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精灵王子

6907浏览    272参与
苏梓矜
𝙇𝙚𝙜𝙤𝙡𝙖𝙨...

𝙇𝙚𝙜𝙤𝙡𝙖𝙨 𝙂𝙧𝙚𝙚𝙣𝙡𝙚𝙖𝙛

𝙇𝙚𝙜𝙤𝙡𝙖𝙨 𝙂𝙧𝙚𝙚𝙣𝙡𝙚𝙖𝙛

盖䜣

火锅两三事(密林父子篇)

莱戈拉斯超级喜欢吃火锅,但是讨厌跟别人一起吃。

这事的缘由,还要从叶子小时候说起了。

“再写一张字,今晚上就让你吃火锅。”瑟兰杜伊对着恨不得把自己塞到桌子底下的小屁股犯愁,这小子一说玩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七个大喇叭,但到了学习的时候,就好像有人把他脑袋四肢都捆住了似的没精神。

莱戈拉斯一听说晚上吃火锅高兴得都想跳起来了,赶紧爬起来像模像样地坐直小身板写字。瑟兰杜伊无奈地摇摇头,出门吩咐人准备去了。过了一会儿,瑟大王正在调蘸料,小团子啪嗒啪嗒走过来抱住自己大腿,哼哼唧唧要吃肉肉。“给你的任务写完了吗?”叶子抬头认真脸:“写完了!”

在等锅热起来的空档,瑟兰杜伊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去书房转了一圈...

莱戈拉斯超级喜欢吃火锅,但是讨厌跟别人一起吃。

这事的缘由,还要从叶子小时候说起了。

“再写一张字,今晚上就让你吃火锅。”瑟兰杜伊对着恨不得把自己塞到桌子底下的小屁股犯愁,这小子一说玩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七个大喇叭,但到了学习的时候,就好像有人把他脑袋四肢都捆住了似的没精神。

莱戈拉斯一听说晚上吃火锅高兴得都想跳起来了,赶紧爬起来像模像样地坐直小身板写字。瑟兰杜伊无奈地摇摇头,出门吩咐人准备去了。过了一会儿,瑟大王正在调蘸料,小团子啪嗒啪嗒走过来抱住自己大腿,哼哼唧唧要吃肉肉。“给你的任务写完了吗?”叶子抬头认真脸:“写完了!”

在等锅热起来的空档,瑟兰杜伊借着上厕所的名义去书房转了一圈看作业,这一看气到头顶冒烟——一整张是写满了,可这张纸就像是宰过奥克的战场一样,各个字母就像被砍下来的怪物手脚一样七零八落、到处都是。本来让莱戈拉斯每天写一张字就是想叫他练字,把字写得工整点,这小子为了赶时间写这么垃圾,还不如不写。火锅是写字的奖励,既然你写字这么敷衍,那就别怪我把火锅偷工减料了。

瑟兰杜伊若无其事地回到餐厅,小叶子正坐在凳子上开心地晃着那两条还够不到地的短胖腿,手里紧紧攥着餐具,双眼亮晶晶地看向咕嘟咕嘟冒热气的小锅,一见到自己回来就快活地嚷起来了:“Ada!肉!肉!”唉,我可怜的小宝贝。瑟大王暗自为正在享受短暂快乐的儿子伤心,全然没有自己就是未来“刽子手”的觉悟。

“别急,我来了。”瑟兰杜伊坐下来,给莱戈拉斯夹了一筷子青菜,“吃火锅要先吃青菜,不然你的肠胃接受不了。”说着,拿着漏勺把锅里的肉捞了个干净放进自己碗里。小叶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情愿地抗议:“可是爸爸你……”瑟爹拿起筷子来风卷残云般把碗里的肉一股脑儿吃进嘴里,迎着儿子震惊的目光含糊不清地开口:“爸爸是大人没关系,你是小孩子所以不行。快吃吧,你把自己碗里的青菜吃光了我就再下肉。”莱戈拉斯看一眼旁边还剩了一半的羊肉片:“好吧。”

青菜真的好苦,小叶子的嘴巴机械地运动着,靠空气中传来的肉香满足自己。好不容易咽下去了这一堆菜,看着父王笑眯眯地把肉片放进锅里,莱戈拉斯端着自己的小碗又开心起来了,肉肉!

