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精灵梦叶罗丽

68.6万浏览    5654参与
奶糖.

复播了,摸了罗丽古装🥰

复播了,摸了罗丽古装🥰

青沐而已。

【庞莹】梦十重【10】结局

本结局依然有原创角色加入,往期戳合集可以查看,这个系列到这就结束了【土下座】


过去共度千载春秋

只不过黄粱一场

蜷缩在梦境

竟也能感受到浑身冰凉

光芒不再照耀

只剩下旧日歌谣


再睁开眼时只剩下满目荒凉。

庞尊试着站起来,眼前被黑暗笼罩,唯有繁星勉强算作光源,他在这个时候格外想念白光莹,如果白光莹在的话,一定不会让任何地方都笼罩乌云。

他还在梦里吗?他不知道。

这双脚走走停停,沿着路径走到双腿麻木,庞尊抬头仰望星空,依旧还是同醒来时一个模样,再平视前方只有遗迹在能见度范围内,他拖着虚弱的身体,走进残垣断壁。

象征着美丽浪漫的古希腊式建筑残破不......

本结局依然有原创角色加入,往期戳合集可以查看,这个系列到这就结束了【土下座】




过去共度千载春秋

只不过黄粱一场

蜷缩在梦境

竟也能感受到浑身冰凉

光芒不再照耀

只剩下旧日歌谣






再睁开眼时只剩下满目荒凉。

庞尊试着站起来,眼前被黑暗笼罩,唯有繁星勉强算作光源,他在这个时候格外想念白光莹,如果白光莹在的话,一定不会让任何地方都笼罩乌云。

他还在梦里吗?他不知道。

这双脚走走停停,沿着路径走到双腿麻木,庞尊抬头仰望星空,依旧还是同醒来时一个模样,再平视前方只有遗迹在能见度范围内,他拖着虚弱的身体,走进残垣断壁。

象征着美丽浪漫的古希腊式建筑残破不堪,象牙白柱子裂开大缝,他轻轻触碰上表面,碎屑自上滚落砸在脚边,不知何处,也不知去往何方。

他只能静静地,坐在原地休息,远处地平线闪耀着银河尽头的紫色光辉,耳边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别无他物,在走不到头的空间里,孤独如同血液般充斥满每寸肌肤。

于是他开始怀念白光莹,怀念曾经也被欢声笑语填满的雷霆轩,怀念自己养在身边的电光麒麟,甚至开始怀念起灵犀阁的吵闹来。

原来不知何时开始,堂堂雷电尊者庞尊也会害怕孤独,习惯于白光莹几千年的陪伴,习惯无论是为了何事而碰撞在一起的高脚杯,习惯她总是为雷霆轩悬上百里外都能看见的柔光,习惯同白光莹一起打遍天下无敌手。

那个时候的庞尊只以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在白光莹失望离开后自以为是觉得还有灵犀之力坐在灵犀阁阁主的高位上并不稀罕影子的离开,可他半夜再睡不安稳时也不会再有白光莹为他点亮的小夜灯。

他掌控着雷火,点亮雷霆轩的阶梯,夸张华美的地毯落满灰尘,因为她不会再轻盈地从上面跑上跑下,专属于她的卧室同样结了蜘蛛网。

从她走后,他再也不敢踏进那间卧室半步。

是的,他在害怕。

庞尊依旧寂寥地坐在遗址旁,观赏偶尔闪烁的群星。

独处的时间很多,唯有在这片地方他才有反省的空闲。

他找不到理由再说服自己热闹起来,心脏的疼痛使他无法掩盖这个事实,庞尊捂着心脏,一如以往曾拒绝她请求的时候。

我庞尊光明磊落,为了你竟差点做了小人。

庞尊从一开始就傲慢无礼,白光莹知道。

庞尊也无数次为了她回来而低下头颅对她单膝下跪,这点白光莹也知道。

被钉子钉过的木头不可能恢复原状,就像感情一样,摔碎了又要怎样补得漂亮,他们都清楚。

吸入肺泡的氧气微薄冰冷,他感觉到连同血液都发出冻结脆响,不由得紧紧环抱双手,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但路永远看不到尽头。

