒了一地,香也断了。

  “不好意思,破了你的阵。”代行人的声音想起。

  “前辈说笑了,您要是不出手我就危险了。”

  十四被代行人扶住,一下子清醒过来,旋即而来的是巨大的眩晕感。他一屁股做回地上,右臂的伤口止住了,但是伤口周围居然有些发白,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血一样,他可以看见红润的颜色在伤口的断面上慢慢地重新上升,那是血液过来的征兆。他低头一看,哪里还有血洼的印记,只有倒下哦香炉和洒出的香灰。

  “嗯?”这个触感,前辈是女孩子么?十四心里疑惑。

  “怎么了?”

  “没,没事”,十四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有问题,起明光诛邪阵,”十四对代行人说,“绅先生精通阵法数术,劳烦前辈请他助我,算出阵眼。”

  “分内之事,先生早已准备好了,我会及时传达的。”说着又敲了敲戴着的耳机。

  “那好”,十四也不再废话,就拿符剑铃铛等一众法器与符箓行动起来,“绅先生,听解!”

  

十四:   “丁宗三五,戊缺一六,葵起八,惊起伤落”

代行人:“戊三葵四”

十四:   “丙留七,艮走二三六,杜平景和”

代行人:“丙二十,艮八”

十四:   “甲除一五八九,壬缺三十六,死诛。”

代行人:“甲进三,壬不留。”

  

  十四:“进三?不进四吗?”

  代行人沉默了一下,应该是在认真听耳机里绅先生的话。

  “先生说,你荒废了这么些年,进四有余,进三足够了。而且…”

  “而且?”

  “而且先生说,你没说实话,按照这个阵数,起明光诛邪阵还不够。”

  “……帮我转告,这就不劳烦绅先生费心了,我正一道虽只余我一人,但还是有自己的手段的。”

  “爸爸!我感觉到了讨厌的气息!”艾露尔焦急的声音想起。

  精灵的天赋感知么,十四心想。

  “没事的,艾露尔不怕。”他一面安抚着,一边借着阵法念念有词。

         ——“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区区魔族,真当我人类都是软柿子么!”十四一声暴喝,“给我破!”说着掏出一张雷罄符,激射向艾露尔影子里分离出来的黑影。

  因为怕伤到艾露尔,十四才选择了这么一套方法,而且用的是雷罄符。有俗话讲,天打五雷轰,道门也有这么个说法。雷可引火,振聋发聩,雷罄符便是引出天地对于邪祟的排斥,让其体验一把天打雷劈的感觉。配合大阵,这才压制住这暗影生物。

  “前辈,这个东西交给您吧。”十四说着把一个刻有阵法的玻璃瓶递了过去。“还有拜托绅先生帮我查查这玩意的来历。”

  “好,那我就不久留了。”代行人说罢打开窗口,踏破虚空,遁去了。

  艾露尔无力地摘下眼罩和耳塞,十四赶忙上前扶住。看清了眼前人之后,艾露儿放松下来,眼睛一闭,昏睡了过去。

  刚想把艾露尔抱起来,突然,十四的动作顿了下来,他看见那倾倒的香炉里的灰好像被什么东西吸附住了。

  他小心地扶着艾露尔靠在椅背上,然后俯下身去,深吸一口气,轻轻吹散了香灰。

  然后他就愣住了。

  香灰下面被什么液体(十四觉得应该是自己的血)吸附住了,模模糊糊地居然有两行字。

  “雾遮不落花,云覆难见月。”

  怕是刚才未果的问天阵卦象吧,十四皱了皱眉。继而发现艾露尔好像长大了一些,头发也到了及腰的长度,和他的头发更像了。

  “前途未卜陌路难寻…么”

  房间仿佛比之前亮了一些,十四转头看向窗外,不知不觉天边已经挂起了如火焰一般绚烂的火烧云。

  他用斗篷把少女盖紧,只露出她的小脑袋来。晚霞的光照在精灵少女的脸上,使本就精致白皙面庞更加动人。纤长的睫毛覆盖着眼睑,偶尔会轻轻颤动一下。好看的眉头禁皱着,嘴也紧紧地抿着,显得十分难受。