终于熟了,瑟兰杜伊拿起漏勺细致地捞起肉片,保证一点肉也没有落下。然后在宝贝儿子期待的目光下放进了自己碗里,趁着叶子还没反应过来,稍微一蘸降低热度后,就塞了自己满口。

莱戈拉斯不可置信地看着被烫的哧哧哈哈,但是却一点也没吐出来的鼓着嘴的Ada,又抱着一点点希望伸出小勺子在锅里转了转,确认一片肉也没有后,终于大哭起来。

瑟大王没有丝毫罪恶感地继续把满嘴的肉咽下去:“写字能换来火锅,写不好的字能换来全素锅,这是江湖(?)规矩。”莱戈拉斯这才知道爸爸已经看过自己的字了,本来想着赶紧写完去吃火锅,大不了吃完后被训一顿,没想到惩罚来得这么快。哭吧,自己又不占理。叶子也不好意思生气了,但还是委屈,埋在胳膊里继续哼哼。

瑟大王看儿子情绪缓和下来了,又补充道:“不过也是有补救办法的,你只要保证一会儿吃完饭能写两篇漂亮的字,我就再叫人拿一盘肉来。”莱戈拉斯抬眼,想答应又觉得自己没骨气,嘟嘟囔囔说了什么又把头埋进去了。瑟兰杜伊看着好笑:“你不想吃了?原来吃青菜就饱了啊,那就算了。”叶子竖起耳朵,真的听到有人撤餐具的叮当声,急得“尊严”也不顾了,抬起头来喊:“我保证!”瑟大王不动声色地放下刚刚用来敲打出声的刀叉:“这就行。等着爹给你拿肉去。”

打这以后,莱戈拉斯只愿意一个人吃火锅了。无论跟谁一起,只要吃火锅的途中有人的筷子碰到了肉,他就会产生那人要把所有肉都抢走的错觉。而且莱戈拉斯作为密林唯一的小王子向来“抠门自私”——锅在我面前,里面的东西就都是我的,别人拿走一片我都心痛!

火锅还是一人好,想吃多少吃多少!——节选自《密林生存笔记》

 

(本文餐具严重不统一,一会儿筷子一会儿勺子,但是刀叉没办法用来捞火锅的东西啊,国王王子拿筷子又有点违和,只能让它们在各自的段落文本里能让人看着舒服。请看官们不要介意)

Dianne🍀
今天依然走伪黑子路线😜 大家...

今天依然走伪黑子路线😜


大家要相信我密林父子是我的最爱👀


出处来自Pinterest

今天依然走伪黑子路线😜


大家要相信我密林父子是我的最爱👀


出处来自Pinterest

仙道的事后啾

【荒城渡X精灵王】个人+父子 结尾虐哭

BGM:荒城渡-周深

最近沉迷荒城渡那句“渡魂渡魄渡我” 听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精灵王的画面 迫不及待剪了出来

初衷是剪个人向 但是发现父子剧情与歌词意外的和谐 父子向算是无心插柳吧

前半段个人向后半段父子cp向

大佩的眼神真的超虐 剪的时候差点哭出来

【荒城渡X精灵王】个人+父子 结尾虐哭

BGM:荒城渡-周深

最近沉迷荒城渡那句“渡魂渡魄渡我” 听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精灵王的画面 迫不及待剪了出来

初衷是剪个人向 但是发现父子剧情与歌词意外的和谐 父子向算是无心插柳吧

前半段个人向后半段父子cp向

大佩的眼神真的超虐 剪的时候差点哭出来

Dianne🍀
以后真要的要出一个Like F...