庞尊愈走愈乱,心神越发不稳定,索性开始奔跑。

不管跑向哪里,也不管身在何方,他只想跑起来,摒弃一切杂念,向前奔跑,至于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他不在乎。

庞尊的双腿已经近乎靠本能在摆动,可是他仍旧没有停下的意思,思念随风呼啸绕过脑后,只要停下,它又会瞬间攻占脑海,他停不了,也不能停。

他穿越了又一团迷雾,在这块迷雾后又出现新的遗迹,不同于之前的古希腊,这次更像是之前火燎耶开玩笑毁掉的庞贝,尽管街道干干净净,他却还是觉得有一股刺鼻的火山灰味。

他跑过一幅巨大的壁画,那副壁画上画着一个女人的背影,在背影中可以看到女人的裙子仿佛星空。

她看上去好像很熟悉。

庞尊停下脚步,眺望那副画。

画面在他的注视下逐渐扭曲缩小,他退后几步,化作真实的女人转过身。


“终于找到你了,雷电尊者庞尊。”

女人面无表情,飞落在他眼前,而庞尊经过仔细回想终于想起她是谁。

“你是……占星……”

“是的,我为占星公主汐海,掌握宇宙所有星体运行规律,亦可观星占卜吉凶。”

她提起裙摆,颔首致礼,礼数越周全越格外让人疏离。

“早在仙境大战前我曾来灵犀阁为你们带来过预言,紫微星移位更迭恐有野心者上位,如今月球偏离轨道,按人类的科技发展并没有观测到这小小误差,所以地球现如今只怕也要毁灭……洪水,海啸,地震,怕是新任紫微所致。”

庞尊的确记得曾有个女人来过灵犀阁,但那会他只顾争强好胜,觉得她说话沉闷无趣,索性带着白光莹溜出去了,现在沦落到这里,居然也只有她会出现。

“那要怎么做?”

汐海举起权杖,星空中居然发出刺眼亮光照亮黑暗。

“星象再度告诉我,紫微移位只是暂时,光仙子白光莹红鸾星光芒耀眼但被薄雾覆盖,或许去除这层薄雾便能解决掉曼多拉女王,我不会胡乱下定义,红鸾星动早在她的人类主人出现之前便开始了。”

随即汐海仰头,直视他的眼睛。

“庞尊,我会帮助你同白光莹再度联手释放出强大力量,帮助人类打倒曼多拉,一切早在宇宙运行时冥冥之中注定结局。”

他从汐海身上感受到了宇宙运行的蕴藏,并没有多做犹豫立刻答应,不问世事的占星公主一旦问世必然为了重大事件,逼得她不得不出手干扰,维持正常运转秩序。

“好。”

“这里依旧是你的梦境,我找到了梦公主带我来的,好不容易才把你拉到这一层的梦境中,这是御王的黑洞,而现实的你已经被曼多拉用锁链绑起来榨干力量,所以才会陷入层层梦魇之中。”

汐海将实情如实相告,庞尊这才记起之前确实来过这里,只不过那个时候白光莹将整个黑洞全都照亮,竟让他一时半会都没认出来。

瞧,没了白光莹,他甚至一无是处。

庞尊自嘲地勾起唇角。

“梦公主将关键都传授在我身上,让我使用仙力带你出去。”

她举起她的法杖,天空再度出现炫目白光。

“叶罗丽魔法!森罗万象,周而复始,斗转星移,生生不息,运行的天体,请允我借用你们的力量吧!”

白光越卷越大,庞尊捂住眼睛不敢直视,耳畔净是飞沙走石,他的脑袋忽然剧痛,逐渐失去意识。

“庞尊!庞尊!”

