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精灵王

42342浏览    1231参与
嘤嘤唐

微博上看到的,哎呀呀呀呀呀,这也太,太可爱了!!!

微博上看到的,哎呀呀呀呀呀,这也太,太可爱了!!!

装弹上膛龙
出道文联动 ⚠️不要随便穿地葬...

出道文联动

⚠️不要随便穿地葬推荐的衣服

出道文联动

⚠️不要随便穿地葬推荐的衣服

Yvonnie

Thranduil is my lord.


He is my sun, 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onds.


Thranduil is my lord.


He is my sun, 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onds.


装弹上膛龙

小朋友含量不足

这两天画画双地邪教

顺便做了个屁屁踢

就后面几张图屁屁踢播放做着玩的

不要问我两个人有没有关联了没有!

我只是想看小屁孩贴贴

小朋友含量不足

这两天画画双地邪教

顺便做了个屁屁踢

就后面几张图屁屁踢播放做着玩的

不要问我两个人有没有关联了没有!

我只是想看小屁孩贴贴

木秦

[沈驪歌x劉義宣]情竇初開

神奇的cp又增加了!


逛了一圈老福特好像也沒人搞這對


那我又要來取cp名啦!想到了兩個 精神cp&勁歌熱舞cp


有更好的我再改!(我是取名廢)


她與世間女子不一般。


01


本是帶著敬佩之心前往沈府賀喜沈將軍凱旋歸來,卻在見到她後變了質。


本就貌美的小臉抹了脂粉後更添紅潤,一頭長髮也不似上回隨意散落,粉紫色衣裳與清冷的氣質相輔相成,就像她本就如此,豔麗卻不失靈氣。


內心好像有什麼在變化,是自己無法克制的。


02


沈嘉兒。...


神奇的cp又增加了!


逛了一圈老福特好像也沒人搞這對


那我又要來取cp名啦!想到了兩個 精神cp&勁歌熱舞cp


有更好的我再改!(我是取名廢)









她與世間女子不一般。










01


本是帶著敬佩之心前往沈府賀喜沈將軍凱旋歸來,卻在見到她後變了質。


本就貌美的小臉抹了脂粉後更添紅潤,一頭長髮也不似上回隨意散落,粉紫色衣裳與清冷的氣質相輔相成,就像她本就如此,豔麗卻不失靈氣。


內心好像有什麼在變化,是自己無法克制的。










02


沈嘉兒。


還是沈驪歌好聽些。


知曉了我竟陵王的身分後,也沒有因著是皇室身分而有所討好,在說到刺殺陸遠一事時,一雙杏眼裡倒著我的影子,只一瞬,心跳卻落了拍,亂了陣。


話本裡好似提過,妖精的眼睛會勾人。










03


看過宮裡太多姑娘的明爭暗鬥,我原以為她面對著庶妹的陷害只會隱忍,若是蠢點便是一哭二鬧三上吊。


可她沒有,只用了幾句話就讓侍女道出真相,在沈夫人昏厥之時,也沒有不告而別。


這樣的她,自然是與其他姑娘不同的。










04


母妃提及成婚一事時,腦中晃過三字。


沈驪歌。


雖說皇室中人的婚姻大多都身不由己,可我還是想著能娶自己的心上人,一生一人便足矣。


可最怕的,便是她已有了意中人,旁的都容不下。


那夜我拿著梨花白,在沈府屋頂上待了好一陣才離去。











05


我偶然間聽聞沈府大小姐身上滿是傷疤,想起刺殺陸遠一事,心中就明白了七八分。


那般身手,絕不是尋常武師能教導。


府邸珍藏名貴的藥膏,都派人暗中送到了沈府,夾著私心,藏了張梨花香的信紙在其中。


“梨花配姑娘,想來是合適的。”










06


這一生還有大把時間將美人的心給捂熱。


他竟陵王,耗得起。








蘑菇椰酥考试咕咕

【次机】两篇日记(一?)

Warning:

⚠CP次机(弗里德x马尔修斯)

⚠现paro,第一人称日记形式

⚠OOC完全不可避,只能请雷者避雷了……

大家好我又来发低质量作品了!