以后真要的要出一个Like Father Like Son的系列了👀


出处来自Pinterest

以后真要的要出一个Like Father Like Son的系列了👀


出处来自Pinterest

盖䜣

【密林父子向】发音的学习

莱戈拉斯说话说得很早,但是吐字不太清晰。

瑟兰杜伊:“我是Ada,来,跟着我念,A—da—”

莱戈拉斯:“Daaaaaa!”

……

瑟兰杜伊:“爸爸的名字叫做瑟兰杜伊,跟着我念,瑟—兰—杜—伊——”

莱戈拉斯:“瑟—然—嘟——”

……

有一次瑟大王接见外使时,叶子晃晃悠悠蹒跚着来了。想抬点货物价格却被瑟大王压制了半天的外使见状赶紧奉承:“这就是小王子吧,真可爱,还帅气,以后一定跟大王您一样是个出色的精灵。”

小叶子扑到瑟爹怀里:“嘟嘟~哒哒~饿了,饿了!”

外使:???没想到啊没想到,瑟兰杜伊你这个浓眉大眼的蛮横坏脾气居然有这样的小名。

莱戈拉斯说话说得很早,但是吐字不太清晰。

瑟兰杜伊:“我是Ada,来,跟着我念,A—da—”

莱戈拉斯:“Daaaaaa!”

……

瑟兰杜伊:“爸爸的名字叫做瑟兰杜伊,跟着我念,瑟—兰—杜—伊——”

莱戈拉斯:“瑟—然—嘟——”

……

有一次瑟大王接见外使时,叶子晃晃悠悠蹒跚着来了。想抬点货物价格却被瑟大王压制了半天的外使见状赶紧奉承:“这就是小王子吧,真可爱,还帅气,以后一定跟大王您一样是个出色的精灵。”

小叶子扑到瑟爹怀里:“嘟嘟~哒哒~饿了,饿了!”

外使:???没想到啊没想到,瑟兰杜伊你这个浓眉大眼的蛮横坏脾气居然有这样的小名。

Dianne🍀

图一:瑟兰兰快点来!你儿子被吃奥克斯豆腐啦😝


图二:无辜让小叶子看起来更可爱了💓


出处来自Pinterest


图一:瑟兰兰快点来!你儿子被吃奥克斯豆腐啦😝


图二:无辜让小叶子看起来更可爱了💓


出处来自Pinterest


Dianne🍀
大王:我儿砸不是个普通的精灵,...

大王:我儿砸不是个普通的精灵,他很特别😎


出处来自Pinterest 

大王:我儿砸不是个普通的精灵,他很特别😎


出处来自Pinterest 

盖䜣

幼年期莱戈拉斯—挑食的斗争

挑食不是一个好习惯。不同于人类,精灵过度偏食会导致力量衰弱,进而有威胁到生命的可能。

莱戈拉斯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

瑟兰迪尔很是想不通,明明叶子很小的时候吃嘛嘛香,为什么大一点之后开始挑食了。爱吃的就几样,别的一律不碰,还有几样东西坚决不能上桌子,连闻到味道都会闹脾气。瑟大王对叶子脾气大这一点很满意,不错,很像我,这么横以后没人敢欺负。不过,等莱戈拉斯真的闹到自己头上,又免不了有些头疼。

威逼恐吓试过。瑟兰迪尔自认为是个很吓人的暴脾气,又倔又横。但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一浪更比一浪强,论脾气,小叶子能把瑟大王拍在沙滩上。

你瞪眼,他比你瞪得还大还久;你假装要揍,他一挺小胸脯让你打,你又不能...