是刻入骨髓的她的声音。

他蓦然惊醒,冷汗涔涔,刚想行动却被锁链沉重触感拽回原位。

这不是梦境。

全身上下像散架一般疼痛。

庞尊看向身侧,是还是一幅与高泰明契约模样的白光莹,半跪在自己身旁查看情况。

看见他终于醒来,白光莹总算能放下心,随后她坚定执起庞尊被锁链捆住的手。

“庞尊,我需要你的力量,我们需要合作。”

只要他们联手,庞尊在太阳能下顷刻便能恢复所有,他笑着,与她的手十指相扣。

“好啊,只要你愿意,然后,我们就把老巫婆揍扁一起回雷霆轩吧,我心甘情愿做你的影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白光莹摇摇头,紧蹙眉头。

“我们谁也不要做谁的影子,庞尊,明明可以有更加平等的相处方式。”

她没有拒绝回雷霆轩的请求,这已经是庞尊所奢求的最好结果。

“缔结契约吧,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后背。”

“庞尊,等度过了这场危机,我有话要说。”

“好。”

季十欢

叶罗丽五大公主。(还有个梦公主没有画)

叶罗丽五大公主。(还有个梦公主没有画)

安草莓la

建鹏乙女

“错过的十二年,我会一点一点的补偿你”


1.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呢,建鹏自己也忘了。


是她说快餐不健康便不嫌麻烦的为自己做午饭从未间断的时候,还是她突然的靠近,我可以清晰的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的香味的时候呢。


他只知道看到她和封银沙走进一点,自己就会感到莫名的烦躁,甚至看到她对着舒言露出甜甜的笑容,都会有种想揍舒言的冲动。


后来经王默思思齐娜还有莫纱的点拨,我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简悠。


自那以后我对她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因此她察觉出了我的不一样,幸好有她们为我打掩护。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喜欢她,因为我不清楚她是否也喜欢着我,直到多年后的一场重聚,我发现我们竟错...

“错过的十二年,我会一点一点的补偿你”


1.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呢,建鹏自己也忘了。


是她说快餐不健康便不嫌麻烦的为自己做午饭从未间断的时候,还是她突然的靠近,我可以清晰的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的香味的时候呢。


他只知道看到她和封银沙走进一点,自己就会感到莫名的烦躁,甚至看到她对着舒言露出甜甜的笑容,都会有种想揍舒言的冲动。


后来经王默思思齐娜还有莫纱的点拨,我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简悠。


自那以后我对她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因此她察觉出了我的不一样,幸好有她们为我打掩护。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喜欢她,因为我不清楚她是否也喜欢着我,直到多年后的一场重聚,我发现我们竟错过了十二年。


“建鹏,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单身啊。”听她的语气好像有些失落?


“怎么?你希望我脱单?”趁此我想逗弄一下她,想看看她的反应。


她听到我的话明显愣住了,慌忙寻找理由逃跑。我拉住了她的手腕,在她手心里放了一张票,是我们篮球比赛的门票。这场比赛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希望,重要的人可以去看重要的比赛。


“你会来吗?”我看着她,她一直都很聪明,仅次于舒言和思思,我想她可以从我的眼神里看出期待。


如我所料,她答应了,“好。”


“有你这句,我就放心了。”


2.

她卡着点来的,在观众席上找自己的位置花了不少时间。果然,和王默待久了,是会变糊涂的。她好像看到了我,冲我挥手,我笑着点头。


队友发现了我和她的互动,找我想打听八卦,“女朋友?”


“还没追到手,不过快了。”我低着头想事情。


队友拍了拍我的肩,“加油,结婚那天别忘了叫我。”


“一定。”


比赛开始,我照常发挥,依旧稳定,冠军,是我们的!


比赛结束,教练刚下达解散的命令,我就看见她向我奔来,刚想开口,她就抱住了我。


“建鹏,你是冠军!好棒!”


“那我可以提一个愿望吗?”她主动抱我了,这是第一次!我很激动,但我要忍住。


“你说!什么愿望我都满足你!”