如果可以,请:


(1)马尔修斯的日记:

X月X日 周六 天气中雨

或许是因为窗外夹杂着电闪雷鸣的大暴雨,昨晚我突然就有了看恐怖电影的兴致。

当然,要拽上刚完成工作的弗里德。

他看起来很疑惑。虽然每个周五我们都会一起看电影,可把家里所有灯都关掉,只剩发光的电视屏幕这种情况还是头一回。

我点开精心挑选的年度特别好评惊悚片,并顺手往弗里德怀里塞了包刚拆的薯片当作观影小零食(椒香麻辣味,好吃)...

Warning:

⚠CP次机(弗里德x马尔修斯)

⚠现paro,第一人称日记形式

⚠OOC完全不可避,只能请雷者避雷了……

大家好我又来发低质量作品了!



如果可以,请:



(1)马尔修斯的日记:

X月X日 周六 天气中雨

或许是因为窗外夹杂着电闪雷鸣的大暴雨,昨晚我突然就有了看恐怖电影的兴致。

当然,要拽上刚完成工作的弗里德。

他看起来很疑惑。虽然每个周五我们都会一起看电影,可把家里所有灯都关掉,只剩发光的电视屏幕这种情况还是头一回。

我点开精心挑选的年度特别好评惊悚片,并顺手往弗里德怀里塞了包刚拆的薯片当作观影小零食(椒香麻辣味,好吃)。

电影很精彩,精彩到我俩连这包薯片都没能消灭完。影片里昏暗而看不到尽头的走廊、嘎吱嘎吱若隐若现的脚步声、突然跳出的鬼脸和惊心动魄的追逐战等情节几乎都与我喜爱的要素相符。关掉电视后我看向身边的弗里德,他全程不发一语,但脸色明显有点发白。虽然他坚称自己“完全没吓到”,但……

果然这家伙的本质就是死鸭子嘴硬啊!

凌晨,我醒了。被弗里德的双臂硬生生勒醒。

窗外的恶劣天气还在继续。雷雨声中,他把我整个人箍在怀里。我翻不了身也挣不脱,这人还怎么叫都叫不醒!真是惊悚,我想,鬼知道他梦到了什么。难道是电影里主人公被推下悬崖时死死抱住枯树的情节吗?

好吧,看来我马尔修斯无疑就是那棵可怜的悲催的被弄醒的树……

后来他好像稍微松了手,我困得很,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今早我醒的时候弗里德还没醒,我决定做好早餐再去叫他。推开卧室门,我看到他靠在床头作扶额状揉着太阳穴。

“弗里德,”我问道,“你昨晚到底梦到了什么啊?”

“似乎是昨天电影里……楼道上发生的事,就是主人公被长着黑色利爪的女鬼追杀的情节。马尔,我梦见那些家伙要把你抓走,我就抱着你不停往上跑……”弗里德皱着眉,显然也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种奇怪的东西。

说实话,我忍笑忍得很辛苦。

啧啧,弗里德,其实你被电影吓坏了吧。这次我就不拆穿你了!

但我很怀疑一件事:如果那些鬼要抓的人是你,你到底会不会梦中揍人然后把我给踹下床?


(2)弗里德的日记:

X月X日 周六 中雨

周中遗留的工作已于昨晚完成。

昨天和马尔一起看恐怖片,不得不说有些吓人。

做了马尔被鬼抓走的噩梦,早上醒来很累,而且头有些痛。

今天一整天马尔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


【END】

Dianne🍀
画得太好看了 [手动星星眼]...

画得太好看了 [手动星星眼]


Cr LOGO (DeviantArt)

【侵权的话请通知我,立即删掉】

画得太好看了 [手动星星眼]


Cr LOGO (DeviantArt)

【侵权的话请通知我,立即删掉】

狱火机

贴吧发了这边也发一下。

上色废描线随便,指绘新手

p2是不带叶子的版本

贴吧发了这边也发一下。

上色废描线随便,指绘新手

p2是不带叶子的版本

Dianne🍀
口水直流🤤 美人嫁给我好嘛~...