  鬼使神差地,十四伸手在少女紧皱的眉头上轻轻揉着,奢望能让其稍稍舒缓一点。

  “好凉…”他小声嘀咕着,小心翼翼地把手从少女眉间向下移,抚住她一侧的脸庞。

  “唔嗯。”或许是感受到了温度,少女发出了可爱小动物般的声音,本能地来回蹭着我的手心寻求温暖,就像被挠着下巴的小猫一样乖巧。

  十四沉默着收回手,看到少女脸上因为失去了热源而微微浮现的失落的表情。还好,他心想,能对外界的刺激做出反应,说明她的身体状况还算乐观。

  想了想,十四还是把师傅留给自己的那柄短剑揣进了大衣兜。然后弯下腰,轻轻地抱起艾露尔。

  “咱们回家。”

windgun卜卜脆

【月下精靈】【法國風情】胸針 / 襟針 / Brooch❀✿( * ´ 艸 ` * )

發下胸針的合集~乁( ˙ ω˙乁)

【月下精靈】【法國風情】胸針 / 襟針 / Brooch❀✿( * ´ 艸 ` * )

發下胸針的合集~乁( ˙ ω˙乁)

青芒Manso

(2)红白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笔者


  


  


  可能是十四说话有点大声,她像是害怕了,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但还是坚持着头向上看着他。


  “爸爸……不要我了吗……”


  罕见地,十四慌了。


  虽然不记得什么时候生下来过一个精灵女儿,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


  “你…你别哭啊”


  十四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递给她。


  一般来说,拥有像她这样少女体型的精灵,年龄应该处于300岁左右,但是现在这个显然心理年龄像是小孩子一样。


  完全没有止住眼泪的迹象,也没有接过十四递过去的纸巾。只是紧紧地抱着十四的右...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笔者


  


  


  可能是十四说话有点大声,她像是害怕了,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但还是坚持着头向上看着他。


  “爸爸……不要我了吗……”


  罕见地,十四慌了。


  虽然不记得什么时候生下来过一个精灵女儿,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


  “你…你别哭啊”


  十四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递给她。


  一般来说,拥有像她这样少女体型的精灵,年龄应该处于300岁左右,但是现在这个显然心理年龄像是小孩子一样。


  完全没有止住眼泪的迹象,也没有接过十四递过去的纸巾。只是紧紧地抱着十四的右手臂,声音也呜咽起来。


  “呜……爸爸…不要走。爸爸,不要离开艾露尔。”


  没办法了,十四心想,眼下只能先装作她的父亲了,得先把她安抚下来,不然的话怕是连基础的沟通都做不到。而且说什么也不能把这样的孩子扔在这。


  “不会的,爸爸怎么会离开艾露尔呢”


  十四尽全力挤出一个勉强算得上是和蔼的笑容。最起码他觉得挺和蔼的。


  “嗯嗯,艾露儿会乖乖的。”


  她用力地点了点头,把我的手臂抱得更紧了。


  “嗯……咱们先回家吧。”


  索性家离这儿也不远,只不过因为精灵少女抱着我的手臂蹦蹦跳跳地走着,才多花了些时间。


  虽然这个时间街上少有行人,不过十四还是谨慎地避开了行人,拉着艾露儿回到家中。


  这是一处独院,现代化的二层楼,院子倒是古色古香,说是有仙气怕是都有人信。


  莲花池,景观石,小桥流水,这些怎么看都不应该是在神战过后这么多年的今天,出现在人类联邦的东西。


  开门进屋后,与开着紫金色莲花的离谱院子不同,屋内整洁的可怕,没有丝毫多余的家具,一如军训时的模范宿舍,让人不禁怀疑起房间主人是不是性格有问题。


  “艾露儿,把鞋子脱在…”


  十四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


  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精灵少女并没有穿鞋。


  “来,让爸爸看看你的脚,你坐在鞋柜上面先。” 说着半蹲下来,伸手示意。


  艾露儿乖巧的点点头,坐在半人高的鞋柜上。我一只手捧起她的小腿,捧起她的一直脚。但与十四想的相悖,她的脚很干净,连一点擦伤都没有。 


  他放心下来,但随即又觉得奇怪,精灵种的体质,是那种不容易受擦伤的类型来着么?


  话说回来,手感真好啊。


  奇怪的想法在十四的脑中冒出。苗条的小腿,肉感与纤细并存的大腿。不愧是精灵啊,身材优势还真是明显。

  十四这才发现精灵少女除了黑色的宽大风衣以外并没有穿裤子。由于举着她腿的原因,风衣的下摆已经滑落到大腿,堪堪遮住大腿根部。

  尽管她心理是小孩子,但并不妨碍她有这么煽情的身体。

  她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也就是说,我做什么…

  “咚!”

  一本书砸在了十四的脑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如同炸雷。

  “爸,爸爸!”艾露儿吓了一跳,“唔…妈…妈?是龙人?”