“真的?”看到她兴奋的目光,我似乎有些不忍提出来,我怕她会犹豫,我怕她不是真的喜欢我。


“真的!”她再三向我保证,如果我会读心术的话,我就能知道她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


/建鹏你是木头吗!明明喜欢我干嘛一直不说,要不是默默说漏嘴,我怕是永远都不知道,建鹏你可真能忍。


“你喜欢我吗?”犹豫再三,我没有直接要她做我女朋友,而是问问她对我的感情。


她没有说话,而是踮起脚尖,揪住我的衣领,稳住了我的唇,不一会,她便离开了。


“我的答案,你可满意?”


“满意!不过不够。”


“嗯?”


我化被动为主动,搂过她的腰,拉进彼此的距离,封住她的唇。


简悠,不管多久,我依然喜欢你。


end.


教练,队友:狗粮真好吃。


没走的观众:卧槽,我喜欢的建鹏谈恋爱了,就在我眼前他俩kiss了,赶紧分享给朋友。


王默:多亏了我。

山月

[罗丽]成为女王进行时(10)

如果在你失去某些重要的东西前,你会做什么?


是去看云卷云舒,还是浪迹天涯海角,亦或是圈地自封,提前享受失去的苦楚?


得到些什么就会失去相对等的东西,这似乎是默认的规矩,一场公平的交易中,没有人可以只获利不付出,耍些手段过后,仍是要偿还欠下的债务。


罗丽内心不平静极了,日日焦躁不安,恨不得把自己的时间掰开,希望能做多一点事,与朋友多相处一会,时常看起她们的眼中蕴含不舍,强压下悲痛忙碌于仙境归属的争夺。


时希好说歹说劝出了时灵,请她给仙子们训练,培养强大的仙子军团,花翎跟在一旁,为她们补充体力,召唤生灵帮助时灵开展计划,花海潮里快要变成一个专属的训练场,花精灵接受魔鬼式的训......

如果在你失去某些重要的东西前,你会做什么?


是去看云卷云舒,还是浪迹天涯海角,亦或是圈地自封,提前享受失去的苦楚?


得到些什么就会失去相对等的东西,这似乎是默认的规矩,一场公平的交易中,没有人可以只获利不付出,耍些手段过后,仍是要偿还欠下的债务。


罗丽内心不平静极了,日日焦躁不安,恨不得把自己的时间掰开,希望能做多一点事,与朋友多相处一会,时常看起她们的眼中蕴含不舍,强压下悲痛忙碌于仙境归属的争夺。


时希好说歹说劝出了时灵,请她给仙子们训练,培养强大的仙子军团,花翎跟在一旁,为她们补充体力,召唤生灵帮助时灵开展计划,花海潮里快要变成一个专属的训练场,花精灵接受魔鬼式的训练,苦不堪言。


风云微和罗丽一起前往了梦境国度,在那里找到深陷噩梦的冰璃雪,被孟艺强行封印的孟术突破了封印,反将孟艺封入梦境里,唤回冰璃雪的意识,独自编织人类的梦境,为他们点拨迷雾。


沉沦在梦境里许久,加上冰川融化带来的虚弱,冰璃雪很快自我保护陷入冰棺里沉睡过去,整个冰晶宫结上厚厚的冰晶,覆上白霜,隐匿于一片雪色中。


看着冰公主自我封印,罗丽和风云微皆是五味杂陈,罗丽再次见到因为本体关联的东西消失而导致自己消失,心中难受,风云微则是害怕自己也会和她们一样,按照女王的手段,人类世界能存活的几率微乎其微,那么仙境必然受到影响,如果世界都消散了,世上还会有风云吗?


罗丽在冰雪之中留下一颗雪莲花种,期待它盛开的时候,能迎回曾经高贵冷艳的阿冰。


不止仙境的仙子们忙于训练自己,人类世界的叶罗丽战士也被辛灵折磨的够惨,日复一日的训练,超乎他们平常的运动量,仙子还能适应,人类却是备受煎熬。


仙境出来的圣级仙子还时不时嘲讽两句,惹得几人呛气不已,日常拌嘴在训练时必不可少。


“你说你小子,吃那么多干什么,现在都动不起来了。”


“还有你,弱叽叽的,连这点运动量都受不了?”