挑食不是一个好习惯。不同于人类,精灵过度偏食会导致力量衰弱,进而有威胁到生命的可能。

莱戈拉斯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

瑟兰迪尔很是想不通,明明叶子很小的时候吃嘛嘛香,为什么大一点之后开始挑食了。爱吃的就几样,别的一律不碰,还有几样东西坚决不能上桌子,连闻到味道都会闹脾气。瑟大王对叶子脾气大这一点很满意,不错,很像我,这么横以后没人敢欺负。不过,等莱戈拉斯真的闹到自己头上,又免不了有些头疼。

威逼恐吓试过。瑟兰迪尔自认为是个很吓人的暴脾气,又倔又横。但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一浪更比一浪强,论脾气,小叶子能把瑟大王拍在沙滩上。

你瞪眼,他比你瞪得还大还久;你假装要揍,他一挺小胸脯让你打,你又不能真下手;威胁不给饭吃,他自己跑出门摘果子打猎物,和朋友们玩得更欢腾了;狠狠心关禁闭,他自己倒闹起绝食来,最后还要上赶着哄吃饭。

莱戈拉斯没准吃软不吃硬,换个方法试试。瑟兰迪尔也是没办法了,服软这事在自己人生中新鲜,向来强硬手段走天下,谁承想能来个这么个祖宗。瑟大王毕竟是瑟大王,臭小子,你爹我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活的,我搞死的人比你吃的菜叶子都多,算计你个小屁孩还不是手到擒来。如此这般打定主意,安排好一切吩咐下去,瑟兰迪尔静等着明天的到来。

第二天早晨,莱戈拉斯悠悠从梦中醒来,一翻身发现向来早起的父亲居然还在旁边躺着。“爸爸,快起床了!”莱戈拉斯伸手去推,发现瑟兰迪尔呼吸急促双目紧闭,躺在原地一动不动。精灵几乎不会生病,莱戈拉斯再怎么小霸王终究还是个孩子,从没见过这种情况,急得不行。推了几次没有得到反应,叶子跳下床,连鞋也顾不得穿就跑出去找人。

“怎么样怎么样?Ada到底怎么回事?”莱戈拉斯看到御医走出门来,迫不及待地迎上去。“国王已经醒了。这是饮食不均带来的自然衰弱,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了。现在是时不时的眩晕,再发展下去可能会难以行动。”“那该怎么办才好?”“调养过来倒也不难,但是大王需要均衡饮食,短期内还要多吃之前欠缺的东西补上亏空。而且需要尽早进行,拖得越久对身体的影响就越大。不过……”“不过什么?”“您父亲坚决不肯吃我们安排的餐饮,我们也实在说不动大王。不知王子您能不能帮着劝一劝?”

莱戈拉斯走进门,看到瑟兰迪尔正靠着墙坐在床上,情不自禁加快脚步,扑上去搂住脖子,嗓门一亮就开始哭。今早上确实把他吓坏了,向来强大、永远不会倒下的父亲从来没有过这么脆弱的时候,自己是强撑着去找人、问事,如今憋了一早上的情绪终于能宣泄出来了。瑟兰迪尔摸摸胸前毛茸茸的小脑袋,压了好几次嘴角才没翘起来——我儿子真是太爱我了。等莱戈拉斯慢慢止住哭声,瑟兰迪尔握着儿子的小手,说:“没事了没事了,爸爸现在这不是好了么?”叶子不时啜泣一声,含糊不清地说:“可是爸爸挑食还不听劝,我听说这样你是永远也好不起来的。你上个月还教训过我不能挑食,为什么爸爸明明是大人还这么任性呢?”“爸爸也没有办法,但是爸爸天生就不喜欢吃这些东西。爸爸想快快乐乐地生活不可以吗?你这样强势地逼爸爸,爸爸真的好难受。”瑟大王丝毫不觉得羞愧,把从小儿子那里学到的话换个样子又送回去。

莱戈拉斯:……我仿佛感觉这话有些熟悉。

莱戈拉斯觉得爸爸真是太不懂事了,已经这么大了还要靠自己这个小孩子管着。想跟爸爸讲些道理,但是之前自己挑食被训的时候,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都没记住,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我陪爸爸一起吃好吗?我和爸爸……同甘共苦!”小叶子搜肠刮肚用上前几天学到的新成语。“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瑟兰迪尔皱着眉,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偷偷朝叶子背后的御医使了个眼色。

收到信号的御医起身去拿早就准备好的“傻叶子挑食专治餐”,痛心疾首:我居然伙同大王欺骗纯洁的小王子,我脏了,我脏了,我有罪!

