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精灵宝可梦黑白

8871浏览    92参与
花泽香蕉
新约的一个N透,新衣服太好看了

新约的一个N透,新衣服太好看了

新约的一个N透,新衣服太好看了

Nayu
精灵宝可梦N桑 用我的画风画了...

精灵宝可梦N桑

用我的画风画了N桑

过于Q了哈哈哈!

精灵宝可梦N桑

用我的画风画了N桑

过于Q了哈哈哈!

诺艾

呜呜呜透子也有新衣服了,有黑白一二两代主角混搭的饭吗,想看透子拉起芽衣的手跳舞

呜呜呜透子也有新衣服了,有黑白一二两代主角混搭的饭吗,想看透子拉起芽衣的手跳舞

诺艾

【自汉化】四文字的空白(无cp向)

画师:止まれ

Pid:18019204

是一篇2011年的短漫,因为很动人所以擅自做了翻译,也是祝黑白这个我最喜欢的游戏发售11周年

更正:那句“无论旅行多么愉快,最终它还是会想回到母亲身边”,正确的翻译应该是“无论旅行多么的愉快,我想最终我还是会想要回到有妈妈在的鹿子镇的”,一时没想起来以为カノコ就只是鹿の子的意思

【自汉化】四文字的空白(无cp向)

画师:止まれ

Pid:18019204

是一篇2011年的短漫,因为很动人所以擅自做了翻译,也是祝黑白这个我最喜欢的游戏发售11周年

更正:那句“无论旅行多么愉快,最终它还是会想回到母亲身边”,正确的翻译应该是“无论旅行多么的愉快,我想最终我还是会想要回到有妈妈在的鹿子镇的”,一时没想起来以为カノコ就只是鹿の子的意思

阿水啊水

黑白、p3n主♀💦(最爱结局的台词了(

黑白、p3n主♀💦(最爱结局的台词了(

小情侣贴贴专业户东方透

对不起N宝但是我画手真的超屑的

(刚刚入坑结果N图死活画不出来)


对不起N宝但是我画手真的超屑的

(刚刚入坑结果N图死活画不出来)


想不起密码

滤镜yyds(

是自己au里的吸血鬼😴


滤镜yyds(

是自己au里的吸血鬼😴


電気蝉

落書き。都是N。

之前发错Tag了!

落書き。都是N。

之前发错Tag了!

千秋空响

N白 未完成的故事

*基本上是原作内容补写

*含有大量个人理解

*这篇是N视角,后续还有灵感的话会写一篇斗子视角和一篇重逢he

*剧情略混乱,小学生文笔

*全文3k+

    那是一个春天,N第一次踏出城堡,跟随哥吉斯到各个城镇演说。阳光很好,空气都是柔和温润的,连带着N的心情也愉悦起来。

  

     “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第一次听到宝可梦喜悦的语气,N是震惊的,他的大脑里有那么多知识,那么多公理,可没有一条适用于这种情况。

  ...



*基本上是原作内容补写

*含有大量个人理解

*这篇是N视角,后续还有灵感的话会写一篇斗子视角和一篇重逢he

*剧情略混乱,小学生文笔

*全文3k+

    那是一个春天,N第一次踏出城堡,跟随哥吉斯到各个城镇演说。阳光很好,空气都是柔和温润的,连带着N的心情也愉悦起来。

  

     “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第一次听到宝可梦喜悦的语气,N是震惊的,他的大脑里有那么多知识,那么多公理,可没有一条适用于这种情况。

  

       也许是我听错了吧。N这么说服了自己,可还是忍不住想多听听这种声音。他走出人群,把帽檐压得很低,发出了对战邀请。

  

       “我的名字是N,”没错,先介绍自己,“让我再听听,你的宝可梦的声音吧!”直接说明意图,干的漂亮啊N。

  

        说出这么别扭的话,却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社交技巧。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的朋友只有宝可梦,仅此而已。

  

        啊,输掉了。不过,我也确定了,刚刚我没有听错。为什么?

  

        为什么,他无数次想询问。可没有人能回答他,等离子团只是把他举得高高的,七贤者也总在自说自话。他只能把话埋在心里。

  

        或者说,去问问斗子?