“你们……算了,你们是女孩子,受不了正常,不是所有人都比得上光莹。”


庞尊飞来飞去,这里瞧瞧,那里看看,时不时出口嘲讽,乐得看他们没力气跟他拌嘴。


“庞尊,你给我等着,等我做完这组,我一定、一定要跟你比个高低!”建鹏有气无力的撑着身子,豆大的汗珠落入身下地板,濡湿的黑发粘在额上,迷蒙了双眼。


“建鹏,保存体力,别说话。”舒言四肢已经颤抖,臂弯有了松软的迹象,全凭毅力支撑,鼓励自己的伙伴。


几个女孩子身上的运动服已被汗水浸湿,盘起的长发凌乱不堪,一缕缕搭在耳侧,遮住视线,也没有娇气的放弃,反而互帮互助完成训练。


罗丽和风云微静静站在娃娃店的窗外,看她们训练,倒是很赞许她们的毅力,不过片刻,便与辛灵前往了浮云楼。


罗丽递给辛灵一个盒子,古朴无饰的外壳,硕大无比的金属锁扣,奇特的锁孔,诡异中却十分合理。


“我来取之前存的东西。”


“罗丽公主,云微公主,刚才让你们见笑了。”辛灵微笑着,用法杖取下一本书册,从中拿出了钥匙,递给罗丽。


“她们很努力,或许是不错的选择。”罗丽接过钥匙,打开她带来的法典魔盒。


“她们的实力还不够,辛灵仙子还需努力啊!”风云微随意看了眼盒子里的文字,排列出一句话,将其挪到一边,继续拼凑。


辛灵点头,把浮现出的话语拓印在宣纸上,等到二人排列完,宣纸上也出现了几句话。


仙境法典,迷失之月,生灵哀栖,王之救赎。


看着几句话,三人不禁陷入沉默,相顾无言。


她们不明白这些话预示什么,每一句话的含义都能解释,可是没有明确的指向,到头来不过是徒增一头雾水。


见没有结果,罗丽收起了法典魔盒,拓印了一份文字,回去慢慢思索。


回到娃娃店,几人都训练已经完成了,建鹏和庞尊一大一小正比赛做俯卧撑,热情高涨,女孩子们连带着几个仙子喝水补充体力,白光莹一副没眼看的模样,背对着二人,只高高竖起耳朵,听着两人的动静。


罗丽笑极,果然还是长不大的人,随时随地都能玩起来。


欲离开人类世界时,却被水王子和颜爵拦住了去路,要她告知冰公主的去向,她不解,水王子是阿冰的哥哥,自然是关心妹妹的,颜爵这是作甚?


这么想,她也这么问了,得到的却是水王子对颜爵审视的眼神和颜爵乱动的眼神,啧,又是对阿冰有意的仙子。


思来想去,罗丽还是告诉二人冰公主封印了自我的事实,作为兄妹,水王子有权得知,作为暗恋者,反正都说了,也不在乎多一个。


至于他们会怎么解救阿冰,她可管不着,只要阿冰能回来就好。


听时灵说,禁忌之地的那些仙子们耐不住寂寞很久了,见她出来晃悠,不满极了,最近还要防着那些仙子,他们可比曼多拉难缠多了。


只希望,在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出事的好。


罗丽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想到变数竟然出在她这里。


花管家说花蕾堡来了个不速之客的时候她没想到是仅有一面之缘的他。


“你是谁?怎地来我花蕾堡撒野?”罗丽十分气愤,那人提剑便砍,已经损坏了不少花草,害的花精灵受伤。


“把她还给我,还给我!”那人不知疲倦,只说这一句话,拿着锋利的宝剑,恐吓花蕾堡的生灵。


“你是……金王子!”罗丽在他转身时看见了他的脸,惊讶不已,连忙用藤蔓束缚住他,防止他再发狂,伤害更多花精灵。


发狂的金王子在嗅到一股幽香后稍稍冷静了些许,恢复一点清明,微红的眼眸对上一双关切的眼睛,心口猛然一痛,瞬间不知世事,昏死过去。


罗丽只觉得心口空虚,又仿佛被刀绞一般疼痛,额间的花钿红润,娇艳欲滴,轻蹙起的眉也没有遮掩它半分艳丽,反倒是她脸色更加苍白,头痛欲裂。


耳畔传来跨越时空的诺言,似呢喃自语,又似山盟海誓。


“亲爱的公主殿下,我会助您登上王位,成为你最后的骑士。”