  十四转过头,迎上了一头酒红色的头发。弯腰贴近了十四,脸上毫不掩饰的写着“啊你终于还是对幼女下手了么你这个变态。”

  “额…教授,这是个误会,我不认识这孩子。嗯…还有,太近了教授。”

  话虽这么说,但十四依旧古井不波,脸上没有哪怕一丝尴尬。“而且您应该知道我的为人。”

  “哼,我就是因为太知道你的为人了”

  这个被称为教授的红发女人叉着腰,脚上穿鞋黑色丝袜,里面是黑色的衬衣,外面是唯一能与“教授”这个称呼搭上边的破旧发黄的白色大褂,以及与“教授”这个称呼完全没关系的汹涌的…某个部位。

  “诶?等下,你刚才叫我什么?小鬼”

  “啊…啊?我,我说妈…妈?”

  “嗯嗯…”教授满意的点点头,“我很爱听,不过不是这个。”

  “唔…妈妈…是龙人?”

  “你,怎么知道的?”教授说着侧身绕过躲在地上的十四,附身盯着这个银发的少女,眼睛里仿佛燃烧着金色的火。

  艾露儿颤抖了一下,就要从鞋柜上跌坐下来。

  那是一瞬间的事,十四起身,扶住艾露儿,拉开教授。

  “你冷静一下,好好看看”

  教授的眼睛重归正常,“咦?”,显然她也发现了这孩子是个精灵的事实。这也就不难解释她的小把戏对这孩子没用了。

  “早知道你跟精灵有一腿,没想到还有个孩子?”

  “砰!”那是空气被压缩到极致的爆炸声。

  教授的手握住了自己面前的拳头,一头酒红色的长发向后飘起。

  “喂喂会出人命的!你这力气也太大了,你是龙人还是我是龙人?我不要面子的么?”话虽这么说,不过挡住十四的手却是丝毫不抖。

  寂静,空气莫名的寂静。仿佛暂停的电影,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动。

  “好啦,抱歉。你是知道我的,我就是口嗨而已。”教授讪讪然收回手,吐了下舌头。

  十四叹了口气,回身把微微发抖的艾露儿报到了沙发上。并没有理会尴尬地站在门口的教授。

  

  

  “所以,这孩子到底是?”被叫做教授的红发女人干脆不再隐藏,抱着那对黑丝长腿坐在地板上,白大褂下红色的大尾巴无聊的晃来晃去,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坐在沙发上的这个坐立不安的精灵少女。也不知道谁才是孩子。

  “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见过精灵了。另外你今天不是夜班么?”

  “那场大战都过去7年了,现在天下太平,特化班哪还有什么工作,我就溜回来了”

  十四看了这个红发龙女一眼,教授突然脊背发凉,大尾巴都停了下来。

  “好啦,我有好好请假找人替班的!”教授说着嘟着嘴站了起来,气鼓鼓地走了,“真是个无聊的男人!”,她小声嘀咕着。

  十四摸了摸艾露儿的头,“在家里就不用藏着了。”

  艾露儿缩了缩了脖子,把小脑袋上尖尖的耳朵露了出来。不知是不是错觉,耳朵尖有点红红的。

  十四拿起手机,虽然不想求助于那个人,不过也没办法了。这样想着,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准确无误地响了三声,接通了。

  “绅先生。” 十四沉声说到。

  “讲。” 对面传来没有感情波动的嗓音。

  “动用一下你手里权限,查一下叫艾露儿的精灵种,军方的数据库也要查。”

  “…”被叫做绅先生的人沉默了一下,“这个名字的精灵倒是少见,还有什么特征么?”

  “一米六五左右,白头发蓝眼睛,推测年龄300岁左右。”

  “那就没有了。”绅先生稍微停顿了一下,“或者…”

  “或者?”

  “或者她的权限还在我之上。”

  又是沉默。

  名字跟月神很像,是巧合么?十四暗自想着。

  “明天来老地方找我,”绅先生率先打破了沉默,“帮你起阵。”

  说罢还没等十四有所答复,电话就被挂断了。

  

  

  “咕噜噜~”

  十四看了眼旁边的艾露儿,他确信刚才听见了肚子的叫声,而且肯定不是自己。

  叹了口气,十四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叹过多少口气了,拉起艾露儿的小手向厨房走去。

  

  

  “江江~你可爱的小龙女突然出现!”

  教授戴着滑稽的尖角帽子,龙角滑稽地从帽子里伸出来。

  “生日快乐哦,小十四~”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地端着蛋糕凑了上来,丰满的胸脯不经意怼在了十四身前艾露尔的脸上。

  “呜…呜…教授阿姨…”

  “啊抱歉,另外叫我红姐姐就行啦~”

  “生日有意义么,我这种人”,十四的声音响起。

  “当然有!”教授难得的认真,“生日快乐,这是很重要第一句话。必须对自己的诞生表示感谢,并对迄今为止的生存进行确认。每年都能这样祝福的话,一定是幸福的。”

  “幸福…么”,十四小声嘀咕了一下,“艾露尔!”