  

        他轻轻拉着斗子的手,一起坐上了摩天轮。他已经明白,斗子不适合等离子团的理想,她属于宝可梦和人共处的这个真实。

  

         齿轮咬合转动,传出几声吱呀。眼前的风景被不断拉长,越来越远,越来越渺小,景物渺小起来,连自己的存在也渺小起来。N一直很喜欢摩天轮,这是几何和力学的理想结晶,是美妙的公式。

  

        斗子紧张地盯着窗外,搜寻着等离子队员的身影。快了,还有十二点五秒就登顶了,N心里计算着,眼睛却不受控制般看向斗子。

  

         她很单纯,甚至连我带她来摩天轮这件事都没有多问。明明只见了几面不是吗?城堡里那么多看了十几年的面孔,还会在心里用怪物称呼我。她是真的认为我是个好人,所有说出的话都发自内心,真实得可怕。

  

         ——和你很像啊,N。

  

        可是,黑色和白色怎么可以共存?终于还是到了这个时候,N看着雷纹市的小溪越出地平线,粼粼波光晃花了他的眼睛,“我是等离子团的,王。”,N的声音好像没什么变化。他还不会用语气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才能什么都没发生般,把自己和那个女孩割裂开。

  

        震惊,伤心,不相信,女孩眼中清晰地展现出复杂的情感。真是好懂啊,斗子。

  

        “来对战吧。”

  “你理解我吗?”

  “结局不该是这样……”

  “我会超越冠军。”

  “我等着你。”

  

         我有梦想,一个必须实现的梦想,一个绝对,正确的梦想。绝对,正确……

  

        等离子队员已经离开了,我也该走了。我有自己的路要走。

  

        按部就班地收集着徽章,见到了很多不同的宝可梦。不可否认,与训练家心意相通的宝可梦是存在的。每次碰到这种宝可梦,N总是会想起那个女孩。等离子队员执着地重复着抢夺的过程,我是他们的王,我必须比他们更坚定,不这样做,又怎么成为英雄,怎么与传说中的宝可梦成为朋友?

  

       出门不过月余,走出的路程已然超过N十几年人生的总和。现在还处于名为春的季节,气温有些无常,时常会飘下小雨。春分那天,白天和黑夜等长,N又遇见了她。

  

        他看着女孩意气风发地走进吹寄道馆,没有搭话,也没有离去,只是在道馆入口静静站着。他有很多想说的话,只能对她说的话,只有她才可能理解的话。关于自己,关于未来,关于梦想。

  

        啊,女孩出来了。N又压了压帽檐,他习惯金王冠的重量,习惯头上被束缚的感觉,似乎这份重量能平复他的内心。斗子,斗子,别回避我的视线,请听听我的心声吧。只有你我能够倾诉,只有待在你身边,我才能意识到自己也是人类。

  

       再识已陌路。N骑着高大魁梧的捷克罗姆,按照计划踏上了冠军之路,大败四天王后与冠军阿迪克展开了战斗。阿迪克身上宝可梦联盟冠军的锋芒,在与他最早相遇的宝可梦病逝后被挫去了大半。取得胜利,然后,就剩下最后一步。N用右手拂过捷克罗姆的额头,清晰地感受到鳞片的坚硬与光滑。我会解放你们的,我的朋友,他喃喃着。

  

        冠军房间的台阶处传来一阵脚步声,N抬头,心里好像是笑着的。

 

     她来了。

  

        或许他不该违背哥吉斯的劝诫,选择让真实与理想的英雄对决。可,只有这样,他才能成为建国传说般的英雄。不过,女孩手中的白书之石仍然没有苏醒,难道是他想错了?嘛,无所谓了。

 

        压下心底些许的失落,N高举双臂,拿出王者应有的气魄大喊:“出来吧,等离子之城!”

  

         高耸的城堡应声而出,拔地而起。宝可梦联盟渐渐被城堡的阴影笼罩,冠军房间也被凭空出现的阶梯穿破。尘石飞扬,眼前的景象转瞬间变得面目全非。

 

        “我会借助传说,改变这个宝可梦与人混杂,黑白纠缠的世界。你是唯一的变数,如果想阻止我,我在城堡顶端等你。”N带着捷克罗姆,拾级而上。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相信,斗子一定会追上来的。他们会进行命定的战斗,现在,他只需要等待。

  

        或许是几个小时,或许是几天,N在熟悉到腻烦的城堡,守着王座,默默等待着。他应该急躁的,可事实上他却平静得异常,或许是因为这段等待被他十几年的挣扎冲淡成了时间轴上的一个点。