盖䜣

幼年期莱戈拉斯—弓箭两三事

莱戈拉斯想要一把弓很久了。

有一次莱戈拉斯跑出去玩,看到年长些的陶瑞尔在带着一群小伙伴练习弓箭。那天初生桃子不怕瑟的陶瑞尔带着新认识的小王子在林子里滚了半天,晚上瑟兰迪尔头一回看到自家孩子变成野叶子,气得差点拔箭不认桃。自此以后,原本干净整洁彬彬有礼的莱戈拉斯彻底变成野猴子,每天跟着陶瑞尔等一堆小精灵“上天入地”。

但是,除了叶子以外的小精灵几乎人手一把弓箭。小孩子们经常在一起练习射箭,比赛谁射中的石头多。有时候出去玩碰到猎物,拔箭拉弓一气呵成,大一些的孩子有时候还真的能射到些什么,好不威风。

莱戈拉斯羡慕得不得了,回家就嚷嚷着让父亲为自己做一把。瑟兰迪尔倚在榻上,皱眉看着莱戈拉斯恃宠而...

莱戈拉斯想要一把弓很久了。

有一次莱戈拉斯跑出去玩,看到年长些的陶瑞尔在带着一群小伙伴练习弓箭。那天初生桃子不怕瑟的陶瑞尔带着新认识的小王子在林子里滚了半天,晚上瑟兰迪尔头一回看到自家孩子变成野叶子,气得差点拔箭不认桃。自此以后,原本干净整洁彬彬有礼的莱戈拉斯彻底变成野猴子,每天跟着陶瑞尔等一堆小精灵“上天入地”。

但是,除了叶子以外的小精灵几乎人手一把弓箭。小孩子们经常在一起练习射箭,比赛谁射中的石头多。有时候出去玩碰到猎物,拔箭拉弓一气呵成,大一些的孩子有时候还真的能射到些什么,好不威风。

莱戈拉斯羡慕得不得了,回家就嚷嚷着让父亲为自己做一把。瑟兰迪尔倚在榻上,皱眉看着莱戈拉斯恃宠而骄、撒泼打滚,不禁回忆起叶子更小一些的时候。

瑟大王自己弓箭技艺十分高超,作为一个认为自己孩子什么都好的儿子控,自然认为叶子这方面遗传自己。为小小叶子做了一个弹弓,小叶子臂力尚不能用弓箭,瑟兰迪尔意在让叶子用弹弓练练手,以后用弓箭就会找准头了。要是能打两只鸟回来,我也能在林谷半秃面前秀一秀,省得他老念叨自己的两个傻大个臭小子多么多么厉害。瑟大王心里美滋滋地想着,百忙之中抽时间亲手给儿子做了一个弹弓。

“莱戈拉斯,过来,爸爸给你个好玩的。”瑟兰迪尔给儿子演示怎么用弹弓、怎样对准目标,“好了,现在你自己试一试,来来来,对着这把椅子打一下。” “好的爸爸!”小叶子开心地接过来。瑟兰迪尔听到自己“嗷”了一声,捂着脸坐下了,感觉被打到的地方火辣辣的。臭小子劲儿倒不小…… 莱戈拉斯慌里慌张地跑过来掰开爸爸的手:“Ada你流血了!对不起,你疼不疼?我马上去找人!”“慢着!”瑟兰迪尔一把把儿子拉回来,“爸爸没事,不用叫人。”开玩笑,被自己儿子用弹弓打脸还流血,我要不要面子了。……再说了,儿子手艺这么差,传出去我家密林小王子还有什么威慑力。瑟兰迪尔哄好儿子,黑着脸把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弹弓偷偷扔了。