  “嗯?怎么啦爸爸。”小姑娘仰起头用蓝色的大眼睛看着十四。

  十四刚想出言纠正,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

  “你记得你自己的生日么?”

  “唔…不记得,我没过过生日”

  “那今年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我们俩的生日,来吃蛋糕吧。”

  “诶?真的可以吗!我跟爸爸一天生日!好开心!”精灵少女蹦跳着走到桌边,银白色的小脑袋看着桌子上的水果蛋糕。

  十四难得的笑了笑,“就是为了这个请假回来?”说着他戳了戳教授的尾巴。

  “哼哼哼~怎么样,有没有很惊喜?”教授一脸自豪,丝毫没有介意十四戳她的尾巴。

  “谢谢你,红。”十四微不可闻地说道。

  “哈?你说啥?”

  “没有,吃饭。”

  “你肯定说了!不要唬我!龙人种的听力可是很灵的!”

  “没有,吃饭。”

  “唔…你不告诉我我揍你哦!”教授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你又打不过我。”

  “唔…唔,十四!你欺负人!”

  “红阿姨,爸爸!来吃蛋糕呀!”

  “走了,孩子在叫咱俩了。”

  “哼,”教授微微涨红了脸,“你不说我也知道!”

  ......

Clearsky
“我听说有精灵出没在人间。”...

“我听说有精灵出没在人间。”

磨了很久的你一张,最后草草结束,是自家孩子,背景有照片参考,是自家拍的金沙江路地铁站。算是一个场景的小练习吧!以及lofter怎么可以缩图这么厉害

“我听说有精灵出没在人间。”

磨了很久的你一张,最后草草结束,是自家孩子,背景有照片参考,是自家拍的金沙江路地铁站。算是一个场景的小练习吧!以及lofter怎么可以缩图这么厉害

青芒Manso

(1)因果

人,是要为自己的过往负责的。


——笔者


  ——“叮铃”


  酒馆的最后一个客人推门而出,遁入了秋夜的冷风中。


  老板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从酒柜的深处拿出一瓶的龙舌兰。这瓶酒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空气中的尘埃悄悄地附着在琥珀色的玻璃瓶上。从吧台的小水槽处拿了一块湿抹布,擦拭着那些久远的岁月。


  十四转头看了一眼吧台的另一端,放着一个用辉光管做的电子钟,橙色的数字在里面安静的跳动着,仿佛时间的脉搏。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十四起身推开酒馆的大门,准备关门歇业。


  随着开门“叮铃”的响声,十四愣了一下,古井不波的眼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十...

人,是要为自己的过往负责的。


——笔者




  ——“叮铃”


  酒馆的最后一个客人推门而出,遁入了秋夜的冷风中。


  老板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从酒柜的深处拿出一瓶的龙舌兰。这瓶酒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空气中的尘埃悄悄地附着在琥珀色的玻璃瓶上。从吧台的小水槽处拿了一块湿抹布,擦拭着那些久远的岁月。


  十四转头看了一眼吧台的另一端,放着一个用辉光管做的电子钟,橙色的数字在里面安静的跳动着,仿佛时间的脉搏。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十四起身推开酒馆的大门,准备关门歇业。


  随着开门“叮铃”的响声,十四愣了一下,古井不波的眼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十四的眉头极快的皱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因为风有些凉。


  他掏出钥匙拿出挂在门边的锁,把双开红木门关好,最后把门上写着“营业”的木牌子翻过来,漏出“打烊”的一面。


  自始至终,十四都没有看上哪怕一眼门旁那个离他不到一米的少女。


  即便…即便这个少女有着和十四一样白色的头发。


  “那个...晚上好”


  女孩站起来——可能是因为腿蹲麻了,站起来的时候晃晃悠悠的。


  面前的白色短发的精灵仰着头,用她湛蓝色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十四,一手拽着他的衣角,另一只手垂在她黑色的风衣边揉弄着。


  她身高比十四矮一个头,仰视他的眼神却像是小孩子一样。


  “店长先生,那个...我…”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十四停下了正在锁门的手,说出了那那句公式化又没有感情波动的招待语。