  

       耳畔传来的声响,好像是在第二层?啊 ,到第三层了。很近了,哦,现在应该是到这里了。

  

       N抬头,不那么明亮的双眸又被他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下。这么久的努力,为之奋斗了那么久的梦想,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

  

        N看着气喘吁吁的斗子,上前帮助她恢复到完全状态。他渴望的是英雄的对战,是鼎盛的两位英雄,拼上全部信念的战斗。

  

       果然,雷希拉姆选择了她。这样,就可以……

  “来对战吧。”

  双方都抱着必胜的信念,6对6绝对公平的战斗。原本平整的地板,逐渐破碎不堪,布满了爪痕,带上了烧焦的边缘。被冰冻后又被融化,生长出植株尔后化为灰烬,霎时的黑暗后,须臾的光明又会炸开。雷希拉姆披戴着熊熊燃烧的光辉,洁白的身躯被映成火红,巨大的火球就此凝聚攀升——交叉烈焰!

  ——宿命的对决,以N的失败告终。

  

        啊啊,这玩笑般的结局。N想扯出一个笑容,最终又放弃了。这是我选择的结局,这个斗子能完成梦想的世界,我也能接受。N这样思索着,还是想祝福这个女孩。

  

       在旅行途中,他曾听过一个故事,被称作童话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位 勇者,他在经历了重重险阻之后,解救了被恶龙抓走的公主,最后,两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没有人在乎恶龙会怎么样,故事的镜头聚焦在勇者身上。如果斗子是勇者的话,我大概就是那条恶龙吧。

  

        千条思绪,催促着N开口说话,把心里的想法都说出来。踏着瓦砾,N走上前去。

  

        哒,哒,哒。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传来。

  “真是不中用的儿子啊。”哥吉斯的语调一改平时的平静理性,突兀地走到N与斗子之间。他的长袍在身后的断壁残垣间扫出出长长的一道拖痕,把两人分割开来。

  “你以为你是英雄?笑话,我只是想利用你收拢人心,得到传说中的龙宝可梦。还发起这种完全没有必要的决斗,”哥吉斯轻蔑地看向N,“而且输了。”

  “你以为你是人类吗?这种扭曲的生物,就算被传说认可也只是怪物而已。”

  

       N只感到有什么在破碎。他的理想,等离子团的理想,哥吉斯的理想,好像是从本质上就是不同的。如果没有这段旅途,没有遇到斗子,他只可能用丑陋来形容人类。现在他只能承认,人类是丑陋的,也是美丽的。


     这个世界复杂到,仿佛黑白可以共存一般。

  

       斗子的状态不算最佳,她会被伤到吗?N陷于对真实的思考,竟然无法对纷乱的战局做出反应。他轻轻阖上双眼,不断构思着世界的公式。

  

        好在女孩足够强大,一番苦战之后,哥吉斯狼狈倒地。赶来协助的阿迪克和黑连彻底制服了哥吉斯,把他送进了监狱。哥吉斯临走前,同一种近乎怨毒的眼神剜向N,口中喊着怪物。

 

     尘埃落定。

  

        N睁开眼睛,入目便是女孩关切与询问的眼神。她没有离开啊,她也会觉得我是怪物吗?不会的,她仍然坚信我是人类——她清澈而坚定的目光未曾改变。

 

     N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雷希拉姆和捷克罗姆,两只精灵选择了不同的英雄,竟然会有这种事?同一时代出现两位英雄,追求理想的英雄,追求真实的英雄,难道说两者都是正确的吗?”

     

        他慢慢转身,走向撒满了碎石的王座,女孩默默跟着他前进。“不知道。”,他回头看了眼斗子,嘴角略微上扬,“不否定与自己不同的观点,而是接受它,这样世界就会产生化学反应。

 

     “这正是……改变世界的公式……”

  

        斗子好像想要开口说话。请等等吧,斗子。这或许是我最后的勇气,请让我给予你最真切的祝福。

 

     “你说过,你有梦想,那就去实现那个梦想吧!实现美好的梦想,将它作为你追求的真实!”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走到尽头。前方就是在战斗中被打破的墙壁。有风吹来,夹杂着春花的香气,拂过N的脸庞。

  

        好像有人说过,春天是适合分离的季节,只有这时,分离的空虚有可能被填满。那么,停下脚步吧,斗子。

  

       N让捷克罗姆从洞里飞了出去,他又压了压帽檐,这才想起这场闹剧般的人生,到底还是留给了他一些不可磨灭的东西。他笑了笑,跳上捷克罗姆,期待着在接下来的旅行中能找到他的答案。 

  

        “再见啦,斗子!”