瑟大王回忆往昔,又看看眼前闹腾的儿子,心里暗自哀叹:儿子啊儿子,你弹弓都用不好,弓箭也肯定什么都射不中,不让人家笑话你嘛,你自尊心受挫回头还不是要我哄。退一万步讲,我能哄好你,又把你朋友们封口,但哪一天你朝爹我身上来一箭,力气那么大准头那么差……爹真的很想安度晚年。

话虽如此,在儿子闹了好几天之后,被缠得没办法的瑟兰迪尔还是命人用上好的树心打造了一把弓,轻便又结实。只不过,侍卫们发现向来有事没事找儿子的瑟大王在弓造好的几天总是躲着小王子走。

然而,出乎瑟兰迪尔意料的是,莱戈拉斯用弓用得惊人的好。不知道是因为年纪大点能找到准头了还是弓箭天然地同弹弓存在区别,莱戈拉斯在练了一阵子后十发九中基本没问题。再加上天生神力和过人的视野,几乎成了孩子堆中的神射手。

几个月后,埃尔隆德收到了来自幽暗密林的一封信:“莱戈拉斯昨天射了一只兔子回来,我隐约记得你家俩孩子在这个年纪还没摸上弓呢吧?”

刚刚处理完一大堆事情回到家,以为密林有什么事情发函又从家急匆匆赶来的林谷半秃:“神经病!”


Felson.

自截自调


美腻小叶子🍃


🈲二传二改商用

自截自调


美腻小叶子🍃


🈲二传二改商用

盖䜣

幼年期莱戈拉斯—看蚂蚁

瑟兰迪尔瞥一眼旁边撅着屁股埋着脑袋的小屁孩,不禁一阵头痛。

宝贝儿子最近迷上了看蚂蚁,整天捉小虫子喂给它们,看蚂蚁“搬家”。每晚上回去一看,莱戈拉斯浑身脏兮兮的不说,身上还有好多被爬上身的蚂蚁咬出的包。虽然能努力克服洁癖下手给这兔崽子洗澡,但是儿子嫩豆腐似皮肉上的一个个大红包实在让爹心疼。

不过,捉虫子也是技术活儿,瑟兰迪尔用手支着下巴想,兴许我儿子的射箭技艺从这就能培养起来呢,以后一把弓几枝箭称霸密林。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儿子,莱戈拉斯能差到哪儿去。想到这,瑟兰迪尔有点绷不住笑,咳嗽一声:“莱戈拉斯,到爸爸这里来。”莱戈拉斯回头一瞪眼:“爸爸别吵嘛!你不是说过在别人专心做事情的时候不能打扰...

瑟兰迪尔瞥一眼旁边撅着屁股埋着脑袋的小屁孩,不禁一阵头痛。

宝贝儿子最近迷上了看蚂蚁,整天捉小虫子喂给它们,看蚂蚁“搬家”。每晚上回去一看,莱戈拉斯浑身脏兮兮的不说,身上还有好多被爬上身的蚂蚁咬出的包。虽然能努力克服洁癖下手给这兔崽子洗澡,但是儿子嫩豆腐似皮肉上的一个个大红包实在让爹心疼。

不过,捉虫子也是技术活儿,瑟兰迪尔用手支着下巴想,兴许我儿子的射箭技艺从这就能培养起来呢,以后一把弓几枝箭称霸密林。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儿子,莱戈拉斯能差到哪儿去。想到这,瑟兰迪尔有点绷不住笑,咳嗽一声:“莱戈拉斯,到爸爸这里来。”莱戈拉斯回头一瞪眼:“爸爸别吵嘛!你不是说过在别人专心做事情的时候不能打扰人家,你太不乖了。”说完,重重地哼一声,又一门心思看蚂蚁去了。曾经焦头烂额处理公务时被奶娃爬腿,挥挥手把儿子打发到旁边玩、并用这一套义正言辞地教育了小叶子一顿的瑟大王陷入沉思。吾儿……真是有我的风范。没办法,说出去的话跪着也要践行,还是在这个不丁点大的较真小孩儿面前。瑟兰迪尔酸溜溜地白了小叶子一眼,溜达回屋子继续处理事情。