  “啊…那个…我身上没有钱。”精灵女孩瞬间涨红了脸。她夸张地晃动着手和脑袋,那头看起来保养的很好的短发也随着主人晃来晃去,是漂亮的银白色,和十四一样的颜色。


  “不好意思,我这里只是间小小的酒馆,需要帮助的话,东走300米右拐就是警察局。”说着又拿着钥匙把门锁了回去。


  等十四转回身的时候,原本靠在门边的少女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店长先生!”少女急切地抓着十四的衣角,眼神急切的望着他。“请您务必收留我!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十四微微低头,终于肯细细打量起面前这位精灵来: 眼角微微上扬的眼泪汪汪大眼睛由下而上地注视着他,因为紧张和急迫而微微张开小嘴,如同完美的艺术品一般白皙无暇的脸庞,以及那扎眼的银发。


  虽说揣测女士的年龄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眼前这个少女,不论怎么看都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而已。当然,如果她能用人类的标准看待的话。

  “不好意思,我这里姑且算是个正规店铺,可没有雇佣童工的癖好。”

  “我已经到合法年龄了!我今年已经…”女孩突然捂住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她停了一会,伸出她细嫩的小手在大衣兜里摸索着,拿出了一枚古旧的钱币,而且是那种几乎绝迹的天圆地方的古币。

  精灵少女用双手郑重地把古币递了出去,原本微张的小嘴现在紧紧地抿着。

  十四只是瞥了一眼视线就就离不开了,那双好看的丹凤眸子不自觉的眯起。随即他的表情少见的精彩起来,嘴角抽了抽。

  “唉…”

  十四扶了扶自己的额头。眼神也难得的稍稍柔和下来,自嘲一笑。

  精灵少女的表情从焦急的快哭出来,到看到十四精彩的表情变化后喜笑颜开。欣喜地喊了一声“哥哥”,便朝着十四扑了过去。

  她的声音稚嫩而明丽,让人想起黄鹂鸟。十四却无法思考这些事情。因为下一刻少女已经铺到了他的怀里。

  “哥哥!哥哥!我好想你啊! ”

  她用头拼命蹭着我的胸膛。

  十四一时愣在那里,因为他也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

  少女头发上的香气顺着鼻尖刺激着这个男人的神经。这两个银发的人站在一起,却是女孩短发男人长发,但又很和谐,仿佛本当如此。

  好怀念的气味…

  在哪里…

  不对,我在想什么!

  我清醒过来,街上的人群正好奇地向这边张望。

  “总之先跟我来”

  鬼使神差的,十四拉着精灵少女的手跑了起来。

  

  总算没什么人了,离十四家不远。

  十四却是接过古币后,索性闭起了双眼,凝神运气。

  他这是在开慧眼。

  道家认为人类眉心中间有“天聪”,只是因为人类进化后,五感发达,不需再多冗杂就退化了,同样退化的还有"直觉",在地震前有所感知的往往是低等的动物,民间传说猫能通灵,狗通人性,婴儿可见魂灵,这都是天聪未褪,慧眼尚在的样子,而这天聪就是用来弥补动物的五感缺失,比如狗看不见色彩,婴儿不能言语,行动不便。而随着人的成长,用来弥补五感的天聪自行褪去,成人就只能凭借五感而行。而道家的开慧眼,就是再次把天聪启开,以观世间种种。

  十四随即感觉眉心微紧,闭着的眼本是一片漆黑,但是居然出现了一团赤红之气,那股赤红中还带着一团幽白色。

  十四心中了然,实际也就转瞬间的事,随即睁开眼细细打量起这个精灵小丫头。

  虽然精灵种都有着姣好容颜,但她却没有让十四更加惊艳。娃娃一般精致的五官,但是却没有人偶的那种死气,蓝宝石一般通透的眼睛让十四更加意识到这是一只活生生的精灵。

  精灵并不常见,但是却是实际存在的,只是他们很少出现在其他种族的领地罢了。这是这个时代人的常识。

  十四本来应该很熟悉的,关于精灵。

  不可察觉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很重的悲伤,尽管藏的很深。

  这时,少女正委屈的看着他。

  “哥哥……”

  “我不是你哥哥!”

  “那……爸爸!”

  “也不是爸爸!我看起来有这么老么……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说到底我们种族都不一样好吧!”

大団子的宅宅生活

黑得什麼都看不见(゚∀。)
去四月那边看正文!⇒⇒⇒ @四月四日

黑得什麼都看不见(゚∀。)
去四月那边看正文!⇒⇒⇒ @四月四日

省略号君

在学校画的,有缘在上色好了……


P1是一只(?)精灵

P2班里的一个梗(你好代指一切脏话)

在学校画的,有缘在上色好了……


P1是一只(?)精灵

P2班里的一个梗(你好代指一切脏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