  捷克罗姆破空直上,转眼间城堡便被云朵遮盖住了。

  

       再见了,斗子。

  ​​​

诺艾

恭平他是天使啊😇,虽然N想试着相信盖奇斯,奈何无论在哪里盖爹就是这么屑,真想把他揍一顿🤬,pmm里的游戏建模表情变化很丰富呢,建议大家b站搜搜看

来源:手游宝可梦大师ex活动剧情《黑白父子寻求的答案》

恭平他是天使啊😇,虽然N想试着相信盖奇斯,奈何无论在哪里盖爹就是这么屑,真想把他揍一顿🤬,pmm里的游戏建模表情变化很丰富呢,建议大家b站搜搜看

来源:手游宝可梦大师ex活动剧情《黑白父子寻求的答案》

芸姬
我太屑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O...

我太屑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OTZ(←毫无基本功且真的不会上色还有一块用错笔的屑)

涂衬衫阴影时用力过猛涂得太深索性给整成了灰衬衫(???)

最喜欢N了QwQ

我太屑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OTZ(←毫无基本功且真的不会上色还有一块用错笔的屑)

涂衬衫阴影时用力过猛涂得太深索性给整成了灰衬衫(???)

最喜欢N了QwQ

想不起密码

失败了,我上色好油腻

还是铺底色适合我

失败了,我上色好油腻

还是铺底色适合我

困

本来想画点东西 结果看姐妹反目成仇的混剪看入迷了没画下去(。)总之想表达透也是n的精神支柱什么的…!!

本来想画点东西 结果看姐妹反目成仇的混剪看入迷了没画下去(。)总之想表达透也是n的精神支柱什么的…!!

芸姬

【N白】理由

一把小短刀,没有N的N白。

人物属于黑白,ooc和渣文笔属于我_(:з」∠)_

灵感来源于我自己的游戏经历。

整个合众就这么大,你们怎么找了彼此两年还找不到呢。

————————————————————

“当训练师眼神交汇的那一刻,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没错,对战!”

在空中漂浮的三首恶龙伸长了它的三条脖子,六只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了过来。

即使已经战胜了所有的馆主,在看到对方宝可梦的一瞬间,切连还是受到了震慑。他故作镇定地观察着一旁的透子,后者的表情却仍平静无波,缓缓掏出了斜挎包最外侧的精灵球。

不愧是和捷克罗姆战斗过的训练师,他默默赞叹道。

“上吧,蕾希拉姆。”

“可是...

一把小短刀,没有N的N白。

人物属于黑白,ooc和渣文笔属于我_(:з」∠)_

灵感来源于我自己的游戏经历。

整个合众就这么大,你们怎么找了彼此两年还找不到呢。

————————————————————

“当训练师眼神交汇的那一刻,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没错,对战!”

在空中漂浮的三首恶龙伸长了它的三条脖子,六只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了过来。

即使已经战胜了所有的馆主,在看到对方宝可梦的一瞬间,切连还是受到了震慑。他故作镇定地观察着一旁的透子,后者的表情却仍平静无波,缓缓掏出了斜挎包最外侧的精灵球。

不愧是和捷克罗姆战斗过的训练师,他默默赞叹道。

“上吧,蕾希拉姆。”

“可是,透子……”看到透子看向白龙时坚定的眼神,切连悻悻地把脸偏向了对面。

三首恶龙的等级很高。不过,龙系间的克制毕竟是相互的,驾驭这传说中的宝可梦的透子,也一定没有问题吧。

“蕾希拉姆,使用龙之波动。”

……

“……你和蕾希拉姆的配合很默契。”去完宝可梦中心后,切连看向一旁没有任何喜悦之色的透子,“半年不见,你又变强了,战斗的方式也更加地……直接。”切连回想着透子让蕾希拉姆全力强攻时对方训练师震撼和惊惧表情,那一瞬间,他差点觉得自己其实并不认识身旁这个少女。

“速战速决嘛,拖着也不好。”透子说着,压了压帽檐。虽然她用的是玩笑的语气,但切连反而不太确定她帽檐下的表情。

“我只是觉得……”

“训练师,让我看看你的宝可梦吧!”