口水直流🤤

美人嫁给我好嘛~


Cr Pinterest 

口水直流🤤

美人嫁给我好嘛~


Cr Pinterest 

装弹上膛龙

【试阅】FoR-神明与花束

暂定cp境空 双地 机草

伪架空

试阅部分仅有模模糊糊的双地

在lof也挣扎一下

您的评论与回复可能就是我开始写这篇文的动力

如果没有我就八百年以后再写吧【?】


【一切待定】

——

星城-环城高速

——

悬浮车在车道上高速行驶,把林立的高楼甩在后面,离城市越远周围的景色就越光亮,人迹罕至甚至植被也稀疏了起来。失去了可供确定位置的物品距离感被无限的扩大,悬浮车在戈壁上空飞驰没个尽头,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要开到人类文明的尽头去。

“地葬小姐,您看…?”西装革履老板样的人,却毕恭毕敬的试图把手中的档案递给坐在他身旁的小妮子,“这是我司的档案和星城戈壁之...

暂定cp境空 双地 机草

伪架空

试阅部分仅有模模糊糊的双地

在lof也挣扎一下

您的评论与回复可能就是我开始写这篇文的动力

如果没有我就八百年以后再写吧【?】



【一切待定】

——

星城-环城高速

——

悬浮车在车道上高速行驶,把林立的高楼甩在后面,离城市越远周围的景色就越光亮,人迹罕至甚至植被也稀疏了起来。失去了可供确定位置的物品距离感被无限的扩大,悬浮车在戈壁上空飞驰没个尽头,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要开到人类文明的尽头去。

“地葬小姐,您看…?”西装革履老板样的人,却毕恭毕敬的试图把手中的档案递给坐在他身旁的小妮子,“这是我司的档案和星城戈壁之中出现的,‘那个’的资料。”

粉色头发的小姑娘却是理都没理,认认真真的对付着手上的棒棒糖,最后实在是对眼前晃来晃去的黑皮文件夹烦了才勉强开口:“这个你应该给我老板看,我只是个办事的,看不懂这些弯弯绕绕。”

“这,你们那位老板行踪不定,我又愣是没预约到,”男人像泄了气的皮球,怪尴尬的把文件放回了公文包,搓了搓手,又深吸了一口气,“地葬小姐,我知道我们公司入不了您的法眼,可,可我们发现的那个‘东西’绝对够我们干一票大的,只要您为我们提供技术支持。”

“技术支持也不是我说提供就提供的,你给拿出头儿感兴趣的东西。”地葬不为所动,含着棒棒糖模糊的说着,“例如,你们在戈壁中心刨出来的是什么。”

“您知道星城之肺吗?”男人换上了一股神秘兮兮的语气,“我们星城经济的支柱,不就是FoR那个公司出产的新鲜空气吗,那个星城之肺可真神奇啊。什么都不用给,就源源不断的生产出纯净的空气,在那之前我们已经有几十年没法过滤空气里的有毒微粒了,可能地葬小姐那时候还没出生吧。”

“那也是FoR的技术,”地葬心不在焉的说着,“我司的技术可不是那个方面的。”

男人闻言狠狠敲了一下悬浮车的内壁。

“技术?地葬小姐,这车里没有外人,那群脓包能想出顶尖工程师想破脑袋都没有研究出来的技术?别骗人了,大家都知道,星城之肺的核心不是什么高科技。他们只是抓了那个‘东西’,然后凑巧抓到了一个很强很强的,嘭的一下,那魔法就解决了问题,我们人类一辈子都没法解决的问题。”男人说的愈发激昂,“神明,那东西对我们而言就是神明,我们人类因为自己的科技沾沾自喜了几百年,在那些神明面前什么都不是,但还好我们依旧有着科技。”

“是我们依旧有着,”地葬不耐烦的反驳他,“你们一开始只是普通的勘探公司而已。”

“的确,我们过去是,但现在不是了!”男人的眼睛里闪出了贪婪的光亮,“神明是地球给我们的恩赐,他们的魔力可以创造奇迹,而我们只是被恩赐选中的幸运儿罢了,运气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呢?”