五五

叶罗丽之重新来过

小番外


主要最近想看完第九季想着怎么圆,最近只更番外。


被改变的未来(1)


当一切被解决不会再有争斗的时候王默站在所有人中间轻松的笑着,墨扶着紧绷许久在一时的放松下有些站不稳的王默第一次感觉在众人的注视下是如此的想要逃离,水王子对墨不满的甩着眼刀子,哪怕知道墨是王默的恶水王子也不太开心王默身边有别的男孩子搀扶着,墨不太适应被称之为隐忍的救世主的另一方良善的称呼,拯救世界是王默的愿望,他甚至于曾被曼多拉迷惑对其他叶罗丽战士们下手喊着陪葬的话语。


只是时间惩罚突然到来,模样的衰老让众人都预料不及,水王子看着王默一头乌发转而变白,冰公主见状迅速冻结了两人的细胞......



小番外



主要最近想看完第九季想着怎么圆,最近只更番外。


被改变的未来(1)



当一切被解决不会再有争斗的时候王默站在所有人中间轻松的笑着,墨扶着紧绷许久在一时的放松下有些站不稳的王默第一次感觉在众人的注视下是如此的想要逃离,水王子对墨不满的甩着眼刀子,哪怕知道墨是王默的恶水王子也不太开心王默身边有别的男孩子搀扶着,墨不太适应被称之为隐忍的救世主的另一方良善的称呼,拯救世界是王默的愿望,他甚至于曾被曼多拉迷惑对其他叶罗丽战士们下手喊着陪葬的话语。


只是时间惩罚突然到来,模样的衰老让众人都预料不及,水王子看着王默一头乌发转而变白,冰公主见状迅速冻结了两人的细胞才保留了容貌依旧是少年的模样,只是这头发大概是变不回去了,时希看着水王子的样子叹口气,她和所有人都知道水王子和王默之间的感情大概有始无终,转身开始询问王默和墨要不要成为时间引路人,虽然说在这之前已经签订了舒言但是王默和墨是可以作为法外开恩的存在,毕竟两人所做的更改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世界考虑,况且王默的时间重来似乎还有一点世界法则的意志。


“人类,你们想好了吗?是成为时间引路人之一还是遭受时间惩罚。”


“在这之前我可以告个别吗?“


王默看着一边的水王子开口,时希点点头同意了王默的申请,墨扶着王默到水王子前面,接着和所有人一起回避着他们二人的谈话,王默看着好好的水王子泪水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带着哭腔说着她现在的心情。


“我真的好高兴,这一次我没有见到你的消失,我没有成为你所纠结的存在,我很感谢你能够对我有那么多的偏爱,承认我是你唯一的涟漪,我当时看见你消失的样子你可知道我心情,心痛的无法呼吸好像马上就要死掉一样,水王子,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诉说我对你的感情?或许应该把这称之为爱,可是人类对仙子的爱真的太不值一提了。人类的生命不过百年,仙子可以活的很长久,你会忘记我的,或许我的出现和离开本就不值一提,可我很高兴我能在我这短暂的一生中遇见你…”


“人类的女孩,王默,你不必妄自菲薄,这是我的选择。”


水王子听着王默的话语开口,听见如此的话语,水王子的心中猛然的一颤,他意识到这将会是他们之间的永别,他们今后或许能见面,又或许相见不相识,可总归不会再有任何一件事能够让王默长离开时间的长河了。