“……去吧,蕾希拉姆。”

……

“大姐姐、大哥哥,我们每天都在锻炼自己的宝可梦,来和我们对战吧!”还没在新的道路走出去多远,两个穿着黄色长裙、梳着俏皮的单马尾的小女孩便从一旁跳出来将他们拦下,那闪烁着喜悦和自豪的清澈眼神,让切连想起了不久前研究工作有了新进展的贝尔,和……过去的透子。

“来吧,我打算锻炼锻炼新抓到的塔布奈。”切连微笑着拿出了精灵球。对付这两个看上去才训练宝可梦不久的女孩,应该也不用派出藤皇蛇之类的宝可梦吧。

“蕾希拉姆。”一样的表情与动作。

“可是透子,她们……”看着对面的小姑娘懵懂的眼神和小巧可爱的两只宝可梦,切连有些震惊,“你不是说你才抓了一只还需要锻炼的……”

“交叉烈焰。”

白龙头顶上方的火焰烧红了天空。

……

透子一定很久没有笑过了。出于朋友的直觉,切连这样想着。

但比这更可怕的是——

在那两个女孩颤抖着手将自己的宝可梦收回,并哭着跑向宝可梦中心时,他在透子的脸上看到了笑。

一种疲惫却满足的笑。

“透子。”在一个路口,切连停了下来,紧锁着眉头看向透子,目光如炬。

“怎么了,切连?”

如果透子变成这样,自己明明和她同行却不搞清楚理由,不仅自己,贝尔也一定会不高兴吧。

“……他的事,对你的影响依然那么深吗?”切连试探着问道,“就是那个人,他是叫……”

“N•哈尔莫尼亚。”

这个名字仿佛有一种魔力。时隔半年将它重新说出口后,它敲响了透子心头的一口钟磬。悠远却有力的声音在透子的每一根血管里回荡,让她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望着在不远处的草丛嬉戏的两只扒手猫出神。

此刻,切连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不管和谁对战,你总是坚持用蕾希拉姆战斗,”切连不紧不慢地说道,“战斗的方式也毫无顾忌到可怕,仿佛要刻意告诉别人你不好惹,而不是单纯地考虑胜利。”其实在偶遇后和透子同行的这两天里,透子一直如此,只不过他之前还克制着没让自己多想罢了。

……切连不愧是切连。透子扶了扶帽檐,叹了口气:

“我也曾想过,这样做是否会显得张扬——”

在与透子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切连才感受到了最深的颤栗。

透子变成熟了。

但这种成熟,不同于踏上冠军之路时的自信与坚忍,

而是在她那原本清澈的眼中,埋藏了比海底最神秘的沟壑还深沉的无奈与悲伤。

“但我要的,就是这种张扬。”

不远处的小路上,两名年轻的训练家说笑着经过,但在看到透子和切连的一瞬间,他们愣住了,之后朝另一个方向快步走去——切连总觉得穿着白衬衫的那个看着有点眼熟。

“我想和蕾希拉姆一起变得更强,让所有人都记住我这个使用传说中的白龙战斗的训练师。”

透子突然一顿,望向训练家们离开的方向。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让切连一直记到了今天。

“这样,当我成为他们口口相传的话题后,他或许就能在某条街道听到我的名字——我最近去了哪里,在做着什么——”

“我们,也就多了一分重逢的可能。”

END

也许你们已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相见了吧,只不过还没有回来而已。

推一首歌,Akie秋绘的《約束》,很适合N白:

“在漫长生命线的旅途中

 曾与你相逢

 曾与你告别

 欢笑的时光 彼此都遍体鳞伤的时光

 我只想对你说声谢谢

 可是如果还有下辈子

 那时我一定会去找你

 希望你和那时候一样

 绽放一样灿烂的笑容”

————————————————————

【如果有红心蓝手的话非常感谢!但更想要评论w 想知道1202年还在磕N白的大家的想法QwQ】

【自作多情地把队首PM改成白龙后:又是自己刀自己的一天】

石穴逸典

p1是斗子鸣依等离子pa(点击阅读)的前传(迫害向

p2是和斗也的初次相遇(斗胆打个N黑tag

p1是斗子鸣依等离子pa(点击阅读)的前传(迫害向

p2是和斗也的初次相遇(斗胆打个N黑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