地葬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他们是能源,能源就应该被利用。你们的上一任老板真的是目光短浅,居然因为恐惧神明的力量就想拒绝它们,活该进牢子。”男人扼腕,“你们的新老板就开明多了。”

“你的嘴可以不用这么碎的。”地葬冷冷的回答他,“我司只对你们挖掘出来的东西感兴趣,是否继续与你们合作仅和那个所谓神明的质量相关。”

“我打听过了,你们公司也接手了肺的评估与控制,你们给那位神明的分级是王级。”男人堆起了笑容,“我拿你们的仪器远远的测试了一下,如果仪器没有问题的话,应该不亚于王级的。”

“如果你的测量方法没问题,”出乎男人的意料,地葬没有对比表现出他想法中的兴奋与激动,她平静的就跟听到的是下午茶吃曲奇饼一样,“我需要实地观察,你们用什么方法控制住那个东西的?”

“发掘他的地方是我们准备打地基的深坑,于是我们炸碎了承重结构,再灌入了大量冷凝剂。低温似乎有效的削减了他的行动力,他无力来到地面,目前已经在封冻的沙石之中沉睡很久了。”男人说起这个不免沾沾自喜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你做的很对。”地葬点了点头,“根据你们提供的数据,你们捕获的应该是地面属性相关的,冰冻的确是最有效控制住他行动的方式。”

“地葬小姐,虽然我不是专业的,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捉住的是一条龙,地龙。”男人凑了过来,认真的说着。

“噗。”地葬崩不住嗤笑出声。

男人诧异于她的反应正欲询问,自动导航驾驶的悬浮车却慢慢减速停了下来,地葬直接拉开了门,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星城早就因为过度的重工业开发毁坏了生态系统,失去了城市灯火的加持荒凉与死寂几乎要拍打到人的脸上,人类的唯一痕迹只有灯塔。草草搭建的氙气灯塔在被污染而毫无生机的戈壁之上圈出了一块区域,隔温层相互连接的缝隙之中冷气溢了出来,没有人,只有几个不太聪明的工程机械在维护灯塔与降温装置的运转。

“这么大?”地葬比划了比划,圈住的位置直径有20米,“怎么一个活人都没有?”

“因为是在地底深处发掘到的,事出匆忙,并不知道他的大小,不过应该很大的,毕竟是地龙。”男人已经完全相信了自己的推论,他一边开门一边对地葬说,“人手原因主要是因为…靠那地龙越近,精神压迫感就越大,暂时还没应聘到合适的人选。”

“哇偶,这里当溜冰场不错。”感应门被男人开启,地葬看着门内的风景不由得赞叹。

大量灌注的冷凝剂把整个坑洞变成了实心的冰块,连空气都没有留下,格外澄澈的冰中封冻了碎石和用来固定地基的钢筋。视野末端是一片漆黑,让人无法确认深度。

地葬随男人走到了圆圈的中心,男人掏出小型吸尘器一样的仪器摁在冰面之上,错开身子把显示屏上的数值给地葬看。

“10.7,你看,居然有这么高的空间扭曲率,没记错的话肺的扭曲率只有10.3吧——”男人惊喜的看着地葬,“数据是不会骗人的,这么强大的力量若是被你我掌握…”

地葬没有理他,乖巧的小姑娘现在的表情却凝重的让人害怕,她把嘴里的糖块慢慢的咬碎,在她眼中漆黑而又猩红的力量从未因为冰封沉寂,这力量顺着地脉延伸从地底到天空,却直到现在才爆发出来。

“你还有二十秒逃离这里,跑快点应该做得到。”地葬悠哉悠哉的说着,“虽然被冰压制住了,但把大地的主宰埋进地里还是挺蠢的。”

男人一时无法理解她的话语,突然从脚底冲上来的低沉龙吟却差点把他的魂吓出来,几道弧光闪灭灯塔彻底停止了运作。大地开始震动冰层碎裂,随着嘶吼灯塔倒塌,地葬依旧站在那儿嚼她的棒棒糖。

“还不快跑,他可是等着你回来准备杀了你的。”地葬嗤笑道,看着明白了事情境况的男人夺路而逃,还几次被冰滑倒连滚带爬,“还说六界大人目光短浅,你们不是更加丑陋吗。”