墨看向罗丽,说了些话语让罗丽愣了些许方才答应,墨清楚从今往后为了躲避时间的惩罚,他们接下来的一生都要在时间长河里呆着,唯一出来的原因还是需要冰公主用魔法加固他们身上的细胞冻结,唯一让他们放心不下的只有母亲,那个温柔的存在从始至终都是支持着他们一切决定的人啊。他们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仙境随处可见的宝石对于人类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存在,于是他们询问过女王的意见带走了一个仙境的宝石,那换来的钱足够让母亲过的好好的了,而且其他叶罗丽战士也会帮忙照顾一二,这就足够了,说起来他们并不孝顺,无法在母亲身边照顾,只能如此来解决这一切。


“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罗丽,更改我们母亲的记忆让她忘记我们或者尊重她的意见将我们的离开变成意外,抹去母亲关于仙子的记忆。存钱的卡放在哪里你也知道,叶罗丽战士们,拜托了,接下来的几十年,不求你们多么照顾她,只要她生病了能有人帮忙跑腿就可以了。”


王默和水王子说完话便走向墨的位置旁边和墨一起向罗丽和其他人类鞠了一躬,两人看向时希便开始宣誓,正式成为时间的打工仔。叶罗丽战士目送他们离开。


…………………………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文茜坐在摇椅上和自己的孙女说着曾经的故事,关于结局文茜却草草的一笔带过,毕竟,她也许久没有王默她们的消息了,只是门外的魔法突然让她笑了笑开口,是熟悉契约的感觉,是阿金,好像不单单只有阿金,文茜将故事说完便让小姑娘去开门。


“后来啊,叶罗丽战士恢复了普通人的身份,上学,工作,娶妻生子,可那人都还是年轻的模样,宝贝,有客人来了,帮奶奶开门好吗?”


“果然,瞒不过你,早就不让金离瞳这家伙一起过来,他偏偏说要给你个惊喜,好久不见,文茜。”


文茜看着那年少时的身影和记忆中的一般无二,也笑了笑。


“好久不见,救世主”

宁子丁

在我这里,你是万物的依据

在我这里,你是万物的依据

鹏鹏的贝贝
第一次发庞莹的谷美 这个谷子是...

第一次发庞莹的谷美

这个谷子是在一个无盈利的周边群里抽到的奖,群里还有其他周边

第一次发庞莹的谷美

这个谷子是在一个无盈利的周边群里抽到的奖,群里还有其他周边

依依聊动漫
精灵梦叶罗丽:520比心活动,罗丽C位出场,冰公主终于笑了!
精灵梦叶罗丽:520比心活动,罗丽C位出场,冰公主终于笑了!
肥宅动漫
精灵梦叶罗丽:金王子深陷三角恋?罗丽仙子的那句问话太有深度了
精灵梦叶罗丽:金王子深陷三角恋?罗丽仙子的那句问话太有深度了
肥宅动漫
精灵梦叶罗丽:叶罗丽CP组合520集体撒狗粮,曼多拉也要脱单
精灵梦叶罗丽:叶罗丽CP组合520集体撒狗粮,曼多拉也要脱单
桃子动漫酱
精灵梦叶罗丽:情公主制作的魔法糖果有妙用,茉莉也会做这种糖果
精灵梦叶罗丽:情公主制作的魔法糖果有妙用,茉莉也会做这种糖果
软妹爱动漫
精灵梦叶罗丽:叶罗丽娃娃总部有2个?契约书告诉了我们真相!
精灵梦叶罗丽:叶罗丽娃娃总部有2个?契约书告诉了我们真相!
依依聊动漫
精灵梦叶罗丽:金王子重启金属熔炉,实力大增,但仍然不敌曼多拉
精灵梦叶罗丽:金王子重启金属熔炉,实力大增,但仍然不敌曼多拉
桃子动漫酱
精灵梦叶罗丽:黎灰和时希CP感越来越低,难道黎灰的CP是黑洞
精灵梦叶罗丽:黎灰和时希CP感越来越低,难道黎灰的CP是黑洞
软妹爱动漫
精灵梦叶罗丽:盘点6位美丽仙子,你最喜欢谁?辛灵算是颜值巅峰
精灵梦叶罗丽:盘点6位美丽仙子,你最喜欢谁?辛灵算是颜值巅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