放下手里的笔,抬头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听说儿子还没回家,瑟大王决定今天亲自把莱戈拉斯拎回来。下午待过的大树下没有,儿子常去的小河边没有,找了半天终于在藤蔓遮盖下的小土坑里翻出来了脏兮兮的儿子。瑟兰迪尔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自己这身新做的衣服,又狠了狠心,还是下不了手。只能背着手往泥猴子面前一站:“莱戈拉斯,快上来,该回家了,明天再出来玩。”莱戈拉斯抬头一看是父亲来接自己回家了,不同于下午的冷漠劲儿,兴冲冲地手脚并用往上爬,最后一下把小脏手往Ada腿边的袍子上拽着一借力,翻身上来了。瑟兰迪尔看着滚进银线缝里的土粒和袍子上极为显眼的脏手印,感觉脑子在嗡嗡响,认命地叹一口气,把莱戈拉斯抱起来往寝宫走。

路上莱戈拉斯还在手舞足蹈地讲今天蚂蚁们怎么样切割虫子、怎么样齐心协力地运小肉块回家、捉哪种虫子蚂蚁们比较喜欢。瑟兰迪尔认真地听着儿子今天的经历,不时附和两句,同时能清楚地感知到脏兮兮的几只小手小脚蹭过头发、脖子和腰际,老父亲的心里在默默流泪。

莱戈拉斯母亲走得早,瑟兰迪尔不放心别人,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地照顾叶子衣食住行。一进到寝殿,瑟兰迪尔迫不及待地扒掉儿子和自己身上的外衣,把莱戈拉斯抱到温泉浅水池里,塞了几个木雕鸭子给他,立即转身到横穿房间而过的小溪里彻底浸了一遍洗掉泥土才跨出来。出来后往莱戈拉斯身边一坐,帮儿子擦洗起来。莱戈拉斯身上被蚂蚁咬出来的包一碰就疼,尽管瑟兰迪尔万般小心,还是免不了蹭到,叶子不时嘶嘶抽气叫痛。

瑟大王心疼得不得了,面上丝毫不显:“叫你天天跑过去凑人家,蚂蚁免不了爬到你身上。你还是小孩子,肉软乎乎的,血又甜,不咬你咬谁。”

莱戈拉斯·专注揭短一百年·绿叶咧着嘴乐:“才不是,昨天我看到爸爸身上也被咬了,爸爸也是小孩子吗?”

瑟兰迪尔:“……”你觉得这应该怪谁,还好意思用这个跟我回嘴,从你身上带过来的蚂蚁咬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瑟大王心里冒着小火,又不愿跟儿子计较,装出一副高冷模样默不作声地给叶子洗完,拿大毛巾一裹,夹胳膊下面带出来放到床上。手上蘸点护肤水往儿子脸上一拍:“自己揉揉,小孩子皮肤要细心护着。你可是小王子,不能被爸爸以外的其他人比下去。”莱戈拉斯答应一声,乖乖从大毛巾里挣出两只终于白净了的肉爪子在脸上拍拍打打。瑟兰迪尔翻翻找找,坐在旁边给宝贝儿子身上的大包上药,暗地里咬牙切齿地念叨着咬了儿子的大蚂蚁。

捡到一只羊🐑
魔戒 莱戈拉斯 奥兰多布鲁姆?...

魔戒 莱戈拉斯

奥兰多布鲁姆💛

初中画的)

魔戒 莱戈拉斯

奥兰多布鲁姆💛

初中画的)

⊙▽⊙子霁(佛系冒泡)

封面很皮点开要命

[图片]

昂天哪我没了!我想当那匹大白马!【胡言乱语】



昂天哪我没了!我想当那匹大白马!【胡言乱语】


六一

啊!

画不出小叶子的美貌


又是作业。。。

啊!

画不出小叶子的美貌


又是作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