见悬浮车摇摇晃晃的升空,地葬轻轻的摇摇头,从地面突兀升起的巨大尖刺精准的把那银白小车像掰玩具一样的砸碎,车体爆炸变成了棘刺之上的一朵鲜花。

“说是地龙地龙,”地葬把咬干净的棒棒糖棍凌空一甩,覆在上面的法术脱落,银光闪过手上赫然是一杆双头长枪,地葬枪尖抵住冰面轻轻一转,身周的冰层顿时化为粉尘,“蚯蚓哪儿搞的出这么大的阵仗啊。”

失了冰面的支撑地葬直直的往下跌落,她挥舞长枪把石块与混凝土无情的削成碎片,脚下的黑暗之中猩红的六瞳亮了起来,四周生出岩刺试图把娇小的姑娘变成荆棘上的蝴蝶。但岩刺还没有接近她就被无比相似的力量直接震碎,大地不再仅被地底的东西操控,同样也被地葬役使化为无比坚固的藤蔓把一切阻止她下落的东西全部击碎。

他们距离越来越近,地葬平心正气竖起长枪,带着坠落的力量朝着那猩红眼瞳刺去。

一击即中!

猩红眼瞳的主人被巨大的动能直接贯穿钉在了地上,眼睛失了亮光。但地葬并没有因此停止动作,她以长枪为支点灵活的转身,避开了朝她抓来的利爪。可是尖爪并没有使出全力,像是被什么牵扯住了一样没法完成动作。

地葬从口袋里掏出照明棒弯折,微弱的光芒下只能影影绰绰的看到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身形在挣扎着,他还有半身冻在冰里,却无力摆脱。

她叹了口气,把长枪从洞穿的龙形怪物眉心抽出,转了个方向,直直的朝人形刺去。

人形想要躲避,可冰封的身体让他没法挪动一分一毫。

长枪擦过人形的暗色头发刺进了冰层之中,地葬把枪拔出,冰层应声碎裂人形从中掉了出来。

人形想把自己的身子撑起来,可被冻得失去了四肢的控制力。地葬越走越近,无可奈何的人形只能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她。

地葬把自己的小披肩解了下来,蹲下身子盖在了对方身上,伸手帮他裹紧。

“事前没做准备,只能这样了,你还好吧。”与刚刚的凌厉攻势完全不同的柔软语调,声音里是掩盖不住的稚嫩。

“……”人形沉默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无话可说还是在积蓄力量,“…谢谢。”

很年轻的男孩的声线。

“这鬼地方太冷了,虽然有点唐突,但还是想说,你跟我回去吧。”地葬抱住自己,她在披肩底下穿的可是露肩小短裙,站在这儿也顶不住,“被莫名其妙的送到这个世界,你一定是一肚子的疑问吧。”

“你和我有一样的力量,”人形勉强裹着衣物坐起了身子,“在我能感应的范围内,你是唯一一个有力量的。”

“我就当你这话是同意了哦,我叫地葬,你呢?”地葬毫不避嫌的走过去把对方一条胳膊背在了自己肩膀上,把对方搀扶了起来,石头般的鳞甲冰得她龇牙咧嘴,“好冷。”

“算了,看你这样也走不动。”地葬把什么塞在自己嘴里,另一只手揽住对方的腿把人直接抱了起来。

她咬碎嘴里的东西,内置的召唤符文闪灭,黯淡不明的力量流淌出来在她面前构筑出传送的缺口:“嘿,你叫什么啊。”

“莱因哈特。”被比自己娇小的姑娘抱了起来让他又是尴尬又是羞愧,但他麻木的肢体的确没有办法挪动分毫了。

“大地的精灵王啊…”地葬喃喃道,慢慢的走进传送门。

“你应该认识我的。”



Fin.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tbc.



再次重复,评论才是我判断反响的唯一标准,红心和蓝手通通木大

没人看就真的不写不至于,但我自己爽那就无所谓写多少写不写完了【】

努努

谁不喜欢黑化龙尾巴小正太(颜)呢?

谁不喜欢黑化龙尾巴小正太(颜)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